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何所冬暖何所夏凉 立即播放

13.8亿播放
电视剧 50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詹成霖

类型:言情剧/都市

语言:国语 电视台:浙江卫视 年份:2017

简介: 六年前,简安桀失手推倒怀孕的沈晴渝导致她流产。为了稳住简安桀的情绪,沈晴渝的外甥席郗辰打了她一巴掌。就是这一巴掌,打散了简安桀对整个简家的留恋。简安桀求助于初恋男友叶蔺无果后,心灰意冷之下,在法国开始...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离开家6年的简安桀,因为母亲的去世,重新踏上飞机回到了她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已经升为ER总裁并获得世界十大杰出建筑青年的席郗辰来到机场接她,可她却上了另一个男人的车------朴铮,简安桀小姨的继子,他最信赖的兄长。简安桀回到简家,家里的佣人一时间认不出她,还好与席郗辰偶遇,替她解围,安桀上楼回到离开了6年的房间,回想起儿时欢乐的时光,从席郗辰口中得知在自己不在的六年,居然多了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四岁的简玉嶙。简安桀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席郗辰的情景,他与他的阿姨——简安桀的继母第一次来到简家。回过神简安桀提起行李箱,这时席郗辰上前靠近,一时让简安桀想起席郗辰曾经打她的那巴掌,慌忙退开。她坐在沙发上看着过去的全家福,不禁有些伤感。她犹豫着拨通了父亲的电话,得知父亲并不在家,她下楼质问席郗辰为什么不提前告诉她,安桀拒绝了席郗辰与她一同进餐的邀请,当即出门,拖着行李箱离开了简家。简安桀坐在湖边的椅子上,回想起在国外出车祸导致眼睛暂时性失明时,一直在她身边照顾她的Elvis。

  • 早上简安桀在朴铮家遇到了来找朴铮的叶蔺---他的前男友,安桀故意模糊与朴铮的关系,让叶蔺误会,叶蔺气愤离去。在朴铮家楼下,叶蔺想起6年前与安桀分手的情景,未免心有不甘。而在楼上,朴铮询问安桀为什么让叶蔺误会,以及她和叶蔺的过去,安桀却不想再提起。朴铮告诉安桀在她出国后,叶蔺就与她的好闺蜜杨亚莉在一起。叶蔺现在已是ER子公司魅尚旗下大红的明星,秘书来告知席郗辰叶蔺的妹妹住院了,这时给他过多的工作是否不合适,席郗辰表示工作不能优柔寡断,但是却在背后默默给予他帮助。

  • 简安桀与朴铮在医院门口遇到来找叶蔺的杨亚俐,杨亚俐对其态度冰冷。简安桀回到家中,与父亲简震林谈话,简震林提出补偿简安桀,简安桀却对这份金钱形式的补偿非常反感,两人之间的隔阂与误解仍然存在。沈晴渝向简安桀提出好好相处,简安桀不置可否。杨亚俐与舅舅陈淇钧相约吃饭,陈淇钧打趣杨亚俐陷入爱河,而杨亚俐则在担忧叶蔺对简安桀念念不忘。沈晴渝为简震林炖煮参汤,简震林说简安桀的脸色不太好,要好好照顾她。沈晴渝劝简震林把简安桀安排进公司,让她为简氏集团出一份力,她看到了简震林为简安桀准备的房产转让书,心中不快。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离开家6年的简安桀,因为母亲的去世,重新踏上飞机回到了她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已经升为ER总裁并获得世界十大杰出建筑青年的席郗辰来到机场接她,可她却上了另一个男人的车------朴铮,简安桀小姨的继子,他最信赖的兄长。简安桀回到简家,家里的佣人一时间认不出她,还好与席郗辰偶遇,替她解围,安桀上楼回到离开了6年的房间,回想起儿时欢乐的时光,从席郗辰口中得知在自己不在的六年,居然多了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四岁的简玉嶙。简安桀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席郗辰的情景,他与他的阿姨——简安桀的继母第一次来到简家。回过神简安桀提起行李箱,这时席郗辰上前靠近,一时让简安桀想起席郗辰曾经打她的那巴掌,慌忙退开。她坐在沙发上看着过去的全家福,不禁有些伤感。她犹豫着拨通了父亲的电话,得知父亲并不在家,她下楼质问席郗辰为什么不提前告诉她,安桀拒绝了席郗辰与她一同进餐的邀请,当即出门,拖着行李箱离开了简家。简安桀坐在湖边的椅子上,回想起在国外出车祸导致眼睛暂时性失明时,一直在她身边照顾她的Elvis。

  • 早上简安桀在朴铮家遇到了来找朴铮的叶蔺---他的前男友,安桀故意模糊与朴铮的关系,让叶蔺误会,叶蔺气愤离去。在朴铮家楼下,叶蔺想起6年前与安桀分手的情景,未免心有不甘。而在楼上,朴铮询问安桀为什么让叶蔺误会,以及她和叶蔺的过去,安桀却不想再提起。朴铮告诉安桀在她出国后,叶蔺就与她的好闺蜜杨亚莉在一起。叶蔺现在已是ER子公司魅尚旗下大红的明星,秘书来告知席郗辰叶蔺的妹妹住院了,这时给他过多的工作是否不合适,席郗辰表示工作不能优柔寡断,但是却在背后默默给予他帮助。

  • 简安桀与朴铮在医院门口遇到来找叶蔺的杨亚俐,杨亚俐对其态度冰冷。简安桀回到家中,与父亲简震林谈话,简震林提出补偿简安桀,简安桀却对这份金钱形式的补偿非常反感,两人之间的隔阂与误解仍然存在。沈晴渝向简安桀提出好好相处,简安桀不置可否。杨亚俐与舅舅陈淇钧相约吃饭,陈淇钧打趣杨亚俐陷入爱河,而杨亚俐则在担忧叶蔺对简安桀念念不忘。沈晴渝为简震林炖煮参汤,简震林说简安桀的脸色不太好,要好好照顾她。沈晴渝劝简震林把简安桀安排进公司,让她为简氏集团出一份力,她看到了简震林为简安桀准备的房产转让书,心中不快。

  • 简震林想要收购ER旗下的设计公司,而席郗辰则认为这种合作正是双赢。叶蔺在家酗酒,露露劝不住,打电话找杨亚俐来劝叶蔺。叶蔺喝多了,只是一直跟杨亚俐说自己有多喜欢简安桀,而简安桀有多绝情。杨亚俐更加心急,给工厂打电话催促更快加工她亲手设计的男款戒指。朴铮回到家中,心里还是挂念程静,于是打电话给其他老同学询问程静的联系方式。莫家珍因为母亲逼迫她接管家族企业心烦,想要简安桀收留她,还向简安桀打听朴铮。

  • 叶蔺守在楼梯处等简安桀,与席郗辰的交谈火花四溅,叶蔺想让简安桀负责简爱公寓的广告,但简安桀却很犹豫,席郗辰为她解围。简安桀接受了她母亲的股份,持有简氏集团的9%。沈晴渝来劝简安桀为简氏集团尽一份力,成为真正的一家人。席郗辰询问露露叶蔺的工作状态,露露说有一部国师级导演的作品选定叶蔺,然而叶蔺因为要照顾妹妹的病情却选择放弃,叶蔺还提出说要把所有精力放在简爱公寓的广告项目上。沈晴渝要简安桀明天就拿出一份简爱公寓的广告设计方案来,简安桀只能回家自己想办法。

  • 席郗辰送简安桀来参加广告会,简安桀讲了她的广告创意,叶蔺因此想起了他们两个当年的对话,认定简安桀对他余情未了。席郗辰请吃饭,让简安桀坐主位,他与叶蔺分坐她身旁。叶蔺拿起吉他表演了一首歌,简安桀也情不自禁想起当年与叶蔺恋爱时的情景。席郗辰说今天简安桀的故事让他想起一首曲子,于是现场钢琴弹奏一曲。宴席结束,叶蔺又喝多了,简安桀与席郗辰一同走路回家。席郗辰装作酒上头,骗简安桀与他多坐一会儿,还告诉简安桀他十几岁住到简家时对简安桀的记忆。

  • 简震林找简安桀,让她慢慢接手简氏集团,简安桀却说自己并没有接手简氏集团的打算,简震林心脏突然不舒服送往医院。年屹告诉席郗辰处女座要多跟天秤座在一起,席郗辰问年屹9月24日是什么星座。杨亚俐来找叶蔺,叶蔺说心里只有简安桀,而且简安桀肯定也还爱着他,再次拒绝了杨亚俐。杨亚俐劝他清醒一点,叶蔺拂袖而去,但简爱公寓的广告方案被杨亚俐看到。席郗辰捡到了简安桀的钱包给她送去,要求她陪自己吃饭作为感谢。简安桀回到公司,杨亚俐就在等着,并扇了她一耳光,还把简爱公寓的广告词用到了自家公司利星钻石的广告里。简震林病中震怒,精心设计的广告词也被抄袭,简安桀心绪难安。

  • 简震林出院回到家中,对简安桀深表失望,简安桀却选择不解释。席郗辰安慰她,还鼓励她吸取教训再次尝试。席郗辰劝她如果不想跟叶蔺重归于好的话,就不要跟叶蔺走得太近,以免增加自己的困扰。叶蔺找出当年捡到的艾维斯的袖扣,再想办法跟简安桀复合。杨亚俐来找叶蔺,表明自己还要找简安桀的麻烦,自己的爱不比叶蔺的廉价。简安桀在想新方案,简震林却指责她只会道歉。席郗辰将一枚举世瞩目的粉钻的生意介绍给了另一家公司,让利星损失巨大,杨亚俐得知原来是席郗辰在这一切背后愤怒不已。简安桀为了寻找灵感使用艾维斯教她的方法,叶蔺又来找她,谈起说艾维斯可能是她身边的人,简安桀觉得不可能。

  • 得知玉嶙走失,席郗辰中断会议赶忙赶到上场,两人观看监控发现简玉嶙并没有出商场,两人绕了好大一圈发现简玉嶙回到了原地,简玉嶙拿着花送给简安桀,席郗辰教育他以后都别乱跑。回到家,简震林又因为简玉嶙走失的事对简安桀发火,简安桀伤心,到外面透气。席郗辰追着她到外面,两人好好的谈了一次,简安桀说即使蒙着眼睛,只要心中有爱就能找到回家的路。她又一次想起了艾维斯。简震林为表达歉意,给简安桀买了一条漂亮的裙子,却买大了,简震林心疼她瘦了那么多。看到父亲的爱意,简安桀也颇为触动。晚上简震林做梦说梦话,内容都有关简安桀,还要沈晴渝安排给简安桀炖补品养身体。

  • 简安桀回到家,席郗辰在沙发上装睡,简安桀看到席郗辰掉在地上的怀表以为是他拿走了自己的,于是便拿走了怀表。第二天清晨,她在枕头边发现了两块一样的怀表,想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只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想把怀表还给席郗辰。她询问席郗辰这块怀表从何而来,席郗辰只说是朋友送的。沈晴渝从屋中看到简安桀与席郗辰的对话。简安桀与莫家珍讨论一模一样的怀表,莫家珍劝她想不通就别想了。莫家珍得知朴铮在相亲,建议简安桀把自己介绍给朴铮。饭店里,简安桀看到席郗辰陪着林敏到商场。席郗辰以为林敏要送礼物给别人,原来是送给自己,无法拒绝只好收下。席郗辰接受采访时泄露了自己的择偶标准,与简安桀非常贴合。沈晴渝要介绍席郗辰去相亲,居然是跟莫家珍相亲。

  • 安桀晚上惊醒,梦到席郗辰和叶蔺同时说自己是Elvis,她在呐喊中醒来,发现玉嶙在她床边,安桀发现玉嶙正在发烧,她叫来席郗辰。看着席郗辰她总想起过去与Elvis的点点滴滴。席郗辰一整晚都坐在床边照看睡着的安桀与玉嶙,第二天清晨,正当席郗辰喂玉嶙吃早饭时,电话想起,原来叶蔺因打人进了派出所。家珍作为叶蔺的律师来到派出所,但叶蔺却不肯配合。公司里,徐副总对叶蔺意见很大,觉得应该给他一些教训。另一方面因为叶蔺出事,露露叫了杨亚莉陪叶蔺的妹妹检查身体。安桀闻讯赶来派出所,在门口质问席郗辰为什么瞒着她,一方面安桀让家珍告诉她现在的情况,一方面席郗辰不让她说,家珍陷入两难。

  • 徐副总等人还在激烈指责叶蔺的不是。 公安局门口家珍劝安桀先回家等消息,简安桀一脸不情愿,最终还是无奈的上了席郗辰的车。车上,简安桀冷冷地看向前方,二人一路冷战,一前一后到家。露露沮丧的接起席郗辰的电话,告知他找不到有力证据帮助叶蔺。席郗辰下楼准备去公司,却没看见简安桀,询问林妈才知道安桀因为叶蔺的事去公司开会了,席郗辰快步出门。 公司门口蜂拥而至的记者围堵上来,席郗辰下车,在年屹、露露和两名保安的护送下,艰难的进了公司。会议室的气氛有些沉重,简氏代表人要魅尚为此事负全责,要求尽快更换代言人。安桀要求能给她一个机会查明事情真相,董事长那边她会去说服,代表人最终答应。 安桀与朴铮来到酒吧打听案情,酒吧人员不愿多说。这时安桀电话响起,沈晴渝说要直接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撤换叶蔺的代言人身份。安桀马上赶到沈晴渝办公司,里面席郗辰和沈晴渝正在商谈。沈晴渝态度强硬的告诉席郗城必须尽快更换代言人。这时安桀进来,第一次叫沈晴渝阿姨,沈晴渝虽然很高兴,但并没有答应安桀的请求。安桀与家珍再次来到酒吧,

  • 安桀放下手机,席郗辰站在门口,两人一起下楼吃林妈炖的甜品。安桀与席郗辰聊起家珍告白朴铮的事,席郗辰顺着话题说道他们是否也能做朋友,安桀轻笑点头。席郗辰暗自开心,两人的关系渐渐靠近。叶蔺用Elvis的消息要挟安桀帮他买糖炒栗子。安桀赶去买糖炒栗子,这时天空下起了小雨,席郗辰提议让司机去买他们去咖啡店等,简安桀点头。两人来到咖啡厅,席郗辰借机问安桀在圣彼得堡是否有心上人,安桀想起Elvis,却表示那并不是爱情。叶蔺坐在车内,笑着看着简安桀拿着一袋糖炒栗子走过来,故意刁难安桀。席郗辰看到远处的两人,落寞离开。办公室里,席郗辰和年屹正在下棋,这时林敏打电话来约席郗辰吃生日晚餐,席郗辰答应,并且威胁年屹与他一同去。晚上林敏忐忑的等着席郗辰,没想到他居然带了年屹一起,难免有些失望。结束晚餐,走到门口林敏不小心扭到,被席郗辰抱住,她暗自开心。家珍与朴铮在公园一起喂养流浪的小猫小狗,不料家珍被小猫咬伤,家珍不肯打疫苗,除非朴镇请客吃饭,朴铮应允。打完疫苗后,两人一同来到餐厅吃饭。

  • 突然简家停电,席郗辰赶快跑向安桀的房间,看见安桀卷缩在床的一角抽泣。安桀伤心自己是个废人。席郗辰安慰安桀的言语间说出曾经在圣彼得堡对安桀说过的话,安桀震惊,要求他再说一遍。席郗辰很想说出他就是Elvis的真相,却又失败。简安桀和席郗辰并排坐在沙发上。席郗辰温柔安慰安桀,安桀感动,随之睡着。杨亚俐咳嗽着给叶蔺打电话,没聊几句,叶蔺却因为一心明天的脚踏车计划而很快挂了电话。杨亚俐安慰自己不要在意。第二天一早叶蔺骑着车载着安桀,两人回想过去的点点滴滴。正在这时露露因为工作给叶蔺打来电话,叶蔺被迫离开。绿道的交叉路口,简安桀看见陈淇钧哮喘发作,帮他拿出药让其吸入,陈淇钧纾缓过来后,虚弱的道谢。安桀回到家,碰上玉嶙要安桀他带去看电影,这时叶蔺打点电话约安桀去学校后山,安桀表示答应玉嶙陪他看电影了,改天再约。叶蔺孤独的等在学校后山。安桀与席郗辰带着玉嶙一同来到电影院,看电影时,安桀说起那晚在客厅睡着,醒来却在客厅,席郗辰告诉她是他抱她回房间的,安桀惊讶。大屏幕上还在放映着动画电影。

  • 叶蔺坐在车内,笑着看着简安桀拿着一袋糖炒栗子走过来,故意刁难安桀。席郗辰看到远处的两人,落寞离开。办公室里,席郗辰和年屹正在下棋,这时林敏打电话来约席郗辰吃生日晚餐,席郗辰答应,并且威胁年屹与他一同去。晚上林敏忐忑的等着席郗辰,没想到他居然带了年屹一起,难免有些失望。结束晚餐,走到门口林敏不小心扭到,被席郗辰抱住,她暗自开心。家珍与朴铮在公园一起喂养流浪的小猫小狗,不料家珍被小猫咬伤,家珍不肯打疫苗,除非朴铮请客吃饭,朴铮应允。打完疫苗后,两人一同来到餐厅吃饭。

  • 安桀回到家,碰上玉嶙要安桀他带去看电影,这时叶蔺打点电话约安桀去学校后山,安桀表示答应玉嶙陪他看电影了,改天再约。叶蔺孤独的等在学校后山。安桀与席郗辰带着玉嶙一同来到电影院,看电影时,安桀说起那晚在客厅睡着,醒来却在客厅,席郗辰告诉她是他抱她回房间的,安桀惊讶。大屏幕上还在放映着动画电影,。台下的简安桀却已闭眼进入梦乡。席郗辰私自删除了叶蔺发给安桀的短信。电影结束,席郗辰抱着睡着的玉嶙与安桀并肩走进简家,叶蔺苦涩地从旁边走出来,泪光闪烁。叶蔺独自在家喝酒伤心,脚踩到玻璃杯受伤流血,露露赶来帮他包扎。叶蔺打电话给李工询问房子装修的如何,暗自高兴为安桀精心准备的一切。

  • 叶蔺接受主持人采访,公开申明安桀是他女朋友。席郗辰看到新闻急忙打电话给露露要她拦截,露露感到头大。席郗辰愤怒的挂掉电话,这时安桀被很多记者围堵在门口,席郗辰将失魂落魄的简安桀拉进房间里,安慰安桀叫她安心。叶蔺被藏在某酒店内,由露露看管。简氏和魅尚发出了联合声明。证实叶蔺所说的只是一句玩笑话,席郗辰要安桀放心。事情越闹越大,玉嶙因为门口的记者推撞还弄破了头,安桀内疚。

  • 席郗辰端出为安桀做的牛排与意大利面,这时朴铮和家珍的到来了,打破了两人的二人世界。四人一起晚饭后,席郗辰与朴铮在厨房洗碗,朴铮看出席郗辰对安桀的爱意,为安桀感到高兴。家珍与安桀在客厅玩笑她与席郗辰的暧昧关系。夜里,安桀因为感冒口渴走出房间喝水,却因房门相同误打误撞进了席郗辰的房间,席郗辰转身看见安桀躺在身边下意识的准备起身,又觉得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于是决定装傻又躺了回去。早晨,安桀醒来惊讶席郗辰怎么会在这,席郗辰装傻表示这是自己房间,安桀抓狂,匆忙逃跑,席郗辰忍不住笑了起来。

  • 席郗辰拎着超市买东西回到家,看到安桀无聊的看着电影,他提着菜向厨房走去,准备午饭。席郗辰听了年屹的建议想向安桀表白,但安桀的一番话让他觉得还好没听年屹的话。另一边朴铮因为程静要结婚的事,无心与家珍在海洋公园游玩,家珍安慰朴铮逗他开心,朴铮感动。席郗辰与安桀吃完饭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席郗辰为安桀剥橘子,安桀顺手吃着。林敏给席郗辰打来电话约他一同晚饭,安桀做手势让他去,表示自己约了家珍。挂了电话,安桀顺势拿一块橘子喂给席郗辰,席郗辰一脸幸福。

  • 朴铮看新闻误以为是家珍出了车祸,马上冲了出去。安桀给家珍打去电话确认出车祸的不是家珍。家珍让安桀不要告诉朴铮故意让他着急。朴铮赶到魅尚找家珍,家珍却让人骗他,使他误以为出了什么事,得知真相的朴铮愤怒离开。家珍来到席郗辰家与安桀三人吃饭,本来心情不好的她他,听了席郗辰的一番话后开心不已。朴铮回到家看到叶蔺在门口等他,朴铮怒斥叶蔺,让他不要再伤害安桀。家珍继续求着安桀帮她说话,门铃响起,家珍误以为是朴铮开门上前一把搂住,不料却是年屹。席郗辰与年屹来到书房商谈公事,表情凝重。之后年屹借机询问家珍的情况,对她产生兴趣,席郗辰表示不许他胡来。

  • 席郗辰回到家,被简安桀看到了脸上的伤口,安桀十分关心席郗辰,嘴上却只说是怕伤口扩散感染,以后没有人做饭给自己吃了。席郗辰希望安桀为自己画一幅画,安桀犹豫了,席郗辰鼓励安桀可以用自己的左手作画。席郗辰非常隐晦地征询了安桀对于为达目的做了一些小坏事的看法,安桀表示自己并不喜欢有心计的人。安桀尝试拿起画笔作画,可是左手非常不听使唤,安桀气愤的撕了画纸,席郗辰过来搂住安桀安慰她,说自己当年父母双亡,也是靠着毅力一路走过来了,就算安桀现在这么无助,可至少还拥有席郗辰。席郗辰握着安桀的手,一笔一笔在纸上描绘了起来。

  • 席郗辰和林敏明确表示,自己心里只有简安桀,林敏也向席郗辰表白。林敏大哭,只求席郗辰陪自己醉一回,席郗辰勉强答应,喝到意识不清醒,被年屹抱回别墅。席郗辰接着酒意吻了简安桀的手,安桀慌张地跑开了,思考之后给席郗辰拿去了一条毯子。陈淇钧为了海港地铁集团的新项目向莫家珍索要祖母绿戒指。简安桀在洗浴的时候龙头漏水了,席郗辰听到叫喊声赶了过来帮简安桀修好了水龙头,安桀在湿滑的地板上险些滑倒,席郗辰抱住安桀强吻了她,并向安桀告白,安桀微笑接受。

  • 简安桀和席郗辰回到简家大宅,安桀和简震林讨论公司的事情的时候,沈晴渝突然推门而入装作是送茶水,简震林和安桀顿时不说话了。安桀回到自己的房间,为了准备新闻发布会上记者的提问,在看房地产的相关知识,哪知自己真的是一点都看不进去,对房地产完全不感兴趣。但这被沈晴渝看到了,沈晴渝觉得安桀这次回来是为了公司的利益,表面上说要让安桀和玉嶙和和气气的,实际上沈晴渝对简安桀处处提防,还让席郗辰做自己在简安身边的卧底。

  • 席郗辰一方面为了让沈晴渝安心,特意在家里吃饭的时候表现的特别关心安桀,还喂安桀吃饭,沈晴渝以为席郗辰是按照自己的嘱咐在办事情。席郗辰在餐后对简安桀说出了真相,安桀大笑,觉得这也是件好事情。在朴铮家里住了一晚的莫家珍装病,两人去了游泳池,却不料再次碰到程静,莫家珍被程静三言两语气的,一脚把程静踢下了泳池,朴铮跳下水救程静。安桀下楼梯的时候觉得一阵眩晕,看不起东西,怀疑自己的眼睛又出了问题。简安桀打车本来想要去医院,在路上看到了杨亚俐低血糖晕倒在路上,安桀好心照顾杨亚俐吃了饭,顺便想到自己可能是低血糖,不是眼睛的问题,顿时心里释然了。家珍说新闻发布会需要穿晚礼服,安桀想想自己可能需要买,就去找席郗辰帮忙,席郗辰为安桀选了一件全亚洲只有一件的白色礼服。林敏作为明星,被邀为简爱公寓站台,本来想选那件“亚洲唯一”的礼服艳压全场,但衣服已经被安桀买走了,林敏只好选择其他的礼服,在发布会上被安桀的美貌和礼服气走了。

  • 安桀觉得简爱公寓没有拿到规划许可证却开始动工了,这里面怪怪的,席郗辰觉得有些事情是有必要让简安桀知道的,席郗辰打算好好教安桀生意上的事情。叶蔺参加真人秀回来了,希望能得到安桀的原谅,自己的妹妹还在医院做透析,叶蔺马上赶到医院。杨凯在外面找女人被程静发现了,两人争吵以后,杨凯打了程静一巴掌。程静去街上闲逛,看到了一双一万七千多的鞋子,要刷卡时,卡被杨凯冻结了。莫家珍碰巧看到了这尴尬的一幕,就掏出了黑卡为程静解围,程静感叹“你的命真好”。程静前来找朴铮诉苦,程静觉得自己的结婚请帖已经发出去了,自己没有勇气离开杨凯。朴铮劝程静遵从自己的内心,不必太在意别人的眼光。朴铮约程静吃路边的羊肉串,程静一脸嫌弃,还没吃完。简震林把很多资金用于简爱公寓,所以没有多余的资金用来竞争地铁上盖综合体的项目,沈晴渝说自己可以和席郗辰开口周转一下资金,说着说着简震林晕倒了。

  • 席郗辰包下了一家很有名的餐厅,邀请简安桀共晚餐,被莫家珍看到了。安桀大赞席郗辰的舞技,怀疑席郗辰是和林敏跳舞太多次了,席郗辰只好坦白自己是和年屹跳舞的。程静说自己会马上处理好和杨凯的事情,希望朴铮还是能接受自己,然后暗示莫家珍是有“金主“的,希望朴铮不要被莫家珍骗了。朴铮送完程静回家,莫家珍就在家里等自己,还带了羊肉串,朴铮对莫家珍坦白自己又对程静动心了,家珍含着眼泪马上走开了。第二天上班还迟到,被上司骂了,年屹马上替家珍解围。安桀突然从昏暗的地方走到了刺眼的地方,眼睛突然什么都看不见了,正好杨亚俐看到了,亚俐陪安桀去了医院,做了一番检查,但报告没有那么快出来,家珍约安桀吃饭,安桀问杨亚俐是否愿意一起,杨亚俐说自己和家珍是互相讨厌的关系,没有必要一起吃饭,安桀看着杨亚俐走远的背影,说杨亚俐是“刀子嘴豆腐心”。家珍对安桀说自己想要把和朴铮充满回忆的手链扔掉,始终没有狠下心,希望安桀可以替自己保管手链。

  • 简安桀第一天去魅尚上班,为了避嫌让席郗辰在外跟自己保持距离,席郗辰满心不乐意但也无奈妥协。杨亚俐打电话给安桀,要陪她去医院拿检验报告,同时也为简安桀去魅尚上班的事而感到担忧。入夜,席郗辰来到安桀房间关心上班情况,却被突然进门的沈晴渝差点撞破。沈晴渝让安桀下楼吃宵夜,席间打探简安桀对简氏集团的看法,安桀却说自己对继承家业没有兴趣。安桀同策划部的下属第一次开会,大家们表面上欢迎,背地里却说简安桀是空降来的领导,有关宠物主题的讨论会也进展的不顺利。莫家珍听到同事的议论十分生气,跑来告诉简安桀,安桀却说自己心里也明白,只期望能用时间证明自己。

  • 从医院出来,简安桀与杨亚俐一起到了咖啡馆,杨亚俐为安桀唱了一首歌——《好朋友的祝福》,唤起了二人曾经的友谊还有跟叶蔺间的种种回忆,安桀不禁泪流满面。莫家珍跟年屹讲了朴铮,信誓旦旦的说要去相亲然后马上结婚。席郗辰叫来副总询问魅尚的情况,实则却在旁敲侧击的暗示副总对安桀多关照。年屹告诉席郗辰自己决定要跟莫家珍结婚,席郗辰被吓了一跳。朴铮做了一桌子莫家珍爱吃的菜,却被她毫不留情的拒绝了邀请,他又想出迂回的办法,打电话给简安桀,让她带上莫家珍。盛美的慈善晚宴,最后一件拍品是与林敏共舞一曲的机会,陈淇钧与席郗辰两人针锋相对、竞价飙升,最后陈淇钧以一千万的价格胜出,此时林敏却宣布与陈淇钧共舞后,将以个人名义邀席郗辰再舞一曲。二人共舞郎才女貌,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 席郗辰跟汉堡的故事给了简安桀灵感,令她想出了项目的广告语。莫家珍在约定的相亲地点等了许久,耐心将耗尽之时对方赶到,却发现相亲对象竟是年屹!年屹一本正经的告诉莫家珍自己要和她结婚,却把莫家珍吓得逃之夭夭。叶蔺回到家中,为了赶下午的广告拍摄要洗头,到一半却发现给自己洗头的却是杨亚俐。年屹对莫家珍殷勤关心,莫家珍赶紧把简安桀找来支招,简安桀哭笑不得。安桀找到正在喂流浪狗的朴铮,采访他对人与宠物间情感的看法,朴铮讲了自己过去一只宠物的故事,给了安桀很大启发。

  • 席郗辰收到电话得知安桀酒精过敏,又急又气地赶回了家。席郗辰一回来就冲进了房间询问安桀的情况,安桀不愿他多担心,直说没事。席郗辰对安桀酒精过敏很是生气,想要追究导致安桀酒精过敏的罪魁祸首,然而安桀不愿自己的同事无辜受罚,而为了让席郗辰消气,对着席郗辰撒娇了起来。席郗辰见安桀软萌可爱的样子,气也消了一半,也便不再谈此事,哄着安桀睡下之后,静静地在旁一直守着安桀。安桀醒来后一直惦记着工作,然而席郗辰见安桀在魅尚出了事情,又心疼她工作辛苦,想让安桀辞掉魅尚的工作,安桀撒娇地不肯答应,席郗辰只能无可奈何地妥协。

  • 席郗辰来到Leo的住所,结果遇到了同样是为地铁综合体项目而来的陈淇钧。陈淇钧尽管投其所好拿着张大千的画来摆放Leo,然而还是同样吃了闭门羹。席郗辰也同样被告知Leo不接见客人,于是只能礼貌地表示下次再来访问。陈淇钧见席郗辰也被拒门外,于是便幸灾乐祸地告辞。席郗辰此时拦住陈淇钧,略带警告地暗示他不要把商业上的斗争牵扯到安桀。陈淇钧毫不畏惧地望着席郗辰的眼睛,眼神变幻莫测,令人难以捉摸。另一边,亚俐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之后,便向安桀称公司有事继而离开,转身离开时,亚俐的神色同样复杂难辨。

  • 简安桀从公司里回到家里,玉璘拉着她去找汉堡玩儿,两人一不小心闯进了简震林的书房,简安桀看到了简震林放在桌上的病历,刚想拿过来看看,就被赶来的简震林制止了。简震林让他们以后不要随便进自己书房,还教育了玉璘一番。简安桀和玉璘从书房出来之后,突然感到一阵眩晕,想起了之前医生说的话,很是担心。简安桀打电话给席郗辰,但是席郗辰却在忙公司的事情,还没等安桀开口,他就说有什么事情之后再说,简安桀只好挂了电话。杨亚俐陪着简安桀去见自己为她介绍的主治医生,简安桀本想打电话给家里人说一声,但是杨亚俐却提醒她,不要让家里人为她担心,简安桀最后只是发微信给家里人,称自己公司加班,晚上就不回去了。简安桀最后给席郗辰打了电话,但是依旧没有打通。

  • 简安桀进手术室之前,杨亚俐让她把手机交给了自己,简安桀也没多想,就给了她。莫家珍一大早给简安桀打电话,但是怎么都打不通。刚好朴铮来找家珍,安慰她不要太担心安桀,称安桀有可能是在忙广告策划案的事情。席郗辰和陈淇均一起出席了地铁综合体开发项目的招标会,陈淇均暗示他,一个人一旦有了真正在意的人,就会成为他人攻击的软肋。席郗辰心里很是担心,打电话给简安桀,却怎么都打不通。他忙给莫家珍打了电话,得知莫家珍也联系不到简安桀,他一下就慌了,看着陈淇均那丑陋的嘴脸,一想到安桀有可能被绑架,气的快要抓狂了。年屹得知简安桀不见了之后,用自己的性命保证自己一定会找到简安桀,让席郗辰安心招标的事情。

  • 席郗辰和年屹一起去找李昂先生,希望能得到他的帮助,但是却被李昂拒绝了。席郗辰带着年屹又去找了海港集团的其他股东,却处处碰了壁。席郗辰回家后,为了排解心中苦闷,喝了很多酒,年屹怎么劝他都没用。第二天,席郗辰和年屹赶到公司的时候,白董以他迟到为由,提前召开了股东大会,罢免了席郗辰董事长的职位,成功地坐上了董事长的位置。年屹称若不是昨晚喝醉酒,今天的局面肯定不至于这样。席郗辰称即使自己今天按时赶到股东大会,他们也不会放过自己。

  • 席郗辰醒来之后打算离开,刚坐起来就感到一阵眩晕,只好又躺回了床上。林敏称自己给他煮了粥,让他先喝碗粥,等体力恢复了再离开也不迟。林敏和席郗辰坐在露台上喝粥,称自己觉得他在露台上喝粥应该会自在一些。林敏告诉席郗辰,自己觉得做饭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但是自己只给最爱的人做饭,还告诉他自己不会逼他,愿意一直等他。林敏称,其实人生就像是一场电影,我在等你,你在等她,如此循环,不知道最后的赢家会属于电影里的哪位主角。席郗辰称自己只是心疼林敏,林敏明白了他的意思,便直接转移话题,让席郗辰赶紧喝粥。

  • 林敏安慰席郗辰,借着酒劲凑近想要亲他,席郗辰拿酒瓶喝酒,林敏看出他的拒绝之意,心里非常失落。席郗辰站在黑夜里思索,曾经自己祭奠父母场景,自己在逸尔打拼的场景,白董步步紧逼的场景,李昂拒绝自己的场景,年屹骂自己自负的场景,都像放电影一样呈现在脑想里。这时天空下起了大雨,席郗辰任凭雨水冲走自己的烦恼。安桀在李昂门口站了一夜,秘书告诉李昂门外的安桀晕倒了。李昂被她的诚意打动决定再给席郗辰一个机会。

  • 林敏因为从未拍摄公益广告而紧张,安桀认为林敏是最好,林敏听到安桀夸奖自己的话感到很欣慰。拍摄顺利结束后安桀邀请荷叶蔺和林敏吃饭,林敏和安桀一口应承了。安桀横穿马路时一辆车冲了过来,叶蔺眼疾手快推开了安桀,自己被车里撞到了。杨亚俐带着小小到医院,叶蔺还在急救室里抢救,杨亚俐认为是安桀害了叶蔺。经过抢救一声告诉众人叶蔺脱离了危险,左腿骨折和脑震荡,杨亚俐骂安桀是个害人精。叶蔺醒来后询问安桀的情况,杨亚俐听到后非常失望,叶蔺让众人不要担心,

  • 简振林和席郗辰私下见面,两人商量如何应对麦古和沈晴瑜,简振林感叹自己的时日不多了。席郗辰希望他拖延和麦古谈收购的时间,自己利用沈晴瑜管理的公关公司盛美的力量宣布逸尔也想收购简氏,以此来抬高价格,增加麦古收购的压力。陈琪均知道席郗辰又和自己竞争非常气愤,秘书分析席郗辰想打亲情牌,陈琪均笑话席郗辰太年轻了,商业中亲情是最不可靠的,让秘书出价比逸尔高百分之十。

  • 家珍打电话关心朴铮的伤势,谁知接电话的却是程静,家珍很郁闷地挂断了电话。另一边程静接完电话后故意删除了通话记录,朴铮见天色已晚建议程静赶紧回家,程静却表示自己希望能留下照顾他。朴铮希望她不要在自己身上浪费时间。安桀赶到酒店谈广告的事情,谁知打开门却看带鲜花、美酒,席郗辰祝福她生日快乐。安桀深受感动,席郗辰让安桀通过望远镜看自己送她的生日礼物。安桀看到天边最耀眼的星星,席郗辰认为这象征着两人的爱情,安桀感觉自己是最幸福的人,两人拥抱在一起亲吻。

  • 林妈给安桀送去了早餐,安桀没有胃口不想吃,林妈看到她的黑眼圈非常担心。安桀询问玉麟和沈晴瑜的情况,林妈告诉她玉麟很好,但是最近沈晴瑜没有在家。安桀随口说出沈晴瑜在简氏忙于夺权,林妈听到沈晴瑜没来看望简振林非常诧异。杨凯带着程静看房子,程静关心父母的房子何时过户,杨凯想要和程静亲热,程静拒绝了。杨凯看到朴铮故意说自己想和程静这样的烂女人在一起就在一起,想甩了就甩了他。朴铮见不惯他这样说程静便出手打了他。售楼部因为朴铮冲动的行为解除了他经理的职务,朴铮感到很泄气,一怒之下摔了手机。杨凯给母亲按摩,母亲发现他脸色不对。杨凯只好实话实说她抱孙子的愿望落空了,母亲认为自己更在意儿子的感受,建议儿子追回程静。安桀坐在凳子上发呆,叶蔺讲笑话逗她开心,安桀苦笑。叶蔺关心简振林的病情,安桀告诉他自己已经失去了妈妈不想再失去爸爸。叶蔺非常心疼,将她搂在怀里安慰。

  • 安桀等人再次进入病房看望简振林,简振林依然昏迷不醒,安桀流着眼泪握着父亲的手,家珍希望安桀要坚强。安桀告诉两人自己能撑得住,让两人回去上班,家珍和朴铮想要留下陪她,安桀认为自己父亲的情况不乐观,想要好好陪父亲。朴铮拉走了家珍,家珍埋头离开,朴铮想送她离开,家珍果断的拒绝了,朴铮希望家珍不要和自己冷战,难道等自己死后才原谅自己,家珍不想听这些不吉利的话捂住了他的嘴。朴铮明白家珍还是在乎自己。席郗辰和于董一起打高尔夫球,于董感叹自己年纪太大了,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于董不明白席郗辰为何选自己,席郗辰认为沈晴瑜是自己最大的敌人。于董认为自己是席郗辰除草的先锋军,席郗辰认为于董是自己的镇宅大树。于董不明白席郗辰为何用别的公司的名字买下地铁综合体和简爱公寓之间的地,但是又突然卖掉。席郗辰告诉他那块地政府用来做交通枢纽,于董听完后称赞席郗辰的点子高。

  • 杨凯和程静一起吃饭,杨凯一直拿着手机看,程静见他不吃自己也没心情吃。杨凯误以为她身体不舒服,让服务生端一杯温水来,然后把自己的手机上上半年的盈利表交给程静看,程静看到后非常满意。杨凯告诉她公司会承接简爱公寓的软装,程静担心他会很劳累。叶蔺冲到办公室找席郗辰理论,露露和年屹都拦不住,席郗辰认为于公于私都不敢来公司胡闹,叶蔺质问他为何欺骗安桀,席郗辰认为对安桀怎么样不需要他干涉。露露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小小出事了,两人急忙赶往医院。医生告诉叶蔺小小必须尽快做手术,叶蔺焦急没有合适的肾源,王医生欲言又止。沈晴瑜故意对安桀说自己为了简氏心力交瘁,安桀直言自己绝不会把股份交给她。这时陈琪均打来电话,沈晴瑜不想搭理他,陈琪均告诉她自己免费提供一条价值连城的消息。

  • 叶蔺找王医生了解情况,王医生告诉他国家规定非家属关系不允许进行器官移植。叶蔺认为即使没有这个规定自己也不好意思让杨亚俐平白无辜的让别人捐赠。席郗辰终于有闲暇的时间,他到病房找安桀,林妈告诉他沈晴瑜昨晚半夜让自己来照顾简振林,安桀再也不回来了。席郗辰到公司询问沈晴瑜安桀的下落,沈晴瑜故意装成不知情的样子,席郗辰离开后露出了奸笑。席郗辰询问家珍安桀的下落,家珍并不知情,然后向朴铮打听,朴铮也不想搭理他。露露和小小在病房里聊天,叶蔺到病房看望小小,席郗辰也接踵而至,叶蔺到门外和他说话,席郗辰打听安桀的下落,叶蔺以为安桀和他在一起。席郗辰没打听到安桀的下落离开了,叶蔺向朴铮打听安桀的下落,朴铮告诉他自己不知道。

  • 供应商将杨凯拉住要账,杨凯告诉众人公司资金出了问题,希望大家能再给自己两天的时间。供应商不相信杨凯,表示今天一定要拿到钱,杨凯说自己正在想办法,供应商见杨凯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出钱就离开了。程静走过来叫杨凯暂时不要买东西,回家吃饭,杨凯被吓得一身冷汗,担心程静问自己财务问题。叶蔺和安桀在餐厅吃饭,安桀感叹自己喜欢这儿不紧不慢的生活,钟声能让自己平静。叶蔺告诉安桀自己要结婚了,安桀祝他幸福。叶蔺苦笑自己最不喜欢听到的就是安桀的祝福,几年前自己来到圣彼得堡,那时候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安桀所以离开。现在自己有能力了还是不能保护安桀,自己已经输了。安桀宽慰他,叶蔺懊悔自己凭什么伤了杨亚俐的心又伤她的身,但是事情关于小小的生死,自己不得不那么做。安桀认为叶蔺还是很在乎杨亚俐,叶蔺用酒精麻痹自己,但是回去后就要面对事实。

  • 年屹把冉冉约出来,冉冉询问他遇到了什么难题,年屹把自己和杨凯事情告诉了她。冉冉认为爱情都是自私的,如果年屹喜欢家珍就不该帮杨凯,这样程静就会和朴铮站到一起,年屹就有机会。这时杨凯打来电话,年屹默默地挂断了。席郗辰到圣彼得堡找安桀,安桀不想搭理他,席郗辰希望安桀不要任性了,安桀表示自己只是不想被人利用了。席郗辰解释沈晴瑜是故意让安桀看到那条消息,陷害自己的,希望安桀能毫无保留地爱自己,安桀推开了他。杨凯接到短期贷款的电话,因为心情不好的缘故,就骂了推销电话。秘书把银行的催款通知书递给他,杨凯气愤自己遇到难关所有的麻烦都找上门来。年屹给家珍打电话,家珍想到程静和朴铮曾经在一起就心里别扭,年屹询问家珍万一程静和杨凯分手了,家珍会怎么做。家珍告诉他自己相信朴铮不会找程静,年屹感叹她真好,家珍感谢年屹总是当自己的聆听者,年屹借机索要谢礼,告诉家珍二十五岁之前未嫁人就嫁给自己,家珍马上骂年屹诅咒自己嫁不出去。

  • 冉冉看到家珍哭着跑开,误以为年屹欺负她了于是走上前踢了年屹,年屹感到很委屈,晚上他脑海里反复浮现家珍和自己吵架的画面。家珍不知道如何把杨凯逃婚的事情告诉朴铮,冉冉好奇下午年屹和她发生了何事。家珍告诉他杨凯逃婚了,自己气不过踢了年屹。冉冉担心朴铮会和程静在一起,家珍相信朴铮,她心烦意乱不想听冉冉说下去。程静打电话联系杨凯,杨凯一直不接电话。程静到杨凯经常出现的地方找他,却没有消息。年屹和冉冉一起吃饭,冉冉询问年屹为何不帮杨凯,年屹认为家珍是个好女孩,冉冉认为年屹是想用这事试探朴铮。冉冉感叹自己曾经认为爱情是自私的,但是看到杨凯为了给程静好生活放手的行为,自己有些疑惑了。晚上年屹送冉冉回去,冉冉好奇他会不会帮自己,年屹认为自己是商人,然后感叹冉冉很特别,冉冉故意提及家珍。年屹四下望了望,冉冉踢了他一脚然后跑开。

  • 叶蔺打听杨亚俐捐肾脏后会不会有后遗症,王医生告诉他捐赠者只要身体健康不会留下后遗症,但还是建议捐赠者注意保护好肾脏。家珍找到杨凯理论,杨凯不希望程静跟着自己吃苦。家珍明白杨凯的苦衷,但认为两人在不在一起应该让程静选择。杨亚俐抱着叶蔺,叶蔺表示自己会好好的照顾她一辈子。这时露露扶着小小来到医院,小小询问叶蔺是否因为自己和杨亚俐结婚,叶蔺沉默了。

  • 安桀和席郗辰被困在一起,安桀表示自己一定要出去,自己并不是怕死,而是不想和他死在一起。席郗辰突然出现体力不支的情况倒在她的身上,安桀很排斥地推开了他。安桀探望给自己做手术的医生,医生告诉她当时是一位姓席的先生拜托自己照顾她的,安桀听到后知道席郗辰就是艾瑞斯。

  • 席郗辰看到年屹朋友圈的消息后联系了年屹,年屹告诉他事情是关于杨凯,希望逸尔公司投资他们公司。席郗辰询问年屹的情况,年屹认为逸星投资杨凯的公司更加能帮助他。席郗辰支持年屹的做法,年屹接着告诉席郗辰自己和家珍打了一个赌,如果朴铮知道程静的情况,依然选择家珍自己就愿意帮助杨凯。席郗辰明白年屹是帮家珍考验朴铮,但是不赞同年屹的做法,认为家珍选择朴铮是她自己的想法,年屹不应该干涉。电话挂断后年屹通知秘书明天给杨凯公司预支下半年的款。

  • 冉冉没想到年屹纵横商场这么久居然把感情看得这么重,年屹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冉冉安慰他。年屹感叹家珍始终不是和自己牵手一生的人,冉冉好奇年屹手中会牵谁,然后伸出了手。年屹握着她的手不愿意放开。席郗辰接到了国内打来的电话,安桀正在画画,席郗辰告诉她简震林剩下的时间不多,安桀手中的画笔掉在地上。两人一起回到国内看望简震林,病房里林妈照顾着简震林,简震林看着安桀流泪,林妈告诉安桀简震林生病后声带坏了,安桀看着本子上写当时和陈淇钧联姻是沈晴瑜的主意,自己并不赞成。她忏悔自己误会了父亲,席郗辰看到父女见面热泪盈眶,安桀决定陪父亲度过最后的日子。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