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继承人 立即播放

14亿播放
电视剧 45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阎建钢

类型:言情剧/都市

语言:国语 年份:2017

简介: 喜欢整天叫嚣跳槽赚大钱的继承法精英律师郑昊,某天突然“被应聘”了一位助理汤宁。汤宁在从美国留学归来后,却被姑妈以一张巨额存折要她放弃汤家的所有股权,而郑昊身上似乎有着整个事件的线索。随着案件调查的深入...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汤宁是哈佛法学院毕业的学生,也是汤业集团的创始人汤继业的女儿。汤继业去世后,他手中的汤业集团的股份被他的妹妹,也就是汤宁的姑妈汤立群继承。然而,汤宁在美国收到了一封来自上海的匿名信,信中直指汤宁的姑妈和姑父钟克明用阴谋手段,夺取了本该属于她的遗产。汤宁为了寻求真相,偷偷回到上海。知道她回来的,只有她的男闺蜜周童。汤宁将匿名信的事情告诉周童,周童答应帮汤宁暗中调查。汤业集团最近正迎来一件大事,那就是汤业股份即将上市,现在正是重要关头。可是,汤立群却意外收到了汤宁失踪的消息。汤立群预感,汤宁的失踪即将召来股权风险。钟克明表面不以为意,但暗中派人调查此事。另一方面,天合所的小律师郑昊,正在替原告当事人方丽打官司。方丽和方燕是姐妹,都是方桐宇老先生的女儿,方丽是养女,方燕是亲生女儿。方桐宇去世后,先后留下两份遗嘱,一份是早先做好的公证遗嘱,一份是后做好的代书遗嘱。妹妹方燕主张,按照公证遗嘱继承父亲遗产,姐姐方丽无权继承。可是,代书遗嘱上却显示要剥夺方燕的继承权,两个女儿僵持不下,调解无果。

  • 见过方丽后,郑昊准备第二次出庭。汤宁随郑昊到法院出庭,可在法院门口,撞见了暗恋汤宁多年的戴波。汤宁让戴波在郑昊面前帮自己隐瞒身份,戴波一头雾水。法庭上,郑昊故意打草惊蛇,质问方燕是否有第三份遗嘱。方燕惊慌失措,郑昊一方获得重要启示。然而,向法院申请调查令具有一定难度,一番思虑之下,郑昊决定,让汤宁对方桐宇的亲戚、朋友、邻居等进行调查,搜集证据,打“方燕遗弃方桐宇”。汤立群和钟克明追查到了汤宁的下落,汤立群决定和汤宁打亲情牌。另一方面,汤宁经过一番调查,决定和郑昊开诚布公的询问匿名信一事。没想到,郑昊却毫不知情,汤宁再一次陷入迷思。汤立群找到了汤宁,邀请汤宁回家吃饭。汤宁回到多年未回的姑妈家,触景生情。钟克明、汤立群、戴波对她热烈欢迎,但是,汤宁的表妹,也就是汤立群的女儿汤静却对汤宁很不友好,甚至直言汤宁是回来抢股份的,场面一度非常尴尬。争吵过后,汤立群和钟克明带汤宁吃饭。饭桌上,汤立群花言巧语,想让汤宁签一份确认函,并告诉汤宁,她的父亲汤继业没有遗嘱。

  • 轮到戴波回合,戴波轻而易举的让法官对证人证词的可信度产生怀疑,并且,他再次强调,公证遗嘱要“大于”代书遗嘱。眼看又要进入弱势,郑昊急中生智,利用美人计,派汤宁喊“申请休庭”,以此守住局势。这天,是汤宁的生日。这对汤立群来说,是一个大事。她派戴波做好了一份确认函,却不让戴波看其他的相关资料。汤立群和钟克明为汤宁办了一个声势浩大的生日派对,来宾无数,汤宁作为生日派对的主角,光彩夺目。可是,当生日派对结束,汤立群将汤宁带进无人的书房,送给她一份昂贵的“生日礼物”。但是,其实汤立群是希望利用这个礼物让汤宁签署确认函。可是,这个计谋未能得逞,因为汤静听闻此事,冲进书房,撕掉了确认函。事后,钟克明责怪汤立群鲁莽。但是,通过这件事,汤宁心中确认,自己的父亲一定有遗嘱。另一方面,郑昊母亲何雅音多年来一直做着一个“胎记婴儿”的梦,这次,这个孩子又出现在了何雅音的梦中,她的妹妹何玉琴矢口否认这个孩子的存在,但是何雅音却总觉得自己记得什么。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汤宁是哈佛法学院毕业的学生,也是汤业集团的创始人汤继业的女儿。汤继业去世后,他手中的汤业集团的股份被他的妹妹,也就是汤宁的姑妈汤立群继承。然而,汤宁在美国收到了一封来自上海的匿名信,信中直指汤宁的姑妈和姑父钟克明用阴谋手段,夺取了本该属于她的遗产。汤宁为了寻求真相,偷偷回到上海。知道她回来的,只有她的男闺蜜周童。汤宁将匿名信的事情告诉周童,周童答应帮汤宁暗中调查。汤业集团最近正迎来一件大事,那就是汤业股份即将上市,现在正是重要关头。可是,汤立群却意外收到了汤宁失踪的消息。汤立群预感,汤宁的失踪即将召来股权风险。钟克明表面不以为意,但暗中派人调查此事。另一方面,天合所的小律师郑昊,正在替原告当事人方丽打官司。方丽和方燕是姐妹,都是方桐宇老先生的女儿,方丽是养女,方燕是亲生女儿。方桐宇去世后,先后留下两份遗嘱,一份是早先做好的公证遗嘱,一份是后做好的代书遗嘱。妹妹方燕主张,按照公证遗嘱继承父亲遗产,姐姐方丽无权继承。可是,代书遗嘱上却显示要剥夺方燕的继承权,两个女儿僵持不下,调解无果。

  • 见过方丽后,郑昊准备第二次出庭。汤宁随郑昊到法院出庭,可在法院门口,撞见了暗恋汤宁多年的戴波。汤宁让戴波在郑昊面前帮自己隐瞒身份,戴波一头雾水。法庭上,郑昊故意打草惊蛇,质问方燕是否有第三份遗嘱。方燕惊慌失措,郑昊一方获得重要启示。然而,向法院申请调查令具有一定难度,一番思虑之下,郑昊决定,让汤宁对方桐宇的亲戚、朋友、邻居等进行调查,搜集证据,打“方燕遗弃方桐宇”。汤立群和钟克明追查到了汤宁的下落,汤立群决定和汤宁打亲情牌。另一方面,汤宁经过一番调查,决定和郑昊开诚布公的询问匿名信一事。没想到,郑昊却毫不知情,汤宁再一次陷入迷思。汤立群找到了汤宁,邀请汤宁回家吃饭。汤宁回到多年未回的姑妈家,触景生情。钟克明、汤立群、戴波对她热烈欢迎,但是,汤宁的表妹,也就是汤立群的女儿汤静却对汤宁很不友好,甚至直言汤宁是回来抢股份的,场面一度非常尴尬。争吵过后,汤立群和钟克明带汤宁吃饭。饭桌上,汤立群花言巧语,想让汤宁签一份确认函,并告诉汤宁,她的父亲汤继业没有遗嘱。

  • 轮到戴波回合,戴波轻而易举的让法官对证人证词的可信度产生怀疑,并且,他再次强调,公证遗嘱要“大于”代书遗嘱。眼看又要进入弱势,郑昊急中生智,利用美人计,派汤宁喊“申请休庭”,以此守住局势。这天,是汤宁的生日。这对汤立群来说,是一个大事。她派戴波做好了一份确认函,却不让戴波看其他的相关资料。汤立群和钟克明为汤宁办了一个声势浩大的生日派对,来宾无数,汤宁作为生日派对的主角,光彩夺目。可是,当生日派对结束,汤立群将汤宁带进无人的书房,送给她一份昂贵的“生日礼物”。但是,其实汤立群是希望利用这个礼物让汤宁签署确认函。可是,这个计谋未能得逞,因为汤静听闻此事,冲进书房,撕掉了确认函。事后,钟克明责怪汤立群鲁莽。但是,通过这件事,汤宁心中确认,自己的父亲一定有遗嘱。另一方面,郑昊母亲何雅音多年来一直做着一个“胎记婴儿”的梦,这次,这个孩子又出现在了何雅音的梦中,她的妹妹何玉琴矢口否认这个孩子的存在,但是何雅音却总觉得自己记得什么。

  • 郑昊的母亲何雅音住进了疗养院,郑昊赶去疗养院想询问母亲自己身世的真相。但是,被郑昊的阿姨何玉琴挡了回去。心情郁闷的郑昊来到酒吧喝闷酒宣泄情绪,却刚好碰到了同样心情郁闷的汤静。汤静见到英俊帅气的郑昊,花心大发,主动追求。然而,郑昊却不屑一顾,将她独自扔在酒吧。戴波来找汤宁,紧追不舍的询问之下,汤宁终于把自己此次回来的真实目的告诉了戴波。并且,向戴波展示了,她姑妈作假造出的转股协议。面对毋庸置疑的事实,戴波向汤宁保证,自己会去替汤宁追寻真相。郑昊终于见到了母亲何雅音,他迫不及待的询问自己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可是,何雅音却明确表示,郑昊的父亲就是郑毅坚。郑昊依然心有存疑。郑昊和汤宁来到公证处寻找方家姐妹一案的证据,终于找到了方桐宇当时的公证遗嘱。细心的汤宁从这份遗嘱的复印件上,发现了一些线索,从而,郑昊确定,一定存在着第三份遗嘱。在汤宁的调查下,郑昊终于得到了关于第三份遗嘱的线索。

  • 郑昊终于将方燕遗弃父亲的详尽情况调查清楚,并且在庭上阐述出来。方燕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将父亲赶出了家门。方燕一方露出破绽,眼看郑昊顺理成章的打起了“方燕遗弃方桐宇”这一点,戴波起身发言。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郑昊在关键时刻,请来了一位重要证人——公证员文正气。在证人文正气出庭的情况下,他终于迫使方燕承认了第三份遗嘱的存在。方燕隐藏不利证据的行为,打乱了戴波的节奏。为了让官司能赢,戴波又使出一招。可是,郑昊却巧妙的在现场破解了戴波的手段。最终,郑昊和汤宁打赢了这场官司。这场庭审的旁听席上,坐着一个人,他被郑昊吸引了注意力。这个人就是钟克明。

  • 汤宁到公证处寻找自己父亲汤继业生前留下的遗嘱,却被告知,父亲的遗嘱由于年份已久,因此已经送到了档案馆。汤宁来找钟克明,钟克明向汤宁摊牌,告诉她,她的父亲有遗嘱。可是,汤宁却直言,自己已经看透汤立群和夏云都在欺骗自己。汤静多次去之前遇见郑昊的酒吧寻找跟自己有一面之缘的帅哥郑昊,可是,却总是没有结果。郑昊和郑明的案子就要开庭了,何雅音按照之前和戴波的约定,来到法院,等待出庭。然而,当她听说钟克明也来到了这个法庭,她急急忙忙的逃走了。法庭之上,证人突然失踪,郑昊等人非常慌张。在何雅音回到疗养院后,郑昊等人彻底放弃寻找何雅音,继续上庭。在庭上,郑明借此直指郑昊不是郑毅坚的亲生儿子,甚至恶言相向。郑明的律师请来了郑毅坚的同事张梦,她的证词对郑昊非常不利,但是却被戴波和汤宁巧妙的守住了阵势。

  • 知道真相的汤宁,害怕直接将这个结果告诉郑昊会让郑昊无法承受。同时,她和周童都发现,钟克明似乎非常在意这个案子,他们对这件事心有存疑。为了调查事情真相,汤宁决定在郑昊家堵截郑昊的阿姨何玉琴。可是,等了几天都没等到何玉琴和何雅音。终于,她等到了何玉琴,可是何玉琴拒绝向汤宁透露何雅音的所在地。并且,何玉琴告诉汤宁,郑昊的身世之谜不能说,汤宁答应保密。

  • 郑昊在庭上发出肺腑之言,说自己不要房子,要亲情。郑明感慨万千,但木已成舟,法院将房子判给郑明。如今,郑昊无家可归,戴波主动提出,要郑昊去自己的房子住。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郑昊这边的风波刚刚结束,另一边又传出黎小弟去世的消息。非但如此,黎小弟的情人小三更是一纸诉状将黎丹告上法庭,因为她要告黎小弟后来立下的遗嘱没有法律效力。黎丹来到天合所,不依不饶的指责汤宁。郑昊此时却不知去处。为了见到郑昊,黎丹扬言要在家中纵火,烧掉父亲的遗产。郑昊终于出现,危机关头救了汤宁。

  • 汤宁想要汤继业的遗嘱公证档案,可是却无法调过来,于是,周童帮汤宁请来了一位调查员——花爷,花爷叫来了公证处的老黄向汤宁解释原因。解释过后,汤宁明白了,自己的父亲一定有遗嘱。只是,如今这份遗嘱被人控制着,自己无法看到这份遗嘱。周童猜测,一定是钟克明所为。郑昊为了感谢汤静,答应汤静做一件事。汤静要他当自己男朋友,郑昊不肯。周童帮汤宁查到了汤继业的遗嘱,果然,这份遗嘱是说要把遗产都留给汤宁,而且钟克明是遗嘱执行人。

  • 钟克明来天合所,找自己曾经的师弟薛寒志。他让薛寒志代理李芸的官司,并且点名要郑昊也参与其中。郑昊喜出望外,汤宁对于钟克明对郑昊的特别关心,不禁也产生了疑问。汤宁和郑昊分析案情时,汤宁告诉郑昊,她从刑侦队得到消息,其实谢飞是有遗嘱的。于是,郑昊要汤宁去请钟克明和汤立群作证人。汤宁为了避嫌拒绝了,但是她还是偷偷去了,并且询问钟克明为什么对郑昊那么有兴趣,钟克明隐瞒了真相。

  • 汤宁再次向夏云询问过去的事实真相,夏云闪烁其词,最后恼羞成怒的离开了。汤宁心中疑窦丛生,夏云也思绪万千。李芸告诉郑昊和汤宁,她的婆婆又和她谈判了。并且,谢峰一方的律师李栋天威胁李芸,如果现在不卖掉股权,开庭后,李芸将一分钱都拿不到。汤宁听后思绪万千。李芸则坚持自己的立场,不肯轻易放弃本属于儿子的股权。

  • 汤宁再次逼问夏云,为什么夏云要低价卖掉股份。可是夏云还是不肯说。就这样,夏云向汤宁讲述了自己和高怀义的故事。汤宁这才知道,自己的父亲原来是个那么霸道的人。汤立群也约见了汤宁,并向汤宁正式道歉。但其实,汤宁心里还是有很多疑问。

  • 郑昊主动出马,亲自找钟克明协商出庭作证一事,而钟克明怎能不帮助儿子呢,他终于答应了郑昊的请求,同时,钟克明也告诉他,自己就是希望他能通过这个案子,一举成名。郑昊和汤宁、戴波一起吃饭,他宣布,钟克明之所以这么帮助自己,是因为汤静是自己的女朋友。汤宁在一旁听着,闷闷不乐,很是失落。

  • 谢峰和杨淑珍一起去找李芸,提出了新的和解方案,可以给李芸加钱作为补偿,但拒绝她索要股份。庭审再次开始,李栋天指出,如果一定要谢一和谢二继承股权,那么需要天成集团的股东一致同意才可以。郑昊见无力反驳,只好先使用了缓兵之计。李栋天老奸巨猾,他竟然弄了一个假的股东会议,以此对付郑昊。

  • 汤宁答应汤立群自己会去签确认函,可是,还没到公司,汤宁就出车祸了。这条消息让郑昊和戴波慌慌张张的跑到了医院。在医院,他们才知道,原来出车祸的人是别人,照顾这位伤者的人竟然是黎丹。而且,黎丹告诉他们,真正出车祸的人竟然是自杀。汤立群和钟克明就此事探讨的时候,不小心被佣人王妈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汤立群恼羞成怒,将王妈赶了出去。王妈哭诉自己没有地方去,但是汤立群还是赶走了她。出车祸的人叫赵晓静,她自杀的理由是,她和她的老公没有领结婚证,是非法同居。她的小叔子在她的老公死后,不肯分遗产给赵晓静,还害死了赵晓静的孩子。于是,赵晓静想寻死,但现在她委托郑昊给自己打官司。汤宁在花爷的帮助下找到了何雅音,她想帮忙找郑昊的爸爸,可是何雅音不愿说出往事。有了赵晓静的案子,于是,郑昊邀请汤宁一起去海明所,可是被汤宁拒绝了。然而,当郑昊进入到海明所后,竟发现自己被安排在最大的合伙人办公室。他和戴波猜测是因为汤静的原因。但被戴波否认了。

  • 郑昊在海明所的地位受人非议,这天,他找汤宁探讨遗腹子案,离开办公室几个小时,这件事被戴波知道了,戴波对他大发雷霆,并且向他宣战,自己不会把汤宁让给他。郑昊表示莫名其妙。 王妈告诉汤宁的事情,在汤宁心里激起波澜。她找周童商量,打算调查此事。汤立群得了肺癌,钟克明拿到了检查报告,但是他没有立刻告诉汤立群。汤立群最近噩梦频发,总是梦见汤继业。于是,她告诉钟克明,自己要立下遗嘱。为了让王妈有地可去,汤宁决定带王妈回到王妈儿子的房子。王妈的儿子死了,房子被王妈的媳妇张丽和女儿霸占着。张丽打算把这个房子卖掉,但是王妈不同意。二人就王妈儿子死后留下的这套房产产生了争执。第二天,张丽更是换掉了门锁,不让王妈进门。汤宁找来了居委会的工作人员,请她们替王妈作见证。随后,汤宁特意跑去拜托戴波,希望戴波帮忙王妈打官司,戴波一口答应。郑昊调查遗腹子案,但是律所里没有人帮助他。他只能继续拜托汤宁帮忙,他们找到了护士黎丹,黎丹手上有证据,但是她不愿出庭,他们只能另想办法。

  • 郑昊的证人就是汤宁,汤宁利用朋友圈,将黎丹提供的证据在庭上讲了出来。最终,在郑昊等人的努力下,郑昊替赵晓静赢了这场官司。汤静带郑昊去见汤立群和钟克明,汤立群见了郑昊非常满意,但是钟克明却意外的大发雷霆。汤立群对此起了疑心。可是,钟克明此时担心的,是自己的儿子女儿在一起。所以,他决心要阻止这两个人在一起。虽然父亲反对自己和郑昊在一起,但是汤静还是对郑昊死缠烂打。郑昊则采取“人间蒸发”策略,对汤静避而不见。汤静非常难过,所以她又在家痛哭抓狂。汤静向汤立群哭诉,汤立群从汤静的说法里,发现原来钟克明其实是喜欢郑昊的。这让汤立群更觉得奇怪。夏云回来了,汤宁去机场接她。在路上,汤宁告诉夏云,王妈住在家里,因为汤立群将王妈赶了出来。晚上,汤宁还是不愿放弃追寻真相,于是询问夏云当年实情。可是,夏云还是什么都不肯说。汤立群立了遗嘱,戴波告诉钟克明,汤立群的遗嘱中明确规定,钟克明不可以有别的女人和私生子。钟克明知道后,若有所思。他也告诉了戴波,汤立群的病情。

  • 汤静带郑昊去见汤立群和钟克明,汤立群见了郑昊非常满意,但是钟克明却意外的大发雷霆。汤立群对此起了疑心。可是,钟克明此时担心的,是自己的儿子女儿在一起。所以,他决心要阻止这两个人在一起。虽然父亲反对自己和郑昊在一起,但是汤静还是对郑昊死缠烂打。郑昊则采取“人间蒸发”策略,对汤静避而不见。汤静非常难过,所以她又在家痛哭抓狂。汤静向汤立群哭诉,汤立群从汤静的说法里,发现原来钟克明其实是喜欢郑昊的。这让汤立群更觉得奇怪。夏云回来了,汤宁去机场接她。在路上,汤宁告诉夏云,王妈住在家里,因为汤立群将王妈赶了出来。晚上,汤宁还是不愿放弃追寻真相,于是询问夏云当年实情。可是,夏云还是什么都不肯说。

  • 汤宁为了搞清楚事件的真相,她约了一家人去父亲汤继业的墓前进行祭拜。献花后,汤宁质问钟克明和汤立群,他们是否耍过某些手段。这让汤立群的心中非常不舒服,汤立群多年以来的心结重新被提起,负罪感和愧疚感重新涌上汤立群心头。汤宁向郑昊坦白自己的身份,她告诉郑昊,自己其实是汤业集团的大小姐,并向郑昊道歉,自己瞒了他那么久。夏云将过去的往事告诉给了汤宁,母女二人温情相拥。钟克明叫来夏云,质问夏云是否出卖了他。夏云说,告诉汤宁那个秘密的人是王妈,不是自己。钟克明警告夏云,在汤业股份上市的节骨眼上,不准再出别的岔子。王妈的案子开庭了,戴波和汤宁为王妈进行辩护。在这场庭审中,张丽的律师以王小军的遗嘱没有经过公证所以就不能处分房产为由,主张王妈没有继承权。可是,戴波精彩的进行了驳斥,让律师哑口无言。然而,张丽还是不肯进行调解。最终,汤宁愿意出五十万,帮王妈解围。王妈非常感动,不经意期间,说出了那个秘密,在一旁的戴波听到了。最终,汤宁决定对戴波坦白,戴波大吃一惊。

  • 为了替汤宁调查出事件真相,戴波来找汤立群,请求汤立群告诉汤宁事实的真相,来让家庭现在的风波消下去。可是,汤立群却一下子怒不可遏。汤静由于郑昊喜欢汤宁,非常难过。她向周童请求,希望周童帮忙。周童哑口无言,不知所以。戴波为了汤宁,做好了要离开海明所的准备。可是没有一个人告诉郑昊,到底发生了什么。汤静来找汤宁,告诉汤宁自己要追求郑昊,不准汤宁插手。汤宁从汤静口中得知,郑昊说他喜欢自己。还没等汤静说完,周童就跑过来,把汤静拉走了。与此同时,周童查出何雅音和钟克明有过恋情,汤宁和周童推想出,钟克明对郑昊之所以那么好,可能是因为“某个原因”。郑昊终于对汤宁表白了,郑昊带着汤宁去见李天然老先生的儿子李胜利。夏云和钟克明告诉汤宁,下打胎药的正是夏云自己。汤宁不愿相信,于是汤宁想要上法庭解决。可是,钟克明又单独见了汤宁,劝说汤宁,哪怕为了郑昊,也不要打这个官司。

  • 钟克明单独约见汤宁,劝说汤宁,哪怕为了郑昊,也不要打这个官司。钟克明为了阻止汤宁与郑昊在一起,甚至告诉汤宁一个真相!汤宁听到这个信息,非常的惊讶。看着姑父如此恳求自己,汤宁的内心涌现无数心绪。第二天,汤宁约见了汤静,告诉汤静,自己要离开一段时间了。并且,她善意的警告汤静,千万不要和郑昊在一起。汤宁在离开的时候,给周童、戴波、郑昊发了信息。她没告诉任何人自己要去哪里,就这样,离开了。郑昊收到这个信息非常惊讶,赶紧满世界的找汤宁。但是,没有一个人知道汤宁的行踪。郑昊向钟克明请假,誓言如果不找到汤宁,就不要回来上班。郑昊明确的向钟克明表示,汤宁对自己有多重要。在周童的点拨下,汤静在酒吧找到了郑昊,并且,告诉了郑昊,关于汤宁行踪的线索。她让郑昊去找周童,用周童的手机搜索汤宁的所在地。

  • 汤宁为了亲情而放弃打官司,她借机向郑昊倾诉心声。周童将郑昊和汤宁在一起的消息告知汤静,气愤的汤静在家中闹起自杀,钟克明见状只好请郑昊帮忙并坦白了二人的父子关系,事后郑昊从汤宁与何雅音处证实了此事。汤宁与戴波赶到医院探望汤立群,次日汤宁决定签下转股协议,怎料此时王妈却因躲避老柯而发生车祸。王妈在临终前提醒汤宁小心老柯,随后汤宁向钟克明宣布要夺回自己的一切。

  • 郑昊想要帮汤宁与钟克明打官司却遭拒,与此同时,戴波为帮汤宁追查真相而提出辞职。汤宁不愿为了官司的事而牵连郑昊与戴波,但她又不想让王妈死的不明不白。薛寒志收留了戴波并支持其与钟克明打官司,他想借此探究钟克明的秘密。郑昊辞职后前去寻找汤宁,二人的谈话被戴波听到。钟克明认定夏云不会出庭作证而在法庭上反攻戴波,汤宁欲寻找汤业集团的财务陈金宝指证钟克明却无果。

  • 在庭上,钟克明以陈金宝不能出庭为由,主张法庭不应采纳其证词。这时,汤宁在一旁提醒戴波,陈金宝证词的附件,可以独立成为证据。然而,钟克明并不慌张,反而,他提出要请新的证人上庭。虽然戴波反对被告用新的证人,可钟克明却说,他说的新证人其实就是戴波的证人陈金宝。陈金宝上庭后,局势大改。先是完全颠覆了自己的证言,又从衣兜里拿出一叠钱,暗示法庭戴波收买证人。戴波来看汤立群,汤立群此时已经非常虚荣,癌细胞和化疗的折磨,让汤立群失去了曾经的光彩。然而,戴波还是用下跪的方式,恳请汤立群说出当年的真相,给汤宁一个答案,汤立群怒不可遏的将他赶了出去。

  • 在医院里,钟克明告诉郑昊,自己一定会保护他。可是,汤立群来了,汤立群哭诉指责钟克明的背叛。曾经的恩爱夫妻,如今却走到了即将恩断义绝的边缘。汤立群决绝的说,自己不会让郑昊拿汤业的一分钱。郑昊表明,自己不看重钱,于是,离开了医院的病房。郑昊去找汤宁,想劝说汤宁不要继续和家人互相伤害。但是,汤宁却违心的说了一些话,想赶走郑昊。郑昊依然坚信着汤宁心里的善良。第二天,汤宁在戴波制定计划的时候,支开了所有人,指责戴波不应该将这个秘密公然说出来。可是,戴波却认为自己的战术没有问题。这一切都是钟克明的真传。戴波说,自己一定要趁钟克明不在的时候拿下这个案子。另一边,钟克明不能出庭了,郑昊考虑再三,决定替钟克明出庭,因为他知道,只有自己真的身处其中,才能切实的帮助汤宁寻找到汤宁执着寻找着的真相。郑昊找到了夏云,要夏云出庭。夏云在钟克明的指导下,明确了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戴波执着于问出,夏云卖掉股份所得的两千万用在何处,郑昊无法敌对,终究败了一场。

  • 汤宁独自约见了郑昊,她告诉郑昊,钟克明用了不干净的手段收买证人。汤宁希望郑昊回去提醒钟克明,不要再用非法手段取胜。她还向郑昊解释了,他的身世秘密,不是自己告诉戴波的。郑昊在回汤业集团的时候,看到了证人陈金宝,由此,郑昊的心中产生了怀疑。然而,钟克明却拒绝解释陈金宝在这里的原因,他告诉郑昊,做律师就是要赢官司,胜者为王。郑昊来找薛寒志,想了解过去的真相。但是,薛寒志却也不知情。郑昊无奈,没有从薛寒志处得到任何信息。只是知道,多年前,有一个拆迁案,郑毅坚那时被吊销了律照。再一次庭审开始了,郑昊辩驳汤立群是善意第三人。但是,戴波紧追不舍,目的就是让法庭出调查令,供自己调查。再一次开庭,汤宁直接质问自己的母亲,当初转股所得的两千万用在了哪里。由于夏云的代理律师江杨一直干扰发言,汤宁向法庭申请,让夏云坐上证人席。

  • 汤宁问汤立群,是姑姑还是姑父在夏云的饭里下了打胎药?目的究竟是什么?难道怀疑汤宁是高怀义的孩子吗?还是为了除掉汤宁得到股权呢?汤立群情绪失控,大喊大叫。钟克明告诉汤立群,如果汤宁在法庭上说出高怀义的事情,这个案子就会败诉,自己和妻子现在在同一条船上,最大的敌人就是汤宁。

  • 戴波指出,那些从汤业集团拿出来的钱不是借的,而是挪用,都是因为一个叫高怀义的男人。此话一出,夏云和汤立群顿时惊慌失措。汤宁出庭,作证戴波说的都是实情。汤静火急火燎地来找汤宁和郑昊,她认为自己和哥哥的财产都被汤宁抢走了,汤静在冲出门的时候出了车祸,被送到医院,需要输血。

  • 一大早郑昊和李胜利一起吃早饭,这才知道李胜利竟然没有和余密打官司,争回父亲留下的财产。另一边汤宁也和母亲夏云告别,她向夏云许诺,自己会帮夏云找到她遗失的孩子。汤宁来到父亲汤继业的墓前泪流满面。如今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她跟随周童来到一个住所,自己在这个住所里三天三夜没有吃饭。周童看到汤宁于心不忍,所以他找来郑昊安慰汤宁。当郑昊再次找到汤宁,汤宁终于释放出自己积压已久的情绪。她向郑昊坦白了自己前几次和郑昊分手的真正理由。另一方面钟克明在官司过后,决定加快速度巩固自己的地位。于是他要召开董事会,当众撤下了汤静代理董事长的位置。戴波要离开天合所了,因为他的同学免费转让给他一个律所。汤宁要求一起加入。但是汤宁不知道,其实这个律所是戴波为自己拿下的。因为汤宁曾经的梦想就是拥有这样一个属于自己的律所。戴波给这个律所起名叫“宁宁律师事务所”,一个弄堂里的律师事务所。郑昊知道汤宁开了律师事务所于是也来帮忙。在众人帮助下,汤宁终于重新出发,在宁宁律师事务所,开始了自己的梦想之路。

  • 汤静看到钟克明已经在汤业集团独大,又担心汤立群的健康状况,不敢告诉汤立群股东会的事情,所以无奈之下汤静只能来找汤宁。汤宁让汤静设法让汤立群在自己开出的委托书上签字,以能让自己和汤静去股东会上维护汤立群的利益。可是当汤宁汤静在股东会当天赶到会议室的时候,竟然发现所有的人都已经走了,只剩钟克明在会议室等待着汤宁和汤静。汤宁知道一定是钟克明设计,让自己和汤静错过股东会。钟克明扬言没有人可以夺走汤业集团。汤宁和汤静这才看清钟克明自私真面目。郑昊把李胜利带到了宁宁律师事务所,李胜利委托汤宁让她帮助自己打官司。知道了这件事之后,钟克明让手下去找法学研究所要和汤宁打对台。在知道对手是钟克明后,郑昊担心汤宁的情绪会有影响,因此提出还是自己和戴波出庭。但是,汤宁坚持自己出庭。庭审之上,钟克明拿着余密提供的证据,直指李胜利的继承权已经被剥夺。第二次庭审钟克明找来的证人庄超林,也刻意说了对李胜利不利的证词。为了扭转局势,汤宁申请让李胜利坐上证人席,并让李胜利表达出自己的忏悔之情,汤宁也慷慨激昂的为其辩护。

  • 庭审之上,钟克明拿着余密提供的证据,直指李胜利的继承权已经被剥夺。第二次庭审,钟克明找来的证人庄超林,也刻意说了很多对李胜利非常不利的证词。为了扭转局势,改变媒体和舆论的导向,汤宁申请让李胜利坐上证人席,并让李胜利表达出自己的忏悔之情。李胜利真情流露,汤宁也慷慨激昂的为其辩护,直指余密才是阻碍这对父子和好的罪魁祸首。终于,她争取来了让余密和李胜利当面对质的机会。第三次庭审,钟克明极力否定李胜利和李天然的父子关系,但是汤宁也尽力守住立场。二人不相上下,局势非常紧张。

  • 汤立群因病日渐虚弱,她听说汤宁在李天然一案中打赢了钟克明。于是,住在病房里的她找来了汤宁,她请求汤宁帮她和钟克明打一场官司,她要和钟克明离婚。为了调查汤宁的身世,花爷带郑昊找到了管理川河县中心医院档案的管理员陆志强,可是,这个陆志强个性耿直、一根筋,非要郑昊拿来法院的调查令,他才愿意让郑昊调查汤宁出生当天所有婴儿的出生记录。郑昊和花爷的调查陷入困境。在宁宁律师事务所附近,有一间“飘香奶茶铺”。那里的经营者王可甜美可人,被汤宁称作“奶茶妹”。这天,当汤宁和戴波打算光顾奶茶铺的时候,竟然发现,花爷正在此鬼鬼祟祟的办案。他们没想到,一场官司,即将落在这个年轻漂亮的“奶茶妹”身上。

  • 郑昊、戴波、老柯等人都在尽力调查寻找那个孩子,弄清汤宁的身世。可是,由于年份已久,所以,太多的线索无法找到。他们只能依靠支离破碎的信息,拼凑事实的真相。一个“死婴”的线索出现,又将调查引向一个匪夷所思的方向。钟克明找到了何雅音,多年不见的旧情人相见,二人的心情却完全不一样。钟克明苦诉衷肠,何雅音却不愿原谅。“奶茶妹”王可的案子还在继续,汤宁和戴波对梁羽提出的“王可与王大俊没有血缘关系”的观点无从推翻。王可泣不成声,她深爱了二十多年的父亲难道是假的?梁羽在这时提出了和解的建议,戴波希望和解,但是汤宁却想继续调查出真相。汤宁自己一个人继续收集证据,终于发现了一个突破口。她发现,姚庆平和王大俊夫妻二人之间,可能有一个秘密。她赶紧拉着戴波,拿着法院调查令去医院进行调查。终于掌握了最关键的证据。庭审之上,梁羽紧握手中的证据,强硬的主张王可不该继承王大俊的遗产。眼看着己方的局势变得紧张,崔玲玲竟然突然在庭上爆发,直接对汤宁进行人身攻击,并对王可出言不逊。法官叫来法警,制止了这一混乱场面。

  • 当汤宁和戴波帮王可打赢了那场官司,王可重新出发,将奶茶铺改名为“王可奶茶铺”。她和戴波之间,情愫暗生。从这个案子里,汤宁也受到启发,于是和郑昊一起向夏云询问过去的情况。但是,夏云给出的答案,却让汤宁再一次丧失了希望。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钟克明暗中谋划,打算坐实“死婴”的事实。但是,郑昊等人却不愿被这个信息影响判断,他们继续向积极的方向调查。这时候,戴波发现二十多年前,曾经有一场拆迁官司,同时他发现,这场官司中,所有的当事人都是身边的有关人。戴波心中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但是事实究竟如何,似乎还是不够清晰。于是戴波来找钟克明,他竟然希望回到钟克明的海明所,为钟克明卖命!这一幕被郑昊看到。随后,兄弟二人坦诚相谈,戴波暗示,自己即将做一个重大的决定,希望郑昊支持,郑昊若有所思。钟克明和汤立群之间战火依然,汤立群认定,钟克明多年来一直居心叵测。曾经的恩爱夫妻,如今已经没有了丝毫的信任。汤立群找来戴波,戴波给汤立群出了主意,他建议汤立群起诉夏云。

  • 钟克明过生日了,独自一人坐在高级餐厅的他,显得非常落寞。可是这个时候,戴波出现了,钟克明终于同意戴波的回归。戴波在夜里写了一封长信,向汤宁告别。他正式离开了宁宁所,汤宁感慨万千。戴波的回归,让钟克明深受感触。与此同时,他接到电话被告知,汤立群竟然要起诉夏云。钟克明非常愤怒。汤立群担心汤宁打不过钟克明,现在又多了一个戴波,因此,汤立群派汤静去找钟克明的师弟薛寒志,打算让薛寒志出山帮助汤宁。戴波回到海明所,受到昔日同事的热烈欢迎。就在这时,他发现路镜明竟然出现在了海明所里,他终于明白了一切。汤宁找到了薛寒志,薛寒志建议让郑昊出庭,扰乱钟克明的心绪。钟克明则去找到了夏云,他要求夏云按照自己的要求行动,别有太多想法。可是随后,汤宁来见夏云,将具体的利害关系告知了夏云,夏云若有所思。由于这场官司,法庭终于出具了调查令。郑昊马不停蹄的找到陆志强,向他出示了这份调查令。新的证据即将浮出水面。除此之外,郑昊还去找自己的阿姨何玉琴,希望她能出庭作证。

  • 钟克明得知这件事,反而非常开心。他告诉戴波,他打算让郑昊的阿姨何玉琴出庭作证。戴波非常惊讶,钟克明因此对他产生了怀疑。但是,戴波冷静的说服钟克明相信自己。可是,戴波独处的时候,还是偷偷将这个信息透露给了汤宁。汤宁心中有了警惕。戴波去找何玉琴,一方面从何玉琴口中了解当年的事件真相,另一方面,他也告诉何玉琴在庭上该如何说话。为了保全自己,何玉琴只能点头答应。开庭前一天,汤宁想说服郑昊陪自己出庭。但是,郑昊拒绝了。于是,汤宁就在庭审当天刻意“迟到”,让郑昊帮自己出庭。虽然无奈,但是郑昊只能照做。后来赶到的汤宁在证人休息室发现了何玉琴,她心中知道大事不妙。于是,汤宁赶紧将这个信息透露给郑昊。然而,戴波实在技艺过人,顺利的在庭上更胜郑昊和汤宁一筹。郑昊和汤宁事后分析,终于明白了,钟克明和戴波正在力图把“死婴”这个“事实”做实。

  • 汤立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发现自己的办公室已经面目全非。沈秘书告诉汤立群,这是钟克明的命令。此时,钟克明出现了,汤立群和钟克明当面对质,汤立群质问钟克明当年的婴儿疑云是不是钟克明搞的鬼?钟克明矢口否认。二人不欢而散。终于,医院内部检查完了曾经的档案。钟克明和汤宁两派人马立刻出动调查,翻阅档案,但是,当年的档案实在太过繁杂,郑昊和汤宁查了很久都没有结果。陆志强在这时提出一个要求:如果郑昊日后能在自己有需要的时候帮助自己,那么他就愿意帮郑昊和汤宁查出资料。郑昊一口答应。虽然,钟克明在背后千方百计的阻碍郑昊和汤宁调查真相,但是,在陆志强的帮助下,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丝头绪,而郑昊还发现了一个更为奇怪的线索。与此同时,陆志强还告诉了郑昊,当年导致他父亲郑毅坚被吊销律照的拆迁案真相。

  • 郑昊在开庭前去汤业集团的办公室找钟克明,劝钟克明不要打下去。但是,钟克明却毫不退让,执意出战。钟克明担心官司出岔子,于是让老柯把夏云送去香港,并让她换掉手机号码,不准和任何人联系。庭审的日子终于到了,郑昊独自一人出庭,因为汤宁已经被周童引开。周童骗汤宁要去杭州的乡下找一位重要的证人,并告诉她庭审延期了。汤宁虽然心有存疑,但是为了调查清楚事件真相,汤宁还是跟着周童去了。庭审之上,郑昊竟然让自己的母亲何雅音出庭作证。在庭上,何雅音讲述出一个令所有的人震惊的信息。钟克明都未曾想象过,他甚至在庭上失态,公然对何雅音歇斯底里。郑昊出面阻止,并让何雅音继续讲出更多实情。

  • 同在医院的汤立群赶到钟克明的病房,歇斯底里的质问还在昏迷中的钟克明,到底“那个”孩子在哪里!其实,真相已经呼之欲出,每个人都心知肚明。曾经的一切都被打乱,所有人必须重新审视自己的命运。汤宁询问郑昊接下来的打算,郑昊陷入犹豫。但是,何雅音多年以来的心结终于得以解开,汤宁也终于弄清了自己的身世,也许这是这时候唯一值得欣慰的事情。钟克明醒来了,他向汤宁提议要和解。汤宁去和汤立群协商,可是,汤立群此时已经谁都不肯信任,她只想让汤家的产业留在汤家真正的继承人手里。汤宁劝郑昊出面,解决眼前的矛盾。但是,郑昊并不情愿。然而,汤立群已经偷偷的委托了薛寒志,让薛寒志帮忙代理接下来的案子。与此同时,钟克明出了一份保证函,让汤宁给郑昊,只要郑昊签了这个保证函,他就同意和解。可是,钟克明的这个要求被汤宁拒绝了,她认为这个保证函对郑昊是不公平的,并且当场撕掉了这份保证函。就这样,原被告双方的和解计划彻底告吹,官司还要继续。

  • 另一边,汤宁坐在周童的车上,越想越不对劲。周童也越来越紧张,渐渐露出破绽。当汤宁意识到,这是周童和郑昊串通好的,对自己使下的一招“调虎离山”后,她当机立断,决定回法庭。然而,令她没想到的是,当她进入法庭的一瞬间,她听到了那个使她震撼的秘密。之后,郑昊更是用物证证明了何雅音证词的可信性。钟克明当场晕倒,被送入医院。

  • 在医院的汤立群赶到钟克明的病房,歇斯底里的质问还在昏迷中的钟克明,到底“那个”孩子在哪里!其实,真相已经呼之欲出,每个人都心知肚明。曾经的一切都被打乱,所有人必须重新审视自己的命运。汤宁询问郑昊接下来的打算,郑昊陷入犹豫。但是,何雅音多年以来的心结终于得以解开,汤宁也终于弄清了自己的身世,也许这是这时候唯一值得欣慰的事情。钟克明醒来了,他向汤宁提议要和解。汤宁去和汤立群协商,可是,汤立群此时已经谁都不肯信任,她只想让汤家的产业留在汤家真正的继承人手里。

  • 夏云回到上海的消息传到了钟克明的耳朵里,钟克明的心中产生了疑虑。夏云找来郑昊,和郑昊彻底谈开。但是,郑昊更好奇的是,到底是谁让夏云回到上海的。现在,眼前这场官司的关键就在于郑昊的真实身份。汤立群病情突然加重,她让汤静找来汤宁和郑昊。此时,戴波也来到医院。汤立群让所有人都离开,只留下郑昊,并告诉了郑昊一个重大的秘密。汤立群病危的消息被钟克明知道了,钟克明赶紧冲到医院。可是,他还是没能来得及见到汤立群最后一面。汤立群去世后,汤宁陷入了巨大的悲痛和自责之中。她认为,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从美国回来追查真相,事情不会发展到眼前这番地步。

  • 薛寒志告诉郑昊,想完整的弄明白过去那件事,必须要拿到钟克明的日记。钟克明早已意识到自己的日记将成为重要的证据,于是,他独自在家将日记焚烧掉了。汤宁回到何雅音家中,询问何雅音拆迁案的详细情况。何雅音告诉汤宁,自己找到了一些郑毅坚的日记。但是,当他们拿到这些日记的时候,却发现,其中刚好缺少了两个年份的日记。汤宁知道,这两本日记一定是破案的关键。庭审正式开始了。戴波和钟克明一方直接质疑原告汤静没有资格进行起诉,正当薛寒志和汤宁被攻击的哑口无言之时,他们劝说郑昊让郑昊出庭。郑昊思虑再三,终于还是在庭上明确表示了自己的身份。

  • 法庭上,钟克明信心满满地询问夏云,你可以确定郑昊是你的儿子,但你无法确定,他是不是汤继业的儿子,对不对?夏云眼中含泪,很是委屈,她只能坚称,孩子是自己结婚之前就怀上的。钟克明表示,结婚之前就怀了孩子,就是未婚先孕,他又问道,夏云在结婚前有没有男朋友?夏云只好默认,高怀义就是自己的男朋友。

  • 钟克明告诉夏云,夏云再也无法见到高怀义,而郑昊也无法与高怀义做亲子鉴定,因为高怀义在香港去世了。薛寒志向审判长申请提交郑毅坚在87年和88年的日记的影印件。看着郑昊走向法庭,钟克明情绪十分激动,他不允许郑昊拿出那些日记本的影印件。郑昊只是冷冷地看着钟克明。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