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立即播放

111.1亿播放
电视剧 58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林玉芬

类型:言情剧/古装剧/奇幻

语言:国语 年份:2017

简介: 该剧根据唐七公子同名小说改编,讲述了青丘帝姬白浅和九重天太子夜华的三生爱恨,三世纠葛的故事。妖君擎苍向神族挑起战争,神族付出惨痛代价封印了擎苍,同年天孙夜华出世。七万年后擎苍破出封印,青丘狐帝幺女白浅...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昆仑虚首座墨渊炼得法器扇子,欲从众弟子中挑选扇子的主人。此时,恰逢十里桃林折颜上神携青丘九狐帝白止之幺女白浅上山拜师,因昆仑虚从不收女弟子,折颜将白浅变为男儿身,化名司音。墨渊虽识破司音女儿身,无奈扇子选了司音做主人,只得收她为徒,将法器赠之,并将法器命名——玉清昆仑扇。司音与同日拜师师兄子阑下凡摆摊算命,路遇瑶光上神被恶霸调戏,瑶光认出玉清昆仑扇,得知是司音,因嫉妒墨渊宠爱司音,决心对付司音。恰逢司音生辰前日,墨渊从折颜处取桃花醉赠与司音庆生,司音被一阵黑风卷走,大师兄叠风也未曾察觉。司音被绑在瑶光府中暗室,婢女劝司音改投瑶光为师,司音一口回绝,激怒了瑶光,将司音关入水牢。众师兄发现司音失踪,四处寻找,众人推测司音是被熟悉昆仑虚地形的瑶光所劫走,请墨渊拿主意。水牢的水每隔半个时辰就会没顶一回,司音在水牢中受尽折磨,墨渊及时赶到,带走司音,并向瑶光下战书,约战苍梧之巅。天君听闻墨渊与瑶光要决战,派长子央错来说和,墨渊断然拒绝,瑶光愿赌服输,搬离昆仑虚。

  • 墨渊闭关修炼,算出司音有飞升天劫,将司音留在昆仑虚,嘱咐令羽看护司音。司音想回青丘等待二嫂产下麟儿,怂恿令羽一起,抄近道去围观。二人来到青丘和翼界的交界处,无法施展腾云术,不料翼君擎苍捉拿叛军途经此处,擒拿二人。擎苍认出司音是昆仑虚墨渊座下弟子,假意欣赏令羽,欲强行收其作为自己的义子,以此羞辱天族,引起新一轮神翼大战。天君寿辰,派二皇子桑籍派送恩赏,擎苍早有反意,将桑籍赶走,天君获悉翼君拒绝恩赏,担心翼君越来越肆意妄为恐有反意,却又担心翼君持有能毁天灭地的神器——东皇钟,外有翼族的挑衅,内有天族各分支人心涣散,正是天族内忧外患之际,天君和东华帝君商议抓紧和青丘联姻,借助青丘狐族,巩固自己的势力。擎苍之女胭脂,因爱慕司音,欲偷偷化作乌鸦带着司音逃出宫。途中偶遇擎苍次子离镜,离镜醉酒,看中司音的衣裳上手就扒,拉扯中两人落入水中,离镜知道妹妹胭脂喜欢司音,不想让司音再次被抓,遂亲自将司音送回宫。

  • 令羽不愿使昆仑虚蒙羞,打算绝食了断,离镜灌醉司音,睡了整整十日,离怨呵斥离镜和司音厮混不正经,离镜佯装怀疑司音是女儿身,试图破解她的女扮男装的仙法,吓得司音以为自己的变身法术被识破,自己说出真相,离境从此得知司音原是女扮男装。离镜告诉司音,墨渊如若不来救他们,将来也是被抽经剥皮、示威天族的命,离镜知道妹妹爱慕司音,但司音对胭脂并无意,答应会在翼君与令羽认亲之日,趁机送走司音和令羽。墨渊元神出窍,出现在司音梦中,司音呼唤墨渊相救,墨渊意外得知司音被翼君所俘。擎苍广发喜帖,东华知其反意,派司命前去查探。墨渊提前出关,一人前往大紫明宫救人。离镜自觉和司音相处有违常伦,而且神族翼族有别,不可能真正在一起,借酒消愁,并借酒意向司音告白,司音只当离镜在耍酒疯。离镜醒来后发现自己在司音屋里,矢口否认昨夜的失态。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昆仑虚首座墨渊炼得法器扇子,欲从众弟子中挑选扇子的主人。此时,恰逢十里桃林折颜上神携青丘九狐帝白止之幺女白浅上山拜师,因昆仑虚从不收女弟子,折颜将白浅变为男儿身,化名司音。墨渊虽识破司音女儿身,无奈扇子选了司音做主人,只得收她为徒,将法器赠之,并将法器命名——玉清昆仑扇。司音与同日拜师师兄子阑下凡摆摊算命,路遇瑶光上神被恶霸调戏,瑶光认出玉清昆仑扇,得知是司音,因嫉妒墨渊宠爱司音,决心对付司音。恰逢司音生辰前日,墨渊从折颜处取桃花醉赠与司音庆生,司音被一阵黑风卷走,大师兄叠风也未曾察觉。司音被绑在瑶光府中暗室,婢女劝司音改投瑶光为师,司音一口回绝,激怒了瑶光,将司音关入水牢。众师兄发现司音失踪,四处寻找,众人推测司音是被熟悉昆仑虚地形的瑶光所劫走,请墨渊拿主意。水牢的水每隔半个时辰就会没顶一回,司音在水牢中受尽折磨,墨渊及时赶到,带走司音,并向瑶光下战书,约战苍梧之巅。天君听闻墨渊与瑶光要决战,派长子央错来说和,墨渊断然拒绝,瑶光愿赌服输,搬离昆仑虚。

  • 墨渊闭关修炼,算出司音有飞升天劫,将司音留在昆仑虚,嘱咐令羽看护司音。司音想回青丘等待二嫂产下麟儿,怂恿令羽一起,抄近道去围观。二人来到青丘和翼界的交界处,无法施展腾云术,不料翼君擎苍捉拿叛军途经此处,擒拿二人。擎苍认出司音是昆仑虚墨渊座下弟子,假意欣赏令羽,欲强行收其作为自己的义子,以此羞辱天族,引起新一轮神翼大战。天君寿辰,派二皇子桑籍派送恩赏,擎苍早有反意,将桑籍赶走,天君获悉翼君拒绝恩赏,担心翼君越来越肆意妄为恐有反意,却又担心翼君持有能毁天灭地的神器——东皇钟,外有翼族的挑衅,内有天族各分支人心涣散,正是天族内忧外患之际,天君和东华帝君商议抓紧和青丘联姻,借助青丘狐族,巩固自己的势力。擎苍之女胭脂,因爱慕司音,欲偷偷化作乌鸦带着司音逃出宫。途中偶遇擎苍次子离镜,离镜醉酒,看中司音的衣裳上手就扒,拉扯中两人落入水中,离镜知道妹妹胭脂喜欢司音,不想让司音再次被抓,遂亲自将司音送回宫。

  • 令羽不愿使昆仑虚蒙羞,打算绝食了断,离镜灌醉司音,睡了整整十日,离怨呵斥离镜和司音厮混不正经,离镜佯装怀疑司音是女儿身,试图破解她的女扮男装的仙法,吓得司音以为自己的变身法术被识破,自己说出真相,离境从此得知司音原是女扮男装。离镜告诉司音,墨渊如若不来救他们,将来也是被抽经剥皮、示威天族的命,离镜知道妹妹爱慕司音,但司音对胭脂并无意,答应会在翼君与令羽认亲之日,趁机送走司音和令羽。墨渊元神出窍,出现在司音梦中,司音呼唤墨渊相救,墨渊意外得知司音被翼君所俘。擎苍广发喜帖,东华知其反意,派司命前去查探。墨渊提前出关,一人前往大紫明宫救人。离镜自觉和司音相处有违常伦,而且神族翼族有别,不可能真正在一起,借酒消愁,并借酒意向司音告白,司音只当离镜在耍酒疯。离镜醒来后发现自己在司音屋里,矢口否认昨夜的失态。

  • 离镜带着火麒麟来到昆仑虚,谎称是司音的大哥,骗得子阑放他上山。离镜告诉司音已将宫里的妃子都遣散,此生不愿再娶妻生子,只愿常伴司音左右,司音并不想和离镜纠缠,欲送离镜下山,叠风出现,与离镜大打出手,司音上前阻拦,离镜趁机逃脱,躲在一处被封印的山洞,那山洞住着灵宝天尊寄养的凤凰,魔性未除,离镜被困山洞,受到凤凰的猛烈攻击,离镜坐骑火麒麟来寻司音求助,司音用玉清昆仑扇打伤凤凰,司音将凤凰交还给灵宝天尊,收下破云扇作为赔罪礼。玄女娘上山来找玄女,叠风仗义阻拦,却被玄女娘误以为,子阑对女儿有意,得知叠风原来是西海二皇子,身份尊贵,司音出现令玄女娘更加误会两人的关系,对叠风非常满意,放心的下山了。叠风虽对玄女有意,却恼司音起哄,嘴硬说婚姻全凭父母之命。火麒麟从中撮合,谎称离镜心哀欲寻死,骗得司音来找离镜,司音见离镜用情至深,宁愿放弃一切也想永伴左右,深受感动,便应了离镜,心里盘算打算待学成下山,再和离镜真正在一起,离镜得偿夙愿,反倒暗自神伤,司音的天族身份,天族翼族也终将无果。

  • 司音心情积郁难以平复,众师兄却误以为司音倾慕玄女未果而神伤。墨渊出关后,告诉司音有关东皇钟和翼君的渊源,原来,当年墨渊造就了这毁天灭地的神器后,天族与魔族大战,天族为了天下苍生和翼族结盟,父神将东皇钟赠与擎苍,以表诚意,东皇钟一旦被祭出,便会毁灭四海八荒一切的生灵,唯一阻止的方法就是用强大的元神来生祭它,才能将之锁住,普天之下,只有墨渊、龙族、凤族和青丘九尾狐族法力高强之人才能做到利用东皇钟来封印元神。灵宝天尊召开法会,墨渊带着司音散心,司音偶遇天君二殿下桑籍和三殿下连宋,意外得知天君拜托折颜为桑籍去青丘向自己提亲。墨渊借用灵宝天尊的上清境温泉疗伤,灵宝天尊察觉金莲的气息,贺喜墨渊,金莲所寄养的元神很快就能孕育出人形。夜华的元神来到司音身边,看着墨渊明明受重伤昏厥,司音却后知后觉以为墨渊在睡觉。

  • 墨渊作为司战之神,奏请天君点兵二十万,主动请缨讨伐叛军,派令羽领军一万做前锋,其他昆仑虚弟子以及天君三位殿下各自领兵四面围攻,司音与墨渊一起正面领导众军应敌。墨渊将东皇钟的封印之术授予司音,司音怀疑墨渊已识破自己狐帝之女的身份。天兵与翼兵叛军两阵对峙,双方厮杀惨烈,突然,叛军破了阵法,天兵死伤无数,令羽中箭倒地,司音打退离怨要带走令羽,离怨再次向司音发动攻击被离镜挡下,司音意外得知原来是玄女叛变,盗走布阵图,白真出现救走司音和令羽,令羽不治身亡。天兵死伤惨重,眼看就要全军覆没,墨渊提议,需要一万名志愿死士引开叛军,打破被围困的残局,素锦族首领请命,带上全族人为天军杀出一条生路,为了能成功迷惑擎苍,瑶光自愿领兵,墨渊知道此战凶险并无十足胜算,让白真将司音带离战场,司音却请命领兵代替瑶光领军左虞侯军,白真顶替令羽的前锋。

  • 司音醒来,立即求折颜救墨渊,折颜亦无可奈何。白真为了安慰司音,提醒司音,墨渊临走前让司音等他,墨渊一言九鼎一定会回来。司音决心把墨渊的仙体保存好,等墨渊回来,司音执意留下来陪墨渊,夜华的元神也陪着司音守护墨渊。司音虽身负重伤,却依然每日割下心头血喂养墨渊,保他仙身不腐。东华帝君暗中派司命游说离镜夺取翼界大权,离怨继任当日,在登基大殿上处置离镜,没想到离镜暗地里早就练就了深厚内力,离怨被离镜打败,众将亦不愿陪着离怨实现血洗天宫的痴心妄想,接受天君条件,愿拥立离镜称王。离镜将离怨关到极寒之地,离怨的心腹金猊兽洞察先机趁机逃脱,离镜下命对胭脂封锁消息。天君派人去昆仑虚替墨渊处理后事,被司音赶走,惹恼天君,天君派长子央错夫妇去昆仑虚告诫司音。天君将素锦族首领仅存的遗孤封为昭仁公主,赐名素锦,并让央错妻乐胥认素锦未义女,带回宫中抚养。乐胥心中不悦,多心天君是因为自己膝下无子才将素锦过继给她。

  • 乐胥怀胎颇为蹊跷,不过数日,竟已临产,可分娩时竟折腾了七日才诞下天长孙,由于出生时七十二只五彩鸟为夜华庆贺,这是父神嫡子墨渊降生才有的景象,天君对夜华寄以厚望,出生后就亲自抚养,以储君的培养方式,严格要求夜华。小巴蛇少辛被人欺负,得司音相救并赐予玉甁,让她去十里桃林投奔折颜,并赠以灵宝天尊的破云扇让她防身。折颜一个人生活惯了,不愿收留少辛,白真将少辛带回青丘,让她做狐帝的婢女。叠风找上桃花林,折颜和白真才知道司音带着墨渊的仙体一起失踪了,众人四处寻找司音,司音失血过多昏迷,只有渡修为才能续命,狐帝和白浅娘争着渡修为,为了避免仙身气泽不同令司音坠入魔道,狐帝只身前往东海瀛洲取神芝草净化气泽。东海瀛洲由父神留下的四大神兽看守,取回神芝草绝非易事。狐帝与四大神兽交手身受重伤,也才侥幸取回神芝草,白浅母为司音渡了大半身的修为,司音苏醒后,恢复女儿身,做回白浅,从此,世上再无司音神君。

  • 桑籍向天君提出退婚,提出非少辛不娶,天君震怒,将少辛丢入锁妖塔。天君告诫太子夜华,将来一定不能重蹈桑籍覆辙,并将降服金猊兽的重任交给他,让他建立功勋扬威四海,为日后正式授太子印做准备。金猊兽自从逃离翼界后,去了东荒俊疾山下的中荣国,不仅害得中荣国大旱十年,还掳走皇后令中荣国君羞愤自刎,此国君本是东华帝君座下的小仙官,死后重回天宫,将金猊兽的恶行层层上告。凤九来给白浅庆生,抄近道时遇到金猊兽,金猊兽欲对凤九不轨正巧被东华帝君所救,凤九决心向东华报恩,一路跟着东华。东华来到镇守若水河的土地这儿,查看东皇钟异动的情况,东华将所佩铃铛交与土地,让他在务必在东皇钟有情况的时候摇铃报信,凤九看着铃铛心生一计。

  • 折颜和狐帝白止上天宫为白浅讨说法,本打算看情况退了婚事,孰知天君不愿放弃和青丘的联姻,坚决不同意退婚,此时,夜华前来求见天君,折颜惊觉夜华竟与墨渊十分相似,亦惊夜华天资聪明,前途无量,便有了主意。桑籍强行救出奄奄一息的少辛,带着少辛来到大殿,当着众仙的面儿求情,折颜为桑籍求情,连宋从旁撮合,劝得狐帝同意将桑籍换成夜华,折颜和狐帝一商议,觉得白浅嫁给未来天君并不吃亏,对这个提议十分满意,天君当众赐婚,并将桑籍贬为北海水君,少辛永远不能册封正室,给青丘一个交代。素锦从小与夜华一同长大,早就心系夜华,听闻天君赐婚,伤心欲绝,夜华却不为所动。素锦转而去跪求乐胥,乐胥知道夜华对素锦并不存心思,劝素锦放下执念。

  • 三日后,凤九的护体仙障失效后震动铃铛,呼唤帝君,东华看到记载封印东皇钟法术的典籍,猜测白浅就是司音,可是凤九却替白浅隐瞒欺骗东华,凤九跟着东华来到天宫,路遇少辛和桑籍,就与少辛理论起来,东华趁机向少辛打听司音,少辛仍为白浅守口如瓶。金猊兽路过白浅住的茅草屋,发现了白浅身上的玉清昆仑扇,夜华追寻金猊兽而来,两人打斗了起来,夜华被金猊兽的红莲业火所伤,短时间无法恢复人形,以小黑蛇的模样在洞中修养,孰知被白浅所救,夜华发现此女子竟然就是梦中常出现的人,只不过梦中的是男儿身,亦发现这个凡人女子竟然随身带着玉清昆仑扇。

  • 白浅去集市逛街,一道士识出白浅的玉清昆仑扇乃是仙家法器,向白浅问价,白浅不卖,道士当众冤枉白浅偷了他的扇子,并且能说出扇子上画的图案,司音百口莫辩,胭脂到此处寻找金猊兽的下落,正巧路过认出司音的玉清昆仑扇,遂出手相救,当众示范玉清昆仑扇强大威力,帮助白浅夺回扇子,白浅遂将扇子赠予胭脂。夜华元神出窍回天宫复命,连宋告知鲛人族屡屡侵犯天界,让夜华做好带兵出征的准备,而且天君已经和众仙商议好夜华和白浅的婚事礼仪,夜华对婚事漠不关心,急着去找司命追查玉清昆仑扇的来历,得知扇子和司音的渊源,却并没有对白浅的身份产生任何怀疑,夜华元神回到俊疾山的肉身,白浅并不知道“小黑蛇”其实并不是真正的蛇,在夜华面前亲吻它、换衣解带、同被而眠毫不避讳。

  • 夜华的伤口仍不见好,自忖白浅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和自己的同枕共眠三个月有余,如若不娶白浅也没人敢娶了。胭脂找到金猊兽打听离怨下落,得知离镜将离怨关到极寒之狱。此时,白浅带着小黑蛇进城又被道士撞见,道士知道中荣国最忌讳黑蛇,趁机污蔑白浅是妖女,围观百姓不明真相,要打死夜华,夜华只能现龙身飞升上天,百姓看到小黑蛇原来是打败金猊兽的神龙,纷纷跪地朝拜,夜华自知身份暴露,不能再凡间久留,只能返回天庭。夜华找到司命,让他帮忙更改道士的命数。素锦大婚前来找夜华,被夜华赶了出去。夜华已决定要和白浅在一起,对连宋谎称是为了报恩,连宋看出夜华已经动情,向夜华传授取悦凡间女子的方法,连宋教夜华,去山里放个妖怪,当白浅吓得云不守舍的时候,提剑出现英雄救美,可夜华却觉得,白浅连自己的龙身都不怕应该吓不到她,最后选中苦肉计。

  • 凤九苦于在太晨宫一直没机会见到东华,司命让凤九剪几枝桃枝拿到东华面前夸赞,东华召见凤九,成玉和连宋也一唱一和配合司命。凤九见到东华反而低眉顺眼不敢言语,错失良机,连宋逗趣凤九,之前也帮人报恩,报恩需要时日,一来二去就会产生感情,并不相信凤九真为了报恩而来,凤九坚持自己来报恩,却回答不出是否对东华有意。成玉和连宋曾有 一段情,两人见面就斗嘴,连宋教司命千万别惹曾经的女人。

  • 素锦请旨归宁祭祖,疏通分支各部关系,天君应允让夜华陪同。胭脂献上能让离镜再次宠幸玄女的计策交换翼君令牌,和金猊兽一同去极寒之地营救离怨。凤九当着天君和织越的面,向东华表白,织越才知原来凤九亦是帝姬。素素想给夜华做烤鸡,引得火烧茅屋,连喜服都烧毁了,素素执意留在家里过夜,夜华用法术将火变没,素素看到夜华竟然会使用法术,怀疑夜华就是金猊兽,夜华哭笑不得,可是,素素却说,哪怕夜华是妖,也愿意永远和他在一起,夜华深受感动。

  • 离镜误把玄女当司音共度良宵,酒醒后得知胭脂偷了翼君令牌提走离怨,离怨的母妃系鲛人一族,离怨趁机逃往到长海,而此时鲛人族因不满离镜的管制,时常侵犯天族,离镜担心离怨利用鲛人族造反,封锁消息并偷偷派人去捉拿离怨。夜华、连宋陪同素锦祭祖,夜华趁素锦去给首领们奉茶,偷跑回俊疾山,此时凡间已过了大半年,夜华马上要回去,一走又是两年,素素埋怨夜华,整年整年不见踪影,夜华留下传话铜镜,无论身处何方都能对话。夜华问素素,如果一无所有,素素是否仍然愿意和他在一起,素素却说夜华除了一把宝剑本来就一无所有,也没嫌弃过夜华,夜华让素素等他回来。

  • 凤九吃了成玉给的失魂果,对东华掏心掏肺说出内心对东华的喜爱,还道出白浅就是司音的秘密。东华抱着昏睡过去的凤九回住处,给她灌了三碗醒神汤,凤九醒来后去找东华,得知自己什么都说了。 夜华回到俊疾山,已经是凡间一年零九个月以后,素素哭着问夜华难道不怕下次回来,自己已经老了,夜华给素素做了好吃的,告诉素素次日还要走,素素执意要跟着夜华一起走,夜华将玉清昆仑扇送给素素,素素却不识是之前捡到的扇子。夜华带着女扮男装的素素来到长海,遇到鲛人族小头领和众山妖,叠风带兵冲出与山妖们厮杀,救下夜华和素素,叠风发现此二人竟然和墨渊、司音十分相像,但眼前的男子并没有师父的仙气,夜华拉走叠风,告明身份,令其向素素隐瞒身份。

  • 夜华视察长海水兵,发现叠风自昆仑虚下山后,一直替长海水君带兵,深得众将士的拥护,而长海水君膝下无子,故不愿轻易与鲛人族决裂,害怕鲛人族还会卷土重来,变本加厉的报复长海水晶宫。离怨投奔鲛人族首领的表舅,向表舅借兵,遭到鲛人首领耻笑,并轰走离怨。素素呕吐发现有喜,夜华大为欣喜,不得不送走素素回去,夜华向素素保证,这是最后一次离开素素。鲛人首领之子红儿代替父亲去长海水晶宫赴宴,红儿看中绿袖,当众非礼,扬言要娶绿袖为妻,席间,水君得闻军中叛变,众将领要求水君对于鲛人作乱的事情,给大伙儿一个交代,夜华表露身份,成功游说水君坚定决心与鲛人族一战,把红儿拉下去砍头祭旗。长海兵卒仅有一万,不敌鲛人族七万骁勇善战的兵士,向夜华求助,夜华答应点天兵来保长海万年太平,鲛人首领痛失爱子,誓死要替儿子报仇。

  • 可天不遂人愿,夜华虽然成功被鲛人族的斩魄刀砍伤,眼看就要大功告成,素素却因为梦到夜华出事,惊慌失措闯出仙障被天君发现,提上天庭,天君下旨将素素关入锁妖塔,乐胥担心夜华生死未卜,又听说素素怀有夜华子嗣,和央错求天君保住夜华血脉,天君将素素发配昭华宫,待她生产后再处置。由于计划失败,连宋请药王救醒夜华,夜华得知素素上了天庭,知道和素素此生再无可能,为了保全素素性命,决定开始对素素绝情,寄希望于天君释怀,不再为难素素。凤九听说夜华在凡间养了女人,跑去找素素兴师问罪,凤九虽没认出素素就是白浅,却被素素的痴情打动。玄女终于有了身孕,离镜亦非常高兴,陪了玄女三日,灵宝天尊召开法会,邀请离镜出席,离镜因鲛人族叛乱,担心天君降罪于他,带着有身孕的玄女去赴会。

  • 夜华被砍得生死未卜,仅用了三日便大获全胜,夜华也算是立了大功。天君探望夜华,询问素素的来龙去脉,夜华不想重蹈桑籍覆辙,致使天君对素素下毒手,只称自己以身相许报恩,天君看夜华对素素并没有用情太深,很是放心,同意留下素素。素锦当着夜华的面,假意为素素求情,向天君建议封素素为侧妃,天君果然因素素身份低贱,不配嫁入天宫,断然拒绝,夜华决定待素素平安生下孩子后,便让她饮下忘川水,脱离天宫。素锦则私下提醒天君,把素素留在天界更方便监视她。绿袖上天宫为夜华送药,被素锦拦下。

  • 素锦怂恿素素去上清境法会现场找夜华,素素不知素锦心思,单纯地以为,素锦是好心,跟着素锦来到了上清境,正巧遇到被贬为北海水君的桑籍夫妇,少辛看到素素十分意外。素素跟着素锦直闯法会,打断天君和夜华关于婚事的讨论,天君撵素素回宫,夜华请旨正欲送素素回去,不料,奈奈被素锦派去的人骗了,拿着玉清昆仑扇去了法会找素素,又被人暗中推搡了出去,玉清昆仑扇掉落,惊着灵宝天尊那魔性未除的凤凰坐骑,凤凰看到了昔日打伤自己的仇人,失了常性,将法会搅得天翻地覆,还重伤了凤九。天君大怒,夜华甘愿替素素受罚,天君却要置素素的罪,素素觉得冤枉,指出有人刻意陷害,夜华看出其中的事情原委,知道素素不是素锦的对手,呵斥素素不要口出妄言,灵宝天尊虽及时出现挡住了这一罚,素素仍然被夜华禁足,奈奈自责连累了素素,素素不以为意,决心要和夜华好好过日子,不拖累夜华。

  • 离怨和金猊兽在北荒叛变,天君召众仙议事,天君派夜华出兵镇压叛乱,同时亦表示对夜华很失望,自打夜华下凡收服金猊兽开始,不敌鲛人族首领,收服金猊兽失手,如果平叛北荒再失利,没有立显赫功勋就没有授太子印的资格,天君亦顺着素素说被人陷害为由头,将太子洗梧宫的仙娥都换成自己人。离镜主动提议,协助夜华出征北荒,想借平叛北荒的战功,抵消鲛人族作乱牵连翼界的负面影响。素素去紫宸殿给夜华送汤,不知素锦设下圈套,趁夜华不在寝宫一人唱独角戏,令素素相信,夜华替自己取名 “素素”其实包含了素锦的“素”字,误以为夜华对素锦余情未了,夜华临走前跟素素告别,并赠与铜镜保持联系,素素与夜华的关系愈加生分。离镜亲近天族,早就引起各部族的不满,而离怨打着为擎苍报仇雪恨的旗号,深得北荒反叛部族的心意,离镜的部将反而畏惧如此出兵名不正言不顺。玄女命巫医催生,巫医劝谏玄女勿要逆天而行,玄女不为所动。

  • 素素肚子一天天变大,问夜华当初在东荒大泽发过的誓言是否作数,夜华说作数,素素安心。离镜立功心切,愿做大军先锋,立下军令状,保证三个月内逼得叛军无路可去,让夜华只需拦截溃军,并答应最后让他与离怨单独做个了断。离镜趁着天气大寒,运许多冰到上游,又用法术让寒冰融化,随后借助天族雷雨两神法力,让山洪爆发,洪水冲过北荒,致使生灵涂炭,不止是叛军,就连翼界神灵也惨遭灭顶之灾,夜华兵分五路,一路沿路救人,另四路按照先前约定拦截溃军,离镜生擒离怨,离怨不愿苟且偷生,欲刺胭脂然后自尽,金猊兽挡在胭脂身前,遇刺身亡。夜华凯旋回宫,素锦将帖子送入一揽芳华,邀请素素一同赏花,素素身子越来越重,已经快要临盆,素锦假意带素素去见夜华,实则支开奈奈带着她来到诛仙台。此时天君却为夜华赐婚,把素锦许给他做侧妃。奈奈眼见不妙,跑去找夜华求助,素锦露出真面目,出言相激,拉扯中素锦跳下诛仙台被夜华救上来,素素惊慌辩解,夜华虽知素锦诬陷素素,却绝情地将素素禁足一揽芳华。

  • 狐狸凤九跑去看素素,素锦出现,告诉素素用着她的眼睛甚好,并挑拨素素和夜华的关系,素素以为夜华一直心系素锦,自己只是和夜华萍水相逢的露水情缘而已,凤九看破素锦的嘴脸,冲上去咬了素锦的手腕,素锦怒摔凤九,凤九昏了过去,素锦命人打死凤九,东华出现,抱走凤九,素锦不敢得罪帝君东华,自愿罚跪一个时辰赔罪。四海八荒都在奏请天君早日完成夜华的太子册封大典,天君亦觉得自己年事已高,可以放权给夜华执掌天界,自己像帝君一样做个闲散人。夜华承受天雷,却封锁消息不让素素知道,素素已经不再留恋天界,只盼快点把孩子生出来。离怨再次被关入大牢,后悔七万年前没将离镜母子一同杀害,离镜却说出当年的真相,原来擎苍利用自己的孩子下蛊,离镜生母发现秘密后才被擎苍打入冷宫,放任离怨杀她。擎苍一旦有机会离开东皇钟,第一个就是杀了他们三个,所以,离镜绝对不会杀了离怨令擎苍功力大增,重新夺回翼界大权。胭脂不愿待在大紫明宫看着离镜折磨离怨,离开翼界去了凡间,离镜派人一路保护胭脂。随后夜华正式被册封太子,众神朝贺。

  • 素素分娩阵痛,夜华亦受着天雷大业,奈奈直闯夜华寝宫求见夜华,被仙娥挡在门外,连宋带着药王去看素素。玄女旦下死胎,玄女诬陷巫医加害与她,下令斩首,离镜认为是因为自己罪孽太重,遭受天谴。素素在生产中,封印不断被冲破,最后终于旦下一男婴,素素早有心离开天庭,怕自己会舍不得孩子,所以故意疏远孩子,一直拒绝亲近,并给孩子取名阿离,素素让奈奈陪着她去诛仙台散步,暗暗记下了路线。折颜上天庭找帝君东华讨论擎苍封印的事情,看到掩面的素素和白浅非常像,而且身上还有若无似有的桃花香味也和白浅一样。夜华告诉素素,十日后就可以和素素成亲,素素忆想当年和夜华在俊疾山相处的美好,觉得已是物是人非。

  • 折颜回想见到素素的场景,突然反应过来,素素身上自带的桃花奇香是十里桃林特有的味道,遂重返天宫。素素误信素锦的话,以为跳下诛仙台就可以回到凡间,殊不知凡人跳下诛仙台会灰飞烟灭。素素站在诛仙台,用铜镜和夜华告别,随后丢下铜镜和玉清昆仑扇,翻身跃下诛仙台,在层层乌云中急速下坠,一道道闪电劈过,额头的朱砂痣突然震动,碎裂消失,白浅终于觉醒了,掉落在桃花林里。夜华飞奔而去,毫不犹豫地追随素素跳下,无奈被天君救起。夜华身负重伤,天君等不及央错去采灵芝草,就要把修为渡给夜华,连宋怕二人走火入魔,打晕天君,并和央错一起去采灵芝草。折颜替夜华看病,发现夜华就连元神都和墨渊惊人的相似,连宋和央错二人合力也无法战胜守护灵芝草的四大神兽。白浅经历一场天劫,醒来后已经飞升上神,白浅向折颜讨要忘情酒,决定忘记历劫时发生的一切。

  • 东华为了救凤九失去了一半的法力,又在东皇钟波动时用仙法压制擎苍,元气大伤,决定要闭关休养,出关后去凡间历劫,尝尝人生六苦,在凡间成全凤九一个相守的心愿。结魄灯燃了三日,夜华的元神果然结好,天君自责从小对夜华过于苛责,如今差点失去他,乐胥看夜华万念俱灰的样子不忍心,从药王处要来忘情丹,让夜华忘了素素,就不用活得这么痛苦,夜华却不想忘了素素。折颜替白浅治好了眼睛,却见不得强光,白浅醒来后,众人骗她眼睛受伤,是娘胎里带出的毛病,折颜让狐帝去黄泉用玄光制造能遮光的白绫,让白浅用来避光。白浅醒来忘记与夜华相识一场的记忆,直奔炎华洞看望墨渊,赫然发现沉睡数年中,墨渊的仙体却没有任何变化,折颜断言墨渊即将觉醒。凤九自打从天庭回来就不言不语,整日借酒消愁,白浅跑去疏解凤九,发现自己沉睡的几年中,凤九爱上了东华。

  • 素锦派辛奴求见夜华,愿献上救回素素的法子,唯一的条件就是让她正式入洗梧宫,原来结魄灯不仅能汇聚仙着元神,同样可以造凡人骨血,而办法只有她一人知道。虽然结魄灯也只能通过吸收素素留下的气泽再造一个相似的血肉出来,夜华仍然希望能造个假素素出来。夜华命天枢将素锦抬入洗梧宫,但下命不准素锦靠近天孙和一揽芳华半步。一晃就是三百年,小天孙阿离也渐渐长大,夜华每年都会带着阿离去东荒俊疾山小住,然而,夜华将素素遗物烧了三百年,仍然造不出素素的血肉。白浅生辰在即,凤九打算送白浅礼物,心知白浅唯一的心愿就是让师父墨渊活过来,所以,变化素锦的模样,偷偷上了天庭偷走结魄灯。夜华得知素锦偷走结魄灯跑去质问素锦,得知并非素锦所为。凤九拿回结魄灯被白浅发现,凤九让白浅不如试试此灯的效果,白浅却说不用,因为墨渊仙体虽然在此,但元神却不知在何处,所以燃灯也救不回墨渊。凤九弄灭了结魄灯,司命跑找连宋求助,夜华不为所动坚决要和凤九计较,司命只好搬出帝君东华 ,说出东华下凡历劫实则是替凤九还情债。

  • 夜华在俊疾山捉兔子迷路,离开了仙障,被蛇妖捉住,东海水君之胞妹缪清救下阿离,将阿离送回茅草屋,缪清仰慕夜华威名,恳请夜华圆了自己留在夜华身边服侍的心愿,夜华应允缪清,可在茅草屋照料他们父子二人的起居十日。东海水君喜得一子,白浅因当年白浅娘生她时难产,多亏东海水君家的稳婆帮忙,欣然同意出席。司命去青丘找凤九,让她做好准备下凡数月,凤九跟随司命来到凡间,看到帝君在凡间做皇帝,司命安排凤九接替原本不受宠正欲自杀的陈贵人,续写她的气运,帮助凡间的东华完成历劫。

  • 夜华带着阿离去东海赴宴,路过十里桃林暂且休息。白浅偷喝了折颜给白真的酒立马就醉了,从桃花树上跌落下来被夜华抱住,夜华看到怀抱中女子竟然是素素,正欲开口就被白浅用迷魂术迷晕了神志,白浅酒醒,以为做了一场梦。。东海水君得知,白浅竟然答应出席宴会,告假数日,阖宫上下寻找青荇草,用来遮盖水晶宫的刺眼强光,缪清告诉东海水君,希望将她引荐于太子夜华,水君知道妹妹心思,让缪清在宴席上献舞一曲,哭诉自己逼迫她嫁给西海二皇子叠风,将叠风说成是纨绔子弟,夜华一定会感念缪清救子之恩,提缪清上天庭做婢女。白浅在东海入口巧遇不识路的绿袖,白浅不愿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谎称是十里桃林的仙使者,带着绿袖进入东海水晶宫,离镜在水晶宫遇到子阑,起了冲突。阿离四处玩耍,夜华跟丢了阿离,派人四处寻找。

  • 夜华重回桃林找折颜,询问当年白浅封印擎苍的始末,折颜仍然坚称,白浅的眼疾是娘胎里带出来的病,夜华百思不得其解。白浅在送酒途中,遇到离镜与女仙苟且,离镜发现司音,道出当年负了司音就是因为她的天族身份,白浅怒称自己就是青丘白浅,当年为了拜师学艺才隐藏身份,白浅早已放下前尘往事,并不想再与离镜有任何瓜葛。夜华将阿离丢在狐狸洞,和白浅培养感情,夜华再次点燃白浅的衣服,发现烧出的火焰和素素一样是青色,断定白浅一定就是素素,并将此事偷偷告诉连宋。白奕来找白浅,让她看住凤九,不再与帝君东华有往来,白浅知道帝君是石头里蹦出来的神仙不会动情,答应帮忙断了凤九的情根。

  • 夜华决定留在青丘小住几日,命迷谷劈出个书房处理公务。夜华问白浅是否去过东荒,白浅心里害怕夜华发现自己就是司音,前来青丘是为了打探墨渊的下落,敷衍了过去。白浅将玉清昆仑扇丢入湖底,又施法将炎华洞变得消失。子阑与叠风相遇后,决心重回昆仑虚打点,途中遭遇翼族黑衣人追杀,子阑不解原因。素锦得知夜华搬去和白浅同住,派辛奴去青丘教训白浅,杀她威风,辛奴出言不逊,被青丘众小仙赶走。白浅听闻素锦派人来挑衅,以此为由劝说夜华,留宿青丘的确有失体统,夜华不以为意。辛奴被赶走后回去向素锦告状,青丘的人不知好歹,素锦心生一计,欲在天君寿宴上对桑籍与少辛的长子元贞下手。夜华带着白浅和阿离去凡间逛集市,白浅知道这日正是阿离的生辰,埋怨夜华不早早告知,夜华知道白浅有送礼只送夜明珠的习惯,让白浅不必白费夜明珠,多陪阿离就好,白浅正说得高兴,突然身旁有辆马车经过,被夜华猛地一拉,白浅看到一年轻女子冲出来拉住自己的小孩,突然回忆起娘亲曾抱着自己哭的片段,白浅心想自己从未离开过青丘为何会有这样的记忆,以为魔障入了幻境。

  • 白浅带着阿离去茶馆听说书,听着听着就发现阿离不见了,白浅用元神出窍追寻阿离的下落,赫然发现阿离竟然出现在青楼!原来阿离看到有恶霸欺负弱女子想去救她,一路跟到了青楼,白浅急忙带走了阿离,并让他对夜华保密。夜华急着赶回凡间,发现有人正在调戏白浅,将恶人变成牲畜,夜华责问白浅被人揩油也不躲避,白浅只道不过是被人摸一两下而已,夜华看白浅如此不以为意,俯身亲吻了白浅,反倒说白浅不过是被亲了一两口,白浅脸红。夜华带着白浅和阿离投宿客栈,客栈只剩下一间房,伙计看着女扮男装的白浅,以为是两位公子,让他们凑合挤一起睡。

  • 白浅张榜招收夜华的厨艺关门弟子,青丘众仙排了长队争取,夜华笑着遣散众人。少辛接受不了,看到元贞被冤枉还要下凡受苦,少辛心知天族因桑籍当年的退婚,欠着青丘人情,白浅出面的话,天君一定不会深究,而白浅曾许诺实现少辛一个心愿,这正是个说出心愿好时机,动身前往青丘找白浅,白浅和夜华都觉得,元贞调戏未遂的刑罚判得过重,同意成全少辛,以后主仆情尽,再无瓜葛。夜华替白浅帮忙,去司命那里看元贞的气运,但要求白浅下凡时自封法力,担心白浅在凡间逆天修改气运,会遭到反噬,将来无法完成天后继位的天雷重刑,白浅嗔怪夜华娶亲不是时候,夜华和司命探讨修改气运的事情,发现桑籍早已将婢女送下凡当元贞的师父,偷偷看护他,司命想到让白浅代替婢女,继续当元贞的师父留在身边,如此就不会打乱了元贞的气运,缪清将此事汇报给素锦,素锦知道白浅要帮元贞渡劫需自封法力,派缪清下凡阻挠白浅行事。

  • 白浅得知凡间的皇帝就是下凡历劫的东华,向元贞打探凤九的情况,白浅找到凤九,发现凤九一脸疯癫样,知道凤九已偷偷使用青丘禁术两生咒,这样才会在白日里做出爱慕皇帝的样子。凤九醒来后向白浅请罪,凤九本想捧着一颗真心,直到皇帝遇到自己爱的人就可以走了,而自己受两生咒束缚会忘记身份,不能帮白浅完成计划。白浅遂找桑籍待元贞英雄救美之日,亲自推帝君下水,桑籍顾忌与白浅的恩怨,害怕白浅借机报复,终被少辛说服。折颜被西海水君请去诊治长子叠雍,原来六百年前叠雍突然身体抱恙,每况愈下,却查不出病因,眼看叠雍身体越来越虚弱,最后只能请来医术最高明的折颜,折颜亦觉得叠雍病得蹊跷,留下来观察。

  • 皇帝见凤九不仅救了自己,还如此情深,封凤九为淑妃。元贞用桑籍婢女之前留下的锁仙铃降服大鹏鸟,白浅知道大鹏鸟乃佛祖所有,有所顾忌,让元贞放了大鹏鸟,归还于他的主人,大鹏鸟却想留在元贞身边,白浅答应帮忙去向鸟主人请求,留下大鹏鸟,夜华看见元贞握着白浅的手吃醋,和司命在半空中现身,吓晕一众宫女和元贞。司命替元贞消除见到神仙的记忆,元贞的气运圆满,重列仙班。凤九到夜间解了咒,自觉白日里又花痴了,而且因此弄坏了帝君的气运,如今之计,只能让凤九替代美人继续续写帝君的气运,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凤九大改帝君的气运遭反噬。司命给凤九递上一些戏文本子,教她如何践踏帝君的真心,帮他造劫难了,白浅顺便解了凤九的两生咒。东华前来探视凤九,东华以前一直冷落凤九,这才开始好好了解凤九,并许诺会按民间习俗再成一次亲。

  • 玄女铸下大错,得罪了整个天族和青丘,离镜不愿为了她致使翼界再起战火,将玄女关入极寒之地,择日行抽经扒皮之刑。玄女在狱中遇到离怨,离怨见玄女并未被封法术,激起了玄女复仇之心,怂恿玄女逃出去。夜华回想玄女所言,向连宋打探墨渊和司音的过往,得知墨渊曾经非常宠爱她这个徒弟,为了她甚至不惜和瑶光决斗,夜华以为白浅喝下忘情水,只是因为七万年来等待的是墨渊,而自己只是墨渊的替代品。白真的坐骑毕方鸟来探视白浅,压抑许久的爱慕之心终于因为白浅受伤而爆发,鼓起勇气向白浅告白,正巧夜华来给白浅喂药,被白浅用来做挡箭牌,拒绝毕方求爱,毕方负气离开。夜华亦向白浅道出自己的心思,希望能和白浅在一起,白浅反倒觉得自己老,已经过了谈情说爱的年龄,怕委屈了夜华,直言万一真的成亲,一定会为夜华安排年轻貌美的侧妃。夜华邀请白浅上天界的上清境温泉疗伤,嘱咐奈奈收拾一揽芳华,奈奈十分惊讶,夜华竟然让别的女人住在素素的院子。白浅去探望墨渊,回来时在湖边散步,夜华回忆起白浅跳下诛仙台的样子,突然施法定住白浅,并偷吻她。

  • 夜华再次向折颜询问墨渊的事情,折颜告诉夜华自从诛仙台救下夜华那日,白浅遍体凌伤的出现在桃林,很是情伤,问他讨要了忘情药,夜华更加认定,白浅想忘了他是因为墨渊。行刑前一日,玄女命人把关在隔壁的死婴带来并捅死侍卫,来到离怨面前。离怨告知玄女逃跑路线,并告诉玄女,擎苍在他们三人身上下了咒,每死一人,擎苍的法力会曾增加三分,只要玄女杀了他,擎苍就有机会破钟而出,并嘱托玄女拿着玉佩去找胭脂,然后找机会再杀了胭脂。土地将东皇钟异动上禀天庭,却发现帝君去了凡间,还有一个月才能回来,以为自己老眼昏花看错了。东华专宠凤九,又是冒雨背凤九又是亲自喂药,令凤九尝到爱情的甜蜜,司命认为凤九已经得到了帝君的一颗真心,商量是时候该让帝君伤心了。凤九却觉得甜蜜的时间还不够。子阑在凡间遇到胭脂,认出是翼界公主,看到胭脂在凡间开饭店做生意,决意留在胭脂身边顺便打探司音的下落,子阑安排恶霸寻胭脂的麻烦,胭脂正打算施法,子阑挺身而出,赢得胭脂的信任。

  • 白浅与离镜摊牌说清楚,离镜得知当年白浅是真心爱慕着自己,一直在为如何跨越种族做努力,可离镜却负了她,如今沧海桑田,知道与白浅再无可能。折颜偷偷去看墨渊的仙体,发现昆仑虚山底有龙气涌动。白浅跟随夜华来到天宫,自从迈入一揽芳华浑身都不舒服,奈奈以为白浅是夜华烧出来的假人,看到阿离唤白浅为娘亲,心里不忍。夜华带着白浅去上清境泡温泉,得知白浅作为上神的阶品,享受的待遇比太子正妃还高,很是受用。夜华去帮白浅给破云扇题字,临走前嘱咐白浅别让阿离喝太多,白浅不以为意,孰知阿离酒量浅醉倒,白浅让奈奈抱阿离回去睡觉,说过了三更自会醒来。素锦让缪清端着有问题的鸡汤去勾引夜华,夜华反问缪清在凡间谋害白浅,难道不怕获罪永堕畜生道,缪清害怕,承认汤里放了能与夜华欢好的药,却执意不肯说出指使之人,素锦赶来替缪清脱罪,而白浅顺道来找夜华拿扇子,撞见了这一幕,夜华看在缪清对阿离有救命之恩的份儿,将缪清逐出洗梧宫,遣回东海。

  • 缪清向素锦哭诉,素锦却翻脸不认账,将缪清打发走,素锦自从得知白浅和素素长得一模一样,知道自己很难有机会赶走白浅了,夜华本以为叫白浅进屋能让她吃醋,没想到白浅自始至终都是看热闹的心态,夜华更加相信白浅心里只装得下墨渊。离镜得知玄女逃离地牢,临走前还将离怨穿心刺死,将离怨的头砍下来示众,并派人从凡间找回胭脂,下旨遇到玄女格杀勿论,杀死后带回来将来和自己合葬。玄女通过玉佩找到胭脂,子阑并未认出已经毁容眼瞎的玄女,带着玄女见胭脂,子阑亦惊讶地发现,胭脂原来不是哑巴。胭脂替玄女疗伤,却发现她的眼睛明明是普通的伤口,却始终能痊愈。东皇钟异动后,翼界有传言,擎苍很快就要回来了,离镜有所担忧。

  • 奈奈告知白浅,阿离至今未醒,白浅并没有当回事儿,用过早膳就去上清境疗伤,路过听到素锦宫的宫女非议她,听着不顺耳,让引路宫女去立规矩,打发他们另谋差事。夜华埋怨白浅让阿离喝酒,认为白浅不把自己当亲娘,才如此怠慢阿离,白浅刚被宫女编排,又被夜华教训,心里窝气,和夜华争执,把夜华推向素锦,让他去找菩萨心肠的素锦抚养阿离。奈奈恳求白浅不要将阿离推给素锦,白浅隐约猜出素锦和素素跳诛仙台的关联。

  • 折颜发现叠雍一病不起,是因为墨渊的元神竟然在他体内,一直靠叠雍的一缕仙气在养护,墨渊真的要回来了。折颜求见夜华,夜华得知墨渊还需几万年才能觉醒,而唯有结魄灯能让墨渊早日醒过来。 素锦正式拜见白浅,趁机巧言白浅能得倾心相待,不过是因为和阿离长得像而已,可惜白浅不再是素素,不会被素锦影响,反而要求素锦按照青丘的礼仪,行三跪九叩大礼。折颜潜入叠雍的身体发现沉睡着另一个人,但只剩下一片一片破碎的灵力结合而成,而能将如此虚无缥缈的灵力重新结合,唯有墨渊才有这样的本事,折颜和墨渊一同在父神身边长大,对墨渊的仙气熟悉得很,而叠雍无法承受供养墨渊修养的仙力,所以身体日渐孱弱,墨渊醒来至少还需要七八千年的时光,白浅听到,喜极而泣,留下书信向夜华辞行,随着折颜奔赴西海。

  • 司命劝说凤九不要再耽搁东华的时间,元贞在温泉泡澡,凤九破水而出,元贞惊慌失措喊人来,凤九却突然抱住元贞,司命化身小太监喊来了东华,东华看着凤九和元贞抱在一起,吐血昏厥。 凤九知道东华就会回到天上,尘世情缘尘世尽,伤心欲绝。可东华并没有按照运薄再活十八年,而是直接被活活气死了。而刚刚下凡的织越还没见着东华的面,就已经听到了东华的丧钟。东华在天宫醒来后,发现自己历劫的时间被缩短,司命也不知原委,夜华问东华神芝草渡修为的方法,想帮助墨渊尽早觉醒。折颜带着女扮男装的白浅来到西海,让白浅专门负责料理大皇子,白浅害怕遇到叠风被认出,让水君下旨不得让任何人靠近,夜华潜入西海找白浅,白浅决意拿到结魄灯后,去东海瀛洲取神芝草,夜华看到白浅为了墨渊连性命也不顾,以为自己永远取代不了墨渊在白浅心目中的地位,白浅心知此去瀛洲十分凶险,无法承受天后的荒火天雷大业,所以提议取消婚约。

  • 白真来西海看白浅,看着白浅面色不好,一问才知道白浅和夜华置了气,白真帮忙分析,白浅竟发现自己对东华动了心。东华觉得历劫时间变短,事有蹊跷,发现自己已失去了九成的法力,让司命压下此事不对任何人说。凤九报完恩,没有理由再待在东华身边,回到青丘,却仍然放不下东华,白真让凤九去西海找白浅,遇到元贞,元贞因东华被气死,遂自刎谢罪,以为凤九在凡间对他有意思特意来询问,凤九说出了苦衷。昆仑虚众弟子感受到昆仑虚龙气大振,钟声长鸣,弟子们从四海八荒赶回,等待师父归来,重振昆仑虚。夜华将结魄灯交给白浅,让她放在叠雍床头三日,墨渊的魂魄便能结好,白浅感受到了灯上凡人的气息,竟产生了素素的回忆,夜华问白浅,若有人夺走她的眼睛,她是否会原谅,白浅却说就算是夜华也不会原谅,夜华很失落。白浅和夜华终于两情相悦,决定不退婚了。

  • 玄女抱着死婴和胭脂、子阑来到东海瀛洲,子阑向胭脂表白,却没有表露自己是昆仑虚上仙的身份,四大神兽为仙障所困,并不能除去,但一旦自行出去,就无人能抵挡了,胭脂以为子阑只是普通的凡人,让他留在门口照看玄女,玄女却执意要亲自摘得神芝草,离镜得到消息也赶来东海瀛洲,看到玄女触动了四大神兽,胭脂被踩在脚下昏迷不醒,子阑提剑冲上去将剑插入一只凶兽的头,被狠狠甩出去撞在墙上,一道红光出现绕着凶兽燃气巨大的红色火焰,离镜从火焰中现身,离镜拉着玄女出去,玄女死活不出去,子阑抱着胭脂冲出了石洞。

  • 叠雍苏醒过来,白奕来找白浅,知道水君曾张榜,谁能治好叠雍就能嫁入水晶宫,叠风不想娶凤九,建议白奕可以替凤九征婚,白奕却打算从西海开始收拜帖,叠风无奈。白奕正对着四海八荒招亲,众仙云集汇聚在西海抢着给凤九送拜帖和礼物,凤九都没看在眼里,司命奉东华之命,前来归还凤九和凡间东华的定情性物,凤九心里难过,跑去当年替东华挡下一箭的破庙,遇到东华,东华要与凤九彻底做个了断,凤九泪水涌出。

  • 夜华回到天庭后又被饕餮之毒反噬,险些魂飞魄散,天君请折颜为夜华疗伤,折颜才知夜华散尽毕生修为炼制丹药,怕夜华无法顺利接受大业继任天君,夜华却全然不在乎。三日后,叠雍醒过来,看着白浅对自己异常热情,以为白浅是对自己有意,令白浅哭笑不得。叠风突然来找白浅,让白浅进入叠雍的身体查探,白浅在叠雍的身体里发现夜华的气息,白浅上了天庭找夜华,急着替夜华把脉,夜华却故作淡定,白浅心里说不出的难过,跑去找到折颜一探究竟,白浅才知道,夜华让她守着叠雍三日,只是为了留她在西海。

  • 胭脂上昆仑虚找子阑,被二师兄认出是翼界公主,被众师兄团团围住,离镜跑来想让众人手下求情,双方剑拔弩张,眼看就要动手,子阑出现得知胭脂前来是为了借炼丹炉,遂向师父方向磕了三个头,立誓此生不再与胭脂有任何往来,一生长守无妄海,以此谢罪,然后,起身用自己半生的修为用来炼丹。离镜告诉胭脂,当年爱上的司音就是白浅上神,胭脂也终于知道自己情窦初开的对象竟然是女子,忽然就释然了。阿离带着成玉来找夜华,成玉第一次见到女上神,兴奋的想要摸一摸真人,被阿离阻止。成玉听到白浅感叹夜华手伤,以后如果不能作画还要劳烦他人,夜华要给白浅和阿离成玉识趣变出了笔墨纸砚,白浅招呼成玉坐一起,成玉坐了很久,却发现夜华压根没有把她画进去,白浅解释是因为夜华最近体力不支画不动,夜华却将白浅扛上了肩头,夜华让成玉赶紧送阿离回宫。

  • 白浅回到青丘,自己算好了下聘的黄道吉日九月初二,告诉白奕和白真,二人愕然,白奕一直以为白浅爱慕的是墨渊,可白浅却坚持称墨渊是师父,并没有男女之情,而如此急促想成婚还因为夜华身负重伤过不了继任天君的天雷荒火大业,如果天君天后一同来承受,可以代受大业。白奕见白浅如此用情,修书一份告知爹娘,准备操办婚事。白浅即将要出嫁,决定将东荒女君之位传给凤九。

  • 成玉告诉凤九,东华即将应劫,凤九在莲池旁找到东华,突然扑上去抱住东华的腰,失声痛哭,东华不解,凤九想在东华应劫前一直陪着他,白奕正巧上天宫讨论白浅的婚事,看到凤九又做了丢人的事情,凤九跪地求白奕成全,就算被打死也要陪着帝君。折颜跟着墨渊、白浅重回昆仑虚,发现众仙仰慕昆仑虚的风采,纷纷来膜拜凑热闹,墨渊挥了挥衣袖遁形,围观群众才恍然大悟,能在昆仑虚使用仙法的也就是墨渊一人,纷纷跪地对着墨渊遁形的方向叩拜。而山门内,众弟子分立石道两旁,恭迎墨渊上神重回昆仑虚。白浅正式道明自己就是司音,众师兄瞠目结舌,墨渊看着众人闹作一团,众人祝贺白浅即将加入天宫,墨渊始终有些沉默。折颜私下询问墨渊对白浅的心意是否超越了师徒情谊,墨渊听闻司音这七万年对自己的付出,沉吟许久,一言不发。凤九满身淤青地落在东华床上,偏说父亲白奕得知凤九在凡间已失身于东华,欲将凤九活活打死,临死前来看东华一眼,东华看出凤九的伤是伪装的,套出是成玉所教,凤九不听劝,东华说凤九并知道自己喜欢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转身离开。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