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生逢灿烂的日子 立即播放

8.3亿播放
电视剧 更新至39集/共47集 VIP每日24点更新 非VIP次日24点观看

地区:内地

导演:周友朝

类型:言情剧/青春剧/剧情/都市

语言:国语

电视台:北京卫视

简介: 1970年4月26日,北京胡同里郭家的老四出生了。三个哥哥对老四疼爱有加,然而,在一次打闹中,大哥却失手用水果刀将邻居老范的儿子大伟直接捅死,大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出狱之后,大哥接二连三的经历人生的低...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9/共47集 )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70年4月26日,《人民日报》发布新闻公报,向中国及世界报道中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成功发射的消息。就在同一天,家住小不点胡同的郭家老三,郭小洋出生了,故事由此拉开了序幕……9岁的老三因为邻居家范渝的欺负,回家嚎啕大哭,家中的三个兄弟一致决定要为老三报仇。老大带着三个弟弟与范大伟打闹时失手将其杀死,被抓捕判刑。因为儿子的死亡,老范与郭家结下心结,不允许女儿范荣和郭家的孩子来往,但范家和郭家的恩怨并没有影响到范荣和老三之间的感情,俩人依旧一起学习玩耍。连留两级的老二和范荣一起成了老三的同班同学。老二不服气总被父母拿来和成绩优异的老三作对比,终于,老三因为老二的恶作剧被老师误会成偷看女厕所的“小流氓”,他替老二承担过错,丢了班长的职务,还公开受批被同学排挤。

  • 老二的调皮捣蛋,老三的好好学习,兄弟俩就像调色板上的黑与白,格格不入,唯一相同的可能就是都对邻居家学唱戏的二小姐十分好奇。范家买了台电视机受到左邻右舍的热捧,每到傍晚,大家都聚到范家欣赏电视节目。老二也混在人群中向范荣打听二小姐的事。老三没去扎堆看电视,但有些眼热,动了买一台电视机的念头。老三给老郭出的主意,父子俩到冷饮厂搬汽水箱子,做零工挣钱,但到了结账的那天,老三最终决定给家里买一台洗衣机,让妈妈不再为洗大件操劳。洗衣机事件,让老三成了胡同里的名人。时间飞逝,小不点胡同里的孩子们长成青少年。老二初中毕业走入社会,老郭托关系为他安排了售货员的工作,但老二上班吊儿郎当得过且过。老三考上了重点高中,再一次当上了班长。患有先天性哮喘的老四,身体孱弱却拥有一颗早慧的心,他虽然结巴,却喜爱相声。 二小姐听从二妈的安排进入戏曲学校继续学戏。

  • 老三拒绝老二的帮助,也不听老郭的劝说,将马杰打人的事状告到老师处。马杰被罚当众检讨。为此,马杰带人把老三狠揍一顿,老三丢了班长的职位。马杰在学校横行霸道,经常找老三麻烦……因为马杰,老三的校园生活无比压抑,甚至和范荣都有了矛盾。老二不安于售货员的工作,只有见到二小姐的时候才会满腔激情。心生叛逆的二小姐爱上了流行歌,对戏曲越来越不感兴趣,可二妈却一心想把她培养成名角儿,指望二小姐能延续自己的梦想。面对望女成凤的二妈,二小姐无法在明面上反抗,只能让老二帮忙多找些流行歌磁带。老二为了讨好二小姐和供销社经理翻脸,辞职走人,成为待业青年的老二瞒着家里人和小威子一起当上了倒爷,从家里偷了笔钱买绿豆,想发成豆芽拿去自由市场倒卖,但因缺少科学知识,俩人把所有豆子都发臭了。纸包不住火,整框臭绿豆终于被人发现,老郭气得动手教训老二,正在闹着不可开交的时候,警察领来了刑满释放的老大。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70年4月26日,《人民日报》发布新闻公报,向中国及世界报道中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成功发射的消息。就在同一天,家住小不点胡同的郭家老三,郭小洋出生了,故事由此拉开了序幕……9岁的老三因为邻居家范渝的欺负,回家嚎啕大哭,家中的三个兄弟一致决定要为老三报仇。老大带着三个弟弟与范大伟打闹时失手将其杀死,被抓捕判刑。因为儿子的死亡,老范与郭家结下心结,不允许女儿范荣和郭家的孩子来往,但范家和郭家的恩怨并没有影响到范荣和老三之间的感情,俩人依旧一起学习玩耍。连留两级的老二和范荣一起成了老三的同班同学。老二不服气总被父母拿来和成绩优异的老三作对比,终于,老三因为老二的恶作剧被老师误会成偷看女厕所的“小流氓”,他替老二承担过错,丢了班长的职务,还公开受批被同学排挤。

  • 老二的调皮捣蛋,老三的好好学习,兄弟俩就像调色板上的黑与白,格格不入,唯一相同的可能就是都对邻居家学唱戏的二小姐十分好奇。范家买了台电视机受到左邻右舍的热捧,每到傍晚,大家都聚到范家欣赏电视节目。老二也混在人群中向范荣打听二小姐的事。老三没去扎堆看电视,但有些眼热,动了买一台电视机的念头。老三给老郭出的主意,父子俩到冷饮厂搬汽水箱子,做零工挣钱,但到了结账的那天,老三最终决定给家里买一台洗衣机,让妈妈不再为洗大件操劳。洗衣机事件,让老三成了胡同里的名人。时间飞逝,小不点胡同里的孩子们长成青少年。老二初中毕业走入社会,老郭托关系为他安排了售货员的工作,但老二上班吊儿郎当得过且过。老三考上了重点高中,再一次当上了班长。患有先天性哮喘的老四,身体孱弱却拥有一颗早慧的心,他虽然结巴,却喜爱相声。 二小姐听从二妈的安排进入戏曲学校继续学戏。

  • 老三拒绝老二的帮助,也不听老郭的劝说,将马杰打人的事状告到老师处。马杰被罚当众检讨。为此,马杰带人把老三狠揍一顿,老三丢了班长的职位。马杰在学校横行霸道,经常找老三麻烦……因为马杰,老三的校园生活无比压抑,甚至和范荣都有了矛盾。老二不安于售货员的工作,只有见到二小姐的时候才会满腔激情。心生叛逆的二小姐爱上了流行歌,对戏曲越来越不感兴趣,可二妈却一心想把她培养成名角儿,指望二小姐能延续自己的梦想。面对望女成凤的二妈,二小姐无法在明面上反抗,只能让老二帮忙多找些流行歌磁带。老二为了讨好二小姐和供销社经理翻脸,辞职走人,成为待业青年的老二瞒着家里人和小威子一起当上了倒爷,从家里偷了笔钱买绿豆,想发成豆芽拿去自由市场倒卖,但因缺少科学知识,俩人把所有豆子都发臭了。纸包不住火,整框臭绿豆终于被人发现,老郭气得动手教训老二,正在闹着不可开交的时候,警察领来了刑满释放的老大。

  • 重获自由的老大进入鞋厂工作,但入狱的经历使他异常自卑,他无法正常的表达对弟弟们的关心,更不敢对自己的个人幸福有所期待,老郭和老妈开始为大儿子的未来着急。老二一番折腾后终于和小威子开起了羊肉摊。老二苦练切羊肉的技术,生意也红火了起来。老郭在羊肉摊上撞到了老二,面对自己老爸的反对和嫌弃,老二愤然砸了自己的摊位。通过这场风波,老郭承认了老二的个体户身份,父子二人终于和解。随着改革开放,老二和小威子商量着准备倒腾服装。老二拉着小威子一起去探望二小姐,碰巧撞见马杰拦路欺负老三和二小姐。老三对马杰十分忍让,一退再退,可马杰不依不饶甚至调戏起了二小姐。老二愤然冲上去和马杰厮打,并在打斗中受了伤。二小姐被老二的勇敢感动,鄙视老三的退让,这让老三心里大受刺激。老三终于爆发,他只身一人当众将马杰打倒在地,可为之付出的代价,就是老三被马杰的流氓哥哥大马堵在了放学回家的路上……

  • 马杰找哥哥大马来为自己报仇,不料大马却对老三十分欣赏,认他做了兄弟,从此老三在师长眼中,是成绩优异的好学生,在周围混混眼中他是带头的“三哥”。日子一天天过去,老三和大马日渐亲近,比起亲弟弟马杰,大马甚至更看重老三。大马约老三参加一场大架,老三准备前去劝阻。可因为老妈高血压突发,迟到的老三亲眼看着大马被警察逮捕,老三心里失落。大马被判刑10年,马杰被学校开除,校长也因包庇亲戚被撤职。老三也彻底告别了这段青春。老二和小威子开始经营服装生意,忙活的同时老二依旧处处讨好着二小姐。高考临近,被母亲逼着报考戏曲学院的二小姐苦恼万分。表面上听话的二小姐在二妈的安排下,参加了戏校招考,但考试时她却演唱了一首流行歌曲。

  • 二妈被邻居发现,抢救及时保住了性命,但从此精神受了刺激。老三和范荣分别考上了自己心仪的大学。范荣让老三请她看电影庆祝毕业,影院昏暗的灯光里,两人的情感仿佛得到确定。伴随着《远山的呼唤》,一群人的少年时光过去了……九十年代到来,老大工作照旧,老二和小威子开起了服装厂,老四成了邮递员。老三到了机关成了公务员,和同学林小果进了同一个单位。范荣进了医院,被院长林大人相中,分到外科工作。范家分了新房,一家人要搬走。老郭带着老大、老二前去帮忙搬家,想化解两家的矛盾。老范用强硬的态度拒绝了老郭的好意。最终,两家人依旧没能和解。老郭、老妈在老家给老大介绍了一个女朋友,可偏偏老大工作的鞋厂又倒闭了,本就自卑的老大在女友赵春丽面前更抬不起头来。赵春丽提出先有房后结婚的要求,为了老大,老二约两个弟弟出来吃饭,三人私下合计怎样能让老大结婚。范荣在同事苗艳的鼓励下主动给老三打电话联络感情,老三回复因和老二有约在先,范荣为此闷闷不乐。

  • 老三经过二小姐家,撞见老二正陪着二妈吃饭。二小姐离家多年音讯全无,二妈一直是老二在照顾,他还暗中委托居委会主任帮忙照看。老大女友赵春丽嫌老大没能力没本事,两人最终因为“结婚”这个问题闹得不欢而散。老二出主意让老大生米煮成熟饭,这样就能顺利结婚。老三在大杂院租了个房间,单位面临人事调动,林小果鼓励老三和自己竞争办公室主任的职位。老三表示在不远的将来,他会辞职,开拓属于自己的战场。兄弟三人粉刷好空房间,把老大围在客厅里,逼老大拿出态度。老大沉默不语消极抵抗,最终老郭出面安抚众人,他劝说老大勇敢去面对生活。老二和老三回家时路过二小姐家门口,见有女孩子进屋。老二故作无事,又半路折回,老三为了避免尴尬,让老二先回家看看,老二顺坡离开,却没有勇气敲开二小姐家门。

  • 老二发现二小姐并没回来,家里的只是居委会找的小保姆,黯然离开。老三到证劵交易所咨询,遇到了美丽的女经理叶琪,他被叶琪的优雅和成熟吸引着。老大考得驾照,想成为出租司机。一家人商量买车的事情。老二和老三为了谁来付买车钱又发生了矛盾。老大见状将自己锁在屋里不出来,最终老二退让,同意车由老三来买,自己可以先借钱给老三。林小果向领导汇报老三在单位收购股票,大家纷纷将自己手上的股票卖给了老三。范荣在医院的表现出色,院长林大人开始关心范荣的个人问题。老三去交易所找叶琪,却遇见了同样在咨询股票的大马。兄弟见面百感交集,两人去夜总会把酒畅谈,老三仔细确认大马是减刑释放的。两人相约比翼双飞,再战江湖。老大当上了出租司机,决定在自己的婚姻上努力一把。

  • 老大决定要和三个弟弟决裂。老郭只得让儿子们顺着老大,近期别再回家。林大人给范荣介绍对象,范荣心里装着老三。范荣问老三意见,老三表明态度,不想范荣去相亲。单位想在老三和林小果中选出一人提拔,老三没有竞争意向。林小果却兴致很高,开始拉近群众关系。林大人挑明给范荣介绍的对象正是自己儿子林小果,希望范荣可以优先考虑。无法拒绝的范荣十分苦恼,范妈希望女儿能重视个人问题,劝说范荣去和林小果见面。叶琪开导老三要早日认清自己未来要走的道路,老三听后有所感悟。老大出院情绪低沉,重开出租。老妈心疼儿子,十分担心。老四出主意给老郭办桌寿宴,好把一家人聚在一起,借机解开老大和兄弟们的心结。

  • 范荣找老三解释,却在单位门口遇见林小果,林小果骗范荣老三已经下班。不料老三从窗户里看见了两人交谈,以为他们发展顺利,误会越来越深。老二和老四回家策划寿宴流程,老郭为了大儿子,同意请邻居们一起大办酒席。林大人鼓励儿子主动追求爱情,林小果展开攻势,大送玫瑰。范荣又气又恼把花退回。林小果为了面子,谎称和范荣情投意合。老三看在眼里,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十分难过。老郭六十大寿当天,街坊邻居齐聚,场面十分热闹,郭家四兄弟也终于能坐在一起吃饭。二小姐带着二妈突然在寿宴上出现。老二万般滋味。寿宴结束,一家人达成共识,指派老二向老大道歉,却发现老大已经偷偷翻窗溜了。二小姐看着二妈疯疯癫癫的样子,又气又急。在夜总会,小威子劝老二对二小姐要果断,追不上就尽快闪,可当老二听到舞台上传来二小姐的歌声,老二彻底沦陷了……

  • 二小姐给居委会送了台大录音机,感谢居委会主任对二妈的照顾。主任听了老二的叮嘱,没告诉二小姐谁是真正照顾二妈的人。林小果一直不放弃对范荣的追求,范荣只好找林大人求援。林大人大度又幽默承诺范荣,一定劝阻林小果的追求。下班后,老三给大马补习金融知识,并承诺大马挣到第一桶金,就从单位辞职,两人一起征战股市。老二常去看二小姐的演出,引起了在夜总会卖酒的小薇的注意。小薇大胆上前请老二喝酒,两个人就这么认识了。老二拐着弯向小薇打听二小姐的事,小薇不高兴的离开。老三对范荣一直避而不见的态度让范荣十分着急。苗艳劝说范荣解铃还须系铃人,替范荣找林小果谈谈。林小果和苗艳见面后发现两人十分投缘,相谈甚欢。林小果答应帮老三和范荣解开误会。

  • 老四在工作中邂逅美丽的哑女佳佳和她相依为命的爷爷。善良的老四被佳佳打动,答应以后常过来陪佳佳。老三攒齐了给大哥买车借老二的钱,老郭逼问老三钱的来路,老三直言自己辞职做生意挣的。老郭坚决反对老三辞职,父子俩为此大吵一架。老二给二小姐演出捧场,被同在夜总会玩的大马盯上了,大马攀比着往台上送花篮。叶琪约老三看话剧,老三却在剧场看见了范荣和女友苗艳,整场演出心神不定。散场时老三和叶琪一起离开的身影被范荣看到,范荣伤心回家。醉酒的大马对小薇纠缠不休,被老二撞见,老二上前护住小薇和大马争执起来。幸亏小威子认出大马,避免了一场冲突。老三带叶琪去街边摊吃夜宵,叶琪不喜杂乱的环境,要求回家。两个人因价值观和生活习惯引发争执,叶琪独自离开,老三闷闷不乐。

  • 林小果告诉老三,范荣已经跟随医院救灾队前去文山救灾。老三得知水灾会直接影响到文山股票,第二天文山药业大涨,老三求大马抛出手里的股票。大马不解坚持不卖,不惜和老三拆伙。两人争执不下,大马负气离开。不久,文山药业股票暴跌。大马认栽走上天台,保镖误以为他要跳楼,老三和叶琪前来解开误会。叶琪告诉大马,老三收市前已经偷偷帮大马把股票卖了。老三约大马坦言如果还想当兄弟,只能把钱拆开各自单干。大马默然,独自一人去了夜总会。老二在夜总会包下所有花篮给二小姐捧场,大马有钱买不了花篮,心情更加恶劣。大马和老二杠上,幸亏经理机灵,才没让两人在夜总会里发生冲突。老二回家,大马带人尾随,把老二堵在路上暴打。小薇孤身一人带着刀赶来,以割腕相逼将老二救下……

  • 老二被送进了医院,老三、老四闻讯赶来。老三从小薇处得知老二是被大马打了,心情十分矛盾。叶琪开导老三,不如趁此机会彻底和大马分开,以免被大马拖累。范荣是老二的主治医生,老三前去道谢,范荣一直避而不见。老四不想让大哥白挨打,于是自作主张去找二小姐,向她说明老二一直以来的付出。二小姐去病房探望老二,却看见小薇陪在老二身边熟睡。二小姐默默离开,给老二垫付了一笔住院费。老三向大马说明事态,逼大马去给老二道歉,大马服软,承诺会去向老二道歉。正在此时,夜总会经理领着警察前来,大马已扰乱治安再一次被抓。老二得知二小姐已经知道这些年来他的付出和感情,老二大发脾气埋怨老四不该多管闲事,前来探望的二小姐正好听见了老二的情感剖白,表明自己只能和老二做朋友。

  • 二小姐看出小薇喜欢老二,聊天中却意外发现夜总会经理泄露了自己的秘密,二小姐辞职。老三接老二出院,在病房见到范荣,范荣对老三的态度十分冷淡。林小果和苗艳做东,把老三、范荣约到一起,希望能解开两人间的误会。饭后老三送范荣回家,范荣表示两人之间的误会还在,希望老三想清楚,因为自己不会继续等下去。小薇听了二小姐的劝说离开了夜总会,想彻底改变自己的形象。她约小威子打听老二和二小姐的事,小薇被两人的故事感动。她指引老二去找二小姐,遇着二小姐带着儿子小乖正准备搬家。老二得知二小姐已经有了孩子,有些懵圈。二小姐带着儿子搬回了胡同,街坊邻居们都知道了小乖的存在。老妈心疼小乖,让老四去给孩子送红烧肉,却遇上了二妈发病住院。老二在二小姐家开始照顾着孩子等二小姐回来。

  • 二小姐回到家,发现老二在家照顾小乖,于是留住老二聊天,老二忍不住对二小姐表达爱意。二小姐却告诉老二,自己现在的样子只能和老二做朋友,做一辈子朋友。老大的车被老板包了,一天内要在北京和张家口之间跑个来回。返程路上,因为过度疲劳,老大撞到别的车辆。老三亲手烹制的晚餐,他幽默风趣的谈吐让叶琪开心不已。气氛正好时,电话铃响了,老三得知老大出了车祸,立刻和叶琪赶到医院。老大疲劳驾驶,车祸全责,觉得又给家人丢脸了,非常抗拒老三的帮助。被撞的病人十分无赖,要求转移到大医院接受检查治疗。老三只好联系范荣,将人连夜转院,病人还不满足,一直挑三拣四前后折腾,叶琪也跟着在医院陪了一夜。老三过意不去,想送叶琪回家,结果在走廊上撞见范荣,老三尴尬不已。

  • 郭家兄弟一齐上阵给无赖病人演了场戏。病人被几人伪造的“身份背景”吓住,夹起尾巴匆匆出院。一桩事了结,几人离开医院。范荣把老三单独留下,想解决两人之间的问题。老三一番努力地哄劝,终于让气呼呼的范荣开了笑脸。范荣向老三表白感情,老三反而有几分忧郁。老郭让老大改行,找弟弟们凑些本钱,去做小生意。老大不想再借钱,拒绝了老郭的提议。叶琪向老三透露内部消息,建议老三将手上股票套现准备买一支新股。老三把公寓的备用钥匙给了叶琪,并告诉她什么时候都可以来。老四路过哑女家小院,听见响声发现佳佳正在发脾气,因年幼时的阴影佳佳常年待在小院里不敢出门,老四十分心疼,想方设法逗佳佳开心。老郭到证券所找老三借钱为老大做生意。可老三已经将全部资金投入股市,没有现金。老郭以为老三不愿借钱,气急而去。

  • 第二天一早,老大留了封信北上去了大草原。老郭、老妈发现后急忙叫回了儿子们,兄弟间各自埋怨又起争执,老郭把儿子们都赶出门去,在家伤心哭泣。服装厂运营困难,老二让小威子清掉存货,关了厂子转投股票市场。小威子担心做股票需要专业知识,老二却认为股票和打麻将一样,有运气就行,两人一起开始炒股大业。二小姐将二妈送进疗养院治疗,可付完治疗费,二小姐手头上的钱已所剩无几。为了小乖和二妈,二小姐想回到夜总会,求经理能再给自己一个工作机会,经理却冷酷的拒接了二小姐,令二小姐无比绝望。二小姐想起老三股票做得不错,想去证券所找老三帮忙,不料在交易大厅先遇到了老二和小威子。老二请二小姐吃午饭,二小姐打听老三的近况,老二直言已和老三决裂。

  • 老二醉酒失态,因毁坏公物被拘留。警察要家属来签字领人,小威子只能通知老三,老三赶到警察局领出老二,可因为二小姐的事,老二和老三之间又起误会。老二告诉小威子,以后发生什么事都不许找老三帮忙,老二心烦意乱,怎么都翻不过这一篇。老三约叶琪在公寓见面,想倾诉心中的苦闷,但思绪繁杂不知如何开口。叶琪体贴温柔,一直安慰着老三,最终两人拥吻到一起。老二对二小姐的心意被老郭看出来,老郭坚决反对两人交往。父子俩话不投机,老二负气出门。老二走到二小姐家,想和二小姐好好聊聊,二小姐却拒绝开门,老二心碎,成日窝在家里,无心做事。老四不知怎样才能带佳佳出门散心,老四到医院找心理医生咨询。

  • 闻讯而来的老郭阻止儿子的求婚。老二心意坚决,非二小姐不娶。父子两僵持不下,二小姐劝散了众人,把老二领回家里。当夜,二小姐留老二在家住下。老郭急火攻心,高血压发作,老三、老四赶回家里。老郭让老三早点结婚,好让老俩口抱上孙子,体味一下晚年的幸福。老四劝老三为了孝道赶紧结婚,把范荣娶进门。老三认为结婚要对大家负责,不能一味着急。老四说不过老三,只能打电话给范荣,催她赶紧主动出击。老二心情好转重返股市,小威子开始背地里偷偷向老三打听股市消息。有了老三的指挥,两人买的股票收益都还不错。周末,范荣约老三去看电影。到了电影院门口,老三接到叶琪电话,叶琪已经做好晚餐在公寓等着老三。老三想推掉范荣的约会,谎称林小果安排了同学聚会。范荣识破谎言,提出参加,老三只能陪着范荣。整场电影老三心不在焉,范荣也觉得极其没意思。

  • 老四找范荣开残疾人证明,他再次提醒范荣,对老三要主动出击,温柔体贴。老三为了叶琪无心工作郁郁寡欢。当叶琪再一次出现时,老三立即服软,答应叶琪,只要能在一起怎么样都可以。前来送饭的范荣撞见老三和叶琪两人在大户室亲密相拥,和老三大吵一架。老三被范荣激烈的言辞激怒,失手扇了范荣一巴掌。范荣伤心欲绝,和老三断绝关系。老三悔恨不已。老四替佳佳争取到在残联艺术团工作的机会。排练当天,老四带着漂亮的裙子接佳佳去剧院。佳佳鼓起勇气推开院门,却被门外疾驰而过的摩托车吓得躲回了屋里,一番努力前功尽弃。老妈上前询问,老四把佳佳的事说了出来,闲聊中,老四受到了启发。

  • 老四带着老大的信,赶到大户室找老三,兄弟俩从信里读到老大在草原过得很好,还交了女朋友,即将结婚,开心极了。小狗突然不见,佳佳焦急万分四处寻找。她追着小狗的叫声走出了小院,走上了街道,最终在街角见到了抱着小狗的老四。佳佳明白了老四的良苦用心,两人拥抱在一起。老二和小威子升入中户室。小威子说出是老三一直在幕后指导,老二大怒,让老三以后别再管自己的事,两人又一次结仇。老二只能请小薇前来支援,小薇接到电话,立刻辞了工作,加入老二的炒股队伍。林小果、苗艳好事将近,在办公室发喜糖、请柬。范荣借机让林小果给自己介绍相亲对象。周末,全家聚餐。老郭终于松口,让小乖叫老大回家吃饭。因二小姐毒瘾发作,老二把她绑在家里戒毒,二小姐哭求老二,老二不忍,只好出门找药。

  • 兄弟三人回家吃饭,老郭对老二不理不睬。老二向老郭道歉,老郭故作油盐不进,老二无奈,老三、老四急忙站出来给老二帮腔。几人一通说道,老郭终于松口,只让老二早点娶二小姐进门,省的别人闲话。老二叮嘱老三以后别再去二小姐家,老三莫名其妙。范荣开始疯狂相亲,连见好几个对象后,选中了东北老板老张作为结婚对象。叶琪将隔壁大户室的黄总引荐给老三,三人相谈甚欢。林小果赶来把范荣要结婚的消息告诉老三,老三跑到医院劝阻范荣,范荣态度坚决,不为所动。因为范荣的婚事,老三闷闷不乐灰心丧气,既无心工作也无心应付叶琪。老三开始明白范荣在自己心中有多重要,他让叶琪把炒股的钱拿回去,叶琪拒绝,让老三平复心情后再好好考虑。范荣和老张拍结婚照,毫无感情的两人在影楼起了冲突。苗艳忍不住出手,阻止了这场只为斗气的荒唐婚姻。

  • 老三约叶琪见面,希望分手。叶琪不同意,告诉老三做人不要太绝,老三坚持将公寓钥匙还给叶琪,从叶琪的房子里搬出去。为了躲老三,范荣悄悄报名参加卫生部支援地方医院建设的医疗队,出发去了贫困山区。苗艳、林小果没有办法,只能请林大人出马。林大人劈头将老三痛骂一顿,告诉老三范荣无比痛苦,躲到小乡村去疗伤。老三抛下北京的一切,追着范荣的脚步去了山区。叶琪和老三失去联系,心情极其糟糕。范荣见到老三,她心平气和告诉老三自己已经接受现实,但老三不放弃就此扎下,想重新赢范荣的心,老三先是乡村卫生站换上新设备,又在卫生站当上了清洁工,还常常给范荣送水果,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这样的生活,让老三感到充实和开心。老二等人升级大户室,老二拿出了一笔钱,劝二小姐去戒毒所治疗,老二直言希望二小姐治好毒瘾,好早点结婚踏踏实实过日子,二小姐不语。

  • 第二天,老二发现床头柜上放着求婚戒指和一封信。二小姐不能接受求婚,突如其来的拒绝,让老二从天堂直落地狱。老二冲出家门寻找二小姐,质问她到底想怎样。二小姐坦言自己欠老二的太多,身染毒瘾,不想拖累老二。老二难受又无法反驳,只得失魂落魄的离开。求婚失败的老二痛苦又迷茫,完全无心工作。小威子等人十分着急又不敢打扰,只能让小薇去劝导。老二终于想通,回到家后和二小姐开始分屋住。范荣生病卧床休息,老三送粥送水一直照顾着,两人的关系开始缓和。老三通过这段日子的努力,范荣终于不再是心如死水。医疗队返城,老三并没有出现的送行的队伍中,范荣失落的坐车离开。老三中途拦车,在车站向范荣表白,范荣终于喜极而泣,答应了老三的求婚,两人登上回家的大巴……

  • 老三对天翔药业很感兴趣,找黄总商量合作。黄总也看好天翔药业,支持老三的想法,黄总愿意再找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筹集资金,放手一搏。叶琪对老三纠缠不休,约老三晚上去家里聚聚,被老三拒绝。叶琪提醒老三婚后的生活会使绝大多数男人厌倦,老三表示自己会坚守自己的原则。老三去范荣家提亲,老范连门都不开,直接把老三和范荣关在屋外。老三无法,回家向老郭求助。老郭和老妈买了大堆礼物上门找老范说情,被老范连人带物一起赶出门外。为了和范家和解,老郭终于得出结论:解铃还须系铃人,老三的婚事只能由老大来解决。范荣带着爸妈去草原自驾游,在那,老范见到了全然一新的老大。为了求得老范原谅,老大跪下请求范叔的原谅。正在这时,老大的妻子塔拉分娩了……

  • 老二和小威子等人对天翔药业进行了一系列调查,发现天翔药业的前景不错,当即决定凑足资金,开始收购天翔股票。同时,老三和黄总也展开了对天翔药业的收购行动。老三路遇发病的二妈溜出疗养院在街上晃悠。老三送二妈回家,在二小姐屋里发现了注射器和药包。老三把药拿给范荣化验,发现是海洛因,二小姐吸毒的秘密就此暴露。老三到证券所找老二,老二却让老三别管二小姐的事。老三找老四、范荣商量,三人最终决定,瞒着老二强行送二小姐戒毒。老三借约二小姐吃饭之时,老四带来了警察。眼见警察要带二小姐去戒毒所,老二赶忙上前阻拦。二小姐喝住老二,自愿配合警察。老二和老三打了起来,老四劝架突发哮喘,住进了医院。

  • 老郭见老妈近段日子表现反常,逼问老妈发生了什么事。老妈实在瞒不过去,只能把二小姐的事告诉老郭。老二去戒毒所探望,二小姐拒不见面。老二连吃几趟闭门羹,只得借口小乖生病,连蒙带骗见到二小姐。谁知二小姐开口就要和老二分手,老二追问原因,二小姐坦言自己并不爱老二,一直和老二在一起是生活所迫,并劝老二赶紧找媳妇结婚,别让家人着急。老二走了,留下二小姐忍不住伤心哭泣。老二气冲冲的回家想找老妈理论,却发现家里只有老郭一人。老郭希望老二能为父母想想,和二小姐分开,找个规规矩矩的媳妇,结婚生子。老二答应会好好考虑二小姐的事。老二约小薇吃宵夜,向她倾吐烦恼。小薇再次为老二指点迷经。天翔股价一路上升,收购风险越来越大,老三怀疑有竞争对手也在做同样的事情。老三建议先抛一部分,放放烟雾弹。

  • 天翔一路下跌,老二等人心烦气躁。最终,老二拍板,先跟着抛一部分,看看大盘的情况。老三和黄总见对手上钩,决定继续抛售天翔,等股价触底再一口吞进。为了筹集资金,老三和范荣商量暂缓婚礼,把婚房卖了,并向范荣保证一定会大赚一笔,给两人一个更好的生活。范荣不同意,让老三去说服老范。老三上门拜访老丈人,提出卖房。老范不仅同意卖房,还主动借钱给老三,更教育范荣小两口要齐心协力,老三深受感动。老四带着佳佳拜访邮政局杨局长,希望能为佳佳找个工作。杨局的儿子小明也是一个聋哑人,佳佳和他相处的十分开心,老四把两个年轻人的互动看在眼里。杨局向老四打听佳佳有没有男朋友,老四询问佳佳是不是喜欢小明,佳佳默认。老四闷闷不乐。

  • 老二向叶琪打听内部消息,想找出是谁在股市和自己作对。为了报复老三,叶琪告诉老二这个“敌人”正是老三。老二一怒之下冲入老三的大户室,要与老三断绝往来。老三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竞争对手竟是自己的亲哥哥。老三向范荣说明情况,范荣一语点明,面对兄弟情与事业,老三一定会选择事业。佳佳穿上制服,和小明成了同事,老四看着两人般配的模样,决定隐瞒自己的感情,成全佳佳。在佳佳面前,老四永远只是个贴心的好哥哥,佳佳和小明就要结婚了。婚礼当天,老四以娘家人的身份把佳佳交给小明,叮嘱小明要对佳佳好一辈。老四忍住内心的痛苦与挣扎,看着远去的婚车,孤零零的老四眼泪夺眶而出。老二和老三的股票之战到了决定胜负的时刻。谁能在收盘时顺利持仓40%,谁就能取得最终胜利。

  • 小薇陪老二到KTV发泄心中的愤懑,在老二的哭声中,小薇终于忍不住俯身亲吻老二。大获全胜的老三带着范荣和黄总等人举行庆功宴,众人一片欢声笑语。晚会高潮时,老三突然接到林小果的电话。林小果告诉老三,天翔发生了火灾,厂房已被烧成一片废墟。小薇送老二回家。老二追问小薇为何还陪在自己身边,小薇长期压抑情感终于爆发。突如其来的表白让老二十分惊讶,但很快他又被小薇强烈的爱慕之情感动。正在这时,天翔着火的消息也传到老二的耳朵里。第二天,老二退了大户室,把股市里赚的钱分给小威子一行人。钱帐两清,老二留下曾经的兄弟,只挽着小薇扬长而去。天翔的大火让老三陪得血本无归。黄总邀请老三去他的地产公司发展,老三不可置否。叶琪前来安慰老三,表示不管是钱还是人,只要老三需要,自己都愿意付出。老三拒绝了叶琪的示好,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独自离开大户室,就此离家出走

  • 二小姐终于戒毒成功,老二开车接二小姐出院。老二告诉二小姐,自己和小薇的好事将近,又十分坦然的剖析自己的情感。两人回到二小姐家的小院,二小姐见屋里整洁如新,十分感慨。老二在桌上留了笔钱转身离开,二小姐看着老二离去的背影,模糊了双眼。老三沿着国道一路步行,经过长时间的跋涉,终于体力不支倒在大草原上。路过的塔拉和范渝把老三救回了家里。老三醒后,告诉老大想在这里住下,希望能在草原上找到幸福的真谛。老三和老大一家同吃同住同劳动,渐渐融入了大草原。小威子倒腾起了货运业务,挨家挨户上门跑货进了老二和小薇的电脑铺。老二对小威子不理不睬,小威子尴尬不已,只能留下名片离开,小薇愤恨的把名片撕成两半。范荣开始用工资偿还老三借家里的欠款。老范看到女儿的成长,心里十分欣慰。平静安详的草原生活对老三造成很大影响,他跟着老大一家人过了一段平淡而幸福的日子。

  • 老三从草原回到北京后,在黄总的地产公司担任市场部经理,主管二手房销售。黄总介绍老朋友的儿子小鹏给老三认识,让小鹏在老三手下工作学习。2003年,非典肆虐,各行各业都受到波及。范荣被派去在第一线医院支援,黄总公司业务低迷,老二的电脑店门可罗雀。老四听说杨局一家都因疑似非典被送进医院隔离,他担心佳佳的安危,可无法取得联系,忧心忡忡。老三出门跑业务,遇见二小姐。二小姐已不再做音乐,开始考会记师,妈妈过世,小乖寄宿,她拜托老三帮忙卖掉小不点胡同的老房子。杨局给老四打来电话,老四匆匆赶去杨局家,得到了可怕的消息。佳佳母子感染非典,孩子不幸去世,在隔离医院的佳佳伤心欲绝拒绝配合治疗。叶琪联系老三,向他打探未来发展方向,老三向叶琪透露自己有跳槽单干的计划。这一切都被叶琪身边的黄总听得一清二楚,黄总面上不动声色,只是感慨人心不古。叶琪借机向黄总伸出橄榄枝,表示自己是值得相信的人。

  • 老四混入医院,终于找到了佳佳。佳佳见到亲人异常感动,但佳佳心怀内疚抗拒治疗一心求死。老四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终于忍不住多年对佳佳的爱恋,老四亲吻了佳佳,他想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佳佳的求生意志。最终,佳佳康复,老四却没能扛过非典,离开了这个世界。转眼到了2006年。佳佳又怀上了孩子,她给宝宝起名叫“小河”,以纪念逝去的老四。老郭仍然没能走出老四离去的阴影,老大带着两位老人去草原散心。老三告诉范荣自己想辞职,和小鹏合伙开个房地产公司。范荣并不支持,她只想和老三生个孩子,踏踏实实过日子。老二的店升级成电脑商贸社,他动用了所有的资金订了一批台湾来的货。货未到店,老二想以预定的方式,尽快把本钱收回来。老三和小鹏商议新公司各入股50%,做完一个项目就各自单飞,小鹏同意了。老三辞职,黄总早知老三有二心,并不太挽留。老三离职后,黄总邀请叶琪到自己公司做总经理,自己“退居二线”当幕后董事长。

  • 老三回家,范荣坐在床上质问老三是不是心里没有自己,更没有想要孩子和家庭。老三再一次因为两人要孩子的问题和范荣发生争吵。老三为了给范荣一个平静的生活,准备和小鹏拆伙,放弃开公司。小鹏为了劝老三回心转意,向老三坦白自己的母亲是专卖妇女卫生用品的总裁,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和卫生巾彻底划清界限,母亲却希望自己能子承母业。如果新公司不能成功,小鹏就要回到母亲的卫生巾集团。老三矛盾万分,最终,老三决定去坚持自己的理想。叶琪在黄总公司身居高位,雷厉风行。但黄总的那份龌龊心思使得叶琪只能强颜欢笑逢场作戏。老三无奈之下联系叶琪,寻求资金帮助,叶琪顺势把老三约到自己的家中。范荣打电话让老三早点回家,不料老三正在叶琪家里,接到范荣的电话的老三只能草草答应办完事尽快回家。

  • 叶琪将自己的钱与公司资金一起划到老三名下,并拟出合同,借口这是公司的投资项目。范荣逼问老三为何昨晚不接电话,老三解释自己手机坏了,并告诉范荣自己已经辞职,找朋借了资金,新公司开张在即。范荣极度不满于老三的折腾,两人对幸福有着不同的理解。老二和小薇上门看望从草原散心回家的老爸老妈,带来了小薇怀孕的好消息。老两一扫阴霾,老爸准备报名驾校,将来好接送孙子上下学。老三和小鹏的那不勒斯小镇房地产建设工程正式开工,黄总带着叶琪前来出席奠基仪式。老二的商社因为商品迟迟不到货被顾客围着追讨,顾客带着货车准备要搬走店里的东西作为抵押。老二前来阻止,发现运货司机正是小威子,俩人和砸店的顾客打了起来。这次遭遇,老二和小威子重归和好。小薇去医院做孕检,被查出患了乳腺癌。医生让小薇马上停止妊娠,以保住自己的性命。小薇恍惚回到商社,却发现店已经被封,老二被警察带走,商店因为进了走私货被查抄。小薇赶去派出所见老二,对自己的体检结果闭口不提。

  • 老二被拘留期间,小薇瞒住二老,苦苦支撑着公司和自己的身体。商社的顾客不依不饶,连番打电话来催还欠款。小薇整理好货款,与挑事的顾客发生了冲突,幸亏小威子出现及时,护住小薇。小薇告诉小威子,老二心里其实一直惦记着他,令小威子感慨不已。小威子联络大曾等哥们,说明老二的情况,一帮人决定要找到真凶,将功赎罪。为了早日让老二重获自由,老三私下找到几位广东大佬,拜托他们找寻提供走私货的人。叶琪到老三新公司洽谈投资合同。老三发现叶琪改动了已经谈好的条件,在合同中提出分利润的30%作为回报,叶琪解释这是防止黄总发现她动用公司资金后翻脸。老三坚持只能支付本金的30%作为固定回报。两人的谈判僵持,最终老三赢了。小薇找中医看病,但中医也不能在治疗癌症的同时保住肚里的孩子。

  • 老三得知走私老板的藏身地址,立刻向警方汇报。警察根据线索,顺利抓捕了走私贩。小威子等人在一个废弃仓库抓到了一个广东人扭送到公安局,满心欢喜以为抓获真凶。老二走出看守所,一直坚强的小薇终于忍不住委屈的哭在老二的怀里。老三、范荣一行人去饭店为老二接风,大家希望两人能重归于好,范荣让老三搬回家住。黄总用叶琪私自挪用公司资金做投资项目为把柄,逼迫叶琪和自己发生关系,叶琪无力抵抗。老二出来高兴醉得不省人事,小薇对着睡着的老二,把自己的心事娓娓道来。范荣与老三和好,但提出约法三章,让老三尽快还钱和叶琪断绝一切联系。老三一口答应,并承诺这一定是最后一次和叶琪来往。老二言行举止中处处都是对孩子的期待,这使小薇无法说出自己的病情。她决定放弃治疗,用自己的生命去赌肚子里的孩子。小鹏想换公司的财务总监,以摆脱妈妈对自己的控制。老三推荐新总监,想要抓住公司的财政大权。

  • 二小姐送小乖出国留学,自己把旧房子卖了换了新房,她找来小威子帮忙搬家。从小威子的口中,二小姐知道了老二等人的生活近况。老三赔范荣逛超市,两人恩爱的样子正巧被同在超市买东西的叶琪看个正着。叶琪在嫉妒的驱使下,给老三打电话、发短讯要求见面。老三只能借口选东西走开,偷偷去见叶琪。叶琪告诉老三黄总知道了她挪用公款的事情,并强迫老三晚上见面,老三拒绝了叶琪的要求。范荣的出现打断了两个人的谈话,范荣看着叶琪直接拽着老三离开。新房,只等房子建好,老两口就能搬进新家,以后就和老三夫妻同住在一个小区生活。老郭老妈高兴不已。老二因为生意不计,完全帮不上家里的忙自己十分失落,他唯一能给父母有交代的就是小薇肚子里的孩子。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