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楚乔传 立即播放

电视剧 67集全 热度 2846

地区:内地

导演: 吴锦源

类型:宫廷 /青春 /古装 /偶像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湖南卫视

简介: 西魏年间乱世混战,大批平民在战乱中沦为奴隶,命如草芥。奴籍少女楚乔被送入人猎场供贵族娱乐射杀,幸得西凉世子燕洵暗中相救。随后她被带进权倾朝野的门阀宇文家,目睹兄姐相继惨死,立誓要带妹妹逃出牢笼。楚乔受...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67/共67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一声巨响,楚乔沉入湖底,失去记忆,被奴隶主捡走,故事就此展开。楚乔与一群“犯了错”的奴婢一起被押往长安,当卷毛头问及她的姓名时,她恍惚了一下,告诉卷毛头她叫荆小六。同时间,长安城中,宇文家族三房的宇文怀正召集长安五俊组织一场惊心动魄的人猎盛宴,众人纷纷好奇,却只有宇文玥一人未到。此时宇文玥正在青山院干净利落地制服女杀手。人猎开始,狼群奔出,楚乔奋力搏杀,在即将被狼群攻击的危难之际,燕洵射狼相救。楚乔与狼群殊死搏斗,宇文玥赶到,看着猎场的惨烈,同时楚乔的奋力搏杀也引起了他的关注。

  • 楚乔从噩梦中惊醒。汁湘、小八赶来悉心照顾受伤的楚乔。宋大娘刻意刁难,楚乔巧妙吓退宋大娘。汁湘嘱咐大家彼此照应,永不分离。燕洵生辰宴上,一派魏晋风流。大魏公主元淳被众星捧月拥在中间,可她独独倾心于燕洵。宴会上汁湘误成棋子,身处险境,楚乔见机救下汁湘,逾矩的楚乔被燕洵再次救下。她绝不认输的气势让燕洵和宇文玥意外,却激怒了宇文怀,被吊在树上 施以惩戒。

  • 宇文怀担心宇文灼没有死自己空欢喜一场,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便亲自跑去青山院那边查看。他大闹灵堂,声称自己怀疑是宇文玥这个过继来的孙子为了得到宇文家的传家之宝谍纸天眼,下手杀害了宇文家的家主,打着要调查真相的旗号要开馆验尸,宇文玥出手阻拦,两人恶斗了一场。正打得难解难分之际,魏贵妃驾到,教训了宇文怀一番,并在亲自开棺检验过之后当场下谕:除非主人相邀,否则不准宇文怀再踏进青山院一步,宇文怀虽心有不甘,却也不敢再造次。魏贵妃暗中叮嘱宇文玥,若是想得到皇帝的重用,必须想办法启动谍纸天眼,让他考虑他祖父当初打算让他娶淳公主的事,宇文玥虽然心里不乐意,却还是默认了。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一声巨响,楚乔沉入湖底,失去记忆,被奴隶主捡走,故事就此展开。楚乔与一群“犯了错”的奴婢一起被押往长安,当卷毛头问及她的姓名时,她恍惚了一下,告诉卷毛头她叫荆小六。同时间,长安城中,宇文家族三房的宇文怀正召集长安五俊组织一场惊心动魄的人猎盛宴,众人纷纷好奇,却只有宇文玥一人未到。此时宇文玥正在青山院干净利落地制服女杀手。人猎开始,狼群奔出,楚乔奋力搏杀,在即将被狼群攻击的危难之际,燕洵射狼相救。楚乔与狼群殊死搏斗,宇文玥赶到,看着猎场的惨烈,同时楚乔的奋力搏杀也引起了他的关注。

  • 楚乔从噩梦中惊醒。汁湘、小八赶来悉心照顾受伤的楚乔。宋大娘刻意刁难,楚乔巧妙吓退宋大娘。汁湘嘱咐大家彼此照应,永不分离。燕洵生辰宴上,一派魏晋风流。大魏公主元淳被众星捧月拥在中间,可她独独倾心于燕洵。宴会上汁湘误成棋子,身处险境,楚乔见机救下汁湘,逾矩的楚乔被燕洵再次救下。她绝不认输的气势让燕洵和宇文玥意外,却激怒了宇文怀,被吊在树上 施以惩戒。

  • 宇文怀担心宇文灼没有死自己空欢喜一场,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便亲自跑去青山院那边查看。他大闹灵堂,声称自己怀疑是宇文玥这个过继来的孙子为了得到宇文家的传家之宝谍纸天眼,下手杀害了宇文家的家主,打着要调查真相的旗号要开馆验尸,宇文玥出手阻拦,两人恶斗了一场。正打得难解难分之际,魏贵妃驾到,教训了宇文怀一番,并在亲自开棺检验过之后当场下谕:除非主人相邀,否则不准宇文怀再踏进青山院一步,宇文怀虽心有不甘,却也不敢再造次。魏贵妃暗中叮嘱宇文玥,若是想得到皇帝的重用,必须想办法启动谍纸天眼,让他考虑他祖父当初打算让他娶淳公主的事,宇文玥虽然心里不乐意,却还是默认了。

  • 宇文席担心那些美女抢走了宇文玥的宠爱,坏了自己的事,便出言阻拦他接受其他女子,宇文玥便说为了不扫了别人的面子,让那些女子自己去比试,胜者就可以留下来,宇文席没办法,只得拂袖而去了。之后,宇文玥命贴身侍卫月七下令,在所有金铃铛和银铃铛婢女中选择侍寝婢女。楚乔得到这个消息后,想到自己若是进了青山院,就可以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宇文府中保护自己的两个妹妹,便毫不犹豫地径直来到青山院,跪在院中请求宇文玥让自己也能参加择选。宇文玥见楚乔一个铁铃铛婢女也来参加择选,还锲而不舍地一直纹丝不动地跪到了半夜,便格外开恩,答应了让她参加择选。朱顺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宇文怀,宇文怀本想将楚乔杀了以绝后患,朱顺劝他不如留下楚乔,万一锦烛的计划不成功,还可以利用楚乔的杀兄之仇来对付宇文玥,宇文怀闻言觉得有道理,便同意了。

  • 宇文玥并没有真正让楚乔侍寝,但他又想借此造成一个假象,让那些总是借口往自己身边塞女子的人死心,便故意在来送茶的锦烛面前装作与楚乔恩爱万般的样子,让锦烛嫉妒得要死。她出来后对其他婢女酸溜溜地说楚乔的坏话,小七小八听到后差点和她们打起来。燕洵也在不知不觉间迷上了楚乔,他丢下缠着自己玩投壶的元淳公主,跑去河边找楚乔,故意逗她说话,并半开玩笑地让她跟了自己,楚乔气得拿水泼他,燕洵不但不恼,反而等楚乔洗完衣服后,替她端着重重的木盆,与她一起往回走,楚乔有些捉摸不透这个表面流里流气实际心肠不坏的燕世子了。看着本该属于自己的侍寝婢女之位被楚乔抢走,锦烛实在咽不下心里这口恶气,她又找了一个机会唆使其他奴婢故意羞辱小七小八,借以出气,楚乔看到后出手教训了她们一番,将包括锦烛在内的一众婢女全都打倒在了地上,小七小八在一旁高兴地拍掌大笑。锦烛气急败坏地使出自己的绝招,掷出手中的绣帕来攻击楚乔,以楚乔现下的功力根本无法应付,危急时刻,宇文玥赶来,悄无声息地化解了锦烛的攻势。

  • 月七不明白主子为什么要这样提拔楚乔,宇文玥却说这是要让她承受众人的羡慕和嫉妒,让她在这样的环境中来磨练心境,学习处世之道。果然如宇文玥所料,楚乔被提拔的第一天,锦烛就唆使那些婢女给她来了个下马威,然而楚乔却不卑不亢不急不气地冷静应付了过去。楚乔除了每天要贴身伺候宇文玥意外,还要经受近似严苛的训练,她的进步让月七惊叹不已,宇文玥却总是嫌她不成器。锦烛明里斗不过楚乔,便想要动歪脑筋,就趁楚乔搬来自己房里时,假装从她的包袱里翻出了一个玉质的秽心淫雕,并一口咬定是楚乔的,还说要把它交到三房太夫人那里去。楚乔手疾眼快地一把将那玉雕打在了地上,摔得粉碎,并将锦烛的东西扔了出去。锦烛的箱子落在地上,里面的东西全都掉了出来,其中有一只人皮手套引起了楚乔的注意,她想起当日临惜出事那天,自己在郊外看到与朱顺会面的那个蒙面女子就曾经在慌乱中掉下这样一只人皮手套,便对锦烛起了疑心。

  • 宇文玥在后院练习机弩的时候,被楚乔看到了,楚乔突然想起自己在人猎场那天差点被宇文怀射死,危急时刻有一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箭矢射断了宇文怀的箭,还想起燕洵似乎还说了一句宇文玥什么的,便问宇文玥是否到过人猎场,宇文玥却没有回答她。宇文玥身患寒疾,每到初春便要闭关三日,这是整个宇文家都知道的秘密,宇文怀相宇文席献计,趁着这三天宇文玥最虚弱的时候,一面用西域至宝雪玉狗来激发他体内的寒疾,一面买通江湖杀手组织往生营来搞刺杀,争取将他一举除掉,宇文席闻言大喜。到了宇文玥闭关这天,锦烛带着雪玉狗过来,交给了楚乔,说是三房太夫人吩咐送来的,楚乔查问过后便接过来捧了进去,到了房门口却被月七拦了下来,称公子正在闭关,让她在一旁等候,楚乔便依言站在一旁,可是她却不知道,这雪玉狗其寒至阴,没有内力的人会被它的寒毒侵体而亡。小七一直想着要替自己的五哥报仇,便趁平日干活的时候每天偷偷在宇文玥的房角下凿上一炷香的时间,想要趁宇文玥闭关时对他下手,锦烛看出了她的异样,也猜出了她的心思。

  • 锦烛其实早就在楚乔房里偷偷放了毒蛇坛子,只等着这次带人搜出来好为自己翻案,可众人借着奉朱管家的吩咐撒除虫药的由头到楚乔房中乱翻了一通,却什么都没发现。小八气不过跟锦烛理论的时候被她打了一巴掌,楚乔进门后看到这一幕,二话不说端起一盆脏水泼在了锦烛身上,并三言两语镇住了众人,将她们吓退了。众人走后,楚乔拿出了被自己早一步发现的毒蛇坛子,小七小八一看大惊失色,提议赶紧把蛇扔掉,楚乔却说这么做肯定会被锦烛捉住把柄,她想出了一个欲盖弥彰的连环计,先是让小七带着一坛子蜂蜜故意从锦烛窗外走过,引她来追,等锦烛看到看到坛子里装的是蜂蜜的时候,知道自己上当了,连忙又去找楚乔,结果在悬崖边上截住了抱着毒蛇坛子的楚乔,楚乔故意装作和她起了争执的样子,将坛子塞到她怀里,自己跳下了悬崖,利用事先准备的绳抓平安下到了崖底。

  • 楚乔急匆匆从花灯会上牵着马逃走时,遇到了南梁公主萧玉和他的随从隐心。只一打眼,隐心便从那冷冽的眼神中认出了楚乔,他上前搭讪,想要让她带自己去买她手上的兔子灯,借以再做试探,可楚乔并不想和他们多做纠缠,将兔子灯送给了萧玉后,转身就走。通过这番交谈,隐心几乎认定了眼前这个女子就是一年前曾重伤自己的风云令主。他向萧玉报告了这件事情,萧玉让他追上去确认,隐心领命而去。当日在黄河边,他奉命追杀叛逃的秘府,与负责保护的风云令主交手之时,曾无意见看到她的背上有一个图案,为了确定自己的判断,他追上楚乔后故意用手中的铁扇划破了她背后的衣衫。这时,燕洵恰好策马赶到,替楚乔挡下了隐心的攻击,给楚乔争取了逃跑的时间。之后,燕洵也策马沿着楚乔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因楚乔的马被隐心用暗器射伤,疼痛之下尽力狂奔,楚乔勒不住它,不知道怎么下马。燕洵从旁边看出了楚乔的窘迫,便故意逗她说,只要她求自己,自己就来救她,楚乔却不肯向他开口求救。这时,突然暗中飞出一只冷箭,向着楚乔激射而至。

  • 宇文怀命人将禁湖的水掏干之后,在淤泥里面到处搜找,因为之前有一个厨娘自称看到了楚乔姐妹杀死了宋大娘,将她推进了湖里,所以他笃定一定可以在湖里找到尸体,因为急着要定楚乔的罪,他便让四六带人到青山院将楚乔三姐妹押了过来。月七来向宇文玥禀告楚乔被抓的事,宇文玥云淡风轻地挥挥手让他去处理,并将自己面前刚刚为楚乔擦过泪的帕子扔给月七,让他去扔掉,可是话一出口他又后悔了,又改口让他洗干净后再给自己送回来。宇文玥有严重的洁癖,他用脏的帕子从来都是一扔了事,从来没有洗过再用的道理,月七不明白主子今天为什么转了性,但他又不敢问,只得领命而去。

  • 元嵩来青山院找楚乔,两人外出,不料宇文怀派人抓住了落单的楚乔,想要探知谍纸天网的秘密。楚乔再次以巧舌骗宇文怀,配合他来演一出戏。听说星儿被抓去了极乐阁,宇文玥、燕洵和元嵩都赶去相救。回途中,楚乔被往生营杀手追杀。幸得宇文玥提早安排,制服杀手,将她救下。大梁谍者隐心现身红山院,要挟宇文席交出谍纸楼地图,并且要举办一场宴会,定要让长安众公子都出席。宇文席只得答应。

  • 淳公主在雅集宴会上讽刺五骏,心中挂念未到场的燕洵。宴席上舞姬桃叶颠倒众生,而她的闺塾师访琴却引起宇文玥和楚乔的注意。席间,化名访琴的大梁谍者萧玉悄然离开,楚乔一路跟踪进了密道,被察觉,二人大打出手。宇文玥赶至,萧玉逃走,可楚乔已经身在谍纸楼密室。只有青山院谍者才有资格进入密室,宇文玥给楚乔两条路,要么死要么成为谍者。

  • 宇文怀来找萧玉算命,萧玉巧妙迷惑了宇文怀的心。宇文玥心中忧虑,担心大梁谍者悄然入境的目的。宇文灼为宇文玥袒护楚乔而不快,决意除掉楚乔。元淳因受燕洵冷落不悦,独自生闷气,元嵩劝燕洵去哄元淳,燕洵直言仅把元淳当妹妹看待。宇文玥部署擒拿大梁谍者,而萧玉则断定宇文玥是谍纸天眼的关键人物,并 察觉出楚乔是他的软肋。

  • 魏贵妃心知皇帝欲除燕世城,为保燕家周全,借机劝谏皇帝,让白笙回燕北。燕洵为母亲白笙送行。与此同时,月卫无法监听萧玉,宇文灼遂让宇文玥派楚乔去执行窃听萧玉的任务。宇文玥只得答应,并交代月七暗中保护楚乔。楚乔利用特质武器,成功接近萧玉等人,进行窃听。而萧玉则刚刚收到情报,燕北的羽姑娘开始行动了,萧玉计划阻拦,故意让楚乔听到此消息,引楚乔上钩, 伺机除掉宇文玥。

  • 耗子洞内极寒,不久宇文玥寒疾发作,昏迷不醒,楚乔担忧。萧玉欲扶植宇文怀出头,要挟宇文席交出宇文府三房大权给宇文怀。宇文怀同意与萧玉合作,接管了宇文家三房。耗子洞内,楚乔守在一旁照顾,并让左宝仓为宇文玥诊治。左宝仓注意到楚乔身上的木珠,推测她的身世不同寻常,想要试探套话却无果。

  • 楚乔回到青山院独自思量,确认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叫楚乔。羽姑娘见到燕洵,催促他尽快回燕北。燕洵答应离开,但要带楚乔一起走。燕洵写信向父亲报平安,岂料因为桃叶姬、东方忌的安排,信件被掉包伪造。楚乔偷偷溜进训练密室,想偷武器刺杀宇文席,恰巧宇文玥进入密室。楚乔看到宇文玥在临摹信件,推测此事与燕洵有关。

  • 宇文玥在得知宇文灼的计划后加快步伐寻找并歼灭大梁谍者,以防楚乔遭遇不测。萧玉一行人一直躲在郊外的古墓中,与宇文怀密谋陷害燕世城。此时宇文玥带领月卫也找到了古墓,双方激烈开打,隐心赶到救走萧玉。左宝仓得知楚乔要去刺杀荒淫无耻的宇文席,极为支持,将一枚暗藏玄机的利器送给楚乔。燕洵再找楚乔要带她回燕北,楚乔答应。元淳兴冲冲地找燕洵,却被他婉拒。元淳伤心离开。宇文怀使诈陷害燕洵一家,令魏帝勃然大怒,愤然下令铲除燕洵家族。

  • 朝廷之中,一场铲除燕洵家族的行动正在悄然展开。魏贵妃将元嵩元淳兄妹禁足,以免他们受到牵连。燕洵派风眠给楚乔送北归的口信。然而楚乔心中却另有计划,她让妹妹们跟随燕洵先逃走,而自己前往极乐阁刺杀宇文席报仇。元淳担心燕洵会有危险,设法打听消息。元淳得知燕洵有难,心急如焚,乔装打扮想要混出宫去透风报信,却遭到阻拦,苦求无果。楚乔混进极乐阁后,行动果决干练,迅速斩杀宇文席,解救了众多奴婢,并将脏水泼到宇文玥身上,扬言自己是玥公子派来的。

  • 楚乔混进极乐阁后,行动果决干练,迅速斩杀宇文席,解救了众多奴婢,并将脏水泼到宇文玥身上,扬言自己是玥公子派来的。而另一边燕洵方面已经集结精兵人马,准备北归,却浑然不觉杀机已降临。当燕洵得知楚乔危险时,义无反顾地前去营救。极乐阁内,宇文怀匆忙赶至,见到的却是宇文席的尸体,怒火中烧,誓杀楚乔。楚乔拿到左宝仓送来的武器,即将逃离之际,宇文玥赶到阻拦。两人在极乐阁顶激烈对决。楚乔怒斥宇文玥训练她其实只是把她当做棋子,并不惜牺牲临惜的性命来掩盖宇文灼假死的真相。她要为临惜报仇。两人缠斗中,楚乔失去平衡,从楼顶上飞身坠下,宇文玥救之不及,幸好燕洵只身犯险赶来,接住楚乔,两人绝尘而去。

  • 燕洵和楚乔与燕北人马汇合,燕北勇士士气大振,但不幸的是他们很快落入宇文怀手中。楚乔和燕洵重创宇文怀。二人眼见就要成功逃脱,忽然一支暗箭将燕洵射伤,双双被擒。楚乔在给燕洵检查伤口的时候,发现暗箭竟是宇文玥的冰雪箭。原来是战蛑受宇文灼之命,偷取冰雪箭射伤燕洵。但楚乔由此误会宇文玥。元淳从元嵩口中得知燕北遭屠,惊慌交错,为了救燕洵哥哥,她跑去找父皇为燕洵求情,无果。皇宫内,大魏帝面对定北侯燕世城的头颅,诉说衷肠,皇帝追忆起当年二人出生入死的情谊,辩白定北侯功高盖主,自己杀掉定北侯实属无奈之举,说着说着已是浊泪满目。

  • 监狱中,楚乔挖墙洞,不明真相的燕洵天真的以为他的父亲会向皇帝解释清楚,很快救他们出来。燕洵为楚乔送去温暖,楚乔感动,第一次告诉燕洵自己的真实姓名叫楚乔。皇帝为试探宇文玥是否忠心,命宇文玥去监斩燕氏一族,如若宇文玥偏袒有半点偏袒燕洵,整个青山院将不复存在。宇文玥只得答应。天牢中,燕洵向楚乔描绘故乡燕北的美好回忆起儿时与家人的快乐时光。楚乔心生向往。燕洵请求楚乔和他一块回燕北,楚乔答应,燕洵喜极而泣。皇宫中,燕夫人白笙为救儿子燕洵,长跪大殿之外,可是皇帝却是拒而不见。

  • 九幽台上,魏贵妃为让元淳元嵩从真空世界中清醒过来,认清身为皇家的残酷和无奈,将他们带至城楼之上目睹整个行刑过程。元淳看着眼前触目惊心的景象,泣诉母亲绝情。傩面舞者在九幽台上张牙舞爪,青铜鼎上的烈烈红火如出炼狱。副监斩官宇文玥应声而出。楚乔和燕洵见是宇文玥当值副监斩官,难以置信地愣住。

  • 宇文怀盛气凌人,宣读圣旨。燕洵见到九幽台上家人的头颅,此时此刻才意识到自己的家人已经悉数被屠杀,惊怒交加,目呲欲裂,拒绝接旨验尸。宇文怀借机故意刁难宇文玥,宇文玥为了挽救燕洵和楚乔之性命,忍辱负重尽量拖延时间。燕洵拒不接旨伏法,挣脱着与宇文怀打斗,结果被打得遍体鳞伤。宇文怀痛下狠手,宇文玥见状不忍,下令无须燕洵验尸,直接行刑。宇文怀以圣旨为由,激烈反对。两人僵持之下,白笙忽然出现,要求替燕洵验尸。白笙历数大魏皇族的罪行,众人皆为之震撼。

  • 白笙一一为自己的家人验尸。之后飞身撞向巨鼎自杀。燕洵歇斯底里,心中仇恨的种子已经开始萌发。圣旨到,燕洵得到了皇帝的赦免,元淳如释重负晕厥不过,内心平添了几分对燕洵的内疚。燕洵未死出几大门阀意料之外,皆欲置燕洵于死地。燕洵和楚乔失去监护很快遭到大梁谍者的刺杀,危急关头,楚乔识破敌人的诡计,急中生智成功干掉影子杀手。萧玉得到情报,燕洵身边的那位婢女知道风云令的下落,萧玉决意去劫楚乔。另一边,宇文玥找到元淳,商量营救燕洵的计划。

  • 在楚乔的鼓舞下,燕洵唤醒了斗志。发誓要活着回到燕北,血洗长安。赵西风率人进入天牢向燕洵和楚乔发难,他扬言宇文玥才是造成燕洵全家被屠的始作俑者,并要砍楚乔双手报仇。燕洵舍命保护楚乔。宇文玥赶到天牢,燕洵质问宇文玥,宇文玥自知百口莫辩。然而他背负着楚乔和燕洵的误会,依旧守在天牢外,竭尽全力保护二人的安全。楚乔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受伤的燕洵,囹圄之中两人相濡以沫,憧憬着走出天牢,回到燕北后的美好生活。

  • 定北侯死后,皇帝开始寻找治理燕北的最佳人选,宇文玥动用谍者天眼力量搅动朝局,最终救下燕洵。宇文怀明白这一切都是宇文玥暗中作梗,极为光火,将楚乔从天牢中押出受审。宇文怀逼迫楚乔指证当初是宇文玥指使她刺杀宇文席,楚乔矢口否认。很快,宇文玥赶至要带走楚乔,宇文怀折磨楚乔威胁宇文玥,情急之下,宇文玥飞针将楚乔杀死。

  • 为了应对外界的刺杀,楚乔和燕洵轮流值夜,另一边,宇文怀派出刺客去杀燕洵,宇文玥得到消息后,果断下令截杀刺客,守卫着莺歌小院的安全。宇文怀派人暗杀燕洵,但宇文玥早有准备和部署,拦截破坏暗杀行动,暗中保护着燕洵的安全。又一波刺客进入莺歌小院刺杀,却被楚乔悉数剿灭。原来杀手是萧玉所派,以试探楚乔的真实身份,但楚乔所用招式并非来自江湖门派,萧玉暂时打消了对楚乔的身份的怀疑。

  • 楚乔回院时被守卫发现,为了不捅娄子,楚乔忍受守卫的痛打。燕洵服了解药醒来,感激楚乔的照顾,更为楚乔被打心疼。另一边,宇文玥以为楚乔已死,回忆与楚乔相处的点滴,痛苦难舍,舞剑宣泄心中的思念。楚乔、燕洵和羽姑娘分析吃饭时分析形势,决定想办法让魏帝知道众门阀想杀燕洵,魏帝为了避免燕北被瓜分,自会派人多加保护。宇文怀打算借刀杀人,蓄意挑拨魏舒游和魏舒烨,煽动魏舒游夺去杀燕洵。魏舒游带着杀手偷袭莺歌小院,楚乔和燕洵并肩作战。楚乔和燕洵奋力拼杀。燕洵刺伤魏舒游,两人被带去面见圣上。

  • 大殿上,燕洵表明魏舒游深夜行刺,而魏舒游和宇文怀诬陷燕洵企图逃跑,双方各执一词,魏帝心中怀疑。元淳及时赶到,带上刺客尸首,众人认出刺客是魏舒游亲信。魏舒游被罚闭门思过。元淳给燕洵送上伤药,燕洵感谢元淳的援助,但拒绝了伤药,元淳失落不已。宇文玥启程去边关前,放不下盘踞心中的疑问,去极乐阁找三老夫人,询问当年母亲之死的真相。三老夫人提起宇文席当年通敌卖国的无耻行径。宇文玥以此为证据要宇文怀三天内主动请令去守皇陵,宇文怀愤恨不甘,却不得不照做。

  • 燕洵送元淳兔尾作为生日礼物。元淳感动不已,没有觉察到燕洵的冷淡。元淳走后,燕洵立马令人将元淳送来的礼物烧掉。楚乔依照设计图纸,在莺歌小院布置三联动机关,以抵挡刺客的暗杀,很开新一轮的刺杀悄然逼近。燕洵和楚乔早做准备,一举歼灭了杀手。燕洵深知三年之期将满,众门阀对自己虎视眈眈,为了不再被动下去,决定主动反击。楚乔提出从皇陵下手,消弱魏、赵、宇文三大门阀家族。

  • 燕洵得知楚乔和宇文玥在皇陵交手之事。而羽姑娘则把盗来的陪葬品拿到市场转卖,等待魏帝发现被水浸泡过的陪葬品。迎接柔然使节的围猎活动展开。柔然扎玛郡主挑衅楚乔,燕洵维护楚乔。燕洵见楚乔的身份瞒不住了,让她随自己一起赴宴。魏舒游和赵西风得知楚乔没死的消息,打算尽早除掉楚乔。

  • 楚乔见到了宇文玥,戒备十足。扎玛向魏帝提议要和楚乔比试助兴。一连两局楚乔箭术精湛,令人叹服,赢了扎玛。魏帝下令赏赐楚乔,赵西风趁机向楚乔发难,宇文玥帮忙解围。

  • 禁卫发现死者伤口是专属魏舒游的螺旋弩箭造成的。元彻派人搜查魏舒游的营帐,搜出了燕北兵备图。魏帝盛怒,认为魏舒游逆反之心。魏舒游被杀。原来这一切都是楚乔和燕洵的偷天换日之计,赵西风和魏舒游相继被铲除。魏光决意为魏舒游报仇,并将魏家的未来托付给了魏舒烨。同时,楚乔入宫时撞见宇文怀,宇文怀以楚乔佩剑入宫为借口发难,宇文玥出现解围。宇文玥和楚乔过招,换回彼此的佩剑。宇文玥要求楚乔做回一日女奴,才将释奴文书给楚乔。楚乔回到青山院,往事重回心头,五味杂陈。

  • 魏光怀疑皇陵失窃案是燕洵的计谋,命令手下处理贪污舞弊的账本。魏光告知魏舒烨,白玉鼎被他私吞,放入祖坟之中,此事只有工部侍郎柳申知道。为了保全魏氏家族,必须除掉柳申。魏舒烨要杀柳申之际,宇文玥与楚乔及时赶到,与魏家杀手激烈交战,配合默契,杀退了魏家人马。楚乔在打斗中不慎受伤,宇文玥不顾她的拒绝,霸道地给她包扎伤口,并说知道皇陵失窃案是楚乔所为。柳申被抓,魏氏除了魏舒烨被满门抄斩,楚乔和燕洵北归路上的拦路虎又少了一只。

  • 另一方面,魏帝任命楚乔担任骁骑营箭术教头。而宇文玥正是骁骑营主事。楚乔来到元彻营帐报到,元彻注意到楚乔的佩剑是残虹,若有所思。元彻指出楚乔忠心的是燕洵,劝宇文玥不要深陷,宇文玥表示自己并不强求。楚乔到火雷军营地,遇上统领薛致冷借口副统领贺萧蛊惑军心,要处死他。楚乔阻拦化解,救下了贺萧。楚乔劝贺萧忍辱负重,坚守信念,好好考虑如何弥补过去犯下的错误。元彻遇到元淳,告知她魏贵妃为她挑选了十分满意的夫婿,准备给她尽早办 亲事。元淳误会魏贵妃选中的人是燕洵。

  • 宇文玥劝楚乔尽量置身事外,燕洵所图太大,小心引火烧身。楚乔表示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燕洵。元彻劝宇文玥放下楚乔,并告诉他如今燕洵野心勃勃,自己绝不会放虎归山,提醒宇文玥谨记自己的立场身份。风流昭著的大梁太子萧策来访,元彻派楚乔去迎接,楚乔被萧策轻薄的态度激怒,狠狠地收拾了萧策。岂料萧策表示要娶楚乔。萧策向魏帝求取楚乔,魏帝大发雷霆,认为是楚乔魅惑勾引,要杀楚乔,兰淑仪为其求情。

  • 魏帝下令元淳和萧策联姻,元淳得知要去大梁和亲的消息,表明自己非燕洵不嫁。魏帝闻言一惊,打算利用元淳作诱饵,改赐燕洵和元淳婚事,有意设局让天下人以为他原谅了燕洵,然后再杀掉燕洵伪装成意外。皇宫中,楚乔遇到燕洵和元淳,并得知他们十日后大婚的消息。楚乔心泛波澜,燕洵心里愧疚,无措地看着楚乔。魏舒烨听到元淳要大婚的消息,忧心如焚,想要阻止,被元淳婢女劝阻。燕洵在骁骑营外等楚乔,欲向她解释赐婚一事,然而这一切楚乔都明白。

  • 元淳沉浸在待嫁的喜悦中,不在意燕洵的冷淡,相信总有一天能用真心感动他。宇文怀进宫拜见兰淑仪,兰淑仪有意冷落,想摆脱他控制,宇文怀气愤不已。楚乔护卫萧策,在城外遇到萧玉派来的刺客,萧策隐藏武力,楚乔竭力拼杀受伤。萧策心疼,显现深藏的另一面,主动引开杀手。宇文玥和燕洵得知楚乔遇难,双双冒险赶去救走楚乔。此时,杀手正一步步逼近受伤昏迷的楚乔。

  • 宇文玥找到楚乔,孤身应对杀手保护楚乔。楚乔言语拒绝,但宇文玥偏要让她欠下一辈子也还不清的情。燕洵赶到,飞马接走楚乔。宇文玥找到萧策,萧策暗示幕后元凶是萧玉,结果宇文玥发力,风卷残云似的将潜伏在大魏境内的大梁谍者一举挑掉。萧策来找燕洵,交给他城外驻防图,意指自己代替萧玉秘府与他结盟,燕洵警告他不准再利用楚乔。

  • 宇文玥通过大梁谍者之口识破燕洵的计划,燕洵深知计划要成功,必须想办法阻止宇文玥。羽姑娘担忧,决心替燕洵另谋出路。羽姑娘使计,令火雷军贺萧陷入困境,楚乔出面相救,与贺萧同跪,宇文玥迅速赶往军营。看到楚乔体力不支晕倒,不顾众人眼光,霸道抱走楚乔。

  • 萧策将回大梁,元彻做护送将领被支走,与此同时,楚乔与燕洵、羽姑娘正在缜密部署大婚当日的北逃计划。燕洵隐瞒了火烧长安的计划,羽姑娘险些说漏嘴,燕洵遮掩,打消楚乔疑虑。楚乔为萧策送行,萧策表示若大魏和燕北开战,自己两不相帮,也希望楚乔能冲破命运走出来。楚乔认定萧策是值得一交的朋友。婚礼当日,燕洵出发迎亲。羽姑娘、禹姜等人已就位,准备行动。

  • 大殿上众人聚集,等待观礼,楚乔和宇文玥位列其中,深知一场风暴即将袭来。魏帝有意表明对燕洵的信任和倚重,不料得知燕洵造反的元淳跑来,跪求魏帝收回成命,不愿嫁给燕洵。众人吃惊,劝阻元淳。楚乔趁乱离开,被宇文玥觉察追上,试图阻拦。两人再次刀剑相向。宇文玥厉声指出燕洵已经变了,跟着他是死路一条。楚乔不愿相信,愤怒离开。燕洵的兵马在长安城起兵进攻,皇宫内隐藏的刺客伺机而动,危机四伏。燕洵策马而来,要带楚乔一起走。元淳和元嵩相继赶来,元嵩怒斥燕洵狼子野心,元淳哭求燕洵回头。燕洵安排楚乔先出城部署,自己转向尚武堂进攻。宇文玥料到燕洵的行动,与燕洵正面交锋。两人回忆往昔兄弟情谊,五味杂陈。火雷军攻下城门,燕洵率军出城,留下秀丽军断后。秀丽军浴血奋战,敌军即将到来,秀丽军觉察到被燕洵抛弃了。

  • 秀丽军损伤惨重,千钧一刻,楚乔赶来,令秀丽军振奋不已。楚乔率领火雷军众将士奋勇杀敌,楚乔手刃宇文怀,以一己之力救了秀丽军,彻底赢取了秀丽军的信服。楚乔带领秀丽军在峡谷埋伏前来追捕的魏军,多次扫缴成功。楚乔打消秀丽军的疑虑,鼓舞众人一起回燕北,保卫家园。元淳逃离长安,在山野间找寻燕洵的踪迹。而元嵩则伪装成小兵,手持匕首一步步走向燕洵。

  • 途中,楚乔遇到被燕北士兵凌辱的元淳兄妹。楚乔悲愤不已,杀了士兵,亲自护送元嵩和元淳回家。宇文灼斥责宇文玥对楚乔的执迷不悟,并且不希望宇文玥过多卷入政事,以免引魏帝猜忌。宇文玥直言国家危难之际,所为皆是为了黎民百姓,并希望宇文灼不再干涉自己的行动。燕洵受伤初愈,仍坚持等楚乔来会合。羽姑娘劝他大局为重,率领秀丽军先回红川城。燕洵答应启程,但始终认为秀丽军是叛军,把他们收编前锋营,发配边关。

  • 贤阳城外,楚乔被众官兵包围,书呆梁少卿偶然经过,出言说教,官兵被他激怒,正欲动手,楚乔救下梁少卿一起逃走。一路上楚乔对这个迂腐的书生相当无奈。另一方面,燕洵回到红川城的燕北侯府,杀死了霍图部首领,表明自己是燕北的新王,众人畏惧臣服。而燕北将领受到燕洵的赏识。而与此同时,宇文玥动身前往贤阳城打击大梁布置在大魏的谍网,实则去寻找楚乔的下落。贤阳市集上,楚乔遇到了被抓来卖作奴仆的梁少卿,楚乔向木老板买下他,梁少卿认为自己沦落至此,都怪楚乔,拂袖而去。但没过多久,楚乔再次发现梁少卿被当做逃奴抓到集市上,梁少卿哭求楚乔相助。

  • 楚乔再次救走梁少卿,却不慎落入木老板手中。燕洵率人来到贤阳与风眠会面,一方面为了寻找楚乔的下落,另一方面处理商会事宜。商会成员私藏财产,打算出逃大梁。而商会的重要密账被刘熙交给了梁少卿。同时,宇文玥也收到了关于秘密账本的消息,还得知魏舒烨启程来了贤阳。梁少卿把账本交给楚乔保管。詹子瑜的管家来到奴婢市场买走了楚乔和梁少卿。

  • 楚乔混入田城守府衙,和宇文玥在温泉阁相遇。楚乔和宇文玥在温泉阁龙凤相斗又几度情迷。魏舒烨赶来,几番试探楚乔,宇文玥在他面前极力掩护楚乔。魏舒烨派亲兵押走了梁少卿,却被程鸢暗中截走。楚乔赶去救走梁少卿,程鸢一行紧追不舍。楚乔引开程鸢,追击间争抢账册,一人夺走一半账本。

  • 宇文玥带着受伤的楚乔混入有镖局保护的商队中,随商队前往大梁。宇文玥细心照顾楚乔,暂时控制了毒性,要另想办法解毒。宇文玥和楚乔在营帐外吃着烧饼,提及往事,袒露心声,楚乔发现和宇文玥有着共同的信仰,两人的感情逐渐升温,相处变得融洽。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