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莽荒纪 立即播放

9.9亿播放
电视剧 65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黄祖权

类型:古装剧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安徽卫视

简介: 盘古开天辟地直至三皇五帝之后,华夏大地诞生夏朝,在夏的疆域内,有一个叫做纪氏的古老家族,领主之子纪宁天赋秉然功夫超群。纪氏因发现矿脉而遭到一个叫雪龙山组织的觊觎,为了守护家族纪宁的父亲在战争中死去,纪...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65/共65集 )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三界中存在着许多不同的界域,各个界域都在不断扩大自己的能量,其中混沌界域的神王野心勃勃,想要成为三界之主,修炼黑暗秘术,并发动了三界之战。女娲娘娘和陆压道人合力对付神王,最终将其封印,陆压道人也为之牺牲。为防日后神王破出封印,女娲娘娘在赤明界域召唤凤族与尉迟族看守封印,并留下一颗蕴含着力量的种子以备不时之需,而后跳出三界之外。千年后……

  • 北山氏派兵前来援助纪氏部落,却被侗虞水易率人阻拦。纪宁、纪农被关在禁闭之中,想方设法也没能逃脱出来,却意外的发现了上古阵法。两人决心参悟阵法,好闯出禁闭去帮助纪一川等人。另一边,纪一川为纪氏全族下跪,许离真人与农子道却出尔反尔,要纪一川交出臣子令。纪一川不再退让,双方打了起来。禁闭中,纪宁参悟阵法,却屡屡遇到瓶颈。战场上,纪氏一族明显不敌雪龙山众人,影婆婆战死激怒了纪一川,用“雨水剑域”困住了雪龙山众人,让纪氏族人得到片刻喘息。

  • 纪农抱着秋叶回到纪氏部落,众人都十分悲痛,纪农更是不顾旁人劝慰,径直回到了自己屋中。部落为秋叶举行葬礼,纪农喝醉酒在雨中痛哭,纪宁前来安慰,两人却起了冲突。余薇阻止了纪农,让他冷静一些,最终纪农独自离开。另一边雪龙山领地,许离真人想就此罢手,农子道却觊觎元石矿脉,想获得纪氏的力量,再次从中挑拨。在农子道的怂恿下,许离真人再次对纪氏出兵。纪宁率众人对抗雪龙山人,自己与纪农、余薇直接与许离真人交手。纪宁等人修为尚浅,被许离真人困在业火钵中,没想到修为高的余薇却也正为业火所克。三人商量,让余薇离开前去求助。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三界中存在着许多不同的界域,各个界域都在不断扩大自己的能量,其中混沌界域的神王野心勃勃,想要成为三界之主,修炼黑暗秘术,并发动了三界之战。女娲娘娘和陆压道人合力对付神王,最终将其封印,陆压道人也为之牺牲。为防日后神王破出封印,女娲娘娘在赤明界域召唤凤族与尉迟族看守封印,并留下一颗蕴含着力量的种子以备不时之需,而后跳出三界之外。千年后……

  • 北山氏派兵前来援助纪氏部落,却被侗虞水易率人阻拦。纪宁、纪农被关在禁闭之中,想方设法也没能逃脱出来,却意外的发现了上古阵法。两人决心参悟阵法,好闯出禁闭去帮助纪一川等人。另一边,纪一川为纪氏全族下跪,许离真人与农子道却出尔反尔,要纪一川交出臣子令。纪一川不再退让,双方打了起来。禁闭中,纪宁参悟阵法,却屡屡遇到瓶颈。战场上,纪氏一族明显不敌雪龙山众人,影婆婆战死激怒了纪一川,用“雨水剑域”困住了雪龙山众人,让纪氏族人得到片刻喘息。

  • 纪农抱着秋叶回到纪氏部落,众人都十分悲痛,纪农更是不顾旁人劝慰,径直回到了自己屋中。部落为秋叶举行葬礼,纪农喝醉酒在雨中痛哭,纪宁前来安慰,两人却起了冲突。余薇阻止了纪农,让他冷静一些,最终纪农独自离开。另一边雪龙山领地,许离真人想就此罢手,农子道却觊觎元石矿脉,想获得纪氏的力量,再次从中挑拨。在农子道的怂恿下,许离真人再次对纪氏出兵。纪宁率众人对抗雪龙山人,自己与纪农、余薇直接与许离真人交手。纪宁等人修为尚浅,被许离真人困在业火钵中,没想到修为高的余薇却也正为业火所克。三人商量,让余薇离开前去求助。

  • 纪农将来人错认成秋叶,冒犯了对方,纪宁急忙上前解释。原来,来人是东延氏的少主九莲。就在此时,人群一阵喧哗,大师兄邋遢道人到了。邋遢道人似乎对纪宁有些不满,径直邀请纪宁与自己论道,幸好余薇出面解围,带两人离开。纪宁、纪农、九莲到五疯师尊处办理住宿,再次遭到简白等人的嘲笑,纪农心中越发不满。三人由五疯师尊领着看宿舍,九莲财大气粗直接定下了最好的宿舍,而纪宁与纪农却身无分文,只好去住藏经阁地下室,还要负责打扫藏经阁。众人来到地下室,地下室却突然发生了小爆炸。

  • 纪农飞身上台,其余众弟子却不服,尤其简白更是寸步不让。简白与纪农比试,纪农依旧不敌,但就在此时,纪农却变得有些不对劲,功法大涨险些将简白打伤。纪农被废除比赛资格,纪宁想要安慰,纪农却径直离开。论道大会继续,纪宁与饮血问剑过招,将饮血问剑击败。但饮血问剑却十分不服,直言自己是败给余薇而不是纪宁。余薇为给纪宁解围,只好上台将纪宁击败,一旁的九莲却不解余薇的好意。台上的师尊们,心中也都有了收徒的人选。论道大会结束,议事厅中长青剑仙询问纪农为何会使出邪术,纪农对黑白学宫已有怨怼,因而再三狡辩,不愿承认。长青剑仙无奈,只得放他离开。

  • 侗虞水易留下纪农,侗虞出手试探纪农功力后,让他留在论道馆。殿才道人找来余薇,嘱咐她与纪宁一同前去对付赤芒蛇,若有意外便将纪宁带回来。论道馆中,纪农上台与人论道引来众人瞩目。暗处,水易询问冬七,才知道冬七是觉得纪农是种子,所以要留下纪农。惜月也在一旁悄悄观察。学宫中,九莲与木子朔忧心忡忡,担心纪宁的安危。余薇,纪宁来到赤芒蛇栖息之地却发现赤芒蛇不见踪影。两人一番探查,发现了赤芒蛇的踪迹。赤芒蛇却狡猾无比。余薇低估了赤芒蛇的实力,被赤芒蛇所伤,重重坠落。两人决定先逃跑,赤芒蛇却紧追不舍,余薇也重伤不醒。情急之下,纪宁召唤摘星仙府,向黄伯求助。

  • 原来余薇出生凤族,凤族乃当年女娲封印神王后,让凤族看守封印的一支氏族,神王抓牙为了让身亡破印而出,灭了凤族,余薇的母亲将余薇藏于框内,殿才救下余薇,并给她起名余薇,寓意:劫后余生,满院蔷薇。余薇这才知道自己身世,并决心一定要找到凶手,为家人报仇雪恨!摘星仙府中,黄伯一番思索,终于想通,余薇或许就是当年混沌界域南筠的后人!另一边,冬七正守在南筠身边。冬七怀疑纪农就是女娲留下的种子,但他与神王互相猜忌,因而暂时隐瞒了这个消息。木子朔与九莲两人在学宫中为纪宁余薇准备了庆功宴,九莲告白,纪宁拒绝九莲,九莲却坚决不放弃,纪宁无奈,只好随她去。

  • 九莲与木子朔认为是大师兄邋遢道人暗中告密,指责了邋遢。但邋遢道人并未辩解,而是直接离开。私下里,余薇却听到是九月偷偷告密,而让纪宁等人受到了惩罚。余薇随后找到纪宁,说明让他低调行事。余薇与纪宁一起修炼,九莲也跑了过来,却再次误会了纪宁的意思,负气离开。余薇劝纪宁有什么事,应该跟九莲说清楚。邋遢道人心中烦闷,余薇正巧在此时找来,说明了告密原委。余薇表示,她大师兄是被冤枉的,也知道邋遢道人去论道馆是帮助木子朔拿黑白丹。邋遢却不承认,余薇也不勉强,反而邀请邋遢道人加入纪宁等人,被邋遢傲娇拒绝。

  • 冬霖与木子朔对战,木子朔、纪宁与九莲用邋遢道人的办法和傀儡元神夺得了傀儡大赛的冠军,众人都十分惊叹。傀儡大赛结束,木子朔被五疯道人选中,饮血问剑被长青剑仙选中,就当纪宁以为自己要落选时,殿才道人破天荒决定收第二个亲传弟子,将纪宁收入门中。事情告一段落,余薇这才说明,方法其实是邋遢道人借余薇之手告诉纪宁等人的,纪宁感谢邋遢道人,邋遢道人爽快表示他对纪宁的欣赏,二人冰释前嫌,成为好友。纪宁等人庆祝傀儡大赛胜利,冬霖也前来表示自己曾经小肚鸡肠,嫉妒木子朔才华,两人也冰释前嫌。众人正庆祝的时候,空青忽然前来传信,告知纪宁一个噩耗:纪夫人尉迟雪病危!纪宁当即决定赶回纪氏,余薇受师命也陪同前往。纪农独自一人修炼,正苦于遇到瓶颈。九莲找到纪农,告诉他尉迟雪遇刺的消息。纪宁余薇赶回纪氏,纪烈告知了他尉迟雪遇刺的经过,原来竟然是无间门的侗虞与农子道再次出手。

  • 纪烈心中对族长之位耿耿于怀,更对纪农没有夺得族长之位十分痛恨。纪烈再次提出让纪农借此机会当上族长,并将臣子令交给纪农。纪氏召开全族大会,众人推选纪宁成为下一任族长。纪宁却拒绝了,反而举荐纪农。只是纪宁举荐纪农的行为,却遭到了其他人的反对。纪农见大家如此态度,十分失望,直言纪氏从未将自己当做真正的族人,最终在议会上直接离开。纪农心中烦闷,九莲追上前去安慰,但两人却再起争执。纪农去向农子道寻仇,九莲拦不住纪农,只好马上去向纪宁等人报信。雪龙山正与侗虞、水易定下合作之约,纪农却前来寻仇,被困在阵中。

  • 无间门,农子道为臣子令一事再次前来求见冬七,但遭到侗虞水易的拒绝。农子道一番思索,决心自己设法夺取臣子令。水易将农子道一事回禀冬七,问及南筠与冬七的往事。原来南筠与冬七原本早已准备离开神王,只是南筠天劫将至,两人商定后决定待天劫之后便向神王辞行。却不料南筠因天劫受重伤,至今未醒。同时冬七也终于告诉水易,自己就是因为南筠一事而受制于神王,不得不供其驱使。纪宁与余薇在藏经阁中搜寻典籍,两人却发现所有的典籍俱在,却独独缺了灭族一事的内容。

  • 纪农与黑白学宫众人不欢而散,径直离开。三位师尊回到学宫,长青要严惩邋遢,却被殿才拦住,长青心中也越发不满。余薇与纪宁月下谈心,纪宁终于对余薇表明自己的心意,余薇也坦然接受。水易找到纪农,想通过黑白学宫一事挑拨纪农与黑白学宫众人的关系,但纪农却没有回应。余薇练功之时,发觉修为不进反退,前去请教殿才道人。余薇这才知道自己所练功法不适宜体验爱情滋味,必须断情绝念,方能继续修道之路。念及自身背负巨大家仇,若忘情去爱,则如何对得起凤族死去的千万人,余薇无奈,决心以家仇为重,放弃纪宁,和纪宁表示分手,纪宁一头雾水,不明白为何昨夜尚好一人,一夜之间态度忽转,询问余薇,余薇却始终不相告。

  • 水易、侗虞前来汇报探查到的情况,水易不忍看冬七沉溺于南筠身上,出言相劝,不料冬七却大为不悦。侗虞见状出言安慰冬七,表示一定会找到能救治南筠的办法。门外苦等七天的纪农终于见到冬七,提出想要加入无间门,却被冬七一口回绝。但纪农却极为坚持,跪在无间门前绝不离开。纪宁与木子朔下课后照例回到藏经阁地下室休息,却发现藏经阁已被禁止进入。二人疑惑万分,殿才道人表示已经为二人安排了新的住处,二人来到新寝室,发现就在邋遢道人隔壁。纪宁询问邋遢道人为何封锁藏经阁,邋遢道人表示近期内似乎有人偷偷潜入藏经阁的禁书区,触动了殿才道人设下的警戒法阵,因此藏经阁才会被封锁。

  • 常青剑仙对纪宁二人的惩罚,引发了众人不满。邋遢上前求情,也被长青回绝。九莲想到纪宁余薇被关禁闭,绝水绝食,一定需要伤药,决定回东延氏取药。纪农查案,似乎发现有些蹊跷,但神情却略显为难。九莲回到东延氏向父亲求助 ,却遭火圣道人拒绝,更将九莲关了禁闭。密室中,余薇为纪宁疗伤,纪宁对余薇道歉,称是自己连累了余薇,余薇却询问纪宁为何明知触犯宫规还要坚持这样做。纪宁表示这世上有些事明知后果严重,但也必须要做。余薇被纪宁的坚毅所打动,表示她过去一直循规蹈矩的生活,但纪宁的出现让她对生活有了新的认知,为了查明真相有些规则必须去打破。

  • 惜月与邋遢道人独处。惜月再次向邋遢求助,想让他替自己给纪宁送药,却被邋遢误会自己喜欢纪宁。纪农带着九莲回到无间门,九莲不甚理解纪农加入无间门的举动,两人之间也有些尴尬。邋遢道人心中苦闷,与木子朔喝酒,却恰巧被木子朔一言点醒。邋遢找到惜月郡主,决定将一切挑明。邋遢想要说明一切,但惜月却支支吾吾。惜月的反常让邋遢猜出了她真实的身份。原来惜月郡主竟然就是尉迟氏的另一位后人,是尉迟山的女儿。灭族之事发生后,惜月为延王所救,才随他来到延王府中。纪农回无间门复命,却被侗虞指责没有完成任务理应受罚,关入地牢中。水易不认可侗虞的行动,两人渐生嫌隙。纪农在地牢中受罚,被冬七所救。

  • 九莲提出要回黑白学宫,纪农却没有答应,而是将九莲带到了冬七的故居之所。随后,少炎氏玄机老祖前来求见纪从使,献上丹药给冬七,却被纪农所回绝。玄机老祖借见面之机,拿到了纪农的头发。原来玄机老祖怀疑纪农是前任少炎氏族长之子。北山百微来到黑白学宫,将纪农如今身在无间门之事告诉了纪宁。另一边玄机老祖命人寻来纪农,决定将真相告知。纪农原本不信,却通过法术看到了过往发生的一切。纪农心态崩溃的离开了少炎氏,回到冬七故居见到九莲。

  • 邋遢道人带纪宁前去见尉迟惜月,另一边九莲想要逗纪农开心。原本九莲想要回黑白学宫,却考虑到纪农而局决定推迟回去的时间。纪宁来到延王府,姐弟相认,邋遢道人主动退出去给二人留下空间。纪宁与余薇一起修炼,空青却急急忙忙地找来。原来自纪农加入无间门后,无间门的势力近日来不断扩张,而纪农本人更是在无间门中飞速晋升。纪宁闻言闯入无间门寻找纪农,水易与冬七已经发现,却决定用此事来试探纪农的忠心。空青带着纪宁找到纪农,纪宁想要带走纪农,却被纪农拒绝,两兄弟彻底决裂。冬七得知消息,也终于认可纪农。此时水易突然问冬七,是否已经找到了南筠后人的下落。

  • 玄机老祖给纪农送来的帮手名为莫尘,玄机老祖命其贴身辅佐纪农,谋划复兴少炎氏之事。余薇独自一人为太上忘情一事伤神,纪宁寻来,两人看来似乎有所隔阂。木子朔前来送药,纪宁似乎若有所悟,匆忙离开了。纪宁约纪农私下见面,险被偷袭,纪农出现救下纪农,两人再次长叹一番。纪宁询问纪农是不是为调查灭族之事菜加入无间门中,纪农也点头称确有其事,并告诉纪宁自己与他决裂只不过为演戏给冬七看以取得信任。两人决定一起对付无间门。无间门内,莫尘偶遇水易,两人神色间颇有不和。邋遢找到木子朔,准备带众人一起赴北山百微之邀,恰在此时九莲终于回到了黑白学宫。

  • 侗虞水易在天宝山因灭族之事起了争执,被门外的纪农听见。侗虞告诉水易,余薇和南筠已经大大影响了冬七对无间门的管理,想要伺机除掉他们。纪农照顾九莲,却被水易发现他也偷偷来到了青楼。水易以九莲暗示纪农,随后离开。另一边,趁着九莲醉酒,纪宁等人去往无名阁。纪宁看中一支剑穗,却没有黑白丹购买。恰巧惜月郡主就是无名阁的主人,便寻借口送给了纪宁。从无名阁出来,邋遢来寻九莲要将她带走,借机与纪农说明,若是喜欢九莲便不要让九莲受到任何委屈。纪农回到无间门中,暗中听到纪宁他们要再次暗创天宝山,心中焦急九莲是否也在其中,匆匆再次赶去。学宫中,邋遢等人接下英雄令,天宝山青楼屡出命案,前去查探一二。

  • 冬七因南筠之故无法离开神王,余薇却并不知内情。余薇向冬七询问,南筠究竟是谁。冬七如实相告,却隐瞒了余薇是南筠后人这一点。冬七回到无间门中独自思索,为何余薇会是南筠的后人,而她身上的混沌之力又为何不受控制。纪农带回九莲,却无法医治,只能前去求冬七出手援助。冬七感念纪农对九莲一往情深,不顾侗虞反对,终于答应救治九莲。九莲转危为安,纪农才放下心来。冬七去见神王,神王责备冬七为何封印灭世妖兽。而冬七却直言,自己与神王从来不是主仆关系。冬七已有意离开神王,但神王却突然提及余薇体内的奇怪气息。冬七不得不再次受制于神王。冬七心情郁结,在无间门内醉酒,水易趁其喝醉,终于忍不住流露了自己的心思。莫尘一路寻到冬七故居才找到纪农,要将他带走。纪农却坚持不肯离开。九莲醒来,要求回黑白学宫。纪农心中难过,只将莫尘留在故居,自己离开。

  • 侗虞水易没想到纪农竟然对自己的计划早有准备,心中担心会牵连到自身,只好另找一个替死鬼。纪农顺着线索追查而来,发现了武器,却没能挖出暗中做手脚的侗虞水易。但侗虞水易和纪农之间的关系越发变得微妙起来。玄机老祖得知此事,责怪纪农心软,没有抓住机会将侗虞水易除掉,留下两人后患无穷。纪农却坦言,决定此次卖两人人情,希望两人不要再生事端,日后和平相处,甚至可以为己所用,玄机老祖却对此忧心忡忡,始终觉得侗虞水易是巨大的威胁,想要借刀杀人,除掉两人。

  • 惜月在酒楼见到纪宁,原来竟是纪农约纪宁相见。纪农谎称青楼一案与无间门有关,纪宁信任纪农,将冬七对余薇的异常也一并说出。此时惜月郡主却敲门打断了二人对话。惜月叮嘱纪农,不要过于相信纪农。但纪宁并不相信,反而告诉惜月,纪农是密探一事。惜月见无法劝住纪宁,只好告诉纪宁,无论如何不能将尉迟氏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就在此时木子朔匆匆赶来,告诉纪宁学宫出事了。纪宁匆匆赶回学宫,这才知道原来学宫内典籍已经被盗。无间门内纪农也得知了这个消息,莫尘怀疑是冬七所为。而学宫内,冬七正设法带走余薇,却始终无法说服余薇,最终只能放手让余薇离开。

  • 冬七无奈之下只好将一切都告诉余薇,其实余薇就是南筠的后人。余薇与纪宁继续修炼青火剑,余薇却因冬七的话心神不宁,二人的修炼也不得不停止。冬七没能带走余薇,回到无间门内,下定决心决不能让余薇受伤。故居内,九莲再次提出想要离开,但纪农依然没有答应。纪农告诉莫尘,水易知道自己与玄机老祖见面之事。莫尘提出将此事交给自己,她会处理好的。纪农回报冬七门内事务,借此机会提到侗虞的生辰将至。纪农此时提出将双棱沂水剑送给侗虞。

  • 木子朔为邋遢解除了蛊毒,此时越古回到房中,三人一路追了出去。众人追上越古,越古却矢口否认,说所有的一切自己都不知情,而蛊虫也根本不是自己的。长青等人审讯越古,越古狂性大发,长青剑仙出手将越古斩杀,众人惊骇,殿才道人此时赶来,表示余薇已经找到了。余薇在房中醒来,告诉纪宁自己在山洞中被人袭击,但却对越古是内奸一事十分怀疑。侗虞为水易寻找控制双棱沂水剑的办法,水易回绝了。接着水易告诉侗虞,当年二人瞒着冬七联合雪龙山将尉迟氏灭族之事被人发现了,此人便是余薇。侗虞信任水易,将目标对准余薇,想要除掉她。侗虞走后,纪农现身。

  • 水易没能下手杀死侗虞一事,让玄机老祖十分气恼。一石二鸟之计失败,只能另寻方法对付水易。水易向冬七替侗虞求情,但冬七却因余薇一事无论如何不能姑息。同时冬七也点醒水易,不要轻易被人利用。玄机老祖授意莫尘,设法逼侗虞、水易二人离开无间门。纪农被水易责问,自己却一头雾水。纪农找来莫尘,莫尘这才将自己与侗虞所做的交易相告,并告诉纪农自己所做的一切都事老祖授意,是为了纪农好。纪农无奈,但只能表示,莫尘以后不可以再在自己背后私自行事。冬七审问侗虞,但关于灭世妖兽一事侗虞也并不知晓。

  • 九莲想要回学宫,但再次被莫尘阻拦。余薇心中正处于两难之间,纪宁急急忙忙找来,将神王指使灭族之事与拯救三界的种子之事都告知了余薇,而余薇却已经从冬七那里知道了这些事情。纪宁疑惑冬七与余薇的关系,余薇这才将原委告诉了纪宁。九莲想要悄悄离开,却被冬七迎面撞上。九莲惹怒冬七,纪农却替九莲挡下了冬七的一击并保下了九莲。纪农因九莲与冬七起冲突的事被玄机老祖知晓,玄机老祖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送走九莲。水易调查到纪农背后的势力就是玄机老祖,想要告知冬七,却再次遭到侗虞的阻拦。水易不解侗虞为何始终不愿将这些事情告诉冬七,侗虞不得已之下终于将水易中蛊一事告诉了她。

  • 众人前往万毒林,却不想刚入林中就进入迷阵。四人都被林中迷阵困住,四处分散,陷入幻象当中。冬七赶到,救下余薇,并帮助四人破了巫月婆婆所设下的迷阵。阵法虽破,四人却已经分散。邋遢与空青一起,余薇在和纪宁一起对付毒虫之时被咬伤。邋遢似乎对空青心有怀疑,让冬七先行离开。纪宁带着余薇处理伤口,随后二人率先找到了巫月师尊。纪宁余薇不是巫月师尊的对手,被击晕在地。冬七一路找来,余薇恰好醒来。余薇得知只要为巫月师尊试蛊,巫月师尊便会回报对方一个愿望。

  • 莫尘将玄机老祖决定对九莲下手一事告诉了纪农,纪农不解。莫尘此时提出,只要纪农取代冬七,九莲自然就没有危险了。纪宁二人回到学宫,木子朔正要庆祝,却发觉余薇和空青不见了出言询问,纪宁闻言黯然离开。冬七带余薇回到故居疗伤,冬七为余薇的身体而担忧,但余薇只是谢绝了冬七的好意。九莲回到学宫中,纪宁决心向与她讲清楚,没想到九莲竟然已经看开。余薇伤势没有大碍,辞别冬七回到学宫当中,众人都放下心来。余薇说出从巫月师尊处得知的方法。巫月师尊将一种特殊的粉末交给余薇,凡是解除过蛊毒之人再碰到粉末,手就会变成紫色。

  • 冬七得知侗虞的死讯和背后的阴谋,但事情已无法挽回,只好救下了水易让她跟在自己身边。纪宁找到邋遢,询问侗虞水易之事。邋遢却直觉此事与学宫内鬼有关,让纪宁先不要插手假装并不知情。只是二人的对话,却被长青看见。次日,长青以侗虞水易自爆一事有内情之由,将此事推到了曾经离开弟子房的余薇和纪宁身上。纪宁为保护余薇,将事情揽到了自己身上,因此被长青剑仙责罚。水易回到无间门,将先前二人受胁迫离开的真相告诉了冬七。冬七直觉其中还有其他的纠葛,命水易按兵不动,暗中观察。

  • 饮血问剑将昨日所见余薇与冬七一事,长青剑仙更加得意,将一切推到了余薇头上。纪宁为余薇辩解,其余弟子却根本不听。长青将纪宁与余薇两人关入牢中,罚法杖三百。九莲找到纪农责问冬七盗取天阶法宝一事,两人大吵一架,九莲拂袖而去。邋遢等人知道将纪宁余薇关在牢中,长青绝不会手下留情,决定另寻他法解救二人。邋遢向琼华师尊讨了一样东西,然后便匆匆离去。冬七将天阶法宝交给神王,自己回到无间门中静修。冬七受伤一事纪农已经发现,并告诉了玄机老祖。玄机老祖要借机对付冬七,纪农虽心有犹豫,但最终还是答应了。

  • 纪农向玄机老祖坦白九莲与自己吵架一事,玄机老祖借此机会让纪农与九莲断开联系。禁闭中的余薇苏醒过来,发觉纪宁似乎心事重重。余薇询问纪宁发生了何时,但纪宁却推说没有事。木子朔制作了简易的学宫地图,和邋遢、九莲一起,准备前去劫狱。封印中的神王借助天阶法宝的力量,无形之剑即将大成。惜月找邋遢商量想动用延王府的力量将纪宁两人救出禁闭室,没想到邋遢却也是同样的打算准备向惜月辞行,救下纪宁二人后,邋遢等人准备暂离黑白学宫。邋遢道人带着木子朔三人劫狱,没想到一切都极为顺利,直接进入到禁闭室中。

  • 余薇说出众人前来是为了天阶法宝,不想族长却面露难色。冬七为了余薇将天阶法宝给了神王,但内心却十分不安。神王的态度让冬七觉得他另有爪牙,只能交代水易一切务必小心。东河寂将纪宁等人带到议事厅,这才说明,这天阶法宝不能借给纪宁。经历两位祭祀一事,东河寂不敢轻易信任他人,而天阶法宝事关重大,跟不能随意交给他人。纪宁等人虽然觉得可惜,但也表示理解,只好辞行寻找下一件天阶法宝。木子朔病情越发严重,邋遢道人寻来草药,为其熬药治病。纪宁三人返途,却发现大祭司竟然想偷偷拿走天阶法宝。纪宁三人抢回东西,正要审问一二,大祭司却莫名死亡。

  • 玄机老祖询问冬七的近况,纪农表示冬七或许受伤严重,近日不曾出现在门内。莫尘告诉二人,纪宁等人已经悄悄离开黑白学宫寻找天阶法宝一事,玄机老祖则打算等纪宁等人找到天阶法宝,再将法宝抢到手中交给神王。纪宁三人离开东河氏,与邋遢和木子朔汇合。虽然神王已经破出封印,但众人商量之后还是决定继续寻找下一样天阶法宝。五人再次上路,但余薇似乎心中有些心事,而纪宁又因为太上忘情的反噬而不敢靠近余薇,两人一时关系有些尴尬。殿才与五疯向冥肖掌宫求助,希望冥肖掌宫出关相助。

  • 纪宁五人汇合,余薇因受伤再次昏迷不醒。纪宁无奈之下只好再次求助于黄伯。黄伯不满于纪宁不听从自己的劝告,但最终还是出手救了余薇。余薇苏醒后,询问是否是纪宁一直在照顾自己。纪宁念及太上忘情之事,对余薇撒谎。经此一时,九莲也终于解开心结,邋遢道人一番开导,九莲似乎有了些变化。冬七与神王因为余薇之事,险些决裂,两人的关系越发糟糕。但神王以余薇为要挟,冬七不得不屈服。冬七听从神王的指使,出兵东延氏,但同时又命水易送信给九莲,让她速速去救。余薇五人正要上路,九莲却得知了东延氏有难,必须马上赶回去。邋遢道人放心不下,决定自己跟九莲去往东延氏,而纪宁则带着余薇先回学宫养伤。寻找天阶法宝的重任,落在了木子朔头上。神王正对冬七不满,恰好纪农前来面见神王。神王以利相诱,让纪农为自己效力。纪农正要去抢夺天阶法宝,莫尘急急忙忙赶来回报无间门进攻东延氏一事。

  • 木子朔向北山黑虎求借天阶法宝,不了北山黑虎却表示并非自己不肯借,而是这天阶法宝自己无法借出。原来这天阶法宝牵扯到北山氏的一桩往事,与北山百微的生母也有关。水易未能完成任务回来请罪,但冬七却并不怪罪,而是让水易今后盯住纪农。北山氏内,北山黑虎正将往事缓缓道来。原来北山黑虎曾经因争夺族长一事而修炼天阶法宝,却造其反噬最终害死了自己的妻子长泽。而后圣君便将天阶法宝封印于生死门内,更责令北山黑虎永世不能离开北山氏。而这生死门,数十年来从未有人能顺利闯入。学宫中,余薇正在练剑,却因心神不定而不得要领。殿才看见,出言开导余薇。木子朔一番思索后,决定还是要闯入生死门中一试,而北山百微则陪他来到生死门前。

  • 纪农代表神王前来与北山黑虎商谈,怀疑北山黑虎投靠神王是与圣君所设下对付神王的计策。但北山黑虎却直言,当初圣君拒绝了自己要救长泽的请求,自己早就心有不满,绝不会与圣君合作。水易尘纪农不在,潜入他房中,想要探查纪农与少炎氏究竟是什么关系,恰好偷听到了纪农与莫尘的谈话。邋遢与惜月带着延王提供的资料赶回黑白学宫,正在门口遇上了回来的木子朔。木子朔没能拿到天阶法宝,但却带回了一条线索。纪农与玄机老祖私下会面,冬七就此事质问纪农,但却被纪农花言巧语再次化解了危机。木子朔将带回的线索告诉众人,但众人都是不明所以。纪宁却发现这线索的最后一句自己好像曾经见过,或许自己知道线索是什么。惜月带来了九州录,几人决定从中查看有没有能解开线索的信息。

  • 邋遢等人拿结界毫无办法,最终还是惜月用法宝打破了结界。玄机老祖派莫尘监视着纪宁等人的行动,得知他们打破结界,决定跟上前去。纪宁等人进入结界内,发觉其中却是一片沙漠。众人一路寻找,却好像看不到尽头。就在这时,沙漠中突起异象,众人被沙尘卷起的风暴所包裹。纪农得到消息想要去救九莲,但玄机老祖眼里地制止了他。纪宁留人被沙尘扰乱,分散成两队,邋遢九莲惜月三人遇上了龙鲸大妖,眼看情况危险,纪农终于按捺不住前来救援。莫尘随之跟来,再次带走了纪农。接着邋遢等人率先发现了线索所指的地方,几人进入了新的空间。纪宁三人则跟着木子朔的傀儡一路寻找能量,却不知触发了什么,而被流沙一路追击,最终吞噬。冬七得到水易的回报,对纪农不放心,派水易暗中前去妖莲山探查情况。纪宁三人被吸入新的空间,却再次被龙鲸大妖袭击。

  • 惜月被带走,纪宁正与施法之人交战,惜月却已经破除法术。两人道明身份,这才有人现出真身,没想到这竟然是尉迟氏幸存之人所设下的时空碎片。余薇几人在时空碎片外等候,邋遢几人前去寻找食物,余薇留在此处等候。三人离开后,余薇却出现了些许异常。莫尘在妖莲山寻找纪宁等人的踪迹,却发现了前来探查的水易和无间门众人。莫尘赶紧将此事告知玄机老祖与纪农。冬七随后也赶到了妖莲山附近。余薇在结界外等候,却被神秘人偷袭,身受重伤。九莲匆匆赶回,将余薇救走。

  • 尉迟峰带走天阶法宝,在时空碎片中将自己隐藏了起来,无论惜月二人如何寻找都不肯出来。惜月陷入两难之中,不知该如何选择。惜月回想儿时父亲曾告诉自己的话,艰难地做出了决定。惜月和纪宁假意答应救治尉迟山,引得尉迟峰带来了天阶法宝。正要施法之时,纪宁却出手抢夺,双方不得不动起手来。器灵也赶回冰室之中,并带回了龙鲸大妖的能量。结界外的纪农等人察觉异常,莫尘恰在此时回报龙鲸大妖的死讯。玄机老祖借此推断出,血袍便是器灵,而纪宁他们还没能将天阶法宝拿到手。

  • 冬七找到神王对峙,挑明自己早已知道余薇之事是神王针对自己所设的计谋。冬七已经无法与神王直接对抗,神王指使冬七释放灭世妖兽,冬七断然拒绝,并表示自己从此与神王再无瓜葛。神王打伤冬七,恰在此时纪农赶到。神王下令将冬七关入地牢,纪农作为新的无间门主,将他取而代之。玄机老祖得知此事,喜形于色,但纪农却已经看穿神王不过是利用他人,并非真的信任自己。纪农去地牢看望冬七,并带来了南筠已经被人带走的消息。冥肖和神王为解决冬七这个心头大患而十分得意,冥肖出言提醒神王小心圣君,但神王却丝毫不将圣君放在眼里。

  • 九莲正疑惑,纪农想要掩饰,却被九莲猜了出来。纪农坦言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九莲,九莲却质疑纪农爱的人其实是秋叶。纪农终于将自己所想与九莲说清楚,九莲大受感动,两人在河边私定终身。学宫内长青剑仙正要处罚邋遢几人,冬七却突然现身,并带回了丢失的天阶法宝。冬七告诉殿才等人,若要对付神王,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冬七转身离开,余薇追了上去。冬七告诉余薇,多亏余薇,自己终于解开了千年的心结。北山百微帮忙寻找九莲,前往东延氏。

  • 纪农前来向纪烈寻仇,解开了少炎氏当年与纪氏的一段恩仇。纪农的父亲曾几次三番潜入纪氏,想要寻找风翼遁法。纪一川等人数次放过他,但他却贼心不死,对纪氏族中长老痛下杀手。纪一川不得不将其斩杀,纪烈则收留了当时还是婴儿的纪农。纪烈发觉了纪农的异常,察觉出他就是神王所控制的人。纪宁想到余薇体内混沌之气一事,提出想要与她结尾为道侣,余薇虽然觉得纪宁有些奇怪,但依然开心地答应了。木子朔与邋遢等人劝解纪宁,但众人也并无解决办法,只好尊重纪宁的选择。

  • 纪农坚持要杀死许离真人,但纪宁最终却决定放过他。两兄弟为此而产生隔阂,纪宁找到纪农道歉,神王控制着纪农假惺惺地表示不必介怀。受神王控制的纪农,心智已经大变,决定设法对付纪宁。余薇觉得纪农有些异常,但纪宁却依然选择了相信。纪宁、余薇与纪农辞行,同时纪农指出纪宁回学宫的路上一定要多加小心。回程途中,许离真人找到纪宁二人,想要告诉他们神王所控制的人就是纪农。但许离话未说完,就已经被人杀死。余薇发现许离身上的伤口有些熟悉。余薇和纪宁回到学宫,没想到长青却带人在学宫门前设下检查关卡。一旦经过检查,余薇体内的混沌之气就会被人发现。

  • 长青见殿才二人已经被控制住,便威压让邋遢和木子朔交出手中的证据。如此一来,北山百微虽然他也信任两位师父,但事实胜于雄辩,两位师父身上有混沌之气应该暂且隔离,这也圣君的命令。北山百微本想将两位师尊带走,但长青却与他商量将殿才和五疯师尊留在学宫禁闭室当中。北山百微不知道长青的真实面目,欣然答应。木子朔等人为救出殿才二人苦恼,学宫长老却点拨他们或许这就是殿才二人在将计就计引出学宫叛徒。长青将五疯和殿才留在学宫中,却想私自进行处罚,邋遢与木子朔据理力争,才终于阻止了长青行事。

  • 纪宁三人受到攻击,纪宁、纪农先后被仙灵石化,只留下余薇能与其一战。但余薇一人,却全然不是仙灵的对手。木子朔、邋遢和九莲终于相遇,却恰好在此时遭遇到另一位守护者。守护者与木子朔三人斗智,如果三人能答对他所说的提问,就将地阶法宝交给他们。但数次尝试,三人都无法答对守护者古怪的题目。眼看守护者就要将他们杀死,木子朔灵机一动用傀儡为三人再争取了一次机会。另一边,危急之时,余薇体内混沌之气爆发,将三人救出险境。

  • 在九莲的请求下,纪农假装服下了药丸。余薇在殿中修炼,混沌之气再次发作。木子朔恰好找来告诉余薇已经找到九莲的消息,余薇却完全不认识木子朔,提剑就向木子朔攻了过去。木子朔一路逃避余薇的追杀,危急之时还好纪宁赶来。随后冬七察觉到余薇体内混沌之气的异常,也赶了过来。冬七担心余薇体内的混沌之气会对她有所影响,曾对余薇出言提醒,但却没料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纪宁和冬七讨论,觉得黑白学宫中的内奸,应该想暗中对余薇下手。

  • 九莲强行忍着伤为纪农医治,火圣道人赶到,帮助九莲施法医治。纪农醒来后,对火圣道人十分感激。火圣则认可了纪农与神王划清界限的决心。众人送别纪农,纪农表示自己一旦回到少炎氏中,也会率领少炎氏族人一起对抗神王。纪农回到少炎氏,莫尘心中惭愧,却没想到神王之力根本没有被驱逐,还是寄宿在纪农身上。九莲跟余薇坦白自己对纪农的心意,余薇也很开心见到九莲终于找到自己的心上人,只是心中还有是有些不安。

  • 五疯和殿才终于赶来,殿才制住余薇体内的混沌之气。众人眼看就要擒拿住长青剑仙,长青却被人击杀。冥肖掌宫出关,出手直接斩杀了长青剑仙。冥肖掌宫出关,下令黑白学宫所有弟子,从今日起首要任务就是对付神王,首战便剑指无间门。莫尘回报纪农,冥肖掌宫因长青剑仙一事,提前出关,已经向无间门宣战。纪农却丝毫不着急,而是暗中布下了其他计策。学宫内奸已除,学宫众人顿时大为轻松。冥肖掌宫出关,邋遢道人心情尤其不错。此时冬霖匆匆前来告诉众人,学宫召开紧急会议,令五人速速前去。冥肖掌宫得知无间门召集手下,准备攻打皇城,决定派邋遢和纪宁先去无间门打探信息。

  • 九莲答应了纪农的求娶,东延氏开始大肆操办二人的婚礼。众人都前来贺寿,婚宴顺利进行。深夜,宾客已经全部散去,神王这才露出了真面目。神王抓走了九莲与火圣道人,逼问修复丹田之力的秘方。神王控制着纪农以九莲相要挟,火圣道人终于说出,修复丹田的秘方只有一味药,便是九世善人后人的丹田之力。纪农逼问后人究竟是谁,火圣道人却宁愿自爆也不愿告诉纪农。九莲见此情景,最终承认,九世善人的后人就是自己。正在神王想要伤害九莲之时,纪农却开始挣脱神王的力量。纪农想要救下九莲,九莲却对纪农充满敌意。

  • 邋遢和惜月找到了证据,商议之下,决定先找北山百微商议。惜月将真相告知北山百微,北山百微看过记忆石后才相信北山黑虎居然真的已经背叛赤明界域。邋遢三人拿出证据,但北山黑虎不肯承认自己所行之事。北山百微不忍父亲执迷不悟,出言相劝。北山黑虎知道事情败露,但拒不认错,认定当初圣君不肯帮助自己救治长泽便是大错。北山黑虎施法离开了大殿,邋遢三人追了出去,而纪宁此时也闻讯赶到了北山氏中。北山黑虎走投无路,神王现身出言蛊惑。神王表示只要北山黑虎按照自己所说的做,杀了纪宁等人,自己就会帮他救醒长泽。

收起
演职员表
系列剧集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