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花千骨DVD版 电视剧

5.6亿播放

地区:内地

语言:国语

电视台:湖南卫视

更新时间:每周日、一 24:00 两集连播

简介: 《花千骨》由慈文传媒集团制作并发行,林玉芬、高林豹、梁胜权联合执导,霍建华 、赵丽颖领衔主演,蒋欣、杨烁、张丹峰、李纯、马可、蒋一铭等主演的古装玄幻仙侠剧。该剧改编自fresh果果同名小说,讲述少女花千骨与...展开
立即播放
剧集列表 (共50集)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花琏村里一女婴出生,该女身怀异香,易招惹魔徒。游方此地的蜀山清虚道长赠送御魔锦,让其年满十六后去蜀山,并赐名花千骨。花千骨平安长大,这夜父亲病危,花千骨去村里请大夫,却引来魔徒袭击村落。花千骨被一年轻侠士所救,原来这位名叫墨冰的侠士其实是五仙之一白子画。村民们举着火点燃了花家小屋,可白子画是为了继任长留掌门下山历练,不能用法术。犹豫间,花父逝去,花千骨悲伤难抑。墨冰陪花千骨度过了温情难忘的三天后不辞而别,回到长留正式继任掌门。花千骨心中不舍,独自前往蜀山,却被结界挡住。一身污浊的她在溪边洗浴被路过的书生东方彧卿看见,东方彧卿古板地缠着她非要娶她为妻。花千骨从其口中得知不远处瑶歌城中有座异朽阁,号称遍知天下事,能为所有人指点迷津。

  • 清虚一息尚存,临死前让花千骨做蜀山代掌门,之后再把位置传给大弟子云隐,重振蜀山,并赠给六界全书和蜀山剑谱。此时云翳却突然出现抢夺剑谱,危急时刻花千骨被突然出现的白子画所救。但是由于被施法的缘故,花千骨不记得墨冰的模样,只感觉此人很是面善。两人被困拴天链,花千骨却发现自己的血可以打开缺口。最后一同冲出桎梏。白子画追回拴天链,单春秋和云翳皆成为他手下败将,却不料这时一个男子从天而降。突然出现的美丽自恋男子乃是新任圣君杀阡陌。因清虚对杀阡陌曾经有恩,杀阡陌便训斥单春秋,自视甚高的他甚至把拴天链还给了白子画,白子画警告他行事不能过于放肆,否则正邪迟早一战。

  • 深夜,花千骨的天水滴突然发光裂开,竟破出一晶莹剔透灵虫,她开口便唤东方彧卿和花千骨为爹娘。花千骨惊魂未定又啼笑皆非,但那灵虫实在是可爱至极,花千骨为她取名糖宝。紫熏对白子画的薄情愤恨不已,发誓要杀尽天下负心汉,白子画却不为所动。魔教愈发猖獗,白子画、摩严、笙箫默,是为长留三尊。笙箫默提议长留提前招收新弟子,以增实力。花千骨得到消息决定前去闯关,便留下书信给东方。花千骨带着糖宝来到考试的长留客栈,遇见了同来考核的霓漫天、轻水、朔风等人。第一关是考生们在魍魉森林顺利待一晚就算过关,但是森林里有食人花,可能危及生命。负责考核之人是长留的大弟子落十一,落十一对糖宝很是喜爱,所以对花千骨也格外照顾。白子画看到考核名单上有花千骨的名字心情复杂,便暗地里观察她。花千骨没有武功,眼看要被淘汰却被霓漫天所救,并与她结为朋友。花千骨受宠若惊,但又怕自己连累漫天故不想跟她一块走,霓漫天深感不解。就在这时,食人花突然出现。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花琏村里一女婴出生,该女身怀异香,易招惹魔徒。游方此地的蜀山清虚道长赠送御魔锦,让其年满十六后去蜀山,并赐名花千骨。花千骨平安长大,这夜父亲病危,花千骨去村里请大夫,却引来魔徒袭击村落。花千骨被一年轻侠士所救,原来这位名叫墨冰的侠士其实是五仙之一白子画。村民们举着火点燃了花家小屋,可白子画是为了继任长留掌门下山历练,不能用法术。犹豫间,花父逝去,花千骨悲伤难抑。墨冰陪花千骨度过了温情难忘的三天后不辞而别,回到长留正式继任掌门。花千骨心中不舍,独自前往蜀山,却被结界挡住。一身污浊的她在溪边洗浴被路过的书生东方彧卿看见,东方彧卿古板地缠着她非要娶她为妻。花千骨从其口中得知不远处瑶歌城中有座异朽阁,号称遍知天下事,能为所有人指点迷津。

  • 清虚一息尚存,临死前让花千骨做蜀山代掌门,之后再把位置传给大弟子云隐,重振蜀山,并赠给六界全书和蜀山剑谱。此时云翳却突然出现抢夺剑谱,危急时刻花千骨被突然出现的白子画所救。但是由于被施法的缘故,花千骨不记得墨冰的模样,只感觉此人很是面善。两人被困拴天链,花千骨却发现自己的血可以打开缺口。最后一同冲出桎梏。白子画追回拴天链,单春秋和云翳皆成为他手下败将,却不料这时一个男子从天而降。突然出现的美丽自恋男子乃是新任圣君杀阡陌。因清虚对杀阡陌曾经有恩,杀阡陌便训斥单春秋,自视甚高的他甚至把拴天链还给了白子画,白子画警告他行事不能过于放肆,否则正邪迟早一战。

  • 深夜,花千骨的天水滴突然发光裂开,竟破出一晶莹剔透灵虫,她开口便唤东方彧卿和花千骨为爹娘。花千骨惊魂未定又啼笑皆非,但那灵虫实在是可爱至极,花千骨为她取名糖宝。紫熏对白子画的薄情愤恨不已,发誓要杀尽天下负心汉,白子画却不为所动。魔教愈发猖獗,白子画、摩严、笙箫默,是为长留三尊。笙箫默提议长留提前招收新弟子,以增实力。花千骨得到消息决定前去闯关,便留下书信给东方。花千骨带着糖宝来到考试的长留客栈,遇见了同来考核的霓漫天、轻水、朔风等人。第一关是考生们在魍魉森林顺利待一晚就算过关,但是森林里有食人花,可能危及生命。负责考核之人是长留的大弟子落十一,落十一对糖宝很是喜爱,所以对花千骨也格外照顾。白子画看到考核名单上有花千骨的名字心情复杂,便暗地里观察她。花千骨没有武功,眼看要被淘汰却被霓漫天所救,并与她结为朋友。花千骨受宠若惊,但又怕自己连累漫天故不想跟她一块走,霓漫天深感不解。就在这时,食人花突然出现。

  • 面对食人花,从不认输的霓漫天也束手无策,混乱中花千骨割破了手指用一滴血战胜了食人花。东方彧卿担心花千骨,一路跟了过来也报名参加了长留考核,花千骨十分感动。然而考核并没有相像的那么简单,夜深人静时,一阵迷烟让大家进入了须弥幻境。在此幻境中,人会看到自己最想要的东西,而无法摆脱离开。花千骨在幻境中回到了花琏村,有爹爹,还有墨冰,她迟迟不肯醒来,眼看考核结束时间马上就到,东方彧卿最后不惜割伤自己,终于将花千骨唤醒,在最后关头通过了第一关考试。东方彧卿以受伤为由在客栈休息,不再参加第二关考核。第二关是要通过悬崖上的铁链抵达对岸,花千骨自小恐高,但最终凭借毅力顺利通过。回到客栈,花千骨发现东方彧卿已不辞而别,只留书信一封。第三关考试是过长留山的三生池水,三生池水分别为绝贪、绝嗔和绝痴,如果执念太重,便会苦不堪言。花千骨心无杂念,顺利通过,她与霓漫天、轻水、朔风等人终于成为了长留山的正式弟子。

  • 除了此次考核过关的十一人,众多弟子中还出现了免考的特招生,他名叫孟玄朗。轻水对孟玄朗一见钟情。十二人在验生石上滴上血的时候,花千骨的却出现异常,白子画进行掩饰,以免被摩严发现她是自己的生死劫而动杀机。花千骨终于考进长留开始了新的生活,心中自是无比喜悦,轻水跟她同住一屋很快成为好友。她拜托落十一寻找墨冰,却始终没有下落。这日她在课堂上闯下大祸,教历史的桃翁师尊提问时,她把六界全书里所述当成众人皆知的事说了出来,被摩严当做魔界奸细施以杖刑。花千骨不敢说出六界全书,还有自己蜀山掌门的身份,怕被逐出长留。摩严见他终是有所隐瞒,下令将她关入大牢。若说出真相会被赶出长留,不说也会也将遭受同样结局,花千骨犹豫再三,此时白子画却发现了她的掌门宫羽,知道了其身份。摩严觉得有失颜面,笙箫默却帮其求情。白子画也劝她离开长留回到蜀山,花千骨难过至极。

  • 白子画、夏紫薰、东华、檀梵、无垢等五人义结金兰,常行侠仗义,被尊称为“五上仙”。是日般若门东觉大师金身被盗,五人追查至异朽阁,争斗中东华误杀老异朽阁主。老异朽阁主临死前道出,魔教赤炎魔为探得神器下落抓了他的儿子,威胁他盗取金身。东华内疚万分,独闯魔教七杀殿救出小异朽君。小异朽君得知父亲被杀悲痛欲绝,责问五上仙。白子画坚称,对错自有公理,犯错必受惩罚。小异朽君怀恨在心。花千骨始终不会御剑,孟玄朗也是掉车尾,二人一起练剑成为好友。这日花千骨从飞剑上摔下来,幸得白子画相救。这时云隐收到白子画传信赶来长留,接花千骨回蜀山。花千骨想起清虚道长嘱托,只得答应回蜀山平定一切。白子画见她还不会御剑,深夜还在拼命练习,便出手教她,并将将师父原本送给他诛杀生死劫的断念剑,赠送给了花千骨。花千骨感动莫名,随云隐回到了蜀山。蜀山清风清扬两位长老对她诸多刁难,要她跟清扬比试,如果输了就让出掌门之位,花千骨只得应战。

  • 花千骨功力大大不足,发愁为难之际东方彧卿出现。东方彧卿表示要赢清扬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他在古籍上看过一种“逆转剑法”,可以让人瞬间提升功力。花千骨靠着东方彧卿所教的“逆转剑法”打赢了清扬长老,准备在清虚葬礼之后,正式继任蜀山掌门。而原本毁容的云翳在杀阡陌的帮助下,恢复了容貌。没想到,他竟然与云隐长得一模一样,原来二人是孪生兄弟,但按家规,云翳只能一辈子作为云隐的影子存在,替他伤替他痛,故而心中憎恨日深。云翳假扮云隐引出花千骨,不料却被花千骨途中识破,但花千骨不是云翳的对手,危急关头一个美人从天而降。花千骨将对方误认作姐姐,却不知此人就是魔君杀阡陌,只因花千骨与他死去的妹妹琉夏十分相似,杀阡陌对花千骨十分友好,还赠给她骨哨,嘱咐花千骨,但凡陷入困境便可吹响哨子,他定会随即赶来。花千骨安全回到蜀山,却不料单春秋下了战帖,要花千骨交出掌门宫羽,否则再屠蜀山。花千骨宁死不从,在她的鼓舞下,蜀山上下弟子终于团结一致,誓死保卫蜀山。

  • 东方彧卿也不愿意抛下花千骨离开,说要同生共死。他帮助蜀山弟子布置陷阱与攻防,设下阵法。但魔教攻来,魔徒旷野天特别擅长机关术,一一 破解东方彧卿设下的阵法,蜀山还是节节退败。花千骨不愿看到涂炭生灵,要单春秋跟自己单打独斗,若能接下三掌,单春秋就必须撤兵,若不能,就将宫羽拱手相让。花千骨受伤硬撑,接连接了两掌,在最后一掌的危急关头,白子画突然赶到,解救了蜀山之危。然而这时众人却发现,清虚道长的遗体突然失踪,同时传来神器不归砚被夺的消息。白子画猜到是异朽阁在暗中捣鬼,花千骨一同前去,恳请异朽君交还清虚。异朽君却道不知。白子画着急离开去解决不归砚被盗之事,花千骨回到蜀山,却发现清虚的遗体已被送还。

  • 花千骨大事办妥,赶回长留,杀阡陌担心她的安危,暗中一路护送。回到长留,眼看就要迎来仙剑大会,花千骨刻苦练剑,立志在仙剑大会上夺得第一,并拜拜白子画为师。白子画却明确告诉她,不论如何,自己将不会收她为徒。花千骨还是锲而不舍地练习。此时孟玄朗在众人面前对花千骨表白,轻水感到难过。花千骨拒绝孟玄朗,表示自己只把他当朋友。而霓漫天因为花千骨突然变为掌门,生气嫉妒,不再理会花千骨。紫熏仍然不肯对白子画死心,她来到长留教新入学的弟子炼香,大家都惊叹于她的美貌。糖宝躲在厨房偷吃被落十一逮个正着,落十一拿来好多吃的警告她不许再偷吃。

  • 仙剑大会即将开始,孟玄朗却被急召离开,原来他的身份是蜀国的二皇子。老皇帝病危,急着见他最后一面,轻水和花千骨依依不舍与孟玄朗惜别。东方彧卿也前来参加仙剑大会,白子画怀疑他的身份,开始调查。然长留新招的弟子里,有一个魔徒奸细,名为尹上漂。尹上漂奉命混入长留,企图成为白子画徒弟,伺机夺取神器流光琴。尹上漂平时一直隐藏实力,只等着仙剑大会一鸣惊人。为万无一失,他还赠给霓漫天毒针,让她暗算朔风,以确保完胜朔风。最后霓漫天果然凭此,但心中却不由内疚。

  • 霓漫天没想到花千骨会成为自己获胜最后决赛的对手,发誓无论如何也要赢她,同时她的父亲霓千丈还赐予她家传宝剑来对敌。杀阡陌担心花千骨安危,深夜潜入,替花千骨疗伤。仙剑大会决赛,一场苦战,花千骨身受重伤,但一直坚持到最后,与霓漫天一同掉下水面。但因为是她先落水,所以在比武中败北,心中难过至极。收徒仪式开始,落十一和桃翁都想收花千骨为徒,花千骨心里只想当白子画的徒弟,可是如今失去了资格,正左右为难,却不料白子画突然出言,收花千骨为徒,众人震惊。霓千丈大怒,白子画拿出霓漫天的剑,道她胜之不武。摩严要他不如把前三甲都收归门下,白子画却断然表明,此生只收一个徒弟。花千骨感动至极。摩严只得让落十一将霓漫天和朔风收归门下,也算三尊直系弟子。霓漫天心中愤恨到极致。而轻水最后拜了桃翁为师。火夕和舞青萝拜了笙箫默为师。

  • 花千骨晕倒醒来,发现自己竟已到了绝情殿,从此开始了和白子画在绝情殿的生活。白子画让花千骨好好疗伤,不能随便使用内力,并将七绝谱传授给她。七绝谱是长留至宝,记载着天底下一切的知识武功,花千骨学得如饥似渴。她终于有了家的感觉,每天擦地浇花,打扫卫生,为白子画端茶做饭。但一次她却惹下大祸,毁了白子画悉心培育很多年的珍贵药材。

  • 霓漫天对花千骨百般欺辱挑衅,糖宝由于她贪吃冰莲,竟然化作人形赶走霓漫天。花千骨这段时日从七绝谱里学了很多东西,白子画还亲自教她弹琴。其间杀阡陌来长留看她,带她出去玩。看着花千骨,杀阡陌仿佛觉得妹妹琉夏再世。花千骨回山途中再遇霓漫天,霓漫天假装向她讨教剑法,实则尹上漂在暗中施放毒针,为了让她失去仙骨,被逐出门去。花千骨没有察觉地回到绝情殿,想到自己如今已是白子画的徒弟,不能让人瞧不起,给师父丢脸。花千骨开始闭关修炼,没想到却因为中毒而走火入魔。危急关头,幸亏白子画及时赶回长留山,为了保住花千骨,白子画不惜浪费修炼很多年的功力,替她打通仙脉,花千骨因祸得福,功力上升。白子画见徒弟被人暗害,愤怒中想要追查,花千骨虽知道是霓漫天暗算自己,却不肯说出实情,但心死的告知霓漫天,两人从此以后不再做朋友。

  • 花千骨练习观微之时,还不小心看到白子画洗浴,心中惴惴不安。一直深爱白子画的夏紫薰对花千骨又气又恨,却无可奈何。 落十一带领新弟子下山历练,白子画要他查出陷害花千骨的内奸,并交代花千骨路上小心。众人浩浩荡荡地来到蜀国,虽扮作江湖弟子,还是被烈行云率领的士兵拦路,并要捉拿他们,幸亏东方彧卿及时赶来解围。原来是孟玄朗获知道他们来到,想要请他们住进皇宫,烈行云却闹了误会。

  • 两人都给花千骨发了第二天一起用膳的请帖。不料第二天花千骨却回避两人,,来到上街给穷人看病。轻水来到孟玄朗处,却闹了大乌龙。 孟玄朗装病,请花千骨来为其问诊,东方彧卿也不甘落后,假装染恙。花千骨一气之下,给二人开了泻药。二人一时哭笑不得。花千骨拒绝二人,自己只当他们是兄长和好友,两人却表示都不会放弃。 深夜,魔兵里应外合,偷袭营帐,落十一受伤。花千骨想出找出内奸的办法,决定以身作饵。

  • 七杀殿给几大门派同时发出战帖,三尊下令让他们结束历练,赶往太白门支援,防止魔道来袭。花千骨和众同门赶往太白山。 却原来,其他几大门派只是扰乱视听,魔徒最后全力攻击的是太白山。大兵压境,太白力不能敌,还好花千骨身上有白子画的流光琴,可以拖延一二。然而旷野天等人利用毒蚊子靠近花千骨,花千骨被叮中毒,魔教来袭,太白山一时死伤无数,危急关头,杀阡陌和东方彧卿赶来。花千骨此时才知道杀阡陌的真实身份乃是魔君,不由震惊。杀阡陌既想要流光琴,又不想伤花千骨的心。最后东方彧卿提议,双方比试,三局两胜,以流光琴和不归砚为赌注。杀阡陌同意。第三局原本是单春秋对战孟玄朗,未成想到单春秋突然发难,掳走花千骨,想要先杀了她,白子画赶到将花千骨救下。第三局比试,变成白子画对战杀阡陌。

  • 第二天的酒宴上,各派掌门,还有夏紫薰、孟玄朗等人均数到场。轻水对孟玄朗表白,却被拒绝。花千骨作为最大的功臣,深得众人赞誉,霓漫天吃醋嫉妒,故意给花千骨灌酒,然后挑拨她跟夏紫薰斗香。 夏紫薰是仙界顶级的调香高手,根本没将花千骨放在眼中,却没想到三轮比试下来,竟然输给了花千骨。而夏紫薰更是从比试中,发现了花千骨内心深处其实早已对白子画动情。她传音怒斥花千骨,花千骨深感惊讶。

  • 夏紫薰因为在酒宴上出丑,迁怒于霓漫天,霓漫天争辩自己才是最恨花千骨的人,最后跟夏紫薰达成一致,答应帮助夏紫薰监视花千骨。 白子画带花千骨回到长留山,弟子出山历练一趟,都需要再经受三生池水的考验,可是如今,霓漫天心中的贪,轻水心中的痴,花千骨心中的情,都让他们遭受到三生池水的剧烈腐蚀。花千骨强制用内力压下,没有受摩严处罚,却终究还是瞒不过白子画。

  • 夏紫薰用计夺验生石不成,耗费一半功力强闯绝情殿。这才发现花千骨竟然是白子画的生死劫。夏紫薰大怒,不顾白子画的阻拦冲去杀花千骨,却不料东方彧卿突然挡在花千骨身前,替她受下致命一击,性命垂危。白子画说服夏紫薰救东方彧卿,可是夏紫薰也无能为力,这世上只有杀阡陌的武功可以救东方彧卿的命。然而杀阡陌却开出条件,要用流光琴来交换。原来杀阡陌的妹妹琉夏很喜欢古琴,当初也是因流光琴而死,杀阡陌一直想要得到流光琴,以满足妹妹的愿望。

  • 花千骨为情所困,开始逃避白子画,白子画微微失落,见花千骨心有杂念,便出言开导花千骨,并决定带她下山历练,增广见闻,并寻找失踪已久的神器悯生剑。此时轻水也因为思念孟玄朗,偷偷溜下山,到皇宫里找寻。

  • 孟玄朗贪玩,因思念长留山的生活,不理朝政,无心做什么皇帝。这也导致孟玄聪有可趁之机,在赏珠宴上,孟玄聪发动政变,谋朝篡位。幸亏花千骨和白子画赶到及时,孟玄朗才捡回一条命。同时白子画也得知,王剑即是悯生剑,只是此时已被孟玄聪夺去。 为了坐稳皇位,孟玄聪跟七杀殿合作,一直追杀孟玄朗。孟玄朗没想到皇兄会反派,倍受打击,走在大街上,见到民不聊生,才顿然大悟。他恳请白子画等人襄助,使他夺回皇位,他也定然会做一个好皇帝。

  • 白子画与花千骨赶到蜀山参加传位大典,花千骨要将蜀山掌门之位正式传位于云隐。各派掌门也前来观礼。花千骨察觉云隐似乎有些不同,心中疑惑。 传位仪式上,太白山绯颜掌门惨死,大典不得不中断。众人怀疑是妖魔杀了绯颜,花千骨表示一定会彻查此事。 然而深夜,在花千骨沐浴之时,一个黑影吹响了花千骨的骨哨。杀阡陌冲冲赶来,花千骨觉得奇怪,恐杀阡陌被陷害,连忙让他离开,然而为时已晚。各派掌门赶来,认定是杀阡陌杀了绯颜,而花千骨是串通妖魔的奸细。花千骨百口莫辩,只得让杀阡陌快走。杀阡陌怕众人为难花千骨,将她打晕带回了七杀殿。

  • 单春秋一心想要将杀阡陌推到至高无上的地位,助他获得神器和神器中的洪荒之力。无奈杀阡陌因为琉夏之死决心再不抢夺神器。为了让杀阡陌忘记这段记忆,单春秋给杀阡陌吃下了行尸丹。然而行尸丹的药效过于强烈,杀阡陌虽然忘记了琉夏,重新开始抢夺神器,但时常会陷入疯癫发狂状态。 花千骨匆匆赶回蜀山,想要提醒白子画云隐为云翳假扮,白子画也已察觉,并将悯生剑交给云翳,设下陷阱。云翳果然拿着悯生剑去杀被关押的云隐,因为他们俩人的羁绊,只有悯生剑才可以斩断。白子画和花千骨及时出现,阻止了一切,而云翳也因为最终的失败,自刎于悯生剑下。

  • 白子画带着花千骨和糖宝前往西域韶白门查探韶白门掌门雁停沙死因。却发现韶白门的入口隐秘在风沙之中,只有能风沙散去之后方能入内。三人好不容易等来风沙,寻得韶白门入口,白子画却不方便进入,原来按韶白门之门规约定,韶白门不得有男子入内,门下弟子更是不得与男子相交,否则将处以极刑。无奈之下,白子画只得将查案的重任交给花千骨和糖宝。

  • 为了顺利追查到媚儿的下落,白子画带着花千骨和糖宝在去莲城之前,先转道去看自己多年的朋友,同为五大上仙的檀凡。檀凡拥有微观千里的能力,原本白子画想要从檀凡这里获得线索,檀凡却拒绝相告,白子画无奈带着花千骨和糖宝离开。花千骨和糖宝随白子画来到莲城,得到连城城主无垢上仙的接待。花千骨发现莲城城主虽为上仙,但却富可敌国,其目的是想用更多的财富去帮更多的人。

  • 无垢上仙欲杀媚儿,花千骨奋力相救,可根本不是无垢对手,花千骨不明白无垢为何要杀媚儿,无垢才道出当年与媚儿的恩恩怨怨。 白子画被困在棋阵中不得出去,此时夏紫薰赶了过来,白子画这才知道自己中了无垢的调虎离山之计,花千骨已经被无垢引至外面,危在旦夕。 无垢向花千骨道出当年的恩怨,原来无垢曾经遭遇过生死劫,他的生死劫正是媚儿的好友云牙。说完这些,无垢出手杀了媚儿,接着欲杀花千骨,花千骨不明原因,无垢才道出,花千骨亦是白子画的生死劫。为了不让白子画变成自己的样子,他决定杀了花千骨。

  • 花千骨劫后余生,白子画决定带着花千骨返回蜀山。夏紫薰眼见无垢未能杀了花千骨,便决定亲自动手。檀凡阻止不成,而夏紫薰将花千骨打得重伤,自己也被白子画所伤。 夏紫薰身受重伤,危在旦夕。檀凡向异朽君求救,异朽君告知唯有耗尽功力相救才行。檀凡为了救夏紫薰,不惜耗尽功力,换回夏紫薰一命,耗尽功力而死。

  • 夏紫薰因此而受到刺激,疯极入魔,并下定决心要杀花千骨,不惜与七杀殿的单春秋合作,里应外合,先是夏紫薰告知玉浊峰掌门温丰予七杀殿将来攻打,玉浊峰早作埋伏。就在温丰予以为自己可以一举歼灭七杀殿时,却不料夏紫薰突然出手,从其手中抢走神器卜元鼎。玉浊峰向白子画发出求救令,白子画前去相救。但花千骨放心不下白子画,又不想害白子画,便悄悄跟踪。哪知早已被白子画发现,花千骨不舍与白子画情谊,决定陪白子画走完雪山就自行离开。两人在雪山中渡过一段美好时光,却不知道夏紫薰早已用卜元鼎补好迷阵,引得花千骨和白子画进入卜元鼎的阵中,两人被困其中。

  • 白子画救回花千骨,眼见卜元鼎便要将两人吞噬,白子画欲将花千骨推出,哪知花千骨却不肯放下白子画一人,将白子画也带了出去。 出去以后,白子画和花千骨遭到单春秋等人的追杀,眼看就要不敌,此时绿鞘带着异朽阁的人前来相救,这才使得花千骨和白子画暂时脱险。 花千骨回到长留之后,缓缓醒来,才发现自己因为受伤而沉睡多日。而师父白子画对外却闭关不见,甚至连花千骨也不见。

  • 白子画不想让花千骨再为自己浪费血,便让花千骨安心准备仙剑大会。 花千骨一心准备仙剑大会,并且每天去看望白子画,给白子画送吃的。但白子画却始终让她把吃的放在外面,不让她入内。这天花千骨再次来送吃的,白子画毒性再次发作,花千骨欲效法之前放血救白子画,却被白子画狠心赶了出去。 花千骨担心白子画的身体,便想着法的要给白子画送血,可白子画始终拒不相见。花千骨无奈,只得将自己的血放在桃花羮中,意图蒙骗白子画。白子画一口便闻到了异样,被白子画重罚。

  • 花千骨一边练剑,一边继续给白子画送桃花羮。很快将迎来仙剑大会,霓漫天威胁花千骨,若输给自己便不将花千骨倾心白子画的秘密说出去。 花千骨在仙剑大会上有意输给霓漫天,霓漫天却仍想泄露秘密,以此彻底将花千骨排挤出长留,花千骨一时间动了杀机,却被白子画发现,再次受其重罚,白子画从此不愿再见花千骨。

  • 霓漫天凭着花千骨的手绢欺辱花千骨,正好被东方彧卿和糖宝撞见。东方彧卿问起花千骨被欺负原因,花千骨道出自己的手绢被霓漫天偷去了,这才处处受霓漫天牵肘。 东方彧卿决定帮花千骨拿回手绢,夜闯霓漫天卧室。 东方彧卿成功拿回手绢正要离开时,却被白子画拦住。东方彧卿以为白子画要杀自己,却没想到白子画却是要东方彧卿照顾花千骨。东方彧卿也知道了花千骨对白子画的心思。 霓漫天醒来,才发现自己的手绢已经被东方彧卿夺走。而霓漫天愤愤不平地想要告诉摩严,却发现自己的手根本不受控制,画下摩严是乌龟的字样惹得摩严大怒。 花千骨虽然被逐出绝情殿,但心里放不下白子画,偷偷上绝情殿看望白子画,却被白子画狠心赶了出去。而霓漫天仍然不肯放过花千骨,百般欺负。朔风实在看不下去,劝霓漫天回头是岸。 花千骨再上绝情殿,白子画终究控制不住自己的毒性,疯狂入魔,一口咬住了花千骨。

  • 花千骨再上绝情殿,白子画终究控制不住自己的毒性,疯狂入魔,一口咬住了花千骨。这一幕正好被弟子李蒙看见,误以为花千骨和白子画有不伦。为了不让师父的名声受损,花千骨不得已将李蒙关了起来。随后,花千骨向杀阡陌求助,学习禁术磨掉了李蒙的记忆,并且也抹掉了白子画的记忆。 白子画料想自己时日无多,叫来花千骨,将其逐出长留。 白子画让花千骨回蜀山当掌门,可花千骨早已下定决心为白子画偷盗神器。 花千骨欲再度给白子画送药,却被白子画裁定逐出师门,搬离绝情殿。花千骨为救白子画,到异朽阁求救解毒之法,发现只有炎水玉才能救他。

  • 花千骨带着朔风前往蓬莱盗取神器,途中遇上人间的中元节,两人一起放水灯祭奠先祖,朔风却告诉花千骨自己根本没有亲人。就在两人准备要前往蓬莱时,东方彧卿赶上,不顾花千骨反对要求同往。三人一起赶往蓬莱,用幻思铃控制住蓬莱掌门霓千丈,使得霓千丈交出了手中神器。 花千骨刚刚从霓千丈手中拿走浮沉珠,却不料单春秋一路跟踪至此,假借花千骨之手杀了霓千丈,并留下线索称霓千丈乃是花千骨所杀。 蓬莱弟子通知长留,霓千丈被杀,霓漫天悲恸万分,要求长留三尊缉拿花千骨。白子画依然相信花千骨本性纯良,打算调查清楚,可霓漫天却认为白子画偏袒花千骨,愤怒离开长留。 霓漫天回到蓬莱为父亲霓千丈送葬,并接任蓬莱掌门之位,并发誓要手刃花千骨,为父报仇。 白子画也发现花千骨盗走了自己所有的神器,同时派落十一告知各派花千骨要偷盗神器,严加防范。花千骨、东方彧卿和朔风三人决定闯九霄塔盗取下一件神器,此时异朽阁的绿鞘现身,助他们一臂之力。

  • 花千骨等人闯九霄塔,三人闯至塔顶,发现神器被上古神兽所守护,绿鞘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封印住了神器,盗走了玄镇尺。花千骨、东方彧卿和朔风将绿鞘的尸首送回异朽阁,并将其火化。送别绿鞘之后,花千骨和朔风便前往七杀殿问杀阡陌接谪仙伞。可到了七杀殿才知道,谪仙伞被单春秋提前借走了。杀阡陌疑惑花千骨为何突然要谪仙伞,花千骨却言辞闪烁,不敢相告。 花千骨前往东海找单春秋拿谪仙伞。玄镇尺亦被盗的消息传到长留,白子画决定亲自去找花千骨。等白子画匆匆赶至七杀殿,才发现花千骨已经离开。花千骨和朔风来到东海岛屿上,问单春秋拿谪仙伞,单春秋将谪仙伞拿到之后便匆匆离开。 此时夏紫薰为追赶白子画而来,花千骨顺便从夏紫薰手中拿到了卜元鼎,至此,除了炎水玉,花千骨集齐了所有神器。

  • 花千骨和朔风来到空地上准备解开神器封印,唤回炎水玉,却发现朔风便是炎水玉的一角。朔风为成全花千骨,牺牲自己的性命,使得炎水玉全部归位。 花千骨匆匆赶回绝情殿,却找不到白子画,正要离开时,被摩严等人团团围住。 众人要捉拿花千骨,花千骨借助不归砚迅速离开,回到东海找单春秋要回白子画。 花千骨搅动东海寻找白子画。在皇宫的孟玄朗和轻水,七杀殿的杀阡陌,蓬莱的霓漫天皆接到花千骨出现在东海的消息,决定前往东海看个究竟。 花千骨在东海海底终于找到白子画。

  • 花千骨进入墟洞之中才发现,所谓的洪荒之力原来在一个被囚禁多年的少年身上,要想毁掉洪荒之力,必须杀了少年。花千骨想起白子画教导过自己要一心向善,花千骨决定放弃杀人,而是选择教导少年向善,并为其取名南弦月。花千骨却不知道因为洪荒之力出世,外面各方齐聚,大战一触即发。最终合所有人之力,在墟洞最虚弱的时候打开一缺口,白子画、东方彧卿以及杀阡陌一同进入了墟洞之中。 东方彧卿欲杀南弦月得到洪荒之力。南弦月为保花千骨,便将洪荒之力给了她,东方彧卿终究不忍下手。白子画见到墟洞中晕倒的花千骨和南弦月,几乎站立不稳。他完全不能相信阴差阳错之下花千骨竟然得到了洪荒之力,一旦离开墟洞,只会成为众矢之的。护徒心切的他竟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将花千骨身上的洪荒之力以押上自己的所有力量为代价尽数封印。

  • 仙牢之中,白子画问花千骨为何要盗取神器,花千骨却不愿说出真正原因,并撒谎说是受杀阡陌之命潜入长留,甘愿承担所有过错,并求白子画放过南弦月,白子画答应。花千骨将朔风留给霓漫天的传音螺让白子画转交。霓漫天拿到朔风的传音螺,才知道朔风已化作炎水玉。在留给霓漫天的传音螺中,他真情表白深爱着她,杀害霓千丈的人并非花千骨。但霓漫天却不肯相信,将朔风和霓千丈的死归咎于花千骨。不论东方彧卿如何规劝,用尽各种方法,花千骨也不肯跟他离开逃走。只是笑着交代他好好照顾糖宝,想办法救救南弦月。东方彧卿凭生唯一一次陷入恐慌,他强吻了花千骨,触碰了她的舌头,要她不要把罪责全担下,无论如何要替自己辩白。长留三尊会审,跪在大殿之下,花千骨瑟瑟发抖,无法承受白子画失望的眼神。而为了不泄露出自己做这一切的初衷是因为深爱着自己的师父,宁肯咬破舌头,满嘴是血。对于戒律阁的指证,她统统认罪,只求不被逐出师门。杀阡陌问询赶来救花千骨,不惜与长留大动干戈,一场大战即将拉开。

  • 花千骨被罚受九九八十一根消魂钉之刑,花千骨被十八根消魂钉折磨得已只剩下半条命。 然而让她更肝肠寸断的是,白子画言教不严师之过,提起赠她的断念剑,亲自执行刑法。白子画整整一百零一剑,挑断花千骨所有筋脉气穴,花千骨完全变成废人一个,关入监牢。却不知白子画其实是有心救她,为了她不至于魂飞魄散,而替她受了余下的钉刑。白子画因为代替花千骨受刑而被打得功力尽失。在牢中,霓漫天借机报复,舌头被封住,不能用语言表达的她,为了告知摩严花千骨对白子画的禁断之情,竟往有痴心的花千骨身上淋了三生池中绝痴池的水,却没想到花千骨执念太深,绝情水反应强烈,双目失明,容貌被毁得面目全非。摩严大怒,以白子画之名义,将花千骨放逐到了六界之外蛮荒之地。却告知天下人,花千骨是被杀阡陌给偷偷送走了。

  • 东方彧卿四处感知不到花千骨的存在,甚至用尽一切力量也无法知晓白子画将她藏在哪里。 东方彧卿跟异朽阁作交换,决定前去蛮荒营救花千骨。离开前,东方彧卿放任一直被其控制在异朽阁的东华自由离开。东华离开异朽阁,去看已经逝去的好友檀凡和无垢。花千骨来到蛮荒,差点被蛮荒中的人杀害。而夏紫薰得知花千骨被逐蛮荒,很是心痛,白子画却告知夏紫薰,乃是自己亲自所为。东方彧卿四处找不到花千骨,便直接上长留问白子画要人。白子画告诉东方彧卿花千骨已经被自己逐到蛮荒,东方彧卿一怒之下妖杀白子画为花千骨报仇。千钧一发之刻,东华突然现身挡在白子画身前,救了其一命,自己却死在东方彧卿的剑下,东方彧卿悲愤万分。因为花千骨到了蛮荒,之前的禁术已经失效,李蒙想起当日自己看到的一幕,告诉了摩严,摩严为了保全白子画的性命,杀了他灭口。东方彧卿将花千骨留下的手绢交给白子画,白子画才知道花千骨对自己早生爱意,心痛不已,东方彧卿也发誓,一定会救回花千骨。杀阡陌找不到花千骨,直接到长留要人,却被告知花千骨被流放蛮荒······

  • 花千骨与睚眦兽搏斗,竹染便是要借此激发出花千骨体内的洪荒之力。花千骨的力量被激发出来后,白子画便遭到反噬。花千骨打败了睚眦兽,本想杀了它,却终究不忍心。东方彧卿与异朽阁作交换,寻找解救花千骨的办法,而代价便是五识尽丧,不得好死。杀阡陌留给白子画接回花千骨的期限已到,再次到长留要人。白子画自然交不出人,杀阡陌便开始杀害长留弟子,白子画出手阻止。就在白子画险些就要被杀阡陌杀掉时,东方彧卿突然来找杀阡陌,称自己已经找到解救花千骨的方法。东方彧卿与杀阡陌商议决定由杀阡陌打开穷极之门,然后东方彧卿进入蛮荒接应花千骨。为了杀阡陌的安全,单春秋极力反对,杀阡陌不忍杀他,将其逐出七杀殿。

  • 竹染一面努力破除白子画给花千骨下的封印,一面利用花千骨一统蛮荒。最后竟妄图用禁术牺牲三千人的性命,打开回来的密径。 花千骨发现后大怒,斩其小指以示警告。本以为回到长留无望,却没想到就在大家都非常绝望的时候,杀阡陌在蛮荒之外打开通往蛮荒的穷极之门,放花千骨出来。 蛮荒之外,杀阡陌苦苦支撑着穷极之门的入口,却遭到摩严和白子画等人的阻止,杀阡陌为了救回花千骨,不惜耗尽功力。旷野天为了保护杀阡陌也被摩严杀死。

  • 当花千骨和东方彧卿赶来时,杀阡陌已经将七杀殿的大门紧闭。花千骨为了进去见杀阡陌,激发体内洪荒之力打开七杀殿的大门,白子画再次遭到反噬,才知道花千骨已经从蛮荒逃出。 花千骨终于见到杀阡陌,发现杀阡陌因为救自己而苍老不堪,花千骨悲恸万分,将杀阡陌打晕暂时冰封在冰棺中,伺机救回杀阡陌。

  • 花千骨教幽若做桃花羮。花千骨跟着幽若一路来到绝情殿,发现白子画跟幽若宛若当年的自己,内心悲痛不已,以为白子画就要重新收徒。白子画的收徒大大典开始,花千骨还是忍不住前去观摩,但在关键时刻再看不下去转身离开,为此伤心不已,即便东方彧卿相劝也无济于事。糖宝也因为白子画重新收徒而大怒,跟落十一生气,哪知收徒大典结束后,大家才纷纷明白,白子画乃是为花千骨收徒。 东方彧卿和花千骨还在为如何找南弦月而发愁,可东方彧卿渐渐失去五识,黑夜中被火烧着,花千骨意识到东方彧卿有异,却被东方彧卿蒙混过去。就在花千骨万般绝望时,糖宝告诉花千骨,白子画乃是为了自己而收徒,花千骨忍不住跑回绝情殿看望白子画。就在花千骨准备离开时,白子画出手阻止,却遭到花千骨洪荒之力的反噬。花千骨不忍离去,欲运功救白子画,却被摩严撞破,摩严要杀花千骨,却因为忌惮白子画被反噬而不敢出力,险些被摩严打死,幸亏夏紫薰突然出手相救。

  • 东方彧卿为照顾花千骨,自己下起了厨,花千骨再次发现东方彧卿的异常,东方彧卿却始终不愿意说出真相。摩严为了惩治花千骨,故意以糖宝的性命威胁落十一向糖宝放出假消息,称南弦月被关在九霄塔。糖宝告知花千骨,东方彧卿知道有诈,劝花千骨不要去。但花千骨眼见五星耀日即将到来,坚持去闯九霄塔。东方彧卿拗不过,只得陪她一同前往。而糖宝回到长留才发现,自己和花千骨被骗,就在她想要去阻止花千骨时,却被摩严关进了长留仙牢中。

  • 花千骨和东方彧卿赶到长留,发现南弦月已经被行刑,花千骨执意救人,眼见就要成功,白子画却突然赶了回来。花千骨不愿对白子画出手,却没想到摩严突然出手偷袭花千骨,东方彧卿为救花千骨,挡下这致命一击而亡。花千骨这才知道,原来东方彧卿为了救回自己,与异朽阁的交换条件是五识尽丧不得好死,同时南弦月也被处死。悲恸万分的花千骨生无可恋放弃抵抗,被白子画出手困在云宫,而白子画亦将掌门之位交给摩严。

  • 花千骨被困期间,幽若来陪花千骨,直到将她的心一点点融化,花千骨开始真正教幽若练功,成为幽若的师父。竹染为了向摩严复仇,不惜挑起七杀殿和各派的斗争,并且向各派下了战书。 糖宝一心想要寻找花千骨下落并救出她。终于,糖宝想到跟踪幽若的办法,找到了花千骨。可云宫被却被白子画的结界封印,以他们的能力根本无法打开。糖宝和落十一决定回到异朽阁寻找办法。糖宝和落十一在异朽阁翻阅了几天几夜,终于找到办法,原来只有皇宫中的离愁珠方可打开云宫的结界。糖宝用离愁珠炸开云宫结界,准备救出花千骨,哪知却被霓漫天一剑刺中。

  • 花千骨眼看糖宝被杀,万念俱灰冲破封印,白子画再次被反噬倒下。落十一因为糖宝之死而自杀。摩严带人攻打七杀殿,才发现原来竹染对自己如此怨恨已深,因为自己竟是他的亲生父亲。花千骨入主七杀殿之后,七杀殿异军突起,而竹染凭借她扶摇直上,几乎成了七杀殿之主。白子画因为封印被冲开而法力尽失,而夏紫薰为了恢复白子画的功力,更是不惜耗散自己的功力而死去救他。为了拯救苍生,白子画自愿来到七杀殿,想尽最后一点力,劝花千骨回头。

  • 白子画认为小骨变成如今这样,他该负有极大责任。他依然尽一切能力去感化她。因为他心底里相信,花千骨的单纯善良是不会抹灭的。花千骨将白子画困在七杀殿,白子画悉心教导她,试图唤回其纯真的本性。可花千骨本性未失,她要的只是得到白子画的承认而已。但白子画终究无法面对两人的感情。与此同时,孟玄朗派人四处打探轻水下落,过去许久,终于找到流落街头的轻水。找到她时才发现,轻水已经失心疯,根本不认得孟玄朗是谁,孟玄朗伤心之余,将轻水带回皇宫照看。

  • 花千骨心下感动,决定控制体内的洪荒之力,不让白子画失望。而轻水在宫中时好时坏,孟玄朗依然悉心照顾。花千骨发现了白子画手臂上的绝情池水的伤疤,可白子画终究不愿意承认自己对她的爱,他当着花千骨的面剜去伤疤。导致花千骨伤心欲绝。花千骨自知自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与摩严一战也在所难免,也作好了赴死的打算。临死前,花千骨去皇宫看了孟玄朗和轻水,与之诀别。花千骨约战白子画,故意制造出自己要杀尽长留众人的假象,导致白子画终究出手亲手杀向花千骨。白子画这才发现,原来花千骨之所为都是骗自己的,她的本性从来未变,只是既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又得不到白子画的爱,只求一死。白子画追悔莫及,眼见花千骨就要死去,摩严亦是悔恨万分,用自己的性命救回花千骨一命,但花千骨却永远失去了记忆。 自此,白子画带着失去记忆的花千骨归隐山林。

收起
演职员表
系列剧集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