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煮妇神探DVD版 立即播放

8571.8万播放
电视剧 41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吴锦源

类型:言情剧/年代剧/偶像剧/悬疑剧/喜剧

语言:国语 电视台:浙江卫视 年份:2016

简介: 民国初年上海。家庭主妇苟吉祥遭遇不幸,丈夫离世,自己蒙冤。为查出丈夫的死因还自己清白,吉祥成为女探员。毛儒毅是吉祥的搭档,心地善良,但傲慢自大。破案中,他俩闹出许多矛盾。随着合作的深入,他们逐渐默契,...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清晨,菜市场发现一具男性死尸。巡捕房探长张正带队前往调查,死者是报社记者李军。巡捕毛儒毅因为没有按时到达案发现场,受到张正的批评。儒毅不服,与张正打赌一定要破获菜市场藏尸案。与此同时,家庭主妇苟吉祥被丈夫沈墨初邀请去旅馆共度结婚十周年纪念日,却不想与接到线索前来调查的毛儒毅撞到了一起,被记者拍到了两人在旅馆房间的照片,两人落荒而逃。吉祥再次回去找沈墨初,却发现沈墨初已经死在了旅馆房间。

  • 吉祥被怀疑成杀害自己丈夫的凶犯,张正和儒毅都不相信吉祥会是凶手。原来张正早就和吉祥认识,两人是初小同学;而儒毅因为撞破过沈墨初与情人的相会,推断出吉祥对于沈墨初出轨并不知情,不会下手杀人。菜市场案顺利告破,儒毅在张正的激将法下决定侦破沈墨初案就离开巡捕房。巡长弗兰克迫于压力,想要尽快给吉祥定罪,张正和儒毅的父亲,也是巡捕房督察长的毛庭鹤合力为吉祥争取到了24小时的时间。儒毅通过案件重演成功为吉祥洗清冤屈,但是吉祥还是被怀有偏见的婆婆和小姑当做杀人凶手,赶出沈家。吉祥只能重回自己小时候住过的明德武馆。

  • 吉祥告诉师妹亚飞,自己想要报考巡捕,为丈夫沈墨初破案。亚飞感到不可思议。吉祥果真找张正报名,张正被迫答应吉祥。儒毅得知后决心一定要阻止吉祥考上巡捕。在一系列的考试中,虽然吉祥表现优秀,但是儒毅不断给吉祥制造障碍,导致她最终还是没能通过考试。吉祥心灰意冷,儒毅得知吉祥已经被婆婆赶出家门后心生不忍,为吉祥介绍商场的工作,被吉祥拒绝。张正为吉祥找到一份卧底工作,顺利完成后吉祥有希望被破格录取进巡捕房。吉祥欣然答应,决定进入月份牌女郎公司当卧底。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清晨,菜市场发现一具男性死尸。巡捕房探长张正带队前往调查,死者是报社记者李军。巡捕毛儒毅因为没有按时到达案发现场,受到张正的批评。儒毅不服,与张正打赌一定要破获菜市场藏尸案。与此同时,家庭主妇苟吉祥被丈夫沈墨初邀请去旅馆共度结婚十周年纪念日,却不想与接到线索前来调查的毛儒毅撞到了一起,被记者拍到了两人在旅馆房间的照片,两人落荒而逃。吉祥再次回去找沈墨初,却发现沈墨初已经死在了旅馆房间。

  • 吉祥被怀疑成杀害自己丈夫的凶犯,张正和儒毅都不相信吉祥会是凶手。原来张正早就和吉祥认识,两人是初小同学;而儒毅因为撞破过沈墨初与情人的相会,推断出吉祥对于沈墨初出轨并不知情,不会下手杀人。菜市场案顺利告破,儒毅在张正的激将法下决定侦破沈墨初案就离开巡捕房。巡长弗兰克迫于压力,想要尽快给吉祥定罪,张正和儒毅的父亲,也是巡捕房督察长的毛庭鹤合力为吉祥争取到了24小时的时间。儒毅通过案件重演成功为吉祥洗清冤屈,但是吉祥还是被怀有偏见的婆婆和小姑当做杀人凶手,赶出沈家。吉祥只能重回自己小时候住过的明德武馆。

  • 吉祥告诉师妹亚飞,自己想要报考巡捕,为丈夫沈墨初破案。亚飞感到不可思议。吉祥果真找张正报名,张正被迫答应吉祥。儒毅得知后决心一定要阻止吉祥考上巡捕。在一系列的考试中,虽然吉祥表现优秀,但是儒毅不断给吉祥制造障碍,导致她最终还是没能通过考试。吉祥心灰意冷,儒毅得知吉祥已经被婆婆赶出家门后心生不忍,为吉祥介绍商场的工作,被吉祥拒绝。张正为吉祥找到一份卧底工作,顺利完成后吉祥有希望被破格录取进巡捕房。吉祥欣然答应,决定进入月份牌女郎公司当卧底。

  • 吉祥成功进入月份牌女郎公司。公司里的姑娘们因为刚刚发生的两起命案,都变的异常敏感。女郎明月甚至被吉祥化的妆吓晕了过去。晚上,当吉祥想要给明月道歉的时候,却发现明月已经死在了房间中。吉祥好心将案发现场打扫干净,却被随后而来的张正等人批评。张正为确保吉祥安全,安排田小田在月份牌公司门口接应,又派儒毅假冒时尚导师进入公司。吉祥和儒毅互相看不惯对方,但又不得不一起合作。美女记者姗姗也以跟踪采访为名进入月份牌公司。

  • 吉祥因为明月死亡现场的线索跟踪公司画家曹亮,经调查曹亮和明月只是情人关系,并没有杀害明月。众人分析后决定由姗姗假扮交际花引出凶手。不久姗姗果然受到了凶手的警告,女郎秋水不知何故,也在酒醉后威胁姗姗,最终被裁缝余翠花带走安慰。原来秋水的家庭就是因为父亲的离开而破裂,因而姗姗引起了秋水的痛恨。姗姗想要儒毅晚上留在房间中保护自己,却不料吉祥也来到姗姗房中提出保护她。

  • 月份牌公司时装晚会顺利举行。晚会结束后,却发现女郎胭脂已经被人杀死。吉祥等人联想到秋水前后的异常反应,推断出凶手应该是和秋水有一定关系的人。吉祥假装请余翠花吃饭拖延时间,儒毅和姗姗趁机搜查,找到了余翠花是凶手的证据。余翠花想要杀死吉祥,被儒毅救下,余翠花趁机逃走,秋水被抓回巡捕房。儒毅找姗姗帮忙,用报纸吸引余翠花现身。吉祥找到张正,告诉他自己想要继续帮巡捕房破案。

  • 儒毅教吉祥假装有和秋水一样的悲惨身世,想骗秋水说出余翠花的下落,最后关头却没有成功。余翠花写信威胁巡捕房,不放出秋水就会继续行凶。巡捕房派人转移月份牌女郎,但还是晚了一步:前月份牌女郎珍珠被发现死在家中,她是破坏余翠花家庭的罪魁祸首。吉祥假意被秋水挟持,故意放出了秋水,暗中和儒毅带人跟踪秋水,成功找到了余翠花的下落,但是余翠花已经自杀身亡。就在大家认为案情已经全部告破的时候,法医罗森提出了新的判断:余翠花不是自杀,而是被人杀死后伪装成的自杀的样子。众人通过对案发现场的再一次分析,推断出凶手果然另有其人。

  • 众人分析出杀死珍珠和余翠花的凶手竟然就是月份牌公司的老板王立堂。王立堂被抓获后,供认出自己犯下的罪行:原来,余翠花先借王立堂之手杀了自己的头号敌人珍珠,但是因为不想让女儿秋水承受杀人犯帮凶的压力,她威胁王立堂杀死了自己,以此为自己犯下的罪行做了解。虽然儒毅极力阻拦,但是吉祥因为月份牌案的成功告破,依旧顺利成为了梦寐以求的巡捕。吉祥在墓前向沈墨初发誓,自己一定会找到杀死他的凶手。吉祥成为巡捕后,张正分配给她的第一个案件就是沈墨初案。但是当她得知又要和儒毅做同伴一起查案的时候,两人却不约而同的都选择了拒绝合作。

  • 儒毅教授吉祥用枪时态度消极,吉祥找张正诉苦,想要张正亲自教自己开枪。但张正却因为自己还是无法放下当年的心结,没有答应吉祥。吉祥开始了风风火火的调查,但是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另一边,儒毅在帮助姗姗挡走了相亲男之后,和姗姗一起进行案件重演,想要再一次还原沈墨初被杀当晚的真实情况。沈墨初的妹妹突然找到吉祥,告诉她哥哥的死和一个名叫张苏的女人有关。吉祥恍惚间走进了丈夫被杀的旅馆,正好撞上儒毅等人,进而得知了沈墨初早已有情人的真相。儒毅追出旅馆劝阻伤心欲绝的吉祥,吉祥虽然又和儒毅大吵一架,但是心中的伤痛似乎减轻了一些。张正也到武馆安慰吉祥。吉祥决定暂时放下心结,回到巡捕房,找到杀死丈夫的凶手,给婆婆和小姑一个交代。正当众人根据张苏遗留的照片进行调查的时候,银行传来消息,有人要打开张苏的保险箱。吉祥和儒毅连忙赶往银行。

  • 吉祥等人在银行遇到正在取走张苏财物的男子大杨。一番激战后,大杨负伤逃脱,吉祥也险些中枪,幸好儒毅及时将她扑倒。众人跟踪粮油店店员小艾,成功抓到了藏在仓库的大杨。经过审讯,大杨交代了他和张苏之间的感情,但是不肯说出张苏的下落,案情一时陷入胶着。张苏的突然投案让一切终于水落石出。原来,沈小仙并非沈墨初的亲妹妹,她一直对沈墨初怀有爱慕之情,想要取吉祥而代之。案发当晚,沈小仙闯入了旅馆房间,骂走张苏后和沈墨初起了争执,不慎将他杀死。众人赶到沈家,小仙在说出一切真相后选择了自杀。吉祥婆婆周晓燕伤心欲绝,吉祥答应婆婆会照顾她终老,周晓燕感慨万分。

  • 沈墨初案告破,吉祥重新回到沈家,想起当年和墨初、小仙的点点滴滴,伤心万分。沈宅被债主收走,吉祥只好带婆婆一起住进了武馆。田小田的升职申请没有通过,他归咎于儒毅没有在行动报告中替他掩饰。儒毅认为自己并没有做错,只是写出了真相而已。吉祥因为照顾婆婆,决定从巡捕房辞职另找差事;儒毅完成了和张正的约定,也想要离开巡捕房,两人同时提出了辞职申请。毛庭鹤得知儿子辞职后大发雷霆,住进了医院,儒毅心中虽然不情愿,但是为了不惹父亲生病,最后还是重新回到了巡捕房。张正帮吉祥收集了招工的信息给她,吉祥却因为缺少经验,屡屡求职受挫。楼世平收到了侠盗一枝玫的预告信,将会选定楼家作为下一个目标。

  • 楼世平向巡捕房报案,张正在楼家布下天罗地网,等待抓捕一枝玫。一枝玫调虎离山,张正虽然发现了一枝玫的踪迹,但是仅仅拿到了她的一只鞋。一枝玫成功突破了巡捕房的重重包围,盗走了玉佛。巡捕房在楼珊珊的帮助下获得了一枝玫捐款的相关信息,锁定了慈心恤孤院。张正带人前往恤孤院调查,从方院长处得知退休的李医生有可能见过一枝玫。巧合的是,吉祥这时正好也被亚飞介绍到恤孤院工作,见到张正调查一枝玫,亚飞趁机调侃了张正一番。张正向亚飞打听一枝玫的消息,亚飞却缠着张正想要动手。李医生的死讯传来,巡捕房正式将调查的重点指向了慈心恤孤院。张正命儒毅听从田小田指挥,前往恤孤院调查,儒毅虽然百般不愿意,但是也无可奈何。两人带着凶案现场唯一的线索——红色蝴蝶花赶往恤孤院,儒毅又一次和吉祥在恤孤院相遇。

  • 方院长得知李医生遇害,现场有红色蝴蝶花后,反应异常,儒毅等人推断院长一定是对他们有所隐瞒。紧接着,儒毅和小田发现了被弄瞎双眼的毕老师,案情进一步升级。方院长在巡捕房的再三询问下,依旧不肯说出隐瞒的实情。张正想到亚飞认识李医生,请亚飞进入恤孤院暗中调查,试图从恤孤院工作人员的口中打听出事件的真相。亚飞对李医生和毕老师的遇害悲愤异常,答应进入恤孤院调查。通过李姐的回忆和毕老师遗留的日记,事件的真相终于浮出水面,原来这竟是一起历经十几年的孽案,当年小红的悲惨经历让所有人感到心惊,院长随后也承认了当年并没有亲眼看到小红的尸体。吉祥被正式委托协助调查恤孤院案件,众人开始尝试在恤孤院内找出谁才是当年存活下来的小红。

  • 儒毅在得知恤孤院的许愿医生是当年彩虹七子后,调查许愿,但是没有找到她是小红的线索。恤孤院举行慈善拍卖会,彩虹七子悉数到场。吉祥认出小橙温怡君曾经在毕老师遇害的时间来过恤孤院,对她产生了怀疑。经过打探,温怡君只是来找院长求一份恤孤院的差事。儒毅在众人聚餐的时候告知大家小红回来复仇的消息,众人惶恐万分。儒毅和吉祥决定用计找出许愿是小红的证据,没想到最后弄巧成拙,反倒是让自己变成了落汤鸡。沙彪骚扰温怡君,被赶来的亚飞、张正等人及时阻止。亚飞对沙彪一顿拳脚,依旧难解心头之恨。晚上,恤孤院突然停电,吉祥无意间看到了儒毅洗澡,两人尴尬无比。灯亮后,张正发现一枝玫已经给巡捕房留下战书,约定次日拍卖会上相见。

  • 儒毅和小田分别去找许愿和温怡君喝酒,想把她们灌醉后让吉祥验证是否有胎记,从而确定谁才是真正的小红。儒毅将许愿灌醉后正要带她去见吉祥,却被姗姗撞见,以为儒毅行为不轨,破坏了儒毅的计划。小田找温怡君喝酒,最终反倒被温怡君灌醉,丢失了配枪。吉祥和亚飞用针灸为幌子,成功找到了李姐背后的“胎记”,两人认定李姐就是凶手小红,将李姐关押起来。小田也因为丢失配枪和儒毅发生争吵,大家都知道了儒毅父亲就是巡捕房毛督察。第二天,拍卖会开始,张正在门口检查来宾的鞋,想要锁定一枝玫的人选,没想到吉祥的脚居然正好合适。拍卖会上,楼家被盗的玉佛重见天日,楼世平高价买走。沙彪捐赠的拍品却变成了自己的灵牌,众人意识到危险,赶到沙彪住所,沙彪已经遇害,现场依旧留下了红色的蝴蝶花。

  • 沙彪重伤昏迷,吉祥和亚飞意识到李姐不会是凶手小红,案发期间她一直是被关在地下室的。经过验证后,李姐背后的胎记原来只是过敏的红斑而已。拍卖会被迫提前取消,吉祥找到亚飞,拆穿她就是一枝玫的真相。吉祥想保护亚飞,让她提前离开恤孤院,但是亚飞不肯放下院内的老师和孩子们不管,最终还是选择了留下。众人查看了许愿和温怡君的后背,排除了两人是小红的可能性。恤孤院发生火灾,大家在匆忙救火后发现院长下落不明,众人立即分散开来 寻找院长,最终在已经废弃的仓库找到了遇害的院长。幸好抢救的及时,院长还没有死,只是陷入了重度昏迷,无法揭露凶手的真面目。

  • 众人回到火灾现场,发现温怡君也失踪不见。吉祥带院童阿翔回宿舍,却意外发现温怡君重伤躺在男童宿舍的地上。大家经过分析后,认为小绿欧皓辰有重大的作案嫌疑,但是不久后,欧皓辰就在地窖中被发现,他的作案嫌疑也被解除。田小田突然想到破案线索,瞒着儒毅独自去验证,但是却不幸被枪击。大家再一次重回各个案发现场,终于找到了凶犯的线索。但此时凶手已经将李姐和许愿作为人质。原来小红竟是院童阿翔,她因病留下不能长高的后遗症,借机潜伏在恤孤院进行自己的复仇计划。被拆穿的小红情绪激动,向吉祥开枪,儒毅又一次救了吉祥。最终,小红得知自己当年之所以能活下来,并不是什么老天爷显灵,而是小青用自己的生命交换的。

  • 小红在众人的劝说下彻底悔悟,放下了手中的枪。恤孤院案终于告破,恤孤院的运作也因为案情受到影响。小田依旧在医院中没有醒来,众人试图唤醒小田,却始终没有成功。张正向吉祥说出了困扰自己多年的心魔,原来当年他曾在一次执行任务时开枪打中了自己的父亲,导致父亲至今瘫痪在床,无法言语。从那以后,张正就无法像正常巡捕一样开枪射击。吉祥安慰了张正,张正愈发感受到了吉祥的善良,但还是错过了向吉祥表白自己感情的机会。儒毅拜托姗姗向父亲楼世平要到了承诺的捐助款,用来重建恤孤院,吉祥对儒毅的看法也有了些许的改观。最终,在众人的共同努力下,小田终于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 张正有感于儒毅和吉祥之间越来越多的默契,罗森劝他主动出击,给吉祥写情书。张正带着情书赶到武馆,放下情书匆忙离开后,才想起来没有写明收信人和寄信人。没有署名的情书果然造成了不少的误会,不但吉祥婆婆误以为是李然师傅所写,更让亚飞将情书错当成张正向自己的表白,兴奋之余去找张正。吉祥觉察误会后去阻拦,但为时已晚。张正不得已在亚飞面前说出情书真正的收信人是吉祥。亚飞心灰意冷,但依旧祝福吉祥和张正。张正勇敢向吉祥当面表白,表示愿意照顾吉祥和婆婆,但是被吉祥拒绝。吉祥得知自己被拒绝再回到巡捕房,失望之极,儒毅却建议让吉祥自己开办侦探社,并且雷厉风行地帮吉祥找到了新侦探社的门脸儿。吉祥感激儒毅对她的关心,心底对儒毅的好感又增加了一些。

  • 吉祥婆婆得知张正和儒毅都对儿媳妇有好感,劝说吉祥考虑和张正在一起,害怕吉祥无法高攀儒毅家的显赫身世。张正向父亲说出自己对吉祥的感情,希望得到父亲的祝福。毛庭鹤告诉儒毅,巡捕房已经决定开除小田,儒毅深感对不起小田。众人接小田出院,原本开心的事却因为小田被开除变成了一场悲剧,幸好吉祥当场决定开办侦探社,解决了小田的工作问题,大家才都又破涕为笑。儒毅受邀参加姗姗朋友的婚礼,新娘却在婚礼开始前遭到一枝玫绑架,现场只留下一顶绣着奇怪数字的红盖头。巡捕房跟踪新郎,被一枝玫设计抢走赎金。新郎接到电话,要求回答三个有关新娘的问题。因为新郎回答错误,新娘被毁容后遗弃在月老庙。巡捕通过询问新娘后得知,一枝玫很有可能之前已经绑架过一名张姓新娘。

  • 张正打算和吉祥侦探社共同破获红盖头案,给侦探社积累经验。侦探社刚刚开业,都是些鸡零狗碎的生意,没有什么大案子,吉祥又受到亚飞的委托,要查出究竟是什么人假冒一枝玫,吉祥随即决定和巡捕房共同破案。张正原计划自己和吉祥假扮成新婚夫妇,吸引假一枝玫上钩,吉祥却因为不想和张正太多接触,将机会让给了亚飞。亚飞兴奋的去找张正,想要和张正尽早“熟悉”起来,让张正头痛不已。姗姗向儒毅表白,儒毅却装作没有听明白的样子,拒绝了姗姗,姗姗虽然失望但是并没有灰心。张正听从罗森的建议退出后,亚飞也因为打探出张正对一枝玫的决绝态度后决定放弃,最后还是轮到吉祥和儒毅这对冤家假扮夫妻。儒毅对此感到兴奋莫名,起劲地打探起吉祥的日常生活。两人从武馆吉祥房间开始了解吉祥生活的点点滴滴。

  • 吉祥到儒毅家了解日常生活中的他。儒毅的母亲知道情况后对吉祥十分冷淡,叮嘱吉祥记得儒毅是有女朋友的人。吉祥因为不懂礼仪,在饭桌上洋相百出,更是让儒毅的母亲无法忍受,决定第二天代替儒毅帮吉祥去商场选衣服。夜晚,吉祥还被儒毅强行留下,打着“互相了解”的旗号学习跳舞。第二天,儒毅的母亲杜丽莎果然如约来找吉祥,和她一起来的还有姗姗。两人将吉祥带到商场后冷嘲热讽,最终将吉祥打扮得“花枝招展”送回家中。吉祥婆婆看不下去,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开始为吉祥打造全新形象。姗姗想要和儒毅假扮夫妻,去巡捕房找张正求情,儒毅听说怎么都不肯同意。众人争执不下时,丽人打扮的吉祥出现在大家面前,所有人都被吉祥的惊艳形象震惊。婚宴上,吉祥和儒毅又闹出了不少笑话。巡捕房在婚宴现场严阵以待,等待一枝玫自投罗网。

  • 婚礼现场被突发情况扰乱,假一枝玫念秋声东击西,引开了亚飞和保护吉祥的人,将吉祥打晕后带走。儒毅中途挡住念秋去路,用自己交换了吉祥,念秋果真将儒毅带走。众人得知儒毅被绑,为他担心的同时也敬佩儒毅的胆识。姗姗焦急万分,找到了之前被念秋绑架过的张家夫妇,希望从中找到解救儒毅的线索。根据张家新娘提供的线索,小田和丁大力误打误撞找到了念秋的住所,但是只有丫鬟小丫在家,两人并没有在家中察觉出异常。念秋约吉祥在醉仙楼见面交赎金,巡捕房提前在醉仙楼埋伏。小田和丁大力发现念秋很可能在二楼的一间包厢内,连忙去外面通知张正。

  • 念秋利用黄包车车夫转移赎金,吉祥和亚飞随后跟踪。亚飞和念秋在船上动手,最终被念秋打落在水中,两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念秋离去。张正在醉仙楼包厢外的小巷抓住了企图逃跑的小丫,小田和丁大力见到小丫后反应过来,儒毅原来就被关在自己搜查过的宅子里。众人赶到念秋家的时候,儒毅已经被转移到其他地方。吉祥在隐蔽处找到儒毅留下的记号,又在儒毅家中找到了能够破解红盖头密码的反切码,最终确定了儒毅可能藏身的不离山舍。不离山舍中,念秋已经得知了儒毅和吉祥的巡捕身份,正在逼问儒毅。儒毅在回想自己和吉祥过往的点点滴滴中终于领会到,原来自己已经彻底的爱上了吉祥。

  • 吉祥和巡捕房众人及时赶到不离山舍,念秋用枪指着儒毅,问吉祥三个问题。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吉祥回答对了所有问题。念秋有感于吉祥与儒毅间的两情相悦,放了儒毅,独自逃跑。儒毅获救在家养伤,姗姗带着上好的补品前去探望,受到杜丽莎的称赞。罗森意外的发现让案情有了转机,原来红盖头上的反切码也曾出现在无名男尸手中。亚飞建议用反切码引出念秋,自己扮成念秋当年的新郎罗夜,在月老庙等待念秋。念秋果然赴约,看到亚飞假扮罗夜的她悲愤异常,但是当罗森拿出同心锁的一瞬间,念秋终于放下执念,明白了自己当初误会了罗夜。红盖头案顺利破获,和张正有过节的巡捕房探长杨鹏却怀疑念秋不是真正的一枝玫,亲自去狱中审讯念秋,不想却被念秋反驳得哑口无言。

  • 张正代表巡捕房为吉祥侦探社颁发奖金,亚飞无意间说出了自己的鞋和吉祥是同一尺码,引起张正的怀疑。当张正义正言辞地问亚飞是不是一枝玫的时候,亚飞措手不及,只能否认,张正自己已经在心中有了判断。儒毅含蓄地向吉祥表白,吉祥慌乱之下没有答复。儒毅买花给吉祥送去,没有见到吉祥的面。另一边,亚飞也决定正式向张正展开攻势,让张正不知道如何是好。蔷薇庄园发生投毒事件,主人白薇的亡夫曾经是巡长弗兰克的朋友。张正小组受命前往,经过一番调查,犯罪嫌疑人锁定在白薇的养子爱德华和妹妹白兰、嫂子范冬梅几家人身上。

  • 张正决定派吉祥去蔷薇庄园做卧底,儒毅自告奉勇要陪吉祥一起进入蔷薇庄园,声称要保护吉祥的安全。张正同意了儒毅的请求,但是吉祥却对和儒毅一起行动产生了顾虑。亚飞告诉儒毅真相,原来吉祥还是不能完全从之前的感情中走出来,内心依旧在挣扎。儒毅和张正先后鼓励吉祥,都表示愿意等吉祥,但是告诉吉祥工作和感情应该区别对待。吉祥终于同意和儒毅以姐弟身份进入庄园。与此同时,亚飞也向张正表明心迹,愿意为张正改变原来的自己。楼世平不忍心看到女儿姗姗被儒毅冷落,答应一定会想办法让儒毅陪在姗姗身边。吉祥和儒毅化名依琳和马克进入庄园,白薇向两人介绍了外表稳重的管家欧阳和态度傲慢的养子爱德华。

  • 亚飞救济穷人时被张正看到,张正知道亚飞是在履行自己的诺言,心中有些许感动。庄园中,儒毅无意间听到范冬梅和白家康母子关于白薇遗产的讨论,儒毅心生疑窦,决定找机会搜查白家康的房间。下午茶时,白薇的亲戚们全都到场,白兰和范冬梅不顾吉祥和儒毅在场,当面互相指责,谩骂对方,让白薇尴尬无比。白薇听从吉祥的建议,在打牌的时候装作心脏病发,结果果然试探出白兰和范冬梅对白薇都是虚情假意,没有人真正关心白薇的死活。儒毅跟踪白家康,发现他匆匆忙忙的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儒毅正困惑时,爱德华和赵刚又大打出手,去劝架的儒毅又不幸被打中。白薇没有心情参加生日晚宴,把自己一个人锁在屋子里喝闷酒。吉祥和儒毅来到餐厅,却又遇上了白兰和范冬梅两人喋喋不休的争吵。

  • 庄园内,白兰和范冬梅的争吵演变成不可收拾的大打出手,吉祥也不幸伤到了脚。儒毅去楼上请白薇下来劝架,却没有想到白薇已经死在了自己的屋中。张正带领巡捕房众人赶到庄园,对白薇的一干亲戚逐一展开调查。调查的过程中,白家康和赵刚的说辞找不到不在场证明,两人被列为下一阶段重点调查的对象,而爱德华则成为需要重点保护的对象。张正叮嘱吉祥暂时不要外出走动,安心在房间内养伤。丁大力和几个巡捕留下保护爱德华。吉祥和儒毅分别试探白家康和赵刚,果然发现两人在巡捕面前说谎,他们都有充分的作案时间和作案动机。酒吧中,罗森觉得张正对吉祥的追求相较于儒毅来说已经落到了下风,为张正感到着急,张正却并没有把罗森的话放在心上。

  • 爱德华在早餐的牛奶中发现了剧毒的氰化钾,巡捕房开始搜查庄园内每个人的房间。姗姗得到父亲的帮助,也来到庄园跟踪报道案件,成功跟在了儒毅身边。丁大力在白家康的房间搜到了毒药,白家康作为犯罪嫌疑人准备被带回巡捕房。儒毅和姗姗在白薇死亡现场发现了沾有泡泡糖的花枝,从而怀疑白家康可能是被冤枉的,将其叫回单独关押在房间内。另一边,张正去调查拥有白薇遗嘱的李律师,亚飞寸步不离的跟着张正,声称要帮助张正一起调查。李律师告诉张正白薇根本就没有立遗嘱,张正和亚飞并不相信他的话。庄园内,白家康突然失踪,随即发现他被人从音乐室扔下。罗森向庄园内众人隐瞒了白家康没有死的真相,想要以此麻痹凶手。吉祥、儒毅和姗姗再次去音乐室搜查,发现了粘在花瓶碎片上的泡泡糖。

  • 儒毅发现赵刚和看守他的巡捕都不见了,立即和姗姗在庄园内分头寻找。张正和亚飞、田小田一起,在李律师的花痴秘书面前上演了一场“英雄救美”的好戏,成功让秘书同意配合张正探寻遗嘱的真相。庄园内,范冬梅威胁要杀死白兰,儒毅不得已曝光了自己和吉祥的巡捕身份,才勉强镇住两人。看守赵刚的巡捕认为是赵刚打晕了自己,然后逃脱。此时,爱德华也离奇失踪,开始有人担心是赵刚杀了白家康和爱德华后逃离。没过多久,爱德华从庄园外回来,得知白家康已死的消息后大为震惊。被管家弄了一身脏水后,爱德华回到自己房间的更衣洗澡。儒毅向管家询问赵刚的情况,接到了巡捕房的电话,告知赵刚被发现死在了旅馆中。儒毅让管家带着赵柔去旅馆认尸。

  • 经过罗森的初步诊断,赵刚也死于氰化钾中毒,并且在死之前见过另一个人。根据旅馆工作人员的回忆,赵刚死前见到的人应该就是爱德华。爱德华有重大的作案嫌疑。与此同时,刚刚洗完澡的爱德华在接通电话的瞬间被电击,生死未知。众人回到庄园,找到了爱德华。罗森故技重施,依旧向众人宣布爱德华已死,但实际上他只是陷入重度昏迷。巡捕在爱德华身边找到一封认罪书,爱德华承认自己杀死了养母白薇。认罪书被白家众亲戚鉴定后确实是爱德华的笔迹,大家认定爱德华就是一切罪案的元凶。李律师来到庄园宣布遗嘱,当得知几位继承人先后死去的消息后,遗嘱被均分给范冬梅和白兰两家。张正无意间被庄园走廊上的一张照片吸引,通过亚飞的帮助,结合儒毅和吉祥找到的一系列线索,总算得知了案件的最终真相。原来,管家欧阳目睹了爱德华意外致死白薇的场景,从而控制了爱德华,当做自己的傀儡。他才是这一切罪案真正的幕后主使。

  • 蔷薇庄园案件的真相逐渐浮出水面。管家在控制爱德华之后,串通早就认识的李律师销毁遗嘱,然后设计陷害白家康,失败之后直接将白家康从楼上摔下,企图栽赃给赵刚;他安排爱德华偷偷溜出庄园,给赵刚送去有毒的泡泡糖,杀死赵刚;最后让爱德华伪装成自杀的样子,企图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一切罪行都推到一个死人身上。当管家被问及他的作案动机时,吉祥替他说了出来:原来赵柔是管家和白兰的私生女!管家做这一切都是为了确保遗产能被赵柔得到。蔷薇庄园案顺利告破,帮凶李律师却被巡长弗兰克无理由释放,张正和毛庭鹤也无可奈何。儒毅再次询问吉祥对于两人感情的想法,吉祥依旧无法确定自己的感情。亚飞和田小田在侦探社门口偷看,张正恰好赶来,也推门走进了侦探社。

  • 侦探社内,张正帮吉祥和儒毅做出选择:抛银元。吉祥并不在意最后得出的结果,依旧坚定的选择和儒毅在一起。这一切都被来找儒毅的姗姗看在眼里。姗姗伤心欲绝,质问儒毅,恳求儒毅,但都无法改变儒毅的心意。姗姗羞愤离去,独自在酒吧中买醉,甚至自杀殉情。被救醒的姗姗眼中依旧只有儒毅,她不容许父亲做出伤害儒毅的事情,哪怕儒毅只是将她当做好朋友看待。儒毅带吉祥去家中拜见父母,毛庭鹤选择用避而不见的方式表示反对,杜丽莎则在言语上讽刺挖苦吉祥,最后警告吉祥不要忘记自己的寡妇身份,告诉她儒毅是不可能和一个寡妇在一起的。吉祥只好带着满心的伤痛离开毛家。

  • 儒毅因为父母对吉祥的偏见,毅然决定离家出走,还辞去了巡捕房的工作,吃住都在侦探社内。毛庭鹤大怒,警告儒毅以后不要再回到毛家,但是对儒毅的辞职,毛庭鹤也充满无奈。一位大娘被发现死在江边,吉祥带着大爷去巡捕房报案,遇到来巡捕房找儒毅的姗姗。姗姗和吉祥进行了一番深谈,她向吉祥表达了自己对儒毅的爱,恳求吉祥将儒毅让给自己。思绪万千的吉祥回到侦探社,恰好遇到儒毅精心设计的求婚仪式。当儒毅满心期待的以为一定能够成功的时候,吉祥却没有答应儒毅,让儒毅深受打击也困惑不已。丁大力告诉儒毅,姗姗曾经和吉祥交谈过,儒毅才总算明白吉祥的顾虑。

  • 知道症结所在的儒毅找到吉祥,告诉吉祥,他愿意两个人一起承担今后面对的任何困难和挫折。儒毅的真诚打动了吉祥,吉祥终于戴上戒指,同意和儒毅一起面对将来的生活。毛庭鹤生病,吉祥想要买毛督察最喜欢的蟹黄壳让儒毅带过去,可是卖蟹黄壳的老师傅不在。吉祥只好凭借儒毅的记忆,不断地尝试,终于在熬了一个通宵后,做出了让毛庭鹤满意的蟹黄壳。旅馆发现不明身份的男死者,张正等人调查后居然发现死者与吉祥找到的大娘死因相同,都是因为用假药阿司匹林导致的心脏病发死亡。巡捕房由此查出了一起倒卖假药的大案。侦探社和巡捕房联合办案,查出蔷薇庄园案中被释放的李律师似乎也和假药案有牵连。吉祥他们不知道的是,李律师背后的真正老板,就是姗姗的父亲,太平制药的老板楼世平。

  • 张正派人盯紧李律师的一举一动,试图从他身上找到假药案的线索。毛庭鹤的寿宴将至,吉祥没有收到请柬,虽然失望,但是也暗自准备做寿桃带给儒毅的父亲,表达自己的心意。毛庭鹤邀请楼世平后,无意间听到了楼世平和巡长弗兰克的对话,明白了他们就是假药案真正的始作俑者。阴谋被撞破后,楼世平和弗兰克两人企图拉拢毛庭鹤一起加入,被毛庭鹤正色拒绝,并且忠告两人投案自首。生日宴当天,楼世平佯装要和毛庭鹤商量案情,邀请他宴会后酒吧一聚,毛庭鹤答应。宴会上,吉祥送来亲手做的寿桃,却被毛庭鹤无情拒绝,吉祥伤心离去。毛庭鹤在宴会后意外被炸身亡,因为有人目击吉祥曾经在毛庭鹤的汽车旁出现过,吉祥成为了第一嫌疑人。虽然吉祥声称看到过一名脖子上有刀疤的小混混,但是并没有其他人证。张正和儒毅等人都不相信吉祥会杀死毛督察,但是不得不按照程序将吉祥暂时关押进巡捕房。

  • 毛庭鹤遇害,毛家沉浸在一片凄风惨雨中。儒毅告诉母亲一定会尽快将凶手绳之以法,杜丽莎却坚持认为吉祥就是凶手,任凭儒毅如何解释也没有用。巡捕房中,探长杨鹏在弗兰克的授意下将吉祥单独提审,企图将爆炸杀人的罪名栽赃给吉祥。吉祥坚持不肯就范,并将消息传递了出去,但还是晚了一步。张正被弗兰克无故停职,当他和罗森分头赶到武馆和侦探社的时候,杨鹏已经将爆炸案的罪证栽赃给了吉祥,儒毅也被带回巡捕房关押。张正带领众人在侦探社分析案情,由炸弹型号查到了军火走私贩子瓜子身上,但是却得知瓜子已经潜逃去了南京。大家将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了和案件有牵连的李律师身上。楼世平对儒毅另有打算,示意弗兰克将儒毅释放。儒毅在狱中承诺吉祥,一定会为她洗清冤屈。

  • 罗森无意间听到儒毅被释放的真相,众人推断弗兰克身后一定还有幕后主使者。张正用计让李律师受到楼世平的怀疑,想要等李律师背叛后说出真相,但是被楼世平抢先杀人灭口;儒毅发现军火贩子瓜子其实并没有离开上海,将其抓获后,刚刚逼迫她同意和侦探社合作,却也被楼世平杀害。众人失去了所有的破案线索,张正无奈去请求弗兰克,也以失败告终。就在众人都心灰意冷的时候,楼世平找上门来和儒毅做交易,儒毅终于明白,原来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居然就是平时慈眉善目的楼世平。儒毅忍痛答应和楼姗姗结婚,作为释放吉祥的交换条件。出狱后的吉祥并不知情,当她询问起儒毅的情况时,众人都不忍心将真相告知,她也只能得到含糊的回答。

  • 吉祥回到武馆,无意间得知了儒毅已经变心、要和姗姗结婚的消息。难以置信的她要去找儒毅问明白,被众人拦下。婚宴现场,失魂落魄的儒毅得知吉祥要离开上海,不顾一切的赶去见她;而姗姗也因为从楼世平和弗兰克的对话中得知父亲要派人杀害吉祥,匆忙离开。儒毅及时赶到吉祥身边,帮助吉祥躲避了杀手的追杀,两人澄清了误会。来报讯的姗姗得知父亲楼世平就是自己一直在报纸上声讨的假药案和爆炸案的元凶,无法接受现实,回家质问父亲。吉祥用计从刀疤保镖口中得知楼世平重要的犯罪证据——账本,就在众人商议如何取得账本时,杨鹏带人将吉祥、儒毅和田小田再一次抓回了巡捕房。亚飞暗自下定决心,要拿到证据,救出师姐。

  • 亚飞向父亲坦白,没想到李然早就知道她的一枝玫身份,还对她进行了一番鼓励。亚飞独闯楼世平的制药仓库,虽然最后抢到了账本,但是自己也身受重伤。张正及时援手,面对生命受到威胁的爱人,他终于克服了心中的症结,开枪救出了亚飞。吉祥等人获救,亚飞却因为暴露了一枝玫的身份要被关押,虽然亚飞自己认为卸下了心头的重担,能够坦然面对张正,但大家还是为亚飞感到惋惜。案件真相曝光,弗兰克被捕伏法,楼世平却早已逃之夭夭。姗姗突然约儒毅见面,吉祥和儒毅上演苦肉计,终于将楼世平逼上绝路。姗姗成功劝说企图同归于尽的父亲放弃了反抗,甘心伏法。最终,儒毅和吉祥也得到了姗姗的祝福,上海滩从此以后又多了一对煮妇神探。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