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豆娘 电视剧

3亿播放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央视八套

更新时间:每日24:00 三集连播

类型:年代剧/战争

简介: 1945年,日军投降后,晋北、秦豆和几个后生被晋绥军的吴肝抓了丁,吴肝没想到抓来的秦豆居然是个女子。为了保住秦豆不被查办,吴肝请求余团长的三姨太花雾“救”了豆娘带回家,不想团长老娘看中了豆娘,要她给余家传...展开
立即播放
剧集列表 (共40集)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日本无条件投降之后的晋北山区。匡村山中,秦豆同三个伙伴在山中砍柴,却被晋绥军吴连长骗去军营充兵。秦豆三姐急的求助村长带着村民满山找,原来那吴连长连中出了逃兵,他将秦豆几个骗来充数。四个伙伴极力反抗,然而在吴连长软硬兼施下,秦豆只得假意穿上了军装慢慢寻找机会逃走。余国明团长下了围剿任务,三墩墩吓的哭闹着往兵营外面冲,军中顿时乱作一团。为严肃军纪,三墩墩被按在板凳上挨鞭子,秦豆情急之下挺身而出讨说法,吴连长极为欣赏秦豆的勇敢,却也气愤秦豆拿自己同日本鬼子相比较,正要处罚秦豆,不料为响应阎锡山留存下来的日本兵小野正雄,现名叫阎三晋带着逃兵来到连中杀鸡给猴看,当着吴肝的面一枪杀了逃兵。秦豆在禁闭室听伙夫老曹讲述了吴肝与阎三晋在一场战役中曾面对面的厮杀,有着深仇大恨,秦豆对吴肝有了初步的了解,本来一肚子对吴肝的怨气也消了一大半。阎三晋进兵营时看到秦豆被五花大绑的压走,便觉事有蹊跷,遂命吴连长将人带上来询问。豆娘被带来,阎三晋准备查问豆娘。吴肝不知道豆娘会怎么说,一时间紧张了起来。

  • 秦豆了解到吴连长是不希望阎三晋将自己的心腹塞进自己的兵营里,才将四人骗来,以隐瞒逃兵一事。 秦豆帮助吴连长将逃兵一事瞒天过海。吴肝的生死兄弟张金麦降职回到吴肝的连队担任炮排排长,几个往日的生死弟兄相聚格外高兴。秦豆时刻找机会想逃跑,吴肝便嘱咐自己的弟弟吴胆看紧了秦豆。三姐一直焦急地等着秦豆回来,只能求菩萨保佑这唯一的亲人豆儿别出什么事。村里的懒汉泼皮圪节节看豆儿没回来,便来欺负三姐。豆娘随老曹外出,但没想到吴胆跟来,一时摆脱不了吴胆,就请吴胆吃饭喝酒,席间豆娘谎称要方便骗过了守着他的吴胆,逃了出去。吴胆发现秦豆久去不回,再去寻找时哪里还看得到他的身影,这下完了可是闯祸了,吴胆也不敢隐瞒了,吴肝知道后大发雷霆,想了想只好将三墩墩等人带来,皮鞭沾好水打下去,还未等他们开口,秦豆却回来了,一时吴肝吴胆二人也是愣住了。大家都是明白人,自然知道秦豆去而复返的原因是为了这三个兄弟,吴肝虽然心中有气却着实让他钦佩,一番提点后便也不再说什么了。

  • 秦豆的第一个月军饷克扣的只剩下9毛钱,秦豆立刻不干了,他想着法子反抗,要回本属于他们的全部军饷,但他的折腾也激怒了军需官,准备挨鞭子。 吴连长不知就里,制止了这一切。了解事情经过,吴肝也有些生气,训斥秦豆:就你事情多,看来我真得好好教训教训你。被绑的秦豆看着吴肝说:爷有话要跟你一个人讲。吴肝不干:什么话,就在这儿讲。秦豆就不说。吴肝见秦豆居然又跟自己讲条件,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身就走。秦豆被吊了一宿也不开口求饶,吴肝没有办法只好将他放了下来听听他究竟有什么秘密。这下可是将吴肝下了一跳,秦豆原来不是爷,褪去外衣看到的肚兜惊得他说不出话来,这么个顶天立地,刚强坚韧的人竟是个女人身?无可奈何,只好答应秦豆等阎三晋不再关注她的时候再将她送回去。豆娘找吴肝讲述了自己的身世,告诉他自己要杀了小日本阎三晋,吴肝的仇她豆娘一并报了,吴肝没有答应,只是答应她可以教她打枪。在野外作训的地方,豆娘第一次拿起了枪。晚上,豆娘在洗澡,吴胆和小槐子路过,吴胆偷看顿时吓出一身汗。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日本无条件投降之后的晋北山区。匡村山中,秦豆同三个伙伴在山中砍柴,却被晋绥军吴连长骗去军营充兵。秦豆三姐急的求助村长带着村民满山找,原来那吴连长连中出了逃兵,他将秦豆几个骗来充数。四个伙伴极力反抗,然而在吴连长软硬兼施下,秦豆只得假意穿上了军装慢慢寻找机会逃走。余国明团长下了围剿任务,三墩墩吓的哭闹着往兵营外面冲,军中顿时乱作一团。为严肃军纪,三墩墩被按在板凳上挨鞭子,秦豆情急之下挺身而出讨说法,吴连长极为欣赏秦豆的勇敢,却也气愤秦豆拿自己同日本鬼子相比较,正要处罚秦豆,不料为响应阎锡山留存下来的日本兵小野正雄,现名叫阎三晋带着逃兵来到连中杀鸡给猴看,当着吴肝的面一枪杀了逃兵。秦豆在禁闭室听伙夫老曹讲述了吴肝与阎三晋在一场战役中曾面对面的厮杀,有着深仇大恨,秦豆对吴肝有了初步的了解,本来一肚子对吴肝的怨气也消了一大半。阎三晋进兵营时看到秦豆被五花大绑的压走,便觉事有蹊跷,遂命吴连长将人带上来询问。豆娘被带来,阎三晋准备查问豆娘。吴肝不知道豆娘会怎么说,一时间紧张了起来。

  • 秦豆了解到吴连长是不希望阎三晋将自己的心腹塞进自己的兵营里,才将四人骗来,以隐瞒逃兵一事。 秦豆帮助吴连长将逃兵一事瞒天过海。吴肝的生死兄弟张金麦降职回到吴肝的连队担任炮排排长,几个往日的生死弟兄相聚格外高兴。秦豆时刻找机会想逃跑,吴肝便嘱咐自己的弟弟吴胆看紧了秦豆。三姐一直焦急地等着秦豆回来,只能求菩萨保佑这唯一的亲人豆儿别出什么事。村里的懒汉泼皮圪节节看豆儿没回来,便来欺负三姐。豆娘随老曹外出,但没想到吴胆跟来,一时摆脱不了吴胆,就请吴胆吃饭喝酒,席间豆娘谎称要方便骗过了守着他的吴胆,逃了出去。吴胆发现秦豆久去不回,再去寻找时哪里还看得到他的身影,这下完了可是闯祸了,吴胆也不敢隐瞒了,吴肝知道后大发雷霆,想了想只好将三墩墩等人带来,皮鞭沾好水打下去,还未等他们开口,秦豆却回来了,一时吴肝吴胆二人也是愣住了。大家都是明白人,自然知道秦豆去而复返的原因是为了这三个兄弟,吴肝虽然心中有气却着实让他钦佩,一番提点后便也不再说什么了。

  • 秦豆的第一个月军饷克扣的只剩下9毛钱,秦豆立刻不干了,他想着法子反抗,要回本属于他们的全部军饷,但他的折腾也激怒了军需官,准备挨鞭子。 吴连长不知就里,制止了这一切。了解事情经过,吴肝也有些生气,训斥秦豆:就你事情多,看来我真得好好教训教训你。被绑的秦豆看着吴肝说:爷有话要跟你一个人讲。吴肝不干:什么话,就在这儿讲。秦豆就不说。吴肝见秦豆居然又跟自己讲条件,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身就走。秦豆被吊了一宿也不开口求饶,吴肝没有办法只好将他放了下来听听他究竟有什么秘密。这下可是将吴肝下了一跳,秦豆原来不是爷,褪去外衣看到的肚兜惊得他说不出话来,这么个顶天立地,刚强坚韧的人竟是个女人身?无可奈何,只好答应秦豆等阎三晋不再关注她的时候再将她送回去。豆娘找吴肝讲述了自己的身世,告诉他自己要杀了小日本阎三晋,吴肝的仇她豆娘一并报了,吴肝没有答应,只是答应她可以教她打枪。在野外作训的地方,豆娘第一次拿起了枪。晚上,豆娘在洗澡,吴胆和小槐子路过,吴胆偷看顿时吓出一身汗。

  • 吴胆发现了秦豆的秘密,赶紧找吴肝报告,没想到吴肝早已经知道了,劝吴肝马上让豆娘离开,却被吴肝数落了一顿。吴胆同时也对豆娘起了坏心思,有意找豆娘摔跤,没想到让豆娘摔的不轻。豆娘特意给吴肝送来自己蒸的包子,吴肝吃人家的嘴短,没办法只好答应豆娘去给她教打枪。吴胆让小槐子骗走了老曹,偷偷溜进了豆娘的寝室,准备着向秦豆使坏。豆娘练打枪回来,发现床上睡得不是老曹,决定给吴胆一点教训,吴胆没有得逞却被豆娘揍了一顿。余府,余老太太为了续香火的事,让老道士给她解卦,老道士说余家要续香火就得找一个“男像女身的人”老太太一听就晕过去了。小槐子去为吴胆买酒,被佐佐木押去了阎三晋那里,阎三晋款待了小槐子。小槐子带着酒回来,吴胆请豆娘喝酒道歉,并要跟豆娘拜把子,豆娘被吴胆激的喝醉了酒,豆娘知道自己喝多了,回去睡觉不安全,躲到了柴房睡,吴胆贼心不死,去柴房找豆娘,被吴肝揪住,准备给他一顿鞭子。吴肝没有忍心打吴胆,又怕吴胆对秦豆使坏,没办法,只好放秦豆走了。门口,果然守卫被调开,豆娘像做梦一样走了出去。

  • 吴肝告诉吴胆他把秦豆放走了。余团长夫人花雾来部队视察内务,闫三晋带人来说是找吴连长有重要军务,并要太太一起看一出好戏,要求全连点名,发现少了豆娘与吴胆。闫三晋正要问,吴胆带着豆娘回来了。吴肝吓了一跳,花雾假意镇定,却不想闫三晋一口道出豆娘女儿身的事,豆娘看事情败露便站出来说,自己是冲着军饷来的,她想为吴肝解围,可闫三晋依旧不依不饶。花雾一口咬定豆娘是她让吴肝为余团长寻找的四姨太,闫三晋即便是不相信却也无可奈何,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豆娘被带走。豆娘哪里能忍受自己莫名其妙的成为别人的四姨太,可花雾却说没有更好的办法逃走,豆娘想了想只好老实的坐着。吴肝不明白自己亲手送走的豆娘为何会与吴胆一块回来,原来吴胆担心逃兵的事就会败露,这才将豆娘追了回来。闫三晋的人眼睁睁的看着太太带着秦豆进了余府。性子泼辣的豆娘被花雾关了起来,豆娘从窗子跳出来摸到厨房,偷吃了余老太太的吃食,厨子和豆娘打了起来,惊动了余团长。花雾赶紧去找余老太太,余老太太验明男像的豆娘是女儿身后,高兴的不得了,感谢花雾为余家做了一件大好事。

  • 余团长只好同意花雾给自己找来的四太太,豆娘心中愤愤不平,花雾出主意等着找机会把豆娘赶出去。吴肝带着大礼去余府找花雾,花雾让吴肝带着礼品一起去见老太太,老太太一高兴竟准备择日办了豆娘与余团长的婚事,余团长和花雾好说歹说先不办婚事,但必须当晚圆房,余团长只好假意应承了。经过花雾的装扮一番后的豆娘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吴肝不禁痴了,对不住豆娘的心思此刻更是蒙上了另一种心思。吴肝急的跟花雾要办法,花雾心中醋意滚滚,但她明白事分轻重,也料定了余团长不会拿豆娘怎么样的,好不容易才劝住了吴肝与豆娘。余太太当夜便安排着洞房的事宜,豆娘心想逃不过大不了就拼个鱼死网破,余团长果然只是做了戏给老太太看,并没有将豆娘如何。因为余团长是一个只爱枪械不爱女人的主,日子便这么不尴不尬的过着。吴肝回到连里,心里一直不踏实,三番五次的让大金去余府打听,但无果。吴肝被通知去团部开会,在那里遇到了曾被自己经举报过的毛参座,心里极为不爽,而后又被余团长通知自己的连队和阎三晋的守备队整编成一个加强守备连,这个消息令吴肝吃惊不已。

  • 在作训会上,阎三晋挑衅吴肝,吴肝耍弄并摆脱了阎三晋。豆娘在余府被当做四太太礼遇着,但她一直打探着琢磨着如何离开这里。毛参座告诉余国明与阎锡山的妹妹五姑娘多走动走动,这是一道通天的梯子。晚上,豆娘往大门走去被一个士兵挡住路,经过对豆娘的询问,余团长对豆娘已经放下心来。余团长告诉豆娘有机会亲自送她回去,说完让小兵送豆娘回书房卧室睡觉,豆娘惴惴不安。余老太太的丫头被派去豆娘的房间听房,老太太生气儿子不听话,堵到了儿子的门口问罪。阎三晋带着守备队员住进了吴肝的连队,吴肝装病不出门,伙夫老曹不愿给鬼子做饭,吴肝也是有苦说不出。豆娘无意中打开了余国明的暗室,发现这里藏着这么多枪,她虽是女子,却有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气,她拿在手上便威胁他,你若教我打枪,我便和你圆房。余团长面上不动声色的答应了,豆娘眼见自己的目的达到放松了警惕,枪一离手,余团长便命人将她捆绑起来。普天之下,还没人敢动他枪还威胁他,豆娘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 吴肝与老曹两个割头换颈的兄弟一番倾诉,相互理解,吴肝忍痛放老曹离开晋绥军。花雾知道豆娘被余团长关起来心下着急,面上不动声色,她劝慰团长,何必跟一个女子一般见识,又建议道太原绥靖公署的五姑娘深得司令欢心,如果能续上旧缘那便是一道通天梯,再带上豆娘,一路上也好好观察下豆娘。余团长想了想便有了自己的考量。阎三晋带队伍住进吴肝连里以后,处处感觉有危险,吴肝一杆兄弟没法违抗军令,也只能捉弄一下这些留存的“鬼子”们,以解心头只恨。被关起来的豆娘没满心以为自己这么一闹能成功的被撵出去,哪里知道当夜余团长便亲自来放了自己,甚至答应了教自己打枪,一时无语,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只好想着在学打枪的时候另寻他法逃走了。余团长接受了花雾的建议,严格要求豆娘学枪,又在临走前安排人看着她。花雾向余团长提出要回娘家看看,并希望吴肝保驾护航,余国明准了。 阎三晋来找吴肝讨论作训计划,吴肝成心拒绝,两人不欢而散。

  • 花雾按捺不住的吴肝要护送她回娘家的喜悦,丫鬟担心花雾心思落空,话里话外提醒她,让她想起了大火中,余国明丢下她,是吴肝把她救出火海,更对自己的命运感叹落泪。一路上,花雾不断向吴肝示好,原来她心里一直爱慕着吴肝,花雾认为是碍于余团长,吴肝不敢造次,这次和吴肝可以单独相处,花雾想尽办法留住吴肝,命他与自己一起喝酒,借着酒劲,花雾给吴肝讲述了自己的身世,吴肝这才第一次知道了这个美貌聪明的三太太其实是很可伶的,同时也明白了花雾对自己的心思,他不顾三太太拉扯,躲了出去。花雾又羞又恼又伤心。豆娘在余国明严格的调教下,枪练的越来越好,直至百发百中。余老太太的侄子来家里聊起老家的事,豆娘听老太太惦记老家隔壁邻居的地,便计上心来,她悄悄拿走余团长的枪说那枪能换钱,老太太硬逼着豆娘拿到兵营里去换钱,原本豆娘想乘此机会逃走,可甩了余团长的人,老太太又安排了人看着她,无奈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秦豆拿着余国明的两把手枪,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吴肝的兵营,直奔着吴胆去了。

  • 豆娘私下把枪交给了吴胆,并嘱咐他帮她卖掉。秦豆走后,吴胆把这两把枪卖给了阎三晋的部下佐佐木。豆娘拿到银子给了老太太,老太太立即交于自己的侄子,命他赶紧回去买地。 老太太很是贪心,嘱咐豆娘可以继续拿枪去卖,豆娘吓得赶紧装病。花雾的丫鬟骗吴肝去了花雾的卧室,花雾缠着吴肝不让他走,让吴肝给她读小说,结果读的不成句,花雾只好自己念给吴肝听,结果没两句,吴肝就睡了。花雾坐在床边心疼地安抚吴肝,又为他叠衣擦好了靴子后,坐在椅子上睡着了。阎三晋来了给余国明送来了礼物——两把鲁格枪,阎三晋献的宝贝竟然是自己的枪!佐佐木气急败坏地找吴胆算账,两人打了起来。吴肝听说了事情缘由,急的策马去找花雾想办法。豆娘被余国明锁在了屋里不给吃喝,老太太不干了,花雾来找余国明,却被余国明赶了出去。一边是豆娘真的病了,一边是佐佐木奉命严惩吴胆,吊着吴胆鞭打,吴肝气的又没办法,最后强行要下鞭子自己惩罚弟弟吴胆。豆娘昏昏沉沉地打开门走了出去,发现庭院里余国明正在当众处决随身士兵周祥,随着枪响,豆娘晕了过去。

  • 余府,豆娘已经气若玄虚,花雾告诉吴肝豆娘的情况,吴肝大发雷霆,花雾问他是不是喜欢上这个假后生了!吴肝气的摔门而出。吴肝喝着闷酒,吴胆来指责哥哥不该为豆娘这样,在吴胆的激将下吴肝要带走豆娘。余老太太立马同意了吴肝的请求,让他赶紧带走,千万别让豆娘死在余府。吴肝抱着昏迷不醒的豆娘坐着马车终于离开了那个是非地,正走着,余国明带着军医拦下了豆娘并带回了余府。余国明要求豆娘养好了继续打靶,豆娘拒绝,但余国明却说这事由不得她。阎三晋带来了老曹,吴肝为老曹松了绑,与阎三晋发生激烈对峙。余国明又把阎三晋叫到家里安抚,出门的阎三晋遇到了豆娘,说出了他一直对豆娘的怀疑,豆娘让卫兵把阎三晋赶出去。余团长逼着豆娘去靶场打靶,还说那里有她想见的人。在靶场,豆娘看到了阎三晋,决意不动声色打死阎三晋,豆娘假装体力不支子弹打偏,一声枪响,远处的阎三晋军帽被子弹打掉,阎三晋惊慌失措,愤怒地要对豆娘下手,余团长知道豆娘有意,但又不想深究,怕坏了自己的计划,便站出来为豆娘打圆场,阎三晋也只能吃哑巴亏了。

  • 豆娘打靶“失手”后余团长将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原来他想把豆娘送去五姑娘身边做保镖。 豆娘看到是吴肝带她三姐来,恨恨的瞪着吴肝,吴肝才知道余团长让他抓的是豆娘的三姐,肠子都悔青了。吴肝约了花雾在余府外见面,花雾一心想让吴肝带她私奔。吴肝拒绝了花雾,并且表示一定要救出豆娘,三姐被作为人质留在了余团长家中,待遇几乎比老太太还要好,老太太气的不轻,闹着要回老家,花雾说服三姐去给老太太道歉,谁知三姐一句谎话不愿说。突如其来的生活让三姐些不知所措,豆娘更是坚定了自己一定要带她走的决心。豆娘带着三姐来到集市上,琢磨着自己的计划,闹着要见吴肝,豆娘跪下求吴肝让他把三姐带出来,阎三晋闻讯冲进吴肝的房间,吴肝只能臭骂了豆娘一顿,豆娘不知就里气愤的带着三姐离开。豆娘带着三姐往回走,在余府门前被吴肝叫住,原来是豆娘的棉抄手落在了他那里,吴肝扔给了三姐策马离去。豆娘从抄手里发现吴肝留给她的纸条,约她当晚接她们逃走的计划。豆娘去向花雾要了一件她的斗篷,说是想留个念想,她为逃走做着精心的准备。

  • 余国明准备明天回来就带豆娘去绥靖公署,豆娘得知余国明当晚不会来,来到余国明的密室砸了他的宝贝拿了把枪离开。三姐装病,豆娘要求去看医生,披着花雾的斗篷带着三姐终于离开了余府。山里,豆娘带着三姐从花雾准备的马车上下来与吴肝告别。余国明回来发现密室被砸,知道定是豆娘所干,气的咬牙切齿。逃跑的途中遇到了前来堵截的吴胆,吴胆被豆娘吊在了树上。可豆娘却与三姐走失了。余国明命令阎三晋一定要把豆娘追回来,余国明命吴肝阎三晋不管用什么手段一定要抓到秦豆娘。天黑了,寻找着三姐的豆娘累的走不动了,在树下睡的很熟。吴肝因为豆娘逃走心里痛快,叫着大金一起喝酒。天亮了,黄玉与那麻五运输着大量的军事用药,偏偏马病倒了,正好看到了豆娘的马,他们悄悄的偷走豆娘的马。豆娘看到自己马儿不见了急忙找去,在山坡上发现了坡下驾着车的竟是自己的马,黄玉和麻五甩开鞭子加速跑起来,很快便甩开了豆娘,本以为可以高枕无忧了,不料豆娘已经追了上来,无可奈何碰上个拧巴的人,为了不被暴露,二人从豆娘身后袭击,把豆娘打晕后抬到了马车上。

  • 黄玉麻五躲过了晋绥军,回到诊所,把豆娘藏在了地窖里,发现豆娘身上居然有把枪,判断豆娘一定是一个晋绥军里的一个要人。吴胆自救后,在回兵营的途中掉下了山崖。黄玉麻五把珍贵的盘尼西林锁在了箱子里。吴肝约花雾在余府外见面,没想到被花雾训斥了一顿。花雾确认为吴肝喜欢豆娘,而吴肝却说是因为自己欠豆娘的,花雾知道了吴肝心里容不下自己,说从今往后他们之间没有半毛钱关系。麻五立功心切,审讯豆娘,豆娘提出吃饱了才能写,善良的麻五同意给她先做些吃的,吃完了再问。没想到豆娘跑了。小槐子告诉吴肝吴胆两天没回来了,吴肝立即集合队伍出去找吴胆。吴肝的马队经过镇口的牌坊时,听到吴胆的呼喊声。黄玉和麻五发现豆娘,追了出去,豆娘不留神从门楼上摔了下来晕了过去。黄玉和麻五扛着晕过去的豆娘回到诊所,正遇诊所负责人汪予人回来。他俩向汪予人汇报了如何把豆娘抓到了诊所的经过。汪予人带回来了上级的任务,并与黄玉商量有一个任务要交给麻五去执行。余国明从五姑娘那里回来了,一脸的沮丧。

  • 余团长给五姑娘的礼物只好换成了金条,可是五姑娘哪里会对一些金条动心,余团长计划落空心中不快,老太太也因为传宗接代的事落空了闹得不行,应承了老太太一定赶紧与花雾生个孩子,花雾自知做错事,难过之余等来了吴肝,他将花雾的金子原封不动的送了回来,花雾又一次失望了。豆娘苏醒,问起豆娘的来历,便把自己如何被充当兵丁,又如何被压到余团长家当姨太太的事说了出来。吴肝在余府遇到了阎三晋,两人水火不容,余国明制止了他们,询问追捕秦豆娘的情况,吴肝打着哈哈,阎三晋紧逼不舍。豆娘急着出去找三姐,豆娘叮嘱汪予人别把自己是女人的事说出去,汪予人答应。 麻五第一次单独去执行任务顺利完成,兴奋不已,汪予人很满意。余国明为了满足老娘的心愿,终于来到花雾的卧房,可花雾一脸的不情愿,谁知余老太太又派丫鬟来听房,两人只好做出动静。官道镇,阎三晋把印着豆娘女装画像的布告分派给张排长,告之张排长如果在官道镇捉拿到要犯,一定加官进爵还有重赏。汪予人带回豆娘的通缉令,跟豆娘说了外面搜捕她的情况,让她暂时安心在这里养伤。

  • 黄玉拉着药品回诊所,却见一队晋绥军正向天霁诊所一家家查过来。官道镇的张排长升官心切,借着抓捕豆娘的事由开始对官道镇的人口进行清查。黄玉正巧碰到张排长出来,张排长注意到黄玉用的马,马背上有晋绥军的部队番号,黄玉引开了张排长的注意力。决定把豆娘的马拉到黑市上买了,豆娘得知后与黄玉起冲突,黄玉把豆娘扛回了地窖。黄玉到镇外负责接应物资,把药品和火油藏到一个秘密小屋里。黄玉卖了马,了解到黑市有人高价收购盘尼西林,看着自己囤积的药品,自己暗自计划着。第二天一早,麻五才发现豆娘被绑着,汪予人赶紧让黄玉给豆娘道歉,黄玉这才想起了,但豆娘不依不饶,黄玉答应要不了多久一定送豆娘离开。佐佐木向阎三晋汇报,官道镇有一个黑市在买卖战备物资,阎三晋决定要去抄了这个黑市。黄玉准备送豆娘从黑市的一个缺口处走出去,豆娘看到了前来抄市的阎三晋,急中生智用一块石头扔过去喊着炸弹,造成了一片混乱,趁乱豆娘拉着黄玉赶紧跑了。早上汪予人和麻五发现黄玉和豆娘不在了,急着要去找,正好黄玉豆娘回来,汪予人批评了黄玉。

  • 阎三晋判断官道镇有共党,于是展开了全镇的搜查,吴肝带着余国明的指令来到官道镇,见到阎三晋免不了两人又较量一番。麻五拿来了豆娘的驳壳枪,豆娘从麻五打听到她的枪平时藏在哪里,豆娘教麻五打枪,想起了在兵营吴肝教自己练枪的情景,心里一阵温暖。汪予人带回来受伤的同志,汪予人安排豆娘搬出地窖,把地下交通员送进了地窖。交通员带来了重要的情报,可是汪予人给伤员动手术,黄玉还没有回来,情报紧急必须马上送出去,不得已让豆娘披麻戴孝去帮麻五“送药”。而余团长梦中惊醒便接到了急电,前线失利,大批伤员需要征用诊所设备治疗和养伤,让余国明做好接应准备。豆娘经汪予人同意准备离开诊所,麻五依依不舍的送着豆娘。余团长立刻起身去官道镇督查伤员安置疗伤情况,余国明在官道镇镇口仿佛看到一双熟悉的眼睛在人群中一晃便不见了,疑是豆娘。与此同时为了掩人耳目披麻戴孝的豆娘也看到了余国明,吃惊中急忙低下头潜入人群中,想来今天恐怕是走不了了,只好回到诊所,却不想诊所中保长正安排送来的余团长的伤员,黄玉看到突然回来的豆娘心里一惊。

  • 黄玉看到豆娘立刻反应过来,忙对保长解释。为了安全起见,黄玉连夜驱车送走藏在地下室疗伤的伤员。余国明告诉吴肝好像看到秦豆娘,吴肝一惊,余国明告诉吴肝叫他来就是要他在镇子里搜捕秦豆娘。阎三晋抓来的共党嫌疑犯,被吴肝都给放了,阎三晋急了绑了吴肝找余国明说个究竟,没想到余国明向着吴肝。余团长在天霁诊所视察,豆娘正在给一个晋绥军伤员换绷带,保长想让余国明进屋里看看,黄玉急忙阻止,豆娘急忙把手中满是鲜血的纱布扔出门外,汪予人立刻解围说士兵血管破了需要立刻抢救,余国明一行离去,大家这才松了口气。途径抓豆娘的通缉令,想撕下来,恰巧遇到吴肝夜巡,吴肝假扮商人问路,对汪予人产生了怀疑,汪予人急中生智,找余国明要赏钱,汪予人带着字出来,吴肝看不出汪予人有什么破绽,于是离开。汪予人带回了上级的命令,前方战事吃紧,大量伤员受伤急需药物,嗜财的黄玉有了自己计较,他可以趁此机会大量地囤积一部分。黄玉趁豆娘不备,从汪予人的衣服口袋里拿到了钥匙,偷拿了还没有来得及登记造册的盘尼西林。

  • 吴肝知道老曹的名字在胡顺要抓的共党名单里,很是着急,找大金查找老曹的下落无果,坐立不安。伤员被晋绥军接走了,豆娘再次上路离开诊所去寻找三姐。吴胆看着那50酬金,带着小槐子便盘算着去找豆娘,豆娘路上恰巧遇到了吴胆与小槐子,要不是吴胆,她和三姐不会失散,没想到吴胆进了诊所。豆娘偷偷拉走了吴胆他们的马。 吴胆跑回诊所找麻烦,汪予人让黄玉和麻五去街上转转寻找一下,豆娘拉着二人让黄玉和麻五帮他绑了吴胆。豆娘被黄玉捂住口鼻拖进了地窖,原来这是黄玉的缓兵之计,汪予人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也同意黄玉的做法,豆娘懊恼,却是也没有办法了。吴胆跑到闫三晋那说,应该男女画像一块儿化的,吴胆的提议让他赚了25块大洋。黄玉扣着豆娘不让她出去害人害己,因为负责物资的小孙牺牲,党组织决定让黄玉担任,并给他一大笔资金筹买前线急需的药品盘尼西林,并掩护周政委过境。黄玉心下高兴坏了。汪予人问及豆娘,麻五告知豆娘不吃不喝闹脾气。而吴肝得知吴胆所作所为后,准备让吴胆尝尝皮鞭沾凉白酒的滋味。

  • 吴肝被大金拦住了,大金在吴肝说了句话,吴肝扔下鞭子便急匆匆走了。汪予人和豆娘深谈,豆娘内心酸楚,豆娘说希望早一天能知道三姐的消息。汪予人从口袋里掏出新的布告,豆娘只好收心暂时留下。大金汇报老曹被胡营长抓住了,吴肝立即换了装去营救老曹,老曹讲了共产党的政策,吴肝嘴上骂老曹,但其实听进去了。阎三晋带着手下来了,火拼中老曹负了伤,掩护中二良牺牲。二良的牺牲让他的弟兄们悲痛万分,阎三晋直奔吴肝去了,阎三晋找吴肝让他解释老曹为什么是共党,吴肝不理会,阎三晋拔出刀架在了吴肝的脖子上,两人打的是你死我活,就在阎三晋被吴肝打倒在地举刀要砍向阎三晋的时候,冯副官的突然到来让阎三晋保了一条命,冯副官传达余国明的命令,命吴肝阎三晋二人抓捕逃犯曹德坤。没有经验的麻五第一次在大山里执行任务,同黄玉一起接应老曹和小钱同志,为了能让他们尽快找到自己,麻五吹响了自己的唢呐。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样一来也引来了追剿共党的晋绥军,幸好是吴肝先出现,接到了老曹,黄玉不知就里以为老曹被俘,想着对策。

  • 吴肝告诉老曹后山有鬼子,他们赶紧绕开走了,黄玉看到麻五老曹几个和一些晋绥军在一起,以为是他们被抓,准备孤身救下麻五他们,麻五一看是黄玉知道他是误会了,赶紧解释。阎三晋追来,吴肝把他们引开。但在离开的时候还是让佐佐木一队晋绥军发现,引起了一场战斗,小钱牺牲了。本想趁着汪先生他们不在,离开官道镇的豆娘,途中正遇上这场激战,豆娘出手掩护黄玉他们撤退,并一枪一个打死了阎三晋手下的两名机枪手。 吴肝的弟兄大河也为保护老曹黄玉豆娘的撤退壮烈牺牲,吴肝和众弟兄悲痛不已。豆娘此时才知道汪先生黄玉他们是共产党八路军,她跟着黄玉又回到了诊所。余国明因为阎三晋和吴肝没有抓住被劫走的老曹,怪罪他们,而且他从两个被一枪毙命的士兵那里感觉到了是豆娘所为。嘱咐吴肝一定要找到豆娘的下落。吴肝得到报告说豆娘家的村子附近发现一妇人,很像豆娘的三姐。吴肝在村口找到这个女人,真的是豆娘三姐,可是三姐——山药娘的出现,竟被同村的圪节节看到。阎三晋向佐佐木授意找人暗杀吴肝。

  • 老曹在汪先生的细心照料下终于苏醒。而麻五因为自己犯了错误,内心很愧疚,豆娘为了帮麻五得到组织的认可,准备了一份投名状给上级组织。吴肝给三姐安排在一处僻静的院子决定先把三姐藏起来,等自己找到豆娘后再让她们团聚。圪节节被阎三晋收入自己麾下,耀武扬威地回了村子。吴肝给三姐送粮食,被阎三晋派来的杀手跟踪。小槐子给吴肝传递了消息,救了吴肝一命,逼问出是日本人找他们来杀人的。此时的豆娘换上了晋绥军军装,骗过卫兵直入军营枪械库,凭借着对枪械的熟知,卸下了所有枪支的枪栓, 闫三晋回到兵营发现事情不对,听到汇报,立即去军械库查看,眼前的景象令他气疯了,即刻命人赶紧去追。豆娘发现有追兵,灵机一动换回了女装,因此躲过这一劫。 阎三晋发现出事了,气的让所有的兵全镇搜索,豆娘刚回到诊所,黄玉就回来了,说没找到豆娘,可镇里不知出了什么事,到处都是当兵的,麻五看着黄玉的身后不语,黄玉回头发现豆娘身穿女装就站在这里,黄玉奇怪的问他为什么穿娘们的衣服,豆娘不好意思的说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女的,黄玉麻五都大吃一惊。

  • 游击队老方给汪予人送药品遭遇晋绥军后把药品藏进了山里,自己却受伤,被黄玉等人救下,但回诊所途中遇到晋绥军,他们谎称抬的是麻风病人,躲了过去。阎三晋得知,觉得其中有猫腻,便命来到诊所搜查。几人演戏躲过了阎三晋的搜查。余国明令阎三晋回河阳县。豆娘回到了诊所,献宝似得说出自己偷了他们的枪,汪予人听后却是气急,黄玉看到女装的她又惊又气,一通火全发在了汪予人身上,埋怨他这般欺瞒同志。豆娘想着得赶紧离开才好,汪予人还是担心豆娘现在走会很危险。余国明在饭店设宴请阎三晋和吴肝一聚,主要目的是想两个人能够齐心为他效力,吴肝迟迟未到,余国明显出不满,突然传来吴连长到的报告,阎三晋大吃一惊。吴肝带上来被抓的杀手作证告诉余国明阎三晋派人暗杀自己,谁知佐佐木怕当场一刀刺死了杀手,余国明知道这事定是阎三晋所为。此时密电,阎三晋调走了他的部队去剿共,使得自己兵部虚空,丢了武器和辎重。余国明大发雷霆,痛斥阎三晋。黄玉请命去山上拿回老方藏的药品,起了贪欲,自吞了药品,回诊所后谎称药品已被发现并失踪。汪予人和老方无比心痛。

  • 吴胆跟随吴肝来给三姐送吃的,被三姐认出吴胆就是追截她和豆娘的人,恨得吴肝追着吴胆要揍他。 豆娘跟黄玉、麻五道歉,三人终是冰释前嫌。阎三晋被调离余国明本部,临行时收到吴肝的一封信,打开一看,竟是一条黄带子,当年战场上吴肝就是用这根黄带子几乎要了阎三晋的命。老曹建议可在地窖里可以挖一条地道通向镇外,大家一致认为可行,说干就干起来。汪予人问起给黄玉资金的情况,黄玉称想等落落价再说。汪予人应允。吴肝在张排长处发现了豆娘穿过的晋绥军军装,问明了情况,心里判断定是豆娘所为。吴肝去找三姐告诉她找到豆娘穿过的兵服了,三姐吓坏了,感觉找到衣服没找到人,豆娘一定是出事了,吴肝答应三姐要去官道镇找豆娘。地道终于挖通了,老曹的伤也终于好了。老曹要走了,豆娘依依不舍。黄玉对恢复女装的豆娘越来越倾心,处处关心照顾她。汪予人批准黄玉带麻五和豆娘去集市卖草药,黄玉带着豆娘去了自己父母的坟地,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两人第一次倾心交谈,豆娘心里越来越对黄玉有了好感,黄玉拿出特意买的一对面人送给豆娘。

  • 豆娘与吴肝不期而遇,吴肝按捺住心中的喜悦告诉豆娘她三姐在他那里。豆娘恨不得马上见到三姐。吴肝问豆娘要了现在的住址,答应第二天把三姐给她送来。回去后,得知消息的黄玉好一阵数落豆娘,决定关掉诊所将物资转移出去,事实上黄玉想借此机会将假的盘尼西林事件瞒过去。豆娘听了他的话,可麻五说什么也不答应,硬是要等汪予人回来做决定,黄玉拗不过他,揣踱着豆娘将麻五绑了起来,麻五假意被说服逃脱制服撒腿跑回诊所,豆娘跟着追来,恰巧吴肝将三姐平安送回来,姐妹俩终于在一起了。送走了吴肝,黄玉问回去拿药品,在藏身处黄玉找到药品,动了贪念。黄玉回来质问豆娘麻五药品失踪了,汪予人要马上汇报给上级,并要他们必须写检查。汪予人对黄玉的所作所为产生怀疑。 吴肝心心念念想着豆娘,想借机会看看豆娘。可他接到了余团长的命令,要他即刻去团部开紧急会议。汪予人找来豆娘,告诉她组织上决定让她同汪予人去说服吴肝起义。余团长紧急召开会议,吴肝也被调回参加会议。吴肝一时间没有机会再去官道镇,忧心如焚。

  • 吴肝只得将钥匙交给大金,并让他连同一封信一起给三姐送去。吴肝被一直思慕着他的花雾叫去喝酒,便想借着酒劲道出自己对豆娘的喜欢,酒醉的花雾算是彻底死了心,她告诉余团长是吴肝放走了豆娘,余团长当下便抓了吴肝严刑拷打。豆娘和汪予人没有找到吴肝,却打听到吴肝因为余国明知道了是他送走的自己,把吴肝下了大牢。三姐收到了吴肝让人送来的信和钥匙。三姐给黄玉洗衣服,从衣服中掉出一把锁。三姐冥冥之中拿出豆娘的钥匙,没想到竟然打开了那把锁。而吴肝这边已经情境危急。刑讯室,吴肝是铁嘴钢牙,阎三晋什么都没问出来。余团长来到牢狱,绕着吴肝走了几圈,挥挥手。意思是法办了吧,余团长走了。吴胆觅得机会来看哥哥,嚎啕大哭为哥哥送临行饭。吴胆问哥哥,难道真的就甘心为个豆娘把命赔上?你知道什么就说了吧,哥,先救自己啊。吴肝告诉吴胆:不单单是为豆娘,我要活得和死得都像个爷们儿!吴肝一口气干了吴胆给倒在土碗里的酒,哐啷把碗砸了。豆娘,汪予人得知吴肝两日后要被枪决,便混入兵营,找到吴胆,告诉他要想救吴肝一定要去找花雾。

  • 吴胆去求花雾无果,豆娘决定自己去找花雾。花雾被豆娘宁可牺牲自己也要救出吴肝的义气和勇敢所感动,答应帮助搭救吴肝。三姐拿着钥匙和锁告诉了黄玉,豆娘就是他小时候定的那个娃娃亲,黄玉惊喜不已。法场上,吴肝一杆兄弟集体双漆跪地请命,请求余国明放过吴肝,他们一定铲平共党窝点,如果没有完成任务愿意和吴肝一起受军法处置。吴肝被放。汪予人带着豆娘回到诊所,三姐告诉她,黄玉就是她小时候定的娃娃亲,俩人都沉浸在忽然来临的惊喜和幸福。胡营长转告余团长,看起来,吴肝是真的打算戴罪立功,这两日都在囤积粮草弹药,看起来要大干一番。余团长告诉胡营长,等吴肝清剿了共匪的地下交通站,随便再冠个罪名一样军法处置。而吴肝其实早已心灰意冷,通过这次豆娘汪先生协助大金他们劫法场,吴肝明白了汪先生的小诊所便是地下党,而豆娘也成了其中一员。他不可能真的去剿共,他下定了决心要上山落草为寇。

  • 吴肝要上山落草为寇,他的弟兄都愿跟随。在诊所,郑队长告诉汪予人黄玉牺牲的孙章同志遗留的账本找到了,而且县大队要重新派人整理账目,续接并重新建立一套买进中转和运输的机制,黄玉一下子心里全乱了,马上表示这是上级不信任他。郑队长走后,黄玉找三姐提出想马上跟豆娘结婚,三姐倒是早有打算,整合了黄玉的意。黄玉醉翁之意不在酒,一边跟汪予人申请结婚的事,一边打听新派来的老方同志什么时候到。在上山之前,吴肝找到机会来看豆娘,可恰恰豆娘外出找黄玉了,没能见到豆娘,三姐告诉吴肝豆娘就要和黄玉结婚了,吴肝蒙了一时无语,留下祝福就回到兵营了。大金告知,弟兄们都已经准备好。 当夜,吴肝率众兄弟落草而去。吴肝给余国明留了一封信,读了此信气的余国明险些晕过去。要求胡营长出动所有兵力,围剿吴肝,格杀勿论。三姐想为豆娘办一场热热闹闹的婚礼,找汪予人帮她写喜帖,汪予人告诉她这里是地下交通站,只能为豆娘黄玉办一场简单的婚礼了,三姐只好遗憾的作罢。余国明命胡顺炮轰吴肝所在山区,山里,炮声隆隆,可吴肝和弟兄们早已转移另一处。

  • 余团长手下跑了百十来号兵,毛参座来信告诉他得好生处理,余国明让人给阎三晋送信请他回来。可阎三晋拒绝回来,余国明只得亲自出马请阎三晋。麻五从镇上带回消息,汪予人思索着让豆娘去劝诫吴肝投诚,豆娘领命外出寻找吴肝。黄玉想着几天前郑队长的话,拿出账目烧了。余国明立刻给阎三晋升了级别,成为平剿地下交通站以及剿匪总队长,他让阎三晋亲自领兵去寻找吴肝。 阎三晋的一路手下在山里遇到了装扮医生出诊的汪予人和豆娘,豆娘知道是遇到阎三晋了,和汪予人一起出手下了三个士兵的枪,跑走了。吴肝发现了是豆娘,吩咐大金他们去帮忙,在炮火中豆娘告诉吴肝希望他投诚,可吴肝说他有自己的打算。吴肝与阎三晋交火,掩护豆娘和汪先生离开。豆娘满心等着与黄玉成婚的日子,老曹和老方也专程回到诊所,可黄玉看到老方的出现,心里有了异样,老方说咱们的事不急,黄玉笑笑没说什么。汪予人和老曹老方交流着对黄玉的怀疑。老曹不放心的跟豆娘谈起黄玉,单纯的豆娘只看到的都是黄玉的好,老曹只能劝豆娘今后要多长一个心眼。

  • 黄玉一方面忙着骗过组织盘尼西林的事一面准备着给豆娘的礼物,汪予人和老方老曹虽然怀疑黄玉,但豆娘和黄玉终于在所有人的祝福中结婚了。豆娘与黄玉准备回他们自己的新居了,麻五却有些失落,他从小就是孤儿,追着二人远去的马车,却不想竟看到大批的晋绥军在向镇子靠近,然而想要躲开已经来不及了,于是吹响了唢呐。汪予人听到唢呐声有些不寻常,便与老曹等人商量必须赶紧转移。麻五一路狂奔只希望快点到豆娘的新家,惊觉自己被敌人盯上了便向另一边跑去,最后一刻他用力的吹响唢呐,敌人的刺刀下成了一曲绝唱。睡梦中的豆娘本是听到了唢呐声,无奈黄玉打着哈哈蒙混了过去。地下交通站被毁,老曹老方和小孙被阎三晋抓获,严刑拷打,几个共产党员宁死不屈,阎三晋杀死了老曹和小孙。第二天清晨,豆娘与黄玉发现被打死的麻五,黄玉催促着豆娘赶紧离开,豆娘硬要埋了麻五,黄玉只好依她,豆娘要回诊所,黄玉拗不过她,临去前黄玉带走了二人的信物。二人简单的改装回到镇里。

  • 圪节节在人群中耀武扬威,豆娘恨的只想冲上去宰了他,黄玉死死地拽着豆娘就走。圪节节忽然发现有个身影很眼熟,便跟了过去,在街巷正纳闷,黄玉在他身后用棍子顶住了他的后腰,圪节节以为是枪顶住着他,吓的什么都交代了。豆娘一门心思要报仇,黄玉把豆娘带到了他的秘密小屋,说这是组织秘密藏物资的地方,第二天一早黄玉醒来,发现豆娘留了一个纸条走了,去找汪先生了。老方被阎三晋折磨,要他说出地下组织的地点和人员,并给他看了有关地下交通站的密报。原来这次围剿诊所就是黄玉给送的消息,黄玉正遇余国明到达镇上,便上门领赏。余国明向黄玉打探秦豆娘,黄玉心里便有了数。黄玉保证会继续给余团长一条大鱼,此举赢得了余国明对他的完全信任。山上,大金劝吴肝投奔共党,正巧遇到镇长,吴肝他们这才知道天霁诊所被抄了,但没有豆娘。黄玉来到了余团长的大本营,听说抓获的共产党还有一个活口,此时的老方因受不住闫三晋的严刑拷打昏死了过去,黄玉松了一口气。 晋绥军以为老方他真死了将他丢在了乱坟岗,不久老方醒了过来。

  • 游击队在拿到了黄玉留下的信,游击队走进了黄玉设下的圈套。豆娘将佐佐木绑了起来,询问自己同志的情况,豆娘心中怀疑,佐佐木说他们发现了姓黄的踪迹,豆娘一惊。原来,此时黄玉和余团长要端了县大队区中队,佐佐木奉命前往增援,不想被豆娘挟持。小柳带着两名共产党前来接应黄玉,而阎三晋命令众兵埋伏好,等他信号。小柳带回黄玉,黄玉与闫三晋端了区中队的落脚点,豆娘杀了佐佐木,只剩几颗子弹,她无可奈何的眼睁睁看着闫三晋与区中队的同志打起来。豆娘担心黄玉的安慰,可是不见黄玉的身影,黄玉则是被余团长留了下来。 死而复生的老方找到了汪予人,将自己所经历的统统告诉他,他们决定请示上级回河阳县去调查。圪节节被晋升为小队长,更是为虎作伥。三墩墩为了豆娘的事请圪节节吃饭想套出话来,可讫节节几句话便知晓了来意,豆娘一眼便看到三墩墩身后鬼鬼祟祟的讫节节,赶紧离开了。黄玉被软禁在余团长家中,余国明把黄玉介绍给余老太太和花雾,黄玉告诉她们自己叫张儒生。豆娘想办法混进兵营找三敦敦,结果碰到了旺财,没想到被发现,赶紧溜了出去。

  • 入夜豆娘与三墩墩接头,看到一伙土匪前来洗劫余团长家,没想到这土匪竟是吴肝他们,豆娘将自己的遭遇告诉了吴肝,吴肝更是将余团长的爱枪大劫一空闹得翻天覆地,带走了三墩墩与豆娘。 而黄玉则是逃离了余团长家。余团长看到自己的枪室,气不打一处来。余团长下命全城搜捕吴肝,要求阎三晋见者格杀勿论。吴肝遭到胡营长的炮轰,开始回击。结果胡营长节节倒退,阎三晋气得要死。豆娘在吴肝的帮助下了解到汪予人等人的落脚点,豆娘也在此时劝吴肝投诚,吴肝没有答应但也没有明确的拒绝,豆娘不再强迫,第二日便起程了。老方和郑队长查找豆娘下落,而逃黄玉找不到豆娘终于决定取了金子离开,可想起豆娘的音容心中疼痛不已,他回到了他们的新房,他一定要找到豆娘,于是立刻重整妆容回到了镇上的小诊所中,没有遇到豆娘倒是遇到了此前牺牲的老方。豆娘在路上撞见三个大汉想要欺辱一个弱女子,便出力救下了那女人,带她去安全的地方。官道镇,老方一早就怀疑了黄玉,不动声色的打探着豆娘的消息,黄玉同样面不改色撒谎说豆娘受了重伤在休息,老方执意要去看豆娘。

  • 黄玉心知已经暴露了,一把尖刀刺向老方。豆娘听穗穗说山洞里住的全是女人,有三个混混逼迫女人们给他们送东西,否则就抓回去祸害,豆娘听了她们的遭遇深感气愤,没注意到村长面鱼儿竟是有意将他留下,甚至勾引她,恰巧遇到村里生孩子,面鱼儿被着急忙慌的叫了去,豆娘也曝光了豆娘的女儿身,但终归是将孩子顺利的接生了下来。吴肝决定去找豆娘,看看她是否安全。郑队长不见老方人影,便分头去找,结果在山里找到了老方的尸体。三个混混又来了,豆娘动员大家一起把三个无赖抓住,女人们教训了一顿三个无赖,才把他们赶走了,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便迎来了一帮土匪,大伙吓得不轻,待豆娘看清楚才知道原来是吴肝,豆娘将三个赖汉的事跟他说了一遍,吴肝当下便命人将三个赖汉抓住绑了起来。黄玉知道没有退路了,重新光鲜亮丽的回到余团长身边,成了训导队队长张儒生。这时吴肝不知道他的老窝已经被闫三晋一锅端了,只有他带出来的这几个弟兄逃过一劫。豆娘要启程了,吴肝本来要与豆娘一同去找汪先生,但又变卦了,他让吴胆去护送豆娘,自己要回山上去。

  • 阎三晋向余国明汇报,已扫平了吴肝余部,但没抓到吴肝。吴胆告诉豆娘吴肝心里全是她,豆娘哪里是不知道,吴胆指责豆娘太自私了。余国明安排黄玉为训导队队长,黄玉抓了不少通共嫌疑犯游街示众。得到余国明认可。吴肝回到驻地,看到眼前的一切,知道出事了,吴肝拉响了防护雷,跑出了包围圈。穗穗被晋绥军追着抓捕,豆娘阻拦,吴胆谎称自己是晋绥军的军官,这次出来是为了抓给自己带了绿帽的娘们和小白脸的,晋绥军头目半信半疑,却见吴胆掏出的是团长才能使用的军刀,只好将豆娘与穗穗交给了他。吴胆吓得一身冷汗。豆娘对吴肝的感激又是多了一分。吴胆告诉豆娘自己找到汪予人了,他在清水镇。而吴胆、豆娘、穗穗三人喝着酒聊着天,豆娘看得出吴胆是真心喜欢穗穗的。吴胆遇到张儒生手下,为保豆娘安全吴胆便拉着豆娘躲出了旅馆。张儒生的手下钻进吴胆的房间,看到盖着红盖头等吴胆的穗穗,发现了吴胆的刀,抓了穗穗,张儒生逼问穗穗同行者,穗穗不说,张儒生用吴胆的那把刀将穗穗杀害。这一切被吴胆全看见了。

  • 吴肝要救被捕的大金他们。吴胆与豆娘埋葬了穗穗,豆娘去清水镇找汪予人,吴胆要去找吴肝。豆娘终于找到了汪予人。可汪予人却对突然出现的豆娘产生怀疑,豆娘心中不忿决议逃跑,去寻找自己的丈夫,自然是被抓了回去,汪予人无奈之下告诉了她所有的前因后果,她请求组织派她去找回黄玉给组织一个交代,也给自己丈夫一个清白。可是组织上有自己的思量,拒绝了豆娘的申请。黄玉请求余国明把抓吴肝的任务交给自己。花雾来见吴肝,吴肝跪求她把自己带到兵营大牢,花雾答应帮吴肝。汪予人欲将组织的决定告知豆娘,可豆娘早已留下一封信走了。吴肝此时也出发前往河阳县。回到镇上的豆娘被圪节节发现,为了掩人耳目她就在这家醋坊做杂活,休息的时候便出去寻找黄玉,豆娘明着给部队送醋,暗中悄悄打听,可豆娘如今已没有熟人在军里了,加上黄玉换了名字,她如何能轻易找得到。花雾让吴肝伪装成余国明,和他一起来到兵营大牢,大金他们看到吴肝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吴肝告诉兄弟们,保住了命,一定会把他们救出去。吴肝和花雾从大牢出来,刚要走,花雾被黄玉叫住。

  • 汪予人向组织汇报了情况,三姐回来,三姐知道了组织对豆娘与黄玉的怀疑主动请缨前往河阳县稳住豆娘。黄玉在余府给花雾拍照,拍马屁,想跟花雾套近乎,花雾心知肚明,不上钩。吴肝吴胆做着劫狱的准备,做着土雷子。吴肝不想吴胆跟他一起去冒险,独自来到兵营,在大牢的房顶上往下扔土雷子,可是扔下去土雷子一个也没响,倒是惊动了兵营里的士兵。吴肝才知道定是吴胆给土雷子做了手脚,气的回到住处,吴胆知道自己少不了要挨哥哥的鞭子,哥俩真的动了手,其实是吴胆根本不同意哥哥的做法,他给吴肝另出了个主意。吴肝吴胆绑架了圪节节的老婆,藏在了地窖里。豆娘在孟婶家发现孟婶家的醋有怪味,秀儿告诉她娘的鼻子出了问题,豆娘想办法说服孟婶用自己家的秘方给孟婶做醋,得到街坊邻居的喜欢,生意红火起来。孟婶喜欢这个叫“赵川”的后生,问秀儿愿不愿意嫁给他,秀儿早就心仪赵川,乖巧地顺从着孟婶的意思。三姐领命来到河阳县寻找豆娘的下落。路过孟婶的醋坊却与豆娘错过。聪明的豆娘把醋送进了军营,讫节节尝出熟悉的味道,赶忙让人去把送醋人叫来见见。

  • 豆娘发现要见自己的竟然是讫节节,于是躲进了醋缸蒙混过去。吴肝吴胆来到街上,吴胆发现余国明腰间挂着的那把刀,正是杀了穗穗的凶手拿走的那把刀。圪节节终于寻到孟婶的醋作坊,他知道这味道只有豆娘做得出来,圪节节偷偷藏在拐角,观察着孟婶家。吴肝打晕圪节节用麻袋扛走了,拿刀逼住圪节节问余团长的军刀因何失而复得,圪节节说依稀听说是训导处处长送给余团长的。黄玉对花雾献媚,说服着花雾让她跟自己远走高飞,但被花雾拒绝。吴肝吴胆化妆成送柴的,裹胁着圪节节混进了兵营。在兵营吴肝吴胆巧遇了豆娘,正说着,圪节节带着阎三晋来了,吴肝赶紧让豆娘离开,。圪节节带着阎三晋来搜捕豆娘,可是没找到豆娘。豆娘遇到三姐,三姐告诉豆娘黄玉真的叛变了,豆娘不信。豆娘带着三姐回到醋作坊,孟婶决定让他带自己的女儿秀儿离开,让他俩当晚就成亲,三姐告诉孟婶秦豆是女的。吴肝吴胆认出了张儒生就是黄玉。吴肝不让吴胆马上告诉豆娘,那样会把豆娘的心掏空的。吴胆跑回醋坊告诉豆娘张儒生就是黄玉,吴肝想阻止吴胆说出真相可已经来不及了。

  • 吴肝的阻拦更让豆娘怀疑,她要去找黄玉证实这一切,但吴肝阻拦了豆娘。黄玉在街上拉着共党游街,被正送醋的三姐看到。汪予人通过三姐见到了吴肝并告诉他共产党解放军要解放河阳县,希望吴肝他们配合。豆娘被吴肝锁在了屋子里,豆娘骗春秀打开了房门,终于她看见了他。两人经历了那么多,各自怀着复杂的心情拥抱在了一起。这一刻却被圪节节看到并跟踪他们来到黄玉为豆娘准备的家。豆娘被黄玉带到了他为豆娘准备的房屋中,几番试探之下黄玉终于承认了自己的罪行。豆娘心中剧痛,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黄玉了,即便黄玉深深的爱着自己,可是死去的同志们,麻五、老曹、老方、穗穗,无论哪一条都不能让她放过黄玉,最终这个让她第一次体会到爱情的男人死在了她的抢下。豆娘回到孟婶家,告诉了孟婶和春秀自己杀了那个叛徒。三姐得知后心痛豆娘小小年纪却要承担如此大的痛苦。圪节节带着伤回到兵营,告诉余国明他看见豆娘杀了张儒生。余国明听到豆娘出现,恨得咬牙切齿,命令圪节节一定要找到豆娘并杀了她。圪节节保证,余国明升他为训导队队长。

  • 三姐带着豆娘离开了。吴肝接受汪予人的劝说,准备同解放军一起进攻河阳县。余国明立即布兵抵抗。炮排的兄弟们起义,救出了大牢里的弟兄,但在县城里遭遇圪节节所带的士兵的堵截,吴胆在这场激战中中枪了,吴肝心碎了! 吴肝带着弟兄们从余府围墙跳入,花雾在吴肝的掩护下逃了出去,余团长果然中了计,跑回来看自己的老娘,可谓内忧外患。余团长仰仗着对地形的熟悉,手里的枪对准了吴肝的后背,可这时候花雾替吴肝挨了这一枪安心的倒在了吴肝的怀中。余团长潜进房中,却见豆娘这时枪已经抵在了余老太太的头,他知道豆娘无论如何不会对一个手无寸铁的老人下手的,被赶来的吴肝制止了。城外共产党已然包围了县城,余团长接到了上级的电报他们已经被抛弃了,他终于下定决心投降,闫三晋自认不能不战而降,他疯了一般一枪打在豆娘身上,吴肝的心揪作了一团,他仿佛发怒的狮子手里的子弹全部给了闫三晋。余国明在城门楼上举起了白旗,吴肝哀痛的抱起豆娘从打开的城门里走出来,城外的解放军没打一枪一炮,河阳县城就解放了。可那个善良果敢的女子永远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