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大年初一立春 立即播放

3亿播放
电视剧 36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韩兆

类型:喜剧/家庭剧/都市

语言:国语 电视台:天津卫视;辽宁卫视 年份:2016

简介: 受电视征婚节目的启发,郭大年和好哥们石磊精心策划、准备大干一场。在黄初一的帮助下,“全国热恋”婚介服务公司开业了。黄初一是谁,“世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身家上亿的大老板,他投资婚介服务公司的目...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一场飞来横祸,将郭大年送进了医院。郭大年是全国热恋婚介公司的总经理,他正要去残联联系业务,万万没想到自己先残了。婚介所的幕后老板黄初一,是世仁房地产集团的老总,资产过亿。二十多前年,他被妻子抛弃后,发愤图强,才有了几天的财富。他投资婚介所的目的,就是解决个人的单身问题。他发现郭大年不在公司,冲副总石五大发脾气,指责他们兄弟俩不务正业。他下了死命令:一年之内给他找着对象,年薪百万;找不着对象,统统滚蛋!医院里,肇事者冯立春急于离去,郭大年死活不放,发生激烈争吵。最终商定,由冯立春的女儿冯鑫鑫暂时照顾郭大年。冯鑫鑫是一个不入流的影视演员,正在拍戏现场扮演“死尸”,冯立春的来电,产生了“诈尸”的效果。幸亏好友副导演傅作用维护,方才化险为夷。冯立春是市艺校的舞蹈老师,她匆匆赶来上课,赖校长早已迎候在大门前,对她表示出格外的关心。冯鑫鑫疑心郭大年是碰瓷的,对他百般刁难。郭大年不堪其扰,叫来石五,与冯鑫鑫讨论赔偿。石五为好兄弟郭大年抱不平,怒斥肇事者,被冯鑫鑫打了一个耳光。

  • 冯父、冯母参加相亲会,遇到了同样来替女儿相亲的李芒的父亲。由于缺少了解,闹出了误会。冯立春回到医院,发现了女儿留下的钱,指责郭大年存心不良。郭大年一气之下,将钱退回,要求冯立春来照顾他。在一番讨价还价之后,郭大年和冯立春签订了一份协议:肇事方冯立春自愿照顾伤者郭大年的生活起居,直至他能直立行走……黄初一到医院探望郭大年,被冯立春看到,此人正是她的前夫。黄初一给郭大年和石五布置一项任务:替他的生意伙伴老宋的儿子宋温暖操办一个婚礼,强调只许成功不许失败。黄初一和石五走后,冯立春去而复返,情绪低落,独自饮酒。郭大年一番劝慰,让冯立春深受触动。冯鑫鑫在宋温暖家楼下堵住了他,一番口角争执后,讨还赠与对方的物品。冯鑫鑫逼着宋温暖脱得只剩一条内裤。宋温暖告饶,将分手的责任推给父亲。冯立春醉酒,睡在了郭大年的床上。郭大年无奈地从被照顾的人,变成了照顾人的人。第二天一早,郭大年指派冯立春去买早点。黄初一来给郭大年送轮椅,与冯立春再次失之交臂。

  • 黄初一正要和老宋签合同,冯鑫鑫现身搅局,找老宋理论,大闹黄初一办公室,撕毁了合同。黄初一让保安控制住冯鑫鑫,不依不饶,逼着冯鑫鑫写悔过书,冯鑫鑫坚决不肯。为平息事端,宋温暖代笔写完,让冯鑫鑫签字。冯鑫鑫大笔一挥,写下“去你大爷”几个字,扬长而去,惹怒了黄初一。郭大年出院,冯立春带他到海边散心。冯立春得知郭大年的前妻因癌症去世,感同身受,流下眼泪。冯立春接到母亲电话,得知父亲被送进了医院,她匆忙离去。将郭大年一个人丢在了河边。冯父病情不重,被冯立春接回家。冯父乘机劝说女儿找对象,冯立春搪塞过去。郭大年在海边久等冯立春不回,向石五求救。冯立春一觉醒来,忽然想起丢在海边的郭大年。石五接郭大年回家,郭大年愤愤不平,指责冯立春不守信用。冯立春跑到河边,发现郭大年已经不在了。冯立春联系郭大年,为表歉意,赶到公寓为其做饭。石五找借口离开,给郭大年和冯立春创造单独在一起的机会。饭做好了,冯立春没胃口不想吃。郭大年幽默地开导她,冯立春被感染,拿起了碗筷。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一场飞来横祸,将郭大年送进了医院。郭大年是全国热恋婚介公司的总经理,他正要去残联联系业务,万万没想到自己先残了。婚介所的幕后老板黄初一,是世仁房地产集团的老总,资产过亿。二十多前年,他被妻子抛弃后,发愤图强,才有了几天的财富。他投资婚介所的目的,就是解决个人的单身问题。他发现郭大年不在公司,冲副总石五大发脾气,指责他们兄弟俩不务正业。他下了死命令:一年之内给他找着对象,年薪百万;找不着对象,统统滚蛋!医院里,肇事者冯立春急于离去,郭大年死活不放,发生激烈争吵。最终商定,由冯立春的女儿冯鑫鑫暂时照顾郭大年。冯鑫鑫是一个不入流的影视演员,正在拍戏现场扮演“死尸”,冯立春的来电,产生了“诈尸”的效果。幸亏好友副导演傅作用维护,方才化险为夷。冯立春是市艺校的舞蹈老师,她匆匆赶来上课,赖校长早已迎候在大门前,对她表示出格外的关心。冯鑫鑫疑心郭大年是碰瓷的,对他百般刁难。郭大年不堪其扰,叫来石五,与冯鑫鑫讨论赔偿。石五为好兄弟郭大年抱不平,怒斥肇事者,被冯鑫鑫打了一个耳光。

  • 冯父、冯母参加相亲会,遇到了同样来替女儿相亲的李芒的父亲。由于缺少了解,闹出了误会。冯立春回到医院,发现了女儿留下的钱,指责郭大年存心不良。郭大年一气之下,将钱退回,要求冯立春来照顾他。在一番讨价还价之后,郭大年和冯立春签订了一份协议:肇事方冯立春自愿照顾伤者郭大年的生活起居,直至他能直立行走……黄初一到医院探望郭大年,被冯立春看到,此人正是她的前夫。黄初一给郭大年和石五布置一项任务:替他的生意伙伴老宋的儿子宋温暖操办一个婚礼,强调只许成功不许失败。黄初一和石五走后,冯立春去而复返,情绪低落,独自饮酒。郭大年一番劝慰,让冯立春深受触动。冯鑫鑫在宋温暖家楼下堵住了他,一番口角争执后,讨还赠与对方的物品。冯鑫鑫逼着宋温暖脱得只剩一条内裤。宋温暖告饶,将分手的责任推给父亲。冯立春醉酒,睡在了郭大年的床上。郭大年无奈地从被照顾的人,变成了照顾人的人。第二天一早,郭大年指派冯立春去买早点。黄初一来给郭大年送轮椅,与冯立春再次失之交臂。

  • 黄初一正要和老宋签合同,冯鑫鑫现身搅局,找老宋理论,大闹黄初一办公室,撕毁了合同。黄初一让保安控制住冯鑫鑫,不依不饶,逼着冯鑫鑫写悔过书,冯鑫鑫坚决不肯。为平息事端,宋温暖代笔写完,让冯鑫鑫签字。冯鑫鑫大笔一挥,写下“去你大爷”几个字,扬长而去,惹怒了黄初一。郭大年出院,冯立春带他到海边散心。冯立春得知郭大年的前妻因癌症去世,感同身受,流下眼泪。冯立春接到母亲电话,得知父亲被送进了医院,她匆忙离去。将郭大年一个人丢在了河边。冯父病情不重,被冯立春接回家。冯父乘机劝说女儿找对象,冯立春搪塞过去。郭大年在海边久等冯立春不回,向石五求救。冯立春一觉醒来,忽然想起丢在海边的郭大年。石五接郭大年回家,郭大年愤愤不平,指责冯立春不守信用。冯立春跑到河边,发现郭大年已经不在了。冯立春联系郭大年,为表歉意,赶到公寓为其做饭。石五找借口离开,给郭大年和冯立春创造单独在一起的机会。饭做好了,冯立春没胃口不想吃。郭大年幽默地开导她,冯立春被感染,拿起了碗筷。

  • 郭大年和石五谈论给黄初一找对象的问题,出现分歧。寂寞难耐的黄初一喝多了酒来公寓,要住到这里,霸占了石五的房间。李芒介绍自己的同学肿瘤科的专家刘医生给冯立春,要重新做检查。结果显示,冯立春脑内的肿瘤是良性的。冯立春喜极而泣。冯立春意外听到李芒和刘医生的对话,才知道这是李芒善意的谎言。最后一丝幻想破灭了,冯立春心情沉重。冯鑫鑫感觉到妈妈有问题,去找李芒询问。李芒隐瞒了冯立春得病的事情,得知冯鑫鑫分手了。冯立春照顾郭大年时屡屡走神,险些发生车祸。冯立春编造朋友得绝症的假话来遮掩,郭大年让冯立春告诉她的朋友:哪怕明天死,今天也要活的精彩。冯立春豁然明朗。她带着郭大年走进商场,对自己进行全新塑造。赖校长和冯立春不期而遇,他怀疑郭大年是冯立春的男朋友,冯立春否认。郭大年提醒冯立春,赖校长喜欢她。

  • 石五贪慕蝇头小财却办事不利,把宋温暖的车子撞地面目全非,还不怕死的把宋温暖诅咒的话告诉了冯鑫鑫,冯鑫鑫气极之下酒后驾车,被正在查派的交警给抓的正着。这就是倒霉的时候连喝水都塞牙,冯鑫鑫内心复杂不已,她给石五打去电话让他来接自己,似乎目前能帮自己的似乎只有这个刚刚认识,极不靠谱的石五了。冯立春学校的校长将她约出来,还拐弯抹角的向冯立春表白,冯立春装作不知道他的心思,顾左右而言他。校长更是极力挽留冯立春,冯立春立刻找借口离开。

  • 冯立春跟着郭大年一起到残联收集单身残疾人的资料,残联办公室主任一听郭大年要给残疾人介绍对象,直说郭大年心地善良。主任要留郭大年在残联吃饭,郭大年以有冯立春这个保姆给自己做饭为由拒绝了主任。从残联离开后冯立春指责郭大年乱开玩笑,郭大年向她道歉并以自己会给她女儿介绍对象为条件赔礼不是。经纪人为冯鑫鑫接了部新戏,导演虽然夸赞她演技好,但冯鑫鑫所饰演的角色第一集第一场就死了。下戏后冯鑫鑫向经纪人借钱,她表示自己存折的死期下个月才能到期,所以下个月她就能还上。经纪人的媳妇一直怀疑冯鑫鑫跟自家丈夫有染,经纪人只好委婉地拒绝了冯鑫鑫。郭大年跟着冯立春来到欠冯立春钱不还的老何家中要钱,起初冯立春一人进去要钱,老何死活不肯给,冯立春只好无奈地出来。郭大年决定帮冯立春一把,他让冯立春推着自己进老何家中,并以缺钱治腿为由要求老何还钱。

  • 黄初一不肯给冯鑫鑫钱,冯鑫鑫也不愿意要黄初一的钱,两人对骂了几句后冯鑫鑫生气地跑出公司。石五追出去问她与黄初一有什么过节,冯鑫鑫表示黄初一跟一个混蛋之前一起欺负她。此时宋温暖恰好来黄初一的公司,他误以为冯鑫鑫又是来黄初一公司闹事的,宋温暖上前警告冯鑫鑫适可而止并且尽快把车修好还给他。石五想用保险,修车会便宜一些,宋温暖却不让冯鑫鑫用保险。晚上冯鑫鑫和石五在酒吧喝酒,她与石五聊起自己和宋温暖相识的故事,当时冯鑫鑫一个人去超市买零食却忘带钱包,还是陌生人的宋温暖主动替她结了账,两人才由此相恋。郭大年和冯父一起喝酒,冯父讲到自己和冯母已经结婚五十年,郭大年提议给冯父冯母办一个金婚庆典,冯立春夸赞这个提议好并把此提案交给郭大年全权负责。冯立春翻看冯鑫鑫的相册,从中拿出一张照片来准备去婚介公司登记征婚,冯鑫鑫认为自己现在没有结婚的必要,如果冯立春跟她一起征婚她才肯去登记,无奈的冯立春只好同意一起征婚。

  • 芒果得知冯立春晕倒一事后数落冯立春太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她劝冯立春再找个对象,冯立春表示自己没有这个心思,而且她也不想耽误别人。郭大年的腿伤痊愈,不再需要轮椅,黄初一来到郭大年家与他一起庆祝。三人倒好酒正要举杯共饮时,郭大年突然接到冯立春的电话,于是郭大年放下酒杯出门去找冯立春。紧接着冯鑫鑫又给石五打电话,要求他立刻出来跟她一起去送车,石五只好留黄初一自己在家,出门去找冯鑫鑫。

  • 冯鑫鑫来婚介公司监督石五给她找对象,如果有合适的立即约见面。石五劝冯鑫鑫别在公司等,以免黄初一来公司视察撞上她,天不怕地不怕的冯鑫鑫表示自己不在乎。冯立春来找郭大年要黄初一的联系方式,得知郭大年与黄初一住在一起后,冯立春径直上了楼去找黄初一。黄初一开门看见冯立春就十分生气,冯立春不分青红皂白地跳了两人结婚那天跳过的舞,虽然很好看,但黄初一表示自己记得最深的是离婚时冯立春为他跳过的最后一支舞 。冯立春乞求黄初一的原谅并想跟他复婚,黄初一怒斥冯立春不要脸,现在看中他的钱想与他复婚,冯立春又扇了黄初一一巴掌转身离开。冯鑫鑫赖在石五的办公室不肯走,这时财大气粗的钱先生来公司征婚,他看冯鑫鑫的条件不错,着急找对象结婚的冯鑫鑫答应现在谈一谈。钱先生计划三年内结婚,冯鑫鑫要求下个月结婚,她直截了当地告诉钱先生,两人的计划差太多不合适,钱先生愿意为了冯鑫鑫改为下个月结婚,冯鑫鑫却又拒绝了他。

  • 黄初一在公司的客户资料中挑选可以相亲的对象,他看中一个玉器售货员,那人正是冯立春的好朋友芒果,可他并不知道她们的关系。冯立春闯进郭大年的办公室,正好撞见要找对象的黄初一,她再次向黄初一乞求原谅,黄初一表示不仅不可能原谅,以后每次见面他都要骂一次冯立春。冯立春让黄初一今天一次性地骂个够,自己绝不还嘴。来婚介公司找石五的冯鑫鑫听到有人骂自己妈妈后,径直地进入郭大年的办公室扇了黄初一一巴掌。黄初一这才知道冯鑫鑫是冯立春的女儿,他感叹怪不得两人都那么泼辣。冯鑫鑫又扇了黄初一一巴掌随后带冯立春离开婚介公司,冯立春向女儿坦白,自己打算跟前夫黄初一复婚,冯鑫鑫告诉冯立春如果他们真的复婚,自己就再也不进家门。芒果听说冯立春在婚介公司发生的事后,鼓励冯立春继续迎难而上,尽快将黄初一拿下。郭大年和石五在家劝说黄初一为人大度一些,不要跟冯立春计较,可黄初一还是过不去心里的坎。晚上冯立春打电话约郭大年见面,询问他如何才能得到黄初一的原谅,郭大年表示马上就要到黄初一的生日,两人可以联手给黄初一准备个礼物。

  • 冯立春父母询问冯立春与黄初一复婚的事,冯立春表示现在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黄初一对她有些排斥感。冯父认为只要女儿对黄初一还有感情,自己可以去找黄初一求情,撮合两人复婚。冯父让冯立春抓紧时间复婚,现在除了冯立春本人,谁都不敢肯定冯鑫鑫的亲爸是黄初一还是孙比。这时郭大年来到冯立春的家,打算跟她讨论给黄初一过生日的事,碰巧看见冯父冯母,大家就顺便聊一聊金婚庆典的策划。冯父冯母以为郭大年对冯立春有意思,所以想劝两人不要再见面,郭大年表示自己的确喜欢冯立春,但黄初一是自己的好朋友,朋友妻不可欺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而且他也在努力撮合黄初一和冯立春复婚,冯父冯母听到这话很是欣慰。

  • 冯鑫鑫把自己相亲失败的事告诉经纪人,可她坚持要赶在宋温暖之前结婚,经纪人认为冯鑫鑫不必这么着急断送自己的幸福,可以随便找个人假结婚。冯鑫鑫思前想后认为经纪人来装她的结婚对象最合适,虽然经纪人很怕自己的妻子,但为了自家艺人的幸福,他还是答应了。石五问郭大年对自己的印象如何,是否靠谱,郭大年回答石五这个人借钱的时候靠谱,还钱的时候不靠谱。看冯鑫鑫一直缠着自 己不放,石五就总有预感认为冯鑫鑫对自己有意思,郭大年嘲讽石五想得太多,冯鑫鑫说什么也不会看上他的。冯鑫鑫回家时看见冯立春正在抄东西,冯立春赶紧把本子收起来并谎称自己是在抄新闻。

  • 黄初一的生日过得很不愉快,他质问石五和郭大年是谁把冯立春这个丧门星请过来的,郭大年坦白道自己想撮合两人。可黄初一对冯立春恨之入骨,郭大年好心办了错事,黄初一因此将郭大年的总经理一职撤销,石五则被提任为总经理。石五的主要工作是配合黄初一,郭大年的主要任务是配合石五,接受不了的郭大年选择辞职并生气地离开公寓。石五赶紧跑出去追他,郭大年表示自己受不了这份气,石五劝他给黄初一一个台阶下,毕竟他是大老板,郭大年表示自己要出去散散心,冷静一下。冯鑫鑫通知自己的经纪人,周末跟她回家去见妈妈,为了自家艺人的幸福,经纪人只好舍命假装冯鑫鑫的未婚夫。郭大年来到海河边散心,正好遇到冯立春,郭大年劝冯立春不要难过,抓不住就放手,冯立春也认为自己不该在黄初一这一棵树上吊死。

  • 石五和郭大年为黄初一安排相亲大会,他们请来了六位身材棒长相佳的年轻姑娘来相亲,可黄初一都不满意,他认为那些人都太过庸俗,只看重他的钱。黄初一回到公司查找女会员的档案,他让郭大年和石五跟芒果进行联系,安排他与芒果见面,但黄初一并不知道芒果与冯立春是好闺蜜的关系,石五和郭大年为了保住工作,只好答应黄初一的要求。眼看冯鑫鑫都要结婚了,芒果还没个对象,冯立春主动把舞蹈学校的校长介绍给芒果认识。校长却对冯立春痴心一片,不愿意与芒果见面,冯立春好说歹说才让他答应。石五给芒果打电话,安排她与黄初一见面,头一次相亲的芒果有些紧张,她请来好姐妹冯立春帮自己做参谋,于是两人一起前往婚介公司。郭大年没想到冯立春也跟来了,他赶紧打电话让石五拖住黄初一,以免让黄初一和冯立春碰上。郭大年则神秘兮兮地把冯立春单独叫出来表示自己有话对她说,可他支支吾吾拖延时间被冯立春看了出来。情急之下郭大年向冯立春大声告白,他表示自己特别喜欢冯立春,让冯立春多多考虑下自己。

  • 黄初一回到家告诉石五和郭大年,自己对芒果特别满意,希望能继续相处下去,这让从中搅和的石五和郭大年很是为难。另一边芒果对黄初一的印象也特别满意,虽说黄初一是个有钱的老板,但不粗俗。看见芒果手上价值十八万的翡翠镯子,冯立春夸赞芒果这下有福气了。冯立春打电话告诉郭大年,闺蜜芒果对黄初一的印象很好,她问男方对芒果的印象如何,郭大年解释道自己还没来得及问。隔天郭大年到玉器店找芒果,他把芒果单独叫出来并 告诉芒果,黄初一觉得她配不上自己。芒果认为这不像是黄初一说的话,她不明白既然昨天不满意黄初一又为何会买这么贵的镯子送给她。郭大年谎称黄初一每次分手都会送给对方一件贵重的礼物,事已至此芒果不如安心收下这个礼物。没想到黄初一对自己是这样的印象,芒果生气地摘下镯子让郭大年拿回去还给黄初一,并表示自己不占他这个便宜。

  • 黄初一做东请芒果、冯立春、郭大年、石五一起吃饭,他特意把菜名都改成水煮潘金莲等暗讽冯立春水性杨花红杏出墙的名字。吃饭时黄初一还一口一个宝贝来称呼芒果,冯立春见此情景也撒着娇让郭大年喂她吃菜,这可把在座的每个人都吓坏了。郭大年实在受不了这种气氛出去透气,黄初一跟过去一起透气,石五则以公司有事为借口趁机逃走了。郭大年劝黄初一别太小心眼,黄初一表示自己看着冯立春气得不得了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就很爽。黄初一带着芒果、郭大年和冯立春去影视城玩,由于冯鑫鑫把经纪人拽去拍婚纱照,导演找不到演员,只好找黄初一他们几个路人来演。这出戏的名字叫杀妻四人行,很符合他们四个的情况,黄初一看见冯立春便拿起道具刺了下去,郭大年则紧紧抱住冯立春说着煽情的台词,导演夸赞他们演技很好,有机会可以再来演戏。

  • 黄初一要找冯立春当面对质,郭大年一开始不想给他冯立春的家庭地址,但碍于黄初一是自己的老板,郭大年只好把地址先给他发过去。冯立春正在熬汤药时,黄初一按照地址找上她家门来。黄初一一进屋便质问冯立春为何不跟芒果说实话,当初明明是冯立春先背叛了他,冯立春认为自己的确在肉体上背叛了黄初一,但也是黄初一为了挣钱一直不回家才导致了自己出轨,因此背叛的人是黄初一才对。黄初一喋喋不休地指责冯立春倒打一耙,懒得继续这个话题的冯立春承认是自己做的不对,自己先背叛了两人的婚姻,黄初一表示自己已经把两人的对话都录了下来,这下他就不怕冯立春再改口了。冯立春去厨房看汤药熬得如何,却毫无预兆地晕倒在地,黄初一听到声响跑到厨房看情况,他摸着冯立春的脖子为冯立春把脉。这时郭大年赶到冯立春家,郭大年误以为黄初一要掐死冯立春,便立即上前劝架。

  • 黄初一让郭大年和石五帮自己准备好去见芒果家长的见面礼,开开心心地去找芒果。石五也很积极,因为黄初一之前曾对他们承诺过,如果他们能帮忙找到结婚对象,黄初一会给他们百万年薪。芒果的父母得知黄初一是老总后,便撮合芒果和黄初一早点结婚。芒果的妈妈是家政服务人员,爸爸是三轮车司机,家里条件不是很好 ,黄初一张罗着让二老住进自己的别墅,并答应送一辆车给芒果的爸爸。芒果父母见钱眼开的样子让芒果感觉很不舒服,好像她与黄初一在一起就是为了钱一样。冯立春邀请郭大年来家里吃饺子,冯父冯母早已不把郭大年当做外人,四个人一起和乐融融地包饺子吃饺子。吃完饭后大家聊起金婚庆典的事,冯父把郭大年单独叫走,他表示自己想邀请黄初一来参加,一来是撮合黄初一与冯立春复婚,二来算是请求黄初一的原谅,冯父特意让郭大年拿手机给他拍了段视频来邀请黄初一。

  • 冯鑫鑫和经纪人老傅商量,自己打算给姥姥姥爷拍一个微电影,邀请老傅扮演自己的姥爷。老傅一听大惊失色,说自己有那么老吗,冯鑫鑫连忙解释说是扮演自己姥爷年轻的时候。然而老傅在剧组忙得要命,根本没工夫去参演。芒果和冯立春见面,芒果因为自己和黄初一在一起的事情觉得分外对不起冯立春,冯立春连忙解释,自己和黄初一早就没有了感情,更不可能旧情复燃,再说自己和黄初一闹离婚的时候还没有遇见芒果,芒果千万不要心怀愧疚。冯立春拿着请帖邀请主治医生参加自己父母的金婚庆典,医生顺便又提起来让冯立春早点手术的事情,因为拖延的越久病情越危险,医生还说最近做了两台手术,恢复效果都很好,冯立春笑着说自己会考虑的。因为老傅实在是没工夫参演,石五决定身兼两职,即做导演,又扮演年轻时候的冯父。郭大年被石五安排扮演中年时候的冯父,冯立春警告郭大年可不能占自己便宜。在打打闹闹中,微电影很快的拍完了。

  • 微电影播放到了最后,看着在屏幕上的头发已经花白的两位老人互相照顾,感情甜蜜,在场的宾客都被感动了。微电影放映结束,台下已经有不少人泪流满面。在众人的掌声中两位老人上台,互相送给对方礼物。冯父送给冯母的是一本本日记,冯母送给冯父的则是帮他梳头时候攒下来的白头发。掌声中两位老人在台上紧紧拥抱,随后冯立春也上台给父母献花,感谢了父母对自己的养育之恩。接下来是敬茶环节,没想到冯父要求让小黄也上台发言,李芒连忙叫醒沉睡的黄初一,黄初一醉醺醺的就走到了台上。黄初一当众表达了自己对两位老人的尊敬之情,这么多年了冯父还记得自己,自己非常感激,随后和冯立春一起给两位老人敬茶。然后黄初一就开始暴走发表种种言论,先是当众声明自己早就和冯立春离婚了,接着说自己今天来一是为了两位老人的面子,二是为了陪自己的女朋友和未婚妻,也正是冯立春的闺蜜。

  • 冯立春追到机场,终于找到了正在这里候机的郭大年。两个人深情对视互相微笑,彼此之间有隐约的情愫生长。郭大年并没有离开,这让冯立春分外安慰,她告诉郭大年,自己直觉就觉得郭大年不会离开。郭大年连忙解释自己原本是真心想走的,只是买票的时候才发现没带身份证。其实他的身份证被黄初一偷走了,黄初一对郭大年的臭脾气了解的透彻,那是说不干就不干,所以认为自己得防着他点儿。黄初一的手里不仅有黄初一的身份证,还有石五的身份证,石五连忙表忠心,说自己一生追随黄初一,绝对不离开。郭大年再度对冯立春表白,说自己是真心想要泡冯立春,被冯立春发火询问他到底为什么一直帮助自己。

  • 老傅拉着老马和徐姐两个人让他们去演戏,没想到这两个人临阵反而退缩了,推诿对方让他提要求。老马和徐姐原本是群众演员,今天老傅临时有事情委托两个人帮忙,所以老马说得先开给两个人劳务费,这样才能演得更好。老傅早有准备,把自己拿的劳务费交给了两个人,并且叮嘱两个人现在就要进入角色,千万好好演不能给自己演穿帮了。老傅让老马扮演自己爸爸,徐姐扮演自己妈妈,三人一起打算演一出戏给别人看。

  • 冯立春、郭大年、冯鑫鑫和石五到老傅家里做客,老马不小心管老傅叫成了傅导,老马只好解释自从儿子当上导演以后,自己便管他改口叫了傅导。老傅也在一旁附和道自己平时管父母叫老马和徐姐,郭大年不解地问老傅为何管自己父亲叫老马,老傅用父亲姓傅名马圆了过去。

  • 冯鑫鑫让老傅明天帮自己跟剧组请个假,明天她要去演一出大戏,戏的名字就叫公主复仇记,而且导演、编剧、女一号都是冯鑫鑫自己。老傅表示听起来名字还不错,他问冯鑫鑫内容如何,冯鑫鑫告诉他内容就是自己与宋温暖的大战。

  • 石五担任冯鑫鑫的助理,每天陪冯鑫鑫到片场工作,看到有人欺负冯鑫鑫,石五立即打抱不平地站出来。冯鑫鑫让石五别多管闲事,毕竟自己还是新人,行事都要看人脸色。郭大年则跟着冯立春来到她之前任职的舞蹈学校应聘保安,校长本以为冯立春是来找自己的,还满心欢喜地接待两人,一看他们是来找工作的,兴致瞬间全无。

  • 郭大年让冯立春去问问石五的态度,如果石五是认真的,她也只能认命。秉着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的宗旨,郭大年一直是劝和不劝离。想到石五有可能娶到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女孩,郭大年不禁感慨石五的命好。冯立春决定去做手术,她表示自己如果手术成功,一定会报答郭大年的。

  • 最近一段时间黄初一都不主动联系芒果,坐不住的芒果只好自己到黄初一的公司去找他。芒果问黄初一为何迟迟不与自己联系,黄初一解释道自己最近忙的焦头烂额,没什么时间。芒果问起两人结婚的事,黄初一支支吾吾地没有回答,芒果要求下周五两人必须去领证,黄初一勉强地答应了她。

  • 冯鑫鑫到婚介公司去找石五,可石五并不在公司。石五和黄初一去马场跟踪郭大年和冯立春约会,为了不被发现,两人还带上了小丑的面具。郭大年扶着冯立春骑马,下马时冯立春不小心崴到了脚,郭大年蹲下为冯立春揉脚,看见这一幕的黄初一很是生气,他一脚踢在了树上。

  • 冯立春和郭大年换上了情侣装一起逛街,这让紧跟他们身后的黄初一心里很不是滋味。冯鑫鑫到公寓去找石五,正好碰见刚从楼上下来的芒果,芒果表示自己来找黄初一,但公寓里面没人,手机也联系不上,冯鑫鑫告诉芒果,自己也联系不上石五。芒果问冯鑫鑫,冯立春是否在家,冯鑫鑫表示妈妈一个人出去旅行了。

  • 冯立春与郭大年在同一张床睡下,两人刚要接吻,突然房间里响起一阵电话铃声。郭大年表示自己已经关了机,冯立春的手机也没开着,两人意识到这房间里还有别人。于是他们一起来到衣柜前,打开衣柜的一刹那,冯立春看见了里面带着小丑面具的黄初一,两人被吓得落荒而逃,黄初一也趁机回到自己的房间。

  • 黄初一让石五帮忙当见证人,自己要与郭大年一决雌雄。黄初一在家追着郭大年跑,为了避免双方受伤,郭大年只好躲进自己的房间。黄初一便用言语侮辱郭大年,非要与郭大年决出个胜负来。郭大年只好同意跟黄初一决斗,但他要求文斗,于是石五摆上摄像机,换上西装,为两人当裁判。谈判一开始黄初一就抓住郭大年的衣领。

  • 老傅劝冯鑫鑫认黄初一这个父亲,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从此冯鑫鑫这个丑小鸭就可以变身为白天鹅,不管是女一号还是大电影,甚至连好莱坞、戛纳、威尼斯都在向她招手。冯鑫鑫骂老傅是皇上不急太监急,自己宁肯放弃明星之路也不会认贼作父。于是老傅背着冯鑫鑫独自一人来到黄初一的公司,与黄初一见面。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