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花间提壶方大厨第1季 立即播放

4.1亿播放
电视剧 18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李小江

类型:言情剧/古装剧/喜剧/网络剧

语言:国语 年份:2017

简介: 厨艺满天下的孤女方一勺自小就孤苦无依,但是却有一手好厨艺,因为替人烧菜却遭到暗算,不得不代嫁给知府家的恶霸少爷沈勇。生性乐观、汤圆脸、大眼睛却耐看的方一勺对诗词歌赋却一窍不通,生气起来哪怕是一根擀面杖...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一勺初入东巷府,开起了馄饨摊,引百姓前来吃食。听闻百姓讲知府大人家“恶霸”公子沈勇将娶亲方员外家才女方瑶,阵阵叹息,一勺不明其中道理。此前一勺曾被人跟踪,在危急之时获人所救,而此人正是沈勇。馄饨摊前一勺被一老伯所撞,老伯对一勺诉苦,说家中将来一贵客,缺名厨一名,如不对贵客口味会有杀人之祸,老伯请一勺到家中做饭,并承诺给一勺五百两银子作为答谢,一勺一想五百两做一顿饭甚是划算,便跟老伯回家,没成想刚回到家就被老伯和他的公子打晕并送入花桥,此老伯正是方员外,而一勺将代替方瑶嫁入沈府。沈勇并不情愿娶亲方瑶,便想在成亲之时捉弄方瑶,迎来的却是一勺的一记烧火棍。

  • 此前跟踪一勺的是太子手下的人,刺客回到宫中向太子回话,太子将刺客斩杀。新婚之夜沈勇与一勺饮酒聊天,因为一勺做的饭菜实在太好吃,便多喝了几杯把自己给灌醉了。沈勇清早被下人们的朝歌叫醒,一家人在一起吃了个团圆早饭,一勺告诉沈夫人和沈老爷不用叫她“方瑶”,叫她一勺便可,自家人用自家名。饭后老爷夫人叫一勺陪勇儿读书,沈勇叫一勺帮他写文章,却发现一勺大字不识几个,玩起骰子牌九却有一套,开始对一勺的身份有所怀疑。一勺看不懂书中所写叫沈勇讲给她听,沈勇流利的讲起书中内容,并讲个老爷听,老爷欣喜不已并叫勇儿和一勺二人到方府回门,由于此前方员外打晕一勺,一勺此次回门用喂馊饭的方法捉弄了方员外和方公子一番。

  • 沈勇要去妓院逛窑子,一勺顺手就将腰间的擀面杖抽出猛打自己相公,说最讨厌男人出去嫖,沈勇被一勺吓到。二人来到东巷府最大的酒楼吃食,一勺点了四样菜品酒楼不但不会做还嘲讽沈勇一勺。一勺和酒楼贾大厨打赌自己可以做出这四样美味,结果菜品一出人人称赞,贾大厨认输。由于一勺做的菜实在是美味,客人因抢菜打起来砸了酒楼,老爷惩罚沈勇一勺跪祠堂。祠堂中一勺对沈勇说就觉得他好,相公不是“恶霸”。一勺为了赔偿酒楼的损失到酒楼做起了厨娘,期间一勺给沈勇讲起了当年父亲采集“天上椒”的事。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一勺初入东巷府,开起了馄饨摊,引百姓前来吃食。听闻百姓讲知府大人家“恶霸”公子沈勇将娶亲方员外家才女方瑶,阵阵叹息,一勺不明其中道理。此前一勺曾被人跟踪,在危急之时获人所救,而此人正是沈勇。馄饨摊前一勺被一老伯所撞,老伯对一勺诉苦,说家中将来一贵客,缺名厨一名,如不对贵客口味会有杀人之祸,老伯请一勺到家中做饭,并承诺给一勺五百两银子作为答谢,一勺一想五百两做一顿饭甚是划算,便跟老伯回家,没成想刚回到家就被老伯和他的公子打晕并送入花桥,此老伯正是方员外,而一勺将代替方瑶嫁入沈府。沈勇并不情愿娶亲方瑶,便想在成亲之时捉弄方瑶,迎来的却是一勺的一记烧火棍。

  • 此前跟踪一勺的是太子手下的人,刺客回到宫中向太子回话,太子将刺客斩杀。新婚之夜沈勇与一勺饮酒聊天,因为一勺做的饭菜实在太好吃,便多喝了几杯把自己给灌醉了。沈勇清早被下人们的朝歌叫醒,一家人在一起吃了个团圆早饭,一勺告诉沈夫人和沈老爷不用叫她“方瑶”,叫她一勺便可,自家人用自家名。饭后老爷夫人叫一勺陪勇儿读书,沈勇叫一勺帮他写文章,却发现一勺大字不识几个,玩起骰子牌九却有一套,开始对一勺的身份有所怀疑。一勺看不懂书中所写叫沈勇讲给她听,沈勇流利的讲起书中内容,并讲个老爷听,老爷欣喜不已并叫勇儿和一勺二人到方府回门,由于此前方员外打晕一勺,一勺此次回门用喂馊饭的方法捉弄了方员外和方公子一番。

  • 沈勇要去妓院逛窑子,一勺顺手就将腰间的擀面杖抽出猛打自己相公,说最讨厌男人出去嫖,沈勇被一勺吓到。二人来到东巷府最大的酒楼吃食,一勺点了四样菜品酒楼不但不会做还嘲讽沈勇一勺。一勺和酒楼贾大厨打赌自己可以做出这四样美味,结果菜品一出人人称赞,贾大厨认输。由于一勺做的菜实在是美味,客人因抢菜打起来砸了酒楼,老爷惩罚沈勇一勺跪祠堂。祠堂中一勺对沈勇说就觉得他好,相公不是“恶霸”。一勺为了赔偿酒楼的损失到酒楼做起了厨娘,期间一勺给沈勇讲起了当年父亲采集“天上椒”的事。

  • 夫人要给一勺找丫头伺候她,但一勺还是希望自己来做家务活。夜半沈勇捉弄一勺,一勺一招擒住沈勇,两人在庭院谈心,一勺讲起自己的父母,沈勇以为一勺是方员外的“义女”,两人谈的兴起一勺烧起辣螺丝暖起花雕,二人对饮甚是美哉。一勺到酒楼做饭,间隙一勺给沈勇看自己脖子所戴的银饰,讲起以前一勺爹娘的事,说人的福寿不能一次用尽并将银饰赠予沈勇。二人听说酒楼掌柜高价叫卖一勺的菜品,气愤的找掌柜理论,却发现掌柜被人所杀。夫人求子心切,希望带一勺到长乐庵求子,一勺误以为是夫人有孕,二人乌龙。

  • 一勺做素菜到长乐庵布施,沈勇说素菜有什么可吃,一勺说素菜也能做出肉食之味。去长乐庵的一路上夫人处处护着一勺,安保胎儿,一勺沈勇也处处为夫人着想。长乐庵内夫人一勺前来参拜。沈勇手部受伤,一勺带沈勇前去冲洗偶然发现一方无字碑,在碑前捡到酒楼掌柜玉扳指一枚,二人有所怀疑。夜晚沈勇饿的睡不着,一勺给沈勇做起了茶花画卷,二人刚吃了一个其他的花卷却不翼而飞,原来花卷被庵中的疯僧所偷。一勺觉得蹊跷,一早跑到后山,发现坐在后山的一棵树上正对应的方向正是被杀掌柜所在的酒楼。

  • 回到家中,一勺让沈勇自己把在长乐庵的发现告诉老爷,但沈勇害怕老爷不信不敢说出实情,一勺强硬,沈勇只好硬着头皮自己去说。沈勇告诉老爷在长乐庵的所见所闻,老爷让沈杰去将疯僧收押。由于之前做了素宴,一勺回来后准备为大家做御肉十六宝,全府上下顿时欢声一片,各个抢着为一勺打下手。沈勇向老爷汇报,不但没有罚他还赏了他十两银子,沈勇要用这银子给一勺偷偷买个首饰给她一个惊喜。疯僧捉拿到案厅堂过审,还搜出刀和血衣等证物,衙门结案。老爷一行人到长乐庵问疯僧的事,静怡师太讲出在这长乐庵中的陈年往事。

  • 沈勇偷偷将自己买的金钗塞到枕头下想让一勺惊喜发现,一勺却一早起床做起往生糕,前去祭奠静怡师太所陈诉的墓碑主人,沈勇只好陪同并将金钗藏于身上。祭奠之时一勺发现沈勇躲躲闪闪以为沈勇生病,沈勇将怀中金钗掏出,一勺甚是喜爱。沈勇一勺发现附近有动静便躲起来观察,发现一个小姑娘前来祭拜墓碑主人,原来静怡师太在往事中有所规避,没有提及墓碑主人有一女儿之事。实情是酒楼掌柜前来抢女打伤疯僧,静怡师太找掌柜理论失手杀了掌柜。虽师太杀人但因掌柜威胁在先,老爷无从对案件下手,沈勇说一切皆为因果报应。

  • 静怡师太过堂听审,功过相抵,老爷判静怡师太在长乐庵与佛祖相伴为死者超生为生者祈福。老爷判子煜入衙门当一账房先生,石头则跟着一勺,等长大后给石头选一门好亲事。一勺给大家做家七珍,吃了这顿饭石头就正式成为沈家的人。自从石头来了之后莲儿石头常常和一勺在一起,沈勇好生嫉妒。一勺准备给大家做鱼头锅,沈勇陪一勺到河边买鱼遇到沈勇以前的狐朋狗友吴六,讽刺一勺和沈勇,沈勇不愿搭理拉一勺快走。一勺与沈勇买完鱼后吴六又叫了两个跟班前来找事,沈勇因担心一勺挨了打,一勺则把他们都暴打了一顿。沈勇回到家老爷发现沈勇身上有伤以为他又去惹事,一勺说是对方先来找事才引来此祸,沈勇已不再是以前的沈勇。老爷也看到一勺嫁入沈家后沈勇的改变,但与此同时老爷怀疑一勺可能不是方瑶,但夫人却说不管一勺是不是方瑶她都已认定这个儿媳妇。老爷找到一勺介绍了沈杰的师傅莫凡堂,希望一勺能说动沈勇可以和他习武。

  • 一勺和沈勇讲起父亲以前的事,说自己已经见过世上最差的男人,但最差的男人也有温情的一面。太子召见酒楼新掌柜贾大厨,询问方一勺之事。一勺劝沈勇学武功,沈勇不愿,不想按照老爷的安排过完自己的一生,一勺察觉沈勇不想学功夫其实是在跟老爷闹脾气,心里也是想文武双全的。沈杰刚好路过听闻一勺和沈勇的对话将此告诉了老爷,说他教子无方,老爷以为沈勇又闯什么祸端,来找一勺询问,一勺用大小汤圆的吃食方法来告诉老爷沈勇需要自己的方法去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一勺和沈勇来找莫凡堂习武,途中路遇调皮鬼莫冬冬,却发现莫冬冬正是莫凡堂的徒弟,想要和莫凡堂学徒先要过莫冬冬的关,莫冬冬处处为难沈勇并嘲笑沈勇,一勺用自己高超做饭的手艺收服了莫冬冬,沈勇觉得自己越发的没用。

  • 一勺一早起床发现沈勇已经在开始种菜,勤奋锻炼。沈勇要莫冬冬叫莫凡堂出来他跟莫老爷子学功夫,莫冬冬说沈勇要和冬冬道歉,莫老爷子才能收他为徒,否则没戏。一勺想到好办法,中午给大家做麻烦宴,用麻烦宴菜香和诗句来引出早就藏在一旁的莫凡堂,莫凡堂因为一勺做的菜早就馋到不行,为了能赶快吃到一勺做的麻烦宴赶紧收沈勇为徒以免菜都凉了。莫凡堂传授沈勇习武的准备看沈勇是否能做到,沈勇说没有问题,一勺沈勇二人欢喜回家。一勺回到家后告诉老爷沈勇也想要找个文师傅,老爷介绍说书的苍满云,让一勺去找他。

  • 沈勇午睡夫人找到沈勇说一勺的肚子怎么不见起色,沈勇说他和一勺其实还没有圆房。沈勇找到一勺,想怎么说圆房的事。沈勇觉得圆房这事儿男人得主动一些偷袭了一勺却被一勺一招反擒。一勺沈勇二人骑马到莫凡堂去习武,莫凡堂早早就等好吃一勺做的饭。沈勇想学功夫,莫凡堂却只是先让沈勇挑水跑圈锻炼身体。夜晚,莫凡堂教沈勇拳脚功夫。累了一天一勺照顾沈勇睡熟。第二天一早一勺带着沈勇急忙赶赴六味茶馆听一位叫苍满云的先生说书并告诉沈勇这是老爷为他找的文师傅。

  • 一勺沈勇二人一路跟踪苍满云回家,苍满云早上说书,中午算命,下午到药王庙看病乃一介神人。苍满云发现一勺沈勇二人跟踪,并给他们二人卜上一卦,说沈勇这辈子有贵人相助。其实是苍满云早就认出沈勇是沈一博家公子并邀他俩到自己院中一览。沈勇一勺看到苍满云满屋的藏书震惊不已。苍满云和沈勇在院子里讲学,一勺给他二人做饭。趁一勺不在,苍满云告诉沈勇刚刚卜卦之中一勺一年之内必有大劫,沈勇想要破劫一心刻苦和苍满云习文。沈勇此时不但有了武师傅也有了文师傅,沈勇的进步突飞猛进。沈勇一勺二人回家,路上遇到伸冤的姑娘,沈勇看破姑娘不是普通人家的姑娘,伸冤也只是做戏而已。沈勇带一勺到金店买首饰,一勺的砍价能力把掌柜都给弄蒙了,二人买得称心如意的首饰。原来路上伸冤的姑娘是方瑶的贴身丫鬟,近日东巷府传闻沈勇已改邪归正,方瑶想借此探个究竟。衙门贴出告示,东巷府发生几起孩童被盗事件。

  • 老爷近日为孩童被拐事件操劳,一勺给衙门的人都做了饺子免得烦心。衙门又有人来报,有两个十三四岁的女孩被绑并发现尸体。沈勇一勺二人不想看着老爷发愁,便帮着打听线索。一勺和沈勇在河边游走,发现乌豆一棵,循着踪迹希望找到更多的乌豆,没成想是一勺的师傅老道士用乌豆引他们过来。一勺回家用老道士给的乌豆做豆打豆,老道士前来吃食并带给沈勇一勺二人百岁锁一枚,沈勇要老道士说出百岁锁的出处,老道士说要先吃了豆打豆再说,二人比起拳脚。一勺端来杨梅让二人停歇,老道士说要沈勇好好研究一下百岁锁,里面和人命案有关。老爷发现沈勇对案件的兴趣非凡让沈勇一同协助办案。老爷要沈勇一起查看尸体,沈勇吓得不行。一勺来找沈勇,好奇也想查看一下尸体。

  • 一勺沈勇发现死者有些古怪,沈杰也发现两个女孩的背部的鞭子抽打的痕迹,沈勇指出这两个姑娘是烟花女子。衙门侦破此次事件是窑子里教训人不小心弄死了两个姑娘想嫁祸给拐卖儿童的人贩子,以此逃罪。寻着百岁锁的线索,沈杰查到销赃的是一个十六七的孩子还有些结巴,衙门一行人前来捉拿小结巴。小结巴让孩子们在村口放哨,衙门的人到了小结巴早已无踪影。老爷说让大家先回去实则埋藏在竹林之中。小结巴回家被衙门的人缉拿,小结巴由于口吃没法说出案情,一勺给小结巴糖吃,小结巴流利说出案情,拐卖孩子的是几个外乡人,为首的是王三,孩子们暂时被藏在王三家。小结巴说带领大家去找孩子们,众人埋伏抓人贩。

  • 小结巴以身试险混迹于人贩子之中,找到孩子们现在的藏身地。由于最近官府查的紧,人贩子觉得小孩子们不好脱手想就地杀掉,让小结巴动手,小结巴抱起孩子逃跑,已包围在四周的官府的人冲上去把人犯缉拿。官府把被救的孩子们安顿好小结巴也入沈府,跟着沈勇。方瑶得知此次孩童被拐事件又是被沈勇侦破,觉得自己当初小看了沈勇。沈勇又来找机会和一勺亲近,两人错乱之中触碰鼻尖,尴尬不已。沈杰难得清闲来找沈勇,给沈勇传授和一勺之事的“技巧”,让沈勇带一勺去置办几件蚕丝的衣裳。在布料店沈勇一勺遇见一女子和她的丫鬟,沈勇发现此丫鬟正是那天街上伸冤的人。为了求证,沈勇一勺二人到香料店打听,原来那丫鬟是方府的人。

  • 一勺发现原来真的方瑶是那么漂亮自己有些别扭,沈勇告诉一勺不管是谁,在他心里娘子只有一勺一人。一勺陪沈勇读书,沈勇发现一勺身体不适找到苍满云发现一勺伤寒入骨,开了药方,沈勇抱一勺回家。小结巴和石头分别通知老爷夫人说少夫人病了,老爷夫人以为一勺病重吓得赶紧跑回家,发现还好只是风寒。小结巴给沈勇出主意,平日都是一勺做饭给沈勇吃,如果沈勇此次可以给一勺做饭来吃,一勺会非常感动。小结巴带沈勇来东巷府最大的酒楼云兮楼前来学厨,求教雪梨炖鸽。学罢,小结巴跑进厨房告诉沈勇外面有热闹可看。沈勇和小结巴出来看热闹,原来是一书生为了娶窑姐卖了地契,原配在街上打小三,沈勇拉小结巴快走回去给一勺做饭。路上小结巴说自己倾心于石头。沈勇回家开始模仿云兮楼的大厨做饭,却发现自己对下厨一点都不灵光。沈勇亲自来给一勺喂汤,一勺怕沈勇因照顾自己而耽误读书练功,沈勇答应一勺到外面练功。小结巴来报,东府又发生人命案,巧的是死的人正是下午那书生的娘。衙门升堂判案书生一家。

  • 老爷回家询问一勺身体,沈勇向老爷打听书生一家的命案,听说妇人是被气死,沈勇自责没有去劝阻,但一勺说别担心还没有尸检并不一定是生气所致。验尸结果出来,妇人是中毒而死。夜半,老道士敲门找沈勇,并带给他乌鸡和人参要他炖给一勺,关心一勺。沈勇一勺到酒楼打听,路遇方瑶主仆,双方僵持。沈勇来到酒楼门前,一人撞到沈勇身上,此人是东巷府有名的才子,最近因爱上窑姐气死了自家夫子,整日沉迷于酒醉。老爷侦办案件说近日几起案件都是书生爱上窑姐,家里的长辈被气死这一共同特性,但老爷对案件还是无从下手。沈勇决定从张文海突破对此案展开侦查。

  • 沈勇一勺二人找到张文海说起书生娘的案件,告诉他,妇人是被毒死,张文海翻出夫子尸体,验尸发现夫子也是中毒而死。沈勇一行人到长乐庵找静怡师太打听鸾儿姑娘与张文海之事。静怡师太告诉他们鸾儿就住在后院,可亲自打听。沈勇和一勺二人告诉鸾儿夫子是被人毒死不必过于自责,希望她能帮助衙门回忆一下是否有可疑之人能够下毒。沈勇觉察案件被害人的家属都会去自责或怨恨对方,也许犯人曾有此经历而产生害人动机。老爷沈勇沈杰三人都觉得这件案子的重点还是在烟翠楼,老爷决定让沈勇到烟翠楼查办。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