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轩辕剑之汉之云 立即播放

15.5亿播放
电视剧 更新至44集/共58集 VIP会员周一二22点抢先看,周一24点免费更新

地区:内地

导演:潘文杰

类型:古装剧/偶像剧

语言:国语 年份:2017

简介: 轩辕帝大败酋魔之战中,所持上古神器轩辕剑被震裂成两截,剑气也一分为二,千年后转世成为一对孪生兄弟朝云和暮云。两人因战乱自幼离散,后因缘际会,朝云为飞羽军首领焉逢,暮云则是铜雀军之神秘白衣,双方各为其主...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往古之时,尧汉、骁月、苍梧三国鼎立。骁月国自恃雄强,屡犯尧汉国,苍梧国安居江东,隔岸观火。面对骁月挑衅,尧汉丞相公羊朔忍无可忍,亲自挥师讨伐,兵临骁月国之幽山。但长期征战,使得尧汉军粮无以为继,公羊朔速派人手建造流马渊工事,以运粮草。飞羽部队羽之部队长焉逢率众镇守流马渊,在即将投入使用之时,骁月国铜雀部队汹汹来袭。赤衣磬儿与飞羽横艾相遇,二人原是以姐妹相称的仙子,如今竟成劲敌。而本是兄弟的白衣暮云与飞羽焉逢也刀兵相见,暮云以超强剑气一击而毁流马渊,震惊尧汉。流马渊被毁,焉逢与众飞羽负荆请罪,多闻使则慨然担当其责。法场上,正当刽子手就要行斩时,横艾传来丞相公羊朔令,召见多闻使和焉逢。原来苍梧国派人送来十万军粮,公羊朔命焉逢速去迎接。

  • 树洞中,兰茵透过意海与耶亚希交流,并借耶亚希吹奏起暮云最爱的曲子,暮云惊讶又激动,当树妖再次袭来,暮云极力救出耶亚希逃离树洞,焉逢的方天画戟便飞来,兰茵借机控制了耶亚希的身体替暮云挡下了焉逢的攻击,暮云又想杀掉耶亚希时,兰茵再借耶亚希手语表达她和暮云熟悉的话,暮云这才回忆起心爱的兰茵早已死在自己剑气之下,于是怆然而去。焉逢向横艾问不出军粮的下落,焉逢只好将耶亚希带回尧汉军营,耶亚希看到军中将士吃树皮煮树根,心生不忍,但还是不想将军粮交出,身在铜雀的紫衣也通过青衣的铜镜法器看到了耶亚希被焉逢拖入军营。耶亚希让多闻使把焉逢派给她做跟班并且霸占了焉逢的房间,回忆起儿时所受的战乱之苦,让耶亚希一面心疼这些无粮可食的士兵,一面又不想给粮让他们继续打仗,突然耶亚希的房间突然出现一条大蛇,横艾赶到驱走大蛇,并给耶亚希漂亮的尧汉女装。

  • 铜雀地宫,赤衣因横艾不与她相认而伤心,紫衣安慰说横艾可能有难言之隐。尧汉军营,端蒙正忙着给昭阳包扎,此时传来强梧重伤的消息,端蒙将昭阳和尚章留在房间匆匆跑去,徒维告诉众人若保全强梧性命,必须要断掉被剑气吞噬的右臂,众人难下决定,焉逢回忆起两人曾经的点滴,忍痛砍断了强梧的手臂。昏迷中醒来的强梧发现自己手臂没有了便想要拔剑轻生,徒维及时制止,横艾赶来劝慰,强梧想到为了自己伤心内疚的好兄弟便心生犹豫。铜雀地宫。因白衣没能杀掉耶亚希而遭埋怨,白衣认为此事因他而起,要再次前去除掉耶亚希,而想在紫衣面前表现的黄衣,也希望自己可以戴罪立功,紫衣便让黄衣继续打探情况。游兆一直怀疑横艾加入飞羽的目的不纯,便跟随她来到树林处,说是想与她一决高下,此时焉逢出现,劝说两人,游兆不服便提起当日横艾召唤的巨兽英招,焉逢也觉得不可思议,但仍然相信横艾,游兆负气离开。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往古之时,尧汉、骁月、苍梧三国鼎立。骁月国自恃雄强,屡犯尧汉国,苍梧国安居江东,隔岸观火。面对骁月挑衅,尧汉丞相公羊朔忍无可忍,亲自挥师讨伐,兵临骁月国之幽山。但长期征战,使得尧汉军粮无以为继,公羊朔速派人手建造流马渊工事,以运粮草。飞羽部队羽之部队长焉逢率众镇守流马渊,在即将投入使用之时,骁月国铜雀部队汹汹来袭。赤衣磬儿与飞羽横艾相遇,二人原是以姐妹相称的仙子,如今竟成劲敌。而本是兄弟的白衣暮云与飞羽焉逢也刀兵相见,暮云以超强剑气一击而毁流马渊,震惊尧汉。流马渊被毁,焉逢与众飞羽负荆请罪,多闻使则慨然担当其责。法场上,正当刽子手就要行斩时,横艾传来丞相公羊朔令,召见多闻使和焉逢。原来苍梧国派人送来十万军粮,公羊朔命焉逢速去迎接。

  • 树洞中,兰茵透过意海与耶亚希交流,并借耶亚希吹奏起暮云最爱的曲子,暮云惊讶又激动,当树妖再次袭来,暮云极力救出耶亚希逃离树洞,焉逢的方天画戟便飞来,兰茵借机控制了耶亚希的身体替暮云挡下了焉逢的攻击,暮云又想杀掉耶亚希时,兰茵再借耶亚希手语表达她和暮云熟悉的话,暮云这才回忆起心爱的兰茵早已死在自己剑气之下,于是怆然而去。焉逢向横艾问不出军粮的下落,焉逢只好将耶亚希带回尧汉军营,耶亚希看到军中将士吃树皮煮树根,心生不忍,但还是不想将军粮交出,身在铜雀的紫衣也通过青衣的铜镜法器看到了耶亚希被焉逢拖入军营。耶亚希让多闻使把焉逢派给她做跟班并且霸占了焉逢的房间,回忆起儿时所受的战乱之苦,让耶亚希一面心疼这些无粮可食的士兵,一面又不想给粮让他们继续打仗,突然耶亚希的房间突然出现一条大蛇,横艾赶到驱走大蛇,并给耶亚希漂亮的尧汉女装。

  • 铜雀地宫,赤衣因横艾不与她相认而伤心,紫衣安慰说横艾可能有难言之隐。尧汉军营,端蒙正忙着给昭阳包扎,此时传来强梧重伤的消息,端蒙将昭阳和尚章留在房间匆匆跑去,徒维告诉众人若保全强梧性命,必须要断掉被剑气吞噬的右臂,众人难下决定,焉逢回忆起两人曾经的点滴,忍痛砍断了强梧的手臂。昏迷中醒来的强梧发现自己手臂没有了便想要拔剑轻生,徒维及时制止,横艾赶来劝慰,强梧想到为了自己伤心内疚的好兄弟便心生犹豫。铜雀地宫。因白衣没能杀掉耶亚希而遭埋怨,白衣认为此事因他而起,要再次前去除掉耶亚希,而想在紫衣面前表现的黄衣,也希望自己可以戴罪立功,紫衣便让黄衣继续打探情况。游兆一直怀疑横艾加入飞羽的目的不纯,便跟随她来到树林处,说是想与她一决高下,此时焉逢出现,劝说两人,游兆不服便提起当日横艾召唤的巨兽英招,焉逢也觉得不可思议,但仍然相信横艾,游兆负气离开。

  • 焉逢被吸入炼妖壶,横艾心里十分忧虑,而徒维则在担心她沙化之事,特地拿来自己调制的丹药,呵护横艾,但横艾却对他来历生疑。炼妖壶里焉逢和白衣都在寻找出去的方法。横艾询问鹦鹉精多鹏,多鹏称只要焉逢能闯过鬼神之塔,就可以出壶。横艾决定用自身神识入壶引领焉逢,并请商横等人护法相助。炼妖壶内,白衣与女鬼缠斗不止。横艾神识入壶,指点焉逢过关,白衣见状则暗中跟随。焉逢顺利过了第一关,却在雷电关被劈晕,白衣反而顺势冲过关卡。壶外的众人正在焦急,耶亚希正巧来到,知道事情原委后,她表示可以用烟水灵玉施展连体之术,这样徒维通过治疗她就可以间接救醒焉逢。果然,使用此法之后焉逢被唤醒,却在壶内与白衣及英招等缠斗时被吸入灵魂旋涡,白衣也随之消失。灵魂旋涡内焉逢陷入幻境无法自拔,他痛愧于自己当年没有及时救助其弟,致使其弟至今生死不明,其实此乃心魔,只有靠意志才能摆脱。耶亚希情急之下于腕间刺字唤醒焉逢,也由此得知了他的身世之秘。

  • 焉逢用剑气为强梧续好了断臂,多鹏告诫横艾焉逢剑气受损要小心行事。寄居在耶亚希意海中的兰茵想要救出白衣,她勉强控制耶亚希身体行动,导致众人都觉得耶亚希怪怪的。强梧发现断臂重生后力量大增,甚至可以化剑气为箭镞,十分高兴。横艾判断白衣已消亡在炼妖壶里,兰茵(耶亚希)趁其不备偷走炼妖壶,横艾假作不知。兰茵(耶亚希)依法炮制刺字之法,果然将白衣从幻境中唤醒,顺利闯关出壶,但甫一出壶却立刻被端蒙等人打晕。在一旁窥伺的赤衣趁机掳走了兰茵(耶亚希)。众人要求处决白衣,焉逢提出用他换回耶亚希,公羊朔考虑到耶亚希的身份,同意将此事交给焉逢全权处理。耶亚希在铜雀地宫恢复了意识,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到此处,面对青衣的冷嘲热讽,她苦苦思索逃离之法。焉逢与赤衣约定在幽山城外交换人质,宇文仪反对此事,被紫衣三言两语间气走。赤衣则在一旁感叹有情皆孽,无情最苦。

  • 焉逢拜托端蒙巡夜时多照看耶亚希,被端蒙嘲笑,焉逢解释说自己只是以大局为重。横艾觉得发生在耶亚希身上的事十分蹊跷,怀疑是否另有隐情。耶亚希出房间透气,被端蒙撞见,责怪她不知悔改仍然到处乱走,稍后遇上焉逢,也劝她不要乱跑,耶亚希顿觉人人都嫌她累赘。回到房间后,横艾前来盘问,更让她心中不悦。兰茵发现横艾似乎察觉了什么,吓得不敢再轻举妄动。多鹏指点焉逢锻炼剑气之术,横艾意识到剑气大成之日就是两人诀别之时,内心纠结。而徒维则下定决心永远守候横艾。尧汉25年秋,公羊朔亲率尧汉军兵临幽山城下,宇文仪被困死城中,意欲请铜雀助力,却发现紫衣等人早已离去,只留下白衣在城内养伤,也无法传令出城请调救兵。混入议事厅的尚章见尧汉众人失措之状,心中快意。端蒙奇怪丞相为何还不下令攻城,公羊朔解释欲破幽山必需先杀掉在岳城驻守的尧月大将张晗,为此派焉逢前往归心谷设伏。

  • 张晗推演出兵之事,仅有五成胜算,但仍然决定前往。张晗怕白衣担心,故意说推演结果有八成胜算,白衣无法阻拦,准备暗中跟随恩师一同出兵。端蒙等人一直怀疑横艾的来历,横艾并不辨白,说清者自清,只有焉逢力挺横艾,称大战在即,希望大家能摒弃前嫌,一致对敌。尧汉皇宫内萧禅思念相父,几名宦官却趁机进馋,诱使萧禅每日发出一道圣喻直至公羊朔班师为止。黄衣用迷药迷昏了白衣,使他错过张晗出兵的时辰。紫衣得悉后为确保万无一失,派出赤衣见机行事。城外茶棚内,尚章无意中发现邻座几人竟是来自皇城的传喻使,心中讶异。归心谷外,张晗不肯轻入,焉逢让飞羽众人稍安勿燥。此时横艾听到乐声传来,而众人似无所觉,原来是赤衣传音让她出谷相见。尚章把传喻使的事告诉端蒙,端蒙决定晚上冒险行刺张晗。归心谷外的另一端,横艾与赤衣相认,赤衣告诉了她自己在下界与紫衣相识相知的过程,并表示自己并没有忘记寻找轩辕剑气的使命,横艾半信半疑。端蒙行刺失手,幸被焉逢所救,她把传喻使一事告诉了焉逢。此时张晗已经想到可用火攻来击破归心谷埋伏。

  • 张晗见归心谷内没有动静,率军入谷。此时白衣苏醒,发现恩师已经出兵,且得知沙盘推演实际只得五成胜算,心中焦灼,飞马急追。归心谷内,两军激战,张晗与焉逢战在一起,感叹后生可畏,焉逢敬他忠良出言劝降被拒,端蒙趁机暗放冷箭,射中张晗要害,同时命令万箭齐发。焉逢惊呼阻拦却为时已晚,张晗顿时死于乱箭之下。赤衣在谷外拦下白衣,告诉他张晗被焉逢杀死,并称之前焉逢故意放白衣过归心谷就是为了诱杀张晗。白衣恨绝。端蒙对焉逢之前劝降张晗的举动不满,两人起了争执,端蒙自嘲是一个令人讨厌的人,焉逢开解她,表示彼此并肩作战的感情是无可取代的,让她不要妄自菲薄,端蒙心中温暖。白衣抱着张晗的尸体闯入宇文仪府中,要求立刻设立灵堂,并在恩师灵前发誓必杀焉逢。被尚章藏在山洞里的传喻使逃至军营,多闻使训斥端蒙和尚章胆大妄为,焉逢为二人求情。大家都不愿北伐就此终止,公羊朔授计于焉逢,让他假扮白衣刺杀自己,这样就有借口拖延班师。焉逢想到公羊朔体弱多病,心中忧虑。

  • 端蒙献身遭焉逢拒绝,心中羞愤,出房时又被昭阳撞见,面对昭阳的疑问她冷冷表示不想第三人知晓此事,昭阳却将此视为他与端蒙间的第一个秘密,心中喜悦。焉逢假扮白衣行刺,他不忍伤害公羊朔,而是去杀掉了传喻使,在避走追兵之时误打误撞地到了耶亚希房前。耶亚希把焉逢当作白衣,帮他躲过了追兵,焉逢无意中得知原来自己在炼妖壶遇险时是耶亚希不顾自身安危救了他,心中激荡。耶亚希向“白衣”诉说自己的心事,并求他带自己离开,焉逢无奈露出了真面目,耶亚希又羞又恼。公羊朔见木已成舟,感叹此乃天意,传令三军素缟,攻克幽山,为圣使报仇。但,要攻幽山必需先破去城外的沼气陷阱,飞羽众人奉命前往。城内宇文仪欲与幽山共存亡,紫衣携赤衣出现,表示会为幽山城送上一剂定心丸,再陪宇文仪看一场好戏。山坡上公羊朔与耶亚希一同观战,耶亚希内心祈祷,希望那些无辜之人能少受战乱之苦。

  • 山坡上观战的公羊朔面对纯真善良的耶亚希,忍不住吐露心声,讲述着自己的夙愿与无奈。此时新的传喻使赶到营地,要求大军立刻班师,公羊朔只能听命。议事厅内,得知尧汉退兵的宇文仪喜出望外,大赞紫衣高深莫测,不愧是统领铜雀的君尊。飞羽一方,众军士都痛惜北伐无端终止,游兆犹为不忿。而端蒙得知尚章被救一事,感觉无法面对焉逢。眼看尧汉退兵在即,横艾终于下定决心与赤衣合作。两人约定第二天午时在天蓬峰见机行事。焉逢安慰强梧,说很快会重新北伐。而横艾则发现了徒维丹药的秘密,告诉他从明天开始,自己不再需要这些药了。尚章怨恨端蒙大战在即却不顾自己生死,端蒙解释无果,尚章表示此后二人各不相欠,再也不是姐弟。赤衣告诉白衣,已为他安排第二天在天蓬峰与焉逢决战,他可以亲手为恩师报仇。符鸟带来横艾遇险的讯息,焉逢中计被诱上了天蓬峰。横艾与赶来观战的赤衣相遇,趁她不备将其困入结界,并表示自己不能完全信任赤衣,轩辕剑必须由自己带回天界。

  • 徒维心痛横艾沙化,暗暗发誓要永远守护着横艾。焉逢则苦恼于白衣之死,耶亚希出言开解,并陪同他到山崖下找寻白衣下落,两人发现白衣可能未死。横艾约见赤衣,询问如何阻止沙化,赤衣嘲讽姐妹二人殊途同归,早晚都会一个下场。公羊朔借茶道点化焉逢,焉逢若有所悟,重新振作起来。焉逢对上次横艾以符鸟传信引他至天蓬峰一事起了疑心,诘问横艾未果。而在徒维的劝说下,横艾决定向公羊朔请辞。尧汉皇宫内,萧禅亲迎公羊朔,后悔自己一时鬼迷心窍,并处决了当时进馋的几名宦官,同时他拿出玉玺,表示自己愿意禅位于公羊朔。公羊朔大惊失色,力陈内心并无染指皇位之意,唯愿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横艾向公羊朔辞行,公羊朔告诉她自己正在研究八门金锁阵法,欲将练兵之事托付给横艾与焉逢,横艾领命。游兆对他们二人被委以重任心中不满。耶亚希在官驿百无聊赖,来找焉逢,焉逢答应一有空就陪她游遍昊都。

  • 焉逢与耶亚希在月下话别,自从得知对方的郡主身份,他就开始渐渐疏远耶亚希。耶亚希启程,见焉逢未来送行,心中失落,而此时焉逢却在独自回忆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那些美好片段早已隽刻在他的心底。校场上萧禅观看阵法演练,同意再次北伐,公羊朔表示定将全力以赴,万死不辞。焉逢发现八门金锁阵杀敌之力不足,公羊朔说这是因为缺少阵眼之故,需要找到尧汉已故的杜羽、柳飞、唐云三位将军昔日神兵,带回附于其上的战魂应用于阵中,此阵才能开出三个阵眼。于是焉逢率部前往苍梧寻找八蛇矛,端蒙等人则负责寻找偃月刀和白龙枪的下落,公羊朔特别提示焉逢要小心苍梧的长公主、也就是曾嫁与先皇的湘夫人顾雨湘。尚章仍对端蒙不满,要求加入焉逢部下,而游兆则希望加入端蒙队属。出发前焉逢与横艾道别,并请徒维好好照看横艾,希望能让她早日归队。尧汉苍梧边境,耶亚希被使臣顾延迷昏。原来他意图谋反,早已与赤衣勾结,赤衣传授给顾延炼制妖兵的法术,并示意他除去焉逢,其实赤衣另有打算。

  • 顾雨湘告诉焉逢耶亚希已经失踪,且知是顾延所为,但碍于身份无法出手,只要焉逢能救出耶亚希,一切都可商量。强梧在公主府偶遇童年好友英姿,她已在此处做了武婢,改名为翡翠。端蒙等人闲聊时说起唐家后继无人,游兆闻言走开,其实他正是唐云的孙子唐昂,因自觉至今一事无成,心中惆怅。此时林中传来呼救声,游兆从流氓手中救下了一名叫风信子的女子,她自称要前往柳城投亲,游兆将她带回同行,其实她是铜雀的暗探。焉逢与强梧到顾延府打探耶亚希下落,两人在墙上的《江陵佳人图》中发现了耶亚希的身影。而此时耶亚希在画中遇见了马弃。顾延从画中走出,与焉逢强梧打斗起来。顾延不敌,躲入画中,焉逢也随之被吸入。此时横艾与徒维赶到,三人决定把画带回长公主府,但顾雨湘对他们只带回来一幅画表示不满。马弃告诉耶亚希自己是狼族,那些追赶耶亚希的妖兵都是他的族人,现在被顾延所控制,正说着妖兵追来,马弃只能带着耶亚希快速逃离。

  • 《江陵佳人图》中,焉逢等人与顾延相遇,双方交战,马弃受了重伤,因为缺少药物,徒维也无法救治。耶亚希问焉逢找到神兵后是否就会离开,是否会来找她,焉逢未吐露内心真实想法。横艾和强梧久等焉逢未归,打算再入顾延府寻找线索,耶亚希告诉了焉逢自己的身世,以及弟弟死在顾延手上的不幸往事。两人聊着天却又起了争执。而赤衣想用顾延收集的人性使自己变为肉体凡胎,但作法失败。雨女在长街上看到了胡秋,想起胡秋曾经说过,如果自己再回到这里,一定会把她永远留在这儿。众人商量后决定还是要抓住顾延来逼问出出口所在。横艾与强梧闯入顾延府,发现了他用来收敛人性的琉璃盏,将其带走。雨女故意在顾延面前现身并出言恫吓,果然使他暴露出了回到现实世界的通道所在,而在这一瞬间,她也明白了胡秋的真实心意。众人出画,带着顾延和耶亚希一起回到了长公主府。马弃希望救回自己的族人,横艾拿出琉璃盏,砸碎后众妖兵都恢复了神智,回到现实世界。长公主顾雨湘历数顾延作为,将他交给耶亚希处置,耶亚希不喜欢杀人,建议将他终生监禁。

  • 翡翠和强梧曾有婚约,后因家中遭难而失散,她告诉强梧自己已经手刃了仇人陈在雄,强梧却认为她有可能杀错了人。横艾将画卷交给雨女,雨女想起与胡秋的约定,泣不成声。尚章被放出,与众人相见。赤衣告诉紫衣飞羽众人正在寻找三件神兵,紫衣表示先把神兵抢到手再作打算。于是紫衣派出白衣与赤衣同往琉心城夺取神兵。耶亚希想一起去寻找神兵被拒绝,她对焉逢说谁也别想拦住自己。徒维每天不辞辛劳为横艾熬药缓减沙化,横艾十分感激,徒维却为她不值。焉逢内心纠结,既希望耶亚希能等她,又生怕自己随时都可能牺牲辜负了耶亚希。翡翠追问强梧真正害自己全家的仇人是谁,强梧告诉她是陈在雄的副手何竞。顾雨湘派翡翠把飞羽众人带到皇陵入口,告知八蛇矛就放于其内,让他们入陵自取,稍后耶亚希追寻而至,也偷偷溜了进去。

  • 横艾感谢赤衣救了自己,但表示自此两不相欠。飞羽众人来到桥尽头密室内,被结界阻隔,这时墙上出现跳舞的人影,原来苍梧的太祖皇帝曾爱上一位仙子,仙子离开后他日夜思念,所以让皇族所有女子都学跳这支仙舞。横艾猜测这位仙子就是四天女之一的琴儿,并由此推断出可用此舞舞步过关。果然耶亚希踩着步点顺利关闭了结界。结界打开后出现一具竖棺,里面是面容栩栩如生的太祖皇帝,他死后执念未散,神识犹存,得知飞羽等人的来意后,同意让他们通过。此时黄衣等人随后进入密室,白衣将太祖皇帝打得魂飞魄散。巫山神殿,琴儿感应到太祖皇帝醒来,心中悲恸。而皇陵中的飞羽等人终于发现了八蛇矛,欣喜不已,但一时不察闯入了地门天象阵,各自失散。白衣随后而至,准备用剑气将焉逢寸磔至死,焉逢为取神兵无法反击,耶亚希被误伤断臂,入深井之中。白衣情急之下也跟着跳落,带着重伤昏迷的耶亚希离去。飞羽众人遇上黄衣等人,混乱中焉逢和八蛇矛一起被灵凤带走。而当他们终于回到地面,却被长公主府的武婢扣留,原来她们发现白衣带走了耶亚希。

  • 焉逢与矛灵结拜为兄弟,矛灵答应和他一起寻找耶亚希。此时的耶亚希伤重,赤衣建议白衣将她交还给飞羽。顾雨湘拒绝与飞羽合作,焉逢识破她的心思,承诺救出耶亚希后和她断绝往来。顾雨湘放出了出横艾等人,并把八蛇矛交给焉逢。飞羽等人驻扎在官驿内,焉逢发现敌踪追出门外,黄衣趁机假扮徒维取走了八蛇矛,其实飞羽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故意让他得手。焉逢追敌至郊外发现了昏迷在地的耶亚希。他使用自己的剑气为耶亚希续接断臂,耶亚希不忍焉逢为她如此付出,焉逢只能硬起心肠说自己是为了得到八蛇矛才这样做的。赤衣早知飞羽在后跟踪,表示已经交还耶亚希,八蛇矛理当归铜雀所有,横艾唤出矛灵,赤衣才发现无法带走八蛇矛。焉逢剑气消耗过度,横艾心痛不已开始沙化,但仍求多鹏先救治焉逢。徒维担心横艾,希望能带她离开治疗。耶亚希得知顾雨湘有一位好友珀凝有起死回生的医术,如今居住在城外,决定前去寻找。耶亚希在密林里遇到了一位受伤的少女,决定送她回家。

  • 面对横艾的求问,赤衣要求她以飞羽之名向铜雀请教。赤衣告诉横艾只要用数百银针插入心口就可妖化,横艾决意一试。紫衣猜出横艾想妖化是为了炼制妖丹救焉逢,他答应赤衣一切顺从天意。耶亚希发现所遇之人就是珀凝,立刻向她求助,珀凝称已与顾雨湘恩断义绝,除非能找到当年她丢弃的玉佩,否则一切免谈。原来珀凝本是蛇妖,曾被顾雨湘所救,后与她结为好友,没想到后来顾雨湘误会她爱上自己的夫君萧备而反目成仇。现在耶亚希的执着让她动容,她决定成全她。一夜老去的珀凝把丹药交给耶亚希,催促她快点回去救人。横艾用银针插心受到重创,徒维因此知晓用妖丹可以救回焉逢,为了横艾不再受苦,他偷偷地将自己的内丹放入焉逢体内。

  • 焉逢不想耶亚希跟着自己受苦,假意刺激与她撇清关系。翡翠为报父仇决定离开公主府,风信子与商横将白龙枪偷出拿给青衣等人,风三娘发现白龙枪是假,身在地宫的紫衣通过铜镜得知一切消息。翡翠与强梧拜堂成亲的第二日便独自离去。焉逢唤出矛灵,向他说明寻找他的原因,希望他去昊城加持八门金锁阵,矛灵本为了兄弟情义,决定前往昊城。强梧要回昊城找翡翠并将八蛇矛带回昊城。横艾发现炼妖壶出现异样,由此发觉了徒维的不寻常,徒维坦白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正是横艾多年前碰到的稻草人,横艾得知徒维将自己的内丹给了焉逢,徒维昏迷,横艾因要照顾徒维决定离开飞羽一段时间。

  • 明珠向顾雨湘禀报耶亚希的情况,顾雨湘十分担心。耶亚希在焉逢走后心情不好,顾雨湘就与耶亚希回忆起当年,对她好言相慰,但耶亚希一心想着焉逢,最终还是离家出走。耶亚希循着尚章留下的线索,一路去找寻焉逢,不料大雨冲掉了尚章留下的记号,导致耶亚希误入丹道村,其间她无意中救了受伤的白龙,却被辑龙队误认为是妖女,辑龙队的人将她带回村里。辑龙队长找到道士青冥来处置耶亚希,这时,恰巧焉逢与尚章看到有人拿着烟水灵玉,猜测耶亚希遇到了危险,于是急忙赶到,救出耶亚希。

  • 黄衣施法将白龙困住。耶亚希为救白龙被吸入阵中,危急之时,白衣将耶亚希推出阵去。黄衣向来讨厌抢走紫衣目光的白衣,便趁机想将白衣杀死在阵中,尾随而至的焉逢横艾齐齐掉进了黄衣的云之空间。同行的赤衣见状,迫使黄衣将他们放出来,黄衣假装同意却寻机逃走,紫衣闻知极怒。云之空间,横艾因此地不受三界控制想要杀掉白衣,及时赶到的焉逢担心他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弟弟,故从横艾手中将他救下。而在阵外观察的黄衣也对几人情况甚是不解,被焉逢阻碍的横艾心中气恼,但又不能将说出原因,焉逢为救横艾而昏迷,横艾自责不已,以为焉逢已死,幸亏多鹏及时出现,才将沉浸在悲伤之中的横艾唤醒。

  • 焉逢众人担心耶亚希会有危险,将她唤醒,耶亚希醒来却说她正在看美丽的景色,责怪焉逢把她打断。多鹏并不相信她看到的情景,说人都是有痛苦的有执念的,玩笑说耶亚希不是人是怪物,耶亚希和多鹏拌起嘴来。焉逢与横艾争执要第二个破阵,在一旁的白衣直接摸向晶石,顿时陷入童年和兰茵死去的回忆之中。焉逢假意刺激白衣,希望他从记忆中醒来,耶亚希便吹起兰茵的曲子,白衣这才醒来,反倒误会焉逢,要与他决一死战。横艾制止二人,却不知道黄衣正在通过阵法偷窥众人的记忆。

  • 耶亚希怨恨焉逢把她留下,于是去找焉逢,却遇上前来寻她的明珠。耶亚希虽然觉得愧疚母亲,但她更想相伴在焉逢身边。顾雨湘得知耶亚希拒回苍梧,她十分生气,便亲自来寻。尚章指责焉逢执意留下耶亚希,但焉逢声称这是为了她的安全,二人正在争辩,焉逢失控的剑气突然发作。眼看焉逢陷入痛苦,徒维等人束手无策,横艾虽听见焉逢口中念着耶亚希,心里悲伤而又焦急,便想起炼妖壶中的英招。徒维将青冥带回,横艾将酒醉的青冥叫醒,然后召唤英招。多鹏担心横艾私放英招出来获罪,焉逢也很好奇,但横艾并不多说,而向英招承诺,可助它离开鬼神之塔,但英招必须告知恢复焉逢剑气的方法。英招终于说出瑶草之花可以将焉逢起死回生,且告知此花唯独生在巫山。横艾问及焉逢年少时的未了情,焉逢向横艾坦白自己当初的加入部队的动机, 横艾做出诸多假设,让焉逢十分诧异,横艾发现自己沙化便将焉逢赶了出去。横艾焉逢尚章几人正要上巫山,青冥追随而来,要与他们同上巫山,但横艾暗感奇怪,悄然放出符鸟,竟发现焉逢被青冥袭击。焉逢不明白青冥为何算计他,而青冥却说是为了巫

  • 耶亚希看到顾雨湘到来,躲在房间不出。顾雨湘一番安慰,耶亚希这才哭着把顾雨湘迎进来。顾雨湘不喜焉逢,因为她不喜欢尧汉男人,但耶亚希根本不听。顾雨湘只好向耶亚希说出与焉逢的约定,希望耶亚希迷途知返,可耶亚希依然坚持去找焉逢,顾雨湘终于无奈,只好接受耶亚希的决定。尚章费力布结界通过符鸟找到被埋在枯叶下的焉逢。裘暖找到受伤的青冥。正在修炼内丹的徒维发现白龙枪的异动,看到房间中进来的藤蔓,正是耶亚希控制烟水灵玉制造的,横艾留下尚章照顾焉逢,自己闻声而去见到了青冥,而假扮巫山女神的裘暖出现在尚章两人面前,尚章发现她跳的那支舞和耶亚希在苍梧皇陵中跳的一样。横艾发现了青冥的调虎离山之计,裘暖将假的瑶草之花给焉逢,耶亚希乘白龙而来,以为焉逢出事,谁知焉逢佯装出事揭穿了裘暖的面目,横艾打伤了裘暖,青冥带裘暖离开,突然巫山神使出现,带他们上了巫山。

  • 端蒙、乌衣双方交手,乌衣等人遁走,并将风信子带走关押。横艾想起巫山女神对自己说过的话,便进入炼妖壶查探情况。焉逢四人来到瑶草村,发现些许奇怪之处,横艾得知村民中了上古幻术,想要唤醒他们,只能进入他们的梦中,于是焉逢三人进入梦境,耶亚希在外留守,并施展连体之术。进入梦境的三人见到城主,说明梦境的事实却不被相信,三人离去路遇一户人家在哭泣便前去询问原由,得知活女当贡品一事,便主动加入巡逻队寻妖。夜晚妖怪出现又逃走,众人追至城主府,再不见妖怪踪影,这才发现城主知道梦境一事,而这一切都是梦魇大王的法术。焉逢要替瑶草村制服梦魇大王。焉逢横艾终于发现梦魇大王,与其大打出手,焉逢被其打伤,而施展了炼体之术的耶亚希也出现了伤口,梦魇大王逃走。焉逢感觉到连体之术异样,担心耶亚希危险。这时巡逻队的人得知真相,请求焉逢几人救助瑶草村的村民,而焉逢痛恨自己面对耶亚希的困难无能为力,不禁痛苦万分,横艾为保护焉逢,将他收进炼妖壶中。

  • 焉逢在梦中呼叫耶亚希,守在一旁边的横艾再一次给焉逢重筑记忆。被困在巫山女神殿的耶亚希以为焉逢又将自己留下,却发现烟水灵玉不见,便砸破窗户逃了出去。路遇大雨的耶亚希找不到焉逢,感到无助伤心难过,晕倒在大雨中又被带回神女殿,巫山女神感叹耶亚希为爱勇敢又坚强。此时,白衣已经来到巫山,想救出耶亚希。尚章被瑶草村众人围住,最后决定帮助他们,制造机关打伤了梦魇,梦魇逃进城主府,众人追至,梦魇向巫山女神求救无果,尚章将梦魇擒住。逃出铜雀关押的风信子和风三娘被一路追击,风三娘告诉风信子当年的旧事后死去。白衣冲上神女殿找耶亚希,巫山女神化为白衣母亲的面容扰乱白衣,白衣剑气失控,女神将其困住,并将耶亚希和白衣放在一起。赤衣也来到巫山见到巫山女神,询问白衣的处境,而白衣被剑气控制,耶亚希发现白衣眼睛变色,在意海中的兰茵及时吹响他们熟悉的曲子,耶亚希被白衣剑气弹开,兰茵冲向耶亚希的身体替她承受伤痛,白衣终于恢复正常,而兰茵消失,当白衣痛恨自己变成恶魔想要自杀时,耶亚希醒来及时制止。

  • 壶中横艾看到焉逢做的耶亚希的木雕伤心,可焉逢却想不起自己雕刻的人是谁。横艾明白无法留住焉逢,只好将他送回现实,而焉逢突然想起耶亚希的危机。焉逢与横艾回到华胥之域,尚章得知十分生气,因不满焉逢临阵逃脱,要将焉逢两人拿下,横艾告诉他没有焉逢,就救不了耶亚希,尚章无奈,更加感到自己无用。焉逢设谋从梦魇处骗取了消息,得知耶亚希在巫山女神手里,横艾将梦魇放出,才知道它是多鹏的弟弟麻雀梦鹏,梦鹏见到多鹏,说出了自己和巫山女神的交易,横艾将多鹏和梦鹏一起收进炼妖壶。这时瑶草村众人从梦中醒来,发出一片欢声笑语。焉逢等人离开瑶草村,来到巫山女神殿,巫山女神将焉逢困住,并向横艾说出自己的恨和苦,以及想杀死白衣的决心。巫山女神知道轩辕剑气同气连枝,所以想通过杀死焉逢来除掉白衣。但横艾让尚章将瑶草之花带给焉逢,焉逢顿时剑气大增,打落巫山女神,其剑气之强大,让铜雀和飞羽两处都感受到异动!

  • 端蒙几人乔装混入洛城,打听偃月刀的下落。此时丞相公羊朔传话告知,古人七杀会帮助他们寻找偃月刀,羽之部焉逢也正赶来洛城,并得知他们也找到一把白龙枪,飞之部几人奇怪,此时假商横去见了乌衣等人。次日,端蒙几人依着接头信号蔷薇准备去见七杀,碰巧看到招摇过市的司徒蔷,端蒙等人无功而返。铜雀地宫中,乌衣、青衣正向紫衣请罪,紫衣得知羽之部也将抵达洛城,便向几人一番吩咐,不料内伤发作。端蒙担心尚章,又对白龙枪心有疑虑。徒维赶来与焉逢等人几人汇合,铜雀地宫中耶亚希想要逃跑,白衣却守在她的房门外,寸步不离的看着耶亚希。白衣得知飞羽已在洛城,马上想前去捕杀,紫衣命其稍安勿躁。游兆收到一封信,提醒他们小心商横,游兆暗感纳闷。耶亚希出不了地宫,便在里面乱转,撞见青衣和黄衣下棋,黄衣对其出手,被白衣的剑气打散,白衣将耶亚希送回房间,说出焉逢剑气恢复和马上来洛城的消息,白衣见耶亚希担心焉逢,心里十分生气。

  • 焉逢等人收到公羊朔的传讯,得知飞之部与七杀接头失败。商横出现,找到了焉逢等人,尚章回来说洛城结界已破,焉逢知道这是铜雀请君入瓮的把戏,但却必须进城。铜雀知道羽之部进城的消息,各尊者都想去除掉羽之部。耶亚希猜到白衣等人想要杀掉焉逢,而白衣也想借机为师父报仇,为耶亚希出气,耶亚希不能阻止白衣去杀掉焉逢,便要跟着同去洛城。尚章男扮女装带着暗号进城接头,尚章和司徒蔷两人见到对方略感惊奇,司徒蔷制住尚章询问情况,不巧许小姐到来搅乱,尚章逃离将绣有蔷薇的手绢落下,司徒蔷才知他就是接头人。和白衣等人待在一起的耶亚希看到尚章,白衣想追去查认,耶亚希装病想拖住白衣,尚章回来让众人逃跑。耶亚希看到焉逢想去找他,却碍于白衣的存在而不能,横艾引走白衣,焉逢将耶亚希带走,耶亚希伤心焉逢不来找自己,于是负气离开,焉逢痛苦万分。

  • 耶亚希来见徐直,并向徐直求证白衣并是否是他的亲生儿子。徒维带回徐府的求医榜,并在上面发现蔷薇记号,游兆等人决定去和羽之部汇合,揭穿商横的面目,昭阳留下照顾端蒙;焉逢等人怀疑徐府的目的,但还是要一探究竟。焉逢、徒维几人来到徐府,徒维为病人悬丝诊脉,横艾吹曲,司徒蔷听出熟悉的信息。端蒙醒来,惦记商横之事和飞之部的行动,昭阳劝说游兆他们已去执行,借机向端蒙吐露心声。祝犁、游兆来寻焉逢,正巧看到商横将白龙枪拿给青衣,双方大打出手,游兆不敌乌衣青衣合力围攻。风信子为游兆挡枪而死,危急之时,强梧及时赶到;司徒蔷带焉逢众人去见徐直,殊不知,白衣正通过铜镜看的一清二楚。徐直告知焉逢等人偃月刀在城外的消息,焉逢向徐直询问有关白衣的事情,徐直担心暮云,用安慰的话向焉逢说出对其兄弟二人相认的难处。这时符鸟带来商横中蛊的消息,焉逢几人离开,徒维和尚章留在徐府。

  • 徒维仍在徐府帮徐直寻找治疗方法。尚章和多鹏来调侃司徒蔷,反被司徒蔷的画取笑。司徒蔷在浴室准备沐浴时碰到了尚章,担心自己的女儿身被发现,司徒蔷一怒之下打了尚章耳光。铜雀地宫之中,赤衣向众人传达紫衣的命令,派众人前去拦截飞羽部队。赤衣回来,得知紫衣的肉身实在承受不了酋魔之力而重伤,赤衣内疚紫衣为救自己才会如此。端蒙醒来,得知商横已经痊愈,昭阳趁机向端蒙表明心意,端蒙很是尴尬,知道焉逢等人去商瞒疑冢寻找偃月刀激动不已,昭阳只得安抚让她好好养伤。听闻风信子为救游兆而死,很是伤心,又得知羽之部找到的白龙枪是假,更是心中不快。焉逢等人来到商瞒疑冢,横艾点燃琉璃烛,为大家引路。白衣独自去寻找焉逢,赤衣安排铜雀众人截杀援兵;焉逢横艾在疑冢内遇上白衣,赤衣将白衣与焉逢两人放入陷阱中,并将横艾引入机关困住。

  • 赤衣去追离开结界的横艾,而焉逢和白衣依然在疑冢内找不到出路,白衣一心想把杨峰杀掉报仇,可焉逢苦于他是自己的弟弟什么也不能做,白衣正要出手时,耶亚希赶到说出两人的兄弟关系,和当年失散的真相,而赤衣等人也在外面听的一清二楚,焉逢无奈只好说出白衣的太极和父亲的事情来证明,赤衣等人进来挑唆白衣动手,横艾想到当时自己想杀掉白衣,不由为焉逢伤心金沙溢出。焉逢说出自己真名,白衣仍旧不相信焉逢的话,可白衣终究没有向焉逢动手,而带着铜雀众人离开了疑冢,并将耶亚希带走,横艾金沙飘散;此时游兆赶来,焉逢向众人坦白自己与白衣的关系,游兆对焉逢心存犹豫,而尚章坚定自己对焉逢的信任,尚章发现横艾消失,重新凝聚成实体的横艾想到轩辕合一,更加为焉逢悲伤。

  • 着急的尚章来看望端蒙的伤势,却撞上昭阳正给端蒙喂饭,昭阳尴尬离开。尚章与端蒙姐弟和好,并对端蒙讲述商瞒疑冢的事情,知道白衣是焉逢的亲弟弟,他十分震惊。此时商横站在游兆门前忏悔,对自己身中蛊毒妨碍了行动,以及害死风信子而愧疚,请求游兆的原谅。焉逢几人正要离开徐府时,紫衣便带人将徐府包围,并将处理徐府的任务囧给了白衣。白衣向徐直要人,徐直顾左右而言他,他委婉的向白衣告知自己的为难和立场,白衣终于不忍心难为养父,只好独自离去,而徐直留下遗书之后,服毒自尽。耶亚希找到白衣,告知徐直病逝,白衣深深地觉得自己再一次被抛弃了,伤痛不已。焉逢众人跟随送葬的队伍,总算出了洛城,尚章则吃惊地发现司徒蔷竟是女孩,司徒蔷与大家分别,强梧回来告诉大家,焉逢早已离开,飞羽众人只能先行而去。

  • 轩辕帝大败酋魔之战中,所持上古神器轩辕剑被震裂成两截,剑气也一分为二,千年后转世成为一对孪生兄弟朝云和暮云。两人因战乱自幼离散,后因缘际会,朝云为飞羽军首领焉逢,暮云则是铜雀军之神秘白衣,双方各为其主兵戎相见,全然不知彼此身世之秘,更不知因身蕴黄金剑气,早已成为酋魔残魂觊觎的对象!战乱、权谋、阵法、神兵、天赋使命的四位女仙、来历奇特的郡主耶亚希。围绕着这对孪生兄弟,瑰丽雄奇的故事长卷就此展开。

  • 在城外等候的强梧等人看到焉逢平安回来,立刻启程火速回尧汉,他们星夜兼程,到了夜晚露宿时,横艾与焉逢月下谈心,解开横艾对面纱女孩的疑虑,听到焉逢说要把耶亚希带给她,不禁落下伤心之泪。洛水,商子健出现,吹着笛子屹立水上,奏出离别之曲,洛神随之曼舞在他身旁。望着荡漾而去的洛水,商子健不禁悲从中来,伤感不已。横艾想念起众姐妹,眼前也浮起曾经身为仙子的时光,又想起巫山女神多年不见太祖皇,“洛水之舞,舞尽,情谊尽”,横艾暗下决心,想要放弃心中这段不会有结果的感情。白衣由于放走焉逢,跪在门外向紫衣请罪,紫衣不予理睬。此时焉逢等人千里迢迢回到昊城,却无法见到丞相公羊朔,而且发现丞相府中异样的安静。

  • 焉逢高兴地要去见白衣,横艾却带飞羽把白衣抓获,关入大牢,然后奏明萧禅,萧禅喜出望外,称赞横艾,横艾却把功劳加在黄皓身上,随后禀报公羊朔,说白衣抓到。焉逢得知白衣被抓,不禁大怒,于是不顾一切闯入大牢,与众飞羽剑拔弩张,竟然劫出白衣,然后带着白衣和耶亚希,冲破重重围攻,三人一同逃入深山。萧禅得知焉逢劫走白衣,黄皓要将横艾治罪,并要诛灭飞羽,端蒙考虑权宜之计,马上请命要缉拿焉逢和白衣,将功赎罪,萧禅给他们三日为限。而端蒙则想在这三日之内寻机杀了黄皓,不料横艾已经胸有成竹,她悄然求见公羊朔,暗中策划计谋。夜晚,横艾进宫引出萧禅,让他隐身一旁,另让强梧假扮黄衣,诱使黄皓说出他与铜雀暗中勾结、狼狈为奸的卑鄙关系,萧禅顿时又惊又怒,冲上前大骂黄皓,黄皓跪地求饶,但萧禅怒不可遏,下令把黄皓打入死牢。

  • 在隐秘的农舍里,焉逢和白衣兄弟二人互诉别情,共忆往事。焉逢和耶亚希也更加情投意合,心心相印,他们很想就此安居,耕猎渔樵,不料,这时端蒙与众飞羽带领兵马将家舍团团围住,耶亚希急忙祭出烟水灵玉,带着焉逢和白衣逃离。但端蒙不甘罢休,带兵紧追不放,眼看无路可逃,白衣要焉逢与他投奔铜雀,焉逢一时难以接受,这时追兵赶来,却被暗中躲藏的赤衣用法术杀害,随后赶来的端蒙和游兆见一片汉兵尸体,以为焉逢杀了众兵,愤怒地抓住焉逢,耶亚希上前辩解无用,焉逢被他们押走。白衣回到铜雀,面见紫衣,说焉逢为他而获罪尧汉,紫衣对白衣好言安慰一番。此时在洛城,萧禅将多闻使官复株职,他得知抓回焉逢,立即下令将焉逢处斩,这时丞相公羊朔上殿。

  • 轩辕帝大败酋魔之战中,所持上古神器轩辕剑被震裂成两截,剑气也一分为二,千年后转世成为一对孪生兄弟朝云和暮云。两人因战乱自幼离散,后因缘际会,朝云为飞羽军首领焉逢,暮云则是铜雀军之神秘白衣,双方各为其主兵戎相见,全然不知彼此身世之秘,更不知因身蕴黄金剑气,早已成为酋魔残魂觊觎的对象!战乱、权谋、阵法、神兵、天赋使命的四位女仙、来历奇特的郡主耶亚希。围绕着这对孪生兄弟,瑰丽雄奇的故事长卷就此展开。

  • 焉逢前来请求紫衣放了裘暖,紫衣对焉逢又一番试探,答应放回裘暖。耶亚希和焉逢到客栈找青冥,只见青冥留下一信,说他和裘暖已经离去。其实青冥是被黄衣绑走,裘暖也根本没放。赤衣逼青冥为她制造一具肉身,原来裘暖就是青冥所造,天下也只有青冥能造肉身。紫衣得知飞羽出现,下令洛城严密把守。潜入洛城的多鹏好不容易逃出,报告骁月皇帝要修建金墉台,要飞羽把握住此机会。焉逢带兵盘查行人,正要把扮成工匠的飞羽放行,突发现有人暗中监视,于是他当机立断,下令抓住飞羽,结果飞羽众人被抓获,只有横艾与端蒙逃脱。被俘的飞羽猜测焉逢必定遇上了危险,于是在受审时声称是来刺杀焉逢,因为他是叛徒。

  • 很快宴会之日来到,满朝文武到来,一时玉简紫绶齐聚,皇帝商玄缓步上殿,而此刻横艾与端蒙已经扮成美艳的舞姬混入了宴会,飞之部众人也开始进入密道。其实紫衣对此早已有预知,他故意叫来白衣,让他观看铜镜中的影像,镜中显示飞羽众人全在密道之中急速通行。紫衣告诉他,飞羽来洛城并非是为杀焉逢,而焉逢也并非是来向铜雀投诚,从焉逢劫狱救白衣开始,他们就是在下一步大棋,目的是通过骗取白衣的信任,最终对陛下行刺。白衣虽然对自己被骗难过,仍求紫衣商睿开恩放过焉逢,紫衣答应,但称只能放过焉逢一人,其他飞羽要全部灭杀。焉逢一边观看着歌舞,一边与横艾、端蒙眼神交流,拿捏准时机后焉逢将一枚火丹投向骁月帝,火丹于各处爆炸,场面一片混乱。端蒙趁乱扔出双刀,刺向骁月帝商玄,商玄中刀倒地,身体竟然化为空气。

  • 狂怒的焉逢杀向白衣,兄弟二人再次互相厮杀起来。一边的横艾与赤衣俩姐妹也各为其主拼命相残,横艾不敌,带着一缕金沙坠下山崖。而焉逢也因受伤渐渐不支。这时耶亚希焦急赶来,她挡开白衣,然后以情急之下以剑气凝成的金色翅膀抱起焉逢而去。白衣没能杀了焉逢,来到紫衣面前请罪,紫衣将他扶起,假惺惺地安慰于他,并声称骁月今后不会与焉逢为敌,一番做作再次令白衣感激涕零。面对游兆等人的四座坟茔,端蒙、尚章、祝犁、徒维在坟前发誓报仇,同时他们内心忧心如焚,担心着失去消息的横艾和焉逢。强梧从死尸堆里爬起,意外听到骁月哨兵谈论说焉逢是铜雀内应,不禁大吃一惊。骁月哨兵追来,强梧挣扎逃去,他心里充满愤怒,决定拼死也一定要回去揭露焉逢。

  • 赤衣救起了横艾,却将她封印在结界之中。多鹏飞来,告知她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只有巫山神女琴儿可以挽救。多鹏让横艾进入巫山神女琴儿的梦中,与她商讨如何破除结界,不料巫山神女担心横艾安危,拒绝破其结界,横艾只好再次进入巫山神女梦中,与巫山神女吐露心声。横艾不愿终生困在这里,巫山神女则担心她一旦出去,随时都有可能沙化,从此魂飞魄散躯体全无,所以才狠心拒绝帮助。横艾无奈,只好再与多鹏相商,多鹏出主意让她采用苦肉计,于是横艾又一次进入巫山神女梦中,假装身体开始沙化,引起巫山神女不安和同情。白衣暮云头戴面具看镜,回想着与焉逢在一起兄弟相欢的情景,不禁感慨万端。而端蒙等人也在思念战友,徒维更是担心横艾的安危。

  • 横艾通过多鹏进入紫衣梦境,梦里红衣帮助紫衣拿到轩辕剑,却被紫衣背叛刺死,横艾被梦里的人发现被赶出梦境,焉逢耶亚希回到昊城,焉逢找多闻使谢罪并澄清自己并没与骁月联合,最后被押往大牢,听候发落,其他飞羽成员表示不相信焉逢是叛徒,耶亚希带飞羽找多闻使解释。耶亚希和尚章来到洛城找证据为焉逢洗清罪名,耶亚希提议去云舞阁找暮云问真相,暮云表示没有合谋,并说明这一切都是义兄的所为,但是自己对于杀飞羽这件事毫无悔意,耶亚希告诉暮云焉逢在尧汉已经被当成叛徒抓了起来,暮云假装不关心。

  • 耶亚希带着暮云讲述的真相回来为焉逢洗脱罪名,多闻使表示没有办法,耶亚希又去跪求公羊朔,然而公羊朔闭门思过期间,也不再管窗外之事,耶亚希怒极而去,暮云思考焉逢被当成叛徒 事儿,越来越觉得过意不去,耶亚希用烟水灵玉来到大牢里和焉逢相聚,吐槽公羊朔不管不顾,焉逢理性分析丞相也是爱莫能助,耶亚希要带焉逢逃走,焉逢却突然被缠住,原来徒维在焉逢体内植入了悬丝,强梧徒维端蒙都来阻止。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