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生死连 电视剧 热度 1737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四川卫视

更新时间:每日24:00 两集连播

类型:剧情 /战争

导演: 李印

简介: 这是抗日战场上关于英雄连队的故事。河北沧州剃头匠武十三因杀妻之仇而誓要当兵杀日本鬼子。投军途中误入战场,被八路军救后参军入伍。五一大扫荡开始,武十三所部与大部队失去联系,他们边打边退,突出重围后,武十...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40/共4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41年春,河北武强机敏聪慧有义气的剃头匠武十三在一次剃头打擂中,因为打擂前惩治当地的恶霸王二狗耽误了比赛时间,正当他赶到比赛现场火急火燎开始比试时,武十三的妻子秀儿在家中左等右等等不到武家父子回来吃饭,决定拿着篮子去比试现场。这边武强最新的日本驻军指挥官中村正雄刚刚到达武强,国军的杀手隐藏在围观的人群中,准备刺杀。可惜,国军的刺杀行动失败,残忍的中村将在场的老百姓通通射杀,而秀儿就在人群中。当武十三这边剃最后一刀时,刺耳的枪声穿破了晴空。秀儿死后,武十三一心想要报仇,一次去酒楼给日本人剃头的时候,杀了一个日本人和一个伪军,而武父为了替武十三顶罪,死在了中村的枪下。义兄章良为了完成干爹武父临终的托付,保护好武十三这个武家最后一根独苗,要将武十三送到保定叔叔家继续过生活。但武十三此时哪里还过平静的日子,为报仇决定投奔国军,章良一路追赶武十三。武十三赶着驴车误打误撞进入国军39军袭扰日军的伏击阵地,因驴车无意引爆地雷而导致日军察觉,战斗提前开火,国军损伤惨重,武十三也被炮弹震晕过去。

  • 前来营救的八路军冀中军区独立团赶到战场的时候已经是一片焦土了,军医丁灵将昏迷的武十三救起,带回阵地医院。交战中,武十三和他的驴车被日军随军记者拍下照片,为了趁势宣传“中日亲善”和“大东亚共荣圈”中村将这些照片和唐金荣投诚的消息一起登在报纸上,武十三成为日本人的“良民”被大肆宣传。章良凭借着自己曾经的军人素养,找到了武十三,正要将他强行带离独立团时,独立团史政委无意中发现阵地医院里的受伤平民武十三竟然是日军报纸上宣传的“良民”,下令将武十三、章良关押起来,关团长认为这只是日本人的借题发挥而已,曾经是武十三剃头徒弟小山子也极力证明武十三的清白,但敌工科的干事以“特殊时刻,谨慎对待”的理由,执意关押武十三。与此同时,国民党中统驻冀察战区主任正在策划一次锄奸行动,他下令要除掉“良民”武十三。华北日军将平汉、津浦两条铁路线之间的冀中地区作为讨伐重点,中村大佐袭击冀中军区独立团驻地,一发炮弹正冲着关押着武十三和章良的房间,章良听到了弹道的声音,踹门逃出。

  • 日军见久攻不下,暂时撤退,关团长听说了武十三、章良在战场勇猛杀敌的事情,对他们很感兴趣,丁灵也开始对武十三刮目相看。暂时解除嫌疑的武十三在医院休养,章良执意要拉武十三去保定,武十三拗不过只能跟随,就在溜走的路上,武十三救了丁灵,却失手杀死了被看押的日军俘虏。敌工科的领导再次怀疑武十三是奸细,杀人灭口,将武十三和章良再次关押。鲁小猛在日军医院醒来后,大骂唐金荣质问他为何投降,唐金荣劝鲁小猛这么做都是为了保住兄弟们的命,而且鲁母也被接了过来,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家人考虑,鲁小猛见大势已去,只能在鲁母面前保证即使自己做了伪军也不会沾中国人的血。章良见势头不好,趁着丁灵给武十三查看伤口的时候,打晕看守的门卫跑了。跟随上司唐金荣投降日军并被整编为皇协军中队长的鲁小猛整日闷闷不乐,在日本人面前忍辱负重。正在此时他们接到了中村让皇协军打头阵进攻八路军的命令。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41年春,河北武强机敏聪慧有义气的剃头匠武十三在一次剃头打擂中,因为打擂前惩治当地的恶霸王二狗耽误了比赛时间,正当他赶到比赛现场火急火燎开始比试时,武十三的妻子秀儿在家中左等右等等不到武家父子回来吃饭,决定拿着篮子去比试现场。这边武强最新的日本驻军指挥官中村正雄刚刚到达武强,国军的杀手隐藏在围观的人群中,准备刺杀。可惜,国军的刺杀行动失败,残忍的中村将在场的老百姓通通射杀,而秀儿就在人群中。当武十三这边剃最后一刀时,刺耳的枪声穿破了晴空。秀儿死后,武十三一心想要报仇,一次去酒楼给日本人剃头的时候,杀了一个日本人和一个伪军,而武父为了替武十三顶罪,死在了中村的枪下。义兄章良为了完成干爹武父临终的托付,保护好武十三这个武家最后一根独苗,要将武十三送到保定叔叔家继续过生活。但武十三此时哪里还过平静的日子,为报仇决定投奔国军,章良一路追赶武十三。武十三赶着驴车误打误撞进入国军39军袭扰日军的伏击阵地,因驴车无意引爆地雷而导致日军察觉,战斗提前开火,国军损伤惨重,武十三也被炮弹震晕过去。

  • 前来营救的八路军冀中军区独立团赶到战场的时候已经是一片焦土了,军医丁灵将昏迷的武十三救起,带回阵地医院。交战中,武十三和他的驴车被日军随军记者拍下照片,为了趁势宣传“中日亲善”和“大东亚共荣圈”中村将这些照片和唐金荣投诚的消息一起登在报纸上,武十三成为日本人的“良民”被大肆宣传。章良凭借着自己曾经的军人素养,找到了武十三,正要将他强行带离独立团时,独立团史政委无意中发现阵地医院里的受伤平民武十三竟然是日军报纸上宣传的“良民”,下令将武十三、章良关押起来,关团长认为这只是日本人的借题发挥而已,曾经是武十三剃头徒弟小山子也极力证明武十三的清白,但敌工科的干事以“特殊时刻,谨慎对待”的理由,执意关押武十三。与此同时,国民党中统驻冀察战区主任正在策划一次锄奸行动,他下令要除掉“良民”武十三。华北日军将平汉、津浦两条铁路线之间的冀中地区作为讨伐重点,中村大佐袭击冀中军区独立团驻地,一发炮弹正冲着关押着武十三和章良的房间,章良听到了弹道的声音,踹门逃出。

  • 日军见久攻不下,暂时撤退,关团长听说了武十三、章良在战场勇猛杀敌的事情,对他们很感兴趣,丁灵也开始对武十三刮目相看。暂时解除嫌疑的武十三在医院休养,章良执意要拉武十三去保定,武十三拗不过只能跟随,就在溜走的路上,武十三救了丁灵,却失手杀死了被看押的日军俘虏。敌工科的领导再次怀疑武十三是奸细,杀人灭口,将武十三和章良再次关押。鲁小猛在日军医院醒来后,大骂唐金荣质问他为何投降,唐金荣劝鲁小猛这么做都是为了保住兄弟们的命,而且鲁母也被接了过来,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家人考虑,鲁小猛见大势已去,只能在鲁母面前保证即使自己做了伪军也不会沾中国人的血。章良见势头不好,趁着丁灵给武十三查看伤口的时候,打晕看守的门卫跑了。跟随上司唐金荣投降日军并被整编为皇协军中队长的鲁小猛整日闷闷不乐,在日本人面前忍辱负重。正在此时他们接到了中村让皇协军打头阵进攻八路军的命令。

  • 章良在阵地上看到了战场中的武十三,他疯了似的冲出战壕,关团长也下令冲锋,打退了日军又一次攻势。而在战场上章良搏杀时,认出了鲁小猛,他们曾经和武十三的二哥是在国军里拜把子的兄弟,章良和鲁小猛都傻了。武十三把捡回来的枪送给了丁灵,丁灵第一次认真打量起眼前的大男孩,发现他除了小聪明外还是有一份男人的担当。因为武十三他们及时通报,独立团才免于遭灭顶之灾,关团长将武十三身份嫌疑彻底解除。日军虽然暂时撤退了,但中村下令将独立团围住,准备困死独立团。关团长一筹莫展,准备让战士们誓死突围。武十三为了报独立团的救命之恩,求章良想办法把独立团带出包围,章良也被战场上拼死搏杀的独立团的兄弟所感动,找鲁小猛想办法在他的防区放独立团所有人通过。由于独立团在一夜之间消失,中村气急败坏之下,把守卫的三个伪军枪杀了,看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死在自己面前,鲁小猛捏紧了拳头。

  • 武十三面临手刃仇人中村的机会时,为了不伤及无辜而放弃。而中村认出了面前的剃头匠正是报纸上的“良民”,重重奖赏了武十三,并要在第二天召开嘉奖大会。本想连夜出城的武十三,因为电池还没有拿到,所以只能第二天去参加嘉奖大会。可他不知道国军的锄奸队正在摩拳擦掌准备第二天杀了他。武十三和小山子在嘉奖大会上伺机溜走,却因为守卫森严无奈只能等结束,就在这时国军杀手出现,武十三和小山子机敏躲过,人群噪乱。武十三正准备走的时候,看到了台上的中村和手中的枪,趁乱开了一枪打中了中村的手臂,而他转身想走的时候,国军的杀手用枪顶住了武十三,危机当头章良出现,救下武十三。三人用计换了日军的衣服走到城门正要出城是,因为衣服上的血迹,被守军识破,为了掩护武十三和章良,小山子受伤被活捉。逃出城的武十三跑回独立团报信,为了营救小山子,章良悄悄回到了城里找到鲁小猛,秘密商议如何劫人。正在这时,鲁小猛接到命令:中村有急事约见鲁小猛。在中村的询问中,鲁小猛找借口推脱责任。

  • 出外给小山子打水的章良察觉,有鬼子跟踪。章良告诉武十三,想必是中村设了计,想要通过他们找到独立团的位置。武十三和章良决定不如将计就计,武十三发挥跑得快的优势,从小路赶回独立团报信,让关团长在老吉牙隘口设伏,章良自己带着鬼子瞎转,一个时辰后引着鬼子进入伏击圈。武十三飞奔去独立团报信。关团长推测日军此次兵力一定不小,独立团估计吃不掉,当即联络附近的一支国军队伍,商议两方人马各自埋伏在老吉牙隘口两侧,伏击中村大队。关团长的计划得到了国军的响应。此时,武十三就地向关团长申请加入八路。关团长本来就希望武十三能加入八路军。但此刻战事紧急,关团长告诉武十三:打仗可不是闹着玩,让武十三最好再慎重考虑一下。武十三已经想清楚了:只有八路军才是真正跟鬼子干的团队,这样他才有为父为妻报仇的机会;同时选择加入八路,也是为了兑现跟小山子的承诺。

  • 虽然老吉牙隘口伏击战堵缺口行动中,武十三立了功,但因为擅自拿了军需库老包浆的子弹和衣服被罚抄三大纪律八项主义。丁灵看出了他的不愿意,骗他这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比三国还好看。可第二天一早,丁灵本来拿了吃的来看武十三,但看着打着瞌睡,脸被毛笔画的乱七八糟的武十三,气不打一处来,好好得教育了一顿武十三,就在丁灵拿他不认真的态度教育他时,武十三突然想起之前进城答应丁灵找的药。原来武十三用中村给他的赏钱,买了药,因为一连串的作战,把这事给忘了。武十三、丁灵带着人去拿药,不想却碰上了一帮收粮的伪军,武十三等人假装自己是附近的长工,被伪军命令帮他们拉车,武十三知道伪军要收粮,他设计把伪军往独立团的防区带,找了个借口让丁灵回去通风报信,可谁知半路上,碰到另一队伪军,武十三他们被识破身份,正当要开战,丁灵带着援兵赶到。这边关团长给了章良一个排长,可是分给章良的民兵队要枪没有,要人基本都是老弱人士,章良气不过找关团长理论,就在俩人争议不下时,武十三带着人、枪、粮药回来了,关团长正高兴有了新装备和粮食,没想章良以

  • 独立团虽然顶住了几次围剿,但接连几次战斗使得伤亡严重,冀中军区党委指示独立团,分散作战。章良临走前把警卫排的肖钢和机枪班副班长崔二旺要走了,军需库的老包浆被分配做副排长,章良心里不愿意让一个不会打仗的人做副排长,但还是同意了。武十三临走时去跟丁灵打招呼,发现她一个人在哭,原来是因为做手术烧掉的头发,武十三在帮丁灵剪头发时,看到了她脖子上挂的玉佩,告诉丁灵他见过一个人跟她有同样的玉佩,丁灵一惊问是谁,武十三告诉她是武强县里伪军军官鲁小猛。武十三满以为自己会混到个班长当当,但没想到四个班长自己一个都没捞到,章良把其中一个新兵班班长宁愿给刚来的民兵顺子,也不给他。第二天出操时,所有人都集合唯独少了武十三,章良冲进营房把还在睡觉的武十三直接拽了起来,并被罚跑麦场五十圈。章良开始正式训练突击排,推翻以往的训练方式,直接让手下人分成三组,打训练战,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能赢就是行,这样的训练方式虽然会不断有战士受轻伤但确实训练成果显著。

  • 武十三虽然受罚但始终不明白自己错在的哪里,明明卡车剿了自己人也没伤亡,章良气的没法沟通,索性不理武十三了。这边,独立团里当时武十三抓回来的伪军俘虏,打伤八路军,跑回去报信。中村立刻派人出兵围剿独立团,关团长命令章良带领突击排和六排在杨树岭一带阻击敌人。武十三一听这次是真的要打仗了,那个兴奋,可章良担忧他的安危,让他带着新兵班做救护队,抬抬担架。突击排埋伏在杨树岭附近的废炮楼里,章良安排两个班守左边那个小土坡,肖钢带着一个班守在公路右边准备侧翼进攻,二旺和自己守炮楼和战壕。只是身后实在是没有兵力支援,只能放一个观察哨,一旦鬼子从背后摸上来,章良便会马上分兵去阻击敌人。武十三不愿意当担架队但无奈只能听从命令,在战场上他穿梭着抬着伤员,实在忍不住拿起受伤战士的枪回击一下,但章良看到马上让他去后方。正当武十三在后方生闷气的时候,观察哨的哨兵负伤跑来,说后面来了鬼子的援军,武十三决定不告诉章良,自己带着顺子和新兵班的战士去后面阻击敌人。

  • 章良被关团长派去军区学习,一个月时间,老包浆做了代理排长一职,同时,任命武十三为四班班长。当武十三升班长开心劲还没过呢,发现排里的粮食紧缺,武十三决定带人进城弄粮,老包浆知道他跟中村的关系,嘱咐同行的肖钢崔二旺一定要看住了武十三,不能让他做傻事。就在他们进城的路上,丁灵也要随行,武十三嘲笑她是个小女子,带着她实在是不方便,让丁灵赶紧回去照顾伤员。武十三等人在茶摊歇息的时候,听说武强守卫森严,没有良民证根本无法进去,刚好一群侦缉队的人来茶摊吃饭,武十三用计把他们劫持,正当要成功时,一个侦缉队甩开了追他的顺子,可是刚以为能跑走,一个瘦小的男人用手枪顶住了他。原来这个男人是丁灵女扮男装,这次武十三没有借口只能带她进城。进城后,武十三等人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只能先去之前打擂台的佟二虎家落脚,在佟二虎家武十三知道了唐金荣今天大婚的消息,准备去看看能不能劫富济贫。而丁灵等武十三他们走后,也出了门。这边侦缉队队长马贵得知手下人被人抢了衣服,还被八路混进了城,气不打一出来,到处搜人。

  • 武十三等人去完唐金荣家一无所获,正几个人发愁去哪里弄粮食,小顺子说今天去吃席还顺了半只烧鸡回来,武十三眼尖看到了包烧鸡的纸,心里有了主意。原来,这包烧鸡的纸是唐金荣的账本,记录了他私下倒卖物资的记录,用这个账本就可以堂堂正正去问唐金荣要粮食了,几个人正要跟丁灵分享这个好消息时,发现丁灵不见了。这边鲁母被送进医院,丁灵化妆成护士准备进去看望母亲,在医院她看到正在抢救一个手里有着城内交通站秘密的特务,丁灵用药让特务永远的闭上了嘴,但这一切让松子看在眼里,丁灵想赶紧脱身,不料松子将她拽到角楼,同学相认。原来,松子是丁灵当年去日本留学的同学加好友,旧友相见却是敌对的两方,松子没有把丁灵交出去,而是带她去看了鲁母。原来鲁小猛就是丁灵的亲哥哥,鲁家三人正在相认的时候,中村突然来了,发现特务已死下令封锁整个医院,而鲁小猛的存在让中村心生怀疑,但也没有问出什么来,只能放弃。丁灵回到佟二虎家后告诉了武十三事情的缘由,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哥哥竟然成了伪军。

  • 拿到粮食的突击排除了给附近的百姓送了粮食,战士们也好好庆祝了一番,可就在大吃大喝的时候,丁灵发现突击排有的枪根本不能上膛,这样如果鬼子突然来袭会造成很大的牺牲,喝到兴头上的武十三直接答应丁灵,明天他就去弄枪,保证每人一杆三八大盖,如果自己说话办不到就搬去村里的猪圈住。第二天,武十三起来发现自己夸下了海口,说出的话泼出去的水,必须去兑现。武十三准备打炮楼。肖钢等人都觉得武十三疯了,打炮楼这种大事,一个突击排根本不可能打下来。武十三表示自己已经想好了计策,大家就准备看好吧。武十三本想化妆成给炮楼剃头的剃头匠,可没想炮楼都没进去,在第一道岗就被守军识破,原来守军是唐金荣上次办喜事的守军。武十三使出第二招辣椒面手榴弹,熏得炮楼里的伪军是鼻涕眼泪一起流,本想他们肯定憋不住得冲出来,可守炮楼的王二狗跑到顶层打开机枪扫射。武十三只能再撤回来,暂停攻势,让崔二旺去攻击另一处炮楼,武十三这次使得是声东击西,搅乱敌人视线,让城里的中村不知道他到底要打哪里。

  • 武十三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打王二狗没有遭到敌人援军的阻击,原来是丁灵通知了团长,其他连排位他们打了掩护,武十三虽然怪丁灵让章良提前回来,但心里还是感激她的。中村夜袭了独立团的五连,关震山让章良升为连长,合并了一些零散的排,老包浆主动请辞说自己担任不了副连长,推荐武十三当,章良觉得武十三还不到火候,但关震山同意了老包浆的提议。武十三等人到了新的驻地,陆续和一些零散的排集合,顺子走在村里的时候,发现一对父子在打架,上去劝架却失手将儿子误杀了,正在老爹在指责顺子怎么把人打死的时候,碰上了五连新任命的指导员马春生,这边武十三正在麦场训练,听说有人抓了顺子,带着人气势汹汹的赶来。

  • 章良为了马春生不在战士们面前丢面子,以木刀被自己劈断了为由,承认自己输了,可是战士们都看出来了,如果章良用的是真刀,最后一刀下去马春生肯定得受伤。武十三在周围看着章良使得刀法,请求崔二旺给自己打了一把比别人都长都宽的大刀。马春生自从比试完后就一直闷在屋里不出来,章良端了碗面去找他,章良承认自己有时候脾气急,但这不代表不欢迎马春生,而且他也看到了马春生经常半夜去每个战士营房给战士盖被子、缝衣服缝鞋子,两人打开了心结。日军开始了严峻的五一大扫荡,独立团接到上部命令分散转移,章良的五连奉命掩护大部队转移,用真电台迷惑鬼子,就当他们带着鬼子绕了两天之后,眼看任务就要完成,可以去跟大部队汇合时,上级下令去神仙岭阻击敌人。

  • 丁灵在树林里跑,几个日军一直在追。丁灵躲在树后,对着几个日军开枪,最终,枪没了子弹。几个日军发现丁灵没了子弹,慢慢的接近丁灵,丁灵无奈的拔出腰间的一颗手榴弹。准备鬼子接近的时候,拉弦。鬼子越来越近,丁灵把弦在手上缠绕着。千钧一发之际,武十三端着枪赶来,边跑边射击,打死了三个鬼子,剩下一个鬼子回头的时候,武十三恰好赶到。用刺刀捅死了最后一个鬼子。武十三跑到丁灵身边,这时候又有一批日军杀来,武十三带着丁灵靠在树后,和鬼子纠缠。鬼子渐渐冲过来。武十三的步枪没了子弹,武十三拔出刀,和丁灵并肩站在一棵树后,两人默默的等着鬼子的到来,丁灵一支手握着手榴弹,另一支手和武十三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千钧一发之际,章良带着五连战士出现,消灭了鬼子。章良带着众人继续撤退,大家来到一片泥泞之地,突然杀出无数的鬼子,随后一发炮弹章良身边爆炸,武十三扑倒章良,被炸晕。

  • 顺子被伪军抓住走在被送往俘虏站的路上,丁灵崔二旺见到马上派人回唐王村报信,而丁灵觉得这么等也不是办法,让崔二旺换上日军的衣服假装日本人去接收顺子这批伪军。武十三知道丁灵有消息要营救顺子,马上要带兵出发,叶荣飞觉得这样冒然行动会非常不利,武十三觉得这是五连自己的行动,你叶荣飞不用管,带着兵火速离开。崔二旺骗过了伪军,将顺子接收,伪军回去的路上越想越不对劲,追上了他们,两方开始交火,崔二旺这边人少枪少,武十三在关键时刻冲出来解了围,而叶荣飞也带着部队随后赶到。而丁灵没看到武十三,却一眼看到了叶荣飞,这个她延安的大师哥,正当两人在说话的时候,武十三冲过去紧紧抱着了丁灵,丁灵傻了。

  • 叶荣飞醒来之后知道武十三带着人已经打完仗,虽然没有什么伤亡但叶荣飞很是生气,认为这是置全连战士安危与不顾的擅战行为。但武十三觉得自己没错,没有伤亡还拿回来不少枪支。叶荣飞决定把所有党员召集起来,组成党支部,以后两个连队的军事作战,不再由武十三一个人说的算了,要由党支部来决定。武十三被气个半死,要求入党。这边顺子发现了日军的一个驻地,武十三等人发现这个驻地驻军不多但竟然有天线,只有有大功率电台的地方才有会天线分析这个野外驻地应该是日军指挥所,叶荣飞本来不允许武十三打这个驻地,但是丁灵带头党支部同意武十三的计划,叶荣飞无奈只能同意。武十三进入驻地后发现了自己的军刀,得知这个指挥部就是中村的指挥部,武十三把所有物资拿走,留下自己的大名侮辱中村。中村返回之后发现指挥部被武十三血洗,军官牺牲无数,大发雷霆,誓要将武十三杀死。周九鼎经过这一仗认识到武十三的智慧,认同了他兵合一处的理论,加入了五连。武十三拿着中村的作战地图,决定往敌人腹部前进,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就在行进中,发现前面有个日军关卡。

  • 过了关卡,武十三带着部队暂时找个地方驻扎下来,派人打听大部队的下落。丁灵出门采药,碰到了日军,幸好王小五出来解围,王小五也跟大部队走散了,七八个人被丁灵带回了五连的驻地,武十三这会正想扩充队伍,就让王小五别走了,留下来一起往外突围寻找大部队。周九鼎发现新来的王小五在晚上偷偷摸摸观察着什么,他直接拿枪指着王小五,丁灵出来解围。原来王小五带领的部队是日军训练有素的会说中国话的日本挺进队。王小五趁着跟老包浆出去挖野菜的时候,派人偷偷将武十三他们驻扎地的情报传递出去。周九鼎还是不放心,找武十三告诉他自己觉得王小五这帮人有问题,武十三反劝周九鼎太多心了,都是走散的部队,不可能是奸细。当中村知道王小五潜入的部队是武十三的五连时,马上安排夜袭计划,武十三这边毫无抵抗,损兵折将撤了出来,而丁灵为了掩护伤员,被大汉奸马贵爹抓走了,马贵爹见丁灵有几份姿色,决定先不交给日本人,将丁灵带回家去。武十三带领大伙在野外驻扎,商量去找丁灵,而周九鼎一直在暗中观察王小五等人,抓到了他们传递消息的证据。武十三决定将计就计

  • 武十三等人来到了中村大营,解救出关押的战士,但是没有丁灵。正要撤退时,出现了一队日军,武十三赶紧撤进林子里。日军发现他们进林子之后就没有再追,因为那里中村放了四个狙击手,等待武十三他们的将是一场残酷的钓鱼之战。中村这边在王小五给出的地点设伏,但一直没有人来,他估计又一次被武十三耍了,快马加鞭往指挥部赶。武十三他们进了树林之后,以为安全了,突然一个战士中弹死了,所有人四散隐蔽,顺子的腿中枪,有人想去救时,就被狙击手打死。所有人一动不动,等待时机。周九鼎找到一个狙击手干掉他的同时自己也受了伤,看到狙击手死后,武十三他们企图把顺子拉过来,但没想到又一个狙击手出现,所有人再次陷入困境。顺子不想看到再有人因为救他而牺牲,开枪自杀。就当所有人将要被困死的时候,一伙猎户杀了出来,解决了两个狙击手。可是最后一个狙击手的位置一直找不到,武十三准备用自己来引诱狙击手出现,就在他准备跑出去的瞬间,一个身影先他而出,随后两声枪响,叶荣飞倒下了,狙击手死了。中村赶到之时,武十三已经带人撤退了。

  • 火妞利用每天送饭买菜的时间给里外传递情报,武十三一直在寻找救丁灵的机会。一日,鲁小猛给马占奎送中村颁发的狗台疙瘩镇维持治安会会长的委任状,刚好在碰到化妆成剃头匠在街边监视马府的武十三,武十三告诉鲁小猛他妹妹被马占奎抓走了,希望能合力一起救人。鲁小猛说马家看家护卫太多,他先去会会马贵看能不能把丁灵她们救出来。鲁小猛知道马贵贪财,告诉马贵他爹抓了两个姑娘是自己邻居家的孩子,希望能放过她们,若可以放人,给马贵三十箱烟土作为交换条件,马贵不知道丁灵的身份,看有利可谋,立刻答应放人。可就在鲁小猛马上就要带丁灵走出马家时,马贵底下的人认出丁灵是那个之前拿枪顶过自己的女八路,马贵将丁灵她们押了回去,并警告鲁小猛别插手。马贵求马占奎赶紧把丁灵交给日本人,要是鲁小猛去中村那边告他窝藏八路,自己不止官职不保,小命都危险。马占奎本来舍不得,最后答应马贵自己大寿一过就交人。鲁小猛失败后找到武十三,告诉武十三马贵应该知道了丁灵的身份,再不营救,怕丁灵她们会被马贵交给中村,那样就危险了。

  •  攻破土墙之后,武十三用火攻进马家,马占奎因为贪恋财物被困在屋内,被烧断的房梁砸死了,马贵痛心疾首找到中村那里,希望中村能帮他报仇。武十三救出丁灵后,丁灵希望哥哥鲁小猛能考虑加入八路军,但鲁小猛心系老娘的安危,还是婉言拒绝了。鸽子在逃出马家的时候被子弹打伤,丁灵发现部队的药基本没了,甚至连消毒的盐都没剩多少,就当她要武十三跟她一起去找叶荣飞商量的时候,武十三告诉她叶荣飞牺牲了,丁灵伤心落泪。中村一直没有武十三的下落十分恼火,命令各部想尽办法抓住武十三,并严查物资,不能让八路有可趁之机。而武十三这边刚刚正式将加入的各种部队统一番号——新五连,气势汹汹要在小鬼子的肚子里使劲折腾。武十三带人准备攻击伪军据点拿盐,伪军据点加强了人手,正不知道如何下手的时候,看到伪军据点走出一队人押着物资出来,武十三他们准备在野外动手,可是见着押运的伪军防守松懈,武十三和丁灵决定停止行动,但是火妞觉得怎么关键时刻婆婆妈妈起来,带着人就冲上去干掉几个押运的伪军,一刀划开物资,发现是盐,火妞满心欢喜正要搬起物资的时候

  • 中村找鲁小猛谈话,质问鲁小猛为什么要救八路,鲁小猛说那是邻居的孩子根本不是八路,是马贵估计要陷害他才会这么说。中村决定派鲁小猛去清风店炮楼镇守,因为这是中村防区内的最后一道防线也是最关键的一道,鲁小猛知道这是中村想要调离他并试探他,把母亲留在武强内,作为要挟,但为了母亲安全只能答应。马贵还是不相信他确认马家的惨剧肯定有鲁小猛参与,他收到信说那天鲁小猛带了五十个兵拿着枪出过军营,中村表示自己证实过那天鲁小猛确实带人出去围剿八路,而且把鲁小猛调走,唐金荣就少了一个臂膀,马贵岂不是就会舒服很多,并且提醒马贵不要轻举妄动,破坏伪军之间的统一性。武十三决定还得进城拿盐不然这样下去,不仅仅是消毒的问题,不吃盐战士们根本没有体力,还出现浮肿,几个人乔装进城。武十三等人等在唐金荣常去的茶楼,将他带入包间,让他拿盐。唐金荣表示中村知道你们物资紧缺,所以现在城里的粮食盐都控制得特别严格,根本不可能。

  • 丁灵那边左等右等不见武十三等人回来,跟王太行决定进城接应他们。武十三等人见城门无法出去,只能又回来佟二虎家,正在商量出城的办法时,佟二虎手下带着松子进来了,帮忙治疗佟二虎的枪伤。当松子听出他们是八路想要出城时,将自己的胸针递给武十三,说用这个告诉中村这个胸针的主人在你手上,让他放你出城。武十三才知道松子的身份。第二日,武十三自己一个人去找中村,吸引了其他守门的兵力,肖钢等人押着物资顺利出城,出城后崔二旺赶着盐先回驻地,其他人翻过身去帮武十三。武十三和中村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正当武十三要拉手榴弹跟中村同归于尽的时候,佟二虎劫持着松子出现,原来松子怕哥哥不放武十三,逼佟二虎劫持自己换得他们所有人的安全。武十三、佟二虎等人慢慢向城门外走去,城墙上的狙击手一直暗暗喵着佟二虎,枪声响起,佟二虎中弹,中村大惊连忙喊停,但已经晚了,松子在混战里中枪。老包浆等人赶来接应,双方混战。中村因松子的死将所有兵力全部压上,幸好丁灵等人赶来,但战斗中老包浆、王太行等人牺牲。

  • 面多不断牺牲的战友武十三发誓不能再这样下去,必须赶紧走出中村的防区,和大部队汇合,带着队伍准备从清风店走。这边鲁小猛回来感谢中村同意将母亲接走,中村告诉鲁小猛松子是被武十三等人劫持然后死掉的,鲁小猛十分震惊。武十三带人来到清风店,鲁小猛质问他为何要害松子,武十三告诉鲁小猛松子是主动为他们牺牲的,他也很自责但不是他将其杀害的,而是中村手下的兵。丁灵劝哥哥,老娘也在这里,不如反了算了,鲁小猛也动心了,商议好放他们过去顺便带着老娘走。中村派唐金荣把鲁母再次接回城内,以便牵制鲁小猛,唐金荣硬着头皮把鲁母掳走,鲁小猛气急败坏却也无能为力。到了约定时间,武十三等人见鲁小猛没有行动觉得十分诧异,丁灵去找哥哥,得知鲁母被中村接走。武十三和鲁小猛商量决定假打炮楼,先让大部队通过也让中村那边安心,得以空隙他们回去救鲁母。鲁小猛假打让武十三他们通过,日本人汇报给中村说鲁小猛勇敢作战,就当计划顺利进行时,手下跟喝醉的日本人起了争议,日本人发现他们枪里是空炮弹,知道他们是假打,手下人不得已把日本人杀了。

  •  鲁小猛兄弟死伤不少,鲁小猛决定去找唐金荣要人。这边武十三进城刚好碰到了被押走的鲁母,设计救下鲁母后,武十三分析鲁家肯定不能去了,鲁小猛估计会去找唐金荣,因为是唐金荣接走鲁母。鲁小猛押着唐金荣出来,武十三跟其汇合,一帮人押着唐金荣找了辆卡车准备出城,出城后,鲁小猛念在昔日旧情上放了唐金荣。卡车上的众人一路奔逃,突然,轮胎被枪射爆,武十三等人遭到鬼子的伏击,原来中村已经调派了各据点的守军要将将鲁小猛和武十三等人一网打尽。众人举枪射击,不时有牺牲的战士。鲁母不幸中枪,所有人往山上撤,背着鲁母的鲁小猛慢慢落在队伍的后面,而前方武十三等人发现前面路很陡峭,弹药已经不多了,鲁母知道自己中枪走不快,会拖累所有人,最后跳崖身亡。鲁小猛发疯似的要跟日军决斗。夜晚,鲁小猛决定带人再次进场刺杀中村,被武十三拦住,武十三表示自己感同身受,当时自己妻子爹被中村杀了之后,他也是一门心思想报仇,但仇恨不能代表一切,自私的复仇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鲁小猛被武十三说服动,两人齐心带好部队,先突围出去。

  • 鲁小猛的一些手下加入了五连后,因为不习惯八路军的艰苦条件,赵桂海带着几个兄弟把老乡家的羊宰了吃了。鲁小猛极其生气,差点要毙了赵桂海。中村这边没有抓住武十三和鲁小猛大失所望,而唐金荣因为放了鲁小猛出城被中村革职,马贵升为皇协军的旅长。一日,武十三正在操练被告知隔壁村的粮食被二狗子抢走了,武十三带人要去抢回来,可在路上一看不是二狗子,而是一伙国军。这伙国军就是当年打三道梁子那场先撤的国军,原来马连长这支国军接到了上级收粮的任务,也开始收粮,武十三觉得这样不如两拨人合力一起收粮,毕竟都是打鬼子的友军,肖钢等人不同意,觉得马连长上次撤退太没义气了,这种人根本没法合作。马贵在完成中村收粮任务的同时自己偷运了不少好粮食,让手下人把黑市商人全部抓起来,这样黑市上的粮价就可以他自己定。就在抓黑市商人的时候,顺便抓了救国军的二当家冯保,冯保以前跟马贵做过烟土生意,希望马贵把他放了,并且表示想跟马贵当伪军,混个一官半职,马贵看上了救国军的人和家伙,觉得能吸收进来也是一件好事,让冯保搭线决定跟大当家聊聊。

  • 因为五连的威望,附近的村里好多人都来参军,五连已经有两个连的兵力了,武十三和鲁小猛越发高兴。马连长找到武十三表明自己这边收粮的任务完成不了,希望武十三能分一些粮食给他,武十三没有同意,马连长的副官说要不抢武十三的粮食,马连长没同意,毕竟武十三对他们国军不错,不能恩将仇报。马贵这边在外收粮,被大烟花带人拦路劫了,大烟花问他要冯保,马贵保证早已将冯保放了,大烟花将信将疑回了驻地,可这一次碰面让马贵色心起,准备誓要把大烟花娶到手。大烟花回到驻地见到冯保,听说要跟马贵合作,大烟花立马跟二叔翻了脸。这边马连长打听到在马家堡日军有个大粮仓,而且守军不是很多,都在外收粮,希望武十三能跟他们一起去打。武十三觉得其中有蹊跷太危险没有同意,回到驻地,马连长的副官觉得武十三不是真的不想要粮,他们口头说不要,是想让国军不去,他们背着国军去抢。

  • 武十三队伍被打散,武十三跟周九鼎最终跟中村肉搏,周九鼎牺牲,武十三中枪滚落山崖。中村在遍地的尸体中,把一个个尸体翻起来,擦干净,但找了多时,仍没有发现武十三。中村很惊讶:武十三去哪了。武十三被大烟花的马伏回了抗日救国军的驻地,大烟花给武十三疗伤喂药,打算救醒了他,也许能问出点什么来。但武十三始终处于昏迷状态,毫无好转的征兆。大烟花看他的状况活不了几天了,也就将他忘在脑后。与此同时,独立团在转移途中,陆续有突围出来的连队与团部汇合,最后只剩下五连没有任何下落,关团长也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五连,在地图上查找着,判断着五连转移到什么地方了。鲁小猛和丁灵碰上后,丁灵关切着询问武十三,鲁小猛告诉她武十三凶多吉少,丁灵崩溃。两人搀扶着找到一户农家,鲁小猛腿部受了枪伤,丁灵进山给哥哥采集药材,再进城彻底治疗,顺便打探武十三和五连其他人的下落。丁灵采药的时候跟肖钢等人擦肩而过。冯保再约马贵想要谈入伪军的事情,马贵不悦说上次大烟花吓他的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除非嫁给他,这样冯保肯定能入伙。

  •  马贵看大烟花人多枪多,虽然知道自己被玩了但也不好发作,只好灰溜溜的打道回府,爱财的他走时把打来的聘礼一个不留全部拿走。就当大烟花觉得事完了的时候,武十三睁开了眼睛。冯保见马贵走了,心想自己想当官的美梦就这么破了,回去一顿说大烟花。夜晚,肖钢和崔二旺两个残队汇合,虽然不知道连长的下落但起码知道五连一定还有人活着,两拨人合力干掉了一队在外露宿的鬼子,换了鬼子的衣服准备继续寻找五连的其他人。马贵回去越想越气,决定不攻一次救国军不姓马,带着大炮刚在山下围的时候,被中村一直调令调了回去。马贵回去之后,中村告诉他需要收编周围的伪军作为皇军的后备力量,但是对于负隅顽抗的敌人必须马上消灭,马贵刚好借机跟中村说抗日救国军不肯收编,要中村给他人马,去消灭抗日救国军。丁灵拉着受伤的鲁小猛进城,突然看到墙上贴着悬赏武十三的画像,心里暗暗高兴,武十三还活着,他没有死,只要没死就有希望见到。同时关团长那边也收到了武强通缉武十三的消息,让他久久不能平静的心落了下来。

  • 大烟花浓妆艳抹第一次穿着裙子给武十三送衣服,武十三被吓了一跳,救国军的弟兄们也都傻了。大烟花知道武十三被通缉,所以让他乔装以保安全。武十三拿着自己染满血迹的八路军军装,想起牺牲的一个个弟兄,不断的谴责自己。崔二旺把伪军据点的武器全部搬走了,池田带人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而且还被崔二旺埋伏了一把。鲁小猛见妹妹出去了一天还没回来,有些担心,原来丁灵已经被人抓到慰安妇营中,鲁小猛身上有伤只能去找唐金荣,让他帮忙找丁灵。大烟花见武十三状态低迷,将他带到救国军的祭拜堂,点醒武十三。正在两个人说的时候,春芽报告冯保回来了,大烟花质问了冯保为何要找马贵,要当汉奸,大烟花将他逐出救国军,冯保怀恨在心,准备勾结马贵里应外合。马贵手下将唐金荣的三姨太捆来孝敬马贵,马贵喜得乐开了花,加上冯保跟他说今晚自己会先去找大烟花喝酒,把大烟花喝大之后,冯保有安排几个心腹先干掉救国军营地大门的守卫,马贵在外面接应即可。救国军的弟兄们在睡梦中就被马贵的人抓了,所有的人押在空地上,马贵让所有人换装,有人不换当即开枪打死。

  • 大烟花醉酒醒来之后,发现整个救国军的人都被伪军控制起来,大烟花怒斥冯保,冯保告诫大烟花这些都是顺势而为,直接将所有人押入伪军营。唐金荣找不到三姨太着急上火,手下人说可能被马贵抓走了,最近马贵疯狂在周边地区找女人,也不知道干什么。冯保在伪军营正在跟救国军的士兵们训话,这时一只鸡跑了出来,随后一个伙夫拿着大扫帚出来,满院子追鸡,武十三因为腿伤就被分给这个伙夫打下手,这个四川伙夫叫刘麻子,武十三心里骂着狗汉奸跟着刘麻子走了。唐金荣带人杀进马贵家要人,马贵反说说不定三姨太跟人跑了,唐金荣见马家没人只能走,两人彻底翻脸。武十三跟着刘麻子心不在焉的干着活,脑子全是在想怎么逃,怎么救大烟花,毕竟大烟花他们对自己有恩,不能不救,而且此时武十三脑子有个想法把救国军的兄弟救出去,带他们参加八路,这样五连不是又能活过来了。武十三见刘麻子总去一个单独的屋子送饭,主动申请自己去送,怀疑大烟花就在那件屋子里,果然大烟花被冯保关在这个屋子里,虽然好吃好喝伺候着但除非她同意加入伪军,不然就一直限制她的自由。

  •  武十三去找刘麻子质问是不是他换了菜,破坏了他们的计划,刘麻子承认说昨天就看出你们没安好心。武十三立马跟刘麻子动起手来,可没想到刘麻子身手也不差,刘麻子告诉武十三他这么做是救了他们,反而恩将仇报,就在拉扯中武十三看到刘麻子胸前有个枪伤的疤痕。“刘麻子当过兵?”这个想法在武十三脑中浮现。武十三将实情告诉大烟花等人,他们觉得刘麻子未必是个坏人,他明知道日本人会来,才换了菜,如果不换,武十三他们就跟日本人正面接触上了。武十三晚上给刘麻子道了歉,并从刘麻子那边知道了原来日本人运进来一批女人,要送给日军玩耍的,武十三一听大怒一定要救这些女人出去。唐金荣失魂落魄的回来喝闷酒,鲁小猛知道了丁灵被抓进伪军营了,鲁小猛骂醒唐金荣两人决定去先打听出伪军营的地理位置和布防,然后伺机进去救人。武十三送饭的时候看到了丁灵,两人生死离别后的重逢却因为丁灵看到武十三穿着伪军的衣服,以为他为了活命投降了,不欢而散,再加上旁边刘麻子说武十三外面还有个伪军婆娘,丁灵火冒三丈打了武十三一个耳光。

  •  大烟花答应武十三会帮他给丁灵解释,但是武十三必须不能再见这个女人,武十三只能无奈答应。崔二旺这边离开据点后找不到武十三等人,最后决定主动攻击武强,这样他们以武十三的称号去打,如果武十三在武强他自然能知道,崔二旺肖钢带着人以最快的速度攻击了武强的东门,中村还没有赶到城门,他们就撤退了,中村觉得有如此大胆的行为除了武十三的五连没有人敢这么做,加紧搜捕。这一行为马上传的到处都是,在伪军营的武十三也听到了,他内心高兴,五连的兄弟在外面肯定是找他找不到,故意这么做。刘麻子去跟鲁小猛联系,双方商量近日动手,让鲁小猛先准备卡车,准备把丁灵她们先运出去。日军为了更好的训练这边救国军派了两个凶悍的日军监督,一日,众人训练的精疲力尽,日军监督只给六十秒吃饭,吃不完就得死,大多数人已经训练的接近虚脱,根本吃不下,喜庆一个人迅速的吃着,帮所有人吃,日军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让他把所有面一个人吃完,不能停,越吃越慢,眼见喜庆慢慢不行了。武十三终于忍不住了夺下刀杀了两个日本人,冯保也知道了武十三的真实身份。

  • 马贵见了大烟花色心又起,被大烟花拉着喝了一晚上的酒,开开心心的走了。随后肖钢等人进来,所有人汇合,先把所有女人送出去。可谁也没想到冯保偷偷溜了出去,直接跑去中村那边告密,说武十三在伪军营里,中村大喜,马上调集部队赶去伪军营。正当运送女人的卡车要出门,被守卫拦下,武十三决定动手,卡车直接冲了出去。鲁小猛带人杀了进来,武十三让肖钢在这边顶着,跟鲁小猛去军火库取弹药。炮声一响,武十三等人迅速拿出大刀,开始砍杀敌人。刘麻子的斧子更是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工具。刘麻子看到高处有人朝武十三开枪,挺身而出,为救武十三牺牲了。刘麻子临死告诉武十三,是武十三让自己又像个爷们活了一次。武十三等人越打越勇,但怕中村赶来,令大烟花带着所有人把伪军营的所有装备家伙事全部带着。马贵听到伪军营枪声大作,马上带人赶过来,跟冯保汇合,得知武十三在伪军营,就要奔伪军营去时,被唐金荣拦下,双方激战起来,最终唐金荣和马贵同归于尽。大烟花派手下人冲回驻地接家眷,没想到中村先行一步,将家眷全部杀掉。

  • 武十三带着队伍来到了小王庄,但因为他们穿的衣服大多是伪军,村民们都不敢给他们开门,武十三命令所有人夜晚就在墙根下睡一觉,谁也不准去打搅老百姓。村长觉得奇怪这伙人虽然穿着伪军的衣服,但却安安静静,第二天才知道是八路军,马上安排村民给部队休整。因为武十三他们的到来,整个小王庄开始热闹起来,而三角关系也因为有了驻地,慢慢拉开了序幕,大烟花很直白的告诉丁灵自己喜欢武十三,希望她能主动退出。村民们很多人都加入到了五连的队伍中,其中有个小子特别能跑叫杨三喜,连武十三都追不上,武十三很希望他能参加八路军,可他死活不肯,武十三看他喜欢吹唢呐,说加入八路让他当司号员,这个官可大了,虽然连长是武十三,但全连冲锋都得听三喜的,三喜一听乐坏了,决定加入。参军的人是越来越多,可是会使枪的人不多,而且武器装备虽然从伪军营拿了但一人一支还是不够,鲁小猛发现小王庄世代出铁匠,他决定组成大刀队,他可以让所有人练29军的刀法,这样解决了武器的不足,也增强了部队的近身作战能力。杨三喜进了部队,发现军装也不发,甚至连军帽也没有。

  • 武十三带着队伍经过一段时间的养精蓄锐后,一支崭新壮大的新五连又重新回来了。武十三早日归建的心情越来越强烈,他开始积极想办法与总部取得联系。在休整期间不管有没有敌人,此前已经修好了坚固的工事。在鲁小猛的战术安排下,把小王庄外围修阵地,并在阵地里面修耳朵洞,这样就可以轻松得躲过日本人的炮击,同时把村里的路口堵死,把每个院落打通,多挖地道,把小王庄变成了处处相联、交叉火力密布的防御堡垒。武十三和鲁小猛在检查工事,接到情报说冒出一支日本骑兵队,直向小王庄方向进发。再后面又跟着大股的日本兵,陆陆续续的流动过去。武十三和鲁小猛立即返回村子做准备。武十三指挥五连,迅速将原先从村里到村外已经筑好的四道工事,再加固了一遍,同时按照当时的作战原则,将该村的老弱妇孺转移到了其他村子。原来向小王庄本来的日伪军并非有作战任务,而是日军冀渤特区司令官坂本少将旅团长,带着一个由参谋军官组成的“战地参观团”,前往小王庄以西地区,考察前几日扫荡战斗的战场地理情况。

  • 坂本旅团长到底是一个久经战场的老兵,枪声刚一响起他迅速组织步兵进行有效的反攻,并命令毒气弹绕到村后包抄。崔二旺等人被毒气弹进攻后,撤退到村内。武十三见南庄阵地丢了后,也撤回村内,准备跟敌人进行巷战。日本人撤出战斗区域,战斗暂时停歇下来。受伤的坂本判断,胆敢在己方主力眼皮底下的小王庄设伏的八路,绝不会是支小部队,命令通信兵赶快联络驻守在周边各个据点的部队速速增援,两个通信兵立刻紧张的操作电台,呼叫增援部队。被打通的房屋院墙,犹如迷宫一般。有的鬼子刚冲进去,几名躲在墙后的士兵便从后面跟上,用刺刀将其刺死;有的鬼子刚冲进屋子,五连的投弹手便把拉着弦的手榴弹扔进窗户,鬼子全被炸死在里面;甚至,五连负责突击的战士,纷纷在房屋间来回奔跑射击,神出鬼没的子弹,打得鬼子晕头转向。大烟花和丁灵带着伤兵转移,没想到被进村的鬼子包围,里面钻地道走的战士需要时间,大烟花决定出去拖住日本人,等待援兵,丁灵不让她去,大烟花趁丁灵不备,打晕丁灵。大烟花努力的拖延时间,但不幸被日本人发现了她的意图,死在了乱枪之下。

  • 新五连小王庄一战成名,震动冀中地区,以1:20的战损率大胜日军,惊动了八路军总部,也惊动了国军。关团长接到了小王庄战斗的战报,非常惊讶,一级一级的查下去,发现根本没有八路军主力在小王庄一带驻扎,也查不到任何番号的队伍往那里走过,是国军。几经询问,国军那边也正惊讶着呢,那肯定也不是国军了。第二日,中村带人冲进小王庄时,只有一个空庄,中村再次失望。关团长派出的通讯员找到了五连,新五连终于找到了团部,大家都激动不已,恨不得一下子就飞到团部去。在经过一个村落时,发现村子里静悄悄的,连狗叫声都听不到,虽然他们对此已经习以为常——沿途经过大量的村落都已经被日寇制造成了成为了无人区,不过仍然觉得气氛十分诡异,村庄完整,看样子房屋并未遭受炮火洗礼,但空气中散发着恶臭,逐户进入,发现村子里所有的人都死光了,非枪伤刀伤,老包浆从缸里舀起一瓢水就要喝,被丁灵一把打掉了。丁灵逐一查看,发现这个村子里所有的水塘、水井、水窖、粮缸等都被投了毒。原来小王庄一战,引起日军高层震怒。

  • 撒毒大队又一次开始行动,丁灵等人不忍老百姓死亡,提前围歼行动,丁灵在救老百姓的时候不幸染毒,就在武十三极其兴奋的回来时,看到丁灵奄奄一息,武十三紧紧的抱着丁灵,他不相信这个女人就要死了,他把军装拿给丁灵看,军装都来了,丁灵你不能死啊,你不是就想看到咱五连所有人都有军装穿嘛。丁灵在武十三的哭声中走了。中村接到上级命令要去虎头峡集结,准备作战。而武十三这边带队到达了马家峪,在寻找水源的时候,武十三的人碰上了中村手下的矢藤野,两方开战,武十三知道中村已经走出马家峪地界,不能让他赶去虎头峡集结,缓解大战场那边的压力。中村看到矢藤野的军刀和武十三的信后,马上调头,誓要在赶到虎头峡之前灭了武十三和他的五连。武十三马上带人挖出三道战壕,算好了鬼子第一波进攻肯定是炮击,武十三扎了无数草人放在战壕里面,穿上军装,用草人躲过了鬼子的第一波炮击,等鬼子以为炮击成功慢慢向前进攻时,武十三突然袭击打退了中村第一次进攻。

  • 武十三带着所有人给崔二旺作掩护,对方突然转移了重火力位置,把所有火力对准了崔二旺。一时间,崔二旺身上中了几枪,向前冲的速度渐渐缓下来。 武十三和鲁小猛等人神色紧张,都为崔二旺揪着心。终于崔二旺冲破袭来的弹雨,钻进了坦克的履带下,一声震天巨响,坦克化为灰烬。武十三接到命令必须把中村在马家峪拖住,不然大战场的局面就非常危险,武十三知道这次是真正要跟中村决一死战的时候了,战已经打到这个份上了,两方都十分疲惫,但最关键的是要先解决水源问题,中村也考虑到了水源的问题,先一步将附近的水塘控制起来,鸭蛋等人去打水,被日军发现,双方交火,鸭蛋为了掩护众人撤退,壮烈牺牲。武十三决定主动出击,明天清晨杀入中村大营,打乱敌人的进攻计划。在当天夜晚,五连剩余的七十多个弟兄,面对这鲜艳的红旗,说出最后的生死誓言。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