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向着幸福前进 立即播放

电视剧 38集全 热度 1087

地区:内地

导演: 林建中

类型:都市 /家庭 /言情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央视八套

简介: 因为丈夫的前妻带着儿子大闹婚礼现场,新娘韩笑情绪失控导致车祸被送往医院,抢救时身为妇产医生的丈夫颜沛青发现妻子不仅怀有身孕,妻子一侧卵巢上还长有恶性肿瘤,沛青含泪亲手为妻子做了手术,摘除恶变卵巢并善意...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8/共38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颜沛青和韩笑满怀幸福憧憬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沛青的前妻安琪接到父亲病危的通知带着儿子从美国赶回来。安教授留下一封遗嘱撒手人寰,他把所有的家产全部捐给了红十字会,并把安琪和叮当嘱托给了沛青。韩笑意外发现自己怀孕欣喜万分,她打算把这个好消息在婚礼上告诉沛青,她一个人回到自家老宅去拜祭去世的父母。沛青的母亲李玉梅尖酸刻薄,迷信韩笑和儿子的八字不合,把韩笑视为不祥之人,一直反对这桩婚事,沛青的父亲颜国强宽厚善良,开导妻子要善待韩笑。婚期临近韩笑回到舒文博家,她亲自下厨做饭,气氛温馨和谐宛如幸福的一家人,韩笑一直把舒文博视为自己的亲哥哥,而文博在内心却一直渴望能和韩笑成为真正的一家三口。伤心欲绝的安琪得知前夫马上就要结婚,苦苦哀求沛青看在儿子的份上不要和韩笑结婚,沛青告诉安琪他爱韩笑,无论如何也不会取消明天的婚礼,他向安琪承诺,以后不管怎样他都会像家人一样照顾她和儿子。

  • 安琪半夜醉酒来到沛青的住处,看到精心布置的新房,不惜以自杀要挟沛青取消明天的婚礼,被沛青断然拒绝。婚礼当天韩笑正准备赶往婚礼现场时,意外接到一个自称是她父亲的男人的神秘电话,韩笑花容失色,紧接着又接到安琪打来的电话,安琪在电话里告诉韩笑,昨晚她和沛青在他们的新房里共度了一夜。韩笑如雷轰顶,情绪失控,此时婚车已到楼下,在闺蜜的劝说下,倔强的韩笑强颜欢笑上了婚车。当婚礼进行到交换婚戒的环节时,安琪一身孝服带着儿子叮当出现在婚礼现场,众人一片哗然。韩笑狼狈逃走,沛青去追韩笑。安琪把父亲去世的消息和临终的嘱托都告诉了沛青父母,她哭着请求李玉梅原谅。李玉梅看到孙子叮当气消了一半。沛青追上韩笑,两人开车离开。路上刹车失灵发生车祸,韩笑被甩出车外当场昏死过去被送往医院。在手术台上沛青才知道韩笑已有两个月的身孕,胎儿已流产。手术中意外发现韩笑右侧卵巢上竟长有一颗恶性肿瘤,沛青身为妇科专家,亲手为自己的骨肉画上了句号,并摘除了妻子恶变的卵巢,沛青惭愧至极,悲痛欲绝。

  • 安琪看出沛青父母对孙子的疼爱,表示她这次回来本打算跟沛青一心一意地过日子。安教授对沛青有知遇之恩,颜家父母一直心存感激,李玉梅自作主张把孙子留在家里住,安琪也趁机住进了颜家。韩笑醒来,得知肚子里的孩子没保住,情绪失控痛不欲生。沛青为了稳定韩笑的情绪,善意隐瞒了手术的真实情况。韩笑童年时期父亲为救她失足落下悬崖去世,心里留下阴影,认定自己是不祥之人。后来在文博的推荐下韩笑作为随队记者跟随医疗队进山区,和沛青认识并暗生情愫,之后沛青不慎跌落山崖,韩笑舍命相救,两人结下生死情缘。舒文博和沛青都同为副院长,沛青一直视文博为好友,可文博却对沛青恨之入骨,视沛青为绊脚石。李玉梅赶到医院看到韩笑歇斯底里地打自己儿子非常气愤,认定她是个扫把星,一心想拆散他们。沛青得知安琪带着儿子住进父母家里,要安琪搬出去住,安琪厚着脸皮坚决不肯,李玉梅强行干涉。婚礼当天的车祸存在众多疑点,警方随即介入调查。沛青也被纳为重点怀疑对象,接到警方的传唤。沛青担心韩笑误会,在刑警队隐瞒了婚礼前一夜跟安琪见面的事实。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颜沛青和韩笑满怀幸福憧憬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沛青的前妻安琪接到父亲病危的通知带着儿子从美国赶回来。安教授留下一封遗嘱撒手人寰,他把所有的家产全部捐给了红十字会,并把安琪和叮当嘱托给了沛青。韩笑意外发现自己怀孕欣喜万分,她打算把这个好消息在婚礼上告诉沛青,她一个人回到自家老宅去拜祭去世的父母。沛青的母亲李玉梅尖酸刻薄,迷信韩笑和儿子的八字不合,把韩笑视为不祥之人,一直反对这桩婚事,沛青的父亲颜国强宽厚善良,开导妻子要善待韩笑。婚期临近韩笑回到舒文博家,她亲自下厨做饭,气氛温馨和谐宛如幸福的一家人,韩笑一直把舒文博视为自己的亲哥哥,而文博在内心却一直渴望能和韩笑成为真正的一家三口。伤心欲绝的安琪得知前夫马上就要结婚,苦苦哀求沛青看在儿子的份上不要和韩笑结婚,沛青告诉安琪他爱韩笑,无论如何也不会取消明天的婚礼,他向安琪承诺,以后不管怎样他都会像家人一样照顾她和儿子。

  • 安琪半夜醉酒来到沛青的住处,看到精心布置的新房,不惜以自杀要挟沛青取消明天的婚礼,被沛青断然拒绝。婚礼当天韩笑正准备赶往婚礼现场时,意外接到一个自称是她父亲的男人的神秘电话,韩笑花容失色,紧接着又接到安琪打来的电话,安琪在电话里告诉韩笑,昨晚她和沛青在他们的新房里共度了一夜。韩笑如雷轰顶,情绪失控,此时婚车已到楼下,在闺蜜的劝说下,倔强的韩笑强颜欢笑上了婚车。当婚礼进行到交换婚戒的环节时,安琪一身孝服带着儿子叮当出现在婚礼现场,众人一片哗然。韩笑狼狈逃走,沛青去追韩笑。安琪把父亲去世的消息和临终的嘱托都告诉了沛青父母,她哭着请求李玉梅原谅。李玉梅看到孙子叮当气消了一半。沛青追上韩笑,两人开车离开。路上刹车失灵发生车祸,韩笑被甩出车外当场昏死过去被送往医院。在手术台上沛青才知道韩笑已有两个月的身孕,胎儿已流产。手术中意外发现韩笑右侧卵巢上竟长有一颗恶性肿瘤,沛青身为妇科专家,亲手为自己的骨肉画上了句号,并摘除了妻子恶变的卵巢,沛青惭愧至极,悲痛欲绝。

  • 安琪看出沛青父母对孙子的疼爱,表示她这次回来本打算跟沛青一心一意地过日子。安教授对沛青有知遇之恩,颜家父母一直心存感激,李玉梅自作主张把孙子留在家里住,安琪也趁机住进了颜家。韩笑醒来,得知肚子里的孩子没保住,情绪失控痛不欲生。沛青为了稳定韩笑的情绪,善意隐瞒了手术的真实情况。韩笑童年时期父亲为救她失足落下悬崖去世,心里留下阴影,认定自己是不祥之人。后来在文博的推荐下韩笑作为随队记者跟随医疗队进山区,和沛青认识并暗生情愫,之后沛青不慎跌落山崖,韩笑舍命相救,两人结下生死情缘。舒文博和沛青都同为副院长,沛青一直视文博为好友,可文博却对沛青恨之入骨,视沛青为绊脚石。李玉梅赶到医院看到韩笑歇斯底里地打自己儿子非常气愤,认定她是个扫把星,一心想拆散他们。沛青得知安琪带着儿子住进父母家里,要安琪搬出去住,安琪厚着脸皮坚决不肯,李玉梅强行干涉。婚礼当天的车祸存在众多疑点,警方随即介入调查。沛青也被纳为重点怀疑对象,接到警方的传唤。沛青担心韩笑误会,在刑警队隐瞒了婚礼前一夜跟安琪见面的事实。

  • 韩笑得知车祸是人为破坏联想到了胡志胜。当年韩笑的继父胡志胜酒后失手打死韩笑的母亲,韩笑把胡志胜告上法庭,胡志胜以过失杀人罪入狱。韩笑一直埋在心里没有告诉任何人,沛青表示会一辈子守护在她身边。婚礼现场丢失的婚戒成了韩笑的心病,沛青重新订做了一模一样的戒指,谎称丢失的戒指找到了。韩笑出院,回想起安琪的电话,并审问沛青安琪是不是来过,沛青只好把实情告诉韩笑。韩笑失手刺伤沛青,事后哭着请求沛青原谅。案件变得扑簌迷离,婚庆公司的老板失踪了,胡志胜接到了警方的传唤,却没有找到证据。沛青身为副院长主要负责项目招标,德义医药公司的范英昌和舒文博是发小,在韩笑住院期间以探望为名欲贿赂沛青。模特出身的安琪一无所长,在闺蜜的怂恿下去了一家保险公司做保险销售员,她去医院找沛青索要就诊病号名单,遭到沛青的拒绝。安琪死缠烂打不肯罢休,沛青为了帮安琪完成任务,给韩笑和叮当各投了一份保险,令安琪大为嫉妒,向沛青索要生活费。安琪跟沛青索要名单未果去找舒文博求助,文博趁机挑唆。

  • 韩笑出院后沉浸在失去孩子的悲痛中,夜里经常从恶梦中惊醒,整个人处于极度悲痛颓废中,人也变得敏感多疑。她来找文博与安琪不期而遇,遭到安琪的羞辱,文博借机添油加醋地说沛青和安琪一直是藕断丝连。文博发现韩笑已经患上了抑郁症,文博并没有告诉韩笑,开了药给韩笑谎称是帮助睡眠的保健药嘱咐她一定要按时服用。张宝信曾是安教授的学生,辞职下海后经营一家医药公司,为了利用安教授在医院的人脉,他高薪邀请安琪到他们公司上班。韩笑听信了文博的话回到家里和沛青大吵一架,并对沛青进行经济封锁,沛青百般哄劝,两人立下幸福条约,约定要坚守他们的爱情。文博和范英昌也想到了安琪,范英昌出手阔绰,开出诱人的条件邀请安琪做公司顾问,安琪受宠若惊欣然答应。韩笑一心想要个孩子守护婚姻,沛青以韩笑的身体欠佳为由回避。沛青一直瞒着韩笑在给她做化疗,韩笑总是恶心呕吐,掉头发,她不肯再去医院打针。此时被抑郁缠身的韩笑容貌消瘦憔悴,韩笑误认为沛青嫌弃自己的样子才不想跟她要孩子。安琪半夜喝醉酒打电话给沛青,韩笑听到再起疑心跟沛青发脾气。

  • 韩笑为了捍卫自己的婚姻主动出去,她跟沛青商量把叮当接过来一起住,沛青很感动,又担心孩子一时无法接受,先让韩笑跟叮当培养培养感情再打算。安琪醋意大发不肯让儿子去,李玉梅极力劝说才答应。沛青发现藏在一个保健品里的十万元,韩笑想起当时是文博带来的一个朋友送的礼品,沛青找到文博执意把钱退回去并警告文博不要跟商人走得太近。文博恼羞成怒,范英昌大骂沛青不识抬举,鼓动文博一定要绊倒沛青。韩笑服用文博开的药一段时间精神有所好转,回杂志社上班。韩笑把自己经常做梦的事告诉了闺蜜肥燕。中秋节到了,韩笑给公婆买了礼物回家,却发现安琪竟然住在婆婆家里。李玉梅态度冷漠,安琪气焰嚣张,韩笑失态地从颜家逃走,被正好赶来的沛青碰到,沛青追上韩笑,韩笑情绪失控大骂沛青骗子。韩笑走后,沛青的父亲颜国强为韩笑鸣不平和李玉梅发生激烈争吵,突发脑溢血。颜国强被送进医院,随即做了开颅手术。李玉梅把责任怪罪到韩笑头上。

  • 韩笑内心惭愧,极度沮丧,抑郁症再次发作,产生幻觉险些从楼上跳下。颜国强手术后,一直处于昏迷中。高昂的医药费令沛青非常头疼,韩笑把家中所有的积蓄全部提出来,也只是杯水车薪。安琪也在为医药费的事到处借钱却屡遭拒绝,范英昌得知后 ,问安琪要账号,安琪顺手把沛青的银行卡号发给了范英昌。沛青发现自己的账户多了十万找安琪询问,安琪推说是向朋友借的。张宝信得知后赶来垫付了颜国强的医疗费,令沛青和李玉梅很吃惊,安琪并没有告诉沛青她在宝信公司上班。韩笑到处筹钱去医院为颜国强交医药费得知安琪已经交了十万定金,韩笑来到病房看到李玉梅和安琪陪在颜国强身边,韩笑失落地离开。婚礼上的车祸警方一直在调查,安琪、沛青都被列入警方调查的视线中。警察到医院找安琪调查情况被李玉梅赶走,安琪认定是韩笑在警察面前诬陷她。韩笑童年时代父亲的意外死亡,母亲的惨死,多年来一直困扰着她,她一个人回到老宅。颜国强终于醒来,韩笑匆匆赶到医院看到沛青和安琪带着儿子和李玉梅宛如一家人守在颜国强床前,感觉自己像个外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 韩笑工作频频出错被社长责骂,一人留在单位赶稿到很晚,无意在网上认识一个叫“白饭”的网友,声称自己患了抑郁症要在网上直播自杀,韩笑并未在意还调侃了他几句,韩笑回家隐约感到有人在跟踪她,正好遇上沛青前来接她。韩笑决定不再坐以待毙把沛青让给安琪,她主动提出去医院陪床,希望能和颜国强多增进感情,唤起他的记忆。沛青陪韩笑来到病房,安琪气恼走开又折回来,她对韩笑说沛青迟早会回到她身边的,韩笑受到刺激抑郁症发作,精神恍惚离开病房。李玉梅赶来遇到安琪,两人发现韩笑不知去向颜国强出现窒息,颜国强经抢救脱离危险,李玉梅怒不可遏逼沛青和韩笑离婚。沛青回到家,韩笑把早已写好的离婚协议书递给沛青,身心疲惫的沛青再也无法承受压力,第一次向韩笑发火,把离婚协议书撕碎。舒文博和范英昌为招标的事情密谋讨论,欲利用安琪父亲在医院的人脉关系暗箱操作确保中标,范英昌出手阔绰带安琪购物,很快用金钱俘虏了安琪。

  • 韩笑工作屡屡出错,一个人加班到很晚,抑郁症发作出现呕吐恶心的症状,韩笑怀疑自己怀孕了,沛青拜托文博给韩笑做个全面检查,其实韩笑通过“白饭”的微博也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文博怕韩笑一时无法接受没有告诉她实情。安琪的胸部发现囊肿去医院找沛青做检查,韩笑来医院碰到安琪,韩笑当着安琪的面要沛青表明态度,沛青要安琪离开,安琪恼羞成怒绝尘而去。文博把韩笑得抑郁症的事告诉了沛青,两人说好瞒着韩笑,并让沛青暗中为她治疗。

  • 安琪赌气把儿子扔在家里从颜家搬走,范英昌得知马上为安琪安排了公寓。李玉梅气恼地打电话把沛青叫回家质问,韩笑一同前来被李玉梅赶走。沛青只好把叮当带回家,韩笑也正好借这个机会和叮当培养一下感情,沛青偷偷在韩笑的饭里添加药来控制韩笑的病情。沛青和韩笑带着叮当一起出去渡假,安琪得知后醋意大发,下决心要跟韩笑斗到底,她想起儿子在婚礼现场捡到的婚戒,拿出来戴在手上,安琪心生一计想利用儿子把韩笑和沛青拆散。沛青和韩笑带着叮当渡假刚回来就接到李玉梅电话,要沛青把叮当送回去。安琪故意推着颜国强在小区里晒太阳等着沛青和韩笑回来,并当着韩笑的面训斥叮当。韩笑看到安琪手上竟然戴着和她同款的戒指,心生疑惑赶去当时订做戒指的首饰店,从服务员嘴里得知沛青曾经来重新订做过同款的戒指。韩笑精神恍惚从首饰店离开,路上开车发生追尾,邂逅实习律师杨晨。韩笑意外从保险公司得知沛青曾给她买过一份一百万的人身意外伤害险,沛青怕韩笑误会谎称是为了帮朋友忙才买的。

  • 沛青得知安琪为父亲支付的医药费正是宝信公司垫付的,凑齐钱要安琪还给公司。项目招标在即,张宝信想趁机拉拢沛青,不肯收回钱,安琪瞒着沛青私自扣留了这笔钱。医院二期招标,安琪以德义公司投标代表的身份出现在招标现场令沛青非常意外。叮当幼儿园召开家长会,安琪软缠硬磨要沛青一起去参加,沛青正打算趁机劝说安琪退出招标。韩笑在闺蜜肥燕的陪同下与被撞的车主杨晨见面,恰巧看到安琪和沛青带着叮当一起吃饭,三人宛如幸福的一家人,韩笑内心非常痛苦。沛青奉劝安琪退出招标,遭到拒绝,沛青警告安琪绝不会对她网开一面。韩笑决定要个孩子来留住沛青的心,她强颜欢笑主动讨好沛青。安琪胸上长了一个良性囊肿,沛青建议她尽早做手术,安琪坚决不肯,沛青只好让安琪去找中医做物理治疗,安琪死缠烂打非要沛青陪她一起去。沛青用房子做抵押要安琪把借的钱还回去,范英昌不肯收,慷慨表示让安琪自己留着花,就是当预支的业务提成。韩笑被社长逼着去拉赞助,韩笑无奈来医院找文博帮忙,文博找范英昌帮忙,两人一拍即合,一口答应。

  • 韩笑从文博那里得知安琪现在是宝信公司的招标代表非常意外,沛青打来电话说晚上要陪叮当一起吃饭,沛青怕韩笑误会谎称安琪不在。文博陪韩笑一起吃饭,正好看到沛青和安琪带着叮当在一起用餐,文博趁机煽风点火让韩笑对沛青非常绝望。回到家里韩笑向沛青提出想要个孩子,沛青担心韩笑的身体劝她再等一段时间,韩笑冷着脸逼沛青履行丈夫的义务,沛青无法接受这种极端的方式愤然离去。韩笑担心会把沛青推到安琪身边,主动承认错误,两人和好。韩笑从同事肥燕那里得到一款手机追踪软件,她锁定沛青的手机。安琪以沛青的名义宴请招标小组的人吃饭,沛青得知后赶往酒店,韩笑一路跟踪看到沛青来酒店接走醉酒的安琪,两人一起到了安琪的公寓。医院同时接诊了两个孕妇,一个是发生车祸的农民工李强的妻子,另一个是权贵的儿媳妇,沛青接到通知匆匆赶来。

  • 权贵儿媳妇腹中突发险情,被紧急推进了手术室,顺利产下一个女婴。李强的妻子已经出现脑死亡,沛青果断从母体取出已出现窒息的婴儿,沛青走出手术室却迎来了李强的拳头。第二天早晨沛青才疲惫地回到家里,一进门韩笑就拿着手里的戒指质问沛青为什么安琪手上也戴着同样的戒指,沛青只好坦白了真相,可韩笑根本不相信。安琪为了骚扰沛青和韩笑的生活把叮当送来,却看到韩笑和沛青脸上神色不对,内心窃喜。叮当认出地上的戒指和自己在婚礼现场捡到交给妈妈的那一枚一模一样,韩笑才相信了沛青所说的话,两人和好。农民工李强误认为自己没钱给红包,沛青刻意延误抢救时间,才导致妻子死在手术台上,他把刚出生的孩子扔在特护室里不管,在医院门口大闹诬告沛青是黑心医生。

  • 沛青被院里暂停了门诊工作,专门负责医院二期的招标,沛青决定带韩笑去接受全面治疗。范英昌为了能顺利拿下招标项目,买通游说安琪成了他们的同伙。韩笑怀疑自己怀孕了,独自前往妇科医院做检查,却得知自己的左侧卵巢不翼而飞,匆忙赶往沛青医院,却和安琪发生争执。文博透露手术是沛青亲手主的刀。韩笑跑去找沛青,正好听到安琪在打电话质问范英昌沛青被打一事。韩笑质问沛青,沛青推说是因为车祸造成卵巢受损,没敢把癌变的实情告诉韩笑。两人的对话被李玉梅和安琪听到。韩笑当众人面说安琪和打伤沛青的人是一伙,李玉梅和沛青都不信,韩笑愤然离去。韩笑想起沛青曾给她买过的意外保险,找出保单发现业务员竟是安琪,她怀疑沛青和安琪为了保险金想害死她。韩笑精神恍惚回老宅割腕自杀,被找来的文博及时救起送进医院。沛青、李玉梅和安琪陆续赶到,沛青要安琪当众解释保单一事,并态度明确地表示他一辈子都不会和韩笑分开,绝望的韩笑打断他,文博把沛青等人赶出病房。沛青被打一事闹的沸沸扬扬被院方停职,文博如愿以偿接替了沛青的工作。

  • 冷静下来的韩笑怀疑自己精神出了问题去找文博,文博把她患上抑郁症的事告诉了韩笑,韩笑非常自卑恳求文博不要把她得病的事告诉沛青。韩笑想到沛青为自己所受的委屈内心非常惭愧,决定勇敢面对,走出抑郁的阴影,韩笑每天坚持锻炼却总是感到有人在跟踪她。文博指使范英昌把安琪搞定,安抚好李强,所有这一切都为了顺利中标。安琪不想再受范英昌一伙人控制想要退出,范英昌拿出当时汇款给沛青的银行底单威胁安琪。安琪在范英昌的指使下去派出所见李强,以颜沛青家属的身份去提出和解,在范英昌的威逼利诱下安琪无奈答应把宝信公司的标底透露给范英昌。舒文博趁沛青受伤,提前组织招标,宝信公司被淘汰出局,范英昌公司如愿中标。当晚,范英昌设宴庆祝,范英昌把安琪灌醉。第二天早晨安琪醒来发现范英昌竟睡在她的身边。宝信公司被淘汰怀疑公司内部出了内奸,安琪忐忑不安。

  • 沛青向院长提出休假没得到批准。第一轮招标结束,院方就收到很多检举信,老院长要沛青暗中调查,文博恼羞成怒,授意范英昌利用李强事件把沛青拉下马,杨晨正是李强的律师,沛青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安琪用沛青父母的工资卡收受了范英昌一百万的好处费,欲带儿子回美国却遭到范英昌的要挟。韩笑监控安琪的手机,听到一段安琪和范英昌的电话录音,决定查个水落石出,她暗中跟踪安琪,发现安琪拿着钱去见李强,还有安琪跟范英昌之间的瓜葛。晚上沛青回到家,韩笑告诉他李强这件事安琪一定知道内幕,并逼着沛青给安琪打电话,安琪推说是为了让李强撤诉才去找李强,沛青信以为真,韩笑因为沛青不相信她感到委屈,她约见李强的律师杨晨见面。韩笑向杨晨打听谁是李强的幕后指使人,并把她对安琪的怀疑告诉了杨晨,希望杨晨能帮助沛青。法院开庭审理,文博安琪等人到庭旁听,各大媒体悉数到场争相报道。法庭经过审理,一审判决沛青无罪,李强不服当庭表示要上诉。院长为了避免声势闹大,让沛青去上海学习,文博阴谋得逞。沛青在机场接到安琪的电话,叮当生病,沛青赶去医院。

  • 韩笑通过追踪软件发现沛青从机场折返的轨迹,她一路跟踪发现沛青和安琪一起回了李玉梅家,韩笑精神恍惚在马路上晕倒被杨晨看到把韩笑送回家。文博联系不上韩笑跑到家里,看到杨晨在韩笑家里非常意外,文博没给杨晨好脸色看,对韩笑嘘寒问暖。杨晨作为一个局外人误闯进韩笑的生活,韩笑身边错综复杂的关系,引起了他的好奇心。沛青第二天做早班飞机到了上海后给韩笑打电话,韩笑对沛青重新建立起来的信任再一次被击垮。韩笑利用手机窃听卡暗中跟踪安琪,并把安琪和范英昌的对话做了录音。韩笑冲上去掐住安琪的脖子,两人扭打在一起,最后两人被带到派出所。这一切被范英昌看到打电话把文博叫来,文博在韩笑的手机里发现范英昌和安琪的通话录音,匆匆赶往派出所。在派出所里韩笑告诉警察安琪参与沛青被打一事,并说安琪是婚礼车祸的指使者,可手机丢失无法拿出证据。文博赶来悄悄对乔队长说韩笑精神有问题正处在发病期,他就是韩笑的精神医生。第二天就是开标的日子,文博为了确保招标顺利进行,忍痛把韩笑送进了精神科隔离病房。

  • 利欲熏心的文博心理上已发生了病态的变化,他发誓要从沛青手里夺回原本属于他的一切。第二阶段范英昌公司再次如愿中标。招标结束文博把韩笑带回家里。沛青在上海出差一直联系不上韩笑非常担心。杨晨从韩笑的微博中看到她情绪低落非常担心,打电话联系不上韩笑,找到肥燕了解韩笑的情况。沛青从上海回来发现韩笑行为诡异性情大变,韩笑从穿衣打扮都在模仿安琪走起了性感路线,令沛青和文博等人都大跌眼镜。安琪打电话约沛青见面,韩笑发疯地抢过电话警告安琪如果她再敢来骚扰她就回去杀了她,令沛青非常震惊。回到家里,韩笑逼问沛青出差的当天晚上去了哪里,无论沛青怎么解释韩笑根本无法相信,韩笑的精神状态让沛青陷入极度困惑中。

  • 院长接到举报,医院招标的设备存在问题,要沛青暗中调查。文博授意范英昌借李强的案子把事情闹大。杨晨作为李强的律师拒绝了范英昌的无理要求,安琪得知事情真相和范英昌闹翻。韩笑去德义公司拿广告费,见到安琪也在非常意外。韩笑认出范英昌,果断终止和范英昌公司的广告合同,向杂志社提出辞职。沛青对招标引进的设备展开调查,发现了很多问题。韩笑把她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文博,文博表面不露声色。沛青和韩笑一起去文博家吃饭,他看到文博、韩笑和格格在一起宛如一家人,心里很不是滋味,韩笑心中窃喜。韩笑擅自解除合同激怒了社长。李强集结媒体再次来到医院门口大闹,安琪偷偷去找李强,被一直尾随而来的韩笑看到。文博担心安琪知道得太多,授意范英昌给安琪点教训,胡志胜拿到好处,在安琪楼下伺机动手,却看到韩笑尾随安琪而来,胡志胜认出安琪正是沛青的前妻,胡志胜打伤安琪想趁机栽赃韩笑,韩笑发现安琪倒在血泊中,开车仓惶逃走。沛青接到安琪的求救电话赶来正看到自家车驶离现场,安琪倒在血泊中,警察赶到把沛青作为嫌疑人带走。

  • 沛青为了保护韩笑在派出所没有说出实情。安琪被打伤住院,她向警方指控韩笑正是打伤她的凶手。警方从监控录像中看到沛青的自驾车当晚确实到过现场。韩笑被警方带走调查。沛青联想到韩笑这段时间的反常举动也怀疑韩笑是因为抑郁所困才打伤了安琪。李玉梅得知安琪并没有看清打伤她的人是韩笑,她怕警方会怀疑到沛青,嘱咐安琪一定要咬死韩笑就是凶手。李强一案再次开庭受到各大媒体的高度关注,沛青也成了“黑心医生”的典范,院方为了减少负面影响,沛青再次被停职。身心疲惫的沛青不离不弃地照顾韩笑,韩笑得知沛青早就知道她得了抑郁症内心非常感动,她主动提出要沛青带她去治病。警方在打伤安琪的木棍上发现了沛青的指纹,展开调查。李玉梅得知韩笑患有抑郁症,不想看到自己的儿子一辈子搭在一个神经病身上,一心想拆散沛青和韩笑。安琪在李玉梅怂恿下,一口咬定是韩笑打伤了自己。老院长退位在即,向上级推荐沛青接任院长一职。

  • 韩笑被动卷入其中是文博始料未及的,他授意范英昌不惜任何代价要安琪撤诉。范英昌以叮当要挟安琪,他答应安琪只要颜沛青不再调查下去,他就不会再找沛青的麻烦,安琪却不依不饶想借这个机会把韩笑从沛青身边赶走。韩笑得知警方要把她关进隔离病房逃走,她绝望地来到医院顶层的平台欲结束自己的生命,被赶到医院的杨晨救下。安琪担心韩笑会报复她,带着孩子搬回李玉梅家里住。沛青回到家里要安琪销案,安琪不肯答应,沛青提出如果安琪不销案他就向警方承认他才是打人的凶手。院方收到检举信,对引进的设备重新检查,令文博和范英昌坐立不安,他们怀疑是张宝信写的举报信。安琪向李玉梅表示要带叮当回美国生活,李玉梅坚决不答应,她决定亲自出马无论如何也要拆散沛青和韩笑。随着警方的深入调查,二十年前韩笑母亲被害一案引起了警方的注意,这时安琪向警方提出和解。沛青向院方请假带着韩笑去疗养院治病,韩笑在沛青的陪伴下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渐渐康复。

  • 杨晨通过微博一直在关注韩笑的状况,见韩笑一天天好起来替她高兴。韩笑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治疗,精神状况渐渐好起来,出院回家。沛青和韩笑回家看望父母,颜国强身体状况恢复的很好能认出韩笑,李玉梅态度冷淡,逼着沛青和韩笑离婚,沛青态度坚定跟母亲表示如果安琪一直住在家里他就不再回来。韩笑回到家里看到沛青为她精心准备的各种惊喜非常感动,她主动把屋里的神龛扔掉,两人深情相拥约定不管将来会发生什么都会一直走下去。安琪父亲的老朋友杨教授在美国开了一家妇幼医院从美国回来招贤纳士,欲聘用沛青当院长,李玉梅从安琪那里得知,一心希望沛青能去美国发展。李玉梅为了拆散沛青和韩笑搬进沛青家住,沛青怕李玉梅难为韩笑便对妈妈谎称韩笑根本就没有病,他当时是为了不让韩笑受委屈才对警察说韩笑精神有问题,李玉梅似信非信。韩笑辞职在家写小说,李玉梅对韩笑冷嘲热讽,打探韩笑得病的情况。

  • 李玉梅干脆向韩笑提出要她离开沛青,不要耽误了沛青一辈子的前途,沛青给韩笑打气不管李玉梅说什么都让韩笑不要往心里去。沛青接到杨教授的邀请一起吃晚饭,李玉梅故意打电话把安琪和叮当叫来,沛青来家看到安琪居然在家里和李玉梅聊天,沛青对李玉梅发火。李玉梅见韩笑恶心误以为韩笑怀孕,沛青为了让李玉梅对韩笑好一点只好骗李玉梅韩笑怀孕了。李玉梅得知韩笑怀疑喜出望外,对韩笑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这让韩笑非常愧疚,她一心想要孩子,沛青只好答应。韩笑在沛青的口袋里发现了避孕药让她再生疑心,韩笑怀疑沛青根本就不想跟她要孩子,内心倍感凄凉。她回想沛青为她受的委屈,打消自己的猜疑,选择相信沛青。经检查韩笑的身体康复情况良好,沛青决定和韩笑要个孩子。安琪胸部的囊肿需要做手术,她去医院找沛青,意外看到韩笑的病例,安琪得知韩笑做过卵巢切除手术,竟然还得过癌症。安琪把韩笑得癌症的消息告诉了李玉梅,李玉梅非常震惊。

  • 李玉梅情绪激动跑去找沛青苦口婆心劝儿子离开韩笑,沛青无法接受母亲的无情,韩笑从外面回来正好听到两人的对话,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得了癌症,再次陷入痛苦的深渊。韩笑一个人去肿瘤医院做检查确定李玉梅说的话是真的,她想到沛青一再撒谎都是为了保护她,内心非常惭愧。韩笑决定面对病魔勇敢地活下去,但她不想连累沛青。韩笑接受杨晨的邀请报名参加了一个公益支教活动,她买好去西藏的火车票打算一个人悄悄离开。叮当高烧不退住进医院,沛青和安琪日夜守护在病房。韩笑临走前去文博家,文博正打算送女儿去国外留学,格格缠着韩笑陪她一起去,文博发现韩笑的情绪不对,在文博的再三追问下,韩笑把自己得癌症的事如实告诉了文博,文博动情地向韩笑表白他不会让韩笑一个人离开,他愿意照顾韩笑一辈子,令韩笑非常感动。文博劝说韩笑陪格格去国外留学,韩笑非常感谢文博对自己这么多年的照顾,她告诉文博她不想拖累任何人。

  • 韩笑回家给沛青留下字条,打算一个人悄然离开,却意外发现自己怀孕了,韩笑想到沛青为了她所付出的的一切,她最终决定留下把孩子生下来。韩笑还没来得及把这个消息告诉沛青,叮当的化验结果出来,确诊得了白血病。韩笑找到杨晨提出要退出公益活动,让杨晨非常意外。韩笑看着沛青陷入痛苦的深渊却无能为力。韩笑在网上发帖为叮当征集适合移植的骨髓,希望能尽自己的一份力量。院方请来专家调查招标引进的设备,范英昌得知写检举信的人是张宝信,找人狠狠地教训他。范英昌把安琪找来,要她出面阻止沛青不再调查招标引进的设备,安琪迫于无奈劝说沛青不要再追查招标的事情,引起沛青的疑心。叮当一直找不到适合移植的骨髓,医生建议沛青和安琪再要一个孩子用脐带血来救叮当,李玉梅和安琪哭着央求沛青,一边是亲生儿子的生命一边是对妻子的忠诚使得沛青陷入两难的情况之下。

  • 院方为了方便调查,把所有招标小组的人安排去外地开会,文博临走威胁安琪要想办法阻止沛青的调查。叮当病情暂时稳定出院,李玉梅提出要带着叮当住到沛青家里,沛青再三嘱咐李玉梅不要难为韩笑。安琪以看儿子为名堂而皇之地出入沛青家视韩笑为隐形人。李玉梅趁沛青不在家,哭着向韩笑说,现在救叮当只有一个办法,只有安琪和沛青再生一个孩子才能救叮当,她哭着跪在地上求韩笑离开沛青,就算为了救叮当的性命,韩笑被逼无奈答应了李玉梅。院长心脏病突发去世,舒文博赶回来。沛青回到家发现韩笑留下一封信已经离开。韩笑一个人回到老宅,发觉有人跟踪她,情急之下给文博打电话,文博把韩笑接回家。沛青找来,文博毫不客气地告诉沛青他不会再让韩笑回到他身边。韩笑当面告诉沛青她已经决定要陪格格一起去美国,沛青坚决不同意离婚。文博为了让韩笑对沛青死心,想出更阴损的一招。

  • 在舒文博的一手策划下上演了一出沛青和安琪被捉奸在床的闹剧,韩笑对沛青彻底失望痛苦地离开。沛青找到文博希望他能帮自己劝劝韩笑,文博情绪失控指责沛青,并说从今以后他会保护韩笑,沛青这才知道文博原来一直都深爱着韩笑,文博警告沛青如果再敢骚扰韩笑,他就会杀了他,文博失态的表现让沛青感到非常震惊。老院长去世,卫生局工作小组入住,将会在现任领导班子内选拔新任院长,文博暗下决心一定要把沛青拉下马取而代之。沛青找到韩笑,无论他怎么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韩笑为了让沛青死心,当面告诉沛青她要和文博在一起。第二天韩笑在文博的陪同下来到民政局,两人办完离婚手续,沛青看着韩笑上了文博的车离开心如刀割。沛青酒醉回到家里,李玉梅得知沛青和韩笑离婚,见儿子痛不欲生良心受到谴责,安琪非常内疚。

  • 韩笑接到街道办事处的通知,家里的老宅要拆迁要她去办理相关手续。街道主任对韩笑按照有关规定胡志胜作为刑满释放人员户口落回原籍是正当要求,韩笑坚决不同意,胡志胜打电话给韩笑索要拆迁费遭到韩笑的断然拒绝。沛青找到张宝信调查,被打伤的张宝信劝沛青不要再调查下去。韩笑想起杨晨对自己的鼓励,一个人来到游乐场。胡志胜一路尾随,杨晨通过韩笑的微博看到韩笑在游乐场找到韩笑,杨晨得知韩笑已经离婚,鼓励她要快乐地生活下去。文博如愿当上了院长,大摆筵席答谢院里同事。沛青为了救叮当答应通过人工受精和安琪再要个孩子。沛青无意在韩笑留下的电脑里听到一段安琪和范英昌的电话录音,沛青想起韩笑曾多次提醒过他,他却一直不相信韩笑。沛青找安琪质问,安琪只好向沛青坦白了所有的事,沛青欲拉安琪去自首,李玉梅替安琪求情要沛青放过安琪。韩笑把自己怀孕的事告诉了文博,并表示无论如何也要把孩子生下来,文博向韩笑表白愿意做这个孩子的父亲,韩笑非常感动却无法接受文博的感情。

  • 沛青想找韩笑解释,文博却一直从中作梗不让韩笑跟沛青见面。韩笑放在枕头的香囊沛青拿去化验,果然发现里面有刺激神经的药物成分,沛青怀疑有人要加害韩笑。安琪通过试管终于怀孕,文博把这个消息告诉韩笑并趁机鼓动韩笑去美国把孩子生下来。文博告诉韩笑单身女人签证被拒的机率非常大,劝韩笑趁着肚子现在看不出来,尽快去婚姻登记处把手续办了,文博向韩笑表示绝不会勉强韩笑去爱他,韩笑为了孩子答应了。随着调查的深入沛青开始怀疑文博。沛青从张宝信那里了解到招标内幕,文博正是幕后操纵的黑手。沛青跟踪文博来到民政局门口看到韩笑在门口等着,沛青趁文博停车之际强行带走韩笑。沛青告诉韩笑文博的人品有问题,要韩笑不要嫁给文博,韩笑狠狠地甩给沛青一个耳光转身离开。文博发疯地跑到沛青家去找韩笑,李玉梅和安琪这才知道韩笑和沛青在一起。韩笑一个人回到老宅,被胡志胜打晕绑架。

  • 沛青来到老宅没找到韩笑,正要离去看到胡志胜手里拿着一瓶酒鬼鬼祟祟地走进老院,沛青尾随其后。韩笑醒来趁胡志胜不在打电话给文博,胡志回来胜抢过手机向舒文博索要五十万赎金,文博惊慌失措地跑去找范英昌商量对策。 沛青找到韩笑,胡志胜把刀架在韩笑的脖子上,迫使沛青放弃抵抗。正好李玉梅给沛青打电话,她在电话里听到打斗声,安琪向警方报案,颜国强经受不住打击再次发病。安琪想到是范英昌一伙干的,给舒文博打电话质问,文博猜到沛青和韩笑一定是被胡志胜绑架,他和范英昌赶到韩笑家老宅警察也接到报案及时赶到。胡志胜正在老宅的后院挖坑准备把韩笑和沛青活埋,警察赶到当即击毙了拘捕顽抗的胡志胜。一直守在外面的文博听到院里传出的枪声欲冲进去却被范英昌拉住,文博躲在暗处看到韩笑搀扶着沛青从里面出来,才开车离去。颜国强送进医院抢救,沛青赶到医院时颜国强已经过世,李玉梅迁怒韩笑发疯地上前厮打韩笑。

  • 颜国强去世李玉梅伤心欲绝病倒。文博一直守护在韩笑身边直到韩笑醒来。韩笑拖着虚弱地身体不顾文博的劝阻去看望李玉梅,李玉梅发疯地掌掴韩笑,沛青无奈之下当着众人的面向李玉梅保证不再跟韩笑有一点瓜葛,安琪在一旁添油加醋导致流产。李玉梅把这一切都怪罪到韩笑的头上。韩笑得知安琪流产心存愧疚,为叮当的安危担心。沛青想见韩笑遭到文博阻拦,沛青提醒文博不要再肆意妄为,文博说沛青是公报私仇,韩笑看到沛青和文博弄到这个地步内心充满愧疚。颜国强的死对李玉梅打击很大,整天抱着颜国强的遗像以泪洗面,令沛青心里非常难过。文博利用职权免了沛青的职,把沛青调到总务部,迫使沛青主动离开医院,沛青当面向文博表示他不会离开。文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指使范英昌想办法把安琪赶回美国,他想利用张宝信给沛青父亲垫付医药费这件事把沛青送进监狱。安琪经检查无法再怀孕,安琪欲带叮当回美国治病,沛青坚决不同意在这个时候带走叮当。安琪陷入绝望中,范英昌游说安琪回美国想办法找适合移植的骨髓,范英昌还说要在美国开公司,让安琪来全权负责,安琪动心。

  • 文博向韩笑求婚,表示他一定会照顾好韩笑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心存感激答应了这桩没有爱情的婚姻。韩笑把自己的心情发在微博上,杨晨看到给韩笑留言希望她能尊重自己真心的选择,韩笑考虑再三悄悄走开。安琪经不住范英昌的诱惑决定带叮当回美国,李玉梅和沛青坚决不同意,安琪劝沛青跟她一起去美国发展遭到沛青的拒绝。第二天一早文博兴致冲冲地等着韩笑一起去民政局登记,却发现韩笑留下一张字条悄然离开,文博情绪激动跑去找沛青,此时韩笑已随杨晨的志愿队踏上了去山村支教的路。安琪一个坐上了回美国的飞机。文博对沛青的怨恨再次升级,他的心里充满了仇恨他要报复。文博处处针对沛青,沛青绝不妥协,两人展开一场针锋相对的斗争。

  • 沛青一直没有放弃寻找韩笑,他给发短信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复。韩笑在山村支教的这段时间,杨晨一直细心地照顾韩笑,韩笑却总保持一定距离不肯轻易敞开心扉。韩笑支教的地方正是农民工李强的家乡,韩笑得知李强年迈的母亲一个人照顾李强的孩子,韩笑主动照顾李强的孩子和母亲。安琪走后,叮当天天哭着要找妈妈,李玉梅心烦意乱沛青身心疲惫。杨晨把韩笑的照片发到微博上名为“史上最美支教女教师”在网上蹿红。韩笑决定留在山区,杨晨不放心,也留了下来。文博拿出张宝信给沛青垫付医药费一事向沛青摊牌,沛青态度强硬绝不妥协,文博下决心要把沛青送进监狱。检察院接到举报对沛青贪污受贿展开调查。沛青在网上看到了韩笑,他在杨晨的微博留言询问地址,杨晨却没有告诉他。韩笑和杨晨带着孩子们一起郊游,韩笑为了救孩子摔下山崖被送进医院。到了医院里杨晨才知道韩笑已经怀孕,他以家属的身份为韩笑办理了住院手续,日夜守护在韩笑身边。

  • 韩笑怀孕的事情暴露,很快当地的计生办就找来了,杨晨情急之下谎称他是韩笑的老公,孩子是他的,准生证没带在身上才算把计生干部哄走。安琪从美国打来电话回来,她听说沛青被检方调查,打电话找范英昌理论,范英昌威胁安琪如果她真的敢回来一定有警察在机场等着接机。沛青从杨晨的微博中看到韩笑受伤的消息,通过照片沛青看到韩笑所住的医院,沛青一早踏上了去山区的长途车。文博得知沛青在调查期间擅自离开打电话通知检查机关。沛青长途跋涉终于找到韩笑所住的医院,发现杨晨也在。沛青得知韩笑怀孕追问,韩笑一口咬定孩子不是沛青的。检方一路追踪来到医院,当着众人给沛青戴上手铐带走。李强得知韩笑和沛青的关系,内心惭愧欲偷偷溜走被杨晨拦住,韩笑恳求李强能为沛青作证,李强内心挣扎没有答应。杨晨愿意做沛青的辩护律师,和韩笑一起回来。叮当再次发病送到医院,韩笑得知来看望叮当,李玉梅见到韩笑发疯地上前厮打,文博见韩笑跟杨晨在一起,醋意大发。

  • 内心充满仇恨的舒文博身心已经发生了病态的转变,他恨沛青恨韩笑。李玉梅找到文博苦苦哀求,希望文博能帮沛青,文博佯装关心安抚李玉梅。叮当病情危急被送进了隔离病房,李玉梅也病倒了。无奈之下韩笑去找文博,希望文博能帮沛青度过难关,文博冷酷地要韩笑打掉肚子里的孩子,文博的丧心病狂让韩笑震惊。文博把格格送到国外,做好要跟沛青决斗到底的准备。韩笑不顾李玉梅的冷眼主动承担起照顾叮当的义务。杨晨在为沛青到处走访采集证据,文博得知出面阻止。所有的证据都对沛青非常不利,只有安琪出面作证才会把问题说清楚。远在美国的安琪受到良心的谴责,又非常担心生病的儿子整日坐立不安,她打电话给李玉梅,杨晨劝安琪回来为沛青作证,安琪担心自己被抓陷入痛苦的挣扎中,但在良心的谴责下她终于登上了回国的飞机。范英昌和舒文博联系不上安琪,从登机旅客名单中查到安琪已经回国,范英昌在机场劫持了安琪。

  • 安琪跳车逃跑,范英昌跟在后面追,一辆卡车迎面撞过来,范英昌冲过去抱住安琪被当场撞死,安琪被送进医院,文博以没有家属签字为由阻止抢救,韩笑在家属同意书上签字,安琪经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却一直处于深度昏迷中。杨晨去看守所探望沛青告诉他安琪已经答应回来为他作证,杨晨告诉沛青韩笑肚子里的孩子是沛青的,沛青内心惭愧,他拜托杨晨照顾好韩笑。沛青被隔离审查,韩笑和杨晨无怨无悔地照顾叮当和安琪。韩笑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七个多月,她想用肚子里的孩子救叮当,李玉梅得知韩笑肚子的孩子是沛青的,哭着跟韩笑道歉。韩笑肚子里的孩子跟叮当配型成功,叮当终于有了希望,躺着病床上的安琪无法开口说话激动地流下眼泪。叮当的病情再次发作,生命垂危根本无法等到韩笑满月生下孩子,韩笑向医生提出想提前剖腹救叮当,令李玉梅和安琪非常感动。安琪病情有了起色,令文博坐立不安,他决定铤而走险致安琪于死地。文博深夜溜进安琪病房给安琪注射致命药物欲杀死安琪,杨晨对舒文博有所察觉,早就布下了圈套等着文博上钩。韩笑看着文博被警察带走痛不欲生。

  • 韩笑为了救叮当决定提前剖腹生下一个健康的女婴,手术中发现韩笑子宫内长有一个肿瘤,且有初期癌变迹象,韩笑的子宫被切除四分之一,韩笑拜托医生为她保密。叮当的移植手术非常成功,安琪哭着请求韩笑原谅,两人冰释前嫌,所有的恩怨因为两个血浓于水的孩子而化解。杨晨去看守所探望沛青,沛青得知韩笑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和叮当配型成功,激动地流着眼泪拜托杨晨照顾韩笑。文博被抓后很快就全部招供,他一心求死。沛青被无罪释放赶到医院时韩笑却一个人悄然离去不知去向。沛青收到韩笑一条很长的短信,她把孩子托付给沛青希望他能和安琪幸福地生活下去。安琪鼓励沛青去把韩笑找回来,在韩笑没回来之前她愿意留下来照顾两个孩子。韩笑担心自己将会不久人世,自己的孩子将会孤苦的生活在这个世上,她把孩子留给安琪一个人离开。杨晨把韩笑带回家,请飞燕来帮忙照顾韩笑。

  • 沛青四处打听一直都没有韩笑的消息,他接到上级任命担任院长一职。韩笑非常想念女儿叮当,杨晨自告奋勇以孩子干爹的身份经常去沛青家看望孩子,杨晨拍下叮当的照片发给韩笑并一五一十把孩子的情况跟韩笑汇报。经过了很多事情后安琪变了,她把全部的心思都扑在了两个孩子身上,李玉梅非常感动劝沛青重新接纳安琪,沛青告诉妈妈,他会等韩笑一辈子。文博在看押期间精神彻底崩溃被送进了精神病院,韩笑得知后去看望文博,这时的舒文博已经完全不认得韩笑,他把韩笑当成日夜思念的女儿,紧紧地拥抱韩笑,韩笑泪如雨下。沛青四处打听韩笑的下落,他找到杨晨得知韩笑的身体状况,韩笑已悄然离开,再一次消失在所有人视线中。一年后,叮当的生日,杨晨送了一个手工娃娃引起安琪的注意,安琪告诉杨晨她已经打算马上就要回美国,杨晨忍不住把韩笑的地址告诉沛青,沛青带着两个孩子找到韩笑,一家人历经磨难终于团圆。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