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那片星空那片海2 立即播放

2.6亿播放
电视剧 更新至20集/共34集 周一至周四24点更新2集

地区:内地

导演:卫翰韬

类型:言情剧/古装剧/奇幻

语言:国语 电视台:湖南卫视 年份:2017

简介: 大唐盛世,锦绣繁华。在造船业发达的滨海小镇常乐,人类女子陆漓女扮男装混入造船厂,希望能在船厂大展身手,实现自己扬帆远航的梦想,鲛人王子吴居蓝也带着神秘任务来到船厂,两人不打不相识,产生了纯洁的爱情。随...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开元盛世,人鲛之间和平共处。常乐码头,常乐刺史秦大人正在和新上任的市舶使陆骁举行新船下海仪式,没想到巨大的船帆意外倒下,千钧一发之际,鲛人船工金鳞挺身而出,独立一人扛起巨帆,将船帆固定好,才使开航仪式顺利进行。船上,陆漓和丫鬟紫萱偷偷现身。陆漓离开常乐多年,再次看到大海十分激动,不想很快就被家丁捉了回去。蓝洞,鲛人王子吴居蓝奉命上岸追查大祭司消失的秘密,在集市和偷跑出来的陆漓不打不相识。马大春发现陆漓不见了,十分恐慌,为了保住自己教书的饭碗,决定让紫萱假扮陆漓欺瞒陆骁。陆骁以为妹妹终于开窍开始读书,十分高兴。陆漓和吴居蓝成功通过了船场考试,还被分配到了同一间宿舍,两人度过了尴尬的一夜。船场做工,陆漓为了报复吴居蓝,偷偷换掉了吴居蓝做好的桅杆,结果被吴居蓝举报,陆漓被管事李耿之罚去洗夜壶。

  • 陆漓十分不甘心,没想到儿时的玩伴秦浩出现主动提出帮助陆漓清洗。陆漓欣然同意,却没有认出秦浩的身份,以为只是普通的卖团子的小贩。陆漓误以为吴居蓝发现了自己的女儿身,故意大口喝酒讲荤段子迷惑吴居蓝,没想到吴居蓝根本不在意。陆漓大意,晚上偷偷洗澡的时候被吴居蓝看出端倪,陆漓情急之下拿错了吴居蓝的衣服。陆骁识破了紫萱假扮陆漓的秘密,得知陆漓已经两天没回家大发雷霆,赶走了马大春,命令侍卫仇风立刻去找。

  • 上次秦浩来送玉露团时,陆漓托他给紫萱送了封信,将自己的下落告诉了她,紫萱便带着吃食来看望她,陆漓将自己和居蓝的隐晦地告诉了紫萱,向她请教接下来该怎么办,紫萱告诉她说,如果男女双方有意,就该早些挑明,陆漓闻言便鼓起勇气照做。她在海边上找到了居蓝,先是询问他在岛上的事,谁知居蓝一本正经地说自己已经不记得了,陆漓只好直说。可是她的话还没完全出口就被居蓝打断了,陆漓还以为他是要拒绝自己,便失望地想要离开,谁知居蓝却拉住她说,这样的话该由男子来说。他含情脉脉地向陆漓表白,告诉她,两人未来将会迎接许多坎坷,陆漓表示愿与他一起面对,两人深情相拥。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开元盛世,人鲛之间和平共处。常乐码头,常乐刺史秦大人正在和新上任的市舶使陆骁举行新船下海仪式,没想到巨大的船帆意外倒下,千钧一发之际,鲛人船工金鳞挺身而出,独立一人扛起巨帆,将船帆固定好,才使开航仪式顺利进行。船上,陆漓和丫鬟紫萱偷偷现身。陆漓离开常乐多年,再次看到大海十分激动,不想很快就被家丁捉了回去。蓝洞,鲛人王子吴居蓝奉命上岸追查大祭司消失的秘密,在集市和偷跑出来的陆漓不打不相识。马大春发现陆漓不见了,十分恐慌,为了保住自己教书的饭碗,决定让紫萱假扮陆漓欺瞒陆骁。陆骁以为妹妹终于开窍开始读书,十分高兴。陆漓和吴居蓝成功通过了船场考试,还被分配到了同一间宿舍,两人度过了尴尬的一夜。船场做工,陆漓为了报复吴居蓝,偷偷换掉了吴居蓝做好的桅杆,结果被吴居蓝举报,陆漓被管事李耿之罚去洗夜壶。

  • 陆漓十分不甘心,没想到儿时的玩伴秦浩出现主动提出帮助陆漓清洗。陆漓欣然同意,却没有认出秦浩的身份,以为只是普通的卖团子的小贩。陆漓误以为吴居蓝发现了自己的女儿身,故意大口喝酒讲荤段子迷惑吴居蓝,没想到吴居蓝根本不在意。陆漓大意,晚上偷偷洗澡的时候被吴居蓝看出端倪,陆漓情急之下拿错了吴居蓝的衣服。陆骁识破了紫萱假扮陆漓的秘密,得知陆漓已经两天没回家大发雷霆,赶走了马大春,命令侍卫仇风立刻去找。

  • 上次秦浩来送玉露团时,陆漓托他给紫萱送了封信,将自己的下落告诉了她,紫萱便带着吃食来看望她,陆漓将自己和居蓝的隐晦地告诉了紫萱,向她请教接下来该怎么办,紫萱告诉她说,如果男女双方有意,就该早些挑明,陆漓闻言便鼓起勇气照做。她在海边上找到了居蓝,先是询问他在岛上的事,谁知居蓝一本正经地说自己已经不记得了,陆漓只好直说。可是她的话还没完全出口就被居蓝打断了,陆漓还以为他是要拒绝自己,便失望地想要离开,谁知居蓝却拉住她说,这样的话该由男子来说。他含情脉脉地向陆漓表白,告诉她,两人未来将会迎接许多坎坷,陆漓表示愿与他一起面对,两人深情相拥。

  • 居蓝与陆漓执手而立,深情相对,秦浩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心中大受打击,当即手一松,将亲手为陆漓所做的灯笼掉在了地上,烛火立刻便将花灯吞噬了......居蓝和陆漓没有发现秦浩,两人亲亲热热地相拥离开了,边走边互诉着衷肠,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一条人迹稀少的巷子里。居蓝忽然听到了一丝微弱的异响,立刻竟觉得将陆漓护在了身后,这时,暗处窜出了好多黑衣蒙面人,不由分说,手持长剑便向居蓝下了杀手。居蓝连忙推开陆漓,打起精神对付这些刺客。

  • 秦浩在陆骁的提醒下,决定对陆漓加紧爱情攻势,他将陆漓带到了当初两人玩过家家拜堂成亲的那棵花树下,直言向她表白,可是却被陆漓给当面拒绝了。秦浩的心情如漫天飞舞的花瓣一样,从高高的天空一下子跌进了尘埃里。秦浩无法承受表白被拒的痛苦,便跑去酒馆借酒浇愁,结果酒酣耳热之际,将一个跳舞的舞姬看做了陆漓,因为她而跟一群无赖打了起来,被揍得鼻青脸肿,二两见了以后心疼地不得了,苦劝他放弃陆漓,可是秦浩却抱着陆漓小时候送给自己的一只玩具兔偶哭得不能自已。

  • 陆漓在府中心里烦乱,总觉得居蓝要出什么事,便派了紫萱到船厂去打探消息。紫萱还没走到海边,就被几个人拉走了,从他们口中得知了鲛人的事,连忙回府报告了陆漓。陆漓一听船厂出事了,连忙起身赶去,马大春想起银瑚临走时说要去船厂,便也跟着去了。此时,船厂那边已经是一片腥风血雨,海滩上到处都是尸体,许多鲛人都丧了命,刘满堂的人用火箭将鲛人困住,想要烧死他们。这时,居蓝现出鲛身,调动海水浇灭了大火,刚刚赶来的陆漓看到了这一幕,不禁心中大惊,但想到之前居蓝所露出的种种迹象,也便释然了。这一刻,她下定决心,不管居蓝身份如何,自己都不会放弃对他的感情。

  • 二两拿着酥糖来找紫萱,想从紫萱那里知道陆漓的下落,没想到无意间探听出,居蓝是个鲛人,让他开心地马上回去找秦浩报喜。秦浩听到二两的消息,一点也不惊讶,因为他早已经知道了居蓝的身份,而他更不认为自己趁虚而入会有任何结果。居蓝对陆漓说了狠话,可陆漓还是担心居蓝的伤势,于是把居蓝的情况告诉紫萱,想知道居蓝是否伤势痊愈。紫萱说起了自己乡下的一个同乡划破伤口的故事,认为看着没有流血,也很可能会重伤,让陆漓又开始担心起居蓝来了。陆骁知道居蓝在逼问大祭司的下落,便让仇风挨家挨户地去找居蓝的下落,要将居蓝困死在常乐。陆骁的人闯进了马大春的家里,马大春左拦右拦也拦不住,幸好银瑚提前藏到了屋顶才没有被发现。马大春刚想松口气,却发现银瑚留了一个血手印在床边,他只好砸烂花瓶弄伤自己,掩饰那个血手印,才让搜捕的人离开了他家里。

  • 居蓝和金鳞发现船场内的一个不起眼小屋有重兵把守,怀疑那里关着鲛人,可他们还来不及行动,李耿之和陆漓送的火药就被发现了,让他们不得不提前行动。居蓝闯进了小屋,正好阻拦仇风杀死大祭司他们,他于是让陆漓救人,他设法对付仇风,等全部救出鲛人之后,居蓝便带着陆漓逃出小屋。李耿之布置好了炸药,在所有人离开之后引爆炸药,可没想到炸药的导火线被陆骁的人给切断了,居蓝只好亲自回去点燃炸药。陆漓回去帮居蓝的忙,结果不小心把自己的香囊给掉在了船场内,居蓝引爆之后便马上带着陆漓跳入海里,等沧溟彻底炸毁之后,他们才从水里出来。

  • 秦刺史知道秦浩心许陆漓,看陆骁提了亲事,他便应允了下来,同意了陆骁的要求。秦浩很意外陆骁提亲的事情,陆骁于是告诉秦浩,陆漓只是被居蓝迷惑,只要订了亲她的心就会安定下来,让秦浩好好照顾陆漓。陆骁回家把提亲的事情告诉陆漓,陆漓非常强烈地反对,可陆骁却告诉她,他不是来问陆漓意见的,而是知会陆漓一声,并说明他做的都是对陆漓好的事情,让陆漓乖乖听话。

  • 陆漓的执迷不悟,秦浩寒心了,他决定跟陆骁联手,绞杀鲛人。秦浩找陆骁喝酒,将要与陆骁联手的事情告诉陆骁,同时把他知道如何引出居蓝的办法告诉陆骁。陆骁知道陆漓有召唤居蓝的海螺,马上派仇风去陆漓的房间里偷,而他则绊住陆漓,谈秦陆两家的婚事,帮仇风拖延时间。紫萱扶陆漓进门,看到她摆放的花被折断了,便认为有贼闯入,所以马上查起陆漓的金银细软。

  • 陆府的下人在陆漓房间门口看到了居蓝的脚印,马上就大喊了起来,仇风于是带着早就准备好的属下,去围捕居蓝。居蓝落入了仇风的天罗地网,眼看着就要将居蓝抓住了,没想到金鳞突然出现,带着居蓝冲出了包围。陆骁因为居蓝没有抓住,生气地怪责陆漓,陆漓则苦劝陆骁,不要再为了名利滥杀无辜。陆漓为了劝陆骁悬崖勒马,大雪天带着病体,站在陆骁的书房外求陆骁,结果晕倒地雪地里。陆漓汤药不进加上染了风寒,让她的病情加重,大夫只能劝说陆骁,让他好好劝一劝陆漓喝药配合治病,免得华佗再世也救不活陆漓。陆骁因为陆漓以死相逼,非常苦恼地在父母灵位前发牢骚,求父母给他指点迷津,教他如何劝陆漓改变心意。

  • 居蓝和金鳞合二人之力,不小心将墨痕的面具给劈开了,这才知道嫁祸鲛人的人是墨痕,而他们更意外墨痕竟还活在世上。居蓝劝告墨痕,认为他是被人类利用了,可墨痕却说明,是他在利用人类报复鲛人。因为墨痕钳制住了金鳞,居蓝没有办法,只好放墨痕离开。鲛人王知道墨痕未死,非常的意外,更自责自己不该一时心软放过了墨痕。大家都不知道当年奄奄一息的墨痕为何会活下来,金鳞只好去找大祭司问清楚,这才知道墨痕是吃了食盅草,靠着极强的意志活了下来,而这也确定了墨痕是带着极强的恨意来向鲛人一族报复。

  • 陆漓看着居蓝被陆骁埋伏擒获,却一点办法也没有,而她的皇后玉簪也因为纠缠在海滩上摔断了。事后,陆漓去质问陆骁,为何他不顾自己的以死相逼,将自己沦为他残害无辜的工具。陆骁听到陆漓的话,马上就把陆漓带到父母的灵位前,将当日父母和族人是被鲛人掀起的狂风巨浪,打翻商船害死的真相告诉陆漓,让陆漓谨记,鲛人是他们的仇人。陆骁说出真相,想让陆漓因为这次的事情,以及父母的仇恨,彻底忘记居蓝。

  • 陆漓想了一夜,认为唯一能救居蓝的办法,就只有找秦浩帮忙。秦浩不愿意放了居蓝,陆漓只好提出交换条件,用自己来换居蓝的自由。秦浩不肯答应陆漓的交换,陆漓于是站在刺史府门外,冒着大风雪,死等秦浩改变主意。秦浩等了很久,终于受不了陆漓的折磨,只能用居蓝威胁陆漓,说明只要陆漓作践自己,他就会折磨狱中的居蓝。李耿之和金鳞他们商议救居蓝一事,认为到处都是重兵把守,他们唯一能救居蓝的办法,就是偷走长史府的令牌,在行刑之前将居蓝从狱中带走。陆骁到大牢里对居蓝动用大刑,还特意离间居蓝和陆漓的感情,声称是陆漓提出用美人计诱捕居蓝的,可居蓝却一点也不相信陆骁的话,让陆骁不必大费周章多费口舌。

  • 居蓝换好了衣服,没有跟金鳞一起回海里,却私自离开要解决自己的事情,金鳞怎么劝也阻止不了居蓝,只能让居蓝离开。居蓝一离开,陆骁的人就追上来了,金鳞他们只好跟他们硬拼,想办法逃出去,而秦浩则主动回长史府,向秦致远领罪。墨痕在替明珠包扎好伤口之后,质问明珠为何要想办法留住他拖延时间,明珠只好将自己不想让墨痕杀自己的亲人的目的告诉墨痕,可墨痕还是不听她的劝告,坚持离开了。秦浩回府认罪,说明斩杀居蓝会引发人鲛两族大战,可秦致远却不接受秦浩的解释,非要杖责秦浩三十以示惩戒。秦夫人想替秦浩求情,却差一点让她也跟着一起被挨打,让秦致远更加生气,她只好眼看着秦浩被杖责而不管。居蓝回蓝洞向鲛人王认错,鲛人王于是让居蓝去思过石领罚,让他为此次犯的错受尽皮肉之苦的折磨,铭记自己犯的错。

  • 因为陆漓对秦浩的照顾,秦致远夫妇都急于为他们两人安排亲事,所以很快就将婚书送到了陆府。陆骁拿到了婚书,怕陆漓有抵触情绪,特意去问陆漓的意思,没想到陆漓却给出了意外的答案,说明她愿意接受秦家的婚事,让陆骁听了很是高兴,马上就去答复秦家。秦致远正与陆骁商议两家结亲之日时,得知鲛人毁船伤人,秦致远为此特别动怒。在陆骁的煽风点火之下,秦致远发下了榜文,下令对进犯常乐的鲛人下杀令,并召告常乐百姓,陆骁灭鲛有功被封为灭鲛使。银瑚因为马大春的绝情信,整日心不在焉,大祭司知道后便劝说银瑚,让她知道人类总是心口不一的,她应该用心去感受,马大春对她是否是真心的。

  • 马大春说完了自己的豪言壮语,才发现官府所抓的犯人并不是银瑚,而是偷看男人洗澡的一般人犯,他只能尴尬地逃走。银瑚听到马大春的话,特别感动地去拦着马大春的路,并跟马大春一起回家,想要马大春跟她立誓,可没想到鲛人已经追到他们家里来了。桓伯和金鳞来带银瑚回蓝洞,银瑚则因为自己与马大春私定终身,要与鲛人一族脱离关系,跟马大春在一起。桓伯说明,如果银瑚要脱离鲛人族,必须受三记鱼皮鞭之刑,银瑚马上就答应了。马大春以为只是三鞭之痛非常容易,他马上要求自己替银瑚受这三鞭之刑,没想到一鞭下来他就快要承受不住了,可他还是咬牙表示自己受得住,结果第二鞭下来他几乎丧命。银瑚看到马大春如此痛苦,便奋不顾身地冲上去替马大春挡最后一鞭。

  • 秦浩把陆漓带去海边,想劝说陆漓跟他一起离开常乐,因为待在常乐陆漓永远也开心不起来,他想让陆漓忘记常乐的一切,忘记居蓝。紫萱从二两那里知道,秦浩要离开常乐,让她心里不愉快了起来,因为这一离开,她就永远也没办法见李耿之了。陆漓知道紫萱的担忧,便答应留下紫萱,可紫萱却不愿离开陆漓,只能舍弃自己的挚爱。常乐一年一度的烟花盛会,居蓝没有管住自己,乔装上岸去找陆漓。陆漓看一眼居蓝,便认出了眼前的人是居蓝,可他们终究有缘无分,只能不舍离别。秦浩知道陆漓心里还有居蓝,想劝陆漓跟他一起离开常乐,可陆漓却声称她心里没有居蓝了,秦浩只能给陆漓时间,想用自己的一生等陆漓回心转意。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