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黎明决战 立即播放

5.5亿播放
电视剧 31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刘江

类型:谍战剧

语言:国语 年份:2017

简介: 该剧讲述了1946年我国第一代公安战士在哈尔滨与敌对势力斗智斗勇的英雄故事。宋红菱是一个身份成谜的冷艳女特工,为了任务和上级指派的搭档杨景修假扮夫妻,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邂逅了充满正义之气的人民公安警察...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46年初,抗日战争刚刚胜利还不到一年,为了争夺东北这个工业最发达、土地最肥沃的地区,国共两党都投入了最强的力量,共产党在4月28日,解放了北满重镇哈尔滨。此时的哈尔滨,城内各方势力盘踞,形势极为复杂,为了守住这唯一一座解放的大城市,中共中央委派中央社会部治安科科长程樯来担任刚刚组建的哈尔滨公安局局长。程樯带着吴峥、汤文璟一行人,还未进公安局大门,便遭到了国民党特务的伏击。在第二天的公安局大会上,程樯问责,却遭到了伪满警察石明喜的质疑,而警察局副局长赵麓为也向程樯递上了辞呈。国民党长春站站长韩秋水接到了满洲国保安局情报少将金宇轩的电话,称他掌握了一批能装备一万人军队的军火,让国民党拿出两百根金条来交易。长春站里的共产党卧底探知了这个情报,并第一时间发回消息,程樯决定把寻找军火,作为未来一段时间工作的首要任务,为此他展开全城大搜捕行动,抓捕了一大批卖国奸商、汉奸,但是却未发现金宇轩的行踪。国民党特派员到达哈尔滨,绕开长春站,带领滨江组,直接负责哈尔滨的行动。

  • 宋红菱接到军统总部发来的板垣军火的情报,命令她与金宇轩接头洽谈,她与杨景修赶到见面地点,打算先稳住金宇轩,再做打算。没想到,他们商量的过程被服务生听见,而这个服务生,正是金宇轩所扮,宋红菱与金宇轩的第一次洽谈失败,无功而返。程樯在调查了石明喜的情况后,欣赏他的耿直脾气,决定将其收归己用,任命他为行动队副队长。哈尔滨时局混乱,一些商人趁机囤积居奇,造成粮食价格暴涨,百姓怨声载道。程樯接到上级指示,一定要控制住粮食价格,稳定民心。程樯不得不向哈尔滨商会的总会长求助,请求其出面,稳定粮食价格。宋博洋性格谨慎,并不想卷入国共之争,只图明哲保身。程樯登门拜访,却被宋博洋婉拒,但是在宋家,他却见到了昔日恋人宋红菱。两人都未想到,会在这种形势下见面,一时间竟相顾无言。宋家忽然接到一封勒索信,流氓头子洪宝奎绑架了宋家二小姐宋玉菡,索要四根金条才能放人。宋博洋埋怨都是因为共产党的大赦天下,才让洪宝奎之流有机会再次祸害人间,想要交出赎金,息事宁人。

  • 宋红菱跟杨景修坦白,自己跟程樯曾经是恋人,但是她会以工作为重,借机靠近程樯,以搜集情报。国民党的不信任,让金宇轩恼怒异常。为了证明确有其事,金宇轩把其中一部分军火的坐标同时告知了程樯和宋红菱。程樯先到一步,取得了军火。宋红菱亲眼目睹了军火起获过程,指示滨江组,第一要找到共产党起获的第一批军火,设法毁掉。第二要想办法找到金宇轩,继续与之交易。滨江组追查到,金宇轩与一个叫范东阳的商人交情不浅,而此时,范东阳已经在程樯的大搜捕行动中,被当成卖国奸商抓了起来。为了不着痕迹地救出范东阳,以打听金宇轩的下落,宋红菱派人在监狱挑起事端,打架斗殴,造成被捕商人的意外死亡。宋红菱希望以此引起商人家属和社会的关注,用舆论给程樯造成压力,尽快释放被捕商人。恐慌不已的商人家属,天天来宋家哭闹,让宋博洋不胜其烦。宋博洋以稳定粮价为交换,请程樯放人。而共产党总部也勒令程樯以哈尔滨的稳定为重,尽快释放被捕商人。但程樯觉得,种种不正常的迹象表明,这背后也许有人琐事,因此决定召开公审大会,透明化办案,以此取信民众。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46年初,抗日战争刚刚胜利还不到一年,为了争夺东北这个工业最发达、土地最肥沃的地区,国共两党都投入了最强的力量,共产党在4月28日,解放了北满重镇哈尔滨。此时的哈尔滨,城内各方势力盘踞,形势极为复杂,为了守住这唯一一座解放的大城市,中共中央委派中央社会部治安科科长程樯来担任刚刚组建的哈尔滨公安局局长。程樯带着吴峥、汤文璟一行人,还未进公安局大门,便遭到了国民党特务的伏击。在第二天的公安局大会上,程樯问责,却遭到了伪满警察石明喜的质疑,而警察局副局长赵麓为也向程樯递上了辞呈。国民党长春站站长韩秋水接到了满洲国保安局情报少将金宇轩的电话,称他掌握了一批能装备一万人军队的军火,让国民党拿出两百根金条来交易。长春站里的共产党卧底探知了这个情报,并第一时间发回消息,程樯决定把寻找军火,作为未来一段时间工作的首要任务,为此他展开全城大搜捕行动,抓捕了一大批卖国奸商、汉奸,但是却未发现金宇轩的行踪。国民党特派员到达哈尔滨,绕开长春站,带领滨江组,直接负责哈尔滨的行动。

  • 宋红菱接到军统总部发来的板垣军火的情报,命令她与金宇轩接头洽谈,她与杨景修赶到见面地点,打算先稳住金宇轩,再做打算。没想到,他们商量的过程被服务生听见,而这个服务生,正是金宇轩所扮,宋红菱与金宇轩的第一次洽谈失败,无功而返。程樯在调查了石明喜的情况后,欣赏他的耿直脾气,决定将其收归己用,任命他为行动队副队长。哈尔滨时局混乱,一些商人趁机囤积居奇,造成粮食价格暴涨,百姓怨声载道。程樯接到上级指示,一定要控制住粮食价格,稳定民心。程樯不得不向哈尔滨商会的总会长求助,请求其出面,稳定粮食价格。宋博洋性格谨慎,并不想卷入国共之争,只图明哲保身。程樯登门拜访,却被宋博洋婉拒,但是在宋家,他却见到了昔日恋人宋红菱。两人都未想到,会在这种形势下见面,一时间竟相顾无言。宋家忽然接到一封勒索信,流氓头子洪宝奎绑架了宋家二小姐宋玉菡,索要四根金条才能放人。宋博洋埋怨都是因为共产党的大赦天下,才让洪宝奎之流有机会再次祸害人间,想要交出赎金,息事宁人。

  • 宋红菱跟杨景修坦白,自己跟程樯曾经是恋人,但是她会以工作为重,借机靠近程樯,以搜集情报。国民党的不信任,让金宇轩恼怒异常。为了证明确有其事,金宇轩把其中一部分军火的坐标同时告知了程樯和宋红菱。程樯先到一步,取得了军火。宋红菱亲眼目睹了军火起获过程,指示滨江组,第一要找到共产党起获的第一批军火,设法毁掉。第二要想办法找到金宇轩,继续与之交易。滨江组追查到,金宇轩与一个叫范东阳的商人交情不浅,而此时,范东阳已经在程樯的大搜捕行动中,被当成卖国奸商抓了起来。为了不着痕迹地救出范东阳,以打听金宇轩的下落,宋红菱派人在监狱挑起事端,打架斗殴,造成被捕商人的意外死亡。宋红菱希望以此引起商人家属和社会的关注,用舆论给程樯造成压力,尽快释放被捕商人。恐慌不已的商人家属,天天来宋家哭闹,让宋博洋不胜其烦。宋博洋以稳定粮价为交换,请程樯放人。而共产党总部也勒令程樯以哈尔滨的稳定为重,尽快释放被捕商人。但程樯觉得,种种不正常的迹象表明,这背后也许有人琐事,因此决定召开公审大会,透明化办案,以此取信民众。

  • 宋红菱在处理被捕商人一事中冷静有条理的表现,让宋博洋极为满意,他与宋红菱商议,决定由宋红菱出任哈尔滨工商总会的代理会长,为了更好地掩饰自己的特务身份,宋红菱答应了。公审大会顺利召开,处决了一大批罪大恶极的汉奸,也释放了一批无罪和轻罪的商人,平息了商人家属的怨气。范东阳也在宋红菱的积极帮助下,被判无罪释放,范东阳夫妻二人都对宋红菱极为感激,宋红菱顺势询问金宇轩的下落。不料范东阳不愿做出卖朋友之事,情况陷入僵局,宋红菱无功而返。杨景修只得出面,将范东阳和其妻吴晓雪绑去滨江组,严刑逼问范东阳。吴晓雪的质问,让宋红菱语塞,作为一个老军统,她面对的一直日本侵略者、汉奸和特务,而如今她面对的是一个无辜的女人,这让宋红菱感到无法呼吸。为了接近程樯刺探情报,宋红菱借口商议稳定粮价、以及社会救济等问题,约程樯共进午餐。面对昔日的恋人,宋红菱心中起伏不定,半真半假地试探程樯的反应。而程樯也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感情,告诉自己宋红菱已经结婚,而他要以哈尔滨的民生大事为重。

  • 为了救出范东阳,金宇轩对杨景修穷追不舍,在巷口逼停了杨景修,双方展开激烈枪战。眼见范东阳夫妇就要被救走,为了不暴露自己和宋红菱的身份,杨景修被迫杀吴晓雪灭口,而重伤的范东阳被金宇轩带走。杨景修与宋红菱商议,必须要尽快找到范东阳,而宋红菱却责怪杨景修为什么连吴晓雪这个无辜的女人都不放过,两人产生分歧。宋红菱告诫杨景修,虽然是情势所迫,但是他们是军人,不是刽子手,不能滥杀无辜。程樯请宋红菱到公安局认领吴晓雪的尸体,金宇轩将范东阳的尸体被放在公安局门口,并留信,称范东阳临终遗言,要与妻子合葬,请程樯成全。金宇轩的线索就此中断,宋红菱指示滨江组,一方面要继续等待金宇轩的消息,交易剩下军火的坐标,一方面要严密监视公安局的一举一动,阻止共产党的军火交接。为了军火的安全,程樯把军火藏在了南岗军营,等待交接部队的到来,由吴峥和石明喜共同负责保卫军火。滨江组找到石明喜的手下史召,逼问其军火的下落,史召誓死不从,最终全家被杀,程樯在史召妻子的嘴里,发现了一截断指。

  • 为了确保军火的安全,程樯瞒着石明喜,连夜把军火藏到了教堂里,石明喜带着一帮老兄弟,守着没有军火的南岗军营。并未从史召口里撬出军火的情报,反倒杀了史召全家,这让宋红菱极为恼火,她提醒滨江组,若下次再出现滥杀的情况,就按纪律处置。同时,宋红菱意识到,再这样大海捞针地找军火藏匿地点,时间已经来不及了。长春站的站长韩秋池,是宋红菱的老师,宋红菱决定直接联系韩秋池,请他查出共产党交接军火的负责人,在共产党交接军火的时候下手,摧毁军火。韩秋池很快回电,负责军火交接的是东北民主联军副总司令周保国。此人与宋红菱和程樯都颇有渊源,他既是宋红菱的中学老师,推荐宋红菱去莫斯科留学,同时也是程樯参加革命的启蒙老师老师。程樯派赵麓为给守卫军火的石明喜他们送补给,赵麓为劝石明喜要留有后路,不要一味地给共产党卖命,可石明喜一心要为史召证明清白、给他报仇,决定要带领自己的老兄弟们,誓死守卫南岗军营。史召一家在居民区被杀,周围却毫无反应,这让程樯意识到,哈尔滨的治安还存在很大的问题,他决心要在哈尔滨建立警民联防制度。

  • 程樯陪同周保国一起来到宋家,饭桌上,周保国和宋博洋聊起目前的形势,周保国对共产党在四平之战的战略分析,让原本保持中立的宋博洋主动向周保国敬酒。这让杨景修意识到,周保国三言两语就能改变宋博洋对共产党的态度,这个人太厉害了,必须除掉。杨景修决定背着宋红菱,展开对周保国和程樯的暗杀行动。他借口哈尔滨中学校长病危,引周保国前去探望,在路上进行伏击。没想到,这一计划被宋红菱看破,宋红菱要求一同前往,最后关头,杨景修放弃了暗杀计划。赵麓为在妓院有一个相好,名叫周雅露。一次偶然的机会,周雅露偷听到军火被藏在南岗军营,她决定将这个情报高价卖给国民党。获知了军火的藏匿地点后,宋红菱决定马上对南岗军营发起进攻,抢夺军火。滨江组与看守军火的石明喜等警察展开了激烈的对战。宋红菱发现,程樯并未出现在南岗军营,怀疑军火有假,可是却为时已晚,教堂真正的军火交接已顺利完成。程樯命令石明喜立即撤退,放弃南岗军营,可石明喜一方面要为史召报仇,一方面要为东北警察正名,决心誓死守卫军火。

  • 南岗军营的激战,石明喜带领的侦缉队员伤亡惨重,七名侦缉队员牺牲。知道真相的石明喜和队员们,对于程樯的故意隐瞒,愤怒不已,集体提出了辞职。对于程樯来说,每一个战士的牺牲,都会让他心痛,可是为了军火的安全交接,他又不得不这么做。如今,面对石明喜等人的辞职,他只有尽力挽回。吴峥兴冲冲地跑到医院,邀请石明喜等参加表彰大会,碰了一鼻子灰,悻然而归。赵麓为代表公安局,请石明喜等人吃饭,席间社会各界人士纷纷闻讯前来,感谢他们对哈尔滨治安做出的牺牲,众人态度有所松动。终于,在汤文璟的劝说下,石明喜谅解了程樯,重回公安局。公安局众人开始寻找军火情报泄露的根源,最后发现妓女周雅露泄露情报的可能性非常大,赵麓为带队赶到妓院,可是周雅露已不知所踪。金宇轩再次联系滨江组,要求滨江组准备好四百根金条,继续交易剩下的军火。为了稳妥起见,不让军火再次落到共产党手中,宋红菱决定向总部申请金条。滨江组在与金宇轩约定的地点埋伏好,准备伺机抓捕金宇轩。金宇轩如约前来,轻而易举地拔除了宋红菱埋伏下的人马。

  • 押送金条的是长春站站长韩秋池的弟弟韩秋水,他向宋红菱哭诉,金条被土匪崔大棒子所截,恳求宋红菱看在他哥哥的份上,一定要向总部澄清此事,保他一条性命。为了追回金条,杨景修绑架了崔大棒子的儿子崔小棒子,逼迫其交出金条,可是他们发现,其实金条是被韩秋水私吞。宋红菱带崔大棒子来到长春,调查金条案。韩秋池向宋红菱表示,如果真是韩秋水侵吞了金条,他一定大义灭亲。不料作为证人的崔大棒子突然被杀,而嫌疑人韩秋水也在韩秋池的追捕中身亡,整个案件破朔迷离。韩秋池家的保姆忽然找到宋红菱,恳求她救自己一命。在小保姆的带领下,宋红菱看见了假死的韩秋水,可是无奈势单力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开车离去。宋红菱意识到,原来这一切,不过是韩秋池在自己面前演的一场戏,金条一案,牵扯甚广。心力交瘁的宋红菱回到哈尔滨就病倒了,这让深爱她的杨景修心痛不已。汤文璟在日本开拓团的资料里,发现了金宇轩的妻子叫武田惠子,她有一个弟弟武田次郎,目前正被关押在日军战俘营中。程樯立即赶往战俘营,寻找武田次郎,却被告知武田次郎已死。

  • 看到病倒的宋红菱,杨景修心痛又心急,长春的事情,他没有办法替宋红菱分忧,距离金条交易的日子越来越近,他能做的,只有尽快制定出一个完全的方案,在没有金条的情况下,抓住金宇轩,取得军火。就在杨景修布置妥当,等待金宇轩上钩时,他没有想到,他等待的金宇轩,此时正在公安局的审讯室里。金宇轩爱财如命,始终不吐口军火的下落,这让程樯感到有些束手无策,赵麓为建议用假文件诱骗金宇轩上钩,可程樯不屑为之。几轮审判过后,金宇轩仍没有松动的迹象。国民党军队进攻到了距离哈尔滨只有三天路程的陶赖昭,为了保存实力,哈尔滨城内的党政机关准备陆续外迁,以避其锋芒。

  • 随着国民党的逼近,哈尔滨城内的形势越发复杂,宋博洋决定让两个女儿到乡下暂避,宋红菱以家国大义,说服宋博洋让自己留下,而宋玉菡也因爱恋程樯,决定留在哈尔滨。临时建立的野战医院,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共产党伤员的救治困难问题,在救治过程中,一个个朴实的共产党战士,打动着宋红菱的医者之心,程樯和宋红菱之间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

  • 金宇轩爱财如命,虽然感激程樯将妻子的临终遗物交还自己,但仍不愿意交出军火坐标。程樯无奈之下,将金宇轩送至市监狱关押。对于是否杀大岛一事,宋红菱的内心十分纠结,最终还是决定相信大岛的说辞,相信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哈尔滨城内人心惶惶,杨景修背着宋红菱,召集滨江组,组织和唆使哈尔滨的敌对势力,大肆制造暴力事件。留守在哈尔滨的公安战士,迅速果断地反制了各种破坏活动。杨景修一意孤行,刺杀了一名中共高官,这让宋红菱非常愤怒,指责杨景修是在制造恐怖,而杨景修则认为这是宋红菱的妇人之仁,他担心宋红菱因为程樯的关系,对共产党的态度已产生了微妙变化。面对杨景修的指责,宋红菱发现,来到哈尔滨后经历的一切,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消磨了她刚加入国民党时的热血信仰。军火交易仍然要进行,杨景修探听到金宇轩很有可能被关押在市监狱,他们决定要营救金宇轩。宋红菱派出两个特务,大肆在监狱里宣扬共产党在撤离哈尔滨前,会屠杀监狱中的犯人,造成监狱中人人恐慌。洪宝奎等人不愿坐以待毙,一场监狱暴动正在迅速酝酿成型。

  • 程樯用自己的无畏和以诚相待,终于平息了暴动,可是滨江组特务已经趁乱将金宇轩救出,同时逃脱的,还有穷凶极恶的流氓头子洪宝奎。宋红菱和杨景修在监狱外等待接应金宇轩,不料却被追击而来的吴峥看见了车牌号。宋家的车出现在监狱外,这让程樯觉得非同寻常。他迅速赶到医院,却见宋红菱一脸疲惫地从手术室出来,手上还裹着纱布。宋红菱支支吾吾的透露出,杨景修猜疑她和程樯的关系,而自己的手就是为此所伤。而在餐厅,佯装喝醉的杨景修,充满醋意地与程樯大打出手,并假装发现自己停在餐厅外的车被人偷走,勉强应付了程樯的怀疑。成功越狱的金宇轩,再次联系宋红菱,称交易继续,时间地点将会另行通知。杨景修腰部受伤,宋红菱坚持不让杨景修再睡沙发。杨景修抱着被子去客房睡觉,却被宋玉菡发现,俩人只得将错就错,继续上演夫妻不和的戏码。宋玉菡怀疑,姐姐姐夫的感情不和与程樯有关。在程樯的办公室里,宋玉菡无意中发现了姐姐在莫斯科的照片,这说明宋红菱和程樯很早之前就已相识,可是姐姐隐晦不明的态度,让宋玉菡愈发怀疑两人的关系。

  • 公安局答谢舞会的邀请函送到了宋家,为了破除外界对于宋红菱杨景修夫妻感情不合的传言,宋博洋决定全家出席。洪宝奎正与弟兄们喝酒,庆祝自己劫后余生,金宇轩忽然闯入,拿出两根金条,要求洪宝奎跟自己一起做一桩大买卖,同时全力寻找自己不慎走失的女儿。见钱眼开的洪宝奎,欣然应允。杨景修听从宋玉菡的建议,给宋红菱买了一件晚礼服,为他误解了宋红菱和程樯的关系赔罪。可是宋玉菡发现,姐夫买的居然是低胸的款式,他甚至不知道宋红菱的胸前有一块胎记,这让她对两人的关系充满了疑惑。借着采访机会,宋玉菡询问了程樯与宋红菱是否早就相识,可是程樯的矢口否认,让宋玉菡确认两人不仅早就认识,而且现在心中还有着对方。宋玉菡向姐姐直言,自己已爱上程樯,宋红菱极力阻止,姐妹俩不欢而散。市委的答谢舞会顺利举行,宋家四人衣着光鲜地出现在舞会现场,宋玉菡主动向程樯邀舞,却被程樯以任务在身为由婉拒。正尴尬之时,前线传来战报,共产党已成功策反了国民党184师,舞会现场一片欢腾,宋玉菡冲上主席台,大声宣布自己要加入中国共产党。

  • 从舞会被带回宋家后,宋玉菡就被宋博洋禁了足。宋玉菡向程樯求救,看到程樯对此无动于衷,着急的吴峥私自来到宋家,准备带走宋玉菡。在帮宋玉菡收拾行李时,吴峥无意中发现了宋红菱藏在房间里的电台。结合上次在监狱外出现的汽车,宋红菱的身上已经接连出现了两个疑点,这让程樯不得不对宋红菱展开调查。杨景修及时发现了电台的暴露,告诫宋红菱,程樯随时会来探查电台的情况,让她做好应对的准备。宋红菱立即向南京申请无线电静默,并主动告诉前来试探的程樯,她家有一台红十字会配发的电台。这与程樯调查的结果一致,而且也未监听到宋家附近有电台活动的迹象,但是他心中的疑云却无法消散。监狱暴动同样疑点重重,程樯经过调查发现,洪宝奎煽动了监狱暴动,而在洪宝奎的背后,很有可能就是国民党特务,只有找到了洪宝奎,才能真相大白。从一个小混混口里,程樯得知洪宝奎最近跟一个大老板交往极密,而这个大老板姓金,很有可能就是金宇轩。于是程樯借着取缔烟馆妓院的行动,全城搜捕洪宝奎。

  • 虽然共产党在全城搜捕,但是金宇轩还是决定继续交易。因为总部特批金条还未找回,宋红菱为了完成任务,只得瞒着宋博洋私自挪用了宋家金条,打算得到军火坐标后再抢回金条,以及金宇轩的命。为了这次交易,双方都精心布局,滨江组在交易地点附近埋伏了大量人手,可是洪宝奎按照金宇轩的指示,一一拔除了埋伏的特务。金宇轩得到了安全信号,放心地走向交易地点。正当他想要进门,一阵熟悉的铃铛声,让他猛然停下了脚步。金宇轩的女儿叫金玲,自小身上就挂着一串铃铛,从日伪撤退时她不慎与父母走散,之后就一直流浪街头,被人贩子强迫以偷盗为生。金宇轩慌忙回头,果然看见他的金玲正在被一个被偷包的女人追。金宇轩跟着跑了几条街道,眼见马上就要追上了,不想石明喜等人突然出现,抓住了人贩子,把金玲在内的流浪儿也一道带回了公安局。程樯把流浪儿们送往教堂安置,看见金玲眼睛不好,就带金玲去博洋医院看眼睛。金宇轩闯进教堂,却没有发现女儿的身影。

  • 看到被拐卖的孩子们,程樯决定要整顿秩序、抓捕哈尔滨的人贩子。在行动过程中,石明喜从人贩子的口中得知,洪宝奎正在满世界找一个叫金玲的小女孩。联想到洪宝奎最近和金宇轩在一起,程樯断定,这个叫金玲的女孩正是金宇轩的女儿。在教堂寻找女儿未果,金宇轩悄悄潜进了公安局,找到了金玲的衣服,并逼问警察金玲的下落。程樯正带着金玲在医院治眼睛,接到局里来的电话,他判定自己身边的这个小女孩,就是金玲,而金宇轩一定已经在来博洋医院的路上。程樯立即让自己的司机将金玲送走,并布置了在医院四周的埋伏,等待金宇轩的到来。同时,他以医院危险为由,让宋红菱赶紧回家,到家后别忘了给他打个电话。可是没想到宋红菱偷听了程樯的电话。离开医院后,宋红菱让杨景修马上来医院,一定要避免金宇轩被共产党抓住,而自己则匆匆追赶程樯的司机,将金玲抢走,送到了滨江组。一切完成后,宋红菱来到腊肠店,给父亲买了一些腊肠作为掩饰。金宇轩果然出现在了博洋医院,杨景修示警,让金宇轩得以及时逃脱。杨景修回到滨江组,核实了金玲的身份,不由得心中大喜。

  • 金玲的意外被截,让程樯懊恼异常,他判断医院中有间谍,宋红菱也有这个嫌疑,而且宋红菱到家的时间比平常晚了二十分钟。正当他在思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宋红菱居然都没有来电话询问情况时,宋红菱也猛然意识到了自己的破绽,赶忙开车去公安局假装了解情况,对于晚到家二十分钟,宋红菱的解释是顺道给父亲买了腊肠,程樯亲自去腊肠店核实了真假,可是还是埋下了怀疑的种子。杨景修担心宋红菱对金玲的牵挂,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私自决定把金玲藏到土匪赵保全的山寨中去,许诺事成之后给钱、收编。赵保全正是妓女周雅露的二叔,为了躲避赵麓为的追捕,周雅露正躲在山寨里,这一切都被她看在眼里。视财如命的周雅露意识到,这是一个发财的好机会。于是联系赵麓为,想要高价卖出情报,不想却被赵麓为带回了公安局。经过审讯,程樯终于知道了金玲的下落。面对一个有两三千人的土匪山寨,程樯犯了难,强攻的话人手不够,巧取也没有合适的方法,无奈之下的程樯决定独自上二龙山。

  • 金宇轩的突然闯入,让宋红菱意识到,她的工作已经给宋家带来了极大的危险。为了让宋博洋能够离开暂避,宋红菱被迫向宋博洋坦白了自己跟杨景修的军统身份。已经因为战争失去了一个儿子的宋博洋,要求宋红菱退出军统,跟他一起去美国,否则他哪里都不会去。程樯独自上二龙山的土匪山寨营救金玲,得了杨景修金条的土匪,拒不交出金玲。面对土匪的重重包围,程樯掏出了一摞地契,原来这些土匪都是因为没有了地,才被迫上山落草。要回了自己家土地的土匪,纷纷放下刀枪,打算散伙回家,不再过担惊受怕的日子。就这样,得益于共产党的土地政策,程樯不费一兵一卒,成功带回了金玲。杨景修正准备带着金条去山寨领回金玲,却得知金玲已经被程樯带走了,惊怒异常。他和宋红菱决定利用金宇轩救女心切,趁着金宇轩还没有得到消息,尽快进行交易,继续以金玲诱骗金宇轩出现。程樯也意识到了滨江组的意图,及时登出了金玲被共产党解救的消息。看到报纸的金宇轩,主动和程樯联系,希望能够要回女儿。程樯不愿用一个八岁的小姑娘来交换军火,独自带着金玲与金宇轩见面。

  • 程樯把金玲送回了金宇轩身边,虽然这次放过了金宇轩,但是程樯对金宇轩的追捕仍在进行,并以此为契机,率先在哈尔滨建立了户籍制度,普查了近七十万的人口,但是却没有找到金宇轩的线索。以为军火已经落入共产党之手的滨江组,转为以毁掉共产党的军火为目的,为了配合这次行动,宋红菱向总部申请了部队增援,伺机强夺军火,她意识到,自己很有可能要与程樯正面冲突了。正在此时,被共产党的普查制度逼得快藏不住的金宇轩,也迫切想要尽快完成交易拿到金条,带着女儿离开哈尔滨。他联系宋红菱,让她在五天内准备好金条,继续交易。杨景修将信将疑,而宋红菱凭着对程樯的了解,相信金宇轩说的是真话。宋红菱的校长病危住院,宋红菱和程樯前来探望,校长的一番话让宋红菱开始思索自己的方向。程樯从山寨救走金玲以后,土匪得了地,纷纷回乡,山寨解散了。没有了安身之所的周雅露,以杨景修的特务身份,敲诈宋博洋。为了保护宋红菱,宋博洋要求她马上离开哈尔滨,可是宋红菱坚持要完成任务,恳求宋博洋再给她三天时间。

  • 周雅露贪得无厌,继续敲诈宋博洋,却不想杨景修偷听到了这个电话。周雅露被杨景修追杀,被路过的石明喜所救,带回公安局。为了保命,周雅露对程樯交代了杨景修的身份。程樯向宋博洋求证时,宋博洋却矢口否认自己跟周雅露见过面,这让程樯基本确认了杨景修的特工身份,对宋红菱身份的怀疑也越来越深。但宋红菱在校长葬礼上一番掷地有声的发言,让程樯意识到,不论宋红菱的身份如何,都是可以争取的。回忆起与宋红菱在莫斯科的美好过往,程樯不愿面对宋红菱可能是国民党特务这个事实,但是职责所在,他必须得同宋红菱谈谈,他俩相约第二天在教堂见面。就在宋红菱和杨景修为身份暴露的事情焦头烂额之时,金宇轩却来催促交易。为了完成任务,宋红菱以离开哈尔滨为条件,请求宋博洋拿出交易所需的金条。一边是滨江组为了军火,已经死了太多的人,必须要拿到军火,一边是程樯约自己第二天见面,结果未卜。宋红菱思前想后,决定让杨景修独自带着金条离开宋家。

  • 杨景修带着金条离开宋家,准备与金宇轩交易。在路上,杨景修回忆起出门前宋红菱的反常举动,猛然意识到宋红菱肯定隐瞒了什么,他从上衣口袋里找到了宋红菱留给自己的信,知道了今天的交易是假,而宋红菱已经独自去见程樯了。面对目前的状况,宋红菱已趋于崩溃,在杨景修出门后,她把宋博洋绑在椅子上,逃出了家门,打算跟程樯坦白,与他同归于尽。关键时刻,杨景修冲进教堂,带走了宋红菱。女儿的一意孤行,让宋博洋惊怒交加,病发住院,他收回了之前承诺的金条。程樯指示吴峥,借探望之机,在宋家安装监听器,以证实杨景修和宋红菱的身份。杨景修和宋红菱发现了装在客厅和餐厅的窃听器,两人意识到情况已经愈发严峻,必须尽快完成交易,离开哈尔滨。可是宋博洋已经收回了金条,迫于无奈,宋红菱只得答应宋博洋的要求,离开哈尔滨,而杨景修拿着金条,完成交易后,再与宋红菱汇合。由于宋红菱一直在向总部反映韩秋池韩秋水的金条舞弊案,倍感压力的韩秋池,找到了藏匿在外的韩秋水,让他去趟哈尔滨,彻底了结金条案。

  • 程樯已经监听了宋家几天,但是一无所获,程樯分析,杨景修已经觉察到自己被监听,采取了防范措施,他对杨景修和宋红菱的怀疑越来越深。为了拿到交易的金条,宋红菱只得答应宋博洋,乘坐下午的火车离开哈尔滨,由杨景修带着金条去交易。金宇轩打电话到宋家,与宋红菱谈交易的时间和地点,宋红菱告知金宇轩她已被监控,交易的时间和地点由滨江组确认之后,再通知金宇轩。为了让宋红菱安全离开哈尔滨,宋家故布疑阵,引开公安局的监控,宋红菱告别宋博洋,登上了离开哈尔滨的火车,可是没想到,这竟是她与宋博洋的最后一面。杨景修来到宋家取金条,没想到宋博洋怕担上资助国民党的责任,突然反悔。正在争执之时,韩秋水带人闯入,欲杀宋红菱灭口。宋博洋中弹身亡,杨景修逃脱,宋玉菡因为加班未归幸免于难。宋红菱在火车上,思虑良久,想到为了军火付出的一切,她最终决定要善始善终,返回哈尔滨完成她的任务。不想,刚回到滨江组,韩秋水就带人闯入,逼问杨景修的下落,欲杀宋、杨两人灭口。无奈之下的杨景修,只得向程樯坦白了自己的身份。

  • 杨景修以彻底暴露自己为代价,请程樯帮他救出宋红菱。众人担心这是杨景修的圈套,可是程樯还是决定救人要紧。吴峥带领行动队闯入滨江组,韩秋水挟持宋红菱从密道逃出,被守在出口的杨景修击毙。吴峥听闻枪声赶来,杨景修在吴峥面前演了一出戏,让其误以为,宋红菱并非国民党,而是被他拖累的。第二天,吴峥对程樯复述了当时的情形,大家基本认同,宋红菱是无辜的,但是程樯的心中还是存在着一丝隐隐的不安。宋博洋的死,对宋红菱和宋玉菡的打击巨大,宋玉菡怨恨姐姐,觉得是因为姐姐,才让宋家落到今天的田地,但是她同宋红菱之间的亲情,让她不忍揭发姐姐的真实身份。宋玉菡在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里左右为难、备受煎熬。在报社中,同事的指指点点,让宋玉菡愈发苦闷,只得去医院找吴峥,希望能够得到一些安慰。而宋红菱也几临崩溃,父亲的死,宋家满门被杀,全都是因她而起,而为了掩护她,杨景修彻底暴露了身份。宋红菱被压力和悔恨包围,父亲葬礼过后,在程樯面前大哭了一场。综合吴峥的所见和宋红菱的表现,程樯等人觉得,宋红菱确实是被杨景修拖累。

  • 经历了家庭巨变,纠结于是否要告知程樯自己姐姐的特务身份,宋玉菡无助又焦灼。她听从了吴峥的建议,打算去延安加入鲁迅文学社。杨景修潜回宋宅见宋红菱,被宋玉菡撞见,惊怒交加的宋玉菡,拿着父亲的手枪,把枪口对准了杨景修。杨景修趁其不备,夺枪离开。面对妹妹的质问,宋红菱只得告诉妹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但是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把枪口对准妹妹,姐妹俩抱头痛哭。公安局迎来了支援哈尔滨的干部团,程樯召集大家一起商量哈尔滨的城市治理问题,其中一个叫做朱先庆的年轻人提出了城市联防制度,吸引了程樯的注意,他被程樯委任为治安科科长。金宇轩带着女儿藏在洪宝奎的大姑家,等待与杨景修交易。金宇轩出门时,独自在家的金玲被狗咬了,大姑担心金宇轩怪罪,慌忙带金玲来到博洋医院处理伤口,大岛之前给金玲看过眼睛,正巧路过,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程樯。程樯了解情况后,判断金宇轩必然藏身在博洋医院附近的区域,吴峥带领行动队,对相关区域展开了突击搜查,终于发现了企图带着金玲逃走的金宇轩。金宇轩恳求吴峥给自己最后几分钟,与金玲告别。

  • 吴峥的死让全局上下陷入了悲痛之中,而他异常的背部中枪,让石明喜等人开始怀疑,是否公安局内部有敌人的卧底。宋玉菡闻讯赶来,程樯把吴峥没来得及送出的情书交给了她。杨景修拿着宋红菱给的金条,和金宇轩约在玄黄茶楼交易,就在杨景修即将拿到军火坐标时,一群陌生人持枪冲进了房间,金宇轩跳窗逃走。来人是国民党新编第二十七军军长楚鹏飞,被派到哈尔滨,是为了招兵买马,伺机颠覆共产党在哈尔滨的领导。杨景修因为楚鹏飞扰乱了自己的军火交易,心中愤懑。在楚鹏飞分析了目前的局势和自己的行动方向后,杨景修放下心中芥蒂,决定与其联手。除了重新联系金宇轩,进行军火情报交易外,两人密谋,要动摇民众对共产党的信任,以图扰乱哈尔滨的秩序,最终带部队攻进哈尔滨。大量的灾民在国民党特务的唆使下,涌进哈尔滨,这对本来物资供应就极为紧张的共产党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程樯只得向宋红菱求助,希望哈尔滨商会能够借粮,以解燃眉之急。宋玉菡通过了共产党的审查,即将前往延安。在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终于将宋红菱的军统特务身份告诉了程樯。

  • 程樯请共产党在长春站的卧底尽快查清宋红菱的身份,终于在一份伪满特务机关遗留的文件中,证实了宋红菱是军统特务这一身份。程樯心中的不安终于得到了验证,他亲自前往宋家,准备抓捕宋红菱。就在程樯准备向宋红菱说出来意时,一个被宋红菱救治过的小战士的父母来访,感谢宋红菱在自己儿子受伤期间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这让程樯看到了宋红菱良善的内心,他觉得这样的人,即使是敌人,也是可以争取的。程樯离开宋家,并未逮捕宋红菱,并押上了自己全部的政治生命,恳求钟书记暂不逮捕宋红菱,再给她一次机会。可是,程樯在宋家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表现,让宋红菱敏锐地意识到,程樯已经确认了她的身份,趁着程樯还未采取行动,她必须要立刻离开哈尔滨。宋红菱约宋玉菡在咖啡馆见面,宋玉菡内心十分挣扎,纠结是否要告诉姐姐,程樯已经知道了宋红菱军统特务的身份,可是她终究没能说出口,眼睁睁地看着姐姐离开。

  • 苏联援粮抵达哈尔滨,解决了公安局的燃眉之急,全局上下一片欢腾。总务科科长杜运来为了犒劳大家,给大家改善了一顿伙食,没想到,程樯大为光火,觉得还有那么多灾民等着救济,局里却还吃了这么多粮食,严厉批评了杜运来。而之后发生的一件事,更让程樯大发雷霆,杜运来为了给儿子治病,偷拿了五斤黄豆。程樯把杜运来关了禁闭,要求他做深刻的检查,又羞又愧的杜运来开枪自杀,这一切,在宋红菱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让她严肃地思索共产党和国民党的差别。楚鹏飞企图用灾民来打击共产党在哈尔滨的威信,不想却被宋红菱开仓放粮化解了,这让楚鹏飞非常恼恨。一计不成,再生一计,楚鹏飞决定直接暗杀程樯。因为石明喜对程樯的保卫工作非常周全,特务没法找到下手的时机,楚鹏飞以宋玉菡要挟宋红菱,逼迫她带着特务潜进程樯的宿舍,暗杀程樯。杨景修不忍如此对待宋红菱,但是迫于楚鹏飞的强势,也无可奈何。三个特务,伪装成灾民代表,在宋红菱的带领下,顺利进入了公安局宿舍大楼。宋红菱借着去车里取东西之由,离开了宿舍楼。

  • 宋红菱将宋玉菡送到公安局门口,宋玉菡不舍得姐姐,想让宋红菱跟她一起去延安。宋红菱答应宋玉菡,不再给国民党做事,但是也不会去延安,两姐妹依依惜别。宋红菱的不合作,使得刺杀程樯的行动失败,南京方面派出行动组,要对宋红菱执行家法。宋玉菡即将离开哈尔滨前往延安,共产党和国民党都判定宋红菱会前往送行,两波人马都埋伏在火车站,等待宋红菱的出现。就在大家都以为宋红菱不会出现时,宋玉菡在火车座位上,发现了宋家的全家福,她知道这是姐姐来给她送行了。汤文璟发现了宋红菱的行踪,穷追不舍,国民党的执行家法小组也追了上来,宋红菱与汤文璟联手对敌,汤文璟中枪,情况危急。埋伏在高处的杨景修,本应该趁机杀死宋红菱,但最终还是暗中帮助宋红菱,杀死了国民党的行动组。程樯赶来,宋红菱被捕。汤文璟的伤势严重,程樯让宋红菱为其做手术。

  • 楚鹏飞和金宇轩见面,交易军火的情报。楚鹏飞只带来第二批军火的金条,称若无问题,第二天再继续交易第三批军火。并且,威胁金宇轩带他们去军火的埋藏地点,一定要挖出军火,才会放金宇轩离开。第二批军火顺利挖出,金宇轩带着金条离开。但是鉴于楚鹏飞的所作所为,金宇轩觉得此人不可信任,若要继续第三批军火的交易,恐怕到时候无法全身而退。他想见好就收,想放弃第三批军火的交易,但是洪宝奎不肯就此收手,与金宇轩产生冲突,金宇轩中枪身亡。金玲久等金宇轩不来,按照爸爸之前的嘱托,把金宇轩留下的托孤信,交给了程樯。汤文景可怜金玲这么小就成了孤儿,希望能够收养金玲。程樯按照金宇轩信上的指示,找到了第三批军火,把军火临时安置在北满钢厂,等待交接部队。为了不泄露军火情报,程樯下令,整个公安局戒严,禁止人员出入。朱先庆探知了军火的情报,但是苦于无法传递情报。楚鹏飞与朱先庆失去了联系,他感觉到了公安局不寻常的气氛,判断这可能与第三批军火有关,下令要抓紧时间,赶在共产党交接部队到来之前,在哈尔滨发起暴动。

  • 宋红菱来到公安局自首,告诉程樯,楚鹏飞的人马已经在城外集结,准备趁乱攻打哈尔滨。程樯告诉宋红菱,共产党所做的一切跟宋红菱的理想是一致的,希望宋红菱能够站到共产党这一边,宋红菱只是默默地把程樯在恋爱时送给自己的胸针还给了他。朱先庆发现了宋红菱,他执行楚鹏飞清理门户的指令,设计将其杀害,并将现场伪装成宋红菱割腕自杀。幸好守卫发现及时,宋红菱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程樯等人仔细分析了现场,判断宋红菱其实并非自杀,凶手另有其人,最终认定有这个作案可能的,只有朱先庆一人。朱先庆意识到自己已经暴露,跳楼摔死。楚鹏飞派出杀手前往博洋医院,要置昏迷中的宋红菱于死地。不想,杀手被汤文璟发现,危急之时,宋红菱醒来。从杀手的口中,她们知道了楚鹏飞的暴动会在第二天的七点准时发起,而楚鹏飞的指挥部就藏在城东的一座化工厂内。为了不让城内无辜的百姓受到牵连,宋红菱决定即使赔上自己的性命,也要阻止楚鹏飞。汤文璟及时将情况报告了程樯,但是程樯面临手中无兵的状况,守卫军火的部队和城防部队一个都不能动。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公司介绍 新闻动态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爱奇艺实验室 开放平台 爱奇艺号认证 爱奇艺作者中心 帮助中心 侵权投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