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伏击 电视剧 热度 4615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贵州卫视

更新时间:每日24:00 两集连播

类型:剧情 /战争

简介: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南京守城军官的石永凯在南京保卫战中结识了中国共产党地下党员袁玉婷、大学教授周永民、国军士兵许秀岚、帮派首领林万龙、民间手艺人陈熹年、爱国富商彭松祥等人,他们团结一致,成功保护大部...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45/共45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在一次与日军的遭遇战中,国军军官石永凯在被炸翻的军车里救出国军守备司令部作战参谋赵兰蕙。石永凯率部佯装成日军才得以突出重围,并救下守备司令部的张司令。回到参谋部后,石永凯对救下张司令的过程感到蹊跷,因为张司令当时的车顶有明显给日军飞机轰炸的新标记。军校举行纪念活动,石永凯被安排带特务连保卫。活动现场,石永凯发现一个疑似日军宪特的人,但没有现场将其抓住。由于涉事严重,上级专门设立了临时调查组,令赵兰蕙、石永凯限期破案。石永凯提出调阅那天参加活动的所有人的档案,赵兰蕙却要去查货运公司。临时检查突然发生,让准备给新四军运送电台的新四军地下交通员袁玉婷躲避不及。袁玉婷武力逼迫石永凯把电台运走,而她不知道的是,石永凯的真实身份也是共产党员。石永凯发现一处院子有日军电台信号,遂带兵包围,正欲拿下时赵兰蕙不小心手枪走火,不得已与敌军交战。赵兰蕙的“失误”导致里面的日军将电台和密码本全部毁坏焚烧并逃走。

  • 赵兰蕙的“失误”导致里面的日军将电台和密码本全部毁坏焚烧并逃走。守备司令部李凤成司令把石永凯从临时调查组重新调回到教导总队。石永凯率部与日军永野秀一部展开战斗,永野凭借坦克炮兵的支援不把国军放在眼里,于是钻进了石永凯设置的圈套,紧急时刻坦克上的机枪传动装置失灵,永野急忙下令撤退。一名士兵抱着炸药包钻进永野的坦克底下,吓得永野赶紧撤退。通讯兵向蒋家骥报告石永凯的状况并请求炮火支援,但是蒋家骥却收到了撤退命令,且不要说炮兵,就连预备队都已经消耗完毕,但为了让石永凯顶住,他命总队长侍从室中尉侍从官杨卓如带上所有参谋人员前往支援。新四军袁修国所部得到命令,为国共合作的国家利益为重,令妹妹袁玉婷带部赴南京协助国军突围进行伏击。而南京阵地则刚刚从炮火中暂时喘息,石永凯对炸药的英勇行为十分钦佩。

  • 石永凯部和日军陷入厮杀,而日军送军需的卡车则被袁玉婷无意间遭遇并被截获。炸药过去查看,发现旁边的工兵阵地早已没人,只剩下坚固的防御工事。为保存有生力量与敌人血战到底,石永凯准备打一场伏击。进攻的日军朝工兵阵地前进,不慎进入雷区。石永凯下令猛打,日军猝不及防只好后撤。日军军官则判断出阵地上很可能并非工兵,而是作战部队,于是通知炮兵进行轰炸。而后山行军部队的军长从勤务兵那得到前面消息,派出特务连前去侦察敌情。而日军则正在对石永凯阵地发起猛烈进攻。石永凯在友军的帮助下逃到新四军驻地的收容所,石永凯负伤。石永凯和负伤的国军士兵一起,被新四军司令同时也是袁玉婷的哥哥袁修国安排袁玉婷照顾。收容所里,石永凯和袁玉婷互相质疑起暗杀的事,怀疑对方是日本特务,石永凯心里明白,他必须向组织说明清楚。袁修国叫袁玉婷去拿自己收藏的烟丝给石永凯抽。警卫员邱巧凤却以石永凯是国民党反动派为由阻拦袁玉婷。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在一次与日军的遭遇战中,国军军官石永凯在被炸翻的军车里救出国军守备司令部作战参谋赵兰蕙。石永凯率部佯装成日军才得以突出重围,并救下守备司令部的张司令。回到参谋部后,石永凯对救下张司令的过程感到蹊跷,因为张司令当时的车顶有明显给日军飞机轰炸的新标记。军校举行纪念活动,石永凯被安排带特务连保卫。活动现场,石永凯发现一个疑似日军宪特的人,但没有现场将其抓住。由于涉事严重,上级专门设立了临时调查组,令赵兰蕙、石永凯限期破案。石永凯提出调阅那天参加活动的所有人的档案,赵兰蕙却要去查货运公司。临时检查突然发生,让准备给新四军运送电台的新四军地下交通员袁玉婷躲避不及。袁玉婷武力逼迫石永凯把电台运走,而她不知道的是,石永凯的真实身份也是共产党员。石永凯发现一处院子有日军电台信号,遂带兵包围,正欲拿下时赵兰蕙不小心手枪走火,不得已与敌军交战。赵兰蕙的“失误”导致里面的日军将电台和密码本全部毁坏焚烧并逃走。

  • 赵兰蕙的“失误”导致里面的日军将电台和密码本全部毁坏焚烧并逃走。守备司令部李凤成司令把石永凯从临时调查组重新调回到教导总队。石永凯率部与日军永野秀一部展开战斗,永野凭借坦克炮兵的支援不把国军放在眼里,于是钻进了石永凯设置的圈套,紧急时刻坦克上的机枪传动装置失灵,永野急忙下令撤退。一名士兵抱着炸药包钻进永野的坦克底下,吓得永野赶紧撤退。通讯兵向蒋家骥报告石永凯的状况并请求炮火支援,但是蒋家骥却收到了撤退命令,且不要说炮兵,就连预备队都已经消耗完毕,但为了让石永凯顶住,他命总队长侍从室中尉侍从官杨卓如带上所有参谋人员前往支援。新四军袁修国所部得到命令,为国共合作的国家利益为重,令妹妹袁玉婷带部赴南京协助国军突围进行伏击。而南京阵地则刚刚从炮火中暂时喘息,石永凯对炸药的英勇行为十分钦佩。

  • 石永凯部和日军陷入厮杀,而日军送军需的卡车则被袁玉婷无意间遭遇并被截获。炸药过去查看,发现旁边的工兵阵地早已没人,只剩下坚固的防御工事。为保存有生力量与敌人血战到底,石永凯准备打一场伏击。进攻的日军朝工兵阵地前进,不慎进入雷区。石永凯下令猛打,日军猝不及防只好后撤。日军军官则判断出阵地上很可能并非工兵,而是作战部队,于是通知炮兵进行轰炸。而后山行军部队的军长从勤务兵那得到前面消息,派出特务连前去侦察敌情。而日军则正在对石永凯阵地发起猛烈进攻。石永凯在友军的帮助下逃到新四军驻地的收容所,石永凯负伤。石永凯和负伤的国军士兵一起,被新四军司令同时也是袁玉婷的哥哥袁修国安排袁玉婷照顾。收容所里,石永凯和袁玉婷互相质疑起暗杀的事,怀疑对方是日本特务,石永凯心里明白,他必须向组织说明清楚。袁修国叫袁玉婷去拿自己收藏的烟丝给石永凯抽。警卫员邱巧凤却以石永凯是国民党反动派为由阻拦袁玉婷。

  • 袁玉婷过来准备带邱巧云去敌占区石埠的日本药房桥采购,石永凯以自己会说日语主动要求同去。石永凯乔装成日本军官去药店取药,半路上山本感觉不对正要质问石永凯,却反被制服并掩藏。此时伪军突然出现,刚要查看真相,被埋伏在此的袁玉婷和邱巧云抓住。石永凯一行人弄来药品,部队要在表彰大会上对他进行表彰。但石永凯想到自己曾经亲眼监刑处死过自己的同志和错杀了沈越之,不禁自责。而表彰会的领导则说出沈越之存在并未牺牲的可能,且有叛变的嫌疑,并要求他这次回去彻查赵兰蕙的底细。袁玉婷对就这样放石永凯走不解,袁修国告诉她石永凯的资历要比她还老,其行动代号是“伏击者”。还告诉袁玉婷将把她派去延安学习。石永凯回到国军部队,受到了党务调查委员会对他擅自突围的审讯。石永凯在这见到已经升官的张卓如,杨卓如带石永凯去水兵俱乐部喝酒。

  • 杨卓如带石永凯去水兵俱乐部喝酒,石永凯问起撤退时杨卓如还有士兵炸药的情况,杨卓如一一说出。石永凯在操练士兵,被赵兰蕙找过去见到了沈越之,这令石永凯十分震惊。沈越之说当时是赵兰蕙设计的苦肉计才帮他脱险,而如今的特种培训班,想让石永凯担任行动教官,石永凯不愿领命却又无可奈何。石永凯将这些向袁修国报告。沈越之猜测石永凯可能就是“伏击者”。为应对日伪和汉奸对延安的破坏活动,袁玉婷被调到边保工作。袁玉婷审查出沈越之是日本特高科的情报员,隶属于“淑女”情报组织。炸药闯进南京国际安全委员会理事费吴生的家,以南京地下抵抗组织委派的身份来找他,要他把雨花台兵工厂火药库的情报传给国军。李凤成安排石永凯派教导总队去炸毁雨花台军火库,正巧袁修国也需要派人找回电台和密码本,石永凯主动请缨。赵兰蕙告知石永凯沈越之会安排他在南京行动上的所需。石永凯惊讶于沈越之也去。赵兰蕙告诉石永凯自己正在破解共党密码,破译后交给他,这样石永凯便可凭嘉奖官复原职。赵兰蕙向石永凯表白。

  • 赵兰蕙向石永凯表白,且表示如果他怕死不想去的话,自己可以找别人去,被石永凯拒绝。石永凯送赵兰蕙回去的路上遭人袭击晕倒,赵兰蕙及时把他送到医院。石永凯问起第一次见面时她到底去做了什么。赵兰蕙只说奉命执行任务。她把自己的手表送了了即将出发的石永凯。石永凯向杨卓如询问此次一同前往的沈越之是否可靠后,为以防万一又要来国际安全区临时交通的费吴生的地址。石永凯在路上帮助被日本兵追赶的妇女而被追,他用随身带的钱财从石尾那换得安全区的临时通行证进入费吴生的家中。他在这里见到了同来联络的炸药。费吴生把拍到的日军屠杀上海的惨烈照片给了石永凯,让他不惜一切代价将其公之于众,同时请求他们搞一些事物分给难民营里的人。石永凯他们凭一口流利的日语假装给长官送情报的日本兵,糊弄开补给站的日军哨兵,进入了交通站内部。日军进行紧急演习,所有人紧急出动,石永凯几人却趁乱靠近机房。看门的士兵见状呵斥,一个军官看着石永凯可疑,准备要盘查他。

  • 一军官刚要盘查突然想起爆炸声,炸药此时开着一车的补给过来,拉起石永凯往外冲。日本人认为沈越之他们很有可能是国民党,决定用自己掌握的地下联络渠道来引诱。中共叶主任派袁玉婷马上赴南京,配合石永凯恢复地下交通站。沈越之故意电告赵兰蕙石永凯有可能已经死掉的消息,李凤成责令其尽快查清情况,但赵兰蕙却提出验证其就是“伏击者”陈重阳。石永凯去共产党原地下交通站打听,得知已被日军封了后立马撤离。然后他又佯装成日本并找到石尾,利用其喜欢做生意喜欢钱的特点让其把朋友“骨灰”运往江北。石尾同意成交,但是在上小艇时还是遭到盘查。袁玉婷到达《泰东日报》后,得知主编周永民和日军军官永野秀一是亲戚,故想利用周永民查出沈越之的线索。而其实沈越之早就得到了袁玉婷到达南京的消息,也是想着利用其没有城府的特点挖出与之联络的其他共党地下人员,于是安排周永民记录下袁玉婷的一举一动。周永民喜欢上袁玉婷,又是关心又是送她回汇龙饭店的住处。

  • 沈越之得知了袁玉婷的住处,他安排人将袁玉婷从里面赶出来。永野把日本亲王的随行武官安排在汇龙饭店,不巧却发生反战分子袭击的事。周永民和袁玉婷趁乱拍新闻照片,被日本宪兵抓起来审问,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结论,只好将其释放。周永民把拍到的照片发在号外上,帮袁玉婷在登下石永凯的寻人启事。周永民在住处给袁玉婷烧菜被周太太发现。两人合力将周太太绑了起来。这时,乔装成日本军官的石永凯找来把袁玉婷救走,安顿在白衣巷。这让因没经新闻审查就刊报导致生气的永野和沈越之一同前往扑了个空。永野则立马安排人搜寻袁玉婷,并准备用测谎仪试试看周永民到底知不知道袁玉婷藏身何处。尽管在药效作用下,周永民对永野的回话仍驴头不对马嘴,让永野无可奈何。费吴生借来汽车,带着乔装成日军的石永凯出发去日军导航站。在导航站,面对永野的盘问,费吴生假装成德国《民族主义报》的记者,谎称来专程采访亲王阁下。永野看到车牌是德国制造,并向报社打电话求证,所幸没有发现。但永野却对石永凯怀疑起起来,最后在不知真相的石尾的帮助下得以蒙混过关。

  • 不断有人袭击日军让永野疲于应对,他不断派出部队抓捕,却总也抓捕不到。他猜测袭扰者是专业军人,便不断增加兵力,因此放松了对石永凯他们的警惕。导航站里,几人遇到在里面为日军工作的中国技术专家肖汉乾。他自诩为反战主义者,倡导中日和平,认为两国应该情同手足,却看不清日军所谓大东亚共荣的侵略本质。导航站里有一个小孩手戴太阳旗臂章,费吴生教育他是中国人,中国没有灭亡,作为中国人就不应该带这种破东西,以此教育麻木的肖汉乾。石永凯从肖汉乾那里打听到日军飞行员的训练内容和三个轰炸机队的部署情况,但提出要肖汉乾帮更深层次忙的时候,对方却表示自己从未伤害过同胞,如今之所以委身于此是因为要照顾老母亲。为了母亲,他不能死。突然警报声响起,日军赶来。紧急时刻有人突然出现,用掷弹筒重创日军,使得石永凯他们得以逃脱。日军死伤多人,乱作一团,袁玉婷趁机出现在石永凯面前,他们才知道原来那个袭扰日军的人就是她。

  • 由于日军加派了兵力搜索,他们需要一部电台来弄清日军部署才能逃脱。石永凯来到半山腰,找到了日军的一个流动哨。流动哨的防卫并不严密,几人在相互配合下拿下了日军。肖汉乾从日军军营里带回剩下的饭给母亲吃,被母亲大骂。费吴生对第一次亲眼见到共产党战士的袁玉婷兴奋不已,他搞来了雨花台军火库的内部照片,石永凯思索着日军飞机总量和载弹量,心里盘算出一套炸毁兵工厂的办法。石永凯去找肖汉乾帮忙进入导航站,但是肖汉乾担心掉脑袋不同意。炸药听了提出利用他母亲来策反肖汉乾。炸药带上肖汉乾的母亲,想蒙混过江北,却被检查的石尾拦住,其实是石尾看上炸药脖子上的玉佩。那玉佩是炸药媳妇给他的传家宝,炸药一怒之下抢枪逼石尾不敢乱动,并抢得一部电台。炸药的行动让石永凯惊讶,但这却是长波电台无法用于联络武汉的组织。为防止暴露,石永凯禁止炸药再私自行动,但是炸药不服,一心想弄来台管用的。费吴生见状跟去却把他跟丢。炸药混进了日本舞厅,趁日军官喝醉搞到了一身行头和枪,回来后洋洋得意,却被石永凯盘问且严禁再私自行动。

  • 永野对石尾丢失电台十分生气。石尾想起了多次在不同场合出现的石永凯,日军开始布置抓捕计划。袁玉婷带石永凯去南京事务所,他们需要间接联系到武汉。他们发现了和自己同组织接头方式一样的寻人启事,但石永凯却提议装作不知,以防有诈。他们被一个哑巴拍了一下,偶然发现了电台。两人将电台带走并给组织发报。袁玉婷想通知特委除掉沈越之,但石永凯却不同意。在一切秘密尚未被揭开前,不可以轻易杀掉。武汉参谋部收到他们的电文,译电员不以为意就当作垃圾扔掉。赵兰蕙发现这是封南京发来的电报后,将译电员痛批。杨卓如告知石永凯出发前曾从他这打听过备用的联络方式。李凤城怀疑杨卓如是被安插在情报部的眼线。杨卓如向参谋部申请去南京协助石永凯,却因各个部门对此事推来搡去的不作为态度痛心疾首。沈越之根据寻人启事去吉仁公馆打听石永凯下落却未果,便又去找周永民。

  • 沈越之打听石永凯下落却未果去找周永民,并以是袁玉婷原上级的身份欺骗周永民。周永民误以为他是共产党,提出自己也想加入共产党的心声。沈越之让他继续找袁玉婷。中国传单式轰炸日本本岛的事件刺激了石永凯,他想到利用日本人的报复心理实现计划,便让袁玉婷向袁修国发报。永野截获并破译了情报,果然上当。石永凯、袁玉婷和炸药佯装成日本军官跟踪肖汉乾到肖家,趁肖汉乾离开进去找肖母,却被误解。石永凯将肖汉乾说成是为国做事,说服肖母并将其接走。肖汉乾回来只看到母亲留下的字,惊慌中找到石永凯。石永凯告诉他只要能弃恶从善,就能去武汉母子团聚。永野为了抓捕石永凯,不光更换了导航站的通行证,还命令宪兵趁夜挨家挨户核实身份。肖汉乾得知后急忙向石永凯他们告知,叫他们去自己家躲避,使得几人躲过了日军的搜查。肖汉乾告诉他们日军准备大规模轰炸马当要塞实施报复性行动的计划。石永凯意识到日军已经上当,就力说肖汉乾帮忙利用日军机炸毁兵工厂。肖汉乾担心一旦自己死掉,老娘就无人照料,没想到大家纷纷表示自己愿把肖母当作亲娘对待,打动肖汉乾。

  • 石永凯带袁玉婷去找马先生,石永凯流利的日语交流和化解难题,让袁玉婷十分惊讶并怀疑。袁玉婷对日本兵的态度十分不解,石永凯不希望她知道太多,而她却认为两人间不该有任何隐瞒。她修理电台想和汉口联系,被石永凯否决。石永凯坚持认为要单线行动以防节外生枝。袁玉婷根据报纸启事上的内容私自同接头人接洽,竟发现接头人正是周永民,袁玉婷听信了沈越之的欺骗私自去吉仁公馆无获而回。永野对于把如此重要的事押在一个女人身上表示质疑。沈越之却更关心石永凯的真实身份。赵兰蕙想从杨卓如这打听到石永凯在南京的下落,但被拒绝。中井对沈越之派人假冒他的名义给吉仁公馆送情报而生气,可当沈越之提到石永凯时也令中井大吃一惊。袁玉婷表示会尽快跟组织取得联系后才能相信石永凯。石永凯提醒她沈越之之所以这么做的目的在于破坏地下交通站,让袁玉婷如梦初醒。石永凯想到对方留下了联系方式,准备将计就计。日军一面加强对电台的监听,一面布置重兵把守导航站。石永凯几人发现无法实施爆炸,就想到抢日本人的银行,用声东击西的方法来吸引日军注意力,然后趁机轰炸。

  • 石永凯和费吴生顺利抢到了金条让永野一时陷入被动。而永野怀疑另有玄机,于是拉出监狱里的死人充当凶手。肖汉乾在导航站听到抢银行者已被击毙当场晕倒。醒来后却发现轰炸机群已经飞过南京,自责不已。石永凯抢到一辆日军装甲车混进导航站,永野得知装甲车是被中国谍战人员控制。石尾提出请求师团派兵增援,永野却担心战车一旦开火将会对导航站造成灾难后果。轰炸机群由于能见度太低只好返航。导航员无意中说出飞机载弹降落的危险,被石永凯听到。石永凯立马与肖汉乾分工,把假情报传给日飞行队。永野得知轰炸未成功,线路无故中断,意识到危险所在,立马召集宪兵队火速赶往导航站并封锁公路和码头。袁玉婷和费吴生驾车撞开设卡的日军,朝导航站开,大队日军追紧追不舍。可是车子被日军射坏,他们只好弃车躲藏起来。他们看到大队日军奔导航站而去。机队中有一架飞机受损,为了能直飞上海,只好投弹以减轻重量增大航程。肖汉乾拟定了假情报让领航员发出,领航员发完后看出投弹坐标正是兵工厂和军火库,坚持要重新核对。肖汉乾与其打斗起来。

  • 机队根据坐标对军火库进行了轰炸,但是他们在约定地点并未接头到己方部队,只好找个简陋处暂时藏身。所有日军军官对此表示失职和愤慨时,中井说出军火库里物资早已被转移的真相。日谍“淑女”来电,永野未听沈越之劝阻,下令去国际安全区抓人,却扑了个空。几人来到新四军以前的交通站躲避,石永凯要求大家不要轻易出去。袁玉婷想办法通过延安进行救援。李凤城怀疑杨卓如有通共嫌疑,故意敲打提醒。杨卓如却意外地主动交出办公室钥匙。邱巧凤来到南京,发现原来石永凯就是袁修国所说的协助人员。袁玉婷担心日军特高科“淑女”情报组织已经打入国府内部,石永凯甚至并不排除目前身边的几个人。邱巧凤决定发一份请求撤离的假电报试探一下。炸药以出去觅食为由想要出去,被肖汉乾和费吴生阻拦未成。永野截获电报后,沈越之以八路军地下交通站“太行”的名义,要求与大家见面。老邱分析后确认这是日军的轨迹。

  • 炸药去舞厅杀掉了日军武官,并抢走了钻石,令永野十分愤怒。老邱和炸药互相做了自我介绍,石永凯提出所有人听从袁玉婷和老邱的指挥让身为国军的炸药很不爽。石永凯以顺利逃出南京作为安排依据,并警告内部已经出现了奸细。石永凯对炸药无故能弄来这么多吃的心生怀疑,带领大家转移到以前的地下交通站。炸药称自己要去上厕所,结果却引来日军,所有人不得不怀疑炸药,炸药无奈只好拿出钻石,并声称自己是从日本人那偷来。石永凯提出趁夜硬闯突围,防止被搜查的日军抓获。这时交通站里的老人突然出面不支持强突,原来他就是杨达成亲卫,独自带着老杨的的儿子。而这份情报正是事关整个战局的日军三十一个师的调遣部署。事关重大,他们把送走情报的重任交给石永凯。 永野收到哨兵传来的消息,加紧部署电台侦测。沈越之提出只有找到这些人才能顺利找出杨达成。而中井却认为石永凯才应该被关注。

  • 石永凯几人在江边遭遇石尾,石尾提出要交易,石永凯将其枪杀。枪声惊动了附近巡逻的日军,纷纷赶来支援。作战中费吴生为掩护大家撤离,不幸遇难。永野带兵包围地下交通站,袁玉婷损毁电台后惊险逃脱。石永凯在被国军发现被当作汉奸,装着情报的竹筒也被拿走。师团长官听说石永凯的上司就是杨卓如后立马给松了绑。原来长官杨震正是杨卓如哥哥。杨震说起自己和红军作战的过往,言辞中不禁升腾起敬意。石永凯请他帮忙找回竹筒并把几人送到武汉去,但是江边阵地已经被日军占领且正向此地围拢。正在几人想办法突围时,赵兰蕙出现,并立马着手带领大家回武汉。石永凯担心杨震被日军吃掉,请他一同撤退,但杨震忠义之心坚决,宁愿殉国。

  • 赵兰蕙带领的路上不断遭受到日军的攻击,战士们不断减员。这让炸药怀疑赵兰蕙所带之路有问题。石永凯劝服大家撤到警备二师。一回到那里,日军围攻的炮火便立马消失,这令石永凯不安起来。石永凯回到武汉,其英雄事迹受到了热烈欢迎。杨卓如通知大家准备下转往重庆接受军官特训班的特别受训。武汉保卫战的战前动员捐献现场,各界人士纷纷希望能尽绵薄之力。炸药捐出了血钻,连袁玉婷也赶来捐出军饷。所有人渴望着在国共合作的力量下,打倒万恶的侵略者。石永凯成为了英雄,令中井十分不满。中井提醒永野等人从杨达成嘴里扒出些有用的东西。舞会上,赵兰蕙主动请石永凯跳舞,频频示好。石永凯却不想被人误会。这些也无什么,令石永凯惊讶的是,赵兰蕙竟然也辞去了情报部的工作,和他们一起参加了首训班。赵兰蕙说这样就可以和他在一起了。肖汉乾却学习十分主动,熬夜写下《革命的人生观》,令领导汪主任十分满意。另外,化学博士余升堂的幽默也让大家会心一笑。

  • 大家刚上完课,一名军官将几人带到蒋家骥办公室。原来日军已经掌握香口要塞的防御部署,而负责守备的警备二师却与司令部失去了联系,要他们几个过来就是突破敌封锁线与警备二师取得联系。几人静默无线电突破了防线并找到杨震。杨震惊讶于自己每次进攻,敌人总能提早一步。石永凯告诉他国府内部一直潜藏着日本间谍。石永凯劝服大家采取突围,以假乱真顺利突破了防线。日军的疯狂进攻逼迫国民政府采取迁都重庆。石永凯带大家去袁修国那做客,袁修国说到的共产党人只计较民族仇恨不计较个人得失的话让炸药无比佩服。炸药愤愤不平特训课上国民党研究的那些反共防共。肖汉乾和之前几人回到武汉时庆功酒会上的女记者顾小雅攀谈上,他们俩聊音乐聊追求不知不觉就聊到了一起。顾小雅舍不得肖汉乾再上战场,决定找时任第三战区司令官的堂叔帮忙将其调配到后勤部门。两人很快进展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大家听说这件事,一起相聚喝酒向两人祝福。炸药看到两人恩爱的样子,顿生羡慕。

  • 赵兰蕙过来告诉大家自己被晋升为上校,肖汉乾将赴第三战区军需部任职。顾小雅提出有一笔部队急需的金鸡纳霜药的买卖,炸药一听满口答应,但是他坚持要赚出300大洋。原来炸药老婆改嫁给了汉奸,要300大洋才能把老婆赎回去。赵兰蕙拉石永凯去看吃饭。石永凯是拗不过只好跟去,但过程中赵兰蕙却不断问石永凯到底为何人,让他有种被审问的感觉。一个叫奥斯本的外国人出现,赵兰蕙告诉石永凯对方是情报部花重金请来的美国密码专家。石永凯把情报转交给燎原火,然后陪同赵兰蕙上街的路上意外碰到了袁玉婷。袁玉婷把石永凯和赵兰蕙亲密的样子向袁修国做了汇报。袁修国给袁玉婷安排同石永凯一同打入日伪机关内部的工作,但袁玉婷因个人情感认为石永凯不适合这项工作,被袁修国以服从组织安排劝服。军部联谊会上,赵兰蕙讨好炸药,从他嘴里套走执行任务的位置和人员安排。

  • 赵兰蕙看到袁玉婷,主动让石永凯同其跳舞。石永凯趁机向袁玉婷解释,并交待情报和任务安排。石永凯被特务抓走送到沈越之那,沈越之逼他打听袁玉婷的下落。为不泄露身份,石永凯只好答应。炸药向石永凯提起赵兰蕙曾向自己打听过任务的部署情况,再结合杨卓如曾因为救石永凯而被其革职过,于是决定通过试探,看她到底是不是日本间谍。顾小雅约会赵兰蕙,故意把装有国防部文件的公文包让赵兰蕙拿着。但是出来后并未发现包有被打开的痕迹。突然,重庆上空响起了空袭警报。石永凯告诉袁玉婷沈越之已经来到重庆,两人决定查清楚此人此次来的目的。情报部临时借调石永凯协助赫伯特和赵兰蕙追踪一部日本电台。借助赫伯特的专业技术和石永凯的机智果断,带着发报机和气象仪的特务被抓获。他们也因此得知此特务每天中午十二点和傍晚六点会准时发报引导日机轰炸。他们想说服特务配合发送假情报却遭到拒绝。特务提出要懂日语的石永凯单独审问自己。

  • 石永凯假装自己是日本特务,以此套得沈越之藏身于重庆,且用的是川军军用长波电台。赵兰蕙待石永凯一出来,就表示自己爱上的竟然是个汉奸,石永凯惊讶于她知道这些,赵兰蕙却说自己是为了保护他。石永凯意识到问题,决定先回特训班。炸药请肖汉乾帮忙从顾小雅那带点药品去前线卖。他们被空降到前线,才发现降落在一个不知是王家集还是黄家集的地方,为防止谍参队被日军抓获,大家分头行动让杨卓如原路返回寻找他们,酒铺老板被迫带女人伺候日军,盘问后得知了日军部署情况,石永凯和炸药商量让肖汉乾化妆成女人潜入镇公所实地侦察。永野抓到了降落错地方的三个国军谍战队里的两人,将他们带回镇公所审问。各种威逼利诱没有凑效。杨卓如找到一个谍战队友,赶来告诉大家另外两个已经被日军抓获。石永凯决定趁夜突袭镇公所。杨卓如让我军一二四团牵制日军,声东击西。永野侦测到电台,让被抓的谍战队员翻译,队员宁死不从,日军残忍使用各种手段逼迫。肖汉乾化妆成女人随酒铺老板进入镇公所,一二四团也发起佯攻。

  • 日军参谋命令各个小队支援,中佐却突然发现肖汉乾根本不是个女人而暴怒。在外埋伏的石永凯对镇公所里的日军发起了猛攻。战斗中,肖汉乾和日军中佐纠缠在一起,中佐把汉乾手里的枪夺了去躲在屋里拒不投降。趁中佐不小心,肖汉乾将其杀死。永野乘乱逃出镇公所,在路上遇到前往王家集增援的日军运输队。永野带领小队前往台子村设伏。石永凯很快撤到台子村附近,却在那偶遇了前来协助的兄弟部队。石永凯请求帮忙用缴获的卡车将伤兵运走,炸药假装受伤也跟了出去。到了战地医院后,炸药刚要把从重庆带来的金鸡纳霜药卖给和自己关系要好的彭兆海团长,却不幸得知老彭已于四天前在总攻中牺牲。炸药被老彭的英勇所感动,主动送出身上的药和随身带着的钱。回到台子村,石永凯安排给大家分配好伏击任务,以三面夹击之势等待日军到来。日军果然逼近,友军中有新兵未等日军进入伏击圈就开了枪,战斗开打。

  • 日军越来越多,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在付出了惨重代价后终于得以突围出去。回到总部,石永凯和杨卓如因为指挥失利均遭受了问话。而肖汉乾骨子里贪生的念头,让他在面对汪主任的问话时,说出是由于石永凯个人英雄主义作祟才导致严重后果。炸药也受到审问,但是他一口咬定石永凯不是逞英雄,同时,也不承认自己携带过走私物品。沈越之的秘密电台已经被袁玉婷找到,石永凯要来调频号码给赵兰蕙,让她送给代局长表现立功。赵兰蕙却想着在兵役署给石永凯某个肥缺职务。石永凯去当了代理营长,几个学生新兵嫌衣服太脏条件太苦想给他找麻烦,结果被他以军仗处罚。蒋家骥有一批重要的物资要运往武汉,叫余升堂从特训班里挑选石永凯他们几个。但汪主任却以几人正在遭受调查为由推辞,蒋家骥便以奉戴院长之命叫他们赶紧报到。炸药去喝花酒时和一名军官打起架来,被军官捉了住。军官疑惑他仅仅是少尉军衔怎么有那么多钱,于是将其移送到财政部货币调查科。原来炸药手里的钱都是敌占区的日军为了经济战制造的假币,把炸药吓了一跳。炸药因而被当做汉奸通敌被抓。

  • 炸药因而被当做汉奸通敌被抓。而兵役署那天闹事的三个新兵偷偷跑去镇上,他们先是泡澡、又是下馆子,进了窑子。三人往回赶时在路上遇到牵驴的老汉,双方起了争执,杨正藩失手将老汉打死。赵兰蕙来找石永凯,告诉他沈越之已经被抓并正被处决。石永凯本想借沈越之揪出“淑女”组织,没想到沈越之被人被人提前灭口。老汉闺女来讨说法,石永凯不顾劝阻按军法杀了杨正藩,却突然得知杨正藩正是杨震和杨卓如的兄弟。杨卓如拟定好行动计划交给蒋家骥,肖汉乾接到调令,而炸药被羁押在监狱,两人无法参加行动。杨卓如向蒋家骥求情帮炸药,蒋家骥没同意,却提拔杨卓如当自己的办公室中校主任,想让他去打点以救出炸药。石永凯赶来直接说出李凤城和赵兰蕙是内奸的话,让蒋家骥十分震惊。蒋家骥委婉地提醒石永凯可以借助新四军调查清楚。由于他们对赵兰蕙的提防,使得对方无法自由出入特训处。杨震带兵突然围住罗家湾特训处让杨卓如十分惊讶。

  • 杨震把石永凯绑起来的事立即被余升堂知道,他带领所有学员前往。余升堂冒死一搏但仍不凑效,立马说出蒋家骥马上就来。毕竟蒋家骥是杨震的上级,杨震让杨卓如痛打石永凯,自己进屋等蒋家骥。汪主任提醒赵兰蕙,要想救石永凯,除非让他承认自己是中共。赵兰蕙去找袁玉婷,袁玉婷认为她所提的建议荒唐可笑。赵兰蕙直言说出早就注意到袁玉婷跟踪她,而袁玉婷不依不挠话里藏刀其身份。赵兰蕙走后,袁玉婷向袁修国提出必须救出石永凯。袁修国认为石永凯多年的努力就会付诸东流。蒋家骥赶到稳住局势,杨震得知弟弟确实杀了人,立马去释放了石永凯。炸药的老婆孩子被汉奸杀害令所有人痛心,大家对救出炸药无所适从,肖汉乾提出让顾小雅制造舆论,让所有人看到真实的炸药。袁修国得到调查李凤城的消息,正好契合延安交代的任务,于是将任务交给袁玉婷执行。石永凯担心袁玉婷安危主动请缨被拒绝,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赵兰蕙正在以日本人身份勒令李凤城尽快搞到A级机密。李凤城枪杀了国军参谋引起蒋家骥的注意。蒋家骥安排谋划着一场好戏等李凤城落网。

  • 李凤城家的保姆盛姨上街买菜,被袁玉婷撞倒,盛姨大怒两人闹到警察局中了几人的计谋。见到了李凤城的上司蒋家骥,蒋家骥说出李凤城是汉奸让盛姨大吃一惊。袁玉婷乔装打扮被带到李家。赵兰蕙给李凤城安排去联络的联络点和接头信号被袁玉婷听到。李凤城被抓到,赵兰蕙亲自单独提审,蒋家骥赶来后却惊然发现李凤城已被毒死。所有人都提议立马抓住赵兰蕙,法医鉴定李凤城服用的毒药是一周前喝下的,而蒋家骥却心存其他顾虑。肖汉乾与顾小雅的婚礼如期举行,再加上肖汉乾官升上尉,双喜临门,所有人都在等顾小雅赶回来举行婚礼。而顾小雅那边临时接到一个代表重庆妇女届搞的募捐活动。小雅和肖母一同忙活完后驱车赶回,却路遇不顺。原来日本人在路上投放了一枚臭蛋,宪兵将马路戒严等工兵赶来拆除后才行放行。顾小雅几番劝阻终于得以通行,却不幸被炸遇难。宪兵立即将情况向肖汉乾报告。这消息仿佛晴天霹雳,让肖汉乾无法面对。

  • 由于顾小雅的报告,翟耀得以释放。赵兰蕙去监狱想拉拢炸药,却遭炸药不耻,炸药没了军阶。炸药出狱,几人前来迎接。地下党苏蔓珍和老白接头时被日军发现,在老白的掩护下逃走,老白被抓。永野逼问,老白服汞自残。永野叫士兵立马叫苏蔓珍医生来,原来苏蔓珍是潜伏在医院的地下党特工。苏蔓珍告诉他对方死亡,但尸体必须留下作为自己给医学院实习医生上解剖课。实际上,老白并未死,只是被苏蔓珍转移藏匿起来。日军在医院搜查所有外伤病人,抓走了因国军轰炸而无辜受伤的平民。永野还提醒苏蔓珍,日军从不枪毙犯人,但是会用一种叫“人肉粉碎机”的东西残酷折磨。苏蔓珍担心老白被日军搜查到,决定把他转移出去。苏蔓珍把老白送到日本陆军部长期包租的酒店并找到同志武田,武田似乎对苏蔓珍有好感,把提前准备的巧克力送给她。

  • 武田嘱咐老白从现在起作为这里的勤杂工身份。石永凯和炸药也来到酒店,假扮身份躲过登记入住。肖汉乾则以新兵卫的身份进去。石永凯和炸药负责保护重要物品,肖汉乾负责寻找窝点。武田担心和石永凯对接,因此需要老白先行确认。武田一起的茶房意识到他们被盯了梢,武田冲上去直接叫便衣把高桥队长叫来,吓得便衣赶紧走开。日军师团司令官在准备在这里举办生日酒会,为防万一,决定先不和石永凯接触,把老白送回医院。酒会上,肖汉乾用假币打点了门口侍卫得以混入,而司令官更是想要和苏蔓珍跳上一曲。酒会响起枪声,一名便衣被杀,宾客乱作一团。司令官对于高桥队长安插便衣十分不满,苏蔓珍立马过来解围。炸药却提出不如把这个叫武田的日本人杀了。武田喝得醉醺醺,碰到了石永凯,要请他们喝酒。老白想起苏蔓珍给他的毁容药,叫他万一被逮捕,为了保证武汉站所有人的安全,就用这个毁掉自己的容貌。武田和石永凯他们喝得起兴,得知彼此就住在酒店隔壁,武田更是喜不自禁拉上苏蔓珍给她介绍石永凯。

  • 没想到一问,才知道苏蔓珍和石永凯同为江苏老乡。而武田和肖汉乾老乡。永野发现老白,老白见情况危急,用药自杀。苏蔓珍和石永凯相谈甚欢,便邀请对方跳起舞来。炸药看他们卿卿我我不杀日本人,憋得难受。酒会上,司令官要继续抓刺客游戏。苏蔓珍说一旦有人被抓到,惩罚就是亲嘴。没想到宪兵却抓到了肖汉乾。在一阵阵恶心中,肖汉乾被宪兵强吻。炸药在赌场被输了精光。两日军军官去耍乐,炸药被骂的很不爽。永野向高桥提请抓捕苏蔓珍被高桥狠批一顿,高桥提醒他苏蔓珍曾救过司令官的命,当下的重点是重庆情报组织。满洲国傀儡国务总理即将访问武汉,石永凯安排大家择机干掉对方,万一行动出差错就不要回到住处,换去教会医院找苏蔓珍。

  • 炸药从妓女那快活好了要走,被妓女嘲讽不敢抽大烟,炸药不服跟着抽了起来。傀儡总理在其照读声明的时候,石永凯突然从人群中袭击他并劫车,松本为保护总理被射杀。肖汉乾被黄包车敲竹杠,把他扒了干净。永野得到“淑女”来电,便向高桥请求抓捕。高桥认定现场行刺的只有一个人。在苏蔓珍那,永野以自己抓住一个特务来提醒苏蔓珍。石永凯让炸药和肖汉乾去宪兵队杀永野,自己去找苏蔓珍帮忙解决新的住处。石永凯继续以松本的身份和苏蔓珍见面,结果被苏蔓珍戳穿。炸药和肖汉乾佯装成永野的朋友来给永野送一封信,结果永野直接出现认出了他们,带兵追击。两人分头逃跑,炸药撒满地的假币使路旁的乞丐乱做一天哄抢,永野下令直接去大东亚旅社守株待兔。石永凯已经回到旅社,茶房立即提醒他已经被前台侍从认出并已经报告给宪兵,让他赶紧撤离去找苏蔓珍。石永凯还未来得及打听清楚对方身份,对方已经离开。永野来到旅店并未直接上楼抓捕,而是派兵埋伏在楼下等人到齐后一网打尽。

  • 炸药跑进了一个工地,码头帮派头子张高耀帮他解了围。炸药得知对方也曾是驻守在南京的国军军官,如今在上海专做码头生意。石永凯翻出旅店,茶房提醒他带好良民证。石永凯在面馆吃面,从同在吃面的巡警那里听到日本宪兵宣称已经击毙的人是替死鬼。石永凯抢了一辆军用卡车逃跑,肖汉乾根据开始商定的计划去找苏蔓珍,并告知了自己身份,肖汉乾掏枪顶住她却反被夺去。炸药和张高耀两人商量抢夺一家日本运输贸易公司。石永凯开着车佯装成日本军官去电报室给重庆发了电报。同时,日本军医官武田来给高桥治病,从高桥处得知白天被处死的其实是替死鬼,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维护治安稳定再慢慢查找凶手。永野发现了被偷的卡车停在先兵营大门,立马命令全营戒严查找石永凯。正好武田准备离开时被永野发现,便上前要求查看证件。武田愤怒,硬是说没有,两人吵闹起来。高桥过来,对永野做了严肃的批评。

  • 恰巧石永凯混在武田后面,永野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跟随武田离开。石永凯问武田为何救自己,武田只说自己所推崇的是共同的信仰。永野突然发现了石永凯往重庆发的电报,强行将稿子拿走。二丫从水里捞上来肖汉乾,肖汉乾走出去也势必会被日军抓走,于是就跟着二丫回家。二丫表达出希望肖汉乾能留下给自己支撑门户的想法。永野把电文拿给高桥看,他让永野派人盯梢武田,和那天跟在武田后面的石永凯。袁玉婷在火车上遇见日军司令官,司令官现场发生心脏病癫痫,在袁玉婷的帮助下得以活过来,在司令官心中留下了好印象。赵兰蕙收到电报,立马告知徐主任行动受阻,怀疑武汉行动组里有共党份子,赵兰蕙主动请缨赴武汉。炸药被张高耀请去当了八方坛的坛主,去绰号震东洋。炸药应允,并安排老警察去大东亚旅社盯梢并打听出汉阳地界上所有和日本人作对的人。并且他叫张高耀准备些制作火药的原料,想让兄弟们解解闷。肖汉乾还是在想着早日离开,二丫心中有些难过,二丫想要肖汉乾带他去重庆,但肖汉乾深知这一路艰辛。

  • 肖汉乾留下一封信后离去。袁玉婷与中共地下党人武田接头,袁玉婷撤离过程中被特务盯梢,袁玉婷转去司令官家同其喝茶,北川课长赵兰蕙过来。赵兰蕙向司令官提出协助她活捉三个国军情报员的计划。武田同时告诉苏蔓珍,自己已经将其安排在医院太平间里做勤杂工,不想因此事给自己惹太多麻烦。苏蔓珍找到石永凯,提醒他这可能是日军的圈套,因为武田很有可能是对方的诱饵。石永凯也对武田的身份捉摸不透。他们并不知道武田其实是共产党安插在日军的老地下交通。袁玉婷通过电话告知武田“淑女”已经出现在武汉,永野安排大量人员伪装成乞丐围绕在武田家周围,带这些人到齐后好一网打尽。石永凯看出突然变多的乞丐,向其中一个常在此地营生的乞丐打听后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他叫这个乞丐把其它地方的几十名同行都叫来,这样自己将会给每人一个铜板。乞丐欣然前往。永野来到武田家外面,突然发现外面聚集了很多乞丐。他意识到抓捕行动已经败露。

  • 石永凯准备战斗,可是外面的日军并未采取行动。高桥来武田这里最后做一次检查。石永凯和苏曼珍怀疑日军的突然撤离是武田所为。司令部的和平大游行需要抽调永野的部队,永野有所担心,高桥告诉他自己故意制作了一个假机密文件,引导武田杀掉苏曼珍的同时暴露自己。街上巡逻的日军被炸药制作的炸弹炸死炸伤众人,张高耀劝炸药去躲一躲,但炸药不以为意,并准备去日本人的贸易公司弄到枪后再离开汉口。两人约定在满春楼碰头。永野来找张高耀问爆炸的事,见张高耀矢口不知,就抓了他的小孩。张高耀无奈说出满春楼。但是日军却去扑了空。永野带兵包围了炸药,让张高耀出面说服炸药投降。炸药骂张高耀不是条汉子是卖国贼,张高耀内心的民族情被激发,大唱岳飞的《满江红》,被日军开枪射杀。永野指挥士兵接连发起多次冲锋,却都遭到激烈的反抗,损耗严重,正欲请求增援。

  • 正欲请求增援时,高桥带领日军海军陆战队赶来,用芥子气毒气弹对炸药进行了轰炸。炸药壮烈牺牲。苏曼珍将炸药牺牲的消息告诉了石永凯。石永凯心情复杂。袁玉婷找到石永凯,要把石永凯押送给组织审判。赵兰蕙和永野带兵来搜捕石永凯无任何发现。袁玉婷向苏曼珍怀疑石永凯是日本特务。袁玉婷告诉武田这次北川来到汉口就是为了石永凯。为了确认实情,他们向石永凯就来汉口的目的等进行了盘问,袁玉婷却直接说其实北川就是赵兰蕙。苏曼珍提出撤离时电台和密码本没带走,一旦泄露就会暴露身份,因此必须赶紧杀掉高桥。商量后,决定由苏曼珍用弓箭射杀高桥。武田回去后故意夸大高桥的病情,而高桥却直接说出苏曼珍就是共产党。石永凯趁机佯装成日军开卡车过来,苏曼珍从车里向高桥射箭,却没有射中心脏。赵兰蕙赶来把重伤的高桥转移进宪兵地下室的特殊病房。袁玉婷传达了石永凯的最新任务是以日军观战参谋的身份参与日机队轰炸重庆并从中破坏的任务石永凯按计划进入了日军轰炸机里。

  • 苏蔓珍炸死了高桥,离开时碰到了永野,苏蔓珍刚击毙永野,又被赵兰蕙打中身中数枪,壮烈牺牲。石永凯在轰炸开始后破坏了敌机并成功跳伞,被地面防空部队的国军士兵控制。肖汉乾往重庆方向赶被日伪军抓住。伪军发现他字写得不错,就让他留下来抄文书。肖汉乾试图逃走却被抓回来抽鞭子,二丫苦苦求情才被释放。伪军被二丫的真情感动,指明老河口的方向,然后送了一匹马留他们赶路。路上肖汉乾因受伤过重昏倒, 终于,两人遇到国军,可是士兵却把他们当做骗子。石永凯听说门口有个人叫肖汉乾后,激动地立马出门迎接。宪兵队对肖汉乾展开了调查。二丫不明情况,于是照实情说出了他加入了汪伪绥靖军的情况,成为宪兵的把柄。无奈之下,趁着日军轰炸时的混乱,肖汉乾和二丫逃跑。这让石永凯十分担心他重蹈覆辙。

  • 石永凯和杨卓如将被安排进军官教导团,加入野战部队开赴前线。日军攻陷长沙,进犯衡阳,石永凯奉命攻占日军高地。杨卓如带领一个排迂回打掉敌人的炮兵阵地,自己则组织正面进攻。杨卓如迟迟找不到敌炮兵位置,他抓到一个穿着军装的中国妇女,妇女愿意带他们找炮位。 日炮开火,炮兵阵地被杨卓如破坏,令联队长松本十分气愤,命令士兵找出这股国军。而杨卓如得知妇女曾在日军指挥部伺候过日本军官后,计从心起决定断掉敌指挥部。于是力排众议后派出一名手下将计划去报告给石永凯。石永凯从打掉敌观察哨找到的地图分析此地并非是临时工事,因此应该是日军早有防备,这与杨震的判断不谋而合。杨震令石永凯迟滞敌人三十六小时,以等待增援的整编师赶来全歼敌人。为了达到战略目的,石永凯想到先干掉敌人的指挥部。可是杨卓如手下赶来,告诉他杨卓如已带人前往敌指挥部。石永凯想到杨卓如人数太少,要立马集合队伍支援,却被众连长劝下,作战不能群龙无首。

  • 松本被杨卓如活捉,但刚要撤离却被日军包围,最终英勇殉职。石永凯在杨震命令下撤下,并被任命袁玉婷上校的高级参谋。日军打下了美军情报机,杨震说出里面有美军情报联络官肖汉乾,掌握着核心机密,令石永凯十分疑惑。于是和袁玉婷一起赴坠毁地点参与营救。肖汉乾被赵兰蕙抓住,试图策反。肖汉乾选择了合作以保全自由。赵兰蕙掌握了肖汉乾怕死的的特点,封他作为日军第二情报处情报专员。石永凯和袁玉婷去山下打探,两人分头去了解情况。石永凯上山带领士兵佯装后进入酒馆,让大家在那里等他,自己先去接应袁玉婷。袁玉婷佯装成实习医生,在里面手忙脚乱让军医有点怀疑。还未等石永凯和袁玉婷接上头,酒馆里的士兵已经被日军抓获。且日军还审判出此次行动的所有信息。结果,石永凯和袁玉婷均被活捉。石永凯见到了肖汉乾。

  • 石永凯怒骂肖汉乾。面对赵兰蕙的威胁,他只好答应一同去上海。赵兰蕙提出要石永凯刊发声明退出共产党,但遭到了石永凯的强烈抵制。同时,他又接到了燎原火的指示,接受任务,伪装潜伏。石永凯答应了加入汪伪政府,但拒绝写声明。赵兰蕙同意不伤害袁玉婷。赵兰蕙把他安排在一处环境优雅的地方,并有专门的仆人和司机随叫随到。而石永凯却时刻担心着袁玉婷的安危。赵兰蕙承诺只要石永凯破一个案子,就允许和袁玉婷见面。肖汉乾按照赵兰蕙要求布置重要活动的会场,刚承诺完没有安保万无一失就有假仆人袭击赵兰蕙并被石永凯抓到。石永凯顺藤摸瓜,一举抓住以其作为手下的国军四号站站长,并对其进行了审问。不多时,报纸上就有了副站长胡文林被击毙的特大新闻。经过这次行动,石永凯的状态似乎一下子变化,一心想要喝酒,连赵兰蕙也管不住。伺候他的仆人觉得很是蹊跷。赵兰蕙有点担心石永凯,叫仆人盯着一旦有问题立马汇报。原来石永凯发现两个便衣来刺杀自己,于是故意去买酒。

  • 肖汉乾提出试探石永凯真心,被应允。肖汉乾假装改邪归正骗取袁玉婷信任,当跟从他外逃后又被宪兵抓回。肖汉乾在石永凯面前威胁袁玉婷刊报声明脱离中共,对逃跑之事就概不追究。两人被肖汉乾关进监狱,石永凯拿出武田给的药,吃掉倒下。赵兰蕙立马派人给送到军医院,并愤怒把肖汉乾抓起来。因为在她看来,是肖汉乾嫉妒石永凯。在武田帮助下,两人得以醒来,邱巧凤赶来告诉他们行动队今晚就会强行救两人出去。就在大家准备的时候,赵兰蕙过来,石永凯以想喝她亲手买酒为由支开她。赵兰蕙一走,行动队便与守备医院的日军交火,就在几人就要脱离的时候,石永凯果断要求留下,他要继续潜伏下去。赵兰蕙赶来,看到石永凯没逃走才松了一口气。石永凯说刚刚那些人不过是些死硬派,没必要袭击追。赵兰蕙让他两天之内查清楚这些人。赵兰蕙对石永凯态度的突然转变十分诧异,便安排肖汉乾监视他。对于石永凯的留下,中共行动组内部也是观点各异,最终由袁玉婷来统一调查。

  • 袁玉婷调查石永凯留下原因。肖汉乾带石永凯去喝酒,石永凯故意以对待长官的礼仪对待他,这让肖汉乾觉得很不是滋味。袁玉婷带小杨去周氏诊所,邱巧云得知周老板已叛变,于是立马带人去追袁玉婷。小杨被日军抓走,因不堪肖汉乾下手狠重而牺牲。赵兰蕙将此事以新闻发在报纸上,说石永凯两天内抓获共党分子并将其就地正法。石永凯被逼得骑虎难下,小杨的死让袁玉婷他们对石永凯做了叛变的定论。小杨的死让袁玉婷他们对石永凯做了叛变的定论。石永凯看望小杨的坟,被肖汉乾发现。肖汉乾提出和他做一笔交易,只要他愿意帮自己带个信给温泉馆的蓝衣社,自己就不把今天这件事告诉赵兰蕙。袁玉婷前来解决石永凯,将其开枪打伤。石永凯逃走。袁玉婷捡到他们丢下的字条,便带人提前去温泉馆埋伏。他们在这与蓝衣社的人险些起了冲突,并得知对方此行的目的也是为了铲除石永凯。为防止误伤,袁玉婷带人提前撤离。石永凯被送到军医院取子弹,武田告诉他当下唯一能让组织重新信任他的方法就是帮忙弄到敌特在延安安插的特务。

  • 石永凯骗过监视他的日军,将特务名单给了武田。赵兰蕙活捉了蓝衣社成员,武田把名单给袁玉婷,袁玉婷后悔打伤石永凯。武田认为要继续做出暗杀石永凯的态势。赵兰蕙对蓝衣社成员严刑拷打,同时问石永凯为何打开自己办公室的门。石永凯解释,但是赵兰蕙并不信。肖汉乾侦探到地下党发送名单的电台,向赵兰蕙汇报。由于石永凯说自己去见蓝衣社的人是受肖汉乾的的委托,赵兰蕙对肖汉乾产生怀疑,最终肖汉乾称自己之所以见重庆的人完全是为了做黄金的生意,才算暂时打消赵兰蕙的怀疑。石永凯被送进医院治疗,武田将此事告知了袁玉婷。石永凯从赵兰蕙那得知日军情报处特高课的详细分工,不禁有些惊讶。而其如果想除掉特高课这样的组织,就必须拔除其中每个环节的人。赵兰蕙给石永凯安装了一部专用电话。此时,二丫来到76号找到肖汉乾。

  • 二丫来找肖汉乾,被赵兰蕙请去了“鸿门宴”,当场将其捕获以弄清其来上海的目的。石永凯给袁玉婷设计以假乱真的戏码,为打消袁玉婷的担心,石永凯提出把会议安排在常有商人谈买卖的的贵宾室,这仍令袁玉婷有所怀疑,因为他未经组织同意就潜入敌内部的事情无法令人信服,对此,石永凯做了解释。赵兰蕙威胁肖汉乾,如果二丫不说出抛弃小孩,在重庆情报处待了三天后来上海找他的真正原因,就把二人带到宪兵队。肖汉乾自己不想死,更不想让二丫死,只有决绝的抽打二丫让她说出真话。最终,二丫说出孩子被重庆扣押,自己必须为蓝衣社除掉汉奸肖汉乾,孩子才有活的机会。就这样,赵兰蕙亲手枪杀了二丫。而石永凯则通过了袁玉婷的问询,获准恢复中共共产党党籍。赵兰蕙把肖汉乾亲手枪杀二丫的事情告诉了石永凯,石永凯愤恨是赵兰蕙从中作梗。而赵兰蕙却突然提出想和他远走天涯,不想失去。

  • 大舞台的戏开演到第三天,石永凯在戏院门口遇到了肖汉乾,肖汉乾故意说看到了邱巧云,让石永凯误以为他要报复。戏院莫名出现了很多生面孔,这些人在肖汉乾的带领下突然间就朝赵兰蕙开枪。地下党成员趁机从后门逃走。肖汉乾见未击中赵兰蕙,就匆匆逃走,赵兰蕙带石永凯把他包围起来。肖汉乾举枪自尽。石永凯建议把肖汉乾的尸体带到十六铺码头开公祭大会,被赵兰蕙采纳。公祭当天的人非常少。赵兰蕙疑惑,袁玉婷突然出现。赵兰蕙意识到中计,一枪打倒石永凯逃走,袁玉婷追击。在一栋破屋子里,两人发生了枪战,袁玉婷被赵兰蕙控制。负伤的石永凯赶到,赵兰蕙说打从第一次遇见石永凯,就把他当成曾经自己最心爱的男人,只是没想到越陷越深无法自拔。就在她要在石永凯面前枪杀袁玉婷时,石永凯果断出手将其击毙。一切结束,站在江边,袁玉婷拿来燎原火同志交给石永凯的党籍,并欢迎他归队。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