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小情人 立即播放

5.3亿播放
电视剧 40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刘新

类型:言情剧/家庭剧/都市

语言:国语 年份:2017

简介: 保安公司老板单子飞妻子早亡,终于抚养女儿单单单长大。单单单刚从北京环境学院毕业,本着曝光污染问题的目的,入职到化工公司老板迟岱岳投资的大酒店。老板迟岱岳因病将生意交给儿子迟雨。一心证明自己的迟雨却总被...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单子飞特种兵退役后经营着自己的安保公司,规模越做越大,女儿单单单在香港大学读哲学系。单子飞妻子早逝,他与母亲牛真真一起将单单单养大,视女儿为“小情人”,他心中的女儿品学兼优,性格乖巧,气质优雅,是个学霸。单子飞带着单单的小姨青红赶往香港准备看望单单单,一路上青红心不在焉,焦急的看着手机给单单通风报信,单单单的闺蜜祖贝莱也带着奶奶牛真真拦下单子飞,用各种理由阻止他前去香港。

  • 单子飞和单单单黑着脸进门,单子飞告诉单单单,十五分钟时间上楼洗完澡,洗完澡闭门思过,不叫不许出来。单子飞说一不二,单单一言不发上楼。奶奶抱怨单子飞专政,连说话的时间都不给她和单单。单子飞把单单在香港开店做生意并被学校开除的事告诉了奶奶和青红,奶奶震惊之余却询问起红酒店的事,单子飞表示已经把店送给了单单同学,奶奶和青红情急之下说漏了自己投资帮助单单开店的事。单子飞严肃的宣布,十五分钟后召开家庭会议!回书房写了二十二条家规。

  • 单单单把自己藏在箱子里让快递小哥带出门,恢复自由的单单单马上去找了好闺蜜祖贝莱,发现女儿从家里溜走的单子飞大发雷霆,给贝莱打了电话,知道单单真的在贝莱那,这就要去接回单单,贝莱以准备婚礼让单单帮忙出主意为由暂时留住了单单。单单单一肚子委屈,喝了一肚子酒……贝莱把单单送到家,单子飞把喝的宁酊大醉的单单扶到楼上,一顿数落。次日,祖贝莱婚礼,单子飞携单单单出席。见到很多街坊邻居,单子飞的心情好了些,单单单也十分配合。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单子飞特种兵退役后经营着自己的安保公司,规模越做越大,女儿单单单在香港大学读哲学系。单子飞妻子早逝,他与母亲牛真真一起将单单单养大,视女儿为“小情人”,他心中的女儿品学兼优,性格乖巧,气质优雅,是个学霸。单子飞带着单单的小姨青红赶往香港准备看望单单单,一路上青红心不在焉,焦急的看着手机给单单通风报信,单单单的闺蜜祖贝莱也带着奶奶牛真真拦下单子飞,用各种理由阻止他前去香港。

  • 单子飞和单单单黑着脸进门,单子飞告诉单单单,十五分钟时间上楼洗完澡,洗完澡闭门思过,不叫不许出来。单子飞说一不二,单单一言不发上楼。奶奶抱怨单子飞专政,连说话的时间都不给她和单单。单子飞把单单在香港开店做生意并被学校开除的事告诉了奶奶和青红,奶奶震惊之余却询问起红酒店的事,单子飞表示已经把店送给了单单同学,奶奶和青红情急之下说漏了自己投资帮助单单开店的事。单子飞严肃的宣布,十五分钟后召开家庭会议!回书房写了二十二条家规。

  • 单单单把自己藏在箱子里让快递小哥带出门,恢复自由的单单单马上去找了好闺蜜祖贝莱,发现女儿从家里溜走的单子飞大发雷霆,给贝莱打了电话,知道单单真的在贝莱那,这就要去接回单单,贝莱以准备婚礼让单单帮忙出主意为由暂时留住了单单。单单单一肚子委屈,喝了一肚子酒……贝莱把单单送到家,单子飞把喝的宁酊大醉的单单扶到楼上,一顿数落。次日,祖贝莱婚礼,单子飞携单单单出席。见到很多街坊邻居,单子飞的心情好了些,单单单也十分配合。

  • 一个自称是单单单朋友的大叔,敲开单子飞家大门!单子飞打量着这个年龄跟自己一般大,头发都已经花白了,还说是染的,是现在流行的烟灰白;单单单对自己跟烟灰白大叔的事情倒是挺坦白,任何情况都不遮不掩的:在祖贝莱婚礼上认识的,完全符合单子飞有经济基础的要求——人家卖车的,有两家4S店,北京房产4套,离婚分了老婆二套,还剩下二套,固定资产折现加流动资金过亿。符合性格稳重、成熟的要求——早年厨子出身,后来进修中医养生,别说洗衣照顾人了,就是中医推拿针灸按摩食疗那一套也不在话下!最最重要的是:真心实意愿意用后半辈子对单单单好!

  • 为了真正摆脱单子飞的控制,单单单和祖贝莱用计想让单子飞安排自己到学校任教哲学系老师。单子飞经过深思熟虑,决定让单单回归社会,做一个正常的人。单单在唱片店和贝莱聊天,不料,祖贝莱的老公(从法律上来讲还没有离婚)居然拉着一车花向祖贝莱赔礼道歉!贝莱二话不说,照单全收,送到红姨的花店,权当是给红姨进货了。但是原谅?没门!

  • 怕单单搬到外面住撒了欢,不受自己控制的单子飞表面上支持民主,背地里却早已收买了奶奶和红姨,但是却没想到单单早已倒戈了奶奶和红姨。单子飞到学校想让校方帮忙劝单单不住宿舍,校方给出了权宜之计:给单单找一个好的室友,让单子飞放心。主管学生思想工作的政教处主任高美心,品行端正,为人传统保守,是单单室友的不二人选。经过考察,单子飞终于松口答应单单单搬到学校宿舍和高美心作为室友。并在奶奶和青红面前一顿表扬高美心的为人,青红不由吃起干醋来。

  • 单单和贝莱在唱片店聊天,祖贝莱的极品人渣老公常乐,居然拿着一根竹棒跪在贝莱面前,前胸后背还厚颜无耻的写着几个大字“我错了,请罪”!俨然一副坚挺不屈服的样子,请求贝莱原谅。贝莱没好气的让他离开,常乐却举着棒子说打死也不肯走,贝莱接过常乐手中的棍子,转身却换了一旁放着的棒球棍,常乐见势瞬间傻眼,拉着单单挡住贝莱,单单没有防备,一下子没站稳扭到了脚。

  • 单单不断提高着自己跑步的速度,宫严的女朋友盛夏因为宫严和单单交往密切而大吃飞醋。常乐气势汹汹拿着把刀冲到贝莱的唱片店,正当单单和贝莱害怕他做出什么过激事情时,常乐却双手举着刀向贝莱表诚心,表示可以为贝莱连命都不要,贝莱顺势表示如果常乐肯在自己十个手指上划一道口子就原谅他,常乐拿着刀在手指上比划,却不肯真的下手,最终还是认怂。贝莱接过到在自己手上划出了一道伤,并表示一定会和常乐离婚。

  • 祖贝莱把单单单送到家附近,刚往家的方向走,单单便发现有人用车灯晃她,待人从车上下来,才发现是宫严。怕被单子飞撞见,单单让宫严赶快走,下楼跑步的单子飞正好碰到单单在和宫严说话,听到单子飞的声音,宫严马上上车全速离开。次日早上,单子飞就对醒酒的单单一顿审问,昨晚的男生到底是谁。单单一口咬定就是问路的不认识的人,死不承认。

  • 单单把简单的行李放到后备箱,准备搬到宿舍住,和奶奶道别后,去了学校。单子飞在家反复琢磨自己把单单认错的事情,感觉事有蹊跷,像是单单和贝莱故意设计的陷阱。祖贝莱把单单和宫严约到了酒吧,盛开发现宫严在和单单喝酒,上前没好气的叫走宫严,宫严和盛开走到一旁,不耐烦的和盛开说他们已经分手了,以后不要缠着自己。盛开表示不接受宫严分手的理由,二人不愉快地吵了起来。

  • 常乐一家不死心,硬是找到祖贝莱要和贝莱以及祖南头好好谈谈,首先是各种道歉和好言相劝,当祖贝莱表明坚定的立场和态度,常乐爸更是指着鼻子数落贝莱大闹婚礼,不知廉耻。两家人一番争执,着实把祖南头气的不轻,祖贝莱被祖南头捧在手心养大,自小说一不二,哪受过这种委屈,崩溃大哭,只想要与常乐尽快离婚。单单单在图书馆值班,单子飞也在图书馆看书。趁着单子飞找书的时候,宫严进来,单单单不想节外生枝惹怒单子飞,让宫严赶紧走。却正好给找书回来的单子飞撞见,他发现宫严就是那天晚上在家门口和单单说话的男孩。单单解释宫严只是她的一个学生而已,让单子飞别多想。

  • 高美心得知单子飞生病了,带着很多亲手做的菜和鸡汤登门拜访。高美心俨然一副女主人的神态,亲自找来餐具,要喂单子飞,单子飞无奈只能吃下一小块苦瓜,单子飞忙着对付高美心,单单在奶奶掩护下偷偷溜去看望受伤的宫严。宫严假装伤的很重博取单单的关心。正聊着,盛开也来病房探望宫严,并带来了瑞士国家网球中心给宫严的邀请函。盛开向单单道歉,想让单单帮忙劝宫严复出,然而宫严却把邀请函退给盛开,他说自己再也不打球了,盛开扔下邀请函走出病房。

  • 宫严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宣布了他将要奔赴瑞士训练的消息。单子飞听闻后大喜——这个眼中钉终于要走了。单子飞立刻出门赶往学校,却得知女儿因师生恋被实名举报了。单单单没想到自己费尽心力解开宫严的心结,却遭高美心实名举报搞师生恋,恋爱对象正是宫严。单单单面对高美心拿出的确凿证据,不卑不亢地向校领导表示她会离开,也会告诉自己父亲是她主动离职,不会给学校带来更多的麻烦。学校领导对此感到无奈又惋惜。

  • 常家父母撒泼打滚耍无赖,就是不同意他俩离婚,常乐妈妈更是对着贝莱一顿数落,甚至撕毁贝莱准备的离婚协议书,把贝莱反锁在房间里。最后撂话说如果祖贝莱要离婚必须满足常家开出的离婚条件。单单和单子飞一看条款,惊呆了:常家竟然以婚没结成、当初贝莱和常乐说不用买房,现在房价飙升等为由,要求巨额赔款。祖贝莱一怒之下撕毁这份霸王条款,不堪重负,痛哭起来。

  • 单单白天像模像样去上班,晚上到点儿回来。单子飞以为单单在乖乖上班,单单却在忙着自己的事儿。可惜好景不长,单子飞没能遵守约定,买了下午茶兴冲冲去看女儿,结果没找到单单却看到了贾丹丹。众人面面相觑,马处长怀疑单子飞冒充员工家属,叫来青红当面对质,场面一度尴尬。最后马处长怒斥青红,青红朝单子飞泄愤,单子飞只能去找罪魁祸首——单单单。

  • 单子飞见单单单回来了,逼着青红跟单单单做工作,让她来向自己道歉。可青红和单奶奶围着单单嘘寒问暖个不停,仨人直接忽略了单子飞,单子飞顿时觉得自己毫无存在感,琢磨着来一场整风运动。单单单开始在相亲网站约见网友。单子飞为了破坏女儿的计划,无所不用其极,不但恶整跟她见面的男人,还借来一个高科技的窃听道具。单奶奶劝他转变态度,采取怀柔政策,可单子飞坚决不肯放手,生怕女儿一个冲动就随便找个人把婚结了。

  • 等单子飞从天津的路上赶回来的时候,闻如是已经打车离开。单子飞看到单单单手上的戒指,大惊失色,单单单补刀说他们连协议都签好了,就等着三十天后结婚。单子飞情急之下撕毁协议,不准单单单结婚。单单单气急跑开,单子飞凭着他记住的出租车车牌号赶去追闻如是。单单单迫不及待地给祖贝莱打了个电话宣布自己要结婚的消息,祖贝莱正跟常家的人纠缠,恰好利用单单的电话,谎称她爸祖南头要过来,这才脱了身。

  • 单单单又要出门,单子飞只能亲自出马拦住了她,就在二人僵持之际,单奶奶出门倒水,顺便提议让单子飞跟着单单单去约会,两全其美,她也落个清净。父女俩谁也拗不过谁,于是听从了奶奶的建议。祖贝莱回家后,常家一家人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热情地喊她一起吃饭,祖贝莱为了避免麻烦,象征性地吃了几口便回房。常家心思歹毒,想要祖贝莱怀上孩子,就离不了婚了。把卧室房门死死堵住,并给单单打了求救电话。

  • 单子飞为了感谢青红帮忙出主意,去祖贝莱的店里挑碟送礼物,祖贝莱对单单单闪婚的决定也十分忧心,这聊到单子飞心坎上,他趁机向祖贝莱说出了他的“宅男大改造”的计划——改造闻如是这个宅男,让单单认清真实的闻如是。单子飞请祖贝莱秘密帮忙,祖贝莱一口答应。青红收到单子飞寄来的碟片,照例把碟片放入她的收藏盒里,随后又给单子飞打了个电话。可单子飞正和祖贝莱共商大计,于是骗青红说有客户就挂了电话。

  • 在单子飞雇来的美女们的眼神鼓励和搭讪之下,闻如是渐渐适应了一个全新的也是真实的自己。他甚至觉得他的鞋子和服装不搭,而且越看越不搭!于是终于没忍住,冲进了一家商店,在众多鞋子中,挑出了最为满意的一双,闻如是顿时觉得他的人生豁然开朗,天地两宽。单单单对闻如是的改变感到忧心,当闻如是因为在做发型而连续不接电话以后,单单单找上门去,向他诉说了自己的想法,可闻如是只是冷淡地回应道,他们曾经有过协议——各取所需,互不干涉。

  • 单子飞派了两队保安以租房为名“入驻”祖贝莱的公寓,然后又带着祖南头在碟片店守株待兔。果然常家三人在公寓门口吃了鳖,立刻调转枪头去碟片店找祖贝莱兴师问罪。等他们一来,单子飞就拿出常乐出轨的视频证据,要求他们签字离婚。常母腿软但嘴不软,反咬祖贝莱和单子飞关系不正当。祖南头一听,气急败坏要打人,被单子飞制止,并威胁常母刚才的话也可以告她一个诽谤罪。常母耍起横来,表示不给赔偿,死她也不同意儿子离婚。

  • 单子飞委托律师朋友给闻如是找了份工作,让闻如是走出家门,和社会接触,也是单子飞“宅男改造计划”的一部分。闻如是在咖啡馆“偶遇”一个律师,律师居然向闻如是抛出橄榄枝,邀请他来律师事务所工作,闻如是大喜过望,表示愿意接受这份工作。单子飞回家后,恰好碰到前来看望单单的祖贝莱。单子飞沾沾自喜地告诉祖贝莱,闻如是一旦在事业上找到自己的价值,就再也不会回到原来的生活状态中去了。祖贝莱送给单子飞一张《这个杀手不太冷》的原声大碟,说单子飞就像那个杀手一样,是自己的守护者。

  • 单单单在酒吧把自己给灌醉了,祖贝莱在一旁不停地求饶。单单表示她原谅贝莱了,而贝莱为表诚意,要带着单单去买礼物。青红和奶奶把聚餐时发生的事从头到尾讲了一遍,单子飞回到家,招到众人一顿数落,奶奶更是要求他向祖南头、祖贝莱、单单以及闻如是道歉,并下楼写一份深刻的检讨交给她。单子飞给青红打电话,让她帮自己去跟单单求情,青红不想蹚浑水,假装手机没信号,被祖南头逮了个正着。祖南头再次向青红表明立场,他不会勉强青红接受自己,同样,青红也不能勉强他放弃。

  • 等裘萧山离开后,单子飞表示反对单奶奶去湖南,而单奶奶却坚持要去。俩人约定好,去医院检查身体,能不能自驾游医生说了算。最终检查报告出,一切指标正常!裘萧山来接单奶奶去自驾游,单奶奶乐呵呵地到处拍照,单子飞一边搬行李一边不满地嘟囔,裘萧山打趣说你做为物资保障跟着得了,单子飞一听,正中下怀,飞奔回屋给青红打电话要一起去,单奶奶见儿子认真了,趁他不在赶紧上车就跑,等单子飞下来的时候,俩老人早就不踪影。

  • 单单买完吃的发现自己的保时捷被人用利器划出一道划痕,车的挡风玻璃上贴着:南社鸭场 贾东升 七个大字。单单愤怒之下,一心想找出划她车的那个人,拿着贴在车上的纸,找到养鸭场,上来就看到老板贾东踩着凳子要上吊,贾东升谎称自己欠了高利贷还不上钱,单单单好心之下用四十万买下了鸭场让贾东升还债,却不知道正好落入了别人的圈套。单单单一口恶气没出成,还莫名其妙买了个鸭场,简直欲哭无泪。

  • 保安公司老板单子飞妻子早亡,终于抚养女儿单单单长大。单单单刚从北京环境学院毕业,本着曝光污染问题的目的,入职到化工公司老板迟岱岳投资的大酒店。老板迟岱岳因病将生意交给儿子迟雨。一心证明自己的迟雨却总被当做父亲的影子。单单单在此结识安多,两人冲破家人阻力和竞争者的破坏艰难相爱,安多却因要抚养亡兄遗孤神秘失踪。传媒公司总裁路斯琪是迟雨女友,两人因不同价值观渐渐疏远。迟雨爱上单单单,单单单却因利用了他的信任而内疚。单单单面临情感事业的双重打击之际,单子飞放弃东山再起的可能,凑钱助她圆环保梦,累到一病不起。单单单在照料单子飞的过程中得到了真正的成长,与安多也解除误解,重新走到了一起。单子飞也和相扶多年的祝美云开始了新生活。

  • 祖贝莱去云南旅游了一趟,招惹来一个云南小伙,祖贝莱叫小伙:小云南。小云南热烈地追求祖贝莱,从云南追到了深圳。小云南带着一堆土特产上门找祖南头,希望得到了祖南头的认可,可祖贝莱却对谈恋爱这件事心灰意冷。祖南头知道了单子飞公司出事的消息,告诉了贝莱,让她守着单单,祖贝莱去了单单的养鸭场,小云南也跟了去。二人也在鸭场打起了工,陪着单单一块儿创业。

  • 警察按照程序,很快上单家查封财产,家里的房子也不让住了。奶奶只好收拾了东西,跟着青红一起来到了青红家,单单也闻讯赶来。青红向奶奶陈述了自己知道的有限事实,一家人知道单子飞是掉进了别人设计好的陷阱里,都眼泪婆娑。奶奶本来想跟着单单去乡下,在青红的连哄带求下,奶奶在青红家里舒舒服服地住了下来。

  • 单子飞为了蹲点曹氏兄弟,许多天没有好好休息了。单单单请保安头替父亲看一晚上,让单子飞回家休息。结果单子飞一回到家,却发现单单失踪了,电话也打不通。单子飞敏锐地察觉到情况不对,用单单的电脑登录了她的手机用户页面,并迅速获得了单单的地理定位——闻如是家!单子飞冲出了家门。单单此刻身陷险境:闻如是决心要自杀,绑架了单单想让她陪葬!

  • 祖贝莱受单单单之托来给明门送东西,无意中发现了一张老照片。祖贝莱一眼认出了照片上的小姑娘是幼儿园时期的单单单,并且发现了明门的大秘密,原来他就是当年单单单幼儿园的小跟班——小胖子明小明!明门希望祖贝莱替自己保密,等到单单单有一天能够把自己认出来。祖贝莱答应了。从这以后,祖贝莱没事就揶揄单单单,放话说单单单要走桃花运,又不明说,弄得单单单一头雾水。

  • 奶奶应裘萧山的约会一起到裘萧山熟悉的饭店吃饭,老板娘对裘萧山的过分热情让奶奶打翻了醋坛子,奶奶甩下裘萧山,上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奶奶回到青红家,回想饭店里老板娘的热乎劲儿,越想越气,又出了门,青红和单单没能拦住。不料奶奶这一去就不知所踪,全家人着急忙慌地四处寻找。原来奶奶坐公车坐反了方向,想跟家人联系发现手机落在了饭店,想打车又发现钱包也没有拿,只好在路边苦苦拦车。就在奶奶几近绝望的时候,发现一个人倒在车旁。

  • 裘萧山登门道歉结果吃了闭门羹,只有青红替奶奶收下了裘萧山的花。青红看着两位老人家,不禁也感叹起自己对单子飞苦苦守望但始终无果的感情。鸭场里,小云南依旧全心全意地对贝莱好,为了她专门学了摇滚,悠扬的情歌打动了贝莱,两人的感情不断升温。眼见一直没有人来开被单子飞盯上的储物柜,单子飞深夜打开了储物柜,里面放着的居然是那幅失窃的名画。

  • 单子飞走在路上,碰到熟人打招呼,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人是谁,意识到自己记忆力严重消退,他马上去了医院。医生初步诊断单子飞患了阿尔茨海默症,也就是俗称的老年痴呆。单子飞出来的时候,正巧被来医院拿药的祖贝莱看见了。单子飞谎称自己颈椎不好来做检查,避免单单担心,让祖贝莱答应先不要告诉单单自己来看病。

  • 单子飞回到家,一听奶奶说青红去找祖南头了,立刻去找青红。到了祖南头家,单子飞在门口看着青红却没有进去,转身走了。其实青红是想和祖南头商量一起给单子飞办个生日酒席,把亲朋好友们都找来热闹热闹,让单子飞把最近这段日子的积郁都发泄出来。祖南头一口答应,感叹着单子飞能有青红,真是好福气。

  • 单单再次带着鸭蛋来到超市,超市经理告知单单单超市不在收购她的鸭蛋,一气之下,单单单在商场聚众闹事,职责明一甲小心眼,因私人恩怨解除买卖合同。明一甲劝说无效,只好打电话报了警。单子飞和明门各自接到了电话,单家父女和明家父子,终于在警察局里聚齐了。

  • 奶奶去了和裘萧山闹翻的那家饭店,见到了老板娘,才得知裘萧山因为太思念自己,生病卧床在家。奶奶火速来到了裘萧山家,两人和好如初。就在两人含情脉脉地聊天的时候,青红来了电话,说联系不上单子飞了。裘萧山正准备去给奶奶做吃的,单子飞突然到访,裘萧山满心紧张,本以为会迎来一场狂风暴雨,单子飞的举动却出乎了两位老人家的意料。他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好菜,并且郑重其事地同意了奶奶和裘萧山的交往。两位老人家沉浸在喜悦之中,并没有注意到单子飞的异常。

  • 万般无奈之下,这一对苦命鸳鸯想出了最后的办法——私奔。就在单单和明门准备出逃的那一晚,青红发现单单单留在门上的字条,给单子飞打电话,单子飞约上了明一甲,两人火急火燎地赶到了鸭场,前来阻止儿女私奔。单子飞向明门提出挑战:除非你打赢了我,否则绝不会让你拐走我的宝贝女儿!

  • 单子飞的生日宴上,青红当着所有亲朋好友向他正式表白,单子飞却因为自己身患重病,当场把青红推给了祖南头。就在局面尴尬难以收场的时候,小云南冲进来揭出了祖贝莱一直以来喜欢单子飞的事。祖南头大为震怒,祖贝莱为了帮单子飞保守住生病的秘密,当场承认自己就是喜欢单子飞,局面一片混乱。单单突然冲过来,给了祖贝莱一记耳光:从今天起,我单单单跟你恩断义绝,从此再没你这个朋友!

  • 祖贝莱本来也要跟单子飞回健身房,突然收到了小云南的微信,说他要离开这个让他伤心的地方,并且离开之前要放火烧了鸭场!贝莱在路边下了车,打了辆出租车急匆匆地赶回鸭场。回到鸭场后,贝莱才知道自己被小云南骗了。一大家子人都聚在鸭场里,等着贝莱回来,能把单子飞的事情解释明白。贝莱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对大家说出了单子飞生病的事实。

  • 鸭场里,小云南再一次向贝莱求婚了,贝莱这才坦白自己的心意,不是不爱小云南,而是上一次婚姻的失败让她没有信心再迈入婚姻。小云南坚持不懈的诚意使贝莱感动,可还是不敢碰触婚姻,但小云烟表示会一直在贝莱身边。小云南对单子飞的病情仍有怀疑,万一是误诊呢?抱着最后的希望,二人立刻动身去了医院,希望可以请相关专家会诊。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公司介绍 新闻动态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爱奇艺实验室 开放平台 爱奇艺号认证 爱奇艺作者中心 帮助中心 侵权投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