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碧血书香梦 立即播放

2.4亿播放
电视剧 37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蒋家骏

类型:年代剧/剧情

语言:国语 电视台:深圳卫视 年份:2016

简介: 辛亥革命胜利之后的民国初年,江南才女沈碧云为了实现进入中国最大的私人藏书楼博览群书、为所有学子争取读书的权利的理想,也为了探查杀父仇人,不惜以终生幸福为赌注,嫁入藏书楼之主的宣家,却由此陷入宣家内部的...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为了让宣家唯一的读书人三少爷宣孝叔能延续香火,继承书楼,宣家为鳏寡的三少爷说了一门亲。可是三少爷拒绝再娶,态度激烈,老爷的续弦太太等人都苦劝不果。原来一年前的那次贼人来袭,宣老爷还抓住了另一个黑衣人——三少奶奶曹婉儿!但其实婉儿与盗书贼并无关系,只想趁夜逃离宣家,并拿出了三少爷写给她的休书。老爷一把撕毁休书,认为是婉儿用手段骗来了三少爷的同情,作为女人,怎能抛夫弃家?大少爷宣孝伯、二少爷宣孝仲和大少奶奶陈阿英都在一旁煽风点火,老爷最后动用了家法。宣家五姑娘宣敏玥和二少奶奶丁丹萍眼见婉儿被毒打,求情无果。就在宣家欢天喜地办喜事的当口,宣老爷同父异母的弟弟宣二爷重回杭州,在离宣家不远不近的地方置了产,低调入住。洞房内,三少爷道出他的妻子不是病亡而是自杀,宣家也不像其外表所示的那样金碧辉煌,实则是个大火坑,苦劝沈碧云离开宣家,碧云却未有半点惊慌,反而自甘认命。

  • 四少爷和五姑娘敏玥也来看望白天闹得很凶的三哥,遇到碧云,四少爷要敏玥将碧云拉往她的房间休息,自己则留下来劝三少爷。四少爷与三少爷隔着门谈起碧云的事情,四少爷这才得知三哥患有身体隐疾,明白当初曹婉儿为什么要执意离开宣家。三少爷欲将碧云托付给四少爷,要他一定要救碧云,哪怕娶了她。四少爷虽然理解三哥对曹婉儿的愧疚,却不能接受三哥的“好意”,为劝解三少爷,竟唱起了《玉堂春》。当三少爷听到“把命断,来生变犬马我当报还”时,竟浑身颤抖不能自已。第二天一大早,碧云欲与三少爷一起去给公婆敬茶。来到三少爷房门口,却仍是叫不开门。众人撞开门,惊愕地发现三少爷已悬梁自尽了!三少爷死了,宣家乱成一团。转瞬间,洞房变成了灵堂,宣家上下不仅悲伤,心里也很别扭。宣家一面操持着三少爷的后事,一面想弄清楚三少爷的死因,而要弄清这一点,莫过于让新娘子沈碧云招出实情。于是,葬完了三少爷,老爷就要“三堂会审”。

  • 碧云被带回宣家,开始在后宅里为亡夫守节。沈塾师前来希望领回女儿,碧云却坚持她想留在宣家,似乎有着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沈塾师无奈,只得假装大骂女儿“贪图富贵”离开了宣家。太太偷偷面见二爷。原来,太太曾是二爷的使唤丫鬟,一直感恩二爷的救命和提携之恩。当年二爷与老爷争斗,败离杭州城,太太没有追随主人反而嫁给了老爷,内心愧疚。二爷坦言恩仇已尽,自己也力不从心,不会再与老爷争斗,太太如释重负,遂表示日后只要二爷有用得着她的地方,自己都会尽量帮助。二爷于是提出要太太帮自己把碧云留在宣家,以备后用。碧云夜眺书楼,不想被人打晕,醒来竟见到了要为三少爷报仇杀了自己的曹婉儿。原来婉儿跳井之后被宣家修书匠阿栋所救,一直藏在井中密道,伺机报复宣家。碧云点中了婉儿其实深爱三少爷的心事,两人反成为姐妹。碧云答应帮婉儿离开宣家,恰逢四少爷带着敏玥也来劝说她离开宣家,碧云施计支走了四少爷和敏玥,帮婉儿逃走。不想酒醉的二少爷误闯碧云的房间,遇到了折返的四少爷,碧云将计就计,让二少爷误以为自己早已和四少爷相好。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为了让宣家唯一的读书人三少爷宣孝叔能延续香火,继承书楼,宣家为鳏寡的三少爷说了一门亲。可是三少爷拒绝再娶,态度激烈,老爷的续弦太太等人都苦劝不果。原来一年前的那次贼人来袭,宣老爷还抓住了另一个黑衣人——三少奶奶曹婉儿!但其实婉儿与盗书贼并无关系,只想趁夜逃离宣家,并拿出了三少爷写给她的休书。老爷一把撕毁休书,认为是婉儿用手段骗来了三少爷的同情,作为女人,怎能抛夫弃家?大少爷宣孝伯、二少爷宣孝仲和大少奶奶陈阿英都在一旁煽风点火,老爷最后动用了家法。宣家五姑娘宣敏玥和二少奶奶丁丹萍眼见婉儿被毒打,求情无果。就在宣家欢天喜地办喜事的当口,宣老爷同父异母的弟弟宣二爷重回杭州,在离宣家不远不近的地方置了产,低调入住。洞房内,三少爷道出他的妻子不是病亡而是自杀,宣家也不像其外表所示的那样金碧辉煌,实则是个大火坑,苦劝沈碧云离开宣家,碧云却未有半点惊慌,反而自甘认命。

  • 四少爷和五姑娘敏玥也来看望白天闹得很凶的三哥,遇到碧云,四少爷要敏玥将碧云拉往她的房间休息,自己则留下来劝三少爷。四少爷与三少爷隔着门谈起碧云的事情,四少爷这才得知三哥患有身体隐疾,明白当初曹婉儿为什么要执意离开宣家。三少爷欲将碧云托付给四少爷,要他一定要救碧云,哪怕娶了她。四少爷虽然理解三哥对曹婉儿的愧疚,却不能接受三哥的“好意”,为劝解三少爷,竟唱起了《玉堂春》。当三少爷听到“把命断,来生变犬马我当报还”时,竟浑身颤抖不能自已。第二天一大早,碧云欲与三少爷一起去给公婆敬茶。来到三少爷房门口,却仍是叫不开门。众人撞开门,惊愕地发现三少爷已悬梁自尽了!三少爷死了,宣家乱成一团。转瞬间,洞房变成了灵堂,宣家上下不仅悲伤,心里也很别扭。宣家一面操持着三少爷的后事,一面想弄清楚三少爷的死因,而要弄清这一点,莫过于让新娘子沈碧云招出实情。于是,葬完了三少爷,老爷就要“三堂会审”。

  • 碧云被带回宣家,开始在后宅里为亡夫守节。沈塾师前来希望领回女儿,碧云却坚持她想留在宣家,似乎有着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沈塾师无奈,只得假装大骂女儿“贪图富贵”离开了宣家。太太偷偷面见二爷。原来,太太曾是二爷的使唤丫鬟,一直感恩二爷的救命和提携之恩。当年二爷与老爷争斗,败离杭州城,太太没有追随主人反而嫁给了老爷,内心愧疚。二爷坦言恩仇已尽,自己也力不从心,不会再与老爷争斗,太太如释重负,遂表示日后只要二爷有用得着她的地方,自己都会尽量帮助。二爷于是提出要太太帮自己把碧云留在宣家,以备后用。碧云夜眺书楼,不想被人打晕,醒来竟见到了要为三少爷报仇杀了自己的曹婉儿。原来婉儿跳井之后被宣家修书匠阿栋所救,一直藏在井中密道,伺机报复宣家。碧云点中了婉儿其实深爱三少爷的心事,两人反成为姐妹。碧云答应帮婉儿离开宣家,恰逢四少爷带着敏玥也来劝说她离开宣家,碧云施计支走了四少爷和敏玥,帮婉儿逃走。不想酒醉的二少爷误闯碧云的房间,遇到了折返的四少爷,碧云将计就计,让二少爷误以为自己早已和四少爷相好。

  • 宣家再次张灯结彩,四少爷和碧云成了亲。新婚之夜,四少爷拉着碧云拜了三哥牌位,说自己是受三哥托付,这辈子都会敬她为三嫂,并不肯同床,而是打了地铺。碧云理解四少爷仅是出于同情才娶自己,默默遵从。次日一早,碧云与四少爷来向老爷、太太敬茶,碧云不知为何不肯叫老爷“爹”,让老爷气不打一处来。接下去,太太借口教规矩,和阿英、大少爷等人轮番刁难碧云,给新媳妇一个下马威,但碧云都一一忍落肚中。饭中,老爷收到拜帖,美国留洋回来的青年才俊——吴时博士听闻宣家的阅书会,特来宣家汇帙阁登楼著书。吴时乃当代青年楷模,更在宣家阅书会冷场之际前来,令老爷万分欣喜。按宣家的规矩,进汇帙阁需落四把锁,而这四把锁却要由宣家执掌四把钥匙的人共同开启,钥匙分别由老爷、二爷、大少爷和二少爷掌管,是宣家权力的象征。这天,宣家门前喧闹无比,杭城各报记者云集,老爷更是亲自出门迎接,欢迎吴时登楼。吴时的帅气潇洒,让敏玥也对他一见钟情……

  • 老爷命人拿出自酿女儿红与茅台招待吴时和沈塾师,沈塾师因不胜酒力,与宣老爷调换了酒。不料,喝过本来是给老爷的女儿红,沈塾师竟突然胸闷腹痛,片刻吐血倒下!碧云赶回饭厅,抱住倒地的父亲,急问他是怎么了,沈塾师目光看向桌子,挣扎着说出酒里有毒,不久吐血死亡。 宣家人大惊,四少爷亲自跑去报警。老爷要人用女儿红酒喂鸡,鸡很快死掉。老爷骇然不已,因为他清楚,这瓶酒本该是给他喝的,只因今天沈塾师不能喝酒才做了调换,谁知竟会害死了他。 吴时与四少爷一样,都主张通过这瓶毒酒查出凶手,而老爷却将毒酒泼掉,砸碎了酒瓶,这让吴时等人大感意外。老爷告诉吴时,此举完全是为了宣家声誉,实属迫于无奈!警察赶来验尸,在收了老爷钱财之后,宣称沈塾师为癫痫发作而导致死亡,与中毒毫无关系,不予立案,这让四少爷和吴时都无法接受。警察走后,老爷召集除碧云之外的宣家人商议此事。

  • 碧云在乡邻的帮助下葬下父亲,并长跪坟前,决心重返宣家,查明真相,为父讨回公道。吴时在书楼开笔编著《中国文学史》,在查阅典章时看到两册宋版《范文正公文集》,想起碧云守灵时枯寂无聊,遂将一本顺手塞入怀中,想拿给她打发时间。吴时拿书的举动恰被登楼修补残书的阿栋看到。吴时在沈塾师墓前找到碧云,恰遇暴雨来袭,吴时将晕倒的碧云带回沈家。四少爷也想去给沈塾师送葬,却受到宣家一众人的极力阻拦,郁塞的四少爷在暴雨中痛斥自己的无用,让人心酸。在吴时的照顾下,碧云苏醒。看到吴时带来的书,竟是汇帙阁藏的《范文正公文集》,又惊又喜,而恰在这时,丹萍前来看望碧云,吴时慌忙躲了起来。丹萍劝碧云就此留在沈家,却被碧云婉拒。因为在碧云内心深处,她无法原谅自己嫁入宣家后,导致养父身亡,她无论如何也要找出凶手。丹萍无法劝服碧云,留下一笔钱后离开。完整听到二人对话的吴时也劝碧云不要再回宣家,因为经过这几日的些许了解,吴时已深深感受到了迂腐的宣家对碧云的压迫,碧云在片刻的动摇之后,脑海中浮现出幼年经历灭门惨案以及沈塾师惨死的模样

  • 老爷怀疑之前的投毒和丢书都是二爷所为,于是召集众人,向二爷摊牌。二爷否认盗书,并愿意替老爷拷问盗贼。二爷第一个审的便是修书匠阿栋。 碧云赶来,看到无辜的阿栋受累,挺身而出,说知道书是谁拿,但不能说出来。老爷恼怒不已,准备动用家法,碧云答应老爷三天内把书还回,逃过一罚。碧云从阿栋口中得知曹婉儿并没有离开宣家,大为吃惊。于是将计就计,请婉儿帮自己度过丢书之劫。碧云要阿栋为自己准备上好的笔墨和修书工具,开始仿造了一本假孤本。同一天夜里,太太跌跌撞撞跑回房,报告老爷,声称见到了曹婉儿的“鬼魂”。老爷用枪击中“鬼魂”,并命家丁各房查验。老爷第一个要查的就是碧云,碧云正准备脱衣,四少爷见状揽过去说自己会查,老爷等人这才离开碧云故意气走四少爷,随后去了后宅旧屋咬牙从身上取出子弹,疼得晕了过去。正当整个宣家都人心惶惶之时,又传来了后院井里打起来一只死了的黄鼠狼的消息,大家都在议论那是曹婉儿变的。这时传出吴时出事的消息。

  • 原来四少爷早已看穿吴时心思,吴时想用黄仙救碧云,终于说动四少爷联合在老爷面前演了一出双簧,说书是曹婉儿变的黄仙偷的,一时间弄得宣家人更人心惶惶,但只有老爷还心存犹疑。 碧云真的就在床底!老爷等人赶来,众人认为碧云可能也是受了黄仙的惊吓而昏迷,但满腹疑虑的老爷仍要人弄醒碧云,并验看她肩上有无枪伤。丹萍再次劝说碧云离开宣家。回屋后的四少爷也开始怀疑这一切都是碧云在装神弄,却又碍于碧云三嫂的身份,不敢直接验她身上的伤,内心万分纠结。还书的时间到了,碧云被带入宣家前厅准备过堂,在老爷的逼问下,碧云谎称书是四少爷所拿,四少爷不忍碧云受罚,主动承认孤本是他偷走,老爷知道四少爷在说谎,继续拷问碧云。就在碧云即将遭受责打之际,阿栋来报曹婉儿正在后院烧书。老爷持枪领众人前去,已人去院空,只留一堆灰烬!众人于是对曹婉儿报复宣家之说更加相信。碧云要给四少爷上药,赌气的四少爷虽然推开了碧云,却对她恨不起来。吴时再见碧云,感慨这场孤本风波为她所带来的痛苦,劝她早日离开这个牢笼。无意中听到两人对话的四少爷感到不安。

  • 吴时遇到在书楼前驻足的碧云,意识到碧云可能也想登上书楼,却被碧云否认。吴时再次劝说碧云离开宣家,经过的四少爷忍不住和吴时打了一架,并决定一定要让老爷送走他。老爷正在房间看着孤本烧剩的残页,心痛至极,细瞅之下,怀疑是仿本,命下人速传碧云。四少爷带着吴时去见老爷,故意和老爷说吴时已准备离开宣家,老爷诧异,吴时却反说自己正要开始踏实著书,不会走。喜欢读书人的老爷立刻心花怒放。碧云到来,老爷依旧怀疑黄仙之事是她在搞鬼,并说会亲自登楼对照查验另一册孤本看是否是仿本。碧云淡定自若,不露声色。这时却传来太太与阿英大打出手的事,年纪相差无几的二人矛盾由来已久,此番婆媳内斗,让老爷心里更加痛苦。为了改变宣家一盘散沙的局面,吴时向老爷提出了革新的想法,即安装电话,买留声机,办派对,让宣家响起来,动起来。一向守旧,对洋玩艺深有抵触的老爷竟欣然接受了。宣家人一时间沉浸在物质变化的新鲜感中,只有四少爷对吴时置办的一切不屑一顾,恨不得立刻撵走他。

  • 碧云严厉谴责了二少爷,二少爷忿忿离去,遍体鳞伤的丹萍却说早已习惯,将碧云拒之门外。 四少爷的脑海中始终徘徊着碧云当时所说的与宣家的血海深仇,担心她真的就是二爷口中的李家后人,于是找人四处打听十几年前的李家灭门案。为老爷视察生意方便,以及显示宣家的身份,二少爷等人建议老爷买辆轿车,毕竟以宣家的财势,买一辆杭州城难得一见的汽车,也不过分。老爷一口答应。汽车很快买回,吴时因留学时学过开车,充任宣家的司机,载着宣家人上街兜风,结果第一次坐车的老爷和敏玥因晕车闹了一堆笑话。下人来送吴时的信,被厌恶吴时的四少爷中途拦截,险些撕毁,所幸被敏玥看到,索要拿走。原来寄给吴时的是一张来自省参院的聘书。敏玥担心吴时离开宣家,于是悄悄将它藏了起来。同一天,老爷接到一封莫名其妙的信,信中检举大少爷和二少爷在打理宣家产业的同时中饱私囊,老爷一怒之下没收了大少爷和二少爷的差事,以及二人执管书楼的钥匙,反而欲将这一切统统交给四少爷,对生意根本不感兴趣的四少爷哪里肯受,拒绝了老爷。

  • 老爷抓不住碧云仿造孤本残页的证据,却看清了碧云这故意暴露自己从而保全自己的险招,她的聪明绝顶让老爷感到害怕,老爷下定决心要赶碧云离开,碧云却反过来拆穿检举信就是老爷本人所写。其实老爷早就知道这两个儿子的贪污行为,一直在找机会夺他们的权,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两个儿子竟会狠毒到买凶杀人。碧云说老爷根本掌控不了全局,若是留下她,她将帮老爷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老爷反复斟酌之后终于应允了她留下。碧云猜出是丹萍向四少爷报的信,感激她的帮助。丹萍趁机劝碧云反抗大少爷和二少爷欲再挑起一轮宣家的内斗,不想碧云却反问丹萍为什么不先反抗二少爷的暴力,丹萍唯有一笑而过。碧云苦口婆心地劝说四少爷接管家业,反感权力斗争的四少爷不想接这个包袱,拒绝碧云,躲进戏园子看戏。太太密会二爷,向他报告宣家最近发生的事,二爷觉得碧云很有利用价值,让太太好好打听碧云的底细。 四少爷因戏结识了一个李姓革命党。李姓革命党希望四少爷能帮他筹集一大笔捐款帮助孙中山先生度过难关,以推翻北洋政府。本就十分同情革命党的四少爷热血沸腾,当即

  • 敏玥弄丢了聘书,焦急万分,与吴时一起挨房打听。敏玥先是找到了丹萍,丹萍自称根本听不懂敏玥的话,但眼中却闪过一丝异样。接着二人找到阿英,阿英担心敏玥会因弄丢客人的东西而受老爷惩罚,想出了一个不让敏玥受罚的办法,那就是在老爷面前帮敏玥撮合与吴时的婚事。老爷自然高兴,晚宴中便向吴时提亲,吴时认为社会风气已变,老爷仍在包办婚姻,极力反对。老爷劝说吴时也可以和敏玥自由恋爱,自己绝不干涉,吴时借口自己已有心上人而拒绝了亲事,惹得四少爷拍案而起。恼怒的吴时说出自己本不该再让宣家人如此劳师动众为他送行,只因聘书不翼而飞,老爷这才知道省参院寄至宣家的公函竟被敏玥弄丢。聘书在宣家被丢,让老爷颜面无光,老爷唤敏玥喝问。阿英等人担心敏玥受罚,将丢公函的事赖在碧云头上。不想被带到众人面前的碧云却大方承认聘书确是她所拿,并已将其烧毁。吴时怎么也想不明白碧云为何如此,敏玥更是难抑心中的气愤,四少爷也对碧云失望至极。

  • 北伐军攻陷南昌,孙传芳主力全部被歼,兴奋不已的吴时准备去北京为革命效力,临走前在酒楼宴请宣家人。敏玥舍不得吴时离开,找来了照相师傅,要与吴时合影留念,谁知照相师傅竟是吴时的同窗万成军,还是地道的革命党人。四少爷认出了万成军和他同来的日本朋友西村佑田,正是自己之前在街上搭救的两个刺客,两人一见如故。老爷与万成军攀谈,很希望在次年的阅书会上能请到他的老师大学者周远志等人,并愿意为此捐钱给革命事业。四少爷看到老爷都要捐钱,遂说出自己已捐出三万大洋的事,老爷听闻四少爷眼也不眨一下,就捐了三万之巨几乎昏倒。当夜,老爷逼四少爷去索回捐款,不然将家法惩治。回房的四少爷只得硬着头皮来向情敌吴时求救。然而吴时却为碧云和四少爷带回一个可怕的消息!原来中华革命党浙江支部没有派发捐书给四少爷,这说明他们没有得到这笔捐款。四少爷得知自己受了骗,一病不起。碧云忙着要去请医生,四少爷却担心旁人知道他被骗生病,羞愧地阻止碧云。看到四少爷孩子般的眼神,碧云只得答应只是去买些药回来。

  • 碧云因担心病中的四少爷无法承受,而为四少爷辩护,并愿意帮助四少爷找回那三万大洋。老爷只给碧云三天时间,若不能从革命党手里索回捐款,便要家法处置她。吴时不明白碧云为何要自戴枷锁,因为大少爷、二少爷仅仅是为了从四少爷手中夺回差事,并非真要拿他怎么样。碧云认为她只有这样做,才是真正帮助四少爷。敏玥来看四少爷,四少爷为掩饰生病,下床唱起《嫦娥奔月》,看得敏玥心碎欲哭。这时碧云、吴时回来,四少爷不想拖累碧云,违心地说出自己一直将碧云敬为三嫂,希望她随吴时彻底离开宣家。吴时知道四少爷是因被骗绝望才做出这样的决定,拒绝带走碧云。四少爷大骂吴时是懦夫,没有一点担当。吴时异常矛盾,狼狈地离开。吴时走后,四少爷认为自己这样只会让碧云更辛苦,苦劝碧云赶快离开宣家,碧云放不下四少爷,宁死不答应,四少爷只得逼问碧云是否为李家后人,是否为了《范文正公文集》才选择留在宣家,以此逼碧云离开,碧云逃避回答。

  • 敏玥舍不得吴时离开,找来了照相师傅,要与吴时合影留念,谁知照相师傅竟是吴时的同窗万成军,还是地道的革命党人。四少爷认出了万成军和他同来的日本朋友西村佑田,正是自己之前在街上搭救的两个刺客,两人一见如故。 老爷与万成军攀谈,很希望在次年的阅书会上能请到他的老师北大校长蔡元培等人,并愿意为此捐钱给革命事业。四少爷看到老爷都要捐钱,遂说出自己已捐出三万大洋的事,老爷听闻四少爷眼也不眨一下,就捐了三万之巨几乎昏倒。 当夜,老爷逼四少爷去索回捐款,不然将家法惩治。回房的四少爷只得硬着头皮来向情敌吴时求救。然而吴时却为碧云和四少爷带回一个可怕的消息! 原来中华革命党浙江支部没有派发捐书给四少爷,这说明他们没有得到这笔捐款。四少爷得知自己受了骗,一病不起。碧云忙着要去请医生,四少爷却担心旁人知道他被骗生病,羞愧地阻止碧云。看到四少爷孩子般的眼神,碧云只得答应只是去买些药回来。 老爷找来吴时,忧心地说出四少爷的钱不会是被骗了吧?吴时只得替四少爷隐瞒,确认捐款就在革命党手中,可以想办法索要回来。碧云前来,她遵

  • 吴时走后,四少爷认为自己这样只会让碧云更辛苦,苦劝碧云赶快离开宣家,碧云放不下四少爷,宁死不答应,四少爷只得逼问碧云是否为李家后人,是否为了《范文正公文集》才选择留在宣家,以此逼碧云离开,但没有成功。 丹萍和二李子密谋,要利用宣二爷来扰乱宣家,二李子于是故意借赌输了钱寻死,被内心也早已想利用二李子的二爷救下,二李子顺势开始在暗里帮二爷做事。 碧云从四少爷嘴里得知这笔被骗的钱,跟李姓之人索要的数目惊人地吻合,且这笔钱应该只有大少爷跟二少爷知道。吴时推测是大少爷和二少爷在熟人犯案,但直觉却告诉碧云,他们未必就是真凶。碧云派阿栋开始四处查找李姓之人。 冷静之后的敏玥听说是四嫂为四哥在老爷面前扛下了债务,知道是自己误会了碧云和吴时,遂找到他们承认错误,并誓言协助碧云,找出真相。 太太将老爷要在祭祀那天向碧云开刀问斩的消息带给二爷,遇到了一个陌生人。此人正是骗走四少爷三万巨款的假革命党。二爷对太太隐瞒了此人的身份。 虽然碧云没有告诉四少爷自己向老爷扛下所有债务的事,但四少爷还是知道了,着急的他要将自己

  • 因为怀着对婉儿的愧疚,四少爷开始每晚噩梦连连,再次病倒。四少爷痛恨自己的无用,闭门不肯见碧云,不久更留书出走,要去查杀害婉儿的凶手。其他几房都觉着四少爷就是个少爷胚子,在外面饿几天就会自动回来,用不着找,老爷不满家中人情淡薄,生气地要碧云一定要找回四少爷。二李子没找到办法借曹婉儿之死让宣家天翻地覆,丹萍决定靠自己,继续整垮宣家。碧云遍寻四少爷不着,转眼到了第二年阅书会,也是沈塾师的祭日,于是决定回娘家祭拜,却不想遇到了受伤倒在自己家门前的万成军。碧云救了万成军,并巧施妙计帮他躲过了特务的追查。万成军告诉碧云,其实自己已经加入了共产党。为了让万成军能有一个更安全的环境,碧云于是带着万成军去宣家避难。万成军扮成挑书郎跟着碧云进入宣家,特务尾随而来,恰巧当日阅书会,老爷请了省府要员和其他社会名流出席,特务被门口的国民党警卫军官给挡了回去。

  • 四少爷忽然衣着光鲜地回到了宣家,让老爷开心不已。经过这一次事件的携手,碧云和丹萍之间的距离拉近了很多,两人说了许多推心置腹的话。丹萍遂提出她可以帮四少爷斗败大少爷和二少爷,碧云却不愿意宣家再内斗,婉拒了丹萍。这时,吴时来找碧云,丹萍于是先回宣家。吴时再次劝说碧云离开宣家重新生活,碧云索性说出自己还要登楼读书的愿望。吴时听完,感慨碧云是世间少有的奇女子,遂表示愿意以一己之力先助她登楼,然后再设法与她一起将宣家书楼开放!这时突降大雨,两人只得被困郊外报恩寺不能动弹。雨越下越大,四少爷找不到碧云,心急如焚,丹萍在追问下只得说出碧云和吴时的位置。四少爷和敏玥立马赶了过去,看到睡着的吴时和碧云偎依在一起,有所误会的四少爷打了吴时,并在雨中向碧云痛彻心扉地告白,碧云听完终于感动地和他抱在一起。

  • 大夫确诊碧云症状,果真是患了霍乱,并说杭州已经没有可以医治霍乱的药了,要去上海买,宣家人立即陷入恐慌。丹萍在院落遇见玩耍的金豆正在啃一块外面小孩给的饼。看着金豆蹦蹦跳跳的样子,丹萍感伤地想起了自己那曾胎死腹中的孩子。大少爷和二少爷因为碧云得了霍乱,要把她隔离去后宅旧房,四少爷不肯,兄弟仨打了起来,在老爷的坚持下碧云还是被挪去了后宅,老爷称如果碧云死了就给她风光大葬,四少爷听完后哀求老爷能满足碧云的心愿让她可以有机会登楼看书,老爷碍于祖训,责骂了四少爷,认为他背弃祖宗家法,不配为宣家人。这时下人来报金豆上吐下泻,也像得了霍乱,老爷急忙离开。金豆病危,说是见过碧云,众人怀疑是碧云传的病,阿英为此大吵大嚷。宣家为孩子的病忙成一团,但孩子的病愈发严重,最终,没有挺住,还是死了,一家人沉浸在悲伤之中。看着奄奄一息的碧云,四少爷心如刀绞。碧云问四少爷是否还把自己当三嫂,四少爷哭着说其实早就当她是自己的妻子了。

  • 多日未休息的四少爷和吴时泡澡解乏,吴时向四少爷坦言那天溺水之后醒来已在岸边,已经来不及去上海了,药只是杭州买的安慰剂,只能稳定病人的情绪,现在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得靠碧云自己的求生意志了。四少爷欲哭无泪,吴时感慨已能从四少爷身上感受到他对碧云的爱了。没想到碧云吃了药之后身体竟逐渐恢复,四少爷很高兴。其实碧云得的并非霍乱,只是症状与霍乱极为相似,就连大夫也没诊断准确。二少爷找不到吴时,开着车回到宣家,却猛然看到吴时就在眼前,吓了一跳。老爷大骂二少爷,太太也埋怨二少爷不懂事,但私下里,她却按照二爷的吩咐,说出老爷已经答应将象征权力的宣家书楼钥匙送给吴时两把,要二少爷小心。二少爷这才意识到吴时不知不觉中竟成了他继承家业的对手。太太同时让丹萍也告诉大少爷,让他们兄弟俩看好自己的东西。老爷请吴时吃饭,大少爷、二少爷用各种理由反对吴时和敏玥的婚事,被老爷赶走。太太正式代老爷向吴时提亲,吴时犹豫着没有答应,太太面露不悦,说已经许给吴时两把书楼钥匙,难道还嫌不够,推辞不掉的吴时只好说让自己再考虑一下。

  • 黑头柳告诉四少爷当年李家灭门惨案的确是宣家指使,四少爷认为他胡言乱语。黑头柳说就是宣家一家之主指使,愤怒的四少爷拿刀朝黑头柳砍去。为了给吴时和敏玥制造麻烦,二少爷请人给敏玥打扮,谎称是上海最时髦的衣服和妆容。敏玥顶着其丑无比的妆容出现在订婚仪式上,引得满堂哄笑,吴时也面露难色。订婚仪式上,老爷当着众人的面把书楼的两把钥匙交给了吴时,大少爷、二少爷看在眼里心里不是滋味。碧云也向吴时祝酒,吴时听到碧云的话,内心更加矛盾不已,他不顾敏玥的劝阻喝了很多酒。碧云不忍再视,提前离场。吴时追出,看到吴时的醉态,碧云无所适从,吴时压抑地称自己真的接受不了敏玥。追来的敏玥听到倍感受伤,哭着跑开。 尾随而来的阿英因金豆之死记恨碧云,要碧云磕头认罪。一家人责难碧云来宣家不该有登书楼的想法,碧云当场立下誓言,有朝一日不仅要登上书楼,还要开放书楼,老爷听完很生气。众人忙说绝不会让碧云登楼,四少爷迫于压力,也答应老爷会遵从祖训。

  • 碧云感觉黑头柳可能是重要线索,于是追问了四少爷关于黑头柳之事,四少爷还是守口如瓶,碧云生气地要离开宣家,四少爷急了问碧云怎样才能放下心中仇恨,碧云说唯有真相才能让她彻底死心。四少爷只好带着碧云去见黑头柳,却发现黑头柳已经被人杀死。慌张的四少爷连忙解释说不是自己杀的。原来四少爷当天只是因为气愤伤了黑头柳两根手指。碧云怀疑是老爷派黑头柳杀了李家一门,现在事情马上要暴露,又来灭口。为了逼老爷说出真相,碧云狠心趁四少爷不注意,将他的玉佩扔在了现场。碧云询问老爷关于当年李家灭门一案,直言自己怀疑黑头柳就是老爷杀的。老爷遂说出当年的确找过黑头柳想要威胁一下李家,但发现这人无法控制后便中途放弃,孤本是二爷所送。碧云觉得正是二爷写信引四少爷和自己去查黑头柳,老爷却疑惑如果是二爷做的,那他应该不会杀人,不然会更暴露自己。碧云思考凶手到底是谁,选择暂时相信老爷所说,但现在四少爷和自己必须马上要离开,因为警察发现了玉佩,就会马上找上门来。

  • 吴时再一次向碧云提出登楼,并提醒碧云他即将离开宣家,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机会。碧云犹豫。好奇的阿英悄悄跟在两人身后,将话听在耳里。阿英想找二少爷商量碧云和吴时的秘密,遇到丹萍,又不想让她转告,妯娌俩一言不和打了一架。时辰到了,碧云一度想放弃去汇帙阁,而四少爷却为消除碧云的疑虑,故意装睡。碧云在矛盾中决定登楼,以此打破宣家的规矩,也完成自己的心愿。碧云走后,四少爷不放心跟随在后。入夜,阿英将睡梦中的大少爷弄醒,直言自己不会搞错,强逼着大少爷陪她去堵碧云和吴时登书楼。碧云终于登上了书楼,阿英和大少爷从外面看到她的身影,惊慌地去叫老爷。四少爷为了提醒他们故意在楼外大声唱起了戏,这时老爷带着全家来了,看到碧云在楼上,异常生气。听到楼下的嘈杂,碧云和吴时大惊失色,知道已被发现,急着商量对策。前厅里,吴时和碧云将这次登楼的事说成了是碧云梦游,丹萍也帮忙证实曾在夜里看到碧云梦游。见众人这么说,老爷也感念碧云曾为救汇帙阁不顾一切下水,差点丢了性命,不想做过多追究,决定罚她三年帮佣,与下人们同吃同住。

  • 丹萍劝碧云离开让她受了这么多苦的宣家,碧云反劝丹萍远走高飞,一是二少爷对她的虐待,二是那个藏在宣家作乱的人,她似乎有了一些眉目。其实碧云已经怀疑了丹萍一阵子,但没有确凿证据。丹萍隐约感觉碧云似乎知道了些什么,不安地回房。西村佑田想借吴时的婚礼去分散宣家人的注意力,趁机进书楼偷书,若是失败,就把脏水泼到此刻正被国民党通缉的万成军身上。二爷顺势向西村佑田提供了书楼的机关图。宣家外忽然来了一队乐队,碧云猜出是二爷听闻了最近她和吴时登书楼的事,来逼吴时娶敏玥,让吴时马上离开宣家。吴时说自己不走,走了碧云就没法实现登楼梦想,碧云说如果吴时真想要保护自己,就该带着敏玥一起离开。碧云说不动吴时,只好让阿栋先盯着二爷。二爷告诉老爷外面疯传有人在宣家破坏了家规登了书楼,自己带人来冲喜是为遮掩家丑,本来也有此意的老爷半推半就地答应了。喜宴上,众人热热闹闹地聚在一起饮酒庆祝。西村佑田带着人伺机而动。阿栋向碧云回报说二爷似乎没有其他行动,碧云疑惑这次可能真的是自己多虑了。

  • 敏玥走后,碧云也默默地离开宣家,去找四少爷,却在渡口遇到了受重伤的西村佑田,意识到出事了,于是赶紧折返。另一边,国军接获密报,查得协助万成军逃往上海的就是碧云,于是带了一队人马也去了宣家。碧云返回宣家提醒老爷书楼可能已出事,老爷正犹豫要不要开楼,听闻四少爷回来了,又听闻宣家门口来了警察和军队。四少爷让碧云藏在车的夹层离开,做好替碧云扛下一切的准备。碧云感恩四少爷一直以来的呵护,与他圆了房。四少爷要带碧云一起离开宣家,为了不连累他,碧云坚持自己一个人去面对,阿栋只好从后面打晕了她,四少爷嘱咐阿栋藏好碧云。军队和警察逼得越来越紧,太太让老爷把碧云交出去,老爷没有同意,太太觉得老爷对碧云的态度也已经变了。四少爷主动向警察和军队承认自己就是杀死黑头柳和帮助万成军的人,被带走。老爷着急出门活动关系。太太带阿英等人遍寻碧云不着,最后怀疑她藏在书楼,但又见书楼落着锁,正打算离开,碧云从里面大声拍门,众人开门,大少爷以为碧云又要登楼要动用家法杀了她。

  • 老爷告诉宣家人,自己用来打点四少爷的宋版书,其实都是伪造的。这一切都归功于碧云,如今四少爷马上要被放回,他决定免除碧云的处罚,又听闻二爷走了,老爷内心轻松不少。这时忽传来四少爷竟被判了十五年,老爷险些晕倒。果不其然,众人又将四少爷的牢狱之灾归到了碧云头上,命她继续在宣家为奴为婢。太太想向碧云打听二爷为什么会走,碧云故意搬出传闻,怀疑太太是否一直与二爷勾结出卖宣家,反将她呛走,太太一改前日和蔼的脸色,诅咒碧云当一辈子下人。春去秋来,一晃过去十年,日本人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老爷说国共又开始合作了,四少爷有可能会被特赦。宣家向灾民派发粮食,这时从豪车上下来一位贵妇,打扮时髦,美艳异常,二少爷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他离家多年的妻子丹萍。丹萍华丽的回归,让宣家众人在惊讶之余也都五味杂陈。丹萍比走之前更加乖顺可人,懂得哄人,也让二少爷更加心花怒放。 碧云质问丹萍为什么要重返宣家,丹萍说十年过去了该放下的都放下了,现在外面战火连绵,自己也是走投无路才回来。碧云揪不出毛病,只得暂时作罢。

  • 看到丹萍挣得盆满钵满,大少爷心里也直发痒,向二少爷套取赚钱技巧,二少爷借机吊足大少爷胃口。碧云给灾民施粥,路遇一乞丐,仔细看竟然是四少爷。四少爷一脸污泥,众人都认不出来,碧云替四少爷擦身,发现他身上竟有多处伤口,悲从心来。四少爷告诉碧云,自己坐了八年牢,后又被抓去上了战场,杀过日本人,伤都是那个时候留下的,本想给家报平安的,但怕战场枪炮无眼,又怕自己就这样死去,害碧云从宣家被赶走,索性就装失踪。两人默默说了这十年积攒的思念,泪流不止。四少爷回来后,老爷就让碧云放弃了下人的身份,重新回桌吃饭。太太也向丹萍打听挣钱之道,二少爷故意不告诉太太。二少爷结识了德龙典当行的唐老板,又拉拢大少爷透过唐老板把钱交到上海志诚银号的焦老板手上做投资期货,以钱生钱。十分利的利钱,让大少爷、二少爷甚为心动,但又不敢一下子相信,于是决定先投资两万块试水,以五天为期限。

  • 祭祖仪式上,老爷给了大少爷、二少爷、四少爷和吴时每人一把钥匙,要他们护送好藏书。吴时告诉碧云自己马上要去欧洲了,碧云问敏玥知不知道,随后来找碧云商量搬书楼一事的敏玥听到后很惊讶,但还是假装告诉碧云说自己其实早已知道。十年时光已将敏玥磨得再无当年大小姐般的任性和冲动。敏玥不想再谈吴时,言下之意已有放弃想法,碧云却悄悄告诉她,要她为自己做一件事,她的感情会和藏书的安全有关,而吴时也会通过这件事重新认识她,敏玥犹豫,内心不知如何选择。唐老板给了大少爷和二少爷第一笔甜头,让兄弟俩开心不已。饭桌上,阿英炫耀大少爷在几天内就挣了一大笔钱,老爷发问是何事,不想生事的二少爷糊弄了过去。但精明的老爷还是知道了,责怪兄弟俩炒期货,大少爷、二少爷说这也是无奈之举,老爷不想发国难财,但眼下为了搬书楼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只好暂时同意。第二天敏玥用药迷昏了吴时,自己一个人拿着船票离开了。

  • 大少爷、二少爷一开始都觉是老爷太过谨慎,在四少爷的坚持下,两人到了德龙典当行,却惊闻唐老板已把典当行给卖了,三人连夜去了志诚银号,没想到焦老板也跑了。大少爷、二少爷这才意识到真的被骗了,说出其实是太太把祖宅抵押给了银行,这才弄出钱来炒得了期货,三人赶紧奔回宣家找老爷商量。老爷得知真的中了圈套,气急攻心,晕了过去。做了这么大逆不道之事,老爷一定会动用家法处置,阿英于是让大少爷赶紧收拾东西走人,大少爷让阿英跟着自己一起走,阿英说舍不得离开一手添置的家,并且还要看着那沈碧云,防止她霸占家产。二少爷也要带着丹萍跑路,丹萍顺势给二少爷出了条计策,让他联合大少爷,把所有的脏水都泼到太太头上。焦急的太太让碧云帮忙想想办法,碧云也无计可施,真要有办法,就只能等二爷出现。望着个个不成器的宣家人,身体每况愈下的老爷说要让碧云来主事。碧云趁机劝老爷开放书楼,固执的老爷依旧不同意,碧云于是不答应执掌宣家。老爷只好让四少爷去劝劝碧云。

  • 杨掌柜上门讨工钱,老爷从杨掌柜口中得知祖宅竟也被这几个不肖子孙抵押给了银行炒期货,大为恼火。碧云让四少爷拖住银行,自己去找二爷帮助宣家渡过难关,二爷假装不帮,碧云说如果二爷不帮她,她就只能卖书了,二爷趁机提出了一个条件。四少爷死死拖住银行催债的人,两人闹得不可开交时,碧云带着二爷回来,说以后宣家就由二爷执掌了。四少爷料不到是这样一个结果。这时老爷出来了,一口答应了碧云。二爷要把大少爷、二少爷一家赶走,四少爷和太太可以自行选择去留。四少爷生气地也要走,但碧云却选择留下,四少爷误会碧云贪图富贵。阿英不想跟着大少爷过苦日子,也选择了留下。老爷带着宣家人凄惨地离开了这生活了一辈子的大宅,宣二爷终于得到了宣家。阿英为了留在宣家,不惜二爷给当下人,受尽欺负。古董店的孙掌柜来禀报二爷说大少爷、二少爷都拿着房契去收他的铺子了,但这铺子契据明明已经给了唐焦二位老板,且三年不能来收,这个房契是怎么回事?二爷赶紧派人去查。

  • 掳走碧云的不是别人,正是已成为日军大佐的西村佑田。西村佑田告诉碧云日军马上要进攻杭州,要碧云将宣家藏书留在杭州,否则他们就会毁了杭州城。西村佑田还不准碧云将自己说的话泄露给政府和四少爷,否则他们就将遭到报复。四少爷正在和丹萍焦急地商量怎么营救碧云,碧云却独自回来了,并告诉四少爷自己只是和丹萍走散了,四少爷感到碧云对自己有所隐瞒,心里很不开心。老爷独自去了牢房见了二爷,十年前老爷就曾宽恕过二爷一次,二爷也保证不再为害宣家,若再犯,甘愿自行了断。二爷自认不是老爷的对手,不想食言,但希望自己死后能进宣家大坟。老爷于是将二爷保释回宣家。面对宣家的列祖列宗,老爷再次告诉二爷,只要他认错,自己就可以原谅他,可是二爷还是执意地喝下了毒酒,临终之前,二爷提醒老爷自己在宣家还布了颗钉子!二爷死了,碧云在坟前告慰双亲,其实经历了在宣家的一系列事后,她已猜出当年她李家血案就是二爷制造的。如今恶人已受惩罚,她也准备彻底放下仇恨。

  • 大少爷、二少爷气不过老爷事事都听碧云的话,于是编造流言骂碧云在四少爷不在家的十年里成天往外跑,不知啥时候给四少爷戴绿帽子。四少爷听闻生气地和二少爷打了起来,大少爷依旧一副明里劝架暗里偷笑的虚伪样子。老爷感谢碧云帮宣家躲过了一劫,答应碧云以后可以让她独自登书楼,碧云却不同意,一定要老爷彻底开放书楼才能完全降低书楼的神秘感,免宣家于劫难,老爷认为自己为了祖训已后退了一大步,碧云还不满足,两人陷入僵局。吴时告诉碧云日本人在南京的暴行以及这场侵略战争的残酷,让碧云赶紧离开杭州。此时的碧云已完全放不下宣家了。没了国民政府的帮忙,碧云再去找万成军,请求万成军再派人来保护宣家藏书,由于之前行动已取消,要重新开始,困难重重。四少爷听了二少爷的话误以为碧云真的在私会男人,生气地闯进碧云娘家。碧云知道四少爷因之前的十年牢狱之灾对万成军有成见,恐两人见面就会剑拔弩张,于是决定宁可让他误会也要阻止他进屋,四少爷拂袖而去。万成军过意不去,碧云反安慰他,同时告诉他,他现在的对手是西村佑田,万成军很吃惊。

  • 大少爷告诉阿英,二少爷与他吃酒的时候不小心泄露自己准备当汉奸的意思,阿英不以为然。大少爷接着“点醒”她,这样二少爷以后就有可能成为“保护”宣家的恩人。为了压住二少爷,大少爷于是让阿英假装又怀上了宣家的后代,以博取老爷的好感。老爷听说了阿英又怀孕的事,觉得宣家后继有人,果然心中大悦,二少爷来问老爷担任维持会会长的事,被老爷痛骂了一顿。大少爷和阿英寻找各种理由要回乡下养胎,以防藏不住肚子,老爷犹豫不决。大少爷于是拉拢太太去吹枕边风,老爷终于有所松动。二少爷要跟丹萍亲热,丹萍忽然肚痛发作,二少爷认为丹萍是在演戏,不想跟自己亲热,骂骂咧咧走了,丹萍唯有服药止痛。四少爷路遇碧云,又想避开。碧云以为他还在怀疑自己对他不忠,大声地说自己问心无愧,四少爷只好说两人夫妻缘分已尽,又将碧云气哭。吃饭的时候,阿英忽然狂吐不止,竟是真的怀孕了。太太找了几副上好的保胎药,给阿英送过去,阿英日日服用。大少爷说二少爷在日本人的维持会做了理事,阿英说他们有了孩子,二少爷他们才不会得意太久。

  • 见不到宣老爷的西村佑田欲发作,老爷在万般无奈下现身,既然宣家“代不分书,书不出阁”,西村佑田于是又想了一招,要将宣家书楼整体迁往日本。老爷气得吐了一口血,称宣家这次是真遇上大难了。另一面,碧云化妆成了丫鬟逃过了看守在宣家门口的日本人,并在王婶的掩护下顺利逃出了杭州城。碧云来到城外,加入了万成军的抗日游击队,并见到了万成军的爱人齐鸣。万成军告诉碧云宣家目前遇到了危险,西村佑田要把书楼整体迁往日本,碧云急着回杭州,被万成军拦下,因为西村佑田还想抓走碧云。万成军劝慰碧云一定会有办法来救宣家。老爷准备烧了书楼一了百了,四少爷拼命阻拦,西村佑田拿枪杀进来,说书楼已经不属于宣家,谁伤害书楼谁就要陪葬。万成军和齐鸣商量着如何把西村佑田引到他们现在的驻地然后一举消灭他。四少爷打算杀了西村佑田等日本人,大少爷及时阻拦了他,让他一定要活着才能保护宣家。万成军用计引来了西村佑田,游击队和西村佑田的日本兵交火,西村佑田残忍地杀了王婶,碧云第一次见到了战争的残酷,想起了幼年的灭门惨案,心里很害怕。

  • 二少爷陪西村卫家听戏,一群日本兵来闹事,西村卫家趁机到后台看热闹欺负演员,四少爷化妆成男旦,突然出现,将西村卫家挟持到了后街。四少爷朝西村卫家开了两枪,西村卫家倒地不再动弹,四少爷欲自杀,这时碧云出现,引开了追来的日本兵,让四少爷赶紧逃走,日本兵满街追捕碧云。碧云杀了两个日本人,弹尽,这时牛岛扑上来要杀了碧云,万成军及时出现,打死了牛岛,带着碧云逃走。二少爷回家和大家说起这件惊心动魄的事,讲得唾沫横飞,说到最后有一个女侠出现,众人疑惑,四少爷故意说可能是女特务,二少爷不想揭露是碧云于是也随声附和。西村卫家死了,宣家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只有阿英因为连死了两个孩子,精神备受打击,开始变得有些疯傻,众人皆很无奈。这天,日本人忽然到宣家抓走了二少爷和四少爷,带到了戏院,西村卫家竟又活着站在那里。原来四少爷那天的一枪只是打伤了西村卫家。西村卫家在戏院召集演员,希望那个杀他的人能自己站出来,否则都要死。没人行动,西村卫家于是残忍地杀死了一个又一个演员,忍无可忍的班主主动承认是自己干的。

  • 万成军通过书楼的秘密通道将藏书一部接一部地往外运送。不知情的太太来找老爷,忽然看到书楼里面有人,吓了一跳,差点说漏了嘴,引起日本人的注意,还好老爷机灵,糊弄了过去。宴会席间,西村卫家不停地侮辱四少爷,碧云提醒四少爷要忍住。为了拖住日本人,碧云极尽所能,又是和柳川玩游戏,又是让四少爷和日本人拼酒。同时趁着日本人没留意的空隙,碧云提示丹萍,自己正在救宣家的书,劝她赶快先走,否则就来不及了。丹萍于是匆匆溜出宣家,来到二爷住处。原来,丹萍重回宣家成为钉子就是二爷一手安排的。丹萍欲取走二爷之前从汇帙阁中盗来的贵重藏书继而逃走,不料缠身已久的腹痛恶疾复发,一命呜呼,自食了恶果。好不容易运完了宣家的藏书,按照原计划,万成军要带走宣家的部分藏书来当成诱饵引诱西村卫家,但是他实在不忍心毁掉这部分藏书,于是没有带走,希望另想办法。而继续按原计划执行的碧云则交代四少爷一会要用书把西村卫家引到宣家茶行仓库去,万成军会在那里引爆炸弹,但四少爷一定要在引爆之前逃出来。

  • 书楼已毁,碧云故意告诉柳川,宣家的汇帙阁和北京的文渊阁是一样的,都藏有夹层,刚刚没在书楼找到书,那是因为书都藏在夹层中,如今书楼被烧,那些价值连城的藏书也一并没有了。柳川不相信,忙命人确认,最后只得气冲冲地撤兵。 宣家人悲痛地为老爷举办丧事,这时四少爷回来,碧云看到四少爷平安无事,激动不已。四少爷和碧云经历了生死,两人更加明确对方的感情,碧云被四少爷在这次事件中的勇敢感动,对他的爱也更深了。而四少爷也从这次磨难中认识到了共产党人的英勇无畏和无私奉献。吴时闻讯回宣家奔丧,碧云、四少爷与吴时许久没见,感慨万千。不久,敏玥也回了家,原来敏玥拿了吴时的船票后并没有去欧洲,而是去了广州一家战地医院当了一名护士。经过战争的洗礼,敏玥已成熟了很多,也早已学会放下。吴时向敏玥表白,其实这些年,看到四少爷对碧云不顾一切的付出后,他终于明白,爱情是无私的,在他们身上他也发现原来敏玥也是这样地爱着自己,所以希望敏玥能再给他一次机会。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来了吴时的这一片肺腑之言,敏玥感动地和他紧紧相拥。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