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煮妇神探 电视剧

19.3亿播放

地区:内地

语言:国语

电视台:浙江卫视

更新时间:每日24:00 两集连播

简介: 民国初年上海。家庭主妇苟吉祥遭遇不幸,丈夫离世,自己蒙冤。为查出丈夫的死因还自己清白,吉祥成为女探员。毛儒毅是吉祥的搭档,心地善良,但傲慢自大。破案中,他俩闹出许多矛盾。随着合作的深入,他们逐渐默契,...展开
立即播放
剧集列表 (共43集)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民国初年大上海的清晨,集市上出现了一具男尸。上海警察立刻出动,巡长张正第一时间便赶到了现场,检查尸体。巡捕毛儒毅正要赶往菜市场查看凶案现场,路上恰好被他看到一个小偷,毛儒毅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立刻追过去,势必要抓住他。苟吉祥一大早就跑去排队为婆婆买桂花糕,可是等她挤进去,却被告知所有的桂花糕刚刚都被一个人买走了。苟吉祥看到老板收下的那枚沾满面粉的铜板,猜到买桂花糕的人的身份,一路便追踪下去,势必要向她买回婆婆爱吃的桂花糕。苟吉祥好不容易才追上买下桂花糕的大婶,大婶好心,正要把桂花糕分给她,突然一个人冲过来,把大婶的桂花糕全撞飞了,幸好苟吉祥从小随父亲习武,很有几下子,才把桂花糕接住。原来这个横冲直撞的人就是毛儒毅在追捕的小偷,毛儒毅追过来看到前方的苟吉祥,来不及躲闪,只能从她头上跃过去。两人无暇纠缠,互相鄙视了一眼,也就各走各的路了。苟吉祥赶回家把桂花糕给婆婆奉上,依然得不到婆婆的一个夸赞,更被婆婆和小姑沈仙当做下人一样使唤。

  • 苟吉祥兴高采烈地赶去旅馆,她要去的房间是206,恰好沈墨初带张苏去了同一家旅馆幽会,房间是209。苟吉祥在走廊里看到沈墨初,赶紧追过去,沈墨初吓得赶紧躲回了房间。等苟吉祥追过去时,人已经不见了。便拿着手里206的房间钥匙开门,半天都打不开,这才发现这里是209。她以为是自己找错了房间,尴尬地离开去找206。苟吉祥很顺利便打开了206,房间里没有开灯,一片漆黑。而毛儒毅也被那封匿名信约到了这里,等待那个匿名人。黑暗中突然出现的苟吉祥吓了毛儒毅一跳,两人挣扎起来,却不小心以极其暧昧的姿势倒在了一起。就在这时,突然灯亮了,一大帮记者跳出来,对着他们两人狂拍。面对记者的提问,苟吉祥来不及思考,只能掩面而逃。回到家里,苟吉祥越想越觉得奇怪,她明明在旅馆见到了墨初啊!便又返回去找他。再回到旅馆,黑暗中苟吉祥被什么绊了一跤,等她打开灯才看到地上死去的墨初。看着老公的尸体倒在自己面前,苟吉祥惊得不知所措,赶紧大喊着救命。上海再现命案,张正和毛儒毅等人赶来。一看到苟吉祥,张正就惊呆了。

  • 毛儒毅通过情景再现,发现杀死沈默初花瓶上的血手印,经化验比对根本不是苟吉祥的,苟吉祥得以洗刷嫌疑,毛儒毅虽然立了功,但因为违反纪律,仍被张正罚做二百个俯卧撑。苟吉祥对报纸上刊登的艳照无法解释,只得离开婆家,暂时回到武馆。她发誓一定要查出杀害丈夫的凶手,想去报考巡捕房。毛儒毅和丁大力来到考试现场,想暗中使坏确保吉祥被淘汰。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民国初年大上海的清晨,集市上出现了一具男尸。上海警察立刻出动,巡长张正第一时间便赶到了现场,检查尸体。巡捕毛儒毅正要赶往菜市场查看凶案现场,路上恰好被他看到一个小偷,毛儒毅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立刻追过去,势必要抓住他。苟吉祥一大早就跑去排队为婆婆买桂花糕,可是等她挤进去,却被告知所有的桂花糕刚刚都被一个人买走了。苟吉祥看到老板收下的那枚沾满面粉的铜板,猜到买桂花糕的人的身份,一路便追踪下去,势必要向她买回婆婆爱吃的桂花糕。苟吉祥好不容易才追上买下桂花糕的大婶,大婶好心,正要把桂花糕分给她,突然一个人冲过来,把大婶的桂花糕全撞飞了,幸好苟吉祥从小随父亲习武,很有几下子,才把桂花糕接住。原来这个横冲直撞的人就是毛儒毅在追捕的小偷,毛儒毅追过来看到前方的苟吉祥,来不及躲闪,只能从她头上跃过去。两人无暇纠缠,互相鄙视了一眼,也就各走各的路了。苟吉祥赶回家把桂花糕给婆婆奉上,依然得不到婆婆的一个夸赞,更被婆婆和小姑沈仙当做下人一样使唤。

  • 苟吉祥兴高采烈地赶去旅馆,她要去的房间是206,恰好沈墨初带张苏去了同一家旅馆幽会,房间是209。苟吉祥在走廊里看到沈墨初,赶紧追过去,沈墨初吓得赶紧躲回了房间。等苟吉祥追过去时,人已经不见了。便拿着手里206的房间钥匙开门,半天都打不开,这才发现这里是209。她以为是自己找错了房间,尴尬地离开去找206。苟吉祥很顺利便打开了206,房间里没有开灯,一片漆黑。而毛儒毅也被那封匿名信约到了这里,等待那个匿名人。黑暗中突然出现的苟吉祥吓了毛儒毅一跳,两人挣扎起来,却不小心以极其暧昧的姿势倒在了一起。就在这时,突然灯亮了,一大帮记者跳出来,对着他们两人狂拍。面对记者的提问,苟吉祥来不及思考,只能掩面而逃。回到家里,苟吉祥越想越觉得奇怪,她明明在旅馆见到了墨初啊!便又返回去找他。再回到旅馆,黑暗中苟吉祥被什么绊了一跤,等她打开灯才看到地上死去的墨初。看着老公的尸体倒在自己面前,苟吉祥惊得不知所措,赶紧大喊着救命。上海再现命案,张正和毛儒毅等人赶来。一看到苟吉祥,张正就惊呆了。

  • 毛儒毅通过情景再现,发现杀死沈默初花瓶上的血手印,经化验比对根本不是苟吉祥的,苟吉祥得以洗刷嫌疑,毛儒毅虽然立了功,但因为违反纪律,仍被张正罚做二百个俯卧撑。苟吉祥对报纸上刊登的艳照无法解释,只得离开婆家,暂时回到武馆。她发誓一定要查出杀害丈夫的凶手,想去报考巡捕房。毛儒毅和丁大力来到考试现场,想暗中使坏确保吉祥被淘汰。

  • 在一系列的考试中,虽然吉祥表现优秀,但是儒毅不断给吉祥制造障碍,导致她最终还是没能通过考试。张正为吉祥找到一份卧底工作,顺利完成后吉祥有希望被破格录取进巡捕房。吉祥欣然答应,决定进入月份牌女郎公司当卧底。吉祥成功进入月份牌女郎公司。公司里的姑娘们因为刚刚发生的两起命案,都变的异常敏感。女郎明月甚至被吉祥化的妆吓晕了过去。晚上,当吉祥想要给明月道歉的时候,却发现明月已经死在了房间中。吉祥好心将案发现场打扫干净,却被随后而来的张正等人批评。

  • 张正为确保吉祥安全,安排田小田在月份牌公司门口接应,又派儒毅假冒时尚导师进入公司。吉祥和儒毅互相看不惯对方,但又不得不一起合作。美女记者姗姗也以跟踪采访为名进入月份牌公司。吉祥因为明月死亡现场的线索跟踪公司画家曹亮,经调查曹亮和明月只是情人关系,并没有杀害明月。众人分析后决定由姗姗假扮交际花引出凶手。不久姗姗果然受到了凶手的警告,女郎秋水不知何故,也在酒醉后威胁姗姗,最终被裁缝余翠花带走安慰。

  • 秋水的过激表现让吉祥和毛儒毅都对她产生怀疑,她小时候遭遇的家庭变故让她对那种狐狸精的女子非常反感,这很有可能就是她的作案动机。楼珊珊和吉祥都决定假装成狐狸精类的女子,吸引凶手的注意,诱使凶手继续作案。楼珊珊故意假装放荡去勾引早有家室的画家曹亮,好使凶手能够对她不满。果然这天,楼珊珊的房间前出现了许多冰块,这些冰块似乎是对她的警告。吉祥和毛儒毅赶紧去找秋水,看一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可是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现,可以肯定那冰块不是秋水放的。为了保证楼珊珊的安全,毛儒毅和吉祥争相来她的房间陪她,最后只好两个人都挤在床底下一起保护她。可是一夜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反而是胭脂竟然死在了派对上,她的死法就和之前的几人一模一样,可是不同的是,凶手这次却把她身上的旗袍也带走了。这一次死去的胭脂和其他人一样,都是生活不检点,曾经勾引有妇之夫。吉祥想起秋水突然从派对离开,她说的那些奇怪的话似乎预示着她知道谁是凶手。吉祥和毛儒毅仔细思索与秋水相关的人,一下子便锁定到了和秋水关系很差的余婶身上。

  • 苟吉祥和毛儒毅两人虽然总是互相掐架,可是这次毛儒毅救了吉祥,吉祥非常想感谢他,便当着他的面灌下了两瓶白酒,就算是将两人之间所有的恩怨一笔勾销。苟吉祥的霸气举动让巡捕房里的人大跌眼镜,张正只好心疼地把不省人事的吉祥送回去。也只有在吉祥昏睡的时候,张正才敢吐露自己的心声,他暗恋吉祥已经整整十六年了,只是一直不敢表达,如今能够再次遇到吉祥,这仿佛就是上天赐给他的又一次机会。巡捕迟迟找不到余婶的踪迹,毛儒毅便让楼珊珊发出关于秋水受困于牢狱的报道,让余婶自己出现。毛儒毅只是因为工作才找楼珊珊,让楼珊珊非常失望。毛儒毅对楼珊珊没有别的意思,可是楼珊珊却对他兴趣愈来愈浓,毛儒毅越是不理她,她就越是想要去驯服这匹野马。

  • 罗森经过尸检发现余婶并非自杀,而是死后被人做成自杀的假象。余婶房间里虽然有珍珠的衣服,可是并没有找到珍珠的财物。毛儒毅认定珍珠并非余婶所杀,虽然手法相同,可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是一场栽赃,真凶一定是想让警局的人以为珍珠是余婶杀害,而余婶又畏罪自杀,这样凶手才可以逍遥法外。毛儒毅的推断不无道理,于是巡捕们又回到珍珠的房间,寻找更多的线索。尸体胖散落的几把工具刀,暗示着凶手是用它们打开了珍珠的保险箱,将钱财拿走。可是苟吉祥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所有的工具都试了个遍,都没能打开这结实的保险箱。吉祥用了这么久都没能打开,这就表明凶手一定是趁着珍珠打开保险柜以后才杀人取财的。他一定跟珍珠熟识,并且了解余婶余翠华的杀人手法,而这样的人只有一个符合所有的条件,就是王老板王立堂。所有的推理全部都连接起来,巡捕房立刻出动人马抓住了王立堂。王立堂无路可退,只好把一切都交代出来,珍珠和余翠花的确是他所杀,只不过杀珍珠是为财,杀余翠花是因为余翠花一心求死,而王立堂也极力想要掩饰自己的罪行。

  • 毛儒毅不想吉祥跟进沈墨初的案子,因为一旦她继续深入下去,那么沈墨初出轨的事情迟早会被她查出来,毛儒毅不希望吉祥知道会让她心碎的真相,便故意支开吉祥,自己拉着楼珊珊和丁大力回到事发的饭店重演凶杀过程,丁大力又男扮女装,假扮成苟吉祥的样子,楼珊珊扮演张苏,毛儒毅则扮演成沈墨初。吉祥四处跑当晚前来拍照的报社,逐一打探,都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小姑小仙突然找到她向她道歉,她告诉了吉祥一个重要的发现,那就是那晚吉祥所谓的风流外遇事件是张苏一手安排的。得知真相的吉祥反而更不明白了,张苏到底为什么要平白无故地陷害自己。想要找到答案,吉祥只好再次前往饭店寻找蛛丝马迹。毛儒毅和楼珊珊两人正在房间里分析案情,毛儒毅说出了沈墨初的出轨行为,恰好被刚刚赶到门外的吉祥听到。吉祥这才知道,自己所谓的完美丈夫竟然是这样的,而她的婚姻也早就破败。

  • 不出毛儒毅所料,果然有人上门求药,而这个人就是小艾。巡捕悄悄跟上小艾,找到了他们的藏身之处。原来他们是一对兄妹,哥哥大杨是傅强的保镖,和张苏是多年的恋人,大杨信誓旦旦地向毛儒毅保证,他们没有杀人,逃只是担心被警局冤枉。毛儒毅对张苏这样的交际花和大杨的感情并不当真,可是吉祥凭着她女人的直觉,认定张苏一定深爱着大杨,一旦她知道大杨被捕,一定会来救他。果不其然,张苏终于现身了。张苏知道她的行为伤害了吉祥,她不求吉祥能够原谅自己,但求能够救出爱人。吉祥并非铁石心肠,面对这个因生活所迫而出卖自己的可怜女人,她心里所有的恨都消失了。张苏非常配合警局的调查,一五一十地讲述了当晚的经过。张苏的出现也给警方提供了更多的线索,她从来没有安排记者偷拍吉祥,而最后一个见到沈墨初的人不是她,而是沈小仙,墙壁上的血手印也证实了张苏的清白。如果沈小仙真的是最后一个见到沈墨初,那么她就是凶手无疑。苟吉祥和巡捕们一起到沈家抓人,沈母看到苟吉祥认定她是贼喊捉贼,情绪激动,拼死也要阻止她进入沈家。

  • 原来沈小仙和沈墨初并非亲兄妹,沈小仙从小便深爱着沈墨初。当晚张苏离开后,沈小仙和沈墨初发生了争执,沈小仙不能忍受自己深爱的人这样花心,而沈墨初更是直白地拒绝了沈小仙的感情,沈小仙就像疯了一样拿起台灯砸向了面前这个对自己无情的男人。杀了自己所爱的人,沈小仙何尝不曾后悔,在巡捕来的时候,她便换上洁白的婚纱,服下了剧毒,交代完自己的罪行,便抱着沈墨初的照片,离开了这个世界。同时失去了儿子和女儿,沈母万念俱灰。善良的吉祥便主动承担起了照顾沈母的责任,虽然墨初出轨,可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即便沈母对她不好,她也要替死去的墨初继续尽孝。吉祥的真心终于感动了沈母,让沈母打心底喜欢上了这个傻傻的媳妇。

  • 毛儒毅没有服从张正的安排守在楼世平身边,而是跟着巡捕乱跑,这才让一枝玫钻了空子,找到了真玉佛。张正一点没有因为毛儒毅的身份而手下留情,立时惩罚了毛儒毅的擅离职守。苟吉祥的寡妇身份使她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李亚飞便介绍到恤孤院做勤杂工,照顾孩子们。原来李亚飞就是李父从恤孤院领回去的,她对这里充满了感情,常常回来帮忙。而在这里苟吉祥既可以养活自己和婆婆,又能帮助这些可怜的孤儿,也很乐意做这份工作。一枝玫是有名的侠盗,在群众中口碑不错,她把偷回来的东西都捐给了贫困的人们,而通过对这些捐款获得者的排查,张正很快便锁定了一枝玫多次捐款的恤孤院。恤孤院的方院长得知巡捕们在捉拿一枝玫,她明白偷盗是违法的,可还是希望能够对她从轻处罚。

  • 张正费尽心思想要找出的一枝玫其实就在他的身边,就是一身侠气的李亚飞。即便那晚张正布下天罗地网,在双方交手后,李亚飞依然能够顺利逃走,把李亚飞得意坏了。逢人就夸一枝玫如何英勇,如何侠气盖天。一枝玫的三次捐款,只有一次是通过李医生交给方院长的,张正决定从李医生这里入手,揭开一枝玫的真实身份。可是巡捕们刚准备找李医生问话,李医生就遭人杀害了。罗森一碰到尸体就精神高度集中,凭着他对尸体伤口的观察,凶手所用的是手术刀,而且手法相当娴熟。不久后,与李医生相熟的毕老师也被人迷晕在自己的房间,摘去了眼球。李医生遇害,毕老师也被残忍地摘除眼球,两起案子都使用了手术刀,都在现场留下象征着复仇的红色蝴蝶花。学校的方院长一听到红色蝴蝶花就满面愁容,毛儒毅看出她似乎知道些什么,只是不愿说出来。为了了解更多真相,张正让从小在恤孤院长大的李亚飞进入恤孤院,想办法让方院长开口。

  • 李亚飞向方院长询问,当年小红的事情,方院长说小红当年只是一个七岁的孩童,而且已经死了,杀死李医生和弄瞎毕老师的事情,绝不可能是她干的。苟吉祥向毛儒毅等人谈对案件的看法,她认为极有可能是有人假借小红的名义作案,张正一直很欣赏吉祥在办案方面的敏锐直觉,邀她一起调查恤孤院的案子,苟吉祥趁机加码,要毛儒毅听自己指挥,毛儒毅气得瞪圆了眼睛。巡捕房的人都知道,对于小红的事件,方院长肯定比谁都了解内情,但她现在选择隐瞒,让案件的调查陷入了僵局。毛儒毅和张正再度拜访方院长,向她讲清了其中的厉害关系,方院长迫于压力向二人讲出了实情。原来当年医生诊断小红活不过五天,方院长将其单独锁在后山的小木屋里,只让李医生和毕老师轮流看管,等到第五天,她亲自来到小木屋,想送小红最后一程,却发现小红不见了!方院长原本心中存着一丝希望,小红还活着,但三天之后,却在小红睡过的床上,发现了她的洋娃娃和蝴蝶花。张正和毛儒毅听了方院长的话,断定凶手就是小红无疑,她极有可能还活着。

  • “彩虹七子”的欢聚,被毛儒毅打断,他告诉大家,恤孤院接连发生两起重案,小红现在已经回来,要报当年被抛弃的大仇,现场的气氛瞬时降到冰点。苟吉祥告诉毛儒毅等人,小橙很有嫌疑,因为她一直在说谎,毛儒毅听了她的话,恭喜她又增加了破案的难度,苟吉祥觉得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彩虹七子”中的小黄,现在名叫沙彪,他向巡捕房众人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他记得当年的小红腰间有一颗很大的胎记,是在他戏弄小红的时候偶然发现的。李姐与许愿聊天,两人回忆起小时候的事情,都觉得恍如昨天,李姐一直怕小红回来向她索命,许愿取笑她像小时候一样胆小。苟吉祥认为当务之急,是确认谁腰上有红胎记,而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她们洗澡,她和田小田弄了两盆臭水,想要泼到许愿身上,结果毛儒毅阴差阳错地中招,他真不敢相信自己如此倒霉。

  • 吉祥让亚飞回去休息,她与毛儒毅守在门外,亚飞偷偷来到拍卖的地方顺利地将拍卖的物品调包。天亮了,田小田发现配枪不见了!巡捕房众人聚首,楼姗姗也一早赶了过来,毛儒毅告诉大家,凶手找到了。亚飞与丁大力搜查李姐的房间,发现了凶器——手术刀,这似乎更加确认了她就是小红。沙彪来到方院长的办公室,要与她谈一笔交易,他愿意出资购买下所有的拍卖品,但要院童们到他的工厂里作工,方院长严辞拒绝了他。拍卖会上,亚飞用石子打破了玉瓷瓶,前几日楼家失踪的玉佛竟然隐藏其中,楼父丝毫不以为意,又以一万大洋赎回了自家的宝贝,坐在前排的吉祥发觉石块是亚飞发出的。第二件拍卖品被掀开幕布,赫然是沙彪的灵位,张正等人迅速冲到沙彪的房间,罗森检查发现他并没有死,但失血量似乎并不致于让他昏迷,大家赶紧将其送到医院。李姐的嫌疑被排除,张正令巡捕房众人分组行动,分头去寻找许愿与小橙,吉祥暗中拉着亚飞来到无人处,她已经推断出一枝玫就是亚飞。面对吉祥的质问,亚飞无言以对。

  • 沙彪被杀害后,大家把凶手的目标锁定在那天没有出现在拍卖会上的人。怀疑对象有曾经的彩虹七子许愿、温怡君、欧皓辰,由于凶手身上有胎记,许愿和温怡君很快被排除了嫌疑。凶手的狡猾,数次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把事情做得滴水不漏让毛儒毅一筹莫展。根据线索,亚飞推测欧皓辰没有出现在拍卖会,所以欧皓辰的身份很值得人怀疑。加上欧皓辰是小红小时最好的玩伴,所以他有理由杀害这些人。楼珊珊为了拿到第一时间毛儒毅他们破案的消息,一直跟着毛儒毅他们查案,毛儒毅透漏出担心楼珊珊安危的讯息让楼珊珊喜不自禁。果然,毛儒毅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楼珊珊不小心被凶手在背后袭击,命悬一线。幸好毛儒毅发现的及时,为楼珊珊的伤口做了紧急处理,楼珊珊脱离了生命危险。

  • 发现自己的身份暴露,阿翔把手枪对准了吉祥,千钧一发时刻,毛儒毅扑倒了吉祥,救了她一命。小红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和理智,她拼命对着众人开枪,待她打光了子弹,吉祥他们纷纷劝小红放下仇恨,小红却觉得自己没有错,因为是他们先放弃了自己,让自己等死,15年了,自己一直等的就是复仇的这一刻。小红始终不愿放下仇恨,还用许愿的性命威胁毛儒毅他们,许愿却告诉了小红一个惊天的秘密,原来小红能够活下来,小青却没有活下来是因为小青把药给了小红,生死考验面前,她选择了成全小红。许愿还告诉小红,这些年,院长他们一直都被小红很歉意,没有停止过自责,甚至想过要偿命。

  • 看着张正对于感情的木讷,罗森出招鼓励他勇敢去追吉祥,在罗森的建议下,张正写了一封情书表白吉祥。张正送情书的时候因过于紧张,忘记了写名字,他把情书丢在吉祥的房间仓皇离开。张正的这封没有写名字的情书,送出后发生了一系列乌龙,吉祥的婆婆因为误会是亚飞的父亲李师傅写的,气的把信丢在了亚飞的房间,亚飞回来后看到情书误认为是张正写给自己,欣喜若狂。吉祥的复职之路并没有那么顺利,情书送出后,张正魂不守舍地等着吉祥的回信,等来了毛庭鹤带来的吉祥复职申请被驳回的消息。张正气不过,为了吉祥和弗莱克理论,特别是弗兰克一番中国人不能和法国人相提并论的理论更是让张正气不过,眼看两人剑拔弩张的样子,毛庭鹤适时出来出来打圆场。

  • 毛儒毅为吉祥选了一处私人侦探社,兴冲冲来送钥匙,赶上了张正的告白,听到吉祥对张正的婉拒,心里面一阵窃喜。张正前脚刚走,毛儒毅后脚就跟过来,吉祥的婆婆心里面五味杂陈,李师傅劝她不要伤心,吉祥是个懂事的孩子,就算嫁人了也是多个人照顾她,李师傅还表示自己会照顾她,吉祥婆婆心里有了安慰。毛儒毅为了小田升职的事请求毛庭鹤帮忙,毛庭鹤却带回了小田被解雇的消息,毛儒毅不解,为什么毛庭鹤亲自出马小田会是这样的结果,毛庭鹤无奈告诉毛儒毅洋人的地盘只能听洋人的,洋人的不近人情,他这个督察长也是无能为力。

  • 张正将小田被解雇的消息告诉了他,大家都咒骂弗兰克没有人性,小田丢了工作,不知该靠什么养家,吉祥决定出去单干,自己开私人侦探社,并邀请小田第一个加入,罗森等人都认为这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大家的心情又一下子兴奋起来。吉祥侦探社隆重开张,吉祥在开张仪式上感谢了一大堆人,最后特别提到感谢毛儒毅对她的打击和挤对,让她有了坚持下去的勇气和力量,大家听了哈哈大笑。楼姗姗要毛儒毅以未婚夫的身份,陪自己去参加朋友的婚宴,婚礼还未举行,新娘子却不见了!毛儒毅在婚宴现场搜到了一枝玫的书信,上面写着:花好月圆,人去楼空,因为作案手法跟一枝玫以前的做法很像,大家都怀疑是一枝玫所为。巡捕房众人分析现场留下的红盖头,觉得一定暗示着什么,他们搞不清楚一枝玫掳走新娘的意图,难道是想敲诈勒索?这可不符合一枝玫一贯的作风,红盖头上的一串奇怪符号,似乎有特别的寓意,但究竟是什么意思,却没人能懂。楼姗姗探听到新郎马先生去开源钱庄取了一大笔钱,赶紧跑来告诉毛儒毅,张正推测马家肯定已经收到了勒索的信函,这笔钱就是用来交赎金的。

  • 张正知道吉祥推荐亚飞来,就是拒绝自己的意思,罗森劝他不要灰心丧气,吉祥刚刚新寡,接受一段新的感情需要时间,张正想来想去,还是不扮这个新郎的好,免得被亚飞缠上。亚飞回到武馆,对着沙袋打拳发泄,吉祥不知她遇到了什么事情,张正的话让亚飞意识到,她与张正之间一个是警一个是匪,两人根本不可能,心灰意冷之下,她也不准备再扮这个新娘了。千回百转之下,新郎新娘还是落在了毛儒毅和吉祥的头上,吉祥请巡捕房众人到武馆聚餐,田小田让两人一定互相加大了解,把新郎新娘扮好,这样他就再也不用找什么猫呀狗呀的,张正看到两人互动的样子,心里很不好受。聚餐结束后,毛儒毅独自留下来了解吉祥,他知道吉祥非常小气,会采路边的野花回来装饰房间,吉祥的刺绣非常棒,绣的东西让人赏心悦目。毛儒毅带吉祥回家了解自己,毛儒毅的妈妈看到两人非常奇怪,吉祥连忙向她解释,假扮夫妻是为了破案,毛母让他们不要演过头,以免惹得姗姗误会,吉祥觉得挺尴尬。吉祥在书房里看到许多书,她想不到看起来荒诞不经的毛儒毅竟然还有好学的一面。

  • 因为吉祥要和自己喜欢的毛儒毅假扮夫妻,楼姗姗对吉祥的敌意也是很重,她和毛母特别关照服务员为吉祥花了一个过气舞女的妆容,以此来奚落吉祥。看着吉祥受欺负,吉祥婆婆看不下去,决定自己来打扮吉祥,她拿出自己压箱底的衣服给吉祥换上,吉祥穿上婆婆的衣服,瞬间便有了一股名媛范。但是因为款式过时,吉祥决定自己动手改。为了毛儒毅,楼姗姗去找张正说自己顶替要顶替吉祥,她始终觉得吉祥配不上如意。结果经过大变装的吉祥出现在张正他们面前的时候,大力等人都被吉祥惊艳到了,楼姗姗尽管心有不甘,却也只能接受这样的现实。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吉祥和毛儒毅之间已经有了一定的默契,此时巡捕房正好收到了何家带来的关于一支枚的消息,原来何家要举办婚礼,同以往的做法一样,一支枚提前打出了警示。张正等人决定立刻行动,让吉祥和毛儒毅顶替这对新婚夫妻假结婚,来引一支枚上钩。

  • 众人得知儒毅被绑,为他担心的同时也敬佩儒毅的胆识。姗姗焦急万分,找到了之前被念秋绑架过的张家夫妇,希望从中找到解救儒毅的线索。根据张家新娘提供的线索,小田和丁大力误打误撞找到了念秋的住所,但是只有丫鬟小丫在家,两人并没有在家中察觉出异常。念秋约吉祥在醉仙楼见面交赎金,巡捕房提前在醉仙楼埋伏。小田和丁大力发现念秋很可能在二楼的一间包厢内,连忙去外面通知张正。念秋利用黄包车车夫转移赎金,吉祥和亚飞随后跟踪。亚飞和念秋在船上动手,最终被念秋打落在水中,两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念秋离去。

  • 众人在女贼藏匿毛儒毅的密室苦无头绪之时,吉祥了解毛儒毅,知道他不会这么容易就让女贼带走自己,经过一番细查,果然发现了毛儒毅留下的线索。找到了线索,跟之前女贼在盖头上留下的数字密码一样让人难以破解,张正决定审问被抓的苏小丫,苏小丫是个忠心的丫鬟,不肯透露半点关于不利于假一支枚的消息。不过,张正他们却得知了假一支枚屡次对新人下手的原因。原来,假一支枚受过情伤,在新婚之夜被最心爱的人丢弃,从此恨透了花言巧语的男人。口子里面一个七,苦无头绪之时,吉祥回忆起了毛儒毅之前说过的话,她察觉到毛儒毅留下的线索不单单是数字“7”这么简单,它代表的是与“7”同音的一个汉字。在吉祥的启发下,张正他们通过藏头诗破获了女贼藏匿毛儒毅的地方就是不离山社,那是女贼苏念秋与罗叶定情的地方。苏念秋一直因为罗叶辜负了自己,所以对男人很痛恨,认为没有一个好东西。在张正他们准备捉拿苏念秋的时候,苏小丫怕连累自家小姐,在狱中自杀。

  • 亚飞假扮的罗叶,在月老庙成功引来了苏念秋,苏念秋被抓获,罗森把罗叶落水的消息告诉了她,告诉苏念秋她心爱的罗叶其实并没有背叛她。张正等人成功破获了红盖头一案,毛庭鹤请命弗莱克对他们进行嘉奖,弗莱克一直对张正有意见,借口破获案件的时间太长,不准备对他们进行嘉奖。张正 的竞争对手觉得抓获的苏念秋不是真正的一支枚,真正的一支枚可能与张正有联系,便暗中派人监视。张正对苏念秋一支枚身份怀疑的时候,罗森劝他把心思应该多用在追求吉祥身上,经罗森的启发,张正决定为吉祥侦探社举行颁奖仪式。大力意识到毛儒毅已经喜欢上了吉祥,但是毛儒毅有些口不对心,坚持不承认,大力劝他把吉祥让给张正的时候,毛儒毅便有些心急了。

  • 张正已经对亚飞的身份有所怀疑,亚飞对张正深情表白的时候,张正冷不丁问亚飞是不是一支枚,亚飞一时没反应过来。毛儒毅终于意识到自己对吉祥的喜欢,他单独约吉祥出来深情告白,说有个女贼偷走了他的心,尽管这个女贼看上去笨手笨脚、粗枝大叶,但自己还是想想要抓住她。面对毛儒毅突如其来的告白,吉祥一时之间无所适从,仓皇离开。同样是追求吉祥,吉祥是明确拒绝了张正,对毛儒毅却没有做明确的表示,毛儒毅沾沾自喜,他自信地认为自己的机会很大,让大力等着和自己和吉祥的喜酒。

  • 亚飞对张正感情的认真,有些打动张正,亚飞告诉张正真的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希望她幸福,只要他愿意接受眼前的幸福便可以得到。她要让自己变得足够好,足够配的上张正。毛儒毅带吉祥去挑适合她扮演的身份的礼服,店员忍不住感叹两个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结果两人却嘴硬,把对方说成是自己的弟弟妹妹。两人顺利在白薇生日前一天入住庄园,怕吉祥有危险,毛儒毅忍不住对吉祥百般唠叨,吉祥嘴上不说什么,心里却很甜。

  • 毛儒毅无意中听到了白薇的嫂子范冬梅和范冬梅二子白家康的密谋,他们早就垂涎白薇的财产,很有可能就是他们母子俩下的毒。一起喝下午茶时,毛儒毅故意提及氰化钾的事,又询问范冬梅家的化工厂生产的化工产品种类,白家康以为他是在影射自己一家下毒害白薇,着急地跳出来撇清。毛儒毅很快就抓住了他的漏洞,因为警方根本没有公开毒药的种类,白家康的说法明显是不打自招。可是单单依据这个,毛儒毅并不能断定白家康一家就是凶手,只能继续观察。

  • 吉祥接近并观察白家康的举动,她发现白家康根本没有回过房间,之前盘问时他明显是在撒谎。而毛儒毅则主动请赵刚喝酒,谁知这个赵刚酒量极差,两三杯下肚便醉得不省人事了,而对比事发之时赵刚的清醒,由此,毛儒毅可以断定他所谓的喝闷酒一定是在撒谎。白家康和赵刚都在说谎,他们肯定是想要掩饰什么。如果凶手是为了遗产,那么作为第一顺序的继承人爱德华的处境就会非常危险了,大力便特意安排一名巡捕贴身保护爱德华。趾高气昂的爱德华烦透了被人这样盯着,满腹的牢骚和不悦。可是等到爱德华用早餐时,便牛不起来了,他无意中打翻了自己的牛奶,才发现早餐已被人下毒。爱德华吓坏了,他相信一定是有人要除掉自己,好夺得白家的全部财产。

  • 楼珊珊拿着花去试探赵刚,赵刚看到后果然神色紧张,想要抢走证据,毛儒毅和大力赶紧冲出去拉住他,赵刚只好说出实情。原来当晚他的确去过白薇的房间,可是那个时候白薇已经死了,而在此之前他恰好看到白家康从里面出来。要确定赵刚有没有说谎,只有找白家康对质。大力便派人盯住赵刚,自己去盘问白家康。可此时白家康竟然不见了。原来佣人把点心送进去,十几分钟后回去收盘子时便发现白家康已经不见了。就在大伙儿四处搜寻白家康之际,音乐室里突然传来一阵争吵,其中还夹杂着白家康的声音。毛儒毅赶过去想要进去阻止,无奈音乐室笨重的木门死活都撞不开,就在毛儒毅和罗森准备合力撞门时,管家欧阳突然拿着钥匙赶来,慌张中欧阳把钥匙掉在了地上,直到房内没了声音才打开木门。等毛儒毅等人冲进去,里面一个人都没有,窗户大开,而白家康则躺在楼外的地面上,生死未卜。

  • 遗嘱对破解白薇案来说至关重要,张正必须想办法找到这份遗嘱。为了获得律所的胖助理的帮助,李亚飞决定投其所好,让田小田打扮成劫匪,对胖助理实施抢劫,而张正就可以登场上演一出英雄救美,使胖助理能够信任张正。胖助理本就对潇洒帅气的张正心有好感,这次被张正救下来,更是对他死心塌地,张正一问,便一股脑儿把实话都说了出来。白薇的确立有遗嘱,并且是她亲手归档,张正和李亚飞便连哄带骗成功诱使胖助理帮他们偷出遗嘱。白家康被害,而仆人证明看到赵刚翻墙逃出了庄园,这一切都指向赵刚就是杀人凶手。范冬梅认定是赵刚害死了自己的儿子,举刀追着要白兰偿命,闹得庄园上下不宁。毛儒毅只好公开自己和吉祥的巡捕身份,以此压住所有人,让他们各自安守本分。李律师把遗嘱和所有的文件移交记录都清除地一干二净,胖助理没能找回遗嘱,不过她给张正提供了一个线索,张正不惜牺牲色相,才以一吻换来这个重要的消息,那就是死去的白薇夫人那里还有一份遗嘱。

  • 要想找到白薇的遗嘱,必须找爱德华问清楚。张正等人便回到庄园盘问爱德华,可是他们找到的只有昏迷不醒的爱德华。罗森便故计重施,让爱德华和白家康一样假死,麻痹凶手。每当巡捕们怀疑一个人的时候,这个人便出事了,实在是匪夷所思,白家康、赵刚和爱德华都被害,那么凶手便不可能是范冬梅或者白兰,吉祥提出或许他们应该跳出来,凶手可能并不在遗产继承人之中。张正找到了爱德华留在房间的一封认罪信,信中言明是他失手杀了母亲白薇。其他人都认出这是爱德华的笔迹不疑,而爱德华的房间里还搜出泡泡糖和铁氰化钾,这一切不得不让人相信,是爱德华一手导演这场扑朔迷离的连环杀人案,最后嫁祸不成才畏罪自杀的。可是即便这样推理,还是存在着诸多疑点,音乐室转动的留声机,剪坏的电线还有爱德华房中未燃烧殆尽的纸片,这些都困扰着张正和毛儒毅。直到看到墙壁上欧阳和马拉奇的合影,张正终于明白了。

  • 欧阳用这么多人的生命确保了女儿幸福,他并不期望赵柔能够认他或者原谅他,他只希望尽自己父亲的一切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可是此时,巡捕房恰好收到了白薇手里那份遗嘱,白薇的遗愿终于能够实现。一切就像是命中注定的,欧阳再怎么搅尽脑汁地算计,都没能敌过天意。蔷薇庄园的案子终于完结,可是张正等人即便破案了,还是没能获得一丝的奖励,弗兰克反而大发雷霆,认定是张正等人的失误才导致重要的白薇夫人身亡,造成了不良的影响,便借此机会打压张正和他带领的组员。弗兰克黑白不分,以权压人,命令张正等人立刻放走销毁白薇遗嘱的李律师,让这个不法之徒逃过了法律的制裁。

  • 自从毛儒毅表白以后,吉祥一直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于是他又借着在侦探社工作的机会,找到吉祥,要吉祥给他个准话。毛儒毅的步步紧逼让吉祥很是为难,她对毛儒毅并非没有感觉,只是一直碍于世俗的眼光才没有答应他,便只好用天意搪塞过去。门外的张正听到吉祥的答复,索性冲进去让他们用抛硬币的方式看一看天意如何。毛儒毅为了证明自己能够经得住天意的考验,便同意了这个方式。可当他看到硬币指示他们不要在一起时,毛儒毅立刻慌得赖掉。而吉祥看到后,反而因为眼前的逼迫,鼓起了勇气,勇敢地迈出这一步,走向了毛儒毅。能够看到吉祥收获自己的幸福,张正也真心地祝福他,他也放下了对吉祥的执着,而李亚飞也用热情渐渐地打开了他的心。楼珊珊告诉侦探社寻找毛儒毅,恰好看到毛儒毅和吉祥确定关系的一幕,冲过去大闹了一通。苟吉祥告诉楼珊珊,毛儒毅对她很好,她决定和他在一起,而这让楼珊珊异常恼火。在她眼里,吉祥只是个粗俗老土的寡妇,是个大婶,完全不能和自己相提并论,毛儒毅竟然选择了她而不是自己。

  • 毛父希望儿子娶个门当户对的小姐,怎么可能答应他和吉祥的事,毛儒毅竟然离家出走,更是让毛父气上心头,他直接断了毛儒毅的经济来源,逼着儿子回心转意。可是看着毛儒毅和父母因为自己闹翻,吉祥越发地不安和自责,是她的出现使他们父子不睦,这样一来,毛父毛母一定会更加讨厌她吧。为了保护吉祥,为了表明对吉祥的矢志不移,毛儒毅决定走出父亲的羽翼,离开巡捕房,自力更生,去和吉祥一起打理吉祥侦探社。生活一向奢侈的毛儒毅被切断了经济来源,便直接在侦探社打了个地铺,衣食住行什么都不去讲究了,彻底成了一个接地气儿的小青年。可是这样的毛儒毅却使吉祥非常心疼,他实在为自己放弃了太多东西。因为毛儒毅的到来,侦探社的生意也越来越好。虽然大多都是些找猫找狗的小事,可大伙儿也是卯足了劲儿地干。这天,一个大伯突然跑来请他们帮忙寻找自己的老伴儿梅香,大伯告诉他们多病的梅香很可能会想不开寻了短见,毛儒毅和吉祥便赶紧和大伯一起出去找人。可是等他们找到人时,人却已经死了。

  • 梅香的死让毛儒毅感到生命的脆弱,未来有太多不确定,他决定把握现在,向吉祥求婚。毛儒毅用自己仅有的一点点钱把侦探社精心布置了一番,设计了浪漫的求婚。吉祥看到他的用心安排和真挚告白,虽然心动,可是一想到白天楼珊珊的一席话,吉祥还是拒绝了他,她不愿意让儒毅因为自己而成为不孝之子。毛儒毅知道吉祥并不是不愿嫁给他,他希望吉祥能够和他一起感动所有阻拦他们的人。听了毛儒毅的话,吉祥也深受感动,她从来不是个畏畏缩缩的人,她和毛儒毅是真心相爱的,他们不必害怕世俗的眼光,便答应了毛儒毅的求婚,她相信只要他们共同努力一定可以让毛父毛母接受他们。

  • 毛庭鹤过大寿,在家里摆下宴席,宴请宾客。他只让吉祥回来祝寿,不肯邀请吉祥,这让儒毅很替吉祥委屈,可吉祥知道自己应该懂礼数,还是到毛家大门外送上了寿礼。在门外等候时,吉祥发现有个人在毛父的车旁鬼鬼祟祟的,赶紧出手阻止,吉祥的身手很好,三下五除二便把对方赶走了。毛庭鹤本就因假药案而心事重重,面对吉祥的屡次登门,毛庭鹤到大门口当面拒绝他,使吉祥在大批宾客面前颜面扫地。

  • 为了除掉唯一一个知道假药案真相的毛庭鹤,楼父假意约他出去谈判,可背地里却派人在毛父的车上安装了炸弹,毛父寿宴结束后便坐车前去赴约。一切发生得太快了,毛父刚一上车车子便爆炸了。眼看着父亲死在自己眼前,毛儒毅瞬间崩溃了,他一想起自己在父亲生前还在违逆他,后悔莫及。毛家的仆人看到事发前吉祥曾经在车旁鬼鬼祟祟的,立刻站出来指认吉祥。张正虽然知道吉祥不是这样的人,可是公事公办,他只好把她先行拘押。毛儒毅即便因为父亲的死暂时失去了理智,可是他相信吉祥一定是无辜的,他一定要振作起来,找出杀死父亲的元凶,洗刷吉祥的冤屈。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