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活色生香 电视剧

9.8亿播放

地区:内地

语言:国语

更新时间:周日到周四24:00 两集;周五、周六24:00 一集

简介: 本剧讲述晚清至民国两大香业家族制香人的儿女情长和家国爱恨。炼香大户宁昊天迎亲当天,未婚妻香雪吟与师弟安秋声私奔,丫环素云假扮小姐嫁入宁府,后诞下一对龙凤胎---天生没有嗅觉的儿子宁致远和女儿宁佩珊。雪吟...展开
立即播放
剧集列表 (共42集)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小若欢被领进了魔王岭的宁府,认识了宁府少爷宁致远,两个人开始了的因香而生的世缘。 十二年后,小霸王”宁致远逛花神庙,文家二少爷文世轩想以“脑筋急转弯”难倒致远。采花少女乐颜见宁致远欺负阿贵,对其心生厌恶。 周边四镇发生少女失踪事件,疑为魔王娶亲,警察局悬赏征集破案线索。日本留学回来的法医安逸尘揭了榜,坦言土匪是为了炼香,用少女的体香调制出控制人情绪的魔香。 宁致远为了作弄乐颜,捆绑了夏婵,男扮女装混入采花女队伍,被乐颜识破,致远脸上被撒了花粉,招来蜜蜂,惨遭叮蛰。 夏婵失踪,花会会长领人到宁府问责,乐颜拿着在夏婵房间发现的喜字和喜银赶了过来,众人皆以为又是魔王娶亲事件。乐颜认为根本不存在魔王娶亲,致远赞同她的观点,但言语挑衅,两人再起冲突。 安逸尘父亲安秋声偷偷潜入魔王岭,欲报十多年前的仇恨。 安逸尘被乐颜的狗阿黄所咬,乐颜将逸尘带至家中治伤。逸尘看出乐颜的母亲白颂娴身体欠佳帮她诊病。 致远火烧乐颜家门口的桃树出气,逸尘前来阻拦。两人多年后好友相见,很是兴奋。乐颜质问,致远遭阿黄猛追。

  • 致远遭阿黄猛追,狼狈逃到树上,一直躲到天黑,为摘果子摔下树砸在阿黄身上。乐颜与逸尘聊话,谈起十二年前的往事,乐颜小时得了场大病,忘了之前的所有记忆。恰巧逸尘也有同样的经历,丧失了儿时的记忆。 乐颜发现阿黄不见,跑出去找看见致远在烤肉吃,以为致远烤了阿黄,拿刀欲砍致远,才发现他烤的是羊肉。 安秋声在妻子坟前回忆往事,十二年前,宁昊天绑了安秋声,让雪吟在一瓶香水和毒药之间作出选择。为救丈夫和女儿,雪吟喝下毒药。安秋声立在墓前,誓要报仇。 宁致远找茬文世轩,宁佩珊大骂哥哥,两兄妹吵闹一番。宁昊天请求安逸尘治疗致远的鼻子,逸尘认为有治疗的可能,宁昊天安排逸尘入住宁府。 宁昊天准备赴上海会见日本香会会长。由此,逸尘想到了一位日本故人小雅惠子。当年惠子对逸尘委婉表白。逸尘却道出记忆中有来自某个女孩的特殊香味,无法喜欢上别的女孩,惠子伤心而去。 致远与安秋声商量复仇的计划,提到宁致远,小霸王虽表面放浪不羁,但对日本香道却颇有研究。 致远与乐颜讨论如何护理受伤的桃树,提起了师祖遗留的香谱。

  • 致远偷香谱,被宁昊天逮到。宁佩珊将这事告诉了致远,并将看过一眼的香谱背给哥哥听。致远用香谱里的方子料理桃树,乐颜对致远有了改观。 宁佩珊失踪,致远让爹安心去上海,保证在他回来之前将佩珊找出来。而逸尘却陷入了沉思,原来是逸尘教唆佩珊和文世轩私奔,挑起宁、文两家的矛盾。 佩珊想私奔,世轩却不肯,致远赶来,逮个正着。佩珊聊起昨晚确实遭魔王的人绑架,但不知为何他们又将自己放了。 乐颜跑至花神庙送鞋给安逸尘,却被碰上了安秋声,安秋声声称自己只是个流浪汉,并告诉乐颜安逸尘已搬去宁府。乐颜麻烦安秋声将亲手制的鞋转交逸尘,一老一少聊得很投缘,令安秋声想起了女儿安若欢。十八年前,安秋声与雪吟逃难到花神庙,产下若欢,她生下来就有股特殊的香味。文靖昌收留了安秋声和雪吟,并邀请安秋声至文府做教习先生。 文府炼香坊遭贼,若欢童言无忌,道出在炼香坊里看到的是爹。原来,安秋声偷偷溜进炼香坊,修好了蒸馏器,暴露了炼香高手的身份。安秋声向文靖昌道出了自己不得已的苦衷。 宁家与文家在花神庙斗香,宁昊天的薰香引来蝴蝶引起轰动。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小若欢被领进了魔王岭的宁府,认识了宁府少爷宁致远,两个人开始了的因香而生的世缘。 十二年后,小霸王”宁致远逛花神庙,文家二少爷文世轩想以“脑筋急转弯”难倒致远。采花少女乐颜见宁致远欺负阿贵,对其心生厌恶。 周边四镇发生少女失踪事件,疑为魔王娶亲,警察局悬赏征集破案线索。日本留学回来的法医安逸尘揭了榜,坦言土匪是为了炼香,用少女的体香调制出控制人情绪的魔香。 宁致远为了作弄乐颜,捆绑了夏婵,男扮女装混入采花女队伍,被乐颜识破,致远脸上被撒了花粉,招来蜜蜂,惨遭叮蛰。 夏婵失踪,花会会长领人到宁府问责,乐颜拿着在夏婵房间发现的喜字和喜银赶了过来,众人皆以为又是魔王娶亲事件。乐颜认为根本不存在魔王娶亲,致远赞同她的观点,但言语挑衅,两人再起冲突。 安逸尘父亲安秋声偷偷潜入魔王岭,欲报十多年前的仇恨。 安逸尘被乐颜的狗阿黄所咬,乐颜将逸尘带至家中治伤。逸尘看出乐颜的母亲白颂娴身体欠佳帮她诊病。 致远火烧乐颜家门口的桃树出气,逸尘前来阻拦。两人多年后好友相见,很是兴奋。乐颜质问,致远遭阿黄猛追。

  • 致远遭阿黄猛追,狼狈逃到树上,一直躲到天黑,为摘果子摔下树砸在阿黄身上。乐颜与逸尘聊话,谈起十二年前的往事,乐颜小时得了场大病,忘了之前的所有记忆。恰巧逸尘也有同样的经历,丧失了儿时的记忆。 乐颜发现阿黄不见,跑出去找看见致远在烤肉吃,以为致远烤了阿黄,拿刀欲砍致远,才发现他烤的是羊肉。 安秋声在妻子坟前回忆往事,十二年前,宁昊天绑了安秋声,让雪吟在一瓶香水和毒药之间作出选择。为救丈夫和女儿,雪吟喝下毒药。安秋声立在墓前,誓要报仇。 宁致远找茬文世轩,宁佩珊大骂哥哥,两兄妹吵闹一番。宁昊天请求安逸尘治疗致远的鼻子,逸尘认为有治疗的可能,宁昊天安排逸尘入住宁府。 宁昊天准备赴上海会见日本香会会长。由此,逸尘想到了一位日本故人小雅惠子。当年惠子对逸尘委婉表白。逸尘却道出记忆中有来自某个女孩的特殊香味,无法喜欢上别的女孩,惠子伤心而去。 致远与安秋声商量复仇的计划,提到宁致远,小霸王虽表面放浪不羁,但对日本香道却颇有研究。 致远与乐颜讨论如何护理受伤的桃树,提起了师祖遗留的香谱。

  • 致远偷香谱,被宁昊天逮到。宁佩珊将这事告诉了致远,并将看过一眼的香谱背给哥哥听。致远用香谱里的方子料理桃树,乐颜对致远有了改观。 宁佩珊失踪,致远让爹安心去上海,保证在他回来之前将佩珊找出来。而逸尘却陷入了沉思,原来是逸尘教唆佩珊和文世轩私奔,挑起宁、文两家的矛盾。 佩珊想私奔,世轩却不肯,致远赶来,逮个正着。佩珊聊起昨晚确实遭魔王的人绑架,但不知为何他们又将自己放了。 乐颜跑至花神庙送鞋给安逸尘,却被碰上了安秋声,安秋声声称自己只是个流浪汉,并告诉乐颜安逸尘已搬去宁府。乐颜麻烦安秋声将亲手制的鞋转交逸尘,一老一少聊得很投缘,令安秋声想起了女儿安若欢。十八年前,安秋声与雪吟逃难到花神庙,产下若欢,她生下来就有股特殊的香味。文靖昌收留了安秋声和雪吟,并邀请安秋声至文府做教习先生。 文府炼香坊遭贼,若欢童言无忌,道出在炼香坊里看到的是爹。原来,安秋声偷偷溜进炼香坊,修好了蒸馏器,暴露了炼香高手的身份。安秋声向文靖昌道出了自己不得已的苦衷。 宁家与文家在花神庙斗香,宁昊天的薰香引来蝴蝶引起轰动。

  • 文夫人白颂娴称有一款香精需当晚才炼出,拖延了时间。若欢不小心掉进玫瑰香桶中,让安秋声发现了奇特的香味。晚上回府,白颂娴恳求安秋声出手相助,第二天,安秋声调制出“蝶恋花”,助文家在花神庙中战胜了宁家。安秋声与雪吟告辞离去,被宁昊天找到踪迹,误以为是被文夫人所出卖。雪吟死后,安秋声拐走了文家大少爷文世倾。 致远想出闻香招亲,让佩珊到时在闻香招亲中取胜,成为文家少奶奶。 宁昊天和小野太郎商议万国香会之事。小野太郎将女儿引见给宁昊天。惠子想向宁家学习制香艺术,宁昊天婉拒,但同意带惠子去魔王岭。 安逸尘和安秋声商量要破坏文宁两家姻亲,并找出宁府佛堂的秘密。逸尘回忆惠子使用催眠香,控制他人心神。安秋声意图说动逸尘找惠子帮忙复仇,逸尘仍然心有犹豫。安秋声将乐颜做的鞋给了逸尘,问询逸尘是否对乐颜有情,逸尘否认。 佩珊化名小宁参加文家闻香。招亲得胜有丰厚奖金,为了给娘买簪子,乐颜参赛,被致远捣乱。乐颜与致远又一番追打。 佩珊顺利过关,安秋声横插一脚,谎称是乐颜的父亲,替乐颜报名。文靖昌同意加赛一场。

  • 乐颜在加赛中闻出了难辨的香,她的嗅觉让文靖昌大为赞赏。佩珊很是恼火,气愤离场。乐颜只想拿赏金不想嫁人,安秋声谎称三日后给答复,带乐颜离开。 文靖昌却感欣慰,认为挑到了好儿媳,并着手准备送往乐家的聘礼。为了得到惠子独有的催眠香,逸尘主动找惠子请求帮忙。惠子回忆日本往事,将之前逸尘对自己的误会解开,并恳求重新与逸尘开始。 而逸尘却不想谈儿女私情,眼下只想报仇。惠子同意帮助逸尘。 乐颜用赏金给母亲买了只玉簪。白颂娴却有意无意问起文家老爷的事。白颂娴答应乐颜到时拒绝文家的提亲。 小野太郎不满意逸尘曾经拒绝惠子,但只有宁昊天手上的香谱才可制好惠子的怪病,于是小野太郎同意惠子与逸尘联手。 为了阻止乐颜嫁给文世轩,安秋声让逸尘去追求乐颜。佩珊和致远也很着急,想破坏文家的提亲。致远假扮媒婆,上乐颜家,各种诋毁世轩。乐颜识破了致远的诡计,对他又是一通羞辱,招来蜜蜂蛰他。

  • 乐家拒绝亲事,文靖昌打算亲自去乐家提亲。安秋声在文家府门前留下报仇的字条,文靖昌打算慢慢查访。当年,文靖昌以为大夫人白颂娴出卖了安秋声,将她赶出了门。如今,文靖昌觉当年之事有蹊跷,深悔自己的冲动。 乐颜想学制香,可不知为何母亲一直不同意。逸尘撮合乐颜拜安秋声为师,学习制香技术。安秋声让乐颜将师徒关系保密。 文靖昌与二夫人上乐家提亲,白颂娴赶紧躲避,以重病为借口拒绝见面。乐颜好奇为何母亲不愿与文家的人见面,白颂娴找了理由掩饰过去。 乐颜再次提出想学炼香和调香,白颂娴坚决不同意。乐颜追问原因,白颂娴表示只想乐颜做一个养花种花的普通人。 青头帮流氓向阿贵和春苗收保护费,乐颜打抱不平。流氓欲欺负乐颜,致远及时赶到,机智赢了流氓,替乐颜解了围。流氓恼羞成怒殴打致远,致远为保护乐颜受重伤。乐颜感动落泪。惠子用催眠香控制了众流氓,令致远和乐颜暂时脱险,宁昊天及时赶到,救下致远和乐颜。躲在暗处的安秋声和逸尘将一切瞧入眼内。 乐颜替致远包扎伤口,致远邀请乐颜来宁府做园艺总管,乐颜说先回家与母亲商量后再作决定。

  • 致远与佩珊打闹,冲撞了宁昊天。惠子希望致远带自己欣赏魔王岭的奇花异草。致远在乐颜心目中的印象彻底改观,安秋声和逸尘商量要破坏两人的感情。 宁致远带惠子看桃花,惠子对致远施用催情香,却发现此香对他不起作用。致远装疯卖傻离开。青头帮流氓假称受雇于致远,导了之前的那场苦肉戏,乐颜对致远失望。 惠子无意发现乐颜会花语,与桃花树交流感情,很是诧异,便上前与之攀谈。两人谈话投机,结为姐妹。乐颜拒绝去宁府当园艺总管,言语中又很是讨厌致远,致远难过,当场撕了聘书。 惠子与逸尘聊话,才知致远没有嗅觉。惠子脸上突然出现斑点,惠子欲仓惶逃离,逸尘好言安慰,惠子告知只有调香大师香士奇的一款香才可治病。逸尘告知自己的父亲就是香士奇的徒弟,而调炼奇香的配方也在宁家的香谱上。 宁昊天往事重现,当初香士奇将女儿雪吟嫁给了宁昊天。成婚后,昊天才发现妻子是丫环素云。雪吟与安秋声早已私奔而去。 想要炼出极品香,需要懂得花语。小野太郎令惠子多接近乐颜。 阿贵与春苗的婚礼上,惠子见逸尘留意乐颜,略有醋意。轿子里新娘失踪,众人皆惊。

  • 花会会长赶到,回忆很多年前魔王娶亲的故事,认为魔王真的出现了。乐颜却认为这一切是在装神弄鬼。致远分析一番,也觉得人为的可能性很大。乐颜在轿中嗅出春苗和两个男人的味道。 安秋声告诉逸尘,抬轿队伍曾在花神庙避雨。他目睹了花神庙劫新娘的过程,并判断首领是个年轻人。劫匪用了浓度非常高的催眠香,安秋声觉得魔王并非宁昊天,而是另有其人。 白颂娴担心乐颜安危,打算将乐颜嫁给世轩。白颂娴问乐颜是否有心上人,乐颜觉得琢磨不透安逸尘,也不承认喜欢宁致远。 春苗被抓进了魔王殿,在殿中发现了其她被绑来的姑娘。姑娘们都被好吃好喝养着。殿里的老嬷嬷们在姑娘身上涂厚厚的油膏。 安秋声教乐颜调香,让逸尘好好把握机会。逸尘想到了一个计策,想利用祭山大典对付宁家。逸尘将一瓶香交给惠子,让她在祭山大典上将香抹到佩珊身上。逸尘又找到大法师,让大法师连夜用香精训练法碟。金色大法碟落在哪位姑娘身上,谁就是转世魔王妃。 第二天祭山大典,法师做法,法碟落在了宁佩珊身上,佩珊被人误以为是转世魔王妃。

  • 祭山大典,法蝶落在了宁佩珊身上,佩珊被以为是转世魔王妃。乐颜在佩珊身上嗅出香味在安秋声那里闻到过。众人欲抓佩珊,致远极力阻拦。宁昊天赶来,辩称自己的女儿不是转世魔王妃。可花会会长不理会,坚持抓走佩珊。此时,法蝶飞到了乐颜身上。原来,乐颜临时调出正确的香味,吸引法蝶。乐颜愿意祭山,致远不允。乐颜决定通过祭山闻出魔王的味道破案。致远表示自己一定回去救她。 乐颜被禁足在了魔王岭祭山。文家来提亲,白颂娴表示只要救出乐颜,就同意乐颜嫁给文世轩。 致远找逸尘帮忙,逸尘将计就计,提出下一步行动。文家也在商量如何救出乐颜,世轩提出假扮魔王,救出乐颜。 宁昊天观察形势,打算借机挑拨花会长和文家的关系。而逸尘与安秋声也打算制造致远和世轩的误会。小野太郎也打算假扮魔王劫得乐颜。 几方势力汇合魔王岭,致远以为世轩是魔王,开枪阻止。两人相认,此时警察出现,为了不暴露逸尘的身份,逸尘也一并抓走。宁昊天赶来,警察局无奈放了致远。 小野太郎这方假扮魔王上山。致远弄晕了宁昊天,打算继续救乐颜,临时鞋子坏了,与逸尘换了鞋子。

  • 正当乐颜要被抓走时,致远赶来。乐颜被炸药所弹,暂时失聪失语,致远又戴着面具,穿了逸尘的鞋,乐颜误以为救自己的人是逸尘。致远不敌小野太郎的手下,掉下悬崖。 警察局与花会会长带着世轩到了文家问责。同时,文靖昌赶到了魔王岭,发现了晕倒在地的乐颜。 文二夫人说服警察局长放了世轩,因世轩从小有隐疾,每隔两个时辰必须泡澡。 惠子质问父亲为何要杀宁致远,惠子心有愧疚,上魔王岭找宁致远。 文二夫人上乐家,惊讶发觉乐夫人就是白颂娴。原来当年白颂娴出了文家后,在林中巧遇安若欢。白颂娴打算将若欢抚养成人,希望与自己失踪的儿子有重逢的一天。 想起往事,白颂娴认为当初在她身上撒了蝶恋花香水的人,才是真正出卖安秋声的人。文二夫人心虚道出实情。原来当年宁昊天绑架文世轩,文二夫人无奈出卖了安秋声并嫁祸给白颂娴。文二夫人恳求白颂娴原谅。 致远不见,宁府上下到处寻找。文靖昌因世轩之事辞去香会会长之职,宁昊天很是高兴。白颂娴答应了将乐颜嫁给世轩。乐颜却不愿意,以为救自己掉下悬崖的是安逸尘,很是难过。

  • 白颂娴答应了将乐颜嫁给世轩。乐颜却不愿意,以为救自己掉下悬崖的是安逸尘,很是难过。惠子在悬崖下找到了致远,并加以救治。乐颜满脑子里只有安逸尘,无法接受嫁给别的人。 乐颜询问安秋声佩珊身上香水之事,安秋声便称安逸尘如此做是为了破魔王娶亲案,并告知逸尘是警察局的密探。并让逸尘将计就计,赢得乐颜的心。逸尘不想利用善良的乐颜,但在安秋声的施压下,割伤自己制造假伤口。逸尘打算利用佩珊挑起矛盾,阻止文世轩娶乐颜。 致远拄着拐杖狼狈回府,又被宁昊天责骂一通。致远顶嘴,宁昊天狠揍。致远大喊身上是伤,宁昊天不相信,待宁昊天发现致远真的伤痕累累之后,又心疼得不行,赶紧叫郎中诊治。 安秋声告诉乐颜,逸尘已顺利回来。乐颜开心地赶去看望,逸尘让乐颜先答应亲事,他到时自有办法解决此事。 宁昊天不想招来祸端,让致远将昨晚之事保密。白颂娴感激逸尘,想将他认作义子,惠子与乐颜聊话,得知乐颜将悬崖上的宁致远误认作安逸尘。

  • 悬崖上的事,乐颜请惠子保密。惠子言语试探,乐颜那晚临时失聪失去嗅觉,未掌握绑匪的任何线索。惠子诧异为何自己的催眠香对乐颜没效果,小野太郎点出催眠香受情绪影响,乐颜不受控制是因为她心里澄明。 惠子对逸尘和乐颜之间的事不爽,逸尘安慰,称一切皆是为了复仇大计。逸尘得知致远已平安回来,前去探望,从致远处得知绑匪会日语。逸尘又转去套惠子的话,得知惠子欺骗了自己。逸尘告诉安秋声,并猜出绑匪即是日本人。 惠子向小野太郎汇报,逸尘跟踪偷听被小野太郎发现。三人摊牌,达成一致协议,日本人助逸尘复仇,逸尘帮日本人在魔王岭成立香会分会,夺取香谱,并控制魔王岭香料市场。 逸尘与安秋声商量,猜测日本人野心不止于此。两人想报仇,但不想做汉奸,打算尽快得到香谱,治好惠子的病,并研制出能控制人的魔香以控制小野太郎。 惠子不愿意逸尘成为别的女人的心上人,故意将乐颜要与世轩成亲的消息透露给致远和佩珊,让致远去找乐颜理论。

  • 花会会长找乐颜询问悬崖上之事,乐颜因答应过逸尘,只说魔王有人假扮,未透露其它信息。致远赶来,出乎意料未闹场也未质问乐颜,只聊了自己对大法师作法之事有疑点的猜测便离开。逸尘本想提醒乐颜不要相信致远的话,对致远只字不提悬崖之事也很诧异,赶去探望致远。 致远与佩珊都苦恼于乐颜和世轩的亲事,逸尘提出一计。七日后,成亲当日,乐颜被“魔王娶亲”,原来是致远假扮魔王劫了花轿。逸尘在房外偷听,惠子吃醋。逸尘安排惠子催眠佩珊,并让安秋声送匿名信到文家,告知劫花轿的是宁致远。 乐颜学了致远的招数,与致远打赌赢了,聊起致远当初对付青头帮的手段,致远知道乐颜误会了自己,却解释不清。致远生气,聊起悬崖上救她之事,乐颜却讽刺他冒充好人。致远问乐颜对自己可有一点点除了讨厌外其它的感情,乐颜坦言曾经确实对他有一点点好感,但他几次三番撒谎,她除了讨厌他,对他无任何感情。逸尘一直在屋外偷听,最后在致远气乎乎出来之前赶紧悄悄离去。 惠子催眠了佩珊,鼓动佩珊去文家当面找世轩对峙,如果世轩不够爱她,她就应该杀了新娘子。

  • 白颂娴收到匿名信,上写着文世轩早已与宁佩珊有私情,且世轩暗中指使匪徒假扮魔王。 乐颜出来后在半路上被迎亲队伍送去了文家。致远心情沮丧,逸尘加以安慰,并鼓励致远说出佩珊和世轩的私情。白颂娴将匿名信告诉了逸尘,逸尘大为诧异。 文家上宁家来要新娘子,宁昊天称致远只是贪玩假扮魔王玩,此时下人来报,新娘子已找到。逸尘及时赶来,将匿名信交给文靖昌。佩珊突然出现,拿刀逼问世轩,婚事中止。 乐颜平安回家,白颂娴很是开心,看到逸尘关心乐颜,内心宽慰。逸尘猜测白颂娴收到的匿名信究竟是谁写的。乐颜追问今日之事,逸尘向乐颜解释了为何让致远帮忙劫花轿,乐颜感激逸尘。 世轩与佩珊来了花神庙,发誓只爱对方一人。世轩告诉佩珊,给白颂娴的匿名信是他写的。两个时辰一到,世轩急着要赶回家。这一切全被安秋声偷听到,世轩一回到家便匆忙泡起澡来。 宁昊天教训致远惹是生非,要痛打致远,致远死活不认错。逸尘从中调解,称只要治好了致远的鼻子,致远就能改了脾气。宁昊天一听,心中又升起了希望,拜托逸尘救治。

  • 文靖昌责骂世轩,称他胸无大志。世轩说出肺腑之言,他想承担起文家的责任,却一直很是自卑。原来世轩身上有浓重的体味,每隔两个时辰必须洗澡,所有闻到他体味的人都会嫌弃他,而只有宁佩珊不忌讳。当初他倆在林中偶遇,世轩已超过两个时辰未洗澡,佩珊对世轩一见钟情,假装天生没有嗅觉。听完这些,文靖昌依旧反对世轩与佩珊在一起。

  • 惠子利用催情香,企图勾引世轩,却不料失手。她意识到世轩有心病。逸尘借为佩珊看病,趁机打听世轩每隔两个时辰就要洗澡的缘由。佩珊觉得逸尘医术高明,说出了真相,希望逸尘能治好世轩的体臭。不料世轩得知后,怪佩珊不该出卖他的隐私,愤然离去。 逸尘说世轩的病更需要从心理上为他治愈,他有意提到用奇香帮助世轩控制情绪。佩珊想起家中的香谱,但苦于无法拿到手。

  • 致远不小心偷看到乐颜洗澡,勾起惠子与逸尘彼此初见时的回忆,当年惠子赤裸着身子,逸尘蒙着眼睛为她推拿,两人之间似有萌动。乐颜设计报复致远,但见到逸尘后却变得羞答答,致远看出异样,逸尘劝致远不要多心,并谎称自己心中已有惠子。 致远训练鹦鹉向乐颜表白,乐颜意外,致远情急为说服乐颜接受自己,不小心说出了逸尘早已与惠子相爱的话,乐颜不信。 惠子脸上又冒出大量红疹。逸尘安慰惠子,惠子越加难过。逸尘表示,乐颜也许可以调出治好惠子的香。惠子向乐颜道明自己的隐疾,并请乐颜为她调香,乐颜答应。经过几次失败的尝试,乐颜终于调出了味道相同的香,但却未能消除惠子脸上的红疹。 惠子带着乐颜调出的香去与太郎碰面,太郎让惠子尽快将乐颜骗到日本为己所用。但惠子感激乐颜对自己的姐妹真情,于心不忍。太郎提醒惠子要记住自己的使命。 乐颜向秋声请教调如何调出治好惠子怪病的香。秋声提醒乐颜,惠子的爹是日本香会会长,早已觊觎中国香料市场,并且告知乐颜通过致远去拿到香谱是唯一能帮惠子的方法。

  • 致远答应,通宵为乐颜默写香谱。乐颜从香谱上看到提炼少女体香的方法,怀疑少女失踪与此法有关。致远表示香谱上的方法只有他和佩珊还有昊天知道,不认同乐颜的猜想。乐颜烧掉刚刚默写出的香谱,感谢致远对自己的信任。 乐颜告诉逸尘和惠子,自己会按照香谱上的方法调出治愈惠子怪病的香,但香谱是宁家的至宝,她不会向任何人透露香谱的内容。 佩珊发现自己怀孕。致远想到让佩珊嫁给世轩的办法,去求乐颜帮忙。乐颜为难之下只好答应。世轩却突然提出要再娶乐颜。乐颜上了花轿,在半路却要求去一趟花神庙。 世轩与新娘顺利拜堂。致远才告诉昊天佩珊已经与世轩成亲。原来新娘早已“调包”。昊天一怒之下,跑去文府,众人却得知佩珊怀孕之事,只得无奈认可亲事。 新婚之夜,佩珊将默写好的香谱送给世轩,希望世轩能找出治好自己体臭的方法,并让文、宁两家化干戈为玉帛。但当晚,世轩便对佩珊的态度大变,并将佩珊独自撇在新房,自己带着香谱去处理香坊急事。 秋声得知文宁两家联姻成功,对逸尘大发雷霆。逸尘第一次反抗了父亲,表示他会为家族报仇,让文宁两家

  • 乐颜在院中点香,招来蝴蝶,引起宁府上下注意。昊天发现乐颜所点的香,正是香谱上的不传秘术,因此怀疑乐颜与秋声有关,或是香谱外泄。昊天逼问乐颜,致远支走佩珊、世轩,自己揽下一切,称是自己偷看了香谱告诉乐颜。为了保护乐颜,致远在昊天面前向乐颜求婚,表示乐颜并不是外人,乐颜却以另有所爱为由拒绝求婚。昊天一怒拔枪欲杀乐颜,致远以死相逼救下乐颜。 致远请求家法处置自己,乐颜逃出后不放心又返回宁家,听到了致远的一翻肺腑之言,挺身而出,为让昊天放心,她发誓终身不嫁,留在宁家。 乐颜照顾受伤的致远,闲聊中告诉致远自己是通过鞋判断出救她而掉下悬崖的那个人就是逸尘。致远诧异,欲说出真相,乐颜不听。 昊天被致远对乐颜的真情刺激,回忆起往事。原来,当年自己一怒之下将香谱毁去一半,他抓住雪吟一家后,雪吟将另一半的香谱写在一件丝衣,但需要特殊的香精才能将字迹显现。 逸尘和秋声暗示乐颜,致远舍命救她只是“苦肉计”,并告诉乐颜昊天就是魔王,而致远为她所做的都是圈套。乐颜陷入困惑之中。

  • 昊天让管家将自己要离开魔王岭去上海的消息散布出去,其实是为了试探乐颜是否另有所图。乐颜潜入佛堂,却碰见致远也躲在佛堂中,二人发现了佛堂中的密室。昊天发现佛堂中的动静,破门而入,却只见致远一人。 致远谎称自己为了试探了乐颜,将乐颜赶出宁府。昊天无奈,罚致远在祠堂跪通宵。乐颜探望致远,乐颜说起半部香谱和丝衣之事。致远猜到乐颜背后有人指使,但仍相信乐颜,愿意帮她拿到丝衣。 乐颜告诉逸尘,密室之中并只有一张白玉床,虽未看清,但其中并无被抓走的少女。 致远透出丝衣交给乐颜,乐颜却嗅出丝衣是假的。致远不甘心,再去昊天房间偷丝衣,但却早就被昊天知晓。昊天表示,致远如果能追到乐颜,在他们成亲之日就将丝衣送给乐颜,让她去解开其中的秘密。 惠子设计催眠了绑架春苗的两个小鬼。但竟得知,让他们假扮魔王的人并不是昊天而是另一个戴着面具的年轻男子,而他们不知道被绑架的少女送到何处。 致远得知警察局将指认佩珊是魔王妃的大法师的孙子放了,觉得事有蹊跷,怀疑警察局中有问题。

  • 致远换下乐颜衣服,把乐颜推落碧水潭中,自己引开了魔王。致远脱身归来,乐颜窒息沉入潭底,致远找到乐颜,用嘴为她渡气。乐颜感受到了上次在魔王岭被致远强吻时同样的味道,终于相信了致远。乐颜衣服被水浸湿,体香一下子散发出来,而此时致远的鼻子突然通了窍,嗅到了乐颜的体香。 乐颜刚回到宁府,惠子来找乐颜,闻出了她的体香。乐颜只好告诉惠子真相。惠子怀疑乐颜就是逸尘苦苦寻找的女孩。 致远告诉逸尘自己的鼻子已经好了,并借机质问逸尘为什么要假装是自己救了乐颜。致远找到了文府办喜事当日,送匿名信的人,得知让此人去送信的人脸上有刀疤。致远带着送信人来到花神认出了秋声。 乐颜来找秋声,意外发现真正收买青头帮的人不是致远而是逸尘,并且得知逸尘与秋声一直在与昊天作对,而自己一直被二人所骗。秋声用忘情香洗去了混混的记忆。乐颜将一切看在眼里,当场拆穿二人的面目。逸尘表示自己对乐颜的感情是真的,欺骗她只是为了破案。乐颜表示不再相信二人,并与秋声断绝师徒关系。

  • 绑架春苗的两个小鬼失踪多日,家属找到宁家。致远与乐颜怀疑此事又与逸尘有关,不解逸尘和秋声为什么总与宁家作对。致远依照乐颜的建议,从昊天处打听宁家与秋声的恩怨,但并未得知真相,却告诉了昊天,逸尘怀疑他就是魔王的事。 逸尘喝醉了酒,惠子照顾逸尘,逸尘把惠子当作乐颜,惠子伤心却并没拒绝逸尘,反而点上了一炉催情香,与逸尘一夜缠绵。秋声去空坟拜祭雪吟,昊天突然举着枪出现,二人大打出手,秋声表示一定要让昊天身败名裂。 惠子与逸尘回到宁府,惠子告诉乐颜自己已和逸尘在一起。乐颜回家探望颂娴,逸尘一路相随,一群蒙面人突然出现。逸尘为了保护乐颜,被蒙面人砍伤,乐颜却认为一切都是逸尘的自导自演。此时致远赶来,他相信这不是逸尘的苦肉计。逸尘向致远承认抓了两个魔王小鬼。 乐颜告诉致远她嗅出了蒙面人与上次桃花潭的魔王手下是同一拨人,并表示知道香谱内容的昊天、秋声与逸尘都有嫌疑。太郎催眠惠子,让惠子用香控制意志消沉的逸尘。惠子果然催眠了逸尘,让逸尘去杀致远与乐颜。 致远在桃花林向乐颜求婚。杀手赶到。

  • 致远与乐颜见已安全,于是返回,却在半路又遇上蒙面而来的逸尘。打斗过程中,逸尘的面巾被揭开,二人发现逸尘着魔,抛出醒神香唤醒逸尘,谁料惠子出现举枪指向二人,此时逸尘赶到,惠子让逸尘杀了二人,逸尘却已清醒懊悔差点将二人杀死。众人劝解惠子,惠子终于从催眠中醒来。 失踪的夏婵逃生归来,被致远和乐颜所救,但已吓得神志不清。乐颜无奈,请来逸尘帮忙。但逸尘对夏婵恢复神智也无能为力,想将夏婵带回警局,致远坚决让夏婵恢复神智说出魔王身份后才能离开,免得被人利用栽赃昊天,并提出可以试着催眠夏婵。 世轩陪佩珊回到宁府,但昊天和致远都不在家。从管家口中,二人得知致远和乐颜在照顾一个疯了的朋友。

  • 世轩决定去找乐颜、致远。夏婵醒来见到世轩又精神错乱。 太郎得知乐颜、致远救回一个疯女人,惠子推测出是夏婵或者春苗。 致远陪乐颜彻夜调香,乐颜教给致远调香的基本技艺,并一起调出与惠子的催眠香味道相同的香,但逸尘担心效果,致远表示先用香催眠自己一试。致远被催眠,在昏睡中想起了小时候的若欢。逸尘想到致远的记忆可能被人用忘忧香洗掉了。 惠子去找乐颜,发现乐颜新调制出了催眠香,太郎和惠子猜出乐颜他们在当天晚上才会催眠夏婵,决定抢在之前得手。 秋声让逸尘推延对夏婵催眠的时间,准备将夏婵劫走。 夜晚,逸尘催眠夏婵,夏婵正要说出魔王是谁,突然颂娴发生意外,逸尘与乐颜追出,蒙面人出现将夏婵带走。秋声使计又将夏婵从蒙面人手中劫走。 致远发现了蒙面人躺在地上,正欲逼问,蒙面人却被灭口。乐颜发现蒙面人跟前几次魔王岭上不是同一拨。 世轩满身是伤回到家中,告诉佩珊是在炼香时蒸馏器爆炸所致。 逸尘回到花神庙,问秋声是否成功带走夏婵,却得知后来魔王来抢夏婵,在混战中,又有日本人将夏婵抢走,魔王带人穷追不舍,与日本人争夺。

  • 逸尘猜出抢走夏婵的是惠子,但不知后来夏婵究竟是落入谁手中。秋声表示,从这件事可以看出日本人对逸尘已经不再信任,提醒逸尘小心惠子。 逸尘去向惠子求证,惠子谎称夏婵被魔王抢走,自己虽然有枪却只伤了魔王的手臂。逸尘和惠子都明知对方各有隐瞒没说实话,但都没有挑明。 秋声担心太郎会借机控制两个魔王,为日本香会效力。逸尘带人查抄宁府,当众宣称两个小鬼已指认宁昊天就是绑架了十八位少女的魔王。逸尘强行搜查佛堂密室,却发现其中只有一张白玉床上,和在这之上培育的奇花异草。 惠子催眠夏婵,得知世轩竟然就是另一个魔王的真相。太郎指使惠子尽快调出更厉害的催眠香,更改夏婵的记忆,将魔王的罪行全部推到昊天身上。 惠子约世轩见面,拆穿世轩魔王身份。世轩答应与惠子结盟,与日本香会分享香谱,并帮助日本香会收购魔王岭各大香坊。 致远不相信昊天是魔王,担心昊天,乐颜觉得事情蹊跷,觉得密室中的白玉床跟之前他们偷偷进去时有所不同,怀疑被人动过手脚。

  • 致远来到文家质问佩珊和世轩,找到夏婵的事和谁提起过,世轩佯装不知夏婵被劫走之事。致远无意得知世轩身上到处受伤的事,心生怀疑,派手下调查,却得知文府香坊没有发生蒸馏器爆炸的事,前天晚上世轩也根本没在香坊出现。 太郎逼迫世轩让佩珊加快默写香谱。同时,太郎告诉世轩,逸尘是秋声的儿子,世轩惊讶,由此怀疑逸尘就是自己的大哥世倾。世轩请逸尘来给母亲如意看病,让如意帮忙确认,如意暗中观察,发现了逸尘脖子上的一处旧伤疤,认定了逸尘的确就是文世倾。世轩却为此很受打击,如意要去告诉靖昌这个好消息,世轩趁如意不备用香洗去了她的这段记忆。 世轩找到太郎表示担心逸尘的存在会妨碍他们之间的计划,太郎答应三日除掉逸尘,但要求世轩将香谱交出。此事恰巧被惠子暗中听到。惠子救走逸尘,并告诉逸尘,真正要杀他的其实是世轩。逸尘和秋声由此推测世轩就是另一个魔王。 太郎得知惠子救走逸尘大怒,逼惠子要么杀了逸尘要么就尽快调出更厉害的催眠香更改夏婵记忆。 绑架春苗的两个小鬼被发现被人害死,所有都怀疑是宁家所为。

  • 致远跑去试探世轩,并直言怀疑世轩是魔王,世轩花言巧语欺骗致远。 致远派出调查世轩的手下汇报,却正如世轩所说,世轩只是悄悄有一间香坊来治自己的体臭,其中并没有关押失踪少女。 佩珊发现世轩神神秘秘将一件东西藏入柜子中。 致远假意向惠子请教日语,确认当晚劫走夏婵的蒙面人都是日本人,明白了惠子是冲着香谱才来到宁家。 太郎察觉致远是在试探惠子,知道众人已经知道她的企图,想要直接除去宁家众人,惠子阻止。 昊天与惠子相互挑明,昊天表示魔王岭的香户绝不会与日本香会合作,并将惠子赶离宁府。 秋声让逸尘想办法让世轩每天闻一种香,让世轩慢慢变得神经衰弱,以害他行事犯错的几率增高,露出马脚。逸尘将香送给佩珊,谎称是安神香能够帮助世轩睡眠。 太郎逼世轩十日之内交出香谱,否则就将夏婵送到警察局,公开他的魔王的消息。 致远以为魔王是日本人,主动找到世轩表示要化解文、宁两家的恩怨,联合起来共同对付日本香会。眼看致远的计划要成功,太郎计划除去致远,让世轩创造机会。 世轩将致远骗到酒楼,将其灌醉带到指定的街角,自己悄悄离去。

  • 乐颜找到醉倒在地的致远,并表示是惠子提醒她千万不能让致远一人出门。蒙面杀手穷追不舍,逸尘和秋声突然现身阻击杀手。秋声表示只是不想看到二人死在日本人面前,宁家依然是他仇人,并告诉致远是昊天杀了自己的妻女。 世轩受到香的影响,噩梦连连,佩珊听到了世轩绑架春苗、夏婵的梦话,心中怀疑,去查看世轩藏在柜子中的东西,得知世轩就是魔王,世轩恳求佩珊保守秘密, 世轩请惠子催眠佩珊,让佩珊忘记这件事,消除心中阴影。惠子在世轩房间发现了搅乱世轩心智的香,猜到是逸尘所为,但并未揭穿,不动声色地拿走了香。 致远和乐颜再闯佛堂中的密室,却发现白玉床上躺着一具女人的尸体。此时昊天进来,告诉二人这是致远的娘,致远不信,冲回房间去拿母亲素云的照片,发现照片上的娘与密室中的女人根本不是同一个人。宁昊天欲杀了乐颜,乐颜惊慌中再次散发出浓郁的体香。昊天嗅到与自己至爱雪吟的味道,乐颜趁机逃出佛堂。 致远拿着素云的照片回来,质问昊天。宁昊天不肯说。致远却忆起素云是被昊天杀死的!宁昊天欲向儿子解释素云之死是误杀,但致远不肯听。

  • 昊天想起若欢身上有和雪吟一样的香味,叫来管家,追问当年杀害若欢的细节,管家无奈承认当初放走了若欢。昊天怀疑乐颜就是若欢。 乐颜默默陪着致远在野外坐到天明,致远看到乐颜从小带到大的玉弥勒,再次想起了更多的往事。致远不敢相信乐颜很可能就是父亲害死的若欢。致远并没敢告诉乐颜,赶回家去找昊天印证。昊天恳求致远原谅,致远通过扔硬币的方式最终原谅昊天。但他告诉昊天,自己已讲所有的事情记起,并告诉昊天,乐颜就是若欢。致远要将此事告诉秋声,化解秋声与昊天的恩怨,种善才会得善。昊天称并不相信善有善报,致远告诉昊天自己与佩珊长大成人便是善报,并且自己的嗅觉也已恢复。 昊天拿出许多香精测试致远,欣喜地发现致远的嗅觉虽然不及乐颜却也十分灵敏,胜过了天下绝大多数调香师。昊天开始相信这是老天给他改过、向善的机会,决定向秋声请罪。 昊天担心秋声知道乐颜就是若欢后,不会答应将女儿嫁到宁家,让致远先不要说出乐颜的身世,表示要致远尽快与乐颜成亲,日后再向秋声和乐颜说明真相。

  • 宁昊天替儿子去提亲,却发现乐颜的母亲竟是白颂娴。宁昊天告诉致远,逸尘并非安秋声的亲骨肉,他就是当年白颂娴和文靖昌失踪的大儿子——文世倾。致远想将真相告诉逸尘,遭到宁昊天的阻拦。宁昊天害怕白颂娴得知真相后,会将乐颜的身世告诉安秋声,以此来换回亲生骨肉。为了不影响乐颜和致远的婚事,必须将逸尘的身世隐瞒。 世轩将香谱交给了太郎,得到了玫瑰花种子作为回报。原来太郎为获胜,不惜制造玫瑰花花瘟,使其他人都无法种出玫瑰花。 世轩设宴款待逸尘,提及自己欲向警局自首。暗中却在酒中下药,欲趁机向逸尘下毒手。岂料逸尘早已看穿他的伎俩,将他当场擒获。逸尘欲将世轩和文靖昌押赴警局,半路遇到致远阻拦。为阻止逸尘杀父弑弟,致远将他的身世真相和盘托出,并让文靖昌上前辨认文世倾才有的伤疤。 面对真相,逸尘无法面对。在惠子的帮助下,他回复了幼时记忆。发觉自己受到安秋声的蒙骗,逸尘怒斥安秋声将自己作为复仇工具。 面对残酷的现实,逸尘欲以死了结一切恩怨。惠子赶到时,安逸尘已受伤濒死。眼见逸尘自尽,安秋声追悔莫及。

  • 安秋声将昏迷的逸尘带往乐颜家,欲寻求帮助。安秋声则和白颂娴故人相认。白颂娴告诉安秋声,乐颜就是他的亲生女儿。而安秋声也将逸尘的身世告诉了白颂娴。得知逸尘是自己失踪的亲骨肉,白颂娴泣不成声。 婚礼现场,致远不愿欺瞒乐颜身世真相。他暂停了婚礼,希望乐颜在得知一切后,再做选择是否嫁给自己。得知自己竟是安秋声的女儿,乐颜大为震惊。安秋声赶到,将逸尘自杀的消息告知乐颜。致远想和乐颜一同去探望逸尘,乐颜却独自跑开。安秋声威胁致远不要再纠缠乐颜,此刻宁昊天出现在安秋声面前。 宁昊天将雪吟的遗体安放在密室冰床内,因而雪吟的遗体多年来未曾改变。安秋声被宁昊天带往密室,见到了雪吟的尸体。尽管宁昊天向安秋声诚意道歉,仍遭安秋声的怒斥和痛殴。宁昊天却打不还手,希望一力承担恩怨,安秋声可以成全致远和乐颜,不要让上一代的恩怨影响年轻人。安秋声要求宁昊天归还雪吟的尸体,待逸尘伤愈后,自己要带着逸尘和乐颜将其埋葬。 乐颜跑回家中,见到了逸尘。她向白颂娴道出婚礼上的一切,并说出自己已知身世真相。

  • 文老爷前往乐家,欲带白颂娴和逸尘回文府。白颂娴却心如死灰,拒绝了文老爷。逸尘劝慰白颂娴,希望她可以返回文府,自此一家团圆。白颂娴因而答应返回文府。逸尘希望乐颜和致远好好相处,不要再被上一代的恩怨纠缠。 宁昊天将家业托付给致远,欲为自己多年来的罪孽和安秋声做了断。从夏婵口中,安秋声终于探听到“娶亲魔王”正是宁昊天。乐颜回到宁府,决定放下心结和致远成亲。安秋声赶到婚礼现场,同意将乐颜嫁给致远。但他同时带来了大批警察,要抓捕“魔王”宁昊天。 安秋声带来了证人夏婵,夏婵指认宁昊天就是绑架自己的魔王。原来惠子在乐颜的帮助下,调制出了催眠香。惠子以此催眠了夏婵,让她误以为是遭宁昊天的绑架。致远询问宁昊天是否真的绑架了夏婵,宁昊天否认。乐颜察觉到夏婵精神状态不稳定,怀疑她证词的真伪。宁昊天被警察带走后,致远和乐颜得知宁昊天确实是“魔王”,绑架了十二个花女。但是之后失踪的六名少女,却与宁昊天无关。警察去而复返,指出宁昊天半路使用迷香,畏罪潜逃。乐颜经过勘察,发现现场遗留有安秋声调制的迷香。

  • 乐颜怀疑惠子以“催眠香”更改了夏婵的记忆,使其来指证宁昊天。 原来警察竟收受贿赂,与惠子合谋掳走了宁昊天,并栽赃给了安秋声。惠子研制出了新的“催眠香”,欲借此催眠致远,挑起他对安秋声的怀疑。世轩向逸尘坦白他就是另一个“魔王”。原来世轩也为了萃取体香,绑架了无辜少女。世轩希望将绑架少女的罪责全部推到宁昊天身上,并求逸尘帮忙营救被日本人抓走的夏婵。致远受到“催眠香”的影响,对乐颜大发脾气,认定安秋声挟持走了宁昊天。 乐颜知道惠子的“催眠香”可以挑起人心底原有的欲念,因而知晓致远心存对安秋声的怀疑。失踪少女的家属围攻宁府,要求放人,并对致远大打出手。致远为替父还债,宁可挨打。幸得尘及时赶到解围,并释放了失踪少女。因为白颂娴和逸尘将搬回文府,二夫人和世轩让出了居住的院落。世轩自认多年来对文府出力最多,不满逸尘夺走自己的风头。察觉到世轩对安逸尘的杀意,惠子警告世轩不要对安逸尘动手。逸尘主动提出赔偿失踪少女家属。世轩得知后大为恼火,认为逸尘私自做主,挑衅了自己在文府的地位。

  • 安秋声和宁昊天都被太郎掳走,太郎要求二人与日本香会合作,否则就要他们去死。世轩告诉逸尘,自己找到了安秋声和宁昊天的下落。根据世轩提供的线索,逸尘带着致远、乐颜前去寻找。岂料半路遭到日本蒙面人袭击,危急关头幸得乐颜解围,三人方能逃出重围。逸尘回去质问世轩,消息从何而来,得知消息是小雅太郎告诉他的。 尽管世轩提供了假消息,逸尘仍旧不愿怪罪,并承诺无论何时都不会手足相残。逸尘答应替世轩保密,不将他的魔王身份泄露出去。太郎要安秋声和宁昊天自相残杀,赢家才能活下去。岂料安秋声和宁昊天早已设好圈套,用香迷倒了守卫。为了让安秋声逃跑,宁昊天身负重伤。太郎让惠子催眠了宁昊天,让其诬陷安秋声是凶手。在宁昊天死前,他将香谱的下落告诉了致远。原来香谱藏在了致远娘亲的首饰匣内。 安逸尘盘问日本香会的手下,得知安秋声愿意与香会合作,而宁昊天不愿和香会合作。致远听信了安秋声的话,认定安秋声是自己的杀父凶手。致远以为乐颜和逸尘前缘未了,让乐颜重做选择是否还要和自己在一起。

  • 警察赶到宁府,将藏有香谱的首饰匣抄走。乐颜察觉致远身上有催眠香的味道,提出回到自己的房间拿醒神香给致远。但致远却无情地赶走了乐颜。太郎在盒中只发现了一件丝衣,并未找到香谱。为了得到香谱,他决定让惠子嫁给致远。要求惠子给致远下“催情香”的同时,在其中添加慢性毒药。一旦香谱到手,立刻加大药量毒死致远。 太郎道出自己用“催眠香”迷惑世轩,激发他心中的贪念。逸尘不愿见世轩越陷越深,希望他断绝和日本人来往,改过自新。世轩却顾惜面子和声誉,不愿坦陈所犯的罪孽。逸尘一气之下,失手打了世轩。 乐颜通过分析,认为世轩就是第二个“魔王”。乐颜将自己的推论告诉了逸尘,对方早已知晓世轩就是魔王。宁昊天的魔王身份曝光,宁府声誉扫地。客商们纷纷聚集到宁府要求退货,致远答应了退货要求,并前往警局希望可以解封宁家香坊。尽管致远再三表示失踪的另六名少女与宁家无关,王局长仍不肯撤销查封决定。 玫瑰花花瘟爆发,除了乐颜培育的新品玫瑰,宁府的其他玫瑰都纷纷枯萎。众香户推举文靖昌为会长。致远忽然身背炸药,大闹文府。

  • 众香户推举文靖昌为会长。致远忽然身背炸药,大闹文府。 逸尘好心劝阻,却遭致远割袍分席,眼见致远情绪过激,逸尘提议选文靖昌作为新会长。乐颜与逸尘发生争执,二人不欢而散。 佩珊尾随世轩出门,结果在郊外小屋中发现了被囚禁的安秋声。闻听宁昊天的死讯,安秋声却大惊。他向佩珊解释。此时,世轩出现哄骗佩珊,他是为了不让致远为难才囚禁安秋声。他要求佩珊保密,佩珊却将一切都告诉了致远。听了佩珊的话,致远认定世轩就是另一个魔王。听到此话,佩珊大动胎气晕了过去。 世轩亲自来宁府接佩珊,遭致远当面拆穿他就是另一个魔王。致远提出让佩珊留在宁府安心养胎,遭世轩拒绝。世轩提出若致远肯让自己打,就将佩珊留在宁府。为了保护妹妹,致远忍受了世轩的拳打脚踢。 日本香会挂牌开张,逸尘四处告诫众人不要前往,唯独致远前去拜访。太郎提出可以帮致远重振宁氏香坊,并可以帮忙找到安秋声。条件是要致远休了乐颜,迎娶惠子。在催眠香的催使下,致远决定为了保住宁家家业,休了乐颜。

  • 在催眠香的催使下,致远决定为了保住宁家家业,休了乐颜。 见到致远要休自己,乐颜悲愤交集。她割破手指写下血书,与致远恩断义绝,孤身离开了宁府。佩珊在宁府找到了一本假香谱,得知是致远从小雅太郎手中得到的,大惊失色。她回忆起当日文世轩要求自己写一份假香谱,以防魔王来盗取。而自己无意中发现了文世轩假装魔王,提炼少女的体香。 致远点破太郎得到香谱后,道出香谱是真,只是被宁昊天损毁了下半册被雪吟临终前写在了丝衣上,而那件丝衣藏在了致远母亲的首饰匣内。太郎表面让致远和惠子合作,一同研制魔香。暗中将慢性毒药交给惠子,要她毒死致远。乐颜得知致远将迎娶惠子,决心参加婚礼。逸尘前去找惠子,提出自己可以迎娶她为妻。但惠子无法背叛父亲的命令,拒绝了逸尘。 文家栽种了世轩从太郎手中得到的玫瑰种子,因而未受到花瘟的影响,得到文靖昌的表扬。逸尘从惠子口中,得知当日要杀自己的并非日本人,而是世轩。逸尘当面质问文世轩,对方仍旧狡辩。世轩的魔王身份,以及他和日本人私下交易的事被曝光,文府上下一片哗然。

  • 佩珊难产,在医生的催眠下,文世轩做出了保小孩的决定。孩子安全降生,佩珊却难产而死。 致远执意要等到佩珊到场,才和惠子举办婚礼。得知佩珊难产而死,致远冲到文府,怒打世轩。伤心至极的致远带走了佩珊的尸体,而文靖长拒绝让世倾抚养自己的孙子。致远以身有重丧为名,提出按照风俗三年内不能和惠子圆房。心中只有逸尘的惠子,也同样提出了不圆房的请求。 世轩前去宁府想看佩珊遗体,却被赶了出来。乐颜因为致远的事而急火攻心,失去了嗅觉。花瘟的爆发让花农们损失惨重,为了粉碎日本香会的阴谋,找到治疗花瘟的办法。乐颜急需恢复找自己的嗅觉。逸尘觉得乐颜失去嗅觉是因遭受刺激,提议将她的浅层记忆封存。若然忘了致远,或许会回复嗅觉。乐颜接受了这个提议,失去了有关致远的一切记忆。但是在内心深处,她还是对致远怀有特殊的感觉。 花农们认为致远大闹花神庙,亵渎了神灵,方才引来花瘟。

  • 逸尘和乐颜阻止了花农和致远的冲突,乐颜承诺在一个月内找到办法治疗花瘟。太郎和致远希望趁机推销抗花瘟的玫瑰种,借此大赚一笔。佩珊死后,世轩夜不能寐。安秋声提出若然文世轩是真心悔过,就将自己放出去。世轩拒绝. 文靖昌在孙子满月之际,宣布为他取名为文知非。欲将世倾逐出文家,并从族谱中除名,逸尘急忙阻拦。文靖昌却不肯收回决定。太郎突然造访,拿出了和世倾签订的协议。文家应该将51%的股份转入日本香会。文靖昌急火攻心,口吐鲜血。 文靖昌欲杀世倾。但终因血浓于水,不忍动手。苦劝文靖昌无果,又不愿见父子残杀的手足悲剧,而夫人悬梁自尽。死前留书一封,望自己能替世倾赎罪。若世倾侥幸未死,定要痛改前非。世倾悲痛欲绝。提剑冲到佩珊墓前,欲自刎谢罪。逸尘及时赶到,阻止了世轩,并告诉他佩珊未死。 原来当日佩珊被逸尘所救。为了掩人耳目,致远故意为佩珊举行了盛大葬礼,实则将她藏到了佛堂。而逸尘和致远的水火不容,也是伪装出的假象。逸尘察觉惠子早知佩珊未死,却故意帮他们隐瞒真相。

  • 太郎得知逸尘就是文世倾,大为震惊。惠子找到乐颜,提出帮她找寻解决花瘟的方法。 尽管日本香会想借花瘟吞并香产业,惠子仍希望帮助乐颜找出治疗花瘟的方法。她将日本香会治疗花瘟的一些方法告诉了乐颜。逸尘感谢惠子的努力,并说出在他心中惠子永远是朋友。 佛堂内,师太认为佩珊尘缘未了,佩珊却声称不愿再见到世轩。逸尘带着世轩来找佩珊,并告诉她自己诚心悔罪。致远要求太郎大肆传播花瘟病毒,以达到日本香会趁机兼并花田的目的。得到惠子的指点,乐颜找到了阻止花根腐烂的方法,并且执意帮助治疗宁家的花田。致远告诉乐颜,自己生来无嗅觉,幸在半年前遇到一种奇花,得以获得了嗅觉。他哄骗乐颜去潭水底部,找寻奇花医治嗅觉。乐颜信以为真,却被致远拽入潭中,并恢复了记忆。致远告诉乐颜,从一开始他就认定发生的事都是日本人的圈套,而他只是将计就计。致远和乐颜误会解开,重归于好。

  • 而安秋声与乐颜父女团聚。以散布花瘟的罪名,警察想要查封日本香会。太郎百般抵赖,岂料致远出来指证。 致远告诉太郎已经和惠子解除了婚约,并在警察的帮助下抓了三位日本香会会员对质花瘟病毒一案。但太郎事先早已做了准备。致远决定将香谱交给大家研究,欲通过香谱研制奇香在万国香会上战胜日本香会。这时,佩珊发现儿子被人绑架了。夏婵此时回来。告诉大家是惠子放了她,并告诉了她所有事情的真相。致远、逸尘带众人前去找太郎要孩子,太郎坚持要他们用香谱换,蒙着面的惠子暗中抱来孩子,被太郎识破,太郎要惠子在切腹自杀和帮助他击败当地香会之间做选择,惠子不愿与安逸尘对立,决定切腹,逸尘及时拦住惠子,向她求婚,惠子答应求婚与父亲决裂。文家迅速为二人举办了婚礼,很快惠子怀孕了。 乐颜积极辨识丝衣上的香谱,通过千辛万苦终于研制出一种奇香,而炼制此香的过程中,世轩的体味也慢慢没有了。惠子依旧对自己脸上的红疹耿耿于怀,不肯摘下面纱,乐颜请惠子吸闻此香,惠子的红疹也奇迹般的治愈了。

  • 太郎带人围攻众人,原来之前的一切都是惠子是为了取得香谱而演的戏,惠子随太郎离去。 太郎为惠子准备了安胎药,其实是堕胎药,惠子称她已经将香谱烧掉了,只有等她安全生下孩子才会交出香谱。逸尘来要香谱,开枪打伤太郎,太郎告诉逸尘惠子没有背叛他们的爱情,但安逸尘不信反让惠子打掉孩子,太郎重伤而亡,惠子含恨喝下堕胎药,决定代替父亲参加万国香会。 香雪吟托梦告诉乐颜让丝衣显字的方法,乐颜决定提炼自己体香研制香精。 万国香会现场,致远和乐颜因没有采好足够香精未到场。逸尘见到惠子请她不要用他们研制的奇香参赛,惠子怒斥逸尘杀害自己的父亲,并告诉他自己已经喝下堕胎药,逸尘不明所以,原来一切都是太郎的阴谋。 致远、乐颜未能及时采集好香精参赛,最终惠子利用乐颜研制的奇香夺得了奖杯,而惠子看到此时在暗处的太郎,终于得知一切都是太郎的阴谋,惠子与太郎恩断义绝,惠子悲愤之下晕倒,死在及时赶来的安逸尘怀里。太郎发疯,派出武士围堵众人。致远和乐颜及时赶来,将新提炼的香精洒向空中,引来大片蝴蝶,太郎幡然悔悟,决定自首。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