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我们的爱 立即播放

18.4亿播放
电视剧 38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易寒

类型:言情剧/都市

语言:国语 电视台:江苏卫视 年份:2017

简介: 退休教师齐大妈丧偶多年,她的所有心思全用在外孙女婷婷身上。不料女儿女婿突然离婚,而能歌善舞的外孙女婷婷也因意外失聪。女儿离家出走,女婿再婚,面对种种困境,齐大妈义无反顾肩负起照顾婷婷的重担。婷婷的父亲...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婷婷出生时,父亲许光明正在出差,母亲丁雪独自面对生产。一位老太太签了丁雪手术的同意书,孩子得以平安降生。医务人员将母女俩送回病房途中婷婷无故失踪,全院都陷入了恐慌。这时,孩子的父亲许光明才匆匆赶到。医务人员欲报警,许光明发现抱走孩子的却是丁雪的母亲齐舒兰,阻止了医务人员。找到齐舒兰的时候,她正抱着孩子在病危的老伴病房里。婷婷在齐舒兰的细心呵护下长大,转眼已是六年。丁雪和许光明为了能再买一套学区房,打算假离婚,按购买首套房的条件办理贷款。齐舒兰得知后极力反对,丁雪和许光明无可奈何。

  • 丁雪和许光明离婚的事情被居委会爱嚼舌根的常向红知道,为了和齐舒兰竞争“五好家庭”的荣誉,她在颁奖时点破了丁雪和许光明离婚的事实,婷婷大闹,混乱之中常向红不慎摔伤。医院里常向红借题发挥,齐舒兰只好陪护照顾,包赔医药费用。李梦竹想要说服许光明私下合作,许光明坚守原则没有答应,学区房也不买了。心情不佳的许光明赶到医院,因为婷婷造成常向红受伤的事和丁雪争执起来。丁雪为了能去北京演出,对团长说可以帮忙买到重点小学学区房,团长答应保留名额。李梦竹再次找到许光明,还带来了房屋转让协议,许光明不肯接受。李梦竹向许光明表白,原来多年前她就对许光明芳心暗许,许光明不知所措。丁雪在垃圾桶里发现了撕碎的购房合同,勃然大怒,到研究所找许光明理论,在研究所的领导和同事面前,丁雪毫不避讳地大闹了一番,离婚的消息传遍研究所,许光明和丁雪的关系降到冰点。

  • 离家数日的许光明来到齐舒兰家,向丈母娘坦诚他和丁雪无法复合,丁雪的骄纵让他忍无可忍。齐舒兰只希望能将对婷婷的伤害降到最低,让孩子年年都能快乐的过生日。丁雪没有把离婚当一回事,全心投入到去北京参加汇演,成就自己的明星梦。齐舒兰很失望,丁雪却拿出起诉书,说已经向法院提起诉讼,势必要拿回婷婷的抚养权。丁雪满心期待的来到团里集合,准备晋京汇演,不料却发现团长最终还是把演出名额给了顾晓曼,丁雪彻底绝望。伤心之时,一直想要请她去参加商演的薛总找到了她,交谈之下,丁雪才知道薛总是自己的中学同学。薛立军再次劝丁雪去自己的公司发展。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婷婷出生时,父亲许光明正在出差,母亲丁雪独自面对生产。一位老太太签了丁雪手术的同意书,孩子得以平安降生。医务人员将母女俩送回病房途中婷婷无故失踪,全院都陷入了恐慌。这时,孩子的父亲许光明才匆匆赶到。医务人员欲报警,许光明发现抱走孩子的却是丁雪的母亲齐舒兰,阻止了医务人员。找到齐舒兰的时候,她正抱着孩子在病危的老伴病房里。婷婷在齐舒兰的细心呵护下长大,转眼已是六年。丁雪和许光明为了能再买一套学区房,打算假离婚,按购买首套房的条件办理贷款。齐舒兰得知后极力反对,丁雪和许光明无可奈何。

  • 丁雪和许光明离婚的事情被居委会爱嚼舌根的常向红知道,为了和齐舒兰竞争“五好家庭”的荣誉,她在颁奖时点破了丁雪和许光明离婚的事实,婷婷大闹,混乱之中常向红不慎摔伤。医院里常向红借题发挥,齐舒兰只好陪护照顾,包赔医药费用。李梦竹想要说服许光明私下合作,许光明坚守原则没有答应,学区房也不买了。心情不佳的许光明赶到医院,因为婷婷造成常向红受伤的事和丁雪争执起来。丁雪为了能去北京演出,对团长说可以帮忙买到重点小学学区房,团长答应保留名额。李梦竹再次找到许光明,还带来了房屋转让协议,许光明不肯接受。李梦竹向许光明表白,原来多年前她就对许光明芳心暗许,许光明不知所措。丁雪在垃圾桶里发现了撕碎的购房合同,勃然大怒,到研究所找许光明理论,在研究所的领导和同事面前,丁雪毫不避讳地大闹了一番,离婚的消息传遍研究所,许光明和丁雪的关系降到冰点。

  • 离家数日的许光明来到齐舒兰家,向丈母娘坦诚他和丁雪无法复合,丁雪的骄纵让他忍无可忍。齐舒兰只希望能将对婷婷的伤害降到最低,让孩子年年都能快乐的过生日。丁雪没有把离婚当一回事,全心投入到去北京参加汇演,成就自己的明星梦。齐舒兰很失望,丁雪却拿出起诉书,说已经向法院提起诉讼,势必要拿回婷婷的抚养权。丁雪满心期待的来到团里集合,准备晋京汇演,不料却发现团长最终还是把演出名额给了顾晓曼,丁雪彻底绝望。伤心之时,一直想要请她去参加商演的薛总找到了她,交谈之下,丁雪才知道薛总是自己的中学同学。薛立军再次劝丁雪去自己的公司发展。

  • 齐舒兰说服许光明和丁雪暂时放下矛盾,陪婷婷过一个开心的生日。离开的时候婷婷千万般不愿意,孩子的反应和言语深深的触动了许光明、丁雪和齐舒兰,三个人面对这个孩子,各自都有深深的愧疚。丁雪为了让许光明再也见不到婷婷,不顾齐舒兰的反对,偷偷带着婷婷薛立军去了他的夜总会,把官司的事留给齐舒兰。李梦竹把许光明约了出去,告诉了他自己怀孕的消息,许光明不知如何是好。许光明的父母从乡下过来了,许父为人明理和善,而许母和丁雪婆媳关系本来就不好,得知许光明和丁雪离婚的事情,许母十分高兴。老两口在婷婷的抚养权这件事上看法一致,就是一定要把孩子要回来。

  • 许父许母一直催促许光明将婷婷接回来,许光明左右为难。婷婷高烧不退,齐舒兰和丁雪决定带孩子去医院。许父许母找到齐舒兰家想要见婷婷,正好碰上叫车回来的丁雪。丁雪不愿意二老见孩子,纠缠之下耽误了时间,婷婷昏倒在地。到了医院医生检查过后,发现婷婷是颞骨横行骨折,很可能引起听力下降甚至丧失听力,发烧只是初步症状。许光明忍无可忍,痛斥丁雪的不负责任,后悔没有早点把女儿接走,并声明从此以后对于婷婷的事情绝不让步。丁雪后悔莫及,齐舒兰也为自己没有早一点发现婷婷的症状而陷入深深的自责。

  • 婷婷出院了,许光明安排父母和齐舒兰一起吃饭,齐舒兰答应他接走婷婷,自己却不愿意出席。李梦竹以怀孕为理由要求出席,许光明无法拒绝。席间李梦竹向许母大献殷勤,哄得许母心花怒放,她也卖力地讨好婷婷,婷婷却对她不理不睬,婷婷冷淡的态度让许母对她颇为不满。李梦竹向许家二老透露自己怀孕的消息,许母喜出望外,催促二人赶快结婚。许母让婷婷唱首歌,听力受损的婷婷唱歌跑调,许母的嘲笑让她十分难过,婷婷一气之下跑了出去,不料正好撞上了迎面走来的李梦竹,李梦竹因此流产。

  • 李梦竹流产让许母心痛万分。许父担心李梦竹用孩子要挟许光明结婚,而许母则想把婷婷交给齐舒兰抚养,许家负责从经济上保障婷婷的生活。许光明道破父母有这个想法完全是重男轻女的思想作祟,二老无言以对。婷婷复查听力,病情持续发展,助听器已经不能满足需要,医生要求更换人工耳蜗。齐舒兰坚持和许光明分摊人工耳蜗的费用。婷婷换上人工耳蜗之后很难适应周围的环境。学校同学们的好奇也给她造成很大压力。远在他乡的丁雪为了婷婷,不停地走穴演出,努力赚钱。学校考虑到婷婷的特殊情况,破例允许齐舒兰陪读。为了降低噪音对婷婷的刺激,齐舒兰让班里的孩子都轻声细语,极端的行为甚至影响到了上课的正常进度。常向红向许家父母搬弄是非,将齐舒兰描述得人品低劣不堪,还贪财爱钱,许父心存疑虑但许母却深信不疑。

  • 常向红恢复意识后把她入医院的事情归咎于齐舒兰,其女儿常美丽因此找上门去大吵大闹,幸好老康在场,拦下了不依不饶的常美丽。出院后常向红带着常美丽找齐舒兰要钱,张口就要十万。常美丽找来了哥哥,带人把齐舒兰家上上下下砸得稀巴烂,齐舒兰和婷婷回到家看见一片狼藉,又惊又怒又害怕又伤心,祖孙二人抱头痛哭。大梅和老康为齐舒兰抱不平,建议走司法程序。看着泪流满面的外孙女,齐舒兰决定不再忍耐。丁雪回到家中发现冰箱里的剩菜,知道母亲为了省钱一直在买不新鲜的打折菜,一怒之下拉着婷婷去找许光明要抚养费。

  • 丁雪带着婷婷去找许光明,没想到李梦竹也在家。丁雪和李梦竹针锋相对,许光明夹在中间左右为难。许父许母刚好回家,目睹了两人争吵,许母的加入让这场矛盾升级,三个女人吵得不可开交,婷婷再一次受到刺激。听到女儿的尖叫,丁雪拉着女儿夺门而出。丁雪把婷婷送到了齐舒兰家,为了能让女儿和母亲生活得更好,她决定再次出发挣钱养家。望着熟睡中的女儿,丁雪泪如雨下。齐舒兰和婷婷因为吃了变质的剩菜上吐下泻,又一次进了医院。

  • 许光明带走了婷婷,春节晚上齐舒兰一个人过年,冷冷清清。许光明提出想接齐舒兰一起过年,许母极力反对,还把婷婷听力受损和肠胃炎都怪到齐舒兰头上。齐舒兰提出接婷婷回去过节,也希望等许父许母回老家之后能继续照顾婷婷,许光明没有答应。许光明将婷婷带到楼下见姥姥,恰好丁雪给齐舒兰打来电话。丁雪听到电话里女儿的声音泪流满面,急切的想要赶回来,齐舒兰怕她知道婷婷已经和许光明一起生活,制止了丁雪。薛立军和丁雪一起过年,第一次在外过年的丁雪开始反思自己并感谢薛立军对她的包容和付出,薛立军大喜过望,借着酒意向丁雪表白,丁雪大吃一惊,不知如何回答。

  • 老康去齐舒兰家为虎子推了常向红不敢说出真相的事情道歉,也感叹虎子父母剥夺了自己对孙子教育的权利。婷婷很想念姥姥,在爷爷带她出去玩的时候跑去找姥姥,可姥姥没在家。爷爷一路追赶上,婷婷不肯回家坚持要找姥姥,爷爷最后强行把婷婷抱回家,路上婷婷哭闹,引来了居委会大妈,在众人追问下婷婷不承认爷爷的身份,被怀疑是人贩子带到公安局。

  • 许光明家请来一个保姆,许母在街边找来的保姆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工资一分都不能少,干起活可是大打折扣,效率低得没有底线,说睡觉就睡觉,说吃就吃,干一天活,大半的时间都在休息,看起来倒像是这个家的主人,许母反倒成了保姆了。老康全家出去逛街,在路上看见婷婷和保姆,齐舒兰赶来的时候,看着方保姆欺负婷婷,买冰淇淋自己吃,婷婷只能看着,保姆只顾逛街根本不管婷婷,齐舒兰躲在远处,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大梅得知新请来的保姆那样对待婷婷,也十分的气愤,仗义执言,表示要替婷婷出头,却被齐舒兰阻止了。大梅并不知道原来齐舒兰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看见了外孙女受了委屈,便想出了去许光明家当保姆照顾婷婷的想法。

  • 齐舒兰为了解决方保姆的问题,打电话到许家,亲自扮演了一个找保姆的有钱人,用高薪约出了方保姆。许父许母因多次接到没有人讲话的电话,误以为方保姆不是好人,便换了锁,等方保姆陪着齐舒兰转了一圈,敲定工资待遇回来的时候,恰好许父在换锁,借此,方保姆二话不说,就说自己不干了,两天的钱,一共三百,一分不能少。许母忍不住多说了一句,结果鸡飞狗跳地打了起来。许母直接被送进了医院。

  • 齐舒兰第一次以保姆的身份见到了婷婷,婷婷直接冲过去,差点露馅,许父又累又困,齐舒兰编了几句话应付过去。趁着许父回屋睡觉,齐舒兰赶紧哄骗婷婷要保密,不然自己就不来了,婷婷只好答应。十真药业的庆典活动就在滨城举办,薛立军新谈下的表演业务,正是这场庆典活动。丁雪坚决罢演,这为难坏了薛立军,万般请求下,丁雪才答应上台。丁雪“偶遇”许光明,许光明一直追丁雪追到了酒店房间,两人之间有了一次相对冷静的谈话,但终究还是擦枪走火,不欢而散。

  • 许光明回到家的时候才知道母亲住院的事情,得知家里请了一个新保姆,当他见到家里请来的新保姆就是齐舒兰的时候大吃一惊。许光明私下里点破了齐舒兰,劝齐舒兰不要这么做,齐舒兰表示为了婷婷她什么都可以接受,什么委屈都能忍,许光明只好暂时默许了。常向红这边也没闲着,她一直暗中盯着齐舒兰假装保姆的事情,还跑去和大梅套话。大梅发现原来常向红一直憋着没把这件事情揭穿的真实用意是看上了齐舒兰家的房子,因为居委会内部消息透露这一片的平房要拆迁了,齐舒兰家的房子能换一套大三居。

  • 许光明终于知道自己和李梦竹在滨城相聚被人偷拍,因为康剑拿出了照片,照片来源不可而知,但结果是,许光明从自己的科研项目中被踢出局,被停职休假了。 按约定齐舒兰接婷婷放学,撞见了同样来接婷婷放学的许父许母,许母命令齐舒兰回家做饭去,齐舒兰无奈,只好一步一回头地离开。

  • 齐舒兰当保姆的事情,不但许光明不赞成,也没有得到好朋友大梅的理解,争执劝解的结果是大梅拂袖而去。许光明被美国施密特公司踢出局,又被研究所放了长假,这个长假有多长,大概是遥遥无期了。许光明本质上算是闲散人员了,这是康剑提出了另一个心脏医药方面的项目,但并不是施密特公司的,而是另一个合作项目,许光明动心了。

  • 丁雪和薛立军始终还是要面对赵总,赵总的举动越来越过分,薛立军及时阻拦,丁雪趁机躲闪。就在这时,薛立军和丁雪似乎是巧遇般见到了李梦竹的父亲李总。两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和即将要发生的事情。许母和齐舒兰一起去菜市场买菜,先是因为被卖菜的小伙误认为自己是齐舒兰家雇来的保姆而恼怒,后又认为齐舒兰在给她家买菜的时候克扣了她家的钱,于是在大街上把齐舒兰赶走了,不让她继续再当这个保姆了。

  • 赵总借带丁雪看剧场的机会揩油,为实现自己的明星梦,丁雪压抑着、忍受着,薛立军的劝阻没有起作用。许父终于还是识破了齐舒兰的身份,跟着齐舒兰回了家。两个老人谈了很多,许父对齐舒兰抱有深深的好奇心的,但齐舒兰面对许父却有着一种释然的心情,当齐舒兰叙说自己在许家的处境,在婷婷这件事情上的态度,以及许父许母在这件事情上的影响,许父终于还是无言以对。

  • 许母住进医院,许光明让婷婷自己做决定和谁在一起生活,并且会尊重她的决定。婷婷说想要和爸爸妈妈和姥姥一起生活,这让许光明很为难。许母的一场病,让齐舒兰无颜再出现在许家,同时又给了齐舒兰一个可以和她亲近的机会。住院期间,齐舒兰对许母的照顾无微不至,两个人渐渐成了可以交谈的朋友。此时丁雪已经意识到和赵总的合作,也许会把自己搭进去,可梦想又来了,来的那么真切,演出的新闻发布会触手可及。丁雪自信地以为她可以从赵总手里得到梦想,同时也可以不赋予赵总更多的回报,薛立军的警醒提示变得无力苍白。许母住院,没人照看管教的婷婷却又开始闯祸了,用李梦竹送给她的口红礼物,把李梦竹的跑车给划花了。

  • 为了尽快得到许光明的药品研发数据,投入生产新药,李父软磨硬泡,跪地哭求女儿的招数都用上了。李梦竹看着父亲的痛苦,于心不忍,她决定帮助父亲盗取许光明的核心技术。李梦竹开始实施计划的纽带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常向红。常向红本就对齐舒兰怀有敌意,再加上李梦竹送了她许多进口补品,于是欣然和李梦竹结盟一块儿对付齐舒兰。二人计划的第一步,就是由常向红在许母面前戳穿齐舒兰就是婷婷的姥姥。常向红的揭秘,让许母脆弱的病体能以承受,医院对许母下了病危通知书。这一结果,也让李梦竹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了。许母在重症监护室里抢救,病情急转直下,只有最后一口气了。但奇迹还是发生了,婷婷的悔过道歉从鬼门关唤回了许母。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似乎所有的矛盾一夜之间都化为乌有了。

  • 李梦竹偷电脑破译密码不成,她再次将许光明电脑里的硬盘偷走,将硬盘里的数据全部拷贝,915项目的核心技术终于到手了。李梦竹让常向红把硬盘放在齐舒兰包里,借此诬赖是齐舒兰偷走了硬盘。齐舒兰的六十岁生日到了,许光明决定为齐舒兰举办家宴。许光明、许父、许母、婷婷乃至李梦竹都出席了齐舒兰的寿宴,婷婷用收音机录好了生日快乐歌放给姥姥听。 丁雪虽远在滨城举办新闻发布会,但仍抽空给齐舒兰发去视频通话,她想用视频通话看看她日思夜想的母亲和女儿。视频接通,丁雪看到的却是他们跟许光明一家其乐融融地在一起,而这其中竟还有李梦竹!婷婷看到丁雪打来电话,抢着和妈妈说话。此刻的丁雪正在气头上,对着婷婷是一番训斥,更扬言说再也不要婷婷了。婷婷无比委屈,转头哭着就跑向了楼梯,一不小心摔了下去。

  • 婷婷的再次意外受伤刺激了齐舒兰,她陷入了深深的自责逐渐失去了正常的记忆,思维混乱中的齐舒兰从家中走失,不知去向。许光明回到家中,发现电脑硬盘不翼而飞。他首先怀疑是李梦竹,但许父却说李梦竹没有来过家里,倒是齐舒兰到家里来过。此时的齐舒兰人已走丢,包却忘在了许光明家。

  • 为了引导齐舒兰恢复记忆,许光明和丁雪不得不重归家庭,重新经历一次假离婚开始的故事。在这个过程中,许光明和丁雪心里都有了和当初不一样的感触,这也成了他们重新审视彼此的机会。刚一到家,录音机里就传来婷婷唱的生日快乐歌,齐舒兰听到后,陆续想起了这段时间发生的点点滴滴。齐舒兰恢复了记忆,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婷婷以后跟着谁生活。于是,许光明和大梅都来到齐舒兰家里一起商量。大梅提议应该听听婷婷的真实想法,让婷婷自己选择要跟着谁。婷婷既没有选择爸爸,也没有选择妈妈,她选择了齐舒兰。

  • 齐舒兰恢复记忆,婷婷也回到了齐舒兰身边,家里的事告一段落,丁雪又将前往滨城。这次,她想带着婷婷和齐舒兰一起离开,在滨城重新开始新生活。许母病重,最后的心愿是看到许光明和李梦竹结婚。对于李梦竹,康剑坚决反对,他不止一次地提醒许光明,李梦竹的接近是另有目的。可惜目前,没有明确的证据来揭穿李梦竹的诡计。许光明虽然犹豫,出于完成许母心愿的孝心,他只能选择和李梦竹结婚。

  • 爱占小便宜的常向红眼见李梦竹把自己当枪使,原来答应的保健品也没有拿到手,事后还过河拆桥,找到齐舒兰拆穿了李梦竹的所作所为。齐舒兰带着婷婷找李父对质。李父眼看诡计被齐舒兰识破,把齐舒兰和婷婷软禁在公司,派人看守,企图阻止她们去婚礼现场报信。情急之中,齐舒兰假装晕倒,婷婷趁机脱身,一路飞奔至婚礼现场。

  • 事业挫败,母亲去世,此时的许光明失去了一切。他开始了自我放逐,除了喝酒,就是在家里躺着发呆,一个人翻着一家三口的合影,怀念从前的生活。丁雪偷偷联系了马尾辫,趁着大汉酣睡悄然离开,上了马尾辫的车疾驰而去。马尾辫做戏套取丁雪的话,说话间骗走了丁雪的身份证。丁雪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赵总软禁,马尾辫告诉丁雪,薛立军卷走赵总的500万跑了,至今渺无音讯。马尾辫越说破绽越大,丁雪总算察觉到了马尾辫的异常,无奈就在这时看守大汉出现,丁雪只能回到被赵总软禁的公寓。

  • 丁雪和薛立军终于取得了联络,丁雪以买菜的名义偷偷和薛立军碰面,话还没说几句,就险些被看守大汉发现,俩人急忙分开,薛立军匆匆离去。许光明询问齐舒兰丁雪和婷婷的近况,齐舒兰得知了丁雪和婷婷的处境,她立即赶往滨城。丁雪看到齐舒兰十分意外,试图隐瞒自己被囚禁的真相。但在齐舒兰再三逼问之下,丁雪不得不承认了被软禁的现状。齐舒兰爱女心切,她直接约见赵总,谈钱谈事,希望尽快解决问题。可惜齐舒兰架子十足,本事有限。薛立军挪用赵总的五百万是板上钉钉的事实,没有还钱,一切免谈。齐舒兰只能提出卖房还钱。薛立军再次联系上了丁雪,丁雪按计划实施,看守大汉经不住劝,吃饭时喝酒,酒中药效一起,大汉昏睡过去了。丁雪急忙拉着齐舒兰和婷婷赶紧下楼,薛立军安排的车子在楼下等。上了车才发现,这车里都是赵总的人。丁雪被带到赵总面前,发现薛立军也已经被赵总抓到了。就在这危急万分的时刻,许光明答应李父签署了那份一份声明书。

  • 许光明终于还是答应了李父的要求,签下声明书。李父也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将五百万偿还给赵总,解救了丁雪和婷婷。与此同时,齐舒兰彻底失望了,薛立军不可信,丁雪也不能提供安定的生活保障,可婷婷是无辜的,齐舒兰不想让婷婷跟着大人受罪,借口带婷婷出去,直接带着婷婷离开了滨城。回到家中,齐舒兰带着婷婷去见了许光明,却正好碰见警察带许光明回去调查。警察没有为难许光明,给许光明和家人交流的机会。婷婷和许光明相拥在一起,许光明嘱托了婷婷一番,就和警察离开了。婷婷问齐舒兰,爸爸是不是坏人,齐舒兰不知怎么回答。看着离去的警车,齐舒兰心里也是五味陈杂。

  • 李梦竹请来律师为许光明办理取保候审,许光明一口咬定是自己剽窃了研究成果,不配合律师工作。丁雪得知许光明已经取保候审,于是来找许光明。二人终于联系上许父,但许父没有见到齐舒兰和婷婷,丁雪和许光明焦急万分。许光明想和丁雪聊聊,丁雪担心母亲和女儿,婉拒了许光明。丁雪回到家,发现薛立军正等在门口,他结束了滨城的一切事务,来到她身边。面对薛立军对她的关心和真情,丁雪不知该如何回应。

  • 齐舒兰带着婷婷去许家沟探望许父,几经波折,丢了地址,丢了行李,途中婷婷生病,齐舒兰寻求诊所大夫到小旅馆出诊,因劳累失忆,迷失方向,最后晕倒在十字路口。好在警察及时出现,联系了大梅所在的居委会,确认了身份后,警察送齐舒兰回到了暂住的小旅馆。第二天齐舒兰带着婷婷离开旅馆,继续前往许家沟。丁雪和薛立军先赶到了许家沟,见到了许父。彼此交代了一番,许父继续留守等待,丁雪和薛立军往回返一路寻找。寻找的路上,路遇赶来的许光明,许光明分析判断,齐舒兰带着婷婷极有可能是走到了乡间小路上了。

  • 齐舒兰和婷婷累得实在走不动了,坐在路边的凉亭里休息。这时,薛立军开车载着丁雪和许光明经过此地,终于找到了祖孙俩。婷婷看到了丁雪和许光明,立刻跑了过去,和爸爸妈妈抱在一起,曾经的一家三口团聚了。大家终于回到了许父家,许光明没有进家门,执意立即返回市里,他知道自己在保释期间是不能离开原居住地的。齐舒兰劝许光明见一见许父再说,婷婷更是抱着爸爸大腿不放手,最后还是许父出面,许光明这才留下过夜。晚饭时,丁雪提出明天要去给许母上香祭拜,谁都没想到丁雪会有这样的转变,许父很是感动。许光明对丁雪本就有旧情,薛立军感觉自己更显多余,两个男人因为都爱着丁雪,言语不合打在了一起。

  • 许光明的案子终于开庭了,远在乡下的齐舒兰和许父一直很惦记案情,不断打电话询问情况,一审的结果很不理想。齐舒兰坐不住了,马上要回城里,许父牵挂许光明,心疼婷婷,只好送祖孙回家。临走时,婷婷甜甜地对许父喊了声“爷爷再见”,许父心里难过不舍,老泪纵横。 齐舒兰回家后,见到了薛立军,薛立军希望齐舒兰可以接受自己,但齐舒兰却顾左右而言他。齐舒兰不放心丁雪和薛立军的关系,追问丁雪的真实想法。丁雪感觉薛立军人不错,可靠,值得托付,可自己还是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丁雪心里犹豫不决,找闺蜜顾晓曼倾述困惑,顾晓曼认为丁雪心里还有许光明,丁雪不置可否。顾晓曼的一番话让丁雪心里有些动摇,回家的路上,却再一次看见李梦竹纠缠许光明!丁雪心里刚点着的小火苗又熄灭了。丁雪负气转念答应了薛立军的求婚。

  • 齐舒兰来找许光明,一来是关心许光明的近况,二来是想撮合许光明和丁雪复合,她张罗着叫上许光明来家里吃顿饭。薛立军精心准备了玫瑰花和戒指,邀请丁雪来家里吃晚饭。但是,丁雪却没有赴约。薛立军气不过丁雪都到了这个时候,还因为要和许光明一起吃饭而爽约。他只能一个人在家里喝闷酒、发泄。在齐舒兰的院子里,一家人坐着准备吃饭。丁雪向许光明提起,在路上撞见许光明和李梦竹拥抱在一起;许光明解释说他和李梦竹已经彻底结束了。齐舒兰看见他们终于把话说开了,赶紧抓住机会,劝说二人复合。就在这个关键时刻,醉醺醺的薛立军闯了进来!薛立军借着酒劲一通激动地表白后,把为丁雪挑选的戒指放下就走了。许光明看到薛立军为了丁雪如此动情,虽然失态,倒也真心,于是他婉拒了齐舒兰的撮合,也走了。许光明走后碰到了薛立军,他对薛立军嘱咐到,希望他能好好照顾婷婷以及生病的齐舒兰。

  • 丁雪和许光明约坐在医学院的长椅上回忆青春往昔,互诉衷肠。丁雪试探着想要和许光明复合,但许光明已无法在丁雪身边守护了,纵使他心里再多么深爱丁雪,此刻他能给丁雪的,只能是祝福,他只能祝福丁雪可以和薛立军好好生活在一起。丁雪却不知道许光明的苦衷,她被许光明婉拒后,面对着积极要跟自己结婚的薛立军,心里很复杂,一方面想接受眼前这个真心人,另一方面心里又对有十年婚姻的许光明割舍不下。许光明二审开庭,齐舒兰匆匆赶到,并通知了丁雪,丁雪和薛立军正在挑选家具,终于没忍住来到法院了,赶到的时候,判决结束。李梦竹以证人的身份出庭作证,说出真相,但许光明还是被判三年有期徒刑。许光明进监狱前,留给丁雪和齐舒兰一封信,他将房子钥匙和存折都留给了丁雪,他真心地希望丁雪幸福。 齐舒兰查实是老年痴呆症,而且已经是很严重了,大梅知道了内情却不能说,可病症瞒不住,丁雪很快就发现了真相,更是悔恨自己不孝,没有及时发现妈妈的病症。大梅劝丁雪顺其自然,给齐舒兰保留最后的尊严。

  • 在大梅的鼓励下,齐舒兰和老年合唱团一起排练《同一首歌》,歌声响起,她想起了曾经与合唱团朋友们排练的欢乐时光,齐舒兰越来越怀念从前,不仅怀念朋友们,也怀念丁雪许光明和婷婷的三口之家。在齐舒兰的坚持下,婷婷参加了合唱团的面试。虽然婷婷差强人意的歌唱水平没法通过面试,但齐舒兰还是极力争取到了第二次面试机会。老康从美国回来了,老朋友见面欢聚一处,老康表示回来是为了不麻烦孩子,齐舒兰深表赞同。齐舒兰的老房子要拆迁,一家人马上要面对搬迁,解决居住的问题。丁雪和齐淑兰商量,要么搬回许光明的房子里,要么租房子,要么搬去薛立军的大房子里,可商量半天,还是没达成共识。 薛立军特意来接丁雪去团里排练,表示想和丁雪早点领结婚证,丁雪内心很是纠结,难下决心。

  • 薛立军和丁雪商量办理结婚的各种事宜,丁雪含糊着答应了。薛立军去酒店交定金,偶遇滨城的王总,无意间得知了赵总那五百万债务是许光明出面解决的。婷婷提出要去看爸爸,于是齐舒兰和丁雪带着婷婷一起去监狱探望许光明。许光明看到此情此景,也禁不住流下了热泪。齐舒兰和婷婷暂时离开,留下丁雪和许光明独处。许光明希望丁雪能搬回去住,丁雪说那房子留着二人太多的回忆,无法面对那熟悉的一切。许光明看着流泪的丁雪不知所措,只能劝说丁雪开始新的生活。探监后,丁雪鼓足了勇气面对薛立军,其实她心里一直放不下许光明。此刻的薛立军也释然了,他告诉丁雪:许光明为了救丁雪,和李梦竹的父亲做了交易。

  • 大梅帮助齐舒兰收拾要拆迁的老房子,齐舒兰将收拾出的物品和拆迁补偿协议都交待给了大梅,齐舒兰选择的是拆迁补偿款。齐舒兰、婷婷和丁雪一起搬家。齐舒兰执意不肯离开这个马上要拆迁的老房子,她说服丁雪带着婷婷先走,自己一个人抱着老丁的遗像跪在了老房子前,徘徊许久,流下了不舍的泪水。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