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菜刀班尖刀连 电视剧 热度 1247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央视八套

更新时间:每日24:00 四集连播

类型:剧情 / 战争 / 军旅

导演: 包福明

简介: 尖刀连连长龙四海率队攻打山东某县城,战斗中他误杀了一名俘虏,和他亲如手足的指导员死于敌人的枪下。龙四海许下誓言,第一,挖出真凶;第二,照顾指导员的妹妹一辈子。因误杀俘虏,龙四海被贬到炊事班担任班长,并...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30/共3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重病的周扬在医院里一直等着两个人的到来,只为兑现承诺,她仿佛回到遥远的1945年,那年秋天,伴随着抗日战争的胜利,国共双方签订双十签订,然而和平没有如期而至。国民党调集精锐部队对山东解放区进行蚕食,那年龙四海三十四岁,他带领一支部队在城中搜索前行,突然响起的枪声让他们陷入混战,龙四海见爆破组受阻后亲自带炸药包上前,在手榴弹的掩护下街垒被爆炸。国军警卫连奉命镇守弹药库,连长赵川用大喇叭训话,他换上了普通战士的衣服投入战斗,还命人烧了军官证和衣服,赵川明白援军只是幌子。龙四海率军前进时又遇高处阻击,扔出手榴弹后解决他们,陈智勇在战斗中很勇猛,突如而来的国军坦克让他们再次陷入战斗,很多战士倒在坦克的炮火之下,倒下的电线杆制服了坦克,柱子从坦克中跳出后逃走。柱子和窦二虎、钟有金会合,他们要逃走时被解放军俘虏,柱子挟持解放军一个排长,窦二虎、钟有金逃走,龙四海见柱子要动手时一枪打中劲部,当他看到那块大洋后马上叫军医过来,军医周扬在柱子身上没发现武器,她赶到时柱子已死,周扬和龙四海发生争执。

  • 赵川在窦二虎的逼迫下只好交出压缩饼干,他无奈给团部打电话求援,团长命他们顶住。国军飞机给弹药库送去空投物资,大部分飞离出去,只有一箱飘入弹药库,赵川打开后发现只是大洋,他鼓励众人振作起来,没人对那些钱感兴趣,看着大洋让赵川想起高价购买包子的想法,钟有金举白旗出去时被窦二虎提醒。钟有金看到包子后直流口水,他掏出大洋想买时被龙四海拒绝,龙四海送他一个包子,钟有金大口吃完后回到弹药库。钟有金回去后被赵川询问,他打嗝时被发现,众人听完要出去吃包子时被窦二虎阻拦,赵川命狙击手陆锦绣在炮楼高处袭击龙四海。田瓜逃出军火库后来到解放军的阵地,他如愿以偿地吃到包子,李志祥发现狙击手后推开龙四海,陆锦绣打出的子弹在李志祥身上,李志祥倒下前提醒龙四海要围而不攻。田瓜吃着包子溜回弹药库,噎住后钟有金救活。周扬赶到战壕时发现李志祥已经牺牲,龙四海难以接受这个实事,周扬命人抬走李志祥。龙四海只身走出战壕向弹药库喊话,周扬看到后上前劝说,窦二虎在高处瞄准,他不想误伤女人,龙四海扛起周扬回到战壕。

  • 龙四海去战俘营挑五人带到炊事班,当战俘听到最后一顿饭时十分意外,钟有金害怕的哭出来,窦二虎劝他先去吃饭,吃饭时每人的心情都不一样,田瓜最开心,窦二虎看到龙四海时又想到被杀的柱子,他一心想报仇。龙四海宣布纪律,想回家的去隔壁领路费,留下的继续当兵,钟有金和窦二虎被龙四海注意到,田瓜、赵川和陆锦绣也被龙四海相中,他们五人换上解放军的军装后跟随龙四海去了炊事班。龙四海向新来的战士介绍炊事班的情况,炊事班的一些同事编入作战部队让老刘心里难受,田四海让人准备两去高粱酒给新来的五人洗尘,几人分别做自我介绍,陆锦绣刚开始没敢暴露狙击手的身份,赵川也隐瞒了军官的情况,陆锦绣酒后心里难受,他想说明实情时却晕过去,窦二虎酒量很大,他和龙四海一直喝酒,窦二虎当年和哥哥抢了日军的枪后进山为匪,杀的都是坏人。龙四海宣布散席,钟有金喝多,田瓜第一次吃那么多的猪肉,老刘看出就田瓜实在。田四海向田瓜打听是谁开枪打死了指导员,田瓜知道是窦二虎开枪打死一只鸟。赵川一夜未睡,他想办法保密。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重病的周扬在医院里一直等着两个人的到来,只为兑现承诺,她仿佛回到遥远的1945年,那年秋天,伴随着抗日战争的胜利,国共双方签订双十签订,然而和平没有如期而至。国民党调集精锐部队对山东解放区进行蚕食,那年龙四海三十四岁,他带领一支部队在城中搜索前行,突然响起的枪声让他们陷入混战,龙四海见爆破组受阻后亲自带炸药包上前,在手榴弹的掩护下街垒被爆炸。国军警卫连奉命镇守弹药库,连长赵川用大喇叭训话,他换上了普通战士的衣服投入战斗,还命人烧了军官证和衣服,赵川明白援军只是幌子。龙四海率军前进时又遇高处阻击,扔出手榴弹后解决他们,陈智勇在战斗中很勇猛,突如而来的国军坦克让他们再次陷入战斗,很多战士倒在坦克的炮火之下,倒下的电线杆制服了坦克,柱子从坦克中跳出后逃走。柱子和窦二虎、钟有金会合,他们要逃走时被解放军俘虏,柱子挟持解放军一个排长,窦二虎、钟有金逃走,龙四海见柱子要动手时一枪打中劲部,当他看到那块大洋后马上叫军医过来,军医周扬在柱子身上没发现武器,她赶到时柱子已死,周扬和龙四海发生争执。

  • 赵川在窦二虎的逼迫下只好交出压缩饼干,他无奈给团部打电话求援,团长命他们顶住。国军飞机给弹药库送去空投物资,大部分飞离出去,只有一箱飘入弹药库,赵川打开后发现只是大洋,他鼓励众人振作起来,没人对那些钱感兴趣,看着大洋让赵川想起高价购买包子的想法,钟有金举白旗出去时被窦二虎提醒。钟有金看到包子后直流口水,他掏出大洋想买时被龙四海拒绝,龙四海送他一个包子,钟有金大口吃完后回到弹药库。钟有金回去后被赵川询问,他打嗝时被发现,众人听完要出去吃包子时被窦二虎阻拦,赵川命狙击手陆锦绣在炮楼高处袭击龙四海。田瓜逃出军火库后来到解放军的阵地,他如愿以偿地吃到包子,李志祥发现狙击手后推开龙四海,陆锦绣打出的子弹在李志祥身上,李志祥倒下前提醒龙四海要围而不攻。田瓜吃着包子溜回弹药库,噎住后钟有金救活。周扬赶到战壕时发现李志祥已经牺牲,龙四海难以接受这个实事,周扬命人抬走李志祥。龙四海只身走出战壕向弹药库喊话,周扬看到后上前劝说,窦二虎在高处瞄准,他不想误伤女人,龙四海扛起周扬回到战壕。

  • 龙四海去战俘营挑五人带到炊事班,当战俘听到最后一顿饭时十分意外,钟有金害怕的哭出来,窦二虎劝他先去吃饭,吃饭时每人的心情都不一样,田瓜最开心,窦二虎看到龙四海时又想到被杀的柱子,他一心想报仇。龙四海宣布纪律,想回家的去隔壁领路费,留下的继续当兵,钟有金和窦二虎被龙四海注意到,田瓜、赵川和陆锦绣也被龙四海相中,他们五人换上解放军的军装后跟随龙四海去了炊事班。龙四海向新来的战士介绍炊事班的情况,炊事班的一些同事编入作战部队让老刘心里难受,田四海让人准备两去高粱酒给新来的五人洗尘,几人分别做自我介绍,陆锦绣刚开始没敢暴露狙击手的身份,赵川也隐瞒了军官的情况,陆锦绣酒后心里难受,他想说明实情时却晕过去,窦二虎酒量很大,他和龙四海一直喝酒,窦二虎当年和哥哥抢了日军的枪后进山为匪,杀的都是坏人。龙四海宣布散席,钟有金喝多,田瓜第一次吃那么多的猪肉,老刘看出就田瓜实在。田四海向田瓜打听是谁开枪打死了指导员,田瓜知道是窦二虎开枪打死一只鸟。赵川一夜未睡,他想办法保密。

  • 龙四海帮周扬洗床单,周扬又想起李志祥,龙四海不太高兴,他不想听她总提起老李。赵川发现钟有金跟踪,钟有金被按在地上,赵川想取他性命时被窦二虎营救,窦二虎和钟有金把赵川扔在土坑中,赵川看到窦二虎偷菜刀,窦二虎因高兴和他约法三章,但要赵川自己想办法爬上来。龙四海买了凉拌猪心,田瓜接过吃起来,钟有金趁机上前汇报重要情况,龙四海让钟有金给陆锦绣治眼,一副膏药贴上去,赵川打算让他借机摘除眼镜,还认为龙四海玩不过他们。三天过去了,陆锦绣摘下眼镜,他的眼睛看不清了,周扬为他诊断,她指责龙四海不懂科学文化知识。周扬为陆锦绣开药,他手上的老茧引起了她的注意,陆锦绣谎称在炊事班里推磨形成的。陆锦绣戴上眼镜后好像看清了一些,但他不想戴眼镜。陈智勇见到窦二虎,两人争吵时被龙四海劝说,窦二虎心里仍想着杀死龙四海替哥哥报仇。夜里窦二虎和陈智勇出门打架,等天亮时被龙四海询问。龙四海集合菜刀班人员,他想把他们变成部队的尖刀,赵川站出来说他家是富农,还提出努力锻炼。

  • 当钟金知道教导员来时感觉到意外,众人也很吃惊,指导员让他们抛开顾虑畅所欲言,窦二虎说明炊事班就如人间地狱,还假装拥护龙四海。龙四海知道黄波告状,他最大梦想是回尖刀连,指导员劝他把戏演到底,等练好的那一天欢迎他们回到连队。钟有金不明白窦二虎的溜须拍马,窦二虎不想让龙四海离开,为了报仇只能那样做。窦二虎带病训练,龙四海见到尖刀连的战士后表示歉意,黄波当年在他手上当排头兵。黄波提出要看一下菜刀班的成色,龙四海让窦二虎出列,他自称窦二虎是菜刀班最熊的一个,龙四海心情很复杂,他想替老李报仇后回到尖刀连,窦二虎将黄波打翻在地上,黄波无话可说。回去后钟有金继续用草药为窦二虎疥疮,赵川看到了,窦二虎提醒他不要说出去。钟有金在卫生所见到周扬,他说出窦二虎身上长了疥疮,周扬知道他就是传说中的二把刀,她让窦二虎自己过来,窦二虎不愿意过来,钟有金认为龙四海对窦二虎有成见。周扬去找窦二虎治病,龙四海一口认定窦二虎就是杀害老李的凶手,他还等着窦二虎当逃兵时将他就地正法,周扬劝他放弃个人恩怨。

  • 那褂子是亮子爹留给他们的唯一念想,母子两人抱在一起哭起来,赵川向龙四海汇报钟有金私藏民服之事,龙四海最讨厌告状的人,他想利用窦二虎开溜时替老李报仇,两人都饱受煎熬,窦二虎想家了,家里的一切都让他怀念,龙四海清楚窦二虎更思念兄弟。窦二虎和钟有金换上民夫后溜号,亮子看到窦二虎身上穿着的衣服后上前抱住他,亮子倒地后哭起来,窦二虎和钟有全大步逃走,龙四海拎着枪追赶出去,周扬知道后匆忙追赶。窦二虎在途中挖坑想陷害龙四海,没想到龙四海没上当,龙四海开枪警告了窦二虎,扭头回去时被周扬打了一巴掌,赵川等人听到后赶过去。窦二虎和钟有金出现后向龙四海表示歉意,周扬第一次仔细端详龙四海,龙四海心里不是滋味,他感觉对不起老李。窦二虎和钟有金回到炊事班,赵川误认为他们谋害龙四海,还假装哭起来,看到龙四海安然回来让他意外万分。窦二虎和钟有金脱了民服给亮子家送去,亮子妈生气回屋,她拿起棍子就打窦二虎,亮子上前阻拦,他清楚来抢衣服的人不是窦二虎。

  • 龙四海带队去前线送饭,窦二虎打算在途中动手,他让钟有金趁机抢枪。尖刀连和国军发生激战,炊事班来到前线,龙四海带人要冲过去时遭遇敌军炮火阻拦,他命人把馒头包好扔过去,老许建议停止,他抱起馒头要冲过去时被狙击手打中,窦二虎上前又被打中腿部。龙四海跑过去扛回窦二虎,陆锦绣发现藏在草丛中的狙击手,赵川想逃回国军时没能得逞,窦二虎让钟有金开枪,国军狙击手开枪打中龙四海,龙四海倒下,陆锦绣捡起枪干掉狙击手,赵川想逃走时被窦二虎拦截,钟有金按土方法医治龙四海。龙四海被送入后方医院,周扬亲自手术,狙击手那一枪打中龙四海的头部,周扬担心自己无法控制情绪,验血结果显示窦二虎和龙四海是同一血型,他答应抽血救人。陈智勇听说龙四海受伤后慌忙来到医院,老刘用残废的手挖坑埋葬老许,两人曾有约定。龙四海手术后处于深度昏迷之中,战士们都关心他的安危。窦二虎和龙四海被安排在一个病房,他来到龙四海床前,想到哥哥的死和龙四海之前的话让他难以下手。

  • 郝文洪清楚赵川不会甘心当一个伙夫,他派文书罗密欧去说服赵川。罗密欧假冒后勤巡查员来到尖刀连的炊事班,他提出吃素,还要留下观察几天,老刘看出他在后勤处没法混下去,陈智勇也怀疑他是特务,老刘打算再探一下罗密欧的虚实,老刘端着炒的家常豆腐让罗密欧品尝,罗密欧提出的要求让他更加怀疑。罗密欧被试出问题,老刘的大名是刘喜业,罗密欧被当成特务被抓起来,审问后他承认自己是来刺探军情,老刘让人将罗密欧的军装扒下,然后换上老百姓的衣服关在柴房。赵川给罗密欧送饭,罗密欧说明他来的目的。赵川找陆锦绣商量,他担心罗密欧会揭穿老底,变人变数太大,赵川打偷偷放了罗密欧。罗密欧正吃饭时看到有人扔铁锹进屋,夜里赵川去柴房查看情况,刚一进门被罗密欧打了一锹,赵川大声喊叫,众人追赶出去,陈智勇拦住他,陈有金在后面把他打晕。周扬见到受伤的罗密欧,他被她的美貌征服了,罗密欧投诚后穿上八路军的军装。赵川被铁锹拍醒,他打算在菜刀班重新做人。

  • 赵川给龙四海准备了寿衣,陈智勇看到后很生气,刘喜业清楚赵川想表现,赵川根本不了解人民军队,他的表现过头了,陈智勇拿过衣服把它当柴火烧了。周扬在病房拉起小提琴,龙四海昏迷了九天九夜之后醒来,周扬惊喜万分。龙四海回到炊事班,他也挂念大家,头上的绷带还没开,龙四海要亲自主持老许的追悼会,刘喜业不想多说什么。黄波带战士来到追悼会上祭奠老许,菜刀班也是尖刀连的一部分。黄波和龙四海谈话,教导员决定让龙四海回到尖刀连官复原职并挑一些兵过去,龙四海找周扬商量提前出院之事,周扬让他回屋躺着,他想拿回那封信,它对龙四海很重要,龙四海认为她心里全是老李,他要带着它回到战场,只有那样心里才踏实。龙四海被拖回病房,他还没完全康复。钟有金听到鸡叫声音后潜入老百姓家中偷走一只鸡,田瓜夜里闻到鸡汤味儿,来到厨房后看到钟有金坐在那里睡着,田瓜偷喝时被钟有金发现,钟有金的叫声引来众人的注意,他反咬一口把责任推在田瓜身上,两人发生争吵,刘喜业站出来主持公道,赵川抱出田瓜的枕头,里面发现偷藏的公粮。

  • 周扬知道龙四海溜号后来到炊事班打他,龙四海答应跟她回去,周扬答应让他忙正事。龙四海叫众人回忆战斗的具体情况,当他知道狙击手被陆锦绣枪毙时有些意外,龙四海明白了,他这才知道陆锦绣是一名狙击手,赵川极力替陆锦绣掩饰,龙四海坚持要替菜刀班请功。龙四海找教导员汇报送饭之事,教导员已准备好奖状,龙四海被指责偷鸡和溜号,教导员让他组织菜刀班人员进行政治学习,等改造好思想之后再来找他。许安国以烈士身份被追加为二等功,陆锦绣和窦二虎、赵川拿到奖状,当窦二虎知道没法去尖刀连后有些生气,龙四海说明挨批之事。窦二虎去卢寡妇家赔理道歉,钟有金一再阻拦,但窦二虎还是上前。窦二虎在门口看到亮子,他把钱交给亮子,亮子把他拉到院里。窦二虎出门让钟有金去拿药,卢寡妇发烧了,周扬知道后亲自跑来检查,窦二虎希望他能给亮子治疗,周扬知道亮子得了心病,没能治好。窦二虎帮卢寡妇家里挑水,钟有金没想到他变化那么快。赵川在国军多年没拿到奖励,没想到投降后会拿到奖状,陆锦绣感觉留着不合适,但赵川坚持要留下来,那毕竟是一份荣誉。

  • 赵川在卢寡妇家墙外偷听,声响惊动了窦二虎,卢寡妇让他不要多管,窦二虎被卢寡妇喝趴下,卢寡妇拿起剪刀对住他的脖子,窦二虎醒来后表示歉意,他让她朝心口扎,卢寡妇不想让亮子伤心,亮子已把窦二虎当成亲爹,他见窦二虎穿过他爹的褂子,赵川向黄波汇报情况时见龙四海也在那里,他谎称窦二虎和卢寡妇钻了被窝,几人一起赶过去。卢寡妇把整瓶酒喝下,窦二虎要走时被她从后面抱住,她在酒醉的情况下把他当成亮子爹,两人抱在一起睡了一夜,等天亮时才清醒过来。窦二虎慌忙穿裤子离开,出门时看到龙四海等人守在门口,出来时裤子还没穿好,黄波回去后怒斥龙四海,龙四海袒护窦二虎,窦二虎被收押。龙四海来到卢彩凤家,卢彩凤承认窦二虎在她家过夜,还说明是自己主动,龙四海让她去作证并说明两人已私定终身。黄波提审窦二虎,龙四海旁听。钟有金知道赵川在背后捣鬼,窦二虎承认他睡了卢彩凤,赵川以证人的身份被传上,赵川说出他看到的事情,赵川爬寡妇墙头被龙四海指责,窦二虎坚持他的看法,黄波要对他定罪,龙四海传钟有金进门。

  • 罗密欧给炊事班的战士讲课,他们根本不懂他的意思,窦二虎故意难为他。钟有金向窦二虎说明罗密欧用热水之事,两人一起拿走罗密欧的衣服,还在他头上浇凉水,罗密欧生气出门,龙四海知道后向罗密欧表示歉意,罗密欧提出三个条件,龙四海都答应了,窦二虎承认是他主谋,龙四海担心罗密欧向上面告状,衣服在墙头找到。龙四海当面批评窦二虎和钟有金,罗密欧罚他们抄写黑板上的字一百遍,他去医务室找周扬看病。龙四海带罗密欧过去,周扬检查后一切正常。罗密欧找龙四海打听周扬的爱好,龙四海故意吓唬他,罗密欧自称周扬已经喜欢上他。罗密欧给众人上课,战士们借机离开,他们都不适应罗密欧的话。龙四海找黄波商量辞退罗密欧的事情,黄波的话让他只好留下罗密欧。

  • 龙四海的神经被深深刺痛,尖刀连近在咫尺,但他却无能为力,龙四海带人逮耗子,还特意弄来一只猫,老鼠夹子和耗子药也都用上。夜里罗密欧悄悄把耗子药拿走,天亮后一只老鼠没逮到。罗密欧带陆锦绣下馆子,他要一醉方休,罗密欧向陆锦绣讲起他的故事,他本名罗宝,父亲是大地主,后来罗宝被送到法国,大妈担心他争夺家产,他是罗家丫鬟所生。罗密欧和陆锦绣酒后回到炊事班,陆锦绣险些说出赵川的身份。龙四海和窦二虎商量,龙四海怀疑赵川,他不想再犯误伤之事。郝文洪纠集三个团的兵力向尖刀连所在地靠拢,尖刀连奉命伏击,窦二虎听到胡大丙的名字。胡大丙在国官祸害刘家庄的老百姓,一把大火烧了不少房屋,胡大丙还开枪伤人,刘家庄被抹平。田瓜回到刘家庄后看到躺在地下的张大爷,张大爷临死前让他赶快跑,他从小吃百家饭长大,田瓜看到坐在轿子上的胡大丙。

  • 黄波发现有做法的炊烟,他相信不是炊事班所为,龙四海没有经验,他没意识到危险性。黄波带人赶到后发现菜刀班,他提起炊事班的规矩,还问起红旗,龙四海解释原因,黄波提醒他行军时的注意事项,尖刀连填抱肚子赶路。田瓜一路跟踪胡大丙,胡大丙没按郝文洪的路线行军。等休息时田瓜干掉一名伪军,他要替村民报仇。胡大丙在郝文洪面前装聋作哑,他发现赵老四溜号也没多在意,田瓜已换上赵老四的军装,他打算趁机动手,结果被安排抬轿子。黄波收到命令赶往黄龙滩,保安团失去踪迹,黄波命从通知炊事班改变行动军方向。胡大丙发现情况后慌忙下轿,探子看到冒烟做饭的菜刀班。菜刀班等不到尖刀连,他们还不知道尖刀连已经转移,保安团发现菜刀班的行踪,胡大丙用石头砸死一个名被俘的八路军。田瓜趁机逃走给菜刀班报信,龙四海判断尖刀连已改变行动方向,他安排陈智勇去追赶尖刀连。龙四海准备带菜刀班杀敌,还故意唱起解放军的军歌。胡大丙命令炮击菜刀班,龙四海等人假装拿下,等保安团靠近时他们起身反抗,保安团惊慌失措。

  • 龙四海没让窦二虎追赶,陆锦绣不想和赵川回去,走出山洞后坚持返回,龙四海相信黄波会率尖刀连赶来。陆锦绣只身返回山洞,他跪在龙四海面前认罪,还承认自己是狙击手,龙四海让他起身。赵川被保安团抓获,见到胡大丙后说明身份,赵川让他向郝文洪验明正身,还打算带保安团去抓菜刀班的其他人,胡大丙不相信,赵川被押下去,胡大丙不相冒险行事。地瓜烤熟了,钟有金交给龙四海,龙四海把地瓜分给兄弟们一起吃,大家一人一口,都没有意见。亮子在村口等爹回来,卢彩凤拉他回家,但亮子坚持留在那里。龙四海心中悲凉,他默默许愿,众人说出心中愿望,钟有金想当官,最少是位营长。窦二虎许愿,田瓜最大的想法是开一家饭馆,钟有金早就猜到,陆锦绣想偿命,而龙四海最大的心愿是带大家回到尖刀连。龙四海和窦二虎谈心,他把柱子的胸牌交给窦二虎,之前龙四海一直没胆量,他知道柱子是窦二虎的亲哥,窦二虎很意外,龙四海只是担心留下遗憾,窦二虎忍不住留下泪水。

  • 龙四海找教导员请罪,教导员让他好好检讨,龙四海跪地求他让菜刀班的战士加入尖刀连,教导员不同意,黄波在一旁劝说,指导员只想压一下龙四海的心气,要看龙四海的下回表现,黄波明白指导员的用意。日趋严重的后遗症让龙四海想尽快回到尖刀连,他的灵魂被掏空了。龙四海下跪的事情很快传开,罗密欧高兴去找周扬,正说龙四海的坏话时被吓一跳。龙四海让罗密欧做他该做的事情,罗密欧出门,周扬安慰龙四海,龙四海清楚失忆的那一天迟早会来,周扬答应他会一直守护着。窦二虎来到卢彩凤家,亮子心里什么都明白,他一直喊窦二虎叫爹,窦二虎说出他在山洞中的愿望,卢彩凤支开亮子后脱下衣服,窦二虎很紧张,两人都明白彼此的心思,窦二虎被骂后离开卢彩凤家。 胡大丙让赵川炒菜,赵川炒出的菜受到指责,他明白胡大丙故意为难。胡大丙把老弱病残的士兵交给赵川,赵川带人抢粮,罗密欧匆忙回到炊事班说明运粮车被赵川劫走。胡大丙训斥赵川办事不力,他想要的人头,赵川不想随意杀人,他提出增派人手,胡大丙答应了,还安排了机枪手。

  • 龙四海因功恢复尖刀连连长之职,黄波任指导员,窦二虎等人也要加入尖刀连,刘喜业舍不得他们离开,龙四海把田瓜留下来给刘喜业作伴,田瓜也想打仗,刘喜业同意田瓜去尖刀连,龙四海决定留下罗密欧,罗密欧不服气,他生气地哭出来,亮子看到他后走过去,他想回尖刀连,罗密欧看到亮子手上拿的东西。陆锦绣想把名额让给罗密欧,他说明打伤赵川之事,龙四海说他酒后说胡话。教导员带罗密欧来到菜刀班,那些机关配件是从卢彩凤家里搜出来的,龙四海包庇窦二虎,窦二虎承认他藏枪,教导员给他一分钟时间组装机关,窦二虎未能在规定时间内把机枪装好,刘喜业提出帮忙,他一出手让众人意外。教导员答应让龙四海和陈智勇去尖刀连,其他人要留下继续改造,但龙四海坚持要和他们一起去,教导员生气离开。罗密欧向龙四海表示歉意,窦二虎认下龙四海的人情债,他心情憋的慌,回去后指责卢彩凤,亮子被吓哭,卢彩凤带亮子回屋。

  • 田瓜上台扮作少女窦花花,窦二虎的绳索被解开,教导员叫停表演,还指责罗密欧的剧本不对,罗密欧说明他家里的情况,演出的内容就是他的心里话。教导员叫龙四海出去谈话,周扬说出她的看法,她主动提出参与话剧创作,周扬和罗密欧商量台词,罗密欧闻到她身上特殊的味道,还故意靠近。罗密欧打算让陈有金演地主,周扬也答应让他扮演,罗密欧扮成农民,头发上特意戴了毛巾。重新打扮后陈有金等人出场,田瓜最后出来,他穿上了女人的衣服,田瓜的反串看上去以假乱真,周扬重新说明戏里的台词。话剧开演,尖刀连全体战士和老百姓都在台下看戏。菜刀班的表演展现了地主剥削农民的情形,田瓜在剧中扮演罗密欧的妹妹,陈有金把地主演的惟妙惟肖。台下观众看后情绪激昂,龙四海入戏了,罗密欧的屁股被打出血,教导员夸奖菜刀班的表演,龙四海一语不发从台上走出门,周扬追赶出去,龙四海亲妹妹就是那样撞死的,周扬是用过去的事情也激发龙四海的记忆。

  • 菜刀班高喊菜名为战士们送行,龙四海急火攻心后晕倒,他被抬回去抢救,已他醒来时发现在卫生所,龙四海已不记得如何进来,起身看时身上没伤。青狼口虽然攻下,但尖刀连伤亡过半,龙四海很痛心,还大骂黄波打仗无能,陈智勇被指责,龙四海认为自己被震晕,他记不得黄波牺牲的场景。教导员安排龙四海当连长,还答应补足兵力,龙四海失去了一部分记忆。龙四海感觉教导员不对劲,主要是战事紧急再加上黄波替他说好话。龙四海出门后遇到周扬,周扬把之前的事情告诉他,龙四海通过镜子看到脑门上的伤痕,他不相信那些话。周扬带龙四海来到李志祥坟前,想找黄波对峙时才知道他已死于三天前。龙四海来到菜刀班才相信自己失忆,他仅存的希望破灭了,龙四海转身去了病房。周扬回去后研究龙四海的病情,龙四海溜入手术室,他想用手术刀取下脑门上的子弹,要动手时周扬赶到,周扬制止他的行为,龙四海想起在李志祥坟前的话,他扔下手术刀,周扬劝他重新再来,龙四海答应配合治疗,周扬把那些遗忘的故事告诉他,她过滤了很多,只是舍不得让龙四海心碎,龙四海怀疑她漏掉一些内容。

  • 赵川惧怕郝文洪,他自认为了解共军,胡大丙听完让他坐下一起喝酒。刘喜业发现田瓜不见了,田瓜跟着龙四海的队伍一起出发,他想打胡大丙报仇,陈智勇在队伍后面发现田瓜行踪,田瓜不愿意回去。胡大丙奉命出发,在途中发现尖刀连的队伍,赵川提出伏击尖刀连,胡大丙清楚尖刀连的威力,只得命人隐蔽起来。赵川从背后偷袭胡大丙,结果没能得逞,赵川匆忙逃走,尖刀连听到枪声后警觉起来。保安团被尖刀连攻击,田瓜发现胡大丙的躺椅,胡大丙带人逃走,龙四海清楚任务。胡大丙带人赶往小李庄,赵川被抓回,他几代的祖业都在那里,龙四海向教导员汇报情况,教导员命他执行原定命令,龙四海只能命田瓜先去小李庄报信。田瓜到小李庄之后来到菜刀班说明情况,众人换上便装,陆锦绣不想换衣服。刘喜业安排人分头疏散,伤病员和老百姓急忙转移,窦二虎在人群中寻找卢彩凤和亮子。罗密欧把便装送给周扬,周扬仍在卫生所收拾药品,罗密欧被骂,他心碎离开。

  • 赵川看到陆锦绣在高处埋伏,他大喊要求开枪,胡大丙端起蜡烛走向赵川,陆锦绣一枪打过去,胡大丙身中一枪,但并不致命,台下乱成一团,陆锦绣边打边撤,弹无虚发,因子弹打光被包围。尖刀连成功牵制敌军主力,陈智勇担心小李庄的情况。周扬给胡大丙治伤,她提出的条件是放人。赵川和窦二虎等人关在一起,窦二虎大骂赵川,赵川不理解陆锦绣的做法,他感觉自己生不如死,脸上的字让他难以平静。亮子的变化让窦二虎很高兴,他一直在装傻,窦二虎让放心。胡大丙身上的弹头被取出,他对周扬的帮忙表示感谢,胡大丙试着套话,结果被骂成猪。罗密欧来到小李庄,在村口被盘问,胡大丙从祖宅下面挖出金砖,见到罗密欧让他意外,罗密欧的一身打扮和他一模一样,胡大丙看出那身服都是他的,罗密欧被踩在地上。罗密欧说出他爹是罗福财,胡大丙这才住手,当年胡大丙和罗福财曾经结拜。窦二虎计划逃走,他把手榴弹包在衣服里,还向看守谎称是古董花瓶,看守听完举枪进屋。窦二虎转身拿出手榴弹,保安团的两名看守放下枪后被捆绑。

  • 胡大丙想知道共军伤员的下落,周扬不惧威胁,她指责罗密欧自作多情,两人争论时被胡大丙分开,罗密欧被伤透心,周扬也赞成点天灯,胡大丙无奈出门,他没想到自己会骑虎难下,胡大丙怀疑周扬在演戏,进屋后胡大丙拿出剪刀对准罗密欧的裤裆,周扬有些不知所措,她拿出手术刀让胡大丙意外。胡大丙看出罗密欧从头到尾都是一厢情愿,他放过罗密欧。罗密欧回屋后诉说委屈,他要撞墙时被拦住,卢彩凤说明周扬的用意,罗密欧这才放弃寻死的想法。龙四海率尖刀连苦战一夜,等天亮后他感觉有任务没完成,陈智勇提醒之后才想起小李庄之事,尖刀连赶往小李庄。胡大丙接到郝文洪电话,郝文洪率残兵赶往,龙四海提知消息后加快步伐。窦二虎一家人被胡大丙带上来,胡大丙要知道伤员的藏身地,亮子要扣下来。胡大丙用大洋吸引亮子,亮子大着大饼子骂他,胡大丙相信窦二虎会回来。窦二虎和卢彩凤在山上兜圈,尖刀连突然而至,保安团的人只好交枪投降。

  • 龙四海如愿以偿地夺回小李庄,赫文洪残部被吓跑,龙四海抱着周扬回到部队,那一刻两人仿佛真的在一起。亮子没找到窦二虎让卢彩凤担忧,赵川和罗密欧关在一起,赵川想去了脸上的忠字,他求钟有金帮忙。卢彩凤找钟有金打听窦二虎去向,钟有金让她放心。陈长官带保安团残部想逃走时被窦二虎拦住,要动手的人被机枪扫射而死,保安团只好放下武器和黄金。周扬醒来时见龙四海在身旁,胡大丙的死让她难以忘记,龙四海也希望一直能记得,周扬一把搂住龙四海,龙四海当时就在想她是李志祥留给他的最后一次任务,周扬有些茫然地坐回床上。田瓜发现赵川逃走,罗密欧被捆绑,钟有金匆忙向班长汇报,他们在厨房发现赵川用烧红的铁锹烙向脸上那个忠字,赵川不想带着耻辱进棺材。龙四海提审罗密欧,罗密欧向周扬表达爱意,龙四海命人脱了罗密欧的外衣,他清楚罗密欧当时是为了救人,罗密欧重新穿上军装。赵川被审问,他揭下脸上的包扎后说出之前做的所有事情,赵川说出他命陆锦绣射杀李志祥,龙四海这才意识到周扬撒谎,他走向赵川,还要求他活出一个人样。

  • 赵川没有开枪,他看出地上下跪之人并非共军,郝文洪留赵川当参谋。钟有金等人收拾行李,窦二虎的行李留下菜刀班,班长刘喜业为他们送行,还亲自手做了炒面让他们捎上。教导员找龙四海谈话,龙四海想重回菜刀班当伙夫头儿,教导员不解,龙四海担心晚节不保,教导员再三劝说。龙四海和周扬争吵,他担心病情发作会影响战斗,周扬说明罗密欧也知道他的病情,她解释原因。陈智勇把菜刀班来的战士编入一排,龙四海训话,他要用高标准对待他们,陆锦绣被安排为狙击手,田瓜任通讯员,罗密欧当上文书,钟有金问起他的安排,龙四海了解他,钟有金整理军容后归队。周扬让罗密欧记下龙四海平时的一言一行,他当文书也是周扬的建议,罗密欧邀请她做自己的红颜知己。窦二虎夜里溜回家中,卢彩风将他拒之门外,窦二虎抱起她时被打一巴掌,卢彩风的话让他很伤心,窦二虎在无形中已经喜欢上她,他想和她生活在一起,卢彩凤扑在他怀里,亮子出来让窦二虎更加高兴,李老蔫进门后和窦二虎一起把卢彩凤、亮子带到黑虎寨。

  • 卢彩凤一脚踢在窦二虎的裤裆,窦二虎尴尬出门。郝文洪被同僚起外号为郝窝囊,他想打翻身仗,打算学习三国中的邓艾。郝文洪得知窦二虎在伏牛山落草为寇,他派赵川走一趟。窦二虎见到赵川很意外,赵川说明来意,窦二虎不想给郝文洪卖命,赵川被拉出去绑起来。赵川把郝文洪的用兵方略告诉窦二虎,窦二虎让他回去带话两边都不帮忙,赵川被松绑后回到郝文洪的部队。龙四海一直想着卢彩凤和亮子失踪之事,他怀疑和窦二虎有关,龙四海收到窦二虎来信,窦二虎邀请龙四海上伏牛山小聚。龙四海带着罗密欧来到黑虎寨,窦二虎送上一箱枪并说出郝文洪偷袭解放区之事。郝文洪准备按计划奇袭共军,赵川因腿脚不便而留在驻地。龙四海劝窦二虎跟他回去,窦二虎拒绝,还说出和卢彩凤已经成亲。龙四海要想办法弄回窦二虎,他让罗密欧保密窦二虎和赵川的情况,有些人在生死关注才能看清。龙四海参加干部会议时带罗密欧参加,教导员研究作战方案,上级命他们配合兄弟部队对赫文洪的部队进行分割包抄并各个击破。

  • 钟有金向天鸣枪,罗密欧和田瓜、钟有金间隔五十米进行搜索,他们发现龙四海的行踪,龙四海因失忆向他们开枪,罗密欧不顾危险冲过去,所幸几人安然无恙,龙四海在返回途中逃走,罗密欧回去后劝周扬去寻找。周扬夜里提灯寻找龙四海,失去的感觉让她难受,她要找到龙四海表达爱意。教导员质问陈智勇,陈智勇不明白龙四海的表现,教导员也不相信龙四海贪生怕死。郝文洪损兵折将,他让赵川起草战报。窦二虎教亮子练枪,龙四海来到黑虎寨,众人拼命才按住他,李老焉劝说窦二虎。四龙海把失忆的情况告诉窦二虎,窦二虎很惊讶,龙四海希望他早日回到尖刀连,窦二虎一口拒绝,龙四海掏枪时被李老焉打晕,亮子在窗外看到后告诉卢彩凤。龙四海醒来后忘记了更多以前的事情,窦二虎谎称是他大哥,龙四海被蒙骗,窦二虎决定从今以后和龙四海重新做兄弟。卢彩凤和亮子相互配合打晕看守,龙四海成为黑虎寨二当家,他突然敬礼感觉有些奇怪。卢彩凤突然而至劝龙四海不要相信窦二虎,龙四海不明白她的话。

  • 龙四海的变化让钟有金很意外,窦二虎清楚周扬也无法治愈龙四海,他让钟有金用银针给龙四海看病,如果能扎好就让他们一起下山。钟有金提出先做试验,窦二虎的身体符合要求,他也愿意配合,钟有金把银针扎在窦二虎的头上,窦二虎疼痛不已,等醒来时无法正常走路,李老焉扶着窦二虎从屋里出来,窦二虎大骂钟有金是兽医,之后才恢复正常。钟有金上山劝说窦二虎放了龙四海,窦二虎执意不恳,钟有金无奈只好用招魂的办法,他要先见一下卢彩凤,然后需要一把二十年以上的桃木剑,窦二虎都同意了。钟有金见到卢彩凤后说出他的想法,作法时需要卢彩凤配合。窦二虎叫人摆好法坛,钟有金换上道袍后开始作法。罗密欧把龙四海的情况告诉周扬,周扬担忧。钟有金突然用剑挟持窦二虎,众人掏出枪,钟有金说明龙四海的身份,窦二虎制服钟有金,龙四海不解,钟有金被留下在黑虎寨当三当家。

  • 亮子突然掏出枪对住自己头部,窦二虎同意让卢彩凤带他下山,卢彩凤拒绝相送。龙四海回去后直接去了菜刀班,陈智勇不相信龙四海会当逃兵,教导员也了解龙四海的为人,他们一起去菜刀班了解情况。龙四海的到来让菜刀班热门起来,刘喜业急忙进屋做饭。教导员在菜刀班指责龙四海归队太晚,罗密欧替他解释,教导员不相信,龙四海只好说出实情,教导员意外万分。组织上批评龙四海留下菜刀班,钟有金等人希望他能早日归队,他们想尽办法替龙四海恢复。教导员对之前责怪龙四海感到内疚,周扬向组织提出和龙四海的结婚申请,教导员担心他们之间没爱情,周扬讲述了她和龙四海的故事,教导员批评了周扬的申请,还要亲自给他们证婚。龙四海亲自下厨炒了土豆丝,端起来时周扬正好进门,周扬把龙四海单独叫来,她说出组织上批评他们结婚,龙四海很吃惊,周扬不想再错过他,龙四海接受爱意,他想打开那封信,那对龙四海很重要,周扬从口袋里拿出来,她让龙四海等自己走远时再拆开。

  • 婚礼仪式结束,龙四海和周扬结为夫妻,两人交换戒指,那是龙四海用弹壳做成的,众人拍手叫好。赵川迟迟不回让郝文洪有些疑虑,他打算率军扫平伏牛山。龙四海在新婚之夜和众人饮酒,教导员安排刘喜业为钟有金等人做好吃的,龙四海起身给罗密欧敬酒,两人都清楚部队即将开拨,龙四海和众人一起干杯,大家各自道出心声。窦二虎回到黑虎寨时见山寨已被烧毁,地下到处都是尸体,李老焉死前劝他回尖刀连,郝文洪已将黑虎寨踏平,窦二虎回屋换上军装并抱起机关枪下山。周扬在洞房中拉响小提琴,两人幸福地依偎在一起,尖刀连如期出发。郝文洪率军攻向青狼口,龙四海早上被罗密欧洲放的鞭炮惊醒,看到周扬躺在身边很惊讶,他慌忙从屋里跑出去,罗密欧给龙四海讲明真相。周扬急忙出门赶往前线,龙四海让罗密欧准备东西出发,周扬在车上喊叫龙四海,龙四海继续前行,到前线后才知道打退了敌军三次进攻,教导员被炮弹击中,已经抬到抢救室,但已无力回天,战士们的拿下让周扬难以控制情绪。

  • 面对生死,钟有金和众人开玩笑,天空划过流星,田瓜许愿,他希望能活着看到胜利,那何尝不是众人的心愿。龙四海提醒众人,罗密欧有些害怕,他还没砍过活人,龙四海让田瓜等冲锋时留在战壕中。郝文洪命步兵出击,龙四海见敌军踩上地雷后命战士冲出去,田瓜率先杀出,众人涌出和敌军血战,国军进攻被再次打退,田瓜在肉捕中牺牲。龙四海带人为牺牲的同志摘帽致哀,战壕中只剩下三十人。国军派坦克支持青狼口,郝文洪在高处喊话,共军阵地后面还有半车地雷,赵川听到后有了想法,龙四海让众人交待遗言,罗密欧一一记下,赵川提到女儿曾被鬼子残害,他早已没有牵挂。周扬在手术室忙个不停,她从伤员口中得知龙四海还活着。陆锦绣从狙击镜头上看到赵川在装有地雷的卡车上浇油,他悄悄下去爬到车后,赵川开车挂白旗冲上敌军阵地。赵川举着白旗下车,他自称开车共军的辎重汽车过来,他请郝文洪上前并有机密相告,赵川提出点烟后再走,郝文洪同意了,陆锦绣突然从车后起身击毙郝文洪,国军开枪打死他,赵川倒下前把烟头弹向车后面,车上地雷爆炸,国军伤亡惨重。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