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穿越谜团 立即播放

1.5亿播放
电视剧 36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沈严

类型:悬疑剧/剧情/网络剧

语言:国语 年份:2016

简介: 沉浸在和男友郝好订婚的幸福之中的蓉蓉突然得知,和自己一起长大、情同兄妹的斯宁去世了。哀伤之余,她发现斯宁的手机竟然在陌生男子马东手中。为了保护斯宁的母亲宗凤不受伤害,蓉蓉决定调查马东。经过不懈探究,蓉...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东华医院是卫蓉和宗斯宁的家,他们在这个医院出生,又在这个医院的家属院里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家大人更是至交好友,亲如一家。只是这次斯宁回国度假,卫蓉却觉得他变得怪怪的,一直刻意回避着她。斯宁喜欢自己,卫蓉是知道的,或许这就是他疏远的原因吧,没有办法接受自己和郝好的恋情。明天是父亲卫刚五十九岁的生日,卫蓉想借着邀请他和宗凤参加寿宴的机会,好好和斯宁谈谈。这是卫蓉现在最大的烦恼,此时的她对身边发生的一切,还懵懂不知,更不知道就在宗斯宁远远看见她的那一刻,做了一个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两人见面,斯宁却不愿意多说什么,忙着要准备深夜进山。最后在卫蓉的强烈要求下,斯宁答应明天会赶回来参加寿宴。寿宴上,常年居住在疗养院的母亲亚玲决定彻底回家了,郝好也被提干到宝华医院,担任助理院长,并向卫蓉求婚。对于卫蓉而言,一切都那么美好。只有迟迟未出现的斯宁,让卫蓉有些不安。天空此时也刮起了大风,暴雨将至的样子。就在那天,斯宁失足坠崖,死在了山脚下。

  • 就像守门大爷所说的,什么样的人会来墓地偷手机呢?而且似乎还是一个他们身边的人。或许这和斯宁的突然死亡有关?难道斯宁不是死于意外。卫蓉把自己的各种阴谋论,一股脑的告诉了宗凤。宗凤看着卫蓉疯狂的样子,反而下定了决心要接受儿子的突然死亡,她劝卫蓉放手,她是一个医生,相信验尸报告,斯宁是死于意外。不甘心的卫蓉重返事发现场,突遇暴雨,掉落悬崖,危机关头郝好出现,救了卫蓉。而在此时,宗凤的电话再次响起,还是那个鬼来电,电话中的人呼喊着妈妈。宗凤赶到医院,才发现是一个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年纪的陌生人,在出车祸的危机关头拨打了这个电话。而这个陌生人因为车祸失忆了。现在谁也不知道这个电话为什么会在他的手里。宗凤对这个陌生人产生了移情,很是心疼这个男孩。卫蓉却对他充满了警惕。通过对陌生人刺探和对那台手机的检查,卫蓉怀疑陌生人并没有失忆。他似乎是在利用斯宁留下的手机做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吗?正当卫蓉决定跟陌生人摊牌,与他对质的时候。陌生人承夜逃离了医院,一起消失的还有那台斯宁的手机。

  • 随着陌生人和手机的消失,所有的调查线索中断,就在卫蓉一筹莫展之际,却意外在东华医院护工队的招贴栏里,看见了陌生人的照片。他竟然是东华医院的一个护工,名叫马东。卫蓉向众人打听着马东,在护工,护士和病人家属的嘴里勾勒出马东的百态,而唯一相同的地方则是他不像一个干护工的人,几个月前突然出现在东华医院,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而此时的陌生人马东则回到了自己的家----城中村,孩子们都亲切的叫他马老师。马东收到一个网名为悟空妈妈人的消息,警告他不能回医院。受了伤,没有工作的马东生活窘困,城中村的人主动为他提供了帮助。卫蓉仗着自己是院长的女儿要求护工队打开马东的储物柜检查。卫刚闻讯赶到,斥责女儿,幸而宗凤赶到,替卫蓉解围,最后卫蓉是乘乱拿走了马东的一个小红本,同时宗凤也知道了陌生人的来历。作为一个母亲和医生的她却只担心马东的伤情,向马东发去了慰问短信。就在卫蓉根据马东在护工队留下的信息,四处寻找他而不得时。宗凤却意外通过护士长拿到了马东家的地址。宗凤找到马东,劝他回医院继续治疗,并由她垫付医药费。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东华医院是卫蓉和宗斯宁的家,他们在这个医院出生,又在这个医院的家属院里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家大人更是至交好友,亲如一家。只是这次斯宁回国度假,卫蓉却觉得他变得怪怪的,一直刻意回避着她。斯宁喜欢自己,卫蓉是知道的,或许这就是他疏远的原因吧,没有办法接受自己和郝好的恋情。明天是父亲卫刚五十九岁的生日,卫蓉想借着邀请他和宗凤参加寿宴的机会,好好和斯宁谈谈。这是卫蓉现在最大的烦恼,此时的她对身边发生的一切,还懵懂不知,更不知道就在宗斯宁远远看见她的那一刻,做了一个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两人见面,斯宁却不愿意多说什么,忙着要准备深夜进山。最后在卫蓉的强烈要求下,斯宁答应明天会赶回来参加寿宴。寿宴上,常年居住在疗养院的母亲亚玲决定彻底回家了,郝好也被提干到宝华医院,担任助理院长,并向卫蓉求婚。对于卫蓉而言,一切都那么美好。只有迟迟未出现的斯宁,让卫蓉有些不安。天空此时也刮起了大风,暴雨将至的样子。就在那天,斯宁失足坠崖,死在了山脚下。

  • 就像守门大爷所说的,什么样的人会来墓地偷手机呢?而且似乎还是一个他们身边的人。或许这和斯宁的突然死亡有关?难道斯宁不是死于意外。卫蓉把自己的各种阴谋论,一股脑的告诉了宗凤。宗凤看着卫蓉疯狂的样子,反而下定了决心要接受儿子的突然死亡,她劝卫蓉放手,她是一个医生,相信验尸报告,斯宁是死于意外。不甘心的卫蓉重返事发现场,突遇暴雨,掉落悬崖,危机关头郝好出现,救了卫蓉。而在此时,宗凤的电话再次响起,还是那个鬼来电,电话中的人呼喊着妈妈。宗凤赶到医院,才发现是一个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年纪的陌生人,在出车祸的危机关头拨打了这个电话。而这个陌生人因为车祸失忆了。现在谁也不知道这个电话为什么会在他的手里。宗凤对这个陌生人产生了移情,很是心疼这个男孩。卫蓉却对他充满了警惕。通过对陌生人刺探和对那台手机的检查,卫蓉怀疑陌生人并没有失忆。他似乎是在利用斯宁留下的手机做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吗?正当卫蓉决定跟陌生人摊牌,与他对质的时候。陌生人承夜逃离了医院,一起消失的还有那台斯宁的手机。

  • 随着陌生人和手机的消失,所有的调查线索中断,就在卫蓉一筹莫展之际,却意外在东华医院护工队的招贴栏里,看见了陌生人的照片。他竟然是东华医院的一个护工,名叫马东。卫蓉向众人打听着马东,在护工,护士和病人家属的嘴里勾勒出马东的百态,而唯一相同的地方则是他不像一个干护工的人,几个月前突然出现在东华医院,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而此时的陌生人马东则回到了自己的家----城中村,孩子们都亲切的叫他马老师。马东收到一个网名为悟空妈妈人的消息,警告他不能回医院。受了伤,没有工作的马东生活窘困,城中村的人主动为他提供了帮助。卫蓉仗着自己是院长的女儿要求护工队打开马东的储物柜检查。卫刚闻讯赶到,斥责女儿,幸而宗凤赶到,替卫蓉解围,最后卫蓉是乘乱拿走了马东的一个小红本,同时宗凤也知道了陌生人的来历。作为一个母亲和医生的她却只担心马东的伤情,向马东发去了慰问短信。就在卫蓉根据马东在护工队留下的信息,四处寻找他而不得时。宗凤却意外通过护士长拿到了马东家的地址。宗凤找到马东,劝他回医院继续治疗,并由她垫付医药费。

  • 马东主动找宗凤和卫蓉坦白,他是在给母亲扫墓的时候,无意看见宗凤把一台很贵的手机放在了墓地里,见财起意的他偷走了手机。而宗凤的每一通电话,都让他想起来自己的母亲,让他不舍得换走sim卡,并对宗凤产生了移情。马东的解释让宗凤更是感同身受。卫蓉却将信将疑。东华医院有两个护工队,一个叫正强是马东所在的护工队,另一个叫仁德。马东和宗主任的关系在医院被夸大流传,众家属争相请马东做护工。可是这个病区本是由仁德负责的。马东“抢活”的行为,导致了两个护工队在后院打群架,而虎子更是冲在前头,因为他觉得自己被马东骗了。医务处干事董岚要利用此事开除马东,幸亏护士长从中调停,利用宗凤对马东的特殊的情感平息了事。原来护士长就是悟空妈妈,一直暗中帮助着马东。卫蓉根据小红本上的一个线索,发现马东在寻找一个叫小秦的保姆,更令她吃惊的是,在更早之前,斯宁也曾来寻找过这个保姆。马东和斯宁,还有这个保姆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 如此优秀的马东,此时却在医院四处低价求病人让他能做一个护工。两边护工队都不惜一切代价防止马东得逞。校友网上,有专门为纪念斯宁成立的小组,卫蓉发帖询问是否有人认识马东,却没有任何回应。卫蓉翻找斯宁旧物,在斯宁第一次上雪线的庆功宴照片上,卫蓉发现了马东的身影。宗凤这次终于相信马东一直都在骗他。保安开始轰赶马东,护士长再次求宗凤帮忙,被宗凤拒绝,宗凤看着在医院东躲西藏的马东,质问他一个华北大学的学生为什么会沦落至此,马东让她去问斯宁!卫蓉接到斯宁同学神秘来电,警告她,逝者已矣,作为斯宁的亲人,请她不要再询问马东与斯宁的关系。马东设计成为了杨老的护工,杨老是卫生局杨局的父亲,两个护工队的经理都不敢再为难马东。而实际收买护工队要赶走马东的医务处干事董岚,她不甘心就此失败,命令虎子暗中监视马东和杨老。卫蓉用尽各种办法向斯宁的同学们打听马东,得知马东曾经在华北大学被誉为“考神”,可是一提到马东和斯宁的关系,所有人都讳莫如深。这让卫蓉更加坚信马东和斯宁之间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情。

  • 马东向杨老询问给他就喝的人究竟是谁。杨老拒绝告密。而杨老再去找虎子要酒,虎子不忍再害杨老性命,拒绝。董岚知道后大怒,斥骂虎子。马东发现护工刘大偷偷带病人离开医院,似乎有不可告人的图谋。马东与护士长商量此事,护士长回忆马东母亲出事前也发生过一样的事情。马东决心调查此事,设计接近刘大。卫蓉发现第四个被替考人的考试日期,正是斯宁第一次上雪线的日子。卫蓉怀疑斯宁就是那个告密人。马东跟踪刘大到一个荒郊野外,发现刘大是在向病人兜售非法的治疗仪器,而组织者正是当日在小秦家门口暴打他的人。马东被捉。卫蓉打算告诉宗凤她的怀疑,但涉及斯宁的名誉,卫蓉又不愿意宗凤再次伤心,吞吞吐吐中,卫蓉又问起斯宁生父是谁?宗凤拒绝回答。就在此时,卫蓉接到小秦电话,得知马东有危险。卫蓉支身前去搭救马东,也被抓住,与马东关在一起,卫蓉乘机向马东核实自己的发现,马东闪烁其词。病人发病晕厥,不法分子害怕逃跑,小秦乘机放走了卫蓉和马东。卫蓉和马东合理搭救病人脱险。马东最后向卫蓉承认,他来东华是因为斯宁。

  • 组织护工推销治疗仪的人幕后主使正是董岚,她命令虎子必须想办法立即赶走马东,虎子心生毒计。郝好得知卫蓉涉险,瞒着卫蓉告诉了他的父亲,卫刚又生气又担心,卫蓉无奈向父亲坦白了所有的事情。郝好因卫蓉孤身救马东而吃醋,两人不欢而散。卫刚把蓉蓉的怀疑告诉了宗凤,宗凤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是告密者,心痛不已,对马东产生愧疚。病人戒指被偷,虎子指出他看见是马东所为,并在马东的储物柜里找到了戒指,马东被保安扣押,宗凤感到,她选择相信马东是无辜的,帮助马东调查此事。关键时刻,警方赶到,表扬马东破坏了买非法治疗仪的骗子集团,同时也就提供了马东昨夜的不在场证明。护工参与骗子集团,无疑使东华医院名誉受损,郝好建议卫刚先大力表扬马东见义勇为,再给马东一笔钱让他离开医院,他怀疑马东是为了向斯宁报仇才来医院捣乱的。卫刚说穿郝好是吃醋,表示要秉公办理。

  • 医院要为马东和卫蓉召开表彰大会。记者找到卫蓉,了解此事,并提及了一年前东华医院发生的病人吴海萍自杀案件,卫蓉回忆起在墓地看见马东母亲的墓碑上正刻着吴海萍三字。小秦从看守所打来电话,表示只要马东把她保释出来,她就回答马东所有的问题。卫蓉在墓地约见马东。当着斯宁和吴海萍的墓碑,马东向卫蓉说出了实情。马东家境贫寒,父亲早故,母亲积劳成疾,为了给她治病,马东替考挣钱。而当年赞助商临时改变计划,斯宁为了不错过第一次上雪线的机会,请马东替考。两人因此成为好友,却不知何故,一年后斯宁告发马东,马东因此被退学,母亲吴海萍伤心欲绝。马东虽然怨恨斯宁,但也不愿再惹是非。没想到一年后斯宁又出现在马东家,向马东认错,并安排吴海萍进东华治疗,而马东因为工作滞留外地,斯宁替他尽孝道,吴海萍手术成功,就在马东要回城前不久,吴海萍在医院自杀身亡。一年后,就在马东慢慢接受母亲的死时,斯宁再次出现,并告诉马东吴海萍的死另有隐情,但是他要给对方一个机会,他会在次日告诉马东真相。而在次日,马东等到的却是斯宁的死讯。

  • 吴海萍出事期间,郝好是东华医院的医务处处长,卫蓉为了不暴露马东,设计通过记者的嘴向郝好提问。郝好无奈向卫蓉坦白了当年的事情,安排吴海萍进医院的人正是他郝好,而奇怪的是斯宁要求郝好保密,尤其是向宗凤保密。同时,郝好听见吴海萍和斯宁提起有关认祖归宗一事。而最后给吴海萍做手术的人是宗凤,并且在手术中宗凤又异常行为。郝好向卫蓉说出了吴海萍和宗凤关系的更多疑点。吴海萍在手术前一天,突然发病,正是偷偷去了宗凤的办公室,而给吴海萍紧急动手术的人正是宗凤。卫蓉被这些疑点所震惊,同时责怪郝好向她的隐瞒,郝好却乘机说出了斯宁去世后,卫蓉执着于此,对自己的忽视,卫蓉自责,两人和好如初。因为小秦的话,宗凤也成为了马东的调查重点。斯宁对吴海萍超乎寻常的好,以及“认祖归宗”之言,卫蓉开始怀疑吴海萍与斯宁神秘的生父有关。卫蓉告诉宗凤斯宁一直都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后来因为体谅母亲才不再提起,卫蓉恳求宗凤说出真相,不要让斯宁死而有憾。宗凤痛哭,却仍然拒绝说出。卫蓉独自落泪被马东看见。马东心疼自责不已。

  • 宗凤在重重压力与痛苦下靠酒精和药物睡眠,出现了精神状况。闺蜜亚玲看在眼里心疼不已,多次向丈夫卫刚提出要关心宗凤。甚至把家里的事情都交代给了宗凤,像是要撮合两人的样子。亚玲的反常行为,让卫刚和宗凤担心亚玲又要犯病。护工管理中心将对所有护工进行培训,然后安排考试,只有合格的护工才能在医院留任。护工们都没有什么文化,得知要学习还要考试都乱了套。卫蓉旁敲侧击向宗凤了解她与吴海萍的关系,宗凤记得自杀的病人,但是对吴海萍这个人本身却没有任何的特殊印象,得知她与斯宁的关系,宗凤更加吃惊伤心,没想到自己的孩子竟然有那么多秘密瞒着自己。卫蓉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宗凤。卫蓉与马东联合调查,有了更多的接触,郝好进一步感到马东的威胁。卫蓉向马东要了吴海萍的病例回家研究。而马东在医院发现了一个病人林老伯,所有的症状都与母亲相同,而主治大夫王平德,正是母亲当年的主治大夫。马东想代替光头成为林老伯的护工,被光头拒绝。

  • 亚玲精神崩溃,被送回了疗养院,医生禁止卫蓉接触母亲,怀疑她是导火索,卫蓉无法接受,痛哭,马东安慰,更加自责,认为这一切都是他导致的。得知吴海萍自杀,亚玲精神崩溃,被送回了疗养院,医生禁止卫蓉接触母亲,怀疑她是导火索,卫蓉无法接受,痛哭,马东安慰,更加自责,认为这一切都是他导致的。卫刚和宗凤也开始注意到吴海萍,不明白她究竟是什么人,跟斯宁,甚至亚玲有什么样的关系。宗凤询问卫蓉,卫蓉正内疚于自己对母亲的伤害,她也说不出所以然来。而卫刚陪着亚玲,亚玲也只是眼神呆滞,默默流泪。 林老伯的女儿林琳忙于工作,时隔多日终于出现在了医院,马东对她有所不满,她更对马东这个不像护工的护工百般不放心,两人出现很多矛盾。在与室友雯雯的交流中,卫蓉回忆起,母亲精神崩溃时,眼睛死死盯着的人是宗凤,她意识到,或许母亲这次发病自己并不是导火索,要搞清楚母亲这次崩溃的原因,只有搞清楚20年前母亲第一次精神崩溃的原因,而她记得那天晚上,宗凤也在场。

  • 卫蓉在郝好宿舍醒来,郝好希望卫蓉能正式戴起订婚戒指,卫蓉有些动容。正在医院忙碌的宗凤和卫刚突然接到亚玲打来的电话,要请他们一起吃饭,在饭局上,亚玲提出要跟卫刚离婚。宗凤和卫刚震惊不已,一头雾水。亚玲又突然跑来学校见卫蓉,她希望女儿尽快完成和郝好的婚事。卫蓉对自己的婚事犹豫不决,不知不觉来到了病房,却见马东和林琳亲密的样子,卫蓉只说是还钱,黯然离开。卫蓉与宗凤谈起感情的事情,言语间说出了自己对卫刚和宗凤的怀疑,宗凤承认自己对卫刚有感情,但发誓从没有做过对不起亚玲的事情。卫蓉选择相信。董岚对护工教授的护理知识枯燥乏味,众护工完全听不懂,担心无法通过考试抱住饭碗。得知马东给光头补课,众人都来相求,马东给众护工开课,护士们送来了“马东方学校”的十字绣,鼓励马东和众护工。亚玲继续逼迫卫刚离婚,卫刚不确定她的精神状况,只有想办法拖延,亚玲送来了离婚协议书,被卫蓉发现。

  • 亚玲的反常行为,让卫蓉连她都开始怀疑,更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父亲,母亲,宗姨,曾经卫蓉最亲近最尊敬的人,都让她失望之极,她怀疑每一个人,她要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卫蓉约马东见面,向他说明了一切。马东安慰卫蓉,两人决定分头行事,一个着重调查斯宁的身世,以及与吴海萍的关系,一个继续追踪林老伯的手术,调查医院。宗凤为了化解与卫蓉之间的矛盾,找郝好帮忙,郝好把这些事情都推到了马东的身上,认为马东是来复仇的。宗凤犹疑。通过调查,卫蓉实在找不到任何男人,与当时匆匆回国短住的宗凤有任何瓜葛,除了父亲。可是父亲和宗凤又的确信誓旦旦并无任何越轨行为。与导师说起此事,导师提出了一个大胆却似乎唯一的解释,宗凤誓死不愿说出的真相,是因为她是被强奸。宗凤思虑再三决定让卫刚告诉卫蓉真相,她一直以来是为了斯宁不要背负身世的负担,故一直如此自私的隐瞒此事。无法接受斯宁的父亲是一个强奸者的卫蓉,噩梦连连,她承受不住压力,告诉了郝好此事。

  • 此时护工考试开始了,马东设计帮光头作弊,光头优秀的答卷引起董岚的怀疑,董岚欲借此开除马东和光头,却想不明白他们作弊的方法,没有证据,与护工们产生冲突。已经得知马东真实身份的卫刚和宗凤赶到考场,却支持了护工的意见,应该相信证据,而不是妄加揣测。林琳焦虑不安得守在父亲手术室门口,马东感同身受安慰,林琳告诉马东已把他的小红本交给了宗凤,马东意识到他的身份已经曝露。得到宗凤的首肯,卫刚约女儿见面坦陈了当年发生的事情,证实了卫蓉的揣测。卫刚和宗凤的确没有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但是当卫蓉问起父亲对宗凤的感情时,卫刚无法正面回答,卫蓉从中看出了上一辈人对感情的隐忍与无奈。考试顺利结束,众护工在食堂联欢,感谢马东,看马东如此得人心,董岚不忿,欲在众人面前说出马东来东华的真实目的。卫刚被欢笑声吸引来到了食堂,打断了董岚。卫刚似乎故意买醉,与众护工把酒言欢,说出了很多心里话,护工们包括马东都很感动。卫刚已经知晓了马东的真实身份,而他现在对马东的态度,却让马东无法判断对方是敌是友。

  • 卫蓉却四处寻找宗凤不得。直到傍晚时分,马东看见了独自站立在天台上的宗凤,马东以为宗凤会跟母亲一样做出傻事,马东以告诉宗凤,斯宁遗言为命,请宗凤下了天台。宗凤得知了斯宁与吴海萍的奇怪关系,以及他这次回国一直都在瞒着自己调查吴海萍的死,甚至可能是因此生亡。宗凤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更让她心疼的是卫蓉知道实情后也一直瞒着她,并暗中对她调查。卫蓉向宗凤恳求道歉,激愤之中,宗凤的话更加深了卫蓉对她的怀疑。卫蓉决定继续调查斯宁生父的身份,以确认是否与吴海萍有关。卫蓉和雯雯求助于性侵犯互助会的组织者刘忻。刘忻本人就是被强奸生下的孩子。刘忻的风度与坦然,让雯雯产生好感,同时卫蓉也觉得或许宗凤做另一个选择,或许对斯宁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前夜受凉,卫蓉发着烧确认了斯宁生父的身份,他已经被执行死刑。在医院中层会议上,医生们再次对宗凤的精神状况产生质疑,卫刚倍感压力。宗凤来墓地看望斯宁以及吴海萍,她也开始对吴海萍这个女人的身份感到困惑。

  • 亚玲继续跟卫刚闹离婚,每天一大早就出门,回避与卫刚见面,实则每天枯坐在羽毛球场回忆当年,卫刚发现却也无可奈何。几经核实,卫蓉实在找不到吴海萍和强奸犯之间的任何联系,就在调查又陷入死局时,卫蓉却意外发现,以强奸犯的血型和宗凤的血型不可能生出斯宁这个儿子。这么大的谎言,这么自辱的谎言到底要掩盖的是什么样可怕的真相。卫蓉再次怀疑宗凤和卫刚都在撒谎。卫蓉无法在面对这样的家庭,卫蓉向郝好提出提前婚礼。马东病后,林琳细心照顾,护工们都把林琳认成了大嫂。林老伯手术恢复良好,即将出院,林琳向马东表白,被马东拒绝。卫蓉和郝好拍婚纱照,亚玲触景深情。卫蓉请父母和宗凤一同来到了斯宁的墓前,卫刚和宗凤的诚恳的誓言,让卫蓉再次动摇,或许她应该相信他们。公布护工队的成绩,众护工都考过了,虎子落榜,就在大家要庆祝的时候,董岚却宣布马东被开除,并当众说出了马东是被大学开除,为了调查医院才来做护工的,他是医院的奸细。众护工大惊。

  • 马东再次质疑医院,宗凤为了自证清白,更为了消除马东的疑虑,主动要求医疗调查委员会开始对吴海萍治疗手术的情况进行调查。医疗委员会开始正式调查,当日的值班护士董岚,值班医生郝好,主治大夫王平德和主刀医生宗凤,都被聆讯,众人回溯了 当日发生的情况。 宗凤和卫刚也开始调查吴海萍,却发现吴海萍早就存在于宗凤和斯宁的生活中,她是斯宁小学的保洁阿姨。 卫蓉反复琢磨着斯宁的身世,斯宁的生母是宗凤,那么他的生父就不可能是强奸犯,如果宗凤和卫刚说的都是真话,那么只剩下一个可能,斯宁的生母不是宗凤。在医疗调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宗凤的发言取得了马东的信任。马东决定相信调查结果,吴海萍自杀不存在医疗违纪行为,马东决定结束卧底生涯,离开东华。卫蓉误以为马东还要继续调查,与马东吵架,却发现马东实际上是在准备离开东华,甚至是离开本市。得到这个消息,卫蓉突然觉得很舍不得,却也没有任何挽留的理由。可是当卫蓉得知马东生日时,心中大惊,因为马东的生日日期正是斯宁出生当天的阴历。

  • 宗凤感到吴海萍就像一个幽灵一样在潜伏在她和斯宁的生活中,宗凤不明白此人究竟是谁,跟他们有着什么样的关系。护工们虽然得知了马东的真实身份,但是大家仍然相信马东是一个好人,要给他举办欢送会。卫蓉把两个样本送去了dna鉴定中心后,与郝好吃晚餐。两人又因为马东起冲突,郝好认为马东来医院卧底调查是为了得到巨额赔偿,他不是一个好人。卫蓉带着郝好来参加欢送宴,众人对马东的评价,似乎帮着卫蓉改变了郝好对马东的看法。郝好提议约马东吃饭和解,见面时卫蓉才发现郝好是要给马东介绍工作,而这个工作是在外地。马东答应了这份工作。马东即将离开本市,而dna结果还没有出来,卫蓉焦急万分,万般无奈下卫蓉找到林琳。名义上是向林琳提供一种试验阶段药物治疗林老伯疾病的建议,实际上是想建议林琳不要让马东离开本市,毕竟异地恋是很伤害感情的。林琳看出了卫蓉对马东的感情。

  • 马东并没有去郝好介绍的公司,他开始了全新的生活。卫蓉彻底没有办法联系到马东,干着急,又不敢告诉任何人这个秘密。东华护工管理中心正式成立,考试不及格的虎子,却因为董岚的关系,反而成为了护工监督员,欺压众护工。郝好在医院分发他与卫蓉婚礼的请柬,被董岚看见,董岚打电话给郝好约他见面。宗凤在斯宁的房间里也找到了两份几年前的dna检验报告,虽然不知道被检验人是谁,但宗凤也有了不好的预感。亚玲来给宗凤送请柬,表示一旦女儿结婚,她就会离婚,把卫刚还给宗凤。宗凤大惊,试图向亚玲坦白当年自己的遭遇,却遭亚玲言辞拒绝,很是古怪。准备去安抚董岚的郝好,却接到了卫蓉愤怒的电话,因为卫蓉对发请柬一事完全不知道情。 郝好把责任都推在了亚玲的身上,卫蓉虽然不全信但也被郝好说服,两人和解。可是一直苦等郝好不得的董岚,独自喝酒。

  • 郝好半夜来到董岚家,安抚董岚,承诺等他成为东华医院的院长就会和卫蓉离婚迎娶她董岚,并命令董岚想办法让宗凤退休。护工监督员虎子,拥有能给护工工作评分扣钱的权利,他虽然想秉公执法但由于之前的积怨,双方矛盾愈演愈烈,小北京等人诱骗虎子去隐蔽处,把他打了一顿。宗凤来到医院查询当年自己生产时的病例,却发现包括自己在内的两份病例无辜消失,宗凤与当时的档案管理负责人,现在的医务处处长大吵,董岚设计引卫刚杨局等人偶遇此事。众人更加怀疑宗凤的精神状态。宗凤确认去做dna检验的人正是斯宁,宗凤万般不愿意但还是做了自己与斯宁的亲自鉴定。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的卫刚,为了宗凤的事业考虑,命令宗凤立即回医院工作,被心烦意乱的宗凤言辞拒绝。护工们与虎子的矛盾进入白热化,马东以病人家属的身份又来到了东华医院。寻找马东多日的卫蓉,看见的却是马东与林琳亲亲热热的样子,卫蓉话到嘴边说不出口。宗凤终于收到了鉴定结果,斯宁与她没有血缘关系。亲生儿子究竟是谁?

  • 小北京无意听见马东和护士长在商量如何获取吴海萍所做的检查记录,小北京决定帮助马东,偷跑去ct室偷资料,被虎子发现。而此时卫蓉正在找马东谈话,犹豫着要不要告诉马东他的身世。 虎子要开除小北京,马东前去帮忙,卫蓉仗着自己的身份,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却引来了董岚的反击,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卫蓉和父母以及郝好去试结婚礼服,董岚打电话向郝好抱怨卫蓉,郝好嫉恨于董岚酒后失言引回马东,对董岚很是没好气。而于此同时卫蓉也在向父亲和未婚夫抱怨董岚。得知董岚是郝好一手提拔下来的,卫蓉有些吃醋。卫刚对女儿又参与医院的事情,也很不高兴。郝好乘机把责任都推在了马东的身上,认为马东这次回医院一定另有所图,让卫刚小心提防。卫刚请郝好回东华医院做大外科的代理主任,以此缓解医院因宗凤请假而产生的工作问题,同时也能保住宗凤大外科主任的职位。郝好满口答应。这时王平德打来电话,说马东偷进他办公室,现在问他要吴海萍的检查记录。郝好得知此事后,内心焦虑。

  • 卫蓉跟踪王平德来到了一个医疗器械公司组织的研讨会上,董岚发现来的人是卫蓉而不是马东,打电话问郝好应该怎么办,原来这是郝好的计划,要演一出戏给马东看。郝好命令董岚继续实施计划。郝好在医院看见马东离开卫刚的办公室很是吃惊,卫刚认为马东本质上是一个好人,郝好更加感觉到威胁。马东和卫蓉在郝好的布置下,目睹了王平德收受医疗公司贿赂的景象。董岚所说的吴海萍多做的检查,难道真的就只是王平德为了收回扣而已吗?马东迟疑。卫蓉要向父亲汇报,检举王平德。 拜托卫蓉信任他一次,暂且保密。卫蓉回家后,郝好几经刺探,卫蓉都守口如瓶。郝好对卫蓉非常失望。 亲生儿子此时就在医院,而宗凤又顾及斯宁,似乎认马东就是对斯宁的背叛,内心焦灼,她决定先慢慢接近马东,再想下一步应该怎么做。所以就在卫刚宣布郝好回东华代理大外科主任时,宗凤回到医院宣布暂停休假,重新回到工作岗位,这让郝好的计划落空,还大众下不来台。而就在宗凤复职的这一天,护士长接到了调离东华的通知,她和马东相信一定是幕后黑手所谓。

  • 马东找王平德摊牌,确认王平德的确是在给他演戏,而他只是受人威胁,有不得已的苦衷。马东可怜王平德,恳求王平德出此人是谁,王平德只说他是一个在东华能呼风唤雨的人。种种线索都把幕后黑手的人选指向了宗凤。王平德通知郝好,马东已经识破了他,而他也不再愿意帮郝好。郝好面对来找他吃饭的卫蓉心生一计,利用卫蓉对他的隐瞒,引起卫蓉的愧疚,怀疑卫蓉移情别恋马东,甚至提出分手。卫蓉不得不说出自己帮马东的原因。得知马东是宗凤的儿子,郝好大惊,并顺势同意卫蓉继续帮助马东暗中调查,且及时与他汇报。卫蓉大喜,她不知道郝好实际上是把她当做一个棋子安插在马东身边。同时郝好立即回医院安排下了证据,试图嫁祸宗凤,并让董岚诱导马东发现这些证据。董岚诱导失败,郝好只有亲自出马,利用卫蓉。得知马东回东华是为了查母亲被多做的检查,卫蓉根据郝好暗示,安排马东认识了网管中心的小米,借口做数据整理,调出了当年吴海萍所有的资料,却没有任何现。马东不甘心,私下找到小米,说出实情,希望小米能帮忙再仔细搜索数据库。

  • 郝好告诉了卫蓉马东与宗凤的争执,并乘机煽动卫蓉怀疑宗凤,指直当年换子是宗凤和吴海萍合谋,一个是为了给孩子治病,一个是为了远离自己的羞辱,而现在吴海萍反悔,所以宗凤为了继续保守这个秘密害死了吴海萍。卫蓉无法接受这个假设,却又不得不同意其中的逻辑,痛哭的卫蓉恳求马东不要再查下去,马东心软,就在这时小米给卫蓉打来了电话,他发现关于吴海萍的医疗记录有一个神秘的数据包,只有院长权限才能查看。卫蓉偷了父亲的钥匙,带着马东夜闯卫刚办公室。卫蓉求助郝好询问父亲电脑的开机密码。董岚最后一次提醒郝好,真的要把证据送到马东手上吗?!郝好执意兵行险招。同时这也让马东知道了卫蓉把此事告诉了郝好,可是他是她的未婚夫,马东也觉得自己没有权利生气。马东果然在电脑上发现了那个数据包,下载到了U盘上,就在他看见数据包内容时,保安发现了他们,马东承乱把U盘扔下了窗户。保安带走了两人。卫刚要秉公办理。宗凤前来说情,马东却斥责宗凤,卫刚生气要报警,宗凤恳求卫刚私下说话。

  • 卫蓉面对父母离婚伤心欲绝,亚玲嘱咐一定要和真心相爱的人结婚,双方决不能带着半点犹豫踏入婚姻。卫蓉痛哭着要去见郝好,郝好正和董岚在一起,为了争取时间骗卫蓉他在宝华。卫蓉坐车去宝华,与拿到U盘准备去宝华见护士长的马东相遇,两人看着对方,都暗自做了一个决定。马东不愿卫蓉在痛苦,更通过与护士长的交流确定宗凤是一个难得的好医生,马东决定放弃调查。卫蓉向郝好提出推迟婚礼。 卫刚与亚玲离婚,在告别的时候,亚玲却发现卫刚偷留下了结婚证,亚玲更加痛苦。推迟婚礼的消息,在医院传开,郝好倍感受辱。卫刚本以说服郝好,让林老伯参加mod临床试验。林琳高兴得去找郝好办手续,却没想到被郝好质问她与马东的关系,并借题发挥,拒绝林父参加临床试验。林琳把气撒在了卫蓉的身上,跟卫蓉坦白,她和马东是假扮情侣,恳求卫蓉爱跟谁好跟谁好,但不要再害了他父亲的性命。得知卫蓉提出与郝好退婚,马东吃惊不已。卫蓉恳求马东问她为什么要悔婚,马东知道卫蓉是为了自己,可是他现在没有办法负担这份感情,马东选择了逃避。

  • 马东带领城中村的朋友来宗凤课堂大闹。马东质问宗凤,宗凤行将昏倒,卫蓉忍无可忍,告诉了马东宗凤才是他的母亲。亚玲也知道了马东就是那个被换走的孩子,并且他在不停的伤害宗凤,亚玲关心宗凤情况来找卫刚,结果却发现卫刚离婚后独自睡在办公室,亚玲大怒,这不是她离婚要的结果,逼着卫刚去找宗凤,卫刚越来越觉得亚玲反常。卫蓉四处寻找马东不得,心思都在马东身上,郝好意识到这不是推迟婚约,而是要分手,卫蓉默认!郝好也终于感到了伤心。董岚安慰郝好表示不论发生任何的事情,自己都会在他身边。卫蓉通过护士长找到了马东,告诉了他自己发现他们被换错的经过,并结合宗凤的调查,可以推测吴海萍从一开始就知道此事,并一直暗中默默关注着自己亲生儿子的成长。马东和宗凤才是真正的受害者。马东一下子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最爱的人,是伤害他的人,他所恨的人,却是他的母亲。卫蓉紧紧抱住了痛哭的马东。

  • 亚玲独自去城中村找马东,卫刚尾随其后。马东开门,见到的人却是卫刚,卫刚表示妻子没有勇气做的事情,现在由他来完成。亚玲又来到了那个旋转木马前,亚玲回忆起当时就是在这里和吴海萍交换了孩子。卫刚把所知一切都告诉了马东,希望马东能认宗凤,马东提出了自己最后一个疑问,向卫刚展示了U盘中的内容,里面的确显示是宗凤给吴海萍开具了很多奇怪的检查。只有解决这个疑点,马东才能安心认母。卫刚在自己的电脑上果然找到了那个资料包,可是在他仔细阅读后却发现了问题。郝好来到了卫刚的办公室。卫蓉急匆匆赶到医院,父亲从天台楼梯上摔了下来,性命垂危。宗凤准备给卫刚进行开颅手术,却被亚玲阻止,亚玲担心宗凤心有杂念,无法完成手术。亚玲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郝好的身上,为了避免再起争端,宗凤无奈同意。董岚却找到宗凤,要求一定由她来做手术,不能把卫院长的性命交给郝好,宗凤狐疑,董岚不敢多说,又去找正在准备手术的郝好,两人的争执引来了王平德的主意,王平德警告郝好,如果有违医生职业道德,他就跟他鱼死网破。

  • 马东调查卫刚意外,根据发现卫刚到底的护工所言,卫刚是真的从楼梯上摔倒的。可是马东进一步调查却又发现卫刚办公室最后一个接入的电话是宗凤办公室打来的。马东失了方寸,无法面对卫蓉。郝好乘机对卫蓉大献殷勤,亚玲更把他当做了现在家里唯一的主心骨,极力要求女儿和郝好复合。不堪重压的卫蓉,向郝好坦白,自己已经爱上了马东,她无脸在享受郝好对她的关心。郝好羞愤难当,质问卫蓉,在她最需要关心的时候,马东在哪里。卫蓉约马东在父亲病房前见面,她想和马东说清楚一切。而此时的马东却在借酒消愁,因为他的调查卫蓉已经家破人快亡,而现在疑点最大的人又是宗凤,如果继续调查,是不是只会让卫蓉更加陷入痛苦的深渊,他痛恨,后悔。雯雯和刘忻开导马东,让他明白,真相再伤人,要好过美好的谎言。卫蓉久等马东不来,没想到宗凤却打来了电话,说马东回家了。卫蓉既高兴于马东能来认母,却仍然对他的动机有些怀疑,问及马东为什么在事发当夜要给父亲打电话,马东谎话连篇,卫蓉将信将疑。

  • 马东在斯宁的床上梦见了吴海萍,在梦中他把心中积压的疑惑,愤怒,迷茫和对母亲的思念一通发现了出来,而他醒来时看见守在自己床前的却是宗凤。马东回城中村去找卫蓉,已经知道亚玲换子的卫蓉愧对马东,更无法接受自己有一个这样的妈妈。马东安慰卫蓉,并第一次正面表达了自己对卫蓉的感情。亚玲继续讨好郝好,希望能替女儿挽回这段感情,却遇到董岚向郝好献殷勤,董岚在亚玲面前表示自己已经开始和郝好交往。 亚玲走后,郝好对董岚勃然大怒,董岚却认为卫蓉跟他已经分手,而且也能解释她那天为什么会半夜出现在大外科办公室,这是公开两人关系的最好契机。可是郝好却认为因为董岚酒后所言,导致任何一个和董岚在一起的男人,都会被马东锁定为那个幕后黑手。绝望的董岚意识到,或许郝好永远都不会公开他们的关系。可是她已经没有选择。受了董岚的刺激,亚玲更加着急,威胁女儿,不跟郝好在一起,她就跟她断绝母女关系。卫蓉下定决心,打电话给郝好,让他陪她演出一出戏。不忍卫蓉继续痛苦,也为了让自己有资格陪卫蓉走下去,决定与宗凤摊牌。

  • 亚玲把自己和马东关在了狭小的电梯间里,向马东道歉忏悔,请求马东的原谅,但同时她也要求马东远离卫蓉,他不能和卫蓉在一起,他是一个强奸犯的儿子。此时电梯门外传来了卫蓉等人的呼唤声。亚玲的言论让马东心寒,当电梯门打开,他看见宗凤焦急的样子,为这个女人感到心疼,冲上前去,扶住了宗凤,叫出来“妈妈”。突然的认母让所有人措手不及,马东拉着宗凤离开。通过马东的态度,和亚玲的自言自语,卫蓉明白母亲告诉了马东什么。卫蓉对亚玲彻底绝望,痛心疾首。马东和卫蓉各自辗转反侧,挂念对方的情况,却又不知道如何面对对方。第二天早上,亚玲决定跟卫蓉说清楚所有的事情。宗凤决定带着马东去调查卫刚意外事件。 亚玲告诉卫蓉,从她得知宗凤是被强奸生下了孩子以后,她就一直活在自责中,她曾经试图去寻找过吴海萍,想要改正自己的错误,但是她找不到。就是这份不能说,无法弥补的罪,把她的精神彻底压垮,这么多年来进进出出疗养院。卫蓉埋怨母亲糊涂,却也心疼她那么多年遭受的痛苦。

  • 却没想到这个计划,在董岚这里受阻,董岚知道只要认下她和王平德有奸情,那她一辈子都不可能嫁给郝好了。董岚约马东见面,三天后,要么郝好公开两人恋情,要么她就去告诉马东所有的事情。马东把U盘中的资料交给了宗凤,宗凤答应马东一定会调查清楚此事,同时她希望在真相大白后,马东和她一起去美国,这是马东重新回到大学最好的机会。马东犹豫。卫蓉把订婚戒指还给了郝好,同时意外发现王平德护照上写的名字是李海洋。卫蓉来找马东商量此事,却被宗凤告知,马东打算去美国。卫蓉心中难过,他希望马东能给自己一句话,马东却说不出口。卫蓉只能理解是自己自作动情,祝福马东在美国能开始幸福的生活,黯然离开。郝好制造假象,使得董岚以为自己加害卫刚的事情已经被马东知晓。原来卫刚拿到马东所给的资料后,就怀疑了郝好,董岚约卫刚在天台见面,想把所有的罪过都拦在自己身上,卫刚不信。董岚临时起意,设机关导致卫刚摔倒。惊恐的董岚求助于郝好,郝好劝董岚离开本市,暂避风头,并为了让董岚安心,郝好向她求婚。

  • 宗凤向代理院长郝好提交了辞职报告,同时邀请所有的同事包括王平德来参加她的告别宴。郝好凭借mod的研究获得了国际神经外科青年医生的提名。作为郝好的老师,宗凤非常高兴,她可以心安得把东华交给郝好了,宗凤也邀请了郝好来参加自己告别宴。护士长找到了董岚的一个闺蜜,和马东一起前去询问董岚去向,闺蜜对董岚的消失一无所知的样子,但是她见过董岚男友的照片。 在饭局上,闺蜜认出了董岚的男友是郝好,众人大惊。同时,卫蓉那边也发现了王平德与李海洋的秘密,前来找王平德,却正撞见这一幕,得知郝好竟然欺骗了自己三年,卫蓉大受伤害。马东面对备受伤害的卫蓉,终于说出了自己对她的感情,可此时的卫蓉已经什么都不信了。郝好和董岚关系的意外曝光,让宗凤开始重新思考整件事情。

  • 宗凤是一个母亲,她不单是马东和斯宁的母亲,也是郝好,这个继承她衣钵,继承她医学理想的人的母亲。本就患有高血压多年的宗凤,给自己服用了增压药,导致蛛网膜下腔出血,她恳请郝好用mod对她进行治疗,她要以身试药。马东和卫蓉赶到,知道此事原委后,马东痛心疾首,他万万没想到母亲会做出这样危害自己身体的事情,就为了给他一个真相!马东开始后悔自己的调查。郝好似乎是良心发现,向宗凤等人坦白,吴海萍突然病发,是因为被当时做护士的董岚责骂,董岚为了掩盖此事,偷偷给吴海萍使用了mod,而她又利用自己跟郝好的偷情,威胁郝好替她掩盖。但是吴海萍的确是自杀,或许是因为对宗凤的内疚,或许是因为无法面对马东,总之她的自杀与mod并没有关系。宗凤和马东选择相信了郝好。但是卫蓉不信,因为她知道,郝好是绝不会做任何事情,伤害自己的事业!宗凤在mod的治疗下慢慢康复,真相似乎已经找到了。宗凤让马东给她找一个护工,她希望马东开始准备未来的新生活。 董岚离开后,虎子备受欺辱,马东不计前嫌,请虎子来照顾宗凤。

  • 亚玲取了卫蓉和郝好的婚纱照,约两人见面,希望他们要分也分的清清楚楚干干净净,面对曾经两人幸福的笑容,卫蓉和郝好内心非常复杂,俩人从愤恨,怒骂,到一同哭泣。于此同时,马东正在向雯雯了解卫蓉的情况,得知卫刚出事后,整个家的压力都落在了卫蓉的身上,甚至经济方面都出现了问题,更是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世态炎凉。马东想要帮助卫蓉,撞见的却是送卫蓉回家的郝好,卫蓉说他们俩复合了。卫蓉向马东解释,只有用这个办法,她才能够引出董岚,让真相大白。宗凤说,卫刚醒了,但拒绝见郝好,要好好想想怎么处理郝好,暗示郝好赶紧自首,郝好分不清真假,去找亚玲,打算利用亚玲的嫉妒来对付宗凤。马东回家家中,看见的却是惊慌失措的母亲,卫刚没有醒,这时宗凤第一次撒谎,她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马东不明白宗凤这是为什么,宗凤说就是想看看郝好的反应。还是为了调查郝好!马东疯了,他觉得他身边的这两个女人都已经疯了。是马东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但是他已经无力关上。

  • 卫蓉在郝好家发现了一把酒店用的一次性牙刷,卫蓉直觉是董岚来过了,这时郝父出现,得知两人复合,很是高兴,晚上要请两人吃饭,商量婚事。马东想要说服卫蓉不要继续再跟郝好演戏,因为他不知道卫蓉这个计划的终点在哪里,如果董岚一直不出现,难道她真要跟郝好结婚吗?卫蓉却不愿意半途而废,而且她知道郝好一直害怕父亲,或许这是一个机会。马东更不愿意卫蓉去欺骗利用一个无辜的老人。卫蓉一意孤行。马东向董岚闺蜜坦白了所有的事情,包括卫刚受伤的事情,闺蜜不愿看董岚迷途深陷,向马东证实了董岚的确在本市,而且现在正在一个老妈兔头店陪父母吃饭。席间果然郝父提起董岚,是她给郝父打电话说要跟郝好结婚,卫蓉乘机要求见董岚,这样才能安心与郝好在一起,郝父站在卫蓉这边,郝好恼羞成怒,就在这个时候,亚玲推着苏醒的卫刚赶到。卫刚要求郝好坦白,郝好以亚玲换子触犯法律为由威胁卫刚。马东根据一次性牙刷和兔头店等线索,在护工等人的帮助下,找到了董岚所住的酒店,郝好先马东一步接走了董岚。

  • 有年轻人来找宗凤家找斯宁还钱,他是在斯宁出事前遇到他的,根据年人所言,斯宁是约了一个叫郝好的人一起上山的。卫蓉和马东大惊,在年轻人所还的Nano里,发现了一个云存储账号,两人联想到斯宁那个消失的手机,或许东西不在手机里,而在云里。马东找到了一个电脑专家破解密码。亚玲为宗凤做了一桌子的菜,要向宗凤道歉,宗凤不接受,两个人像所有闺蜜一样,从撕逼开始,互相恶毒攻击对方,到和好,两人抱头痛哭。但是宗凤仍然坚持不愿意原谅宗凤,亚玲却笑了,说她不过是嘴硬而已。亚玲独自一人去公安局自首。母亲进了看守所,卫蓉不知道应该怎么办,马东安慰卫蓉,他和母亲一定会写谅解书,救亚玲出来的。就在这时专家传来了在云里发现的视频。里面不仅有斯宁无意拍到的证据,还有吴海萍和斯宁留给马东的话。马东决定在重走一遍斯宁上山的路,期望能找到一些证据。卫蓉却决定要再见一次郝好,她总觉得郝好仍然良知未泯。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公司介绍 新闻动态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爱奇艺实验室 开放平台 爱奇艺号认证 爱奇艺作者中心 帮助中心 侵权投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