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小镇大法官 立即播放

9338.9万播放
电视剧 36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梦继

类型:农村剧/喜剧

语言:国语 年份:2016

简介: 荷塘法庭坐落在一个古典小镇,它是人民法院的最小派出机构。法庭一共有五个人,像邻家大叔一样的老庭长王德忠,性格像刘罗锅一样幽默可爱,办案时“能屈能伸,当断不断”,经常出人意料。新到荷塘法庭任职的年轻法官...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青山市荷塘镇是一个临近市区的小镇子,荷塘法庭庭长王德忠生日这天出了一件谁也没有想到的事,他的义弟高大宽故意搅局,此仇缘自当年他被王德忠大义灭亲,锒铛入狱,从此便怀恨不忘,便借王德忠的生日为他大办特办,意图搞臭王德忠。同一天,与王德忠有旧怨的女儿肖丽云也出现了宴席上,自称是为了到镇司法所工作,其实却是到荷塘镇阻止王德忠与小万的婚事。以上这些都被法庭新来的民事法官姜浩看在眼里,但他却不明白背后的原因。宴会不欢而散,肖丽云在宿舍看着母亲的照片,旧伤新怨同时浮现,而王德忠内心却藏着更多的秘密。姜浩主动来看老同学肖丽云,肖丽云虽有些感动,但当她看姜浩的照片,又想起了当年姜浩家人的反对,拆散了这一对年轻人。

  • 王德忠去瑜伽馆找万常虹商量怎么与女儿相处的事,女儿却随后赶到,父女二人发生冲突,不欢而散。高大宽向媳妇陈玉芬要家里存款三十万,陈玉芬不给。玉芬也不想离,去找肖丽云帮忙。王德忠也为义弟要离婚的事发愁,但又没有办法,出来转悠,看见姜浩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觉得二人关系不一般,荷塘法庭法官何见晚上带着书记员彭小青去了姜浩宿舍,彭小青看上了姜浩,打算试探一下,同时也计划好好教导一下这个新来的不食人间烟火的法官。王德忠最大的心病是在女儿这儿,他找到女儿,质问她改姓她妈的肖姓。肖丽云却反问王德忠母亲当年是怎么去世的。父女二人的矛盾不是一般的深。

  • 婚姻易合不易拆,王德忠正盘算着怎么劝住义弟不要到法庭立案离婚时,姜浩却按照立案程序给高大宽的离婚诉讼立案了。王德忠果然不满姜浩的做法,姜浩说这是按照法律程序办事,二人有了矛盾。肖丽云放不下对父亲的旧怨,找小万的瑜伽馆办卡给小万和王德忠难堪,王德忠却反而气走了女儿。姜浩和彭小青去给陈玉芬送传票,被陈玉芬轰了出来。姜浩觉得这个离婚诉讼没必要调解,打算按期开庭。王德忠来找义父商量大宽离婚的事,也顺便告诉老头他的孙女丽云回来了,其实是想请老头出面邀请丽云到这儿来团圆一下,高良田知道德忠的心思,决定一家人吃个团圆饭,高大宽又动了心思,让王德忠去叫陈玉芬,又让手下郝发财去把自己的梦中情人肖巧巧接来,好好的团圆饭被高大宽又给搅乱了。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青山市荷塘镇是一个临近市区的小镇子,荷塘法庭庭长王德忠生日这天出了一件谁也没有想到的事,他的义弟高大宽故意搅局,此仇缘自当年他被王德忠大义灭亲,锒铛入狱,从此便怀恨不忘,便借王德忠的生日为他大办特办,意图搞臭王德忠。同一天,与王德忠有旧怨的女儿肖丽云也出现了宴席上,自称是为了到镇司法所工作,其实却是到荷塘镇阻止王德忠与小万的婚事。以上这些都被法庭新来的民事法官姜浩看在眼里,但他却不明白背后的原因。宴会不欢而散,肖丽云在宿舍看着母亲的照片,旧伤新怨同时浮现,而王德忠内心却藏着更多的秘密。姜浩主动来看老同学肖丽云,肖丽云虽有些感动,但当她看姜浩的照片,又想起了当年姜浩家人的反对,拆散了这一对年轻人。

  • 王德忠去瑜伽馆找万常虹商量怎么与女儿相处的事,女儿却随后赶到,父女二人发生冲突,不欢而散。高大宽向媳妇陈玉芬要家里存款三十万,陈玉芬不给。玉芬也不想离,去找肖丽云帮忙。王德忠也为义弟要离婚的事发愁,但又没有办法,出来转悠,看见姜浩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觉得二人关系不一般,荷塘法庭法官何见晚上带着书记员彭小青去了姜浩宿舍,彭小青看上了姜浩,打算试探一下,同时也计划好好教导一下这个新来的不食人间烟火的法官。王德忠最大的心病是在女儿这儿,他找到女儿,质问她改姓她妈的肖姓。肖丽云却反问王德忠母亲当年是怎么去世的。父女二人的矛盾不是一般的深。

  • 婚姻易合不易拆,王德忠正盘算着怎么劝住义弟不要到法庭立案离婚时,姜浩却按照立案程序给高大宽的离婚诉讼立案了。王德忠果然不满姜浩的做法,姜浩说这是按照法律程序办事,二人有了矛盾。肖丽云放不下对父亲的旧怨,找小万的瑜伽馆办卡给小万和王德忠难堪,王德忠却反而气走了女儿。姜浩和彭小青去给陈玉芬送传票,被陈玉芬轰了出来。姜浩觉得这个离婚诉讼没必要调解,打算按期开庭。王德忠来找义父商量大宽离婚的事,也顺便告诉老头他的孙女丽云回来了,其实是想请老头出面邀请丽云到这儿来团圆一下,高良田知道德忠的心思,决定一家人吃个团圆饭,高大宽又动了心思,让王德忠去叫陈玉芬,又让手下郝发财去把自己的梦中情人肖巧巧接来,好好的团圆饭被高大宽又给搅乱了。

  • 彭小青向姜浩示好,结果姜浩并不领彭小青的情。但小青民不计较那么多,自己该喜欢还是喜欢。高大宽来法庭催着开庭,王德忠见怎么也劝不住高大宽,就让他回家等传票去。王德忠带何见、和姜浩去找陈云芬送传票,结果在陈玉芬父亲家找到了陈玉芬。高大宽和手下郝发财在小饭店商量,如何可以才能让陈玉芬和自己离婚。郝发财找来了村里的混混赵二狗等人,假扮陈玉芬父亲的债主,到高大宽家要债。陈玉芬被高大宽的假话蒙骗,打走了债主,同时打算答应和高大宽假离婚。

  • 姜浩虽然为此事内疚,但也觉得自己没错,王德忠觉得姜浩还需要成长,主动承担了责任,又带姜浩去看玉芬,没有见到,回到法庭正好碰见调查组在了解陈玉芬的情况,便装病躲开,黄院长知道王德忠的性格,不是怕事,是不想做解释。姜浩第一次觉得自己对民事诉讼案件太小看了,他再次跟着王德忠去找陈玉芬道歉,王德忠有意教训一下姜浩和陈玉芬,借俩人说话的时候,把玉芬家的钥匙拿走了。姜浩被关在屋里出不来,也没有钥匙。 王德忠也不管姜浩和玉芬,只管自己下棋,又趁机也让肖丽云到现场去解救姜浩。一箭三雕。王德忠对大家的反击开始了,他找了一个小塔给姜浩,让他送给肖丽云,并带话这个塔不是鼓和钟,不能随便敲了帮倒忙,当然暗示爱情是可以的。高大宽骗玉芬离婚不成,又生一计,趁玉芬熟,在借条上按了她手印。玉芬知道后,闹着要跳楼。姜浩、王德忠、黄院长赶来劝解陈玉芬。

  • 在救陈玉芬时姜浩扭伤了手、王德忠扭伤了腰。肖丽云去给王德忠送药,看到了王德忠万常虹在一起,就把药偷偷的放下走了。王德忠看到肖丽云送来的药,不由心酸。 姜浩和王德忠终因玉芬在法庭撞伤的事受到批评,何见暂时负责荷塘法庭的日常工作,有点沾沾自喜。 肖丽云得知父亲在工作中受挫,心中不平,便回家给王德忠做了一次饭,以示安慰,可心中又突然想起母亲,忍着伤心,马上离开。高大宽急需钱做生意,玉芬不给,大宽便安排人将自己绑架,陈玉芬带着钱来救,遇上了王德忠姜浩。王德忠一眼戳穿了起假绑架,陈玉芬自此对高大宽彻底失望。王德忠晚上带姜浩去安慰在工地卖混沌的玉芬,发现有保安在欺负她,非常生气,把保安教训走后,又安排姜浩劝一下陈玉芬,陈玉芬听不进去。

  • 高大宽和玉芬终于离婚,高良田在家大骂大宽,并警告他就是离婚了也不要找肖巧巧。高大宽则另有主张,肖巧巧是他的旧爱,他离婚有一半就是为了她,岂能不找。王德忠有意让姜浩把玉芬的判决书亲自送达本人,当陈玉芬拿着判决书来到母亲墓前跪下时,姜浩的心也跟着沉了一下,方明白王德忠苦心周旋此案的原因。王德忠把陈玉芬留下的三十万给了高大宽,告诉高大宽陈玉芬走了,高大宽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王德忠收拾残局,找高良田认错,觉得自己没有处理好自己义弟离婚的事,父子二人各怀心思,高良田劝说还是先把肖丽云的心暖回家吧。

  • 郝大妈突然来法庭问姜浩自己赡养案的事,姜浩说一直没有找到他的大儿子招财。郝大妈不干,找王德忠抱怨。王德忠听出郝大妈其实不是真要告状,而是想找回她的儿子们回家,或者另有隐情。王德忠进一步试探姜浩,让他买酒去给高良田送去,又暗示义父用家法打姜浩,被进来的肖丽云阻拦。王德忠的策划虽然成功,看出了肖丽云和姜浩的感情。但王德忠没想到的是,他的行动也增进了两个年轻人感情,心里生出做父亲滋味。肖丽云的大学师哥牛天突然来找肖丽云,被路过王德忠看到,俩人的暧昧让王德忠不放心。王德忠一路跟踪,正愁没办法,遇见了郝大妈,让她假扮成讨饭去捣乱肖丽云和牛天。

  • 郝大妈的赡养案悬而决,王德忠、姜浩、肖丽云各有想法,而当事人郝母和儿子发财也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一天,郝发财找王德忠大闹,让王德忠赶紧找郝招财要赡养费,高大宽也来找王德忠帮忙问问当年别人欠他钱什么时候给。王德忠累的不行。乱哄哄的场面被肖丽云都听到了,她觉得自己的父亲当这个庭长真是挺不容易。王德忠一方面不放心女儿与牛天在一起,一方面也不想让她频繁接触姜浩,但有机会就敲打姜浩,但却管不了牛天约肖丽云见面。郝家的案子最后是何见凭着小聪明,让争吵不休的兄弟俩达成了共同赡养老人的决定。一家人刚合好,郝大妈的脚就弄伤住院了。郝家兄弟俩又因为医疗费在病房里大闹,被赶来的王德忠和姜浩劝住了。

  • 王德忠出面调解郝家的事,拿着郝大妈家的木雕佛像,通过高大宽在郝家兄弟俩面前演了一出戏,让求财心切的兄弟二人先后回到了母亲身边。但这不是根本的解决,他要找出隐情,郝招财终于道出自己有一个哥哥,当年帮自己开车跑长途出车祸死了,母亲由此落下了心病。郝大妈想通了,要当月嫂自己养活自己,被牛天看见,带着郝大妈去找肖丽云,肖丽云知道牛天要帮郝大妈后,觉得他是在故意讨好自己,心中不悦。王德忠收到医院通知,说郝大妈可能患有胃癌,他怕郝大妈不去检查,心生一计,让姜浩骗郝大妈就说是王德忠病了,让她陪着去医院检查。肖丽云却误信父亲患病,心中一紧。

  • 牛天一直是王德忠心里的一块病,让姜浩去请牛天。姜浩在肖丽云这儿遇见了牛天,感觉牛天对肖丽云有好感,谈话中不免有火药味,肖丽云不想看见有人因为自己而起争执,轰走了二人。牛天随姜浩见到了王德忠,王德忠请牛天吃牛肉包子,顺便敲打他不要太牛了。王德忠刚消停下来,他的小姨子巧巧和他老公吕俊岭家又出事了,这二人早已经离婚,但现在因为都想要孩子东东的抚养权,想打官司。

  • 吕俊岭找王德忠帮忙要回东东,王德忠为难。肖巧巧则云找高大宽帮忙,高大宽去找吕峻岭让他不要告了,吕峻岭更加生气,下定决心一定要要回东东的抚养权。姜浩告诉他吕俊岭已经立案了,王德忠告诉姜浩这事要慎重。肖巧巧用自己是王德忠小姨子的身份,要挟王德忠帮自己,王德忠嘴上说不管,但私下也在关心。但关心的重点是东东。抚养权受伤的不是父母,而是孩子。

  • 姜浩主审的吕俊岭变更抚养权案开庭,吕峻岭和巧巧针锋相对。休庭后,肖巧巧主动出打,去找万常虹,让她劝王德忠帮助自己。万常虹心里明白,王德忠不会听劝,自己也不会劝。王德忠心中早有主张,就是要让巧巧他们家的事闹到一定程度才好,这样夫妻二人就可以复婚了。王德忠的心思还是在女儿向身上,正巧发现姜浩带着肖丽云购物回来,心中有纠结和不舍,也不知从哪儿来的火气全都撒到了万常虹身上。吕峻岭打算带东东离家出走,东东不肯。肖巧巧知道此事后,气急的她到荷塘法庭找王德忠大闹一场。

  • 晚上,肖丽云带东东去王德忠家,正巧姜浩、万常虹、肖巧巧等人也在。在饭桌上,肖丽云与大家的谈话不很愉快,结果不欢而散了。王德忠请万常虹去找肖丽云问问他女儿与姜浩的关系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万常虹受托前云,得到的答复是二人就是同学关系。巧巧把肖丽云也搅和到了她要回东东抚养权的行动中,只有王德忠按兵不动,巧巧见王德忠不动,便把自己以前记录的怎么养活东东的小账都拿了出来。王德忠看了账本,又往里面放了一本肖丽云小时的作业本,姜浩看到后,很是纳闷。王德忠向姜浩解释说这是希望勾起肖丽云儿时的回忆,让肖丽云能原谅王德忠。而巧巧拿出账本的用意,无非是向大家证明她多苦,但这也恰恰证明了巧巧是个喜欢记小账的人。姜浩听了似有所悟。

  • 王德忠借吕峻岭要卖房的行动,叫来了肖巧巧,巧巧不让卖,王德忠进一步确认了巧巧对峻岭还是存有感情的。东东突然受伤住院,峻岭和巧巧同时赶到医院。东东需要三万块钱的手术费,肖巧巧着急手上没有这么多钱,峻岭拿出了卖房的定金给了巧巧。可是当医生告诉他们孩子是B型血时,吕峻岭发现东东不是自己亲生的,愤然离开医院,但走到半路又后悔了,羞愧的巧巧突然发现峻岭是如此的高大。王德忠按照计划把吕家三口人约到河边的小船上,东东在船上偷偷把气垫船放了气,肖巧巧和吕峻岭发现船要沉了,吓的不行,峻岭跳到河里救巧巧,感巧巧受感动,心里有了重新接受峻岭的打算。

  • 吕家的团圆,打击了高大宽追求肖巧巧的心。高大宽把追求肖巧巧失败全都怪罪于王德忠身上。看似平静的王德忠,又有新的问题向他走来。先是牛天推动公司开发荷塘镇的项目,他的竞争对手张为水打算让桑心帮助他破坏牛天的计划,并许诺桑心一定会帮她把牛天的心夺回来。牛天没把张为水放在眼里,他的目光盯在高大宽身上,计划做王德忠的文章。王德忠的爱情同时陷入僵局,由于无法给小万一个归宿,气走了小万,逼得王德忠想辞职不干。姜浩也来凑热闹,批评王德忠的工作作风,说他和村民打成一片,不是不好,但是这样会影响工作。

  • 在荷塘镇的流动法庭,因赵二狗骑车弄伤刘长安的脚,刘长安要求赵二狗做出赔偿。王德忠让姜浩给赵二狗和刘长安做调解,姜浩信心满满地去了。一开始,赵二狗同意把摩托车赔给刘长安作为补偿,然而当姜浩把摩托车给了刘长安后,赵二狗又反悔了,非让姜浩把车再要回来,要不就自杀。

  • 牛天没把张为水放在眼里,他的目光盯在高大宽身上,计划做王德忠的文章。王德忠的爱情同时陷入僵局,由于无法给小万一个归宿,气走了小万,逼得王德忠想辞职不干。姜浩也来凑热闹,批评王德忠的工作作风,说他和村民打成一片,不是不好,但是这样会影响工作。郝发财去高良田的小店买酒,结果打碎了一瓶酒,俩人为此产生一场小矛盾。二人的官司打到王德忠这儿,郝发财接受王德忠的调解,答应赔钱给高良田。刚平息了二人,高大宽给王德忠送了两瓶酒,王德忠不知道高大宽想干什么,郝发财抱着奄奄一息的猫又来找他,说高良田卖的是假酒。这所有酒的源头虽然都是高良田的小店卖的,但货都来自桑心,牛天知道后,打算亲自处理此事。

  • 牛天带着桑心借机请姜浩、何见吃饭,私下让桑说动何见不要管酒的事,何见警惕,牛天和计划不成,桑心决定出去躲一躲。王德忠知道牛天请何见他们吃饭的事后,很不放心,让何见把一瓶放到万常虹的瑜伽馆保存,他自己拿着去了工商所。高良田的小卖部,被工商所调查。高良田到流动法庭责怪王德忠,说这事是民不究官不举。 万常虹偷喝了假酒,被王德忠发现送去了医院。王德忠把假酒的事报给了派出所。桑心责问张为水,为什么给自己的是假酒,张为水告诉桑心,这是他的计划,他要搞臭牛天,只有牛天的开发计划失败了,他们才会有利可图。派出所找来了桑心问话,桑心拿出了张为水给的收据和酒商名片。表面上把自己从假酒的事给摘干净了。

  • 假酒的事过去后,牛天和桑心开始了莲花村荒山开发计划,牛天与高大宽达成协议,高大宽把自己承包的荒山转租给了牛天。王德忠找到高良田,让高良田劝劝高大宽,让他在自己承包的荒山上多种种果树。高大宽知道后,并不领王德忠的人情,告诉高良田,他已经和牛天达成了协议,要好好开发荒山。

  • 郝发财也找王德忠告高大宽赔偿他迁马棚的钱不够数,王德忠和姜浩去了郝发财承包的土地,得知高大宽的确是按照赔偿标准了来的,是郝发财家的马啃坏了树木。郝发财不干,让王德忠找高大宽再商量商量。王德忠和姜浩去找高大宽,高大宽说自己是按照赔偿标准赔偿的,如果法庭要是同意多赔钱,他就多赔钱。王德忠知道这是高大宽在将自己,所以和姜浩走了。郝发财不满意王德忠处理,生气把自己的侄子留给了王德忠,自己走了。

  • 张为水为桑心引进了一个新项目,这个项目计划偷偷用牛天公司名义在荒山上建个电子垃圾拆洗厂,然后把河水污染,沿途的镇民就会自动离开,他们就好进行下一步的土地开发。为保险起见,这个项目由高大宽负责,以便日后出了事大家的矛盾焦点是他。高大宽的荒山开发项目还在继续,山上有一片坟地影响了进度,高大宽贴出了迁坟公告。郝发财看到迁坟公告,里面自己的坟,觉得这是动自己的祖宗,他带人与高大宽理论,二人女惹出了新官司。王德忠陷入了这个新的矛盾,因为他妻子的坟也在山上,他思前想后,觉得带头先迁走了妻子的坟为好。万常虹极力劝阻王德忠不要着急迁坟,最好还是和肖丽云商量一下。王德忠不听万常虹的劝阻,准备迁坟。迁坟当天万常虹通知了肖丽云,肖丽云急忙赶到墓地阻止王德忠迁坟。因为迁坟的事,王德忠与万常虹大吵一架。王德忠、万常虹、肖丽云三人之间也因此产生了很大隔阂。

  • 王德忠觉得自己被亲情、乡情所困,已经不适应现在的法庭工作,对姜浩的话也愿意听了。 桑心和张为水,趁着莲花村迁坟的事闹得沸沸扬扬之际。在荒山完成了收购废弃工厂的计划。因为村民迁坟的事,高大宽向张为水索要5万元的补偿款。桑心与张为水为了很好的利用高大宽,不但给了高大宽钱而且许诺了高大宽更高的好处。郝发财和高大宽要挖了的坟头填平,可是莲花村有乡俗,迁坟头,平坟坑,损男丁。

  • 大批的村民阻止平坟,王德忠与姜浩赶到现场,劝阻村民。村民们很是激动,不听王德忠等人的劝阻。王德忠心一横,自己跳下了坟坑为村民们辟邪,平息了这场风波。王德忠的举动深深地打动了村民,同时也打动了姜浩。姜浩明白了最为一名基层法官的不易与牺牲。牛天收到消息,张为水和桑心要动肖丽云家老宅。牛天为了保住肖丽云家的老宅,找到高大宽,用高价租下了老宅。 牛天与王德忠见面,表示自己已经租下了老宅。肖丽云得知老宅被租后,很是生气责问王德忠,王德忠告诉肖丽云老宅是高家的,以前只是借给他们住的。肖丽云很是伤心,牛天又把老宅给了肖丽云住。

  • 村名们向荷塘法庭起诉印染厂,索要赔偿。 耿镇长到荷塘法庭找王德忠,为印染厂说情。王德忠义愤填膺的回绝了更镇长。王德忠带着何见去调查河水污染的事,在查看电子组装厂(“电子垃圾拆洗厂”)时,被一名便衣警察拦下。警察告诉了王德忠他们调查这个电子组装厂,他们怀疑这个厂涉嫌电子垃圾走私,让王德忠不要插手此事了。警察还告诫王德忠,他们怀疑荷塘法庭的姜浩与这个电子组装厂有一定的关系。 王德忠得知后很是奇怪,他并认为姜浩会犯这样的错误。高大宽告诉来看自己的王德忠,挖树是他的事,而河水污染是印染厂的事。这两件事是不能混为一谈的。王德忠明白高大宽的意思,他告诉高大宽目前印染厂只是让高大宽在大家面前赔个礼道个歉,就可以了。

  • 桑心通知高大宽,张为水想要老宅,不让高大宽租给牛天了,高大宽很是为难。高大宽想先轰走肖丽云和王德忠再考虑别的计划。王德忠不想女儿伤心,也不想老宅落到坏人的手里。王德忠找了文物局的苟所长,通过苟所长帮助让老宅成为莲花村的名人文化园。这个计划彻底打乱了张为水和桑心的安排。张为水打算让桑心利用一下姜浩,让王德忠等人内部先乱起来。姜浩受邀为牛天公司做了一次普法讲座,因为电视直播,给姜浩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电子垃圾拆洗厂已经组建完工,桑心和张为水开始了污染河水的计划。实施由高大宽执行,他挖走了自己承包土地上的一棵坏死的果树,结果造成了莲花村的河水被混合污染。村名们向荷塘法庭起诉印染厂,索要赔偿。

  • 法庭就荷塘镇污染案进行了宣判。何见、彭小青,甚至是黄院长都开始怀疑王德忠与姜浩收受贿赂。张为水和桑心认为别人承担了污染的责任,他们终于可以放手大干了,可警察已经悄悄盯上了他们。警察开始抓捕张为水和桑心,高大宽也在电子组装厂运货时被抓。张为水发现东窗事发,自己先跑了,桑心放心不下牛天,找牛天一起逃跑,牛天打算带着桑心去自首。最终张为水在自己的公寓被抓获,桑心也认罪伏法。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村民董大年找王德忠评理,说自己被杜鹏骗了。王德忠带董大年要回了被骗的钱财,同时他怀疑杜鹏已经触及到刑事犯罪。杜鹏通过高大宽请王德忠吃饭,想收买王德忠,王德忠更加确认杜鹏的犯罪事实。

  • 王德忠把杜鹏的相关资料移送给了派出所,发现警方早已经开始调查杜鹏案了。此时,杜鹏也得知了自己被调查的消息。杜鹏怀疑是王德忠举报的自己,于是怀恨在心,想派人绑架王德忠,自己则准备逃跑。杜鹏的计划没能得逞,他被王德忠举报,没有跑掉。杜鹏母亲因为杜鹏被抓疯了,杜鹏的儿子杜小猛也从此记恨王德忠,发誓要为父亲报仇。经过这场危机,肖丽云搬回来和父亲一起住了,但是长时间的隔阂,让父女俩在情感交流上有着很大阻碍,好似最熟悉的陌生人。杜鹏家的遭遇,一直让王德忠牵挂,他去监狱探望了杜鹏。杜鹏依然对王德忠有着怨恨,王德忠竭力劝说杜鹏,他不想杜小猛因为杜鹏而成为一个坏孩子。

  • 杜小猛找到肖丽云帮忙,打算起诉自己母亲陶爱菊,原因是母亲离开家进城不管他了。王德忠闻知后,和姜浩去洗脚城找陶爱菊了解情况,陶爱菊向王德忠讲诉自己的苦楚,她自己把房子卖了就是为给杜鹏还账,现在打工也挣得不多,没有多余的钱给杜小猛,王德忠表示理解,他答应陶爱菊帮他申请司法援助。

  • 肖丽云向姜浩讯问杜小猛的事,姜浩答应了王德忠不告诉肖丽云。肖丽云知道后很是生气,晚上回到家的肖丽云与王德忠大吵了一架,双方都不能理解对方,这让刚刚缓和了的父女关系,又一次产生了裂痕。王德忠打算把法庭开到监狱,在亲情的感动下,杜鹏理解了王德忠,杜家一家三口在监狱的探望室团聚了。

  • 被利益冲昏头脑的高大宽,不管不顾的和广告商签订了合同。因为缺少资金,高大宽用偷渡国外向高良田和王德忠索要二十万。高大宽拿着启动资金开始施工安装广告牌,客户老袁坚持要用自己的朋友董大年安装灯箱,结果因为安装架倒塌,砸伤了董大年的腰,需要动手术,老袁拿不出十二万手术费。董大年把老袁、高大宽以及广告公司告上了法庭,索要赔偿。王德忠向高大宽借了十万,打算先给董大年治病。高大宽的广告商也在向高大宽索要欠款,高大宽走投无路,打算自杀,被赶来的王德忠救下。王德忠把自己的房子抵给了高大宽,让高大宽先去还账。

  • 医院再一次催促董大年交手术费,而法庭还没有开庭,赔偿款还不能给出来。王德忠让何见先从高大宽处拿10万元给董大年治病。法庭的判决下来了,老袁、高大宽、广告公司都要赔偿董大年,可是这个消息并不能让董大年和董大年的妻子小莓开心。因为董大年被砸伤了腰,以后再也不能站起来了。小莓的哥哥要求小莓和董大年离婚,可是小莓深爱着董大年,而且她已经怀孕了。姜浩得知高大宽的前妻陈玉芬从城里回来了,打算撮合陈玉芬和高大宽复婚,觉得这样可以让王德忠对自己有所改观。

  • 姜浩得知高大宽的前妻陈玉芬从城里回来了,打算撮合陈玉芬和高大宽复婚,觉得这样可以让王德忠对自己有所改观。而高大宽因为债台高筑,并不想和陈玉芬复婚。万长红叫来了高大宽,询问他到底欠了多少钱,高大宽告诉万长红自己欠下了380万元,那些房款根本不够抵债的。气急的万长红轰走了高大宽,打算回城里去筹钱。王德忠去看望老袁,老袁家的窘迫让他很是为难,他明白老袁家是无法执行赔偿款的。王德忠又去看了董大年,心灰意冷的董大年一是担心什么时候可以拿到赔偿款,二是打算和自己的妻子小莓离婚。王德忠劝董大年不要对生活失去信心,要相信法律。 在河坝边,董大年要和小莓离婚,并以死要挟王德忠,让王德忠一定要答应他。

  • 王德忠下山,遇见赶来的何见,得知万长红要离开荷塘镇。王德忠赶去万长红家,见到正要离开的万长红。万长红不想和王德忠解释自己的目的,她怕王德忠不同意,可王德忠却因为来接万长红的小白脸而吃起了醋。王德忠带着杜小猛、吕东东这两个孩子一起进山看望老袁。老袁家的小尖和吕东东、杜小猛一起玩得很开心。王德忠明白孩子需要朋友,这三个孩子家里都经历了不同的磨难,他们缺少的是快乐和伙伴。王德忠借这个机会,可以让孩子们有一个短暂的开心时光。孤单的高大宽不打算再躲避债主了,他去找了陈玉芬,想在最后的时刻可以得到陈玉芬的原谅。

  • 姜浩和何见带来了好消息,广告公司的赔偿款下来了,这使得董大年有了生活的信心,同时也放下了王德忠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王德忠和姜浩在山中促膝长谈,解开了各自的心结。姜浩从心底里佩服王德忠,他明白法官也可以是父亲、是兄弟、是丈夫、是儿子,甚至是当事人,敢于把自己融入到案件当中去的法官,是了不起的。王德忠向黄院长提出了退休申请,打算和万长红结婚,可黄院长拒绝了王德忠。黄院长去城里找万长红劝说她回去,可万长红还是不能下定决心。牛天和姜浩做了最后的告别,牛天放弃了肖丽云,他明白肖丽云的心在姜浩那里,他祝福肖丽云和姜浩。

  • 高大宽被债主逼得要跳楼,王德忠和肖丽云、姜浩等人赶去搭救。这时,从城里拿钱赶来的万长红救下了高大宽,可万长红却疑似得了禽流感。王德忠不顾一切地冲进医院,誓死要守在万长红的身边。姜浩拿了王德忠的日记给肖丽云,肖丽云看了日记,终于明白了父亲的艰辛与伟大。肖丽云来到医院,哭着告诉王德忠,让父亲不要离开自己,她已经失去了母亲,不能再失去父亲。经过医院的确诊,万长红排除了禽流感,王德忠等人喜极而泣。黄院长到医院看望万长红,并告知王德忠他的退休申请组织上批准了。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公司介绍 新闻动态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爱奇艺实验室 开放平台 爱奇艺号认证 爱奇艺作者中心 帮助中心 侵权投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