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玉海棠 电视剧 热度 1677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重庆卫视;河南卫视

更新时间:每日24:00 两集连播

类型:剧情 / 战争 / 年代

导演: 黄文利

简介: 该剧讲述抵御日寇掠夺中华文化遗产的故事。民国时期的通海镇,一座古墓引各路盗墓者垂涎,勇猛质朴的通海人固守于此,保护着它。随着日军对中国文化遗产的觊觎与掠夺,其魔爪伸向通海古墓。共产党人赵越泽受命来到通...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40/共4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相传进军统领许都郎奉宋仁宗之命送象征大宋国运的玉海棠来到金龙山,因监军古元定谗言所害发配为护墓侯,许都郎一怒之下斩断古元定双足,缔结了许古两家长达九百年的恩怨。民国三十年,为结盟修好的许古两家决定联姻,将大通侍许卫山的二女儿许冬梅许配给大族长古庆复的儿子古克松。而古家实际暗中勾结狮子头准备消灭许家,一举统领通海。担心爱慕许冬梅的成吉思会破坏自己亲事的顺利进行,古克松决定亲自去查看,却被十分反对这门亲事的许冬梅姐姐许夏荷打跑。许夏荷劝成吉思带着妹妹私奔,但考虑大局的许冬梅认为父亲许卫山定下这门亲事是为了让一直招兵买马的古家和许家打起来的时候,古庆复会因为古克松是许家女婿而有所顾忌。许夏荷担心古庆复只是为了日后和古克松里应外合而答应这门婚事,并且怀疑古克松和巴曹亲自前来的目的。于是让成吉思带许冬梅离开通海。古克松以喜酒的名义让禁翊营的弟兄喝下了下了药的迷酒。

  • 许夏荷准备杀古庆复以解心头之气,伍元肃和巴曹极力解释,谎称是古克松受了狮子头钱财诱惑的蒙骗才下了迷药,许夏荷伤心地回忆起爹临终前的话“不与古家为仇”,强忍心头之恨,抑制自己情绪,以大局为重,放了古庆复。许冬梅迷路走错地方,到了牛角村。她身无分文,单纯、轻信地吃了坏人送她的下药的包子。通海各长老会集禁翊营聚义厅,古庆复提议等办理完大通侍许卫山的丧事后,从新推选大通侍。通海长老贾落生却以许家接管大通侍数百年,许卫山死了位置不能旁落为由,强力推举许夏荷当上了大通侍,招致古庆复怀恨在心,为自己招来沉江之祸。 古庆复为保全儿子古克松,花大量银两让伍元肃把古克松送出了通海。古庆复苦心经营多年的计划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还闹得父子分离不能相见。心中更是郁郁难安。成吉思向许夏荷讲述了他和许冬梅出城时发生的一切。在折回禁翊营的路上,被狮子头设伏抓进狮王谷,当他醒来时已被禁翊营将士救回。许夏荷与禁翊营将士到处寻找不见许冬梅身影,此时的许冬梅已落入人贩子手中。

  • 赵越泽告知乔明“李雪琴”在医院,他俩制定了营救计划。赵越泽的营救计划正好中了特务处的圈套,许冬梅见眼前之人如此神勇,只得另寻杀机,但赵越泽被她刺伤,险些被抓。关键时刻,赵越泽在外围同志的配合掩护下逃离。许冬梅没能完成任务,受到处座责罚,被调到三十九军追查军火走私案。日本将军派给了赤木四个日本陆军中最优秀的战士前往通海。巴曹受古庆复之命,以做生意为由,找到已就职国民党三十九军的古克松,走私军火。古克松早已为巴曹准备好了枪支弹药,装在为他父亲打造的棺材里,准备晚上一起运走。他们的对话被潜伏三十九军的共产党田曙栋偷听到。营救任务失败,乔明责怪是自己太大意,责任在他。赵越泽一再请求下,党组织慎重考虑后同意在没有李雪琴配合的情况下赵越泽一个人去通海完成任务。乔明把进入通海的令牌交给赵越泽,并给他介绍了通海的情况。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相传进军统领许都郎奉宋仁宗之命送象征大宋国运的玉海棠来到金龙山,因监军古元定谗言所害发配为护墓侯,许都郎一怒之下斩断古元定双足,缔结了许古两家长达九百年的恩怨。民国三十年,为结盟修好的许古两家决定联姻,将大通侍许卫山的二女儿许冬梅许配给大族长古庆复的儿子古克松。而古家实际暗中勾结狮子头准备消灭许家,一举统领通海。担心爱慕许冬梅的成吉思会破坏自己亲事的顺利进行,古克松决定亲自去查看,却被十分反对这门亲事的许冬梅姐姐许夏荷打跑。许夏荷劝成吉思带着妹妹私奔,但考虑大局的许冬梅认为父亲许卫山定下这门亲事是为了让一直招兵买马的古家和许家打起来的时候,古庆复会因为古克松是许家女婿而有所顾忌。许夏荷担心古庆复只是为了日后和古克松里应外合而答应这门婚事,并且怀疑古克松和巴曹亲自前来的目的。于是让成吉思带许冬梅离开通海。古克松以喜酒的名义让禁翊营的弟兄喝下了下了药的迷酒。

  • 许夏荷准备杀古庆复以解心头之气,伍元肃和巴曹极力解释,谎称是古克松受了狮子头钱财诱惑的蒙骗才下了迷药,许夏荷伤心地回忆起爹临终前的话“不与古家为仇”,强忍心头之恨,抑制自己情绪,以大局为重,放了古庆复。许冬梅迷路走错地方,到了牛角村。她身无分文,单纯、轻信地吃了坏人送她的下药的包子。通海各长老会集禁翊营聚义厅,古庆复提议等办理完大通侍许卫山的丧事后,从新推选大通侍。通海长老贾落生却以许家接管大通侍数百年,许卫山死了位置不能旁落为由,强力推举许夏荷当上了大通侍,招致古庆复怀恨在心,为自己招来沉江之祸。 古庆复为保全儿子古克松,花大量银两让伍元肃把古克松送出了通海。古庆复苦心经营多年的计划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还闹得父子分离不能相见。心中更是郁郁难安。成吉思向许夏荷讲述了他和许冬梅出城时发生的一切。在折回禁翊营的路上,被狮子头设伏抓进狮王谷,当他醒来时已被禁翊营将士救回。许夏荷与禁翊营将士到处寻找不见许冬梅身影,此时的许冬梅已落入人贩子手中。

  • 赵越泽告知乔明“李雪琴”在医院,他俩制定了营救计划。赵越泽的营救计划正好中了特务处的圈套,许冬梅见眼前之人如此神勇,只得另寻杀机,但赵越泽被她刺伤,险些被抓。关键时刻,赵越泽在外围同志的配合掩护下逃离。许冬梅没能完成任务,受到处座责罚,被调到三十九军追查军火走私案。日本将军派给了赤木四个日本陆军中最优秀的战士前往通海。巴曹受古庆复之命,以做生意为由,找到已就职国民党三十九军的古克松,走私军火。古克松早已为巴曹准备好了枪支弹药,装在为他父亲打造的棺材里,准备晚上一起运走。他们的对话被潜伏三十九军的共产党田曙栋偷听到。营救任务失败,乔明责怪是自己太大意,责任在他。赵越泽一再请求下,党组织慎重考虑后同意在没有李雪琴配合的情况下赵越泽一个人去通海完成任务。乔明把进入通海的令牌交给赵越泽,并给他介绍了通海的情况。

  • 古庆复、巴曹、伍元肃三人正分析赵越泽的来路和身份,猜测他是军方的人,怕古克松走私军火的事暴露受到牵扯。许夏荷在金龙谷夺命索哨卡拦截了赤木一行人,古庆复前去一番解释之后,许夏荷才放了行。古庆复顺水推舟说那批武器是专程送给禁翊营的,还说明了赤木和他只是生意上的老朋友,离开夺命索时许夏荷也做了个顺水人情,让古庆复把赵越泽带走,但放下狠话,金龙谷从今以后,只许出不许进。古庆复来到客栈与赤木见面,表明赤木此行的目的不在茶叶生意之上。赤木也猜透了古庆复的心思,谎称要古庆复与之合作,帮助他上山追寻父亲足迹,寻找父亲遗骨,他只是想要一次尽忠尽孝的机会。古庆复安排巴曹帮赤木送去了武器,私下进行了交易。许夏荷带领禁翊营将士到客栈搜查,赤木却先一步安排手下藏好了武器,赤木察觉不对,要求手下行动暂缓,而手下四个日本人违背赤木命令,准备晚上私自行动。

  • 贾牡丹当年急于为爷爷贾落生报仇,而误信巴曹的花言巧语,她不知巴曹心中早有自己的如意算盘,他想通过古庆复成为通海的大通侍。古庆复下令将贾落生沉江,贾牡丹贬为妓女,让贾家在通海永世不得翻身。巴曹带着贾牡丹来到古家见到赵越泽,赵越泽告诉贾牡丹来通海意图,并告知李雪琴已经牺牲,希望能继续得到贾牡丹的帮助。赤木告诉古庆复自己手下已闯山,得知消息,古庆复连忙让伍元肃点亮灯笼,用事先的暗号告诉山上的许夏荷,许夏荷收到消息随即布置。此时,赵越泽让古庆复帮忙上山,追击闯山的日本人,古庆复同意让巴曹送他上山。三十九军师座曲啸天利用古克松贩卖军火之事,替自己顶雷,决定执行枪决,为保命,古克松告诉师座通海他的家乡镇龙脉古墓一事,用千年古墓换了自己的一条小命。

  • 古克松道出了许冬梅是通海大通侍许夏荷的妹妹,要求把许冬梅带上一起回老家挖墓,曲啸天相信了古克松的话,同意让武思耀带上一个营的兵力去通海借剿匪名义探路。赵越泽独自一人上山,通过对周边环境的分析和结合尸体位置,判断闯山者已经进入了禁翊营的腹地。禁翊营将士在巡山中发现了四丫的尸体,发誓要为其报仇。赵越泽上山遭遇山上机关,被花小六逮个正着,赵越泽被绑。禁翊营在将军岭发现了闯山者的踪迹,告诉许夏荷闯山者是日本精兵,不要鲁莽行事,否则后果严重。但是许夏荷执意要按照自己的意愿办事,怎料却让禁翊营将士遭受日本人布下的埋伏,损失惨重。古克松的出现让许冬梅着实意外,她感受到师部里错综复杂的关系,并察觉贩卖军火一事并没那么简单。

  • 许夏荷确认闯山的是日本人,怀疑也是为龙脉而来,她下令派人抓住赤木。师座曲啸天下令古克松、许冬梅带上士兵进入通海。禁翊营按照赵越泽的安排,分散兵力,从不同方向围剿日本人,不断变化攻击方式,让日本人措手不及,最终消灭了闯山的日本人。许夏荷下令让古庆复留下“池老师”这一活口。古庆复让伍元肃打听来日本人方面的情况,听取了伍元肃的提议,准备按排巴曹刺杀赤木,然后嫁祸禁翊营,想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怎知巴曹在刺杀过程中,被赤木收买,放走了赤木。

  • 许夏荷追到江边,发现了正在逃跑的赤木,便用枪打中了赤木,赤木摔进江里。巴曹回到古家,把赤木教他的话一字不变的告诉了古庆复,古庆复最终留下了巴曹小命,巴曹露出阴险的笑。成吉思放走了赵越泽,许夏荷来到古家要求古庆复交出巴曹,俩人争论一番,随后赶到的赵越泽表明身份,想利用自己特务处的身份收编禁翊营。乔明收到赵越泽的情报,沿江打捞赤木尸体,却一无所获。赤木已被神秘艄公救起,一个更大的阴谋将随之而来。古克松带领曲啸天绕道而行,希望能在途中趁机逃跑,但结果未然。

  • 赵越泽向古庆复了解了有关禁翊营兵力情况,想尽快上山收编禁翊营展开训练,但山上的禁翊营对收编意见不一。他向古庆复提出需要贾牡丹的帮助。在贾牡丹的帮助下,赵越泽在古家查阅了通海相关史料,绘制出了通海地图,他对这个数百年来与世隔绝却饱受侵扰的小镇有了更深刻的了解。他渐渐懂得为何他们世世代代坚守故土,把龙脉看的比他们生命更重要,他认为想要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必须打破守旧的传统观念,接纳自己才能帮助他们共抗外敌。赤木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小屋里,艄公正在偷看他父亲的日记,可赤木并不知道眼前这个救他的人与他父亲有着千绪万端的关系,艄公告诉他想要打入通海,必须和他们成为朋友。许夏荷回想起近来发生的事情,逐渐意识到通海面对的敌人已经不像以前,必须改变。成吉思帮助许夏荷对收编一事和赵越泽个人都进行了详细的分析,使得许夏荷更加明白后面应该怎样应对。

  • 禁翊营内许夏荷正看着将士们苦练刀法,赵越泽独自一人上山想同许夏荷商量收编一事。两人决定比试武功,如果赵越泽胜出,禁翊营与许夏荷都归他。经过一番比试,许夏荷胜出,但是赵越泽告诉了许夏荷收编的真实目的,想通过新的战术战法,以禁翊营最擅长的冷兵器结合现代战场的新式武器,训练出一套专门对付日本人的作战方法,并告知许夏荷自己来通海就是为了保护玉海堂,刺杀汉奸,侦查日特。古庆复心里打着小算盘,先让许夏荷张罗着禁翊营,有朝一日不费吹灰之力夺回禁翊营,到时就是古家的天下。赤木拿着一把短刃刀回来复命,将军发现一个家奴的佩戴都价值连城,下令不管龙脉的传说是真是假,一定要拿下通海,成为打日本帝国的秘密基地。因赤木已被暴露,他启用了在通海救过他的巴曹。巴曹得知古庆复准备把贾牡丹嫁给赵越泽,连忙下跪请求古庆复将贾牡丹许配给他,并同意了古庆复提出的跟赵越泽上山,盯紧赵越泽。此时,赤木通过古家的报纸巧妙的联系上了巴曹,并告诉了巴曹自己的计划。

  • 巴曹上山前往禁翊营带着伤禀报许夏荷山外土匪劫走了大族长给山里准备的女人,并要准备三万大洋交换,许夏荷听闻事情后携禁翊营将士下山剿匪救回女人,赵越泽对山里人买女人婚配一事无法理解。赵越泽收到了日本人会进攻的情报,深夜拜访古庆复告诉他们日本人会进攻通海的消息,让他提前做好防范。曲啸天要田副官盯好许冬梅,不要让许冬梅知道他们前往通海的真正目的。田副官告知武思耀营长此次真正的目的是挖坟掘墓,武思耀觉得荒唐,田副官和武思耀为了结束这个荒唐的使命,放走了被捆绑的古克松,但不料被曲啸天发现又抓了回去。许夏荷带着禁翊营将士回营,赵越泽在城墙守了一夜,由于日本人并没有出现,所以许夏荷不相信赵越泽所说的日本人会进攻通海的消息,然后不顾赵越泽的反对通知了山下的兄弟回营分买来的女人,这时大家发现买回来的女人中李静兰长得很像死去的四丫,许夏荷下令查清底细后再分配给弟兄,她把买来的女人和赵越泽关在了一起。

  • 就在准备处决李静兰时赵越泽当面阻止,而许夏荷并不顾赵越泽情面,准备用她的方式处决李静兰,这时谢地突然出现保护了李静兰,许夏荷对刚刚发生的种种暗暗反思,赵越泽出现对她开导和安慰,并建议让许夏荷对日本人进攻一事做好防范。巴曹找四虎子帮忙,在禁翊营对日本人的进攻抵御不住的时候杀害赵越泽,并说出自己故意去碰触机关只为了留在山上的小心思。禁翊营将士一个个询查每一个买来的女人的底细,薛琳琳一行欲想再次逃出牢房。她们中的百合根据赵越泽没有及时收起的机关布阵图映像重新绘出一张机关布阵图。成吉思认为许夏荷对赵越泽怀有情愫,被许夏荷一口否认。许夏荷无理取闹的把赵越泽画的机关布阵图撕毁,两人不欢而散。谢地把牢狱的钥匙给了李静兰,李静兰三人逃出牢狱,薛琳琳断后留守牢房,然后却被许夏荷所发现,前往抓捕,赵越泽得知此消息也前往雷公背。李静兰三人误入的白骨林,赵越泽也跟了进去。梅心妍在寻找食物途中在树林里中了毒雾,神志不清自杀身亡。另一人百合也不慎掉进了沼泽里身亡。许夏荷担心赵越泽的安危也跟着进入了白骨林。

  • 许夏荷告诉赵越泽他是因为中了毒雾所以才被迷失了心智,此时两人再次遭遇毒雾的袭击,拼命奔跑逃命。禁翊营的将士也来到了白骨林,准备进林救出许夏荷。赵越泽和许夏荷在林中听到有人呼救,循着声音的方向找到了李静兰。赵越泽和成吉思等人分别利用窜天猴发出信号,根据信号的方向成功走出了白骨林。古克松一直带着国民党军队绕圈,使得国军一直无法达到通海,武思耀向古克松询问禁翊营的情况,他希望可以和平解决龙脉之事。许夏荷决定送薛琳琳和李静兰下山,两人却表示都愿意留在山上。赵越泽则怀疑有人在协助日本人的行动,通过子弹对比也验证了自己的怀疑。赵越泽向许夏荷讲诉了自己的防御策略,两人第二日来到雷公背决定重新改造机关,修复工事暗道。巴曹被许夏荷赶下山回到古家,古庆复担心许夏荷和军部攀上关系威胁古家在通海的地位,决定使计把巴曹再送山上。赵越泽向禁翊营的将士展示新式武器的威力,众人都被此所震撼。

  • 赵越泽为禁翊营的将士讲解战争中的战斗队形以及使用武器的注意事项。许夏荷要和赵越泽一起去雷公背,赵越泽不让她跟随。古庆复派伍元肃上山送配婚名册,要将古克松与许夏荷配婚,许夏荷非常愤怒,准备下山去找古庆复,赵越泽隐约感觉配婚另有企图。薛琳琳和李静兰在山上决定进一步取得禁翊营众人的信任,以此来找出龙脉的秘密。许夏荷来到古家表明自己不会和古克松配婚,赵越泽也赶到古家说出古庆复与日本人勾结之事,巴曹也站出来指证古庆复的罪行。在赵越泽的威胁下古庆复决定与禁翊营合作对抗日本人,推迟配婚。然而,这一切都在古庆复的预料之中,这只是他为了将巴曹再次送上山的计策。古克松和许冬梅继续和国军前往通海,田副官告诉许冬梅这一仗凶多吉少,让许冬梅给许夏荷带信提前做准备,许冬梅拜托田副官帮她带信,两人之间的谈话被古克松听到。 田副官成功将信送到了山上,赵越泽告诉许夏荷禁翊营的武器要和新式武器结合使用,于是开始向大家教授新的刀法。

  • 据内线情报得知国民党即将攻打通海,许夏荷和禁翊营成员怀疑是赵越泽把国军引到通海来,赵越泽郑重声明自己目的是来保护通海,和这批国军不是一伙人。赵越泽怀疑通海可能有内鬼,让禁翊营全面备战。薛琳琳希望成吉思带她下山,成吉思以大通侍有令为由拒绝。古庆复将贾家祖上的禁翊营战甲作为交换,让贾牡丹替她完成任务,贾牡丹虽然怨恨古庆复对他爷爷的所作所为,但古庆复答应作为回报他会洗净贾牡丹的妓女名头。贾牡丹上山找许夏荷,决定穿上战甲为贾家荣誉而战。许夏荷带领禁翊营下山,曲啸天带领队伍来到通海,他派古克松去劝降,古克松伺机逃跑成为两方开战的导火索。担心儿子的古庆复赶到现场,从古克松对古庆复的喊话中许夏荷察觉到父亲的死和古家有关,知道当年是古庆复是主动送走古克松而非古克松自己逃走。敏锐的许冬梅也发现赵越泽在通海,古庆复决定想办法让巴曹救出古克松。李静兰偷走花小六禁翊营的衣服,计划和薛琳琳混入营地,杀死古克松,激起古家对国军的仇恨,守住龙脉的秘密,等待日军到来。

  • 武思耀让古克松趁今晚禁翊营偷袭时逃走,两人对话被田副官听到。逃出时,古克松遇上了勘察的许冬梅耽误了时机又被抓了回去。许冬梅回忆起自己的失败经历,决定潜入通海抓捕赵越泽戴罪立功,重回特务处。许夏荷在赵越泽的酒里下了药让他睡去,带着禁翊营夜袭国军。李静兰伪装成禁翊营尾随在队伍后面,准备下山刺杀古克松。而早已料到禁翊营会夜袭的曲啸天已设下埋伏,准备一举消灭禁翊营。巴曹也潜入了军营里营救古克松,他阻止了李静兰刺杀古克松,当李静兰的面具被他打掉时他意识到李静兰也是赤木派来的人。古克松跟着许冬梅顺水路泅渡回通海。曲啸天误以为许冬梅已死,决定当即攻城。巴曹告诉古庆复,古克松被许冬梅带走,古庆复担心古克松被许夏荷的人带走,派巴曹沿江搜索。国军带军队来到山下,许夏荷带着禁翊营进入国军设下的埋伏圈时,田副官故意开枪给了许夏荷提示,并下令放弃追击放走了许夏荷。醒来的赵越泽和花小六与国军开战,赵越泽选择和武思耀谈判,却被李静兰暗中开枪射伤,误以为是国军开枪的禁翊营继续和国军的交战。

  • 得知古克松病情无大恙,古庆复才松了一口气。看到卧病的儿子,古庆复想了解许冬梅六年前为何逃婚,怎么和古克松在一块儿还成了军方的人。回忆起离开通海的六年间曾落入人贩手中委身于妓院的惨痛经历,许冬梅只想尽快抓捕赵越泽回去复命然后离开通海,她只问了一句赵越泽是不是在通海。许夏荷准备杀了活捉的武思耀等人血祭金龙大仙安抚死难弟兄的亡灵。赵越泽出面强力阻止,许夏荷最终同意由赵越泽来解决。赵越泽送武思耀回国军阵地时得知,昨天向他开枪的并非武思耀。当曲啸天看到唯独活着回来的武思耀时,心生质疑,决定增派二营、三营一同攻打金龙谷。李静兰告诉薛琳琳阻止她杀古克松的人是巴曹,她计划利用许古两家的矛盾扰乱通海。得知失踪六年的许冬梅出现在古家时,回想起当初妹妹失踪时的情形,带着对妹妹这几年的关切,许夏荷立刻赶到古家,她紧紧把对方抱在怀中。想到经历的阴影,许冬梅狠心地说此次回来的目的只是为了抓捕赵越泽,任务完成便离开通海。

  • 看到祠堂里的灵牌,许冬梅回忆起父亲在世时一家人简单幸福的生活,百感交集。许夏荷决定按族规沉江处置古克松,古庆复想到让赵越泽出面说服许夏荷,派武元肃去请赵越泽,一边安排好巴曹带人在城外准备好接应古克松。考虑到当前形势,赵越泽决定先化解许古两家的矛盾,赶到沉江现场,劝说许夏荷放弃对古克松的处理,否则国民党就有正当理由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许夏荷最后决定将古克松逐出通海。成吉思后悔当年不该留下许冬梅一人,许冬梅回想起自己在妓院宁死不屈,承受非人折磨的过往,她开枪杀掉了日军士兵,被国军特务处救回,经过惨无人道的训练,成为国军高级特工。古庆复把古克松悄悄接回了家,藏在古家密室中。古庆复从古克松那里知道,因为特务处派了特工调查曲啸天,曲啸天将责任推给了他,为了保命他才暴露通海有龙脉的消息,而许冬梅正是派去调查曲啸天的特务。曲啸天制定与禁翊营的战斗计划,山上更是加紧训练对国军的进攻。

  • 该剧讲述抵御日寇掠夺中华文化遗产的故事。民国时期的通海镇,一座古墓引各路盗墓者垂涎,勇猛质朴的通海人固守于此,保护着它。随着日军对中国文化遗产的觊觎与掠夺,其魔爪伸向通海古墓。共产党人赵越泽受命来到通海,带领当地民众武装力量,与各方势力展开殊死博弈保护古墓,并与性格迥异的姐妹花许夏荷、许春梅产生了情感纠葛。炽热的情怀与坚定的信仰交织,浪漫的情爱与神圣的使命共存,书写了一段抵御外敌,守卫家园,保护民族文化,舍小义,重大义,为国土家园、为中华文化、为瑰宝遗产,舍生忘死捍卫国家民族尊严的传奇。

  • 该剧讲述抵御日寇掠夺中华文化遗产的故事。民国时期的通海镇,一座古墓引各路盗墓者垂涎,勇猛质朴的通海人固守于此,保护着它。随着日军对中国文化遗产的觊觎与掠夺,其魔爪伸向通海古墓。共产党人赵越泽受命来到通海,带领当地民众武装力量,与各方势力展开殊死博弈保护古墓,并与性格迥异的姐妹花许夏荷、许春梅产生了情感纠葛。炽热的情怀与坚定的信仰交织,浪漫的情爱与神圣的使命共存,书写了一段抵御外敌,守卫家园,保护民族文化,舍小义,重大义,为国土家园、为中华文化、为瑰宝遗产,舍生忘死捍卫国家民族尊严的传奇。

  • 该剧讲述抵御日寇掠夺中华文化遗产的故事。民国时期的通海镇,一座古墓引各路盗墓者垂涎,勇猛质朴的通海人固守于此,保护着它。随着日军对中国文化遗产的觊觎与掠夺,其魔爪伸向通海古墓。共产党人赵越泽受命来到通海,带领当地民众武装力量,与各方势力展开殊死博弈保护古墓,并与性格迥异的姐妹花许夏荷、许春梅产生了情感纠葛。炽热的情怀与坚定的信仰交织,浪漫的情爱与神圣的使命共存,书写了一段抵御外敌,守卫家园,保护民族文化,舍小义,重大义,为国土家园、为中华文化、为瑰宝遗产,舍生忘死捍卫国家民族尊严的传奇。

  • 该剧讲述抵御日寇掠夺中华文化遗产的故事。民国时期的通海镇,一座古墓引各路盗墓者垂涎,勇猛质朴的通海人固守于此,保护着它。随着日军对中国文化遗产的觊觎与掠夺,其魔爪伸向通海古墓。共产党人赵越泽受命来到通海,带领当地民众武装力量,与各方势力展开殊死博弈保护古墓,并与性格迥异的姐妹花许夏荷、许春梅产生了情感纠葛。炽热的情怀与坚定的信仰交织,浪漫的情爱与神圣的使命共存,书写了一段抵御外敌,守卫家园,保护民族文化,舍小义,重大义,为国土家园、为中华文化、为瑰宝遗产,舍生忘死捍卫国家民族尊严的传奇。

  • 大族长古庆复安排禁翊营兄弟下山配婚,日本特务李静兰和薛琳琳趁机埋伏在树林杀害数十名禁翊营兄弟,谢地为救哥哥谢天而被杀害。古庆复按族规要求许夏荷让出大通侍的位置。成吉思第二日醒来被李静兰质问他与薛琳琳之间的事,成吉思无言以对,刚好有人前来向成吉思禀告寡妇中出现杀手之事,成吉思便前往树林查看。李静兰和薛琳琳假意为伤者疗伤,借此从他们口中套话,知道自己的行动没有败露,企图杀死许夏荷,庆幸自己的阴谋可以统治整个通海。许夏荷大婚,在最后关头贾牡丹出现揭露新郎是古克松,许夏荷挟持古克松,古庆复告知许夏荷赵越泽被许冬梅带走,许夏荷坚持要寻找赵越泽,与古庆复僵持不下。此时,成吉思赶到告知许夏荷杀手之事,许夏荷独自离开赶回禁翊营。半路中了李静兰和薛琳琳的埋伏,三人在树林里大打出手,许夏荷受伤昏迷,李静兰和薛琳琳制造出许夏荷投江自尽的假象意图瞒过所有人。与此同时,赶回来的赵越泽和许冬梅也沿着江边寻找许夏荷。

  • 许冬梅与赵越泽在江边争执不休,此时许冬梅得知许夏荷大婚新郎是古克松,独自前往古家。赵越泽沿着江边血迹寻找,在树林里亦发现血迹和打斗的痕迹,对许夏荷投江自杀的说法产生怀疑。古宅内古庆复和许冬梅互不相让指责对方,许冬梅认定整件事和古家脱不了关系,欲杀掉古庆复为许夏荷报仇,赵越泽赶到说出自己的怀疑。成吉思同时带人赶到古宅,要求古庆复三天内找到凶手给禁翊营一个交代,不然将灭古家满门。许夏荷被潜伏在通海的日本人渔夫所救,在昏睡中说出了关于龙脉的秘密,被日本渔夫听到,苏醒后却发现自己已经失忆,只记得部分小时候的事情。许冬梅和成吉思盘问送上山的女人,但是却一无所获,两人对薛琳琳产生怀疑,薛琳琳用苦肉计成功骗取成吉思的信任。李静兰和薛琳琳知道禁翊营现在已经是一盘散沙,想法尽快确定龙脉的位置和出入方法。禁翊营山上,赵越泽和众人一起分析目前的情况,赵越泽认为是有人在借古庆复的名义杀人,借此来挑起争端。

  • 李静兰从花小六口中得知龙脉不在山上,花小六警告李静兰不该知道的事情就不要多问,在通海论墓沉江。贾牡丹发誓要为许夏荷报仇找出凶手,众人在许夏荷坟前祭奠,巴曹也赶来祭奠却被众人驱赶,许冬梅对其大打出手,想杀掉巴曹为许夏荷报仇。赵越泽制止了许冬梅,并向巴曹询问事情真相,巴曹却没有说实话。许冬梅与赵越泽谈论了禁翊营袭击国军那晚之事,赵越泽更加确定凶手另有其人,利用古、许两家的矛盾来使两家自相残杀。另一边,在江边救起许夏荷的渔民其实也是当年随同赤木父亲寻找龙脉的日本人加藤,赤木前来看望他,得知他留在通海的目的是为了玉海棠,同时也见到了已经失忆的许夏荷。乔明通知正在请求上级派人赶往通海告知赵越泽,要严防日本人的进攻。赤木与薛琳琳见面,要求薛琳琳用国民党特务处头号杀手“郁金香”的假身份去接近许冬梅,以此来激发许冬梅和赵越泽的矛盾。许冬梅独自一人回忆起以前与许夏荷在一起的种种,并告诉赵越泽许夏荷是真心爱他的。伍元肃与古庆复商议新的大通侍人选,巴曹希望古庆复能遵守约定让他当上大通侍。

  • 花小六告知赵越泽古庆复欲扶持巴曹当大通侍,成吉思认为大通侍只能是许家的人来当。赵越泽回忆起与许夏荷的往事,发现自己在完成上级任务时已对许夏荷暗生情愫,许冬梅在此时向赵越泽说出自己对巴曹的怀疑。巴曹告诉贾牡丹自己要当大通侍,贾牡丹劝其老老实实的跟着赵越泽打鬼子。巴曹因此再次找到古庆复,古庆复企图利用巴曹暗中使计败坏许冬梅的名声,瓦解许家的威望。巴曹看出古庆复是在利用自己,于是决定反将一军让古克松参与进来。薛琳琳成功利用“郁金香”的身份接近许冬梅,想方设法让许冬梅带走赵越泽,然而许冬梅并没有上当。巴曹用计将醉酒的古克松带去许家,想借古克松之手来实施计划,却被许冬梅发现,古庆复将古克松关入柴房。此时,薛琳琳也在巴曹的安排下潜入古家,利用“郁金香”的身份威胁古克松帮她一起把赵越泽运走。古庆复表明自己希望赵越泽来当大通侍,但是必须要和许冬梅成亲,成为真正的通海人,赵越泽表示自己对大通侍之位毫无兴趣。古克松找到薛琳琳表明自己愿意帮她运走赵越泽,这一幕恰巧被成吉思看到。

  • 古庆复命令巴曹将古克松再次关进柴房。成吉思把从古克松口中得知薛琳琳国民党特务处杀手的身份,告诉了赵越泽。赵越泽前往古家找古克松,让他不要相信薛琳琳以免被利用,保护通海的是共产党。薛琳琳再次单独找到许冬梅,让她尽快动手带走赵越泽,许冬梅表示这一切都要等到赶走日本人之后。赤木一边派加藤去找巴曹,一边从许夏荷口中知道了五块金龙令的秘密,想盘问更多,许夏荷却因头痛而昏迷。巴曹见到失忆的许夏荷十分震惊,赤木让巴曹好好配合薛琳琳和李静兰夺取金龙令,与日本合作,将通海变成日军的秘密军事基地。许冬梅和赵越泽对薛琳琳国民党特务身份产生怀疑,却没有深究将此事搁置。许冬梅最终也在通海长老的支持下成为代理大通侍,决定放下过去的种种,暂时为许夏荷扛下大通侍这个重担。赵越泽怀疑山中有内奸,召齐五大家族想要检查五大家族手中的金龙令,古庆复承认古家的金龙令已经落入赤木手中,许冬梅坚信古庆复就是内奸,赵越泽却相信内奸另有其人。

  • 古庆复也依计告诉众人赵越泽伤势严重已经无法站立,薛琳琳和李静兰听到后决定通知巴曹动手窃取金龙令。赤木再次去取探望许夏荷,被她所吹的曲子所吸引回想起了自己的母亲。赤木拿出父亲的日记本,向许夏荷讲述了自己父亲和她母亲的往事,告诉许夏荷她的母亲以及他的父亲都是被许夏荷的父亲沉江处死的,许夏荷因此和赤木产生争执。赤木告诉许夏荷这一切都是因为通海的封建制度,他希望许夏荷能够和他一起合作开放通海,改变通海的封建落后。薛琳琳和李静兰在山上放火引开众人,许冬梅独自一人留下来照顾赵越泽,古庆复也赶往山上支援力求成功抓获内奸。然而,巴曹却故技重施,再次利用古克松,成功窃取金龙令,却不知赵越泽已事先在令牌上涂有洗不掉的颜料。古庆复召集山上众人开会,赵越泽和许冬梅向大家说明情况,这一切都只是为了抓住内奸所使用的计谋,希望大家能伸出双手检查。古克松在众人面前表示自己是被巴曹所带上山的,巴曹见事情败露索性承认了自己内奸的身份,成功掩饰薛琳琳和李静兰的身份,继续用言语激化古、许两家的矛盾,趁机逃走。

  • 巴曹逃走,吉庆复为巴曹成为内奸感到遗憾。看到薛琳琳手上的颜料,成吉思想起许冬梅曾说过的话,意识到薛琳琳是巴曹的同伙,假装喝个大醉。薛琳琳以为成吉思喝醉,偷偷地将金龙令藏在屋内。等到薛琳琳离开屋子后,假醉的成吉思醒来,找到被藏起的金龙令决心将薛琳琳杀掉。谁知道薛琳琳突然晕倒,才发现薛琳琳已经怀上了自己的孩子。赵越泽和许冬梅认为巴曹不可能凭借一人之力害死许夏荷,断定他应该还有同伙留在通海,而那晚巴曹之所以没离开就是为了掩护同伙。成吉思为了亲生骨肉选择隐瞒薛琳琳是内奸的事实,企图用真心感化她。他心绪不定,试探地问花小六李静兰有无异常,却被李静兰在门外偷听到,李静兰让薛琳琳带着金龙令赶快离开,但薛琳琳却想利用肚子里的孩子劝成吉思带着花小六等背叛禁翊营。乔明得知赤木提前进攻通海,主动向上级请缨,决定亲自前往通知赵越泽。同时游击队将配合乔明围追堵截将士一行。以便乔明顺利将消息送往通海为赵越泽赢得时间。

  • 乔明组织民兵游击队送信并支援通海时遇到了巴曹带人伪装的假禁翊营的将士将其带到包围圈,遭到了伏击,多亏游击队前来支援,成功到达通海,但乔明却因枪伤牺牲。赵越泽推断冒充禁翊营的人就是巴曹,目的是为了栽赃通海,使得通海得不到共产党的支援。薛琳琳密会古克松,告诉他要想升官发财,尽快把赵越泽送走,古克松却决定退出行动,薛琳琳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李静兰,两人决定冒险尽快找齐金龙令。赵越泽怀念乔明同志遗憾通海百姓不珍惜共产党人牺牲性命争取来的撤离时间,许冬梅告诉他,通海人世代只有一个信念:守家。赵越泽似乎更加懂得通海人了。传家续业的渴望让成吉思对薛玲玲无微不至的照顾。许冬梅认为天险夺命索是战略优势,赵越泽分析局势,觉得只能通过多次战略转移一步步消耗日军兵力,希望古庆复尽快带老百姓撤离,并且不给日本人留下任何生活物质,甚至计划利用龙脉作为诱饵把日本人引到山上利用山上的地势和机关对付他们,但提到龙脉,古庆复立刻极力反对。

  • 该剧讲述抵御日寇掠夺中华文化遗产的故事。民国时期的通海镇,一座古墓引各路盗墓者垂涎,勇猛质朴的通海人固守于此,保护着它。随着日军对中国文化遗产的觊觎与掠夺,其魔爪伸向通海古墓。共产党人赵越泽受命来到通海,带领当地民众武装力量,与各方势力展开殊死博弈保护古墓,并与性格迥异的姐妹花许夏荷、许春梅产生了情感纠葛。炽热的情怀与坚定的信仰交织,浪漫的情爱与神圣的使命共存,书写了一段抵御外敌,守卫家园,保护民族文化,舍小义,重大义,为国土家园、为中华文化、为瑰宝遗产,舍生忘死捍卫国家民族尊严的传奇。

  • 日军攻进古家,古庆复想和赤木谈判争取后路,但自负膨胀的巴曹当众羞辱古庆复,打伤古克松,指挥士兵将他们杀死,多亏赵越泽一行人及时赶到,保护古庆复和古克松离开,一片赤忠的伍元肃为掩护古庆复离开,拿起枪冲进院子里与敌人对博,在中枪无数生命危在旦夕的时刻,他引爆了棺材里的炸药与敌人同归于尽。受到炸药的强大冲击,许夏荷渐渐恢复记忆。她计划寻找逃跑的时机。趁着两军交战之际,许夏荷趁乱逃走。许冬梅认为当下最好的办法是将大通侍的位置让给赵越泽,却遭到恪守祖训和族规的古庆复反对,为了大家彻底接受并服从赵越泽成为大通侍后的指挥,唯一办法就是让赵越泽成为许家人,于是许冬梅决定和赵越泽假成婚。

  • 许夏荷恢复了记忆,讲述了自己的遭遇,许冬梅表明了自己相信许夏荷,古庆复和许冬梅都对许夏荷的事表示自责。禁翊营的弟兄们也选择相信许夏荷。许夏荷询问古庆复母亲的死因,古庆复告诉了她母亲确实是被父亲处死。许夏荷提出等战争结束后废除通海残酷的族规,却被古庆复婉转反对。李静兰与薛琳琳确定许夏荷并没有认出他们。禁翊营成为了避难所,古庆复担当起了照顾百姓的重任。古庆复与古克松在家商讨大通侍的人选,古克松认为赵越泽是最佳人选。赵越泽、许冬梅和许夏荷三人为了顾全大局,决定暂且搁置了个人的儿女私情,分析当前局势,下定决心相信共产党,不怕牺牲,把日本人赶出通海镇。赤木要求加藤和小豹子挨家挨户的搜集镇上,赤木让巴曹寻找树林中的安全通道,却因山中机关重重,下令大部队原地待命。李静兰让薛琳琳尽快拿到金龙令和布防图,帮助赤木早日攻上山来。

  • 薛琳琳让成吉思配合自己,帮助大日本帝国,遭到了成吉思的强烈反对,成吉思遭到赵静兰伪装的蒙面人刺杀。薛琳琳与李静兰联手对付成吉思。薛琳琳利用成吉思对她的感情,成功击晕成吉思取得金龙令及防布图。薛琳琳与李静兰在逃跑中遇到许冬梅。薛琳琳和赵静兰在混乱中成功脱逃。李静兰在家假扮被薛琳琳打伤,许冬梅认定她就是蒙面人,最终苦无证据,就此作罢。李静兰向花小六坦白自己是日本人,并说明了自己来通海的目的确实是为了金龙令,但是她现在已经背叛日军想和花小六好好生活。以此取得花小六的信任,花小六相信了李静兰,向禁翊营隐瞒了李静兰的真实身份。许冬梅因放过了薛琳琳而感到自责,赵越泽开导许冬梅,许冬梅坚信赵静兰和薛琳琳是一伙的。成吉思痛定思痛,日夜不停地构造调试安全通道的机关,以应对日本人即将到来的袭击。禁翊营也不断的开始摩拳擦掌准备着即将到来的生死决战。

  • 日军通过安全通道上山途中被成吉思布下的机关伏击,赤木开始怀疑薛琳琳带回来的地图的真假。禁翊营为让日军误以为所得机关布防图是假的,人为制造临时机关,阻止日军继续前进。薛琳琳为证明地图是真的,率先往前探路,巴曹认为薛琳琳已经叛变。赤木听信巴曹之言,认为薛琳琳怀上成吉思的骨肉,爱上成吉思,用枪杀死了薛琳琳。成吉思不理解薛琳琳的所作所为,赵越泽开导了他,让他尽快释怀。赵越泽与许夏荷、许冬梅商议用许家金龙令引出李静兰,并联手花小六准备试探李静兰,花小六故意将花家金龙令藏于屋内外出,李静兰进屋偷走了金龙令,逃跑之时被花小六一箭射杀。古庆复为古克松送行,让他凡事不要强出头,对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进行了检讨。日军夜间突袭,贾牡丹、古克松发现后通报,花小六带人与之厮杀,故意带日军入圈套被识破。许夏荷、许冬梅联手现身引诱日军入套,一举全部歼灭。这次行动大振军心。

  • 许夏荷面对贾牡丹,自责当年没有救助贾牡丹的爷爷,贾牡丹向许夏荷讲述了内心经历。对过去的恩怨很多都已经放下,让许夏荷好好珍惜现在的生活。赤木的军队饱受树林机关之苦,决定改变战术,利用伪装潜入树林,不断周旋于禁翊营,暗暗之中寻找机会一一击破。中秋佳节,通海百姓依照惯例过节。贾牡丹、古克松在暗哨附件放天灯暴露了位置,被伪装潜入树林的赤木等人发现,遭到了暗算,贾牡丹和古克松被日军俘虏。古克松让赤木放了自己,上山劝禁翊营投降,巴曹献计可以用古克松和贾牡丹换取金龙令。赤木同意后派小豹子上山送信说明自己的交换条件。赤木为贾牡丹作画,试图劝说贾牡丹背叛通海,加入他们的阵营。贾牡丹表明决对不会背叛通海,用言语激怒了赤木。禁翊营寻找失踪的贾牡丹与古克松,确认两人还活着并确认这次袭击与巴曹有关。

  • 巴曹在日军面前借机羞辱古克松,让其为日军表演节目。赵越泽则向大家讲明了自己的交换计划,希望在救人的同时保住金龙令。古庆复决定与赵越泽一同前往,用两块金龙令去交换贾牡丹和古克松。 赤木与巴曹劝说贾牡丹让其回到通海为日军做内应,贾牡丹宁死不从,并对如今的巴曹彻底失望,与巴曹恩断义绝。巴曹委曲求全亲手打拼的一切贾牡丹所唾弃,此举也加深了巴曹对通海的仇恨。许冬梅和许夏荷在赵越泽带人去与赤木交换人质的同时潜入日军仓库,成功炸毁了日军仓库。另一边,赵越泽在与赤木的交换中,赤木提前设下埋伏,拿到金龙令后企图杀掉赵越泽一群人,古庆复为了保护古克松而中枪身亡。赤木在得知仓库被袭击后,不得不安排日军撤退。

  • 巴曹与小豹子伪装成禁翊营的人带着赤木一起去树林袭击禁翊营设下的暗哨,花小六被巴曹杀害。赵越泽下令暂时撤下所有的暗哨,以免更多人的丧命。加藤成功破解出金龙令上的秘密,赤木带领日军找到了龙脉的入口。前往寻找龙脉的暗道机关重重,赤木不得不退回寻找其他的路,也正是因此通过父亲的日记本发现了自己父亲的尸骨,通过翻看父亲的日记本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多年来心中所存的希望也在这一刻全部破碎。加藤提醒赤木现状,应为拿下通海为重,赤木一气之下掐死了加藤。巴曹带领着日军炸开的龙脉的出口,与禁翊营全面开展,巴曹欺骗众人自己已经成功取得玉海棠,让众人归顺于他,想用心理战术瓦解通海人的信仰。赵越泽看出他的计谋,让大家不要恐慌,坚持到最后,等待共产党救援部队的到来。古克松在混乱中打开了禁翊营的大门,巴曹趁机带着日军杀了进来,禁翊营拼死抵抗。关键时刻,共产党援军及时赶到与禁翊营一起守住了通海。贾牡丹发现巴曹准备逃跑,与众人一同追了上去,巴曹依旧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毫无悔意,最终中枪身亡。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