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刀光枪影 立即播放

5亿播放
电视剧 45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张东东

类型:年代剧/军旅剧/战争

语言:国语 年份:2016

简介: 抗战时期,怀揣爱国之志的青年高天行立身旧上海,欲凭一己之力抗日救国。高天行在一次行动中结识了行走江湖的任非常,两个年轻人惺惺相惜,结为兄弟,屡次与敌奋战,立下奇功。国民党和日方均想方设法收编二人。正当...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37年初,日军的铁骑在中国的土地上肆虐。有着东方巴黎之称上海滩,正被一个巨大的阴谋笼罩。民间义士、学堂的体育教员高天行受雇准备刺杀来沪的日本议员河村;几乎与此同时,匿迹江湖开着诊所的杀手任海龙也接到神秘刺杀令,刺杀来沪的大汉奸迟梅亭。互不相识的两拨刺客暗杀的目标虽然不同,但时间和地点却出奇一致。任海龙的儿子任非常偶遇歌女满优,将其救下。在医院做护士的秦心蓝是任海龙的义女,她一直暗恋任非常,多年习武为的是找寻杀父仇人。任非常、高天行同时在车站行刺,打乱了彼此的计划。千钧一发之际,国民党军特处上海特区区长周使能带着女助手阿美阻止了高天行的行刺,原来,日方欲借主和派议员被刺挑起战争事端。枪战中,刚刚潜伏上海的日本间谍秋山和夫从任非常的身手想起了一个人,正是当年在日本参加同盟会为孙中山作保镖的老友任海龙。混战中,来为任非常做接应的秦心蓝救下高天行和任非常,撤退时,秦心蓝被警方抓获。

  • 周使能得到指示,迟梅亭是来上海和日本人议和的,想借日本人之手,割据一方。上级下令一定要阻止迟的阴谋。潜伏在上海的共产党员江泮也得到指令,密切监视上海的一举一动。高天行夜闯警察关押地救秦心蓝,无意间又与任非常撞上,两人齐力营救出秦心蓝。日本高层指令欲将秦心蓝之事发酵,以争取国际社会关注,同时可镇压日本国内人员主和派的行动。军特处上海区区长周使能和属下为了阻止日本人的阴谋,前来提审秦心蓝,不料半路发生意外。秋山和夫的手下滕田受命前来提押秦心蓝,路遇任非常、秦心蓝,两方搏杀,任非常渐感不支,幸亏高天行赶回来营救,高不慎负伤。任非常和秦心蓝将高天行带到诊所救治,任非常、高天行相见恨晚。得知秦心蓝被救走,秋山和夫恼休成怒,化名河村议员,留下阴谋文章嫁祸中国人,同时下令滕田等人化妆成中国刺客继续刺杀日本议员。

  • 秋山和夫令藤田买通报社印刷厂捡字工替换文章,欲散布中国人暗杀日本议员的假消息,妄图嫁祸中国人。不料被报馆工作的江秋声和来照看哥哥的地下党上海特科行动组组长江泮察觉,江秋声用笔名“中国喉咙”写下谴责文章。同时,周使能和阿美等人暗渡陈仓,及时阻止了日本人的刺杀行动,将议员送出上海。议员得知要杀自己的人居然是日本间谍,留下指责文章,指明真相。周使能派人将文章送到报馆,同“中国喉咙”江秋声的谴责文章一起捆成了一束炸弹,令日本人的阴谋彻底暴露。高天行从报章上得知真相,气愤险些被买办头目“小白鞋”利用,找中间人刀疤质询,却从“小白鞋”与刀疤的对话中得知背后的真相。任海龙要继续刺杀大汉奸迟梅亭,任非常四下找寻;迟梅亭受到惊吓,心脏病发作送进医院。秦心蓝得知诊治的人正是迟梅亭,任海龙和任非常欲除掉迟梅亭,两人行动,但最终顾全大局,要是迟梅亭有一点闪失,藤田将让全医院的人陪葬,不得已停止了行动。高天行非常佩服“中国喉咙”文章的力量,前来报馆想拜访江秋声,遇到藤田等人恼凶成怒后对他的刺杀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37年初,日军的铁骑在中国的土地上肆虐。有着东方巴黎之称上海滩,正被一个巨大的阴谋笼罩。民间义士、学堂的体育教员高天行受雇准备刺杀来沪的日本议员河村;几乎与此同时,匿迹江湖开着诊所的杀手任海龙也接到神秘刺杀令,刺杀来沪的大汉奸迟梅亭。互不相识的两拨刺客暗杀的目标虽然不同,但时间和地点却出奇一致。任海龙的儿子任非常偶遇歌女满优,将其救下。在医院做护士的秦心蓝是任海龙的义女,她一直暗恋任非常,多年习武为的是找寻杀父仇人。任非常、高天行同时在车站行刺,打乱了彼此的计划。千钧一发之际,国民党军特处上海特区区长周使能带着女助手阿美阻止了高天行的行刺,原来,日方欲借主和派议员被刺挑起战争事端。枪战中,刚刚潜伏上海的日本间谍秋山和夫从任非常的身手想起了一个人,正是当年在日本参加同盟会为孙中山作保镖的老友任海龙。混战中,来为任非常做接应的秦心蓝救下高天行和任非常,撤退时,秦心蓝被警方抓获。

  • 周使能得到指示,迟梅亭是来上海和日本人议和的,想借日本人之手,割据一方。上级下令一定要阻止迟的阴谋。潜伏在上海的共产党员江泮也得到指令,密切监视上海的一举一动。高天行夜闯警察关押地救秦心蓝,无意间又与任非常撞上,两人齐力营救出秦心蓝。日本高层指令欲将秦心蓝之事发酵,以争取国际社会关注,同时可镇压日本国内人员主和派的行动。军特处上海区区长周使能和属下为了阻止日本人的阴谋,前来提审秦心蓝,不料半路发生意外。秋山和夫的手下滕田受命前来提押秦心蓝,路遇任非常、秦心蓝,两方搏杀,任非常渐感不支,幸亏高天行赶回来营救,高不慎负伤。任非常和秦心蓝将高天行带到诊所救治,任非常、高天行相见恨晚。得知秦心蓝被救走,秋山和夫恼休成怒,化名河村议员,留下阴谋文章嫁祸中国人,同时下令滕田等人化妆成中国刺客继续刺杀日本议员。

  • 秋山和夫令藤田买通报社印刷厂捡字工替换文章,欲散布中国人暗杀日本议员的假消息,妄图嫁祸中国人。不料被报馆工作的江秋声和来照看哥哥的地下党上海特科行动组组长江泮察觉,江秋声用笔名“中国喉咙”写下谴责文章。同时,周使能和阿美等人暗渡陈仓,及时阻止了日本人的刺杀行动,将议员送出上海。议员得知要杀自己的人居然是日本间谍,留下指责文章,指明真相。周使能派人将文章送到报馆,同“中国喉咙”江秋声的谴责文章一起捆成了一束炸弹,令日本人的阴谋彻底暴露。高天行从报章上得知真相,气愤险些被买办头目“小白鞋”利用,找中间人刀疤质询,却从“小白鞋”与刀疤的对话中得知背后的真相。任海龙要继续刺杀大汉奸迟梅亭,任非常四下找寻;迟梅亭受到惊吓,心脏病发作送进医院。秦心蓝得知诊治的人正是迟梅亭,任海龙和任非常欲除掉迟梅亭,两人行动,但最终顾全大局,要是迟梅亭有一点闪失,藤田将让全医院的人陪葬,不得已停止了行动。高天行非常佩服“中国喉咙”文章的力量,前来报馆想拜访江秋声,遇到藤田等人恼凶成怒后对他的刺杀

  • 日本人阴谋彻底暴露和失败后,欲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全力保护与日本和谈的迟梅亭。南京方面也得知迟梅亭赶到上海,居然是与卖国行径有关,也命令周使能实施刺杀迟梅亭,阻止迟梅亭与日本人的苟合行径。任非常决意找高天行一同完成刺杀迟梅亭的任务;高天行虽为刺客,但他只杀日本人和汉奸,两人一拍即合。高天行打电话到报社找“中国喉咙”,追问迟梅亭的消息,叶秋声这才知道,昨天救下自己的人是高天行,却提供不了迟梅亭的消息。江泮得知高天行要刺杀迟梅亭,欲结识高天行。任非常得知消息,迟梅亭当天要参加一个日本人举行的私人宴会,高天行和任非常计划周详,欲去刺杀。周使能也得到迟梅亭赴宴的消息,令阿美带着人去刺杀。两帮人交集在一起,致使计划出现意外,相互误以为对方是保护迟梅亭的势力,撕杀起来。结果,迟梅亭得以脱身。阿美回来跟周使能汇报,说起任非常使用的蝴蝶刀。周使能想起火车站刺杀迟的人正是任非常。周使能欲将任非常收为己下,他通过刀疤如愿见到任非常,但是相谈之后,发现任非常是个没有信仰的人,其杀人的目的就是为钱。

  • 任非常在执行任务时处事缜密,周使能更加欣赏任非常,遗憾不能为己所用。他不知道的是,任非常的刺杀计划,其实都是出自高天行那里。周使能得到迟梅亭去浴池泡澡消息,告之任非常。任非常和高天行侦察好地形,经过激战,终于在浴池刺杀成功。周使能兴奋地向南京方面邀功,但不久,即得到消息,刺杀的居然是日本人为迟梅亭找的替身,周使能尴尬不已。任非常追上门来催要赏金,未果后以为周赖账,险些要了周使能的性命,多亏阿美解围。共产党员江泮综合各方面消息,一心想认识背后的高人高天行,欲为“我”所用。迟梅亭连遭刺杀,频繁更换住地。周使能又得知迟梅亭的藏身之地,再次提供给任非常。任非常和高天行侦查地形发,深感戒备太严,难以得手。迟梅亭受到日军保护,如陷囹圄,而前来见他的日军高官却推迟了时间,迟梅亭欲离开上海,遭到秋山软硬兼施的恐吓,答应再等三天。

  • 高天行和任非常在吃馄钝过程中,想到了一个行动计划。果然迟梅亭厌倦了日式料理,从窗外看到街头有卖云南过桥米线的小摊,催手下买来。不料,却中了高天行、任非常联手布下的杀机。两人利用过桥米线,把炸弹顺利送到了迟梅亭面前,不久后,迟梅亭屋内一声爆炸,计划成功。 行动成功后,任非常上门索要酬劳,周使能欲验明迟梅亭的正身后再支付任非常佣金,两方不快。但最终的结果出来,被炸死的仍然不是迟梅亭,而是他的侍卫。迟梅亭与日方代表的商谈再次更改时间和地点。周使能得到消息后,在国际饭店布置下刺杀计划,通知任非常执行计划。不料秋山得到密报,临时改变谈判地点。高天行在迟的住处外守株待兔,在半路除掉了欲前往参加会谈的车队。不料,发现其为替身,高天行果断的发现计划有变,追踪到机场,终于除掉大汉奸迟梅亭,阻止了日本人和迟梅亭的阴谋!

  • 周使能得到消息确认大汉奸迟梅亭终被除,得到了南京方面嘉奖,如约支付给任非常报酬,同时希望其引见高天行,任非常拒绝。周使能撒下人马,欲找高天行下落。秋山和夫也通过上海警察局局长打听高天行下落。警察局长通过江湖人士刀疤打听高天行下落。巡捕房得到消息,高天行正是参与营救秦心蓝的主犯,将其抓获,秘密关押起来。任非常得知高天行没有去学堂教学,四处打探消息,得知高天行被军警抓走,无奈只好求助周使能帮忙,周使能动用关系,救下高天行,高天行无以报答,周使能借机提出让其加入军统,高天行没有答应。联手做了几桩活计,高天行与任非常的兄弟之情日益牢固。江泮得到陕北秘电,爱国将领夏楚城因参与支持西安事变,蒋介石欲以“出国考察”的名义将其“发配”到海外,夏将军不日将从上海出国。组织上命令上海地下党确保夏将军出国前的人身安全。原来,近一段时间里,夏将军已经两次遭到国民党特务的暗杀。

  • 果不其然,周使能也接到刺杀夏将军的南京密电。戴笠要求此次刺杀绝对机密,不能露出任何马脚,更不能让外界把这次刺杀与蒋介石联系在一起。周使能在任非常和高天行之间选择了高天行。高天行询问所杀之人是谁,周使能欺骗其只说是为大汉奸,当杀之人。为还人情,同时高天行轻信了周使能的话,欣然前往。江泮和其嫂子以保姆的身份贴身保护夏将军,哥哥叶秋声担忧其妻子有孕在身。高天行潜入夏将军的住宅,伺机刺杀。当高天行倒挂书房窗外准备行刺的时候,被江泮发现,高天行不忍对女人下手,阻拦了高天行的行动,但在乱局中,江泮嫂子却因意外导致流产。高天行的失手让周使能颇感失望,高天行欲再行刺杀计划。秋山和夫也欲对夏将军实施暗杀,得知周使能已经先下手,便指望坐山观虎斗,听说周使能的刺杀失败,秋山派属下直接行动。

  • 夏将军茶食不香,其秘书认为将军不习惯上海的饮食。在江泮的陪伴下,在一家西安饭店订饭,被滕田利用,欲毒死夏将军,幸亏江泮机敏,躲过一劫。秋山不甘心,决意再施毒手。戴笠催促周使能抓紧时间完成刺杀任务,高天行决意狙击射杀,在执行任务时,却遇到任非常。原来,秋山和夫通过中间人刀疤,雇到了任非常。两人合力准备刺杀夏将军,潜进夏府,被江泮发现。来做内应的周使能怕计划败露,临时取消行动,摇身一变扮成代表委员长探访夏将军的客人,却遭到夏将军的讥讽。周使能探到夏将军离沪的时间,决意在码头实施计划。秋山和夫也将计划放在码头,为确保万无一失,滕田带人亲自操刀。码头上,高天行和任非常行动中,与滕田的人交集,高天行意外发现对方是日本人,果断终止了行动,和任非常一起,保护夏将军离开码头。高天行质问周使能所杀何人,为什么日本人出现在了刺杀现场?周使能搪塞,误导所杀之人系军阀吴佩孚。第二天,报纸报道了夏将军出国考察事宜,高天行对周使能心存疑惑。任非常逼问刀疤雇主是谁,刀疤说出是日本人,任非常险些杀了刀疤,令其不得对外

  •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日本全面进攻中国。8月初,日军占领平津后,对租界林立的上海虎视眈眈,骄横的日本人寻衅滋事。喝醉的日本武士欲调戏妇女,遭任非常痛打,刚要杀之,被高天行拦下。但一记暗枪打来,还是撂倒了日本武士。高天行隐约看出行刺的是一个女人。日本浪人并没有死,秋山和夫和藤田妄图把浩一治好后悄悄送走离开上海。然后,日军以武士被杀为由,大肆做起文章,为发动战争制造舆论。高天行和阿美联袂悄然到医院抢走了日本武士浩一。在日本人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高天行押着未死的日本武士浩一出现,怒揭日本人的阴谋,让日方颜面扫地,但战争已经不可逆转。周使能再邀高天行加入军统,高依然拒绝,理由是自己行走江湖,自由惯了。共产党员得知了高天行的壮举,誓要找到高天行,为革命事业出力。秋山和夫令“小白鞋”查找并暗杀高天行,“小白鞋”知道任非常和高天行情如兄弟,雇佣其他杀手行动。

  • “小白鞋”派出的杀手都未能得手。高天行得知“小白鞋”已经和日本人同流合污,欲铲除“小白鞋”。“小白鞋”求助于秋山和夫,希望能保护其安全。但最终在日军军营里,高天行独自除掉了“小白鞋”。秦心蓝心有任非常,却发现任与歌女满优打得火热,暗自伤神。而义父任海龙也不希望两人结合。“小白鞋”的拜把弟兄洪先生发誓要给其报仇,不成想雇佣的杀手竟然是并不知情的任非常,任非常得知真相,想退回佣金,却被拒绝。不得已,任非常开始执行任务,但双方在交手中,并未置双方于死地,最终结伴逃回无忌诊所。洪先生认定任非常收钱却不行刺,有失江湖道义。

  • 洪先生来到无忌诊所会任海龙,希望交出杀死拜把子兄弟“小白鞋”的凶手。但痛恨日本人的洪先生得知“小白鞋”掌管的大发贸易暗地里在为日本人运送物资,同时得知了高天行的义举,与高天行冰释前嫌。洪先生名正言顺接管了大发贸易,断绝了与日方的交易,高天行来看任海龙和立春之机聊时局,任海龙越来越欣赏高天行,任非常渐感不是滋味。而任非常与歌女满优打得火热,喜欢任非常的秦心蓝暗自神伤。日军指挥部少佐空闲升带人在街头滥杀无辜,引发民愤。日本总部为平息民愤,令空闲升调往异地。高天行、任非常联手活抓了空闲升,并把空闲升带回来无忌诊所。高天行试图将空闲升的照片见报,进一步揭穿日本人的阴谋。

  • 秋山在追查空闲少佐的过程中,感觉到故友任海龙的存在,前去探访。原来,任海龙当年在日本参加过同盟会,与秋山有过一段交集。秋山感觉任海龙一定知道空闲升的下落,欲下手。江泮通过秦心蓝的冲洗的照片得知了前夜发生在日本的行动真相,跟踪前往,发现了无忌中医诊所地点。江泮将消息汇报了上级,上级授意将空闲升带到苏区,一方面打击日军的嚣张气焰,另一方面也能鼓舞我军士气。同时,江泮再次认识到了这是一群正义的热血青年。为了保护这一批热血青年的生命安全,江泮来到了无忌中医诊所阻止任海龙欲把空闲升照片见诸报端的行动。不料江泮已提前出发前往报社送照片和稿件,果真在保管受到了日军的袭击,千军一发之际,高天行、任海龙和江泮的及时出现,挽救了秦心蓝。同时,江泮在救助秦心蓝的过程中,再次见到了高天行。秋山和夫前来无忌中医诊所与任海龙摊牌,打听空闲少佐的下落,任海龙义正言辞的拒绝。

  • 藤田蒙面闯入无忌诊所后院找寻空闲升的下落,幸亏相信了江泮的话,已经将空闲升转移。江泮及时将空闲升转移到西北西安。日军没能找到空闲升恼凶成怒,抓走了立春。任非常和任海龙闯入日军军营想救走立春,不料,却未能如愿带走立春,并被告知要用空闲升来交换立春。任海龙和任非常再次夜闯日军军部,营救立春,任海龙却被日军活抓。任非常返回救父亲,秋山和夫因无法找到空闲少佐并觊觎任海龙在上海滩的权势,无奈放走了任海龙和立春。空闲少佐被迫剖腹自杀。无忌诊所回归平静,任海龙希望秦心蓝早点结婚,而秦心蓝却一心要报杀父之仇。战争进入白热化。在周使能的授意之下,高天行、任非常潜入日军指挥部窃取日军的进攻计划,试图阻止这场战争。

  • 高天行和任非常携手潜入日军军部,首次拿到的却是假的进攻进化,为了完成任务,高天行再次返回拿到了真正的作战计划。阿美奉命接应高天行,周使能却告诉他一个不幸的消息:日军扬言三个月消灭中国的计划已经在上海破产,此时,再与日军决一死战,已没有多少意义,委员长已经制定出新的国防大纲,那就是以空间换取时间,为此,国民政府决定放弃上海。高天行震惊。 第二次沪淞会战结束,上海陷落。上海战事吃紧,夏楚城将军被蒋介石紧急召回,到上海指挥自己的老部队与敌激战。高天行得知了之前周使能让自己刺杀的对象是爱国夏楚城将军,与周使能爆发了冲突。原来,夏楚城毕业于黄埔一期,军事才能一直为蒋介石所欣赏,只是因为在西安事变中的立场,让蒋介石所不容。现在国难当头,委员长又需要这样一位难得的战将。果不其然,夏楚城指挥部队与鬼子打得不可开交,但终因武器装备低劣,部队被打散。夏楚城失踪。周使能和江泮几乎同时找到高天行,希望找到夏楚城,周使能告诉高天行,夏将军一旦落到日本人手里的话,会极大动摇军心。周使能的意思是,如果中将要投诚日本人

  • 夏楚城联络旧部,为灾民幕捐并鼓励国人,其藏身之处被发现。为了安全所见,高天行把夏楚城将军送到了老百汇,不料,日军上门搜查,高天行营救中,幸亏满优及时圆场,夏楚城将军得救。日军实施报复,把舞厅的歌女抓走,送往前线当慰安妇。任非常救下满优。高天行自责,在他看来,是因为自己的过失害了这些歌女。周使能则表示,牺牲是必要的,救出夏楚城和这些歌女被送往前线比较,是一本划算的买卖。高天行难以接受周使能的冷血。可是,让所有人吃惊的是,夏楚城脱身后还是被敌人暗杀。落魄的旧军阀和老官僚站在风云突变的局势旋涡中,体味着时局发展态势,观察着政治风向。他们都有一个同样的目的,那就是企图借助日本人的势力东山再起。重庆方面密令周使能加强上海特务组织的工作,对这些蠢蠢欲动的有社会影响力的人士进行秘密监控。

  • 周使能接到重庆方面指令,军阀汤大头秘密来到上海,联系旧部和帮派,要借势日本人行事,务必铲除。因汤大头有不少旧部属在国军部队任要职,所以此次暗杀要绝对机密。周使能深感为难。原来,周使能早年是汤大头的部下,他不愿背上刺杀汤的罪名。汤大头潜入上海,果然约见周使能,明章直露说出重庆方面欲暗杀自己的计划,让周使能保护自己。周使能一边周旋,一边请高天行帮忙。汤大头防卫严密,高天行很难得手,找来任非常帮忙。不想,意外得知汤大头竟然是秦心蓝的杀父仇人。几经周折,在饭店内,任非常、高天行和秦心蓝联袂杀掉了汤大头,不料却是其替身,汤大头侥幸还生。

  • 汤大头自感作孽太多,在寺庙还愿时,终被秦心蓝枪杀,但临终时却说出杀害秦心蓝父亲另有其人,名叫聂谦,秦心蓝追问,汤大头却被冷枪击命。秦心蓝被军警抓获。高天行、任非常齐心营救,高天行也寻求周使能的帮助,但都进展不大。江泮和江秋声得知消息后,在报章上大肆制造舆论,上海各届要求租界释放秦心蓝。周使能也利用南京国民政府的关系和英租界交涉,并托人出面作保,租界迫于压力,最终成功救出了秦心蓝。高天行对周使能心存感谢。

  • 高天行和秦心蓝一道来感谢周使能,并想让周帮助查找汤大头临终说出的聂谦下落,周使能答应会通过重庆的关系帮忙寻找。在沪的日军要召开祝捷大会,秋山希望任海龙参加,高天行欲借机刺杀日本高官林崛灭了日本人的嚣张气焰。周使能也欲借机扬名立万,可又担心计划失败。在任海龙的建议下,高天行联手江泮实施计划。江泮为了顾全大局,不让日本人伤及无辜,也避免日本人嫁祸中国人。大家想出了日本人自己刺杀自己人的计划,高天行成功说服洪先生参与其中,派出了其手下会说朝鲜语的小东北进入会场,原来小东北为潜伏的共产党员江泮的弟弟,瞒着父亲,小东北接受了任务。最终成功炸死了林崛。

  • 小东北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牺牲。老蒲得知自己的儿子死亡悲痛欲绝。通过此次联手,江泮与高天行互为赏识。周使能将刺杀之功揽为己有,更加希望高天行加入自己麾下,高天行犹豫。江泮的父亲也是属下老蒲迫切发展高天行,江泮认为时机还不成熟。任非常利用上海暂时的平静,与满优卿卿我我。秦心蓝威胁满优,任非常不满。秦心蓝追查仇人聂谦一直没有进展,周使能解释国民政府迁都重庆时,很多材料都已经丢失,他一直在努力。高天行和秦心蓝前去洪先生处悼念小东北,并成功说服洪先生成为同道中人。同时,秋山和夫前来无忌诊所劝说任海龙出山,帮助其维护上海新秩序,任海龙严正的拒绝。南京大屠杀爆发,南京陷落。在周使能的劝说下,高天行明白过来,仅靠个人力量已无法完成抗日救国的目标。

  • 在南京陷落的悲恸中,高天行答应加入军统,其前提条件是,让周使能查出聂谦。周使能答应下来,并不失时机地给了他一个地址和一张照片,让其刺杀一个目标,居然是江秋声。高天行应允下来。高天行去看望任海龙,任非常无意间见到江秋声的地址和照片,悄无声息去暗杀了江秋声及其妻子。通过报纸,高天行才知道自己要“暗杀”的人居然是久仰其名的“中国喉咙”,而得知叶秋声居然是江泮的丈夫,更是悔恨愧疚。他迁怒于周使能,周使能给出的解释是误会,也深表惋惜。高天行心怀内疚,经常来看望江泮。江泮的为人处世以及对时局的看法,影响着高天行。交流中,高天行意外得知江泮和嫂子曾经为保护爱国将军夏楚城,致使嫂子四个月的孕辰中断,自此不能生育。高天行大为吃惊,因为这一任务正是他受周使能之命前去执行的。他把枪口对准周使能,周表示:“乱世需要刺客,更需要枭雄,德国是希特勒,意大利是墨索里尼,中国想成强国,也需要枭雄,这个枭雄就是蒋介石。”周的一番言论,让高天行矛盾起来。江泮的大义,让高天行深受触动。

  • 江泮无意间知道了高天行就是导致自己嫂子流产的凶手,欲杀了他,但最终深明大义,未下手。 新四军在苏北屡屡抗击日军,一位受重伤害的新四军指挥员被送往上海治疗,因为病情严重,秦心蓝和任海龙在医院进行救治。秋山和夫得到情报,对各个医院进行严密盘查。江泮将术后的新四军指挥员转移到照相馆,请来了任海龙为其治疗,可是,指挥员的病情越来越重。高天行和江泮居然将伤员送至日本医院,任海龙用一口流利的日语躲过了盘查,指挥员治疗成功。 任非常和歌女满优打得火热,在街上被郑婶和秦心蓝遇见,心蓝醋意大发。

  • 秋山和夫为了维护建立新秩序,迫切需要代言人,任海龙成为不二人选,可任海龙不但不答应,还痛斥了秋山和夫,秋山既无奈又痛恨。他转而把目光瞄向了任非常,任非常同样不肯背负汉奸的骂名。可秋山从任非常的身世上,感觉到背后的隐情。满优到无忌中西医诊所找任非常,秦心蓝对其言语争锋。秦心蓝对任非常的痴情难以自拔。任海龙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郑婶想一心促成任非常和秦心蓝。但任海龙还是拒绝促成非常和秦心蓝在一起,认为行走江湖的任非常配不上秦心蓝。任海龙似有难言之隐。秋山和夫为了让任非常加入他们为他们干活,抓住了非常所爱的满优,要挟任非常就范。任非常一人前往救满优,果不其然,任非常被藤田所抓,严刑逼供,逼其就范。海龙为救任非常不得已来找秋山和夫,秋山挟迫任海龙去杀一个人,居然是洪先生。原来,洪先生掌管的大发贸易公司,屡次不肯为日方的运输提供方便,秋山受命杀害洪先生。任海龙处于两难境地。上海地下党屡屡遭到暗杀,江泮请高天行找洪先生帮忙调查。

  • 任非常被放出来,任海龙不愿意杀日本人要杀之人,秋山和夫多次电话提醒任海龙别忘记答应的事,见任海龙迟疑,任非常深夜悄然去刺杀洪先生,一番搏奕之后,任非常意外陷入洪先生防身的陷阱。同时,前来帮助任非常的秦心蓝也被遗弃抓了起来。秦心蓝悲痛欲绝的求洪先生放了任非常,洪先生释放了秦心蓝,欲杀任非常。任海龙得知任非常的行径后无计可施,找来高天行商议。高天行在江泮的帮助中从中斡旋,洪先生深明大义,最终选择了离开上海,将大发贸易托付全高天行代管。

  • 江泮对高天行充满感激。同时,高天行主动提出要加入中共,成为其同志,江泮欣然接受。让其作为秘密党员继续在军统潜伏,随时报告其动向,江泮成为了高天行的上级领导。洪先生离开上海去了香港,他的离开让任海龙有了口实。秋山和夫虽然明白其中必有蹊跷,却也拿任海龙没有办法。“小白鞋”的把兄弟余家根对大发贸易公司早已虎视眈眈,他暗中与秋山和夫勾结,欲吞下大发公司。余家根为讨好秋山和夫,疯狂参与日本人的“斩首行动”,欲除掉国民党周使能。国民党和共产党都有铲除之心。秋山和夫欲借余家根之手除掉周使能,余家根为了不惊动重庆方面,也为了给日本人一个交代,借任非常的刀杀人,雇佣了任非常去执行刺杀周使能的任务。为了顾全国共合作的大局,江泮在无意间救了正在被追杀的周使能,深明大义的救了明知是国民党的他。

  • 阿美为了报任非常袭击上级周使能的仇,独自蒙面到无忌中西医诊所刺杀任非常,不料却被高天行阻止。高天行找到了任非常询问真相,得知任非常受雇于余家根,高、任两兄弟产生了第一次争执。高天行和周使能决定联袂除掉上海滩最后一个地痞。更让高天行意外的是,任非常居然成为余家根的贴身保镖。锄奸行动因为任非常的阻挠而失败。高天行因为任非常的言而无信,两人大打出手,任龙阻止了两人,也斥责了任非常认钱不认人的举动。同时,江泮也因为于家根在上海的势力,多次行动都失败。高天行献计,让任非常引荐自己,主动请缨加入于家根的队伍,在于府借机接近了于家根,终于除掉余家根,给上海亲日的汉奸给以震慑,震动上海滩。任非常欲坐上大发贸易的老大交椅。余家根的手下痦子见余已经死,投靠任非常。

  • 投靠余家根的痦子眼见任非常在大发贸易的势力越来越大,积极靠拢任非常。任非常在上海滩开始呼风唤雨。周使能为更好的利用控制高天行,不能让他和共产党走的太近,希望手下阿美去接近高天行,利用感情拴住高天行。任非常为了霸占洪三爷的家业,决议除掉洪三爷的手下秤砣,在任非常的计策下,痦子联手日本人在于家根的葬礼上杀掉了称砣。为了掩人耳目,任非常除掉了痦子。同时在任非常面前,挡着的一座大山就是高天行,在任非常的运筹之下,如愿坐上了大发贸易的第一把交椅。高天行立下规矩,不做日本人的生意,任非常答应下来。高天行请江泮利用组织关系寻找聂谦,意外获悉聂谦就是周使能。高天行大惊。江泮劝其放下以前的仇恨,毕竟现在的周使能在积极抗日。高天行茫然。一次阿美在醉后突出实情,证实了周使能就是聂谦,当年给汤大头补了一枪的人正是她受周使能指使。任非常无意中也听到了消息。

  • 任非常得知周能使能就是妹妹秦心蓝的杀父仇人后,决意替妹报仇。任非常把周使能是秦心蓝的杀父仇人告诉了心蓝。但在国共合作的关头,任海龙阻止了秦心蓝的行动,不愿意让她背上汉奸的罪名,希望心蓝能暂时放下仇恨,让正在抗日的周使能再活几日。高天行无法同秦心蓝交代。这一消息也被任非常听到,他告知秦心蓝。两人擅自去行刺周使能,被阿美和高天行阻拦。任非常和秦心蓝都无法原谅高天行。秦心蓝放出话来,谁杀了周使能,她一定嫁给对方。高天行逼周使能说出当年杀害秦父实情,周使能慷慨激昂的一通国难当头的说辞,让高天行矛盾起来。秦心蓝祭拜父亲,决议等国仇报了后再报家仇。江泮得到上级秘电,要全力阻止顾绍康和日本人会谈成立伪国民政府。同时,周使能也接到上级指令,刺杀汪精卫的特使顾绍康。

  • 周使能为了更好的收归高天行,周使能再次指示高天行执行任务。顾绍康到达上海后,一直被日军司令部严密保护,江泮几番跟踪,一直无从下手。老蒲只得同意她去找高天行。江泮利用顾绍康嗜好古董的雅好,欲钓出顾绍康。高天行盗得夜明珠,成为晋见顾绍康的敲门砖,高天行和老蒲一起刺杀了顾绍康。高天行受伤。

  • 因为投降派顾绍康的死亡,秋山和夫受到了上级的指责,上级指令秋山寻找更多的汉奸傀儡,以华制华。高天行准备将盗来的夜明珠送给秦心蓝。不想出现周折,老蒲为了革命,把夜明珠卖了交房租,老蒲与高天行的矛盾加据。江泮感觉愧对高天行。秋山和夫欲在上海培养为己所用的汉奸傀儡,欲请任海龙出山。任海龙拒绝。任海龙说服高天行,要锄草还不如除根,带人频频刺杀日军和汉奸,周使能将这些功绩都归于自己名下。江泮阻止任海龙的行动,因为如此一来,引发的是日军疯狂的报复。很多爱国人士、纷纷被抓。江泮发现了大发贸易背地里与日方的交易,告知了任海龙和高天行。高天行追查到与刀疤有关,欲追查下去,任非常杀死刀疤。在任海龙的坚持下,任非常不得已退出大发贸易。高天行将大发贸易解散。任非常将怨恨记在高天行身上,两人发生激烈争执。

  • 日本人疯狂的报复国人的义举,抓了很多爱国人士,其中因为有人叛变,江泮所去的接头地暴露,不幸被抓。老蒲请高天行帮忙营救,高天行前去,为时已晚,他自己也遭到埋伏在此处的日军包围,他拼命冲杀,身受重伤的时候,被满优所救。满优留高天行在育婴堂疗伤,高天行意外发现有日本人的物品,对满优产生提防,欲离开育婴堂。满优说出自己业余时间到日本人家里做些家教。满优感觉到了高天行的警惕心理。满优说,自己反对战争,反对血腥,疼恨日本人,至于为什么给日本人做家教,是因为她感觉战争和孩子无关。大家都在为解救江泮而苦恼,满优表示能为救出江泮助一臂之力。献计绑架日本皇族后人大田侦佐,交换江泮。果真在舞会上宠,高天行将其绑架。可让人意外的一幕发生了,大田侦佐对秦心蓝心生情素。秦心蓝随水推舟,骗出大田侦佐。高天将其软禁,成功交换出江泮。江泮被救出后,老蒲终于同意发展身为国民党人员的人高天行参加革命。同时也希望两人能确定关系。因为满优的回来,秦心蓝与任非常的关系再次产生矛盾。

  • 江泮父亲老蒲一心想促成高天行和江泮在一起,同时催促赶快把他发展为共产党员。高天行来看望江泮,看到了曾经在刺杀夏将军时留下的戒指,得知江泮的嫂子流产与自己有关系。老蒲在房门外闻听此言,追问起来,高天行支吾。老蒲反对两人交往,认为高天行是一个刽子手,害死了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坚决反对他和江泮交往。汪精卫要在南京签订《日汪协定》,上海方面要派代表团出席签字仪式。重庆方面指示,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止这个代表团,以震慑亲日分子。高天行从周使能处接命,谋划此次暗杀行动。阿美从大田侦佐嘴里得到确切情报,代表团乘坐的是“天马号”快车。高天行联手任海龙、任非常,参与炸车行动。

  • “天马号”快车被炸后,秋山和夫疯狂报复,周使能被捕,面对76号魔窟的刑具,周使能不为所动。秋山将周使奉为座上宾,半个月之后,居然将周使能释放。原来,秋山和夫使了一出离间计。重庆方面据此断定周使能已经投降,命阿美取代周使能成为对长,阿美受命刺杀周使能。高天行对这个阻止再次产生了怀疑,同时和阿美布置退路,一旦周使能真的投敌,将有一个应对之策。被重庆放弃又被唾弃为汉奸的周使能无路可走,终于屈服于秋山和夫。阿美对周使能的变节深感失望。周使能的情报,令军统的上海地下组织遭到严重破坏,高天行怀疑阿美为何平安无事。秦心蓝得知了周使能已投敌为汉奸,决心报杀父之仇,铲除周使能,被高天行和阿美阻止。

  • 周使能得到重庆指示,让其“自裁证清白”,周能使伤心欲绝。独自前往日军司令部“76号”前往刺杀秋山和夫,但秋山早已算计好周使能不会杀自己的。不得已,周使能投敌加入“76号”。 满优回到上海后似乎对高天行有了感情,可高天行对其不为所动,还是对江泮一往情深。另一方面,满优与任非常又恢复了来往。秋山和夫再次收到“蛇”的指示,要除掉上海的江湖人士任海龙。同时,秋山逼迫周使能告诉“天马号”事件的背后真凶,周使能告知是任非常及其任海龙所为。因为周使能的被抓,军统以及共产党的多处联络站都被日军发现。周使能秘密前往军统的一个联络站发电报,被江泮和高天行发现。在即将被高天行抓住之前,被阿美所救。秋山听信了周使能的说辞,派出手下对任非常实行消灭,不料却被任非常狠狠的回击,未能得手。满优来到任家,告知自己已怀有非常的骨肉,不得已,任海龙前辈要非常承担起男人的责任。同意了娶满优为妻的请求;同时,任海龙得知任非常与秋山勾结,盛怒之下剁了任非常的手指,使其无法再发飞刀,并赶出家门。秦心蓝伤感。高天行赶来欲劝解,却为时已晚

  • 在任非常的透露下,共产党联络站收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在一次行动中,位于照相馆的联络站被发现,江泮父亲老蒲被抓。江泮求助于高天行,希望能帮忙救出自己的父亲。老蒲受到了严刑拷打,但也未招供,奄奄一息的老蒲送到了广慈医院。因为照相馆被炒,江泮和延安方面失去了联系,不得已要花一根金条买一台电台。江泮从大局出发,计划把筹集到的钱用于买电台和延安取得联系,放弃救自己的父亲。高天行看不过去,自己出手帮助江泮拿到了电台。和上级建立联系后收到命令,希望江泮能在上海筹集军费购置一批军队紧缺的棉衣。江泮又打算用救自己父亲的钱完成任务,高天行坚决反对。高天行、任海龙和秦心蓝前往广慈医院救助老蒲,不料成为汉奸的任非常寸步不离的守在旁边。在任海龙的帮助人,高天行顺利救出了老蒲,不过,在离开医院的时候,老蒲为了不拖累高天行和江泮,英勇就义。高天行被这对父女的义举打动,终于正式参加革命。日本天皇特使高月简宝来上海巡视,意外摔伤腰部。秋山来找任海龙出诊,任海龙开出中药。高月简宝感觉有了效果,来谢任海龙。

  • 高月简宝设宴款待任海龙,准备借机在半路上将其掳到日本,为天皇效力治病。任海龙识破诡计,安危脱险。江泮和高天行分析出高月简宝此次中国之行像是有什么使命在身。秦心蓝通过大田侦佐,果然得知重要情报。高天行潜入军用飞机,从高月简宝身上取到了军事情报,飞机在半空机毁人亡。 高月简宝的机毁人亡,让秋山和夫对任海龙动了杀念,在他看来,了解高月简宝行踪的人,只有任海龙。他不想自己动手,欲让任非常杀死任海龙。

  • 高月简宝设宴款待任海龙,准备借机在半路上将其掳到日本,为天皇效力治病。任海龙识破诡计,安危脱险。江泮和高天行分析出高月简宝此次中国之行像是有什么使命在身。秦心蓝通过大田侦佐,果然得知重要情报。高天行潜入军用飞机,从高月简宝身上取到了军事情报,飞机在半空机毁人亡。高月简宝的机毁人亡,让秋山和夫对任海龙动了杀念,在他看来,了解高月简宝行踪的人,只有任海龙。他不想自己动手,欲让任非常杀死任海龙。对秋山的卑鄙伎俩,任非常很是愤慨,把刀顶在了秋山的鼻子上,可是,秋山却说出了任非常的身世:任非常居然是日本人之后,当年斩杀其全家的仇人正是任海龙。任非常答应了,但提出要求,不能动秦心蓝。任非常终于向任海龙举起了屠刀,可关键时刻,他又犹豫起来。盲童立春似乎“看”到了任非常的弑父过程。任非常欲杀立春,却还是没有下得去手。但任海龙却还是被赶来的满优杀害。立春把任非常回家的事情告知郑婶,郑婶心生疑虑,威胁立春不准瞎说。

  • 在任海龙的葬礼上,各色人物都已到齐,秋山前来悼念,秦心蓝举枪,高天行赶到,将困境解围。秦心蓝因为任非常和周使能走到了一起,渐渐对任非常非常失望,郑婶想要撮合心蓝和高天行成婚。周使能住到找到了高天行,希望高天行能和自己一起忍辱负重的“投靠”日军。上海地下党频频遭到秋山的破坏,江泮要除掉秋山。秋山催任非常杀掉高天行,任非常将这个皮球踢到了周使能那里,说高天行曾是周使能的手下,不知道周使能当初为什么没有出卖高天行。周使能提出收服高天行,秋山不信。周使能果然约见高天行,说自己是假意投降,高天行感觉到周使能肩负着另外的使命。从阿美那里,得到了确认。高天行和周使能的接触,被郑婶遇到,秦心蓝误解。高天行求证任非常的身世,郑婶不肯说出实情。任非常得知高天行在追查任海龙死因,深感恐慌,疯狂抓捕高天行,高天行无处藏身。为了高天行的安全,江泮欲将高送往解放区。高天行将秋山让周使能说服自己投降的事告诉江泮,决定将计就计,江泮认为太过危险没有同意,高天行执意坚持,江泮让步,两人合计出了一个周密方案。

  • 高天行通过和周使能的一个双簧,令监听对话的秋山相信了高天行的诚意。高天行正式加入了“76号院”。周使能对高天行的态度转变半信半疑,秋山和夫也表示怀疑,任非常更认为这是天方夜谭,怂恿秋山杀之。周使能反唇相讥,说任非常是因为满优对高天行有情愫,才心生嫉妒,两人属于情敌。秋山其实也不相信高天行能投降,他是想借高天行摧毁上海的地下党组织。周使能向秋山交出一份名单,说是高天行投诚的见面礼。秋山根据这一名单,捕杀破获了几个军统在上海的电台,大感意外。可这惹恼了任非常,因为这些人都在其掌控范围之内,眼看就要到手,却被高天行抢了头功,任非常感觉其中必有猫腻儿。任非常在秋山和夫面前设下计策,让高天行到教堂去刺杀一个军统组织,高天行依约而行,将在场的人一一刺杀,而这些人竟然是日本特高科的特务。秋山有苦难言。从秋山和夫嘴里,高天行得知要召开重要的军事会议。据周使能得到的情报,这次会议的主题是商讨在华增兵以及作战计划,计划名为“一号作战计划”。周使能决意和高天行联手,获取该计划。可密码箱一直和秋山和夫形影不离

  • 从秋山和夫嘴里,高天行得知要召开重要的军事会议。据周使能得到的情报,这次会议的主题是商讨在华增兵以及作战计划,计划名为“一号作战计划”。周使能决意和高天行联手,获取该计划。可密码箱一直和秋山和夫形影不离,高天行无从下手。周使能无意说出,密码箱的数字,有长有短。高天行想到了立春。军事会议如期举行,让所有人震惊的是,吉满优子竟然一身戎装出现,原来,她不仅是秋山布下的棋子,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身份,是军部暗藏在上海的代号“蛇”的暗子。秋山和夫和任非常都大感意外。终于,借助立春的耳朵,周使能和高天行里应外合,“一号作战计划”被成功获取。

  • 军事会议如期举行,让所有人震惊的是,吉满优子竟然一身戎装出现,原来,她不仅是秋山布下的棋子,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身份,是军部暗藏在上海的代号“蛇”的暗子。秋山和夫和任非常都大感意外。终于,借助立春的耳朵,周使能和高天行里应外合,“一号作战计划”被成功获取。成功取得“一号作战计划”离开过程中,为了营救高天行,阿美被藤田所击毙。满优“蛇”的身份彻底暴露,任非常因为满优的的欺骗,悲痛欲绝。见任海龙的大仇已报,郑婶开始操办秦心蓝和高天行的婚礼,可是高天行却表示,杀害任海龙另有其人。高天行怀疑任非常就是这个幕后黑手,秦心蓝不愿意相信。任非常在吉满优子面前指责周使能引见了高天行,才导致这场剧变。可周使能却表示,自己也没想到,高天行被共产党收买了。气急败坏的吉满优子决定对共产党展开大搜捕,她怀疑周使能十有八九在给重庆方面卖命,对其提防,但利用感情,牢牢掌控着任非常。

  • 盟军攻占柏林,日本战败投降。周使能明白,日本已是秋后的蚂蚱,自己最终的对手只有共产党。周使能开始拉拢任非常,并利用任非常杀了任海龙之事要挟。日本战败,吉满优子预感到末日即将来临,于是,开始了丧心病狂的杀戮,而周使能利用这个机会,假借日本人之手,开始铲除共产党。吉满优子没有怀上任非常的孩子不说,还不同意与其结婚,这多少让任非常不满。任非常也预感日本人大势已去,也开始谋划自己的后路。秦心蓝询问立春,任海龙死时,是否听到了什么,立春欲说,却被回家的任非常打断,任非常决意杀掉立春,以免后患。立春被毒死。在家中,任非常发现了密码箱,知道秦心蓝参与了窃取“一号作战计划”的行动,郑婶留任非常吃饭,准备毒死他,却被任非常发现。郑婶说出立春的怀疑,指证任海龙被杀的当天下午,任非常回来过,任非常极力为自己辩驳,郑婶不信,任海龙气愤,一怒之下杀死郑婶,还在辩驳不是自己杀了父亲。小季因为传递日本投降的信息,鼓舞士气,给日本人最后一击,被增满优子抓获。

  • 任非常逃走。秦心蓝终于明白,是任非常杀死了立春和郑婶,可关键时刻,却对任非常下不了杀手。在收拾家时,秦心蓝知道了任非常的身世。美、英、中三国共同发表波茨坦公告,敦促日本无条件投降。任非常查到了共产党的落脚点,在危险的时刻,高天行出现,解救了江泮。周使能无奈,放了高天行,周使能说,两人本该成为朋友的,现在却成了敌人,希望日后在战场上不再相见。可是,在送走高天行时,他的枪却对准了高天行。任非常为救秦心蓝,和日本反目。鬼子投降。周使能走上台前,以功臣自居,而任非常则在其手下谋差。吉满优子要回日本,任非常要跟她一起走,却被拒绝。江泮上级老太爷出现,告知日本投降留有大批武器弹药,下令要全部收接武器弹药。

  • 老太爷亲自化名商人去和日本人谈判,顺利取得了秋山和夫的信任,在静安寺的武器弹药,江泮和高天行化身商人和国军,和老太爷里应外合,顺利接收了弹药库。任非常心灰意冷,得知满优对自己从来没有过真正的感情,一直都是是在利用自己。而且已得知是她杀死了父亲任海龙和立春,借与吉满优子最后一次缠绵之际,任非常疯了一般,杀死吉满优子。 秦心蓝悲痛欲绝,打算离开上海回到乡下。

  • 正当高天行和江泮在接收弹药库的时候,秋山和夫来揭穿了高天行和江泮的真实身份,双方发生激烈的交战。为了顺利把弹药库运出城,高天行和江泮分头行动。任非常在杀掉满优后,回家祭拜父亲任海龙和立春,在屋里的一番忏悔,被秦心蓝听见,两人冰释前嫌,心蓝劝说任非常去帮高天行,非常应允,两人前往静安寺,却偶遇周使能,周使能在对自己的信仰完全失望后,自杀。江泮把弹药库成功运走后,不料被秋山和夫抓住,在教堂内,高天行和任非常携手救助江泮,心蓝因为为任非常挡刀牺牲,最终任非常也为了保护大哥高天行,不幸牺牲。秋山和夫被除,江泮被救。朝阳中,高天行和江泮迎着太阳,走向光明……(完)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公司介绍 新闻动态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爱奇艺实验室 开放平台 爱奇艺号认证 爱奇艺作者中心 帮助中心 侵权投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