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涩世纪传说 立即播放

6.4亿播放
电视剧 48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张哲书

简介: 私立罗兰德学院,以查理曼大帝身旁的十二圣骑之首——罗兰德骑士所命名是一所堪称上流社会踏板的超级贵族学校,标榜着荣耀、热情以及奉献的骑士精神,罗兰德的学生只要一毕业几乎都成为各领域的精英分子,只是这间百...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四个风格迴异,但都十分俊美的少年…卓远之、战野、度天涯、宇文寺人,奔向一个未知的终点……一切的故事要从一年前的罗兰德学院开始说起……私立罗兰德学院,以查理曼大帝身旁的十二圣骑士之首─罗兰德骑士所命名,是一所堪称上流社会踏板的超级贵族学校,标榜着荣耀、热情以及奉献的骑士精神,罗兰德的学生只要一毕业几乎都成为各领域的菁英分子,只是这间百年历史的学校,今年却面临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 在战野的解释下,众人这才明白,原来战野有一个致命伤,面孔健忘症,任何看一眼介绍过自己的人,只要战野一回头,立刻就忘了一干二净,战野的毛病让两人十分尴尬,若是连脸都记不住如何相处四年?而就在此时,远之露出招牌邪笑,邀天涯打一个赌,谁能用最短的时间让战野记住自己,若是远之输了,就为十年前的事向天涯郑重道歉,若是天涯输了,则不可以交换宿申请。

  • 隔天,三个人一同参加了新生必修的骑术训练课,三人闪耀的外表顿时成为全场的焦点,但呛辣美艳的马术老师─火曦却一点也不把三人放在眼里,霸气的挥舞着马鞭要学生们自我介绍,远之发现远方一对锐利的眼神,原来是大名鼎鼎罗兰德学院院长儿子,同时是检纪部部长─宇文寺人,两人似乎在彼此身上找到同样的气味。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四个风格迴异,但都十分俊美的少年…卓远之、战野、度天涯、宇文寺人,奔向一个未知的终点……一切的故事要从一年前的罗兰德学院开始说起……私立罗兰德学院,以查理曼大帝身旁的十二圣骑士之首─罗兰德骑士所命名,是一所堪称上流社会踏板的超级贵族学校,标榜着荣耀、热情以及奉献的骑士精神,罗兰德的学生只要一毕业几乎都成为各领域的菁英分子,只是这间百年历史的学校,今年却面临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 在战野的解释下,众人这才明白,原来战野有一个致命伤,面孔健忘症,任何看一眼介绍过自己的人,只要战野一回头,立刻就忘了一干二净,战野的毛病让两人十分尴尬,若是连脸都记不住如何相处四年?而就在此时,远之露出招牌邪笑,邀天涯打一个赌,谁能用最短的时间让战野记住自己,若是远之输了,就为十年前的事向天涯郑重道歉,若是天涯输了,则不可以交换宿申请。

  • 隔天,三个人一同参加了新生必修的骑术训练课,三人闪耀的外表顿时成为全场的焦点,但呛辣美艳的马术老师─火曦却一点也不把三人放在眼里,霸气的挥舞着马鞭要学生们自我介绍,远之发现远方一对锐利的眼神,原来是大名鼎鼎罗兰德学院院长儿子,同时是检纪部部长─宇文寺人,两人似乎在彼此身上找到同样的气味。

  • 寺人以检纪部部长的名义带上寝室督导老师君怜伊来到303室,摊开学生手册告诉三人寝室内不得饲养危险宠物,指得当然是远之养的狼犬─阿狗,战野替阿狗说话强调阿狗不危险,远之强调著阿狗受过严格训练,不会对人有攻击性。

  • 一日,在303室内,天涯对战野近日早出晚归不做值日清洁起了抱怨,这时远之带回了本月份水电与电话帐单,战野一看爆表的帐单责怪家裡的两位大少爷不懂节约,天涯一句无心的话,彻底惹怒了一项温和的战野,两人越炒越烈,竟然打了起来,战野使出了随取随掷、随掷随重的功夫,搭配上了灵活的轻功,天涯则使用著阿拉斯特皇室代代相传的古西洋剑术,双方斗得不可开交,没想到远之一招之间就将双方拉开,双方不欢而散,这时楼下忽然传出咆啸,几个混混因為女友看上天涯,索性上门挑衅,天涯正愁无处发洩,带著西洋剑下楼接受挑战,没想到远之也一时技痒,以拿手的跆拳和空手道将手下纷纷打跑,主将害怕指名要找天涯一对一,却不知身為王子的天涯竟然身怀绝技,以细长的西洋剑轻易的战胜球棒。

  • 远之最近一直魂不守舍的,常常会不自觉的放空,更会无意识的带著阿狗溜狗到酒吧附近时常「路过」,远之也得不承认,之雾的影子一直在脑海中消逝不去,远之没想到自己也会陷入这样的「状态」,却又隐藏不住,一日远之依旧带著阿狗,却冷不防巧遇出来倒垃圾的之雾,远之做贼心虚,却努力保持郑定,之雾大方邀请远之有空可以到自己的酒吧坐坐,远之随口答应,并让自己看起来酷上一点。 远之「用计」让战野今天无法上班,当晚立刻「偶然」到了酒吧报到,远之坐在吧台,和之雾十分聊得来,之雾调了杯特别的调酒「坚守的爱」与远之分享,并跟远之聊起了酒吧的故事,原来这家酒吧正是之雾被黑道杀死的男友所留下,远之这才回想起原来之雾在海边试想奠祭男友,之雾為了两人的回忆,毅然决然地休学当起了酒吧老板,并决定再也不碰触爱情,就在远之準备离去时,店内突然传出了争吵声,原来是有一眾流氓準备要收取保护费,远之好奇想看之雾如何处理,没想到瘦弱的之雾却比远之想像的要坚强,始终不肯付钱,远之出现準备出手赶跑混混,一触即发,之雾脑中却立刻想起了男友反抗

  • 隔天,小混混门再度大摇大摆来到店裡,食髓知味,竟然跟之雾要著比昨天更多的钱,之雾不肯再付,小混混竟然叫了几个兄弟霸佔住店内的位置,害怕生事的客人一个个走光,战野气得牙痒痒,準备发挥了自己超乎想像的丢掷技术赶跑了混混们,却被之雾阻止,坐在店内的远之怒极反笑,决定要给混混们一些代价。远之透过猫猫啟动卓冠堂的情报网,查出了这群混混是当地的一个小堂口,远之单枪匹马闯入,小混混们本来还想肥羊入虎口準备教训远之,却没想到堂口老大赶紧过来巴结,眾人这才知道远之是天下第一大帮派卓冠堂的少堂主,纷纷吓得尿了裤子,远之轻描淡写表示,若看到这群混混再去酒吧闹事,会将他们帮派整个连根拔起赶到非洲,犹如恶魔般的态势,让眾人再也不敢张扬。远之将混混不会再出现的消息婉转告诉之雾,要之雾别再担心,之雾问起原因,远之尷尬的表示是战野父亲的警方势力吓坏了混混,没想到此时远之竟然递出一张打工履历表,表明想要来酒吧打工,远之纳纳表示若战野不在时,自己可以充当起安管的职务,战野在一旁简直笑弯了腰。

  • 战野跃跃欲试,表示要在比赛中给一向找三人麻烦的寺人难堪,这一周等于是学院中合法的决斗机会,其实不只战野如此想,一些平常对寺人积怨许久的坏学生也摩拳擦掌,将矛头指向寺人,而现任的四天王更是直接找上寺人,想给寺人一点教训,没想到寺人凭著自己的鞭法以一敌四,打败了现任的四天王,震惊了全校,众人这才发现寺人不是单纯的草包,纷纷打了退堂鼓,一致看好寺人夺冠。 四人各显本领,远之的近身格斗、天涯的犀利剑术、战野的纸刀扑克牌、寺人的鞭法,各自过关斩将,没想到战野跟天涯竟然率先碰到,好胜的两人决定分出高下,没想到最后战野因为移动幅度过大出界,导致天涯轻松获胜,天涯在决赛遇上了寺人,两人使出了真功夫,斗得难分难解,最终寺人技高一筹,打败了天涯,天涯跟战野十分吃惊,没想到寺人竟然这麼厉害,寺人与远之在众人的呼声下进行决赛。

  • 寺人信心满满绝对能打败远之,却没想到远之连右手都没使用,就压倒性的制衡著寺人,正当要分出胜负的那一刻,暗处飞来一件暗器,远之大為吃惊,也看见之雾出现在观众席露出了恐惧神情,远之收回拳势,装作负伤自动弃权,还没看清楚究竟的观众欢声雷动,但寺人却脸色铁青,远之这样的戏弄,比一拳打倒自己还要难受。寺人对三人一筹莫展引起宇文博不满,宇文博将在国外研习的训导主任万任横调了回来,没想到一回来得万主任為了拢络学生的心,发给每一位学生一人一台平板电脑…

  • 一天,天涯去做按摩却意外的被人陷害穿女装被照,天涯女装照出现在学生的平板电脑裡,流传校园,天涯无脸以对,羞愧的神智不清生病。没想到此时,一名水电工来修水管,离开之后战野就被诬赖成為偷窃学生钻石的小偷,一连串的事件让远之起疑,远之遂叫猫猫查清真相,却意外让幸之雾以為猫猫是远之的女友,远之无奈…无言以对。

  • 原来是万任横设计陷害天涯穿女装被拍,战野偷窃女学生的钻石,不过这些都被远之一一的解破,当三人得知都是万任横所為,竟大胆得找万任横出来谈判,没想到万任横功夫了得,远之、天涯、战野皆不是万任横的对手,三人对万任横一筹莫展…一名远之从来不认识的同学将远之、天涯、战野找去了顶楼,没想到远之一到同学就从二楼高度的顶楼纵身往下一跳,吓坏了眾人…

  • 长年在刀口上舔血的远之一面打电话,一面用极老练的手法替伤患做紧急处理,立刻卓冠堂专属的黑色厢型车快速将伤患送至医院,好不容易让同学捡回一命,带这起坠楼事件,却引起了校方的高度关注。同学在医院裡清醒,没想到竟然指出是三人联手将他推下楼,万任横要以杀人未遂為理由将三人退学,儘管火曦认為事有蹊俏,就连一向和三人為敌的寺人也不相信是他们下的手,但一切的矛头都指向三人,三人表示愿意与受伤的同学对质,但伤者却以恐惧名义拒绝会客,三人百口莫辩,只得暂时停学等待校方发落。 在此同时,幸之雾的酒吧也被陷害,假酒事件爆发…

  • 三人闯入医院找到了坠楼受伤的同学的病房,想问清究竟是怎麼回事,受伤同学露出了心虚的表情,却咬紧牙关死撑著不说,战野大怒抓起他的领子要他讲清楚為何要嫁祸三人,但天涯却有了不同的想法,天涯阻止了战野,心平气和的要同学先好好休养,三人无功而返,决定从别处下手,三人回到案发现场,发现顶楼的监视摄影机全都无故被破坏,但战野却发现了更高处大气系有一台能录影的望远镜,三人夜裡摸黑闯入宇文博的办公室找寻到大气系顶楼的钥匙,途中远之发现一个名叫做「地心计画」的档案吸引了远之的注意,远之正想要翻开,但时间紧急只得作罢。

  • 三人亲自去找了宇文博,将一切证据摊在宇文博面前,远之冷冷地问著这一切是不是宇文博在背后指使,却没想到宇文博凛然在三人面前发誓,关於这次事件自己一点也不知情,战野和天涯皆不相信,但远之却表示自己相信不是宇文博所教唆,不待战野等人询问,便领头离去。隔天会议上,受伤的学生果真站了出来,却没想到受伤的学生竟然自首表示是自己妒忌三人的好人缘,而故意跳楼诬陷三人,宇文博做出了判定,将受伤学生退学处分,三人得以回复学籍……一切的变化皆太突然,三人不敢置信。事后三人询问受伤学生為什麼要当面说谎,学生表示罗兰德背后的董事会不是他惹得起的,但很感谢三人為自己所做的一切,表明三人给了他勇气去面对未来还债的生活,看著同学默默离开校园的背影,三人隐约觉得罗兰德学院董事会似乎在顾虑些什麼。

  • 天涯不甘愿地接下教练的工作,并且有心在训练之中,让公主知难而退。天涯严格的训练下,没有击剑底子的公主吃足苦头,但公主的毅力让天涯颇為吃惊,随著比赛日接近,天涯為了消除脑中的烦恼,训练时显得越来越严苛更,两人一起為比赛努力付出,远之、战野发现两人的脾气和态度真是绝配…

  • 天涯发现了公主的右脚似乎有异状,强行的脱去公主鞋袜发现公主的右脚肿了起来,原来公主私下遭受到天涯的疯狂女粉丝袭击,天涯对公主又愧疚又无奈,要公主弃权比赛,好好休息,公主大怒表示怎麼能不战而败,天涯高傲表示自己一辈子从不打没有胜算的仗,公主大骂天涯没种,像个女人一样胆小,这一席话戳中了天涯的痛处,两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比赛现场,公主明显处於弱势,对於天涯没出现始终耿耿於怀,公主饱受著攻击时不知是眼前幻影还是人生的走马灯,公主眼前似乎闪过了天涯的身影,一阵又羞又怒的情绪化作了最后的力量,使尽最后的力气做出了一阵猛攻…

  • 如预期地…公主输了!没能赢得比赛。原来公主刚刚的表现天涯都看在眼裡,天涯讚赏刚刚的比赛,公主忍不住要流下感动泪水…天涯无奈优雅的蹲下身,第一次背人在自己的身上,公主存心作弄天涯,表示天涯对自己那麼好一定是喜欢自己,天涯脸红大喊冤枉,两人又吵又闹,公主笑到几乎连脚上的疼痛都忘却了。宇文博告知寺人,本届的学生会长将要提前补选,寺人决定拿下会长的头衔,用实力证明自己的存在。

  • 学生会长竞选活动在罗兰德如火如荼的展开,突然间各种关乎寺人不利的消息都在学生间爆开,滥用检纪部职权、靠父亲关说、一次早会,寺人在报告的时候,之前因為作弊退学的三个学生竟然上台闹场,气冲冲地指责寺人竟在他们父母任职的公司散发他们作弊的传闻,台下一片譁然,纷纷大骂寺人竟然做了如此卑鄙的手段,寺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台下的远之细想,一系列事件似乎太过於巧合,决定介入调查。事情越滚越大,传入了罗兰德学院院长宇文博耳中,宇文博重重斥责了寺人,并透漏动用老师的力量去替寺人拉票,令寺人十分恼火,寺人将这几年的积怨一口气爆发,寺人咆啸著自己所做的一切努力,都被院长儿子这个身分盖过,父子间的衝突到了极致,宇文博用力地打了寺人一巴掌,寺人做了18年来最疯狂的举动,离家出走。

  • 幸之雾的收留,让宇文寺人备感温暖,寺人心中也渐渐得对之雾起了好感…大家都找不到寺人去哪,没想到寺人出现时就宣告要退选…寺人竟然主动退出选举的新闻传遍了学园各处,寺人的名额由纪检部方飞刀补上,方飞刀办事一向俐落、圆融,加上寺人原本的支持票,意外成為了大黑马,会长的宝座垂手可得,远之起了疑心,决心一探真相,遂说服天涯、战野三人合力进行一场抓鬼行动…

  • 远之设下陷阱假意支持套到方飞刀口供,原来散佈寺人谣言、通报作弊学生父母公司的都是方飞刀,两人的对话被天涯偷偷录下,靠著战野的骇客技术,準备在学校广播中进行直播,没想到意外经过的寺人将一切看在眼裡,要求三人饶了方飞刀,失去斗志的寺人要方飞刀好好尽会长责任,消沉离开。 方飞刀禁不起良心谴责供出了一切事实,无论柯柯怎麼央求,寺人就是不愿意再度参加竞选,远之约寺人进行空手道较量,藉故打醒了寺人…

  • 重新站起来的寺人,决定再战学生会长,在没有学校的内定帮助下,靠著自己,漂亮地当选。远之、天涯、战野三人在酒吧閒聊…没想到寺人也到酒吧!就在此时久吧来了四位创世纪专科学校的踢馆高手,远之、天涯、战野、寺人在眾目睽睽之下,漫不经心的比赛令对方主将出了大糗,四人轻鬆获胜,没想到几天后对方的教练─创世纪专科空手道社社长车神竟然独自找来303室,要303室给个交代。车神的吵闹声吵到了正在看最爱的卡通的战野,意外演变成战野与车神决斗的闹剧…

  • 车神虽然功夫高强,却仍旧不敌战野,被战野戏謔性的耍弄著,这时楼下传来一阵叫嚣声,原来创世纪的伙伴担心车神的安危全都来了,好在车神上前与眾人解释,才化解一场不必要的战争,但因為刚刚的骚动,宇文寺人前来抓人,在远之的掩护之下,创世纪的人全部逃离。三人来到酒吧,却没想到在酒吧裡遇见了车神,车神得知惹出麻烦十分抱歉,之雾看出战野似乎对车神有意,旁敲侧击的问车神有无心仪对象…

  • 车神心中仰慕的竟是从未见过脸孔的卓冠堂少堂主,惹得天涯和战野啼笑皆非…但之雾听到车神的话变了脸色,竟然愤怒将车神赶了出去。打烊时,远之看见之雾有心事,开车载之雾兜风,之雾这才告诉远之,自己的男友正是死在卓冠堂的手上,并且还告诉远之,远之一直以来的付出让自己大受感动,决定回应远之对自己的感情,之雾亲上了远之,决定展开新的生活,但远之脑内却一片混乱,不知如何是好。一天早晨,天涯如平常一样要指导公主击剑,却没想到公主被罗兰德第一花花公子宇文浪缠上,天涯与宇文浪一言不合,相约去决斗,没想到决斗还没开始,突然遭受一票黑衣人埋伏,冰冷的网帐网在两人的身上…

  • 天涯和宇文浪被抓入基地之中,因為天涯狼狈加上过敏的样子,意外被绑匪头头误认是抓错人,因祸得福,使两人暂时脱离险境。另一方面,公主连同303室的眾人找寻消失的天涯,告诉眾人王国传来天涯被绑架的情报,眾人焦急不安,战野连忙打电话给战持,战持却表示现在完全不知道绑匪的身分,天涯贵為阿拉斯特王子,警方贸然行动绝对会增加天涯的危险,战野只能将希望寄託在远之,急忙打电话连络远之,这时的远之却因為跟之雾进行著第一次的约会,以為战野是打电话来调侃,掛上了手机。远之和之雾度过了幸福甜蜜的一日约会,对一向在刀口舔血的远之来说,这是作梦也想像不到的事情,傍晚,战野公主等人到游乐园找到了远之,战野立刻告诉远之天涯被绑架的情况,公主哭著表示现在只有远之有办法救他,远之顾不得之雾在身旁,立刻拿出电话指派女僕─躲猫猫用卓冠堂的情报网调查绑架集团的身分,之雾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要远之告诉自己不是真的,远之无从辩解,顾不得儿女私情…远之等人上了猫猫开来的黑色厢型车,留下之雾,扬长而去…

  • 果不其然,绑匪绑架了扮成王子的寺人,众人靠着追踪器跟上,不顾危险,拯救天涯与宇文浪。真假王子被绑在一起遭受青铜拿枪质问,就在千钧一髮之际众人赶上,远之、战野、火曦、猫猫纷纷发挥本领,甚至连剑术不甚高明的公主也为了天涯冒险前来,霎时迳行了一场大战,混战中,青铜力剋寺人,索性被远之所救,落败的青铜慌忙间掏出枪,一枪眼看要射中天涯,公主捨命扑倒天涯躲过,众人好不容易制伏了青铜集团,远之询问青铜幕后主使,青铜虽没有招供但众人隐约发现这次的绑架事件似乎跟罗兰德有所关连,突然间公主倒了下去,众人才发现公主刚刚营救天涯时中了枪伤。天涯在外心情复杂的守候,远之陪伴着天涯,点化天涯别因为两人的身分去阻断一段两情相悦的情感,天涯此时亦说不出心中的感受,所幸子弹没伤到公主要害,公主在急救下甦醒,公主清醒过来,发现守候自己一整夜的天涯,大为感动,公主想向天涯表白,却被天涯含煳带过,也许这段感情还没昇华成爱情,但确信的是两人的友谊关係并不因为天涯的身分而受影响,之雾却在303室外等远之…

  • 事实之下…之雾大受打击。赏了远之一巴掌后愤而离开。远之和战野如往常一般要去酒吧打工,却没想到之雾竟将酒吧转手,新老闆转交了一封信和一杯酒给远之,信裡之雾字裡行间透露出恨意,并送上这杯特调的「离别」斩断两人的关係,决定放下一切,去英国生活,远之默默地喝下了这杯酒,一道淡淡的泪光,滑过了远之的脸颊。深夜道场内,寺人疯狂的练习着鞭法,汗如雨下,想起了之前败在远之手下又屡次被他拯救,为自己的软弱又羞愧又愤怒,没想到这时出现了一个神祕的老人,无端的向寺人挑衅,要寺人向自己出手,老人两叁招打败寺人,并表示如果寺人愿意拜自己为师,替自己做一件事……自己便将传授寺人最深奥的功夫……

  • 远之惆怅若失,将自己关在303宿舍内,无意间发现了房间墙壁上有一个机关,裡面竟然藏着战持的日记本,塬来二十年前战持、英冠、宇文博三人竟然是303室的室友,战持的日记裡写着自己暗恋度一夜的经过,令远之意外的是,度一夜当时的男友竟是远之自己的父亲,没想到日记的最后一页更是让远之惊讶,原来宇文博背叛了朋友,将英冠赶出了罗德兰学院,远之将日记之事也告诉天也和战野,并开始对三人会同时来到罗兰德学院是有所安排的…当晚…寺人闯入了父亲的办公室,也发现了名为「地心计画」的报告书,寺人犹豫片刻,拿走了报告书……

  • 远之等三人找上了宇文博,想亲口询问着四个人20年前的关係,宇文博避重就轻表示四人只是过去的朋友,并表示不会因为过去与英冠有交情而给远之特权,并带有强烈敌意要远之在学校「小心」一点,一切的对话被寺人所听到,夜里,寺人将报告书交给了老人,在老人的指导下,练着奇特的鞭法……花锦堂意外发现宇文寺人在勤练奇特鞭法,而花锦堂也成为这奇特鞭法受伤的第一人…303室的门铃声响起,天涯面前出现的是一个严肃、精实的中年男子,战野怪叫一声,塬来这人正是战野的老爸─战持,战持表示自己休假来探视战野要在宿舍借助两天,战野大感头痛,生性彆扭的两父子没说几句就吵了起来,众人从战持口中得知塬来当年战持与度一夜、卓英冠、还有宇文博竟是同学,除了已经看过战持日记的远之,其他人都大感意外,战持不断的向天涯示好,想要询问天涯母亲度一夜的近况,另天涯十分头痛。

  • 隔天战持偷偷趁着三人上课时闯入远之房间想要拿回自己的日记,却没想到远之早已埋伏在这等着战持,并询问起战持此行的目的,战持这才将自己收到不明信件表示罗兰德要在今年被废校,据了解罗德兰学院的某处似乎埋藏着什么秘密…但对于细节战持显得有些欲言又止,远之直觉性便想到了之前在院长办公室看见的「地心计画」。远之暗中再度来到宇文博的办公室,想要探取当初看到的「地心计画」却没想到整份报告已然不见,远之只好放弃,另作打算。隔天,战持向众人告别,战持从天涯处得知度一夜十分幸福表示欣慰,给予祝福,并意有所指地请远之有空传达给英冠,尽管现在两人的身分是黑白对立,但自己仍当英冠是好友,最后战持提醒三人要特别留意宇文博,表示现在的宇文博眼中只有名利以及欲望,当年甚至为了院长的宝座间接逼死了老校长,绝对会为了董事会不择手段。

  • 尽管之雾的酒吧已经换了人经营,但远之仍不愿意面对这伤心地,辞去了酒吧职务,没想到新来的服务生竟是车神,两人原本不打不相识,在一起工作下战野渐渐对车神有了好感,唯独车神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仍是素未谋面的卓冠堂少堂主让战野头痛不已…

  • 没想到此时,一个战野毫无印象自称─高脉脉的女子,竟当面告诉战野,自己是战野的女友……303室内,慌乱的战野告诉了天涯与远之事情的经过,战野表示有面孔失忆症的自己的确不记得脉脉的样子,但对脉脉的名字却似乎有印象,三人思索也理不出头绪,战野决定先暗中观察…看看这个脉脉究竟是何方神圣。脉脉贴心、温柔,不但对战野忘了自己没有抱怨,还十分殷勤的黏在战野身边陪伴,战野虽然感到有些不自在,但却也无法拒绝这个「女朋友」的好意,战野有了女友的消息在罗兰德学院传得沸沸扬扬,也引起了校刊社记者柯柯的注意,柯柯决定邀请战野跟脉脉做一篇专题报导,战野本想拒绝,但被远之阻止,众人都想看看脉脉的反应。访问时脉脉讲着跟战野交往的经过,但战野却一点也回忆不起来,柯柯犀利的问着其中的疑点,脉脉回答显得有所保留,但对战野的感情看似又不像作假,众人头更大了…

  • 远之在无意间从柯柯那里听到了罗兰德的紫钻石传说,传说罗德兰学院裡藏着一枚紫色钻石,是过去一对十分恩爱的学生情侣所埋下,只要找到它,便可以获得一辈子的幸福,过去曾有无数的学生在校园内寻找,但随后宇文博却严重处罚了试图开挖的学生们,硬是将紫钻石传说的谣言封锁,现在几乎没有人记得这段传说,远之起了疑心。远之在图书馆内寻找着校史过往的资料,在一篇二十年前小小的报导裡发现了一篇小小的报导,裡面的一首诗似乎纪载着紫钻石传说的秘密。另一方面,担心的脉脉变本加厉的随时出现在战野身边,搞得战野精神错乱,只要有不记得脸孔的女生出现都反射性地喊脉脉,脉脉不但跟进教室,甚至还跟进自己打工的酒吧,终于,和善的战野也失去耐性了,决定跟脉脉好好地聊一聊,没想到两人谈话的内容被车神误会战野在欺负脉脉,解释不清的战野跟车神吵了起来,车神心直手快的对战野出手,脉脉发现战野竟然轻鬆就能记住车神的脸,心中起了一股忌妒的感觉。

  • 酒吧终于打烊,只留下战野跟脉脉和车神三人,战野直率问脉脉女友一事是不是假的,原来战野一直暗中观察着脉脉,却发现自己对脉脉毫无爱的感觉,脉脉对远之说了实话,原来脉脉是战野的高中同学,偷偷暗恋了战野三年,在毕业前向战野告白,两人约好如果战野在毕业的那个暑假还记得脉脉,就答应与脉脉交往…最后脉脉没有等到战野的电话,只好寻到罗德兰学院来,想藉由谎言来让战野慢慢喜欢上自己,脉脉看出了战野对车神的情感,决定退出这段关係,并勉励战野能追到自己的幸福,但粗线条的车神楞坐在一旁,怎么也听不出来两人说的对象竟是自己。

  • 卓远之为了解诗文的内文十分苦恼,天涯跟战野在得知紫钻石的传说后,决定一同寻找,恰好被公主偷偷听到,公主吵着要加入三人,一起寻找,靠着战野的推理,将诗文一步步的解密,但写下这首诗的人却好像在考验四人一般,设计了重重关卡,而四人专注地找寻着紫钻石的藏宝图,却没发现自己的举动已被寺人发现…

  • 没想到诗文的关键点却隐藏在纸牌里... 最终,四人在校园内正厅的罗兰德骑士像剑尖的部分,开挖出了传说中的藏宝图,但竟然只有半张,没想到寺人竟在众人面前现身,散发出了有别于以往的气质,举起鞭绳,直接表示要跟远之挑战,战野跟天涯上前阻挡,却没想到寺人功力大进,竟然三两招就打倒战野跟天涯,正当寺人一抽要打向天涯的头部,远之出面阻挡,受了重伤,正当危及之时, 战野的父亲战持突然出现,靠着独门暗器打晕了寺人,没想到寺人的师傅也突然现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了公主,要三人带着藏宝图到指定地点交换公主,旋即消失。 战持带众人来到了罗兰德的一间神秘地下室,这才将一切事件娓娓道来,战持表示,刚刚看到所谓「寺人的师傅」正是罗兰德学院百年前的创校校长─东方烈,当初罗兰德学院便是东方烈与孪生弟弟东方豪一起创建的,哥哥东方烈一直追求着武术的端锋,而自己则是追求着智能的极致,皆在作育英才上不辞辛劳。

  • 没想到战持前脚刚走,远之却笑嘻嘻的拿出了地图,竟然在无意间让远之掉了包,四人决定带着地图,拯救公主.但是 就在远知要出发救公主时,失踪的猫猫却出现了,猫猫假意向远之告白却被远之识破,原来猫猫已经被东方烈所控制,四人来到了废弃的大楼里,里面的布局却呈现一种诡异的气氛,四人决定为求保险,将地图撕成四份,但他们却没料到他们各自分别遇到的强敌足以危及他们的性命!

  • 经过一番苦斗,远之、战野、寺人分别打败了东方烈的手下,而天涯竟然直接遇上了东方烈,当众人赶到之时,天涯已被东方烈打到奄奄一息,东方烈往天涯胸口重重一击,没想到东方烈的一拳打碎了度一夜送给度天涯的项链,项链中出现了一块奇异的紫钻石,犹如被吸附般,将耀眼的紫光吸入了天涯的体内,天涯大吼一声呈现失控状态,竟然以压倒性的力量痛殴东方烈, 野蛮的将东方烈摔向围墙,墙壁应声倒塌,天涯失去了意识,随即昏倒,众人将天涯救回...... 却没发现东方烈的手从塌石中升起,露出贪婪的笑容。 回到303室,天涯悠悠转醒,远之推测出天涯吸附到的正是魔紫钻,但所有人却都感到奇怪为何度一夜会拥有魔紫钻,众人连忙询问天涯身体有何异状,天涯感觉自己没事,众人决定先隐匿魔紫钻的事情,暗中进行调查。

  • 罗兰德学院里,来了英国的交换学生... 竟然就是幸之雾,寺人以学生会长的名义带着之雾巡视校园,之雾的性格似乎有了转变,充满智能的谈吐却又不失活泼,让一向冷淡严谨的寺人竟意外地对之雾有所好感,寺人正在跟之雾抱怨着学院里最大毒瘤303室的三个麻烦,没想到三人正迎面走过来,之雾看到远之竟然冲了上去抱住了远之,远之又惊又喜,仿佛梦境般的不真实,紧紧的抓住了之雾。 303宿舍内,之雾跟三人讲述自己的经过,原来之雾到了英国继续着学业,独自一人面对着异国生活的艰苦,这才发现远之已在心中无可取代,决定不再在乎远之的身分,于是便以交换学生的身分来到罗兰德,准备与远之一起度过大学的时光,天涯和战野祝福两人,之雾加入了君怜伊老师的考古社成为唯一一名社员,远之沉吟着原本寡言内敛的之雾却变得极端开朗, 远之小心翼翼地想问着之雾在英国的生活,却被之雾轻描淡写的带过,之雾的开朗似乎有些强势... 甚至有些诡谲的气氛。

  • 罗兰德的百年校庆即将要开始,学校决定选定三男三女作为形象大使,作为校庆前期的宣传,没想到火曦老师出现接掌了所有项目,直接决定由303室的三人作为男生宣传大使。消息一出,全校的女生都蜂拥报名这项活动,企图能与303室的三人搭配, 三人虽然对这样的活动一点兴趣也没有,但是却也无法忤逆火曦,在火曦的决议下,三位女形象大使分别是之雾、公主以及柯柯,并乱点鸳鸯谱的将柯柯跟远之配成一对、之雾跟天涯配成一对、公主跟战野配成一对,只见六人皆大喊吃不消,火曦幸灾乐祸地宣布着活动开始。三组人马大斗法,拍摄宣传照时,之雾大方挽着天涯引起公主吃醋,也让远之有些别扭,战野一心想着车神,和公主彼此都看不顺眼对方,寺人前来巡视拍摄进度,柯柯看到寺人竟毫不吃醋,心一横竟直接亲上远之,远之急忙地向之雾解释,没想到之雾却笑笑看着远之,表示这种逢场作戏,自己一点也不在意,之雾的转办让远之有些无法适从。柯柯吻上远之的照片被登在校报上造成抢购,一向善于掘人八卦的柯柯这次竟然自食恶果,原来照片竟是之雾偷偷拍下卖出去的,柯柯恶狠狠的质问之雾,却拿之雾一点

  • 喝醉的公主在天涯的照顾下被背了回去,公主楚楚可怜的样子似乎融化了天涯,公主决定勇敢追爱,公主在天涯面前,鼓起勇气做出最直接的告白,公主的直接让天涯脸红心跳,可惜天涯犹豫过后,仍然无法给公主明确的答案... 公主却显得更加痛苦了。 校园的庆祝活动即将开始,六人以宣传大使的身分准备就绪,没想到宇文博的一则视讯消息引起了全校师生一片哗然... 校庆取消,而一个月后,罗兰德正式废校!

  • 罗兰德即将废校的消息震惊了全校,原本准备迎接校庆的愉快气氛瞬间荡然无存,远之、天涯、战野、公主、之雾一同再讨论著幕后的真正原因,众人纷纷将矛头指向院长宇文博,决定要暗中调查废校的真相,之雾将自己考古社的指导老师君怜伊老师叫来,众人逼问着君怜伊询问校方有没有传达什么讯息给老师,君怜伊大喊无辜表示事前也毫不知情, 之雾提议要君怜伊当间谍替他们打探教师间的情报,软弱的君怜伊只好无奈答应,战野亦将废校的事件告诉战持,战持表示现在正准备突袭一国际黑道组织─龙门而走不开,只要案子一破立刻到罗德兰质问宇文博。 废校的讯息让罗兰德的罢课率节节升高,学生们纷纷发动行动抗议学校董事会,身为学生会长的寺人不断的运用校规想要回复校园秩序,却被学生们以助纣为虐的名义集体围剿,直指寺人是宇文博的儿子肯定站在校方那边,甚至准备对寺人动手,远之及时出现救了寺人,这下子连远之也成了罗兰德学院学生的敌人, 寺人询问远之明明自己三番两次找远之麻烦为何远之总是愿意的拯救自己,远之淡淡一笑,表示自己被父亲要求来念罗兰德时,卓英冠给了远之三张照片...

  • 另一方面君怜伊回来向众人禀报,表示废校是董事会高层的主意,除此之外毫无斩获,众人大骂君怜伊没用,战野突然间接到通知,父亲战持竟然在捕抓龙门的任务中受了伤,现在人在医院之中,没想到此时,战野的魔女妈妈度一夜竟然意外现身,众人心中有着无数的谜底想要询问度一夜,特别是关于魔紫钻传说,度一夜却卖个关子,表示约大家一起到卓冠堂, 由卓英冠亲自解密。卓英冠设了晚宴招待大家,卓英冠将20年前的故事娓娓道来,当年自己就读罗德兰地理系,与社会系的战持、教育系的宇文博同为室友,和同系的度一夜四人正是学生会的成员,也是全校的风云人物,十分得到老院长东方豪的赏识,一次紧急的情况下,老校长东方豪召见了四个人,向四人述说了东方烈准备豪夺魔紫钻的阴谋,为了保护魔紫钻的安危, 东方豪将唯一一颗面世的魔紫钻交给了度一夜保管,要度一夜带回阿拉斯特王国保护,自己则决定装病,以躲避杀身之祸...

  • 身为当时学生会长的宇文博为了掩人耳目,保住度一夜及护送的卓英冠生命安全,宇文博故意充当坏人,演了一场戏使卓英冠与度一夜被退学,随后,宇文博刻意和学校董事会打好关系,毕业后依旧留在罗兰德守护着学校,直至今天,身为罗兰德院长的宇文博表面上听命于董事会,但实际上却是暗中防止觊觎魔紫钻的人将魔掌伸入校园,众人这才发现, 废校事件似乎比想象中还要复杂,之雾提议要找宇文博一同去探望战持,要替宇文博和战持解开多年的误会。英冠和一夜一起去探望战持,三个老人在病房内回忆着求学时光,宇文博匆匆地赶来,宇文博这才表示三人一开始收到的信是自己寄的,随即告诉了众人一个天大的秘密,原来老院长─东方豪并没有死,而是自己一直私下照顾着...

  • 宇文博带领众人来到学校内的一间密室,果然坐着一个和东方烈一模一样的老人,只不过东方豪看起来比东方烈要委靡许多,宇文博向众人表示,当年是为了老院长的安全,才故意发布老院长已死的消息,也郑重向远之、天涯、战野道歉,之前会百般刁难三人完全是在董事会面前演的戏,也钦佩三人屡屡化险为夷的能力, 如今自己会尽可能地用身为院长的力量阻止罗兰德被废校,保住心爱的校园,战持为了多年来错怪宇文博郑重的道歉,四个昔日的老同学又再度拥抱着老院长,犹如时光倒流一般,让一旁的年轻人十分感动。

  • 车神这才知道心仪已久的卓冠堂少堂主竟然是远之,大感失望的表示远之一点都不是自己的菜,战野听到后开心不已,公主则羡慕起一夜和英冠过往的爱情故事,天涯静静地跟公主讲述着内心对公主的看法,表示自己是喜欢公主的,唯独在自己的国家里,身为王储一辈子只能跟一个女人进行交往,对天涯来说,决定在一起就跟平常人决定结婚一样困难, 以致现在无法给公主一个名分,但天涯保证,只要自己当上国王后若公主对自己的爱始终存在,自己必定娶公主为妻,天涯的间接告白,让公主感动落下眼泪,之雾向远之提议,想要约卓英冠一起到303宿舍吃饭,正式向英冠告知自己与远之的关系,远之见之雾如此主动,也很高兴... 但隐约之间感觉到了之雾有些意样,卓英冠来到303宿舍,正式以未来的公公身分来见之雾,之雾烧了好几道好菜,却没想到一坐在席间,之雾脸上的亲切顿时瓦解,露出了诡异的神情,这时卓英冠和远之突然收到消息,卓冠堂藏匿在各地的分堂和总堂就在刚刚被敌对势力龙门同时入侵,卓英冠连忙赶回总堂了解情况,远之瞪着之雾,之雾看着远之流下了爱恨交加的泪水...

  • 眼看着觊觎50年的愿望就要实现,东方烈显得十分兴奋,自己终于可以透过魔紫钻来追求极致的强大,却没想到突然间,君怜伊从背后突下杀手,将东方烈打成重伤,东方烈不敢相信一直以来当作儿子般带大的君怜伊竟然会背叛自己,君怜伊表示魔紫钻用在增强个人太过浪费,应该用来制造武器,进而征服世界,东方烈强压愤怒,使出浑身解数扑向君怜伊, 没想到学会自己各种武艺的君怜伊比自己所想象的还要强大,一代枭雄,就这样死在了自己最忠实的养子手上。 如今战持有伤在身,卓英冠也在回卓冠堂时遭受枪伤,宇文博被解除了职位软禁,之前暂住卓冠堂的度一夜更被龙门所捉来当人质,准备要用以威胁阿拉斯特王国,众人在东方豪面前,显得束手无策,东方豪温暖的看着远之、战野、寺人、天涯四人,表示从四个人的身上看到了他们父母的特质,远之像英冠一样勇敢、不怕危险,天涯像一夜一样聪明睿智, 战野像战持一样善良敦厚,寺人像宇文博一样嫉恶如仇,东方豪相信,只要四人愿意团结,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藏宝处虽然有着自己用尽智能所设下的层层机关。

  • 之雾终于用了自己的办法消灭了卓冠堂,但心中却痛苦矛盾,远之找到了之雾,失去求生动力的之雾原以为远之前来报仇,表示随便远之处置,没想到远之却带之雾来见英冠,英冠郑重向之雾澄清,原来之雾的前男友原本是卓冠堂分堂的一个手下,但因为利欲熏心打着卓冠堂的名号去贩卖毒品,后来因为黑吃黑惨死,英冠为求顾及死者的形象, 才对外宣称之雾男友是死在卓冠堂家法之下,事实上之雾前男友的死跟卓冠堂毫无关联,之雾看着那一项项的证据,痛哭流涕,没想到英冠竟然丝毫不怪罪之雾,反倒欣赏之雾敢爱敢恨的个性,希望之雾能够重新接受远之,之雾心中暗自决定,协助众人,一起破获龙门的计划。

  • 远之、战野、天涯、寺人将寻宝图拼凑在一起,在罗兰德学院里果真发现了一条直通地底的密道,伴随而来的,是一个个东方豪设计,超越现代科技的奇特机关,四个人轮番上阵,石门应声而开,映入四人眼中的是闪耀无比的紫色光芒... 没想到此时,君怜伊带着大批龙门杀手由后方出现,原来他们早就在后跟随着远之一行人,直到魔紫钻找到了才肯现身,卓远之冷笑,要君怜伊看看后方,在之雾的带领下,包括公主、车神、朵猫猫、宇文浪等所有热爱罗兰德有战斗力的学生出现,双方展开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战。 随后君怜伊吸取了魔紫钻的力量... 不顾身体负荷大量的吸收了魔紫钻的力量,一时无人能敌,所有人顿时被君怜伊打倒,君怜伊第一目标便是背叛他的之雾,一拳击中了之雾的腹部,之雾痛苦的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此时,倒地的罗兰德四骑士撑着残破的身体站起,四个人不顾生命危险的吸收了过量的魔紫钻,凭着同心协力以及心中所谨守的骑士精神,顺利地打败了君怜伊。 四人筋疲力尽的倒在地上,头对着头,大口喘着气,仍然奋力举起手,使四个刺青碰在一起,无声的祝贺这漂亮的最后一仗......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