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传奇大亨 立即播放

3.7亿播放
电视剧 42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庄训鑫

类型:年代剧/商战剧/剧情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浙江卫视

简介: 20世纪30年代的大上海,顾家四兄弟携手进军影视界。顾家老幺顾延枚,为了兄长们的事业,跟随三哥南下新加坡开拓南洋电影市场,从此注定其一生与电影业的不解之缘。恰逢二战,时局骤变,顾氏兄弟将制片基地迁至香港。...展开
剧集列表 (共42集)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顾延枚偶遇女孩瞿梦,但因误会,两人不欢而散。之后,顾延枚在同学的带领下来到龙城电影公司的片场,机缘巧合下被拉去扮演一只老虎,也因此结识了摄影师雷邦。雷邦向顾延枚讲述了一些电影镜头的构思技巧,顾延枚听得津津有味,对电影更加痴迷。告别雷邦后,顾延枚准备回家,这时瞿梦冒冒失失地向他跑来,说是有人要追杀她。顾延枚虽然和瞿梦有过过节,但他还是努力帮助瞿梦摆脱了追捕。二人冰释前嫌,成为了朋友。

  • 《骄阳》一经播出,大获好评。顾家四兄弟坐在一起讨论「天下」第二部电影的题材,四个人各抒己见,最后决定拍摄一部高质量的武侠片。二哥顾屠苏私下找到梅燕,希望她能出演电影的女主角,但梅燕婉言拒绝。与此同时,顾桑落也真诚邀请梅燕担任女主角,梅燕终于答应下来。屠苏得知在大哥邀请下,梅燕愿意出演电影女主后,心情有些复杂,但并未向众人表露出来。顾桑落让顾延枚专心上学,禁止他参与电影拍片的过程,顾延枚倍感失落。师父雷邦借他一台小型摄影器材,让其可以在业余时间学习摄影,延枚欣喜若狂,找来瞿梦当模特。两人边拍边玩,感情迅速升温。

  • 《三笑秋香》试映会因为丢失了一盘胶片拷贝而中断,唐辛断言顾氏兄弟根本没有能力制作这部电影,观众纷纷离场。顾氏兄弟都认为胶片消失与唐辛有关,但苦于找不到证据,大家决定重新补拍。顾延枚回忆起自己曾在剪辑室外遇到过瞿发,瞿梦感到奇怪。瞿梦试探瞿发,瞿发露出马脚,承认是自己在赌场输钱被唐辛的人威逼才去偷胶片。顾延枚追问瞿发胶片在哪儿,瞿发表示扔在了外面桥下的水渠里,顾延枚和瞿梦赶紧去找,胶片却早已没了踪影。顾延枚跑到唐辛的龙城电影制片厂讨要说法,唐辛警告顾延枚不要妄想与龙城作对。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顾延枚偶遇女孩瞿梦,但因误会,两人不欢而散。之后,顾延枚在同学的带领下来到龙城电影公司的片场,机缘巧合下被拉去扮演一只老虎,也因此结识了摄影师雷邦。雷邦向顾延枚讲述了一些电影镜头的构思技巧,顾延枚听得津津有味,对电影更加痴迷。告别雷邦后,顾延枚准备回家,这时瞿梦冒冒失失地向他跑来,说是有人要追杀她。顾延枚虽然和瞿梦有过过节,但他还是努力帮助瞿梦摆脱了追捕。二人冰释前嫌,成为了朋友。

  • 《骄阳》一经播出,大获好评。顾家四兄弟坐在一起讨论「天下」第二部电影的题材,四个人各抒己见,最后决定拍摄一部高质量的武侠片。二哥顾屠苏私下找到梅燕,希望她能出演电影的女主角,但梅燕婉言拒绝。与此同时,顾桑落也真诚邀请梅燕担任女主角,梅燕终于答应下来。屠苏得知在大哥邀请下,梅燕愿意出演电影女主后,心情有些复杂,但并未向众人表露出来。顾桑落让顾延枚专心上学,禁止他参与电影拍片的过程,顾延枚倍感失落。师父雷邦借他一台小型摄影器材,让其可以在业余时间学习摄影,延枚欣喜若狂,找来瞿梦当模特。两人边拍边玩,感情迅速升温。

  • 《三笑秋香》试映会因为丢失了一盘胶片拷贝而中断,唐辛断言顾氏兄弟根本没有能力制作这部电影,观众纷纷离场。顾氏兄弟都认为胶片消失与唐辛有关,但苦于找不到证据,大家决定重新补拍。顾延枚回忆起自己曾在剪辑室外遇到过瞿发,瞿梦感到奇怪。瞿梦试探瞿发,瞿发露出马脚,承认是自己在赌场输钱被唐辛的人威逼才去偷胶片。顾延枚追问瞿发胶片在哪儿,瞿发表示扔在了外面桥下的水渠里,顾延枚和瞿梦赶紧去找,胶片却早已没了踪影。顾延枚跑到唐辛的龙城电影制片厂讨要说法,唐辛警告顾延枚不要妄想与龙城作对。

  • 20世纪30年代的大上海,顾家四兄弟携手进军影视界。顾家老幺顾延枚,为了兄长们的事业,跟随三哥南下新加坡开拓南洋电影市场,从此注定其一生与电影业的不解之缘。恰逢二战,时局骤变,顾氏兄弟将制片基地迁至香港。战争结束,香港百废待兴,兄长们将香港影厂托付给顾延枚。面对今非昔比的电影市场,顾延枚始终视观众为自己制作影片的源动力,终于造就顾氏兄弟电影成为香港第一家,不单令香港影圈星光闪耀,更成亚洲一时之冠。其声望日隆,被尊为“华语影视大亨”。因多年来乐善好施,热心公益,顾延枚也成为世界公认的大慈善家。

  • 顾若下将顾延枚带到了豪华的一帆风大饭店,延枚以为要下榻在此,但原来若下只是用这里的地址接收客户的信件。二人来到真正的居住客栈,顾延枚才知道顾若下有多艰苦。顾若下暂时联系不上王庭恩,但他一直在想办法接触当地的戏院老板。顾延枚去送电影拷贝给各家戏院看,骑车经过公园,正在作画的胡碧玉注意到他。唐辛逼得「天下」停工,仍不准备罢手,他听说顾若下前去新加坡谋出路,又打起了坏主意。瞿梦和梅燕在餐厅见面,梅燕将《镜花缘》交给瞿梦。二人撞见唐辛,唐辛劝梅燕到自己手下拍戏,梅燕不屑一顾。

  • 唐辛的手下威胁新加坡戏院老板,导致天下的电影突然被撤播,顾若下痛恨至极,和顾延枚一起借酒消愁。天下电影公司陷入危机,员工们人心惶惶。梅燕非常信任顾桑落,多次拒绝了唐辛的邀请。梅燕找顾桑落询问天下的情况,桑落坦言不知道天下还能够撑多久,不想耽误梅燕,让梅燕去别家电影公司高就。梅燕发现顾桑落根本不理解自己对他的感情,生气离开。 胡碧玉到戏院买票,发现戏院没有在上映天下的电影,她有些失落。孔令捷不明白为什么胡碧玉这么想看顾氏的电影,碧玉说看到延枚为了自己的理想这么努力,所以想支持他一下。孔令捷表示自己也有摄影理想,将来想开个人影展,胡碧玉头一次看到孔令捷如此热情地诉说一件事,她非常支持他。

  • 吉祥戏院突遭大火,延枚听张马说是一个叫做唐阿庆的混混放的火,延枚与若下想到唐辛,看到张马的一生心血因为自己毁于一旦,两兄弟既愧疚又对唐辛充满忿恨。顾桑落看到报纸刊登梅燕要跳槽到唐辛的龙城拍戏,他担心梅燕受骗便找她询问,却因为不解风情造成枚燕更加生气,桑落因此喝得烂醉如泥。其他电影公司看透了唐辛惟利是图的面目,决定跟他分道扬镳,五和影业瓦解。延枚想到要靠流动放映来打开市场,既然戏院害怕唐辛不敢放映「天下」的影片,那就自己自足,驾着流动放映马车到南洋的乡村城镇自己放映电影。虽然若下觉得延枚不自量力,但是却撼动不了延枚的决心。

  • 顾桑落拿着富贵竹来找梅燕,本准备表白,却被梅燕误以为他仅仅为了新戏来找她,两人再次不欢而散。碧玉遇到若下,知道延枚还在乡村放映电影,非常钦佩他为了自己的电影梦想付出所有,若下告诉她乡村的毒蚊非常厉害,碧玉觉得延枚一定很辛苦。她听说令捷要出差路过延枚所在的地方,便让令捷说服自己父母让她一同前往,两人准备给延枚一个惊喜。兰姨要求令捷顺路去看自己的儿子文彬,令捷拒绝,兰姨却拿之前帮过令捷救延枚的事情威逼,令捷妥协。延枚在乡村小路遇到令捷与碧玉,非常惊讶。延枚驾马车载着碧玉, 突然遇到劫匪,两人仓促逃脱,逃跑过程中,碧玉却崴了脚,延枚背着碧玉找出路,脚下一滑,两人均摔倒晕了过去。

  • 顾桑落因为梅燕不肯演自己新戏的女主角而发愁,屠苏建议既然梅燕是因为他的原因而拒绝出演,那只要换掉导演,梅燕便一定会同意出演。唐辛派人杀害延枚与若下,幸亏王庭恩的手下及时赶到,顾家兄弟才保住了性命。王庭恩让唐辛收手,他表示「天下」是自己的朋友,而他如果一再跟自己的朋友作对,自己就会将他走私的事情公布出去,唐辛深知自己不是王庭恩的对手,只好灰溜溜地离开,心底却计划着报仇。上海,「天下」开拍《化蝶缘》,这部戏曾是桑落为梅燕量身打造的,现在用谁作女主角,桑落都觉得不合适,大家深知只有梅燕才是桑落眼中的最佳人选,屠苏诚恳邀请梅燕,梅燕却因导演是桑落不肯接拍,屠苏向梅燕保证换掉桑落,并答应为她找一个最佳男主角,梅燕疑惑。

  • 王庭恩的女儿王静从美国回来,她是令捷与碧玉的发小,她回来,碧玉很开心,王静看到碧玉的素描册上画的男人不是令捷,好奇询问,碧玉说是从上海远道而来做电影生意的人,姓顾,跟令捷也是朋友。延枚坐船返回上海,他始终挂念着瞿梦,瞿梦却为了偿还父亲的赌债踏上了前往东北的火车,她也一直想着延枚,便随身携带着延枚送给她的哨子。日本侵袭东北,战争即将打响,顾家兄弟为四人再一次聚在一起赶到幸运。延枚与桑落忘记之前的不愉快,握手言和,桑落表示以后不会再阻挠延枚选择的人生道路。顾屠苏积极参与抗日募捐活动,却因为没有第一时间上前线,而遭到同伴的误解,因此心情十分低落。《化蝶缘》上映,反响非常好,顾氏兄弟再次赢回了观众。

  • 孔父不同意令捷的慈善晚宴计划,让令捷不要再与延枚来往,兰姨帮忙说服了孔父,令捷感激不已。王静在歌舞厅里玩,偶遇若下,若下邀请王静跳舞,王静本想嘲笑他一番,两人却玩得异常开心。若下在《化蝶缘》慈善晚宴遇到王静,才知道王庭恩是她的父亲。延枚听说《化蝶缘》慈善晚宴当天是张马哥的生日,于是在慈善晚宴当天来到吉祥戏院旧址为大家放映最新电影《化蝶缘》,当地居民都很开心,放映电影过程中,延枚想到与瞿梦的曾经,伤心落泪。延枚赶回来时,晚宴已经结束,他跑到豪华世界游乐场打发时间,恰巧遇到碧玉,原来碧玉是从慈善晚宴逃出来的。延枚告诉碧玉自己没有向女朋友求婚,碧玉能感受到延枚心中巨大的悲痛,却不知怎么劝慰,延枚告诉她自己要坚持曾经选择做电影的初衷,让更多人感受电影带来的欢乐,未来希望「天下」的电影让全世界都看到。

  • 王静在歌舞厅遇到谈生意的若下,若下明显在躲避与她见面,王静试探着问是不是因为惧怕自己父亲而不敢靠近自己,若下不语,王静笑说王庭恩是不会管她跟谁恋爱的。王静将自己与若下约会的事情告诉父亲王庭恩,王庭恩感到惊讶,同时有些许不快。瞿梦一直没有怀孕生子,邻居赵大妈知道她害羞,让她学会主动,阿宝什么都不懂,瞿梦便玩“倒茶”的游戏糊弄他,并让阿宝不要告诉老孙,老孙误以为小梦与阿宝已行房,甚感安慰。延枚与碧玉创造机会给若下和王静约会,王静告诉若下,王庭恩不反对他们谈恋爱,若下放下心来,承认喜欢王静。延枚问碧玉准备什么时候与令捷结婚,碧玉说从小到大她只是一直当令捷为好朋友,没想过嫁给他。兰姨到酒店找令捷,希望他可以安排文彬到酒店实习,令捷犹豫不决。

  • 延枚想要顺应时代发展拍摄有声电影,他打听到有个美国的摄影师在上海,可以请他过来拍摄,桑落被延枚说服,着手创作剧本《歌女小乔》,梅燕仍然是女主角,并开始苦练唱歌。碧玉独自一人看电影,遇到若下,她与若下闲聊,若下想到自己与王静坎坷的爱情之路,便问碧玉女人们喜欢什么样的男人,碧玉脱口而出说像延枚一样为了追逐梦想而努力的男人。王静向王庭恩透露最近若下经常忙得没时间陪自己,王庭恩心知肚明,王静担心若下有别的女人,到公司找若下,若下拿菲菲做挡箭牌,将她逼走。屠苏喝醉,桑落不在,梅燕去劝他,屠苏因为自己不能当兵上战场而羞愧苦恼不已,还无意将自己暗恋梅燕的事情说了出来,梅燕震惊。屠苏酒醒后,梅燕向他坦白自己永远都只能是他的大嫂。

  • 看到令捷如此伤心,不停地否定自己,碧玉鼓励令捷,想让他重拾信心,令捷求碧玉不管在任何时候都不要离开自己,并趁机向碧玉求婚,碧玉深知自己心中喜欢的人是延枚,但却怕拒绝令捷,让他伤心。王静因为若下苦恼不已,碧玉劝她珍惜。碧玉告诉王静令捷向自己求婚了,王静知道碧玉对延枚的感情,劝诫碧玉不要冲动,以免以后会后悔,碧玉说也许延枚真的只是生命中的过客罢了。战火蔓延,桑落想要将影厂迁到香港发展,梅燕告诉他,屠苏在收拾行李,准备去当兵,桑落震惊。屠苏坚持要走,桑落知道没有办法劝服他留下,只好让他多多保重,永远不要断了和家人的联络,两人悲痛道别。若下准备到香港与桑落汇合,王庭恩提出如有需要,自己可以帮忙,若下提到王静,王庭恩表示自己可以代他与王静道别。

  • 碧玉继续与延枚约会,延枚送礼物给碧玉,两人相处得很愉快。回到房间,碧玉向王静坦言感觉延枚喜欢自己,怕自己贪恋与延枚在一起的时光,最终会伤害延枚,非常苦恼。东北,老孙怪罪瞿梦一直不给孙家生孩子,想要动手打她,阿宝冲上去阻拦,老孙气急打了阿宝,阿宝跑出门去。瞿梦和老孙出门找阿宝,找了好久,却找到了阿宝冻僵的尸体,两人悲痛欲绝。香港,顾氏兄弟找到戏曲大家游影帆,合作开拍新电影《白云深》。东北,老孙因阿宝的死怪罪瞿梦,气急败坏将瞿梦轰出家门,正巧赶上两个日本兵看到,他们过来调戏瞿梦,瞿梦着急拼命拍打着门,老孙开门,两个日本兵冲进房间,老孙与瞿梦同他们厮打起来,老孙惨死在日本人的刀下,瞿梦用猎枪将两人杀死。

  • 令捷希望碧玉忘掉延枚,自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碧玉对令捷有歉意,决心忘掉延枚。有人约延枚凌晨十二点在甲板上相见,延枚突遭人从背后袭击,跌进茫茫大海。延枚出事传到香港,桑落悲痛欲绝,他甚至不想再拍摄电影了,众人安慰,大家认为延枚一定会活着回来。若下与碧玉都认为延枚遭遇不测,与令捷脱不了关系,若下气急败坏找令捷算账,被王庭恩阻拦,王静责怪父亲对若下粗鲁,她跑去安慰若下,与若下重归于好。令捷因为碧玉怀疑自己是推延枚下海的凶手而难过不已。顾延枚被好心人所救,昏迷不醒,在梦中他遇到瞿梦,瞿梦要带他走,这时,延枚仿佛听到胡碧玉在呼唤自己,猛地睁开了双眼。

  • 令捷告诉若下凶手是唐辛,他在上海片厂遇到延枚,便认定纵火是延枚所为。唐辛在大火中被烧伤,又因为走私被政府通缉,他逃到美国,却再次遇到延枚,于是他跟踪延枚上船,趁机找机会行凶,若下得知真相后向令捷道歉。延枚生还的消息传到香港,全家都非常开心。令捷被洗脱嫌疑,但是碧玉仍然牵挂延枚的安危,她更加认定自己所爱的人是顾延枚。胡母告诉她,她与令捷的婚姻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情,更是肩负着家族的命运,碧玉不能认同,却不知所措。延枚被接回香港,他向雷邦讲述了自己在海上漂泊的经历,还将自己在梦境中遇到瞿梦和碧玉的事情说了出来,雷邦告诉延枚,他能感觉到这个碧玉和瞿梦在他生命里同样重要,他叫延枚赶快养好病,去新加坡找她。

  • 令捷邀请文彬来参加婚礼,兰姨很高兴,但孔父却斥责令捷过于单纯,自己从来不会把文彬当做是亲生的儿子,恰被兰姨听到。王庭恩来到孔家,他告诉令捷,小玉不见了。电影结束,碧玉不愿离开,他拜托电影院的工作人员,让他们把电影一直放下去,直到天亮,她希望延枚一直陪着她,延枚答应。所有人都找不到延枚和小玉,令捷心急如焚。延枚和碧玉在电影院继续看着电影,回忆着相识以来发生的一切,碧玉不想打破与延枚相处的时光。但电影总有结束的那一刻,碧玉含泪与延枚道别。延枚来到令捷与碧玉办婚礼的酒店,他告诉令捷自己喜欢碧玉,要带她离开,令捷忍无可忍,出手打了延枚,恰碧玉赶到,令捷质问碧玉是否会跟延枚一起走,碧玉沉默不语,令捷知道了答案,想极力挽回,但碧玉态度坚定,决意要跟延枚在一起,令捷无可奈何,被迫让二人离开。

  • 日本人成立“中日友好文化会”,有意制作一些宣传军国主义的电影。当时「天下」在影坛的影响力最大,会长久保昌士想找顾桑落洽谈合作的事。顾延枚和顾若下知道桑落痛恨日本人,不想大哥冒险,便瞒着大哥与久保昌士见面,想代大哥婉拒邀请。孔家的产业扩展到香港,孔令捷来港,刚好看见顾延枚和顾若下与日本人见面,认定顾家兄弟与日本人勾结。令捷将若下,延枚与日本人见面的事告诉王静,王静疑虑。顾延枚和顾若下瞒着大哥开拍《胭脂美人》,梅燕故意将《胭脂美人》的剧本放在家里,她知道顾桑落一定会看,而他只要看了,就一定会喜欢。顾家兄弟会见日本人的消息不胫而走,民众纷纷来到片厂门口声讨「天下」,骂顾家兄弟是汉奸卖国贼,众人震惊。

  • 香港时局越来越乱,久保来到顾氏片厂,他告诉延枚,西山将军组建了香港电影协会,希望顾延枚可以劝说桑落与他们合作拍摄宣传片,顾延枚义正言辞地拒绝,久保表示如果没有正当理由,西山将军是不会答应的,延枚却说桑落生病了,片厂也被炸了,顾氏无法再继续拍电影。新加坡,王庭恩等财阀决定停止资助抗敌后援会,令捷不赞成,可大家担心日本早晚会打到新加坡,王庭恩表示自己与孔父已把大部分资金撤到美国,有备无患,令捷生气离去。王静试探着问碧玉会不会离开新加坡去美国,碧玉表示一定要等到延枚,一家团员。西山看了梅燕的电影,对梅燕非常赞赏,派久保去顾家邀请梅燕来担当中日宣传片的女主角。久保带人到顾家,延枚谎称梅燕已离开香港,久保不信,派人搜查,梅燕幸得雷邦及时通知,早已藏起来,搜查无果。久保心中存有怀疑,但没有点破,带手下先行离开。

  • 新加坡遭到日军飞机轰炸,顾若下托孔令捷照顾王静和胡碧玉,自己跑回公司抢救胶片。教堂内,挺着大肚子的王静听外面没有了轰炸声,便不顾劝阻跑出去找顾若下,孔令捷只好追了出去。一片废墟的公司里,二人发现了正在抢救胶片的顾若下。王静质问顾若下,到底是她和孩子重要,还是胶片重要。顾若下非常痛苦地说,这些胶片是他们兄弟的心血,可他不知道该如何保护这些胶片。顾若下的无助和痛心,让王静感同身受。集中营工地,延枚和雷邦跟着众俘虏们一起干活,雷邦因胃疼休息而被日军毒打吐血,昏倒在地。顾延枚被日军带进了小黑屋,一身和服的瞿梦走了进来,劝说顾延枚与日军合作,同时复述了一段《镜花缘》里的故事,向顾延枚提示了逃走的方法。

  • 集中营里,顾延枚假意为日本人写剧本,久保给大家送来慰问的酒菜。久保无意间看到了顾延枚手腕上带着的哨子,认出那是瞿梦一直带在手上的哨子。久保回家逼问瞿梦,她和顾延枚是什么关系,她接近皇军有什么目的。瞿梦坦白,自己和顾延枚是初恋,不告诉久保是怕久保多想,把哨子还给顾延枚只是想做个了断。深爱着瞿梦的久保相信了她。集中营中,顾延枚、雷邦和大伙一起喝酒聊天,吃饭唱歌,一派欢庆之中,雷邦却突然没了气息。兰姨为了让孔令捷知道日本人的厉害,心甘情愿跟他们去美国,居然向唐阿庆举报孔令捷是反日分子。唐阿庆对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不敢兴趣,兰姨提出,孔父不会眼睁睁看着儿子受苦,到时候唐阿庆就可以趁机捞一笔。听到有利可图,阿庆顿时来了兴趣。

  • 兰姨告诉孔令捷,胡碧玉决定和他们一起去美国,已经在码头等他。顾若下在半道上被开车而来的王庭恩截下,原来是王庭恩用名下的游乐场换了顾若下的命。王庭恩痛斥顾若下,并将王静流产的消息告诉了他。孔令捷赶到轮船上,果然看见了胡碧玉。孔令捷很开心,畅想着去美国以后的生活。但其实胡碧玉只是把孔令捷骗上了船,根本没有想一起走。她假借回房看顾雯,提着行李下了船,而孔令捷还被蒙在鼓里。瞿梦告知江谅,如果延枚他们最终沿着地道逃出集中营,她希望他能在外接应。集中营里,顾延枚等人研究地道走向,估计还需要半个月的时间。石磊提出是否能让瞿梦再帮他们拖延半个月,但瞿梦已经很久没有消息了。

  • 顾延枚醒来,江谅转交了瞿梦给他的信。原来瞿梦早已猜到延枚打算在放电影时,安排其他电影人逃跑,所以让江谅在外接应,江谅告诉延枚,自己与瞿梦都是游击队员,顾延枚看着信,回忆起了过去与瞿梦的点点滴滴,伤心难过,而另一边的瞿梦,已被日本人处决。新加坡,胡碧玉母女一直和孔令捷生活在孔家别墅。孔令捷对顾雯的宠溺,让胡碧玉很是无奈。眼看胡碧玉就要生产,为了给孩子买营养品,孔令捷决定去矿场做苦工。孔令捷对胡碧玉仍未忘情,于是向胡碧玉再次示爱,却遭胡碧玉狠心地拒绝。孔令捷心有不忿,叫胡碧玉面对顾延枚已死的现实,碧玉生气,要带顾雯离开,孔令捷拉住她不放,拉扯之间,胡碧玉的肚子开始阵痛,孩子就要出生了!孔令捷急忙上街去为她找医生。时光飞逝,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收音机中传来日军战败投降的消息。振奋人心的消息传到国内,举国欢庆。

  • 在医院疗养腿伤的孔令捷撞见胡碧玉,他不愿让胡碧玉见到残疾的自己,匆忙转着轮椅离开,不小心落下了手帕。原来当年胡碧玉突然要生产,孔令捷为了给她找医生,向偶遇的唐阿庆借车,但唐阿庆一直记恨着孔令捷之前打过自己,竟向过路的日军举报孔令捷是反日分子。孔令捷被日军打断了腿,抓进了集中营,好不容易才保住了性命。顾若下约了好几个院线的老板谈生意,表示要重拍《胭脂美人》。老板们对此表示担心,院线没有新片排档,无法吸引回观众。顾若下提出可以将「天下」以前的电影重新包装上映,并承诺“天下出品,必属佳品”,与各老板签订保障合约。正当顾若下与几位院线老板谈得愉快时,美娜出现了。八面玲珑的美娜与顾若下相谈甚欢。

  • 顾若下陪王静去服装店买衣服,王静在试衣间里再一次流产。顾桑落终于在烈士墓园里发现了正在算账的顾屠苏,他发现二弟的精神很不正常,顾屠苏的病情越来越严重,顾桑落不得不将他送进精神病院接受治疗。顾屠苏的病,再加上严重的债务问题,使得顾桑落崩溃大哭。王静被诊断今后再也无法生育。王庭恩警告若下如果以后胆敢对王静不好,自己不会放过他的。「天下」的债务问题非常严重,没有银行愿意贷款给他们。正当顾延枚苦恼之时,姚祖光提出如果顾家能把香港的片厂抵押给新光华,并将「天下」挂在新光华名下五年,就愿意贷款给「天下」拍电影。顾延枚担心姚祖光会趁机吞并「天下」,还是没有答应。胡碧玉建议顾延枚,找些名气小一点的演员来出演电影。无奈之下,顾延枚只能暂时改拍一系列小制作戏曲片,以应付南洋市场对片源的急速需求。

  • 孤傲的叶霞在接受记者访问时被质疑有情绪病,气得她把所有记者都赶走了。叶霞躲在女厕所吃药,却看不懂药瓶上的英文。刚好胡碧玉也在厕所,便告诉叶霞那是头疼药,并答应帮叶霞保密。叶霞得知胡碧玉会英文,便请她帮忙做翻译。胡碧玉帮叶霞应付了外国记者,两人成为了朋友。因为胡碧玉的关系,叶霞答应出演「天下」的电影。王静无法接受顾若下的触碰,夫妻二人的关系变得冷淡。美娜去公司找顾若下,为他牵线搭桥拓展人脉。顾若下对家庭有愧,有意无意地逃避美娜,表示以后不该再有联系。姚祖光为了将顾延枚彻底赶出电影圈,想了一条毒计。他让方荣拿了著名编剧何逸飞的作品《长相恋》去找顾延枚,谎称是自己为了帮助「天下」而从「新光华」买下的作品里偷偷拿出来的。

  • 顾延枚到上海与大哥顾桑落商讨解救天下的对策,顺便看望二哥。看到二哥精神失常的样子,延枚万分心痛。梅燕瞒着顾桑落将私藏的衣物折现,希望能够缓解家里的窘境,被桑落发现,他反省多年来一心忙着天下的事,亏欠妻子太多。美娜趁龙哥不注意前去探望顾若下,并提出希望若下能跟自己离开新加坡一起生活。顾若下断然拒绝,他表示这辈子只爱王静一人,不会再跟美娜有任何瓜葛。美娜伤心道出自己对若下的情意早已埋下,曾经自己当街被泼红油漆,是若下出手相救,若下回忆起来但仍告诉美娜自己对她并无感情,美娜黯然离去。

  • 姚祖光召开记者会,现场表示因顾延枚违约,他将收回天下电影制片厂。林图安拿出姚祖光通敌卖国的书信,现场揭穿其谎言,记者们一片哗然,姚祖光当场被警方带走。天下电影厂摆脱信用危机,更名为顾氏兄弟电影制片厂,经过不断的发展,成为众电影制作公司中的佼佼者。王静去了美国之后,若下深受打击,他向延枚坦言美娜的出现,让他发现自己最爱的人永远都是王静。延枚自觉因事业冷落家庭,对胡碧玉深感抱歉,碧玉却反而安慰他,表示自己一定一直支持他的事业。因修女的突然离世,胡碧玉离开香港回到新加坡打理孤儿院,一双儿女也送去美国读书。

  • 《一鸣》获奖后开始大动作挖角,顾延枚临时改变行程回港应对《一鸣》给顾氏造成的危机。林图恩向顾延枚坦言近年来顾氏电影不进则退,《一鸣》的崛起在所难免,力劝延枚不要盲目自大,应该尽快寻求改变。胡碧玉与孔令捷私下相约,碧玉这才得知令捷的腿是当年为救自己才瘸的,内心十分愧疚,认为孔令捷现在与顾氏电影为敌是因为放不下当年的仇恨。但孔令捷却认为顾氏电影现在的窘境是顾氏咎由自取,自己只是为拍出好看的有灵魂的电影,因此不会放弃对顾氏的打压。

  • 顾延枚向陆正川建议他的三国剧本可以设定貂蝉为主角进行修改,并以黄梅调的形式表现出来,林图安对此提议大加赞赏,但同时又觉得现今没有女演员能够驾驭貂蝉这个角色,因此决定挖人掘新。顾延枚陷入沉思,他来到片场正好撞见田小露和田妈因小露的感情问题起争执。原来田妈私下找到小露男友劝其分手,小露男友因此退学避开小露。小露向顾延枚坦言自己的确责怪田妈,但其男友没有担当的逃避更令人生气,这种男人不要也罢。顾延枚邀请田小露出演新电影中的“貂蝉”,田小露欣然接受。

  • 美娜过世,若下只得来到医院接走小天,王静在餐厅孤独地等待着若下,但若下最终并没有出现。田小露从日本进修回港,改名玫瑰,大幅占领各报头条,成了炙手可热的新星,还在林图安的安排下接受电视访问,成为第一位在电视上做宣传的明星。顾延枚坐在电视机前看玫瑰的表演十分欣喜。胡碧玉找到顾若下,想告诉他王静回来的消息,若下坦言自己已经知道,但因为小天的存在不知道如何面对王静。林图安和陆正川坐在机房一起审《梦貂蝉》的样片,两人对这部片子都非常满意,并对玫瑰的演技大加赞赏。

  • 兰姨从美国回新加坡,她刻意向令捷隐瞒了孔父的病情,并告诫儿子文彬不要忘了两人的计划,让他看住孔令捷,不能让他得知孔父已经快不行了。《梦貂蝉》主创人员前往新加坡宣传,并入住孔家的酒店,王庭恩十分不满,但孔令捷却认为两方虽是竞争对手,在外应做到有礼有节。玫瑰入住酒店,受到电影节评委会主席万老板的热情招待,田妈趁势巴结万老板,玫瑰偷吃糖果被孔文彬撞见,文彬对她彬彬有礼。顾延枚因突然有事,碧玉代其在餐厅招待玫瑰与田妈,碧玉告诉玫瑰她跟延枚以前的好朋友长得很像,玫瑰很是开心。田妈帮玫瑰约到万老板晚上吃饭,玫瑰想拒绝,田妈不同意。

  • 顾若下对玫瑰获得最佳女主角十分开心,但延枚却认为其中另有蹊跷,林图安打听得知所有奖项在开奖前都已被「一鸣」内定,包括最佳女主角,但是评委会主席万老板却在最后时刻力排众议推举玫瑰得奖,大家不得其解。在田妈的安排下,万老板在酒店设宴款待玫瑰,将玫瑰灌醉后欲对其不轨,顾延枚及时出现救出玫瑰。文彬随后赶来,他因万老板要强暴玫瑰而对其大打出手。玫瑰问顾延枚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顾延枚坦言因其与瞿梦十分相似,并且能给予自己正能量,却令玫瑰误会,吻了顾延枚,延枚震惊,他告诉玫瑰自己不会对她有爱情,希望玫瑰认清事实,但两人在一起的场景却被记者拍到。

  • 延枚独自一人去电影院看电影,看到荧幕上找寻他的信息打电话回公司,原来碧玉因为找不到延枚而去玫瑰家,与玫瑰发生了争执,玫瑰为了得到顾延枚,在田妈的怂恿下假装自己被碧玉刺伤住进了医院,令延枚与碧玉间的误会加大。而这一切的幕后主使居然是孔令捷,文彬因在乎玫瑰而质问孔令捷,反而被令捷训斥,这令文彬对令捷更加怀恨在心。文彬收到母亲兰姨电报,孔父已逝。顾若下与王静在百货公司门口巧遇,若下因无法面对王静,默然离去。孤儿院内,若下与小天一起组装玩具火车,玩得不亦乐乎。若下去屋内找安装在遥控内的电池,这时王静来看小天,小天高兴地跟王静说是爸爸给自己买的玩具火车,并要带着王静找爸爸,若下怕王静误会躲了起来,小天找不到若下伤心地大哭。事后若下找到小天让他不要叫自己爸爸,小天哭着离开。若下一人去酒吧买醉,遇到王庭恩,两人发生争执,若下得知王静要回美国的消息,醉酒后的若下跑到王静楼下告白,被王庭恩打倒在地,王静前来探望若下,两人终于重归于好。

  • 文彬和玫瑰、田妈商量婚后住所,玫瑰却不愿搬出顾延枚为她租的洋房,玫瑰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太仓促,却被田妈反驳文彬才是最适合她的人选。王庭恩与孔令捷在一起商谈业务,意外碰到熟人,令捷从对方口中得知孔父逝世的消息,震惊悲痛不已,孔令捷回到家发现家具已被搬走,原来之前兰姨故意向令捷隐瞒孔父病情,实为暗中转移孔家资产,现在她将资产全部转移到自己名下,只给令捷留了一套房子。胡碧玉陪令捷来到墓地,两人忆起往昔,孔令捷再度对碧玉表达好感,但碧玉却直言自己从始至终把令捷当成大哥。碧玉来到医院,医生告知碧玉检查报告显示她患上了早老性痴呆症,病情如果持续恶化,将会失忆甚至失智。碧玉回到家中,想到有一天她将忘记延枚,忘记孩子,不禁潸然泪下。

  • 王静告诉碧玉,自己一直把小天当亲生儿子看待,碧玉在小天床上发现美娜的照片,王静非常震惊。若下苦口婆心地劝导小天,让他理解自己,千万不要让王静知道美娜是他的亲生母亲,一定要保守秘密。碧玉觉得自己的病越来越严重了,可是却不敢告诉家里人。王庭恩生病,王静前来看望,王庭恩感觉王静情绪不对,质问她是不是又跟若下吵架了,王静否认,夜晚王静独自漫步在河边,想起小天承认美娜是自己妈妈的一幕,难过落泪。碧玉听到别人聊天提到兰姨害死孔父,再骗取孔家财产,非常震惊,令捷准备挖角陆正川到「一鸣」,他要拆散顾延枚、林图安与陆正川的铁三角关系。碧玉急忙赶来告诉令捷刚才听到的传言,她发现令捷的腿有些跛,便问他是否受伤,令捷奇怪,觉得碧玉反常,碧玉知道自己又犯失忆了,急忙离开,令捷追出,恰好被若下看到,若下将令捷纠缠碧玉的事告诉延枚。

  • 顾延枚要带胡碧玉回香港照顾,王静也要陪同一起,顾军劝小天及时修补与王静的关系。王静告诉王庭恩自己准备与顾若下彻底分开,以后也不再见小天了,王庭恩竟抛弃对若下的偏见,劝王静再考虑清楚。临走前,小天送给王静围巾,让她感动不已。玫瑰整天陪着孔文彬在歌舞厅应酬,无聊至极,她有意想复出拍电影,孔文彬却不赞成。两人遇到孔令捷在与银行谈合作,文彬讽刺令捷整天在做不切实际的电影梦,玫瑰听着不舒服。碧玉的情况继续恶化,延枚看到无助的碧玉,只觉得是自己亏欠她太多。他尽量推掉工作,可以花多一点时间陪着碧玉。延枚带着碧玉到以前常去的地方散心,碧玉却好像心不在焉,延枚以为碧玉累了,碧玉却说这里的风景很漂亮,原来她已经完全忘记曾经来过这个地方了。

  • 林图安谎称玫瑰不想复出拍戏了,延枚觉得蹊跷,被林图安搪塞过去。延枚要栽培顾军成为像自己一样的制片人,顾军原本很开心,但听说女主角要找玫瑰来演,他直接拒绝延枚,他问延枚为什么不能多花时间与心思在碧玉身上,怪不得碧玉与令捷在一起更开心,延枚才知道令捷来看过碧玉,心里难受。延枚放下工作,准备好好陪伴碧玉,但他发现碧玉根本不记得他了,延枚便作自我介绍,想让碧玉重新认识自己,还带她吃榴莲想要唤回她的记忆,但碧玉却说现在脑海里唯一的记忆就是孔令捷,延枚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还是去找到孔令捷,希望令捷可以多多陪伴碧玉,让她开心一点。令捷每天陪伴着碧玉,碧玉告诉他自己想不起来以前的很多事,令捷让她不要勉强自己记住不值得记住的东西。王庭恩病重,王静要回新加坡,她来与碧玉道别,碧玉却不记得她,碧玉看到报纸上玫瑰的照片,一点都没有印象,甚至连延枚也忘得一干二净。王静嘱咐她不管忘记谁都要记住延枚是她的丈夫。

  • 延枚、图安与顾军在野外寻找碧玉,他让图安先回公司参加《日与夜》的开镜仪式,然后与顾军留下继续寻找,却遇到蜂窝,延枚为保护顾军惨遭蜜蜂蛰伤,叔侄二人消除隔阂,敞开心扉,延枚回忆以前驾着马车载着碧玉遭遇抢劫的往事,他坦承这辈子都只爱碧玉一人,只要她过得平安快乐,自己便心满意足了,顾军发现一直以来都错怪延枚了,非常惭愧。天黑了,延枚让顾军先回去找增援,自己继续寻找。延枚错过了玫瑰新电影《日与夜》的开镜仪式,造成玫瑰拍戏一直不在状态。田妈劝玫瑰向文彬道歉,回到他身边,玫瑰说即使有一天后悔也不再回头找文彬了。延枚终于找到令捷与碧玉,令捷表示自己的车坏了,害延枚操心了。碧玉看起来很依赖令捷,令捷讽刺延枚已经被碧玉忘得一干二净,延枚却说即使碧玉不记得自己,自己仍然会遵守两人曾经的承诺,担起夫君的责任。

  • 延枚回到新加坡协助王静与若下处理令捷的后事,他告诉王庭恩,他要接手「一鸣」,继续完成令捷没有完成的电影梦想。王静带延枚与若下到以前年轻时自己与令捷、碧玉经常去的公园,没想到延枚与若下曾经也来过这个公园,那正是延枚刚到新加坡的时候,这里承载着五个人的回忆,但是现在却有一人不在世上了,碧玉也失去记忆了,现在回忆起往事,大家不禁唏嘘不已。令捷走后,陆正川向延枚道歉,并把背叛顾氏的责任全部推到令捷身上,延枚觉得陆正川缺乏道义,决定不再与之合作。玫瑰新戏开拍后就很少见到顾延枚,她相思成疾,经常在片场酗酒,导致演技下滑,影响了电影质量。顾军带碧玉去看电影,回家的路上遇到孔文彬,孔文彬说出令捷已死的事实,碧玉得知令捷死讯后性格大变,不吃不喝,整天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画画,顾军非常自责。延枚也无法化解碧玉内心的悲痛,他怪自己不能像令捷一样带给碧玉快乐。

  • 延枚决定带碧玉回新加坡,他看到碧玉每天都在画同一副画,他想带她回到那个地方,找回她的记忆,完成那副画。林图安劝他不要在公司最需要老板的时候离开,延枚却把碧玉看得比顾氏甚至生命都重要。孔文彬绑架顾军向延枚勒索,他早已变得丧心病狂,就在他准备与顾军同归于尽之时,被匆匆赶到的警方当场击毙。碧玉被好心路人送回家,医生说她的身体变得极其虚弱,无法承受舟车劳顿回到新加坡,延枚为不能帮助碧玉找回重要回忆而自责,他向碧玉承诺,即使自己不能在她的记忆世界里占据一席之地,但是自己会永远牵着她的手走到最后。王静谈起碧玉那幅未完成的画,那是新加坡的河岸公园,是令捷经常陪碧玉写生的地方,延枚看望碧玉,碧玉仍在不知疲倦地作画,延枚问她是否在画河岸公园,碧玉竟将延枚错认成令捷,延枚沮丧,认为自己永远无法取代令捷在她心中的位置。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