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绝地刀锋 电视剧 热度 1616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央视八套

更新时间:周一至周四4集;周五至周日3集

类型:剧情 / 战争 / 谍战 / 军旅 / 年代

导演: 马鲁剑

简介: 解放初期,一架无标识的运输机在飞抵广西桂林地区上空时坠落在凌云寨附近,因机内含有国民党意图破坏新中国政权的绝密文件。我军驻广西师副团长廖志刚与政委项少军负责调查该事件。凌云寨处偏远山区、地势险峻、人员...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36/共36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路遇大山的解放军183团团长廖志刚受到了凌云寨一小股土匪的袭扰,小小交手后,为首的土匪屁小辫被廖志刚带走,上山拜会凌云寨寨主杨飞虎。凌云寨寨主杨飞虎的妹妹杨阿英在山上中了圈套,被路过的廖志刚所救,杨阿英心生感激。此时廖志刚接到了增援任务,与他有生死之交的兄弟项少军带领的181团受到了敌人伏击,廖志刚极速前往伏击地点,还是没能力挽危局,项少军失踪了。回到大部队的廖志刚,被安排在鄂西腹地执行剿匪任务。潜伏在山中的国民党仇建军部队收到了特务崔凯带来的密电,让他成立反共救国军,并担任反共救国军司令。仇建军借机突袭了山下的五峰乡人民政府,将刚到此处的南下工作团绑了起来,廖志刚得到消息,带部队赶走了仇建军部队,救出了南下工作团的人,里面有个漂亮的女医生何淑宜对廖志刚情有独钟。

  • 崔凯与廖志刚狭路相逢,廖志刚看出崔凯有诈,揭开了崔凯伪装山民的真面目,崔凯狗急跳墙,孙喜追上去截获了崔凯身上所携带的公文箱。而山中凌云寨的大当家杨飞虎和单广和却发现身受重伤的人,原来是个国民党中将,单广和撺掇杨飞虎救活受伤的特派员廖一民,可以向共产党或者反共救国军索要更多的钱财物品。反共救国军总部,仇建军大怒,让崔凯迅速找到特派员和绝密文件。183团驻地,华南军区情报部部长田传勇来到驻地,向团里人员传达命令,让他们成立专案组,全力搜索飞机下落和受伤的特派员,并给他们派来了一个政委项少军,廖志刚十分兴奋,因为他和项少军曾经是生死战友。在田部长的监督下,防爆公文箱打开,里面是一份密码信息,田部长要求尽快破译密码,并请求上级拍密码专家来驻地破译。夜晚,项少军莫名毒发,被送进医院,一个神秘人物给他注射了一针后,他才恢复正常。

  • 田部长下了军令状,让廖志刚48小时之内找到破译专家白教授。仇建军得到了间谍罂粟的消息,破译专家已经来到当地,仇建军急忙召集部队,同时寻找白教授。项少军提醒廖志刚,破译专家到达的信息泄露很可能是内部人员泄露的,让他一定进行内部排查。两方都推断白教授是被凌云寨的截走的,围绕凌云寨展开了争夺战。由于死掉了两个寨子里的兄弟,杨飞虎大怒,崔凯把仇怨转嫁到共产党身上,杨飞虎开始信任崔凯。崔凯见到了圣英杨阿英,对她垂涎欲滴。崔凯在凌云寨收到了秘密字条,让他劫杀寨里关押的白教授,杨阿英和阿姆及时赶到,破坏了崔凯的阴谋。阿姆安抚白教授,让他稍安勿躁。崔凯与单广和接头,单广和原来就是潜伏的相思豆,他让崔凯安排制造一场混乱,借机救走特派员廖一民。项少军同时也接到了一封扑克密信,指示炮轰凌云寨。廖志刚拜访凌云寨,经历了一场比武后受到了杨飞虎的接待,廖志刚提出交换飞机残骸和受伤的特派员,杨飞虎推脱破译专家并不在此。廖志刚留在凌云寨过夜,伺机寻找机会进行侦查。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路遇大山的解放军183团团长廖志刚受到了凌云寨一小股土匪的袭扰,小小交手后,为首的土匪屁小辫被廖志刚带走,上山拜会凌云寨寨主杨飞虎。凌云寨寨主杨飞虎的妹妹杨阿英在山上中了圈套,被路过的廖志刚所救,杨阿英心生感激。此时廖志刚接到了增援任务,与他有生死之交的兄弟项少军带领的181团受到了敌人伏击,廖志刚极速前往伏击地点,还是没能力挽危局,项少军失踪了。回到大部队的廖志刚,被安排在鄂西腹地执行剿匪任务。潜伏在山中的国民党仇建军部队收到了特务崔凯带来的密电,让他成立反共救国军,并担任反共救国军司令。仇建军借机突袭了山下的五峰乡人民政府,将刚到此处的南下工作团绑了起来,廖志刚得到消息,带部队赶走了仇建军部队,救出了南下工作团的人,里面有个漂亮的女医生何淑宜对廖志刚情有独钟。

  • 崔凯与廖志刚狭路相逢,廖志刚看出崔凯有诈,揭开了崔凯伪装山民的真面目,崔凯狗急跳墙,孙喜追上去截获了崔凯身上所携带的公文箱。而山中凌云寨的大当家杨飞虎和单广和却发现身受重伤的人,原来是个国民党中将,单广和撺掇杨飞虎救活受伤的特派员廖一民,可以向共产党或者反共救国军索要更多的钱财物品。反共救国军总部,仇建军大怒,让崔凯迅速找到特派员和绝密文件。183团驻地,华南军区情报部部长田传勇来到驻地,向团里人员传达命令,让他们成立专案组,全力搜索飞机下落和受伤的特派员,并给他们派来了一个政委项少军,廖志刚十分兴奋,因为他和项少军曾经是生死战友。在田部长的监督下,防爆公文箱打开,里面是一份密码信息,田部长要求尽快破译密码,并请求上级拍密码专家来驻地破译。夜晚,项少军莫名毒发,被送进医院,一个神秘人物给他注射了一针后,他才恢复正常。

  • 田部长下了军令状,让廖志刚48小时之内找到破译专家白教授。仇建军得到了间谍罂粟的消息,破译专家已经来到当地,仇建军急忙召集部队,同时寻找白教授。项少军提醒廖志刚,破译专家到达的信息泄露很可能是内部人员泄露的,让他一定进行内部排查。两方都推断白教授是被凌云寨的截走的,围绕凌云寨展开了争夺战。由于死掉了两个寨子里的兄弟,杨飞虎大怒,崔凯把仇怨转嫁到共产党身上,杨飞虎开始信任崔凯。崔凯见到了圣英杨阿英,对她垂涎欲滴。崔凯在凌云寨收到了秘密字条,让他劫杀寨里关押的白教授,杨阿英和阿姆及时赶到,破坏了崔凯的阴谋。阿姆安抚白教授,让他稍安勿躁。崔凯与单广和接头,单广和原来就是潜伏的相思豆,他让崔凯安排制造一场混乱,借机救走特派员廖一民。项少军同时也接到了一封扑克密信,指示炮轰凌云寨。廖志刚拜访凌云寨,经历了一场比武后受到了杨飞虎的接待,廖志刚提出交换飞机残骸和受伤的特派员,杨飞虎推脱破译专家并不在此。廖志刚留在凌云寨过夜,伺机寻找机会进行侦查。

  • 廖志刚在凌云寨中发现了蒙面歹徒的入侵,一番争斗后,歹徒撤退,廖志刚心中迷雾重重。杨阿英来到廖志刚屋中,杨阿英的问话让廖志刚想起了童年的悲惨记忆——父亲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母亲。他告诉杨阿英,父母早就死了。杨飞虎提出要五门迫击炮、十挺机枪和一万发子弹来交换特派员和破译专家。廖志刚送给杨飞虎一只小巧的手枪,让杨飞虎十分高兴,于是让手下抬着特派员下山,转移到医院。不料凌云寨却被国民党乔装成共产党军队武装伏击,惹怒了杨飞虎,与廖志刚针锋相对,将他绑了起来。得知消息的项少军带领部队包围了凌云寨,双方对峙起来。反共救国军潜伏在四周,借机开炮引发了双方武力斗争。在望远镜里,项少军看到廖志刚坠下山崖,以为廖志刚牺牲,下令发起总攻,双方炮轰,部队损失惨重。

  • 项少军与寨中的廖志刚会合,计划救出白教授。而反共救国军的崔凯也伺机而动,准备暗杀白教授。经过一场争斗,杨飞虎认输让廖志刚将白教授带离凌云寨,在反共救国军的爆破阵营的围攻下,廖志刚顺利救出了白教授。山下医院里,医生告诉田部长,受伤的廖一民没有生命危险,但伤势还不好断定,需要转院。田闻长给病房安排了警戒保护。反共救国军总部,仇建军得知破译专家已经被救走,十分恼火,因密电和破译专家都落在了共产党手中,自己的下一步棋举步维艰。而廖志刚在凌云寨被单广和控制,杨阿英挺身而出,假意被廖志刚劫持,让廖志刚撤出了凌云寨。项少军再次毒发,回想起自己的往事,痛苦不堪。廖志刚回到183团,与项少军就炮轰凌云寨的事发生冲突。田部长组织开会,不料此时电讯科出了事,张琴梅晕倒,秘密文件被盗。

  • 单光和截到从183团夺回的有关飞鸟行动的密件,冒着暴露危险将密件发往仇建军处,信号被183团发现,确定了大概范围,展开了搜查行动,但被其逃跑。张琴梅将袭击她的敌特的背影体貌特征告诉了项少军,是女人,而且身上有消毒水味道。项少军负责追查内部特务,怀疑到了医务兵小何身上。仇建军和崔凯带上短波电台和备份文件去找密码本,白书明和张琴梅发现移动的短波电讯号,确定了信号来源范围,廖志刚派兵追踪,仇建军提前撤退,追踪无果。杨飞虎有意接受国民党的金钱和军火,和国民党联合打击183团,被阿姆喝斥。提起阿英的婚事,阿英喜欢廖志刚,杨飞虎大怒,表示反对。白书明发现城西有短波讯号,且最近几天一直有同一代码的短暂信号出现在不同的地方,分析情况后得出结论,抢走秘密文件的国军手里并没有密码本。

  • 白书明用扑克牌破译密码成功,知道密码本的真正显示的所在地在黑峡谷。国民党为了控制项少军,给他注射了一种依赖性毒药,使其无法摆脱,他收到国民党特务的暗语,让他不要再继续追查183团内部特务。仇建军为了掩饰其去黑峡谷的真实意图,提前派兵干扰,被廖志刚抓获,分析出了仇建军的真实目的,提前部署了计划。两军相遇时,廖志刚占领上风,仇建军和崔凯节节败退,仓惶撤退,项少军不顾廖志刚的阻拦,击毙了仇建军身旁的张三,仇建军和崔凯成功逃离,廖志刚在行动中成功夺取了秘密文件,并将文件交给张琴梅破译,遭到神秘人暗杀,并意图抢走文件,廖志刚和项少军及时赶到,神秘人未能得逞,却抢走了秘密文件。廖志刚受伤,项少军尾随神秘人而出,发现此人是卫生队小何,两人互相知道对方的身份,神秘人安全离去。

  • 变色龙发密信约仇建军在金鸡岭见面。得知土改工作队要下山征粮。仇建军命令崔凯假扮成凌云寨的人中途拦截消灭土改工作队,其他连则假扮成土改工作队去征粮,以掩护仇建军拿飞鸟行动的密码本,既能保证万无一失拿到密码本,又能挑起杨飞虎和共产党之间的矛盾,好趁机收归杨飞虎为国民党所用。张琴梅向刘烈伟吐露对何淑宜的不满,刘烈伟借机委婉向张琴梅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张琴梅并未会意。土改队出发时遭到假扮成凌云寨势力的崔凯带队的部队袭击,老贾出去找增援,剩下的人全部死亡,崔凯故意在现场留下一块凌云寨的牌子,以嫁祸给凌云寨。国民党军队假扮的征粮队强取豪夺,引起百姓反抗,反被枪杀。杨阿英用祖传草药秘方治好了廖志刚,杨飞虎得手下来报县城的情况,得知自己被陷害,命人下山查清情况,被崔凯部队所截,命人回凌云寨报信,要救其余的人需和解放军谈判,待报信人走后,枪杀了剩余的凌云寨的人。

  • 仇建军和崔凯分析后判断飞行记录仪和藏炸药的图纸在凌云寨,让崔凯继续和杨飞虎周旋,以找到飞行记录仪和炸药图纸。廖志刚因为见到父亲廖一民愤怒伤心,借酒浇愁,何淑宜安慰。廖志刚从田部长处得知廖一民的真实身份和绝密内幕。仇建军向老贾(变色龙)发出密电,当天晚上向183团卫生放队火,命其趁乱救出特派员。廖志刚假扮特派员被老贾救出,事情败露,老贾饮毒自尽。廖志刚和田部长等人分析老贾事件,决定暂时解除项少军的审查,由他和廖志刚负责转移特派员廖一民,被事先在屋内藏了窃听器的李颖听见。张琴梅告诉廖志刚我军内部敌特不是老贾,她所看见的敌特背影是一个女人,开始怀疑卫生队,被廖志刚以胡乱猜测喝斥,两人的对话被李颖所监听,李颖把转移廖一民的计划发给了仇建军。仇建军决定从183团手里劫回特派员廖一民,他得知在183团转移特派员的当天,183团有一批物资要抵达,命崔凯去诱使杨飞虎去劫持物资,催化他和183团之间的矛盾,并潜入凌云寨内部寻找飞行记录仪和存放炸药的地图。

  • 崔凯去凌云寨告之杨飞虎183团物资的运载消息,意图引诱杨飞虎去劫,以造成凌云寨和183团之间的矛盾,杨飞虎压力之下不顾阿姆劝阻执意拦截。阿姆见劝解不用,私下派阿英去找廖志刚告知有人故意设计离间解放军和凌云寨的关系,让其加紧戒备,不料被杨飞虎发觉将阿英带回,阿姆救出阿英,嘱咐其速去通知。凌云寨劫走特派员廖一民,项少军受伤,下落不明。混战之时,崔凯带人趁乱追截,劫回特派员廖一民。阿英报信晚了,杨飞虎成功打劫了183团的物资,双方各有伤亡,郑副团长接到军分区命令派军支援廖志刚,去凌云寨围剿杨飞虎,追缴被劫物资。廖志刚分析特派员被劫的原因,得出内部有人向外泄露消息的结论,所有内部人员必须接受审查,在查清情况前,不许离开营区半步。

  • 廖志刚成功掩护郑副团长的军队撤回,并叮嘱阿英回去之后告诉杨飞虎真实的情况,劝其不要一意孤行。特派员廖一民醒来,仇建军期待在其带领之下执行飞鸟计划,特派员询问了仇建军的编制情况又陷入昏迷。杨飞虎不听劝,阿姆和阿英商量用计让杨飞虎去找解放军当面谈。阿英让廖志刚配合假意将其绑架,诱使杨飞虎前去找解放军谈判。廖志刚查出军分区没有给独立团下达过命令围剿凌云寨,电报是假的,调查发现假电报居然是从183团内发出,廖志刚怀疑是张琴梅,对其逼问,白书明从时间点上证明了张琴梅的清白,张琴梅对廖志刚的怀疑感到失望和伤心。失踪的项少军被找到,送回救治。廖志刚和阿英吃饭被何淑宜撞见,何淑宜言语刁难,气氛尴尬。

  • 廖志刚确定国民党一系列行动的目的,就是要挑起共产党和凌云寨之间的矛盾,引双方残杀,坐收渔翁之利。廖志刚决定尽快收集国民党挑拨离间的证据来争取杨飞虎亲共的立场。搜索仇建军盘踞的地盘,监控他们的电台发报情况,启用特级人员去查找炸药的下落,刘烈伟加紧排查内部敌特。白书明确定桃花镇邮局是敌人的秘密联络点,敌特还拥有另一个秘密联络站,白书明用敌特的手法给仇建军发了一封密电试探,说仇建军身边有共军间谍,静观其变。项少军质问李颖为何不告诉他劫特派员的计划,被刘烈伟撞见,刘烈伟发生怀疑,并跟踪项少军找到了安放在屋里的窃听器。廖志刚开展围捕敌特的行动,仍然被单广和逃走。桃花镇邮局被端,国民党联络人被抓,李颖在处理其伤口时偷偷给他一粒毒药,以确保他不会在拷问中泄密。

  • 孙喜去师部查阅项少军和何淑宜的档案,被神秘人跟踪。县公安局谈忠厚会见廖志刚,发现有人买特效药的信息,廖志刚告知要盯紧买药人。李颖告诉项少军,窃听器被发现了,反被项军少嘲讽一番,这一幕恰被路过的张琴梅看到。廖志刚向田部长大胆推测存放炸药的地形图很可能保存于特派员廖一民脑中。廖一民在短暂的清醒后只说了一句“进攻是好的防守”便又陷入昏迷中。仇建军在收到了“罂粟”的速速行动的密电后,与崔凯商量决定围攻县城,并且决定利用凌云寨的人去当炮灰。项少军去警告刘烈伟眼见不一定为实,不要怀疑错对象。孙喜告诉廖志刚,查阅项少军和何淑宜的档案暂无进展。何淑宜借机自己的生日向廖志刚表白却被拒。张琴梅告诉廖志刚自己对项少军和何淑宜的怀疑。孙喜通过买药人发现了仇建军的总部,廖志刚决定去围攻,可是计划被师部否决。

  • 单广和回到凌云寨,撒谎说自己离队是去协助攻击,杨飞虎相信了他。第二天,白教授发现电台在前晚发出过电报。仇建军查找共军奸细中,在崔凯处发现了隐形药水和密码本,崔凯说出他是受保密局之命监视他,仇建军非常气愤,下令将崔凯绑起来。罂粟向项少军以扑克牌发出信息:仇建军处有共军奸细,尽快查出。刘烈伟始终未放弃对项少军的怀疑,单刀直入问项少军如何解释不是敌特,项少军说他搞错了调查对象,并很生气的命他出去。何淑宜与李颖会面,决定先要铲除眼前的障碍――刘烈伟。崔凯争脱捆绑后,跑到了凌云寨找飞行记录仪,他要证明自己的清白。李颖暗杀刘烈伟,被项少军发现要击毙李颖时,真正的罂粟现身了――何淑宜。廖志刚根据张琴梅是女人袭击她而且有身上有消毒水的推断,去调查何淑宜的房间,一无所获。

  • 项少军在姚家铺再次买酒时,被张琴梅碰到。张琴梅向廖志刚汇报多次在姚家铺前碰到项少军,说出对项少军的猜疑。廖志刚告诉她从事反特反间谍的危险性大,希望她能保护好自己并全力做好自己的工作。崔凯为了飞行记录仪再次来到凌云寨,发现阿姆对坐垫图案进行研究,打晕阿姆抢走了坐垫和阿姆绘出的八卦图。知道和炸药分布图有关,交给仇建军,崔凯也重新得到了仇建军的接纳。白教授根据阿英拿来的绣图也在研究着地图,并算出炸药是藏在凌云寨中的位置,阿英告诉他们那是牢洞。就在仇建军对坐垫的案一筹莫展时,廖一民清醒了过来,也找出了准切的方位。廖志刚紧急赶到凌云寨,望能得到杨飞虎协助,拿到那批炸药。而此时,仇建军也带人来到了凌云寨。

  • 在炸药不见的情况下,单广和也从凌云寨消失了,炸药早已经被他转移下山了。廖志刚向田部长汇报,在炸药不见的情况下,敌人背后可能藏有更大的阴谋,并说出了自己的行动计划,争取早日找到炸药库。因廖一民再次昏迷不醒,仇建军担心自己的前程被毁,下令崔凯杀掉他,并向国防部要求重新派人来。就在崔凯准备开枪时,廖一民醒了,拿出一卷卫星胶卷。原来胶卷内容是委任廖一民担任飞鸟行动的总指挥,仇建军慌了神,忙向廖一民请罪。廖志刚通过一位当年守卫凌云寨牢洞的国民党老兵口中得知仓库里应有20吨炸药时,他非常震惊。 项少军质问何淑宜明知炸药已不在凌云寨,还让他身绑手榴弹去犯险,提出要见深剑。国民党国防部又给发仇建军发来密电,要求他全力救好特派员,仇建军庆幸自己没酿成大祸,也奇怪廖一民为何值得国防部如此重视。

  • 廖志刚虽乔装进入反共救国军的据点,还是中了仇建军的埋伏。在对廖志刚使用酷刑也问不出任何信息后,仇建军准备除掉这一心腹大患时,被廖一民及时阻止。廖一民斥责仇建军要想法设法从廖志刚身上挖出有价值的情报,切不可一杀了之,并要亲自审问。廖志刚在见到廖一民的瞬间,愤怒的扑向了他,在仇建军开枪时,廖一民告诉仇建军,廖志刚是他的亲生儿子。在仇建军监视下,廖一民通过暗语、下棋和交谈向廖志刚传递了他所知道的一切。当廖一民策反他时,廖志刚生气地再次扑向了廖一民,顺便将一颗丸药递到他手中。廖一民向仇建军解释,自己当年开枪杀死了身为共产党的妻子,恰巧被儿子看到,所以廖志刚才会对他恨之入骨。杨阿英得知廖志刚被仇建军劫走后,心急如焚,在得不到杨飞虎的帮助下独自去救他。项少军发现张琴梅在暗中跟踪他,指责张琴梅只须做好本职工作,不要操心不属自己范围的事情。

  • 杨阿英虽未救出廖志刚,临走时却偷偷塞给他一支头簪。廖志刚利用头簪割断了绳子,杀了守卫,冲了出去。在山下遇到了不放心他的安危独自去救他的项少军,俩人成功杀出重围,顺利逃出。仇建军告诉廖一民,廖志刚逃跑了,并伺机打探廖一民对廖志刚的态度。仇建军问廖一民炸药的下落,廖一民让他耐心等待,炸药会自动找上门。当何淑宜和张琴梅得知廖志刚安全回来后,争先恐后的跑去看他。廖志刚向田部长复原了与廖一民下的那盘棋局,两人对廖一民给出的暗示进行分析。何淑宜打探不到他俩的谈话内容,吩咐项少军去打听,并扔给他一封家书,提醒他要顾及家人的安危,要全力效命。廖志刚找到项少军,说两人要连夜赶往省城设立行动指挥部,因为飞鸟行动是要炸毁省城,并要求他保密。

  • 廖一民吃下药丸,深陷昏迷并高烧不止,逼着仇建军将他送往医院急救。仇建军犹豫不决时,昏迷中的廖一民说出一串数字,仇建军得知密码存于特派员的脑中,不得不冒险将他送往医院。白教授和张琴梅接听到台湾电台频繁地发出同一呼叫,而并未得到任何回应,分析敌方电台可能出了问题。张琴梅向廖志刚再次说了对项少军的怀疑,廖志刚以她没有确切证据,让她注意个人安全并做好本职工作。项少军再次到姚家铺买酒,撞到了前来接头的单广和,项少军得知了单广和的真实身份,及时告诉了廖志刚。仇建军要求单广和协助送特派员就医。何淑宜通知项少军要他配合偷电台真空馆。仇建军决定冒险走大路送廖一民去医院。而此时,廖志刚也分析出了他的路线安排,决定在回程时给他们反命一击。廖一民被顺利送达医院后,廖志刚的收网行动也开始了。

  • 医院被我军重重包围,敌特不敢轻举妄动,廖一民被巧秒转移。廖志刚和白教授也连夜向医院赶去。廖一民清醒后向廖志刚解释了当年的缘由:原来当年廖一民被叛徒出卖,廖志刚的母亲为了解除国民党对廖一民的怀疑,用她的生命挽救了一切。田部长也说出真相,廖志刚解开心怀,承认了父亲廖一民。廖一民告诉大家飞鸟的全部行动计划,台湾在行动开始前几个小时才会发密电告知,他也将自己所掌握的电报密码凭着记忆向白教授背了出来。田部长希望廖一民能留下,可是廖一民为了能掌控飞鸟行动,还是决定冒险回去。而仇建军的电台真空管是被廖一民拿走的,目的是为了引出隐藏在183团的敌特。何淑宜向项少军询问廖志刚的去向,项少军说已被廖志刚怀疑不知道。何淑宜催促项少军尽快偷到真空管。为了减除敌特对廖一民的怀疑,廖志刚制定了以追捕特派员为名义的收网行动。

  • 随着敌特两个联络站的暴露,崔凯和单广和一行疲于应付,被困于县城,仇建军得到信息准备前去救援。廖志刚撤掉了电讯室的岗哨,引诱罂粟出现。罂粟前来偷真空管,被守在此处的廖志刚抓到,可是项少军突然闯入。罂粟虽趁机逃了出去,但胳膊上却中了一枪,项少军也为了保护廖志刚,被罂粟的毒针刺倒。仇建军带队前去救援,与183团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并被我军里外包击,无法进城也退不出去。单广和假扮成村妇,在城墙上向仇建军发出撤退的消息。无路可退的仇建军以百姓性命为挟,廖志刚不得已放走了他。随后,单广和命人在城门口引燃了炸药,趁乱带着廖一民逃了出去,但是此举也泄露了炸药的信息。白教授经查,发现偷真空管之人技术非常娴熟,推测该人经常发送电报,所以对电台构造如此熟悉。

  • 廖志刚质问张琴梅胳膊受伤的事,张琴梅解释说是被敌特陷害,廖志刚明着不相信她,其实是担心她的安危,派人二十四小时监控她。单广和丢给仇建军一句他的内部有共党奸细,仇建军则怀疑所谓的奸细是保密间使的离间计。崔凯转达了特派员给仇建军的纸条,让他启动潜伏在省城周边的人。仇建军让崔凯通知罂粟尽快铲除心腹之患廖志云刚,并上凌云寨找飞行记录仪。刘烈伟向廖志刚解释张琴梅受伤是敌特在借刀杀人。崔凯上凌云寨再次找飞行记录仪,杨飞虎与他谈条件。阿姆劝杨飞虎不要和仇建军做交易,以免引火上身,并将找到飞行记录仪一事发出讯息。项少军也肯定告诉廖志刚,张琴梅不是特务。罂粟打晕了张琴梅,发出明码电文给仇建军,通知他廖志刚已去凌云寨找飞行记录仪。

  • 张琴梅告诉廖志刚自己是被敌特陷害,廖志刚也担心张琴梅的生命再次受到伤害,并向她承认自己的行为过激了。刘烈伟为了找出真正的敌特,还张琴梅清白,赶往师部查询何淑宜的档案。被告知何淑宜在学校的经历还未核实,决定亲自去学校查询。仇建军接到电报,要他听命于单广和完成飞鸟后续行动,仇建军非常生气自己的功劳被单广和抢走。单广和告诉仇建军二次爆炸地点标注于龙凤白卦图上,廖一民再次解开了迷图。白教授也截获到了电报内容,告知廖志刚要做好大战的准备。刘烈伟到学校核实何淑宜的资料,却意外得知真正的何淑宜长有一对虎牙。张琴梅与何淑宜在审讯室单独见面后,张琴梅自杀于审讯室。李颖暗杀廖志刚时,却打伤了何淑宜。项少军得知是李颖下的黑手时,将她杀死了,廖志刚却不知是否该相信项少军。

  • 廖一民解密出了爆炸地点,并通过在逐户排查的孙喜将消息传递给廖志刚。何淑宜质问项少军杀李颖一事,而项少军却说深剑派李颖来暗杀廖志刚,说明深剑对她也不是十分信任。王天顺告诉田部长,张琴梅不是自杀而是被何淑宜杀死的。原来张琴梅当面质问何淑宜,何淑宜承认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为了不留后患将张琴梅杀害。廖志刚和项少军紧急部署守城计划,防范杨飞虎的攻城行动。刘烈伟在张琴梅住处发现了有关记载项少军的去邮局的信息。飞鸟后续行动开始,廖志刚的围剿行动也紧急展开。廖志刚和孙喜发现了敌特的据点,两人带队去抓捕时,问到了其中一个小组的行动地点。刘烈伟调查何淑宜和项少军也有了新的进展。何淑宜接到深剑新的命令“釜底抽薪”,要切断商埠、金库和药厂的正常运转。

  • 阿姆苦口婆心劝说儿子杨飞虎不要与共产党作对,不幸遭到单广和的暗杀倒在了杨飞虎怀中,用生命的代价换回儿子的承诺。单广和随即率队前往执行飞鸟计划,炸毁发电厂。收到消息的项少军在了解敌人的阴谋后未能及时揭发就被共党的内部人员当成叛徒带走隔离审查。廖志刚带领一小队人马在丛林中寻找敌人藏秘炸药的地点,途中在一宅院机智的与国民党探子周旋,并成功消灭敌人销毁炸药。项少军躺在审查室的床上回想之前与领导们的会谈过程,以及自己被领导委派执行斩首行动的秘密任务和针对潜伏敌特的侦破任务。田部长确定照片中人是一名狡猾的特务,并下令立即围剿姚家铺。廖一民在得知属下报告私自增加2个新的爆炸地点后大怒,训斥该人并决定亲自去了解情况。

  • 廖一民和单广和乔装出城。崔凯回到基地向仇建军汇报,仇建军听到空投物资被劫以及特遣队全军覆没的消息瘫坐在椅子上。廖志刚回到部队向田部长汇报情况,田部长向廖志刚分配新的任务,任务中详细说明项少军的卧底身份,田部长决定由廖志刚通过何淑宜找出潜伏在内部最大的特务蜥蜴。廖志刚以请客的名义把何淑宜请到家中,并揭穿了她的真实身份,最终廖志刚亲手给何淑宜带上了手铐。崔凯向仇建军汇报了是杨飞虎劫走了空投物资,而且是单广和泄露了消息,这时廖一民和单广和回到山洞,崔凯和单广和扭打在一起,廖一民及时制止了两个人并下达命令把项少军找回来,为斩首行动做准备。与此同时廖志刚把地图交给项少军。不一会儿,哨兵发现项少军逃跑。

  • 杨飞虎在凌云寨为阿姆办了隆重的少数民族祭祀仪式,廖志刚也赶来送阿姆最后一程,并对阿姆为凌云寨所做的一切给予肯定。杨飞虎通过阿姆临死前的劝说也幡然悔悟,和廖志刚达成共识并同意将一部电台还给国民党。省政府慰问团来到183团慰问牺牲的烈士家属,国民党潜伏的敌特也藏在慰问团中。单广和只身一人来找杨飞虎要回空头的物资,不料杨飞虎早有准备,一番拳脚之后便把单广和制服并关进牢里。白教授冒充独狼给仇建军发送电报,告诉仇建军共军要攻打国民党大本营。另一边廖志刚亲自押送何淑宜,仇建军派崔凯在半路拦截,项少军按照之前的计划在半路拦截放走了何淑宜并佯装被廖志刚抓走。

  • 仇建军向崔凯下达命令由潜伏在183团里的特务协助共同营救独狼项少军,很快潜伏在183团的国民党特务“坦克”接到了命令。项少军逃走后给廖志刚留下了特务“坦克”的线索。夜晚,何淑宜偷偷潜入凌云寨伺机夺回电台,不料被杨飞虎发现,一番打斗之后杨飞虎发现了何淑宜的真实身份,并假借谈判喝酒的名义假装喝醉让何淑宜拿走了电台。何淑宜走时顺便将被关押的单广和一并救出。廖志刚也根据项少军留下的线索抓住了潜伏特务“坦克”。项少军回到了仇建军的据点,仇建军也得到消息 “坦克”被抓住了,仇建军和崔凯开始对独狼项少军产生怀疑。何淑宜拿到电台后马上开始了联络,白教授监听到了电波信号但是发现密码已经更换。

  • 崔凯继续在酒会上向项少军施压,虽然被廖一民制止但其他人并未善罢甘休,继续讽刺和嘲讽项少军的投诚行为。项少军忍无可忍和其中一人打了起来,仇建军也赶紧来制止,就在这时项少军的毒瘾发作被卫兵拖了下去。廖志刚一早赶到了省城开始寻找炸药。何淑宜和单广和回到仇建军新的据点,仇建军见了单广和上来就是一顿臭骂,廖一民出来打圆场。何淑宜向廖一民和仇建军出示了蒋介石的手谕,制定了后续的釜底抽薪计划并留一吨炸药为飞鸟行动的后续计划做准备。同时要求仇建军派出小分队协助转移炸药。廖志刚找到了单广和在省城的落脚点,一番搜查后并未找到任何线索。廖志刚突然把所有人员都轰到了屋外,自己独自一人继续在屋内进行搜索。终于廖志刚在牙膏里找到了隐藏炸药的地图并马上出发去寻找炸药。

  • 廖志刚由于势单力薄只得躲在炸药后面,单广和害怕引爆炸药不敢开枪,正在这时刘副团长及时赶到支援,单广和趁机逃走了。 深剑找到独立团副团长周敏文,命令他接应单广和安置炸药。廖志刚从俘虏人员口中得到知,有一吨的炸药在早上已经被秘密运走。周敏文派出独立团接应单广和,不料没有见到单广和,他找到深剑询问缘由,深剑一边安抚一边让他编造理由向军区首长汇报调动部队的理由。何淑宜知道单广和行动失败后非常气愤,崔凯建议为了计划能成功应由仇建军接手后面的行动。廖一民和仇建军收到情报后命令项少军前去支援何淑宜,找到剩下的一吨炸药并阻拦廖志刚。项少军在挑选队员的时候和二队长发生冲突,仇建军命令下属盯紧项少军,有什么情况及时向他汇报。白教授破解出了国民党的密码,马上把密码交给廖志刚,所有的线索都指向独立团,廖志刚决定亲自去见独立团副团长周敏文。

  • 廖志刚严厉的质问周敏文敌人下一步的计划,周敏文并没有承认,并用深剑教给他的理由搪塞廖志刚。何淑宜和崔凯得知项少军要来支援他们,崔凯不乐意但何淑宜确认为项少军前来对自己的行动是有帮助的。项少军带领小分队悄悄潜入183团驻地探听情报,不料被巡逻人员发现,项少军带人及时逃了出来,并为廖志刚留下了情报。项少军逃出后找到何淑宜和崔凯,告诉他们独立团副团长周敏文已经暴露。廖志刚找到白教授,根据项少军留下的情报分析出了敌人下一步的釜底抽薪计划的行动目标。杨阿英在183团等着廖志刚归来,见到廖志刚平安无事激动地和廖志刚抱在一起。夜晚廖志刚终于想向杨阿英表白。深夜,仇建军接到台湾方面发来的电报,电报内容是关于飞鸟行动的后续计划,仇建军马上命令何淑宜、项少军撤回。

  • 何淑宜带领崔凯和项少军出发去执行破坏任务,临出发前崔凯与何淑宜对调了双方的行动目标。廖志刚马上命令部队赶往敌人要破坏的三个目标地点。独立团周敏文也派出两个连去接应何淑宜和崔凯,不料刚出发就被廖志刚的人全部缴械控制了起来。崔凯刚到接应地点就被埋伏的183团战士抓住,结果却被崔凯逃走了,刘烈伟进行追赶,搏斗中最终与崔凯同归于尽。何淑宜和项少军躲过了追查,继续去执行破坏任务。廖志刚从抓到的特务口中得知何淑宜要去引爆药厂急忙赶过去。何淑宜进入药厂并安放了炸药,这时廖志刚赶到了药厂要求何淑宜投降,项少军突然出现救走了何淑宜。炸药由于项少军的掉包并未引爆。何淑宜和项少军回去后,向仇建军汇报了行动失败的情况,仇建军大发雷霆。

  • 廖志刚按照刘烈伟生前的遗愿把他葬在了张琴梅的墓旁。杨阿英在返回凌云寨的路上遇到了何淑宜的埋伏,被迷昏了过去。 廖志刚召开军事会议,在会议上详细安排了斩首行动的具体细节。李副主任也收到情报,得知军委取消了走铁路的计划而改成了走公路后,急忙向中央发报表达自己的决心保证修好铁路,并希望中央维持原计划继续走铁路。国民党方面也制定了飞鸟计划的后续计划,单广和在会议上向廖一民和仇建军保证完成任务,但仇建军对单广和的能力表示质疑。何淑宜派人把杨阿英遭绑架的消息送到了凌云寨,杨飞虎得到消息后气的暴跳如雷,马上带人出寨去营救杨阿英。项少军在会后找到廖一民,从廖一民处得知单广和偷偷向保密局发了电报,对飞鸟计划后续任务还准备了双保险。

  • 何淑宜为了拉拢杨飞虎答应了他的要求,并释放了杨阿英。杨阿英见到杨飞虎劝说他不要听信何淑宜的话,杨飞虎没有理会她,让屁小辫将她带回凌云寨。廖一民和仇建军开始实施飞鸟计划的后续行动,并集结了湖北境内的国民党残余部队。项少军表示对杨飞虎不放心,故意命令单广和去盯紧杨飞虎。李副主任得知铁路已经全线贯通后非常高兴,但他马上从最新的列车时刻表中得知军列将按原计划进行,敌特蜥蜴马上将这个消息发给了何淑宜,命令他们按原计划执行炸毁军列,何淑宜得到消息后马上和项少军出发去执行原计划。台湾国防部发来密电要求廖一民停止一切行动并分散撤退,廖一民将电文改成了不成功便成仁交给了仇建军。183团杨政委带领战士把独立团周敏文和他的手下全部抓了起来。

  • 廖志刚发现何淑宜后与她进行了激烈的搏斗。项少军摧毁了炸药后来到火车站协助廖志刚,廖志刚让项少军先去解除车厢中的炸药,不料项少军被敌人打中,危急时刻项少军果断的断开了车厢连接器,项少军却未从已经引爆了的车厢中逃出。何淑宜也逃跑了。杨飞虎听到战斗已经打响,带领着凌云寨所有人毅然加入共产党的队伍,将枪口对准国民党的反共救国军。单广和在一旁全部看在眼里并一直偷偷跟着杨飞虎。远在台湾的毛人凤终于查到飞机失事的黑匣子里的录音,得知廖一民是潜伏在国民党中的卧底并马上汇报给蒋介石。突然杀到的杨飞虎把国民党打的溃不成军。仇建军也收到了蒋介石的密电,命令他除掉廖一民。单广和突然杀了出来和杨飞虎正面对决,被杨飞虎一枪刺死了。

  • 庆功会上,廖一民和廖志刚激动地紧紧拥抱在一起。杨飞虎带着杨阿英、屁小辫也来到庆功现场,田部长为廖一民一一介绍。廖志刚当着所有人的面也承认了和杨阿英的婚事。廖志刚和杨阿英陪着廖一民走出会场时,廖一民却被一直在外守候的何淑宜一枪打中要害。廖志刚赶紧将他送到医院但还是没能挽救廖一民的生命。第二天一早廖志刚悄悄离开医院,独自一人去追捕何淑宜并给田部长留下书信说明情况。杨阿英追赶上了他并决定和他一起追捕何淑宜为廖一民报仇。杨阿英无意间提醒了廖志刚,廖志刚得知何淑宜正去往缅甸寻找自己的父亲,便和杨阿英马上出发去追赶何淑宜。失去人性的何淑宜向廖志刚连开几枪,以为廖志刚已死的何淑宜向中缅边境走去,不料廖志刚爬起来在何淑宜即将进入缅甸境内时用飞刀结束了她的生命。之后廖志刚也晕了过去。三个月后,恢复了健康的廖志刚,荣获一等功,也替他的父亲廖一民接受了共和国英雄称号奖状。廖志刚带着杨阿英来到廖一民的墓前,把自己的奖章也放到了他父亲的墓前。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