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九州海上牧云记 立即播放

10.7亿播放
电视剧 更新至42集/共75集 每周二至周六20点各更新2集 VIP会员抢先看一周

地区:内地

导演:曹盾

类型:言情剧/古装剧/神话剧

语言:国语

简介: 九州大陆上古时代,人类皇族牧云家的六皇子牧云笙是魅族所生,不受父亲宠爱。他偶然获得一幅古画,画中美丽的魅灵盼兮让他痴迷,两人相约要寻找世间最美的地方。少年穆如寒江是大将军穆如槊之子,从小进宫伴读,他个...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42/共75集 )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九州大地上,一个算命僧逃到瀚州,命悬一线之时被硕风部主君硕风达的儿子——十三岁的硕风和叶所救。虽然母亲龙格丹珠反对,但硕风和叶还是决定留下算命僧做自己的奴隶,想从他口中听到更多东陆故事。连年异象,六月飞雪导致硕风部饱受饥饿的威胁,硕风达决定杀掉本作为贡畜的羊。与此同时,算命僧向硕风父子说出了端朝牧云皇家秘密——六皇子牧云笙不仅仅是一个人,正当他还想说出端朝大将军府中的秘密时,穆如铁骑追踪而来,抓捕了算命僧,并以窝藏逃犯的罪名罚没了硕风部的族产。

  • 而一早起床到远处打水的速沁紫炎返回时刚好目睹了一切,将手中鹰笛一分而二,留了一半给死去的情人,硕风和叶一时心软放过了她,她带着另一半鹰笛一路狂奔去寻找救兵。硕风达大怒,派人追赶,硕风泰奉命紧追不舍,却被赶来的速沁部骑射手射中身亡,速沁紫炎被救走。硕风泰妻子殉情,部众陷入悲痛之中。硕风达预知大难将至,下令惩罚硕风和叶。速沁紫炎逃至穆如铁骑驻扎处将硕风部行踪告知。傍晚时分,穆如铁骑将领来到硕风部所在地,硕风部众十分惊恐,硕风达单独与穆如将领对质,讲明硕风部擅离土地与屠掠速沁部的是因为活不下去了。穆如将领却说八部疆线不容跨越,否则八部彼此残杀,潮州血脉会流进草原,再无踪迹,而秩序才是维护永世安宁的至上法则。硕风达请求放过自己的族人,穆如将领坚持屠族的律法,只给一夜让他安排族中女人和高不过马背的孩子离开。硕风达表明自己将反抗。

  • 阿格布把硕风和叶卖到九州客栈,硕风和叶成为打奴。与此同时,奉旨入宫伴读的宛州万迎蕾、越州苏语凝同时下塌九州客栈。万迎蕾眼见车马寒酸的苏语凝清丽脱俗,出言奚落,却被随行的苏嬷嬷巧言化解。顺利入住后,苏语凝与苏嬷嬷谈心,说自己喜欢自由自在。天启城郊,一家人惨遭抢劫,正在不远处跟着老师穆如元学习阵法的寒江不顾师父的阻拦,出手救下了已失去父母的小孩高无音。寒江嘻笑面对老师穆如元的训斥,穆如元却说他生来要做的事并不是救一人之血,而是护尽天下苍生。寒江再次问及自己的身世,穆如元却说只知他是被扔在街上的孩子。蔡得意来到南枯府,南枯德讲述了穆如家与牧云家共建大端,一诺定天下的历史,表明穆如家独掌兵权会动摇大端根基,不得不防。蔡得意向南枯德报告了自己对穆如元的怀疑:身为战将,竟做了杂役,其中必有蹊跷。南枯德让蔡得意彻查此人。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九州大地上,一个算命僧逃到瀚州,命悬一线之时被硕风部主君硕风达的儿子——十三岁的硕风和叶所救。虽然母亲龙格丹珠反对,但硕风和叶还是决定留下算命僧做自己的奴隶,想从他口中听到更多东陆故事。连年异象,六月飞雪导致硕风部饱受饥饿的威胁,硕风达决定杀掉本作为贡畜的羊。与此同时,算命僧向硕风父子说出了端朝牧云皇家秘密——六皇子牧云笙不仅仅是一个人,正当他还想说出端朝大将军府中的秘密时,穆如铁骑追踪而来,抓捕了算命僧,并以窝藏逃犯的罪名罚没了硕风部的族产。

  • 而一早起床到远处打水的速沁紫炎返回时刚好目睹了一切,将手中鹰笛一分而二,留了一半给死去的情人,硕风和叶一时心软放过了她,她带着另一半鹰笛一路狂奔去寻找救兵。硕风达大怒,派人追赶,硕风泰奉命紧追不舍,却被赶来的速沁部骑射手射中身亡,速沁紫炎被救走。硕风泰妻子殉情,部众陷入悲痛之中。硕风达预知大难将至,下令惩罚硕风和叶。速沁紫炎逃至穆如铁骑驻扎处将硕风部行踪告知。傍晚时分,穆如铁骑将领来到硕风部所在地,硕风部众十分惊恐,硕风达单独与穆如将领对质,讲明硕风部擅离土地与屠掠速沁部的是因为活不下去了。穆如将领却说八部疆线不容跨越,否则八部彼此残杀,潮州血脉会流进草原,再无踪迹,而秩序才是维护永世安宁的至上法则。硕风达请求放过自己的族人,穆如将领坚持屠族的律法,只给一夜让他安排族中女人和高不过马背的孩子离开。硕风达表明自己将反抗。

  • 阿格布把硕风和叶卖到九州客栈,硕风和叶成为打奴。与此同时,奉旨入宫伴读的宛州万迎蕾、越州苏语凝同时下塌九州客栈。万迎蕾眼见车马寒酸的苏语凝清丽脱俗,出言奚落,却被随行的苏嬷嬷巧言化解。顺利入住后,苏语凝与苏嬷嬷谈心,说自己喜欢自由自在。天启城郊,一家人惨遭抢劫,正在不远处跟着老师穆如元学习阵法的寒江不顾师父的阻拦,出手救下了已失去父母的小孩高无音。寒江嘻笑面对老师穆如元的训斥,穆如元却说他生来要做的事并不是救一人之血,而是护尽天下苍生。寒江再次问及自己的身世,穆如元却说只知他是被扔在街上的孩子。蔡得意来到南枯府,南枯德讲述了穆如家与牧云家共建大端,一诺定天下的历史,表明穆如家独掌兵权会动摇大端根基,不得不防。蔡得意向南枯德报告了自己对穆如元的怀疑:身为战将,竟做了杂役,其中必有蹊跷。南枯德让蔡得意彻查此人。

  • 笼斗场上,硕风和叶等待出场,牧云寒在穆如寒山的陪同下来到包厢,原来他们就是牧云严霜等的人,皇帝牧云勤命牧云寒镇守瀚州,靖王令女儿牧云严霜同行。打斗开始,硕风和叶难以抵挡彪形大汉的进攻,处于下风。寒江说动掌柜,加入打斗,形成三人互搏,但硕风和叶与寒江一直处于下风。穆如寒山看见出场的寒江,竟眼带泪光。牧云寒察觉追问,他却不愿多说。寒江和硕风和叶终于合力打败了大汉,之后,寒江又假装不敌败下阵,硕风和叶获胜。正在此时,黑骑铁甲兵持剑而入,带走了寒江,寒山紧追而去。

  • 穆如寒江带伤在皇城内闲逛,无意中来到了牧云笙的住所,他推门而入,看到了一人端坐的牧云笙,两人随意交谈。牧云笙说他身负手中握剑便天下大乱的星命,因此,所有人都怕他。穆如寒江顿觉同病相怜,说以后会保护他。郁非星爆成一团光球,苓鹤清告知牧云勤:郁非星亮起,主国乱,穆如寒江与牧云笙必将令天下大乱。牧云勤想要化解,但苓鹤清却说自己只会算,不会解。牧云勤恼怒不已,决定宣皇子们进宫考校功课,尽早定下太子人选。皇后紧急召回儿子牧云合戈。牧云合戈及时赶回,借着魅女害人之事恳请牧云勤限制牧云笙在宫中行走。此时,牧云笙赶到,牧云合戈当殿说牧云笙非我族类,牧云勤震怒,把牧云合戈轰出了殿外,牧云笙追问牧云合戈话中之意,牧云勤没有回答,直接退朝而去,牧云笙失落。

  • 在穆如寒江的陪同下,牧云笙赶往永银宫。白头宫女出面劝阻,但牧云笙执意要见到自己的母亲。牧云笙打开门,走进了永银宫,看到了形同僵尸的母亲,昏倒在地。苏语凝在湖边发现了失神的穆如寒江,并认出了他是之前救自己的人,但穆如寒江否认,苏语凝失望离去。穆如寒江记下了苏语凝的名字,心中感到温暖。南枯皇后假意看望银容妃,实则是想从她的悲惨里获得安慰。南枯皇后见白头宫女还在,便知银容妃的秘密并未泄露,放下心来。原来白头宫女被逼吃了断心草,只要一说出那个秘密就会立即死去。在妻子穆如屏面前,宛王看似乐情于自在人生,实则另有打算。牧云勤找来穆如槊商讨牧云栾之事,谈及二人之前的帝位之争,原来他早知为人严苛暴虐的牧云栾仍觊觎皇位,想以赐战马之名试探他,并令穆如槊从中相助。穆如槊说自当为牧云守住江山。

  • 牧云笙跑来质问牧云勤,一言不合,牧云勤给了牧云笙一耳光,两人不欢而散。牧云笙十分伤心,穆如寒江计上心来,让他和自己趁围猎逃出宫去。同时,牧云栾与南枯祺正密谋借围猎之事陷害穆如槊,以改换江山。围猎开始,南枯德与墨先生密谈,商量下一步计划,决定借女儿南枯皇后之手将墨先生带到牧云勤身边。正在城郊操练牧云银家的牧云严霜因硕风和叶的挑衅而与之对打,硕风和叶本来占上风,却被牧云严霜算计落败,硕风和叶放出话将来要让她做自己的大阏氏。牧云笙依计跟着穆如寒江从围猎的军营逃出,却被穆如槊带兵追上。穆如槊以穆如寒江的性命相挟,牧云笙只好跟着穆如槊返回。牧云笙请求牧云勤放了穆如寒江,牧云勤不愿放,两人再起冲突,牧云勤一怒之下对牧云笙拔剑相向,牧云笙伤心绝望。

  • 三人就此得知各自的命运其实早已紧紧纠缠在一起:穆如寒江注定要与牧云笙争夺天下,而穆如氏为了保守这个秘密对硕风部展开了屠戮……牧云笙得知一切后悲伤至极,决定独自离开,想要去寻找这一切背后的答案。硕风和叶亦与穆如寒江告别,并放出话说自己定将打回天启。南枯月漓假借穆如寒江的名义偷偷将苏语凝约了出来,并派人将其推下了山崖。面对骑兵,龙锦焕不再寻死,而是决定帮助硕风和叶逃脱。龙锦焕以天罗刀丝对抗骑兵,顺利救下了硕风和叶,并赠了他一根天罗刀丝以备后用,还让他到了天拓海峡后找一艘叫横公的船。牧云笙回到皇帝大帐,牧云勤本来已放下心,却发现牧云笙正在走近辻目剑,他及时阻止,并让牧云笙晚上再来找自己。

  • 穆如寒江找到了牧云笙,从兰钰儿口中得知南枯皇后用晨昏定省的方式来回折磨牧云笙。从围猎场消失的苏语凝独自回到了皇城,却不肯说出自己为何人所救。为示小惩,南枯皇后命苏成章将女儿领回家中禁足。苏成章依令来接女儿,穆如寒山受穆如寒江之托将一个小剑坠赠予苏语凝,苏语凝十分感动。穆如寒江回到药王庙,得知高无音已被接走,便与其他兄弟告别,决定去投军。皇帝寝宫内,南枯皇后百般折磨瘫痪在床的牧云勤,不愿意承认自己输给了银容而将银容的画像撕得粉碎。硕风和叶历经艰辛,终于来到天拓海峡,找到了唐满和唐缺两兄弟的横公船,准备渡江。南枯皇后去永银宫向银容妃炫耀,银容却只觉得她可怜。南枯皇后忿恨不已,下令火烧永银宫。

  • 牧云笙以为珠中女子是因为他的身世而不愿转过身来,兰钰儿安慰他,他却表示自己不能太贪心,只要有人愿意陪着自己,听自己说话就好。霍思忠转眼把画像献给了牧云栾,说这《牧云幻珠图》中藏着九州运行的秘密与秘术。牧云栾虽有怀疑,但还是收下了画像。随从木原将朝中近况以及宛州近年的实力发展禀于牧云栾,建议趁现在牧云勤不能理政,军权又在南枯祺手里的良好时机发兵取得天下,牧云栾没有同意,因为他想以名正言顺的方式赢回皇位,让天下人知道自己做皇帝会比牧云勤强百倍。云中城的河络柳奇骏来访,送上了两件至宝:叩天泽与逆麟,牧云栾许他可在宛州境内自行开采矿藏。

  • 南枯皇后恼怒于牧云勤对银容的思念,便把他关在了藏剑阁,且下令不许他用膳。寒山发现南枯德死得奇怪,恐与秘术有关,建议起用秘术师,但穆如槊坚决否定了他的建议,并让他牢记穆如永世不得使用秘术的祖训。 寒山与寒川都好奇为何先祖留下如此训诫。牧云德在天启城内逛了几天,摸清了牧云笙的情况,墨先生让他自行去找牧云笙,并让他带着一个奇怪的算式去求牧云笙解答。牧云德以一张上好的白纸为礼,成功获得牧云笙的接见,并顺势留下了算式。牧云笙苦解算式时,牧云珠从兰钰儿手中消失。一位曼妙女子出现在牧云笙身边,牧云笙惊讶地发现女子就是自己在牧云珠中所见过的女子。女子也十分惊讶牧云笙能看到自己并听到自己说话。兰钰儿将牧云珠消失的事告诉牧云笙,女子消失,牧云珠出现。牧云笙呆立原地。

  • 牧云笙将自己关起来,握紧牧云珠凝神,再次进入幻境见到了另一个自己:悠游魅。牧云笙本想杀掉悠游魅以除去心中邪魔,却被悠游魅袭击,珠中女子及时出现,救了她。牧云笙终于看清了珠中女子的真面容,并被她的美丽所打动。珠中女子把自己在珠中的生活告诉了牧云笙,并带着他看遍了种种幻境,说珠中其实什么都有,也没人说话。于是,牧云笙便说以后要常常陪她说话,还要帮她取个名字,并向她询问有没有救人的秘术,女子以为牧云笙有所图,失望不已,而后便消失了。牧云笙猛醒,兰钰儿觉得他越发奇怪了。牧云德向兰钰儿打听牧云笙与珠中女子的消息,没什么收获,便建议杀人夺珠,墨先生否定了他的建议,并让他想办法帮牧云笙唤出珠中女子,而自己负责去查清牧云珠的来历。

  • 王一甲比赛输了但没好意思当面说自己心爱的姑娘春妮,寒江便趁他不注意夺了他怀里的信当众念了出来,念到最后才知道春妮父母收了别家的娉礼。一番追问,寒江得知春妮已等了王一甲四年,如果他再升不到副将,她父母就让她嫁给别人。王一甲为此苦恼万分。 为了补偿王一甲,寒江把自己私自行动从山贼手里得来的带有宛州标志的匕首送给了王一甲,并说服他与自己夜摸营地,探探这伙山贼是何来历。两人趁夜来到山贼营地,没抓住山贼,只看到一个山贼被生生拖入了地底,经过一番挖掘,他们挖出了一具古朴的战盔、一个埋着两具骸骨的大坑以及一个密文球。寒江认出战盔上的徽记来自河络速莫国,但密文球怎么也打不开,于是寒江便拿着它去请教营地里的河络工兵哈斯聪,哈斯聪送给他一本造锁图样的小册子。

  • 牧云陆解开了密文球,却不知球内所含之物为何,于是带人动身前往龙渊阁寻找答案。同时,骸骨坑下陷,骸骨沉入泥土中。原来,速莫国国王帆拉凯色找到了先祖的骸骨,将其供了起来,而这一切被黑衣女子所见,她认出了另一具骸骨手腕上的金属镯子,确认那是前晟朝皇帝的骸骨,而黑衣女子便是之前骗牧云笙为自己画像的女子,她的真实身份是前晟朝的公主姬昀璁。寒江去越州寻找苏语凝,恰好看到苏父拒绝了靖王爷的婚事,悄悄苏语凝送上了一辆青布驴车。寒江一路跟着青布驴车到了一水村,苏语凝与已嫁给一水村农民王铎的苏嬷嬷见了面,寒江放心离去。苏嬷嬷与王铎相敬如宾,恩爱非常,苏语凝十分羡慕,看着手腕上的剑穗想起了寒江。

  • 穆如铁骑在清剿赫兰部时战败,穆如槊怆然自愧,将瀚州守备全权交给了牧云寒的亲军。五十多岁的金吉老爹带着自己的女儿金珠海与四个人的小商队行走在瀚州风雪里,商队的七彩羊头不慎被吹跑,金珠海为了追着羊头差点被一驾脱落的马车砸中,幸得青年硕风和叶出手相救。金珠海深深望着努力扛住大车的和叶,直至风沙过去。金珠海十分感谢和叶的救命之恩,送了很多吃的东西给他,商队的苦速都心生忌妒,见和叶手脚都戴着镣铐就说他是逃奴。金吉小小询问了一番,得知和叶是出来放羊的,便给了他一些干粮路上吃。和叶临走时,金珠海说:如果让我再见到你,你就是我的。和叶心中为之一动。

  • 和叶想到自己的身世,怕不能给金珠海安稳的生活,金吉则说只要他对金珠海好就行了。和叶十分感激,跟着商队一起上了路,并把自己随身带的狼骨项链送给了金珠海,两人互许誓言。看着两人恩爱的样子,苦速都越加嫉妒,偷偷放飞了一只信鸽。不久之后,商队遇到了袭击,原来是苦速都将商队有盐的消息放了出去。和叶独自迎战,战至中途,发者认出对方是硕风和叶,便摘下了面具,和叶这才发现来者是幼时与自己失散的铁辕与铁朵。和叶向两人介绍金珠海,说是自己的妻子,铁朵心生不满。为了庆祝重逢,赫兰部举行了宴饮。和叶与铁辕斗酒赢了,铁辕则暗示自己的妹妹一直在等和叶,和叶却并不领情。铁朵向和叶表白,说金珠海会让他成为一个普通瀚州男人,和叶拒绝了铁朵。

  • 铁辕逼金吉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并劝和叶换一个女人,和叶却坚持要回金珠海,铁辕于是把装在同一个羊皮袄里的苦速都和金珠海带到了和叶面前。金珠海哭声嘶哑,和叶愤恨异常,空拳将苦速都打得半死。和叶带着金珠海与金吉离开,铁朵却认为他还会回来,于是向铁辕借了抢来的凌风马,说要送他一件礼物。金珠海虽然对和叶仍有万般不舍,但她心里清楚和叶有别的事要做,自己会耽误他。于是,她在和叶脖子上留了个咬痕,便自刎了,和叶悲痛万分。

  • 远在天启的牧云德正在给兰钰儿讲述黑森林的可怕之处——极北雪原,寸草不生,只有巨大的雪狼才能在那生存……牧云笙惊喜的声音传来,珠中女子再次现身,向牧云笙索要名字。牧云德闻言赶来,看得呆了。牧云德忍不住向珠中女子献殷勤,珠中女子不喜欢他,也不想让牧云笙之外的人见到自己,便把他与不知所以的兰钰儿送回了从前,牧云笙为珠中女子取名盼兮,她十分喜欢,并带着牧云笙一起在幻境中看流彩星空,给他讲起了九州的十二主星。牧云笙想到自己的主星是主战乱的郁非星,没了听下去的兴趣,盼兮却告诉他,十二主星是一体,都曾是荒神的身体,而荒神便是空无一物。

  • 牧云笙参透了世上万物都由微尘组成,海棠在他手中变成了无数光点,他拿着假牧云珠呼唤盼兮,剑匣中的真牧云珠有所响应,却被一旁的叩天泽笼罩了光芒。花朵的光斑流向天空,变成光团将牧云笙围了起来。他的身后开始钻出触须,兰钰儿发现异样,想要唤醒牧云笙。与此同时,观星阁内星轨停止转动,上面的星辰一一熄灭,只剩下郁非。兰钰儿被牧云笙暴涨的触须扔向了天空。毫无知觉的牧云笙从湖面倒影中看到了水中狰狞的自己,惊慌回头看到了身后盛开的大团触须,便大声呼喊盼兮。虞心忌闻声赶到,牧云笙被悠游魅控制失了神智,虞心忌痛下杀手,半清醒的牧云笙错将兰钰儿当作盼兮,生受了虞心忌一剑,昏厥倒地。

  • 墨先生告知牧云德,只有盼兮能召唤出牧云笙的真面目,让他登上帝位,令预言成真,如此才能让天下大乱。牧云德被说服,决定暗中将牧云珠还回去。牧云笙醒来,兰钰儿把牧云珠还给他,然后就请辞出宫,因为她深知牧云笙心中只有盼兮一人。牧云笙虽有不舍,但还是允了她的要求,兰钰儿为牧云笙研了最后一次磨,便跟着牧云德离开了。兰钰儿走后,盼兮再次出现,牧云笙害怕自己是不祥之人,就说了些狠话将盼兮气走了。盼兮很伤心,荒神与之对话,告诉她即使她心软,也会有其他人取代她来对付牧云笙,盼兮伤心不已,但也只能放弃反抗。

  • 第二天,一水村村民全体消失,跟随龙锦焕去见姬昀璁。原来三百年前,天罗总堂承诺替姬氏除去牧云氏,姬昀璁让龙锦焕等人履行契约。寒江发现了村中的异样,打算带着牧云陆和苏语凝立即离开,但还未走远,牧云陆就被抓进了一口枯井当中,寒江想只身去救他,却被苏语凝用竹针扎晕了过去。苏语凝自己走入了枯井。苏语凝进入枯井后见到了姬昀璁,原来当初她被人推下山崖,就是被姬昀璁所救,两人结成了好姐妹,只是苏语凝并不知道姬昀璁的真实身份,便以为自己只身前来可以救回牧云陆,同时也避免寒江与姬昀璁起冲突。但是,当姬昀璁将姬氏在地下攒金铢、造铠甲、建军队的事一一告诉她之后,她才意识到眼前的人并不简单。

  • 为了让姬昀璁不再折磨牧云陆,苏语凝说自己是星命皇后,与牧云陆相情相悦,能让他说出地图藏在哪。牧云陆仍不肯开口,苏语凝认出了混在护卫中的寒江,她担心牧云陆殒命于此,寒江会因此内疚一辈子,只好假装与牧云陆亲热以让姬昀璁放松警惕。寒江无法忍受,就自行了暴露身份,与天罗打了起来,而龙锦焕趁机抓了苏语凝威胁牧云陆,牧云陆不愿为苏语凝舍弃牧云江山,寒江气愤莫名,对苏语凝许下保护她一生的诺言,并对天罗下了狠手。牧云陆的灵韵马自行跑回了牧云陆的府邸,狄火猜测牧云陆出了意外,便将消息上报了穆如槊,穆如槊本想将消息压下,自行派人寻找牧云陆,却不料南枯祺已先他一步获得消息。穆如槊担心南枯祺趁机再掀风波,便拿南枯月漓曾暗害苏语凝之事威胁南枯祺,让他不要再插手军务。南枯祺心中气愤,立即找到合戈,让他准备明晚就做皇帝。次日,南枯祺将弑君计划告诉了南枯皇后,她十分震惊,但为了合戈,她只好默许。当晚,南枯祺想办法支开了守卫与御医,亲手捂杀了牧云勤,然后惊惶逃走。

  • 南枯月漓将自己模仿牧云勤的字迹写下的圣旨献给牧云合戈,以助他一臂之力。两人大梦将成,十分开心。牧云笙害怕自己一旦使用秘术会引来灾难,迟迟不敢动手,虞心忌情急之下说出牧云勤不能此时殡天,一定要等到牧云寒回来,牧云笙方知虞心忌也有所图,失望不已。得到虞心忌密报的穆如槊连夜冒险带领十二骑狮牙卫进入皇城,下令寒山与寒川夺下南枯祺手中的兵符。南枯祺以行刺的罪名,下令当场诛杀牧云笙与虞心忌,虞心忌拼死护卫。但寡不敌众,虞心忌渐渐不敌。南枯祺将薛或、孤松直掳入宫中,合戈拿出假造的传国玉玺与圣旨,威逼两人与南枯祺共同签发国书,诏告天下立合戈为帝。薛或与孤松直本来都有所疑虑,以等待穆如槊为由,迟迟不敢签署。南枯皇后及时赶到,动之以情,说服他们签下了国书。

  • 牧云笙借助盼兮的精神力救回了牧云勤,并治好的他的瘫痪。国书签毕,合戈正准备接受众臣的叩礼,牧云勤及时赶到,众人大惊。牧云勤揭穿了南枯祺与合戈的阴谋,却将南枯皇后认作了银容妃。宫乱平定,牧云勤下令由穆如槊监斩南枯世家,还穿着金红盛装的南枯月漓以及南枯族其他女子皆被充为官妓,合戈则被罚圈禁终身。南枯世家一日倾覆,薛或、孤松直等重臣因此人人自危。为救牧云陆和苏语凝,寒江重创天罗,却也失手杀掉了为王铎挡剑的苏嬷嬷,苏语凝悲痛难抑,心中对寒江颇有怨恨。三人平安回逃出地下城,寒江探知牧云笙已治好了牧云勤,便劝牧云陆先回天启,但牧云陆拒绝了。虽然牧云笙救醒了牧云勤,自己却被悠游魅所困,无法从幻境中醒来,为了救他,盼兮不惜违抗荒神。

  • 入夜,严霜等人在临时营地中休息,严霜豪气冲天,喝了很多越州秘醉青阳酒,而据她的参军孤松拓说喝多了些酒会在睡梦中见到心上人,严霜并不相信,而让大家早点休息,务必明天赶到蛮古山找到雪狼王,掏出它的心送给牧云寒。原来雪狼王已在蛮古山独活四百余年,每十二年死而复生一次,喜食人心,而人吃了它的心便可一直开心,青春不老。众人散去,严霜含着酒意入睡,和叶不小心走进了她的帐篷,严霜在睡梦中搂住了和叶,和叶认出了眼前的人正是自己四年前发誓要让她做大阏氏的人,情动吻了严霜,严霜被酒意控制竟也没有反抗。听闻动静的孤松拓闯入,和叶被抓,严霜清醒认出了他就是四年前逃走的奴隶。和叶告诉严霜自己会找到驰狼骑,统一八部,打下天启,严霜不屑,却也没让孤松拓杀掉和叶,而是打算以他为饵,引来雪狼王。和叶嘲笑她带的几人根本抓不住雪狼王,严霜却自信满满,因为,她能看上雪狼王一眼,她手中的银羽箭便能追踪到雪狼王的位置。于是,严霜一行把和叶带往了蛮古山。

  • 牧云勤没有追究南枯皇后的罪责,而只是一心将她视作银容妃,南枯皇后亦享受如此而来的宠爱,不料牧云勤却是想以此为折磨她。盼兮拼死护住牧云笙,牧云笙成功逃出幻境,却吩咐虞心忌一旦发现自己有异样便用匕首刺自己。牧云笙重新凝神进入幻境,自刺于悠游魅之前,悠游魅也因此受伤,触须暴涨,虞心忌一剑刺入触须中心,悠游魅就此被封印。牧云笙气弱栽倒,盼兮用手中灵球救了他,两人此前的误会消除,牧云笙答应让盼兮住在自己心里,相伴相生,永不分离。南枯皇后亲自将册立太子的圣旨带到了未平斋,并看出虞心忌不满牧云笙被立为太子。牧云笙并不想当太子,但以为这是牧云勤的权宜之计,便接了旨,盼兮却为此担忧不已。严霜一行来到蛮古山,将和叶刺伤,拴在雪狼王下山饮水的必经之处。和叶并不恐惧,而是用严霜的手沾上血在自己额上画了硕风的图腾,然后兀自载歌载舞。一直在远处观察的严霜,心中竟有所动。入夜,一头巨大的雪狼出现在和叶面前。

  • 苏语凝仍忘不了是寒江杀了苏嬷嬷,对寒江很冷淡,牧云陆同情寒江,寒江却也无可奈何。牧云陆执意要找到传国玉玺带回天启作为献给牧云勤的礼物,同时借传国玉玺为星命皇后苏语凝争得天下,以免苏语凝被指婚给牧云笙。考虑到家人的性命,苏语凝竟也无言反击,寒江只好将牧云陆打晕,让苏语凝照顾,自己去通知穆如铁骑,让他们把牧云陆带回天启。穆如槊带人接走了牧云陆与苏语凝,寒江放心离去。穆如穆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思虑。牧云陆醒来,质问苏语凝是否是为了让寒江不为她争天下才故意借苏嬷嬷之事远离寒江,苏语凝默认,牧云陆羡慕感动,欲加坚定会等着苏语凝心中的人变成自己。穆如槊请牧云陆交出找到的东西,牧云陆告诉他自己并没找到传国玉玺,穆如槊还追问是不是寒江在旁协助,牧云陆否认。

  • 孤松拓将自己从一位瀚州老者那听来的关于驰狼的长诗翻译给严霜听,与此同时,和叶与苏赫来到黑森林发现了一处昏暗的帐篷,里面坐着一个着大红裙、身披花白长发的窈窕女子,帐中响起苍老女声连绵、低沉的咒语以及清脆的铃声。和叶深觉诡异,便把夸父斧留给苏赫,自己往前探寻,结果被一个陌生男子带到了自己少年时代的硕风部落,他忍不住上前查看每个帐篷,竟然还见到了自己的父亲“硕风达”。父子俩聊得很开心,和叶想起还要去找回苏赫,正准备离开时却被“硕风达”刺了一刀,“硕风达”跑出帐篷,和叶追出,“硕风达”消失,一群狼围住了和叶。等在原地的苏赫被三个大汉抓走,带到了驰狼巢穴,红裙女子出现,重惩了行动失败的“硕风达”,原来她是驰狼部的红鸟女巫,她的红裙之下尽是密麻的黑刺。和叶渐渐不敌群狼的围攻,此时雪狼王出现,驰狼化为人形全部跪伏于地,和叶获救,雪狼王吐出自己的心交给和叶,然后默然离去。

  • 和叶带着雪狼王的心与苏赫汇合,苏赫拿着雪狼王的心似乎看到了什么,于是让和叶跟他去传说中的夸父祭坛,以解开瀚州八部仇杀的秘密。驰狼部带着红衣姑娘送别和叶与苏赫,并用红玲 与和叶立下契约:只要铃声再响起,驰狼部愿再次幻化为狼为和叶战斗三次,而和叶则要给他们栖息的家园。和叶答应。严霜送走牧云寒,下令出发寻找和叶以劫下驰狼骑,并射出了最后一支银羽箭。和叶与苏赫行走在荒原中,突然一支箭破空而来,直中和叶的肩头。严霜感应到箭已射中,确信它会让和叶不断靠近自己,孤松拓质问她是想为牧云寒找到驰狼,还是想见和叶,严霜厉声责斥他没资格问。和叶告诉苏赫这箭是自己心爱的人射出的,有秘术,会把自己带到它的主人身边。苏赫说瀚州男人需要心爱的女人来温暖,于是施咒化掉了和叶肩头的箭,同时隔空对严霜下了“真爱永随”的咒语,如果严霜真心爱和叶,自会来到和叶的身边。

  • 牧云栾带着随身仆从木原应圣旨来到天启,没有直接去九州客栈与牧云德汇合,牧云德心中不满,怕再生事端。原来,牧云栾直接来到了南枯府外,说是从前总能在这树下见到一个人,木原猜出那个人是南枯皇后。南枯皇后亲自将礼服送到苏语凝处,知道苏语凝并不喜欢牧云笙,心里高兴怨偶将成。苏语凝挣扎不得,只能任其摆布。牧云栾来到九州客栈,知道牧云德认了墨先生为亚父,略有不满,便质问他为何帮合戈伪造传国玉玺害自己被牧云勤猜忌。牧云德否认,只说是穆如槊在朝堂中使了离间计,牧云栾没再追究。秦明将牧云勤宣请云栾明日入宫的旨意带到,牧云栾趁机用金铢拉笼他,并让牧云德明日和自己一同进宫。

  • 兰钰儿用甜食安慰他,牧云德瞬间心动,却又有莫名恐惧,不仅说自己当初是为了和牧云笙抢东西才把她带出宫,还下令让兰钰儿去厨房做事,兰钰儿沉默接受。牧云笙听到寒江的消息,让虞心忌送自己去见他。寒山阻拦寒江之时,听到侍女们议论未来的太子妃苏语凝,心中不快。后寒山找到他,将他带回家墓。牧云笙来到,寒江想到苏语凝之事便对他冷面相向,牧云笙只好落寞离去。穆如槊要重新将寒江锁起来,以免他身上的星命应验,并再次提起穆如氏守护牧云江山的祖训,寒江不屑于这样不分对错的守训方式。穆如槊不再解释,只希望他慢慢能明白自己。盼兮看出牧云笙不高兴便现身安慰他,得知牧云笙将与寒江的心上人苏语凝成婚,不由地伤心消失,而牧云笙也因此明白了寒江为何对自己冷淡。虞心忌奉命给牧云笙送来政务分文制式让他研习,牧云笙却只想着找回盼兮,虞心忌心中再起不满,愤愤离去时遇到牧云德,牧云德将他带到了九州客栈乾字房,里面坐着牧云栾与牧云寒。

  • 牧云笙离去,并令寒山为寒江解锁,寒山问及两人的谈话内容,寒江只告诉他,牧云笙是真的王。原来,牧云笙摒退其他人后,告诉寒江,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作为穆如后人一定要记得握紧手中的寒彻杀了他,如此才是救他。寒江既是震惊又是佩服。牧云栾约见南枯皇后,告诉他自己会在为太子庆祝的家宴上做一件令天下感谢自己的事,南枯皇后不解,牧云栾也未多说什么,而是私自带着她去看被圈禁的合戈。看过憔悴不堪的合戈,南枯皇后悲伤不已,请牧云栾想办法让牧云勤放了合戈,牧云栾说家宴过后,一切都会随她所愿。牧云德让兰钰儿请来墨先生,告诉他牧云栾令人在牧云笙的家宴酒中灌入令人发疯的秘术。墨先生认为这样会阻碍利用牧云笙令天下大乱的计划,牧云德说自己会想办法保牧云笙平安。

  • 牧云德借陪兰钰儿采买海盐的机会,将牧云栾要在酒中下毒引牧云笙发疯的计划告诉了她,并让她想办法将此计划转告牧云笙,让他不要参加家宴,兰钰儿心生感激。两人乘的马车路过大火中的妓馆,牧云德看到了从妓馆里跑出来的南枯月漓,心中一动,便不顾兰钰儿的劝说,执意将她带到了九州客栈。盼兮再次出现,牧云笙本来十分开心,但盼兮想着牧云笙将要与苏语凝成亲,又伤心吃醋,想要就此离去,牧云笙十分无奈,对她表白了自己的情意,并说自己会去见牧云勤让他撤回指婚之命,盼兮感到非常幸福,可一想到荒神说过的话,又忍不住忧虑。牧云德将用无数金铢寻来的《星典》交给牧云栾,牧云栾告诉他有了这本书便可掌握皇极经天派的所有奥秘,自己要用它找一个能对付牧云笙身边魅灵的人。牧云栾问起南枯月漓的事,原来兰钰儿知道南枯月漓的身份,怕她给牧云德带来灾祸,便将此事告诉了牧云栾。

  • 原来端朝开朝祭司苓羽烽曾违背皇极经天派戒律修习过秘术,牧云栾借此威胁苓鹤清,让他在家宴当天利用秘术除去牧云笙身边的魅灵。为了皇极经天派的声誉,苓鹤清只好答应。牧云栾走后,苓鹤清来到多年未开启的地宫,祭台上一只水晶球时清透时氤氲,他拔下簪子,刺向手臂。盼兮安慰请旨失败的牧云笙,说他已做了自己该做的事,牧云笙却不愿放弃,让她不要离开。牧云勤让苓鹤清算出吉日,决定在家宴之日把牧云笙与苏语凝的大订之事一并办了。寒山得知,便把寒江对苏语凝的情意告诉了穆如槊,穆如槊下令对寒江严加看管。南枯皇后再次来到苏语凝住处,苏语凝抗拒穿礼服,南枯皇后语出嘲讽,说牧云笙已经从命,苏语凝却坚信寒江一定会想办法帮自己。兰钰儿求见牧云笙,将牧云栾的计划告诉了他,劝他称病不参加家宴。牧云笙并不担心,而是想将计就计,让牧云勤废掉自己的太子之位。

  • 继而牧云栾问起南枯月漓的事才知牧云德并没有杀掉他,牧云德拿牧云栾与南枯皇后的事作为条件,换来了南枯月漓的一条命。寒江抢了寒川的铁骊奔霄,沿路打败守园侍卫与寒山,并用大端祖制穆如一氏可策马皇城顺利冲入天启皇城中,直奔苏语凝住处。可他赶到时已人去楼空,桌上摆着他送给苏语凝的寒彻穗子手链。寒江继续策马追赶,在甬道上遇见了苏语凝的车马,但他仍未说出真正的心里话,只说苏语凝做出了对的选择,苏语凝十分失望,寒江怅然打马离开。家宴开场前,秦明负责试毒任务,并利用席位问题悄悄偷换了牧云笙的酒壶。牧云笙更衣前小心翼翼地将《魅灵之书》收好,虞心忌不解,牧云笙说这是自己重要的东西。

  • 感念皇兄的赠礼,牧云笙想敬牧云寒一杯,却被牧云寒阻止。牧云勤请出太子纳妃的订仪——紫金如意,准备开始大订娉仪。牧云陆心怀苦闷,但苏语凝仍以一杯酒谢绝了他的情意。寒江目视着寒寒大殿,猛然咆哮起来。穆如槊从他身后走来,告诉他保护一个女子有很多种方法,比如明知无果便不靠近,比如视她为牧云皇后来行穆如氏的守护之责。寒江终于忍痛接受了自己的穆如姓氏,并承认苏语凝是牧云氏未来皇后。苏语凝怒视着要将紫金如意递给自己的牧云笙,牧云笙笑着将如意摔碎,并说自己对此聘仪不满意,要改天再行礼,牧云勤只能作罢。苏语凝感激地坐在牧云笙身边,牧云笙说想到了一个朋友,应为他喝一杯,便举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牧云栾眼见牧云笙终于喝下酒,心中窃喜。“醉银龙”上桌,牧云笙摇晃起身,自请吟词舞剑。此时,大殿外守兵已换,数个彪悍侍卫奔行而来,虞心忌进入戒备状态。

  • 群臣以“好皇帝”之名相逼,牧云勤回忆起银容之事,无奈接受了谏言,命令苓鹤清诛杀盼兮。牧云笙醒来,牧云勤亲自去未平斋探望,牧云笙想借此机会正式将盼兮介绍给牧云勤,然而盼兮的游魂正被禁于观星阁内,苓鹤清奉命以牧云笙的性命相威胁,她虽有万般不舍,却只好接受苓鹤清的劝说,决定一死以保牧云笙平安。牧云德很懊恼牧云笙最终还是没听自己的警示参加了家宴,墨先生也大为叹惋,准备亲自出手挽救。苓鹤清将寒冰刺刺入盼兮体内,盼兮慢慢变化一团金色游丝如云升起。墨先生匆匆赶来,将一根游丝引入法杖,随之消失。盼兮的游魂与牧云笙告别,无法接受盼兮的离去,便丢下牧云勤奔往观星阁。恢复常态的苓鹤清安慰说这是他和盼兮的命数,牧云笙狂笑高呼,星轨发出巨响,他走上去前把郁非星轨推向了相反的方向,想算出盼兮到哪去了,苓鹤清惊恐阻止却失败了。牧云笙大笑说以后只做自己想做的事。随之星轨起火,牧云笙恨恨走出殿外。

  • 寒江怕耽误时机,只好强行将不愿离开的苏语凝抱上马,带着她一路向皇城外疾行。另一边,和叶与苏赫历经艰难终于找到了夸父祭坛。两人冒险进入地宫,雪狼王之心忽然爆出红色光芒,照引着他们向黑暗深处走去。孤松拓探望牧云严霜时,发现她于昨晚离营至今未归,便纵马向西北方向急寻而去。而牧云严霜此时因中了“真爱永随”的诅咒,正独自骑行在荒原之中,向和叶的方向而去。和叶和苏赫进入地宫大殿,发现了一个高大的石头王座,大殿正中还立着一块半人高的方正玄铁,苏赫确定这就是他看见过的地方,便对着雪狼王之心念起咒语。满殿红光中,铁沁王与八部王恍然重现于两人眼前。

  • 一声惊雷,星云球破裂,苓鹤清感知到了地宫被毁,惊惧落泪。牧云笙因焚毁观星阁,被责令圈禁,他便独自己开始学习《魅灵之书》。忧虑不已的苓鹤清将师祖苓羽烽曾利用秘术瓦解八部结盟以保端朝安宁的事告诉了牧云勤,并警醒他星云球破裂之日就是端朝末世开启之时,应立即发兵瀚州。牧云勤既震惊于三百年前的秘密,又恼怒于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于是下令让穆如槊好好管教儿子,并除去了苓鹤清的祭司一职,将其另行关押。穆如槊回到家中,将没看住寒江的寒川责骂了一番,并决定亲自带人杀掉寒江。寒山全力阻止没能成功,穆如夫人白衣见血,用自己的性命拦下了穆如槊。

  • 牧云笙被圈禁,牧云陆被禁足,牧云栾十分得意,并借机试探牧云德是忠心还是野心,牧云德再次伤心于父亲对自己的无情。孤松拓未找到牧云严霜,下令密报牧云寒。和叶看到牧云严霜心中十分欣喜,但想到彼此的身份却又不得不抑制自己的情感。苏赫虚弱晕倒,严霜拿出自己随身带的彤云药丸交给和叶并说自己共有三颗,和叶这才将药丸喂给苏赫。和叶想赶严霜走,但严霜一直以各种理由跟着他们。和叶想让苏赫解开严霜身上的咒语,但苏赫以身体虚弱为由说还不能解开,和叶没有办法。三人同行,苏赫借机将和叶的身世告诉了严霜,严霜内疚不已,和叶不忍便说出了咒语的事,想以此刺激严霜离开。严霜本已伤心离开,可她不久又返回并悄悄让苏赫解了自己身上的咒语。苏赫以为严霜这次会真的离开,她却装作仍身中咒语的样子紧跟不舍。苏赫没有说出真相,而是建议让她跟到丹尧阿姆处,等自己伤好些了再解开咒语,和叶无奈,可心中却是高兴的。

  • 孤松拓寄给牧云寒的密报被牧云栾中途截获,他下令以牧云寒的口吻写了封假回信,牧云寒自己却全然不知。和叶三人终于来到了丹尧部,丹尧阿姆治好了苏赫。丹尧阿姆与严霜本彼此有所戒备,但慢慢相处下来都十分开心,严霜更是学到了关于瀚州的种种生活习俗,心中越发热爱瀚州的同时,又深深为瀚州的未来担忧。严霜找和叶谈心,并将赫兰铁辕近年的暴行都告诉了和叶,和叶并不相信。严霜答应让苏赫解开咒语,但她提出让和叶陪自己一天,就当咒语并不存在,和叶忍痛答应。次日,丹尧阿姆亲自为严霜梳妆,化身瀚州女人的严霜与和叶奔跑在瀚州大地上,幸福的笑容溢满两人的脸颊。行至一处绝美山谷,严霜按照瀚州的风俗,亲自为和术梳辫,两人并许下了对彼此的诺言。

  • 寒江将苏语凝带到一水村,让她独自住下,并声称自己有事,需要离开。铁辕看上了紫炎,以兵器为礼去速沁部提亲,紫炎没有直接答应,而是提出他去找自己手中鹰笛的另一只,如找到,她就答应。铁辕欣然接受了这一要求。寒江表面上将苏语凝独自留在了一水村,实则在暗中保护,而苏语凝也一早就发现寒江并未离开。经过多方打探,与紫火手中鹰笛配对的另一只鹰笛早跟着紫炎当年的情人一起烧给天神了,铁辕十分愤怒,但也无可奈何。铁朵说之前向赫兰部提供过武器和马匹的中州人要赫兰部谋反作为报答,铁辕觉得可以试试,铁朵不同意,两人争执不下。此时,和叶回到赫兰部奉上了铁王剑,铁辕虽有所怀疑,但仍然高兴地接受了铁王剑。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