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双刺 电视剧 热度 1635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江苏卫视

更新时间:周一至周六24:00 两集连播;周日24:00 播一集

类型:剧情 / 谍战 / 言情

导演: 牟晓杰

简介: 1949年秋冬之交,风雨飘摇的成都,彭刚、吴佩欣和女儿豆豆的幸福三口之家迎来了危机。两口子曾共赴国难,在抗战前线并肩杀敌,危急关头结下生死情缘而成为夫妻。谁知抗战胜利后随即转入内战,彭刚五内俱焚,因为他曾...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41/共41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49年的冬季,抗日战争之后内战一触即发。城防司令的女儿吴佩欣带着手下在四处抓共产党,可是一直效果不佳。军统保密局虽说也在抓共产党可是一直跟城防司令部暗中较劲。保密局的副站长刘福一直觉得吴培新没什么能力都是靠自己的父亲,吴佩欣也觉得刘福没能力,两个人一言不合就吵了起来,两个人在争吵之际,手下报告说有一个房间很可疑,屋内有人没应答。在屋内王主席的五姨太不甘寂寞勾引城防司令部副侍卫长彭刚也就是吴佩欣的老公,两个人在纠缠之际,刘福和吴佩欣破门而入。吴佩欣看到身着暴露的五姨太靠在彭刚的怀里一下子就打翻了醋坛子。刘福虽然没有抓到共产党,还是在二楼发现了蛛丝马迹,找到了德国军用的望远镜,并把可疑的人员带了回去。原来这个人只是五姨太的小白脸,来这里只是和五姨太温存。刘福一看也没有抓到别的人,就一枪打死了这个小白脸充数上缴。地下党川康特委布置的接头任务失败,他们内部人员也开始怀疑是否存在叛徒,下一次接头地点是圣玛丽医院。吴佩欣和彭刚的女儿豆豆哮喘犯病了,他们急急忙忙把女儿送进了离他们最近的圣玛丽医院。

  • 吴佩欣和彭刚的女儿豆豆哮喘犯病了,他们急急忙忙把女儿送进了离他们最近的圣玛丽医院。医生洪玲看到了孩子的爸爸彭刚一下子震惊了,但是为了孩子她还是先进行医治。刘福也来到了医院,再一次搞得鸡犬不宁可是还是没抓到人。彭刚很是生气,责怪刘福惊扰了女儿的抢救。刘福对彭刚产生了怀疑派手下一直盯着彭刚,可是暂时还是没发现什么一样。刘福来到司令部找吴佩欣商量联合抓捕报告怎么写,刘福建议吴佩欣两个人再去之前的可疑的旅馆一查究竟。两个人来到旅馆后,吴佩欣质问刘福这个地方有什么好看的,刘福说这间房间可以将整条街道尽收眼底,他拿出望远镜给吴佩欣说这就是那个可疑的人佩戴的,并且这个望远镜属于王主席的。他来找吴佩欣的目的不外乎是想要钱而已,于是她买了证据给了刘福两条“小黄鱼”。吴佩欣的后妈何慧心是个善良的好女人,吴佩欣找她要了两根金条。何慧心觉得这个事情也不小,就给彭刚打了电话说了这件事。彭刚打电话找吴佩欣,手下说她和刘福出去了,彭刚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吴佩欣把金条给了刘福让他闭紧嘴巴,刘福也很识时务爽快的答应了。彭刚

  • 西南军政公署作战处处长江一林要来成都了,省政府王主席很是不喜欢这个人可是司令官晋元可他却是老朋友了。地下党风雷今晚9点青羊宫接头,洪玲他们决定一起去接头。彭刚晚上去参加饭局,吴佩欣帮他那衬衫的时候发现了一件很久的土布衬衣,她想要扔掉,可是彭刚突然脸色一变坚决不让扔。江处长要去青羊宫参加祭祀,可是遇见国党和土匪勾结,拦住了江处长的车。江处长想要息事宁人,给了钱了事,可是其中一个土匪擦枪走火,打伤了江处长,接头行动也就这样取消了。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49年的冬季,抗日战争之后内战一触即发。城防司令的女儿吴佩欣带着手下在四处抓共产党,可是一直效果不佳。军统保密局虽说也在抓共产党可是一直跟城防司令部暗中较劲。保密局的副站长刘福一直觉得吴培新没什么能力都是靠自己的父亲,吴佩欣也觉得刘福没能力,两个人一言不合就吵了起来,两个人在争吵之际,手下报告说有一个房间很可疑,屋内有人没应答。在屋内王主席的五姨太不甘寂寞勾引城防司令部副侍卫长彭刚也就是吴佩欣的老公,两个人在纠缠之际,刘福和吴佩欣破门而入。吴佩欣看到身着暴露的五姨太靠在彭刚的怀里一下子就打翻了醋坛子。刘福虽然没有抓到共产党,还是在二楼发现了蛛丝马迹,找到了德国军用的望远镜,并把可疑的人员带了回去。原来这个人只是五姨太的小白脸,来这里只是和五姨太温存。刘福一看也没有抓到别的人,就一枪打死了这个小白脸充数上缴。地下党川康特委布置的接头任务失败,他们内部人员也开始怀疑是否存在叛徒,下一次接头地点是圣玛丽医院。吴佩欣和彭刚的女儿豆豆哮喘犯病了,他们急急忙忙把女儿送进了离他们最近的圣玛丽医院。

  • 吴佩欣和彭刚的女儿豆豆哮喘犯病了,他们急急忙忙把女儿送进了离他们最近的圣玛丽医院。医生洪玲看到了孩子的爸爸彭刚一下子震惊了,但是为了孩子她还是先进行医治。刘福也来到了医院,再一次搞得鸡犬不宁可是还是没抓到人。彭刚很是生气,责怪刘福惊扰了女儿的抢救。刘福对彭刚产生了怀疑派手下一直盯着彭刚,可是暂时还是没发现什么一样。刘福来到司令部找吴佩欣商量联合抓捕报告怎么写,刘福建议吴佩欣两个人再去之前的可疑的旅馆一查究竟。两个人来到旅馆后,吴佩欣质问刘福这个地方有什么好看的,刘福说这间房间可以将整条街道尽收眼底,他拿出望远镜给吴佩欣说这就是那个可疑的人佩戴的,并且这个望远镜属于王主席的。他来找吴佩欣的目的不外乎是想要钱而已,于是她买了证据给了刘福两条“小黄鱼”。吴佩欣的后妈何慧心是个善良的好女人,吴佩欣找她要了两根金条。何慧心觉得这个事情也不小,就给彭刚打了电话说了这件事。彭刚打电话找吴佩欣,手下说她和刘福出去了,彭刚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吴佩欣把金条给了刘福让他闭紧嘴巴,刘福也很识时务爽快的答应了。彭刚

  • 西南军政公署作战处处长江一林要来成都了,省政府王主席很是不喜欢这个人可是司令官晋元可他却是老朋友了。地下党风雷今晚9点青羊宫接头,洪玲他们决定一起去接头。彭刚晚上去参加饭局,吴佩欣帮他那衬衫的时候发现了一件很久的土布衬衣,她想要扔掉,可是彭刚突然脸色一变坚决不让扔。江处长要去青羊宫参加祭祀,可是遇见国党和土匪勾结,拦住了江处长的车。江处长想要息事宁人,给了钱了事,可是其中一个土匪擦枪走火,打伤了江处长,接头行动也就这样取消了。

  • 彭刚退居党军二线有段时间了,他的两个好兄弟想要比试比试,看看彭刚是不是生疏了。他们比赛换夹射击,这最是考验一个枪手的技术和心里素质的了。彭刚拿起手枪,调整呼吸,放松心态,十发十中,惊呆了他的好朋友,大家都对他佩服不已。老胡和洪玲说,他之前还有一个秘密潜伏的自己人叫做彭刚,但是后来老胡受诬陷进监狱,从此两个人就断了联系,彭刚最后接受的命令就是潜伏静默。洪玲吃了一惊,原来,彭刚是自己人。洪玲想到他们两个人的过去,曾经,他们之间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洪玲穿着医生的衣服带着口罩,彭刚走了进来,问医生把他叫过来为什么,洪玲摘下口罩问彭刚不认识自己了嘛,彭刚震惊了,没想到相隔十几年会再次见到初恋。两个人走在路上互相问了问过的怎么样,洪玲拜托彭刚帮忙找一下远房亲戚江一林。司令晋元也着急找他的好兄弟江一林,让彭刚调查这件事,彭刚怀疑到了黑麻子的身上。黑麻子想要杀人灭口的时候,幸亏彭刚及时赶到救了江一林

  • 彭刚救完江一林之后,想想黑麻子的话又想想洪玲的话,江一林在成都并没有亲戚,洪玲为什么要骗自己,除非洪玲也是共产党。肖秘书来到彭刚家里玩,她无意间走到彭刚的书房,看到很多书,还在他的书里发现了什么,她拿走了一张照片就匆匆离开了。老胡想要找回彭刚,有同志反对,毕竟彭刚结婚生子已经超过十年没有和共产党接触了。但是在少数服从多数的情况之下,老胡还是决定联系彭刚,于是给彭刚寄了一封信过去。彭刚回到家之后,看到了那封信,上面画着一个太阳和一只蝉,彭刚激动地手都在发抖,就赶紧跑回卧室,打开了衣柜看着那个已经泛旧的粗布衬衣。彭刚穿着一身白色西服到了他们约定的地方,站在门口,彭刚的心很是忐忑,他担心这么多年他所期待向往的事情会再一次的落空,他害怕他打开门里面又只有空荡荡的屋子。他鼓足勇气打开了门,进到屋内,看到那血红色的党旗,他的心不停地在颤抖。这里是当初老胡介绍彭刚入党的地方,老胡终于来了,两个人紧紧地搂在了一起。

  • 彭刚一夜未归,还穿着多年未穿的旧布衫,这样的举动引起了吴佩欣的怀疑。吴佩欣把肖静叫出来聊起来这个事情,肖静说让她不要疑神疑鬼的,但是这样的话安抚不了吴佩欣的怀疑,她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就在他们交谈之际,豆豆打断了他们的谈话,洪玲也发现了不远处的吴佩欣和肖静,就赶紧让老胡离开,吴佩欣扭头的时候发现了老胡匆匆离去的背影,但并未多想。洪玲上前和吴佩欣她们打招呼,不知道为什么吴佩欣对她带有稍许的敌意。在吴佩欣软磨硬泡之后,肖静实在没办法就把一张旧照片拿给吴佩欣看。这张照片就是在彭刚的书房找到的那张,是洪玲的旧照片,原来洪玲和彭刚早就认识,可是吴佩欣一无所知。肖静觉得吴佩欣有权知道这件事情,并告诉吴佩欣他们只是老朋友而已,让她不要追根究底,心里清楚就好。洪玲在圣玛丽医院想要与江一林接头,她拜托彭刚安排见面。江一林有专门的主治医生,王主席下令其他医生都不能与江一林见面。洪玲用药让江一林专门的主治医生昏昏欲睡,她趁机代替他去江一林那做检查,可是刚要和江一林说话的时候主治医生赶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 洪玲试图用密码与江一林交流,可是江一林并未做出反应,洪玲只能先离开再作打算。彭刚终于找到机会安排洪玲和江一林面。这时候彭刚被支走,刘福因接到重庆电报江一林是共产党,刘福赶到圣玛丽医院对江一林进行了逮捕,同时也逮捕了在他旁边的洪玲。 因为江一林的事情,保密局的处长邓汉山赶到成都处理这件事。邓汉山与司令吴晋元家颇有渊源,他是吴佩欣的初恋,他对吴佩欣有着很深的眷恋,可惜,如今吴佩欣已为他人妇。吴晋元很讨厌这个邓汉山,觉得他心有城府,做事不光明磊落,人品有问题。邓汉山一出现就因为江一林的事情扣留了吴晋元,吴晋元想要搭救江一林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 刘福将被逮捕的江一林安排好以后就跟邓汉山做汇报,刘福告诉邓汉山他们已经把江一林安排在一个秘密院落中,邓汉山赶紧放吴晋元一家回去不欢而散。彭刚送吴佩欣回家后借口要安排家里的事情开车出去了,吴佩欣一直怀疑彭刚和洪玲的事情,吴佩欣难以入眠,她打电话回家问保姆彭刚是否在家,幸亏彭刚及时回来才得以瞒过吴佩欣。邓汉山给吴佩欣打电话说洪玲拜托吴佩欣把她保出来。吴佩欣不愿意去,肖静说让她大度一点拉着她就去把洪玲保了出来。洪玲和吴佩欣交谈了几句,里面充满了醋意。邓汉山出来和吴佩欣交谈,他看着吴佩欣的眼神中充满了温柔。肖静和邓汉山也寒暄了几句,并提醒他,有些事错过了就不能再回头,他错过了,可是彭刚出现的恰是时候。肖静同时也提醒吴佩欣,她虽然表面没表现出来什么也不承认,但是吴佩欣见到邓汉山也是难以掩饰惊慌,初恋再次出现,心中肯定会掀起一丝波澜。胡浦派人去医院秘密联系洪玲,在戏园子又组织了一次支部会议。老胡问洪玲和江一林秘密接头的详细情况,洪玲一一解说。虽然现在的情况很是不乐观,但是他们心中对共产党充满了希望。

  • 邓汉山来到秘密关押江一林的地方,发现保密局的人对江一林用了大刑,江一林奄奄一息,而且主要管事的刘福也没在。邓汉山很是生气,叫骂属下,让属下赶紧把刘福找回来,并且跟属下说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再对江一林用刑。吴佩欣还是没忍住拿着那张旧照片找彭刚,彭刚解释说那只是老朋友而已。吴佩欣也没有生气,她和颜悦色地说他们都有过去,过去的就让他们过去吧,他们只要好好珍惜现在就好。邓汉山召开这次会议的目的是受毛司令的指派成立川西别动队,由保密局成都站和城防司令部的精英组成受邓汉山的领导,清除和绞杀地下党。其实大家心里很是不服也各有各的心思,但是上级的命令他们也只能服从。会议结束之后,邓汉山单独找吴佩欣谈话邓汉山找吴佩欣的目的是想要她加入江一林专案组,吴佩欣瞪了邓汉山一眼,反驳道明明知道江一林和他们家的渊源还让她参加进去明显没安好心。邓汉山抓住了吴佩欣好强的心理,对吴佩欣劝解到这是一次难得的行动,这次行动要是能成功那吴佩欣就能向所有人证明自己是有能力的,并非是靠自己的爸爸。其实她挺心动的。

  • 彭刚找洪玲告诉她,江一林已经被刘福秘密关押,但是具体的地点并不知道,还需要进一步打听。洪玲告诉彭刚她撞见刘福与五姨太之间的奸情,彭刚想到一个办法,他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从五姨太套出消息。彭刚从刘福的衣着上找到了蛛丝马迹,推测关押地点应该在北面的郊外,彭刚暗示洪玲可以找其他朋友帮忙,洪玲说她哪有什么朋友只能依靠他了。洪玲对老胡汇报了情况,她对老胡说想要跟彭刚坦白她的身份,可是老胡觉得彭刚还在考察期不能冒进,他对洪玲说等等看情况再说。

  • 吴佩欣还是没有经受住诱惑去找了邓汉山,她只是想证明自己的能力而已。邓汉山看到吴佩欣来了很是高兴,答应她只是整理审讯文件,不参与审讯过程中免得她难做,同时尽量准备的完善,让吴佩欣住的舒服一些。邓汉山他们对江一林逼供一直都没有成效,他们并没有确切的证据,只有一份口供而已,江一林也知道这个事情死死咬住不肯说。邓汉山还给江一林用美国最新的镇静剂,可以麻醉人的神经,可是江一林也是国军的老人,这些手段他也懂,邓汉山无奈他何。吴佩欣偷偷和彭刚打电话,说她想念女儿和丈夫了。彭刚找机会说他可以带着孩子去看看她,顺便挖出来江一林秘密关押地点。这时候,邓汉山突然出现,吴佩欣就赶紧挂断了电话,彭刚这边从政府里打听电话的来源,可是这电话是保密局的专线,他们也查不到来源。彭刚再次找洪玲说明情况的时候,保密局的人一直跟着他,地下党也发现了这件事。地下党无法确定是彭刚受人跟踪还是心理有鬼,只能再做调查。

  • 邓汉山虽然没让江一林被救走,可是也没有套出来什么消息。他郁闷的借酒消愁,借着酒劲他对吴佩欣说了很多心里话,他的心里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吴佩欣,他只是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而已,他拉着吴佩欣的手。吴佩欣甩开了他的手,她对邓汉山她就当他喝醉了,以后请他自重。吴佩欣回家后很是疲累,彭刚问她江一林的事情,吴佩欣无意间说他最近怎么这么关注这件事情,彭刚怕引起怀疑也没敢多问但是知道了地下党行动失败了。吴佩欣询问彭刚脖子上的抓痕是怎么回事,彭刚解释说是帮五姨太抓猫所致。刘福送老四最后一程的时候,发现了她手指尖残留的血丝,他终于有了一些蛛丝马迹。邓汉山利用吴佩欣好强的心理怂恿她去说服吴司令去劝降江一林,彭刚提醒吴佩欣不要被利用,吴佩欣知道这件事不太好但是她也没觉得自己做错了,她只是为党国的利益考虑。吴佩欣拜托彭刚去说服吴司令,彭刚本来不想去,但是他突然意识到他可以利用这次机会去秘密接头江一林,套出来想要给地下党传递的消息。彭刚还在愁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来传递消息。

  • 他看到了要给江一林送的菜式,想要利用摆盘传递消息。虽然邓汉山在门口百般阻挠,但是彭刚打开餐盒,邓汉山也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就放彭刚进去了。邓汉山和刘福则在隔壁监控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吴晋元看着昔日的好友身陷囹圄,自己却无可奈何,心里很是难受。江一林感谢吴晋元在落难之时还来看望他,他和老友一斟一酌。江一林还偷偷沾着酒在桌子上写下了一个书字,邓汉山发现了吴晋元的脸色不对劲,赶紧进到屋内打断了他们的谈话。江一林怕消息泄露,就假装发脾气打翻了盘子擦掉酒渍。彭刚劝解吴司令不要生江一林的气,吴司令心里一直想着江一林的举动,书到底是什么意思。邓汉山坚信自己并未看错,他查到盘子上的异样,他确信刚刚彭刚和江一林在利用盘子传递消息。 彭刚知道书中藏有他需要传递的信件,正要把书中的信件拿走之时,外面来人要进书房,他赶紧将书架上另外一本出师表替换了,拿着书藏到了衣柜中。邓汉山破解了他们接头的暗语,知道了信件就藏在了江一林给吴晋元的书中。邓汉山带着吴佩欣去吴家要书。

  • 邓汉山拿着桌子上的那本出师表得意洋洋,他想要把书带走,吴佩欣本来就觉得不好意思了出面阻拦,刘福在巡查些什么的时候差点就找到了彭刚藏身的柜子。吴晋元这时候抬头无意间看到书架上原来那本出师表已经不见了,他知道这本书已经没用了,被人换走了,于是他就做了个顺水人情让邓汉山拿着书离开了。邓汉山拿走书后他确信这本书藏有秘密,他召集所有技术人员前去钻研。彭刚把书里面藏有的信件拿走将书放在原来的架子上从窗户脱身。吴晋元回到书房发现书又回到书架上里面的信件没有了,他从窗外也发现了彭刚的身影,似乎明白了些什么。邓汉山并没有从他拿走的那本书中发现任何秘密,很是郁闷头疼。他反复听了当时见面的录音,他认定江一林和吴晋元彭刚传递了消息,邓汉山将怀疑的苗头转向了彭刚,他觉得彭刚有问题。肖静回到家后,发现了门缝中的信件,她都没有打开看就知道信里面说了些什么。这个人给她写了很多的信,想要带她走,可是走去哪里,怎么走呢。肖静猛地吞了一口红酒,无奈地摇摇头,他们终究属于两条路的人,注定不能同路。

  • 说来也巧,吴佩欣因为彭刚没有回家的事情找肖静来诉苦,肖静不想要吴佩欣误会发现邓汉山在她这里,就找了理由让她赶紧离开。邓汉山他故意现身让吴佩欣发现自己在这里为了试探吴佩欣故意对肖静说了一些暧昧的话,让赶紧把邓汉山赶走了。吴佩欣本来也没想那么多,心里也是相信肖静的,就在肖静那留宿了一晚。吴佩欣第二天回家后质问彭刚一晚上去哪了,可是彭刚却大发雷霆,说他回来的时候在家门口被邓汉山拦住让他好好对吴佩欣,而恰巧同一时间吴佩欣也回家了,彭刚以为吴佩欣和邓汉山待了一晚上,一时妒火中烧听不进去任何解释。 吴晋元心脏病犯了不肯去医院,何姨没有办法只好求助彭刚,彭刚建议去家旁边的圣玛丽医院。洪玲借着看病试探吴晋元,本就对国民党失去信心的吴晋元开始动摇,同意洪玲做吴家的家庭医生,方便以后的联络。吴佩欣得知洪玲成了家庭医生,担心彭刚又和洪玲掺和在一起,醋意大发。

  • 吴晋元给吴佩欣讲了她母亲的事情,让吴佩欣好好跟彭刚过日子,吴佩欣觉得父亲突然变了。彭刚和吴佩欣之间的心结还未解开,肖静劝和,彭刚说邓汉山对佩欣另有所图,希望佩欣不会中了邓汉山的圈套。邓汉山被毛人凤逼迫快速结案,他计划将最后一张底牌韩玉斌送来成都。吴佩欣很生气觉得邓汉山不信任自己,邓汉山解释说自己是担心佩欣的安全才让刘福去的。吴佩欣带着一肚子气回家,彭刚软语认错并张罗热菜,顿时怒气全消,夫妻俩和好如初。吴佩欣吃饭过程中无意间透露要去机场的事情,让彭刚突然意识到什么。彭刚趁着吴佩欣睡着,偷偷地翻看她的手册,虽然关键的部分被撕掉了,但是他从写字过后的痕迹还是发现了蛛丝马迹。洪玲让老李的女儿小杰去给彭刚送信,却迟迟等不到彭刚,给彭刚打电话却是吴佩欣接的,洪玲急忙挂断,吴佩欣很疑惑。原来小洁去送信的路上,不小心摔倒磕到了石头上,小洁牺牲。

  • 洪玲跟彭刚商量锄奸计划,彭刚告诉洪玲通过吴佩欣的手册他知道韩玉斌今晚到达成都飞机场。彭刚利用王主席的五姨太和刘福之间的奸情,激怒五姨太让她去找刘福算账,五姨太也没有多想就把准备要去机场接韩玉斌的刘福叫了出来。彭刚利用这次机会从刘福嘴里套出接头暗号,并且和洪玲一起杀了刘福和五姨太灭口,将他俩布置成偷奸途中意外中煤气身亡。吴佩欣回家找不到彭刚,打电话给肖静,肖静说自己也有事不来了,烦闷的吴佩欣想起白天那个电话里的女声觉得事有蹊跷。洪玲在和韩玉斌搏斗中额头受了伤。彭刚一夜未归怕吴佩欣怀疑,进家门前喝了酒喷了洪玲给的香水。

  • 第二天一早,黑麻子带着手下搜查找到了一颗军装上的扣子,邓汉山怀疑彭刚。肖静眼尖看到了彭刚军装口袋少了一颗扣子。邓汉山将所有圈在院子里,检查所有人的军服。彭刚摸了摸没有扣子的口袋,拿出枪做出必死的准备。邓汉山安排所有手下仪容检查更加确定凶手就是彭刚了。肖静假装自己身体不适靠近黑麻子的手下,她趁黑麻子手下不注意就拽下了他的扣子。邓汉山坚决地指认彭刚就是杀害韩玉斌的凶手,吴佩欣心里是相信彭刚的,她给彭刚作伪证。豆豆只是个孩子就实话实说那晚彭刚并未在家,吴佩欣的谎言不攻自破。这时候,肖静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她说那晚彭刚是跟她在一起。她心情不好,找彭刚聊天,两个人喝了点酒,彭刚的扣子掉落在了她的家里,随后肖静拿出手上那枚扣子。吴佩欣伤心欲绝,以为自己最好的闺蜜和自己的丈夫有染。吴佩欣回家后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就搬回了吴公馆,好几顿饭了不吃不喝,吴佩欣胃里一直不舒服犯恶心。

  • 洪玲来到吴公馆帮吴晋元检查身体,吴晋元对洪玲尊敬有加,吴佩欣很是不高兴,不就是个医生嘛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洪玲那天刺杀韩玉斌额头受了伤,她的额头突然出血,她担心暴露赶紧借用了卫生间处理伤口。吴佩欣一直犯恶心吃不下去东西。刘福和王主席的五姨太尸体被发现,现在不堪入目。经检查两个人是煤气中毒而死。现在麻烦的是,刘福与五姨太之间的苟且也公之于众。刘福原来的旧部在给他下葬的过程中,刘福突然从棺材里坐了起来。原来,刘福并没有死,只是昏迷而已。邓汉山把刘福安排在一个秘密诊所救治,如果刘福能醒过来一切就真相大白了。回家之后的吴佩欣自己想了想,她不认为肖静是个小人,她们这么多年的姐妹肖静不会这样对她的。吴佩欣去找肖静,发现肖静在很专注的看着一盒子的信。肖静见吴佩欣过来了,就解释说她和彭刚并没有什么,只是帮他解围而已。她顺便也告诉吴佩欣,之前抗日期间,肖静一直都有心爱的人,对方却是共产党,他们两个人虽然相爱却是不同道路不同信仰的人,注定走不到一起的。吴佩欣一直胃口不佳犯恶心。肖静开玩笑地说是不是有喜了。

  • 吴佩欣说之前生豆豆的时候,医生就说她这辈子不能再怀孕了,这也是她觉得最对不起彭刚的地方。肖静不明白了,为什么说对不起彭刚。吴佩欣赶紧解释说是因为没有给彭刚生儿子而对不起他。肖静陪着吴佩欣来医院做了检查。 邓汉山、彭刚吴佩欣和肖静吃了顿饭,想要赶紧吃完这个饭局,几个人不欢而散。肖静先把彭刚和吴佩欣送回家,然后问邓汉山是回家还是回情人住处。邓汉山叹了口气,说成都是他的老家,可是这个地方他没有家,更加没有情人。肖静听完以后什么也没说,只是觉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啊。邓汉山守在刘福的床边,祈祷他能醒过来。邓汉山不是因为好心,而是因为江一林的事情,他需要刘福醒过来指认凶手。邓汉山威胁治疗刘福的医生,如果刘福醒不过来他也别想活。保密局停了黑麻子及其手下的补助,朱三觉得黑麻子他们就是地痞流氓,黑麻子的手下狗副队和保密局的朱三打了起来,黑麻子出手帮忙。两方人马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邓汉山出面阻止,扣押了黑麻子。

  • 邓汉山趁机审问黑麻子和手下狗副队,狗副队承认之前黑麻子一直想抓住刘福的把柄,所以一直派人监视着刘福的私宅,而且告诉邓汉山通知他们五姨太和刘福间私情的人就是彭刚。邓汉山终于明白,为什么刘福死在了悦来客栈里。因为刘福的私宅一直有人跟踪,所以凶手不想暴露自己只能让刘福死在悦来客栈,而且这个凶手对黑麻子手下的行踪了如指掌。邓汉山即将被调离,他把吴佩欣的调职信还给吴佩欣,最后提醒吴佩欣,他觉得现在杀害韩玉斌最大的嫌疑人是彭刚。吴佩欣家里的保姆在院子里捡到一瓶香水,吴佩欣突然闻出来,这瓶香水是洪玲的,而且在韩玉斌被害那天晚上彭刚身上的味道也是这个。吴佩欣回家质问彭刚,告诉他自己怀疑的一切。吴佩欣把所有的线索都串联了起来,跟事实很贴近了。彭刚知道邓汉山已经出手,他决定自己掌握先机,于是找邓汉山理论。没想到的是刘福突然醒了。

  • 没想到的是刘福突然醒了,邓汉山赶紧拽着彭刚并叫上吴佩欣和肖静前去对质。肖静和朱三都趁着大家不注意准备好了枪支,肖静是为了灭口,朱三是为了随时强杀彭刚。邓汉山让刘福对质的时候,刘福却傻了,虽然他清醒过来却认不出人。指认不成功,其他人只能先行离开。吴佩欣本来已经出去了,可是她觉得不对劲,去而复返。她摇着刘福的肩膀问他,刘福认出了吴佩欣,就在他马上说出凶手的名字时,刘福被共产党枪杀一击毙命。 吴佩欣带着豆豆和肖静来到当初关押江一林的地方求证。肖静一直在劝她事情已经过去了,没有必要再去追究了。可是吴佩欣不想自己骗自己,因为最近彭刚的举动实在是太反常了。肖静说如今兵荒马乱的不要把豆豆一个人留在这里,但是豆豆答应她不会乱走。吴佩欣放心地点点头,还是和肖静一起去关押地点查看。

  • 在豆豆所在的饭店里,国军的两方人马一言不合打了起来。豆豆摔成了重伤被送往医院救治,彭刚也赶过来给孩子献血。彭刚献血不成功,因为他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这个消息让彭刚吃了一惊。彭刚问吴佩欣豆豆的亲生父亲是谁。原来,邓汉山是豆豆的亲生父亲。当初彭刚舍身救了吴佩欣,吴司令为了感激彭刚就把吴佩欣嫁给了他。在新婚之夜,彭刚昏迷未醒,邓汉山趁机把吴佩欣灌醉强暴了。无论过去有多少纠葛,彭刚还是先放下个人恩怨,让邓汉山过来献血救豆豆,这时候邓汉山也就知道了,原来豆豆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邓汉山献完血后,彭刚看到邓汉山眼中充满了熊熊怒火彭刚暴打了邓汉山一顿,邓汉山不甘示弱的说无论如何,豆豆都是他的骨肉。这句话像刀子一样扎进了彭刚的心里。彭刚喝了好多的酒,可是他不想回家。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吴佩欣。彭刚因为喝了太多的酒不小心酒精中毒,洪玲在医院床边悉心照顾。洪玲看着昏迷的彭刚心里很疼很不好受,眼前这个她曾经最爱的人,她不能做什么,但是希望可以给他力量让彭刚可以熬过去。彭刚被接回家中,吴佩欣希望可以求得彭刚的原谅。

  • 邓汉山以释放江一林为幌子把吴佩欣和彭刚叫到了保密局。邓汉山设了一个圈套,他想要让彭刚自己暴露。邓汉山给了彭刚一把没有子弹的枪,问他敢不敢枪杀江一林。彭刚其实已经发现枪里面没有子弹了,他做戏想要假装开枪。可是吴佩欣知道彭刚是共产党了,她担心彭刚暴露自己,于是为了保护彭刚,她选择了枪杀江一林。没想到,江一林就这样被误杀身亡了,吴佩欣亲手杀了江叔叔昏迷了。吴佩欣醒过来以后,吴司令气急败坏地打了吴佩欣一巴掌,他问吴佩欣为什么要杀江叔叔。吴佩欣哭着解释说,在江叔叔与彭刚之间,她只能选择自己的丈夫。吴佩欣问司令能不能原谅她。吴司令红着眼眶回答道,这件事情他永远都不会原谅吴佩欣,让吴佩欣去江一林的坟前忏悔认错。 吴佩欣住院期间,彭刚悉心照料,吴佩欣心里暖暖的。就算她放弃了所有人又怎么样,只要彭刚能好好的,能一直陪在她身边,其他的她都可以不在乎。

  • 邓汉山接到调职命令,要回到重庆,去接受惩罚。临走之前,邓汉山想要跟吴佩欣告别,彭刚拦了下来,他不想要邓汉山再接近自己的妻子。邓汉山最后还是和吴佩欣告别了,这个人,估计这次回去相见无缘。邓汉山悄悄对吴佩欣说了一句,如果她也怀疑彭刚,那就要盯紧彭刚的一切。彭刚打电话给肖静,肖静说没准是他组织不要他了,肖静也劝彭刚不如趁此机会好好过日子,两个人的幸福比什么都重要。彭刚没有听完就挂断了电话。彭刚守在医院陪着吴佩欣。夜里,吴佩欣突然被噩梦惊醒,发现彭刚不在身边,她赶紧出门寻找。发现不远处,彭刚似乎在与谁通电话。吴佩欣悄悄的走进,原来彭刚是与豆豆在通电话,她又疑神疑鬼了。但这也说明吴佩欣心里一直怀疑着彭刚,其实彭刚心里也明白。彭刚找老胡说明情况以后,老胡为了彭刚的安全着想,安排彭刚和老邱去川西部队。

  • 老胡为了彭刚的安全着想,安排彭刚和老邱去川西部队。彭刚好好考虑了一下,他决定服从组织的安排,只是这一走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回来了。彭刚对吴佩欣说因为王主席的安排他要出差几天,对吴佩欣对豆豆,他心里是舍不得的,临走之前,他还是拿走了家里一张全家福,算是一个念想吧。妇科医生请假于是把病人都交托给了洪玲,洪玲看完病例,发现吴佩欣已经怀孕了。这时候,医生也通知吴佩欣她怀孕的消息,吴佩欣高兴地不得了,这个孩子就是上天对她的恩赐。吴佩欣想赶紧告诉彭刚这个好消息,可是她联系不上彭刚了。彭刚准备和老邱离开成都的时候,洪玲把吴佩欣怀孕的消息告诉了他。彭刚听完以后震惊了,这个孩子来的时机真是太巧了,牵扯住了彭刚的心,彭刚不想离开了,他不想离开自己尚未谋面的孩子。吴佩欣回到家中,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她发现一张全家福不见了。她有种不祥的预感,她觉得彭刚要离开这个家要离开她了。

  • 吴佩欣着急的不得了,幸亏肖静一直陪在她身边,答应吴佩欣会帮她一起找彭刚。吴佩欣突然感觉到彭刚回家了,肖静说那只是幻听而已,吴佩欣不相信,她跑去院子,果然空无一人。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院子的门开了,彭刚走了进来。吴佩欣激动不已。吴佩欣以为这个孩子的到来很是开心,忙里忙外,她准备很多小衣服和尿布,还第一次亲手为孩子织毛衣。毕竟这个孩子,是她与彭刚爱情的结晶。吴佩欣找一些没用的衣服做尿布,无意间看到彭刚珍爱的旧布衫,她就把这件衣服剪碎了。彭刚回来之后大发雷霆,吴佩欣委屈地哭了,觉得这件衣服是洪玲送给他的他才这样珍惜。其实,这件衣服并非洪玲所送,而是他当初入党宣誓所穿的。这么多年,每次他觉得熬不过去的时候,他就会看着这件衣服,时刻提醒自己是名共产党员。肖静详细询问彭刚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这么残忍,彭刚跟肖静说实话,本来上级要求彭刚离开的,可是彭刚花了很大的力气才说服上级留下来,就是为了吴佩欣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 彭刚忽然意识到什么,问肖静为什么忽然离开了军统,找了份文职工作彭刚想要趁此机会策反肖静,肖静无奈地笑笑,她想要站在共产党那边何须彭刚来策反。邓汉山因在调查江一林一案中疏忽大意,上级给了他撤职降衔的处分,让他重回成都进行调查。洪玲给彭刚让他转交了一份刘伯承司令写给吴晋元司令的亲笔信,第二野战军马上就要解放成都了,让吴晋元好好想想务必识时务最好正确的选择。吴佩欣出门给豆豆买生日礼物,撞见彭刚搀扶着洪玲从她眼前走过,那种小心那种温馨让吴佩欣感觉自己一下子跌落谷底。吴佩欣情绪低落的回到家中,不小心把挂在墙上的照片打落,没想到照片的背后还有个暗格。从里面拿出来一个木盒子。里面是张纸和一面共产党党旗。吴佩欣知道彭刚是共产党之后,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外的邓汉山,吓得吴佩欣不敢说话,她对邓汉山说不能动彭刚。邓汉山不理解了,为什么吴佩欣会突然说这句话,是不是吴佩欣知道了什么。

  • 彭刚回家以后,从背后搂着吴佩欣,吴佩欣从镜子中死死盯着彭刚,眼前的这个人,自己日夜不离的丈夫,她突然觉得自己不认识他了。吴佩欣让肖静带着她出去走走,吴佩欣哭着对肖静说,彭刚是共产党。肖静劝吴佩欣,现在她能做的,就是保持沉默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彭刚想了想昨天吴佩欣的异样,他后悔没有抓住机会和吴佩欣摊牌,邓汉山突然回来,让吴佩欣的事情变得复杂。他不清楚邓汉山突然回来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他明显的意识到,先前的平静已经被打破。豆豆因为吴佩欣偏向弟弟,心里不平衡,离家出走。全家找了好久都没找到,急坏了吴佩欣全家。

  • 肖静和吴佩欣来到家里,先收到吴司令的责备,很担心豆豆出现什么意外。肖静说她还是先把彭刚找回来一起想想办法吧。彭刚着急把洪玲找出来是因为他告诉洪玲邓汉山回来了,而且他在执行一项秘密任务叫做芙蓉花开,是跟川西决战有关的。邓汉山现在不会轻易放过彭刚的,洪玲建议彭刚现在立刻撤出,可是彭刚为了吴佩欣和孩子现在也不能走。肖静第一时间找到彭刚,告诉他豆豆失踪了,让他赶紧回家。 彭刚走到一半,突然想到什么,就问肖静知不知道邓汉山住在哪里。彭刚感觉是邓汉山带走了豆豆。邓汉山专门在家里给豆豆布置了一间公主房,很是漂亮,只要是豆豆喜欢的,他都尽力准备,无论邓汉山有多么的残酷,他对豆豆却是一心一意的好。彭刚来到邓汉山住处要回豆豆,邓汉山威胁彭刚说,这次带走豆豆可以,如果还有下一次,他就要把豆豆要回来。吴佩欣翻看着旧照片,她一直在想当初究竟是什么能让彭刚奋不顾身的救她, 彭刚本来想要趁这个机会向吴佩欣坦白自己的身份,可是吴佩欣突然很害怕从彭刚嘴里听到这个,于是就打断了彭刚接下来要说的话。

  • 邓汉山在北郊凤凰山秘密枪杀了一批政治犯,这里面很多人都不是政治犯还有的是大学生和普通群众。彭刚决定把国民党滥杀人民群众的消息散布出去,果然引起很大的反响,大学生们聚众在政府门前。毛局长也让邓汉山尽快处理此事。邓汉山随便抓了一个人假装是凶手,让大学生们把这个人打死了泄愤,这件事终于平息了。可是邓汉山安排的这个凶手居然是黑麻子的亲外甥傻子,邓汉山的这一行为激怒了黑麻子,黑麻子对邓汉山拔枪相向,可是邓汉山手上有黑麻子的把柄,黑麻子只能吞了这口恶气。邓汉山无意间抓到了当初偷拍到刘福和红芙蓉的记者,他再次抓到了线索。吴佩欣担心彭刚再次陷入危机之中,于是把彭刚当初留下的望远镜砸烂了,消灭证据,保护彭刚。

  • 于是吴佩欣派人前去调查,知道了洪玲是共产党的身份。吴佩欣本来一直觉得只是一段旧情而已,可是他们两个人还有共同的信仰,吴佩欣担心洪玲的出现会夺走她的幸福和一切。邓汉山威胁吴佩欣,让她以豆豆为交换条件,吴佩欣只能让豆豆回到亲生爸爸那里。 彭刚知道邓汉山再次带走豆豆很是生气,要把豆豆带回家,邓汉山不准。这时候吴佩欣来了拿枪抵着自己的脑袋威胁彭刚放弃豆豆,彭刚真的是无法理解吴佩欣在想什么,但他怕吴佩欣走极端伤害自己只能作罢。吴佩欣和彭刚离开邓汉山住处的时候,两个人坐在车上相顾无语。吴佩欣拉着彭刚的手捂着自己的肚子,可是彭刚抽开了手,吴佩欣的心里一抽痛。邓汉山怕彭刚和吴佩欣再反悔,就赶紧把豆豆送回老家,让自己母亲代为照顾。吴佩欣觉得自己和彭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完全是洪玲的过错,她想如果除掉了洪玲那么她和彭刚就能回到当初。吴佩欣让何姨以照顾肚子里孩子为由帮忙把洪玲约出来。洪玲相信何姨,还是决定赴约。

  • 洪玲按照约定赴约,发现来的是吴佩欣,她就预感到来者不善,吴佩欣认为她和彭刚今天的结果是洪玲造成的。吴佩欣想要秘密枪杀洪玲。彭刚根据线索也摸索过来,他刚要追上的时候枪响了。原来洪玲趁机逃跑,被吴佩欣打中了腿。吴佩欣在追洪玲期间意外跌倒,看到不远处彭刚急匆匆地赶来,赶紧搀扶着洪玲离开,丝毫没有回头找吴佩欣一眼。吴佩欣因为摔了一跤意外流产,她捂着肚子脑海里回放的都是刚才彭刚扶着洪玲的片段,她的心比她的肚子都要疼上百倍。虽然彭刚后来再次回到树林中,但是那时候的吴佩欣已经离开。吴佩欣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心像被刀割一样,拿起手术刀狠心地冲着自己的肩膀捅去把子弹头取出。吴佩欣惨淡地看着天花板,她突然开口对肖静说。如果肖静是她的好朋友就帮她保守一个秘密,不能把流产的事实告诉彭刚。肖静去吴佩欣家中拿东西,彭刚四处寻找吴佩欣不得,看到肖静过来很是高兴,也知道吴佩欣在肖静那里了。彭刚想去找吴佩欣,可是肖静拦下来,说是吴佩欣现在不想见他,现在也不能让彭刚知道吴佩欣已经流产的事实。

  • 吴佩欣回到家中,彭刚终于鼓足勇气跟吴佩欣坦白自己的身份,吴佩欣早已经知道并不意外。只是彭刚还是错过了他给吴佩欣坦白的好机会,吴佩欣也错过了跟彭刚坦诚相待的机会。没有了孩子,没有了情分,没有了共同的信仰。吴佩欣虽然重新和彭刚生活在一起,可是在吴佩欣看来眼前的这个男人很是陌生。佩欣无法再与彭刚同床共枕,她心里也无法坦白孩子的事情。彭刚觉得吴佩欣发生了一些变化,原来很喜欢吃的东西不在吃了,还趁机倒掉,喜欢的东西都不喜欢了,改变了很多,可是彭刚不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彭刚以为是自己对孩子的照顾超出了吴佩欣,他想要尽力弥补。吴佩欣脸色非常不好,邓汉山把吴佩欣叫出来到西餐厅,邓汉山挑拨离间,说了许多含沙射影的话。吴佩欣因为心里不舒服,喝了好多的酒,喝得一塌糊涂。 彭刚把喝醉的吴佩欣接回家中,其实彭刚有些不明白了,他们坦诚相待以后,吴佩欣反而心情不好,吴佩欣躺在床上,回忆着刚才邓汉山跟她说的话。

  • 她想要回原来的彭刚,回到原来的生活,那么就必须要除掉彭刚背后的组织。其实,邓汉山说这些话是有私心的,现在他的眼里最大的敌人就是彭刚,除了彭刚,他事业上就可以立功,生活上吴佩欣就会回到自己的身边。肖静准备要去找林凯了,当初那个她最在乎的人,她决定跟从自己的心做出选择。肖静又收到林凯的来信,这次,她鼓足勇气打开信封。洪玲的伤势也好的差不多了,老胡给她安排的工作就是照顾怀孕的吴佩欣,其他党员都不是很乐意,觉得吴佩欣思想有问题。老胡劝大家说,吴佩欣固然有问题,但是她能在这个重要时期和人民站在一起,那他们就应该接纳她。吴佩欣想要除掉彭刚背后的组织,她伙同邓汉山共设一计。吴佩欣故意向彭刚透露芙蓉花开的计划,还说卧底名单就在邓汉山的办公室,她可以帮忙偷出名单。吴佩欣和彭刚把邓汉山灌醉带回办公室,彭刚趁着邓汉山喝醉酒套取密码将保险柜中的卧底名单偷了出来。

  • 彭刚要跟党组织传递消息,和老胡在戏楼接头。邓汉山和吴佩欣全称秘密跟踪,将老胡逮捕。此时的彭刚还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和自己最大的敌人串通将自己的上级逮捕。老胡被捕收到邓汉山的严刑逼供,但是老胡一直是咬紧牙关没有吭声。吴佩欣过去看老胡,她的眼中没有一丝怜悯,她认为面前的这个人就是害得她和彭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罪魁。吴佩欣把仇恨都寄托在老胡和洪玲的身上,这两个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失去孩子和彭刚的痛,她一直都不能释怀。彭刚得知老胡被捕的消息很是震惊,他不知道问题出现在什么上,毕竟他是在老胡被捕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洪玲与彭刚见面说了自己的疑惑,彭刚回家试探吴佩欣,吴佩欣与彭刚争吵,心情愈发低落。与此同时,邓汉山拿到了韩玉斌案件遗留的线索。

  • 彭刚想要试探邓汉山,彭刚明明知道这是个陷阱,可是这是他唯一一次见到老胡的机会了。他看着受了重伤的老胡很是心痛,他还是用手敲击密码询问老胡到底是谁出卖了他,可是老胡没有回应。 彭刚回到家中很是激动,他想要把老胡尽快解救出来,吴佩欣劝他不要白费心机,吴佩欣回到家中试探彭刚说,共产党或者洪玲已经不相信他了。彭刚立马回绝道,洪玲是相信他的,这句话深深刺痛了吴佩欣的心。上级领导知道彭刚被捕的消息,于是派了一名负责人,名叫林凯。林凯来到之际,就想先搞清楚彭刚事情的原委。吴晋元和朋友晋康私下讨论蒋介石的川西决战计划,都觉得川西决战已无回天之力。王陵基一心胡吹川西决战计划的好,让吴晋元他们听了更加觉得党国已经没有了希望。 林凯回来找肖静,想要挽回肖静想让肖静帮忙救老胡,听到林凯这样说还是忍不住地失望和伤心。洪玲悄悄地约见吴司令,给他送药。洪玲说出来组织怀疑彭刚的事实,吴司令听完后,对洪玲说他有个不情之请,在他遭遇毒手的时候,希望共产党能够把吴佩欣送到安全的地方。

  • 洪玲帮吴佩欣检查身体,发现吴佩欣根本没有怀孕。吴佩欣觉得是洪玲杀死了自己的孩子,于是派人把洪玲打晕并绑架了她。彭刚发现了吴佩欣的秘密,过来追问吴佩欣。吴佩欣哭着问为什么彭刚要这样对她,她和洪玲之间彭刚到底爱谁。吴佩欣因为爱彭刚走火入魔,思想走到极端。彭刚说吴佩欣现在不是爱,只是绑架而已,说完后决绝离开。洪玲被吴佩欣扣押起来,彭刚过来看看洪玲给她送些吃食。可是洪玲误会叛变了,彭刚想要解释什么,可是误会不是一言半语就能解释清楚的。吴佩欣很是得意,可是彭刚现在脑子里就回想着刚才洪玲悄悄对他说的话。肖静要离开成都的飞机提前起飞了,肖静没有走成。邓汉山让吴佩欣过来签对洪玲和老胡的枪杀令。肖静把这个消息告诉彭刚,明天中午在北郊凤凰山王鹏飞带队枪杀老胡,晚上西郊抚琴璐吴佩欣带队枪杀洪玲。

  • 肖静彭刚和地下党对老胡和洪玲展开营救计划失败了,老胡还是牺牲了。他们只能对洪玲展开全力的营救计划。肖静和彭刚设定计划,悄悄把洪玲放了出去,肖静自己也漏出来马脚。 肖静把林凯叫出来,林凯想要保护肖静,可是肖静拒绝了。邓汉山调查肖静的过往,觉得可能是肖静之前抗日和共产党走的过近,邓汉山派手下跟踪肖静务必见到之后将肖静逮捕。吴佩欣已经知道肖静帮助共产党了,因为自己朋友的背叛,吴佩欣心里很难过。吴佩欣和肖静谁也说服不了谁,不惜拔枪相向,这时候,外面突然枪响,吴佩欣下意识扣动了扳机杀了肖静。吴佩欣突然反应过来,抱着自己好朋友的尸体大哭了起来。 邓汉山的手下王鹏飞最后威胁吴晋元的厨子给吴晋元下药,受到胁迫的厨子只能照做,吴晋元因为心脏病的药无效,而在去彭县的路上心脏病突发身亡。林凯来找吴晋元的好友邓长官商量起义的事情,恰巧邓汉山也过来,本来邓长官并不想见,林凯说为了不引起邓汉山的怀疑还是见一下为好。邓汉山跟邓长官说了吴晋元的死讯,以这个威胁邓长官要站对队伍,不要步吴晋元的后路。

  • 彭刚和吴佩欣觉得吴晋元死的过于蹊跷就着手调查。何姨发现吴晋元最近吃的药有问题,他们也发现厨子不见了。彭刚发现了王鹏飞正在灭口,开枪打伤了王鹏飞,王鹏飞回去的时候为了向邓汉山邀功,隐瞒了他受伤的消息。邓汉山和王鹏飞去祭拜吴晋元,彭刚和吴佩欣也过来了,发现了王鹏飞受了枪伤,就觉得邓汉山和吴晋元的死脱不了干系。彭刚和自己的兄弟们商量着如何秘密暗杀蒋介石,可是邓汉山一直紧追着彭刚不放手,邓汉山觉得现在他们这么盯着彭刚彭刚还要行动,说明彭刚正在准备着大行动。 邓汉山有些后悔了,他后悔没有早把彭刚逮捕,现在他必须想个办法将彭刚绳之以法。这次,邓汉山不会放过彭刚的。吴佩欣在城防司令部看着自己父亲留下的痕迹质问邓汉山杀自己的师长。此时的彭刚决定刺杀蒋总裁。

  • 邓汉山准备好了陷阱,给佩欣打来电话故意告诉吴佩欣就是告诉她再也见不到彭刚了。吴佩欣赶紧出门阻拦彭刚去。彭刚和老大准备好行动,站在门口就等着蒋总裁的到来。吴佩欣给彭刚打电话告诉彭刚这是一个陷阱,彭刚接听了电话,问吴佩欣还能再次相信她嘛?可是他无法再相信吴佩欣了。可这是邓汉山设下的陷阱,老大被击毙,彭刚被逮捕。吴佩欣赶了过来告诉邓汉山她绑架了邓汉山的母亲,邓汉山无可奈何只能放人。就在吴佩欣和彭刚即将离开的时候,王鹏飞突然举起手枪朝着吴佩欣和彭刚开枪了,彭刚再次推开了吴佩欣挡下了子弹。彭刚受了枪伤奄奄一息他拜托吴佩欣把他带到他入党的地方,洪玲知道彭刚受伤的消息赶了过来,哭着不要彭刚离开,彭刚笑着说他从来都不后悔,对党的未来充满了期待,就这样,彭刚走了。邓汉山因为最近事情失利被抛弃,自尽于城防司令部。吴佩欣在彭刚死后终于幡然醒悟,痛改前非,尽力弥补自己的过错。就是因为有像彭刚、老胡和洪玲这样的党员,他们坚定不移的信念,为了党和国家献出了自己的一切,成都最后还是交还给了人民,成都顺利解放。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