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何以笙箫默 电视剧 热度 3228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江苏卫视

更新时间:每晚24:00 两集连播

类型:言情剧 /偶像剧 /都市

导演: 刘俊杰

简介: 大学时代的赵默笙,对C大法学系大才子何以琛一见倾心,开朗直率的她“死缠烂打”地倒追,与众不同的方式吸引了以琛的目光,一段纯纯的校园爱情悄悄滋生。然而,以琛寄养家庭的妹妹以玫,鼓起勇气向默笙宣战。当默笙...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36/共36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旅美7年的摄影师赵默笙归国,应晖送行并告诉默笙,如果不准备回美国,暂时就不要联系了。默笙摄影包在机场被少女撞到,两人攀谈默笙得知少女两年未见男友,对男友接机充满期待,默笙闻言不免心生失落,默笙和以琛同时出现在上海机场,却擦肩而过。以琛是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从机场出差回国后马上赶往会议现场,在商业谈判时遇到老同学许影,两人针锋相对,以琛精彩的发言,令在场的客户被以琛的高效率和专业度折服。默笙去瑰宝杂志社应聘,张主编满意默笙的履历并好奇默笙回国的理由,默笙怔怔,只道当初是在上海读大学所以回来了熟悉的城市。以玫是以琛的非亲妹妹,得知哥哥以琛打算去美国,知道以琛心里始终放不下过去的一段情,恍神撞到路远风,远风看到撞车的是新闻名播何以玫,激动地要求合影。没想到远风也是瑰宝杂志社的摄影师,因撞伤胳膊不能工作,主编只能让新同事默笙接替拍摄名模萧筱的工作,远风得知默笙刚来没地方落脚,把朋友空关的房子租给她。

  • 萧筱和默笙聊天回摄影棚后,突然称病不拍,远风和萧筱起争执,萧筱借故耍大牌,撕毁合同走人。张主编气愤,欲对萧筱提告,默笙试图联系萧筱和解未果。以琛建议萧筱私下和解,萧筱反对,坚持要告默笙所在杂志社,并故意透露对方摄影师身份,以琛看到摄影师赵默笙名字后,决定亲自负责案子。主编知道自己安排默笙拍摄有不当之处,按合约对默笙不利,让默笙务必忍耐对方律师的刁难。以琛故意让刘律师约默笙在咖啡厅等,自己却一直坐在车里不出现,以琛命刘律师跟默笙拿回资料,看着默笙淋雨狼狈离去后,心中五味杂陈。以琛回到公司,看着证明材料上默笙的字迹,回想以前自习的时候,嫌默笙名字写得丑,还要她依着自己的笔迹练习。杂志社编辑文敏迁怒默笙搞不定萧筱拍摄,导致杂志封面开天窗,苛刻挑剔默笙修图的作品。众人加班不满发牢骚指责默笙,默笙内疚,路远风一旁安慰,默笙买夜宵想缓和气氛,再次遭文敏训斥。

  • 由于David的影响力,杂志新封面大获好评,众人欢呼庆祝,文敏却不合时宜的泼冷水,文敏近期的反常举止引起众人的好奇,有人揭穿文敏老公出轨正在打官司导致心情不佳。老袁拿着皮夹“兴师问罪”,以琛不愿多答,以琛打开皮夹不见照片,知道是默笙所为,以琛直奔杂志社找默笙,怀着怨恨生硬地要求默笙归还照片。小红看到默笙见过以琛帅哥后反而情绪低落,要默笙好好把握优质男人。众人欢庆销量突破新高。落寞的默笙回忆与以琛的过往,默笙考进长华大学化学系,父亲赵清源开车送默笙到校,默笙要自己独立去报到,在校园拍风景时,不小心拍到以琛,被以琛帅气读书的样子吸引,偷拍了以琛,以琛发现起身要走还回风景,默笙耍赖问出以琛的专业和名字。默笙见到大学新室友少梅、蒋晓燕和杨蕾,少梅与默笙同专业,两人关系更加亲近。默笙鬼祟跟踪以琛,拿上次偷拍的照片给以琛看,以琛见默笙实在跟得烦人,收下离开。默笙去法学院抄以琛课表,偶遇以琛,默笙得意作战计划成功让以琛记住名字,直言自己在追以琛。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旅美7年的摄影师赵默笙归国,应晖送行并告诉默笙,如果不准备回美国,暂时就不要联系了。默笙摄影包在机场被少女撞到,两人攀谈默笙得知少女两年未见男友,对男友接机充满期待,默笙闻言不免心生失落,默笙和以琛同时出现在上海机场,却擦肩而过。以琛是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从机场出差回国后马上赶往会议现场,在商业谈判时遇到老同学许影,两人针锋相对,以琛精彩的发言,令在场的客户被以琛的高效率和专业度折服。默笙去瑰宝杂志社应聘,张主编满意默笙的履历并好奇默笙回国的理由,默笙怔怔,只道当初是在上海读大学所以回来了熟悉的城市。以玫是以琛的非亲妹妹,得知哥哥以琛打算去美国,知道以琛心里始终放不下过去的一段情,恍神撞到路远风,远风看到撞车的是新闻名播何以玫,激动地要求合影。没想到远风也是瑰宝杂志社的摄影师,因撞伤胳膊不能工作,主编只能让新同事默笙接替拍摄名模萧筱的工作,远风得知默笙刚来没地方落脚,把朋友空关的房子租给她。

  • 萧筱和默笙聊天回摄影棚后,突然称病不拍,远风和萧筱起争执,萧筱借故耍大牌,撕毁合同走人。张主编气愤,欲对萧筱提告,默笙试图联系萧筱和解未果。以琛建议萧筱私下和解,萧筱反对,坚持要告默笙所在杂志社,并故意透露对方摄影师身份,以琛看到摄影师赵默笙名字后,决定亲自负责案子。主编知道自己安排默笙拍摄有不当之处,按合约对默笙不利,让默笙务必忍耐对方律师的刁难。以琛故意让刘律师约默笙在咖啡厅等,自己却一直坐在车里不出现,以琛命刘律师跟默笙拿回资料,看着默笙淋雨狼狈离去后,心中五味杂陈。以琛回到公司,看着证明材料上默笙的字迹,回想以前自习的时候,嫌默笙名字写得丑,还要她依着自己的笔迹练习。杂志社编辑文敏迁怒默笙搞不定萧筱拍摄,导致杂志封面开天窗,苛刻挑剔默笙修图的作品。众人加班不满发牢骚指责默笙,默笙内疚,路远风一旁安慰,默笙买夜宵想缓和气氛,再次遭文敏训斥。

  • 由于David的影响力,杂志新封面大获好评,众人欢呼庆祝,文敏却不合时宜的泼冷水,文敏近期的反常举止引起众人的好奇,有人揭穿文敏老公出轨正在打官司导致心情不佳。老袁拿着皮夹“兴师问罪”,以琛不愿多答,以琛打开皮夹不见照片,知道是默笙所为,以琛直奔杂志社找默笙,怀着怨恨生硬地要求默笙归还照片。小红看到默笙见过以琛帅哥后反而情绪低落,要默笙好好把握优质男人。众人欢庆销量突破新高。落寞的默笙回忆与以琛的过往,默笙考进长华大学化学系,父亲赵清源开车送默笙到校,默笙要自己独立去报到,在校园拍风景时,不小心拍到以琛,被以琛帅气读书的样子吸引,偷拍了以琛,以琛发现起身要走还回风景,默笙耍赖问出以琛的专业和名字。默笙见到大学新室友少梅、蒋晓燕和杨蕾,少梅与默笙同专业,两人关系更加亲近。默笙鬼祟跟踪以琛,拿上次偷拍的照片给以琛看,以琛见默笙实在跟得烦人,收下离开。默笙去法学院抄以琛课表,偶遇以琛,默笙得意作战计划成功让以琛记住名字,直言自己在追以琛。

  • 默笙和蒋晓燕一起报名辩论社,副社长许影一直暗恋以琛,知道默笙喜欢以琛,以默笙专业不对口为由欲拒绝,社长发现默笙有摄影特长对社团活动有帮助,以琛亦没表示反对,两人顺利入社。许影处处刁难默笙,训斥默笙别把社团当做追求男生的场所,默笙说会公私分明,以后只在社外追求以琛,众人偷听暗笑。许影折磨默笙干许多辩论社端茶送水的杂事,默笙积极应对,力求多一些跟以琛相处的机会。默笙问以琛室友向恒,自己是否给以琛带来困扰,向恒不置可否默笙受挫。少梅晚上打完工回校背包被抢劫,默笙决定以后接送少梅打工。以琛在实习单位附近遇到默笙,默笙连忙解释是为了陪梅回家才在这里等待,以琛提议让默笙一起去律所等少梅下班。默笙发现可以和以琛有更多交集很开心,却听闻少梅因过意不去默笙一直陪她辞去了工作,默笙拉着少梅向老板求情,没想到少梅的岗位已经被替代。

  • 辩论比赛中,以琛忍痛完成总结陈词,得到满堂喝采,长华大胜。默笙撞见辩友向以琛告白,默笙俏皮直言追求也要分先来后到,并将药递给以琛,以琛哭笑不得。众人喝酒庆祝,男生们赌谁能追到以琛,以琛却赌赵默笙。学校盛传默笙是以琛女友,默笙急忙找以琛澄清不是自己传的,以琛却说谣言是自己传的,并约默笙晚上在图书馆约会,默笙如梦似幻不敢相信。默笙问以琛为何选自己做女朋友,以琛腹黑的说还没想好,默笙急忙叫以琛不用多想。以琛生日,默笙跑遍全城都买不到合适的礼物,空手而归,以琛只能无奈地亲吻了默笙。寒假将至,默笙想要以琛家的电话,以琛推辞,两人冷战,互不理睬。默笙把电话之事告诉父亲,赵父向默笙解释,一定是男生的自尊心强,自己当年也是这样。两人放假各回各家,默笙闲逛老家相遇,以琛向默笙介绍自己的妹妹何以枚。以玫和以琛自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自信以琛除了自己没有其他选择,看到以琛第一次和女生交往十分震惊,以玫亦惊讶于以琛并没有告诉默笙,两人其实不是亲兄妹。以玫开学后搬回老校区,就在长华隔壁,总是插足以琛和默笙的约会。

  • 以琛开车追到默笙,态度强硬地请她去吃饭。向恒看到默笙离去,向老袁诉说以琛和默笙的过往。以琛和默笙吃饭时,以玫打来电话,听闻以琛正和默笙在一起,和默笙通话留下联系方式,以琛语气冷漠地让默笙输入自己的联系方式。以玫挂了电话,震惊以琛和默笙终究还是联系上了。以玫深陷痛苦录播时频频出错,只能暂停休息,仰慕以玫的远风来探班,尾随以玫离开电视台。以琛送默笙回家,故意打电话给默笙约面谈萧筱的案子,并让她记下自己的号码。以玫在街上低落散布,远风假装偶遇被以玫识破。以玫向远风讨教感情答案,决定为了以琛的爱情再努力一次。以琛约默笙面谈萧筱的案子,故意盘问默笙所有海外学业和专业经历,知道默笙就读很好的大学,暗讽默笙果然是为了锦绣前程抛弃一切出国留学,并质问默笙回国的理由,默笙无言以答。以琛建议默笙去找萧筱和解,指明萧筱本意并不想打这场官司。远风和萧筱不期而遇,萧筱再次被远风激怒,打电话给以琛要求立刻起诉杂志社。

  • 默笙不计前嫌的帮助和鼓励令萧筱重新振作,两人冰释前嫌。以琛欲送默笙回家被拒绝,默笙坐上公车,大学往事一幕幕浮现,默笙失神,等公交车到了终点站,默笙才发现乘错了车。默笙慌忙下车,赫然发现以琛的车停在一边,一直等着她什么时候发现问题。萧筱召开发布会,澄清不雅照的不实新闻。萧筱丝毫不受假新闻影响,投入紧张的拍摄工作,人气不减反增。萧筱撤诉,杂志社众人开心。萧筱约默笙吃饭表示感谢,默笙告诉萧筱,远风亦出很多力,萧筱只得邀请两人一起吃饭。萧筱故意打给以琛,说默笙要带要好男同事一起来吃饭,以琛在意表示一同赴约。以琛看到默笙和果然和远风一起来,不着痕迹询问两人关系。以琛得知远风和默笙只是普通同事关系,因为帮助萧筱解决照片事件才被邀请松了口气。萧筱和远风一见面就互掐,萧筱一激动不小心撞翻热水壶被烫伤,以琛开车送萧筱就医,远风因间接导致萧筱受伤深感内疚,自己提出照顾萧筱。以琛带默笙先行离开,提供二人和好机会,萧筱借机对远风各种刁难。

  • 以琛和文敏约在同一间咖啡馆谈论离婚案件,文敏和小红不期而遇,起了口舌争吵,以琛误会默笙是和小红一起来相亲,小红哭着诉说文敏抢走了自己的初恋男友又不珍惜。相亲对象郑医生表示出对默笙浓厚的兴趣,默笙却想心事,心不在焉。以琛约向恒喝酒,向恒说以琛有女友的新闻已经被老周传的业内尽知。郑医生送默笙回家,喝醉的以琛看到,在楼梯口强吻了默笙,流露出自己仍然对默笙依恋。王医生约小红看电影,小红兴奋地拉着默笙去挑扮淑女的衣服,默笙心里想着以琛的事心不在焉,小红质问默笙那天和文敏一起吃饭的是不是来找过默笙的帅哥,打趣默笙怪不得看不上郑医生。小红和默笙回到杂志社,看到一片狼藉,得知文敏老公欠债,债主却上门来找文敏讨债。以琛和老袁、向恒讨论工作,向恒问以琛心不在焉的原因是否和默笙有关,美婷劝莉莉不要被动等待别人永远主动,以琛听到亦受启发。默笙肚子饿,准备下楼去超市,看到以琛正站在楼下。以琛带着默笙乘坐公交车去母校附近的老北街,回忆以前一起在老北街吃夜宵的情景,可是一切已物是人非。

  • 远风让萧筱帮忙挑选饰品,萧筱讽刺远风买了没人可送,远风说出暗恋以玫。流氓再次来杂志闹事,强行拉走文敏的时候弄伤小红,众大慌忙报警。以玫打电话向以琛求助,以琛听说杂志社有人受伤,打电话给默笙也联系不上,立马冲到医院。小红的相亲对象正是值班王医生,而郑医生重遇默笙亦表示关心。以琛很快处理了文敏的事情,路过听到默笙婉拒郑医生,得知默笙原来只是陪同相亲。小红看到以琛一直在等默笙,故意撮合两人,以玫赶来看文敏,却意外撞见以琛和默笙牵手的一幕,以玫失魂落魄离开,远风担心,尾随其后,以玫失声痛哭,远风默默陪伴。以琛帮助文敏分析案情,拜托文敏提醒默笙赴约,文敏告知默笙工作行程。默笙专注,不知以琛来看他工作,模特提醒有帅哥一直注视她,默笙忙完工作看见以琛正等在楼下。

  • 萧筱关心默笙和以琛的关系进展,安慰默笙,以琛虽然冷淡,但如果不是爱着她不会老来找她。默笙说出当年和以琛分手的原因,害怕再次失去以琛,萧筱亦惊讶当年提出分手的竟然是以琛。默笙回到杂志社碰到想悄悄离职的文敏,文敏走之前告诉默笙,之所以狠心没有回头,是因为自己离过婚已经配不上那个男人,默笙回想着文敏的话心事重重。老袁拉着以琛和向恒参加同行聚会,对方新来的女律师正是许影,许影处处和以琛针锋相对,众人知道许影喜欢以琛,等着看好戏。向恒看到默笙正在马路对面拍照,以琛撇下众人去找默笙,众人都很好奇以琛和默笙的关系。众人提议让以琛带回默笙,许影询问默笙当年追求以琛成功的秘诀,老袁想起默笙就是那个抛弃以琛的女生,默笙不解为何大家都误会自己先抛弃了以琛,默笙问以琛为何不解释,以琛说自己都以为当年是被抛弃的人。默笙不解,以琛回想当年赵清源约见,想让他和默笙一同去美国留学,以琛才知道默笙的父亲原来就是间接逼死自己父亲的人。

  • 克鲁斯长期醉酒,却前来争夺小嘉,耍赖让默笙给钱赎回小嘉,默笙掏钱赶走克鲁斯。默笙询问华人朋友得知单身留学生无法与克鲁斯争夺小嘉的抚养权。默笙走投无路写求助信给应晖,应晖主动提出帮助默笙打官司。应晖的律师史密斯觉得默笙没有收养小嘉的资格,开玩笑说应晖刚好符合条件,如果默笙嫁给应晖问题就能解决,没想到应晖却认真思考史密斯说的建议。默笙觉得结婚不妥,被迫把小嘉送到福利院。应晖告诉默笙,愿意帮助默笙暂时结婚取得收养资格,默笙犹豫不决的时候,小嘉因智力有障碍,被福利院小朋友欺负住进医院险些丧命,医生建议小嘉应在有爱的环境下看护。于是,走投无路的默笙不得不和应晖暂时领证,应晖为了消除默笙的不安,让史密斯起草婚前协议,默笙爽快签字,默笙和应晖顺利取得福利机构的同意正式收养小嘉,看着陪小嘉的默笙,事业有成却还未成家的应晖有些心动。

  • 张主编提议用“青年才俊”为新主题,首推采访全市律师精英何以琛,新编辑陶忆静自告奋勇去联系,没想到以琛听到瑰宝杂志社一口回绝。默笙怔怔地坐在长华操场的跑道旁,回想着以琛听到她结过婚的愤怒,心痛流泪,与以琛相处的甜蜜回忆一幕幕闪现,自己曾经是多么深爱以琛,可是已经结过婚的自己配不上以琛了老袁指责以琛只加班不应酬害苦了自己,没想到以琛答应一起去赴约。以琛在聚会中的反常喝了很多,让老袁、向恒猜疑,猜测以琛和默笙的感情出了问题。以琛无心工作,向恒不放心,带着酒去找以琛,以琛去拿酒杯的时候,扔掉了默笙看中的茶具,向恒建议以琛试着展开新一段感情。应晖想回国找默笙,但公司遭受反垄断质控,延迟回国时间。伤心欲绝的默笙回到了宜市。默笙回到老家寻找母亲发现没人,黄阿姨路过看到默笙很惊讶,告诉默笙赵母去旅游了。默笙拜托黄阿姨不要说自己来过,一个人去墓地拜祭父亲。默笙对着父亲的墓碑讲述自己的烦恼,诉说不敢接受以琛的爱,是害怕再难承受失去以琛的痛苦。

  • 以琛胃痛病倒,被送到医院。以玫和远风约会心不在焉,萧筱打电话喝令远风在一小时内把修过的采风照送过去,远风因正和以玫吃日料不愿搭理,以玫突然接到电话得知以琛住院的消息,连忙冲了出去远风失落。杂志社众人正讨论是否要替换掉采访对象,向恒来找默笙,诉说以琛的过往,指责默笙对以琛的残忍,向恒留下医院地址,扬长而去。以玫看着病床上的以琛如此折磨自己难过不已,决定帮忙撮合以琛和默笙,以偿还当年破坏两人分手对默笙的亏欠。默笙正敲门时,以玫出现,让默笙陪同去以琛家拿换洗衣服,以玫为当年逼走默笙道歉,说出几年前以琛醉酒把以玫当做默笙吐露心声,原来以琛一直在等默笙回来。以玫让默笙独自拿东西回病房,默笙流着眼泪看着病床上的以琛,俯身亲吻以琛,没想到以琛突然睁开眼睛,愤怒地抓住默笙,质问她的诡异举动,默笙惊慌失措,以琛身体虚弱只能眼睁睁看着默笙逃离。

  • 冷静的以琛气恼默笙明明已经结婚却跑来招惹自己,默笙解释自己其实已经离婚,默笙欲解释之前迫不得已结婚的原因,却被恼怒的以琛生硬打断,默笙以为两人彻底结束了,伤心离去。以琛执意要送默笙回家,一路载着默笙飞速行驶,以琛让默笙给自己一个爱他的理由却又打断默笙的话,两人各怀心事都失眠了。第二天一早,以琛突然通知默笙带齐所有身份证明文件,并出现在默笙家楼下,以琛要带着默笙去结婚领证,默笙想到两人错失的这些年,点头同意,决心要和以琛好好过日子,两人的疏离令工作人员误以为两人来办离婚,旁边等号的女生看到以琛,称羡默笙找到这么帅的老公,以琛冷漠离开,默笙慌忙追了出去。以琛告诉默笙还有后悔的机会,默笙称决绝不后悔,签字时的迟疑令工作人员询问默笙是否自愿。刚办完结婚手续,以琛就丢给默笙一把钥匙跟银行卡离开,跟着助理刘律师去广州出差了。默笙回到以琛家,感受到以琛生活的气息,告诉萧筱她已经结婚的消息,萧筱听到消息亦为默笙开心。

  • 以琛正在陪客户吃饭,以为默笙吃醋,故意解释周小姐就算对他有意思也是未遂,以琛以太太查勤得紧为由,让大家感同身受得以提前离席。默笙趁以琛不在家,更换了家里一些软装修用品,不断向以琛发信息汇报家里的改造情况,以琛看到一直有新短信,只能无奈回复。应晖应邀回国参加长华百年校庆,秘书Linda在机场迎接。以琛返家,看到家里陈设的变化很心动,为熟睡的默笙盖棉被,自己却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早晨默笙醒来发现以琛竟然提早回来,默笙见以琛睡沙发不免尴尬。默笙新婚第一天就忘带钥匙来找以琛,以琛看到等待的默笙在马路上玩跳房子,似乎看到当年校园里的默笙等待自己的样子。有一外国游客问路,默笙正巧看到以琛走过来,拜托以琛帮忙,以琛听到默笙称呼自己老公心中暗喜却不表露,以琛带着默笙回事务所等下班,默笙请老袁喝咖啡,老袁以为默笙意欲找人监视以琛,没想到默笙只是希望有人盯着以琛按时吃饭,以琛带默笙去吃饭,老板推荐的菜都有笋片,默笙知道以琛不爱吃笋,老板却说以琛每次来都会点,默笙诧异,以琛却说盛情难却。

  • 默笙借用以琛的电脑查菜谱,却不小心把汤撒到以琛的电脑,以琛悉心替默笙敷药,默笙弄坏电脑十分内疚,自告奋勇帮以琛翻译紧要文件补救。默笙在翻译英文文件中时迷糊睡着,以琛抱起默笙回卧室,默笙醒来发现自己睡衣被换了,以琛已买好早餐,默笙害羞问睡衣问题,以琛不以为然地说自己换的,两人尴尬。萧筱看着默笙沉浸在甜蜜幸福中也希望自己能幸福,可脑海里浮现的却是远风的脸,对自己感到诧异。同事们看到以玫的新项链,纷纷赞赏项链漂亮名贵,以玫却不以为意说是高仿货。以琛约以玫带以玫父母看新房和吃饭,以玫父母过意不去拒绝接受。默笙发现物业BBQ论坛邀请函,得知以琛给以玫父母买了新房,默笙打算尽地主之谊请以玫父母吃饭,特意打听好吃的地方,订好餐厅后却得知以琛已和以玫父母吃过了,默笙失落,问以琛为何向家人隐瞒结婚的事情,以琛沉默不语。

  • 前台莉莉在去聚餐途中询问以琛的理想型,以琛想到默笙大一时对自己的死缠烂打。以琛回忆和默笙交往的过去,向同事描述自己喜欢的理想型,车上的女生们都很八卦和惊讶。剪完头发回到家的默笙听到门口动静,穿着睡衣出来,看到以琛带着众同事回家。众人看到屋里的默笙惊呆了,以琛看到剪了奇怪发型的默笙光着脚就出了,又生气又心痛地命令她进屋换衣服穿拖鞋,众人听闻以琛已经结婚,纷纷祝福。小红回到杂志社就找推荐理发店的大宝报仇,远风向默笙打听理发店地址,心想以玫和以琛作为兄妹是不是会品味一致,为了讨好以玫决心改变形象。远风的新发型遭到萧筱嘲笑,远风向以玫抱怨萧筱,以玫却心不在焉,根本没注意到远风的变化,还夸他剪得好,远风感觉到以玫对自己的不在乎,情绪低落。

  • 默笙和以琛的关系逐渐缓和,决定买礼物送他,想起以前写以琛名字的时候被以琛嫌弃笔画错罚重写。默笙开心地送衣服给以琛离去,被应晖看在眼里,后悔因自己的自负轻敌放默笙回国。以琛带着默笙去参加长华百年校庆,默笙兴奋地买了学校纪念T恤逼以琛穿,以琛无奈。法学院老同学聚会,以琛欲带默笙一起去,默笙决定自行参观。老同学们纷纷取笑一直西装革履的以琛穿着纪念T恤,老袁还特意拍照留念。有人想给以琛介绍女生,老袁言语让人误会以琛还是单身,许影听到讽刺以琛不喜欢条件优秀的女生。默笙四处拍照,听到应晖要来演讲,默笙想起当年自己要搬走,应晖却建议她回国处理感情。应晖的精彩演讲令众学生拜服,有学生八卦应晖的前女友佟心樱当年为了留校甩了他。默笙提早离开,没有听到应晖对自己的表白。

  • 张主编让默笙配合陶忆静准备应晖的专访,默笙不想应对推辞。应晖接受访问时看到摄影师是远风,当场拒绝采访,声称如果不是默笙拍摄就拒绝合作,众人不理对应晖的提议,好奇两人的关系,默笙只能去找应晖,应晖说回国的理由是为了争取爱情,默笙误以为应晖说的是前女友佟心樱。Linda代表应晖去事务所洽谈合作,气势逼人,以琛故意加码应对应晖的挑战,Linda向应晖汇报考察结果,认为以琛不好对付,并劝应晖要对默笙适当示弱。以玫听远风说默笙和应晖是美国旧相识,觉得两人关系不一般,一直想着心事忽略旁边的远风。女客户指定要以琛代理自己的案子,老袁故意透露以琛已经结婚,对方只好退而求其次选择向恒,令老袁和抱怨客户以貌取人,以琛建议取消和应晖公司INSO的合作。Linda眼见不能说服以琛,谎称默笙是因为养子问题和应晖发生争吵才离婚回国,以琛看穿Linda的刻意,应晖向以琛宣战,以琛表示乐意奉陪。

  • 以琛得知默笙要为应晖做专访,有些妒忌,对默笙态度冷淡,远风觉得以玫话中有话,疑惑以玫是否不喜欢默笙,以玫却激动否认,声称一切都是为了以琛并生气离开。张主编让默笙带队去香港采访名媛米菲尔。默笙回家收拾出差行李,以琛看到行李以为默笙又要不辞而别离开他,愤怒地吻了默笙,默笙反抗令以琛顿时清醒,询问默笙去香港的原因并抱着默笙道歉。默笙、小红和大宝在酒店等米菲尔,米菲尔严重迟到,助理突然出现,带默笙等人去参加私人酒会,默笙看到应晖和米菲尔在一起,应晖向米菲尔借走默笙,一路上被人叫应太太。默笙疑惑,应晖解释为了公司延迟了公布离婚,请默笙再忍耐一段时间,遭默笙拒绝。默笙忐忑不安,主动向以琛报告偶遇应晖,以琛让美婷迅速订机票,搭飞机去了香港。米菲尔处处贴着应晖,小红和大宝听客人们讨论默笙是应晖的太太感到诧异。

  • 应晖约以琛打桌球,不想两人同住酒店故意拖住以琛打到深夜,两人累到睡在桌球房。默笙在酒店套房里一直等以琛等不到,等到酣然入梦。小红和大宝吃早饭,八卦默笙和以琛,三人为米菲尔做采访,米菲尔突然翻脸不配合拍摄,刁难默笙一行,以琛来探班,米菲尔看到默笙因以琛抛弃应晖而忿忿不平,讥讽以琛没法和应晖比,默笙维护以琛,令以琛高兴地吻了默笙,并带着默笙甜蜜香港一日游。远风因工作再次替萧筱摄影,萧筱听说远风和以玫冷战,非但不同情还幸灾乐祸。Linda送来华美礼服,令佟心樱大喜,假意婉拒应晖好意,要求见见应晖,Linda以应晖工作忙推托。应晖在香港成功完成企业收购,电视台编导让以玫采访应晖,以玫知道远风认识应晖,约远风见面,远风以为以玫想改善关系欣然赴约,知道以玫的目的只是请求帮忙,略感失望。

  • 大宝和陶忆静吵架的时候说出默笙和以琛的关系,众人一字排开迎接默笙来上班,纷纷恭喜默笙,陶忆静迁怒默笙故意隐瞒和以琛的关系,令自己屡次遭拒被看笑话,大宝替默笙说话,陶忆静愤然递交辞职信离开。默笙因陶忆静辞职的事不开心,以琛出面成功说服陶忆静采访向恒或者老袁,陶忆静消气同意继续回来上班,默笙尴尬危机化解。应晖为追求默笙筹备摄影展,佟心樱求见应晖遭Linda拒绝,应晖感叹佟心樱和默笙不是一样的人,应晖故意邀请以琛来看默笙的作品,应晖故意秀出当年与默笙生活中的“恩爱”,以琛淡定应对,见以琛对于默笙和自己的婚姻生活不能刺激到以琛,便使出绝招,说出其实和默笙离婚无效,离婚协议书是伪造的,威胁以琛不要插足他人婚姻。以琛回家后认真研究美国中国相关法律,询问默笙和应晖的结婚和离婚手续的细节,并让默笙签署维权代理协议。以琛给刘律师和美婷交接工作,遭老袁抱怨,以琛为让默笙避开应晖骚扰,带着默笙去毛里求斯度蜜月。

  • 以琛问默笙关于以前收养的小孩小嘉的事情,但却不愿听到默笙和应晖一起生活的细节,打断默笙的解释。以玫跑去事务所找以琛,未见人影,打电话告诉以琛,默笙已在美国结婚,以玫没想到以琛早就知道一切,而且仍然接受离过婚的默笙,以玫想不通自己差在哪里,又听老袁说以琛和默笙正在出国度蜜月,哭着跑走。默笙和小孩玩水球受伤,以琛急着抱默笙回房上药,悉心照顾。远风约以玫看电影未果,一个人跑去看萧筱配音的动画片,竟然被感动哭了,却故意发短信刺激萧筱是败笔。以琛拜托Jason在美国调查默笙的离婚案件。以玫受不了打击,临时休假逃回父母家,以玫想着以琛,向远风提出分手。远风遭受失恋打击,跑去找萧筱,追问以玫暗恋的对象。萧筱得知远风失恋,安慰不是远风的错,告诉远风以玫暗恋以琛的真相,远风自知比不上以琛,意志消沉,萧筱安慰失恋的远风,反而想起了自己的伤心往事,两人借酒消愁。

  • 以琛和默笙蜜月归来,陶忆静决定约默笙一起去采访向恒,默笙为难手头还有萧筱的工作,远风突然自告奋勇代劳,众人不解。老袁向以琛交代自己说漏嘴,令以玫提早知道以琛已经结婚的事情,老袁说以琛对以玫还真是铁石心肠,以琛却说不想伤害以玫。以玫心情不好,以玫母得知以琛结婚,知道以玫难过的真正原因,以玫觉得默笙配不上以琛,以玫母劝说以玫放手,不能拿亲情换爱情。萧筱决心发展电影圈,召开新闻发布会,远风偷偷跟到现场。陶忆静采访向恒,看到默笙一直在旁边拍摄,更加放不开,让默笙先回避,默笙只好跑去找以琛,以琛说想带默笙回家见父母,默笙欣然同意。应晖想找默笙谈谈,默笙看到应晖为自己举办的摄影展感到不适,应晖告诉默笙,回国寻找失去爱的对象其实是默笙,默笙惊讶,默笙劝应晖放手,应晖激动地告诉默笙,离婚判决书根本无效,默笙无法接受,应晖欲挽留默笙,默笙生气离开,却发现以琛一直在等自己。。

  • 以琛和默笙去超市购物,忆起保安认出以琛皮夹中照片中的默笙,间接撮合了二人,两人重遇保安,邀请他参加婚礼。以琛下厨忙着做饭,默笙也想学做饭,以琛提出以后要回房间睡,默笙害羞,去客房收拾以琛的衣服,把以琛的东西都放回卧室。默笙为离婚的事情担心,以琛去见应晖,应晖自信默笙不会指证自己,认为不会输了官司,而以琛赢得默笙,亦不觉得自己输。默笙沉浸幸福中,连萧筱看到都取笑她,默笙劝萧筱也该考虑自己的人生大事,萧筱不当回事儿。默笙收到应晖送的玫瑰开心不起来,默笙把花还给应晖,说想要的礼物只是美国正式的离婚判决书,可应晖并不死心,扬言只有自己才有能力还默笙父亲赵清源的清白,默笙拒绝帮忙,回想父亲朋友在美国的话,默默难过。以琛带默笙回家,以玫父母热烈欢迎,以玫却冷淡离开,以琛拜托以玫母筹备婚事,两位老人十分高兴。众人去看以玫主持社区联欢会,以玫母向街坊介绍新儿媳默笙,以玫走下舞台站不稳,默笙前去扶以玫崴伤脚。

  • 佟心樱去找应晖,应晖为上次失约道歉,并温柔地送她回家,佟心樱诉说自己的委屈和婚姻的不幸,应晖答应帮助她找新工作。以琛陪以玫父下棋,默笙则帮以玫母做饭,以玫母想邀请默笙父母,默笙不知怎么回答,以琛打断替默笙解围,默笙担心以琛对父亲曾经做过的不当行为有看法,以琛让默笙不要想太多。默笙参观以琛的房间,翻看以琛旧物,想起父母。默笙向以琛说出自己家里的事情以及和母亲的关系一向疏远,以琛劝默笙去看看母亲。以玫回来继续工作,编导训斥以玫玩失踪的不负责行为令节目差点开天窗,还能保住工作全凭以琛和远风托人求情。以玫感谢同事们代班,才意外得知远风送的项链很名贵,心中有愧。赵母裴方梅见到默笙,母女多年未见内心激动,却仍拉不下脸和好,对默笙态度冷淡,裴方梅得知默笙已结婚,听到以琛的名字觉得似曾相识,默笙想了解父亲案件和自杀的真相,赵母不愿回答,匆匆离开。

  • 以琛拜托美国律师朋友Jason帮忙,Jason建议现在是反击晖的好机会,以琛决定尽快找到应晖伪造文书的证据。应晖公司股价因近期财务报表问题接受调查而大跌,急忙召开公司高层电话会议商讨对策,史密斯希望应晖能尽快回来处理。张主编因采访对象应晖和米菲尔都官司缠身备受争议而焦头烂额,大宝却觉得有争议的话题才能吸引人。应晖在机场遭记者围堵,佟心樱等在一旁,应晖视而不见,佟心樱拜托Linda转达,Linda却斥责佟心樱是有夫之妇,应该注意自己的分寸。佟心樱回到家,对着平凡的丈夫更觉得不甘心,正巧佟母朋友访,佟母眼见朋友女儿嫁得好,心生妒忌,撺掇佟心樱离婚。米菲尔被迫来找以琛打官司,仗着自己有钱不预约,不顾前台阻拦,冲进去找以琛。米菲尔自信给出最高费用以琛一定会接,没想到依然被以琛拒绝,米菲尔讽刺以琛故作清高,还不是娶富豪的前妻,默笙电话中听到米菲尔的话,气的跑去对质。

  • 萧筱执意参加服装走秀,远风一路跟随,让经纪人误会远风的动机。萧筱闻到薏米粥想吐,远风得知萧筱不是因为吃坏肚子,怀疑萧筱怀孕。以琛和Jason去赌场,看到公证人沃尔夫欠了巨额赌债,Jason提出愿意帮忙还债,前提是出面作证,沃尔夫不为所动,说去找应晖可以得到更多。远风告诉父母打算结婚,远风父母很开心以为他的结婚对象是以玫,远风说出萧筱可能已“怀孕”。以琛和默笙变装去赌场,以琛的新扮相令默笙笑不停,美女搭讪以琛,以琛欲以已婚为由拒绝,默笙却故意称是以琛的妹妹。裴方梅越想越觉得以琛身份可疑,请邻居黄阿姨托女婿去调查何汉山儿子的情况。原来当年以琛的生父何汉山和赵清源一起开发房产,赵清源虽结清工程款,但代理公司侵吞货款潜逃,何汉山每天上门追讨工程款未果,以至最后被债主逼债,精神恍惚意外跌落摔死。

  • 萧筱受不了远风粘着自己,欲离开躲避,远风心急追出,不小心被车门夹伤,萧筱只好让经纪人开车去医院。萧筱想随便吃快餐对付,又遭远风阻拦。黄阿姨告诉裴方梅,何汉山的儿子就是何以琛。默笙和以琛准备婚事,以琛去置办新郎行头,老袁嫌弃主婚人没有桃花运想拒绝,向恒讥讽老袁比新郎还花俏。萧筱变装去妇产科检查,远风尾随,得知萧筱要流产,慌忙阻止。默笙派发喜帖,远风听到结婚就紧张,得知是默笙要结婚才松了口气,明星萧筱“怀孕”消息不胫而走,默笙打电话证实,结果萧筱故作轻松,予以否则。萧筱不想为孩子放弃事业,决定做完流产后昂首进入影视圈,远风说一定会对萧筱负责,萧筱拒绝。裴方梅听到街坊谈论以琛的婚事,裴方梅认出以玫母,想起当年以玫父母带着以琛和赵清源争执,更加确认以琛的出身。远风拿着所有个人材料和工资卡,向萧筱表决心,要对孩子负责,萧筱仍然不同意。

  • 默笙邀请母亲参加婚礼,裴方梅害怕以琛靠近默笙只是为了报复,坚决不同意默笙嫁给以琛,默笙以为母亲只是找借口不参加,伤心挂断电话,裴方梅懊悔从小对默笙冷淡,导致母女关系生分。远风看到同行偷拍萧筱,出面解围解释,萧筱被误诊其实没有怀孕拿回记者偷拍的照片。萧筱直言和远风不存在真正的爱情,而且不能接受远风之前还深爱以玫现在却要娶自己,如此善变。远风去探望以玫,发现以玫似乎重获新生,以玫祝福远风开始新的恋情,远风发现自己一直在乎的原来是萧筱。远风去默笙家找萧筱,告诉萧筱自己的真心,强拉着萧筱回家见父母,萧筱想起说奶奶对自己的期待,希望未来萧筱的对象能够诚恳,萧筱感动,觉得远风值得托付。以琛默笙婚礼在即,事务所众人知道女方朋友圈都是时尚人士,决定都好好捯饬自己,不给以琛丢脸。裴方梅来找以琛,提出想弥补和默笙的关系,并约见以琛父母,以琛听出裴方梅的试探,请裴方梅有话直说,裴方梅说出当年事情的真相希望以琛不要伤害默笙,以琛表示知晓一切并早将坏人绳之以法,裴方梅得到以琛的保证,看出以琛的真心,释怀离去。

  • 琛和默笙的婚礼一派热闹景象,老袁充当司仪机智幽默,带动现场气氛。以玫匆匆赶至,吃惊地看着曾相识的张续在等她。原来以玫想从事自己喜欢的事情,正好上次不告而别被迫辞去主播工作后开始做记者,以玫去采访农村留守儿童无人看管问题时,追踪一小朋友找到留守儿童聚集的小屋,误把张续当欺负孩子的坏人。其实,张续是音乐人,来此地采风,因为同情这些孩子的遭遇,决心留下来当乡村老师陪伴照顾他们,以玫很感动,也决定留下来,两人一起共事,渐生情愫,没想到再次在以琛的婚礼再次重逢。远风陪同萧筱去医院产检,才知道之前萧筱自检产生误差,根本没有怀孕,萧筱觉得既然没有孩子就不用和远风捆绑在一起,远风却说萧筱不负责任,坚持不是为了孩子才和萧筱在一起。张续一直守候在以玫身边,帮助她走出情伤,以玫最终嫁给了张续,婚礼在老家宜市举行,默笙充当摄影师。以琛婚后推托各种应酬,令老袁苦不堪言,助理美婷决定去美国深造,和同事刘律师提出分手,以琛关心美婷,美婷却拿默笙留学举例,以琛劝说美婷不要考验爱情。

  • 默笙幻想着如果当年不去美国,一定会和以琛好好的交往,不再分手。以琛反问默笙怎样好好的对他,默笙说起码以琛为了照顾默笙顺便就照顾好了自己,一定会按时吃饭。以琛想着等到了大四,以琛去实习,默笙就可以搬到以琛租的地方,一起搬家收拾新房,默笙说才不会和以琛同居,意外得知当年以琛思念默笙,经常去默笙的学院,看默笙专业的课程安排。默笙很失落,那时的自己正在美国,因为英语不好而生活艰难。以琛腹黑的说会让默笙主动提出来要和以琛一起生活,默笙不甘心一直都是自己追着以琛跑,以琛继续幸福地幻想着两人毕业后的工作和生活,两人如何买房和结婚。默笙设想如果当年找不到工作,以琛说就留在家里装修房子,默笙说不会求婚都要自己来,以琛说自己会更心急。默笙和以琛正式举办婚礼结婚,两年后,远风婚后忙着照顾萧筱及孩子,经常让默笙代班,萧筱生下一子在家休养,默笙和以琛前来探望,得知萧筱已经怀二胎,萧筱问默笙为何还不要小孩,默笙以为以琛因为家庭原因不想要。

  • 赵默笙在出国七年后重归故土,她成为了瑰宝杂志社的一名摄影师。何以琛和默笙七年前曾是一对爱侣,如今他在超市偶遇默笙却漠然离开。默笙在拍摄时遇见了老同学萧筱,萧筱为了撮合以琛和默笙与杂志社起了冲突,以琛和默笙再次有了交集。以琛将分手当天的事告知了默笙并想与默笙重新在一起,默笙却说出了自己已婚的事实。

  • 以琛胃出血被送到医院,默笙来医院探望情难自抑偷吻了以琛。默笙向以琛坦承了自己离婚的事并想与以琛复合,以琛带默笙迅速办理了结婚登记。应晖找到默笙的旧居,可是默笙早已搬走。以琛带着默笙与同学会面时偶遇了应晖的旧友,默笙曾是应太太的事被尴尬曝光,此时应晖却出现为默笙解了困境。主编派默笙等人前去香港采访,默笙回家收拾行李时与以琛产生了误会。

  • 默笙将在香港遇到应晖的事告诉以琛,以琛立即赶往了香港,以琛与应晖在默笙面前不动声色的较劲。应晖告知以琛他与默笙的婚姻关系并未解除,以琛经过了解向应晖发送了律师函后将默笙带到了毛里求斯度蜜月。应晖终于向默笙表明心迹,但他谎称自己与默笙的离婚协议被判无效。以琛向默笙正式求婚,他承诺给默笙一个完美的婚礼。默笙坦承了自己在美国的经历,这更加拉近了她与以琛的感情。

  • 默笙想要积极处理好与应晖的婚姻问题,她与以琛来到美国寻找解决方法。应晖约默笙在初次相见的地点见面,他决定成全默笙正式签署了离婚协议。默笙与以琛在大家的祝福下步入了婚姻殿堂,两人过上了幸福的婚姻生活。萧筱怀了远风的第二个孩子,默笙也如愿怀上了以琛的孩子。默笙为以琛生了一个男孩,以琛为孩子取名何照。三年后,以琛一家三口回到了母校,默笙和以琛对何照讲起了过去的事情……

收起
演职员表
系列剧集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