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不放手 6.2

《爱你不放手》是由高林豹,林玉芬联合执导的电视剧,李宗翰、李康宜等主演。该剧讲述了徐盈和希宇排除万难结为夫妻,患有自闭症的希宇因为和徐盈的爱,从自闭中走出来,逐渐融入社会。内向男孩平...
剧集列表 更新至 42 / 共42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新郎姜希宇接过新娘徐盈的手,心里充满着幸福和喜悦。希宇虽然患有沟通障碍,但他的坚持感动了徐盈,两人终于走进了结婚的礼堂。就在两人交换结婚戒指之际,韩振宇冲进了礼堂,并试图阻止婚礼的进行,但刚在医院昏迷中醒来的振宇身体极度虚弱,走到盈面前就力竭晕倒,婚礼在一番混乱后顺利完成。

  • 盈致电振宇相约海边见面,并说出揭示振宇身世的信件在自己手中,振宇恼羞成怒,认为盈是在威胁自己,盈向振宇承诺只要振宇放下仇恨,做回自己的本份,她就不会把信件的内容说给任何人知。振宇要求盈离婚, 自己也与娜离婚, 重新开始,他认为盈这样做还是爱着自己,与希宇只是玩着过家家的游戏,盈看着手中的戒指,坚定自己只爱希宇一个的决心。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新郎姜希宇接过新娘徐盈的手,心里充满着幸福和喜悦。希宇虽然患有沟通障碍,但他的坚持感动了徐盈,两人终于走进了结婚的礼堂。就在两人交换结婚戒指之际,韩振宇冲进了礼堂,并试图阻止婚礼的进行,但刚在医院昏迷中醒来的振宇身体极度虚弱,走到盈面前就力竭晕倒,婚礼在一番混乱后顺利完成。

  • 盈致电振宇相约海边见面,并说出揭示振宇身世的信件在自己手中,振宇恼羞成怒,认为盈是在威胁自己,盈向振宇承诺只要振宇放下仇恨,做回自己的本份,她就不会把信件的内容说给任何人知。振宇要求盈离婚, 自己也与娜离婚, 重新开始,他认为盈这样做还是爱着自己,与希宇只是玩着过家家的游戏,盈看着手中的戒指,坚定自己只爱希宇一个的决心。

  • 徐母谎称不让盈照顾平安是怕盈因想起已夭折的孩子而伤心,但盈对平安的身世充满着疑惑,她决定亲自去调查。盈来到平安曾经住过的育幼院,得知自己就是平安的亲生母亲,是五年前一生下就夭折的亲生骨肉。得知自己的孩子尚在人间,盈显得非常激动,亦为母亲当年欺骗自己而气愤,两母女为此发生了激烈的争执。

  • 徐母回到家,向丈夫诉说工作太累,要丈夫到足疗店帮手。徐父在足疗店回想妻子一反常态的举动,感到事有蹊跷,立刻返回家中,遇上刚好也回到娘家的盈。此时家中空无一人,原来徐母故意把丈夫支开,为平安收拾行李,把平安送走。再次失去孩子的盈着急要找回孩子,徐母坚决不肯说出平安的下落。

  • 振宇在姜宅外等盈回家,盈却视而不见刻意回避。盈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告诉振宇平安的存在。希宇在家找不到盈而郁郁寡欢,盈以外出郊游作为补偿。盈向胡要求不要带保镖,胡表面上答应盈的要求,但私底下还是让邹毅暗中保护。同时,慧对照顾平安策手无策,致电盈求助,盈只能带上平安。原来的二人世界被平安的插入变成三人同行,希宇感到不爽,并希望平安能从眼前消失。希宇把平安关在厕所内,盈并没有怪责希宇,而且耐心引导希宇,让希宇有照顾平安的责任心。

  • 盈看着平安被欺负心里极为难受,她不想平安再受到伤害,决定要跟平安一起生活。徐父徐母一直为平安的户口而担心,为了让平安能名正言顺的和他们一起生活,必须解决上户口的问题。慧与潇一直为得到父母同意复合而烦恼,徐母答应让二人复合,但作为条件,二人必须答应结婚后领养平安,使平安能上户口,二人踌躇。

  • 慧和潇带着平安到百货公司购物,遇到正在巡视业务的振宇,慧慌忙带平安离开。盈带平安到姜家作客,平安得到希宇的细心照顾,平安看到希宇画的画感到赞叹,盈适时的给希宇戴高帽让希宇感到信心满满,平安与希宇度过了快乐的一天。胡发现希宇与平安之间的互动有利希宇性格的良性发展,盈认为这样的互动对两人都有利无害的,便大胆向胡提出领养平安的意愿。然而这一提议无论姜家还是徐家都是持反对意见,胡希望盈能为希宇生儿育女而不是领养孩子,徐家更坦言盈只能在平安和希宇之间选择一个。

  • 希妮无意中知道自己的工作是胡暗中安排,不满母亲干涉自己的事情,愤然离家出走,胡担心女儿闯祸,命邹毅照看好希妮。胡把调查平安身世及其养父黄兴的事交给振宇,要求尽快查出黄兴的下落。振宇找到黄兴,并从黄兴口中得知平安当年一出生就由一曹姓女人寄养在家,生母是一名护士。振宇几乎能断定盈是平安的生母,自己就是平安的爸爸。心里很是激动,表面却不动声色。

  • 振宇送胡回家,借此机会向盈打探平安的身世,但盈处处回避振宇的话题,振宇一无所获。得知人工受孕测试成功的消息,娜满心喜悦,急不及待把喜讯告诉振宇,但换来的只是振宇的冷淡回应。振宇此时所有的心思都在为证实平实身世的事上,其它事情跟本听不入耳。

  • 盈教导希宇如何鼓励平安,希宇与平安相处越来越和谐。盈接到平安主诊医生来电,得知振宇到过医院了解平安的状况。盈请求振宇放弃平安,但振宇决心送平安出国,让平安得到最好的治疗,接受最好的教育,在健康的环境中长大,他不希望平安在胡的阴影下变成第二个希宇。盈无法说服振宇,只能让徐父尽快找到黄兴,把抚养权拿到手。

  • 胡在见过顾邦瑞后,心中有了决定,她借庆祝娜怀孕的事宴请邦瑞、振宇及娜到家里吃饭,实际是宣布将正式领养平安,众人举杯庆贺,唯振宇面色难看。振宇感到懊恼,晚上独自饮闷酒,娜仍对振宇的反应感到莫名不解。

  • 姜家和韩家为邦瑞饯行用餐,盈突然接到黄兴的要挟电话,平安见到黄兴惊恐得躲进桌底。黄兴的行为对平安带来恶性影响,遭到振宇谴责。希宇无意中发现二人对话。平安在邦瑞面前情绪失控,令胡感到蒙羞。胡向盈发泄不满,认为平安身心不健全,盈感到懊恼。邦瑞嘲笑希宇与平安物以类聚,振宇本来内心情绪翻腾,顾的说话更令振宇感到浮躁。

  • 黄兴趁胡离开姜宅,假扮快递员出现在姜宅,意图再次恐吓平安并对盈做出威胁,黄兴变本加历向盈索取更多的钱,否则抢走平安。希宇认出黄兴,向盈复述了当日自己撞破黄兴和振宇的密会时二人的秘密对话。慧到医院求证,原来潇结扎手术失败,慧求得清白,惭愧的潇急于向慧解释,却接到盈的来电。盈从潇口中探得振宇最近的异常举动,认为黄兴的行为皆是振宇背后主使,以阻止自己领养平安。盈就此事气冲冲到希珍百货找振宇理论,二人发生口角被胡撞见,胡欲质问盈和振宇的口角究竟所为何事,却接到管家唐姨的来电,顿时神色凝重。

  • 娜得知姜家遭遇骚扰便特意前来姜宅看望盈,希宇和平安的温情场面勾起了娜对腹中孩子的憧憬。娜在岸边漫步遇到初恋情人王澈,娜将怀孕喜事告知王澈希望得到祝福,王澈却刻意回避,让娜无限感慨。王澈决定放开对娜的思念,将娜送的生日礼物相机转送给了希妮。

  • 希妮喊王澈离开,她看见王澈出神,王澈说无意的说她很幸福,顾娜看见希妮和王澈一起离开。王澈把顾娜送给他的摄像机送给了希妮。钟秀打电话给顾娜,见面之后顾娜说她希望徐盈领养平安,钟秀把顾娜的项链还给她让她以后不要再管此事。顾娜回家看到两条一模一样的项链,她这时才知道徐盈就是那个曾经和振宇在一起的女人。振宇回家之后顾娜什么都没说就去做饭,晚上她又翻来覆去睡不着就起来去振宇的书房找东西,本来准备离开的顾娜无意间发现一把钥匙,她打开抽屉看见了振宇和徐盈的合照。振宇起床发现顾娜睡在妈的卧室,顾娜说她可能感冒了怕传染给他,振宇说请假带顾娜去看病,顾娜说她会自己去。顾娜拿着项链去找卖家鉴定,项链和她的确实一模一样。顾娜还没走出珠宝店就晕倒了。顾娜在医院想起来自己曾经问徐盈为什么和她之前的男朋友分手,振宇还说她怎么可以当着希宇的面问这样的问题,徐盈就当着振宇的面说她是被那个男人抛弃的,振宇听不下去就阻止了徐盈。顾娜的朋友去看她说给振宇打电话,顾娜不让。

  • 钟秀说不希望在家里看见平安,徐盈终于承认平安是自己的孩子。徐盈给钟秀道歉,钟秀问她和希宇的婚姻还有什么意义。希宇拉着徐盈的手说平安不是小偷,唐阿姨过来让徐盈去抱平安,钟秀让人把儿童房清理掉。顾娜走到王澈的摄影棚想起自己前一阵子才给王澈说自己过的幸福,现在就发生这样的事,她给王澈打电话,王澈说自己已经有了女朋友让她以后不要再给他打电话,他转身就看到顾娜在柱子后,希妮出来王澈拉希妮说出去喝一杯。钟秀让徐盈带孩子离开,徐盈去给希宇说就算她离开了他也可以做好多事,徐盈让希宇好好照顾自己,希宇转过身不听她说话。徐盈给希宇贴了好多便利贴,都是希宇要注意的事项。徐盈带着孩子离开了,希宇追出去拦在出租车前不让徐盈离开,邹毅抱着希宇,希宇拿出徐盈送给他的哨子,徐盈还是狠心的离开了。

  • 徐父反对盈母子重新搬回姜家,他坚持要女儿与希宇离婚,那样盈便无需看着胡的面色过日子。即便如此,盈还是在母亲的谅解与支持下,和平安一起搬回了姜家。母子一进家门就收到了希妮的欢迎,得到希妮的支持盈倍感安慰。

  • 希宇兴高采烈地参加平安的幼儿园入学典礼,之后却变得沉默寡言。原来,典礼上周围的人察觉出希宇异常并在其背后窃窃私语,令希宇倍感难受。希宇渴望被他人当成正常人看待。盈了解到希宇的痛苦,又从医生处得知希宇可能并非天生的自闭者。遂向胡提出让希宇接受障碍诊断的请求,自以为久病成医的胡很快就否定了盈的建议。盈唯有私自带希宇到医院进行检查,因为时间紧迫只好委托潇到幼儿园接平安放学,正巧娜要用车,潇迫不得已之下带着平安来接娜。

  • 百货商场内,万念俱灰的娜看着瘦小的平安越想越气,途中接到振宇的电话,被长期蒙骗的侮辱与委屈随即翻山倒海般涌上心头,一时冲动竟松开了平安的手,狂奔而去。许久,娜正一人在街头发呆,盈来电,娜才惊慌发现自已闯祸了,四处寻找平安。振宇与盈赶来寻找丢失的平安,娜装晕被送院。最后在警局找到平安,振宇送盈、平安回家,娜悄悄尾随看到三人一起上车离开的情境暗自神伤。平安哭道是娜丢开了自已的手,令盈十分担心,于是哀求振宇如果爱请放手,不要让平安再受到伤害。

  • 娜以补偿弄丢平安为由向盈提出带平安外出的提议,盈为了消除隔阂答应让娜单独带平安外出。随后,娜却以车坏了无法返回为由骗盈来其度假别墅接平安。盈才发现此别墅正是当年与振宇要送给自己的别墅,盈心里一惊,急忙开车到别墅。盈来到别墅见到手捧红酒的娜,却未见平安。娜对盈积怨已久,故意在这栋振宇和盈曾经约会过的别墅中与盈对质。盈知道娜对自己误会极深,极力挽救和娜的关系,娜却毫不领情。房内突然传出平安喊妈妈的声音,盈寻子心切却被娜拉扯动弹不得。二人拉扯之间,娜突然失足滚下楼梯。

  • 胡探望流产的娜,娜伸冤说盈是为了姜家的财产而将她从楼梯上推下去,胡惊讶并否定了这一说法,只因盈早已签了放弃姜家财产保证书,娜一听便哑口无言。希妮得知娜流产,于是约娜见面,王澈送希妮去赴约才发现希妮的大嫂竟是娜。之后,娜无理要求王澈趁早与希妮断了关系,令王澈回想起当初自己与娜的缘份就因娜父亲的阻拦而终止,王澈内心再陷阴霾。胡近来极力支持振宇进入董事会,刚经历丧子之痛的振宇感到意外。同时,面对娜冷淡,振宇誓要弥补心中对妻子的愧疚,但娜竟提出要领养平安的条件。

  • 娜坚持要领养平安,但振宇却坚决反对。振宇知道自己得到胡的支持即将成为董事会成员,在这个时候贸然领养平安只会节外生枝。另一方面,因为娜流产和盈之间的误会日益加深,以及和胡之间紧张的婆媳关系,终日提心吊胆的徐家不得不考虑为未来的出路另谋生计。

  • 潇和徐父因谋划开餐馆的事而到处观摩,竟让徐父遇上了老张,当年让徐家一无所有的骗子。胡得知振宇便是平安的生父后坚定了送走平安的决心,她故意支开盈,然后离间希宇和平安,不仅毁掉希宇的相册,更将希宇的宠物鱼毒死然后嫁祸平安。希宇因之前被平安同学取笑而与平安产生了隔阂,这次小鱼的死亡更让希宇深受打击。连盈也对平安产生了误会,只有独自安慰平安的胡心知肚明。另一边,振宇仍旧劝阻娜领养平安,但娜的一意孤行令振宇无奈。

  • 希宇在平安房间内发现了平安画的道歉卡,明白平安没有生自己的气,于是偷溜出去幼儿园见平安。平安见到希宇喜出望外,更与周围再次耻笑希宇的同学打架。希宇私自外出让管家唐姨惊慌失措,等盈反应过来时,两父子已兴高采烈地回到姜宅。

  • 王澈近来一直躲避着希妮,更试图假借有了新欢来逼退妮,妮愤然辞工。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子称呼希宇为爸爸,振宇夺回平安监护权的心越来越坚定。娜认为只要先在经济上打跨胡,那么官司胜诉的几率必然大增,遂怂恿振宇找父亲邦瑞合作。

  • 徐父在老张的帮助下决意揪出迫害自己的凶手。面对老张威胁的振宇态度冷淡,在提示幕后主谋另有其人后便径自离去。徐父发现振宇口中主谋竟是自己的亲家胡。徐父到姜宅与胡对质,岂料胡先发制人,以盈和振宇的过去刺激徐父。徐父心脏病发入院,徐母伤心过度当场晕倒,徐家方寸大乱。

  • 徐母打电话告知盈,振宇带平安在医院看徐父,连忙赶回医院,途中遇到潇。潇把从老张那得知的振宇是陷害徐父的主谋告知盈。盈十分震惊,为此找振宇对质,振宇见无法隐瞒,只能说出是胡策划了一切事情。此刻,盈仿佛因为意识到自己和希宇的婚姻仅是胡精心设下的骗局而心力交瘁。

  • 盈回到姜家,质问胡徐父一事,胡坦然说出这一切的确是自己所为,二人的矛盾彻底爆发。希宇看到盈决意离开姜家后奋力阻止,岂料娜突然出现并当着盈和姜家人的面将平安的身世告知希宇。希宇受到刺激径自回屋,盈欲上前关心希宇却遭到胡阻止。众人的离去,只剩盈独自伤感。

  • 徐父出院回家,盈跟父亲说如果因为自己会令父亲再次入院,自己可以带着平安离开家。徐父阻止并怪罪自己没教好女儿,更觉得盈的选择是对不起姜家。盈无奈说出了振宇不是希宇亲哥哥的事实,为了不让希宇受到更大的刺激,她才隐瞒的这一切。知道所有的真相的徐父万分心痛女儿心里承受如此多的痛苦。

  • 希宇在希妮和邹毅的陪同下正式和盈办理离婚手续,二人内心都对对方依依不舍,但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与此同时,徐父再次来到姜宅,目的是交还包括房子及足疗店在内的姜氏资产,并想追回因为胡别骗的钱。胡起初对徐父的坚持不以为意,但徐父的言词让胡无言以对。

  • 希宇无法开口说话,平安以为爸爸不愿意和自己说话伤心的走开了。希宇发现盈胸前挂着自己所送的发饰,仿佛意识到什么。盈知道无法再假装冷漠,态度开始软化。胡突然出现在画室,见到希宇瞒着自己私下与盈见面,大怒!胡决意分开希宇和盈,却遭到希宇的抵抗。不顾一切的追出去找盈, 激烈拉扯之间,希宇艰难地开声对盈说出了“我-爱-你”三字!希宇回家后仿佛灵感不断,画作画完一张又一张,完成最后一笔后希宇终于忍不住泪水,恳求母亲将盈接回家中。

  • 盈发现自己和母亲在幼儿园情绪失控的情景竟然被娜暗中拍下。娜让盈缺席参加活动的过失为自己创造有利的证据,但盈的行为却给了娜额外的机会。 在律师的提示下, 盈翻出当日娜故意遗失平安的录像交给振宇, 证明娜一心领养只为报复。受到震撼的振宇将存有娜故意遗失平安录像的u盘交给娜,娜主动认错并告知丈夫自己所做的一切皆是为了弥补当日的错误。振宇内心的矛盾加深,夫妇二人之间产生了隔阂。

  • 盈好不容易在医院谋得一份看护的工作。但好景不长,院方忽然收到一份指责盈是小三的神秘邮件。盈被辞退。盈失落地步出医院,竟见娜带着胜利的笑容对自己招手,盈知道是娜在幕后搞小动作。二人针锋相对。失落的盈来到了幼儿园,发现希宇带着平安骑着自行车快乐的玩耍着。

  • 娜希望和丈夫修复关系,主动陪伴振宇巡视卖场。胡将希宇带到卖场,藉此向振宇宣告希宇才是百货公司的正统继承人。振宇为胡的行为感到费解,同时希宇对母亲此举也并不领情。希宇回到展览中心,发现自己竟被中心莫名地被辞退了。其实是胡暗中做了手脚。

  • 天下起了大雨,迷路的希宇父子只能躲在公园里面避雨。振宇得知平安失踪的消息后非常担心,却又发现娜的举止异常,开始怀疑娜是否有心将平安藏起。夫妇争执之间,振宇发现了娜的真正目的——希珍百货的股权,然后真正控制振宇和平安。娜警戒振宇,只要振宇不背叛自己,董事长之位仍将是他的囊中之物。希妮和邹毅在大雨中寻找希宇, 患难中更见真情, 温馨甜蜜, 正式确定恋人关系。

  • 平安被迫搬到振宇家暂住。但每晚都发噩梦, 振宇温柔地轻抚平安入睡, 心痛不已。却不发觉背后妻子幽怨的眼神。娜瞒着振宇将其身世告知胡,并与胡同谋如何和即将迎来事业巅峰的振宇抗衡。并告知盈也知道振宇身世。胡此更怒火中烧。她一番冷静下来, 借和振宇对话, 威胁把他的一切夺回来时, 取走振宇头发。娜对平安管教严厉, 尤其纠正平安偏食的习惯。振宇则一副慈父相。

  • 盈和希宇的心, 又再靠近一起。盈说服华鹏收留希宇。胡来到找希宇回家, 看到希宇画的恶魔自己, 伤心欲絶, 怒气而回。希妮点出所有人都对希宇有信心, 鼓励他自立, 只有母亲, 才是真正岐视希宇的人生。徐家一家人乐也融融, 计划夺回平安的监护权。毅帮希宇找房子, 向法院证明可以独立生活。但监护权官司前景并不乐观,虽然希宇正希望通过努力去证明自己有资格成为平安的父亲。

  • 董事会上,一场胡与振宇之间的激烈较量正在展开,两人各自都拿出最后最有力的证据来攻击对方。双方争持不下,旗鼓相当。最后的一票落在了娜身上,她的决定将影响着这场战争谁胜谁负。掌声之下,新任董事长振宇的获胜意味着胡的落败,外强中干的她终于倒下在病床。

  • 胡去探希宇, 看到盈, 立刻怒火中烧破口大骂盈虚伪, 刻意隐瞒振宇的身世,间接助长了振宇打败自己。希宇见状况挺身保护盈,不惜与母亲反目。落泊的胡本想得到儿子的安慰,却弄巧反拙,心灰意冷。一直以来的压力终于压垮了胡,摔倒在地上。盈见此极为不安,面对希宇伤心的质问, 只好默默离开。但在生活上常常暗自照顾希宇, 二人终于又再走在一起。

  • 人生跌进谷底的娜终于因服药过多而倒下, 幸而振宇及时进她进医院获救,娜醒来, 二人一番真心对话, 振宇对娜存愧疚。因为娜住院, 他让盈接平安回到老徐饭馆,徐父问盈为什么可以带平安回来。盈无语。盈探望病床上的娜,娜大发脾气,要求盈离开,盈向娜表示真心的喜欢娜, 感谢她照顾平安,还希望改善她们之间的关系。

  • 平安的善良和对娜的关心, 让她和振宇二人心有所感。娜对振宇坦白自己为报复才助他争取监护权, 振宇表示她的报复得逞了, 因为他再也离不开平安。希宇在华鹏的帮助下为上庭作准备, 但效果不太好。徐家一家也为盈祝福。在上庭当天,胡向盈表示支持,希望她把平安带回来。希妮帮胡换药,胡感受希妮的细心,一切尽在不言中, 母女真正心连心。

  • 娜最终都因为爱振宇而犠牲一切, 宁愿自己一无所有, 也让振宇得到他想要的东西。胡最终重新完全接受盈,让二人复婚,同时,以此成为完整家庭做基础, 并替盈找最好的律师上诉, 以便抢回监护权。振宇和平安的生活过的并不好,平安老想回去找爸妈,盈明确告诉振宇, 为了帮他, 她已伤害了最爱自己的人, 所以, 他们之间的恩义已清, 让振宇深思, 他重回到以前二人的小屋, 忆起和盈的种种往事,最后决定,辞去了董事长职务,也把平安交还给盈, 放弃一切离开。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