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盾神 电视剧 热度 1406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重庆卫视

更新时间:周一至周五24:00 三集,周六、日24:00 两集

类型:剧情 / 罪案 / 悬疑

导演: 雷献禾

简介: 一部以新中国第一支刑侦大队在云南成立并屡破奇案为背景的30集电视剧 。该剧以云南首任公安厅副厅长、党组成员曹显政为原型,采取纪实手法,通过扑朔迷离的案件侦破和对不同矛盾冲突中人物性格的深入刻画,再现中国...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33/共33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49年,解放大军南下,昆明即将解放,国民党保密局西南特区区长徐远举被捕。国民党西南特区二处处长汤伯凡身为徐远举的得力干将,得知恩师被捕后,采纳参谋曹政的部署建议,带领部下极力营救。汤伯凡中了解放军营长曹山的埋伏,行动失败,与解放军周旋。副官赖广仁怀疑曹政是叛徒,曹政主张彻查,汤伯凡击毙内奸陶副官。汤伯凡率部下前往西山取化学武器,被曹山围堵。此时汤伯凡发现,原来一直潜伏在自己身边的共产党卧底竟然真的是曹政。曹政、曹山协力,汤伯凡等 人落网。就在曹政、曹山兄弟二人团聚之时,狡猾的汤伯凡竟然逃脱。曹政奋力追捕,汤伯凡挟持了曹政的弟弟曹山。千钧一发之际,曹政向汤伯凡开枪,不料汤伯 凡却以曹山的身躯抵挡,曹政眼看着自己的弟弟中弹身亡。汤伯凡开枪击中曹政,曹政奋力还击,汤伯凡中枪后掉下了悬崖,曹政也终于倒地。1951年,云南边境。边防战士一如往常守卫在国境线上,然而他们并没有想到,就在距离国境线百米之外的那片密林中,一股国民党残余部队正隐伏 在那里,虎视眈眈地等待着。

  • 仅仅16个小时之后,就要举行云南和平解放一周年庆祝大会。云南省公安厅厅长杜旭原命令治安处副处长万大齐负责维护活动现场的秩序,不得有任何差错。让万大齐没想到的是,活动刚刚开始,一个男人就倒在地上,死在了现场。20多岁的云南大学化学系助教吴敏发现的死者,她积极主动地配合调查,万大齐却一笑置之。死者男性,四十岁,腹部有明显的血迹,万大齐断言他是 被刀刺死的。人群中却突然有人质疑,他根据现场环境推断死者腹部的伤口不会在短时间内致命,所以死者身上一定另有枪伤。翻过尸体,死者背后果然有一个醒目的枪伤。万大齐觉得这个人过于了解细节,怀疑他跟这宗杀人案有关,于是将他带回云南省公安厅。可是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曹政,居然是新上任的治安处处长。吴敏回到家把现场发生的事情告诉父亲吴教授,吴教授若有所思。曹政觉得边防哨所被袭击的事情跟汤伯凡有关,他在曹山墓前许诺,这次绝不放过汤伯凡。万大齐挑衅地告诉曹政,厅长下令,八天之内必须抓到凶手,曹政表示八天足够了。曹政带着万大齐和梁志强再次勘查现场,怀疑现场还有第三个人。

  • 经审问,魏永新承认自己卖大烟但从来没杀人,他在找钱厚海要大烟钱时撞见了杀手徐三德,因此被追杀。魏永新在被押送往昆明市看守所的途中被徐三德连人带车冲下悬崖。徐三德到云安旅社和赖广仁接头,赖广仁表示现在就看阿边的了。耿光明回到自己家中边抽烟边听收音机,阿边突然出现,声称代表汤伯凡来 找耿光明要东西。曹政想知道从钱厚海身体里取出的弹头和自己在案发现场找到的弹头是不是从同一把枪里射出来的,梁志强建议联系547厂。邵小毛告诉曹政在市郊农 村发生了一场莫名其妙的火灾,人在屋里烧死了,可是房子一点没烧坏,大家赶往案发现场。关亚弟没找到曹政,告诉万大齐押送魏永新的车在路上出了事,万大齐 前往事发地。时逢下雨,山崖陡峭,万大齐简单勘查现场后离开。曹政等人到耿光明家,发现了耿光明与钱厚海的合影,推断也许魏永新认识耿光明,决定重新提审魏永新。万大齐说雨天崖陡自己没下去,魏永新的尸体应该还在山下。曹政爆发,怒吼万大齐,没有下悬崖怎么能说勘查过现场。曹政亲自下崖复勘,发现魏永新还活着。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49年,解放大军南下,昆明即将解放,国民党保密局西南特区区长徐远举被捕。国民党西南特区二处处长汤伯凡身为徐远举的得力干将,得知恩师被捕后,采纳参谋曹政的部署建议,带领部下极力营救。汤伯凡中了解放军营长曹山的埋伏,行动失败,与解放军周旋。副官赖广仁怀疑曹政是叛徒,曹政主张彻查,汤伯凡击毙内奸陶副官。汤伯凡率部下前往西山取化学武器,被曹山围堵。此时汤伯凡发现,原来一直潜伏在自己身边的共产党卧底竟然真的是曹政。曹政、曹山协力,汤伯凡等 人落网。就在曹政、曹山兄弟二人团聚之时,狡猾的汤伯凡竟然逃脱。曹政奋力追捕,汤伯凡挟持了曹政的弟弟曹山。千钧一发之际,曹政向汤伯凡开枪,不料汤伯 凡却以曹山的身躯抵挡,曹政眼看着自己的弟弟中弹身亡。汤伯凡开枪击中曹政,曹政奋力还击,汤伯凡中枪后掉下了悬崖,曹政也终于倒地。1951年,云南边境。边防战士一如往常守卫在国境线上,然而他们并没有想到,就在距离国境线百米之外的那片密林中,一股国民党残余部队正隐伏 在那里,虎视眈眈地等待着。

  • 仅仅16个小时之后,就要举行云南和平解放一周年庆祝大会。云南省公安厅厅长杜旭原命令治安处副处长万大齐负责维护活动现场的秩序,不得有任何差错。让万大齐没想到的是,活动刚刚开始,一个男人就倒在地上,死在了现场。20多岁的云南大学化学系助教吴敏发现的死者,她积极主动地配合调查,万大齐却一笑置之。死者男性,四十岁,腹部有明显的血迹,万大齐断言他是 被刀刺死的。人群中却突然有人质疑,他根据现场环境推断死者腹部的伤口不会在短时间内致命,所以死者身上一定另有枪伤。翻过尸体,死者背后果然有一个醒目的枪伤。万大齐觉得这个人过于了解细节,怀疑他跟这宗杀人案有关,于是将他带回云南省公安厅。可是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曹政,居然是新上任的治安处处长。吴敏回到家把现场发生的事情告诉父亲吴教授,吴教授若有所思。曹政觉得边防哨所被袭击的事情跟汤伯凡有关,他在曹山墓前许诺,这次绝不放过汤伯凡。万大齐挑衅地告诉曹政,厅长下令,八天之内必须抓到凶手,曹政表示八天足够了。曹政带着万大齐和梁志强再次勘查现场,怀疑现场还有第三个人。

  • 经审问,魏永新承认自己卖大烟但从来没杀人,他在找钱厚海要大烟钱时撞见了杀手徐三德,因此被追杀。魏永新在被押送往昆明市看守所的途中被徐三德连人带车冲下悬崖。徐三德到云安旅社和赖广仁接头,赖广仁表示现在就看阿边的了。耿光明回到自己家中边抽烟边听收音机,阿边突然出现,声称代表汤伯凡来 找耿光明要东西。曹政想知道从钱厚海身体里取出的弹头和自己在案发现场找到的弹头是不是从同一把枪里射出来的,梁志强建议联系547厂。邵小毛告诉曹政在市郊农 村发生了一场莫名其妙的火灾,人在屋里烧死了,可是房子一点没烧坏,大家赶往案发现场。关亚弟没找到曹政,告诉万大齐押送魏永新的车在路上出了事,万大齐 前往事发地。时逢下雨,山崖陡峭,万大齐简单勘查现场后离开。曹政等人到耿光明家,发现了耿光明与钱厚海的合影,推断也许魏永新认识耿光明,决定重新提审魏永新。万大齐说雨天崖陡自己没下去,魏永新的尸体应该还在山下。曹政爆发,怒吼万大齐,没有下悬崖怎么能说勘查过现场。曹政亲自下崖复勘,发现魏永新还活着。

  • 耿光明的验尸报告显示尸体并不是被烧死的,很有可能是中毒。曹政觉得死者并不是耿光明本人。曹政带着梁志强复勘现场,他们怀疑是耿光明让阿边喝下毒酒后,两人换装,耿光明烧毁阿边。汤伯凡识破耿光明的计划,命手下到云南大学寻找耿光明。为确认死者的中毒情况,曹政梁志强到云南大学化学系找吴教授帮忙。吴教授要出差,血液检验就交给了他的女儿吴敏。耿光明佯装成云南大学的清洁工,伺机偷溜进实验室做实验,他要在汤伯凡找到化学武器之前研究出销毁化学武器的方法,却不慎让吴敏收走了自己的笔记本。杜旭原询问案件进展,万大齐言语中对曹政很是不满,杜旭原让万大齐虚心学习。徐三德进云南大学寻找耿光明,两人正巧撞上,徐三德举枪追杀耿光明。跑走的耿光明趁吴敏离开实验室的间隙进去寻找自己的笔记本。吴敏回来继续实验,被身后的耿光明吓了一跳。耿光明只想要回自己的笔记本,却被吴敏关进了地下室。治安处全处大会,讨论案情,万大齐提出凶手可能是同一个人。曹政突然插话,不紧不慢地说我猜耿光明没有死,要赶紧找到耿光明。

  • 邵小毛接到吴敏的报案电话后告诉万大齐,两人前往云南大学。万大齐勘查现场后让吴敏好好睡一觉就走了。吴敏不高兴地回到地下室,耿光明向吴敏表明自己的身份。耿光明和钱厚海得知自己被国民党骗去研究化学武器之后,就悄悄地偷出了化学武器,并一直在研究销毁它们的方法。徐三德行动失败,汤伯凡决定亲自去云南大学。曹政梁志强来找吴敏,发觉有些异样。耿光明在吴敏的帮助下,终于成功找到销毁化学武器的方法。梁志强突然闯入实验室,曹政趁机观察,推断耿光明一直在云南大学的化学实验室。曹政找杜旭原汇报情况,认为几起案件都和汤伯凡及化学武器有关,杜旭原对于曹政要进云南大学的申请需要向上级请示。认为兵贵神速的曹政安排治安处的同志们严密控制云南大学,务必找到耿光明。汤伯凡避开治安处的视线进入云南大学,并用马脸引开了他们。吴敏乔装成耿光明的样子出门,万大齐尾随。甩掉了万大齐的吴敏却被赖广仁抓住,幸好万大齐及时赶到,赖广仁逃走。汤伯凡在吴敏的照片前驻足许久,喃喃自语。曹政发现汤伯凡,紧紧追寻,两人在实验室对峙。

  • 耿光明从云南大学跑进劳动旅社,一路被徐三德跟踪,耿光明悄悄地藏好自己的笔记本后离开,徐三德并未发现。杜旭原得知曹政没有等到请示就擅自去云南大学调查,违反了纪律,扣了曹政一个月的工资并记大过。万大齐将赖广仁丢下的枪交给邵小毛,并让他申请去547厂检查一下,看这把枪与杀死钱厚海的枪是不是同一把。万大齐带回吴敏,审问她和耿光明的关系,吴敏装傻敷衍。曹政进来,得知耿光明也是云南大学的,让万大齐放了吴敏。曹政单独到云南大学找化学系的王主任帮忙查询耿光明的档案。曹政推测耿光明和钱厚海一定掌握着化学武器的下落。要想找到耿光明还得通过吴敏。吴敏去劳动旅社找耿光明,曹政跟踪她。两人没找到耿光明,但找到了耿光明的笔记本,发现里面藏着一张孙四康的通行证。孙四康,曾经昆明警察局的局长,人称滇南小福尔摩斯,在英国学过刑侦技术。曹政和吴敏到昆明市一监狱找孙四康,想让他帮忙找到耿光明,孙四康要离开监狱。曹政提出通过公安厅向监狱申请借用孙四康一段时间,毕竟孙四康身上没有血债,而且又能帮助找到耿光明,杜旭原勉强同意。

  • 在耿光明家,孙四康用自己破案的家伙什儿让曹政吴敏见识了指纹。孙四康找到了耿光明用来自卫的毒药,而且找到耿光明没带走的钥匙,断定耿光明不会再回来了。万大齐邵小毛开车前往547厂检验枪和子弹,突然一个脸上有黑痣的人冲出马路,被撞伤。万大齐邵小毛要送黑痣去医院,黑痣却以肚子疼为由逃跑至547厂宿舍区。白运祥副厂长送给宋广琛厂长的爱人一个坤表作为结婚礼物。邵小毛没有找到黑痣,547厂突然爆炸,万大齐邵小毛驱车前往。白运祥介绍是厂里的弹药仓库爆炸,四位同志遇难。万大齐请白运祥帮忙做弹道检验后去仓库勘查现场。万大齐怀疑是有人故意把易燃物从窗户扔进去引起了爆炸。弹道检验结果表明两颗子弹是从同一支解放前国民党军官配备的手枪里发射出来的,但不是赖广仁那支枪。黑痣在等待仙人掌,出现的却是汤伯凡,黑痣行动失败,汤伯凡击毙黑痣。黑痣的死亡现场,邵小毛发现一颗547厂生产的子弹。在白运祥的建议下, 万大齐对547厂内部进行了调查,宋广琛没在厂里,但在他家找到一支枪,万大齐将枪带回。

  • 万大齐邵小毛关亚弟开车前往547厂,邵小毛中途下车到黑痣被杀的现场再勘查了一遍。万大齐关亚弟将宋广琛铐回了治安处。宋广琛对自己被以犯罪嫌疑人对待很是不满。万大齐询问宋广琛关于手枪、子弹、竹管、黑痣,还有案发时在哪里,宋广琛很无奈。邵小毛调查后回来告诉万大齐,怀疑宋广琛是被人陷害的。白运祥让王秘书主动到治安处证明案发当晚宋广琛在家。宋广琛被放。曹政孙四康吴敏在劳动旅社入住,曹政孙四康同屋。吴敏尖叫,曹政孙四康迅速赶往,孙四康突然将一支注射器插到了曹政的脖子上。孙四康吴敏留下被打了麻醉剂的曹政独自在房间,二人离去。在云南大学引开治安处队员的马脸的尸体无故在太平间消失,梁志强怀疑马脸死而复生。吴敏催促孙四康尽快带她去找耿光明,被马脸听到。马脸向汤伯凡汇报自己如何逃生,正在寻找耿光明的吴敏和孙四康要去云南大学教师宿舍。乔装过的汤伯凡只身前往吴敏家,悄悄拿走了耿光明的笔记本。曹政醒来,想尽办法让自己被发现并报警。汤伯凡冒充公安,通过云南大学化学系的王主任得知耿光明需要锌白。

  • 汪木森带着一只猎狗和孙四康吴敏到耿光明家,通过气味追踪,发现耿光明躲在公安厅对面的旅社。孙四康耿光明冰释前嫌,孙四康吴敏一同帮助耿光明。耿光明到文化用品店买销毁化学武器的原料锌白,因为需求量大,售货员建议去和平化工厂。暗中监视的徐三德汇报给汤伯凡,汤伯凡下令捉活的耿光明、不许伤害吴敏。吴敏偷溜进云南大学开介绍信,悄悄把消息告诉曹政。孙四康吴敏前往化工厂购买氧化锌,支票不能当时提货,孙四康打晕业务员前往仓库。孙四康耿光明自己动手将氧化锌搬上车,搬最后一箱时,赖广仁徐三德马脸持枪追到仓库。孙四康掩护耿光明吴敏,被马脸砸晕。被赖广仁推倒的耿光明摸索眼镜时,汤伯凡出现。汤伯凡劝说耿光明交出化学武器,被躲在角落的吴敏用棍子偷袭。混乱中耿光明吴敏逃跑。孙四康醒来,三人搀扶着逃命,耿光明不慎摔倒。耿光明在孙四康胸前画了一个十字记号,孙四康吴敏逃离,耿光明被汤伯凡带走。曹政等赶到化工厂, 救下吴敏,带回想要溜走的孙四康。万大齐梁志强在汤伯凡遗弃的卡车上找到云安旅社二零八房间的钥匙牌。

  • 为了保护吴敏,曹政让关亚弟去云南大学帮吴敏请假,安排吴敏先住在公安厅招待所。万大齐通知昆明市一监狱孙四康在治安处,并亲自把孙四康送上车,老孟带回孙四康。曹政捡到孙四康的怀表,骑自行车追上囚车去还给孙四康,并跟老孟说明,在劳动旅社是他安排的苦肉计,是他让孙四康去找耿光明的。曹政一直目送孙四康离开。孙四康回到监狱后,发现曹政给了自己很大的尊重,内心复杂。孙四康回想起耿光明说过的,不管自己是生是死,让孙四康一定要和吴敏一起销毁化学武器。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孙四康将耿光明给自己留下的十字线索通过监狱告诉了治安处。曹政无意间听到吴教授和吴敏的对话,觉得有点奇怪。通过吴教授得知, 原来吴敏是吴教授的养女,吴敏的生母是吴教授的学生傅子欣。万大齐得到孙四康提供的线索,自己到处寻找跟十字有关的地方,却没有进展。吴敏将销毁化学武器的方法交给曹政,主动要求跟曹政一起寻找化学武器。曹政怀疑十字指的是耿光明以前经常去的教堂,然而众人在地下室只找到耿光明的书。

  • 晚上曹政带着梁志强悄悄前往教堂,在十字架下的桌子处有所发现。赖广仁带着徐三德马脸进入教堂,曹政梁志强躲藏。梁志强溜进神父办公室给治安处通风报信。赖广仁发现电话没放好,拔枪准备搜寻,曹政持枪进入,五人僵持。曹政急中生智带着梁志强跑走。万大齐带人赶到,与赖广仁等发生激烈枪战,马脸中枪。赖广仁徐三德扶着马脸进入一家医馆,威胁老头给马脸治伤。关亚弟邵小毛到处搜寻特务,进入医馆却没发现。曹政梁志强坐在教堂外,梁志强问曹政为什么枪里没有子弹,曹政正要解释,宋广琛赶来。众人在教堂取出化学武器,宋广琛建议先搬回547厂。汤伯凡劝说耿光明跟自己合作,耿光明拒绝。为了化学武器,汤伯凡不惜毁了整个昆明城。汤伯凡让赖广仁三人上山躲藏。成功找到化学武器,杜旭原很满意,曹政前往教堂继续寻找线索缉拿特务。众人找到之前汤伯凡藏身的农舍,在屋里找到耿光明的帽子,推断特务进山 了,曹政让大家守住下山的公路等他们现身。装化学武器的箱子上了密码锁打不开。汤伯凡约见仙人掌,原来此人正是白运祥,二人密谋。

  • 宋广琛白运祥乘车前往靶场进行新式手雷测试,中途汤伯凡持枪出现,击毙司机,威胁宋广琛交出新式手雷设计图纸。宋广琛坚决不同意,汤伯凡要将宋广琛带走,白运祥主动提出自己做人质,放了宋广琛。万大齐提醒曹政,山里住着药农,特务未必会下山。关亚弟突然跑来通知大家,白运祥被绑匪绑架了。曹政怀疑这不是单纯的绑架,而是冲着化学武器来的。徐三德带着粮食和草药回到山洞,把药膏给马脸敷上,耿光明帮助马脸减轻痛苦。曹政梁志强前往547厂了解情况,发现宋广琛在说谎,留下梁志强暗中留意宋广琛动向。白运祥装作被汤伯凡打伤,和耿光明被关在一起。曹政万大齐讨论白运祥被绑架的事,万大齐回忆之前白运祥说他自己是搞化学的,曹政带着邵小毛前往云南大学调查。调查发现,白运祥和耿光明钱厚海都是在英国留学的同学。汤伯凡打算将药农灭口,徐三德带着汤伯凡前往药农住处,药农没在,魏永新躲在麻袋里逃过一劫。白运祥尝试从耿光明口中问出化学武器密码箱的密码,耿光明没说。曹政从王秘书处得知,上次是白运祥让他帮助宋广琛作伪证的。

  • 吴敏要跟曹政一起行动去救耿光明,曹政面上答应,转身把吴敏反锁在了招待所。汤伯凡白运祥在耿光明面前演戏,白运祥表现的重视耿光明甚于自己的生死。耿光明悄悄告诉白运祥化学武器的密码跟泰福照相馆有关。魏永新等药农回来后通知他赶紧逃命,药农坚持去报案。曹政万大齐梁志强在戚家湾砖厂埋伏,发现被宋广琛误导,迅速赶往547厂,宋广琛已离开。宋广琛赴汤伯凡之约,交出图纸,救回白运祥。被关在招待所的吴敏用小聪明离开,撞见药农和魏永新来报案,吴敏拉上关亚弟独自行动。宋广琛将救回白运祥的过程坦白交代,曹政询问白运祥时,白运祥说他不认识耿光明。宋广琛让白运祥全权负责547厂的所有事情,包括化学武器。白运祥前往泰福照相馆,在他和耿光明钱厚海等人的老合照后发现了一组数字。马脸好心给耿光明送了个馒头,想帮他求情。汤伯凡要解决耿光明,马脸替他求情被击毙。吴敏找来汪木森帮忙,险中救出耿光明,魏永新中弹。魏永新耿光明被送往医院,万大齐怒斥吴敏擅自行动,曹政维护吴敏。

  • 曹政买了馒头安慰负气离开的吴敏,吴敏问曹政还记不记得在云安旅社时说过的话,曹政一脸茫然。守在病房外的万大齐邵小毛关亚弟突然听到一声惨叫。曹政听到叫声跑进医院,和万大齐进入现场调查。邵小毛关亚弟维护现场秩序,吴敏被拦在现场外。白运祥进入耿光明的房间,告诉他化学武器已经取出。耿光明打算出院去547厂演示销毁化学武器的方法,白运祥往输液瓶里下毒并用枕头闷死了耿光明。曹政发现现场大片血迹只是血袋破了,觉得不妙。吴敏进房间看耿光明,发觉不对劲,原来耿光明已经没有了气息。吴敏回忆自己应该见过凶手,虽然凶手戴着口罩,但是再次见到吴敏能够认出凶手。曹政建议请公安部画像专家帮忙,杜旭原万大齐持反对意见,曹政和万大齐大吵了一架。曹政带吴敏等人复原耿光明被害现场,怀疑凶手是耿光明的老同学。白运祥通知汤伯凡化学武器已取出,并安排他们离开。汤伯凡责怪白运祥杀死耿光明太莽撞。曹政孙四康吴敏祭拜耿光明,吴敏决定协助547厂销毁化学武器。吴敏前往547厂,跟白运祥正式见面,商讨销毁化学武器的事情,白运祥派人杀死吴敏。

  • 曹政偷溜进547厂调查,被白运祥撞见,经杜旭原担保后离开。汤伯凡赖广仁假装成警卫,在白运祥的安排下将化学武器运出城。徐三德出现杀死司 机,按汤伯凡的安排沿边境开车,原来箱子里只是石块。治安处得知化学武器被劫走,曹政将有外宾参与的军事演习的工作交给万大齐,自己和梁志强开车去追。民警找到一具尸体,经吴敏确认,是马脸,还找到了耿光明的笔记本。万大齐翻到自来水厂平面图,以为特务们要将化学武器倒进自来水厂,第一时间通 知白运祥。万大齐在自来水厂门口等白运祥,白运祥带着警卫出现,铐走了万大齐。一直追踪徐三德的曹政梁志强发现对方在拖时间,直接在哨卡等徐三德。徐三德 的车胎被打爆,车祸死亡。军事演习通行证让曹政醒悟,汤伯凡的真正目标是出席军事演习的缅甸的丹东将军和苏联专家。梁志强通知治安处这个消息,邵小毛告诉他万大齐去自来水厂了。曹政意识到万大齐有危险,和梁志强分头行动。万大齐被白运祥踹入蓄水池,曹政及时 赶到,救上万大齐,湿淋淋的两人火速赶往军事演习基地。

  • 公安部决定成立六处。关亚弟转告吴敏,曹政要请她在人民饭店吃饭。吴敏悉心打扮,在饭店里等了一个晚上,曹政也没出现。吴敏冒雨去曹政家向他表白,不巧被万大齐听见。曹政表示自己只把吴敏当作战友和晚辈。治安处的队员们热火朝天地讨论成立六处的事情,曹政不见踪影。曹政到监狱找孙四康,让孙四康 加入六处当公安,孙四康给曹政出了一道难题。曹政梁志强邵小毛关亚弟喝酒闲聊,曹政突然想到了答案。邵小毛告诉万大齐,曹政要让孙四康当公安,万大齐很不高兴。不一会儿,关亚弟告诉万大齐,六处的成员名单里没有万大齐,万大齐更火大了。万大齐 找杜旭原,撂话说自己除了六处哪儿也不去。万大齐的爱人马桂花建议给曹政送点礼。万大齐间接向曹政表态自己一定要进六处,曹政让万大齐等结果。曹政告诉孙四康答案,孙四康心甘情愿地跟曹政走了。孙四康让曹政先找有专业的技术人员组建刑侦队伍。孙四康带曹政到泰福照相馆找谢师傅,不过谢 师傅上了年纪,所以推荐了他的徒弟王国忠。曹政诚心邀请王国忠加入六处的公安队伍,等候王国忠的回复。

  • 万大齐知道曹政让吴敏进六处,认为曹政是为了个人原因,要跟曹政划清界限。吴敏父母得知吴敏要加入六处,坚决不同意。吴敏坐在湖边长椅上哭,偶遇王国忠。吴教授表态自己支持吴敏当公安。吴敏王国忠不约而同前往六处报到。六处成立大会上曹政明确大家分工,万大齐还是副处长。杜旭原介绍从苏联留学回来的邱利民加入六处。王国忠吴敏邱利民都有了警服,根据规定孙四康不穿警服不配枪。六处队员们正在吃饭,湖边发现一具尸体,大家出现场。众人勘查现场,王国忠看到尸体吐了。邱利民申请替代王国忠照相,王国忠坚持拍完。王国忠回照相馆冲洗相片,照片一团模糊。六处正在讨论案情,王国忠犹豫地拿出照片,孙四康曹政没有说话,邱利民斥责王国忠不适合刑侦工作。曹政觉得王国忠身上有股劲,将来一定是名出色的公安。孙四康觉得自己加入六处多余,曹政安慰他没有警服也是公安,万大齐只是刀子嘴豆腐心。王国忠因为工作情绪低落,谢师傅开导并帮他解决技术问题。王国忠带着相机独自前往案发现场再次拍照。

  • 王国忠交出自己重新拍的照片,孙四康发现了之前不存在的一团灰烬。孙四康梁志强王国忠到案发现场,除了冥币灰烬还发现一个女人的脚印。曹政在澡堂得知农村同志到昆明会住红星旅社。曹政查到何红梅在225房间住了一个星期,不过很久没住了。曹政找到一根长发一个烟头。何红梅房间对面就是李经理的房间,李经理在作风上很有问题,烟头就是他留下的。曹政梁志强询问旅社的服务员,原来何红梅是进城来找他爱人的。万大齐关亚弟审问李经理,李经理矢口否认自 己杀了何红梅。吴敏化验出头发不是死者的,邱利民查出何红梅两天前给家里拍电报说找到爱人了。众人怀疑死者不是何红梅。曹政在红星旅社后巷发现沾有湖边泥沙和 青草的板车,还有一条小碎布。吴敏化验出小碎布是死者衣服上的。孙四康预感现场留下的鞋印是现在这个何红梅的。曹政前往高远祥家了解情况,发现这个何红梅在生活习惯上不像农村人,而且找到了在现场留下脚印的那双布鞋。吴敏王国忠想弄到何红梅的头发,跟踪发现何红梅进了红星旅社去找李经理。吴敏赶忙通知曹政,王国忠迅速冲洗出刚刚偷拍的照片。

  • 这个何红梅下毒毒死了李经理,正要处理尸体时,曹政带着六处的队员们逮捕了她。肖显慧改名肖叶琴重新生活,汤伯凡要她继续做特务,偶遇何红梅的肖叶琴,为了利用何红梅的身份摆脱汤伯凡,杀了何红梅。肖叶琴提醒曹政,汤伯凡的手下不只她改名换姓潜伏在昆明,按汤伯凡的指示,她每周都会去临湖公园看 一盘棋。曹政孙四康到临湖公园看棋,曹政选择红棋下了一步。吴敏请曹政单独吃饭,曹政婉拒。曹政找万大齐帮忙。万大齐请吴敏和王国忠到家里吃饭,撮合他们,吴敏不领情。吴敏质问曹政是不是他要撮合吴敏和王国忠,曹政承认。吴敏表态,自己就是喜欢曹政,曹政没有权利阻止。曹政到旧货店买棋谱,掌柜送了个青铜笔托。王国忠专程把洗好的手帕还给吴敏。中年妇女喊抓小偷,杨三抱着一个帆布包逃跑,王国忠追上去制服杨 三。吴敏检查帆布包,没有钱,中年妇女才意识到钱没丢。杨三不见了,吴敏把他留下的帆布包和青铜香炉交给王国忠。孙四康说曹政的青铜笔托有上千年的历史, 是随葬品,曹政怀疑有人盗墓。曹政孙四康从博物馆得到确认,笔托是从坟墓里挖出来的。

  • 收到消息的曹政前往旧货铺带回小胡子。小胡子交代自己是清洁工,东西是捡的。曹政等人前往招待所,发现一把洛阳铲。周二波杨三回来,曹政万大齐王国忠去追,王国忠被板砖拍晕,枪也被周二波抢了。周二波杨三跟老刁碰头,销毁赃物。孙四康怀疑杀害铁匠的凶手就是周二波这伙人。孙四康说要找个朋友,突然离开。王国忠被暂时停职。周二波杨三找到铁匠郑峰,要他打洛阳铲。万大齐跟踪孙四康,孙四康怒不可遏,曹政表态自己相信孙四康。周二波去收货,郑峰提出自己要入伙。孙四 康来找郑峰,原来郑峰是孙四康的特情。周二波突然出现,告诉郑峰老大同意他加入。孙四康根据周二波来回的时间推测出他们落脚的地方。六处前往废弃仓库,周二波等人刚离开,孙四康让大家申请逮捕令,自己火速离开。孙四康赶往铁匠铺,郑峰不见了,曹政才知道郑峰是特情。孙四康发现郑峰留下的线索——石寨山。曹政给六处成员开会布置任务,并要求保密。王国忠悄悄到检验室找吴敏,拿走了吴敏的笔记本。王国忠在吴敏的笔记本上发现了石寨山的线索,自己独自前往。

  • 郑峰把王国忠推向洞外,自己开枪打断了支撑盗洞的木棍,和老刁等人同归于尽。孙四康因为郑峰的牺牲心情沉重。万大齐对孙四康有偏见,曹政指出万大齐立场不对。马桂花开导万大齐,孙四康和他们都是在为老百姓查案。曹政到临湖公园,发现黑棋动了,曹政走了一步。邵小毛关亚弟悄悄拿出邱利民的叉子研究,邱利民冷嘲热讽。王国忠请吴敏吃饭,吴敏把红烧猪蹄等打包一份装在饭盒里主动送给曹政吃。曹政正在研究棋局,让吴敏拿回他已经洗干净的饭盒。梁志强报告林业局副局长的老婆被杀了。六处成员分别工作,勘查现场。孙四康邱利民找段伟平了解情况,原来段伟平的妻子有精神疾病。案发前宋巧云犯病,段伟平将她锁在家,后来宋巧云不见了。曹政梁志强推断现场不是遇害现场。徐建林提供线索,案发前宋巧云发病,段伟平和她争吵,他觉得段伟平就是凶手。吴敏化验出死者在晚上八点左右头部正面遭钝器重击致死。梁志强觉得段伟平有嫌疑,邱利民完全否定徐建林的线索。王国忠问吴敏为什么饭盒在曹政那儿,吴敏没回答。吴敏王国忠暗中跟踪段伟平,段伟平回家就给宋巧云上香。

  • 梁志强查出朱丹是段伟平妻子生前的主治医生,死者被害当天,朱丹没有在医院。曹政万大齐进入朱丹家调查,万大齐发现了床单上的一大块血迹,曹政捡回被朱丹撕碎的一张病例。吴敏化验出床单上的血迹和死者的血型一样。曹政下令抓朱丹,朱丹不见了。万大齐请段伟平到六处协助调查,段伟平认出曹政是那天收废品的,于是承认了自己和朱丹的关系。曹政说朱丹是杀死宋巧云的凶手,段伟平表示自己愿意配合找出朱丹。曹政孙四康讨论案情,曹政臆测段伟平杀了两个人。王国忠在拼朱丹撕碎的病例,吴敏发觉死者不是宋巧云。通过孙四康的调查,曹政推断上个星期三的晚上,才是宋巧云被杀的真正时间。曹政梁志强准备去调查,吴敏主动要求代替梁志强跟曹政去,曹政有些尴尬。从流浪者口中得知,有个三十来岁的女流浪者消失了一段时间,她的特征和死者完全一样。吴敏又把菜装在饭盒里送给了曹政。段伟平从家里取出一瓶毒药前往招待所,万大齐邱利民暗中跟踪。万大齐回六处通知曹政,众人出发。段伟平假装要跟朱丹殉情,骗朱丹喝下毒药。

  • 段伟平还在狡辩,孙四康拿着在他家找到的文件出现,原来段伟平杀妻是因为她发现了段伟平的真实身份——特务,而这一切都是汤伯凡安排的。曹政去临湖公园下棋,走了一步,一个小孩来应对,又走了一步,一个中年妇女来应对。曹政想找到真正下棋的那个人,没有线索。王国忠发现吴敏的饭盒在曹政桌上,装进了自己包里。曹政在公园呆了一夜思考如何破乾坤局,经传棋老人开导后,曹政下了一步。吴敏回家发现王国忠来了。王国忠把饭盒还给吴敏。吴敏父母留王国忠吃饭。王国忠回照相馆帮忙,遇到来照相馆拍照的张秉飞一家人。刚从牢里出来的张秉飞找以前的朋友安排工作失败,到饭馆喝酒。六处接到电话,玉河派出所发现一具尸体。死者是民兵连宋连长,杜旭原非常重视。勘查现场,曹政发现留下的脚印是军人的。六处和民兵连开会,杜旭原让曹政表态,曹政怀疑凶手在民兵队伍内部。六处讨论案情,民兵队交过来一封全体官兵保证没有杀害连长的保证书,曹政很生气。吴敏取下死者身上的弹头,跟曹政从冯指导员枪套里弄来的子弹同一类型。

  • 曹政等人前往民兵连,阻止冯指导员审讯张秉飞。目击证人邱道林确定凶手就是张秉飞。曹政查看民兵连的武器库,发现少了一把枪。熊淑云相信张秉飞没有杀人,求曹政调查清楚。邱利民找到饭馆服务员,服务员怀疑张秉飞因为钱财杀了宋连长。邱利民分析张秉飞就是凶手,孙四康提出邱利民忽略了凶器。众人到张秉飞家附近找枪,没有收获,张义国抱着一件满是血迹的衣服出现。张秉飞对曹政交代,自己只想抢钱包,没有杀人。孙四康觉得张秉飞杀人的动机和证人都齐了,应该就是凶手,曹政坚持枪是关键。吴敏化验出衣服上的血迹与死者的血型完全吻合,邱利民向杜旭原做了汇报,杜旭原同意结案。法院通知熊淑云,张秉飞在星期天中午执行死刑。熊淑云发现邱道林是近视眼,告诉曹政。曹政找邱道林再次了解情况,邱道林承认自己没有看清究竟是不是张秉飞开枪杀了宋连长。城西发生命案,杜旭原让曹政去看看,邱利民主动申请自己调查。曹政又去民兵连的武器库,发现那把枪有可能是张秉飞偷的。曹政去找熊淑云,表示自己已经尽力了,希望熊淑云接受事实。

  • 熊淑云把张义国过继给老李,自己从邱道林家拿雷管。张秉飞被押送往公审大会。万大齐铐回王闯,王闯交代他用从民兵连偷来的枪在芭蕉林杀了一个当兵的。张秉飞被宣判死刑,立即执行。万大齐赶忙通知曹政枪在王闯家。熊淑云突然将自己和一个军官铐住,露出绑在自己身上的一圈雷管,要求放了张秉飞。曹政万大齐找到王闯藏在床下的手枪。张秉飞决定和熊淑云一起逃走。军官下令开枪,熊淑云和张秉飞死于枪下,曹政万大齐来不及阻止。曹政抽出熊淑云藏在袖子里的引线,发现炸弹根本没有连线。曹政去看张义国,让老李有困难就找他。曹政要离开六处众人挽留,曹政怒斥大家草率了结张秉飞的案子,害死了两条人命。吴敏劝曹政不要走,曹政不听。杜旭原训斥曹政,让曹政自己考虑。曹政留下,孙四康表示六处会迅速成长。张秉飞一案,六处全体人员通告批评一次扣一个月工资,邱利民记大过一次。吴敏在挑男士围巾,王国忠看到,吴敏不买了。王国忠问吴敏是不是喜欢曹政,吴敏转身离开。吴敏拆了毛衣自己织围巾。曹政请吴敏明天中午友谊饭店吃饭。

  • 汤伯凡看到吴敏在曹政面前哭泣,誓要让曹政妻离子散。史蔚兰问曹政关于吴敏的情况,曹政坦白告诉史蔚兰,史蔚兰大方理解。人民医院副院长到六处报案说儿子小聪丢了,曹政接手此案。曹政带人到小聪走丢的理发店门口调查,邱利民注意到了小南。曹政让邵小毛问问市局还有没有类似案件,两星期前秋实街也有个小孩失踪。小女孩说,有个胖女人给她和弟弟包子吃,小女孩吃完包子睡着了,醒来后弟弟就不见了。邱利民给小南和糍粑带了吃的,糍粑告诉邱利民小孩儿都是被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带走的。吴敏买了点菜给史蔚兰送去,曹政回来,吴敏离开。吴敏找王国忠吃饭,借着酒劲一吐心中苦水,王国忠也把握时机跟吴敏表白,可惜吴敏醉了没听见。马桂花在人民医院注意到一个清洁工可能跟小孩走失案有关,暗中跟踪。 马桂花电话通知万大齐,万大齐邵小毛带回胖女人。小女孩指认就是这个胖女人。胖女人交代,她帮一个卖小孩的女人介绍买客以及找小孩,从中获利。胖女人如约和红姨碰头,曹政等人暗中观察,万大齐和邱利民跟踪红姨。邱利民跟踪途中,汤伯凡出现。

  • 汤伯凡找到红姨,给红姨一根金条做订金,让红姨把原生带来。吴敏陪史蔚兰去百货公司买布,原生在一边玩,史蔚兰付钱时发现原生不见了。吴敏马上通知曹政。曹政安抚史蔚兰,众人调查了解情况,原生可能被红姨带走了。史蔚兰受不了打击晕了过去,曹政安慰史蔚兰,自己一定会找回原生。汤伯凡让邱利民跟他合作,斗不过汤伯凡的邱利民只得答应。曹政怀疑原生失踪跟汤伯凡有关,大家分头行动。小南和糍粑把红姨原生的消息告诉留守的邱利民。吴敏自责疏忽导致原生不见,王国忠点醒吴敏,现在重要的是找回原生。吴敏看见红姨铁柱抓着小南糍粑坐船离开,自己坐船跟去。吴敏撬开锁,让小南糍粑逃跑,自己回去救原生。不小心发出动静的吴敏被汤伯凡找到,吴敏将工作证丢在地上。小南和糍粑也被抓回。汤伯凡让邱利民想办法引曹政去救原生。发现吴敏的自行车和工作证,众人去救吴敏。汤伯凡给吴敏送饭,吴敏不吃。吴敏喂孩子们吃饭,糍粑跳出窗户开了门,大家逃跑。汤伯凡带走原生,红姨铁柱去追吴敏等人。吴敏保护孩子们逃走,自己被红姨抓回。

  • 万大齐把地图交给曹政,明白汤伯凡是想利用原生引曹政过去,史蔚兰听到。曹政万大齐去找杜旭原,杜旭原不同意他们去边境。回到办公室,梁志强说刚才史蔚兰来过,曹政发现地图不见了,醒悟史蔚兰自己去红河了。曹政又去找杜旭原,他还是不同意,曹政考虑后交出自己的证件和手枪辞职。杜旭原从抽屉里拿出自己的战利品——枪,让曹政带去。要去医院做检查的吴敏听王国忠说曹政史蔚兰去红河了,转身就跑。六处的队员们决定去救曹政,杜旭原进来,把曹政的工作证交给万大齐,让万大齐交还曹政。史蔚兰按地图赶路,被雅洛带回寨子关起来。翁帕告诉汤伯凡来的是个女人,汤伯凡猜到她是谁。曹政等人住进客栈,老板带他们进村子打听消息,没有收获。曹政决定自己上山,孙四康约定,明晚之前曹政没回来,大家一起上山。原生被汤伯凡关在翁帕的屋子里。汤伯凡交给翁帕一瓶毒药,翁帕对摩多土司下毒。 雅洛认为是史蔚兰引来山外人害了土司,史蔚兰说土司一定是中毒了,开了个方子让雅洛去抓药。曹政认出药方上的字迹是史蔚兰的,进入寨子,却被雅洛抓住。

  • 翁帕带人围攻客栈,万大齐等人不敢随便开枪,只好躲在客栈里。汤伯凡让翁帕冲进去抓人,翁帕表示不会拿族人的性命冒险。雅洛进翁帕竹屋被阻止, 偷偷溜进去。雅洛没有找到解药发现了原生,带原生去找曹政。当地人要求交出曹政,孙四康意识到是汤伯凡在使坏。老板赶集回来,发现客栈被围堵,带众人从地道逃生。孙四康让梁志强和吴敏回去搬救兵,邱利民以不相信吴敏为由,自己跟梁志强去。邱利民打晕梁志强,通知翁帕客栈已经没人。邱利民告诉汤伯凡曹政自 己单独上山了。梁志强被带进来,邱利民想杀梁志强被汤伯凡阻止,邱利民提议把所有人都引过来。梁志强和史蔚兰被关在一起。为了救摩多土司,雅洛把土司权杖交给了翁帕。邱利民回到万大齐等人身边,通知大家曹政找到了,梁志强和他在一起。孙四康有点怀疑,大家打消疑虑跟邱利民去找曹政。翁帕让人解决史蔚兰和梁志强,曹政突然出现救了他们。翁帕按说好的给了雅洛一包解药。邱利民带着大家走进翁帕的埋伏,众人怒骂邱利民。雅洛正要喂土司喝药,曹政等人赶到阻止,史蔚兰让雅洛用他们刚在翁帕竹屋找到的药。

  • 翁帕要杀了曹政等人祭天神,恢复过来的摩多土司出现。汤伯凡挟持史蔚兰,曹政独自追去。梁志强邵小毛分头拦截邱利民,邱利民死在邵小毛枪下。曹政跟大家相遇,发现史蔚兰留下的钥匙后沿方向追去。汤伯凡史蔚兰走到悬崖边,曹政等人追到。汤伯凡让三年前曹政开枪打死曹山的情景重现,曹政看准机会打中汤伯凡肩膀。汤伯凡正要朝史蔚兰开枪,吴敏挡在面前。曹政又开了一枪,汤伯凡掉下悬崖。杜旭原对大家的表现很满意,曹政觉得汤伯凡还没死。汤伯凡被老农所救,只是左腿残了。孙四康向曹政提交了辞职申请。恢复后的汤伯凡杀死了老农。 吴敏王国忠吃饭时说要去看电影,想阻止的汤伯凡买光了所有电影票。王国忠吴敏没有买到票,电影院突然爆炸。在现场看电影的梁志强找到一张纸,曹政觉得是火药,让人带回去化验。吴教授和钱玉香去看在医院帮忙照顾伤患的吴敏。吴教授看到汤伯凡,两人聊到吴敏的身世,孙四康听见。吴敏把从伤者腿上摘下来的齿轮交给曹政,曹政怀疑是自制炸弹,而且跟汤伯凡有关。孙四康先不退休了。梁志强到梁师傅钟表铺调查,没有结果。

  • 曹政等人到化肥仓库调查,找到一个装满连着电线的石块的箱子。汤伯凡到公安厅自首,曹政问他除了电影院爆炸和化肥仓库的两个炸弹,还有两个炸弹 在哪里,汤伯凡提出要见吴敏。吴敏鼓起勇气去见汤伯凡,汤伯凡给了吴敏一个地址。孙四康接过地址,自己前往。孙四康找到一张汤伯凡的全家福,放进衣服内兜。孙四康救出被汤伯凡关在衣柜里的豆子,却突然被豆子用刀刺入胸膛。曹政万大齐吴敏赶去找孙四康,看见身上绑着定时炸弹的豆子在路上求救,曹政知道孙四康有危险,赶忙跑去。万大齐吴敏安抚豆子,突然炸弹爆炸。曹政赶到,孙四康坐在椅子上鲜血直流,曹政背着孙四康往医院跑。孙四康心心念念想要再喝一杯咖啡,曹政火速去买。买回咖啡的曹政守在手术室外, 医生宣布抢救无效,孙四康死亡。曹政冲回预审室,万大齐没能拦住曹政,曹政对汤伯凡一顿暴打。杜旭原闻风赶来,要停擅用私刑的曹政的职,可是听到孙四康牺牲的消息后,杜旭原无 言以对。曹政得知第四个炸弹在水坝,押着汤伯凡前往。

  • 公安厅成员参加孙四康追悼会,杜旭原对孙四康给予了充分的肯定。曹政在孙四康的墓碑前献上一套他一直想穿的警服。医生把孙四康身上藏着的汤伯凡的全家福交给曹政。汤伯凡被送进监狱,和段伟平关在同一个牢房。汤伯凡瞧不上光头老七,光头老七想教训一下汤伯凡,却被汤伯凡收拾。徐排长不买汤伯凡的账,交给汤伯凡一把小刀,让他解决疤脸。洗澡时汤伯凡还没动手就被疤脸制服,汤伯凡说能让疤脸离开监狱。狱警安德山带出汤伯凡,原来他是汤伯凡的手下。汤伯凡见徐排长,麻利割破徐排长的喉咙,疤脸处理尸体。史蔚兰发现汤伯凡的全家福,曹政告诉她,照片中的小孩就是吴敏。汤伯凡找吴教授到监狱会面室,汤伯凡想在临死前再见见吴敏,吴教授 不同意。狱警把汤伯凡和段伟平换到了2号楼大牢房。牢房内以郭子奇为首的犯人们要替徐排长报仇,汤伯凡说服他们一起逃出监狱。汤伯凡让疤脸按照郭子奇列 的清单准备工具。郭子奇告诉汤伯凡厕所的地质不适合挖地道。汤伯凡通知疤脸,离开监狱的方法换成占领监狱了。澡堂里郭子奇和汤伯凡商量如何弄到枪,段伟平不小心听到。

  • 传棋老人点醒曹政,外人轻轻一帮黑将就出宫了。曹政让万大齐带他去监狱人事部,查出狱警里谁是汤伯凡的手下。王国忠把吴敏本来织给曹政的围巾还给吴敏,他尊重吴敏。安德山通知吴教授,汤伯凡让他明天下午带着吴敏去秀湖。想不通的吴敏想问吴教授,结果听到原来汤伯凡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接受不了的吴敏跑走,吴教授找不到她。杜旭原通知六处明天下午在市体育场举行汤伯凡等人的公审大会。曹政等人在档案室查了三天,终于查出有问题的狱警是安德山。安德山杀了炊事员,在饭菜里下毒。吴教授找曹政帮忙找吴敏,梁志强说看见吴敏去监狱了。安德山将下了毒的饭菜送到警卫室。汤伯凡等人被狱警带出来后,在通道里袭警夺钥匙,开 击毙要开门进来的狱警。听到枪响后的疤脸下令大家动手。监狱内外,一片混乱。安德山取出警卫室的枪分给众人,汤伯凡让安德山开卡车冲出监狱。大门打开,吴敏举枪站在门口,汤伯凡下令停车不准开枪。吴敏不承认汤伯凡是自己 的父亲,身为公安的自己要逮捕汤伯凡,汤伯凡让吴敏赶紧离开。突然郭子奇对吴敏开枪,汤伯凡击毙郭子奇。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