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醉玲珑 立即播放

30.3亿播放
电视剧 更新至50集/共56集 周三至周五24:00 两集连播

地区:内地

导演:林玉芬

类型:古装剧

语言:国语 电视台:东方卫视 年份:2017

简介: 西魏明君四皇子元凌欲娶巫族圣巫女卿尘为后,但依照祖制,巫族不得与皇族通婚。元凌不顾天下人的反对执意娶卿尘为后,引发震荡,卿尘被巫族驱逐,七皇子湛王发动兵变。眼见元凌因为自己而被逼至生死边缘,卿尘发动巫...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天地万物皆有灵。史料记载,上古巫族各代族人善感召天地灵气,通晓天文地理,隐居于世外,是为守护皇族和天下百姓而存在的神秘一族。巫族秘境离境天内,每五年一次的执事巫女选拔正在激烈进行,由巫族大长老昔邪与桃殀坐镇。作为昔邪的弟子,卿尘一路过关斩将,顺利晋级,与冥魇、碧瑶名列前三。按规定,在最后一轮比赛中,前两名找出水源者便可成为执事巫女。此时的皇家校场上,一年一度的皇家军演正拉开序幕,诸位皇子进入军阵接受挑战,率先找到金符者获胜。四皇子元凌和十一皇子元澈突破重重阻拦获胜。可却发现锦囊中并非是金符,而是九城兵符。太子元灏、九皇子元溟和三皇子元济带着追兵将二人包围,称兵符失窃,而元凌就是偷盗者。元凌知道自己中计,为了破解此局,元凌毅然跳下离境天悬崖。

  • 皇帝元安梦中见到元凌持剑行凶刺杀自己,醒来后又见到令其极其恐惧的蝴蝶。这蝴蝶本没有多可怕,而是因为巫族使用灵力时皆化为各色灵蝶,元安弑兄夺位,虽皇权在握,可却担心维护皇室正统的巫族会对他出手。元安暗下决心除掉元凌,以绝后患。昔邪来到皇宫面见元安,以传国玉玺和先皇遗诏从元安手中保下元凌,元安答应赐元凌免死金剑。温文尔雅的七皇子元湛看似对皇位不屑一顾,但暗地里却一直积蓄力量,等待时机。为得到皇位,他不惜暗中与暗巫联合。暗巫与巫族本同属一族,但却利欲熏心不甘隐匿,因此与巫族分离自成一派。元湛从昔邪口中得知,一直替自己培育各种奇花的巫女名叫卿尘。

  • 在巫族的帮助下,元凌成功控制了禁宫,救出元澈,他与元安当面对质,直问元安弑兄夺位之事,尽管元凌义愤气急,但他依旧念及元安抚养之情,并未杀他。元安知道大势已去,老九元溟和老三元济等人原本想借元安之手除掉元凌,好趁机夺位,此时也明白元凌登基,已再无回寰的余地。称帝后元凌以万里江山为聘向卿尘求婚,不料卿尘却拒绝了他。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天地万物皆有灵。史料记载,上古巫族各代族人善感召天地灵气,通晓天文地理,隐居于世外,是为守护皇族和天下百姓而存在的神秘一族。巫族秘境离境天内,每五年一次的执事巫女选拔正在激烈进行,由巫族大长老昔邪与桃殀坐镇。作为昔邪的弟子,卿尘一路过关斩将,顺利晋级,与冥魇、碧瑶名列前三。按规定,在最后一轮比赛中,前两名找出水源者便可成为执事巫女。此时的皇家校场上,一年一度的皇家军演正拉开序幕,诸位皇子进入军阵接受挑战,率先找到金符者获胜。四皇子元凌和十一皇子元澈突破重重阻拦获胜。可却发现锦囊中并非是金符,而是九城兵符。太子元灏、九皇子元溟和三皇子元济带着追兵将二人包围,称兵符失窃,而元凌就是偷盗者。元凌知道自己中计,为了破解此局,元凌毅然跳下离境天悬崖。

  • 皇帝元安梦中见到元凌持剑行凶刺杀自己,醒来后又见到令其极其恐惧的蝴蝶。这蝴蝶本没有多可怕,而是因为巫族使用灵力时皆化为各色灵蝶,元安弑兄夺位,虽皇权在握,可却担心维护皇室正统的巫族会对他出手。元安暗下决心除掉元凌,以绝后患。昔邪来到皇宫面见元安,以传国玉玺和先皇遗诏从元安手中保下元凌,元安答应赐元凌免死金剑。温文尔雅的七皇子元湛看似对皇位不屑一顾,但暗地里却一直积蓄力量,等待时机。为得到皇位,他不惜暗中与暗巫联合。暗巫与巫族本同属一族,但却利欲熏心不甘隐匿,因此与巫族分离自成一派。元湛从昔邪口中得知,一直替自己培育各种奇花的巫女名叫卿尘。

  • 在巫族的帮助下,元凌成功控制了禁宫,救出元澈,他与元安当面对质,直问元安弑兄夺位之事,尽管元凌义愤气急,但他依旧念及元安抚养之情,并未杀他。元安知道大势已去,老九元溟和老三元济等人原本想借元安之手除掉元凌,好趁机夺位,此时也明白元凌登基,已再无回寰的余地。称帝后元凌以万里江山为聘向卿尘求婚,不料卿尘却拒绝了他。

  • 走在路上的卿尘被十二奇花的香味吸引来到了湛王府,与元湛相见,二人因花结缘已久,却素未谋面。卿尘惊讶地发现元湛竟让十二奇花全部逆时开放,可花房中似有暗巫的气息,正想一探究竟的她却在此时昏厥过去。因这奇花唯有圣巫女才能令其逆时开放,元湛终于确定卿尘就是巫族百年未遇的圣巫女。元湛命暗巫武娉婷就此解开卿尘体内的封印。当年昔邪和桃殀为破除“双星现风云变”的预言,将圣巫女卿尘体内的生命之花封印了起来。醒来后的卿尘只当元湛因喜好花草,而被暗巫趁机混入府中为恶,并没有过多在意。

  • 卿尘与元凌如愿大婚,为了避免秦国公之事再次发生,元凌命十一皇子元澈带兵前去守护,可元澈却发现众人早已变成活死人,元澈奋力逃脱,赶回九仪台。此时九仪台上,烟火齐放,元凌与卿尘大婚庆典举行。突然,卿尘发现烟火有异样,场面大乱,她与元凌中了烟火之毒。迷顿之际,太上皇元安缓缓走到元凌面前居然趁势撞到元凌的剑上,以自己之命让元凌彻底背上万劫不复的弑父罪名,也正好成全了七皇子元湛。

  • 卿尘进入九转玲珑阵内,满目荒芜丛生九颗灵石悬浮于空中。卿尘遂拿下一颗芙蓉石,哪知正欲抓取其他灵石时,却被玲珑使阻止,原来这九转玲珑阵中一直有玲珑使在守护。玲珑使警告卿尘,一旦开启玲珑阵身入异境,万事皆变,所有人都将视她如陌生人,而她也不可将来历告诉他人,若在规定时间内收集所有灵石,她将在这一时空消失。卿尘执意来到第二时空,落在离境天中,她发现,此时的离境天一片败落,所有人不见踪影。见到皇家张贴的告示,她才知道自己竟然回到了一年前,巫族被冠以谋逆的罪名,举族被流放,元凌此时正在边关对敌。

  • 元凌得知碧瑶等人的灵力禁制为卿尘解除,可是碧瑶等人却都不认识卿尘,众人怀疑卿尘是暗巫。与碧瑶分别后,元凌元澈回到玄甲军大营,早已是尸横遍野,主位插上了梁军的战旗。卿尘与碧瑶会合,碧瑶见她穿着梁军的战衣,又得知美牙不幸惨死,便用灵力将她捆在地上。卿尘因受伤灵力微弱,无法解开束缚,正懊恼时,见到元凌与元澈骑马而来。

  • 元澈外出为受伤的元凌找草药,小木屋只剩下元凌和卿尘。元凌身受重伤,乃是被人在饮食中下毒所致,卿尘利用金蝶为其疗伤,金蝶使二人生命同体,一人受伤,另一人也会有相同的感应。元凌判断卿尘心思有异。卿尘接触元凌胸口时,眼前再一次出现幻象,元汐举剑要杀元凌,卿尘出言提醒,元凌却不肯相信。为了替元凌清除体内毒素,卿尘将元凌泡在屋后的温泉中散毒,元凌醒来后发现自己在温泉中,便将岸上的卿尘也拉下水,二人嬉闹后有了不一样的感觉,元凌心中早已明白,卿尘虽然行事出人意料,但却是真心真意为他疗伤。在卿尘为元凌敷药时,梁军杀手暗中接近小木屋,元凌收拾完杀手后回屋,发现卿尘不见了。

  • 萧绩以为自己杀了元凌,便在营中大肆庆祝。卿尘提出,为保命,自己还可以将玄甲军行军布阵的阵法默出。实则在那阵法中下了剧毒,萧绩虽然中毒,可武力上还是压制受伤的卿尘,就在萧绩要了结卿尘时,一把剑从其心口穿过,正是元凌赶来相救,原来萧绩杀的那个只不过是元凌的一个替身而已。萧绩的尸体被运回梁军大营,萧绩的弟弟萧续悲伤痛哭,决意要杀了元凌报仇。李麟假扮元湛,困于阿柴族大牢内,深夜果然有人前来想要杀人灭口。朵霞与元湛早已布置妥当,带人将刺客团团围住,可那些死士为了不透露身份竟纷纷自杀。

  • 卿尘等人被暗巫押着到了天舞醉坊的门口,正好碰到从阿柴族回来的元湛,卿尘想起第一时空元湛的所作所为,发誓这次一定不会让悲剧再重演。她故意施计为元湛所救,并与元湛当众斗乐,以琴声和上元湛的笛音,元湛被她所吸引,答应彻查天舞醉坊一案,并将昏迷的卿尘带回府。可卿尘一到湛王府,体内的毒性大发,导致她双目失明,元湛对她悉心照料,举止颇为风雅,全然没有从前那般攻于算计。她更以灵力探查花房四处,都没有暗巫的气息,卿尘颇为疑惑,元湛也知道卿尘处心积虑地进入湛王府,还四处查探,但他更好奇,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 得知儿子死讯的殷贵妃悲痛得无以复加,在城门外拒接元汐的尸首,她对元汐通敌叛国的罪行矢口否认,反而指认元凌才是通敌叛国的人。殷贵妃与元凌各执一词,元安不好决断,只暂时让老七元湛处理元汐的后事,元汐灵位也设在湛王府,暂不入皇族宗庙。殷贵妃与其哥哥殷监正在元汐灵前商议,此次正要利用元汐的死将元凌置之死地,为了扳倒元凌甚至不惜利用元汐唯一的骨肉元廷,二人的谈话被元汐的遗孀五王妃郑彤听见,郑彤性格软弱,畏惧殷贵妃的势力,眼看着儿子元廷被带走也不敢说话。

  • 朵霞正式入朝面见元安,一为和亲之事,二为元凌求情,元安明白朵霞心中所想,命太子元灏接待朵霞。其实元安心中也清楚元凌不可能杀了元汐,他给元凌三日时间自证清白。卿尘与元廷看见郑彤苦苦哀求元湛的侧妃靳妃,可是靳妃受殷贵妃之命,坚决不让郑彤见元廷。卿尘让元廷故意哭闹要去看灯会,元湛无法,答应让元廷与母亲一起去看灯会。而此次灯会,也正是太子元灏接待阿柴族公主朵霞的宴会,元灏与丞相凤衍之女,同时也身为宫中女官的鸾飞带着朵霞四处赏灯。殷监正为了以绝后患,派杀手暗杀郑彤,以此嫁祸给元凌。殷家的刺客围住卿尘的马车,想要对马车里的郑彤动手,卿尘以身护着元廷。元灏见市集大乱,刺客攻击的又是湛王府的马车,于是命人将刺客拿下,元凌趁机将郑彤救走。刺杀郑彤一事出现在太子宴请公主之时,此事闹得沸沸扬扬,殷家暂时不敢轻举妄动。卿尘带着元廷到了山中别院与郑彤相见,元凌却发现自己与卿尘的生死结不知什么时候被解开。

  • 元凌的三日之期已所剩无几,十一皇子元澈在四处收集证据,他带人抓住想要逃走的殷素,可是殷夫人和他保管的殷家的账本却落到元湛手里。这账本乃是殷素所做,明明白白地记载了殷家的账目,是殷家贪墨朝廷官银的铁证。元凌与元湛谈判,其实他早知自己的军印为元廷偷走,也深知一切都是殷贵妃所为,可殷家代表世家大族,若是动殷家,便是对整个大魏的门阀士族对抗,届时必定是一片腥风血雨。元凌希望这一切由元湛主导,他若是出手,才能将牺牲化到最小。三日之期眼看就到,元凌亲手为元廷做了花灯,元廷在与元凌的相处中也渐渐明白元凌并非自己的杀父仇人。

  • 卿尘看着现在的元湛十分疑惑,他与上一时空判若两人,为了解惑,卿尘到离境天的藏经阁翻阅书籍,知道自己心口的那朵花正是生命之花。可她不知,在离境天的另一方,大长老桃殀等人正藏匿于此,桃殀手上的月华石与卿尘身上的芙蓉石正产生感应。冥魇等人奉命来查探,却与卿尘错过。就在这一夜之间,当时天舞醉坊获救的女子纷纷被杀,似与暗巫有关,元湛答应卿尘自己会彻查此事。可元湛的表妹,殷监正之女采倩却因殷贵妃一事来湛王府大闹一场,她一向娇纵跋扈,自小爱慕四哥元凌,在十一皇子元澈的帮忙下,将元湛的花园闹得人仰马翻后躲到了凌王府。

  • 卿尘本想今晚探一探天舞醉坊的秘密,可朵霞却女扮男装前来,包下文清的场要听她弹琴,朵霞知道元凌常来这天舞醉坊,便心生好奇,想要看看这文清究竟是何人。为了支开朵霞,卿尘与元凌商议,要朵霞与元凌打赌,谁能脱光上衣,再由卿尘涂满胭脂而毫不动摇者获胜,朵霞羞愤而走,却听木颏沙报告父王伏连筹病危。朵霞听从太子元灏的建议,若是此时匆忙赶回国,必定会被梁国知晓伏连筹病重伺机乘虚而入,反而不利于大王子夸吕稳定政局,于是决定暂且留在大魏,静观其变。

  • 卿尘到武娉婷房间搜寻,故意被武娉婷发现,掉入武娉婷设下的机关里。卿尘赫然发现暗巫利用禁术炼制人形毒煞,而这密室中,似乎还关了其他的人,卿尘企图用金蝶探知,却被强大的禁制拦了回来,卿尘只好传讯给元凌,自己身陷暗室。莫不平将双星预言告知元安,并称只有元安到天子山祭天才可化解这一预言,元安信以为真,答应前去天子山。元凌与元湛得知天舞醉坊会提前送出人形毒煞运往天子山,显然是冲着元安而去,二人兵分两路,元湛前去天子山护驾,元凌在天舞醉坊救卿尘。

  • 卿尘与武娉婷大打出手之际,元凌赶到,武娉婷自知无法逃脱,正要打开密室的门时,却来了一个黑衣人,将密室中的人掳走,卿尘看出正是被囚禁的师傅昔邪,可是差一步让那人逃走。元澈带人审讯武娉婷等人时,一个陌生女子救走武娉婷,二人跳下水井脱身。卿尘在井边捡到一个香囊,味道却不似武娉婷此前所给,没有害人的药物。元凌看出这个香囊曾在三皇子元济那见过,便决定去元济那问清楚。

  • 元凌得知卿尘又搬回了湛王府,用灵力为元湛疗伤,便表示自己也要住进湛王府,亲自照顾元湛,元湛将其安排在离卿尘房间最远的东北角厢房,元凌见卿尘与元湛默契十足,心中不是滋味。元济思虑再三后,来凌王府找元凌,道出香囊的真相,那香囊本是儿时一个叫久儿宫女送给他,可是久儿失踪已久,没想到如今竟重见此香囊。卿尘托元凌彻查久儿,碧血阁则由桃殀帮忙探查,便只剩下凤家尚且形势不明。卿尘听闻凤凤家的女儿手腕上都有一个刺青,因此决定利用刺青伪造身份,化身凤家失踪的女儿,从而进入凤家。冥魇用灵力为卿尘探知凤鸾飞手腕上刺青的模样,卿尘以金蝶照样在自己手腕上绘制出一个一模一样的蝴蝶刺青出来。在湛王府中,元凌处处打断她与元湛,卿尘知道元凌的心意,暗下决心要远离元凌,避免错误重演。她故意与元湛琴笛合奏,十分融洽,元凌不明卿尘对自己到底是何用意,懊恼中离开了湛王府。

  • 元澈的调查毫无结果,连卿尘的来历都无法探知,元凌深夜来找卿尘想要问个明白,可卿尘却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元湛,对元凌没有半分情意,元凌忍不住吻了上去,被卿尘打了耳光。元凌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转而落寞而去。元湛向元安求得天舞醉坊,本欲送给卿尘,以改作医馆。可元凌却暗自向元湛要来钥匙,决定自己来改造天舞醉坊,他与卿尘之间没有了可能,但他还是想为卿尘做最后一件事。朵霞与元灏面见元安,表明她与太子之间没有男女之情,朵霞看上的,是元凌,元安答应朵霞成全二人。

  • 为了接近元溟,卿尘借由答谢元湛改造天舞醉坊之机,提出为众人献舞,还原众皇子宴乐图。聚会上,鸾飞与元灏于书房私会,被卿尘撞见。卿尘跳舞时,十二元漓认出她就是开启九转玲珑阵的人。醉酒的元溟将卿尘认作纤舞,上前欲抱住卿尘,被众人拉开。卿尘故意露出手腕上的蝴蝶刺青让鸾飞看到。闹剧之后,朵霞当众宣布,自己喜欢的是四皇子元凌,元凌果断地拒绝了朵霞的心意,朵霞却坚信总有一天他会爱上自己,卿尘假装对此事毫不在意。宴会上卿尘手腕上的刺青被看得清清楚楚,离她的计划已经越来越近了。元湛的侧妃靳妃将象征着湛王妃的玉佩交给卿尘,请卿尘嫁入湛王府,卿尘拒绝。

  • 天舞醉坊已经被改造成医馆牧原堂,卿尘来向元湛告辞,将买下天舞醉坊的银子和玉佩还给元湛,元湛提出挽留,向卿尘表明心意,卿尘拒绝了元湛的深情。认出卿尘的玲珑使元漓深夜来牧原堂偷袭卿尘,被卿尘所伤后,落下玉佩逃走。卿尘奇怪究竟是什么人会有此灵力,冥魇却道这个玉佩是元漓之物,卿尘请冥魇查清楚元漓是个什么样的人。元凌知道卿尘一心想入凤家,他本想阻拦,却被太子元灏以和亲之事拖住,元灏询问他对朵霞公主和亲一事究竟作何打算,他道自己已经拒绝了朵霞。十一皇子元澈赶去凤家,也没能及时拦住凤相。原来卿尘早就请元湛相助,这一切都是元湛暗中安排的。在湛王府中,凤衍见到卿尘手腕上的刺青痛哭流涕,当即确认卿尘就是他丢失的二女儿,父女相认。元凌眼看着无法阻止卿尘,只好顺水推舟,让卿尘把案子查清楚,自己则在暗中保护她。

  • 梁国萧续得知大魏意与阿柴族和亲,两国结成联盟,决定向阿柴族边境增兵五万,向阿柴族施压。朵霞知道阿柴族不敌梁国,更加下定决心要与魏国和亲,要是没有魏国的支持,阿柴族内各个部落又兵力分散,很快就会被梁国吞并。桃殀命巫女碧瑶等人来牧原堂给卿尘帮忙,卿尘也顺利进了凤府。她从侧面打听鸾飞与太子之事,可鸾飞却称自己是御前女官,二十五岁之前不得嫁人,二十五岁之后也不得与皇子谈婚论嫁。元湛送来许多礼物恭贺卿尘回府,甚至将卿尘在湛王府睡的床榻都搬了过去。卿尘暗中潜入纤舞的房间,却发现了鸾飞与九皇子元溟的私情,明白鸾飞真正爱慕的是元溟,对太子并非真情,只是元溟设下的美人计,接近太子不过是她和元溟的阴谋。

  • 元凌见元安,称自己已经拒绝了朵霞的和亲,元安大怒,称元凌这般轻率,会陷大魏于阿柴族和梁国夹击的险境中,于是罚元凌跪在致远殿前。朵霞已经知道元凌对自己无意,和亲之事无望,准备启程回阿柴族,卿尘却派人前来相邀。卿尘告诉朵霞,此番能解元凌之困的只有朵霞一人,请求朵霞向元安求情,朵霞答应。采倩被父亲殷监正关在家里不让出门,只好从家中翻墙逃了出来,与元澈会合,两人明白元湛如此安排用意,随即赶进宫中,为元凌求情。采倩从小爱慕元凌,认定自己必是未来的凌王妃,对一直倾心于她的十一皇子元澈倒是不放在心上,总称他为“十一傻”,这次朵霞公主远道而来求和亲,她对朵霞颇有敌意。见众人都来为元凌求情,元安只好顺势答应,为元凌选妃。

  • 书中记载若以浅痕草在金戈上书写,可用奇兰的花汁涂抹,字迹就能显现。卿尘以假铜镜引来神秘的巫族大长老定水,定水与其大打出手,被卿尘所伤,破窗逃出,卿尘立即放金蝶追踪。一直守在凤府外面的元凌和元澈见有人从凤府逃出来,忙追了上去,却一直追到禁宫,那人飞进了宫里。元凌向元安请求彻查皇宫,元安应允。深宫之中,定水,也就是如今凌王的生母莲妃,被卿尘所伤,灵力无法再维持莲妃的容貌,渐渐变回了定水的模样。原来定水在刀山火海阵中假死,换成了莲妃的容貌入宫成为了先帝的妃子。当年在佛堂,皇后正是发现了这一秘密,所以才被她灭口。莲妃到密室看被囚禁的昔邪,昔邪也猜到莲妃就是定水,她作为暗巫首领藏身宫中,她才是导致巫族覆灭的罪魁祸首。

  • 殷采倩缠着元澈让他带她去见朵霞,她一直心系元凌,对这么一个异族公主十分排斥。采倩挑衅般地与朵霞大打出手,却被朵霞轻而易举地制服。元澈笑她小孩子脾气,却又心疼她被朵霞打伤了手。卿尘与元溟在海边相见,其实她已经知道元溟与暗巫有所往来,为了一起找出杀害纤舞的真正凶手,两人结成同盟,元溟答应向父皇请求在宫中佛堂为皇后设祭。元漓被冥魇带到天子山,卿尘揭发元漓就是玲珑使的身份,元漓答应帮卿尘一起寻找其他的灵石。

  • 元澈带着采倩来到离境天,二人打打闹闹小心翼翼进了离境天密林。采倩被满天的萤火虫吸引,可是却不合时宜地表示想要和四哥一起来,元澈赌气离去。莲妃得意地向被囚禁的昔邪展示自己复制的定水,她已被紫魂晶所掌控,所思所想都与真正的定水无异,明日将由她来替自己洗脱嫌疑。元凌为卿尘带来爱吃的点心,卿尘叮嘱元凌务必注意自己的安危。元凌走后,元湛来找卿尘,他交给卿尘一个玉笛,明日御林军中元湛的人见到此玉笛,就会知道要保护谁,卿尘面对元湛的一片深情,很是为难。

  • 桃殀皆以为昔邪已死,可卿尘心口的生命之花却没有掉落,卿尘心存疑虑,但为了不让桃殀空欢喜一场,她决定确定后再告诉桃殀。巫族一事已经真相大白,可是元安依然无法容忍榻旁有他人酣睡,他唤来九皇子元溟,让他设计全面剿灭巫族。元凌安然醒转,在生母莲妃暗中灵力的治疗下已经日渐恢复。卿尘知道自己曾说了很多伤害元凌的话,现在哪怕自己回心转意,元凌也不一定愿意接受。可元凌坚定地表示要永远和她在一起,不管是否会带来灾难,卿尘终于卸下心防,决定与元凌在一起,与命运对抗。

  • 元凌来到牧原堂,与卿尘在阁楼上玩闹。卿尘沉沉睡去,元凌在一旁画卿尘的画像。眼见窗外有风,元凌怕卿尘着凉,便想生火却弄得一屋子烟,把卿尘呛醒。元凌一时嘴快,卿尘明白天舞醉坊其实是元凌帮她改造的,他默默为她做了很多,可是她都不知道,因此更加感动。元溟与武娉婷暗自庆幸暗巫长老已经被除,自认为暗巫一脉已经掌握在元溟的手里。武娉婷对元溟示爱,元溟却冷漠地表示自己心中永远只有纤舞一人。元安召见桃殀,表面上勉强承认了自己当初的错误,为巫族平反,并宣告从即日起,正式为元凌选妃。

  • 元湛亲信李麟来凌王府报告采倩不知所踪,元澈忙去山洞找采倩。可是为了让采倩高兴,元澈便让元凌叫采倩出来,采倩便以为一直都是元凌找到的自己。元澈见采倩哭得伤心,只好答应采倩,自己会想办法让她参与选妃。元湛和元凌无法,只能又答应元澈的请求,让采倩参加。选妃第一场比试的是绣工,卿尘手绣盛世江山图,朵霞绣的是大漠中的骆驼,采倩却绣了乌龟,采倩之举引来哄堂大笑。元湛提出盛世江山图犯了元安的忌讳,因此第一轮由朵霞胜出。第二场比试武功,以谁先射中背后的彩球者为胜,卿尘在仔细观察朵霞的武功招式后,以快制胜,赢得第二轮。第三场比得是众贵女的仪态,以谁获得众皇子赞许最多者为胜,大家都十分拘谨,只有采倩十分大方,所以误打误撞让采倩赢得第三轮。

  • 选妃陷入僵局,众皇子提议再加试一场,元漓则提议这场加试比试众贵女的酒量。大家都喝得酩酊大醉,卿尘与朵霞不相上下。元凌心疼地抱着喝醉的卿尘,卿尘的眼前却又出现预言的画面,元凌在离境天被暗巫围攻。而喝醉的朵霞被木颏沙带回驿站悉心照料,木颏沙不忍朵霞如此委屈自己,可朵霞却坚持要比赛完。由于卿尘和朵霞一直不相上下,元湛提出不如让众人一起参加一年一度的皇家秋演,说不定朵霞见了其他皇子的飒爽英姿,会改变心意,元安应允,让卿尘、朵霞和采倩与众皇子一起参加今年的皇家秋演,地点在离境天,由桃殀长老亲自设阵。

  • 军演开始,桃殀将金凤石置于阵中,此番军演规则为率先找到金凤石者获胜,胜者不仅可以得到金凤石,还可以向皇上许一个愿望。众人入阵寻灵石,巫女以灵蝶将阵中的情况传回观星台水镜。没料到阵法有异,危机四伏,演练竟成屠杀。桃殀发现灵蝶无法传回讯息,设法向卿尘传信,试图与卿尘里应外合破阵。可灵蝶的讯息已经无法完全传递,卿尘遭到暗巫袭击,大意受伤。暗巫捡起沾了卿尘圣巫女之血的树枝交由武娉婷,武娉婷借血开启碧玺灵石。元溟布局以碧玺吸取他人的灵力。

  • 元济带着元溟狼狈逃走,元溟知道元济如此作为正是为了保下自己。元济终于问元溟是否就是当年的久儿,他道出,若不是久儿的陪伴,自己早随母妃而去。元湛等人将两人围困,元济、元溟被逼至悬崖边,元济眼看已经无路可退,拔刀自刎而亡。众人皆来不及阻止,卿尘的生命之花因有人死又掉落一瓣,反嗜愈加严重。元溟回宫见元安,原来军阵这一切都是他与元安的合谋,想要趁机剿灭巫族,元安没料到元溟会对太子和元凌下手,元安恨透元溟之狠,却不得不掩饰元溟之过,元济的死既是替元溟背了罪名,也掩盖了元安的阴谋。

  • 元凌在朝中提议重用寒门士子,被元安驳回,元安更是让元凌不必参与朝政之事,元凌十分受挫。卿尘以牧原堂之名救助水患难民,又以凤家之名出面筹善款,每一步都替元凌筹谋大位。采倩几天不见元澈,心上一下空落落,四处寻找元澈,可元澈仍被元湛拦着,暂时不许见采倩。元溟在军阵中行迹败露,走险棋,煽动鸾飞,从太子处下手,对元溟意乱情迷的鸾飞愿意为他做任何事。于是鸾飞前来找太子元灏,称自己已经怀孕,元灏见他们二人之事再也无法隐瞒,便决定留书携鸾飞出走私逃。元安震怒,命元凌和卿尘前去追回太子。

  • 元凌带着元灏、鸾飞的尸首回到皇宫,元安悲痛交加。卿尘这才告诉元凌,鸾飞所爱之人并非元灏,而是元溟,自己给他们的只是假死药,绝无大碍。卿尘约元溟前来相见,元溟一来才发现等在此处的是死而复生的鸾飞,元溟假意安慰鸾飞,实则想要杀了她,被卿尘用灵力打翻在地。鸾飞终于看清元溟,自己不过是被利用的棋子,但对元溟痴狂的鸾飞,早情陷其中,拼一死,也要护下元溟。

  • 元灏回宫后自行请去太子之位,元安震怒之下,成全元灏,废除其太子之位,张束也被削去御林军统领之职。卿尘的生命之花再次掉落,可只落了一瓣,卿尘推测元溟极有可能未死,卿尘的身体出现透明的现象。元漓用灵力帮卿尘稳住元神,眼下卿尘在这个时空只剩下几个月的时间,九颗灵石仍未集齐,卿尘却坚持要扶元凌登基,那样就算自己真的灰飞烟灭,也替大魏选了一位名君。元湛出使梁国归来,面见朵霞,透露自己的计划,大魏必将与阿柴族结盟,共同抵抗梁军,可是阿柴族却有人将消息透露给梁国,朵霞心下有了计较。

  • 凤衍向元安举报,卿尘并非自己的女儿,而是巫女有意假扮,卿尘此举乃是欺君之罪。卿尘被召进致远殿与凤衍当面对质,卿尘对凤衍的指认拒不承认,元凌、元湛和元灏赶来证明卿尘的清白。凤衍见众人帮卿尘力证绝非巫女,提出要以日晷阵验证卿尘的巫女身份,身有灵力之人进了日晷阵便会被烈火灼烧而死。元安让莫不平布下日晷阵,莫不平悄悄留了生门。

  • 心机深沉如元安,其实早在日晷阵时看到元凌和元湛的反应就断定了卿尘必是巫女无疑,册封她为御前女官,一是为了把她放在自己身边好做防备,二是绝不能让她成为凌王妃。元凌看出元安此举是在制衡,而他在日晷阵中的所见又太过离奇,可卿尘定不会说出真相,他得另寻办法探询。朵霞知道魏国宫中发生变 故,元安断绝卿尘成为凌王妃的可能性,那便是有意要和阿柴族和亲了,朵霞决定跟元安问个清楚。元凌来到离境天,询问桃殀九转玲珑阵一事,桃殀方才知道卿尘为何开启九转玲珑阵而来,元凌决定查清在上一时空究竟发生了什么?桃殀让元凌将卿尘带来离境天,她可借助灵石让元凌进入卿尘的记忆,从而探知一切。

  • 元漓在冥魇洗澡之时误闯她的房间,才知冥魇其实是个女子,虽然挨了冥魇的打,心中却是雀跃的,自己喜欢的人是个绝色女子。但冥魇身为巫族人隐藏在宫中,始终是个隐患,元漓与卿尘商量,得想办法让冥魇离宫。朵霞询问元安和亲一事,可元安依旧推脱,不愿给出最终答复。元湛从冷宫中接出殷贵妃,殷家在他的掌握下已经根基稳固。元安派出元湛到灵州治水,却把接待萧续入京一事交给元澈负责,诸位皇子之间势力平均,相互制衡。

  • 元凌为采倩一事进宫求见元安,正好遇到回来的元湛,元凌本就对元湛有敌意,此番更是误会元湛一手促成,在致远殿前与元湛针锋相对。此事本就是自己的生母殷贵妃提议,元湛无法辩驳,可卿尘却明白跟元湛无关,元安此举只不过是想逼元凌领兵对战梁国。但卿尘很是奇怪,元凌对元湛的态度突然转变,元湛却一如既往。元安执意要采倩和亲梁国,更要元凌除去朵霞,灭掉阿柴族这一威胁,元凌只得请求元安容他有一段时日考虑。

  • 元凌知道元漓玲珑使的身份,“逼迫”元漓帮忙延缓卿尘生命之花的掉落,元漓无奈答应,但要取卿尘的圣巫女之血,还需元凌准备一副玉环。卿尘无意间发现莲池宫的宫女看似是染上了疫症,实则是被人以暗巫之术吸取了精血,莫不平受命去太医院调查此事。元灏虽然被废去太子之位,但元安册封元灏为灏王,元凌等人都为元灏感到高兴,可是元灏却表示自己只想做一个“闲王”。元漓顺利取得卿尘的圣巫女之血,他用灵力制成玉环,元凌便可替卿尘承担两次花落带来的痛苦,但元凌将受到的是双倍反噬的痛苦。

  • 元凌将玉环送给卿尘,卿尘很是喜欢,趁此机会,卿尘送出了四域江山图。这四域江山图是巫女以灵力引导,映照天地万物景象,是行军打仗的无价之宝。元湛则按照与卿尘商议好的对策,私下约萧续见面,告诉萧续采倩身患重病,将不久于人世,若萧续愿意,自己愿娶梁国公主,仍可结下秦晋之好。萧续受邀进宫,元安在勤政殿宴请萧续。朵霞接到密报,伏连筹驾崩,朵霞悲痛之际,仍决定入宫。元安正与萧续相谈甚欢,萧续表示自己不想娶采倩,但可把皇妹许配给魏国皇子。朵霞闯入大殿,质问元安到底欲与哪国联盟,自己在魏国已久,甚至参与魏国选妃,魏国却迟迟不见答复,萧续皇妹要是想入魏国,必须先过自己这一关,元凌表示愿代表朵霞公主与萧续一战,萧续明白今日乃是鸿门宴,扬长而去。元凌元湛破坏魏梁联盟的目的顺利达成。

  • 卿尘虽然嘴上说不介意元凌与朵霞假和亲,但心里还是有些难过,不过此刻只能以大局为重。元凌不愿卿尘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允诺日后必将皇后之位奉上补偿,如今他与朵霞的和亲势在必行。由于卿尘在这一时空的时日所剩不多,卿尘的身体透明反噬之苦却减轻不少,手上的玉环莫名碎了一个,卿尘疑惑,她不知道,此时的元凌正承受着双倍的反噬之痛。莫不平与太医王值向元安禀告莲池宫疫症之事,元安命王值细心症治,不得惊扰莲妃。莫不平被问及采倩与萧续和亲一事,按卿尘嘱咐,从生辰八字上说明二人八字不合,采倩命格高贵,适合嫁入皇室,元安一向深信命格之说,如此说法,深得元安相信。莫不平再将采倩与元澈的八字一合,如此便成全了采倩和元澈。

  • 身在勤政殿的卿尘感觉到危机四伏,正欲施展灵力,却恍然大悟,元安定是拿自己当筹码威胁元凌与阿柴族和亲。元凌在元安面前强装镇定,表明对过去的执着很是后悔,并表示愿娶朵霞为妻,但对巫族则需要利用,卿尘暂时还不能杀。元安应允。元凌与卿尘在山中别院相聚,两人皆惊魂卜定。元凌本来还对元安心存希望,但元安此举则彻底斩断了父子之情。卿尘又预见元澈在战场身受重伤,元凌决定此次让元澈留守天都。

  • 元凌等人在元灏处相聚,元漓无心问及与朵霞公主的大婚,元凌不知如何面对这些手足?他身世大明,心头犹如压着大石,于是一个人出来透气,遇到卿尘。卿尘询问元凌为何要对元湛出手,置元湛于十分危险的境地,元凌不明白卿尘为什么如此信任元湛,二人不欢而散。

  • 元湛给元凌送来最新情报,梁国进攻阿柴族,阿柴族连失两城,元凌决定立即出征,将卿尘托付给元湛。出征之时却不见元澈,木颏沙出声询问,元凌只道派元澈作为先锋军先行出发了,对行军计划只字不提。卿尘目送元凌大军出发,心中不舍,元漓在一旁安慰,卿尘问起玉环破碎之事,元漓显然知情,却什么也不肯说。

  • 元澈命人找来梁国的歌女,又带来许多老人小孩,命她们在城楼下唱思乡的歌谣。梁国士兵这些日子被元澈的气势叫嚣得早已军心不稳,如今听到家乡的歌谣,纷纷涌起思乡之情,对这些妇孺小孩无法痛下杀手,柴项自知军心已散,洮阳城定然失守,带着副将弃城逃脱。元澈不费一兵一卒,顺利拿下洮阳城,迎元凌入城。木颏沙这才知道自己被骗,元凌说要攻打龙涸城只是声东击西。

  • 武娉婷正带着众暗巫进攻离境天,小巫女根本不是她的对手,纷纷受了重伤。卿尘及时赶回救下冥魇,控制住武娉婷,冥魇安排桃殀先行撤离,可桃殀去而复返,卿尘借助桃殀等人的灵力,以冰蓝晶入梦,发现昔邪被她关在莲池宫的地牢里,卿尘忙传信给莫不平,让莫不平速去救人。凤衍带着御林军前来抓捕巫族人,桃殀等人先行撤退,卿尘接应元湛,她知道今日必定躲不过元溟的围捕,便让元湛亲手刺伤自己,撇清与元湛的关系,元湛虽不忍,却不得不为,元湛忍痛一剑刺伤卿尘。

  • 元安审问卿尘,他早知卿尘是巫女,之所以一直没有动她是因为她还有利用价值。元溟想要趁机拉元湛下马,可元安却道元湛亲自出手拿下此妖女,元湛只不过是一时被她迷惑,如今只等卿尘供出宫中同党。元湛得知卿尘近况,又不敢轻举妄动,卿尘不惜重伤保得他无恙,他定要想一个万全之法救出卿尘。朵霞以公主的名义召见八大部落首领,只有两个愿意跟随她,与木颏沙相比悬殊巨大。殷贵妃得知元安派元灏押送粮草,元凌成功拿下洮阳城,担心元湛无法顺利继位,便自作主张向元安请求让元湛出征。

  • 萧续接到元溟的消息,知道元灏押送粮草前来,立即派兵围攻元灏,此役若能活捉元灏,便拿下元安最致命的软肋。元灏在秦展等人的保护下,艰难突围,众人躲进废弃古城,暂时抵挡梁军的进攻,元灏命人传信给元凌求援。莫不平成功救出昔邪,将其安顿在京郊的民房中,昔邪灵力受损需要时日调养生息。元溟用暗巫术对卿尘用刑,逼迫卿尘说出莫不平的下落,卿尘抵死不从,但莫不平出现在天牢中,阻止元溟对卿尘的再一次伤害。元溟拿下卿尘和莫不平,向元安邀功请赏,可谁知元安非但没有嘉奖,反而借机将他贬为庶民,元溟的恨意更甚。

  • 元漓来到致远殿,见元湛仍长跪不起,便道自己有法子可以救出卿尘,元湛这才知道元漓与巫族有所往来。元漓深夜来找元安,他向来嘴甜,最会讨元安欢心,这次他请求去送卿尘最后一程,元安应允。元漓和元湛带着元安的令牌来到天牢,元漓以移形换影术,将自己和元湛置换成卿尘和莫不平,卿尘和莫不平由此得以顺利逃出天牢。莫不平与卿尘约定,卿尘先去与桃殀会合,自己去接了昔邪于观海崖与众人碰面。莲妃的蝙蝠一直跟随着莫不平,知道了他们的计划。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