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美丽俏佳人 电视剧 热度 857

地区:台湾地区

语言:普通话

类型:都市 / 言情

导演: 冯兴华

简介: 只要想着往后所有的荣华富贵、理想抱负、锦绣前程和幸福快乐,就从套上那件学士袍开始,方帽子丢出去那一刻,格外的豪气干云。走出校园时,是带着风的,这三个大学死党,人各有志。佳真钟情所学,立志成为金融人才,...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20/共2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只要想着往后所有的荣华富贵、理想抱负、锦绣前程和幸福快乐,就从套上那件学士袍开始,方帽子丢出去那一刻,格外的豪气干云。走出校园时,是带着风的,这三个大学死党,人各有志。佳真钟情所学,立志成为金融人才,当然也要靠努力赚进大笔大笔的钱;杜纭姗始终如一、从不讳言的要嫁入豪门;而方颖呢。即便面对挚友的关心,方颖还是只能耸耸肩,说不出任何的想。但面对一毕业,就失去未来的杨威,方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怅然。在家里蜗居一年多写小说后,父亲下最后通牒,要方颖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方颖努力的寄出履历表,却没有响应,方颖终于知道,芸芸众生能自由呼吸的真的不多。在佳真的引荐下,她和纭珊一起,随佳真进入荣华集团,但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因为误会而被开除,最后找到了子翔公司,被他酷似杨威的长相所吸引,连对橘子的偏爱,都和杨威一模一样。最后,她决定留在创业维艰的异象工作。纭姗对自己的志向最是有始有终,坚定不移,即便只是荣华集团。

  • 只要想着往后所有的荣华富贵、理想抱负、锦绣前程和幸福快乐,就从套上那件学士袍开始,方帽子丢出去那一刻,格外的豪气干云。走出校园时,是带着风的,这三个大学死党,人各有志。佳真钟情所学,立志成为金融人才,当然也要靠努力赚进大笔大笔的钱;杜纭姗始终如一、从不讳言的要嫁入豪门;而方颖呢。即便面对挚友的关心,方颖还是只能耸耸肩,说不出任何的想。但面对一毕业,就失去未来的杨威,方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怅然。在家里蜗居一年多写小说后,父亲下最后通牒,要方颖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方颖努力的寄出履历表,却没有响应,方颖终于知道,芸芸众生能自由呼吸的真的不多。在佳真的引荐下,她和纭珊一起,随佳真进入荣华集团,但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因为误会而被开除,最后找到了子翔公司,被他酷似杨威的长相所吸引,连对橘子的偏爱,都和杨威一模一样。最后,她决定留在创业维艰的异象工作。纭姗对自己的志向最是有始有终,坚定不移,即便只是荣华集团。

  • 只要想着往后所有的荣华富贵、理想抱负、锦绣前程和幸福快乐,就从套上那件学士袍开始,方帽子丢出去那一刻,格外的豪气干云。走出校园时,是带着风的,这三个大学死党,人各有志。佳真钟情所学,立志成为金融人才,当然也要靠努力赚进大笔大笔的钱;杜纭姗始终如一、从不讳言的要嫁入豪门;而方颖呢。即便面对挚友的关心,方颖还是只能耸耸肩,说不出任何的想。但面对一毕业,就失去未来的杨威,方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怅然。在家里蜗居一年多写小说后,父亲下最后通牒,要方颖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方颖努力的寄出履历表,却没有响应,方颖终于知道,芸芸众生能自由呼吸的真的不多。在佳真的引荐下,她和纭珊一起,随佳真进入荣华集团,但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因为误会而被开除,最后找到了子翔公司,被他酷似杨威的长相所吸引,连对橘子的偏爱,都和杨威一模一样。最后,她决定留在创业维艰的异象工作。纭姗对自己的志向最是有始有终,坚定不移,即便只是荣华集团。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只要想着往后所有的荣华富贵、理想抱负、锦绣前程和幸福快乐,就从套上那件学士袍开始,方帽子丢出去那一刻,格外的豪气干云。走出校园时,是带着风的,这三个大学死党,人各有志。佳真钟情所学,立志成为金融人才,当然也要靠努力赚进大笔大笔的钱;杜纭姗始终如一、从不讳言的要嫁入豪门;而方颖呢。即便面对挚友的关心,方颖还是只能耸耸肩,说不出任何的想。但面对一毕业,就失去未来的杨威,方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怅然。在家里蜗居一年多写小说后,父亲下最后通牒,要方颖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方颖努力的寄出履历表,却没有响应,方颖终于知道,芸芸众生能自由呼吸的真的不多。在佳真的引荐下,她和纭珊一起,随佳真进入荣华集团,但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因为误会而被开除,最后找到了子翔公司,被他酷似杨威的长相所吸引,连对橘子的偏爱,都和杨威一模一样。最后,她决定留在创业维艰的异象工作。纭姗对自己的志向最是有始有终,坚定不移,即便只是荣华集团。

  • 只要想着往后所有的荣华富贵、理想抱负、锦绣前程和幸福快乐,就从套上那件学士袍开始,方帽子丢出去那一刻,格外的豪气干云。走出校园时,是带着风的,这三个大学死党,人各有志。佳真钟情所学,立志成为金融人才,当然也要靠努力赚进大笔大笔的钱;杜纭姗始终如一、从不讳言的要嫁入豪门;而方颖呢。即便面对挚友的关心,方颖还是只能耸耸肩,说不出任何的想。但面对一毕业,就失去未来的杨威,方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怅然。在家里蜗居一年多写小说后,父亲下最后通牒,要方颖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方颖努力的寄出履历表,却没有响应,方颖终于知道,芸芸众生能自由呼吸的真的不多。在佳真的引荐下,她和纭珊一起,随佳真进入荣华集团,但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因为误会而被开除,最后找到了子翔公司,被他酷似杨威的长相所吸引,连对橘子的偏爱,都和杨威一模一样。最后,她决定留在创业维艰的异象工作。纭姗对自己的志向最是有始有终,坚定不移,即便只是荣华集团。

  • 只要想着往后所有的荣华富贵、理想抱负、锦绣前程和幸福快乐,就从套上那件学士袍开始,方帽子丢出去那一刻,格外的豪气干云。走出校园时,是带着风的,这三个大学死党,人各有志。佳真钟情所学,立志成为金融人才,当然也要靠努力赚进大笔大笔的钱;杜纭姗始终如一、从不讳言的要嫁入豪门;而方颖呢。即便面对挚友的关心,方颖还是只能耸耸肩,说不出任何的想。但面对一毕业,就失去未来的杨威,方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怅然。在家里蜗居一年多写小说后,父亲下最后通牒,要方颖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方颖努力的寄出履历表,却没有响应,方颖终于知道,芸芸众生能自由呼吸的真的不多。在佳真的引荐下,她和纭珊一起,随佳真进入荣华集团,但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因为误会而被开除,最后找到了子翔公司,被他酷似杨威的长相所吸引,连对橘子的偏爱,都和杨威一模一样。最后,她决定留在创业维艰的异象工作。纭姗对自己的志向最是有始有终,坚定不移,即便只是荣华集团。

  • 只要想着往后所有的荣华富贵、理想抱负、锦绣前程和幸福快乐,就从套上那件学士袍开始,方帽子丢出去那一刻,格外的豪气干云。走出校园时,是带着风的,这三个大学死党,人各有志。佳真钟情所学,立志成为金融人才,当然也要靠努力赚进大笔大笔的钱;杜纭姗始终如一、从不讳言的要嫁入豪门;而方颖呢。即便面对挚友的关心,方颖还是只能耸耸肩,说不出任何的想。但面对一毕业,就失去未来的杨威,方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怅然。在家里蜗居一年多写小说后,父亲下最后通牒,要方颖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方颖努力的寄出履历表,却没有响应,方颖终于知道,芸芸众生能自由呼吸的真的不多。在佳真的引荐下,她和纭珊一起,随佳真进入荣华集团,但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因为误会而被开除,最后找到了子翔公司,被他酷似杨威的长相所吸引,连对橘子的偏爱,都和杨威一模一样。最后,她决定留在创业维艰的异象工作。纭姗对自己的志向最是有始有终,坚定不移,即便只是荣华集团。

  • 只要想着往后所有的荣华富贵、理想抱负、锦绣前程和幸福快乐,就从套上那件学士袍开始,方帽子丢出去那一刻,格外的豪气干云。走出校园时,是带着风的,这三个大学死党,人各有志。佳真钟情所学,立志成为金融人才,当然也要靠努力赚进大笔大笔的钱;杜纭姗始终如一、从不讳言的要嫁入豪门;而方颖呢。即便面对挚友的关心,方颖还是只能耸耸肩,说不出任何的想。但面对一毕业,就失去未来的杨威,方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怅然。在家里蜗居一年多写小说后,父亲下最后通牒,要方颖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方颖努力的寄出履历表,却没有响应,方颖终于知道,芸芸众生能自由呼吸的真的不多。在佳真的引荐下,她和纭珊一起,随佳真进入荣华集团,但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因为误会而被开除,最后找到了子翔公司,被他酷似杨威的长相所吸引,连对橘子的偏爱,都和杨威一模一样。最后,她决定留在创业维艰的异象工作。纭姗对自己的志向最是有始有终,坚定不移,即便只是荣华集团。

  • 只要想着往后所有的荣华富贵、理想抱负、锦绣前程和幸福快乐,就从套上那件学士袍开始,方帽子丢出去那一刻,格外的豪气干云。走出校园时,是带着风的,这三个大学死党,人各有志。佳真钟情所学,立志成为金融人才,当然也要靠努力赚进大笔大笔的钱;杜纭姗始终如一、从不讳言的要嫁入豪门;而方颖呢。即便面对挚友的关心,方颖还是只能耸耸肩,说不出任何的想。但面对一毕业,就失去未来的杨威,方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怅然。在家里蜗居一年多写小说后,父亲下最后通牒,要方颖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方颖努力的寄出履历表,却没有响应,方颖终于知道,芸芸众生能自由呼吸的真的不多。在佳真的引荐下,她和纭珊一起,随佳真进入荣华集团,但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因为误会而被开除,最后找到了子翔公司,被他酷似杨威的长相所吸引,连对橘子的偏爱,都和杨威一模一样。最后,她决定留在创业维艰的异象工作。纭姗对自己的志向最是有始有终,坚定不移,即便只是荣华集团。

  • 只要想着往后所有的荣华富贵、理想抱负、锦绣前程和幸福快乐,就从套上那件学士袍开始,方帽子丢出去那一刻,格外的豪气干云。走出校园时,是带着风的,这三个大学死党,人各有志。佳真钟情所学,立志成为金融人才,当然也要靠努力赚进大笔大笔的钱;杜纭姗始终如一、从不讳言的要嫁入豪门;而方颖呢。即便面对挚友的关心,方颖还是只能耸耸肩,说不出任何的想。但面对一毕业,就失去未来的杨威,方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怅然。在家里蜗居一年多写小说后,父亲下最后通牒,要方颖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方颖努力的寄出履历表,却没有响应,方颖终于知道,芸芸众生能自由呼吸的真的不多。在佳真的引荐下,她和纭珊一起,随佳真进入荣华集团,但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因为误会而被开除,最后找到了子翔公司,被他酷似杨威的长相所吸引,连对橘子的偏爱,都和杨威一模一样。最后,她决定留在创业维艰的异象工作。纭姗对自己的志向最是有始有终,坚定不移,即便只是荣华集团。

  • 只要想着往后所有的荣华富贵、理想抱负、锦绣前程和幸福快乐,就从套上那件学士袍开始,方帽子丢出去那一刻,格外的豪气干云。走出校园时,是带着风的,这三个大学死党,人各有志。佳真钟情所学,立志成为金融人才,当然也要靠努力赚进大笔大笔的钱;杜纭姗始终如一、从不讳言的要嫁入豪门;而方颖呢。即便面对挚友的关心,方颖还是只能耸耸肩,说不出任何的想。但面对一毕业,就失去未来的杨威,方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怅然。在家里蜗居一年多写小说后,父亲下最后通牒,要方颖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方颖努力的寄出履历表,却没有响应,方颖终于知道,芸芸众生能自由呼吸的真的不多。在佳真的引荐下,她和纭珊一起,随佳真进入荣华集团,但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因为误会而被开除,最后找到了子翔公司,被他酷似杨威的长相所吸引,连对橘子的偏爱,都和杨威一模一样。最后,她决定留在创业维艰的异象工作。纭姗对自己的志向最是有始有终,坚定不移,即便只是荣华集团。

  • 只要想着往后所有的荣华富贵、理想抱负、锦绣前程和幸福快乐,就从套上那件学士袍开始,方帽子丢出去那一刻,格外的豪气干云。走出校园时,是带着风的,这三个大学死党,人各有志。佳真钟情所学,立志成为金融人才,当然也要靠努力赚进大笔大笔的钱;杜纭姗始终如一、从不讳言的要嫁入豪门;而方颖呢。即便面对挚友的关心,方颖还是只能耸耸肩,说不出任何的想。但面对一毕业,就失去未来的杨威,方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怅然。在家里蜗居一年多写小说后,父亲下最后通牒,要方颖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方颖努力的寄出履历表,却没有响应,方颖终于知道,芸芸众生能自由呼吸的真的不多。在佳真的引荐下,她和纭珊一起,随佳真进入荣华集团,但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因为误会而被开除,最后找到了子翔公司,被他酷似杨威的长相所吸引,连对橘子的偏爱,都和杨威一模一样。最后,她决定留在创业维艰的异象工作。纭姗对自己的志向最是有始有终,坚定不移,即便只是荣华集团。

  • 只要想着往后所有的荣华富贵、理想抱负、锦绣前程和幸福快乐,就从套上那件学士袍开始,方帽子丢出去那一刻,格外的豪气干云。走出校园时,是带着风的,这三个大学死党,人各有志。佳真钟情所学,立志成为金融人才,当然也要靠努力赚进大笔大笔的钱;杜纭姗始终如一、从不讳言的要嫁入豪门;而方颖呢。即便面对挚友的关心,方颖还是只能耸耸肩,说不出任何的想。但面对一毕业,就失去未来的杨威,方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怅然。在家里蜗居一年多写小说后,父亲下最后通牒,要方颖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方颖努力的寄出履历表,却没有响应,方颖终于知道,芸芸众生能自由呼吸的真的不多。在佳真的引荐下,她和纭珊一起,随佳真进入荣华集团,但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因为误会而被开除,最后找到了子翔公司,被他酷似杨威的长相所吸引,连对橘子的偏爱,都和杨威一模一样。最后,她决定留在创业维艰的异象工作。纭姗对自己的志向最是有始有终,坚定不移,即便只是荣华集团。

  • 只要想着往后所有的荣华富贵、理想抱负、锦绣前程和幸福快乐,就从套上那件学士袍开始,方帽子丢出去那一刻,格外的豪气干云。走出校园时,是带着风的,这三个大学死党,人各有志。佳真钟情所学,立志成为金融人才,当然也要靠努力赚进大笔大笔的钱;杜纭姗始终如一、从不讳言的要嫁入豪门;而方颖呢。即便面对挚友的关心,方颖还是只能耸耸肩,说不出任何的想。但面对一毕业,就失去未来的杨威,方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怅然。在家里蜗居一年多写小说后,父亲下最后通牒,要方颖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方颖努力的寄出履历表,却没有响应,方颖终于知道,芸芸众生能自由呼吸的真的不多。在佳真的引荐下,她和纭珊一起,随佳真进入荣华集团,但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因为误会而被开除,最后找到了子翔公司,被他酷似杨威的长相所吸引,连对橘子的偏爱,都和杨威一模一样。最后,她决定留在创业维艰的异象工作。纭姗对自己的志向最是有始有终,坚定不移,即便只是荣华集团。

  • 只要想着往后所有的荣华富贵、理想抱负、锦绣前程和幸福快乐,就从套上那件学士袍开始,方帽子丢出去那一刻,格外的豪气干云。走出校园时,是带着风的,这三个大学死党,人各有志。佳真钟情所学,立志成为金融人才,当然也要靠努力赚进大笔大笔的钱;杜纭姗始终如一、从不讳言的要嫁入豪门;而方颖呢。即便面对挚友的关心,方颖还是只能耸耸肩,说不出任何的想。但面对一毕业,就失去未来的杨威,方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怅然。在家里蜗居一年多写小说后,父亲下最后通牒,要方颖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方颖努力的寄出履历表,却没有响应,方颖终于知道,芸芸众生能自由呼吸的真的不多。在佳真的引荐下,她和纭珊一起,随佳真进入荣华集团,但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因为误会而被开除,最后找到了子翔公司,被他酷似杨威的长相所吸引,连对橘子的偏爱,都和杨威一模一样。最后,她决定留在创业维艰的异象工作。纭姗对自己的志向最是有始有终,坚定不移,即便只是荣华集团。

  • 只要想着往后所有的荣华富贵、理想抱负、锦绣前程和幸福快乐,就从套上那件学士袍开始,方帽子丢出去那一刻,格外的豪气干云。走出校园时,是带着风的,这三个大学死党,人各有志。佳真钟情所学,立志成为金融人才,当然也要靠努力赚进大笔大笔的钱;杜纭姗始终如一、从不讳言的要嫁入豪门;而方颖呢。即便面对挚友的关心,方颖还是只能耸耸肩,说不出任何的想。但面对一毕业,就失去未来的杨威,方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怅然。在家里蜗居一年多写小说后,父亲下最后通牒,要方颖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方颖努力的寄出履历表,却没有响应,方颖终于知道,芸芸众生能自由呼吸的真的不多。在佳真的引荐下,她和纭珊一起,随佳真进入荣华集团,但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因为误会而被开除,最后找到了子翔公司,被他酷似杨威的长相所吸引,连对橘子的偏爱,都和杨威一模一样。最后,她决定留在创业维艰的异象工作。纭姗对自己的志向最是有始有终,坚定不移,即便只是荣华集团。

  • 只要想着往后所有的荣华富贵、理想抱负、锦绣前程和幸福快乐,就从套上那件学士袍开始,方帽子丢出去那一刻,格外的豪气干云。走出校园时,是带着风的,这三个大学死党,人各有志。佳真钟情所学,立志成为金融人才,当然也要靠努力赚进大笔大笔的钱;杜纭姗始终如一、从不讳言的要嫁入豪门;而方颖呢。即便面对挚友的关心,方颖还是只能耸耸肩,说不出任何的想。但面对一毕业,就失去未来的杨威,方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怅然。在家里蜗居一年多写小说后,父亲下最后通牒,要方颖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方颖努力的寄出履历表,却没有响应,方颖终于知道,芸芸众生能自由呼吸的真的不多。在佳真的引荐下,她和纭珊一起,随佳真进入荣华集团,但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因为误会而被开除,最后找到了子翔公司,被他酷似杨威的长相所吸引,连对橘子的偏爱,都和杨威一模一样。最后,她决定留在创业维艰的异象工作。纭姗对自己的志向最是有始有终,坚定不移,即便只是荣华集团。

  • 只要想着往后所有的荣华富贵、理想抱负、锦绣前程和幸福快乐,就从套上那件学士袍开始,方帽子丢出去那一刻,格外的豪气干云。走出校园时,是带着风的,这三个大学死党,人各有志。佳真钟情所学,立志成为金融人才,当然也要靠努力赚进大笔大笔的钱;杜纭姗始终如一、从不讳言的要嫁入豪门;而方颖呢。即便面对挚友的关心,方颖还是只能耸耸肩,说不出任何的想。但面对一毕业,就失去未来的杨威,方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怅然。在家里蜗居一年多写小说后,父亲下最后通牒,要方颖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方颖努力的寄出履历表,却没有响应,方颖终于知道,芸芸众生能自由呼吸的真的不多。在佳真的引荐下,她和纭珊一起,随佳真进入荣华集团,但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因为误会而被开除,最后找到了子翔公司,被他酷似杨威的长相所吸引,连对橘子的偏爱,都和杨威一模一样。最后,她决定留在创业维艰的异象工作。纭姗对自己的志向最是有始有终,坚定不移,即便只是荣华集团。

  • 只要想着往后所有的荣华富贵、理想抱负、锦绣前程和幸福快乐,就从套上那件学士袍开始,方帽子丢出去那一刻,格外的豪气干云。走出校园时,是带着风的,这三个大学死党,人各有志。佳真钟情所学,立志成为金融人才,当然也要靠努力赚进大笔大笔的钱;杜纭姗始终如一、从不讳言的要嫁入豪门;而方颖呢。即便面对挚友的关心,方颖还是只能耸耸肩,说不出任何的想。但面对一毕业,就失去未来的杨威,方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怅然。在家里蜗居一年多写小说后,父亲下最后通牒,要方颖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方颖努力的寄出履历表,却没有响应,方颖终于知道,芸芸众生能自由呼吸的真的不多。在佳真的引荐下,她和纭珊一起,随佳真进入荣华集团,但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因为误会而被开除,最后找到了子翔公司,被他酷似杨威的长相所吸引,连对橘子的偏爱,都和杨威一模一样。最后,她决定留在创业维艰的异象工作。纭姗对自己的志向最是有始有终,坚定不移,即便只是荣华集团。

  • 只要想着往后所有的荣华富贵、理想抱负、锦绣前程和幸福快乐,就从套上那件学士袍开始,方帽子丢出去那一刻,格外的豪气干云。走出校园时,是带着风的,这三个大学死党,人各有志。佳真钟情所学,立志成为金融人才,当然也要靠努力赚进大笔大笔的钱;杜纭姗始终如一、从不讳言的要嫁入豪门;而方颖呢。即便面对挚友的关心,方颖还是只能耸耸肩,说不出任何的想。但面对一毕业,就失去未来的杨威,方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怅然。在家里蜗居一年多写小说后,父亲下最后通牒,要方颖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方颖努力的寄出履历表,却没有响应,方颖终于知道,芸芸众生能自由呼吸的真的不多。在佳真的引荐下,她和纭珊一起,随佳真进入荣华集团,但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因为误会而被开除,最后找到了子翔公司,被他酷似杨威的长相所吸引,连对橘子的偏爱,都和杨威一模一样。最后,她决定留在创业维艰的异象工作。纭姗对自己的志向最是有始有终,坚定不移,即便只是荣华集团。

  • 只要想着往后所有的荣华富贵、理想抱负、锦绣前程和幸福快乐,就从套上那件学士袍开始,方帽子丢出去那一刻,格外的豪气干云。走出校园时,是带着风的,这三个大学死党,人各有志。佳真钟情所学,立志成为金融人才,当然也要靠努力赚进大笔大笔的钱;杜纭姗始终如一、从不讳言的要嫁入豪门;而方颖呢。即便面对挚友的关心,方颖还是只能耸耸肩,说不出任何的想。但面对一毕业,就失去未来的杨威,方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怅然。在家里蜗居一年多写小说后,父亲下最后通牒,要方颖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方颖努力的寄出履历表,却没有响应,方颖终于知道,芸芸众生能自由呼吸的真的不多。在佳真的引荐下,她和纭珊一起,随佳真进入荣华集团,但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因为误会而被开除,最后找到了子翔公司,被他酷似杨威的长相所吸引,连对橘子的偏爱,都和杨威一模一样。最后,她决定留在创业维艰的异象工作。纭姗对自己的志向最是有始有终,坚定不移,即便只是荣华集团。

  • 只要想着往后所有的荣华富贵、理想抱负、锦绣前程和幸福快乐,就从套上那件学士袍开始,方帽子丢出去那一刻,格外的豪气干云。走出校园时,是带着风的,这三个大学死党,人各有志。佳真钟情所学,立志成为金融人才,当然也要靠努力赚进大笔大笔的钱;杜纭姗始终如一、从不讳言的要嫁入豪门;而方颖呢。即便面对挚友的关心,方颖还是只能耸耸肩,说不出任何的想。但面对一毕业,就失去未来的杨威,方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怅然。在家里蜗居一年多写小说后,父亲下最后通牒,要方颖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方颖努力的寄出履历表,却没有响应,方颖终于知道,芸芸众生能自由呼吸的真的不多。在佳真的引荐下,她和纭珊一起,随佳真进入荣华集团,但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因为误会而被开除,最后找到了子翔公司,被他酷似杨威的长相所吸引,连对橘子的偏爱,都和杨威一模一样。最后,她决定留在创业维艰的异象工作。纭姗对自己的志向最是有始有终,坚定不移,即便只是荣华集团。

  • 只要想着往后所有的荣华富贵、理想抱负、锦绣前程和幸福快乐,就从套上那件学士袍开始,方帽子丢出去那一刻,格外的豪气干云。走出校园时,是带着风的,这三个大学死党,人各有志。佳真钟情所学,立志成为金融人才,当然也要靠努力赚进大笔大笔的钱;杜纭姗始终如一、从不讳言的要嫁入豪门;而方颖呢。即便面对挚友的关心,方颖还是只能耸耸肩,说不出任何的想。但面对一毕业,就失去未来的杨威,方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怅然。在家里蜗居一年多写小说后,父亲下最后通牒,要方颖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方颖努力的寄出履历表,却没有响应,方颖终于知道,芸芸众生能自由呼吸的真的不多。在佳真的引荐下,她和纭珊一起,随佳真进入荣华集团,但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因为误会而被开除,最后找到了子翔公司,被他酷似杨威的长相所吸引,连对橘子的偏爱,都和杨威一模一样。最后,她决定留在创业维艰的异象工作。纭姗对自己的志向最是有始有终,坚定不移,即便只是荣华集团。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