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勇敢的心 立即播放

14.6亿播放
电视剧 76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郭靖宇

类型:年代剧/军旅剧/剧情/战争

语言:国语 电视台:天津卫视 年份:2014

简介:   霍啸林得罪了保安司令赵金虎,逃出西阳。赵金虎化妆成土匪杀了霍啸林全家。霍啸林拜师习武伪装使诈,在梅姑娘的配合下刺杀了赵金虎。霍啸林与梅姑娘有情却无法一起逃走,从此天各一方。霍啸林闯荡江湖,在汉口变...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西阳霍家,不爱读书游手好闲的霍家大少爷霍啸林因为调戏小丫头樱桃儿,被父亲前朝举人霍绍昌当着瘫痪祖母霍白氏的面用家法狠狠地惩戒一顿。霍白氏不喜霍啸林,并怀疑霍啸林不是霍家的种,霍啸林从小被祖母非打即骂,祖孙二人一直在较着劲。码头,西阳保安司令赵金虎的儿子赵舒城上学归来,他的至交好友霍啸林为他接风,并带他去捧自己意中人梅姑娘的场听黄梅戏。霍啸林本想让赵舒城见证自己向梅姑娘求婚的一幕,没想到梅姑娘却借着赵舒城想见赵金虎。梅姑娘想嫁给赵金虎,让霍啸林无比伤心。回到霍家,赵舒城借机说服霍啸林帮自己贴无头帖子反对自己的爹赵金虎的横征暴敛,霍啸林认为梅姑娘是被赵金虎胁迫,不得不嫁给他。为了心爱的梅姑娘,霍啸林豁出去了要和赵舒城一起打倒反动军阀赵金虎,但贴无头帖子会掉脑袋,为了保命,霍啸林与赵舒城在关老爷像前结拜,说的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而是生死关头,相互保命。

  • 赵金虎大发雷霆,命令师爷侯学问抓到贴无头帖子之人。深夜,赵舒城又让霍啸林和他一起贴无头帖子,霍啸林没有答应赵舒城,原来霍啸林想趁夜找到梅姑娘私奔,被霍啸林一番深情感动的梅姑娘拒绝了他,因为梅姑娘必须嫁给赵金虎,这里面另有隐情。赵舒城和霍啸林当街高喊革命口号,侯学问带兵前来,霍啸林吓得落荒而逃,赵舒城被抓了起来。为替赵舒城开脱,侯学问将所有罪责推在霍啸林身上,赵金虎命他带兵到霍家兴师问罪。得知贴无头帖子的英雄是自己的儿子,霍绍昌十分骄傲,他将霍啸林藏在母亲霍白氏的床内,侯学问一无所获。深知赵金虎秉性的霍绍昌让霍啸林离开西阳去天目山找自己的好友郑乾坤避难,临别之际霍绍昌对儿子竖起大拇指,霍啸林笑着转身,他怎知这一别竟是永别。赵金虎上门兴师问罪,霍绍昌一介文人毫不示弱,原来他与赵金虎十几年前就有恩怨,赵金虎念在霍绍昌当年的不杀之恩,成为保安司令之后一直没有对霍绍昌下手,可这次赵金虎不讲情面,说十天之内交不出霍啸林就让霍绍昌顶罪。

  • 拿霍绍昌没有办法的赵金虎教训儿子赵舒城,却被赵舒城满口的民主和打倒军阀气得咬牙切齿,赵金虎狠狠地教训了赵舒城一顿,并将他关了起来。十日期限已到,赵金虎碍于保安司令的身份无法公然对霍绍昌下手,便和手下的大兵假扮成土匪前往霍家行凶。霍绍昌做主将霍白氏的丫鬟樱桃儿许配给了霍啸林,并让她去寻霍啸林,和霍啸林一起回热河老家,霍绍昌知道,赵金虎这么多年没动手是因为没有借口,这一次,他一定不会放过霍家。雨夜,匆匆离家的樱桃儿看到了化装成土匪的赵金虎等人进入霍家。不放心的樱桃儿回了霍家,在暗处看到了赵金虎杀了霍家满门,樱桃儿吓得逃出了霍家去找霍啸林,樱桃儿不知道的是,赵金虎为了报当年的仇没有杀了霍白氏,他要活活饿死这个瘫痪在床的老太太。梅姑娘搞到了一把手枪,原来她嫁给赵金虎是为了给父兄报仇。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西阳霍家,不爱读书游手好闲的霍家大少爷霍啸林因为调戏小丫头樱桃儿,被父亲前朝举人霍绍昌当着瘫痪祖母霍白氏的面用家法狠狠地惩戒一顿。霍白氏不喜霍啸林,并怀疑霍啸林不是霍家的种,霍啸林从小被祖母非打即骂,祖孙二人一直在较着劲。码头,西阳保安司令赵金虎的儿子赵舒城上学归来,他的至交好友霍啸林为他接风,并带他去捧自己意中人梅姑娘的场听黄梅戏。霍啸林本想让赵舒城见证自己向梅姑娘求婚的一幕,没想到梅姑娘却借着赵舒城想见赵金虎。梅姑娘想嫁给赵金虎,让霍啸林无比伤心。回到霍家,赵舒城借机说服霍啸林帮自己贴无头帖子反对自己的爹赵金虎的横征暴敛,霍啸林认为梅姑娘是被赵金虎胁迫,不得不嫁给他。为了心爱的梅姑娘,霍啸林豁出去了要和赵舒城一起打倒反动军阀赵金虎,但贴无头帖子会掉脑袋,为了保命,霍啸林与赵舒城在关老爷像前结拜,说的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而是生死关头,相互保命。

  • 赵金虎大发雷霆,命令师爷侯学问抓到贴无头帖子之人。深夜,赵舒城又让霍啸林和他一起贴无头帖子,霍啸林没有答应赵舒城,原来霍啸林想趁夜找到梅姑娘私奔,被霍啸林一番深情感动的梅姑娘拒绝了他,因为梅姑娘必须嫁给赵金虎,这里面另有隐情。赵舒城和霍啸林当街高喊革命口号,侯学问带兵前来,霍啸林吓得落荒而逃,赵舒城被抓了起来。为替赵舒城开脱,侯学问将所有罪责推在霍啸林身上,赵金虎命他带兵到霍家兴师问罪。得知贴无头帖子的英雄是自己的儿子,霍绍昌十分骄傲,他将霍啸林藏在母亲霍白氏的床内,侯学问一无所获。深知赵金虎秉性的霍绍昌让霍啸林离开西阳去天目山找自己的好友郑乾坤避难,临别之际霍绍昌对儿子竖起大拇指,霍啸林笑着转身,他怎知这一别竟是永别。赵金虎上门兴师问罪,霍绍昌一介文人毫不示弱,原来他与赵金虎十几年前就有恩怨,赵金虎念在霍绍昌当年的不杀之恩,成为保安司令之后一直没有对霍绍昌下手,可这次赵金虎不讲情面,说十天之内交不出霍啸林就让霍绍昌顶罪。

  • 拿霍绍昌没有办法的赵金虎教训儿子赵舒城,却被赵舒城满口的民主和打倒军阀气得咬牙切齿,赵金虎狠狠地教训了赵舒城一顿,并将他关了起来。十日期限已到,赵金虎碍于保安司令的身份无法公然对霍绍昌下手,便和手下的大兵假扮成土匪前往霍家行凶。霍绍昌做主将霍白氏的丫鬟樱桃儿许配给了霍啸林,并让她去寻霍啸林,和霍啸林一起回热河老家,霍绍昌知道,赵金虎这么多年没动手是因为没有借口,这一次,他一定不会放过霍家。雨夜,匆匆离家的樱桃儿看到了化装成土匪的赵金虎等人进入霍家。不放心的樱桃儿回了霍家,在暗处看到了赵金虎杀了霍家满门,樱桃儿吓得逃出了霍家去找霍啸林,樱桃儿不知道的是,赵金虎为了报当年的仇没有杀了霍白氏,他要活活饿死这个瘫痪在床的老太太。梅姑娘搞到了一把手枪,原来她嫁给赵金虎是为了给父兄报仇。

  • 侯学问打听到霍啸林可能藏在天目山,为了斩草除根,赵金虎派出了会武的李教头和四个徒弟去抓霍啸林。李教头率众而来,却不敌郑乾坤武艺高强,被打的落荒而逃。樱桃儿前来报信,得知遭匪满门遇难的霍啸林跑回了西阳,靠和一个小乞丐交换衣服成功的混进了西阳县城。霍啸林要进城,正赶上侯学问为霍家满门出殡。霍啸林想去霍绍昌坟前祭拜,差点被守株待兔的侯学问打碎脑袋,幸好得赵舒城阻止。霍啸林趁夜摸进了霍家,发现了差点饿死的霍白氏。霍啸林得知了霍家满门遇害不是糟了匪,而是赵金虎所为,霍啸林跪在关公像前发誓要杀了赵金虎给爹报仇。

  • 霍啸林来见梅姑娘,他自认为报仇必死,不想留下遗憾,就把用祖传金锁化了打成的金镯子送给了梅姑娘,梅姑娘含泪与霍啸林诀别。靠着白天和自己换衣服的乞丐小六的帮忙,霍啸林翻过了赵家的墙头。霍啸林来到赵金虎的书房,就在他将手中的攮子刺向赵金虎之际,装睡的赵金虎起身将霍啸林踹飞,侯学问带着大兵破门而入,原来乞丐打扮的霍啸林早就被侯学问认了出来,霍啸林中了圈套,危在旦夕。就在霍啸林即将遇害的时候,赵舒城突然出现,救下了霍啸林,并让霍啸林挟持自己以逃命。霍啸林好不容易逃回了天目山,他绞尽脑汁想要报仇,将霍绍昌留给樱桃儿安家立命的银子抢到手里去找杀手,没想到杀手是李教头的同伙,险些丧了命,多亏郑乾坤相救及时。霍啸林求郑乾坤收自己为徒,四天后的头七他要为父报仇,只有四天时间,郑乾坤答应教霍啸林送死的本事,霍啸林毫不犹豫,只要有一丝希望他也想试一试。

  • 天时间,霍啸林学会了冷静思考,他拿着郑乾坤传给他的一对匕首就要下山报仇。郑乾坤师徒为霍啸林践行,霍啸林不知道的是,郑乾坤决定瞒着他去刺杀赵金虎。郑乾坤没有把握全身而退,才在告别时对霍啸林说来世再见。霍啸林下山,樱桃儿一路相随,二人潜回霍家。霍啸林让樱桃儿给自己缝制一副磁石手套,就倒下头呼呼大睡。赵金虎派李教头带领部队荡平天目山,赵舒城得到消息,以为赵金虎要杀掉霍啸林,他与赵金虎断绝了父子关系,出城去救霍啸林。赶到天目山,赵舒城没找到霍啸林,只看到了郑乾坤等人的尸体。赵舒城以为霍啸林已死,他为霍啸林立了衣冠冢后,选择了离开西阳回到省城。今天不仅仅是霍啸林报仇的日子,也是梅姑娘嫁给赵金虎的日子,通过婆子,赵金虎已经知道了梅姑娘别有用心,

  • 梅姑娘身上的枪被婆子搜了出来,赵金虎决定亲自收拾她。潜入新房院内的霍啸林看到了赵金虎进屋,他暗中观察着。在赵金虎的逼问下,梅姑娘说出她之所以嫁给赵金虎,是为了给宋家寨的父兄报仇。赵金虎将被捆着手脚的梅姑娘扔到了床上,透过窗户缝,霍啸林看到了这一切。就在赵金虎要侵犯梅姑娘的时候,霍啸林冲了进来,他利用赵金虎的轻敌,示敌以弱,最终用樱桃儿为他缝制的磁石手套吸出的匕首将赵金虎抹了脖子。报了仇的霍啸林和梅姑娘要跑,可梅姑娘崴了脚,她决定给霍啸林断后,并约定与他来世做夫妻。霍啸林与梅姑娘洒泪相别,他逃出赵司令府以后,遇到了乞丐小六,小六和霍啸林换了衣服,用计引开了追兵,霍啸林逃出了西阳城。霍啸林按照承诺,和小六结拜为兄弟,又遇见了来天目山找霍啸林的樱桃儿和霍白氏。四人来到天目山,发现了郑乾坤等人的尸体,霍啸林知道是自己连累了郑道长。霍啸林发现了赵舒城给自己立的衣冠冢,唏嘘不已,他带着奶奶,樱桃儿和小六离开了西阳。

  • 六个月以后,霍啸林等人来到了汉口,此时正值国民军北伐,为了生计,霍啸林和小六冒着枪林弹雨到战场上发死人财。一次在战场上,霍啸林被参加了北伐的赵舒城救了性命,赵舒城并未看清霍啸林的脸,霍啸林杀了赵舒城的爹赵金虎,也不敢和他相认。北伐的战斗暂时结束了,霍啸林误以为赵舒城牺牲,给他做了衣冠冢。发不了死人财,霍啸林等人断了生计,为了养活奶奶、樱桃儿和小六,霍啸林去大饭店当门童,却被一个贵妇人的小白脸戏子欺负,丢了工作。小六带霍啸林去偷了只鸡,霍啸林一边哭着一边将鸡吃完。小六打听到可以在码头挣钱,霍啸林决定和小六一起去。

  • 为了让霍啸林和樱桃儿圆房,霍白氏把梅姑娘留给霍啸林的金镯子骗了过来,并让樱桃儿去当掉。兄弟俩从码头上挣的钱还没捂热乎,便被恶霸黄麻子的手下劫了去,码头是黄麻子的码头,黄麻子的规矩是,头十天在码头上挣的钱,全都是他的。霍啸林气不过,与黄麻子的手下大打出手,并用一把从卖肉摊抄起来的杀猪刀杀了人。霍啸林让小六跳河逃走,他拿着刀与敌人拼杀,但双拳难敌四手,很快霍啸林被砍倒在地,就在霍啸林即将丧命之际,霍啸林被大龙商行的老板管子坤所救。霍啸林被管子坤送进了洋医院,同一个病房正是在战场上受伤昏迷的赵舒城。美丽善良的护士玛利亚觉得赵舒城是个英雄,她呼唤着赵舒城的名字,希望他赶快好起来。而霍啸林被玛利亚认定是个无赖,她讨厌霍啸林,认为他不应该得救。霍啸林醒了,他发现赵舒城没死,很高兴。赵舒城醒了,为了不让赵舒城认出自己,霍啸林用绷带把自己的脸缠了起来,并且不和赵舒城说话。为了重返战场,赵舒城请求医生让自己出院,并告别了对他心生爱慕的护士玛利亚。

  • 赵舒城出了院,霍啸林不用在伪装自己,他调戏了护士玛利亚,却被几个用枪的神秘大汉威胁,霍啸林为了活命,认怂告饶。很明显,玛利亚的身份并不一般。霍啸林的伤好了,管子坤问他有什么打算,霍啸林决定到大龙商行给管子坤卖命报恩。回到家的霍啸林,看到霍白氏当了金镯子置办的酒席,又气又委屈,喝的大醉,稀里糊涂的和樱桃儿入了洞房。醒来后的霍啸林悔恨不已,却被霍白氏逼着默认了这一切。

  • 管子坤交给霍啸林一个任务,去金大牙的赌场收一笔欠款,霍啸林单枪匹马闯进金大牙的办公室,软硬兼施,拿到了这笔钱。管子坤了解了过程之后十分高兴,给了霍啸林一笔钱,并同意让霍啸林的兄弟小六也为大龙商行做事。有了钱,霍啸林和小六换了体面的衣服,还给家里置办了酒席。喝醉了的霍啸林被深夜北伐军攻打武昌城的炮火惊醒,担心赵舒城的他,只身前往战场。战场上,赵舒城勇猛作战,成立敢死队冲杀在前,成为了北伐军的英雄,又奔赴了新的战场。经过一夜的寻找,霍啸林终于在一处战场找到了赵舒城,并与最危急的时刻救了赵舒城一命,生死关头,相互保命,这对兄弟再一次命运般的重逢。霍啸林不敢告诉赵舒城,自己杀了赵金虎,赵舒城并不知道赵金虎已死,他也不敢面对霍啸林,因为他知道霍家被灭满门不是遭了匪,而是因为赵金虎。

  • 一身是血的霍啸林从战场上回来,吓坏了霍白氏等人,解开了心结的霍啸林也不说话,便累得沉沉睡去。玛利亚得到消息以为赵舒城再一次受伤住院,急忙赶了过去,却闹了个笑话。赵舒城希望玛利亚帮他好好照顾受伤的战友马宵汉,玛利亚含羞答应着离去。马霄汉拿玛利亚和赵舒城开着玩笑。玛利亚约赵舒城吃饭,得知赵舒城最好的兄弟叫霍啸林。吃完饭时,玛利亚用英语向赵舒城告白,赵舒城假装听不懂,落荒而逃。管子坤决定交给霍啸林一笔生意,但这笔生意不好做,如果货不走汉口的码头,就挣不到钱。霍啸林决定冒险从汉口码头走货,在汉口做生意,如果能有自己的码头,那就是财源滚滚,管子坤图谋汉口的码头已久,霍啸林就是管子坤试探黄麻子的一步棋。黄麻子得到消息。带着手下前去阻拦。霍啸林与黄麻子单挑,取得了胜利,并为大龙商行打下了汉口的码头。得知霍啸林打下码头,霍白氏不喜反怕,命令樱桃儿立刻搬家。

  • 汉口码头从来就不是黄麻子的,只不过是沈三爷交给黄麻子管理的,沈三爷是谁?半个汉口都是沈三爷的。沈三爷前来拜访管子坤,威胁要弄死霍啸林,管子坤陪着笑脸,把一切都推到了霍啸林身上。沈三爷的人去霍啸林住的地抓人,幸好霍白氏神机妙算,提前搬家,沈三爷的人扑了个空。霍啸林把奶奶安排在贫民窟,霍白氏不想吃苦,想住大饭店,霍啸林气坏了,不理霍白氏,拉着小六去打探消息。霍啸林去找管子坤,管子坤伪做关心,还给霍啸林拿出银票让他离开汉口,实际上是逼霍啸林为自己拼命。回去的路上小六被人抓走,霍啸林前去营救发现是赵舒城。赵舒城请霍啸林喝酒,劝霍啸林跟自己参军,不要混黑帮打码头,为了劝霍啸林,赵舒城差一点说出了霍家被灭满门的真相,可是被霍啸林打断了,霍啸林拒绝了赵舒城的好意,离开。霍啸林和小六回到贫民窟找霍白氏,却被沈三爷的手下抓走。赵舒城及时赶到,将霍啸林救了下来。霍啸林担心霍白氏有什么不测,让赵舒城帮他找奶奶,可他没想到的是,霍白氏带着樱桃儿,装成阔太太住在大饭店。

  • 赵舒城去找沈三爷,让他放了霍啸林的奶奶,见北伐军攻下了武昌,气势正盛,沈三爷对赵舒城实话实说,他并没有抓走霍白氏。霍啸林想起奶奶跟自己说过要住大饭店,就喝小六挨个大饭店的找,终于找到了奶奶和樱桃儿。为了不穿帮,霍啸林按奶奶的吩咐,穿上了赵舒城的军服,终于进饭店看到了奶奶。霍白氏让霍啸林小心着点,别丢了命,管子坤不是什么善人,霍啸林嘴上不置可否,心里明白奶奶说的没错,可自己除了这条命没有别的,他只能拼命。赵舒城找到霍白氏,他认为霍白氏没有告诉霍啸林霍家被灭满门的真相,他想宰了霍白氏,把真相隐瞒下来,这样就能和霍啸林做一辈子的兄弟。霍白氏装傻,骗过了赵舒城。霍啸林在赵舒城的住处发现了一堆未曾打开的家书,赵舒城为了霍啸林和赵金虎断绝了父子关系后,就再也没看过西阳老家的来信。兄弟二人相见,有些尴尬,两个人都有秘密瞒着对方,霍啸林给赵舒城借了枪和子弹,离开。霍啸林找霍白氏帮自己出主意,霍白氏告诉霍啸林,你得和沈三爷一对一。

  • 赵舒城和玛利亚相爱了,深知玛利亚背景复杂的霍啸林劝赵舒城不要和玛利亚来往,赵舒城不当回事,并让霍啸林代替自己和玛利亚约会。餐厅里,精心打扮后的玛利亚没有等到心上人,却等到了流氓无赖霍啸林,气得玛利亚将一杯咖啡都泼在了霍啸林身上。霍啸林十分委屈,他把替赵舒城买的玫瑰送给了玛利亚,玛利亚让他带话给赵舒城,说花收下了,自己很喜欢。小六打听到了沈三爷每天都会去一个茶楼,霍啸林便前去茶楼,求掌柜的让自己当了伙计。可每晚沈三爷来的时候,除了给他捏脚的刘瞎子,任何人都不能靠近沈三爷的房间一步。霍啸林又一次代替赵舒城和玛利亚约会,却被沈三爷派来的杀手行刺。霍啸林几次救下玛利亚,并让她先走。玛利亚身边的保镖及时赶到,玛利亚扭转了对霍啸林的看法,认为他并不是一个纯粹的流氓无赖。赵舒城回到住处,见到了等在这里的玛利亚,可因为集结号他又不得不离开,赵舒城和玛利亚相互表白心意,玛利亚吻了赵舒城。为了找到和沈三爷一对一的机会,霍啸林请刘瞎子喝酒,他要拜刘瞎子为师,学捏脚。

  • 霍啸林为了杀沈三爷,和刘瞎子学捏脚,可刘瞎子教霍啸林捏脚,似乎也有他的目的。刘瞎子告诉霍啸林,闺女捏脚比自己好,给个总督都不换,霍啸林跟自己学不会捏脚,如果让自己的闺女给霍啸林捏上一回,霍啸林准能学会。原来刘瞎子之所以收霍啸林为徒,是想把自己的瞎女儿翠儿嫁给霍啸林,翠儿也很喜欢霍啸林,说给他做妾都行。可是他们哪里知道化名刘根的霍啸林的真实目的是杀了沈三爷,刘瞎子还以为霍啸林之所以想给沈三爷捏脚是图赏钱。有了机会,可霍白氏却不让霍啸林杀人了,霍啸林也知道,沈三爷不比赵金虎,半个汉口都是他的,杀了沈三爷之后,自己和家人必定没命。霍啸林吩咐小六做了一系列安排,就等着沈三爷晚上来给他捏脚了。

  • 霍啸林用计逼沈三爷签下了和大龙商行共同管理汉口码头的文书,沈三爷为了泄愤,用警察局郭队长手里的枪打了刘瞎子一枪。霍啸林跪倒在刘瞎子面前,认为是自己害了他,刘瞎子不怪霍啸林,他只是让霍啸林娶自己的女儿,霍啸林同意了。樱桃儿是个醋坛子,不让霍啸林纳妾,她去找翠儿,想看看是什么样的狐狸精钩走了自家老爷,却被看不见的翠儿和屋子里刘瞎子的尸体吓了出去。为了报答刘瞎子,霍啸林披麻戴孝给他出了殡,为了报答刘瞎子,霍啸林大摆筵席娶了翠儿。管子坤给了霍啸林一栋公馆,并收霍啸林为义子,让他做大龙商行的少东家。大喜之日,赵舒城找到霍啸林,军方要和大龙商行做一笔买卖,霍啸林答应了他。

  • 子坤的老朋友诸葛找到他,让他帮自己劫走北伐军那批货,并给了管子坤一笔银票作为订金。管子坤认钱不认人,应下了这件事。霍啸林回家,樱桃儿和翠儿争风吃醋,搞的他焦头烂额。霍啸林给奶奶叩头请安,霍白氏告诉霍啸林,应尽快给霍家传宗接代,霍啸林不想听奶奶的,甩手离去。管子坤找到金大牙,埋伏了赵舒城运送军火的队伍,赵舒城负伤落崖,战友牺牲,军火被劫走。管子坤吩咐经理把军火从码头上运给诸葛先生,却被霍啸林和赵舒城拦了下来。金大牙出面却被霍啸林用手雷吓得跳了水。赵舒城用枪问罪管子坤,却被霍啸林拦下,赵舒城枪伤发作,晕倒在地。 赵舒城又一次被送到了玛利亚的医院治伤,只不过这一次有心爱的人陪伴。 赵舒城感谢霍啸林帮北伐军抢回了军火,说政府会记住功臣。

  • 管子坤将整个大龙商行都交给了霍啸林打理,霍啸林春风得意,霍白氏劝霍啸林趁赵舒城知道真相之前先下手为强,霍啸林兵不同意,霍白氏再劝,霍啸林很不耐烦的离开。接手大龙商行的生意后后,霍啸林找一个叫梅九哥的人要账。没想到,梅九哥竟是霍啸林以为早就死了的梅姑娘。两人一叙别情,霍啸林得知梅姑娘为报恩嫁给了荣先生,霍啸林想让梅姑娘跟自己远走高飞,梅姑娘指出霍啸林有妻有妾,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在一起的却不是自己爱的,霍啸林无助而无奈。霍啸林在路边摊买醉,遇到了赵舒城。赵舒城也有烦心之事,兄弟二人一醉解千愁。借着酒劲,赵舒城对霍啸林说出是自己的爹赵金虎杀了霍家满门的真相,就算霍啸林不原谅自己,自己也永远拿霍啸林当最好的朋友,结义兄弟。霍啸林情绪激动,也想对赵舒城说出真相,可因为懦弱,没能说得出口。喝醉的霍啸林去找梅姑娘,他想逃避,想带着梅姑娘逃离这一切,他的妻,他的妾,他的奶奶和赵舒城,梅姑娘心疼地抱着霍啸林,霍啸林在她怀里沉沉睡去。沈三爷过寿,黄麻子决定刺杀霍啸林,拿霍啸林的项上人头给沈三爷拜寿。

  • 赵舒城听从玛利亚的意见将真相告诉了霍啸林,解开了心结,他给玛利亚讲述的他和霍啸林之间的一切。梅九哥把霍啸林送回霍家,并当众宣布自己已和霍啸林义结金兰。玛利亚得知一切后认为霍啸林不该恨赵舒城,因为一切都是赵金虎做的,如果霍啸林恨,说明他心眼小,不配和赵舒城称兄道弟,赵舒城认为玛利亚说的很有道理。霍白氏将金镯子掏了出来,让霍啸林去追梅九哥,把她娶进门。原来当初霍白氏办酒席并没有当掉霍啸林的镯子,而是撬掉了自己一颗金牙,霍啸林很感动,他抓起金镯子追了出去。黄麻子前来行刺,霍啸林和梅九哥危在旦夕,幸好赵舒城及时赶到,两兄弟将黄麻子和枪手打死,化解了危机。赵舒城劝霍啸林和自己去当兵,霍啸林说自己在江湖上挺好,赵舒城没有自己本事大。兄弟二人吵了起来,霍啸林用话气走了赵舒城,兄弟二人决裂。

  • 霍白氏劝霍啸林搬家,她认为赵舒城走了,只剩下霍啸林单枪匹马,而且沈三爷兵多将广不好惹,她想让孙子离开汉口回热河老家,被霍啸林拒绝。为了对付沈三爷,霍啸林决定找帮手,他先和金大牙交上了朋友,又雇了瘦高个约翰·乔当自己的替身,还收了被沈三爷赶出帮的冯大眼珠子为兄弟。因为丢失了那批军火,诸葛十分愤怒,他逼管子坤杀了霍啸林。为了达到目的,管子坤决定联合沈三爷。管子坤找到金大牙,他出银票想让金大牙杀了霍啸林,但他不知道的是,金大牙已经和霍啸林交上了朋友。双方剑拔弩张,危机一触即发。

  • 霍啸林按管子坤的吩咐去收账,为防万一,他让约翰·乔作为替身替自己去,却被金大牙误会成打着霍啸林旗号的瘪三,打了约翰·乔一枪。霍啸林将计就计,利用约翰·乔中枪传出了自己的死讯,让沈三爷放松了警惕,却和冯大眼珠子在暗中一一了解了沈三爷的左膀右臂,霍啸林为了除掉沈三爷要做到知己知彼。霍白氏为了劝霍啸林离开,让梅九哥请霍啸林一家吃团圆饭,梅九哥答应霍啸林,只要他放弃和沈三爷的恩怨回热河,她就给嫁给霍啸林。霍啸林假意答应,他把梅九哥支开,决定去找沈三爷报仇。

  • 霍白氏想拦霍啸林,霍啸林说自己咽不下这口气,一定要去报仇,霍白氏说霍啸林和老太爷当年一样,指定是霍家的种。以为霍啸林已死,沈三爷补办寿宴,管子坤认为自己得罪了沈三爷,决定亲自去拜寿。霍啸林找到沈三爷的帮手侯五爷,利用他潜入沈三爷的家。就在寿宴之上,霍啸林当众杀死了沈三爷,被警察局郭队长抓走,临走时,管子坤希望郭队长枪毙霍啸林,霍啸林只是对着管子坤坏坏一笑。霍啸林想收买郭队长让自己活命,可是政府的官员为了平息沈三爷徒弟的愤怒,决定枪毙霍啸林,为了活命,霍啸林找到了赵舒城的团长,却没想到团长公事公办,他依然要被执行枪决。

  • 郭队长念在朋友一场的份上,决定亲自送霍啸林上路,霍啸林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感到无比绝望。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郭队长接到上级命令枪下留人,原来是梅九哥求人保了霍啸林一命。梅九哥去监狱看霍啸林,她是来与霍啸林告别的,因为霍啸林的欺骗,她决定离开,霍啸林伤心欲绝。郭队长暗示霍啸林,想离开监狱得指出幕后黑手,霍啸林顺势将管子坤送进了监狱。从监狱出来后,霍啸林接手了大龙商行,他与金大牙联合打响了大龙商行的招牌,又和政府合作做生意,风头一时无两。

  • 所有人知道在水路上走货得避开五湖帮,因为五湖帮是天下第一帮,霍啸林不以为然,除掉沈三爷后,他认为在汉口已经没有人能和自己相提并论了,哪怕是所谓的天下第一帮。男子汉大丈夫,立业就要成家,霍啸林为了能够迎娶梅姑娘,想休了自己并不爱的樱桃儿和翠儿,没想到樱桃儿服毒以死相逼,霍啸林让冯大眼珠子去追求翠儿,翠儿也不是好相与的,她跳了江,两个媳妇都是烈性女子,霍啸林无奈只能接受。

  • 霍啸林决定亲赴上海,他要去找回梅九哥。霍啸林去荣公馆登门拜访,他想求荣先生放了梅九哥,没想到在荣先生眼里,霍啸林这样的小人物不值一见。荣先生的管家贵叔告诉霍啸林,梅九哥已经离开上海去了比利时国。霍啸林垂头丧气地从荣公馆出来,遇上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当街枪杀共产党,只因为说了句公道话,霍啸林就被当成共产党抓了起来。在监狱里,大批共产党员慷慨赴死,霍啸林很是震动。

  • 霍啸林被贵叔保出了监狱,他得知梅姑娘不是去了比利时国,而是不想见自己,霍啸林再一次求贵叔让自己见梅姑娘一面,贵叔带霍啸林到了荣公馆。在贵叔的安排下,霍啸林和梅姑娘隔门对话,霍啸林求梅姑娘离开荣先生嫁给自己,梅姑娘告诉霍啸林,他们永远也不可能在一起了,因为在汉口为了保霍啸林的命,梅姑娘答应了荣爷今生再也不见霍啸林。霍啸林伤心欲绝的离开了上海,一路上,喝的烂醉如泥。霍白氏认为霍啸林对梅姑娘死心了,让樱桃儿和翠儿抓紧为霍啸林传宗接代。霍啸林被郭队长请去喝茶,得知小六和共产党搅在一起,郭队长告诫霍啸林离共产党远一点,并让霍啸林帮忙抓一个叫韩亲仁的共产党。霍啸林抓住了组织工人罢工的年轻共产党员王巍,他认为共产党之所以组织工人闹事罢工,是图谋他的码头。

  • 霍啸林派人通知郭队长来抓人,这时韩亲仁来求见,韩亲仁用自己作为交换,让霍啸林放了王巍。因为佩服韩亲仁无惧死亡的勇敢和气度,霍啸林放了王巍。霍啸林和韩亲仁喝酒,了解了共产党员和共产主义,郭队长来了,韩亲仁正准备束手就擒,没想到霍啸林却说他是商行新请来的账房先生,之前抓错了人,给放了,郭队长只得离开。韩亲仁问霍啸林为什么,霍啸林告诉韩亲仁,想和他交朋友。商行门口,一个女学生白雪堵住了霍啸林,她要进霍啸林的办公室找人,霍啸林莫名其妙。办公室里,韩亲仁一直在等霍啸林,他想和霍啸林做一笔生意。正在此时,赵舒城突然带人冲进了商行。为了拦住赵舒城,约翰·乔和冯大眼珠子挨了打,韩亲仁趁机跳窗逃走。赵舒城没有抓到人,他警告霍啸林不要和韩亲仁搅在一起与政府为敌。赵舒城走后,女学生从霍啸林处得知韩亲仁安全,放心离开。

  • 霍啸林让小六帮自己找到韩亲仁,再见韩亲仁,霍啸林觉得他很亲切,就把自己过往的故事讲给了韩亲仁听,韩亲仁了解了霍啸林的故事,认为霍啸林有一颗勇敢的心。赵舒城让人监视霍啸林,他认为这样可以抓住韩亲仁。在教堂门口,赵舒城偶遇玛利亚,潜入了玛利亚保镖的家,知道了玛利亚的身份。霍啸林决定帮韩亲仁做这笔生意,但赵舒城已经盯上了他,霍啸林安排金大牙帮他押货。霍啸林在街边排挡遇见了喝的大醉的赵舒城,他想和赵舒城缓和关系,却得知赵舒城喝醉是因为爱上了一个“娼妇”。赵舒城再次找到霍啸林,他要求霍啸林帮助他抓住韩亲仁,霍啸林虚与委蛇,赵舒城最后警告霍啸林后离开。暗中监视霍啸林的赵舒城带人包围了码头,因为他知道霍啸林要在这里见韩亲仁。霍啸林安排王巍在码头上接货,被没想到货在半路上被五湖帮劫了。

  • 货丢了,计划取消,霍啸林向王巍承诺,十日之内一定把货交到韩亲仁手中。为了不引起赵舒城怀疑,霍啸林让冯大眼珠子假装运货,赵舒城识破了霍啸林的意图,伪作不知,没有上当。王巍怀疑霍啸林是假装货物丢失,实为私吞,韩亲仁让王巍盯着霍啸林。霍啸林让约翰·乔去打探五湖帮的消息,他找到侯五爷,讨教怎样和五湖帮搭上关系,侯五爷表示爱莫能助,让霍啸林找当官的朋友想想办法。霍啸林去找团长帮忙,还没开口,赵舒城就冲了进来。

  • 玛利亚在和干爹龙爷吃饭的时候犯了恶心,原来她已经怀上了赵舒城的孩子。龙爷的管家苏伯得知有人刺杀玛利亚,误会是霍啸林干的。霍啸林知道赵舒城和玛利亚相爱,他打算让赵舒城帮他要回货。 西餐厅里,赵舒城以为霍啸林服了软,要把韩亲仁交给他,没想到霍啸林求他去找玛利亚要回被五湖帮劫走的货物。赵舒城勃然大怒,他大骂不认识那个娼妇,甩手而去。跟踪了霍啸林的王巍以为霍啸林出卖了他们,和韩亲仁紧急转移的藏身地点。韩亲仁决定亲自去找霍啸林要一个交代。

  • 韩亲仁找到白雪,让她帮自己办一件事。以为霍啸林肯用自己的命换三个女人的命,玛利亚觉得霍啸林还不算猪狗不如,没想到原来被抓来的霍啸林是约翰·乔假扮的,玛利亚更恨霍啸林了,约翰·乔挨了一顿打后被放走。霍啸林给赵舒城打电话,表示自己愿意配合抓捕韩亲仁,电话的另一头,赵舒城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白雪找到霍啸林,带霍啸林去见韩亲仁,她不知道的是,暗处,得到消息的马霄汉跟踪着他们。霍啸林被白雪领进了一处仓库,他被藏在暗处的王巍袭击晕倒。

  • 霍啸林潜进了五湖帮,用枪对准了龙爷,他要求龙爷放了自己的奶奶和女人,没想到龙爷全然不惧,并告诉霍啸林,他的奶奶和女人已经被扔进江里喂鱼了。要为奶奶报仇的霍啸林刚要扣动扳机,玛利亚突然出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龙爷找准机会,将霍啸林制住。玛利亚大骂霍啸林混蛋,自己刚放了他奶奶和两个女人,霍啸林却来刺杀自己干爹。霍啸林被捆在一个木架子上等待死神来临。

  • 龙夫人相信了霍啸林的谎言离开了五湖帮。回想起赵舒城之前对玛利亚态度的变化,霍啸林认为玛利亚肚子里的孩子真是龙爷的,龙爷打算让霍啸林死个明白,原来他早知道玛利亚怀孕,并在暗中查出了孩子的父亲是赵舒城,龙爷打算等赵舒城从前线回来就为他和玛利亚举办婚礼,就在龙爷说完这一切要对霍啸林开枪之际,霍啸林告诉龙爷,自己是赵舒城的结义兄弟,赵舒城早已回到了汉口。龙爷放了霍啸林,让他去给玛利亚和赵舒城保媒,如果霍啸林做的好,五湖帮和啸林商行恩怨一笔勾销。

  • 赵舒城为了抓住韩亲仁对霍啸林用了计策,他假装同意娶玛利亚为妻。赵舒城和霍啸林在一起喝酒,再叙兄弟之情,霍啸林十分感动。玛利亚来找赵舒城,赵舒城利用了玛利亚对自己的感情,让玛利亚求龙爷放了霍啸林的船,玛利亚以为赵舒城爱着自己,要娶自己为妻,玛利亚信以为真。在诸葛的安排下,赵舒城与彭专员的女儿约会,他回忆起与玛利亚美好的过去,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得到五湖帮放船的消息,霍啸林通知韩亲仁接货。五湖帮放船,收到消息的赵舒城带着人马藏在暗处,准备抓捕韩亲仁。

  • 以为胜券在握的赵舒城扑了个空,前来接货的是冯大眼珠子假扮的韩亲仁。赵舒城气得发话,说自己早晚有一天要亲手毙了霍啸林。霍啸林之所以没有中计,是因为霍白氏的提醒,霍啸林就来了一出计中计,试探出了赵舒城的真正目的。在霍啸林的安排下,韩亲仁接到货离开了汉口。霍白氏告诉霍啸林,赵舒城不会真的娶玛利亚,答应五湖帮的事做不成,五湖帮不会善罢甘休,应该立刻离开汉口。霍啸林不甘心,他把奶奶和两个女人安排到一处僻静的染坊,决定跟五湖帮周旋到底。霍啸林再次找到赵舒城,劝他娶玛利亚,赵舒城根本不听霍啸林的解释。彭专员同意了赵舒城与自己女儿的婚事,诸葛告诉赵舒城,礼拜天就是他和彭小姐的订婚酒会。霍啸林决定再做一回荆轲,去刺杀龙爷,没想到龙夫人上门质问霍啸林为何不将玛利亚带回家。

  • 龙夫人又哭又闹,怀疑霍啸林和龙爷一起欺骗自己。霍啸林赌咒发誓,才消除了龙夫人的疑虑。以为赵舒城即将来迎娶自己的玛利亚在房间贴着喜字,幸福无比。霍啸林上五湖帮负荆请罪,他告诉龙爷赵舒城对玛利亚的态度。龙爷找到玛利亚,让她先不要着急和赵舒城结婚,可以先把孩子生下来,玛利亚逼问为什么,龙爷说漏了嘴。玛利亚前来质问霍啸林为什么胡说八道,破坏自己和赵舒城的婚事,霍啸林没法解释。龙爷收到了赵舒城订婚酒会的请柬,他决定带玛利亚去见赵舒城的真面目。酒会上,霍啸林找到赵舒城,试图最后劝说赵舒城回心转意,娶玛利亚为妻,赵舒城一意孤行,根本不把霍啸林的话当回事。

  • 龙夫人寻死觅活,龙爷焦头烂额,为了平息这一切,为了玛利亚肚子里的孩子,霍啸林决定真的娶玛利亚为妻。霍啸林带玛利亚见霍白氏,告诉霍白氏自己决定和玛利亚结婚。诸葛大骂赵舒城得罪了龙爷,影响了自己的仕途。赵舒城决定从此谁也不靠,靠自己真刀真枪的出人头地。为了给玛利亚出气,龙爷决定杀了赵舒城,被霍啸林阻止,龙爷决定砍下赵舒城双手双脚,玛利亚用枪顶住自己的脑袋请龙爷收回成命。赵舒城决定大肆抓捕疑似共产党员和亲共分子,他放话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新婚之夜,霍啸林对玛利亚表态不会碰玛利亚,自己是赵舒城的大哥,永远是玛利亚的兄弟,孩子生下来要叫他伯父。玛利亚有些感动,有些欣慰,有些歉疚,有些如释重负。 霍啸林再一次目睹了警察当街杀害共产党员,郭队长劝他少管闲事。

  • 就在霍啸林面前,赵舒城杀害了一个工人骨干,另一个工人骨干被吓得供出了王巍回到汉口的真实目的,接韩亲仁怀了孕的媳妇离开。达到了目的,当着霍啸林的面,赵舒城杀害了王巍等人。为了阻止赵舒城,同样听到消息的霍啸林先一步找到了韩亲仁的媳妇桂英。赵舒城带人赶到,为了救下桂英,霍啸林和桂英演了一出戏,霍啸林说桂英是自己在外面找的小老婆,赵舒城根本不相信霍啸林的胡说八道,就要将桂英带走。龙爷和一位高官及时赶到,由于事先和桂英串了气,成功的骗过了高官,赵舒城气的咬牙切齿但又毫无办法。为了不给赵舒城借口和掩人耳目,霍啸林将桂英带到了自己家。霍白氏被霍啸林带来的这个大肚子女人弄懵了,听说是自己的新孙媳妇,气得直翻白眼儿。

  • 赵舒城对白雪用刑,逼问韩亲仁的下落,白雪根本不知道韩亲仁去了哪儿,赵舒城气急败坏,要用烙铁烙白雪的脸,就在此时,霍啸林和诸葛赶到,拦住了赵舒城。在诸葛的偏袒之下,霍啸林救了白雪,赵舒城气得摔门而去。玛利亚用急救知识救了身受重伤的白雪。汪精卫制造了“七·一五”惨案,大量共产党员被杀害,为了应对国民党武力清党的政策,中国共产党发动了南昌起义。 韩亲仁又一次潜回了汉口,因为南昌起义急需大量药品救助伤员,他再次找到霍啸林。霍啸林指责他不顾妻儿,韩亲仁告诉霍啸林,为了自己的信仰,为了更多苦难的人民,为了这个国家的未来,他必须牺牲。霍啸林告诉他,桂英没死,迫不得已成为了他的老婆。韩亲仁感谢霍啸林救了桂英和他的孩子,对霍啸林深深一拜。霍啸林让韩亲仁把桂英和白雪带走,韩亲仁告诉霍啸林,如果他真把她们带走,就给了赵舒城迫害霍啸林的借口。霍啸林无奈默认,自嘲自己上辈子一定是欠了韩亲仁的。

  • 赵舒城得知韩亲仁已经回到了汉口,为了将韩亲仁和霍啸林一起枪毙,他吩咐马霄汉严密监视霍公馆。霍啸林找金大牙帮他在黑市上收购韩亲仁继续的药品,又行贿诸葛安排了运货的车辆,霍啸林成功将药品交给了韩亲仁。得知韩亲仁离开,恼羞成怒的赵舒城抓捕了金大牙。无论赵舒城怎么严刑逼供,金大牙都没有出卖霍啸林,因为他拿霍啸林当朋友。赵舒城再次用计请霍啸林喝酒,他命马霄汉等人装扮成食客,一旦霍啸林被诱出了口供,立刻抓捕,没想到霍啸林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是不上当,霍啸林喝的酩酊大醉,赵舒城的计划再一次失败。

  • 一计不成,赵舒城再生一计,他利用玛利亚对自己的感情,假意去求玛利亚原谅,想重新开始。善良的玛利亚相信了赵舒城的谎言,霍啸林也认为赵舒城已经痛改前非了,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赵舒城正在酝酿一个新的阴谋,他从法国领事馆借来了一个录音的机器。赵舒城利用乐队掩护了录音机运行的声音,骗到了玛利亚的口供,立刻逮捕了霍啸林。在霍啸林的安排下,约翰·乔赶到霍公馆,将白雪和桂英在被抓之前及时送到了五湖帮。去保护霍白氏等人的冯大眼珠子被霍白氏派去上海找梅姑娘。小六找到了诸葛,去救霍啸林,可赵舒城手上有证据,诸葛也没有办法。

  • 赵舒城带着玛利亚来探视霍啸林,玛利亚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霍啸林。不再相信赵舒城的霍啸林大声宣布了他才是孩子的爹,玛利亚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赵舒城大发雷霆。为了报复霍啸林,赵舒城找来了因霍啸林而入狱的管子坤。赵舒城把霍啸林入狱的消息告诉了管子坤,并给了他几把匕首。在放风的时候,管子坤带人袭击霍啸林,千钧一发之际,金大牙挺身而出,用身体为盾,紧紧地护住了霍啸林,霍啸林抓住机会,勒死了管子坤。见霍啸林再一次躲过一劫,赵舒城决定亲自动手。霍啸林被绑在了一根行刑柱上,赵舒城走了过来,兄弟二人四目相对。霍啸林得知是赵舒城安排管子坤刺杀自己,他骂赵舒城是个懦夫。赵舒城勃然大怒,他说自己比霍啸林勇敢,在西阳,带头反对军阀赵金虎,在汉口,参加北伐军敢死队屡立战功。

  • 赵舒城笑问,霍啸林想干什么。霍啸林说想给赵舒城勇气,让他打死自己。赵舒城将枪对准了霍啸林,他问霍啸林还有什么话。在最后的言语交锋中,霍啸林与赵舒城针锋相对,他告诉赵舒城,早已在心中与他割袍断义,自己的兄弟是韩亲仁,因为韩亲仁为了信仰,有一颗勇敢的心,而赵舒城只顾自己私欲,是一个懦夫!赵舒城将枪举起,他打开保险,即将扣动扳机,霍啸林毫无恐惧,目光坚定。赵舒城流下了眼泪,他手中的枪掉了,也许是因为被霍啸林说中了心事,也许是因为兄弟情义,最终,赵舒城放弃了。赵舒城知道自己无法对霍啸林下手,也再抓不到韩亲仁,他决定离开汉口,回老家西阳。霍啸林在监狱的时候,霍白氏吩咐小六去热河置办房产,她决定等霍啸林从监狱一出来,二话不说直接回热河。回到热河,赵舒城终于得知了杀死自己父亲的是霍啸林。当年赵金虎被杀后,赵家树倒猢狲散,赵舒城极尽辛苦才找到了侯学问,知道自己父亲被埋在了哪。

  • 赵舒城在赵金虎的坟前发誓,要杀了霍啸林为父报仇。赵金虎死了,当年他留下的家产自然也被充了公,作为赵金虎的儿子,赵家的继承人,赵舒城想要回家产,可被西阳县荀县长几次为难,更被陷害入狱。赵舒城的上司肖团长把赵舒城救了出来,肖团长很欣赏赵舒城,他想让赵舒城从长计议。可赵舒城家产被夺,父仇未雪,更得知荀县长暗中把赵家宅院卖给了一个外乡富商,赵舒城决定效仿当年的赵金虎,扮一回土匪。

  • 赵舒城将荀县长杀死,并将一切都伪装成土匪做的,西阳县城人心惶惶,赵舒城假意剿匪,派侯学问用计骗外地富商蒙面逃跑,马霄汉半路截杀。赵舒城诬陷土匪乃是外地富商,他自以为这一切做的天衣无缝。夺回了家产,赵舒城决定将爹和娘合葬。令赵舒城没想到的是,他打开娘的棺材,里面只有一面镜子和一件衣服。爹给娘立的是衣冠冢,娘究竟是死是活,安葬好赵金虎之后,赵舒城打算查出真相。赵舒城找到了父亲当年的老部下,他不但知道了当年娘没有死,更知道了一个让自己震惊不已的消息,他娘在嫁给赵金虎之前,本是霍绍昌的夫人,而霍啸林正是赵舒城同母异父的兄弟。而此时霍啸林还被关在汉口的监狱,他刚刚得知桂英给韩亲仁生了个儿子,他不知道赵舒城和他本来就是兄弟,也不知道赵舒城拜托汉口的兄弟监视他,一旦赵舒城得知他出狱的消息,就会来找他报仇。

  • 霍啸林给韩亲仁的儿子起名霍寒,玛利亚来监狱看霍啸林,霍啸林仍然觉得赵舒城是可以被原谅的,可玛利亚告诉霍啸林,她想让自己将要出世的孩子姓霍。赵舒城冲霍绍昌的坟连开三枪,他发誓要杀了自己同母异父的兄弟。赵舒城本以为除掉了荀县长,西阳县长的位子便是自己的了,可没想到诸葛带了几个特派员来调查荀县长被害一事。赵舒城认为自己和诸葛有交情,又用银票行贿了他,本该万无一失,可诸葛根本不求财,诸葛求的是功绩。侯学问偷听到了诸葛的真实目的,赵舒城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再扮一次土匪。赵舒城杀了诸葛和随行的官员,又杀了侯学问,他将一切都推在了侯学问身上。肖团长带兵来了西阳,他要给赵金虎上三炷香。在赵金虎的坟前,肖团长支开手下,他告诉赵舒城,自己是奉了上峰的命令来抓他的。肖团长一直很欣赏赵舒城,他决定放赵舒城一条生路,可为了给上头一个交待,肖团长打死了马霄汉,

  • 霍啸林才出了监狱,就被霍白氏逼着离开汉口回热河,霍啸林无奈答应。赵舒城逃离西阳来了汉口,他是来刺杀霍啸林的。就在离开汉口的那一天,霍啸林全家要在霍公馆门口照全家福,可霍啸林等人不知道的是,赵舒城正在暗中观察着一切。就在按下快门的那一瞬间,赵舒城冲了出来,及时察觉的玛利亚挡在了霍啸林面前。玛利亚被赵舒城击中了胸口。刺杀失败的赵舒城落荒而逃。玛利亚死了。但孩子被救活了,三个月后,霍啸林带着一家老小踏上了开往热河的火车。在火车上,霍啸林求霍白氏让自己回西阳给爹上个坟,因为他知道这一去热河就再也不会回来了,霍白氏同意了。霍啸林回到西阳,他惊讶的得知霍家的祖宅被上海的一个大老板买了下来。

  • 霍啸林发现梅姑娘一直将金镯子戴在手上,他告诉梅姑娘镯子是霍家的祖传金锁化了打的,就是他的命,让梅姑娘一辈子不要摘下来。霍啸林和梅姑娘度过了一生最快乐的三天,三天后,梅姑娘离开,她留信告诉霍啸林,自己要去上海处理荣先生的后事,并与霍啸林相约热河相见,可没想到,此一别竟是五年。五年了,梅姑娘一直没有来热河,这五年,霍啸林多次到上海打探梅姑娘的消息,可是他一无所获。就在离霍啸林定居的兴隆县城不远的土匪窝子宋家寨,梅姑娘已经成了大当家宋老虎的压寨夫人。原来五年前梅姑娘就要到热河时,被宋老虎掳上山当了压寨夫人,宋老虎强逼着梅姑娘拜了天地,就在宋老虎要和梅姑娘洞房之际,梅姑娘告诉宋老虎自己已经怀孕,她以死威胁,宋老虎不得不放过梅姑娘让她生下了儿子。五年了,梅姑娘没让宋老虎碰她半个手指头,可为了让儿子保住性命,梅姑娘不得不让他认贼作父。

  • 霍白氏为霍啸林不能真正的给霍家传宗接代而大发雷霆,两个孙子,一个是桂英和韩亲仁的,另一个是玛利亚和赵舒城的,虽都姓霍,可毕竟是假的,做不得数。樱桃儿和翠儿不争气,生的全是丫头,霍白氏逼霍啸林纳妾,可霍啸林心里装的只有梅姑娘,他自然不会同意。玛利亚的儿子霍悔嚷嚷着要娘,因为哥哥霍寒有娘,妹妹吉祥、如意也有娘,唯独自己没有娘。当年对玛利亚的死,霍啸林直到现在都很内疚,他无法告诉霍悔真相,可霍悔整天要娘,弄得霍啸林焦头烂额。为了安抚霍悔,白雪决定画一张玛利亚的画像给霍悔。宋老虎以为梅姑娘想用砒霜害他,没想到梅姑娘是给自己下毒,她对离开宋家寨已经绝望了,为了保住自己的贞洁,她唯有一死。

收起
演职员表
系列剧集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