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平凡的世界 立即播放

7.5亿播放
电视剧 56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毛卫宁

类型:言情剧/农村剧/剧情

语言:国语 年份:2015

简介: 以上世纪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中期为社会背景,以孙少安、孙少平兄弟俩的命运为主轴,讲述了包括田润叶、田晓霞、贺秀莲、田润生等在内的年轻人面临现实的挫折、压力、抉择,却从未放弃对理想、爱情坚韧执着的追求。王...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农家子弟孙少平因自尊心而无法向同学们袒露自己贫穷的家庭环境,尽管好友田润生一直表示愿意相助,但他仍然拒绝“同情”。唯有在同病相怜的女同学郝红梅面前,孙少平才能除去自卑的包袱。少平的哥哥孙少安在村里干活儿积极,得到了村支书女儿田润叶的青睐。润叶是润生的姐姐,平素对少平也很好,而她也一直透过少平与少安保持着联系。少平的父亲孙玉厚因女婿王满银倒卖老鼠药而被抓去劳动改造。

  • 弟弟孙玉亭因玉厚女婿的事情而向玉厚施压,侄女孙兰花如何向他求情,他都不认。批斗大会因乌龙事件搞得让人啼笑皆非。孙少平不管家里的事情,一心只读圣贤书,打算靠读书有出息。哥哥孙少安无奈只有求助于田润叶。润叶趁此机会,好好地试探了一下少安的心思,也委婉表达了自己对他的心意。

  • 田润叶帮助孙少安联系了田福军,田福军得知真相后表示很气愤,同时他很看好少安。润叶向少安写了情书,让少安有点不知所措。而与此同时,润叶的父亲田福堂却对二人的暧昧关系感到不满。村子里,周文龙将农民们集合起来压迫他们干活儿,幸好田福军及时解救了农民们。不过田福军的处境非常尴尬,因为在领导干部开会时,除了张有智,并没有人支持他。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农家子弟孙少平因自尊心而无法向同学们袒露自己贫穷的家庭环境,尽管好友田润生一直表示愿意相助,但他仍然拒绝“同情”。唯有在同病相怜的女同学郝红梅面前,孙少平才能除去自卑的包袱。少平的哥哥孙少安在村里干活儿积极,得到了村支书女儿田润叶的青睐。润叶是润生的姐姐,平素对少平也很好,而她也一直透过少平与少安保持着联系。少平的父亲孙玉厚因女婿王满银倒卖老鼠药而被抓去劳动改造。

  • 弟弟孙玉亭因玉厚女婿的事情而向玉厚施压,侄女孙兰花如何向他求情,他都不认。批斗大会因乌龙事件搞得让人啼笑皆非。孙少平不管家里的事情,一心只读圣贤书,打算靠读书有出息。哥哥孙少安无奈只有求助于田润叶。润叶趁此机会,好好地试探了一下少安的心思,也委婉表达了自己对他的心意。

  • 田润叶帮助孙少安联系了田福军,田福军得知真相后表示很气愤,同时他很看好少安。润叶向少安写了情书,让少安有点不知所措。而与此同时,润叶的父亲田福堂却对二人的暧昧关系感到不满。村子里,周文龙将农民们集合起来压迫他们干活儿,幸好田福军及时解救了农民们。不过田福军的处境非常尴尬,因为在领导干部开会时,除了张有智,并没有人支持他。

  • 田福堂得知女儿润叶能够攀上李向前这根高枝儿,心里非常欢喜。但是女儿润叶心里只有孙少安,田福堂得知后与女儿大吵一架,并打算好好整治一下孙少安。润叶的朋友杜丽丽知道润叶的心事,但是她劝润叶还是现实一点对待婚姻。孙少平在学校的表现非常出色,但是仍然还是挨饿着生活。学校中除了郝少梅,他已经全然没有留恋,甚至萌生了退学的想法。

  • 郝红梅对孙少平的冷淡无视,让少平内心感到非常挫败,在得知郝少梅与顾养民的恋人关系后,他更是感到痛苦男人。另一方面,少安在分猪饲料的事情上处理得很小心翼翼,他的谦让也让大伙儿同意把最好的那块地留给他。少平被班上同学栽赃偷摸,田润生得知此事与郝红梅后当众给她难堪。少平因此与润生闹掰,幸好最后和好如初。

  • 田福堂趁着润叶要离开村子,就挨家挨户地给大伙儿发喜糖。孙玉亭不忍心,还是将真相告诉了润叶,润叶得知后立刻去找少安解释。二人开诚布公地说出各自的心意,终于确定了恋爱关系。田福堂得知女儿没有去县城,而与少安在一起,气得把润叶叫回家。少安希望得到田福军的支持,但是田福军并没有表明自己的态度。

  • 少安可以避开润叶,让润叶伤透了心回了县城。田晓霞与孙少平通过掏烟囱开始熟悉,晓霞还想尽办法让少平多领点工资。孙少安思前想后,决定还是与润叶划清界限,他向孙玉厚表明自己已经完全放弃润叶,并让父亲替他找一门门当户对的姑娘一起好好过日子。

  • 少平与晓霞到县文化偷看话剧排练,却被人赶出来了。山西的亲戚贺家来信让少安去山西相亲。少安正埋头于干活儿来忘记与润叶的感情,得知此事后就前往山西去见见贺家的姑娘秀莲。贺家人对少安格外热情,而秀莲也对少安一见钟情。

  • 李向前对润叶发动了追求攻势,但是润叶完全不领情。正在润叶打算向李向前的妈妈表达拒绝之意时,刘志英却告知她们李向前为了润叶殉情自杀。少平在晓霞的引导下参与了很多学校的文艺演出,性格也变得开朗了不少。少安在去了山西一个月后带着秀莲回了双水村。村里各家都争着相帮少安准备结婚的用品。

  • 少安将秀莲领给田福堂见了,让田福堂不禁有些内疚。而少平得知自己的嫂子另有其人,一方面替润叶生气,另一方面又敬佩秀莲不要彩礼的事情。润叶得知少安与秀莲的事情,内心非常崩溃。少平与晓霞的友谊更进一步,少平的性格也变得更加落落大方。田福军下乡体察民情,却没想到村民的状态如此让人触目惊心。

  • 润叶直接找到李向前家中,告知自己愿意与他结婚,刻意在人前牵手让两人关系公开。县里找田福军开会,田福军又在会上讨论农民现状。除了张有智外,其他人都和田福军唱反调。而李向前的父亲李登云因为儿子与润叶的关系表示中立。另一方面少安与秀莲准备起婚礼。得知润叶与李向前订婚的消息,少安心里掀起波澜。少安与秀莲婚礼当日,润叶到场,让所有人都惴惴不安,最后以润叶与少安结拜成兄妹收场。这场婚礼难过的只有少安与润叶。

  • 少平知道哥哥的失落,也瞧不起哥哥不敢勇敢去爱。少安对少平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少平与顾养民被侯玉英告发二人看《天安门诗抄》,二人被老师严厉谴责。学校忽然突降大雨,少平奋不顾身地跳下水久了侯玉英。郝红梅因偷东西被抓,侯玉英打算去学校报告给老师却被孙少平截下了……田晓霞以毕业为借口邀请少平吃饭,但是并没有向少平表达自己的感情。

  • 少平在车站送郝红梅离开,晓霞都看在眼里,心灰意冷之下她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少平陪田福军喝酒,两个人一起为中国的未来担忧,又对未来充满了希望。田福堂一家为儿子田润生将来的出路担心,孙玉亭趁此机会建议让田润生去教书,顺便带上自己的侄子少平。田福堂决定召开村委会讨论确定。孙玉亭将消息喜滋滋第告诉了少平一家。

  • 县里规定教师名额只有一个。润生报名参军,名额自然落到少平头上,可是得知真相的少平着实高兴不起来。秀莲与少安的日子过得温馨幸福,但润叶结婚的消息仍然让他有一丝激动。润叶面无表情地完成了自己的婚礼,并且决定于李向前分房睡。秀莲对少安的偏心讨好,让少安非常不满,但是秀莲并不认为自己做得不对。

  • 兰香想要辍学帮助家里,但遭到家里的反对,只能作罢。孙玉厚被逼无奈之下决定去卖粪贴补家用。虽然卖粪是犯法的,但是为了能够挣钱,孙玉厚还是决定冒险。金俊山等人晚上巡逻前开会,得知今晚会有人偷偷卖粪,打算守株待兔。李向前离开家去了北京,以为分别会让润叶想念自己,没想到自己反而先沉不住气……

  • 罐子村利用地理优势把双水村的水源给截了,让双水村的土地严重干旱,孙少安到罐子村找王指数谈判。但是罐子村的人想方设法让少安难堪,少安拿了一砖头砸了自己的脑袋才镇住了他们。李向前醉酒回到家,润叶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洗漱好。向前以为润叶接受了自己,岂料润叶第二天拿着行李离家出走了。少安被大队的人抓起来,他们故意刁难少安,不断灌他酒……

  • 此时,润叶出现了。得知少安被抓起来的消息,双水村的人终于按捺不住了,何况已经过了和少安约定的时间,再不行动就什么都晚了;孙玉厚坚决阻止他们的做法,要等少安回来再说,可为时已晚……石圪节公社这边,少安和润叶还在拼命地为双水村做着最后的努力。孙玉亭开始带着人指挥豁坝,双水村所有人都上上下下忙活了起来;尤其金富金强兄弟二人已经急了眼,根本不听指挥将坝口豁大。黎明之时,少安终于带着好消息赶回双水村,但一切都晚了。现在不仅坝没豁好,反而因为坝口太大,洪水马上就要侵蚀这片土地。   天完全亮了,洪水也终于止住了。可是,金俊斌死了,少安也被洪水冲走了。正当双水村的人给少安开追悼会的时候,金家湾的人抬着金俊斌的棺材,披麻戴孝地哭丧来了;说要给金俊斌追加烈士的封号。在两族人争执起来的时候,少安出现了……按照村里规矩,王彩娥的丈夫金俊斌死了,她就要跟着金俊武,在大家为这事愁容满面的时候,另外一件事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上面调查豁坝的事情,金富金强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孙少安的身上。

  • 田福堂并没有感谢少安帮他,而是指责他豁坝那晚把润叶独自留在村路上,现在润叶伤势很严重,但是却不准少安去探望她。少安得知李向前对润叶施行暴力,不明所以的少安就去找他算账,两人二话没说就互殴了起来,内心也十分委屈的李向前也终于道出了实情和心里的苦闷。   少安得知其他地区的农民正在实行小组承包制,认为这是个促进生产的妙计。他召集社员开会说也要实行承包制,尽管社员们都很信任孙少安,但老实本分的他们还是对这新政策充满了疑虑和担心。少安把社员们同意实行责任制的合同给田福堂看,田福堂起先没有明确表明态度,而是告诉了孙玉亭,保守的孙玉亭当然不会同意这样的事情,竟然到公社把他侄子少安告下了。玉厚让少安到公社道歉赔罪,但少安坚持认为自己的做法没有错;果然,公社还是派人把少安抓走了。孙玉亭得知少安之所以敢这么大胆实行新政策,是背后有田福军给他撑腰同意少安,他兴致勃勃地告诉了徐治功。徐治功亲自打电话找田福军询问,田福军毫不犹豫地就承认了自己的行为,这反倒让孙玉亭突然觉得自己做了件错事。

  • 正在冯世宽等人想办法怎么接待高老,张有智也愁容满面的时候,田福军倒是表现出了胸有成竹、处之泰然的态度。在高老来之前,革委会干部马国雄给各位老革命战士开会,要求他们在高老来的时候描述现在形势一片大好,这就是明显要求他们睁着眼说瞎话;当然他会给这些老战士发粮食和布以条件做为交换。 高老终于来了,一眼就认出了田福军,这让其他领导干部不自觉地提高了警惕。高老十分反对接待的饭菜是大鱼大肉,可田福军早有准备,让厨房的人及时换上了朴素的饭菜,当然那些好菜不能浪费,就以高老的名义接待那些还在受苦难的老革命战士。 高老接见那些老革命战士的时候,其他领导干部刻意不让田福军参加。高老和老战友相见,回忆着过去那些痛苦的日子,哭成一片。

  • 少安和田福堂计划着怎么炸山建坝,田福堂听后有些畏手畏脚,因为要炸神仙山,金家人是个大问题,少安答应田福堂会想办法让金家湾的人搬家。看到田福堂犹犹豫豫,少安又施了点小计,搬出了金俊山,田福堂终于被他说动了心,答应会暗地里帮助少安。少安集合几个队长和村干部一起开会,金俊武坚决不同意炸山。孙玉亭要把粮食卖了换成炸药炸山,来个先斩后奏;少安不同意,因为金俊武还没有同意。孙玉亭自告奋勇说自己先做王彩娥的工作,少安提醒他要注意影响,全村人都知道他孙玉亭和王彩娥偷人的事;孙玉亭一口咬死不承认。金俊山找到徐治功说要告状,说孙少安要炸山的事。没想到徐治功听后,不但反对,反而支持孙少安的做法。而且还要金俊山扛起这个责任,并且提点他给少安整点事情出来。孙少安劝说金俊武,金俊武还是不同意,说太阳从西边出来就同意。

  • 少安等出了金俊武,金俊武被少安感动,同意炸坝。金俊山当着村里的人故意找少安的茬,两个人比赛耙地,要是金俊山赢了就同意少安炸山豁坝的事。少安故意输给金俊山,但是金俊山知道少安的用意。孙玉厚自己找到王彩娥家,孙玉亭和王彩娥就是不出来。少安闻讯来到王彩娥家的院子里,王彩娥那边的几十条后生浩浩荡荡地拿着棍子就冲过来了,不由分说就打了起来;没出息的孙玉亭就像个缩头乌龟躲在被子里。少安说炸山大坝的事情由金俊山负责,金俊山这才赶来劝架。少安劝架时有人往他头上扔石头,大着肚子的秀莲赶来。金家人终于把人给放了。这边贺凤英一哭二闹三上吊。他们又回忆起了当年孙玉亭从太原钢铁厂跑回来非要娶媳妇的事情。孙玉厚带着孙玉亭和少安到山西去贺家提亲的事情。贺凤英把自己价值一百二十元的表送给玉亭,让他卖了做彩礼。孙玉亭还没等把表卖了就丢了,走投无路的他参加吃人造肉比赛,还把自己弄进了医院。结果还是没在约定时间把彩礼钱凑齐。结果贺凤英不要彩礼,孙玉亭一听,两个无产阶级的革命人一拍即合。

  • 徐治功给两个大队的领导开会,宣布打架之后对各队的处分。金老太太就是不搬家,少安联合全村的人鼓动田福堂劝服金老太太,田福堂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金老太太终于被说动,决定搬家。 炸山打坝的当天,孙少安刻意回避,倒是让金俊山出尽了风头。恰逢贺秀莲生孩子,在医院十万火急的时候,田二被抬到了医院,原来炸山的时候炸着他,田二死了…… 秀莲生了,孙少安当父亲了!世事真的变了。少平得知自己当不成老师,但他还是坚持给班里唯一的学生上了最后一课。少平路上遇到兰香和金秀,他苦恼得很,他没想清楚到底要不要当会计,他又不甘心就这样在这个小村子里过一辈子。少平来到孙玉亭家,看到队里的人都帮他家干活,而他自己倒是圪蹴在那里抽烟,贺凤英在那里指手画脚,气就不打一处来。少平气不过,旧账新张一块算。孙玉亭气地到祖坟旁边给自己和凤英挖坟墓,这出闹剧终于引来了孙玉厚,见怎么劝不听,玉厚拿起石头砸向自己的手……

  • 秀莲带着东西找刘根民,让他帮少平办理民办教师转公办教师的事情,没想到拉扯的时候被王彩娥看到。王彩娥借题发挥,搬弄是非告诉大家说秀莲不安分,趁少安忙着的时候和他的同学刘根民骚情。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还是传到了孙家,秀莲就把事情的原委跟少平说了。王彩娥回家的时候,没想到金富自己把她家门打开在里面睡觉了。就在金富给王彩娥表演所谓的“戏法”的时候,少平来了。王彩娥在闲话中心当着所有人的面给秀莲到了歉,得到了秀莲的原谅。少平骗少安说到原北县中学当老师,少安在村里宣布这个喜讯,少平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承认。村里秧歌大会开始,少平当导演,少平趁机跟少安说当老师是假的,他撒谎只为了能让大家不为他的事情操心。 大家热闹地庆祝着节日时,只有少安远远地蹲在角落,似乎在琢磨着什么心事。

  • 乔伯年和石钟带着其他领导干部到黄原视察,要他们好好看看黄原,让他们好好想一想。乔伯年提倡解放思想,要大胆起来。石钟向他推荐田福军,但又觉得要选田福军就太大胆,因为他之前犯过错误。高凤阁找到苗凯,苗凯推荐高凤阁当行署专员。在卫生防疫站工作的田福军给苗凯打电话,苗凯不同意他到农机站工作。不久,田福军借调到省委组织部,清查和四人帮有关的人和事。杜丽丽的爸爸杜正贤找到田福军让他帮忙,因为党内不予承认他的党籍,没有人处理他现在的情况,田福军知道情况之后就答应要帮他。但是当徐爱云知道了这件事之后认为田福军插手这件事情就会影响他的政治前途,给他带来了很大的麻烦。杜正贤知道后就不要拖累田福军,但是田福军执意要帮助他。徐爱云硬逼着田福军拜访石钟,田福军趁机就把杜正贤的事情跟石钟说了。石钟答应帮田福军解决问题。杜正贤主动找田福军要回报告说不能连累田福军。乔伯年主动要求见田福军,田福军趁这个机会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还有生产责任制、包产到户的政策都说给乔伯年听,乔伯年对田福军的表现很满意。

  • 乔伯年不同意田福军当农机站站长,而是让他担任行署专员,他确定田福军有能力让黄原甩掉贫困的帽子。谁也没有想到,行署专员竟然是田福军。苗凯住院,冯世宽和他在医院,苗凯不高兴,其实苗凯是借口故意住院。冯世宽找到徐爱云,提醒她借着这个机会让苗凯和田福军建立好关系打下基础,等以后田福军上任后也好说。徐爱云通过苗凯的话才得知田福军要当黄原地区的行署专员,她又惊又气。田福军一来到黄原就来见苗凯了,还见到了高凤阁和冯世宽,巧妙地化解了尴尬。冯世宽到田福军家里找他,自降身份主动向他道歉承认错误,两个人达成共识,齐心协力把政治工作搞好。田福军和一众干部准备视察,农业局长迟到,田福军当即停职农业局长的职务。一行人又到村里深入查看,开会讨论推广农业生产责任制,但是却引起争论,一部分人对这个新政策表示出很大的质疑。高凤阁找到田福军说要停杜正贤的职,田福军知道他是从根本上反对田福军推行生产责任制,两个人引起了争执。这时,冯世宽来报告农业局长因为停职而自杀。

  • 田福军赶到医院后,局长家属在医院跟他不依不饶。石钟打电话说田福军他被人告了,提醒他注意做事的方式方法。田福军召集大家开会,给自己宣判了一个行政警告处分、撤销农业局局长的职务;田福军还主动提请帮助调查杜正贤的事情。少安得知要推行生产责任制非常高兴,恰巧半路遇上徐治功,但是徐治功说新政策没有文件只有精神,只能口头传达。田福堂和孙玉亭坚决不同意实行,少安就巴不得实行,徐治功左右摇摆不定,不明确表态,这让少安的心又悬在了半空。田福堂召集各队干部到支委会开会决定是否实行生产责任制,少安在外面听得心急火燎,就想了个办法把村子里的人都集到支委会,大家集体倡议举行生产责任制。心急如焚的少安直接找到田福军落实生产责任制的事情,当他得知田福军支持这件事的时候,少安的心终于落了地。田福军告诉润叶,少安来县城了,安排两个年轻人见面。少安忐忑地等着润叶的到来,分别已久的两个人终于见面了。

  • 少安集合村子里的人给大家分组,准备实行农业生产责任制,田福堂和孙玉亭被气走。村民们全都同意搞生产责任制,分别是承包到组和包干到户。少安就给大家分析利弊,大家听积极性一下子提高了。少平找田福堂想要劝他承认搞生产责任制,结果听到田福堂和润叶妈在争吵。眼见劝福堂叔无果,少平主动请求帮田福堂种地。高凤阁跟苗凯汇报生产责任制的事情,道出田福军的种种罪责;苗凯听后知道田福军还是为了黄原地区和老百姓好,苗凯的态度的极速转变让高凤阁无地自容。贺凤英找少安他们诉苦,说孙玉亭一点活都不干。二队的人看着一队干得风生水起,劲头高,心痒眼痒,但是金俊山和金俊武还是不同意实行生产责任制。苗凯向石钟申请提前退休,并推荐田福军代替他的位置。在集市上买菜的孙少安碰见了刘根民,出于对跟少安之前的交情,刘根民就给少安介绍了一个挣钱多的机会,让少安接下一个拉砖的活。少安听后认为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兴奋地回家跟秀莲和玉厚商量这个事情。秀莲听到这个好消息,特别支持少安接下这个活。

  • 在少安和父亲玉厚商量着怎么凑钱的时候,秀莲就不声不响地发了封电报从家里借钱来用。少安被秀莲的行为感动,玉厚也感慨家里娶了一个好媳妇。少安顺利地找到刘根民的表叔,但是不知道谁把少安新买的骡子给偷了。刘根民表叔见少安是个好人,坚决要揪出偷骡子的人。好心的少安为了保住偷骡子的人的面子,就说只要那个人把他的骡子还回来,他就不会再追究。自救者天助,在所有问题迎刃而解的时候,少安又找到了一空废弃的破窑。他精心地把窑洞里里外外地打扫,不一会儿就变成了一个温馨的小窝。金俊武见一队实行生产责任制之后,生产量大幅度提高,着急眼红却又无能为力。二队的人找到田福堂理论,质问他为何不让金家湾的人实行生产责任制,田福堂说自己不管了。二队的所有人找到金俊山和金俊武说要分地,全村实行单干,通过抓阄来分东西,但是大家心里不平衡。现场乱了套,大家开始抢集体财产,完全失去了秩序。少安闻讯赶来,及时控制住了场面。

  • 刘根民找到田福堂说他不负责任失职,把事情搞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刘根民跟田福堂说不通,又来找少安。上面决定让少安担任二队生产责任制的队长,但是少安有自己的顾虑。最后两队的干部开会决定还是让孙少安管这个这事情,少安也出了很好的办法。当大家都在丈量地的时候,金强带着人找孙少安算账,二话没说就打了起来,秀莲及时出现,保护了少安。刘根民知道了这件事之后,带着人要把金强抓走,面对着急发火的刘根民,孙少安最后还是劝他把金强放了。事情终于平息了,二队也终于落实了生产责任制。金富大摇大摆地回村来了。他不仅带了很多新鲜玩意,还当着全村人吹牛自己见过多大的场面;唯独金俊武看出了些许门道。田福军回原西县搬家,领导们都来看他,干部群众也来送他。这是所有原西县上任过的领导从未有过的待遇,可见田福军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田福堂问少平润生当兵以来的情况,不知道他是不是上战场了;但是少平也不知道,田福堂很是担心。

  • 离家多年的润生终于回来了,可是他的耳朵却聋了,他只能拜托让少平帮助他瞒着家里人。每晚休息的时候,润生是噩梦连连,时常梦回战场。只有自己的妈最了解自己的孩子,润叶妈看得出来润生已经聋了。少平帮润生找回了助听器,润生告诉他自己又要离开村子出去工作了,但是少安还是没有走出去。润叶也察觉到了润生聋了的事实,为了不让润生看出她伤心,润叶只有偷偷抹泪。润生跟着李向前跑长途,两个人喝了点酒,向前触景生情,向润生发泄心中的委屈和不快。润生没想到,他们两个人的婚姻让姐夫如此痛苦。润生找机会见润叶跟她谈姐夫的事情,但是润叶根本听不进去。秀莲和少安高兴挣了许多钱,家里终于能吃上白面馍,玉厚吃着白面馍眼里泛起了泪花。命运就是如此残忍!润叶得知了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李向前出了车祸,断了一条腿。望着病床上的向前,润叶这才意识到自己应该负起一个妻子的责任来。自此之后,田润叶天天照顾李向前,她不仅像妻子,也像保姆,安抚、照顾向前。孙少安和秀莲起了争执,两人产生分歧,秀莲要箍新窑,少安要箍新砖窑。

  • 家里唯一支持少安开砖窑的就是少平,少平帮少安劝嫂子说烧砖窑是个好主意,少平向嫂子娓娓道来箍砖窑的种种好处,最终让秀莲同意了箍砖窑。少安带几个人看建砖窑的场地,大家不同意占耕地,少平给他出了个好主意,承包荒山。李向前和润叶开始回两个人共同的家过起正常夫妻的生活,但是向前对润叶爱答不理的。田润生在黄原集市上遇见了在卖饺子的郝红梅,她身上还背着一个孩子,润生等郝红梅收摊的时候开车送她回村里.他才知道郝红梅这些年里过得是多么得不容易。润生送郝红梅回家以后,红梅留润生吃饭再走,两个人回忆起了那些青涩的岁月。孙少安要为砖窑举行点火仪式,双水村的规矩是不让妇女去,贺凤英偏要去,贺凤英见自己得不到重视,就闹着要出走。全家人刚结束点火仪式,反过来把贺凤英追回来。润生经常来郝红梅家给她帮忙,毕竟寡妇门前是非多,郝红梅家的邻居就开始对她和润生指指点点。

  • 郝红梅的公公也问起她和润生的事,但她只是说两人是老同学。润生依旧坚持找郝红梅,当她向郝红梅告白的时候却遭到了郝红梅的拒绝。雷雨交加的夜晚,润生准备连夜赶回,但已经心动的郝红梅还是留住了他。 润生回家跟田福堂说他和郝红梅的事情,田福堂就算打死润生也不会同意他们两人在一起;润生找到孙玉亭帮忙劝他父亲,但是根本没用。润生再也没郝红梅面前,郝红梅从此满怀希望地望着润生归来的方向。少平对少安说了自己想出去闯一闯的想法,少安尽管不同意,毕竟现在家里开了砖厂,但是少平的心思始终不在这里。临行前,少平整理行李,父亲进来送给他准备外出的东西,他却装睡没有跟父亲说一句话,父亲走后他独自流泪。 少平终于到了黄原城,但是实际情况并没有他想象得那么美好,他等了又等,走了有做,始终没有揽到工。少平晚上无处可去,一个人在火车站的候车室,却被人赶走。他突然想到还有贾冰老师,便投奔他家,好心的贾冰收留了他。但是贾冰沉迷于书本,少平也不好意思在他家久留,便找了个理由离开,临行前贾冰给了少平一本《牛虻》。

  • 少平终于到了黄原城,但是实际情况并没有他想象得那么美好,他等了又等,走了有做,始终没有揽到工。倔强的少平当然不会被这种小困难击败。少平晚上无处可去,一个人在火车站的候车室,却被人赶走。他突然想到还有贾冰老师,便投奔他家,好心的贾冰收留了他。贾冰也是个不切实际的人,只知道沉迷于书本,对于正常的现实生活毫不在乎。少平也不好意思在他家久留,便找了个理由离开了,在他离开的时候贾冰给少平一本《牛虻》,希望少平能在坚韧地面对未来。 少平依然没有被招到工,于是想起父亲跟他说的表舅马顺,等他投奔表舅的时候,舅妈却嫌弃少平这个穷亲戚,没有给他好脸色看。马顺把少平介绍给曹支书,少平主动要求降薪,曹支书只好收留他揽工。少平趁机从表舅家搬了出来,跟曹支书的其他工人一起睡大通铺。少平在工地里背石头,沉重的时候几乎把他的脊背都压弯了,但是少平却能受得了这番苦。少平活干得不理想,曹支书又安排他去钻炮眼,但是却遭到了大家的忽视。

  • 有一天,当大家都就位准备就在炸山的时候,包工头突然出现这时的他身处危险;说时迟那时快,少平毫不犹豫地扑上去保护了他,他的这种行为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少平明白,幸福不仅仅是吃饱穿暖,而是勇敢地去战胜困难。这种自我安慰的想法,使孙少平的心平静了一些。他开始谋算自己眼下该怎么办。社会在进步,但是孙玉亭的想法还停留在与天斗与地斗的革命思想中,少安想了个办法让福堂叔给孙玉亭开会,算是暂时把玉亭说通了。田福军和张有智到供销社了解情况,现在供销社的煤和油都供给不上。张有智对工作变得很懈怠,田福军碍于情面不好意思对他明说,对张有智很是失望。曹支书和他老婆看出少平是个好后生,而且还读书多。就请他给女儿英子补课,还给他多算工钱。少平冒雨带英子去买书,英子却半路借口说去同学家玩。少平在黄原师专门口望着晓霞大学的校门,感到一种惆怅和苦涩;却没看到晓霞就在他的身后喜悦地看着他,但是少平却跟英子一起撑着伞走了。两个人就这样遗憾地擦肩而过。

  • 少平得知润生在烈士陵园工作就去找他。曹支书又一路探寻找到少平说可以给他迁户口,少平得知这个消息很高兴,就回家拿户口。回到家后看到家里人都在地里和砖厂拼命地干活,泪水朦胧了他的眼睛。少平跟少安说了落户口的事,少安不是很高兴;第二天少平没有跟少安打招呼就走了,让少安着实有些后悔。少平的户口落成了,但条件是少平要和曹支书的女儿英子结婚,面对这个问题,少平不知该怎么抉择。

  • 少安紧随着少平到了黄原城,先去看了兰香,在给兰香钱的时候才知道少平每个月都给兰香寄钱。他这才意识到他忽略了一个事实,他的弟弟少平早就长大了。润生知道了少平迁户口的代价,于是就找到晓霞帮少平,晓霞自称是少平的女朋友,巧妙地帮少平解决了问题。再次见到晓霞,让少平很是惊讶又高兴。少安到工地找少平,知道少平在这里吃了很多苦,就把少平接到了黄原宾馆住了个高档套房。第二天,少安没有和少平告别就离开了。令少安苦恼的是,以前穷让他们就足够痛苦了,不知道为什么有钱了还让人这么痛苦。烈士陵园里,润生向少平说起他之前遇到郝红梅的事情。但是他现在没有勇气和决心再回去找郝红梅了。润叶和晓霞见面,晓霞向润叶坦白她对少平的心事,润叶鼓励她要勇敢,因为少平和少安不一样。

  • 少安的砖厂已经干得不错了,也挣了些钱,但还是迟迟不肯箍新窑,原来村里好多人都问少安借钱。秀莲跟少安说要分家,少安不同意,两人又因为这个事情吵得不可开交。少安问秀莲要钱,秀莲说把钱都给了山西老家了。两个人因为这个事吵了起来,玉厚帮着秀莲给她作证明。少安后又答应秀莲箍新窑的事情,两个人合计找金俊文帮忙,秀莲这么一听就改口说自己有钱。刘根民和徐治功想找冒尖户参加县里的夸富大会,想来想去只有双水村的少安勉勉强强地符合标准。秀莲和少安到集市上找金俊文,秀莲先找金俊文,金俊文不答应;少安顺势又劝她不要分家,这让秀莲又和少安吵起来。徐治功和刘根民找到少安家,秀莲觉得冒尖户这个事情好,东拼西凑再加上马上就要箍的新窑,这个冒尖户就打着擦边球当上了。金俊武和金俊文吵架说金富的钱来路不明。金俊文答应帮少安假箍新窑。秀莲听了要箍新窑很高兴,但是金俊文要求秀莲把箍窑的钱一次性付给他,秀莲答应但是要立字据证明。俊文把秀莲给的钱全还给了少安。少安领着大家瞒着秀莲开始扩大自己的砖场。

  • 冒尖大会上,胡永合和少安聊天,胡永合是开罐头厂的,他建议少安贷款。少安听着他的话有些动心就跟孙玉厚说了。金俊文一家被警察抓走,文家被封,秀莲哭吵着说自己的钱全在金俊文那里。第二天就辞了工,还把胡永州打了一顿。少安没找到秀莲,以为她想不开回了娘家;秀莲就在这个时候回来了,还烫了新头。她原来已经知道实情了。胡永州带人找少平算账,却到烈士陵园把润生打了一顿。少平把小翠送到车站让她回家,还把自己的钱给了小翠。少安和玉厚商量怎么哄秀莲,就带秀莲看文工团的演出,演出中停电。少安既找不到虎子也找不到秀莲,慌乱中少安跑到了台上,很激动地喊着秀莲和虎子的名字,少安的行为感动了秀莲,她知道少安是爱她的。孙玉厚也同意分家,少安怎么也劝不动,只好同意,找来田福堂、孙玉亭、金俊山给他们分家。就在签字据的时候,秀莲哭着跑开,少安也迟迟不肯按手印,秀莲哭着说不分家,玉厚老汉也流下了眼泪。夸富大会上,少安骑着马走在游行队伍众,好不威风。秀莲在底下看着,为她心爱的少安骄傲。

  • 少安问秀莲要钱,秀莲说把钱都给了山西老家了。两个人因为这个事吵了起来,玉厚帮着秀莲给她作证明。少安后又答应秀莲箍新窑的事情,两个人合计找金俊文帮忙,秀莲这么一听就改口说自己有钱。刘根民和徐治功想找冒尖户参加县里的夸富大会,想来想去只有双水村的少安勉勉强强地符合标准。秀莲和少安到集市上找金俊文,秀莲先找金俊文,金俊文不答应;少安顺势又劝她不要分家,这让秀莲又和少安吵起来。徐治功和刘根民找到少安家,秀莲觉得冒尖户这个事情好,东拼西凑再加上马上就要箍的新窑,这个冒尖户就打着擦边球当上了。金俊武和金俊文吵架说金富的钱来路不明。金俊文答应帮少安假箍新窑。秀莲听了要箍新窑很高兴,但是金俊文要求秀莲把箍窑的钱一次性付给他,秀莲答应但是要立字据证明。俊文把秀莲给的钱全还给了少安。少安领着大家瞒着秀莲开始扩大自己的砖场。

  • 冒尖大会上,胡永合和少安聊天,胡永合是开罐头厂的,他建议少安贷款。少安听着他的话有些动心就跟孙玉厚说了。金俊文一家被警察抓走,文家被封,秀莲哭吵着说自己的钱全在金俊文那里。夜晚,少平撞见胡永州强奸小翠,少平怒不可遏。第二天就辞了工,还把胡永州打了一顿。少安没找到秀莲,以为她想不开回了娘家;秀莲就在这个时候回来了,还烫了新头。她原来已经知道实情了。胡永州带人找少平算账,却到烈士陵园把润生打了一顿。少平把小翠送到车站让她回家,还把自己的钱给了小翠。少安和玉厚商量怎么哄秀莲,就带秀莲看文工团的演出,演出中停电。夸富大会上,少安骑着马走在游行队伍众,好不威风。秀莲在底下看着,为她心爱的少安骄傲。

  • 周文龙县长如期而至,没想到当初说不来的田福堂也来了,还发表了讲话。倒是孙玉厚老汉没有来参加他儿子少安的点火仪式.果不其然,第一批砖窑烧出来的砖无一幸免,全部都烧毁了…… 少安这么长时间的心血全部毁于一旦! 金俊武得知少安的事情之后主动找少安,担心他想要借钱给他渡过难关,可好强的少安还是拒绝了他的好意。现在除了少安,就连奶奶也要求少安听从秀莲的想法——分家。无可奈何,少安最终答应和父亲玉厚分家,按了手印字据。秀莲拿出了自己的钱给少安,让他把工资给乡亲们开了。秀莲和少安召集工人,要给他们发工资的时候,大家都不要少安的钱。少安和秀莲晚上夜聊,说起俊武借给少安钱的事。盘算下来觉得还是应该暂时接受金俊武借的钱。

  • 面对即将离别的两个人终于互相表达了心意,并有了一个两年后在古塔山杜梨树下的约定。频繁的夫妻生活致使已经做计划生育手术的秀莲又怀孕了,医生让他们打胎,可是少安却舍不得。天无绝人之路,处在人生低谷的少安再次碰到了胡永合。当胡永合知道少安的情况后,决定帮助少安重新建立起砖厂。可在少安又重新燃起希望的时候,第二批砖又没烧好。但是另外一件好消息却让这个烂包的家增添了一丝喜气,兰香考上大学了!本来已经和金秀一起坐拖拉机离开的兰香半路又返了回来,说这次应该让大哥送她,而不是她自己走。于是,奶奶、少安坐着车送兰香去原西县城的学校,路上奶奶还吵着说要去原西看润叶。自从李向前出院以后,润叶就和他过起了正常的家庭生活,润叶也无微不至地照顾他,向前也慢慢地从过去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但总是避免不了半夜里从噩梦中惊醒。润叶参加学校的文艺汇演排练时,少安就这么悄无声息地以这种方式见面了,只是两个感情成熟的人,再也不会在心里掀起感情的惊涛骇浪,有的只是温热的涟漪。

  • 敏感的李向前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借着工作的理由,刻意给润叶和少安留下单独的空间。细心的润叶怎能不发现向前的心思,终于,她告诉李向前她怀孕了。少安和兰香带着奶奶到了县城,终于见到了少平。少平离家这么久,这样也算是和家里人团聚了。他们也都为现在的少平感到高兴。少平得知终于得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他已经被大牙湾煤矿招工了,当他兴奋地告诉晓霞时,晓霞尽管也为少平的高兴而高兴,但她内心也多了一份忧虑;少平看出了她的担心,他用一个深情的吻来平复晓霞的担忧。少平和其他工人一起坐着卡车离开了县城,一路上他们满怀着憧憬和期待。虽然他们不知道即将面对什么,但是他们也对这未知的未来充满了希望。这一路他们也吃了不少苦,少平还认识了煤矿工人家属惠英嫂。 终于到了大牙湾煤矿,这里的场景让所有新来的工人目瞪口呆,这和他们想象中的场景完全是天壤之别。

  • 少平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这次工作机会的,他化担忧为勇气,壮着胆子一路打听到了为他查体的医生家,跟她求情…… 少平喝下了从惠英嫂那里得来的醋,全喝了下去。他的努力没有白费,在第二次量血压的时候他合格了。这就相当于他已经双脚完全踏进了大牙湾煤矿的大门了。煤矿区长雷汉义给新近工人开会讲话,他用轻松调侃的态度讲述了作为一名煤矿工人的重要性;还有班长王世才也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有工人集体第一次下井,让他们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和紧张,谁都没有想到这地下的情况让人如此压抑,这比他们任何人想象的都严峻,更有甚者已经产生了回家的念头了。但是这一切对孙少平来说只是一个新的挑战。少平在一次笔试考试中获得第一名,区长雷汉义便把他分给班长王世才作为徒弟,王世才是大牙湾煤矿最有名的煤矿工人之一,少平跟了他感到万分的荣幸。

  • 王世才被少平的韧劲打动,决定正式收他为徒。 安锁子是王世才的另一个徒弟,他仗着比少平早来,经常找少平的不快,甚至还耍弄少平,把他自己拉的屎抹在了少平脸上。两人这就算结下了梁子,但少平却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屈服。终于到了领工资的时候,勤奋的少平领的工资比其他人都多。当玉厚拿着少平寄来的汇款单时,泪花在眼里打转。逛鬼王满银终于回家了,可他竟然带了个南洋女人,口口声声说是能帮自己发大财的姐姐。更不可理喻的是,王满银让这个陌生女人和他还有兰花睡在同一个炕上。半夜,王满银按捺不住,深更半夜时朝南洋女人爬去…… 第二天一早,失了魂的兰花立刻找到刘乡长说要告南洋女人的状,把她抓起来。清官难断家务事,凭着兰花的一面之词这种事情是办不了的。刘乡长便想了个计谋,对兰花说,要抓可以,但是连同王满银也要一起被抓。听到这,兰花怎忍心让她的男人再次被抓起来?少安闻讯此事之后,带着满腔愤怒去找王满银,看到王满银和南洋女人正卿卿我我,气就更不打一出来,抄起桌椅就砸向王满银。

  • 兰花主动提出和王满银离婚。吊儿郎当的王满银又像个没事人一样逛市集,一见到少安他就像兔子见了鹰撒腿就跑;本来没想怎么样的孙少安见到他这副样子只能拼命追他。两人你追我赶,把集市闹翻了个底朝天。王满银带着自己在家做的假冒烟来到孙家,说自己这次带回的南洋女人就是要帮他发财的,但是这样一来他只能靠自己造假烟挣钱了。孙家人对王满银这种屡教不改的态度气愤不已;欺软怕硬的王满银见状赶忙给兰花磕头道歉,发誓以后会好好和一起过日子。心软的兰花只能再次原谅他,毕竟满银是他的丈夫,她的爱情也曾是他给予的。少平已经成为他们寝室里干活最勤快当然也是工资挣得最多的人物了,他现在似乎成了他们之中最富有的人了。其他人为了解决平时的开销,纷纷把自己的值钱东西都卖给了少平。

  • 煤矿上其他人为了解决平时的开销,纷纷把自己的值钱东西都卖给了少平。 煤矿工人每天都在矿井下重复着无趣单调的矿井作业。王世才见少平平时看书多,就让少平给大家讲故事。这样就让大家在闲暇中多了一丝乐趣,少平也很乐意这样为大家效劳。少平依旧像往常一样读着晓霞给他的来信,但这次晓霞却在心中提到了一个男人的名字——高朗。晓霞那种态度和语气让少平产生了危机感,没想到,他和晓霞的分离让他们的感情不再像以前那样纯净、坚持了…… 矿井下,少平接着给大家讲故事,安锁子生气地把书抢过来给撕了。是啊,在煤矿这样单调艰苦的工作中,谁的心中都会压抑着人本性的欲望;听着书中人那样挥霍生命中的美好,还不能允许我们发泄一下心中的愤懑吗? 终于,少平在井下作业完后坚持不住晕倒了。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师父王世才家里了。惠英嫂正在为他们准备饭菜,安锁子吃完饭就撂下筷子走了。

  • 晓霞的到来自然消除了少平心中所有的疑虑和不快,敏感的晓霞也察觉出少平的变化,她这次来就是要再次向少平证明她的心意。 少平和晓霞走在大牙湾的夜路上,安锁子突然出现在两人面前,原来他是来保护他们的,他知道这个地方的不安全性。他的这种行为倒是让少平换了一种对他的看法。 晓霞坚决要求陪少平下井,当她看到井下的真实情况之后,顿时泪流满面,她切实明白了少平承受的是一种怎样的苦难和煎熬,少平所说的沉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当她和少平告别的时候,她体会到了一种生死离别的滋味。两人说定古塔山之约,说定回双水村的事,这一次,晓霞要以孙少平女朋友的身份见他的家人。高朗迎接出差回来的晓霞,一路上高朗侃侃而谈,晓霞根本没有心思听他说话,她的全部注意力只在少平身上,在少平工作的那个黑色矿井里。晓霞到北方大学看少平的妹妹兰香。以少平的名义给兰香钱,还送给她一条裙子。懂事的兰香当然明白这一切都是晓霞姐自己为她做的。经过那么多跌宕起伏的少安终于又站起来了!

  • 村里的人为了让田福堂为少安申请贷款,百般讨好他,让田福堂倍感压力。少平每日裹着旷工的生活。王世才见少平爱学习,就送给他基本油管煤矿的书。井下放炮作业时,王世才意外被压死了。少平感怀与王世才对自己的帮助,主动承担起王世才家里的劳动。

  • 少平对王世才一家的帮助却收到了矿上的兄弟的非议。少平与安锁子为此大打出手,却意外展现了孙少平的力量,因此少平被提拔为二班的班长,而与少平打架的安锁子也因为此事与烧瓶成为朋友,并担任二班副班长。少平得到了几天假期,于是他决定去西安寻找晓霞。但是晓霞因出差不在单位。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