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天泪传奇之凤凰无双 立即播放

29.5亿播放
电视剧 56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郑伟文

类型:古装剧/科幻剧

语言:国语

简介: 远在数千光年外的凤凰星,因过度武装破坏生态,进入冰川时期。圣女季柔桑带着凤凰星球的超级人工智能“天泪神石”,远赴另一星系的蔚蓝星球寻找生机,叛军将领鬼姣随之追击前来。兰王萧煜狩猎,遇季柔桑,惊为天人,...展开
剧集列表 (共56集)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神州大地坐落在一颗湛蓝色的星球上,无数光年外,闪烁着一颗与它相似的星球——凤凰星。因过度武装破坏生态,凤凰星进入冰川时期。划破宇宙浩瀚的虚空,圣女季柔桑带着凤凰星球的超级人工智能“天泪神石”,来到蔚蓝星球的神州大地寻找生机,与兰国君王萧昱一见钟情。叛军将领鬼姣随之穿越虫洞追击前来。一时间销声已久的宝藏传说再度流传,兰、离两国对此纷争不断,据说得至尊宝藏者可得天下。

  • 缪芊芊请求萧凤青找到其兄长,承诺甘做任何事。缪家在离国已不复存在,缪芊芊又坠落江中,高嫣趁此催促顾清鸿成婚,却被顾清鸿以守丧为由推脱。离国将军周宁接过缪卫城军权,邀顾清鸿赴宴,萧凤青与周宁早有结识,也前往恭贺。席上,缪芊芊扮作蒙面舞女,顾清鸿见了心中生疑。宴散,周宁色心起带缪芊芊回房,缪芊芊骗周宁喝下下了药的酒。屋外传来女子呼喊,趁周宁出门查看,缪芊芊按萧凤青嘱咐,搜寻边防驻军图。屋外,周宁毒打歌姬,被萧风青撞见。萧风青一怒之下施移形异能出手拦下,痛打周宁。

  • 萧凤溟封聂无双为采女,欲带回兰国,聂无双这才知萧凤青原来是是兰国五王爷睿王,而萧凤溟则是兰国君王。聂无双随萧氏兄弟来到兰宫,以采女身份进入兰宫,和萧凤溟同乘而回,引得后宫风言风语。聂无双住进宜香苑,得侍女夏兰,不想主仆在宜香苑落住并不受善待,遭遇诗华等宫女欺负。离王高洋得知周宁被杀,认为顾清鸿包藏祸心,盛怒之下要一剑杀了顾清鸿,高嫣刀下拦阻,替顾清鸿求情开脱。高嫣引顾清鸿支房中,酒中下药,再提两人婚事,又遭拒绝。顾清鸿药力发作,误将高嫣当做缪芊芊,二人行周公之礼。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神州大地坐落在一颗湛蓝色的星球上,无数光年外,闪烁着一颗与它相似的星球——凤凰星。因过度武装破坏生态,凤凰星进入冰川时期。划破宇宙浩瀚的虚空,圣女季柔桑带着凤凰星球的超级人工智能“天泪神石”,来到蔚蓝星球的神州大地寻找生机,与兰国君王萧昱一见钟情。叛军将领鬼姣随之穿越虫洞追击前来。一时间销声已久的宝藏传说再度流传,兰、离两国对此纷争不断,据说得至尊宝藏者可得天下。

  • 缪芊芊请求萧凤青找到其兄长,承诺甘做任何事。缪家在离国已不复存在,缪芊芊又坠落江中,高嫣趁此催促顾清鸿成婚,却被顾清鸿以守丧为由推脱。离国将军周宁接过缪卫城军权,邀顾清鸿赴宴,萧凤青与周宁早有结识,也前往恭贺。席上,缪芊芊扮作蒙面舞女,顾清鸿见了心中生疑。宴散,周宁色心起带缪芊芊回房,缪芊芊骗周宁喝下下了药的酒。屋外传来女子呼喊,趁周宁出门查看,缪芊芊按萧凤青嘱咐,搜寻边防驻军图。屋外,周宁毒打歌姬,被萧风青撞见。萧风青一怒之下施移形异能出手拦下,痛打周宁。

  • 萧凤溟封聂无双为采女,欲带回兰国,聂无双这才知萧凤青原来是是兰国五王爷睿王,而萧凤溟则是兰国君王。聂无双随萧氏兄弟来到兰宫,以采女身份进入兰宫,和萧凤溟同乘而回,引得后宫风言风语。聂无双住进宜香苑,得侍女夏兰,不想主仆在宜香苑落住并不受善待,遭遇诗华等宫女欺负。离王高洋得知周宁被杀,认为顾清鸿包藏祸心,盛怒之下要一剑杀了顾清鸿,高嫣刀下拦阻,替顾清鸿求情开脱。高嫣引顾清鸿支房中,酒中下药,再提两人婚事,又遭拒绝。顾清鸿药力发作,误将高嫣当做缪芊芊,二人行周公之礼。

  • 为了选出兰国的“骠骑大将军”,兰王在军校场举办比武,云乐强拉聂无双前去。薛明义使诈助薛璧获胜,萧凤青察觉,上场击败薛璧。聂无双兄长缪明鹄是离国猛将,突出离军重重围剿,负伤逃往兰国。萧凤青曾承诺为聂无双找到兄长,故下落派人手追查,聂无双见萧风青寻问缪明鹄的下落。萧凤溟质问其为何出现在大会上,聂无双谎称自己央求云乐而来,被罚跪宜香苑到深夜。萧风青寻至宜香苑,为聂无双送来酥饼。聂无双再问缪明鹄下落,萧风青告诉聂无双自己派去的手下被缪明鹄甩掉,缪明鹄隐匿了踪迹。第二天,宛美人脸上突发红疹,断定是聂无双所为,欲毁聂无双容,萧凤溟出现制止。

  • 埋伏缪明鹄失利,太后欲以聂无双出宫做文章,皇后谎称聂无双在来仪宫,待太后亲自前往时,聂无双已随太医署草药车回宫。离国宫殿内,高洋怪罪顾清鸿擒缪明鹄不力,顾清鸿称缪明鹄中毒,命不久矣。睿王府内,缪明鹄身上的毒让太医束手无策。面对欲离开睿王府的缪明鹄,萧凤青告诉缪明鹄,他的妹妹已被自己救下。聂无双想方设法要见兄长一面,夏兰透露云乐公主可自由出入睿王府,打听云乐喜好后,做了纸鸢,引得云乐注意。云乐带聂无双前往睿王府挑萧凤青画像。

  • 自己打算离去,最后二人一起出宫。萧风青劝说萧凤溟要以直面太后、忠臣的压力,留下缪明鹄这员大将,并告知二人已经出宫。缪明鹄、聂无双遭顾清鸿埋伏,萧凤青、萧凤溟及时赶来解救。萧凤溟负伤,保下缪家兄妹,允缪明鹄以本名留在兰国,缪明鹄深受触动,与聂无双两人誓追随萧凤溟。聂无双负伤得萧凤溟身边照料,让云妃、淑妃等人感到不安。太后与薛明义对缪明鹄和聂无双也心生忌惮。另一边,兰国因顾清鸿伤萧凤溟,与离国断了邦交,离国边疆九燎虎视眈眈,处境危险。离王高洋兴师问罪,欲处置顾清鸿,再被高嫣保下,高嫣以离国受灾为由,让顾清鸿主持解救灾情,戴罪立功。

  • 宜香苑内,宫女们讨好聂无双,云妃也向聂无双送来礼物示好。诗华见风使舵,替聂无双换了上好被褥,夏兰指其过往所作所为,斥她假惺惺,羞愤之下诗华带宫女拳脚相向。前来示好的云妃听得前后原委,借势解围,欲杖责诗华。云妃特意为聂无双送上衣裳,探听三日来聂无双与萧凤溟的谈话,聂无双自知后宫中没有平白无故的好意,不卑不亢。萧凤溟有意培养自己的新军,重用缪明鹄,欲封缪明鹄为御林军副统领,太后对此心存防备。后宫中对于聂无双的谣言再度四起。淑妃向皇后嚼舌根,称聂无双与缪明鹄会威胁到薛、许两家军中地位,颠覆后宫。适逢后宫欲选一名妃嫔画像做成屏风送往九燎,以期被九燎王选中和亲,巩固邦交,聂无双想起儿时救自己的仙女嘱咐,以及自己在宫中的处境,主动请愿,希望以此远离后宫争斗猜忌,助兄长在兰国立足。

  • 萧凤溟力排众议,封缪明鹄为御林军副统领。云妃认为聂无双即将前往九燎,再无威胁。便向萧凤溟道出聂无双被宫女欺负一事,求萧凤溟加封聂无双,以讨好萧凤溟。萧凤溟听后封聂无双为聂美人,赐翠华轩作为住处。太后离间萧凤溟、萧凤青兄弟感情,警告萧凤溟要提防聂无双。云妃虽然在宜香苑替聂无双解围时,因为没有得到热情回应而气愤,但依旧打算接近聂无双。

  • 紫薇宫内,玉嫔叮嘱雅美人,太后不希望自己与人来往,不要招惹聂无双,否则会连累到她。萧凤溟在御园先后见聂无双、云妃,看到聂无双的荷包想起玉嫔,责备云妃竟许久不关心自己的姐姐。太后探知聂无双见过玉嫔,疑心聂无双是萧凤青派来调查季柔桑旧事之人。云妃心思深沉,假扮玉嫔试图套聂无双话,但并未获得什么消息。缪明鹄不愿聂无双将画像送往九燎,前来劝阻,聂无双决心坚定。翠华轩,夏兰告知送往九燎的礼车被烧,聂无双不用去九燎了。深夜,聂无双荷花池边揣度谁烧的九燎礼车,萧凤溟出现,运轻功带动滑翔器具带聂无双游览兰宫,在皇城之巅,萧凤溟向聂无双敞开心扉:只有与聂无双在一起时,才能找到做自己的感觉。

  • 离国,高洋告诉高嫣,至尊藏宝图一直在自己身边,顾清鸿所在淮南谢家后来又流转到缪家的藏宝图不过是当年老离王制作的赝品,意在动用各世家的贪念制衡各方。高嫣质问顾清鸿,兰国聂无双是否为缪芊芊,顾清鸿矢口否认,高嫣笑着告诉顾清鸿,自己在给离国逃往兰国难民布施的粥里下瘟疫之毒。大量带着瘟疫的难民前往兰离边界。高洋处斩雀鸟司掌事,放飞百鸟,试图以百鸟朝凤之像寻找凤凰。

  • 萧凤溟一行赶到东林寺,杜若研制药方,聂无双与清远去寻找药引,带药引归来,按方制成的药却未起药效。太后请求萧凤溟在自己死后善待王、许、薛三家。云乐以为将死,向缪明鹄表明心意,交换信物。顾清鸿寻聂无双送解药,以此赎罪,坦言并非自己下毒。聂无双向萧凤溟奉上药方。萧凤青讥讽聂无双成功讨好太后,聂无双争辩,萧凤青透露自己心意,强吻聂无双。

  • 萧凤青归来,问聂无双天泪神石主人的下落,两人向萧凤溟请旨搜查上元宫,聂无双得知天泪神石主人原来是萧凤青的母亲。萧凤溟带人搜查上元宫,太后发现大怒,但未加拦阻,搜查发现空无一物。萧凤青迁怒聂无双,愤怒离去。萧凤溟心存疑虑,欲从密道走向上元宫,在密道中发现放着季柔桑躯体的水晶棺,太后现身,萧凤溟质问下,太后坦白水晶棺深藏宫中多年,季柔桑容颜不老。

  • 萧凤青奉承宝婕妤,教唆她作梗,定要让聂无双无法被萧凤溟宠幸。宝婕妤误以为萧凤青对自己有意,还发现自己碰触萧凤青不会发红疹,大喜。聂无双途经,见萧凤青与宝婕妤亲昵,气愤提醒他天泪神石的主人才是他口中的至爱。另一边,缪明鹄难忘家仇,产生幻觉,看到自己死去的妻儿。云乐留饭菜和字条鼓励缪明鹄,缪明鹄不敢接受。离国,高嫣得知顾清鸿偷送药方,寻其对质,顾清鸿欲以命谢罪,高嫣威胁会另寻一个方式与他了断,与姣童计划进入兰宫。半夜天泪神石指引聂无双来到上元宫密室,见到季柔桑躯体。

  • 金銮殿上商议援离,萧凤青心知薛明义不舍得儿子上阵,假意推举薛璧带兵,让萧凤溟借势启用缪明鹄。萧凤溟前去查看新军,聂无双、萧凤青同往,途中分道而行,比试谁先前往营地,萧凤青分道独行,路上遇太后手下埋伏,天泪神石闪光,萧凤青启动异能击退刺客逃生,意识到太后对自己与皇上皆有杀心。皇后向萧凤溟谏言助萧凤青寻一心仪之人,让萧凤青安定下来。九燎粮草短缺,暂缓攻离,萧凤溟新军营训军,萧凤青欲放下季柔桑忌日凭吊,陪同前往,以保萧凤溟免受太后伤害。太后得知埋伏以失败告终,疑心萧凤青异于常人,命薛明义收买腐蚀新军。萧凤青剪光上元宫蔓珠花,太后得知,气急败坏。

  • 密室中,萧凤溟看着水晶棺,回想季柔桑曾给自己一滴血,教诲自己人的善恶在一念之差。瑶阁,萧凤青祭拜母亲,宝婕妤衣着清凉,夜寻萧凤青表爱意,被萧凤青裹被吊在御花园。后宫众人闻呼救声赶去御花园解救,宝婕妤谎称不知缘由睡梦中至此。另一边,高洋知实权在王太后手中,把和亲求援国书送给兰国王太后,向王太后表敬畏之心。鬼姣命姣童要盯着萧凤青,寻找圣女季柔桑和凤凰下落。兰后宫,玉嫔视力渐失,凌嬷嬷突然失语,杜若诊断为中毒所致。玉嫔心知是太后迁怒自己未能了结聂无双,下毒所致,凌嬷嬷大抵也是如此,但三缄其口。

  • 聂无双为清远指路,清远离开藏经阁,被上元宫宫人发现清远滞留,太后询问得知他误入经阁,罚杖责二十。聂无双因告诉萧凤青季柔桑身躯在上元宫,令太后一直怀恨在心。佛事结束后,太后赐茶聂无双,命她喝下以交换玉嫔以及嬷嬷的解药。聂无双报一死决心,饮下茶水,求不要难为缪明鹄。不想茶水无毒,太后欲借此提醒聂无双她勿多管闲事。聂无双扮作宫中杂役前去看缪明鹄,遇萧凤青,得知高嫣即将嫁入兰宫。

  • 姣童驱使天空之眼寻找到聂无双等人,操控天空之眼来控制宝婕妤,魅惑她杀死聂无双,情急之下,玉嫔发声,暴露了自己能说话的事实。众人试图制止宝婕妤,然而宝婕妤失去心智,眼中只有杀死聂无双一件事情,失足撞上自己的匕首殒命,萧凤青赶来,见状与聂无双、杜若等人立誓,守口如瓶。围猎之乱平息,众人回到兰宫中,查出草寇身份是离国流民,萧凤溟大怒质问薛明义安抚之事为何没有做好。太后认为萧凤溟仁政不利于事情处理,要求薛明义施铁腕,缪明鹄自荐揽过任务,利用流民开凿水库。

  • 离开上元宫时,聂无双撞见顾清鸿,回忆起他对自己做的一切,聂无双装作不曾谋面,以昭仪身份与他针锋相对。趁聂无双不在翠华轩,高嫣前来支走翠华轩公公杨直,窥视翠华轩,杀死白猫泄愤。高嫣的侍女从离国把一条毒性剧烈的毒蛇带到了兰宫,高嫣心生歹意。皇后备了点心与嫔妃相聚,高嫣放毒蛇潜入席间,毒蛇游走到聂无双与子琰身边。众嫔妃宴席因毒蛇引发骚乱。毒蛇游走到聂无双与子琰身边。聂无双为挡子琰,被毒蛇咬伤手臂,高嫣故作慌张,称要立刻砍下手臂防止毒性扩散,好在萧凤青及时赶到,厉声呵斥并出手阻拦,为聂无双吸出毒液。萧凤溟得知后,担心聂无双再受到伤害,下令自此用膳前太医署和御膳房要先用银针试毒,为聂无双取来冰蝉解毒。

  • 杜若以欺君之罪被带去面圣,萧凤青出面力保。萧凤溟觉杜家父女功大于过,特赦杜若穿女装供职太医署,罪责既往不咎。凌嬷嬷有意撮合萧凤青与杜若,装病将萧凤青引入太医署。萧凤青知道受骗,蓄意将杜若气走。杜之初心知杜若对萧凤青有意,告诫杜若远离萧凤青,以免惹上是非。杜若好奇询问季柔桑当年往事,杜之初严厉喝止。援离在即,皇后一心要为皇上分忧,以了却萧凤溟心愿,助萧凤青成家。

  • 兰军援离大军在上党郡短暂商讨,决定出兵攻打定州,为离国将士解围。兰、离大军与九燎激战。为大局,缪明鹄暂时放下私人恩怨与顾清鸿并肩作战。众妃东林寺祈福,聂无双拿着她人生中两个最重要的男人留给她的珍宝,思绪万千。离国定州、肆州遭受九燎强攻,眼看不支,萧凤溟、缪明鹄布战术支援,欲保定州、肆州两座城池。定州战场,萧凤青挑衅顾清鸿要以定州当作给粱国的谢礼,约定谁先夺得城墙军旗,定州城便归谁,不等顾清鸿回答,萧凤青起身夺旗,两人杀敌登城。

  • 高嫣与姣童被皇后宣到来仪宫对质,姣童划破手指证明自己是血肉之躯。皇后眼看姣童跟常人无异,当众呵斥聂无双。云妃买通太医署的人,查宝婕妤死因,发现另有蹊跷,认为与聂无双和玉嫔有关。与高嫣一同查看宝婕妤尸首,发现她并非死于刀伤而是匕首,决定以此为线索翻案,指认聂无双。皇后太后得知云妃查到的线索之后,心情大好,想借玉嫔只手夺走天泪神石,并借此事嫁祸给玉嫔。玉嫔为了长久得到自己的声音,听从姣童安排偷取天泪神石,被聂无双发现,一五一十告诉姣童和太后各自的阴谋,劝她离宫。

  • 为防酒中有异样,萧凤溟举杯撒地,敬死去将士。离王提出以武助兴,缪将军和顾清鸿比武。萧凤青发现剑上有毒,喝止比武。战事告捷,萧凤溟命兰军将缪家被乱葬的白骨掘出,如数安葬,缪眀鹄感激涕零,誓死效忠兰国。萧凤青回兰国途中,遇鬼姣。鬼姣试图拉拢萧凤青,被萧凤青断然拒绝,二人施异能,大战一场。云乐在东林寺为兰军祈福,清远告诉云乐,大军凯旋归来。

  • 王太后带萧凤青等人去密室寻季柔桑,来到密室后却看到水晶棺已空。太后惊恐,命封锁宫门,欲拿下萧凤青,弓箭手纷纷放箭,聂无双欲以身档箭,萧凤青施异能阻止乱箭,众人诧异。太后不惊反笑,言语欲离间萧凤溟、萧凤青兄弟间的信任,称自己不过想引出季柔桑,却不想季柔桑并不在乎睿王生死。萧凤青甩开太后一行,登画舫,伤心欲离开,临走前留给萧凤溟三个锦囊。聂无双想起季柔桑不可动情的告诫,并未上船,而杜若奉皇后命请脉随萧凤青上船离去。朝中一班老臣对缪明鹄、聂无双二人心怀戒心,萧凤溟陷入多个难题。萧凤溟在御书房与大臣议事时,陆续打开三个锦囊。缪明鹄家,云乐为缪明鹄抓鸡熬汤,太后上门拜访,言语间欲将云乐许配给缪明鹄,云乐心喜而羞,缪眀鹄暗暗感到此事定是太后的阴谋,个中利害关系并不简单。

  • 萧凤青到来,背云乐散心,云乐告诉萧凤青其实知道自己与缪明鹄婚事的利害关系,但希望能够把握自己的幸福。萧凤青察觉姣童天空之眼,让云乐先离开,自己前去追姣童,两人交手。清远听得响动,前来制止,被姣童击入水中。小凤凰救起清远。薛璧从聂无双府中把酒带给云乐作为贺礼,两人相互祝福对饮,不料酒中被施合欢散,两人醒来后,云乐痛哭,薛璧慌乱。太后派李公公率人强行把缪明鹄带走,被王世杰发现。

  • 聂无双为大局考虑,甘愿咽下委屈让云乐误解。云乐在房中不断流泪写字,欲忘却缪明鹄。太后把薛璧从天牢放出,同意将云乐嫁给薛璧,但以此为条件,要求薛明义诚实回答,当年云乐的孪生兄长云安出生夭折真相。太后回忆当初先帝告诉自己皇子已死,萧凤溟此后是自己唯一孩子时的冷漠,为如今云乐处境悲切。德顺奉萧凤青命调查宫中宦官,杜若发现,一宫女随太医署送草药的马车偷偷出宫,问明原委的杜若赶到睿王府。聂无双等人知道真相,原来皇后为使缪明鹄不入太后一党,而酒中下药。

  • 云妃让玉嫔顶替自己,欲图鸠占鹊巢,换来皇嗣,雅美人在旁偷听到云妃与玉嫔的对话,心中大骇。云妃怀龙嗣的消息传开,淑妃幸灾乐祸,认为聂无双定因云妃怀孕不悦,太后听了淑妃的话,讽刺她无能,肚子不争气。凌嬷嬷请聂无双来瑶阁。凌嬷嬷在聂无双面前拿出季柔桑给萧凤青做的衣服,望聂无双教杜若女红,让未来的睿王妃能够接替季柔桑为萧凤青缝衣,以此暗示聂无双,并望聂无双以后不要再影响萧凤青。

  • 聂无双探望玉嫔,察觉假玉嫔(云妃)对雅美人态度蛮横,对假玉嫔(云妃)生疑。云妃暗自为自己假扮怀孕的麻烦感到头疼,心生一计,借口姐妹情深,求萧凤溟让玉嫔搬到自己住处,实则为方便随时角色调换。姣童分别找玉嫔和云妃,利用两人偷龙转凤一事的各自忧虑,命她们为自己行事,给两人各一副金手套。萧凤溟前往云妃的明芙宫,想到云妃有身孕,移步去找玉嫔,云妃得知后心生嫉恨。杜若为高嫣请脉,感知高嫣怀孕不止三个月,入宫前便怀上身孕,心中大惊。杜若吐露给杜之初,杜之初也将自己知道的秘密告诉杜若,太后为了嫁祸睿王毒死了司衣房掌事。

  • 船上,萧凤青借酒浇愁,天泪神石落入水中。天泪神石飞向远处山洞中的季柔桑。来仪宫中,皇后再与萧凤溟谈及萧凤青的婚事。皇后借郊游为萧凤青选妃,为使萧凤溟皇后安心,萧凤青选定杜若。杜若与萧凤青大婚,萧凤青冷漠告诉杜若,自己只是不得已,甩开杜若独自走出寝房,杜若强称自己为保父亲,也是不得已。夏兰附和宫中气氛,称睿王大喜意气奋发,见聂无双面容忧愁,自知说错了话,聂无双强称只要萧凤青能够幸福就好。杜若、萧凤青妃向后宫一众敬茶行礼,假装恩爱,高嫣赏赐杜若玉镯。礼散,高嫣讽刺聂无双如今爱而不得,炫耀自己身份尊贵,能买通任何人,聂无双言辞强硬回应,指其根本不懂得爱。

  • 在沐春轩,萧风青命德顺换自己衣服顶替,萧凤青只身回到薛府抄查薛府。薛明义带萧凤溟前往粮食汇集的粮仓,谎称是最小的一个粮仓。萧凤溟事前让丁克勇前往其他粮仓,发现被填满砂石。薛明义东窗事发,谎称之前起了大火,被萧凤溟揭穿。薛璧回府,见缪明鹄等人在搜府,正欲发作,官兵砸墙金砖现,发现三个暗道,查获珍宝和受贿账本,薛璧惊。薛明义败落,太后将子琰控制在身边,皇后极力恳求太后,太后道出自己知道皇后给云乐下药,严厉斥责,不予理睬。薛家被抄家,薛明义被送往大理寺。薛明义被拔除,太后与李公公商量应对之策,太后决定对缪眀鹄动手。云乐偷听到太后的计划,知晓要对缪明鹄动手,扮男装去通知缪明鹄。太后将计就计,诬陷缪明鹄与云乐私奔,借势要杀缪明鹄,云乐晕厥。

  • 皇后禀明众人,聂无双没有伤疤,杜若一旁帮助袒护,高嫣、太后心疑。云乐醒来,想见萧凤溟,云乐告知萧凤溟事情原委,为缪明鹄洗清罪名。杜若要看萧凤青中箭之后的伤势,被挡在门外,房中萧凤青能量发生变化,杜若进房强行查看伤势,发现伤口已经消失,萧凤青冷淡对待杜若,说自己是个异类,杜若抱住萧凤青,表示要为他做个假伤口掩盖,萧凤青挣脱离开。宫中政权争斗气氛愈盛,萧凤溟回忆太后儿时带自己坐上龙椅的情景,此时太后也一夜未眠。薛明义为自保求见太后,要告诉太后当年夭折的皇子事情真相。

  • 聂无双关心萧凤青伤势。凌嬷嬷告诫萧凤青不要再得罪太后,告知萧凤溟的身世秘密,皇上不是太后的亲生儿子,而是凌嬷嬷姐姐的儿子。杜若和萧凤青坐在屋顶,萧凤青触碰杜若,感受杜若的心声,知晓杜若对自己一片痴心。萧凤溟御书房批阅奏折,聂无双在旁分忧,聂无双向萧凤溟谈及自己对宫中异象的看法,认为与季柔桑、太后无关,但确是人为所致,其目的是离间人心。萧凤溟猜到此事与高嫣有关,向聂无双嘱咐,倘若自己有何不测,要聂无双离开兰宫,聂无双心意坚定表明留意,萧凤溟拥聂无双入怀。杜若找聂无双请教女红,聂无双将自己所缝拆除,希望一针一线都是睿王妃所缝。杜若告诉聂无双高嫣的身孕秘密。高嫣见假云妃(玉嫔),支开旁人,点破她是玉嫔,威胁要玉嫔与自己一起对付聂无双。佛堂中,薛明义乔装到来,拜见太后。王太后质问当年的皇子如今下落,薛明义要求官复原职,才会告知一切。薛璧探望薛明义,薛明义命薛璧修建祖庙并盯好清远和尚,称这是东山再起的关键。

  • 缪明鹄出现制止薛璧,并警告薛璧不准再伤害云乐,薛璧心怀怨气离开。后宫花草枯萎之谜未解,萧凤青全力查寻原因。萧凤青发现姣童用药水作破坏,施异能打斗之间,夺过药水灌入姣童口中,姣童现金属身躯,逃走。季柔桑以幻影身姿出现在萧凤溟面前,告知萧凤青是凤凰星君王,终要离开兰国。宫中异象的破解之法,须处子身女子浇灌。萧凤青查觉动静,施异能听到季柔桑和萧凤溟所谈。御花园,宫女浇灌植被,百花再度开放。皇后说妃嫔中,只有聂无双和杜若的浇灌见效,萧凤青、萧凤溟听到后,各自心中明白了其中的秘密。萧凤青寻聂无双,欲重新开始,聂无双痛苦拒绝,杜若在一旁目睹。北离使臣送来安胎药,告知高嫣,顾清鸿已经挂印辞官,消失十日了,离王正在缉拿顾清鸿。顾清鸿飞箭传书,约聂无双到东林寺了断恩仇,聂无双通知缪明鹄。

  • 假云妃(玉嫔)被迫在茶中下毒,递给聂无双,聂无双将喝之时又忍不住阻止,道出一切。顾清鸿来到桃林,高嫣代聂无双前去赴约,顾清鸿见高嫣欲走,高嫣以腹中孩子挽留,顾清鸿却执意要将性命还给聂无双兄妹,高嫣绝望拿刀刺向顾清鸿。高嫣向聂无双绝望认输,欲喝下疯癫之药,以嫁祸聂无双,聂无双言语激将,高嫣含恨放下轻生之念。云乐发现薛璧欲劫持清远,打晕薛璧,解救清远。顾清鸿寻缪明鹄求死,缪明鹄砍数剑,清远、云乐赶到夺剑,慌乱中清远误伤云乐。姣童出现并救治重伤的顾清鸿。

  • 季柔桑命小凤凰去找萧风青,小凤凰途中发现了被关押的清远。清远因为误伤云乐,被带回建康关押到了大理寺。上元宫,太后梦到满脸是血的清远,惊醒。醒来发现自己的被子及宫中一份点心消失,周遭还有很多鸡的脚印。牢中,清远发现自己居然有了被子和点心,感叹佛祖灵验。下人发现了上元宫丢失东西的所在,太后前去天牢问罪,看到熟睡的清远,竟然想到云乐,突然晃神,回神之后直接离开了大理寺。凤凰找到萧凤青,开心飞扑过去,却被萧凤青一掌打飞。夏兰向聂无双提起清远遭遇,聂无双命御厨做素菜送往清远牢里。

  • 缪明鹄新兵营发现军中有离国细作,王僧辩证实兵部有离国细作,萧凤溟决定先不打草惊蛇。聂无双在小亭躲雨遇高嫣,高嫣道出缪卫城和顾清鸿都是高洋棋子,当年是高洋指使缪卫城去抄了淮南谢家,高嫣救了谢成轩(顾清鸿),高洋一手设计的缪家满门抄斩的惨案。聂无双不愿回忆,冒着大雨离去,高嫣得意的笑容消失,感觉让聂无双难过自己并不开心。子琰玩耍时摔倒,萧凤溟叮嘱子琰“男儿流血不流泪”,回想起自己儿时先皇嘱咐。姣童与萧凤青、萧凤溟一战,离、兰两国态势严峻。

  • 萧凤溟回宫路上遇到刺客,一番交手,刺客如数死去,唯一的活口也自尽了,萧凤溟下命不得宣扬。想到薛明义的回答和当初看到的先王留下的经书,疑心清远或许真的不简单。太后指使杜之初,让杜若给萧凤青下毒,杜之初心知自己活不了几日。被软禁的薛明义一直卧床不起等候大局变动,李公公禀报太后称马进誓死效忠太后,王太后萌生夺权最后一决的计划。 接到王太后杀萧凤青的命令,杜之初陷入两难。一番抉择,杜之初心知自己难逃一死,独自前往翠华轩,告知聂无双先帝秘事,原来先王找回水晶棺是为了控制季柔桑,担心等萧凤青长大季柔桑会回来毁灭粱国。

  • 太后与高嫣密谋,将有夺权大动作。德顺将自己与夏兰名字刻在树上,说这样下辈子就能在一起。聂无双在树上刻下自己名字与下“萧凤”二字后犹豫,感到异动,回神发现被补上“青”字,误以为萧凤青所为。德顺禀告萧凤青树上刻字一事,以为聂无双所刻,情难自抑。王太后安排萧凤溟一行皇陵祭祖,云妃,高嫣和云乐没有随行。临走时,太后也称身体抱恙不往。去皇陵路上萧凤溟给聂无双一封无字信,萧凤溟告诉她遇水则显字,如有变故打开此信。皇陵前,祭祖仪式过半,众人果然遭袭。

  • 杜若替萧凤溟把脉发现他余毒未解,太后定是对萧凤溟和缪明鹄的解药做了手脚,杜若想带走萧凤溟的药渣检查,不料被李公公发现截下。云乐在上元宫得知太后对皇上意图不轨。姣童回到高嫣身边告诉顾清鸿的下落,高嫣要姣童找出聂无双尸首,要确认聂无双已死。王太后控制太医署,命人把守御书房。萧凤溟与缪明鹄所中之毒迟迟不解,愈发严重。清远为找父亲,更名秦渊在太医署当差许久,得知萧凤溟中毒。煎药时,秦渊(清远)不小心把给萧凤溟的药打翻,发现萧凤溟喝的药有所不同,托夏兰把药渣给杜若,杜若发现萧凤溟喝的解药中缺了一味药。

  • 高嫣见状欲替萧凤溟把脉诊治,萧凤溟拒绝。萧凤溟身体每况愈下,朝中太后一派党羽开始猖獗。缪明鹄对于搜救毫无进展深感不满,薛璧副将赵恒称天降大雪悬崖陡峭,搜救困难,消极对待。薛璧前来挑衅,说时局变动,今非昔比,怂恿缪明鹄自己去搜救。杜若一面送千年人参给太后,假意投靠。另一面冒险扮作宦官,接近萧凤溟,告知他的药与他人不同,若不解十天后就无药可救。萧凤溟告诉杜若,自己早已察觉,现在要演完这场戏,看清这场政变。杜若奉上解药,请萧凤溟保重龙体。

  • 驸马府,薛璧欲丢了缪明鹄画像的纸鸢,云乐阻止。云乐质问薛璧宫中一切原委,薛璧本性暴露,告诉云乐,背后的主使是太后,薛家将重拾一切。聂无双隐约感到,老铁十分眼熟,似曾相识,老铁心中一震,含糊搪塞,告诉她曾有一落难之人也在这里住过。皇后带子琰看望萧凤溟,萧凤溟嘱咐皇后,务必要守住云妃的皇嗣。杜若向萧凤溟复命,也感到萧凤溟身体越来越差。杜若研制宁息散与其解药,以夏兰试验,以求力挽狂澜拯救萧凤溟。淑妃给假云妃(玉嫔)送来点心,欲让假云妃(玉嫔)搬到辛夷宫,假云妃(玉嫔)拒绝,淑妃用武力胁迫,企图占有皇嗣。

  • 萧凤青告知薛璧之言,让他自辨真假,清远信为真,认为薛明义是自己父亲。夏兰不愿与常亨结对食,找杜若救助,杜若将宁息散在夏兰身上试验,助她假死,来测试宁息散功效。姣童发现聂无双下落,前往与老铁(顾清鸿)打斗。老铁(顾清鸿)受伤,聂无双发现老铁就是顾清鸿,欲将其手刃,想起高嫣告诉自己,顾清鸿也只是一颗棋子,转念停下了手。姣童告知高洋兰宫局势,高洋命姣童通知高嫣,定要在萧凤溟死之前把藏宝图寻出。鬼姣道出凤凰星的存在,粉饰为天外强国诱惑高洋,承诺必带高洋前往。国师鬼姣施黑洞异能将高洋带入兰宫和高嫣见面,二人密谋利用王太后达成目的。太后命李公公布下天罗地网等萧凤青回来,将其拿下。

  • 萧凤溟送秦渊(清远)出宫令牌。秦渊(清远)替薛明义送饭时,薛明义扮作慈父骗秦渊(清远)信任,秦渊(清远)与其相认。聂无双感到睿王府,杜若回睿王府见聂无双,二人因误会举剑相向,此时萧凤青出现阻止,让杜若以太医身份将聂无双、萧凤青二人带进宫。兰宫郊外,萧凤溟将遗照托付给缪眀鹄,传位萧凤青。杜若官复原职,在皇上药中下了宁息散,聂无双来到睿王府,质问杜若夏兰为何会死,二人刀兵相见,萧凤青赶来阻止二人。姣童驱使天空之眼在皇上药中下毒,太后亲自前往龙吟殿,替萧凤溟喂药,太后以子琰相逼,问萧凤溟先帝所告知的关于藏宝图的秘密,萧凤溟不答,太后道出萧凤溟并非自己所生,萧凤溟心痛望向太后,让她喂自己最后一碗药后离世。太后受多年养育感情触动,抹去泪痕走出龙吟殿并宣布兰王驾崩,试图潜入皇宫的萧凤青等人在宫门口听到丧钟,城门关闭。

  • 老铁(顾清鸿)提议自己以领赏为名,带聂昭仪前往宫门,待开门之时缪眀鹄与睿王带兵攻入。太后再问薛明义萧云安下落,薛明义谎称他的次子薛晖便是太后的亲生儿子萧云安。老铁(顾清鸿)依照计划带着聂无双来领赏,高嫣听闻顾清鸿前来,命打开城门,萧凤青、缪明鹄带众将士杀进宫。萧凤青质问太后兰王为何会死,太后反诬陷季柔桑,以萧凤青心存不轨为由,命薛璧拿下萧凤青,危急时刻缪明鹄拿出萧凤溟遗诏,宣读立萧凤青为新君,太后下令把遗诏拿去大理寺验明真伪。此时清远呈上萧凤溟所服解药的药渣,指控太后谋害兰王夺权篡位,太后将一切所作所为嫁祸陈太医,命薛璧捉拿陈太医。另一边,聂无双跪在萧凤溟遗体前,悲痛思忆与萧凤溟的过往,内心痛苦自责。王太后夺权不得,萧凤青继承遗诏与王太后继续争斗,阻止其野心。

  • 薛明义命薛璧在拿到包袱后,除掉清远。清远带着包袱前来,薛明义打发薛璧送清远离开,清远想起聂无双的叮嘱,借故溜走。太医署,聂无双前来,请求杜若道出高嫣怀的不是萧凤溟之子真相,并告诉杜若杜之初死前遗言,承诺定会让睿王忘记自己。太后主持国丧之事,安排后宫嫔妃去留,聂无双请命为萧凤溟殉葬,萧凤青厉声出言制止,太后封聂无双为莲妃,允聂无双殉葬。杜若回忆让萧凤溟服下宁息散,此药能使萧凤溟假死,但杜若研制解药不知是否有效。杜若前去看望众人以为已死的夏兰,发现秦渊(清远),杜若认出秦渊就是清远。国丧将至,聂无双殉葬在即,萧凤青命德顺请聂无双来龙吟殿,聂无双称病不见。翠华轩里,聂无双把自己的首饰分给宦官、宫女们,打点后事。萧

  • 杜若遵萧凤溟旨意,在入棺前最后的时机,把解药送进萧凤溟口中。国丧前夜,聂无双告别缪明鹄,两兄妹相拥而泣。聂无双一早梳妆,太监送来长休饭和永眠酒,聂无双忆与萧凤青、萧凤溟种种过往。天明,众人出发前往皇陵,太后授意薛明义带薛晖同往。萧凤青读悼词,聂无双独自踏入皇陵殉葬,在皇陵关上的最后一刻,萧凤青随聂无双进入皇陵。太后告诉众人萧云安就是薛晖,是继承兰国大统之人。此时云乐拿密诏告诉太后,清远才是太后儿子,正在皇陵之中。太后得知后恍然大悟,命众人设法打开皇陵,薛明义试图挽回局面,坚持称清远是自己的孩子。太后命薛晖当场滴血认亲,发现云乐与薛晖二人血液并不相融。薛明义狡辩不认,太后谎称萧云安脚底有胎记,薛晖听闻之后自乱阵脚,仓皇求饶,薛家的阴谋彻底败露。眼看事迹败露,薛明义玉石俱焚,道出太后弑君真相,太后将薛晖当场斩首。

  • 杜若道出夏兰假死以及萧凤溟喝下宁息散真相,众人惊诧。皇陵中清远误触机关,皇陵密封,太后大惊失色,呼喊云安。皇陵机关陷阱激活,萧凤溟醒来。四人一路越过机关,危急时刻,萧凤溟将三人推出陷阱,自己跌落皇陵内。三人逃出,皇陵崩塌,地震山摇,另外的出口也被封死。萧凤青认为清远是太后夺权的关键棋子,欲杀清远。此时太后赶到阻止,萧凤青胸口一箭,太后欲下杀手。皇陵中,萧凤溟陷入梦境,置身太空飞船中,各种画面片段一一闪过。姣童天空之眼出现,察觉萧凤溟体内有圣女血液,再下杀手,萧凤溟体内圣女血液能量激发,击退天空之眼,引来冰蝉,救治萧凤溟。

  • 鬼姣向高洋展示天军实力,天军以一敌百,离王高洋对兰国的战意大盛。姣童带回近来兰国的消息,高洋命姣童嘱咐高嫣一切以寻找藏宝图为主。高洋命手下季铮征收重税以供军需,备战攻兰。兰宫内,季柔桑在聂无双面前现身。清远恳求萧凤溟饶过太后,萧凤溟应允,感叹自己想修母子之情却没有缘分,羡慕清远从太后身上得到关爱。太后在一旁听到,动容落泪。离国发来国书,高洋称欲来兰国道贺萧凤溟平定政变,兰国探子报高洋带了一件秘密武器随行。萧凤溟告诉皇后,自己在宫中见过季柔桑的幻影,对季柔桑的能力和欲图深感迷惑不安。一旁淑妃偷听到这些谈话,让侍女在建康城内散布聂无双是妖女的谣言。辛夷宫,淑妃借民间流言在萧凤溟面前诋毁聂无双。

  • 远在数千光年外的凤凰星,因过度武装破坏生态,进入冰川时期。圣女季柔桑带着凤凰星球的超级人工智能“天泪神石”,远赴另一星系的蔚蓝星球寻找生机,叛军将领鬼姣随之追击前来。兰王萧煜狩猎,遇季柔桑,惊为天人,与之生下五皇子萧凤青。季柔桑为逃避鬼姣追踪,将“天泪神石”交给五岁遇溺女孩缪芊芊。二十年后缪芊芊举家被灭门,坠江后为兰国睿王萧凤青所救,“天泪神石”再现,唤醒他体内的能量。缪芊芊以聂无双之名重生入兰国,在兰国步步为营,与萧凤青、萧凤溟展开三角虐恋。鬼姣潜伏离国,利用 “至尊宝藏”传说,掌控离王高洋、高嫣兄妹,引发人性、宫廷、国家、星球之间的斗争。聂无双、萧氏兄弟等人,为阻止鬼姣,保卫国家百姓,将如何艰难抉择?

  • 萧凤溟誓要找到杀害太后的凶手,皇后在太后手中发现淑妃的耳坠,皇后掩住惊惶,将耳坠藏起。太后死后,云乐欲把太后生前所戴佛珠放在季美人灵前忏悔,萧凤青应允。皇后假约淑妃去御花园,趁辛夷宫无人,翻找淑妃首饰,对比发现耳坠果然是淑妃的。老铁(顾清鸿)寻找缪明鹄,告知有人绑了许多铁匠,离国国师曾经现身。城门口,丁克勇与薛璧检查离王使团,薛璧对萧凤溟怀有恨意,有意放行,离王向薛璧出言夸奖,暗示招揽。缪明鹄向萧凤溟禀报老铁(顾清鸿)所说之事,认为高洋必有蹊跷,王世杰来报,离国使团已进入兰国,萧凤溟命捕获所有查明的离国细作,注意高洋动作。高洋见萧凤溟,假意道贺,借机提议两国将士切磋。在御花园,高洋见到聂无双,出言轻薄。

  • 老铁(顾清鸿)试图前去毁坏高洋制兵器之处,高嫣阻止。聂无双告知高嫣,她被鬼姣所骗,高嫣不信。此时老铁(顾清鸿)离去,高嫣胎气动。皇后、聂无双送高嫣回宫,马车上,高嫣的孩子秦儿出世。离王高洋在军校场的挑衅触怒萧凤溟,兰宫内,萧凤溟要高洋一个交代,高洋在金銮殿上冷血杀掉了自己的御前侍卫应辄,欲抵丁克勇之死。萧凤溟不愿两国交战,百姓遭受战乱,故命高洋离开,警告其十年内不准踏足兰国土地,而高嫣则关押兰宫十年,高洋强压怒气离开。出城时薛璧护送高洋,高洋言语收买薛璧,薛璧果断投诚。老铁(顾清鸿)来到高洋打造天军之地,欲摧毁天军。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