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轩辕剑之汉之云 立即播放

4.5亿播放
电视剧 更新至14集/共58集 VIP会员周一二22点抢先看,24点免费更新

地区:内地

导演:潘文杰

类型:古装剧/偶像剧

语言:国语 年份:2017

简介: 轩辕帝大败酋魔之战中,所持上古神器轩辕剑被震裂成两截,剑气也一分为二,千年后转世成为一对孪生兄弟朝云和暮云。两人因战乱自幼离散,后因缘际会,朝云为飞羽军首领焉逢,暮云则是铜雀军之神秘白衣,双方各为其主...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往古之时,尧汉、骁月、苍梧三国鼎立。骁月国自恃雄强,屡犯尧汉国,苍梧国安居江东,隔岸观火。面对骁月挑衅,尧汉丞相公羊朔忍无可忍,亲自挥师讨伐,兵临骁月国之幽山。但长期征战,使得尧汉军粮无以为继,公羊朔速派人手建造流马渊工事,以运粮草。飞羽部队羽之部队长焉逢率众镇守流马渊,在即将投入使用之时,骁月国铜雀部队汹汹来袭。赤衣磬儿与飞羽横艾相遇,二人原是以姐妹相称的仙子,如今竟成劲敌。而本是兄弟的白衣暮云与飞羽焉逢也刀兵相见,暮云以超强剑气一击而毁流马渊,震惊尧汉。流马渊被毁,焉逢与众飞羽负荆请罪,多闻使则慨然担当其责。法场上,正当刽子手就要行斩时,横艾传来丞相公羊朔令,召见多闻使和焉逢。原来苍梧国派人送来十万军粮,公羊朔命焉逢速去迎接。

  • 树洞中,兰茵透过意海与耶亚希交流,并借耶亚希吹奏起暮云最爱的曲子,暮云惊讶又激动,当树妖再次袭来,暮云极力救出耶亚希逃离树洞,焉逢的方天画戟便飞来,兰茵借机控制了耶亚希的身体替暮云挡下了焉逢的攻击,暮云又想杀掉耶亚希时,兰茵再借耶亚希手语表达她和暮云熟悉的话,暮云这才回忆起心爱的兰茵早已死在自己剑气之下,于是怆然而去。焉逢向横艾问不出军粮的下落,焉逢只好将耶亚希带回尧汉军营,耶亚希看到军中将士吃树皮煮树根,心生不忍,但还是不想将军粮交出,身在铜雀的紫衣也通过青衣的铜镜法器看到了耶亚希被焉逢拖入军营。耶亚希让多闻使把焉逢派给她做跟班并且霸占了焉逢的房间,回忆起儿时所受的战乱之苦,让耶亚希一面心疼这些无粮可食的士兵,一面又不想给粮让他们继续打仗,突然耶亚希的房间突然出现一条大蛇,横艾赶到驱走大蛇,并给耶亚希漂亮的尧汉女装。

  • 铜雀地宫,赤衣因横艾不与她相认而伤心,紫衣安慰说横艾可能有难言之隐。尧汉军营,端蒙正忙着给昭阳包扎,此时传来强梧重伤的消息,端蒙将昭阳和尚章留在房间匆匆跑去,徒维告诉众人若保全强梧性命,必须要断掉被剑气吞噬的右臂,众人难下决定,焉逢回忆起两人曾经的点滴,忍痛砍断了强梧的手臂。昏迷中醒来的强梧发现自己手臂没有了便想要拔剑轻生,徒维及时制止,横艾赶来劝慰,强梧想到为了自己伤心内疚的好兄弟便心生犹豫。铜雀地宫。因白衣没能杀掉耶亚希而遭埋怨,白衣认为此事因他而起,要再次前去除掉耶亚希,而想在紫衣面前表现的黄衣,也希望自己可以戴罪立功,紫衣便让黄衣继续打探情况。游兆一直怀疑横艾加入飞羽的目的不纯,便跟随她来到树林处,说是想与她一决高下,此时焉逢出现,劝说两人,游兆不服便提起当日横艾召唤的巨兽英招,焉逢也觉得不可思议,但仍然相信横艾,游兆负气离开。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往古之时,尧汉、骁月、苍梧三国鼎立。骁月国自恃雄强,屡犯尧汉国,苍梧国安居江东,隔岸观火。面对骁月挑衅,尧汉丞相公羊朔忍无可忍,亲自挥师讨伐,兵临骁月国之幽山。但长期征战,使得尧汉军粮无以为继,公羊朔速派人手建造流马渊工事,以运粮草。飞羽部队羽之部队长焉逢率众镇守流马渊,在即将投入使用之时,骁月国铜雀部队汹汹来袭。赤衣磬儿与飞羽横艾相遇,二人原是以姐妹相称的仙子,如今竟成劲敌。而本是兄弟的白衣暮云与飞羽焉逢也刀兵相见,暮云以超强剑气一击而毁流马渊,震惊尧汉。流马渊被毁,焉逢与众飞羽负荆请罪,多闻使则慨然担当其责。法场上,正当刽子手就要行斩时,横艾传来丞相公羊朔令,召见多闻使和焉逢。原来苍梧国派人送来十万军粮,公羊朔命焉逢速去迎接。

  • 树洞中,兰茵透过意海与耶亚希交流,并借耶亚希吹奏起暮云最爱的曲子,暮云惊讶又激动,当树妖再次袭来,暮云极力救出耶亚希逃离树洞,焉逢的方天画戟便飞来,兰茵借机控制了耶亚希的身体替暮云挡下了焉逢的攻击,暮云又想杀掉耶亚希时,兰茵再借耶亚希手语表达她和暮云熟悉的话,暮云这才回忆起心爱的兰茵早已死在自己剑气之下,于是怆然而去。焉逢向横艾问不出军粮的下落,焉逢只好将耶亚希带回尧汉军营,耶亚希看到军中将士吃树皮煮树根,心生不忍,但还是不想将军粮交出,身在铜雀的紫衣也通过青衣的铜镜法器看到了耶亚希被焉逢拖入军营。耶亚希让多闻使把焉逢派给她做跟班并且霸占了焉逢的房间,回忆起儿时所受的战乱之苦,让耶亚希一面心疼这些无粮可食的士兵,一面又不想给粮让他们继续打仗,突然耶亚希的房间突然出现一条大蛇,横艾赶到驱走大蛇,并给耶亚希漂亮的尧汉女装。

  • 铜雀地宫,赤衣因横艾不与她相认而伤心,紫衣安慰说横艾可能有难言之隐。尧汉军营,端蒙正忙着给昭阳包扎,此时传来强梧重伤的消息,端蒙将昭阳和尚章留在房间匆匆跑去,徒维告诉众人若保全强梧性命,必须要断掉被剑气吞噬的右臂,众人难下决定,焉逢回忆起两人曾经的点滴,忍痛砍断了强梧的手臂。昏迷中醒来的强梧发现自己手臂没有了便想要拔剑轻生,徒维及时制止,横艾赶来劝慰,强梧想到为了自己伤心内疚的好兄弟便心生犹豫。铜雀地宫。因白衣没能杀掉耶亚希而遭埋怨,白衣认为此事因他而起,要再次前去除掉耶亚希,而想在紫衣面前表现的黄衣,也希望自己可以戴罪立功,紫衣便让黄衣继续打探情况。游兆一直怀疑横艾加入飞羽的目的不纯,便跟随她来到树林处,说是想与她一决高下,此时焉逢出现,劝说两人,游兆不服便提起当日横艾召唤的巨兽英招,焉逢也觉得不可思议,但仍然相信横艾,游兆负气离开。

  • 焉逢被吸入炼妖壶,横艾心里十分忧虑,而徒维则在担心她沙化之事,特地拿来自己调制的丹药,呵护横艾,但横艾却对他来历生疑。炼妖壶里焉逢和白衣都在寻找出去的方法。横艾询问鹦鹉精多鹏,多鹏称只要焉逢能闯过鬼神之塔,就可以出壶。横艾决定用自身神识入壶引领焉逢,并请商横等人护法相助。炼妖壶内,白衣与女鬼缠斗不止。横艾神识入壶,指点焉逢过关,白衣见状则暗中跟随。焉逢顺利过了第一关,却在雷电关被劈晕,白衣反而顺势冲过关卡。壶外的众人正在焦急,耶亚希正巧来到,知道事情原委后,她表示可以用烟水灵玉施展连体之术,这样徒维通过治疗她就可以间接救醒焉逢。果然,使用此法之后焉逢被唤醒,却在壶内与白衣及英招等缠斗时被吸入灵魂旋涡,白衣也随之消失。灵魂旋涡内焉逢陷入幻境无法自拔,他痛愧于自己当年没有及时救助其弟,致使其弟至今生死不明,其实此乃心魔,只有靠意志才能摆脱。耶亚希情急之下于腕间刺字唤醒焉逢,也由此得知了他的身世之秘。

  • 焉逢用剑气为强梧续好了断臂,多鹏告诫横艾焉逢剑气受损要小心行事。寄居在耶亚希意海中的兰茵想要救出白衣,她勉强控制耶亚希身体行动,导致众人都觉得耶亚希怪怪的。强梧发现断臂重生后力量大增,甚至可以化剑气为箭镞,十分高兴。横艾判断白衣已消亡在炼妖壶里,兰茵(耶亚希)趁其不备偷走炼妖壶,横艾假作不知。兰茵(耶亚希)依法炮制刺字之法,果然将白衣从幻境中唤醒,顺利闯关出壶,但甫一出壶却立刻被端蒙等人打晕。在一旁窥伺的赤衣趁机掳走了兰茵(耶亚希)。众人要求处决白衣,焉逢提出用他换回耶亚希,公羊朔考虑到耶亚希的身份,同意将此事交给焉逢全权处理。耶亚希在铜雀地宫恢复了意识,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到此处,面对青衣的冷嘲热讽,她苦苦思索逃离之法。焉逢与赤衣约定在幽山城外交换人质,宇文仪反对此事,被紫衣三言两语间气走。赤衣则在一旁感叹有情皆孽,无情最苦。

  • 焉逢拜托端蒙巡夜时多照看耶亚希,被端蒙嘲笑,焉逢解释说自己只是以大局为重。横艾觉得发生在耶亚希身上的事十分蹊跷,怀疑是否另有隐情。耶亚希出房间透气,被端蒙撞见,责怪她不知悔改仍然到处乱走,稍后遇上焉逢,也劝她不要乱跑,耶亚希顿觉人人都嫌她累赘。回到房间后,横艾前来盘问,更让她心中不悦。兰茵发现横艾似乎察觉了什么,吓得不敢再轻举妄动。多鹏指点焉逢锻炼剑气之术,横艾意识到剑气大成之日就是两人诀别之时,内心纠结。而徒维则下定决心永远守候横艾。尧汉25年秋,公羊朔亲率尧汉军兵临幽山城下,宇文仪被困死城中,意欲请铜雀助力,却发现紫衣等人早已离去,只留下白衣在城内养伤,也无法传令出城请调救兵。混入议事厅的尚章见尧汉众人失措之状,心中快意。端蒙奇怪丞相为何还不下令攻城,公羊朔解释欲破幽山必需先杀掉在岳城驻守的尧月大将张晗,为此派焉逢前往归心谷设伏。

  • 张晗推演出兵之事,仅有五成胜算,但仍然决定前往。张晗怕白衣担心,故意说推演结果有八成胜算,白衣无法阻拦,准备暗中跟随恩师一同出兵。端蒙等人一直怀疑横艾的来历,横艾并不辨白,说清者自清,只有焉逢力挺横艾,称大战在即,希望大家能摒弃前嫌,一致对敌。尧汉皇宫内萧禅思念相父,几名宦官却趁机进馋,诱使萧禅每日发出一道圣喻直至公羊朔班师为止。黄衣用迷药迷昏了白衣,使他错过张晗出兵的时辰。紫衣得悉后为确保万无一失,派出赤衣见机行事。城外茶棚内,尚章无意中发现邻座几人竟是来自皇城的传喻使,心中讶异。归心谷外,张晗不肯轻入,焉逢让飞羽众人稍安勿燥。此时横艾听到乐声传来,而众人似无所觉,原来是赤衣传音让她出谷相见。尚章把传喻使的事告诉端蒙,端蒙决定晚上冒险行刺张晗。归心谷外的另一端,横艾与赤衣相认,赤衣告诉了她自己在下界与紫衣相识相知的过程,并表示自己并没有忘记寻找轩辕剑气的使命,横艾半信半疑。端蒙行刺失手,幸被焉逢所救,她把传喻使一事告诉了焉逢。此时张晗已经想到可用火攻来击破归心谷埋伏。

  • 张晗见归心谷内没有动静,率军入谷。此时白衣苏醒,发现恩师已经出兵,且得知沙盘推演实际只得五成胜算,心中焦灼,飞马急追。归心谷内,两军激战,张晗与焉逢战在一起,感叹后生可畏,焉逢敬他忠良出言劝降被拒,端蒙趁机暗放冷箭,射中张晗要害,同时命令万箭齐发。焉逢惊呼阻拦却为时已晚,张晗顿时死于乱箭之下。赤衣在谷外拦下白衣,告诉他张晗被焉逢杀死,并称之前焉逢故意放白衣过归心谷就是为了诱杀张晗。白衣恨绝。端蒙对焉逢之前劝降张晗的举动不满,两人起了争执,端蒙自嘲是一个令人讨厌的人,焉逢开解她,表示彼此并肩作战的感情是无可取代的,让她不要妄自菲薄,端蒙心中温暖。白衣抱着张晗的尸体闯入宇文仪府中,要求立刻设立灵堂,并在恩师灵前发誓必杀焉逢。被尚章藏在山洞里的传喻使逃至军营,多闻使训斥端蒙和尚章胆大妄为,焉逢为二人求情。大家都不愿北伐就此终止,公羊朔授计于焉逢,让他假扮白衣刺杀自己,这样就有借口拖延班师。焉逢想到公羊朔体弱多病,心中忧虑。

  • 端蒙献身遭焉逢拒绝,心中羞愤,出房时又被昭阳撞见,面对昭阳的疑问她冷冷表示不想第三人知晓此事,昭阳却将此视为他与端蒙间的第一个秘密,心中喜悦。焉逢假扮白衣行刺,他不忍伤害公羊朔,而是去杀掉了传喻使,在避走追兵之时误打误撞地到了耶亚希房前。耶亚希把焉逢当作白衣,帮他躲过了追兵,焉逢无意中得知原来自己在炼妖壶遇险时是耶亚希不顾自身安危救了他,心中激荡。耶亚希向“白衣”诉说自己的心事,并求他带自己离开,焉逢无奈露出了真面目,耶亚希又羞又恼。公羊朔见木已成舟,感叹此乃天意,传令三军素缟,攻克幽山,为圣使报仇。但,要攻幽山必需先破去城外的沼气陷阱,飞羽众人奉命前往。城内宇文仪欲与幽山共存亡,紫衣携赤衣出现,表示会为幽山城送上一剂定心丸,再陪宇文仪看一场好戏。山坡上公羊朔与耶亚希一同观战,耶亚希内心祈祷,希望那些无辜之人能少受战乱之苦。

  • 山坡上观战的公羊朔面对纯真善良的耶亚希,忍不住吐露心声,讲述着自己的夙愿与无奈。此时新的传喻使赶到营地,要求大军立刻班师,公羊朔只能听命。议事厅内,得知尧汉退兵的宇文仪喜出望外,大赞紫衣高深莫测,不愧是统领铜雀的君尊。飞羽一方,众军士都痛惜北伐无端终止,游兆犹为不忿。而端蒙得知尚章被救一事,感觉无法面对焉逢。眼看尧汉退兵在即,横艾终于下定决心与赤衣合作。两人约定第二天午时在天蓬峰见机行事。焉逢安慰强梧,说很快会重新北伐。而横艾则发现了徒维丹药的秘密,告诉他从明天开始,自己不再需要这些药了。尚章怨恨端蒙大战在即却不顾自己生死,端蒙解释无果,尚章表示此后二人各不相欠,再也不是姐弟。赤衣告诉白衣,已为他安排第二天在天蓬峰与焉逢决战,他可以亲手为恩师报仇。符鸟带来横艾遇险的讯息,焉逢中计被诱上了天蓬峰。横艾与赶来观战的赤衣相遇,趁她不备将其困入结界,并表示自己不能完全信任赤衣,轩辕剑必须由自己带回天界。

  • 徒维心痛横艾沙化,暗暗发誓要永远守护着横艾。焉逢则苦恼于白衣之死,耶亚希出言开解,并陪同他到山崖下找寻白衣下落,两人发现白衣可能未死。横艾约见赤衣,询问如何阻止沙化,赤衣嘲讽姐妹二人殊途同归,早晚都会一个下场。公羊朔借茶道点化焉逢,焉逢若有所悟,重新振作起来。焉逢对上次横艾以符鸟传信引他至天蓬峰一事起了疑心,诘问横艾未果。而在徒维的劝说下,横艾决定向公羊朔请辞。尧汉皇宫内,萧禅亲迎公羊朔,后悔自己一时鬼迷心窍,并处决了当时进馋的几名宦官,同时他拿出玉玺,表示自己愿意禅位于公羊朔。公羊朔大惊失色,力陈内心并无染指皇位之意,唯愿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横艾向公羊朔辞行,公羊朔告诉她自己正在研究八门金锁阵法,欲将练兵之事托付给横艾与焉逢,横艾领命。游兆对他们二人被委以重任心中不满。耶亚希在官驿百无聊赖,来找焉逢,焉逢答应一有空就陪她游遍昊都。

  • 焉逢与耶亚希在月下话别,自从得知对方的郡主身份,他就开始渐渐疏远耶亚希。耶亚希启程,见焉逢未来送行,心中失落,而此时焉逢却在独自回忆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那些美好片段早已隽刻在他的心底。校场上萧禅观看阵法演练,同意再次北伐,公羊朔表示定将全力以赴,万死不辞。焉逢发现八门金锁阵杀敌之力不足,公羊朔说这是因为缺少阵眼之故,需要找到尧汉已故的杜羽、柳飞、唐云三位将军昔日神兵,带回附于其上的战魂应用于阵中,此阵才能开出三个阵眼。于是焉逢率部前往苍梧寻找八蛇矛,端蒙等人则负责寻找偃月刀和白龙枪的下落,公羊朔特别提示焉逢要小心苍梧的长公主、也就是曾嫁与先皇的湘夫人顾雨湘。尚章仍对端蒙不满,要求加入焉逢部下,而游兆则希望加入端蒙队属。出发前焉逢与横艾道别,并请徒维好好照看横艾,希望能让她早日归队。尧汉苍梧边境,耶亚希被使臣顾延迷昏。原来他意图谋反,早已与赤衣勾结,赤衣传授给顾延炼制妖兵的法术,并示意他除去焉逢,其实赤衣另有打算。

  • 顾雨湘告诉焉逢耶亚希已经失踪,且知是顾延所为,但碍于身份无法出手,只要焉逢能救出耶亚希,一切都可商量。强梧在公主府偶遇童年好友英姿,她已在此处做了武婢,改名为翡翠。端蒙等人闲聊时说起唐家后继无人,游兆闻言走开,其实他正是唐云的孙子唐昂,因自觉至今一事无成,心中惆怅。此时林中传来呼救声,游兆从流氓手中救下了一名叫风信子的女子,她自称要前往柳城投亲,游兆将她带回同行,其实她是铜雀的暗探。焉逢与强梧到顾延府打探耶亚希下落,两人在墙上的《江陵佳人图》中发现了耶亚希的身影。而此时耶亚希在画中遇见了马弃。顾延从画中走出,与焉逢强梧打斗起来。顾延不敌,躲入画中,焉逢也随之被吸入。此时横艾与徒维赶到,三人决定把画带回长公主府,但顾雨湘对他们只带回来一幅画表示不满。马弃告诉耶亚希自己是狼族,那些追赶耶亚希的妖兵都是他的族人,现在被顾延所控制,正说着妖兵追来,马弃只能带着耶亚希快速逃离。

  • 《江陵佳人图》中,焉逢等人与顾延相遇,双方交战,马弃受了重伤,因为缺少药物,徒维也无法救治。耶亚希问焉逢找到神兵后是否就会离开,是否会来找她,焉逢未吐露内心真实想法。横艾和强梧久等焉逢未归,打算再入顾延府寻找线索,耶亚希告诉了焉逢自己的身世,以及弟弟死在顾延手上的不幸往事。两人聊着天却又起了争执。而赤衣想用顾延收集的人性使自己变为肉体凡胎,但作法失败。雨女在长街上看到了胡秋,想起胡秋曾经说过,如果自己再回到这里,一定会把她永远留在这儿。众人商量后决定还是要抓住顾延来逼问出出口所在。横艾与强梧闯入顾延府,发现了他用来收敛人性的琉璃盏,将其带走。雨女故意在顾延面前现身并出言恫吓,果然使他暴露出了回到现实世界的通道所在,而在这一瞬间,她也明白了胡秋的真实心意。众人出画,带着顾延和耶亚希一起回到了长公主府。马弃希望救回自己的族人,横艾拿出琉璃盏,砸碎后众妖兵都恢复了神智,回到现实世界。长公主顾雨湘历数顾延作为,将他交给耶亚希处置,耶亚希不喜欢杀人,建议将他终生监禁。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