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黄大妮 立即播放

6.3亿播放
电视剧 44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沈航

类型:言情剧/家庭剧

语言:国语 电视台:山东卫视 年份:2017

简介: 20世纪60年代,地质队野外事故让黄大妮失去了刚领了结婚证的丈夫孙木林,她只好怀着孩子嫁给烟厂的牛师傅。等死而复生的孙木林找到黄大妮,她已经和牛师傅结婚并生下了儿子牛建邦。十八年艰辛而过,牛师傅不幸逝世,...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野外地质队施工地意外塌方,几乎就是那么一瞬间那里哀鸿遍野,死伤一片。严肃忙碌的气氛笼罩着这个平时并不起眼的工地,大家忙着抢救洞里还活着的伤员,安顿那些惊魂未定的幸存者。有些刚刚抵达这里还未来得及看望的家属就与死亡的亲人天人永隔,带着小儿子来看望丈夫老牛的黄大妮很不幸就是这其中一位。世事难料,出人意料的二次塌方来临,忙着救援的医生韩冰推开了蝴蝶迷被滚落的石头砸中,变成了植物人。

  • 黄大妮亲手为老二牛建国做了他最爱吃的炒鸡蛋并把饭送到了医院。牛建国醒来之后仍赌气不理大妮。大妮向老二道歉,并坦言当年是为了替大儿子留住媳妇而提前退休,由于家里真的太穷了,所以她那时已经无力支撑起这个家庭。可黄大妮当时实在不忍心看老二过早的到社会去刨食所以选择让他到管饭的兵团去。对于老二的脚伤,黄大妮也很难过自责。牛建国听到了母亲的解释,心里充满了惭愧和感动,他懂得了母亲的良苦用心。

  • 孙木林趁着夜色,悄悄砸开了老马家的锁,带领着牛家一行人大包小包的搬了进去。待搬家过后,江铁兰很高兴终于有自己的房子了。第二天早上牛家占用老马家房子的事很快就被街坊们传的沸沸扬扬,大家都在传孙木林帮助黄大妮为老大牛建业占用了房子是因为他俩关系不正经。孙木林不想理会这些流言蜚语,于是他骑着自行车载着黄大妮去找老二牛建国了。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野外地质队施工地意外塌方,几乎就是那么一瞬间那里哀鸿遍野,死伤一片。严肃忙碌的气氛笼罩着这个平时并不起眼的工地,大家忙着抢救洞里还活着的伤员,安顿那些惊魂未定的幸存者。有些刚刚抵达这里还未来得及看望的家属就与死亡的亲人天人永隔,带着小儿子来看望丈夫老牛的黄大妮很不幸就是这其中一位。世事难料,出人意料的二次塌方来临,忙着救援的医生韩冰推开了蝴蝶迷被滚落的石头砸中,变成了植物人。

  • 黄大妮亲手为老二牛建国做了他最爱吃的炒鸡蛋并把饭送到了医院。牛建国醒来之后仍赌气不理大妮。大妮向老二道歉,并坦言当年是为了替大儿子留住媳妇而提前退休,由于家里真的太穷了,所以她那时已经无力支撑起这个家庭。可黄大妮当时实在不忍心看老二过早的到社会去刨食所以选择让他到管饭的兵团去。对于老二的脚伤,黄大妮也很难过自责。牛建国听到了母亲的解释,心里充满了惭愧和感动,他懂得了母亲的良苦用心。

  • 孙木林趁着夜色,悄悄砸开了老马家的锁,带领着牛家一行人大包小包的搬了进去。待搬家过后,江铁兰很高兴终于有自己的房子了。第二天早上牛家占用老马家房子的事很快就被街坊们传的沸沸扬扬,大家都在传孙木林帮助黄大妮为老大牛建业占用了房子是因为他俩关系不正经。孙木林不想理会这些流言蜚语,于是他骑着自行车载着黄大妮去找老二牛建国了。

  • 韩冰让黄大妮看了抽屉里隐藏当年的离婚协议书,黄大妮知道了真相。原来当年在出事的前一天,韩冰和孙木林已经准备离婚并签了离婚协议书。可第二天韩冰出事,两人的关系才得以名存实亡的维持。黄大妮劝韩冰说,不能和孙木林离婚,孙木林毕竟伺候了韩冰十几年,希望韩冰要好好珍惜。她当着韩冰的面,自作主张烧了那张离婚协议书,还向韩冰保证说以后再也不和孙木林有任何关系。

  • 在火车上,在座位上闭目养神的牛建邦被如约而至的玲玲叫醒,他一时喜不自胜。玲玲说她是因为家里没地方才来的,她知道佐罗是好人,她也相信牛建邦是好人。牛建邦听了之后更加高兴了,许诺玲玲以后他一定会对她好,还向玲玲提出请求就是做他的媳妇,玲玲羞涩地不理会他,牛建邦连忙当众大喊媳妇我错了,玲玲其实对他心里早有好感却矜持得不说话,表情既尴尬又无奈。聪明的牛建邦顿时喜出望外道沉默就是答应,他终于有媳妇了。

  • 蝴蝶迷拉着江铁兰在楼梯口对孙木林和黄大妮之间的暧昧关系品头论足。老大牛建业走到门口大声对她俩说别乱说他母亲的坏话转身忿而离开,江铁英对此更加不满丈夫的脾气和性格,蝴蝶迷煽风点火说都是黄大妮影响教育的。江铁英为此对黄大妮怨气更甚。这时春风拿石子丢向蝴蝶迷喊到不许说奶奶坏话。江铁兰拎起春风开始打她,蝴蝶迷在一旁帮腔说春风没有教养。

  • 老四牛建民得知自己因为一分无缘大学,心里既懊悔又生气,他实在不忍心母亲再为自己上学花钱了,所以拒绝了复读。倔强的他到货场又开始背起了大包。黄大妮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孙木林告诉大妮,他有一个远房亲戚是一中的校长,他给了他一个免费复读名额,只需交一些学杂费和住宿费就行。他觉得二凤不适合读书,建民却很适合这个名额,孙木林又主动承担起了劝说建民的任务。黄大妮听了之后心中大定,又开始四处借钱为建民筹集学费。

  • 黄大妮因为过于生气和不服气的江铁兰争吵了起来,言行激烈的江铁兰在雷声的惊吓下被刺激得肚子疼了起来,黄大妮连忙去扶住她,却发现她已经见红要生了,于是冒着倾盆大雨去为儿媳找车。小勤终于见到了正冒雨去为江铁兰找车的婆婆黄大妮,小勤主动用自家的拖拉机拉她们去医院。一路上江铁兰还一直骂着黄大妮,黄大妮却温柔地为她撑伞还轻声安慰。 小勤看在眼里,气在心里,也如实为老二建国有这样一个好妈妈感到高兴。

  • 大妮因为建国的处境很心疼,她觉得建国的遭遇有很大原因都是她造成的,她自责地认为自己是一个失败的母亲。孙木林安慰她要从根本上慢慢解决问题。在村里大会上小勤得知村里正实行土地改革,村民也可以承包土地,而且村长还会派专家过来亲身指导。于是她就和建国商量要响应国家土地改革的新政策打算承包土地去盖蔬菜大棚。由于没有资金,小勤不顾建国的反对,为了改善家里的生活,自己作主把爷爷留下的手镯当了出去。

  • 黄大妮正听着建邦讲述得他们两个人的爱情故事时,江铁兰过来故意在黄大妮面前谈论着牛建邦和玲玲没有结婚登记是瞎胡闹,还暗讽玲玲是烂桃花惹玲玲烦心,又在黄大妮面前说玲玲在娘家不受待见的事给建邦添堵。建邦为了避免误会再一次告诉母亲,玲玲在广东对他的悉心照顾,玲玲也诚恳的表示愿意当建邦一辈子的跟班。江铁兰因为建邦和玲玲没有结婚证,肆意嘲讽着他俩的不正当关系,引起了建邦的不满和抗议。于是叔嫂关系进一步恶化。江铁兰走后,黄大妮把自家的户口本拿出来让他们去登记,玲玲因为不愿意回家无法取户口本,建邦也因为和玲玲的哥哥打过架也不方便回去取,一心想让他们两人结婚登记的黄大妮决定自己去取玲玲的户口本。

  • 高考成绩明天就揭晓了,牛建民觉得自己今年考得还不如去年。他特别担心再次落榜。黄大妮和孙家父女都过来关心老四牛建民。木林耐心地劝导建民说,高考只是他人生的一部分,他以后的路还很长。这时调皮的二凤在一旁扮鬼脸逗建民开心。建民感受着一屋子浓浓的关怀之情,他不禁流下了感动的泪水。小勤家的蔬菜大棚盖得有声有色,牛建国不同意小勤再到城里卖粮食。可是却被小勤一口回绝了,她知道建国是不想让她去见黄大妮,所以她表示很想见到婆婆。建国架不住小勤的再三请求,他答应以后再带小勤去看他妈。

  • 黄大妮向韩冰讲述着近十年来木林和二凤对她的辛苦付出。韩冰表示她很感恩木林,但是他们之间就像政治婚姻,没有爱情是不可能一辈子的。大妮告诉韩冰,如果她现在和木林离婚,那些邻居就会骂她忘恩负义,就连二凤也会因此受到伤害。希望她能多替木林和二凤考虑。韩冰想到女儿后有些犹豫,黄大妮趁机把离婚协议书撕毁了。二凤骑着自行车载着牛建民去厂里上班,单纯的她觉得这样和建民在一起很幸福。建民却是想让二凤低调一点,怕这样对他第一天上班影响不好。

  • 木林在确定二凤没有问题之后,提醒黄大妮关于建民和局长千金丁美丽走得近的事。大妮决定找建民谈谈。建民向母亲承认自己和丁美丽一起上过夜校,但是他知道两家差距过大,自己只是痴心妄想。大妮劝建民要讲良心,不能辜负二凤。建民误会是二凤找黄大妮告得状,根本就听不下去母亲的劝说。建民和丁美丽一起上夜校的事,在车间被传的沸沸扬扬。大家都取笑建民想高攀丁美丽。内心矛盾的建民一直躲着丁美丽。找了一上午的丁美丽后来终于在车间角落里找到建民。美丽说她的父亲想见他。原来丁局长发现建民身为车间学徒还想着去上夜校,认为他很有上进心。心理素质差的建民一时惊慌失措并以自己发烧为由回绝了。黄大妮得知建民生病了,心急的去医院看他。

  • 黄大妮来到孙家为二凤道歉。二凤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去见她。大妮诚恳地把建民变心的一切责任都揽在了自己身上。她也劝二凤也能多为建民考虑,毕竟建民因为复课耽误了一年而且老牛家又没有什么根基,所以建民跟着美丽肯定会有更好的发展。大妮希望二凤能够放下这段感情,她一直是真心喜欢二凤。大妮表示如果二凤不打开门,她以后就没脸见二凤了。二凤回忆起以前和大妮在一起快乐的点点滴滴,最后她打开了门,深情地喊了大妮一声妈。大妮心疼自责地抱着二凤,两人相拥而泣。后来二凤一手抱着大妮一手挽着父亲,大哭着去发泄自己的委屈。韩冰悄悄的离开了,她又开始给哥哥写信述说着自己的孤独和难过。

  • 萧瑟的寒风中,衣衫单薄的玲玲瑟瑟发抖。她孤苦伶仃地游荡在大街上。寒冷的天气里,无处可去的玲玲看着家家户户的团圆,此时此刻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委屈,忍不住大哭起来。漫天的飞雪引发了建宁内心的浪漫主义情怀,沉浸在美丽雪景中的他独自在雪地里惬意的吟诗。赏雪回来的建宁看到三哥建邦新换的怀孕三嫂陈香时,他为三哥建邦的恋爱行为感到惊悚。

  • 江铁兰想凭借与局长千金丁美丽的妯娌关系拉拢同事,进而大吹特吹。路过的丁美丽得知后表示不愿意跟江铁兰有任何关系,也不同意她管自己和建民之间的事。碰了钉子的江铁英因此负气。木林为了二凤的将来和韩冰的幸福同意签署了离婚协议。受气的江铁英故意劝二凤留下来。她还谎称大妮对丁美丽不满意。单纯的二凤信以为真。蝴蝶迷又开始闲不住的到处宣扬厂团委书记丁美丽要来认大妮为婆婆的事。街坊们对黄大妮收留玲玲的仗义行为一致称赞。江铁英听了之后,又开始说起了大妮的坏话。

  • 孙木林和黄大妮看完了韩冰劝他俩在一起的那封信。大妮心疼韩冰自己都还没安顿好就来为他俩将来考虑。木林向大妮表明了心意并建议以后两家合一家过。可是大妮心里放不下那个一直暗中为她汇钱的“老家人”,她误认为这个“老家人”就是她难忘的同乡旧时李奋斗。大妮想把他们俩的事先缓一缓先解决报恩的问题。木林尊重大妮的想法还主动表示会帮她寻找李奋斗。

  • 建宁把他和吕致的消息以寄信的方式告诉了大妮。大妮看着信中两个人搂在一起的甜蜜合照,她也是真心为建宁高兴。玲玲凭借着自己的善良和能干,生意越做越大。大妮家的生活也跟着越来越好。铁英心里嫉恨交加,她让建业去找大妮要钱。建业没脸去要钱,于是他又躲到庙里念佛去了。玲玲想把新赚的一千元钱孝顺给大妮。大妮没要还让玲玲拿那钱去进货。玲玲推辞说管进货的人是老客户,可以不用提前给钱。大妮仍旧婉拒着。玲玲于是就想着把这些钱寄给建宁。正当两个人在屋里推来让去的时候,铁英过来了。她表示想拿那一千元钱去让儿子春雷上托儿所。可是大妮以分家为由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 大妮向木林抱怨着建业怕媳妇,建民心里只有美丽和事业,建邦风流花心,建宁心里也只有吕致。大妮难过的说儿子们都不贴心。木林安慰她儿孙自有儿孙福,别操太多心。他还承诺大妮会帮助她劝说建国。建国和小勤的蔬菜生意也越来越好,他们还有了自己的女儿辛追。在小勤的支持下,建国还打算承包土地盖特色农庄种植水果并吸引城里人来采摘。小勤还在默默地关注着牛家,还把牛家的情况告诉建国。

  • 武装部的工作人员告诉孙木林,原来几年前铁道兵李奋斗在修铁轨的时候就已经意外牺牲了。那时候因为他的家乡在闹灾荒,所以他的部队就没有联系到他的家人以传递消息。孙木林以李奋斗亲戚的身份接过了他的牺牲通知单。他暗叹没想到找了这么久,最后居然会是这种结局。建民和美丽去登记结婚领证了。建民想办一个热闹传统的婚礼。美丽却主张办一个现代化的婚礼,建民听从了美丽的想法。

  • 家宴上,江铁英端起大嫂的身份,她以人没到齐的理由故意提到玲玲并讽刺起建邦花心风流的事来。建邦气愤的想教训铁英,建业连忙拦住建邦。看着摆满大鱼大肉的家宴,铁英继续不依不饶地抱怨大妮偏心着亲生的建邦、建民和建宁而她和建业当年结婚时只是吃面条。原本就不算融洽的家庭氛围被铁英如此挑拨,整个家宴就变得更加尴尬了。大妮忍不住大声制止铁英的行为并让建业把铁英带走了。美丽嘲笑铁英因为一顿面条而记仇这么长时间。气不过的铁英转身回来对美丽说,牛家的规矩是过了门的儿媳妇都会送两床红缎被子。大妮却把那两床红缎被子早给了二凤却没给美丽,说明她只认二凤为儿媳妇。美丽生气的询问大妮事实,大妮承认了把被子给过二凤的事。美丽愤怒地离开了,建民跟着走了。吕致也起身告别,建宁也跟着走了。建宁送吕致的路上,吕致以两人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不一样为由提出了分手并祝福他。送走了吕致,失魂落魄的建宁一下子坐到了地上。

  • 就在建邦和黄鹂闹脾气的时候,大妮来了。大妮表示她打算和玲玲一起照顾牛顿。可是大妮表示黄鹂以后一定要对牛顿好。建邦感激大妮和玲玲的行为并表示以后会挣钱报答她们。玲玲照顾牛顿的大方行为引来了邻居们的交口称赞,大家不禁把宽容大气的玲玲和一直放不下建民的二凤作比较。路过的二凤听到了这些闲言碎语为自己的小气感到羞愧,她决定开始重新生活了。韩冰又来信了,她在担心二凤的婚事也在关心木林和大妮的婚事。建邦在市场发现地方已经饱和了,没有空余的位置了。他遇到了老朋友六子正经营着一家牛仔裤店面。建邦提出租半个店铺,被六子拒绝了。六子让建邦去找对面玲玲的服装店去租。

  • 黄鹂不想要牛顿,她想把剩下的毛衣留下抵摊位钱和建邦回广州。大妮同意他们走,不过他们必须带牛顿。大妮因为孩子的事和黄鹂再次大吵起来。无奈的建邦抱着牛顿拉着黄鹂坐火车走了。玲玲和大妮跑去追他们,可是那时火车已经开了。蝴蝶迷又开始向孙木林嘲笑起黄大妮家的那些事来。可是孙木林仍旧对蝴蝶迷很冷淡还是在关心着大妮。蝴蝶迷一时更怨恨起黄大妮,她决定去找表哥林彪去让黄大妮不好过。

  • 大妮来到工厂去找建民为二凤的事帮忙。建民表示二凤年纪大还没学历,所以他不愿意以权谋私。这时美丽过来了,她对大妮说二凤不符合工厂的招工要求。大妮对建民很失望,于是她转身离开了。大妮回到店里。这时玲玲正在考虑要不要接下服装市场张姐低价转让的摊位。大妮得知后劝玲玲接下摊位,这样二凤就能过来帮忙卖衣服了,玲玲同意了。二凤为表感谢,她特地和父亲在家为玲玲包起了饺子。玲玲和大妮也过来帮他们包。玲玲表示二凤是自己人,所以她很放心。大妮又开始为远在广州的建宁放心不下。这时铁英带来了建邦的广州加急电报,建宁在广州又出事了。原来建宁在广州和建邦逛街的时候,他发现商场里电视上的播音员正是吕致。建宁因此受刺激得去海南电视台闹了好几次也没见到吕致。建宁由于过度思念吕致,他整天守着电视。他有一次还想从高房子上跳下去找吕致。建邦自知管不了建宁,所以发来了电报求救。

  • 木林为了让大妮去他家住,于是他就说出了关于李奋斗牺牲的消息。毫不相信的大妮拿出了那些年的汇款单据,她表示除非找到李奋斗的坟才相信木林的话。木林碍于情面不愿意承认那些年的钱是他汇款的,他只好去找李奋斗的坟以劝服大妮。玲玲知道大妮要搬出来住,她贴心的为大妮租了一套三居的房子给大妮和建宁住。铁英趁着大妮还没搬走,她就开始忙着把自己的东西搬来了。大妮感叹世事无常,以前是她收留玲玲,而现在是玲玲收留她。

  • 建宁清醒了之后他还是一心求死。大妮告诉建宁关于木林病危的消息。建宁知道自己对不起木林。可是他的右胳膊废了,他以后再也不能完成他心爱的底稿了。醒来后的他早已因此万念俱灰,生无可恋。建业过来喂建宁喝粥,可是建宁一看到旁边的铁英,他的情绪又变得激动起来。建宁表示不吃泼妇的东西还让铁英滚。铁英仍在喋喋不休地抱怨建宁不懂事,让一家人一整天都围着他转。建业急忙把铁英拉走。韩冰在电话里答复大妮,为了偿还木林这些年的恩情,她决定用手术报答他。

  • 玲玲问大妮为什么要煮那么多鸡蛋。大妮悲痛的说,建宁的鸡蛋一直不是为了吃,他只是享受着这份来自鸡蛋的宠爱。大妮很自责,她一直都只是为了忙着填饱孩子们的肚子而没有去弄清楚建宁到底是怎么想的。她痛哭地想为建宁煮最后一次鸡蛋,最后一次再让他感受一下这份唯一的宠爱。在医院里,建宁的生命已经走向尽头。医生通知牛家人去见他最后一面。建业痛苦地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大妮端着一大碗鸡蛋摆到了建宁的床边。这时吕致竟然来了,大妮感激的给她鞠躬并说建宁悬着的那颗心就是在等你。建宁看到吕致了后他满足的笑了。

  • 美丽不愿意与那些小商人打交道,她想做大事业所以不想去参加开业。这时建民订的花来了,他带花执意要去给女王时装店捧场。美丽碍着建民的面子只好也跟着去了。建国和小勤的大棚蔬菜生意也越来越好。小勤提醒建国女王服装店开业的消息,可是他们因为工作忙没有时间过去。于是小勤就和建国商量好了等有空的时候再去。建国因为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找到建业,他还没有脸去见大妮。

  • 大妮向木林抱怨着一家人为了钱而互相算计,她想留下来继续守护这个家。木林表示理解大妮。美丽想和建邦谈投资房地产的生意,于是她借机请牛家人去吃饭。铁英还在和蝴蝶迷幻想着通过建邦让子女过上好日子。牛顿给陈香打电话并向她汇报这里的情况。原来建邦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这些豪车和保镖也都是牛顿租来的。陈香和牛顿一直在联系,陈香还让牛顿多盯着建邦。二凤又喝醉了,这么多年她一直未嫁。她还是放不下建民。大妮看着二凤,她心里也为此自责难过。

  • 建邦表示自己这次回来就是打算留下来做生意了。美丽立即表示今天的家宴就是打算和建邦谈生意。大妮因此起身不顾建民的阻拦就和玲玲离开了。大妮走后,美丽和建邦又开始谈起了生意。家宴结束后,建邦为自己冒充大款欺骗建民和美丽而愧疚也担心他们会发现。牛顿安慰建邦放心并表示他们一定要和建民谈好生意挣大钱。玲玲把牛顿和别人打电话设局的事告诉大妮。大妮很了解建邦的性格,她认为建邦的钱应该都留给了黄鹂。大妮担心建邦这次是回来空手套白狼的,于是她让玲玲去打听一下。可是玲玲不想和建民再有瓜葛了。

  • 建邦打算回家后告诉大妮关于拆除商业街的事。大妮却告诉建邦打算把自己的房子让给春雷当婚房而她到几个儿子家轮流去住。建邦一听却有点无所适从,其实他住的别墅是陈香留给牛顿的。建邦建议大妮把这件事先跟大家商量一下再做决定。建国在寻找建业的过程中,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刻着牛字的木鱼。建国经过打听后得知这个木鱼是一个姓牛的人做的,而这个人现在就在附近的寺庙里。建国猜测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建业。他打听到了那个寺庙的位置并计划去那里把建业找回来。

  • 正当建邦和铁英吵架的时候,已经交完钱把春雷领出来的玲玲打来电话,这才终止了他们的争执。大妮很感谢玲玲的行为,她还让建邦把那一万元钱还给玲玲。建邦走了之后,大妮又开始劝美丽不能拆除商业街。可是美丽态度坚决,她执意要拆除商业街。为此大妮和美丽又争吵了起来,建民赶紧将美丽带走。玲玲劝春雷以后要好好做人,别去买彩票。可是春雷根本就对这些话不理会。建邦借酒消愁喝了好多酒,他醉醺醺的来到派出所去找玲玲还吵着要把钱还给她。由于建邦喝了太多酒,他的步伐还有点不稳。玲玲担心的扶住了站不稳的建邦还劝他早点回去。可是喝醉的建邦仍不肯走,他还说自己根本就没钱。玲玲给建邦拿来了水并告诉他别乱说话。

  • 正当建邦和美丽因为资金的事情僵持不下的时候,牛顿打电话给陈香并告诉她这里的情况。陈香愿意出一千万给建邦,她想让建邦一直都欠着自己。这时美丽追问建邦欠款到帐的情况时,建邦假装淡定的推脱说再等一等。美丽因此更加怀疑建邦。牛顿刚巧回来拿出了陈香赞助的一千万支票并说余款随后就到。美丽不再怀疑建邦并提议去做两千万的公司,另一千万由她和建民想办法。商业街的商户们为了不让建邦拆除商业街以影响他们生意,他们联合去找玲玲请求帮忙。玲玲也无能为力,她没有办法制止建邦。大妮赶来并表示她不会让建邦胡来的。

  • 牛顿担心春雷和他的哥们们会泄露公司机密,她为此在春雷一行人离开公司的时候又一次和他们争执了起来。保安二凤把无力招架的牛顿及时救了下来并把春雷他们赶出了公司。大妮正在和木林拍结婚照的时候,春雷打来电话告诉她关于建邦打算拆除商业街改造美食城的事。大妮一时心急就打算去找建邦。木林却把大妮拦住,他想和大妮先把结婚证领了。可是大妮此时一心想的都是商业街的事,她着急的跑了。春雷还把那份美食城方案拿给玲玲看还说建邦已经决定去做餐饮。春雷又把这件事告诉了建民。建民为此去问美丽,可是美丽对此也毫不知情,她还劝建民支持她们的房地产生意。

  • 大妮失魂落魄的离开孙家,二凤赶来安慰她,她希望大妮能和父亲成一家。大妮也想和木林在一起,但事到如今,两人越来越远。二凤劝大妮别再管儿子们的事情,而她也会劝木林放下此事。建邦想着玲玲白天跟自己说的话,心中也越发的对她有些愧疚。可牛顿却责怪玲玲串通大妮,来给建邦找麻烦。

  • 大妮劝建邦别再整玲玲,也劝玲玲别告建邦。在大妮的劝说下,玲玲放弃了打官司,而建邦也同意暂时不动商业街。这时美丽来了,她阻止大妮插手此事,声称这个商业计划是自己和建民建邦的心血。可大妮根本不顾,建民已经成了美丽的奴才,她不想建邦也毁在美丽的手上。

  • 商业街不能开发,美丽又想到去开发商品房,还鼓动建民和自己一起合作。牛顿和建邦出来吃饭时,她一直在建邦耳边说尽陈香的好话,并劝建邦给陈香打去电话致谢。陈香确实帮了自己很多,于是建邦打去电话,向陈香表达谢意。陈香听了十分开心,于是提出要回来和建邦一起打理生意。

  • 木林装作快递员来到别墅,见到大妮便将她拉走。可别墅的小保姆赶紧追了过来,还惊动了小区里的保安。他们一起追着两人,而木林和保安们争执的时候,大妮一激动,忽然病发晕倒。之后木林被保安们赶了出去,而大妮则被保姆带了回来。

  • 大妮脑梗中风住院了,而木林则一直在旁边照顾着她。建民和美丽赶来医院查看,却碰见了二凤。二凤将情况都告诉了他们,建民听铁英要卖房子,于是想让大妮住进自己家。可美丽直言反对,还指责大妮行为不检点,落的这个下场。美丽和二凤的争吵声,惊动了屋内的大妮和木林,于是木林出来阻止了几人的吵闹。

  • 建邦很感谢陈香帮他,但自己对她并无感情。正巧回来的陈香听见了,于是和建邦争论起来。自己为建邦做了那么多,可建邦心里居然毫无感动。 大妮质问那两个菲佣关于陈香的事情,她们不愿意告诉大妮,于是大妮威胁说要辞退她们。在大妮的威逼利诱下,菲佣便告诉了大妮实情。

  • 大妮总觉得愧对于木林,她想向木林道歉,于是玲玲替她去孙家找木林。而木林因为对大妮失望透顶,所以打算去五台山出家。二凤为了阻止他,竟将他锁在家中。建民和美丽的矛盾越积越深,建民甚至为了躲开美丽,还睡在了办公室。气愤的美丽来到办公室找他,并和他谈论开发旧厂的事情。建民拒绝了她。

  • 美丽趁着丁父七十大寿,将建民公司的八位董事请来吃饭,并悄悄劝他们签下开发旧厂的项目。美丽她坚持要开发房地产,也逼着建民不跟自己离婚,否则就要将建民拉下台。酒吧里的陌生女子将晕倒的建邦送去宾馆,并将他身上值钱的东西和衣物全部拿走,还拍下建邦和自己的亲密照片。

  • 大妮将自己要和木林结婚的事情公之于众,并打算和木林离开这里,而老屋就留给春雷。可铁英怕再有什么意外,于是坚持让大妮先立下字据,否则就不让大妮进去拿户口本。这时木林来了,他不介意跟大妮不办证,只要大妮跟他在一起就行了。

  • 地皮拿到了,建邦便去银行办下了贷款,并将钱作为回扣拿给了美丽。春雷得知蝴蝶迷让蓉蓉去跟别人约会,一气之下便要杀了蝴蝶迷,铁英赶紧过来阻拦,劝春雷别冲动,可春雷却告诉他们,蓉蓉已经怀了春雷的孩子。蝴蝶迷不相信,而蓉蓉则害羞的跑开了。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