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我们的少年时代 立即播放

12.5亿播放
电视剧 更新至34集/共40集 周日至周四24点2集;周五,六1集

地区:内地

导演:成志超

类型:偶像剧/青春剧

语言:国语 年份:2017

简介: 面对由种子选手组成的中加中学棒球队,月亮岛高中惨败。看着毫无斗志的月亮岛队员和毫不关心比赛的教练陶西,青春热血的高一新生班小松冲上了球场。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傻小子居然凭着一己之力为月亮岛拿下一分。然而...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双清市的月亮岛中学的小熊队和中加中学的银鹰队是棒球比赛场的宿敌,两支球队曾经十次对阵,可是小熊队几乎就没有赢过对方。这一天,又是两队对阵的日子,可是小熊队还没打就士气低迷,毫无信心,队员们到了赛场也不热身,纷纷窝在长椅上玩手机。身为队长的班小松十分焦急,可无论他怎么加油鼓劲,大家就是提不起精神,连教练陶西都兴致缺缺,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在他看来,这次小熊队依然难逃败局,所以他对比赛一点都不上心,甚至躺在了椅子上睡起觉来。眼看比赛快要开始了,有一个队员还没到场,班小松给他打电话,却被告知肚子痛来不了,班小松更加焦急。只好去找陶西想办法。陶西闻言之后,随手一指,点了他们学校的一个叫做谭耀耀的同学来救场,谭耀耀根本没打过棒球,可如今事态紧急,也只能这么着了。

  • 陶西好不容易跳进了对面的楼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长相冷艳的女子一平底锅砸到脑袋开花,当场趴在了地上。之后?当然是惊动了警察,陶西和那位冷艳的女子报了警,称陶西私闯民宅,陶西却一再声称自己的钱包掉在了那边,自己只是过去捡了一下而已,况且那房子长久无人居住,自己不知道那里住了人,可他的解释无法说服警察,他们本想教育陶西一番将他放了,谁知陶西反倒倒打一耙,追究起那女子的责任,那女子见状便声称自己要走法律程序,陶西一看立马软了下来,赶紧道歉,好话说了一箩筐,终于让女子松了口,放弃了走法律程序的决定。两人回到共同的小区后,那女子看到陶西的鞋柜和一个大箱子竟然放在门外走廊的公共区域里,便不依不饶地逼着他搬回去,陶西本不想就范,结果女子又要打电话报警,吓得陶西赶紧手忙脚乱地将东西搬回了自己家。

  • 班小松揪着邬童的衣服,非要他当老师。邬童皱着眉头,但还是答应下来。一直观察两人举动的陶西对这两人的交流相当满意。因达到目的而手舞足蹈的班小松看到陶西的蜜汁微笑缓过神来,想到了陶西解散棒球队的事情,重重地哼了一声来表达对他的不满。夜里,陶西做饭期间察觉到果果有事情要说,询问后才知道夏绿要来家访。他赶紧收拾好家里的一切,还允许果果回房间打游戏来支走了她。下了班经过陶西家门的安谧发现他的鞋柜还在外边放着,便敲响了门铃。陶西以为夏绿来了,还摆出了一个自以为帅气的姿势,抬头一看却傻了眼。他见安谧还在纠缠鞋柜的事情,便将鞋柜搬了回来,等她离开才将鞋柜搬了回去。这时,门铃又响了。陶西打开门,见到了夏绿,热情地和她握了手。夏绿讲明来意,是想和他讨论一下果果将饭倒在了同学明明身上的事情。她希望陶西能出面道个歉,陶西却更关注道歉时夏绿会不会出现。得知夏绿也会在场,他欢喜地同意了。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双清市的月亮岛中学的小熊队和中加中学的银鹰队是棒球比赛场的宿敌,两支球队曾经十次对阵,可是小熊队几乎就没有赢过对方。这一天,又是两队对阵的日子,可是小熊队还没打就士气低迷,毫无信心,队员们到了赛场也不热身,纷纷窝在长椅上玩手机。身为队长的班小松十分焦急,可无论他怎么加油鼓劲,大家就是提不起精神,连教练陶西都兴致缺缺,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在他看来,这次小熊队依然难逃败局,所以他对比赛一点都不上心,甚至躺在了椅子上睡起觉来。眼看比赛快要开始了,有一个队员还没到场,班小松给他打电话,却被告知肚子痛来不了,班小松更加焦急。只好去找陶西想办法。陶西闻言之后,随手一指,点了他们学校的一个叫做谭耀耀的同学来救场,谭耀耀根本没打过棒球,可如今事态紧急,也只能这么着了。

  • 陶西好不容易跳进了对面的楼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长相冷艳的女子一平底锅砸到脑袋开花,当场趴在了地上。之后?当然是惊动了警察,陶西和那位冷艳的女子报了警,称陶西私闯民宅,陶西却一再声称自己的钱包掉在了那边,自己只是过去捡了一下而已,况且那房子长久无人居住,自己不知道那里住了人,可他的解释无法说服警察,他们本想教育陶西一番将他放了,谁知陶西反倒倒打一耙,追究起那女子的责任,那女子见状便声称自己要走法律程序,陶西一看立马软了下来,赶紧道歉,好话说了一箩筐,终于让女子松了口,放弃了走法律程序的决定。两人回到共同的小区后,那女子看到陶西的鞋柜和一个大箱子竟然放在门外走廊的公共区域里,便不依不饶地逼着他搬回去,陶西本不想就范,结果女子又要打电话报警,吓得陶西赶紧手忙脚乱地将东西搬回了自己家。

  • 班小松揪着邬童的衣服,非要他当老师。邬童皱着眉头,但还是答应下来。一直观察两人举动的陶西对这两人的交流相当满意。因达到目的而手舞足蹈的班小松看到陶西的蜜汁微笑缓过神来,想到了陶西解散棒球队的事情,重重地哼了一声来表达对他的不满。夜里,陶西做饭期间察觉到果果有事情要说,询问后才知道夏绿要来家访。他赶紧收拾好家里的一切,还允许果果回房间打游戏来支走了她。下了班经过陶西家门的安谧发现他的鞋柜还在外边放着,便敲响了门铃。陶西以为夏绿来了,还摆出了一个自以为帅气的姿势,抬头一看却傻了眼。他见安谧还在纠缠鞋柜的事情,便将鞋柜搬了回来,等她离开才将鞋柜搬了回去。这时,门铃又响了。陶西打开门,见到了夏绿,热情地和她握了手。夏绿讲明来意,是想和他讨论一下果果将饭倒在了同学明明身上的事情。她希望陶西能出面道个歉,陶西却更关注道歉时夏绿会不会出现。得知夏绿也会在场,他欢喜地同意了。

  • 陶西赶走了江狄,而班小松和邬童以及尹柯变得更为要好。白舟也发现了这个变化,问起陶西缘由,陶西却转移了话题。此刻的班小松和邬童也计划着重新组建棒球队,安谧却告诉他们必须由老师来提交申请,两人垂头丧气地离开。尹柯得知此事,建议他们从白舟身上入手。班小松认为此法可行,便来到办公室找白舟商量。白舟愿意帮助他们劝一下陶西,班小松也就势谈起了陶西。他认为棒球队是因为陶西才解散的,白舟却告诉他真正原因是学校经费不足。班小松不再多说,道了谢,离开了办公室。

  • 安谧向董事会提出辞退陶西的建议,却被拒绝。她只能用计为难陶西,逼他主动交出辞呈,决定任命陶西做六班的班主任。陶西满腹怨言,情急之下要写辞呈,可在白舟的提醒下想到了果果,改变了主意。他走到六班,一脸凝重地告诉大家他就是新的班主任。班小松想起P图的事情,特意用漫画书遮住了脸。陶西对他掩耳盗铃的行为看不过去了,抽走了班小松面前的漫画书,嘴里却叫出了尹柯的名字。尹柯跟着陶西出了门,陶西又回过头叫出了邬童。不一会,陶西看着两人回到了座位,之后将班小松揪了出去逼问p图的事情。班小松以为尹柯和邬童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便承认了一切,哪里知道陶西根本就没有问尹柯和邬童p图的事情。得知他们都有参与这件事,陶西将三人揪出了教室罚站。经过教师的安谧看到他体罚学生,便问陶西他们犯了什么错误。陶西并没有讲出他们p图的事情,而是随便找了理由搪塞住了安谧。

  • 陶西将全班学生带到了桔子园,让他们放松心情。邬童问起陶西教学计划的进展,陶西坦言相告。一直在旁边听他们说话的班小松得知邬童为了他去求了陶西,心中万分感激。而邬童一抬眼,看到尹柯认真端详钥匙的模样,想起曾经在一个队打球的队员都有着相同的钥匙链,脸色更为凝重。这时,陶西站起身来,宣布要将大家摘的桔子卖掉,把得到的钱分给大家。欢欣鼓舞的众人立刻忙活起来,却没想到很快就见到了安谧。安谧将学生带了回去,还要处分陶西,引来学生的不满。一脸轻松的陶西进了教室,神秘兮兮地告诉大家他们一天就卖了几百元。那么为什么有些人不用这种办法赚钱,还要去读本科读硕士呢?陶西让大家认真思考这个问题,洒脱离开。

  • 放学了,尹柯回到家,想起班小松挣扎着站起身的模样,陷入了沉思。最终,他还是来到班小松的家,表示棒球队最需要的是一个好的教练。班小松却信心满满,称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这边,邬童来到陶西家问他要怎样才能重组棒球队。只要陶西答应重组棒球队,邬童便包了班级里的所有事务。如果陶西不同意,他便很有可能将帮助陶西写教学计划的事情告诉安谧。陶西觉得邬童这样做正中下怀,对他的威胁满不在乎。邬童只能败兴而归。次日,班小松拦下了陶西的车,还拿出了一张写有“王牌投手陶西”的报纸,称他已经知道了陶西的真实身份。陶西大嚷生活重要的是脚踏实地,劝他去认真学习。班小松坚信每一个人都会有梦想,拜托陶西让他试一试。可他的真情对白换来的还是陶西的拒绝,只能丧气离开。悄然落泪的陶西拿起那张报纸,看着以前神采飞扬的自己,悲从心起。

  • 陶西承诺查出诅咒信的真相,要以此和安谧做交易,让她同意重组棒球队。安谧没搭理他,却默认了这个约定,黑着脸离开了。陶西慢悠悠地走到操场,将查诅咒信的任务交给了班小松和邬童。两人找到尹柯商议此事,发现被恐吓的同学都是在早自习发现诅咒信的,以此推断幕后黑手是晚上行动的。最终,班小松和邬童相约夜里8点见面,查找事情的真相。而尹柯在班小松的不断纠缠下,也躲开了母亲的监督,来到了学校。三人各拿了小手电,摸索着前进,经过画室的时候发现画室的门开了。他们走了进去,发现满画室的石膏像都看着门口。邬童判断这些石像都被人动过了,决定加快勘察速度。他们走出了画室,却见到不远处有一个身着红裙的小女孩逆光站立向他们招手,惊慌失措,迅速逃走。

  • 清晨,安谧妈妈非要拉着安谧去相亲。安谧一开始坚决不去,却抵不住母亲的哭哭啼啼,答应了下来。收拾好一切,安谧便跟着母亲来到了饭店,见到了相亲对象的父亲。两位老人决定给年轻人留下单独相处的空间和时间,一起走出了饭店。陶西为白舟侦查了半天,假装打电话走了进来,发现对象是安谧,瞪大了眼睛。他悄然一笑,立刻给白舟发微信,暗示他相亲对象相当漂亮。白舟这才放心,整了整衣领,换下了陶西。安谧看着白舟,想起她恰巧从门缝看到陶西和白舟接吻的场景,尴尬至极。她问白舟他的父亲知不知道他和陶西的关系,白舟有些莫名其妙。安谧也直接讲出了她当日的所见,白舟赶紧解释。夜里,陶西哄着果果睡下,敲响了安谧的家门,提起了重组棒球队的事情。安谧爽口答应重组棒球队,还推荐他们去参加市里的联赛。但如果他们不能在比赛里拿到名次,她就会把陶西这个教练换掉。

  • 白舟知道月考临近,劝陶西向安谧低个头,因为他知道六班的程度做不到全班得A。陶西没当一回事,慢悠悠地走进了班,向大家提议把自习课改成数学课,遭到全体学生的拒绝。他改变了主意,将大家带到了操场上,开始练习月考要考的长跑。自习课过后,班小松从棒球队新经理栗梓口中得知有五十名同学报名了棒球队。栗梓还叫班小松带着邬童和尹柯一起参加队员的筛选,尹柯却表示他需要准时回家。班小松只好和邬童栗梓一起在体育室展开了筛选活动。夜里,陶西和果果谈起了夏绿,表示有坏人欺负她。在陶西的鼓动下,果果安慰了夏绿,还邀请她去看陶西第一次的棒球训练。夏绿挂了电话,露出了微笑。

  • 夏绿为感谢陶西上次陪她喝酒送她回家的事情,特意请陶西吃饭,可陶西却觉得特别的不自然,没办法接受让女方付钱的事情。夏绿一再要求,让陶西不要对吃饭的事情感到有负担,陶西这才坐下来跟夏绿安心的吃饭,然后要求夏绿来当棒球队的队医。安谧和白舟被逼着出去约会,安母和白父则在后面悄悄跟着他们二人,想知道他们交往的情况。白舟并有把约会放在心上,他只是趁这个机会,不停地跟安谧求情,让安谧在此次会考的成绩上给陶西通融。安谧表示,全A是陶西亲自跟家长领的军令状,她没办法改变什么,所以不肯接受白舟的求情。

  • 邬童在教谭耀耀学棒球的时候,陆通一直在场外叫着邬童,想跟邬童挑战。邬童理都不理陆通,被陆通叫了很多次之后,他便故意做示范把棒球扔了出去,直接将陆通的脑袋给砸了。课间操的时候,焦安刚宣布课间操结束,陆通就跑上台宣布他要跟邬童决斗,被焦安赶下来之后,他还是缠着邬童不放,让邬童没有办法,只能答应跟陆通决斗。安母给白舟准备了一点补酒,安谧于是把白舟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将酒转给白舟,同时让白舟不要因为她妈妈的事情而介意。安谧因为跟白舟聊了几句,便顺便问一下白舟,为何白舟看起来如此靠谱,却与那么不靠谱的陶西是好朋友。白舟告诉安谧,陶西并不是如外表看到的那样,可安谧还是不太相信陶西,所以让白舟对投票大会的事情也上一点心。

  • 很快,全校学生被召集到了礼堂,针对宣传片男主角进行了投票。而陆通首先进行了自我介绍,却遭到大家的嫌弃。而邬童简短的自我介绍却引来全体同学的欢呼声。现场投票环节中,邬童也是大势所归,主持人焦耳也顺理成章地宣布宣传片男主角是邬童。心怀不满的陆通用眼色示意他的小跟班拉开了邬童头顶的彩蛋,彩蛋里的鸡蛋纷纷碎在邬童的头上。台下的学生都惊呆了,尹柯也看到陆通的小跟班的身影追了出去。同学们纷纷指责陆通捣鬼。陆通心中的怒火被彻底点燃,称邬童转校是因为他在中加记了大过。实际上,中加和月亮岛比赛当日,邬童宿舍的室友在寝室使用大功率电器吃火锅,引发了火灾。一直看不惯邬童的江狄将老师叫到了邬童宿舍,老师也质问他们锅是谁的。邬童知道江狄是故意针对他的,便主动出来揽下了全部的责任。邬童也因此被记下了大过,转学到了月亮岛。

  • 陶西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公寓,敲响了安谧的家门,要找她发泄心中的郁闷。安谧得知他失恋的事情,便主动拿出了白酒和三天前的蛋炒饭。吃了蛋炒饭的陶西口吐白沫,安谧赶紧将他送到了医院。医生检查后,表示陶西的病因是食物中毒。安谧也坦言蛋炒饭是三天前的,之后陪着他挂了吊瓶。回到家后,安谧知道此事是她的不对,怀疑起自己的烹饪水平,便来到超市买原材料练手。她无意中抬头,却见到了陶西和购买手办者交涉的场景。对方要以一个手办五千的价格收购,陶西觉得亏本但还是答应下来。双方约定第二天交易,陶西郁郁寡欢。安谧见购买者离开,便跟上了陶西,建议他去试试二手货交易平台——转转。

  • 夏绿和男友罗宾来到了学校,见到了陶西。夏绿坦言曾经想过要和陶西在一起,但见到男友后还是做出了离开的决定,希望陶西能在她离开后好好生活。陶西也献上了真诚的祝福,看着她转身离开。陶西失魂落魄地走到了教室门口,刚好听到棒球队对资金的讨论。他们知道陶西申请不来资金,安谧也不愿意拨款。一番讨论后,众人决定凑凑零花钱,再把家中闲置的宝贝放到转转上卖掉。陶西知道他应该对学生们负责,做出了决定,忍痛将手办转了手。

  • 邬童进了门,和班小松一起担负起了照顾果果的大任。陶西担心他们,只好给安谧打电话,拜托她照顾果果和班小松。安谧狠狠地嘲讽了陶西被球砸到的事情,之后来了陶西的家。她发现邬童和班小松都在,果果也不愿意和她在一起。一番考虑后,安谧让他们照顾果果,嘱咐他们有事敲门。这下,不用和安谧在一起的果果兴奋起来,非要吃牛排。三人只好一起到超市进行了采购,顺利买来了牛排和饺子。可邬童和班小松都不会做饭,摸索中还把牛排烤焦了,只能点了外卖。而安谧担心他们,又特意给他们送水果。班小松认为他们这里没有问题,希望安谧能多关心一下陶西。等安谧离开,果果便吵着要去鬼屋玩。邬童满口应承下来,实际上另有高招。他拨通了尹柯的电话,将这个重任放到了尹柯的肩上。

  • 郁风进入六班的消息很快传了开来,连果果都向陶西要起了郁风的签名照。而郁风也试探着邀请同学吃冰,可是大家都有社团活动。可怜的郁风输给了社团和学分,没有邀请来一人。经纪人看势头不对,赶紧让摄影师把郁风邀请同学吃冰失败的片段减掉。经纪人左思右想,决定让郁风参加一个社团。郁风想到班小松和邬童打棒球时潇洒的声影,提议加入棒球队,得到了经纪人的大力支持。次日,郁风请六班同学吃冰的被拒的视频不知怎地传播开来,郁风的粉丝群情激昂。可是也不乏人落井下石,认为郁风被冷落是因为他端着架子。而郁风的忠实粉丝沙婉听到这样的话,激动起来,大喝对方根本不了解郁风。双方争执起来,恰巧经过的安谧及时阻止了她们的争吵,她也了解到沙婉对郁风的看重程度。

  • 郁风经纪人向安谧追究责任,由于校方保护不当使得郁风找替身打棒球的视频被泄露,幕后操纵者越来越肆无忌惮,安谧不想再袖手旁观。安谧叫陶西前来谈话,直接怪责陶西为了赚外快把视频卖给粉丝,身为人师的他毫无底线,陶西解释自己根本不知情,两人疑惑背后使计之人究竟是谁。六班的课堂上丰富多彩,见识广阔的郁风在课堂上大放光彩。辩论课题上,郁风发挥个人的出众口才赢来一片喝彩声,让同学们啧啧称奇。栗梓当着沙婉的面夸奖郁风人气爆棚,神经大条的栗梓认为沙婉对郁风有独特感情,害怕识破心意的沙婉继续伪装着对郁风的漠不关心,深深迷恋,当真正在眼前时,却不敢靠近。

  • 游泳馆的事情结束了,大家又恢复了往常的训练。邬童和尹柯作为投手和捕手开始培养默契,陶西看着他俩回忆起过去投球的场景。一旁练习击球的班小松发现邬童和尹柯一直不能配合好,心急如焚,跑到陶西身边叫嚷。陶西表示默契不是一两天可以培养出来的,让他不要着急。训练后,大家意识到今天是节目录制的最后一天,疑惑郁风会不会来学校。说曹操,曹操到。郁风刚下飞机,便直奔学校,和大家做了最后的告别。沙婉思虑再三,还是拿着记录郁风之事的笔记本冲了出去,却没有追上郁风。

  • 其他学生听说邬童和班小松要加节目,便要挟班小松参加吹曲节目,让邬童参加了舞台剧。两人为了郁风的节目,还是答应下来。可是,邬童脸皮太薄,讲不出台词。班小松便给邬童编了辫子,让他习惯别人异样的眼光。果然,邬童一出门,就遭到了围观群众的嘲笑。这下,邬童的第一关就通过了,下一步就要适应欧洲的说话方式。他在尹柯的帮助下,背诵了大量的欧洲文学作品,开始适应这种说话方式。最后,邬童要做的就是用莎士比亚的语气赞美别人,这样他才能在舞台剧上对仙人掌表白。在尹柯和班小松的陪同下,他拿着台词在栗梓的面前赞美栗梓,却被无视。无论如何,邬童终于通过了最后一关,可以准备表演了。

  • 大家虽然疑惑对方是如何打中邬童的球,但并不灰心。邬童决定使出绝杀——指叉球,尹柯也瞬间接住了球。中加的教练见状,吩咐大家展示一下平时针对邬童的训练成果。中加的队员立刻展开攻势,邬童也不甘示弱。可是他们早已看穿邬童的球路,连续拿分。邬童连续投出了五十个球,手臂扯伤了。陶西看出邬童的异样,决意终止比赛,便直接向中加的教练提出了停赛。中加教练一口答应,训练赛上的人员一哄而散。陆通见一上场就丢了10分,气恼之下重重地将帽子摔在地上。剩下的人也看到了他们的不足,接连甩帽子离开。班小松心痛之极,嚎啕大哭。尹柯和邬童看着他情绪失控的模样,低下了头。江狄也跑到邬童的面前耀武扬威,称离开了中加的邬童什么都不是。

  • 这天清早,栗梓收拾好了大家的队服,把队服交给了班小松。尹柯和邬童见到这个情况,面面相觑。课后,尹柯召集了棒球队的全体成员,希望他们不要走,但还是看着大家转头离开。但是离开的球员并不开心,他们在校园里见到了班小松打飞到教学楼的球,坚定地跑向操场。陶西则走到了邬童的面前,指责他们没有从训练赛中学到一点东西。他给了邬童一百个球的机会,希望他能意识到自身的局限性。而邬童奋力挥手,却发现陶西能打回他的各种球,有些慌乱,暗示尹柯想办法。尹柯直言投球手的真正任务是让击球手出局,邬童根本不必在意陶西能否击中球。队员们也赶到了操场,齐心协力守卫战线。众人气势高昂,和声一片。

  • 安谧见母亲已经离开了,一脸沮丧。她楞楞地坐在饭桌前,夹起了饭菜,没吃几口就晕了过去。她一醒来,就看到了陶西,惊讶地发现她正躺在病床上。陶西呵斥她作为烧饭新手竟然敢尝试烧见手青。要知道,再高级的厨师做见手青的事情也会注意注意再注意,防止烧不熟的见手青留有毒性。安谧记得母亲做的见手青十分美味,就想为她做一顿饭道歉。谁知,母亲已经离开了。陶西也劝她给母亲道歉,坦言有母亲的安谧该知足了。现在,安谧的身边不能离开人,她又和母亲发生了矛盾,因此能照顾安谧的就只有陶西了。他也给学校请了假,焦安开始担任六班的代理班主任,白舟代理大家的语文课。而一直没有陶西消息的棒球队队员也意识到了他们的不足,已经重整旗鼓,气势昂扬,誓拿冠军。几天见不到陶西的果果问起白舟陶西的去向,白舟坦言相告。果果担心陶西更喜欢安谧,害怕陶西会不要她。白舟告诉果果陶西和安谧只是同事,同事之间要相互帮助,陶西不会抛弃果果。

  • 果果被福利院带走了,陶西赶到幼儿园询问详情,果果老师也坦言相告。陶西和果果没有血缘关系,又没有办理相关的领养程序。虽然果果是陶西的朋友的孩子,但是陶西在法律上没有果果的监护权。果果老师认为有人故意举报了陶西,陶西这下是苦不堪言。他无计可施,只是失魂落魄地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安谧看到他魂不守舍的模样,明白果果出事了。陶西也告诉安谧果果妈妈特意将果果交给他照顾,这下他不知道该如何向果果妈妈交代了。安谧感觉到深深的无力感,只能用陪伴来安慰他。夜里, 陶西一脸呆滞地走到果果的房间,看着她的照片,回忆起果果和他谈笑的场景。虽然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他们对彼此而言都是重中之重。恍惚间,陶西看到了果果在房间里来回跑动,便一脸激动地冲了过去,却扑了个空,这才意识到他看到的都是幻觉。

  • 夜里,安谧给陶西带来了饭菜,在他的询问下讲出了果果住在福利院一楼左手第三间。确定了果果的住处后,陶西有些坐立难安,匆忙将安谧推搡了出去。吃完饭,他趁着夜色来到了福利院,蹲在果果住所的窗户前,压低了声音呼喊果果。这时,福利院的保安从摄像头中看到了他的声影,打着手电靠近了果果的房间。陶西害怕打草惊蛇,一口气登上了院墙,跳出了福利院。这下陶西走投无路,只好来到华宇集团找父亲寻求帮助。他知道父亲手中有一支精英律师团队,希望他们能帮助说通果果寄养在家里的事情。陶西爸爸却趁机要挟他继承家业,称这样他才愿意帮忙从福利院带出果果。陶西从来没有向父亲说出过果果的名字,顿时明白这件事是父亲策划的。

  • 果果妈感受到过陶西和安谧之间微妙的氛围,希望陶西能把握住机会。陶西最近情绪低落,不愿再谈此事。果果妈也不强求。夜里,果果妈和陶西眼神交流后试探着问果果愿意跟着她还是愿意跟着陶西。而果果喜欢妈妈,也喜欢陶西,不想和任何人分离。果果妈承诺会时常带她回来见陶西,陶西也留着泪表示他会时常去看果果。果果不愿意做给大人添麻烦的孩子,忍住了哭泣,只是要在离开之前看一场月亮岛的球赛。

  • 这几天,果果离开了陶西的家,安谧却渐渐走进了陶西的心中。他开始不断回想和安谧相处的点滴,做事心不在焉起来。夜里,他故意站在阳台,试着和安谧搭话,还开玩笑说他曾经以为安谧是被人派来找他的麻烦的。安谧回忆起董事长让她逼陶西离开的事情,心中有愧,不再搭理陶西。而在校园里闲逛的班小松和邬童巧遇转学生唐缇,还未走进就看到同班女生排挤她,有些担心。邬童嘴上说着不关心,但还是问起八卦通焦耳事情的缘由,却还是不知道唐缇被排挤的原因。就在众人谈论唐缇的时候,李珍玛正计划着捉弄她。李珍玛联合好友将唐缇锁在的卫生间,还将满桶水浇到了她的头上,潇洒离开。恰巧来到卫生间的栗梓听到呼喊声,将卡在门把手里的扫把抽了出来,却见到浑身湿透的唐缇。她意识到这件事是李珍玛做的,心中不平,想为唐缇出头。唐缇自尊心受创,不希望她插手此事。栗梓感受了深深的无力感,情绪有些差。班小松看出栗梓情绪不佳,便询问了事情的缘由。得知唐缇被班级女生针对,他立刻讲给了邬童和尹柯。三人决定帮助唐缇。

  • 陶西端着汤锅,企图踩着阳台翻过去。安谧听到阳台上的花盆碎裂的声音,赶紧出去查看,却见到陶西端着汤锅狼狈地躺在阳台上。她赶紧将陶西扶了起来,接过了汤。陶西趁机凑到冰箱旁,无意中看到了安谧家的冰箱上的显示屏上有他的照片。他认定安谧暗恋她,一脸神秘地鼓励安谧跟他说实话。安谧以为陶西已经知道她是董事长派来的,对陶西的智商感到惊讶。而陶西继续鼓励安谧勇敢向他表白,还说两人不是没有可能。安谧这才明白陶西和她说的根本不是一件事情,气不打一处来,将陶西哄到了门口,一脚将他踢了出去,感慨不应该和他进行深层次的谈话。

  • 陶西刚刚吐露出对安谧的爱意,就一头栽了下去。安谧只好找了个推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陶西送回了家。她知道这样一直躲着陶西也不是办法,决定放下陶西父亲的事情,面对心中最真实的情感。第二天一大早,她便敲响了陶西的家门,约他去游乐场。一番玩耍后,两人收拾好,回了家。安谧半路拐到了白舟家,提出有要事相商。她见到陶西的第一眼就特别讨厌他,对他愈发了解后这种感觉更为严重。再后来,安谧渐渐感受到了他的特立独行和善良,开始逐渐认可他。但是,她来月亮岛是陶西的爸爸陶宇的安排,需要做的事情就是从月亮岛赶走陶西。白舟知道安谧两难的心情,愿意替她保守秘密,但隐瞒此事又对不起陶西,纠结起来。

  • 陶西一出校门,又见到了小璇,和她纠缠起来。正当苦恼之际,他巧遇了要回家的安谧,强行挤上了安谧的车,这才摆脱了小璇。早晨,陶西早早等候在安谧的办公室,给她送来的三明治,还趁机邀请安谧晚上吃海鲜火锅。夜里,两人准备食材之际,窦小璇敲响了陶西的家门。她一见安谧,就一脸敌意,还拉起了陶西的胳膊。陶西挣脱开来,小璇却坚持留在陶西的家,安谧也转身要离开。谁知,陶西一把抓住了安谧的胳膊,让窦小璇离开,还称她比不上安谧。窦小璇眼中含泪,愤愤离开。陶西拉着安谧坐了下来,两人若无其事地吃完了这顿饭。

  • 小璇被陶西吼了之后,越发委屈。白舟坦言现在的陶西已经过上了他想要的生活,小璇能为陶西做的就是祝福。窦小璇冷静了下来,明白陶西不会再接受她了,准备离开这个伤心地。第二天,栗梓拿着啦啦队的申请表来到了办公室,希望陶西能和安谧交涉一番。陶西这下找到了和安谧交流的借口,直夸栗梓的主意好。谁知,他刚把申请表交给安谧,还没说两句话,就发现安谧已经签字批准了,只能无功而返。栗梓也抓紧了时间,迅速广播了啦啦队的招新消息,还收到了大叠的报名表。她还拉着班小松和焦耳一起进行啦啦队的选拨。在经过下腰和简单的动作练习后,栗梓终于选出了她想要的啦啦队员,还约定第二天进行排练。

  • 夜里,陶西特意等到了安谧,和她一起进了KTV。众人起哄,非要他们喝交杯酒。安谧却不理睬他们,径直走到了白舟的身边坐下。陶西则拉着大家玩起了大冒险,输了游戏的焦安背着白舟唱歌。赢了游戏的焦安非要拿着二号牌的安谧用嘴喂拿着四号牌的人吃饼干,白舟发现他拿着四号牌后赶紧偷偷和陶西换了牌。陶西抽开牌,发现手中是四号牌,笑得合不拢嘴。安谧也按照焦安的说法用嘴喂了陶西,之后静静地听着陶西唱歌。她回忆起和陶西相处的点滴,一杯又一杯地灌醉自己。她脚步踉跄地走到陶西的身边,接过了话筒,忘情地唱起歌,没多久就栽倒下去。众人赶紧安排陶西将安谧带回去,陶西也义不容辞地将她带回了家。醉酒的安谧刚下出租车,就和陶西在小区的花园拉扯起来。她还以为自己是一朵花,蹲在草坪上嚷着她要开花了。陶西见到她的模样,哭笑不得,表示愿意陪着她开花结果。安谧非常开心,感激地拥抱了他。陶西感慨喝醉的安谧就像一个二傻子,他甚至觉得二傻子安谧也挺好的。安谧这下又失去了意志,陶西将她抱进了家。临走前,安谧又叫住了他,陶西却没有在意。他转身离开,安

  • 班小松和尹柯跟着邬童来了邢姗姗的家,邢姗姗却将邬童叫了出去要单独聊聊。班小松担心邬童被挖走,便偷偷跟着他们,结果偷听到邢姗姗劝邬童出国发展的建议。他担心邬童离开,心中极为焦虑,对邬童的态度越发得差。邬童也察觉到班小松态度的变化,不知道怎么招惹到了他。而班小松一直对邬童冷言冷语,邬童主动求和也没有结果。尹柯看不下去了,便联合焦耳将邬童和班小松锁到了卫生间。邬童索性开口问班小松生气的原因,班小松也就势问他是不是要去美国打球。邬童这才明白班小松这几天是因为他可能去美国生气,坦言不会去美国。而邬童的父母离婚后,母亲去了美国。邬童去了美国不仅可以得到更好的发展,还有了见母亲的机会,所以有些犹豫。但是,他不愿意辜负月亮岛的伙伴们,在妈妈的建议下暂时放弃了去美国的机会,准备在决赛结束后再作打算。班小松这下从邬童的口中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兴高采烈地带着他来到自家的面馆吃饭。

  • 安谧一离开,焦安就担任起了教导主任,白舟也重新当上了六班的语文老师。白舟担心陶西胡思乱想,便暗示他月亮岛的实际操纵者是陶宇。陶西从白舟口中得知安谧是陶宇派来的,便找到她当面对质。安谧拒绝承认她辞职是为了陶西,陶西深受打击,两人终于形同陌路。安谧也拿着简历开始了应聘,应聘公司的成员却忌惮华宇集团将她赶了出去。陶西来到华宇,指责父亲从未关心过他。他喜欢打棒球,喜欢教棒球,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喜欢和安谧在一起。陶西也承认喜欢安谧,希望陶宇能让她复职。陶宇愿意答应,但非要陶西回到华宇集团工作。陶西满口答应,承诺会在联赛结束后回到公司。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