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那片星空那片海2 立即播放

7.3亿播放
电视剧 34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卫翰韬

类型:言情剧/古装剧/奇幻

语言:国语

电视台:湖南卫视

简介: 大唐盛世,锦绣繁华。在造船业发达的滨海小镇常乐,人类女子陆漓女扮男装混入造船厂,希望能在船厂大展身手,实现自己扬帆远航的梦想,鲛人王子吴居蓝也带着神秘任务来到船厂,两人不打不相识,产生了纯洁的爱情。随...展开
剧集列表 (共34集)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开元盛世,人鲛之间和平共处。常乐码头,常乐刺史秦大人正在和新上任的市舶使陆骁举行新船下海仪式,没想到巨大的船帆意外倒下,千钧一发之际,鲛人船工金鳞挺身而出,独立一人扛起巨帆,将船帆固定好,才使开航仪式顺利进行。船上,陆漓和丫鬟紫萱偷偷现身。陆漓离开常乐多年,再次看到大海十分激动,不想很快就被家丁捉了回去。蓝洞,鲛人王子吴居蓝奉命上岸追查大祭司消失的秘密,在集市和偷跑出来的陆漓不打不相识。马大春发现陆漓不见了,十分恐慌,为了保住自己教书的饭碗,决定让紫萱假扮陆漓欺瞒陆骁。陆骁以为妹妹终于开窍开始读书,十分高兴。陆漓和吴居蓝成功通过了船场考试,还被分配到了同一间宿舍,两人度过了尴尬的一夜。船场做工,陆漓为了报复吴居蓝,偷偷换掉了吴居蓝做好的桅杆,结果被吴居蓝举报,陆漓被管事李耿之罚去洗夜壶。

  • 陆漓十分不甘心,没想到儿时的玩伴秦浩出现主动提出帮助陆漓清洗。陆漓欣然同意,却没有认出秦浩的身份,以为只是普通的卖团子的小贩。陆漓误以为吴居蓝发现了自己的女儿身,故意大口喝酒讲荤段子迷惑吴居蓝,没想到吴居蓝根本不在意。陆漓大意,晚上偷偷洗澡的时候被吴居蓝看出端倪,陆漓情急之下拿错了吴居蓝的衣服。陆骁识破了紫萱假扮陆漓的秘密,得知陆漓已经两天没回家大发雷霆,赶走了马大春,命令侍卫仇风立刻去找。

  • 上次秦浩来送玉露团时,陆漓托他给紫萱送了封信,将自己的下落告诉了她,紫萱便带着吃食来看望她,陆漓将自己和居蓝的隐晦地告诉了紫萱,向她请教接下来该怎么办,紫萱告诉她说,如果男女双方有意,就该早些挑明,陆漓闻言便鼓起勇气照做。她在海边上找到了居蓝,先是询问他在岛上的事,谁知居蓝一本正经地说自己已经不记得了,陆漓只好直说。可是她的话还没完全出口就被居蓝打断了,陆漓还以为他是要拒绝自己,便失望地想要离开,谁知居蓝却拉住她说,这样的话该由男子来说。他含情脉脉地向陆漓表白,告诉她,两人未来将会迎接许多坎坷,陆漓表示愿与他一起面对,两人深情相拥。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开元盛世,人鲛之间和平共处。常乐码头,常乐刺史秦大人正在和新上任的市舶使陆骁举行新船下海仪式,没想到巨大的船帆意外倒下,千钧一发之际,鲛人船工金鳞挺身而出,独立一人扛起巨帆,将船帆固定好,才使开航仪式顺利进行。船上,陆漓和丫鬟紫萱偷偷现身。陆漓离开常乐多年,再次看到大海十分激动,不想很快就被家丁捉了回去。蓝洞,鲛人王子吴居蓝奉命上岸追查大祭司消失的秘密,在集市和偷跑出来的陆漓不打不相识。马大春发现陆漓不见了,十分恐慌,为了保住自己教书的饭碗,决定让紫萱假扮陆漓欺瞒陆骁。陆骁以为妹妹终于开窍开始读书,十分高兴。陆漓和吴居蓝成功通过了船场考试,还被分配到了同一间宿舍,两人度过了尴尬的一夜。船场做工,陆漓为了报复吴居蓝,偷偷换掉了吴居蓝做好的桅杆,结果被吴居蓝举报,陆漓被管事李耿之罚去洗夜壶。

  • 陆漓十分不甘心,没想到儿时的玩伴秦浩出现主动提出帮助陆漓清洗。陆漓欣然同意,却没有认出秦浩的身份,以为只是普通的卖团子的小贩。陆漓误以为吴居蓝发现了自己的女儿身,故意大口喝酒讲荤段子迷惑吴居蓝,没想到吴居蓝根本不在意。陆漓大意,晚上偷偷洗澡的时候被吴居蓝看出端倪,陆漓情急之下拿错了吴居蓝的衣服。陆骁识破了紫萱假扮陆漓的秘密,得知陆漓已经两天没回家大发雷霆,赶走了马大春,命令侍卫仇风立刻去找。

  • 上次秦浩来送玉露团时,陆漓托他给紫萱送了封信,将自己的下落告诉了她,紫萱便带着吃食来看望她,陆漓将自己和居蓝的隐晦地告诉了紫萱,向她请教接下来该怎么办,紫萱告诉她说,如果男女双方有意,就该早些挑明,陆漓闻言便鼓起勇气照做。她在海边上找到了居蓝,先是询问他在岛上的事,谁知居蓝一本正经地说自己已经不记得了,陆漓只好直说。可是她的话还没完全出口就被居蓝打断了,陆漓还以为他是要拒绝自己,便失望地想要离开,谁知居蓝却拉住她说,这样的话该由男子来说。他含情脉脉地向陆漓表白,告诉她,两人未来将会迎接许多坎坷,陆漓表示愿与他一起面对,两人深情相拥。

  • 居蓝与陆漓执手而立,深情相对,秦浩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心中大受打击,当即手一松,将亲手为陆漓所做的灯笼掉在了地上,烛火立刻便将花灯吞噬了......居蓝和陆漓没有发现秦浩,两人亲亲热热地相拥离开了,边走边互诉着衷肠,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一条人迹稀少的巷子里。居蓝忽然听到了一丝微弱的异响,立刻竟觉得将陆漓护在了身后,这时,暗处窜出了好多黑衣蒙面人,不由分说,手持长剑便向居蓝下了杀手。居蓝连忙推开陆漓,打起精神对付这些刺客。

  • 秦浩在陆骁的提醒下,决定对陆漓加紧爱情攻势,他将陆漓带到了当初两人玩过家家拜堂成亲的那棵花树下,直言向她表白,可是却被陆漓给当面拒绝了。秦浩的心情如漫天飞舞的花瓣一样,从高高的天空一下子跌进了尘埃里。秦浩无法承受表白被拒的痛苦,便跑去酒馆借酒浇愁,结果酒酣耳热之际,将一个跳舞的舞姬看做了陆漓,因为她而跟一群无赖打了起来,被揍得鼻青脸肿,二两见了以后心疼地不得了,苦劝他放弃陆漓,可是秦浩却抱着陆漓小时候送给自己的一只玩具兔偶哭得不能自已。

  • 陆漓在府中心里烦乱,总觉得居蓝要出什么事,便派了紫萱到船厂去打探消息。紫萱还没走到海边,就被几个人拉走了,从他们口中得知了鲛人的事,连忙回府报告了陆漓。陆漓一听船厂出事了,连忙起身赶去,马大春想起银瑚临走时说要去船厂,便也跟着去了。此时,船厂那边已经是一片腥风血雨,海滩上到处都是尸体,许多鲛人都丧了命,刘满堂的人用火箭将鲛人困住,想要烧死他们。这时,居蓝现出鲛身,调动海水浇灭了大火,刚刚赶来的陆漓看到了这一幕,不禁心中大惊,但想到之前居蓝所露出的种种迹象,也便释然了。这一刻,她下定决心,不管居蓝身份如何,自己都不会放弃对他的感情。

  • 二两拿着酥糖来找紫萱,想从紫萱那里知道陆漓的下落,没想到无意间探听出,居蓝是个鲛人,让他开心地马上回去找秦浩报喜。秦浩听到二两的消息,一点也不惊讶,因为他早已经知道了居蓝的身份,而他更不认为自己趁虚而入会有任何结果。居蓝对陆漓说了狠话,可陆漓还是担心居蓝的伤势,于是把居蓝的情况告诉紫萱,想知道居蓝是否伤势痊愈。紫萱说起了自己乡下的一个同乡划破伤口的故事,认为看着没有流血,也很可能会重伤,让陆漓又开始担心起居蓝来了。陆骁知道居蓝在逼问大祭司的下落,便让仇风挨家挨户地去找居蓝的下落,要将居蓝困死在常乐。陆骁的人闯进了马大春的家里,马大春左拦右拦也拦不住,幸好银瑚提前藏到了屋顶才没有被发现。马大春刚想松口气,却发现银瑚留了一个血手印在床边,他只好砸烂花瓶弄伤自己,掩饰那个血手印,才让搜捕的人离开了他家里。

  • 居蓝和金鳞发现船场内的一个不起眼小屋有重兵把守,怀疑那里关着鲛人,可他们还来不及行动,李耿之和陆漓送的火药就被发现了,让他们不得不提前行动。居蓝闯进了小屋,正好阻拦仇风杀死大祭司他们,他于是让陆漓救人,他设法对付仇风,等全部救出鲛人之后,居蓝便带着陆漓逃出小屋。李耿之布置好了炸药,在所有人离开之后引爆炸药,可没想到炸药的导火线被陆骁的人给切断了,居蓝只好亲自回去点燃炸药。陆漓回去帮居蓝的忙,结果不小心把自己的香囊给掉在了船场内,居蓝引爆之后便马上带着陆漓跳入海里,等沧溟彻底炸毁之后,他们才从水里出来。

  • 秦刺史知道秦浩心许陆漓,看陆骁提了亲事,他便应允了下来,同意了陆骁的要求。秦浩很意外陆骁提亲的事情,陆骁于是告诉秦浩,陆漓只是被居蓝迷惑,只要订了亲她的心就会安定下来,让秦浩好好照顾陆漓。陆骁回家把提亲的事情告诉陆漓,陆漓非常强烈地反对,可陆骁却告诉她,他不是来问陆漓意见的,而是知会陆漓一声,并说明他做的都是对陆漓好的事情,让陆漓乖乖听话。

  • 陆漓的执迷不悟,秦浩寒心了,他决定跟陆骁联手,绞杀鲛人。秦浩找陆骁喝酒,将要与陆骁联手的事情告诉陆骁,同时把他知道如何引出居蓝的办法告诉陆骁。陆骁知道陆漓有召唤居蓝的海螺,马上派仇风去陆漓的房间里偷,而他则绊住陆漓,谈秦陆两家的婚事,帮仇风拖延时间。紫萱扶陆漓进门,看到她摆放的花被折断了,便认为有贼闯入,所以马上查起陆漓的金银细软。

  • 陆府的下人在陆漓房间门口看到了居蓝的脚印,马上就大喊了起来,仇风于是带着早就准备好的属下,去围捕居蓝。居蓝落入了仇风的天罗地网,眼看着就要将居蓝抓住了,没想到金鳞突然出现,带着居蓝冲出了包围。陆骁因为居蓝没有抓住,生气地怪责陆漓,陆漓则苦劝陆骁,不要再为了名利滥杀无辜。陆漓为了劝陆骁悬崖勒马,大雪天带着病体,站在陆骁的书房外求陆骁,结果晕倒地雪地里。陆漓汤药不进加上染了风寒,让她的病情加重,大夫只能劝说陆骁,让他好好劝一劝陆漓喝药配合治病,免得华佗再世也救不活陆漓。陆骁因为陆漓以死相逼,非常苦恼地在父母灵位前发牢骚,求父母给他指点迷津,教他如何劝陆漓改变心意。

  • 居蓝和金鳞合二人之力,不小心将墨痕的面具给劈开了,这才知道嫁祸鲛人的人是墨痕,而他们更意外墨痕竟还活在世上。居蓝劝告墨痕,认为他是被人类利用了,可墨痕却说明,是他在利用人类报复鲛人。因为墨痕钳制住了金鳞,居蓝没有办法,只好放墨痕离开。鲛人王知道墨痕未死,非常的意外,更自责自己不该一时心软放过了墨痕。大家都不知道当年奄奄一息的墨痕为何会活下来,金鳞只好去找大祭司问清楚,这才知道墨痕是吃了食盅草,靠着极强的意志活了下来,而这也确定了墨痕是带着极强的恨意来向鲛人一族报复。

  • 陆漓看着居蓝被陆骁埋伏擒获,却一点办法也没有,而她的皇后玉簪也因为纠缠在海滩上摔断了。事后,陆漓去质问陆骁,为何他不顾自己的以死相逼,将自己沦为他残害无辜的工具。陆骁听到陆漓的话,马上就把陆漓带到父母的灵位前,将当日父母和族人是被鲛人掀起的狂风巨浪,打翻商船害死的真相告诉陆漓,让陆漓谨记,鲛人是他们的仇人。陆骁说出真相,想让陆漓因为这次的事情,以及父母的仇恨,彻底忘记居蓝。

  • 陆漓想了一夜,认为唯一能救居蓝的办法,就只有找秦浩帮忙。秦浩不愿意放了居蓝,陆漓只好提出交换条件,用自己来换居蓝的自由。秦浩不肯答应陆漓的交换,陆漓于是站在刺史府门外,冒着大风雪,死等秦浩改变主意。秦浩等了很久,终于受不了陆漓的折磨,只能用居蓝威胁陆漓,说明只要陆漓作践自己,他就会折磨狱中的居蓝。李耿之和金鳞他们商议救居蓝一事,认为到处都是重兵把守,他们唯一能救居蓝的办法,就是偷走长史府的令牌,在行刑之前将居蓝从狱中带走。陆骁到大牢里对居蓝动用大刑,还特意离间居蓝和陆漓的感情,声称是陆漓提出用美人计诱捕居蓝的,可居蓝却一点也不相信陆骁的话,让陆骁不必大费周章多费口舌。

  • 居蓝换好了衣服,没有跟金鳞一起回海里,却私自离开要解决自己的事情,金鳞怎么劝也阻止不了居蓝,只能让居蓝离开。居蓝一离开,陆骁的人就追上来了,金鳞他们只好跟他们硬拼,想办法逃出去,而秦浩则主动回长史府,向秦致远领罪。墨痕在替明珠包扎好伤口之后,质问明珠为何要想办法留住他拖延时间,明珠只好将自己不想让墨痕杀自己的亲人的目的告诉墨痕,可墨痕还是不听她的劝告,坚持离开了。秦浩回府认罪,说明斩杀居蓝会引发人鲛两族大战,可秦致远却不接受秦浩的解释,非要杖责秦浩三十以示惩戒。秦夫人想替秦浩求情,却差一点让她也跟着一起被挨打,让秦致远更加生气,她只好眼看着秦浩被杖责而不管。居蓝回蓝洞向鲛人王认错,鲛人王于是让居蓝去思过石领罚,让他为此次犯的错受尽皮肉之苦的折磨,铭记自己犯的错。

  • 因为陆漓对秦浩的照顾,秦致远夫妇都急于为他们两人安排亲事,所以很快就将婚书送到了陆府。陆骁拿到了婚书,怕陆漓有抵触情绪,特意去问陆漓的意思,没想到陆漓却给出了意外的答案,说明她愿意接受秦家的婚事,让陆骁听了很是高兴,马上就去答复秦家。秦致远正与陆骁商议两家结亲之日时,得知鲛人毁船伤人,秦致远为此特别动怒。在陆骁的煽风点火之下,秦致远发下了榜文,下令对进犯常乐的鲛人下杀令,并召告常乐百姓,陆骁灭鲛有功被封为灭鲛使。银瑚因为马大春的绝情信,整日心不在焉,大祭司知道后便劝说银瑚,让她知道人类总是心口不一的,她应该用心去感受,马大春对她是否是真心的。

  • 马大春说完了自己的豪言壮语,才发现官府所抓的犯人并不是银瑚,而是偷看男人洗澡的一般人犯,他只能尴尬地逃走。银瑚听到马大春的话,特别感动地去拦着马大春的路,并跟马大春一起回家,想要马大春跟她立誓,可没想到鲛人已经追到他们家里来了。桓伯和金鳞来带银瑚回蓝洞,银瑚则因为自己与马大春私定终身,要与鲛人一族脱离关系,跟马大春在一起。桓伯说明,如果银瑚要脱离鲛人族,必须受三记鱼皮鞭之刑,银瑚马上就答应了。马大春以为只是三鞭之痛非常容易,他马上要求自己替银瑚受这三鞭之刑,没想到一鞭下来他就快要承受不住了,可他还是咬牙表示自己受得住,结果第二鞭下来他几乎丧命。银瑚看到马大春如此痛苦,便奋不顾身地冲上去替马大春挡最后一鞭。

  • 秦浩把陆漓带去海边,想劝说陆漓跟他一起离开常乐,因为待在常乐陆漓永远也开心不起来,他想让陆漓忘记常乐的一切,忘记居蓝。紫萱从二两那里知道,秦浩要离开常乐,让她心里不愉快了起来,因为这一离开,她就永远也没办法见李耿之了。陆漓知道紫萱的担忧,便答应留下紫萱,可紫萱却不愿离开陆漓,只能舍弃自己的挚爱。常乐一年一度的烟花盛会,居蓝没有管住自己,乔装上岸去找陆漓。陆漓看一眼居蓝,便认出了眼前的人是居蓝,可他们终究有缘无分,只能不舍离别。秦浩知道陆漓心里还有居蓝,想劝陆漓跟他一起离开常乐,可陆漓却声称她心里没有居蓝了,秦浩只能给陆漓时间,想用自己的一生等陆漓回心转意。

  • 陆骁发现了陆漓本打算去长安,留给陆骁的信,心里更觉得自己亏欠了陆漓,因为在他的一次次盘算之中,把陆漓给害了。陆骁在父母灵位前发誓,他一定会想尽办法把陆漓救出来,绝不会让陆漓受半点伤害,还要将鲛人挫骨扬灰。秦浩安抚陆漓不要着急,自己很快就会把她救回去,二人一起平安回到常乐。居蓝望着秦浩冷笑,秦浩提出与居蓝交换人质,居蓝同意,但要把秦浩对鲛人的伤害在陆漓身上双倍奉还。金鳞在石头后窥视,看到秦浩慌神便冲出,二人交手秦浩不敌沦为阶下囚。陆漓看到秦浩因为自己身陷囹圄,焦急又自责。

  • 居蓝因为陆漓的话真假难断,只能去找马大春和银瑚,想要问清楚自己被救的经过。银瑚不想瞒着居蓝,怕居蓝被蒙在鼓里,会让陆漓丧命,她只好把陆漓与秦浩用婚事交换救居蓝的事情说了出来。居蓝知道真相之后,什么也没有说,就直接回蓝洞,让金鳞把秦浩给放走。居蓝看到陆漓之时,终于忍不住抱住了陆漓,质问陆漓为何要违心地欺骗他,让他痛苦。陆漓本不想承认自己对居蓝的爱,可她戴着居蓝给她的定情信物,让她根本否认不了自己的真心,只好跟居蓝说清楚。陆漓说明,人鲛之间水火不容,而他们两人之间的恩怨纠结,让他们两人根本没办法在一起,她只能想办法让居蓝忘记她。

  • 居蓝为了平民愤,只能当众宣布,明日午时举行海祭大典,亲手诛杀陆漓。居蓝下了命令之后,所有鲛人更是对陆漓恨不能平的样子,一个个都朝着陆漓身上砸鸡蛋菜叶。银瑚背负判族罪名,想为陆漓求情却无人愿意听她的话,她只好替陆漓挡那些鸡蛋菜叶。居蓝看到陆漓受此羞辱,心中非常的痛苦,可又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墨痕被打得只剩一口气,依旧不肯松口与陆骁合作,陆骁只好去找明珠。陆骁以饮茶之名,跟明珠交谈甚久,想知道她是否是墨痕心中牵挂之人。银瑚想救陆漓,去找金鳞求情,可金鳞却说明,人鲛两族的矛盾已经没办法化解,与其发动战争伤更多无辜的百姓,倒不如牺牲陆漓。银瑚劝不了金鳞,只能再去劝说居蓝,说明陆漓对居蓝是真心的,让居蓝不要对不起陆漓的真心。

  • 居蓝去见陆漓,想知道陆漓是否会怨他所做的决定,没想到陆漓却对这一切看得很开,她完全能理解居蓝所做的决定,只期望用她的死换两族矛盾的化解。居蓝没办法救陆漓,只能替陆漓完成最后的心愿,陆漓于是要求居蓝,把他送的定情玉簪再送给她,让她可以带着一起上路。居蓝得知陆漓逃跑被发现,只能赶去救陆漓,正好看到赤蝶想杀陆漓,他只能自己去挡赤蝶的匕首,最后与陆漓两人双双入海。居蓝为救陆漓,顾不得自己的鲛人王身份,匕首也差点就刺中心脏要了居蓝的命,让陆漓特别的心疼。金鳞找到了居蓝,再一次劝说居蓝放下陆漓,可居蓝就是做不到对陆漓不管不顾。居蓝和陆漓做了最艰难的决定,决定两人从此分手永不相见,各自回去规劝彼此的族人,不再互相发起战争。

  • 秦浩得知陆漓回来,便马上去找陆漓,想知道陆漓是否还有被居蓝欺负。秦浩带陆漓回家看自己昏迷的父亲,秦夫人于是在秦致远的病床前,让秦浩与陆漓重新办一次婚礼。秦浩非常乐意秦夫人的提议,马上就想安排媒人选日子,没想到陆漓却告诉他,她没办法嫁给秦浩,因为她的心不可能爱上秦浩,秦浩应该找一个真心爱他的女人过一辈子。陆漓的话,并没有让秦浩改变主意,反而还想继续等陆漓回心转意。陆漓回家之时,经过家里祠堂的时候,听到陆骁与仇风的对话,得知陆骁要放下仇恨过平淡的生活,要与鲛人休战,让她心里很安慰,也很开心陆骁的选择。骗过了陆漓之后,陆骁又在秦浩面前演了一场戏,说明他已经大仇得报,没有必要再跟鲛人为敌,让常乐百姓受到牵连。秦浩听了陆骁的话,以为陆骁真的改变主意了,非常开心他做的决定,便听了他的意见,回家以秦致远的名义,发休战榜文昭告常乐百姓。

  • 在新月岛的重创,让鲛人都认为人类出尔反尔,上下一心誓要踏平常乐,而这正是陆骁想要达到的目的。陆骁为了铲平鲛人一族,却又得不到足够的力量与鲛人抗衡,只能逼鲛人先对人类动手,而居蓝他们因为新月岛一事,对人类恨之入骨,已经准备集结精兵向常乐发兵。墨痕完成任务之后,才知道陆骁的计划,可他为了得到明珠的解药,也不管不顾了。墨痕拿回了解药,明珠生气地质疑墨痕这次回来又沾血腥了,没想到墨痕却表示,他们已经不同路了没办法结伴而行了。明珠认为墨痕的话又是跟上次一样欺骗她,可墨痕却说得清楚,说明他已经身不由己陷得太深,再不对明珠放手便会让明珠万劫不复了。墨痕的话,让明珠没办法再对墨痕说什么,也没有理由挽留墨痕。

  • 陆骁知道鲛人要进攻常乐的事情,故意让仇风不要做任何戒备,让常乐百姓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换来大家以及陆漓对鲛人的仇恨。为了让陆漓亲手杀居蓝,陆骁已经做好了准备,要在陆漓面前演一场戏,让陆漓不要忘记对鲛人的仇恨。陆骁做好准备之后,便去父母灵位前,跟父母禀明自己的决定,让父母不要怪责他这样逼迫陆漓。金鳞集结兵马准备进攻常乐之时,陆骁故意带陆漓去海边,让陆漓亲眼见鲛人杀人。陆骁到了海边,拾起一块扇贝,跟陆漓聊起了他们的往事,让陆漓知道他们两人都是彼此唯一的亲人。金鳞带人来了常乐海边,仇风马上就回常乐去通知秦浩,让秦浩发兵到海边支援。陆骁在与金鳞大战之时,故意败于金鳞手下,而这时墨痕趁机出现伤了陆骁,陆漓这才冲出来质问金鳞为何要返回常乐杀人。金鳞告诉陆漓,说明攻打常乐是居蓝亲自下的命令,而且声称居蓝永远都不会被陆漓迷惑,并想杀了陆漓。在金鳞准备杀陆漓之时,秦浩及时赶到了海边救了陆漓,金鳞因为救兵到了,只能带人撤回蓝洞。

  • 陆漓去看陆骁的病情,陆骁继续跟陆漓絮叨常乐遇袭一事,逼陆漓认清事实,相信鲛人撕毁盟约让常乐百姓危于一旦。陆骁说明常乐的危机,直指眼下要救常乐百姓于水深火热,必须杀死居蓝,才能让鲛人一族不能再伤害常乐百姓。秦浩拿来画眉石想哄陆漓开心,可陆漓却因为居蓝的事情,怎么也开心不起来,更后悔自己女扮男装去了船场结识居蓝,才让她落到如今这般进退两难之境。秦浩不想陆漓承受这一切,想劝陆漓跟他一起离开常乐忘记所有的一切,可陆漓却还是没办法放下对居蓝的爱,更没办法不顾常乐百姓与鲛人的尖锐矛盾,她不知道是否居蓝一死,就能化解这所有的一切。居蓝在寝宫之中,一直借酒买醉埋怨陆漓背弃了他们的誓言,而陆骁则让陆漓用海螺把居蓝引上岸,用酒迷晕居蓝杀了他。

  • 银瑚去通知金鳞,有关陆漓要杀居蓝的事情,并怪责金鳞派人去刺杀陆漓,害陆漓对居蓝狠下了心。金鳞解释自己毁了陆漓的信,并没有派人去杀陆漓,银瑚这才意识到陆漓被人利用了,于是马上跟金鳞去找居蓝,可没想到却迟了一步,居蓝早就因为上元节的约定,前往常乐去了。陆漓在心中期盼着见到居蓝,又希望居蓝不要来常乐,没想到居蓝还是出现在她的面前,让她不知是喜是悲。居蓝和陆漓买了一个灯笼,各自许了一个愿,然后陆漓带居蓝到他们第一次出海的地方,让居蓝再带她出一次海。出海之后,陆漓与居蓝边聊天,边为居蓝倒上了一杯酒,两人都为彼此这段复杂而刻骨铭心的爱纠结,最后居蓝喝下了陆漓倒的酒。居蓝喝下酒之后,说明他对上元之约有所怀疑,担心是再一次对他的捕杀圈套,可他最终还是选择相信陆漓,可没想到陆漓却让他失望了。陆漓拿出了匕首,想向居蓝挥去,居蓝却用手握住了匕首,质问陆漓是否真的那么想杀他。陆漓告诉居蓝,今天不是他死就是自己亡,居蓝也只好不留情面给陆漓一刀,可最终他还是因为下不了手没有刺中陆漓,相反他却被陆漓刺中腹部。

  • 秦浩再次跟陆漓提出了离开常乐之事,以为陆漓会答应他,可没想到陆漓却因为居蓝之死心如死灰,无论去哪都一样,所以拒绝了秦浩。陆漓只希望她的锥心之痛,能让从鲛两族不再重燃战火,秦浩于是反问陆漓,如果她被陆骁给骗了会如何?陆漓告诉秦浩,如果陆骁骗了她,她唯有以死相劝逼陆骁罢手,绝不让人鲛两族再燃战火。秦浩得知了陆漓的心愿,并向陆漓保证,自己一定会阻止人鲛两族重燃战火。陆骁升为常乐刺史,准备等鲛人放松警惕之时,向鲛人开战。秦浩为了扳倒陆骁,让陆漓获得真正的自由,留书将李耿之约来醉仙楼商量。李耿之因为秦浩与陆骁是一伙的,见到秦浩之时马上就想回头,秦浩于是说明他是要跟李耿之联手对付陆骁的,李耿之这才留了下来。李耿之不相信秦浩的话,秦浩只好把自己的真正目的告诉李耿之,李耿之这才相信了他。

  • 在秦浩重伤之时,陆骁告诉秦浩,他已经解决掉秦浩派去送信的人,并当着秦浩的面烧掉秦浩好不容易找回来的证据。秦浩爬到装证据的盒子面前,想要抢走证据,结果被陆骁踩在脚下,一剑刺死。陆漓来救秦浩,结果来迟了一步,亲眼看到陆骁杀死秦浩。秦浩在临死前告诉陆漓,陆骁一直在欺骗她,而他想要扳倒陆骁让陆漓自由,结果失败了。陆漓质问陆骁,秦浩的话是什么意思,陆骁因为他大业将成,没有什么人可以阻挡他,便把实情告诉陆漓,让陆漓知道,人鲛交恶都是他一手促成的,而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放过鲛人。陆漓生气陆骁的所为,不想再认陆骁这个哥哥,可陆骁却觉得自己所做的是在匡扶正义,依旧不改决定,将陆漓给关在了祠堂内,还打算提前出海捣毁蓝洞。

  • 陆骁将抓到的鲛人俘虏全都绑在小船上,然后在船上放了几桶火油,等着鲛人前来救人之时,用箭点火炸死鲛人。金鳞在小船上的鲛人呼救之时,迟迟没有下令,桓伯终于忍不住自己带人前去救人,结果在靠近小船救人之时,小船发生了爆炸,海面上一片红光。就在陆骁以为自己计划得逞之际,居蓝冲出海面,掀起巨大的海浪朝沧溟打去。陆骁见到居蓝很是意外,但更多的是对居蓝的愤怒,而他更认为居蓝对他无可奈何,因为沧溟是永不沉没的巨轮。居蓝在陆骁叫嚣之时,用陆骁点起的海面上的大火,将火苗刮向沧溟烧毁了沧溟。陆骁被仇风强行带走,这才捡回了一条命,可陆骁却还是不肯罢休,不相信沧溟就这样没了,想要再跟鲛人打一场。墨痕责骂了陆骁,仇风也一再劝说陆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才将陆骁给带走了。居蓝因为对人类的愤怒,看到沧溟中鲛人死伤无数,让他想要血洗常乐复仇。

  • 居蓝看到沧溟上死伤的鲛人,他再无法压抑自己心中的恨,要让人类对鲛人的欺人太甚付出代价,所以他到了海边掀起巨大的海浪。马大春因为突然刮起了大风,正为天生异象奇怪之时,银瑚看出这是鲛人王发怒的先兆,让马大春马上通知所有人往山上跑。陆漓刚回到岸边,就看到洪水朝海边涌来,她不得不通知大家赶紧跑,免得葬身大海。马大春和银瑚在协助大家往山上跑之时,听到有孩子的哭声,于是往回去看了一下,果真发现一位妇人腿被压伤了,她的孩子在一直啼哭,银瑚只好在救了妇人之后,去看一下是否还有落下的人。

  • 陆骁拒绝仇风的提议,坚决不肯离开常乐,而这时墨痕为了明珠的解药,找上了门。陆骁见到墨痕,并不肯将解药交给墨痕,还要让墨痕继续为他办事,墨痕只好对陆骁动手,不仅伤了仇风,还掐着陆骁的脖子逼他交出解药。陆骁想再用明珠的性命威胁墨痕,可墨痕却不想再上陆骁的圈套,只好用陆骁的性命相要挟,逼他交出解药。陆骁没办法再骗过墨痕,只好再设一计,让墨痕明白到船场密室找他取药。墨痕认定自己的武功在陆骁之上,不怕陆骁耍出花样,便相信了陆骁,回家跟明珠商量离开常乐的事情。

  • 桓伯与赤蝶挑拨鲛人一族反对一心主和的居蓝,与忠心拥戴居蓝的鲛人成了对立,两方为此大打出手。居蓝出面阻止鲛人一族的自杀残杀,可没想到金鳞却提出,要让主战的鲛人跟他一起离蓝洞另立山寨。居蓝劝说不了金鳞,也没办法让金鳞认同他所做的是为了鲛人一族的未来着想,只能眼睁睁看着金鳞离开,同时为失去金鳞这个好兄弟而痛心。金鳞离开之后,居蓝向拥护他的鲛人说明,只有休战才是鲛人一族的未来。随后秦致远带着二两只身来到蓝洞,主动要与鲛人谈议和之事,更让鲛人一族满心欢喜,居蓝更是开心地马上与秦致远商谈细节。居蓝虽然众叛亲离失去了金鳞这个好兄弟,可与秦致远交谈非常的友好,让他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 救下陆漓之后,陆骁马上挥剑逼向了居蓝身边,居蓝唯有赤手空拳与陆骁搏斗,好不容易才将陆骁的剑甩出去。居蓝在将陆骁的剑甩出去之时,陆骁想要过去掐陆漓的脖子,居蓝只好拉住陆骁,将陆骁挥了几拳之后推下了悬崖。陆漓以为陆骁摔落悬崖惨死,非常的伤心,可没想到陆骁却借着蔓藤爬了上来,想最后给居蓝一剑,让他陪自己一起受尽折磨。陆漓在与居蓝离开之时,回头看到了陆骁挥的剑,她只有推开居蓝,替居蓝挡了陆骁的那一剑。陆漓中剑摔下了悬崖,居蓝想拉都拉不住陆漓,而陆骁也因为蔓藤断裂,跟着陆漓一起摔下了悬崖。居蓝守着陆漓的誓言,相信陆漓一定会遵守诺言与他生死不离,终有一天一定会回来找他,所以他每日都在海边等着,等着陆漓有一天回来找他。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