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后妈的春天 立即播放

电视剧 40集全 热度 1799

地区:内地

导演: 陈朱煌

类型:家庭 /年代 /言情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江西卫视

简介: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少女春云为了追求自己的爱情,冲破种种阻碍,终于和心上人方皓民结为连理。可皓民不幸过世,春云毅然面对皓民遗留下来的各种困难,照顾着几个与自己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她怀着仁慈善良的心,...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40/共4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旧社会有权有势的老爷娶个三妻四妾是稀松正常之事,赵老爷与赵夫人结婚多年迎娶一个小妾,小妾名叫包翠花,包翠花生得年轻漂亮深获赵老爷喜爱,赵老爷不顾赵夫人反对雇了轿夫迎娶包翠花。轿夫铁胜与三个伙伴好不容易将包翠花抬到赵府门外,因为体力不支铁胜一不小心提前放下轿子,坐在轿子里面的包翠花猝不及防摔了出来,站在赵府门外看热闹的百姓们认为包翠花从花轿跌出来是不祥之兆。赵老爷从府中走出来目睹包翠花跌倒,心急如焚快步上前扶起包翠花,包翠花已经怀上了赵老爷的孩子,赵老爷又气又急责骂铁胜没有好好抬花轿,铁胜性子直与赵老爷对骂,赵老爷唤来几个手下将铁胜扭送到警局。

  • 赵宏海去世不久,包翠花产生离开赵家的打算,赵夫人一直排挤包翠花,赵宏海去世之后赵夫人愈发仇恨包翠花,赵老爷不愿意包翠花离开赵府,决定把赵家的管理权交给包翠花。赵彩云在房外听得一清二楚,赶紧回到母亲赵夫人房间将听到的内容说了一遍,赵夫人得知赵老爷想把赵家管理权交给包翠花,气怒交加下床想找包翠花算账,因为身体虚弱赵夫人被子女扶回床上,上床不久赵夫人含着一口怨气离开人世。赵夫人去世不久,赵老爷将子女唤到身边提醒把管理权交给包翠花,赵彩云不同意父亲的决定,当着父亲的面痛骂包翠花是打渔女身份低微,赵老爷见赵彩云侮辱包翠花的尊严,勃然大怒煽了赵彩云一个耳光。

  •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少女春云为了追求自己的爱情,冲破种种阻碍,终于和心上人方皓民结为连理。可皓民不幸过世,春云毅然面对皓民遗留下来的各种困难,照顾着几个与自己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她怀着仁慈善良的心,教给这些孩子们为人处事的道理,陪着他们慢慢长大。孩子们开始时并不懂事,经常与春云闹不合,在春云孜孜不倦的教导中,他们一点点地成长起来。但是,奈何春云的舅舅不学无术,教坏了其中一个孩子志强。春云为了让志强回头,不顾一切帮助他,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教会了他做人的道理。最后,一家人围在春云的病榻前,悉心地照顾着自己的母亲。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旧社会有权有势的老爷娶个三妻四妾是稀松正常之事,赵老爷与赵夫人结婚多年迎娶一个小妾,小妾名叫包翠花,包翠花生得年轻漂亮深获赵老爷喜爱,赵老爷不顾赵夫人反对雇了轿夫迎娶包翠花。轿夫铁胜与三个伙伴好不容易将包翠花抬到赵府门外,因为体力不支铁胜一不小心提前放下轿子,坐在轿子里面的包翠花猝不及防摔了出来,站在赵府门外看热闹的百姓们认为包翠花从花轿跌出来是不祥之兆。赵老爷从府中走出来目睹包翠花跌倒,心急如焚快步上前扶起包翠花,包翠花已经怀上了赵老爷的孩子,赵老爷又气又急责骂铁胜没有好好抬花轿,铁胜性子直与赵老爷对骂,赵老爷唤来几个手下将铁胜扭送到警局。

  • 赵宏海去世不久,包翠花产生离开赵家的打算,赵夫人一直排挤包翠花,赵宏海去世之后赵夫人愈发仇恨包翠花,赵老爷不愿意包翠花离开赵府,决定把赵家的管理权交给包翠花。赵彩云在房外听得一清二楚,赶紧回到母亲赵夫人房间将听到的内容说了一遍,赵夫人得知赵老爷想把赵家管理权交给包翠花,气怒交加下床想找包翠花算账,因为身体虚弱赵夫人被子女扶回床上,上床不久赵夫人含着一口怨气离开人世。赵夫人去世不久,赵老爷将子女唤到身边提醒把管理权交给包翠花,赵彩云不同意父亲的决定,当着父亲的面痛骂包翠花是打渔女身份低微,赵老爷见赵彩云侮辱包翠花的尊严,勃然大怒煽了赵彩云一个耳光。

  •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少女春云为了追求自己的爱情,冲破种种阻碍,终于和心上人方皓民结为连理。可皓民不幸过世,春云毅然面对皓民遗留下来的各种困难,照顾着几个与自己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她怀着仁慈善良的心,教给这些孩子们为人处事的道理,陪着他们慢慢长大。孩子们开始时并不懂事,经常与春云闹不合,在春云孜孜不倦的教导中,他们一点点地成长起来。但是,奈何春云的舅舅不学无术,教坏了其中一个孩子志强。春云为了让志强回头,不顾一切帮助他,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教会了他做人的道理。最后,一家人围在春云的病榻前,悉心地照顾着自己的母亲。

  • 孙强怂恿赵宏云与赵彩云偷走赵家公章以及地契,赵老爷察觉到家中有异常情况,赶紧在包翠花的搀扶下向库房走去,几个家丁站在楼下议论孙强与赵家子女分财产的事情,赵老爷压低声音叮嘱几个家丁不要出声,以免惊动在楼上计划分家财的赵宏云。赵宏云与赵彩云瓜分财产生矛盾发生争吵,赵老爷推门进屋怒斥孙强身为赵家仆从企图侵吞赵家财产,孙强已经得到赵家的公章提醒赵老爷必须分财产给子女,赵彩云趁机在父亲面前痛骂包翠花身为后妈多年以来一直在虐待她,赵老爷知道包翠花是在保护赵彩云,赵彩云非但不领情反而恩将仇报,赵老爷气从中起吐出一口鲜血倒在椅子上,包翠花吓得赶紧扶赵老爷回房间。

  • 翠花只为看赵世一最后一眼,不顾众人的责骂。天降大雨,将众人赶走,独留翠花,春云与大元。翠花为世一入土为安,不断敲门求赵家怜悯。孙强让追债之人将大元赶出厦门,大元被吓得连忙带着翠花与春云离开了厦门。十年后,春云成为了一个亭亭玉立的渔家女。她捕了鱼拿到集市卖以贴补家用。而大元则是因为再去赌博,被要债的人追打。春云只能拿卖鱼赚来的钱为大元赎身。大元窃喜之时反遭春云质问,大元好吃懒做,只好赌博。翠花在家担心之时,春云回到家中,二人正准备做饭,翠花将世一留给她的扳指弄丢,翠花十分担心,春云赶紧帮忙寻找。大元回来,说漏自己还在赌博之事,翠花气的打起大元来。夜深,春云还未找到戒指,翠花非常伤心。大元还在冷嘲热讽一番之后又偷偷前往赌场。翠花还在感怀身世,春云则在一旁劝说翠花,但依旧无法令翠花释怀。

  • 春云带着皓民回来,大元与皓民相认,大元叫嚣让皓民夺回当年属于翠花的赵家财产。怎知赵家已经破产,彩云在皓民的手下做事,而大元则是抱怨着生活困苦,翠花想去给赵世一上坟,怎知已经无人知道赵世一的坟在哪,翠花很是伤心。大元处处想着向皓民要钱,皓民则想着伤好后回厦门,报答翠花与春云。大元日日在赌场中赌博,怎知这赌场竟然是铁雄的赌场,大元输光之后,被赌场的人抓住,春云前去救援,铁雄看上了春云的豪气,心生一计,放了大元。大元回到家,被翠花与春云责怪,大元不听。春云与皓民交流渐渐多了,产生了感情。翠花看在眼中,心中甚是感伤,找到机会便劝春云,甚至逼春云发誓,不要做他人后妈。皓民伤好之后,回厦门去了,告别之时,与春云惜惜依别。春云伤心曾经对母亲所发誓言,伤心自己对皓民的感情,望海而泣。

  •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少女春云为了追求自己的爱情,冲破种种阻碍,终于和心上人方皓民结为连理。可皓民不幸过世,春云毅然面对皓民遗留下来的各种困难,照顾着几个与自己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她怀着仁慈善良的心,教给这些孩子们为人处事的道理,陪着他们慢慢长大。孩子们开始时并不懂事,经常与春云闹不合,在春云孜孜不倦的教导中,他们一点点地成长起来。但是,奈何春云的舅舅不学无术,教坏了其中一个孩子志强。春云为了让志强回头,不顾一切帮助他,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教会了他做人的道理。最后,一家人围在春云的病榻前,悉心地照顾着自己的母亲。

  • 春云赶回家中一切告诉翠花,翠花与春云在家不知所措。二人打算坐船离开,春云先去码头找船,翠花正准备离开时,大元赶回。铁雄迎亲的队伍来到门口,翠花在门口挡住众人,铁雄先礼后兵,抓出大元,拉翠花与大元巡街。铁雄得到消息,春云正在码头,立刻带人前往码头抓人,争执之下铁雄棍打翠花与大元,春云无奈,只能被铁雄五花大绑的回去。 海滩上,翠花重伤不起。而春云则被铁雄绑着进入了铁雄家。春云为了回去看翠花一眼,撞墙以示名节,而铁雄则让人驾着昏迷的春云完成了婚礼。洞房之时,春云与铁雄正争执之时,皓民突然闯入,打晕了铁雄,带着春云离开。铁雄带人围捕,追上春云之后,铁雄认出救春云之人是方家老板皓民,正要抓住他们之时,皓民开枪打伤了铁雄并带着春云离开。

  • 翠花再次劝春云不要再做后妈之后去世。趁着铁雄伤势未愈,赌场未开张之时,皓民办完了翠花的丧事之后,连忙带着大元与春云去厦门。回到厦门,春云来到过去住过的赵家,忆起过去重重,现已物是人非,很是感伤。大元进了方家,很嚣张的四处做主,志文从旁边听到,用弹弓攻击,却打到了春云。志文要跑,却遇到了皓民之妻秋芳。秋芳要志文道歉,春云却马上谅解了志文。秋芳安排春云住进家中,并介绍自己的孩子志强与美君给春云认识,并将彩云带来给春云相认。几个人坐在一起吃饭,春云对彩云交心,但彩云表面与春云和睦,实际却另有所想。

  • 彩云在办公室照顾皓民,皓民想帮忙大元安排工作,但大元就想皓民给自己安排一个至高无上的位置。照顾着皓民三个孩子的春云对三个孩子管教的很好,皓民非常满意的赞赏春云,秋芳看见则有些误解。正龙在学习的时候偷懒,彩云对正龙严加管教。春云前来拜访,将秋芳给的布料分给彩云。做客期间,孙强犯病,彩云不满,春云本想一起照顾孙强,但彩云推辞。大元到皓民的店铺耍大牌,而店中的职员过来休息时,彩云便将大元过去的事描述的非常恶毒,令店员非常气愤。大元在店中不但偷懒,还想拿店中的钱,彩云与管家老蔡很不满的无视了他。

  • 彩云在家中照顾志文,但另一方面还在暗地里诋毁春云与大元,并找机会博得秋芳信任。皓民将仓库失火的原因归咎成意外,警察便不再追查。彩云巧施苦肉计,皓民心软,甚至哭诉自己的身世,更求博得皓民的喜欢。春云来办公室找皓民,打听志文的消息。大元在一旁更将一切看得仔细。秋芳与志文在彩云家留宿,志文的待遇令正龙好不羡慕。而正龙的乖巧的样子也让秋芳非常高兴。彩云回家,这边装作可怜的母亲,另一边却时不时诋毁春云。秋芳相信了彩云,对春云更加没有好感。志文住不惯彩云家,偷偷跑回家拿玩具,在墙头看见皓民与春云和孩子们玩的正欢,非常生气的离开了。

  • 皓民与春云偷偷潜入旧庙营救志文,而大元也偷偷进入旧庙偷钱。漆黑之下,蒙面的大元遭遇皓民春云,众人打了起来。大元负伤逃走,皓民与春云回到家中。众人正愁着找不到志文时,彩云带着志文回到家中。志文谎称自己一直在彩云家附近,还有彩云为志文圆谎,春云无力为自己辩解,彩云更故意点到大元,令皓民怀疑。晚上大元偷偷回家,被春云发现,大元将自己所知的情况告知春云,春云想将这个事情公开,在大元的劝说下,春云另有打算。大元与春云的谈话被管家老蔡听到,次日老蔡便将所听的内容告知皓民,皓民正疑惑之时,春云进来将昨晚大元的罪状告知皓民,说话间,秋芳将诬告皓民的传单带入。原来铁雄未死,将诬告皓民的传单贴满全街,引来秋芳怀疑。

  • 彩云感到自己不再被秋芳信任,苦苦思索对策。孙叔识破了彩云的计谋,要挟彩云,彩云失手把孙叔推到在地,摔断了腿。彩云担心不管孙叔,会让他人误会,假意拉着平板车带孙叔去看病,不明真相的人们,被蛇蝎心肠的彩云所骗。

  • 皓民不敢面对现实,苍白的辩解自己只是把春云当做晚辈来照顾,并非秋芳所想的那样。秋芳深爱着皓民,不忍心看到皓民苦苦在爱情里挣扎,私底下找过春云,只要皓民愿意,她情愿成全二人,结为连理。皓民被秋芳感动,一直把自己当做天,发誓会照顾好这个家,绝不会迎娶春云。皓民担心春云,无心生意,意外的发现了线索,吴老板送来的货款,就是被绑匪抢走的那些大洋,皓民赶紧找到吴老板,想找到幕后的元凶。原来吴老板把自己郊外的房子卖给了外乡人,这些人看着虽非良善,可付款却非常爽快,于是吴老板就与他们签订了契约。

  • 操持完秋芳的后事,众人在秋芳遗像前祭拜,春云深情的对着秋芳遗像,答应好好照顾秋芳的三个孩子。志文觉得是赵春云害死了自己的生母,联合志强、美君,坚决不肯认春云为后妈。志文沉湎于失去母亲的痛苦中,不管别人如何劝说,咬定春云就是害死母亲的凶手,一辈子不可能原谅春云。包大元为今后富贵,提出皓民和春云只有尽快完婚,才能让这个家安定下来。志文受激不过,狂奔而出,陈馆主紧随开导,告诉志文,真正的凶手不是春云,而是屡次伤害方家的铁雄。志文一心为母报仇,拜师陈馆主,希望将来能用自己的拳头保护家人不再受到一点伤害。

  • 志文出院,回到家中,给亡母报平安,连日的不幸,昔日的孩童,好像一下子长大了许多。志文钻进自己的世界不可自拔,对大人的劝导不闻不顾,皓民请来陈馆主,答谢当日救命之恩。彩云带着正龙祭拜夫人,浮夸的演技,长跪不起,话里话外,暗示着自己能取代秋芳,照顾好三个孩子。彩云说着间,假意哭昏过去,却被一只小乌龟吓醒,刹那间,皓民对彩云疑惑频生。

  • 深夜时,被关在仓库中的春云非常害怕。众人找到道馆,耀武率众人加入寻找春云的队伍。志强说要等春云回来不肯睡觉,皓民留家照顾。彩云来到皓民家中,为营造二人世界,彩云骗志强回屋睡觉。耀武最先在方记的仓库中找到的春云,苦于无锁开门,几经思量,耀武爬到仓库里陪着春云。彩云哄志强睡着后,来到大厅陪皓民,并趁着皓民不注意,将皓民的水中加入安眠药,并骗下皓民喝下。次日晨醒来,皓民发现枕边的彩云,令皓民非常不解。彩云趁着皓民还未明白过来立刻离开。老蔡等人终于寻到仓库,耀武与春云得以离开。

  • 偷听到皓民的真情告白的春云独自漫步街头,不知所措,回忆起过去种种,春云决定离开这个伤心地。皓民的孩子们在车站附近看到春云之后,便回来告诉皓民,皓民听说之后,立刻带着志强跑到车站,春云错过了离开的班车,呆在车站门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皓民找到春云,谈话中,志强说出了当晚彩云与皓民并没有发生什么,而是彩云的诡计,皓民与春云才恍然大悟。春云找到彩云,表达了同情之后便离开,彩云略不解,皓民在门口,本想怪罪彩云,但在春云的劝说下,皓民原谅了彩云。

  • 铁雄将彩云带回家中,趁着彩云将自己看作皓民,与她一番云雨。彩云次日醒来,才知犯下大错,彩云疯癫的在街上游荡,最终来到皓民家,当她看到春云的恬静,更是无比羡慕。春云发现疯癫的彩云,想带她进屋,但彩云却偏执的责怪春云的不是,春云将那一晚彩云的诡计戳穿,彩云无以辩解,但春云还是顾忌姐妹之情,还是为彩云留了退路,但春云还是警告彩云,春云还是会坚持保护自己家人的幸福。 彩云气愤的离开方家,路上再遇到铁雄,铁雄将她带回家中,争执之后,彩云最终对铁雄采取了顺从。 春云为彩云买了好房子,彩云欣然接受,孙强为此竟然还有不满。另一方面,关在警局中的志文被皓民保释出来,皓民令志文在秋芳的灵位前忏悔,但志文不但不忏悔,更反对皓民与春云的婚事,皓民欲打,被春云制止,春云将皓民拉走,好好劝解,而志文却独自在秋芳灵位前哭诉自己心中的不快。皓民与志文终于认认真真的谈了一次心,终于让志文有了改过之心。刚住进新家的彩云心中非常不快,将下人与孙强支走后,铁雄又来骚扰,彩云想将他赶走,甚至暗算铁雄,正巧正龙回来,铁雄的手下阻拦

  • 皓民为了让志文成熟一些,让志文接手洋行的事务,志文欣然接受。春云很高兴皓民让志文接手洋行的事情。志文也开始了洋行的事务,一日取回货款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大元,大元想诱惑志文一起去赌博,春云看见立刻阻止,但对春云有叛逆之心的志文反而跟着大元跑去赌场。春云腹中胎儿不适,只能回家休养,而在赌场中的志文顺风顺水。谁知这赌场居然是铁雄的地盘,铁雄更是觊觎起了方家的财产。春云在家中担心大元带坏志文,志文却完全不理会春云,甚至下手打春云,言语中更是贬低春云。而彩云更是成为了铁雄的傀儡,叫之即来,呼之即去。大元在赌场中亏了大笔的钱,大元想赊帐之时才知这是铁雄的场地,心中胆怯,将志文留在赌场中,独自跑走了。大元无处拿钱,便不准备拿钱赎志文。志文发现大元没有拿钱回来赎人,大闹赌场,被铁雄手下殴打,铁雄出面,让手下去方记洋行拿赎金,更将志文关在了地窖。在楼上的彩云发现,连忙躲避。彩云与看守串通好,将志文救出,彩云与地痞合演了一出苦肉戏,最后被几个农夫救下。彩云被送到医院,志文与皓民,春云都非常的关心,谁知这都

  • 躺在床上的春云得到皓民的细心照顾,皓民知道春云是为了保护志文与皓民的感情,非常的心安。次日,大元被皓民,春云与耀武一同赶出了方家。彩云出院,春云带着美君与志强来接她,彩云没看见志文,听说志文被春云打了一顿,彩云趁春云不在,便借题发挥,怂恿志强与美君反抗春云,而春云却毫不知情。大元没有离开厦门,在大排档借酒消愁,一边想着爬墙再进方家,但宿醉的他却倒在了方家墙外。老蔡看到之后,将大元丢进医院。美君生日想要买新衣服,但春云不许,美君生气的剪破自己的衣服,春云一怒之下打了春云一巴掌,美君只能跑到志文处哭诉。春云边等皓民,边给美君修补衣服。皓民看到,更夸赞春云体贴和善于持家。大元赖在医院,被保安赶了出去,医院的门口,大元被铁雄手下劫持,将他拉进赌场。铁雄威胁大元,让大元画出方家地图,大元为还清赌债,便将地图交给了铁雄。铁雄更让彩云偷出方家钥匙,彩云无奈的答应下来。

  • 方家遭大难,春云几近奔溃,恰逢春云早产得女婴志希,百感交集。不顾做着月子,前去探望皓民。听管家老蔡听说皓民可能成为植物人,哭着喊着在旁边求着唤醒皓民。春云在医院坐月子,彩云心有愧疚的来探视,而彩云发现自己居然怀上了铁雄的孩子,更加担心。各大商行听说方记出事,纷纷来催债。春云带孩子们回到家中,盘点了家中的东西,便与孩子们搬到彩云家住,瘫痪的孙强嫌弃孩子们吵,但更吵得是来追债的人。吴老板前来追债,声称要卖掉彩云的房子,春云不允,耀武更前来帮忙。春云卖掉了房子和洋行,遣散了佣人工人们之后,剩下的银两并不多,春云当掉身边所有值钱的东西,当掉珠宝时,回忆起当时与皓民的种种,虽然心中不舍,但还是换来钱款,勉强过活。彩云看到方家已经堕落,寻思着为自己的将来打算,想着留住腹中胎儿。孙强察觉彩云有身孕,心中不爽。

  • 春云找到彩云之后,说孙强重伤不治身亡,并说孙强在临死前没有说什么。彩云装作委屈,向春云哭诉自己的苦衷,正龙在一旁听着不敢多说,美君也将孙强的恶心抖露出来,让春云误以为是孙强施以暴行。医院中,春云无微不至的照顾着皓民,铁雄在一旁看到非常嫉妒。春云回忆起孙强临死前的话,觉得事有蹊跷。另一方面,春云一个人在家照顾着四个孩子,幸好有耀武帮忙,多少轻松一点,但美君因为不喜欢贫苦的生活,天天到彩云家,也让春云非常担心。春云细心的劝美君,还有正龙帮忙,但美君习惯了富裕的生活,言语中,正龙表达心中有话不能说,让春云若有所思。春云照顾着孩子们,但孩子们都习惯了富裕的生活,春云虽然教育了他们,但叛逆的孩子们都不听话。晚上,志希哭闹起来,孩子们都睡不着觉,春云只好抱着孩子到街上流浪,以免吵到孩子。

  • 铁雄在医院的病床边讥讽皓民,志文突然出现,志文欲打铁雄,但怎是铁雄对手,铁雄不想与志文纠缠,勾引志文到医院外,让手下将志文抓着重殴。另一方面,春云带志强出院,医生交代志强要多穿铁鞋走路,铁鞋让志强感受到痛苦,但春云还是努力照顾着志强。美君开始帮助家中的家务,虽然有做不好的地方,当她也学着开始努力了。到了晚上,志文回到家中,将白天铁雄欺负皓民一事告诉春云,春云怪罪志文不该逞强,志文一腔热血,反驳春云,出言太重,伤到春云。春云没有说什么,只能回头做自己的家务。深夜,春云带着志希走在海边。志文单独出来想春云道歉,这令春云非常高兴。第二天,春云带孩子们去看皓民,在孩子们的呼唤中,皓民终于醒了,孩子们非常的感动。皓民出院后,与春云和孩子住在平房。久病不醒的皓民终于醒来,看到孩子们纷纷长大了,心中非常感激,春云担当起家中的全部资金来源,住着破破的房子,非常的感动。春云非常自责,但更自责的是皓民,最终一家团聚,众人都非常的开心。

  • 为了志强以后能走路,春云制定了严厉的训练计划。晚上,志文听到院子外春云严厉的教导声,为志强鸣不平。皓民教导志文,志文多少也能理解了些春云的想法。美君为了不让春云太累,晚上想照顾志希,志文主动将照顾志希的任务接了过来。春云又带志强到医院复查,医生说复健终于有了效果,母子二人喜极而泣。又一日回家路上,铁雄跟踪春云来到她家中,看到春云一家人温馨的样子让铁雄嫉妒。晚上志强与皓民比赛走路,美君也将正龙送她的礼物拿出来炫耀。皓民听到彩云的名字,想美君问了彩云的近况,春云回忆起孙强临死前的遗言,若有所思。深夜,皓民与春云走在街上,皓民想到过去的种种,判断是彩云在从中作梗,春云还是不敢相信。

  • 志文他们有耀武和徒弟们保护,铁雄无从下手,恼羞成怒,在家到处砸东西。彩云本想刺激铁雄,让他去对付春云,却不想弄巧成拙,差点遭铁雄殴打,正龙及时出来帮彩云说话,才让彩云躲过一劫。铁雄非常喜欢正龙的表现,收正龙为义子。恰时,警察厅来人要抓铁雄,彩云及手下。警察厅中,皓民与铁雄对质,皓民义正言辞的拿出证据,铁雄编起故事,谎话连篇,骗不过警察,还是被关进监狱。手下前来探监,怎知手下另有准备,打算落井下石,置铁雄不顾。皓民赚了很多钱,准备办起餐厅,打算重振方家,正与皓民看餐馆的时候,志希得病,所幸只是感冒发烧,并无大碍。铁雄案子上了法院,被判以极刑,更有昔日手下落井下石。皓民一家非常高兴,虽然被盗东西无法找回,但皓民还是非常高兴。美君担心正龙,但皓民已经准备好不追究彩云的责任。

  • 春云带孩子们给皓民办了简陋的丧事,志文更难受的不知如何是好。志希病愈,春云带她回家,怎知铁雄就在一旁窥视着。有德从妓院出来,正酒醉间,被志文偷袭,有德以为是铁雄回来,吓得半死。志文回到家中,春云问起,志文借口加班,并未引起春云怀疑。但春云与吴老板谈生意时,提到志文,吴老板表示志文经常不来店里,怎知,此时的志文潜入妓院,看到有德与妓女鬼混,意欲杀了有德。怎知有德躲过志文的刺杀,志文看暗杀不成,准备逃脱,却被有德手下抓住。有德正要杀了志文的时候,耀武与春云及时出现,春云为志文挡住子弹,耀武打跑了有德和几个手下。回到家中,春云与耀武教导志文,但志文丝毫不听,春云表达了自己心中的担心,志文虽然并不了解,但偷听着的美君却深有感触。

  • 吴老板不在合作,志文心中不是滋味。志文送菜到包厢,发现原来是有德。有德叫住志文,并调戏他,志文欲逃,有德手下还是抓住志文,打了起来,志文本想反抗,但又想起春云的教导,便不再动手。但也因此事,吴老板将志文赶出了酒馆。丢了工作的志文回到家中,看到美君与志强正愁不知道如何是好,志文主动的站出来想要承担家里,但美君不信。志文拿饭碗喂春云,最终在志文的质问与呼喊声中,春云终于回过神来。春云带孩子们到正在装修的饭馆,虽然不能与吴老板合作,但春云还是打算自立起来,建起饭馆,耀武也带徒弟们来帮忙,终于将饭馆装修起来。另一方面,春云在街市打起面摊。一开始并不顺利,原来是吴老板从中作梗,不想让春云做起生意。春云一不做二不休,将做好的面送给邻里乡亲,受到众人好评。

  • 面馆终于装修好,但贴出去的传单都被吴老板撕走,初日生意惨淡,春云依旧推车出去宣传,众人得知是吴老板搞的鬼。春云还是决定推着面摊的车子,免费出去送面,并给自己的面馆做宣传,耀武更热心帮忙。天公不作美,大台风又让店里的生意冷冷清清。春云主动将面送到一些穷苦人家里,志文赶来帮忙。 台风过后,面馆终于等到了客人,大家都很高兴的招呼起生意来。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好,大家都忙的不可开交,吴老板家的大厨听说春云的面馆开业,依然前来帮忙,第一天开业,方记便赚的彭满钵满。十年后,方记餐馆已经开得非常大,吴老板光临方记,志文穿着员工的衣服出来招待,吴老板专程来拜访春云,志强和志文在后面嘀咕着吴老板的实际现状,美君出来催干活,反遭志强与志文的调侃。

  • 春云的身体不适,志强倒来参茶,想说白天耀武求婚的事。春云拿出信件,与志强商量起大元的事来,原来大元重病,想来厦门。志强不想同意,春云看出了志强的心思,不再去想。曾经的有德被正龙追得团团转,正龙代表铁雄,将有德追杀至死。彩云带着铁萍去吴记查看,期间彩云对铁萍颐指气使,铁萍巧遇春云,春云误以为她是志希。彩云却处处为难铁萍,春云在远远看着非常心疼,上前为铁萍解围,正面遭遇彩云。彩云与春云互相讥讽,春云欲拉彩云去警察局,彩云却拉铁萍做挡箭牌,春云以为铁萍是佣人,准备买下,可彩云却告诉春云这是她的女儿,甚至虐待铁萍示威,让春云非常惊讶。方记餐厅忙于别人的婚礼,春云看着正在帮忙的孩子们,心中惦记着铁萍。孩子们看着有些不对劲的春云,让志强前去照顾,言语间,志文的话伤到志强自尊,志强打算跟上春云,但脚上的问题却越来越严重,这让志强非常的担心。春云来到耀武道馆,告诉耀武,彩云回到厦门,耀武当心铁雄之事,而春云却心系铁萍,因为春云心中感觉铁萍就是志希,希望耀武帮忙调差,耀武答应下来,并安慰春云。

  • 总督婚礼过后,美君发现小生遗落了东西,便想给他送回去,春云过来与美君谈起结婚一事,美君只说并不介意。志强找到之前用的铁绑腿,悲叹自己的身体,嫌弃自己没用,春云过来安慰志强,志强装作没事,希望让春云安心。美君将小生遗落的东西送到他手中,美君找到小生家,看到小生在照顾自己母亲,美君将东西还给小生后,更加对他倾心。怎知一切都是小生另有阴谋。美君回到店中,正巧正龙来参观春云的饭馆,看着志强,志文和美君在店中忙碌,正龙一边害怕被认出,一边体会着美君他们的成长。美君与小生越走越近,二人的感情越来越好。

  • 正龙跟踪美君与小生到饭馆,偷听他们的聊天。美君在小生的连环欺骗的套子下,不但原谅了小生,还给了他钱。回到家,正龙正思考此事时,彩云又到正龙面前抱怨,正巧铁雄出面,让彩云吓得直退缩。 美君为小生借钱一事想办法时,春云带着志文和志强回来,得知志强的病已经恶化,众人都非常担心,独志强不想治疗,众人力劝,最终在春云的严格要求下,志强勉强进入了疗养院治疗。志强心不甘情不愿,大家怎么劝都没用。另一方面,春云想盘下曾经吴老板的店,与美君,志文商量,赚更多的钱给志强。怎知,春云盘下吴老板的店时,更有铁雄在后面耍诈,原来吴老板签下的债全是铁雄的。彩云私下与正龙商量,想办法反叛铁雄。正龙反对,正龙另一方面护着铁萍,不让铁萍遭彩云欺负。正龙带铁萍出去吃东西时,收到手下线报,便急急离开。

  • 正龙安慰美君,将她装扮起来,让她重拾信心。正龙带美君将钱存回银行,美君终于倾心于正龙。正龙非常高兴,还让铁萍保密。春云让耀武搜寻彩云的消息,耀武无功而返。耀武当心铁雄对春云不利,但春云却不太在意。次日春云带志文和美君去看吴记店面,正巧遇上彩云正在装修吴记。春云拿着契约文件要来收吴记,令彩云只能无功而返。彩云的无能让铁雄非常生气。铁雄派正龙去方记谈判,正龙派手下前去闹事,志文猜到是铁雄的人。未出面的正龙也担心下手太重,在两帮人正要打起来时,正龙出现并谎称警察,将自己人赶走。美君看见是正龙非常欣喜,春云几经询问之下,正龙话未说情便离开。志文跟踪在后,发现打手居然是正龙的人,以为他是为了美君而出此下策,志文与春云互相通气之后,更坚定的准备保护美君。正龙偷偷接触美君,被志文发现,志文紧紧跟着正龙,却被正龙发现并逃脱。疗养院中,春云带着志文和美君来看望志强,但志强怄气不想见春云,春云正在劝志强之时,吴记的官司有了眉目,突然离开的春云让志强更加难受。春云得知彩云的住址后立刻动身前往调查,却发现了

  • 警视厅传来消息,发现铁雄踪迹。志文听到消息后,也加入了围捕的队伍。警察本在酒馆围捕铁雄,但还是被他逃脱。最终铁雄被追到山崖边,彩云还过来求情,但铁雄还是落下山崖,死在了崖下。春云一家正心安之际,怎知死的是假铁雄,而彩云则在背后另有阴谋。春云想将消息告诉志强,怎知志强逃出了医院,春云询问之际,医院已经找到了志强。在海港边,志强独自买醉,春云他们赶到时,劝志强的春云反而遭到志强刺心的反驳,喝醉的志强险些落入水中,在春云和众人的救助下才得以脱险,春云苦苦的劝说,志强全然没听进去,回到了疗养院。晚上,志文和美君将铁雄伏法一事告祭父亲在天之灵。春云担心彩云与正龙之间的感情。深夜,春云正伤心时,志文特来安慰,但春云还是担心与孩子间的隔阂,甚至将有关大元的信烧掉。方记正准备给庆祝耀武徒弟夺冠之时,正龙又派人来捣乱,这次铁雄亲自出面,不仅让美君看傻了眼,更让众人惊呆。美君得知龙哥就是正龙,非常心痛。铁雄欲带走春云,更将阻拦的志文一顿暴打。正巧耀武前来,铁雄看势头不对,立刻带人离开。

  • 彩云听到铁雄偏袒春云,非常生气,与铁雄吵了起来,铁雄将彩云赶出大厅。彩云在院子里正巧看到铁萍在洗衣服,彩云便将一肚子的气往铁萍身上撒,最终铁萍被赶出家门。春云与美君商量对付铁雄的方法,美君却挂念正龙一事,想春云哭诉着自己的经历,殊不知言语间伤到了春云。春云求美君谅解,美君却因为正龙一事,没有回答什么。深夜大雨,铁萍独自流浪街头,伤心的春云正好经过并发现了铁萍。春云将铁萍带到酒店,并好好照顾她。第二天醒来,春云发现铁萍失踪,四处寻找无果之下,在一旁莫名伤心。铁萍偷偷回家,被正龙发现,正龙带她回家,铁萍正对正龙叙说昨晚之事时,正龙却想着铁萍就是志希一事。

  • 刚开始洗碗,大元并不习惯,春云拿膏药和薪水来给大元,大元非常感激。心存感激的大元本想买些礼物给春云他们,不料街边又见赌摊,心中不由痒痒。大元在赌摊边看着,却被志强看到。大元在家中自责又有赌博之心时,春云和美君,志文回来了,大家正聊天之时,志强居然也回来了。志强责怪大元当年的不是,大元对自己今天去赌博一事供认不讳,但今天大元赢得钱却让他非常慌张,最终他将钱给了教会才敢回家。他拿着神父给他的十字架如此陈述,让质疑的志强也无法反驳。铁雄与警察厅长在酒桌上相谈甚欢,但吴记那家店,警察厅却无能为力,令铁雄闷闷不乐。正龙想借机帮助铁萍,让春云与铁萍相认,但却遭到铁雄与彩云的反对。方记准备开业,大家正奇怪大厨阿旺的行踪时,阿旺却被人扶着进入方记。原来阿旺在路上遭人埋伏。晚上,耀武送来铁雄的消息,原来铁雄几年前就在厦门布局,现在已经耳目遍地,春云一家毫无知觉。次日,美君偷偷跑到酒馆后面找正龙,将自己的感受告诉了正龙,甚至想和正龙私奔。但正龙顾忌家中的彩云,只能残忍与美君断绝关系。美君将自己锁在屋里,

  • 方记餐馆的员工再遭埋伏,被打了一顿。众人知道是铁雄在捣鬼,但又束手无策。为了能让志强复健,并确保他的安全,春云准备让志强回疗养院,但志强却怄气不想去,春云在一旁劝说,最终志强赌气自己上疗养院,春云送行途中弄丢了志希的东西。志强发现之时,春云已经回家。志强想捡的时候却被两个顽童夺走,顽童只为欺负志强,将东西丢入小溪,志强为拿回此物,勇敢跳入水中。志强躺在医院,春云责怪志强为何想不开,志强不愿反驳,直到医生将志希的东西拿来时,春云才发现自己错怪志强,非常自责,众人如何劝说,她也无法释怀。春云安排了澳门的洪家与美君相亲,并偷偷让他们与美君接触。相谈间,美君发现端倪,非常不满,春云得知之后,便推辞了洪家的相亲事宜。晚上,志文来开导美君,美君听说正龙在外中伤自己,非常伤心,决定再次面对正龙。

  • 方记没了美君坐镇,乱成一团。春云亲自上阵,更是为了能让方记能适应以后美君嫁出去之后的日子。大元偷了吴记契约给铁雄,并希望能带走铁萍。可是铁雄玩起文字游戏,让大元不知该先救美君还是先救铁萍。最终铁雄不但烧了契约,更留下美君和铁萍二人,大元只能无奈离开。春云回到家中,发现美君留下的绝书,非常伤心。大元回来,春云与志文问起美君的下落,大元支支吾吾令人怀疑。次日,春云听说吴记被拆,与彩云争执之中,这才发现吴记的契约不见,让春云与耀武非常惊讶。另一边,大元被铁雄的手下拉走。大元与铁雄在酒馆中叙旧。大元被拐走之时,被耀武的徒弟发现,大元回到家中,不知内情的春云,耀武与志文在家中质问大元,大元还是隐瞒着美君的消息。

  • 大元伤重不治而亡,被抓到的正龙也被一顿毒打,彩云远远看着无比心疼。春云与志文正祭拜大元时,彩云找上门来。春云本不想接受彩云,但彩云也不想对春云说什么好话。二人争执间,春云看出了彩云的窘境,更让彩云无言以对。春云更看出了铁雄的目的,于是便准备答应铁雄的婚事。志文与耀武在一旁劝阻,彩云也认为春云不会做这种事。春云设身处地的威逼彩云,说嫁给铁雄之后要虐待彩云,让彩云心惊肉跳。铁雄听说春云答应嫁给自己,立刻准备聘礼。春云一身白衣领着送聘礼的队伍走回铁雄家。正在家中喜庆准备婚礼的铁雄听说春云不收聘礼,心中不解。原来春云只要求铁雄放了志希和美君,铁雄自然不肯,但春云以十年前已经结过婚,现在只是一个私奔的女人回家的理由作为要求,反而让铁雄非常高兴的答应了春云。最终,铁雄只放了美君。 春云带着美君回到家中,志文与耀武极力反对让春云嫁给铁雄,但春云心意已决。志文看自己劝说不成,便带春云来到疗养院,本想让志强来劝说春云。不料志强依旧不想见到春云,将自己反锁在屋内。春云将几年来的感受告诉志强,最后希望他病愈

  • 春云仅带着翠花与大元的灵位离开了方家,途中回忆往昔,不由泪下。铁雄还在为婚礼一事高兴,彩云却在一旁别有心思,铁雄更告诉彩云自己别有安排,让彩云非常不解。春云来到铁雄家大门,要求先见到志希再进门,铁雄果然让志希过来,母女二人相认,春云将志希的身世告诉志希,并让她将铁萍一名改为方志希。铁雄家里开始张罗婚宴,铁雄看着循循有序的准备,心中高兴。而在餐馆中的美君和志文则闷闷不乐。在医院中奋力锻炼的志强突然遭人暗算;正在厨房忙碌的美君也遭人暗算,志文赶紧过来查看,但不料顾客中也有人持刀暗算。铁雄家的婚宴办的热热闹闹,春云却看不惯。春云本来想走,却被铁雄拉住,铁雄将方家三个孩子的牌位两给春云,告诉她志文他们都在今天遭到了意外,惊吓过度的春云晕了过去。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