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归去来 立即播放

电视剧 50集全 热度 2277

地区:内地

导演: 刘江

类型:言情 /青春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北京/东方卫视

简介: 该剧讲述了萧清、书澈、缪盈、宁鸣、成然和绿卡等人因为家庭、理想、爱情等种种原因相聚美国,成为藤校精英后,从象牙塔走向社会,一步步完成蜕变的故事。 书澈、萧清、缪盈、宁鸣,因为家庭、求知、追爱等种种原因...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50/共5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2013年的北京,清华大学的校园里,伴随着广播里动听的女声,毕业季悄悄地来临了。毕业,是希望的开始,也是美好的结束。同时这也是一个分手季,因为对爱情坚守的成本太高,需要太多勇气,然而分手却只需要几句话,甚至连一句话都可以不说。对高才生宁鸣来说,这是一个结束季,他的那一段狂热,在这天彻底结束。而在今天结束后,他就要流向自己该去的地方。

  • 书澈与萧清二人介绍完彼此,他将行李搬到车上后提出送萧清去湾区。萧清不想麻烦书澈,于是提出跟书澈一起去医院看望缪盈,之后她再打优步回去。既然萧清拒绝,书澈也就不再坚持。书澈开车载着萧清前往医院,可他超速,公路巡警正在追来。书澈问萧清是否有驾照,萧清说有中国驾照,书澈于是拜托萧清一会巡警来了,就说是她开的车。萧清不同意,书澈违章为何要她顶包。书澈解释如果是萧清开的车,顶天就是一张罚单交罚款的事,而他不仅会承担这笔罚款,并且会再给萧清一笔帮忙费。

  • 成伟问康兆辉这个案件是否存在什么变数,康兆辉表示在开庭前要是证据被推翻、证人翻供或者证人不到庭这些都是变数。康兆辉还准备了那个公路巡警的纸质资料,成伟交代康兆辉,在两个孩子的面前要说不认识他。露卡推着眼睛蒙着纱布坐在轮椅上的成然去隔壁病房看望缪盈,缪盈问成然和露卡是不是真的结婚了。成然解释他和露卡不是真正的婚姻,而是一桩商业买卖。因为露卡要办移民,于是花钱跟成然结婚拿绿卡,成然正好缺钱,所以二人一拍即合。缪盈不解成然为何会缺钱,成然委屈地抱怨道父亲对他经济管控整整一年的时间,所以这个商婚是被父亲给逼的。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2013年的北京,清华大学的校园里,伴随着广播里动听的女声,毕业季悄悄地来临了。毕业,是希望的开始,也是美好的结束。同时这也是一个分手季,因为对爱情坚守的成本太高,需要太多勇气,然而分手却只需要几句话,甚至连一句话都可以不说。对高才生宁鸣来说,这是一个结束季,他的那一段狂热,在这天彻底结束。而在今天结束后,他就要流向自己该去的地方。

  • 书澈与萧清二人介绍完彼此,他将行李搬到车上后提出送萧清去湾区。萧清不想麻烦书澈,于是提出跟书澈一起去医院看望缪盈,之后她再打优步回去。既然萧清拒绝,书澈也就不再坚持。书澈开车载着萧清前往医院,可他超速,公路巡警正在追来。书澈问萧清是否有驾照,萧清说有中国驾照,书澈于是拜托萧清一会巡警来了,就说是她开的车。萧清不同意,书澈违章为何要她顶包。书澈解释如果是萧清开的车,顶天就是一张罚单交罚款的事,而他不仅会承担这笔罚款,并且会再给萧清一笔帮忙费。

  • 成伟问康兆辉这个案件是否存在什么变数,康兆辉表示在开庭前要是证据被推翻、证人翻供或者证人不到庭这些都是变数。康兆辉还准备了那个公路巡警的纸质资料,成伟交代康兆辉,在两个孩子的面前要说不认识他。露卡推着眼睛蒙着纱布坐在轮椅上的成然去隔壁病房看望缪盈,缪盈问成然和露卡是不是真的结婚了。成然解释他和露卡不是真正的婚姻,而是一桩商业买卖。因为露卡要办移民,于是花钱跟成然结婚拿绿卡,成然正好缺钱,所以二人一拍即合。缪盈不解成然为何会缺钱,成然委屈地抱怨道父亲对他经济管控整整一年的时间,所以这个商婚是被父亲给逼的。

  • 康兆辉告诉成伟他们律所的一个调查员,在与那位公路巡警的同事一位女巡警约会时,获悉那个公路巡警的中文水平并没有那么厉害,而那个公路巡警亲口说并不确定自己当时听懂了书澈和萧清的谈话,要不是看了萧清提供的证词,他根本就不确定。成伟希望康兆辉争取到这位女巡警作为他们这方的证人出庭。康兆辉还找到一个可以左右法官判决的关键点就是萧清,成伟很快安排助理汪若南去找萧清,要求萧清在法庭上否认书澈让她顶包的请求,这样书澈的起诉就会被撤销,就说她在被单独询问时并没有听懂警察问的问题。汪若南说明让他来找萧清的不是书澈也不是缪盈。

  • 成然答应帮忙,但他好奇萧清跟汪若南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萧清表示等这件事过去后,她再告诉成然。开庭之前,康兆辉向书澈和缪盈讲述庭审时他辩护的方向,书澈的思绪飘回到六年前车祸的民事调解庭现场,而那场车祸,那个花一样年纪的女孩,因为他犯的错而双腿被截肢,失去了生活的自理能力,想起这些,他的身心就备受煎熬。缪盈陪心情不好的书澈来到海边,问他在想什么。书澈一直没有告诉过缪盈,其实每年的假期回国,他都会去那个女孩家附近的街道,有意无意地出现看那女孩的样子,一直看到了女孩的婚礼。女孩嫁给了那个聋哑丈夫,虽说女孩脸上是幸福的,但他一直在想,如果他没有犯错,女孩应该会比现在更开心、更幸福。

  • 缪盈让父亲表态是否同意她和书澈结婚,成伟表态自己是很高兴缪盈和书澈尽快在一起,众人举杯庆祝。书澈回去以后,缪盈找父亲谈话,问父亲是不是有些话当着书澈的面不好说,她感觉父亲不是衷心地替他们高兴,看上去忧心忡忡的。成伟解释是缪盈和书澈选择结婚的时机不合适,他认为得等他们都毕业,那时结婚才合适。再说婚姻不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书澈的父亲是市长,缪盈又是他们伟业家族的继承人,出身就肩负着家族的使命,不能任性,她不是平常人家的孩子,所以没有平常人家孩子的自由。

  • 萧清想跟妈妈萧云视频聊天,却一直没有接通,她于是打了家里的座机,也一样是无人接听,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书澈突然接到妈妈毓文的电话,妈妈现在在机场,一会飞旧金山,让书澈明天来接机。书澈有些意外,他前些天打电话回家的时候,妈妈都没提这件事。缪盈怀疑书澈妈妈突然袭击是因为书望不同意他们结婚的关系,于是劝书澈跟阿姨好好聊聊。书澈让缪盈明天跟他一起去接机,缪盈欣然同意,同时提起她爸现在在美国,不如安排他们二人见面。书澈没意见,认为正好可以化阻拦为成全。

  • 萧清告诉安德森教授,她已经向学校递交了休学申请,只是有关母亲的医疗证明得等她回国后才能寄过来,她在视频中看见躺在病床上母亲的样子,她是一分钟也不想等,想要马上回国。安德森教授理解萧清的心情,安慰萧清她母亲很快会好起来,同时希望萧清在母亲情况好转后马上回校,不要造成退学。何晏又给萧清打来电话,萧清仍旧是不接电话,并且还将何晏的电话拉黑。萧清与房东莫妮卡商量得提前退房,希望莫妮卡能把剩余的房租退给她。莫妮卡以为萧清是谈恋爱了,劝她也不能这么快就同居。萧清于是将母亲车祸,她需要回国去照顾母亲的事告诉莫妮卡。

  • 挂了视频电话后,萧清回到房间,她打开了行李箱,站在门口看见这一幕的莫妮卡知道萧清决定不回国,并且会留下来继续学业,她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然后退出了萧清的房间。萧清和父亲何晏打电话,她已经退了机票,向父亲表示会安心上课,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她决定打工,而安德森教授特别热心,给她争取了一个校内工的机会,就是给安德森教授当助理,每天打工三四个小时。其实家里遭遇这次变故,何晏也曾动摇过,想着只要自己手一伸,那就什么都解决了,但他还是坚定地克制住了这个忍不住冒出来的念头。萧清为自己有这么一个清廉检察官的父亲感到非常骄傲。

  • 成伟要求缪盈拒绝书澈,在他拿到承建权之前,他们两家的关系绝不能公之于众,缪盈和书澈不仅不能结婚,就连恋爱关系也是越低调越好。缪盈十分痛苦,她和书澈明天一早就要登记结婚,她要怎么拒绝书澈。成伟知道让缪盈为难了,但还是希望缪盈不要让书澈知道这中间的关系,他担心以书澈的性格会掀起轩然大波。缪盈问父亲怎么知道她会理解和配合服从安排,成伟太了解缪盈,她从小到大就是一个宁愿委屈自己都不会让别人失望的好孩子。缪盈特别委屈,她有什么错,难受的她向父亲提出回房静一静。

  • 宁鸣时刻关注着缪盈的动态,晚上,他看见缪盈走出房间,于是一路跟着缪盈来到一家酒吧。缪盈心里难受,她借酒消愁。宁鸣在一旁看着缪盈这个样子很是心疼,可他不能让缪盈发现自己,只能忍着心疼默默地关注着缪盈。缪盈喝醉了趴在吧台上,有个外国男人见状走上前,他不怀好意地称自己是缪盈的朋友,要把缪盈带走。宁鸣赶紧上前阻拦那名男子,不让他带走缪盈。酒吧老板打开缪盈落在吧台上的手抓包,在里面找到缪盈的证件,询问两人缪盈的名字。那个男人根本答不上来,宁鸣则准确地说出缪盈的名字,酒吧老板于是同意宁鸣带走缪盈。

  • 成伟表示感情要天长地久,那双方就必须利益互惠,他相信书澈最后也会明白。而他认为没有什么纯粹的感情,一切都是利益,而爱情是最经不起诱惑考验的。他坚持他们两家的利益联系,不仅不会玷污缪盈和书澈间爱情的美好,还能紧紧地捆绑在一起,牢不可催。缪盈根本就不相信父亲这样的说词,提出自己太累了,想要好好地休息一会。离开的时候,成伟满怀歉意地说自己欠缪盈一个婚礼。缪盈心中痛苦,她忍不住落泪。

  • 书澈根本就不相信宁鸣的说辞,宁鸣解释他就是听说缪盈要结婚,想要亲眼看到缪盈结婚,这样也就没什么遗憾。书澈明白宁鸣爱缪盈,宁鸣承认他爱缪盈,只是他没有追过缪盈,一直在单恋,默默地守候着缪盈。书澈意外缪盈逃婚竟然跟宁鸣无关,宁鸣其实多想这一切跟他有关,书澈把他当做情敌,他自嘲自己是连备胎都算不上。书澈询问宁鸣那天缪盈从市政厅离开后都做了些什么,宁鸣如实相告缪盈从市政厅离开后,去了海边的大礁石,在那里哭了很久,之后来到汽车旅馆。

  • 萧清很快去找安德森教授,询问他是否因为她和劳拉解约的。安德森教授解释并不是因为萧清,而是他和劳拉的合约马上到期,他只是把这份工作分配给了更需要的人。萧清明白安德森教授这是出于对她的同情,而这样对别人不公平,她坚持辞职,同时表示永远不会忘记安德森教授的好意。安德森教授表示等萧清有了校内工作的资历,又觉得这件事是公平的,那他还是会雇萧清当助手。

  • 在春田大厨的帮忙下,萧清剥完了洋葱。店员又让萧清剥一大盆的虾,然而另一名店员却拿上一篮子的菜让萧清先去洗菜。萧清正准备接过篮子,把菜拿去洗的时候,春田大厨让萧清不要管那些,他给萧清安排了一份工作,就是根据菜单配菜,同时交代萧清不要出错。一天的工作结束,萧清准备回家。春田大厨拦住萧清,称萧清没有吃饭,而他专门为萧清做了寿司夜宵。萧清拒绝,春田大厨却强行拉着萧清坐下,并且说他们从来不收黑工,是他跟老板求情,萧清才能在这里工作。萧清非常感谢春田大厨,春田大厨问萧清难道就只有口头上的感谢,萧清闻言接过酒敬春田大厨。

  • 春田大厨假意服输走进店里,成然见状得意道才一个回合就解决了,结果春田大厨却拿了个棒球球棒杀了个回马枪,成然吓得下意识赶紧跑开,萧清则抡起包将春田大厨给打趴。成然开车送萧清回去,不明白这里打工辛苦还被骚扰,萧清为何还要在这里打工,同时也好奇萧清的父母怎么不帮忙。萧清表示父母一直都在关注着她,只是当她遇到事情的时候,他们永远不会第一时间站出来帮她,因为她必须要学会去面对和解决这些问题,就算把她扔到任何环境都能生存,而这是父母对她最好的帮忙。

  • 莫妮卡向萧清讲述在母亲遇到有钱的继父后,经济条件改善,那段时间她挺开心的,虽说是半路拼出来的家,但也让她有了归属感。只是好景不长,在她十三岁那年,继父看她的眼神就和以前不一样,母亲不在的时候,继父经常跟她有不自在的身体接触,那时候的她不懂,终于有一天跟母亲讲了这个情况,希望母亲能解决她的困扰。

  • 表成然单方面向法院提出离婚,尽全力帮成然达成离婚的目的。露卡闻言对康律师撒泼,将敷过的面膜扔在康律师的身上,还拿着高尔夫球杆赶康律师离开。萧清在找工作,她在校内的公布栏上看见一家公司招聘法律顾问的信息,于是打了上面留下的联系电话,威廉在电话中跟萧清说了面试的地点。萧清回到家,看见莫妮卡留下的纸条,莫妮卡去纽约了,让萧清不要担心她。萧清自言自语道莫妮卡还是去了纽约。

  • 莫妮卡坦言刚接到配型不成功结果的时候,她在心里悄悄地为自己松了一口气,但立马为亚当感到很难过。亚当还得继续找合适的肾源,在这之前亚当只能一直透析,想着亚当才九岁就要遭受这样的罪,莫妮卡的心里特别难受,萧清安慰莫妮卡一定会有办法的。莫妮卡提起她回来时远远地看着房子,想着房子里有萧清她们,突然觉得这里不只是一栋房子,因为有了萧清她们,她把这栋房子当家了。

  • 书澈问弗兰克这件事成伟是否知情,弗兰克坦言成总知道,成总说了书澈的田园科技公司和华隆达成合作,就当是伟业集团送给书澈公司的开业大礼。回去的路上,书澈跟缪盈说起这个项目全部外包,什么事都不要自己做,就相当于闭着眼睛在赚钱。书澈问缪盈他是接还是不接,缪盈表示她相信书澈的判断,脑海中则想起之前父亲回国时说有些事正在发生,而有些事是一定会发生。

  • 缪盈和书澈逛商场,她在服装店巧遇偶遇了一个女人,缪盈觉得她很眼熟,仔细一想发现自己两年前曾见过她,她曾是父亲助理叫刘彩琪。思绪飘回三年前,刘彩琪是父亲的特别助理,而两年前,缪盈去送一份档案,却撞见刘彩琪和书望见面。缪盈称没有合适的衣服,和书澈准备离开,却遇见鲁尼和刘彩琪。缪盈向鲁尼介绍书澈是她男朋友,刘彩琪称书这个姓氏很特殊,而她还认识一位姓书的人。缪盈闻言拉着书澈离开,称他们的电影马上就要开始了。

  • 书澈问了很多有关伟业集团的事,书澈越听越觉得两家的关系不正常。可书父却觉得很正常,书澈问父亲成伟有没有借他和缪盈的关系寻求一些便利,书望表示伟业只是众多竞标公司之一,他会一视同仁。书澈怀疑成伟是想借他之手向父亲行贿,伟业和CE公司已经达成合作,那个项目不是在照顾他,甚至怀疑之前那笔风投资金也跟成伟有关系,最终目的是得到地铁车厢的承建权,劝父亲千万不要因他和缪盈的关系去做什么违反原则的事。

  • 书澈无法接受最爱的她瞒着自己所有的事,萧清认为在所有的事情没有彻底查清楚之前,任何的判断都会伤害书澈自己和缪盈,劝书澈回去冷静地与缪盈好好谈谈。萧清开车送书澈回家,到书澈家门口时,感谢书澈对她的信任,保证会替书澈保守秘密,会把书澈说的那些话都会放在心里,同时感慨书澈还挺特别的。书澈问萧清自己哪儿特别,萧清表示无论是他们彼此父亲的关系,还是成伟对书澈的照顾,其他人都会当做理所当然,书澈却不会。书澈问哪儿来的理,又哪儿来的当然,随后向萧清道别后转身进屋。书澈回到家,没有看见缪盈,并且发现缪盈拿走了她的东西。

  • 成然拉着缪盈来到一家商店,让她帮自己挑送人的生日礼物。萧清和书澈也来到这家商店,她假装看见成然特别意外,其实他们就是故意安排书澈和缪盈见面,然后躲在一旁偷偷地看着书澈和缪盈。看着书澈慢慢地走向缪盈,成然说他们肯定有戏,下一步就该抱头痛哭了,只是他判断失误。书澈走到缪盈面前,缪盈心说希望书澈能追问自己为何搬走,书澈心说希望缪盈能向自己解释。短暂的沉默后,缪盈称自己有课先走了,二人就这样什么都没说分开了。

  • 萧清下课了,于是打电话告诉莫妮卡自己现在去诊所。莫妮卡正准备去诊所时接到莫母的电话,她问母亲亚当的配型有没有成功。电话那端的莫母一直在哭泣,莫妮卡十分紧张,担心是亚当的配型又不成功。莫母哽咽地说配型成功了,感谢莫妮卡前段时间回到纽约为亚当做的一切,并且表示莫妮卡永远是自己最爱的女儿。莫妮卡闻言流下开心幸福的眼泪。

  • 莫母提起当初莫妮卡跟她来到美国后吃了很多苦,她想要弥补莫妮卡。萧清见莫母哭了,给她递上纸巾,安慰她道莫妮卡也知道这些事情。接下来几个月,莫母会尽量过来,莫妮卡生产时她是一定会赶回来的。萧清让莫母放心,这段时间她会一直陪在莫妮卡的身边。书澈和母亲在超市买东西,书澈妈无意间看见一个很熟悉的身影,她的目光顿时被吸引,并且很快冲过去,然后看见挺着大肚子的刘彩琪。书澈妈怒问刘彩琪怎么会在美国,肚子里的孩子又是谁的。刘彩琪笑话道没想到这就是一个市长夫人的态度,再说还有令公子在身边。

  • 书澈感慨自己和缪盈终究不是一样的人,他的爱情是非分明。成伟用权色拉书望下水,书澈认为他和缪盈的感情被玷污不再纯洁无暇,所以他们不可能再继续在一起。缪盈恳请书澈再给她最后一次机会,书澈绝情表示自己只要一看到缪盈,就没办法把缪盈和成伟分开。成伟就是他身体里的毒瘤,自己要把他彻底割掉,包括被玷污的部分。从现在开始,书澈不能跟成家有一丝一毫的关系,所以他和缪盈就到此为止。

  • 成伟回家,他敲开缪盈的房门。缪盈对父亲没有好脸色,还对父亲冷嘲热讽。成伟劝缪盈暂时把这段感情先放下,缪盈问是不是等他拿到地铁车厢承建权的时候再挽回。成伟坚持自己不是为了利益而不顾女儿幸福的父亲,缪盈反问成伟难道不是这样做的,而她的爱情和幸福在成伟和集团利益面前根本就是微不足道。成伟希望缪盈能原谅他,缪盈将成伟赶出房间。成伟打开门看见在偷听的成然,成然有些不好意思。在房间的缪盈痛苦得狠狠地砸烂了喝酒的杯子,刚走出门口的成伟听到玻璃碎掉的声音心里特别难受。

  • 刘彩琪走向成伟质问道,车祸、流产是他指使人干的还是书望指使他干的。成伟闻言假装惊讶称不明白刘彩琪在说什么,刘彩琪指责成伟前几天希望她打掉孩子,可没过几天她就遭遇车祸,失去孩子,悲痛的她拿出刀,愤怒地要捅向成伟。书澈见状赶紧上前想要拉开刘彩琪,成伟则抓住了刀刃,血汩汩地流下,同时喊助手将刘彩琪送回去。

  • 书澈妈说气话,称书澈想要过不要父母扶持的人生,那就去过,其实她并不是喜欢钱,她就想一家三口平平安安地过日子,让书澈给书望打电话。书澈拒绝,书澈妈不解自己能原谅背叛她的书望,书望只是把他的价值观强加给书澈而已,书澈为何就不能像她一样原谅书望。书澈十分痛苦,他是真的做不到。书澈知道母亲原谅了父亲的背叛,于是问母亲能否原谅父亲蓄意骗刘彩琪流产的行为。书澈妈没有说话,书澈很失望,明白母亲还是能原谅这种行为。书澈妈很无奈,她不原谅又能怎么样,她已经这个年纪了,若是失去丈夫,就只剩一个儿子,她还有什么,同时提醒书澈没有绝对的纯洁和忠诚,而残缺的完整也是完整。

  • 鲁尼敲开刘彩琪公寓的门,他特别兴奋,说是因为即将发生的事。刘彩琪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鲁尼问刘彩琪现在是否还爱着那个他。刘彩琪表示现在的自己恨他还来不及,鲁尼又问如果有一天那个他回来忏悔,刘彩琪是否还会重新爱上他。鲁尼问刘彩琪是否有力气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投入一种新的生活。刘彩琪没明白鲁尼的意思,鲁尼问刘彩琪有没有想过结婚,很快从口袋里拿出戒指,向刘彩琪求婚。刘彩琪很意外,调侃道没有比现在更差的求婚时机,坦言自己可能不会爱上鲁尼。其实鲁尼在第一次见到刘彩琪时就爱上了她,只是当时以为她是成伟的地下情人,所以才不敢有非分之想。

  • 莫妮卡问萧清暑假是不是不回国,萧清表示她要等面试,进律所,还要照顾莫妮卡。莫妮卡提起早上的时候,萧清说要帮书澈介绍暑假工的事,直言萧清对书澈挺上心的。萧清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自己和书澈就是普通朋友,朋友之间的帮忙而已。安德森教授找萧清,知道萧清给MTA律所递交了简历,他认识律所三大合伙人之一的汤普逊,向他推荐了萧清,让萧清在美国求职要有一种勇往直前的精神,同时告诉萧清一个好消息,鉴于萧清成绩优异,学校批准第二年继续给萧清颁发校内奖学金。

  • 缪盈与萧清在学校遇见,她问萧清最近是不是经常和书澈在一起,想约萧清晚上一起吃个饭,有些事想找萧清聊聊。萧清晚上要去接书澈,她没敢跟缪盈说,于是说她晚上还有别的事,问缪盈想跟她聊什么。缪盈想给书澈介绍一份工作,心中清楚书澈要是知道是她推荐的肯定不会过去,所以想请萧清说是她推荐。萧清应该会在八九点后结束,于是与缪盈约那时候见面。

  • 成然不管那么多,他准备马上去洛杉矶找萧清和书澈。缪盈没想到书澈和萧清一起去了洛杉矶,心里很不是滋味。成然坚持要去洛杉矶把他们臭骂一顿,缪盈拦住成然,提醒他没有资格去指责并且骂他们,她亲眼看见书澈吻萧清,那个时候想着理智、仪态全都滚蛋,可她冲上去了又能怎么样,而不管书澈和萧清最后能不能在一起,自己都不喜欢不堪的结尾把之前所有的美好都结束了。在缪盈的心里,她和书澈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是最美好的回忆,她不想毁了它们。缪盈提起宁鸣对她说的那番话“我爱你与你无关”,爱一个人不是占有,而是让对方感觉到幸福,这就是一种好的爱情,就算最后还是没有在一起,但自己也是独自完整地美好地爱了一次,因为一切深爱其实都是自我完成。

  • 缪盈决定去找宁鸣,质问他为何要帮成然,助纣为虐,又为何不担心自己的学籍。成然告诉缪盈,宁鸣不会被开除,因为宁鸣根本就不是他学校的学生。缪盈痛骂宁鸣不对自己负责,成然表示宁鸣不对自己负责,那是光对缪盈的爱负责了,缪盈这才知道宁鸣来美国是为她而来。

  • 宁鸣手术后醒来,睁开眼看见在一旁的缪盈,视线从模糊变得清晰,他有点不敢相信,甚至以为自己到了天堂。缪盈心疼得抱着宁鸣的头,宁鸣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缪盈于是牵起了宁鸣的手,宁鸣感受到缪盈是真实的存在,特别开心。缪盈忍不住凑上前主动亲了宁鸣,这一刻,宁鸣觉得自己的春天来了。成然走上了逃亡之路,在之前玩得好的哥们的帮忙下开着车去了很远的地方。弗兰克接到鲁尼的电话,鲁尼想要与成伟见面,再三强调要由他定见面的地址,杜绝被窃听。成伟让弗兰克约鲁尼去他的公寓,并且交代弗兰克检查公寓的监控设备,要一秒不差地录下他们见面的经过。

  • 缪盈打算和露卡去找成然,宁鸣不太放心,可无奈自己伤还没好。此时的两人已经基本确定关系了,宁鸣来美国九死一生,终于报得美人归,而缪盈也放下了与书澈的感情,投入了新的恋情里。缪盈和露卡正准备出发,萧清突然来了,她从露卡那得到了这个消息,因此特意来帮忙,想和她们一起去,可缪盈却冷淡的拒绝了。书澈也跟着萧清来了,他自愿陪着露卡和缪盈,毕竟那么远的路,两个女生结伴的确让人不太放心。缪盈以车内空间太小为由,拒绝了萧清的陪伴,最后只有书澈陪着她们俩一起上路。

  • 萧清深夜回家,总感觉被什么人跟踪了一样,她吓得加快速度回到了家里。原来“跟踪”她的是书澈,他骑着车跟在萧清身后,护送着她回家。第二天,成然果然被汤普逊的人约谈调查,他们事无巨细,大到生活小到考试都问得一清二楚。成然心无城府,又没见过这样的阵仗,把成总违规送他进弗朗西斯科大学的事说了出来。成然在事务所看到了萧清,但是他忍住了没和她打招呼,这无形中帮了萧清。第二天,他找到萧清,想问清楚这些事,萧清把大致情况告诉他了,叮嘱他一定要实话实说,不要隐瞒。成然突然问萧清是不是真喜欢书澈?萧清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但是她又决绝地告诉成然,自己和书澈是绝对不可能的。

  • 刘彩琪劝鲁尼不要生气,就算失业了也不要紧,突然联邦调查局的人来敲门,直接出示了鲁尼的逮捕令和搜查令,理由是他涉及泄露商业机密和海外腐败,鲁尼被带走了,刘彩琪惊慌失措,一时没了主意,直觉告诉她这件事肯定不简单,而且肯定与成总有关。MTA事务所成功完成了这次的任务,汤普逊带着一帮员工庆祝,萧清也安心了不少,案子结束了,她也不用再为缪盈、成然、书澈担心了。一切回归平静后,萧清开始正视自己对书澈的感情,现在换她来跟踪书澈了。她告诉书澈,案子已经结束了,他们不用再担心了。书澈并不在意案子,他在意的是为什么萧清宁愿违反事务所的纪律也要将案子的事告诉他让他安心,其实归根结底不过是一个“爱”字,萧清喜欢他,所以心甘情愿这样做。面对书澈的发问,萧清也不再回避,她再次承认了自己对他的感情,书澈一把将萧清拉进怀里,告诉她早在她拉着自己去考试,无微不至的照顾自己时,他就爱上她了。萧清泪目,尽管她与书澈两情相悦,他们俩都不可能在一起,因为她不想失去和缪盈、成然以及任何一个人的友谊。

  • 萧清的父亲是在燕州反贪局上班,这天单位里的李局长连夜通知他来局里办公,看来是又有大案子了。原来刘彩琪写的那封检举信直接寄到了燕州反贪局,里面涉及的书市长,成总等人都是燕州举足轻重的人物,因此要谨慎对待,局长把检举信和相关资料拿给了萧父,让他先看看,理清侦查思路。信中检举了书市长和成总互相勾结,贪污受贿,非法操控地铁竞标等罪行,兹事重大,连萧父一时也不知如何处理。刘彩琪被确诊了抑郁症,需要用药物控制,鲁尼被逮捕后,每天只有她一人在空荡荡的家里,她又孤独又害怕,这天早晨,她醒来后竟然发现客厅乱得一团糟,像是被洗劫了一般,难道说昨晚有人进了她的家?刘彩琪吓得立刻寻求警察的帮助,警察们检查后发现并没有外人入侵的痕迹,并且根据各项证据推测,他们怀疑是刘彩琪自己造成的一切,然后又忘记了。刘彩琪不敢相信这个事实,难道自己成精神病了?艾瑞克教授久等宁鸣不至,便打了个电话给缪盈询问宁鸣的消息,缪盈把宁鸣家的事告诉了他,教授也觉得很遗憾,他们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

  • 萧清看见宁鸣和缪盈手拉手走在校园里,心里充满了疑问:缪盈不是和书澈在一起吗?怎么又和宁鸣这么亲密?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她特意约缪盈见面,问她和宁鸣到底怎么回事?难道她堂而皇之的拉着宁鸣的手是在惩罚书澈吗?她承认自己是喜欢书澈,可她与书澈绝对没有越雷池一步,书澈没有对不起缪盈,所以她也请缪盈不要伤害书澈。缪盈笑了笑,问萧清拒绝书澈是不是因为自己?萧清点了点头。看来萧清还不清楚自己和书澈之间的事,因此缪盈决定把一切都和萧清说清楚:她和书澈早就分手了,她现在最爱的是宁鸣,而且她也确定书澈的心里肯定也只有萧清,所以她真心的希望书澈和缪盈能幸福的走到一起。听了缪盈缪盈的话后,萧清的心里发生了质的变化,上课时一直盯着书澈,怎么看都看不够,想和他说话,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回家后,莫妮卡的妈妈想和她谈一谈,妈妈很喜欢萧清这样的女孩,莫妮卡和萧清在一起,她也很放心,而且莫妮卡从小到大都没对一个人这么信任依赖过。突然妈妈话锋一转说要祝萧清和莫妮卡幸福,原来妈妈把莫妮卡和萧清的感情当成爱情了

  • 刘彩琪把手头所有的证据都交给了萧父,剩下的她还会继续整理,另外还需要一份她与书望之间关系的手写文书,并且如果书望被指控,她要以证人的身份出席,刘彩琪一一答应。萧父本想和她商量回国的事,因为中方没有境外执法权,所以在旧金山他无法保证刘彩琪的安全。刘彩琪却不愿意,鲁尼还没有定案,这时候让她走,她实在于心不忍,她恳求萧父再给她一点时间,等下周鲁尼案开庭后,她就立刻回国。萧父没有办法,他留给了刘彩琪一个私密的电话号码,叮嘱她一旦出事就用这个号码联系他。晚上,萧父和萧清一起吃饭,他突然提到了书澈,萧清心里一惊,心想父亲无端提他做什么?还好父亲并没有觉察出她和书澈的关系,很快就转移话题问起了书澈去年开公司以及和缪盈恋爱的事。萧清简略的提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心里却越来越害怕,她越来越明确父亲此行的目的,可这一次她什么都不会说,她不会站在父亲那一边。第二天,萧清带萧父游玩斯坦德大学,不想竟偶遇了书澈。书澈非常热情,在得知萧清身旁的中年男人竟是萧清父亲时,书澈又是意外又是高兴

  • 露卡替爸妈挑了一堆衣服,爸妈开心极了,最后露卡让他们结账,妈妈楞了一会儿,转眼就想通了,不就是花点钱支持女儿嘛,他们夫妇乐意!送走爸妈后,露卡和成然商量店里的事:为什么这么高端的店生意会不好呢?最后露卡得出结论,是广告营销不够,她打算从现在开始给每位客人办会员卡,在利用基础客人,把店的名声发展出去。成然建议从熟人开始下手,先撺掇他们来店里消费。果然成然说到做到,回去就找了弗兰克,想让伟业集团大批购进店里的购物卡,再作为礼品奖金发给公司或者合作方?弗兰克向来拿成然没办法,而且这听上去也不是什么坏事,他便同意了。弗兰克做主买了五十万的购物卡,成然第一时间向露卡报喜,两人开心极了,至少眼前的资金问题应该可以抗过去了。露卡又问,要是店还没有起色怎么办?成然说那就把他家这栋房子抵押了,等店里赚钱之后,他就买一栋更大的房子,和露卡儿女成群,享受天伦之乐。自从萧父回国后,萧清就一直想着他说的那句话,心里就像压着一块沉甸甸的石头,甚至不知怎么面对书澈,因此一直躲着他。

  • 第二天一早,萧清便按照约定去刘彩琪那拿证据,她知道今天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刘彩琪在核实了她的身份后,放心的将她迎进了家,刘彩琪问她认不认识书澈?萧清犹豫了一下说不认识,这让刘彩琪对她更加放心了一些。刘彩琪将所有的证据都交给了她,临走时萧清发现刘彩琪一个人住在这空荡荡的屋子里,不禁有些担心她的安全,刘彩琪却让她放心,自己有把握的。离开刘家后,萧父立刻打来电话询问情况,萧清说一切顺利,萧父也放心了不少。另一边,刘彩琪感到有些疲惫,便去浴室泡了个澡,这时她的贴身保镖吴安迪却来了。刘彩琪向来信任他,因此没有多想,可没想到那安迪却悄悄逼近浴室,他将刘彩琪按进水里,良久,确定她没有动静后才松手,原来他就是成总和书父安排的,让刘彩琪“消失”的人。书澈打电话约萧清晚上见面,不出意外,萧清再一次拒绝了,装证据的包就在她身边,她实在没心情做别的事。夜深下班回家,走到家门口,书澈却捧着蛋糕,唱着生日歌突然出现了,原来今天是萧清的生日,她自己都忘了,萧清对着蜡烛许愿,她希望书澈永远像今天这样开心。

  • 萧清挂断和书澈的电话后,领事馆的工作人员表示何处长交代过,一接到萧清就要把手机关机,不要与任何人联系。萧清只得将手机关机,很快来到了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并且安顿下来。萧清自从离开后手机就一直关机,书澈没有萧清的任何消息,紧张不安的他来到萧清家向莫妮卡打听消息,只是莫妮卡也一样没有萧清的消息。众人聚在书澈的家中,因萧清的失联而担心。缪盈让弗兰克查了飞洛杉矶的航班,根本没有萧清的购票记录,这说明萧清没有去洛杉矶。成然一直不停地拨打萧清的电话,却一直是关机状态。缪盈建议再等一个晚上,如果明天再没有消息就去报警。晚上,躺在床上的书澈想起最近这段时间萧清反常的言语和行为辗转难眠。次日,何晏来到美国,他迫不及待地要见到萧清。吴秘书将何晏领到萧清的房间,何晏在看见萧清的那一刻,悬着的那颗心终于放了下来,也自责让萧清一个人冒这么大的险。吴秘书告诉何晏,领事馆对中国公民意外死亡高度关注,只是加州警方初步调查的结果排除刘彩琪是被谋杀,因此结论是刘彩琪是自杀的。

  • 书澈担心萧清,他向安德森教授请了假,决定考完最后一门课,趁着周末回燕州去找萧清的父母打听情况。汪若南将调查到的萧清的资料交给成伟,成伟这才知道萧清的父亲何晏是反贪局的检察官,并且是这次行贿受贿专案组的组长。成伟很快回到家中,打开保险柜,拿出里面的秘密手机卡联系弗兰克,要求他马上安排吴安迪离开美国,最好是人间蒸发,这样警方就找不到他们指使吴安迪杀人的证据。弗兰克建议成伟暂时离开燕州,成伟听取弗兰克的建议很快收拾东西前往机场,却不料在机场被捕。书澈正在家中收拾东西准备回国时,接到家里保姆的电话说父母被警察带走的消息。书澈着急忙慌地跑去找缪盈,缪盈很快打电话给父亲,只是不管是手机还是家里的电话都始终无人接听,就连汪若南的电话也关机。缪盈只得联系孙世伯,得知父亲已经失联三十八个小时,汪若南也不见的消息。

  • 书澈托萧云转告萧清,不管发生什么,也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他会一直在这等她,等她回来。 萧云在探望萧清时将书澈打电话来的事情告诉了她,并转告了那句话。萧清再也忍不住,分别的孤独思念,对未来的忐忑忧心、对书澈对朋友无法言说的的内疚,百感交集,眼泪夺眶而出。半年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某天何晏风风火火的到萧清这里,问萧清汪特助供出的成伟另一桩新型受贿事件,可能涉及书澈,萧清表示自己知晓全过程,证明了书澈是清白的。何晏希望萧清出庭作证两次,一次是证实刘彩旗提供材料的真实性,一次是陈述担任田园科技公司法务期间的情况,因为只有她没人能证明书澈撒谎,说书望对此毫不知情。萧清难以接受在法庭上戳穿书澈,把书澈对她的信任、依赖,把他们之间的爱情,当成反击他的证词和制裁他爸的法律武器。书望受贿案开庭审理。审判长宣布公诉方证人——萧清出庭作证时,坐在旁听席上的书澈、缪盈和成然,三人面面相觑,都希望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希望即将出现的,不是失踪的朋友。然而,走进法庭、走上证人席的萧清,熄灭了他们最后一丝侥幸。

  • 该剧讲述了萧清、书澈、缪盈、宁鸣、成然和绿卡等人因为家庭、理想、爱情等种种原因相聚美国,成为藤校精英后,从象牙塔走向社会,一步步完成蜕变的故事。 书澈、萧清、缪盈、宁鸣,因为家庭、求知、追爱等种种原因,相聚美国,成为了海外留学生中的藤校精英。书澈和缪盈本是情侣,没想到两人父亲有无法见光的利益往来,为求避嫌而强迫二人分道扬镳。萧清在几人中是个另类,她深为清廉的父亲自豪,并坚持只享受自身的劳动成果。面对身边所有人的质疑,以及母亲车祸带来的生活压力,毫不退缩。她的品格终于赢得了周围人的尊重,以及与书澈的爱情。

  • 萧清想着许多与书澈的记忆,她站在与书澈第一次亲吻的地方,一切还是过去的样子,无论陈设和会议都没有变,可是他却没在。萧清不免伤心落泪。萧清回到S大校园,远远看见缪盈和宁鸣走来,掉头就躲,之后的几次偶遇,萧清也是选择同样的躲避。缪盈主动找到萧清,告诉她千万不要因为自己做的没有错的事情而感到抱歉和内疚,两个女孩还是最终抱在了一起,以泪洗面,不愿失去彼此的友谊。宁鸣在事业上有了新的起色,他的“守护爷爷”行动监护仪获得了300万美元的专利奖金,一切都朝好的方向扭转。成家别墅,萧清、绿卡、带着baby的莫妮卡齐聚,大家一同为宁鸣庆祝。而在这一刻,大家不见怀念狱中的成然,还有消失的书澈。此时的萧清,不免落寞。宁鸣来到书澈的公司,召集被书澈解散掉的团队成员。宁鸣告诉大家,他希望以朋友的身份,召唤大家继续书澈想做的事,让中国人用上自己的域名解析服务器,大家一起继续书澈的事业直到他回来。何晏通过海关的出入境记录,为萧清查到了书澈的出入境记录,原来他一路游历了好多国家后,最终到了柬埔寨。萧清终于知道了书澈的下落。

  • 几经辗转,一艘小快艇载着萧清和当地人,正驶向书澈的住所。对于萧清,看到书澈的住所百味杂陈,她不知道见到书澈会是怎样的局面。萧清终于见到书澈,两人都流下了泪水,但这并不意味着书澈能够放下之前的心结。萧清在柬埔寨待了几日,与书澈度过了几天惬意时光,但无论萧清怎么劝说,他都没有跟她回国的念头。直到最后一刻,两人在直升机旁挥手而别。萧清向书澈喊: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书澈的目光依然坚决,没有跟萧清回去。燕州监狱大门外,一头短发的成然服刑期满,走出大门,一眼看见前来迎接他的,就是他的那些亲人。成然依次绿卡、缪盈和新晋姐夫宁鸣拥抱。不远的车旁,他看见萧清,也正在朝他微笑。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