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鸡毛飞上天 立即播放

15.5亿播放
电视剧 55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余丁

类型:都市

语言:国语 年份:2017

简介: 陈江河跟着大伯陈金水四处闯荡,以“鸡毛换糖”建起鸡毛掸子厂,却被父亲拉回老家端起了“铁饭碗”,但之后因大伯力邀南下掌舵新开的袜厂而辞职,几年之后离开袜厂自立门户,开始了艰难的创业之路,创业期间与被自己...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旧社会时,陈金水是个挑着糖挑子走乡串户换鸡毛的货郎,他们还有一个组织,叫做敲糖帮。一天,他挑着挑子出去换鸡毛的时候,在路边发现了一个裹在襁褓中的婴儿,就把他捡了回来,给他起了个小名叫鸡毛,敲糖帮的伙计们你一口饭我一件衣地将他抚养长大了。后来,到了吃大锅饭的年代,敲糖帮在东阳换鸡毛时被定成了走资派,所有的人都被关了起来。鸡毛就带着小伙伴大光走了一百多里路找到了东阳公社,他事先探好了路。然后自己找到广播室,把一挂鞭炮点着扔了进去,趁着乱让大光去救陈金水他们。结果,鞭炮把广播室里的粮食垛点着了,陈金水他们一见顾不得逃跑,急忙跑去救火,最后,终于将粮食都抢了出来,陈金水他们也因救火有功被放了,回到村里,大伙都高兴万分。

  • 家都安顿好了,陈江河又在院子里栽了几棵树,便趁着夜里玉珠睡着的时候偷偷地溜走了,临走前,他将被自己视作生命的拨浪鼓放在了玉珠的床头。陈金水好不容易才熬到从监狱里面出来,几年的专 政教育,让他彻底变成了一个惟命是从的顺 民。他出来后见大家还是在偷偷地熬糖换鸡毛,未免惹祸,就让各家把换鸡毛的家什都拿出来,一把火都给烧了。陈金水一直挂念陈江河,他让人四处打听,可是始终没有他的消息。这天,他正在和一个老伙计说陈江河的事,听到外面有拨浪鼓的声音,连忙带人去查看。原来,正是玉珠拿着陈江河留给自己的拨浪鼓正在四处打听他。陈金水问玉珠在哪里见过陈江河,玉珠却不肯回答他,巧姑认出那是陈江河的拨浪鼓,一时情急,想要动手去抢,却被玉珠劈手夺了回去。陈金水见状,便使了个眼色,旁边有两个人扑上去将拨浪鼓硬抢了下来。他接过拨浪鼓扔在地上,一脚踩了上去,玉珠急得拿出一把刀抵在了自己的颈上,以命相逼,终于从陈金水脚下将被踩坏的拨浪鼓抢了回来。为了能够等到陈江河,玉珠从此就在陈家村一代住了下来。

  • 陈江河带着电视机回村,引起轰动。他笑称自己来帮乡亲们致富,拉来一帮儿时玩伴帮忙,一行人去棉厂取废弃的棉布头,预定好的货竟被人先行取走!陈江河带人恼怒去追,惊愕发现抢在自己前面的竟是当年的骆玉珠。两人石桥下重新聚首,感伤往事之后发现彼此竟是不谋而合,都想拿棉厂的废料做拖把。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旧社会时,陈金水是个挑着糖挑子走乡串户换鸡毛的货郎,他们还有一个组织,叫做敲糖帮。一天,他挑着挑子出去换鸡毛的时候,在路边发现了一个裹在襁褓中的婴儿,就把他捡了回来,给他起了个小名叫鸡毛,敲糖帮的伙计们你一口饭我一件衣地将他抚养长大了。后来,到了吃大锅饭的年代,敲糖帮在东阳换鸡毛时被定成了走资派,所有的人都被关了起来。鸡毛就带着小伙伴大光走了一百多里路找到了东阳公社,他事先探好了路。然后自己找到广播室,把一挂鞭炮点着扔了进去,趁着乱让大光去救陈金水他们。结果,鞭炮把广播室里的粮食垛点着了,陈金水他们一见顾不得逃跑,急忙跑去救火,最后,终于将粮食都抢了出来,陈金水他们也因救火有功被放了,回到村里,大伙都高兴万分。

  • 家都安顿好了,陈江河又在院子里栽了几棵树,便趁着夜里玉珠睡着的时候偷偷地溜走了,临走前,他将被自己视作生命的拨浪鼓放在了玉珠的床头。陈金水好不容易才熬到从监狱里面出来,几年的专 政教育,让他彻底变成了一个惟命是从的顺 民。他出来后见大家还是在偷偷地熬糖换鸡毛,未免惹祸,就让各家把换鸡毛的家什都拿出来,一把火都给烧了。陈金水一直挂念陈江河,他让人四处打听,可是始终没有他的消息。这天,他正在和一个老伙计说陈江河的事,听到外面有拨浪鼓的声音,连忙带人去查看。原来,正是玉珠拿着陈江河留给自己的拨浪鼓正在四处打听他。陈金水问玉珠在哪里见过陈江河,玉珠却不肯回答他,巧姑认出那是陈江河的拨浪鼓,一时情急,想要动手去抢,却被玉珠劈手夺了回去。陈金水见状,便使了个眼色,旁边有两个人扑上去将拨浪鼓硬抢了下来。他接过拨浪鼓扔在地上,一脚踩了上去,玉珠急得拿出一把刀抵在了自己的颈上,以命相逼,终于从陈金水脚下将被踩坏的拨浪鼓抢了回来。为了能够等到陈江河,玉珠从此就在陈家村一代住了下来。

  • 陈江河带着电视机回村,引起轰动。他笑称自己来帮乡亲们致富,拉来一帮儿时玩伴帮忙,一行人去棉厂取废弃的棉布头,预定好的货竟被人先行取走!陈江河带人恼怒去追,惊愕发现抢在自己前面的竟是当年的骆玉珠。两人石桥下重新聚首,感伤往事之后发现彼此竟是不谋而合,都想拿棉厂的废料做拖把。

  • 骆玉珠的家正是当年陈江河租下的小院。骆玉珠正在家里对着镜子仔仔细细的收拾自己。打开门,果然见陈江河已经等在门外。玉珠做了一桌子菜,两人聊起了生意经,就像打开了话匣子,停不下来。陈家村这边,陈金水在家坚持等陈江河回来吃饭,谁劝也不听。

  • 鸡毛和玉珠在粮站清理纽扣,两人终于又重归旧好。陈家村里一片欢腾,原来大家都准备重抄旧业,重建敲糖帮,大光一心想学陈江河挣大钱,看不上这些小生意,觉得没有摆摊赚钱多,金水教育他,要学跑先学走路做生意不要一味求大,大光无奈。

  • 骆玉珠的袜子在卖得很好,陈大光等人的商品却无人光顾,江河告诉他们发现顾客需求的道理。骆玉珠带着江河去进货,陈金水发现巧姑与陈大光私会很是生气,江河和玉珠两人一早翻墙来到了国营袜厂,装成厂长的亲戚进货,不料碰见真的厂长,两人赶紧逃跑。

  • 骆玉珠把粮票换成钞票后,把钱放进了柜子里,被骆父看见了,心中便打起算盘。夜间,骆父把钱偷出来,悄然离开。第二天,邱英杰和陈江河来到礼堂,众人以为是批斗大会,都为江河捏把汗,邱英杰还上台读了封检讨信,江河看不惯,站起来说事情都是他一个人做的。

  • 骆玉珠心急如焚,四处寻找骆大力的下落。却到处也找不到,骆玉珠欲哭无泪。深觉对不起陈江河。江河被英杰一句话点醒,相信玉珠肯定是有什么来不及解释的苦衷。饭也不吃,到玉珠家门口守着她,结果整整等了一夜都没见她回来。而这时,玉珠一整夜都在外面寻找骆大力。

  • 江河四处打探玉珠的下落,他坐上火车,来到袜厂,希望能找到玉珠,但袜厂的工人们也很久没有见过玉珠了。玉珠又累又饿,终于体力不支,晕倒在铁轨中央。江河将玉珠的照片加印了很多张,给全国各地的曾经的生意伙伴们寄去,请求他们帮助他寻找骆玉珠的下落。

  • 袜厂最近因为款式没有创新一直被上海那边的大客户退货,厂长急得了不得,陈江河便找到厂长毛遂自荐,要帮他把积压的几万双袜子卖出去,厂长一听以为他在开玩笑,也没多想,就承诺说如果他能把这些袜子全卖掉就提拔他为销售科长。陈江河闻言大喜,当时就打电话给邱英杰及自己的几位老熟人,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们,大家听说之后都很高兴,特别是冯姐她们,立刻就做好了准备。邱英杰亲自带着大家到了袜厂,见到了陈江河,他劝陈江河回家乡发展,陈江河却不舍得离开这里,因为这里有玉珠留下的痕迹,每当他高兴或者烦恼的时候,都会去仓库里玉珠留下的墙画前跟她说道说道,这几乎已经成了他唯一的念想。不到半个月,陈江河招来的客户就将袜厂的囤货全都拉走了,厂长大喜,想要兑现诺言,让陈江河出任销售科长,陈江河却提出想要做设计,厂长想了想便答应了,特地给为陈江河成立了设计科。

  • 吃饭的时候,巧姑把自己三个月前在医院见到玉珠的事告诉了陈江河,并说她身边还有一个男人,陈江河闻言表面十分沉静,回去后却急急忙忙地收拾了东西动身去巧姑所说的那家医院打听。不料,那里的护士十分敬业,死活不肯透露病人的资料,陈江河只得垂头丧气地回去了。得知玉珠怀孕后,王大山什么活都不让她做,自己却每晚都替别人加班,只为了多挣几个钱,以便将来能给玉珠和孩子更好的生活。玉珠每天在家里憋闷得慌,就跟王大山说,自己想去车站附近摆个小摊,就当时散心了,王大山想了想便同意了,玉珠便让他陪着自己去当初的袜厂进货。

  • 玉珠当即向那个人提出买下那张照片,可那人说什么也不同意,玉珠便带着小旭一直追到了火车上,最终在小旭的一再哀求下,那人分文不取地将照片送给了玉珠,玉珠再三谢过。回去后,玉珠便将照片翻拍了一百张,在街上以一块钱一张的价格叫卖,很快,照片便被一抢而空。回到家里,玉珠将卖得的钱交给王大山时,王大山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媳妇仅凭着一沓照片就卖了这么多钱,不禁笑逐颜开。第二天,一家三口就到城里买了一台电视机回来,王大山高兴之余,劝玉珠不要再出去抛头露面,玉珠知道一定是有人说了自己的闲话,就追问是谁,王大山不善隐瞒,便告诉她说是赵家庆。

  • 江河迎接工程师山下和杨雪的莅临指导,厂内的机器已经坏了,需要山下来进行修理,在修理过程中,江河让所有人盯着,看机子的构造和修理的方式,山下特别警惕,江河没有得逞,晚上喝酒,江河想用白酒灌醉山下,却被山下弄倒一大片,杨雪质问,江河告知机器的技术咨询费非常高昂,条款霸道,不想被人绑架,需要学会造自己的提花机。第二天,在杨雪的帮助下,江河终于弄清了机器关键的部分,造出了自己的提花机,江河打算把这提花机织出来的袜子,称作玉珠牌。

  • 经柱子叔介绍,江河认识了赣州原料厂厂长,谈妥了生意,便独自寻找玉珠的下落。他来到大山的空屋前,碰见赵家庆,收废品的赵家庆把骆玉珠臭骂了一通。回厂里,山下的翻译杨雪来到厂内,公开身份,她是杨氏集团的千金,这次她来,是要来和玉珠牌谈合作的,江河同意。玉珠和王旭历经千辛万苦,落脚杭州,摆起了小摊生意,混口饭吃。

  • 袜厂重新进行组建,制定新的规章制度,统一管理,杨雪批评销售科把袜子销售给外面的小商贩,并解散了原料车间,听此消息,许多工人打算离开,柱子叔找陈江河理论,陈江河找到杨雪,两人大吵一架,杨雪告诉陈江河,厂里进的原料价格比其他家要贵许多,陈江河震惊。杭州,王旭学习不努力,常被玉珠教训,但是他在此时展现了过人的经商头脑,帮妈妈卖出了不少货物。杨雪来到厂里看到工人不工作,进行批评,柱子叔带着工人顶撞杨雪,并跑到江河面前告状,江河大怒,他亲自跑了趟原料场,知道柱子叔从中吃回扣的情况。不久,悔过的柱子叔带着骆玉珠的消息找到陈江河,陈江河赶往杭州,骆玉珠故意躲着江河。回到袜厂,杨雪把老厂房推掉,江河一头扎进废墟里,寻找那幅玉珠的画。 杨氏集团的老板,杨雪的父亲杨天赐约见陈江河,想将杨雪托付给江河,让他辅佐杨雪,江河没有答应,杨雪真情表白,哭泣,她父亲查出患了癌症,时日无多。江河是时候要作出决定了,他不甘心,疯狂地在杭州寻找玉珠的身影。

  • 婚后,陈江河到陈家村看望陈金水,倔强的陈金水却关着房门不肯见他,陈江河只好隔着门跟他说了一会儿话,落寞地离开了。刚回到家,玉珠慌慌张张地推开门对他说小旭不见了,他爸的东西和遗像都不见了,陈江河安慰她说小孩子出去玩一会就回来了,玉珠把结婚证拿出来给他看,陈江河接过来一看,结婚证上只剩下了玉珠的照片,陈江河也被惊到了,连忙和玉珠一起出门去找,两人把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找遍了,最后找到了玉珠从前在铁路边的房子,小旭抱着王大山的遗像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玉珠在窗外再三劝说,小旭就是不肯出来,玉珠无奈,只得破门而入将他拽出来,带回了义乌。

  • 王旭始终对陈江河心存敌意,常常对他言语不敬,这天,陈江河带着他到了当年和玉珠容身的桥洞下,把两人当年的经历细细地讲给了王旭听,小王旭听得兴致勃勃,不知不觉间和陈江河拉近了距离。大光想和巧姑风风光光地办场婚礼,陈金水死活就是不同意。这天,大光父子和巧姑又到鸡场来求他,恰巧陈江河带着王旭拎着酒也来看陈金水,大光就让陈江河帮着劝劝,谁知还没等陈江河开口,陈金水就不言不语地端了一笸箩鸡粪甩到了大光的高级轿车上,大光满肚子火气,拉着巧姑离开了。他们走了以后,陈江河百般讨好,又借着学做鸡毛毽子让王旭亲近陈金水,陈金水指着毽子对王旭说,鸡毛毽子这东西,没有跟立不住,跟太大又飞不高。陈江河听在耳中深觉受益,陈金水明着是说毽子,其实何尝不是说人呢。陈江河带着王旭回去的时候,一边说笑一边打闹,他无意间问了王旭一句,什么时候才能管自己叫声爸,正玩在兴头上的小王旭一下子沉默了下来。陈江河知道自己这么说太突然,就改口让他叫自己一声叔,王旭嗫嚅了半天才喊出了一声叔,陈江河激动地一把将他抱在了怀里。

  • 陈大光酒喝多了,又拉着陈江河吹嘘起来,说着说着就又开始抱怨起了陈金水。正说着,陈金水挑着一个货挑子,手里拿着个拨浪鼓一脸笑容地走了进来,陈大光和陈江河都看傻了眼。陈金水挑着货担子上了台,把自己熬的糖拿出来送给了在场的小孩子们,又当众教育了大家伙一番,劝大家不要好高骛远,只贪大财,而应该脚踏实一步一个脚印地积少成多,把一分钱的利做遍天下。他的话赢得了在场的人们潮水般的掌声,陈江河更是受益良多。回到家之后,他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决定把自己的积蓄全部取出来,正式开始大干。陈江河找到了在大光婚礼上结识的夏厂长,考察过之后,他跟夏厂长签下合同,将他们厂里的囤货全部都承包了下来。接着,他又在市场里一口气租下了三家门面,分别以“金珠”“银珠”和“玉珠”命名,“金珠”经营首饰,“银珠”经营五金,“玉珠”经营百货。开业第一天,陈江河搞了个大酬宾活动,买一个水龙头赠一根金属软管。

  • 陈金水对陈江河说,玉珠是横在自己和他两人之间的一道坎,有玉珠在身边,他永远都飞不高。这话被来看陈金水的玉珠在门外听了个正着,她气愤地转身回家去了。陈江河回家以后,跟玉珠说了借钱给巧姑的事,玉珠心里有气,没头没脑地冲陈江河发了一顿火。到了市场上,玉珠还是心气不顺,后来又听见隔壁商铺的两口子拿王旭的姓氏开玩笑,讲自己和陈江河的闲话,玉珠再也压不住火气,当时就掀了他家的摊子,还差点点火烧了他家的货物,多亏陈江河及时赶到拦住了她。玉珠余怒未消,将店铺甩给陈江河,起身出去了。她走后,陈江河带着礼物到了那家店给人赔了不是,将这场风波平息了下来。玉珠回到家炖了鸡汤带到了医院给陈金水,当面将自己早上在病房门外听到的话都说了出来,指责陈金水看人不准,并故意气他说,这些都是陈江河告诉自己的。她一边说一边喂陈金水鸡汤喝,陈金水不肯喝,还一把将饭缸扫到了地下。

  • 时光如梭,陈江河的生意日见壮大,因未给站长送礼,被货运站拒发货物。陈江河在购买茶叶送礼的途中偶遇邱英杰,邱英杰特意要求帮陈江河准备更好的礼物,货运站站长打开后发现,是一双打满补丁的旧鞋,原来邱英杰在得知货运站站长刁难商户发货,特意安排了这么一出戏,教育站长,并免除其职务,为商户们讨回公道。小邱岩因小王旭作文《我的爸爸》获奖,特意读给陈江河与骆玉珠听,可写的不是陈江河,是在怀念去世的生父王大山,陈江河与骆玉珠只能无奈的苦笑。陈江河为拉近彼此父子之情,与小王旭彻夜长谈,赢得了小王旭的信任。

  • 城里假冒伪劣愈演愈烈,各种衣服玩具等商品泛滥成灾,而陈江河的商铺门可罗雀,经不起利益诱惑的骆玉珠,背着陈江河用全部的流动资金去进了一批贴牌产品,正在家整理贴牌产品时。邱英杰忽然来访,接小邱岩回家,还带来一则消息,政府决定召开一次会议,将要严厉打击商城内的假冒伪劣产品,还义乌一个干净的市场,这无疑是声晴天霹雳,骆玉珠惊立当场。

  • 邱英杰给陈江河上了一课:商人眼里不能只有钱,要有信用,心里永远要有杆秤,否则鸡毛永远别想飞上天。骆玉珠被医生告知怀孕了,却因吃了街边假诊所开的消炎药劝其放弃这一胎儿,陈江河得知消息后心情沉重,借酒消愁,去邱英杰家,恳求要回货物度过这次难关,却再次被邱英杰严厉拒绝。 货运站站长因被邱英杰罢免职务,一直怀恨在心,煽动被查封的商户去围堵邱英杰要货,邱英杰坚持立场,为商户们分析假冒伪劣的利弊,抗住压力坚决打击假冒伪劣商品。

  • 王旭得知妈妈怀孕,回家后闷闷不乐,陈江河怎么开导都不管用。货运站站长欲联名被查封货物的商户去扳倒邱英杰,在市政府前被陈江河拦截,半途而废。陈江河夫妇放出要下百万订单的消息,在陈金土的穿针引线下,成功引出大狗。陈江河夫妇与大狗周旋,最终配合工商部将大狗等一众造假犯绳之以法,为商城除去了这一大害。

  • 邱英杰得重症的消息,传遍市场,商户们纷纷惋惜天妒英才,好人未得好报。医院中邱英杰把将来义乌商城的规划及方向托付给陈江河,希望他能继续带领大家共同把商城建设好,实现他的未完成梦想。邱英杰走之前,为义乌商城点燃最后一把火焰,烧毁了所有收缴的伪劣产品,烧掉了义乌商城的斑斑劣迹,期望这把大火能为商户们赢得新契机。邱英杰去世后,留下小邱岩,她思念父亲,高烧不退,急坏了陈江河夫妇,经过骆玉珠精心的呵护与开导,终于让小邱岩发泄出悲痛的情绪,病情得以控制。

  • 伪劣产品的后患持续发酵,信用危机席卷整个义乌商城,到处是躲债要债的人,各种三角债务错综复杂。陈江河一家也不例外,被要债的商人到处追债,白天黑夜敲门声不断,以至于骆玉珠挺着大肚子还得翻墙跑路,陈江河再也顾不得面子,也加入要债的行列。期间邱英杰的前妻回国带走小邱岩,纵使万般无奈,毕竟是邱英杰的遗愿,小邱岩的生母,只能忍痛割爱,含泪离去。小王旭看着欠钱的人,反而上大酒店吃香喝辣的,大把花钱气不过,于是就溜进酒店,拿起钱包就跑,被保安当作小偷同伙,挨揍的陈江河抱着小王旭却笑了,小王旭第一次叫他爸爸了。风雪夜,陈江河一家人围坐在路边吃着饺子,小王旭一句祝福的话语,道出了心中认可陈江河这个父亲。

  • 偶然间,小王旭得知母亲怀了个小孩子,认为大人们都是喜新厌旧,于是带上不想出国的小邱岩离家出走,急疯了陈江河夫妇和邱妻,四处寻找,终于在赣州王大山守护的那段铁路上发现他们,小邱岩最终还是跟随母亲出了国。骆玉珠发现新的商机,凭借垄断国内尿不湿市场,积攒了原始资金,并迅速扩大公司规模。其间,陈江河与骆玉珠生下第二个儿子,因为是在进货的路上出生,取名为陈路。

  • 陈江河为抢占先机,毅然进军欧洲市场,和费尔南德洽谈合作,遭遇杨氏集团有预谋的价格战阻击,货物销售受阻被滞留在港口。杨雪约陈江河在其住处会面,一直深爱着陈江河的她对骆玉珠怀恨在心,她威胁陈江河,陈江河愤然离开。为满足欧洲的质量标准,半年来玉珠集团各厂生产速度放慢,狠抓质量引起生产商的不满,组团来质问骆玉珠,骆玉珠顶住压力,强压生产商,引起陈金水的不满,两人起分歧。

  • 骆玉珠因陈江河迟迟未打开市场,决定带上莱昂飞抵马德里,协助陈江河。临行前,她安排邱岩去公司熟悉业务,王旭想跟着邱岩,私下再次恳求母亲把公司交付给他接管,骆玉珠答应了他的要求,王旭终于如愿以偿地坐上了代总经理的位置。王旭接手公司后就发现办公室主任陈大光中饱私囊。

  • 陈大光来到总经理办公室后,对王旭自吹自擂了一番,吹嘘自己为公司所做的贡献,王旭实在听不下去了,就把自己调查到的证据摔在了他面前,陈大光一看立刻便蔫了,老老实实把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如实交代了。王旭打电话将这个事报告给了玉珠,得知父母果然如邱岩所说的那样早就知道陈大光的所作所为,却为了巧姑和陈金水的面子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便指责父亲做得不对,并说自己决定让陈大光把吃进去的货都吐出来,然后撤掉他办公室主任的职务,将他安排一个做贸易提成的机会,让他凭自己的本事去挣钱。玉珠听了以后让他自己做决定,并嘱咐他说,各厂的生产必须调整到欧洲标准,王旭还想再争些什么,却被玉珠挂了电话。

  • 经过一轮问答,陈江河的意图只有邱岩才能领会,王旭却还死抱着一成不变的概念跟随着爷爷陈金水的旧思想,没有远见,只看到眼前的利益,恨铁不成钢的陈江河终于爆发了,他狠狠批评了王旭,并宣布组建集团联络部,让陈大光来负责把原来的那些厂长都请回来继续工作,全力保障欧洲货源,还将王旭指派给陈大光做助理。这个决定惹得众人都不高兴,纷纷离席而去,饭桌上最终只剩下陈江河孤家寡人一个。玉珠对陈江河的决定十分不理解,甚至怀疑陈江河的动机,一个人回到房里默默地流泪,陈江河耐心对她解释说,这样做是为了锻炼王旭的心胸,免得将来他被人当成枪使,来做出令亲者痛仇者快的事,玉珠闻言沉默了一会说道,自己只是心疼王旭。

  • 陈家村的几个乡亲让陈金柱带着来投奔陈江河,想在玉珠集团里谋个差事,玉珠让赵姨偷偷出门等着陈江河,想让他避一避,可是陈江河不但没走,反而让赵姨把后备箱的好酒拿出来给大家喝,好好招待了众人一番,陈金柱顺便替自己捞了点好处,这才高高兴兴地离开了,玉珠对陈江河毫无底线地迁就他们很是不爽,她觉得陈江河以这种还债的心情来做生意会影响企业的发展,便找到陈金水,让他替陈江河拦住那些打秋风的乡亲,陈金水十分理解,一口答应了下来。陈路在网上和赎罪的狼聊得十分投缘,玉珠怕他耽误学习,就劝他少聊天,陈路却根本不听她的劝,玉珠便告诉了陈江河,陈江河当即便决定断了他的网线,陈路很是气愤,可又不敢反对陈江河这个“暴君”。他约了骆大力见面,告诉他不能再经常联系了,骆大力也说自己要离开了,并拿出一个大大的纸包,让他交给玉珠,陈路闻言不禁伤感起来。

  • 王旭送给邱岩一条心形项链,邱岩很高兴地戴在了颈上,巧姑看到后随口说出了这是公司新近研发的样品,邱岩觉得心里很别扭,回到家就把它还给了王旭,并对他说试戴效果很好,王旭知道她是嫌自己的礼物不是买的没有诚意,就谎说这个项链上有自己的一部分设计,邱岩这才又释然地接了过来,可是她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到陈路在门外小声指责王旭撒谎,不禁又满怀失望地将项链扔在了桌上。玉珠正在家里接受记者的采访,陈路带着骆大力给的那一沓钱匆匆跑进来交给了她,玉珠看了里面的那封信,虽然信里充满了愧疚和歉意,可她还是没有一点点被打动,她向陈路大发了一顿脾气,不准他再去见那些乱七八糟的人。陈路觉得妈妈很反常,就在房门外偷听爸妈谈话,结果被他知道了赎罪的狼竟然就是自己的亲外公。

  • 陈江河微笑着听完王旭的讲解,夸奖了他一番,并很快安排了下去,让王旭亲自押送这批物资前往灾区,只不过是捐而不是卖,并让邱岩去协助他。王旭和陈金水闻言立刻反对,邱岩却明白了陈江河的用意,他是想以此让自己家的产品来成为联合国难民署和开发署指定产品,好提升玉珠集团在国际上的知名度。陈金水不同意陈江河的做法,他说这批货是自己私下定制的,而不属于玉珠集团,陈江河想要说服他,便说他也是玉珠集团的股东,言下之意就是说他的货也是属于集团的,谁知陈金水却扬言要脱离集团,并起身离开了,好好一场会议就这样不了了之了,陈江河和玉珠也为此大吵了一架。

  • 陈江河见到费尔南德之后,开门见山地提出终止价格战,想和他达成和解,费尔南德却毫不掩饰地说,自己根本就看不上他和他的产品,并断言中国的产品永远都不会达到欧洲的标准。陈江河明白了费尔南德是死心塌地要和自己作对了,便不再多说,起身离开了。与费尔南德谈崩了之后,邱岩不得不赶去西班牙,动身前,她送别了同样准备启程去灾区的王旭,又劝导了他一番,王旭忍着心中的不舍和她依依惜别。邱岩来到西班牙之后,莱昂给她讲了两个关于水手的故事,告诉她说,她即将面对的是一群团结起来无人能敌,可在实际利益面前又六亲不认的家伙,邱岩不禁也忧心起来。

  • 骆玉珠咽不下这口气,做出了伤害杨雪的举动,被带进派出所看押,陈江河匆匆赶来,告知骆玉珠,王旭在灾区音信全无,骆玉珠担心王旭的安危,只能向杨雪低头认错。王旭在灾区遇到聋哑儿童小玉,从小失去父亲的小玉,让王旭仿佛看到了年少的自己,王旭失去父爱的那种悲伤瞬间加深了。

  • 陈大光因受到王旭的种种刁难,又认为陈金水偏心陈江河,终于失去理智,把商业机密透露给杨雪,想以此来搞垮陈江河。陈金水因陈大光中饱私囊的事,一直耿耿于怀,觉得亏欠陈江河,更怕陈大光将来会给公司带去更大的麻烦,他主动撤出了玉珠集团的股份,并要求陈巧姑和陈大光也离开玉珠集团。

  • 王旭越来越适应灾区的生活,和小玉相处越来越融洽,并发现了村子里几棵老茶树的商机,在鉴定了茶树合格的时候被告知小玉不见了,王旭着急地赶回村里。陈金水想让陈大光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做生意,而陈大光却想卖给杨雪资源被陈金水阻拦,陈大光对陈金水大发雷霆不听劝。莱昂赌博成瘾,邱岩无可奈何。陈江河看出费尔南德的阴谋,并劝说骆玉珠想和杨氏集团连手,而骆玉珠因怀疑陈江河和杨雪的关系不单纯拒绝和杨氏集团合作,并且还和杨雪打价格战,陈江河费力讨好骆玉珠,骆玉珠却不理睬,陈江河背着玉珠见了骆父。

  • 陈江河再三想说服骆玉珠和杨氏集团连手,并且让骆天宝给自己当司机和保镖。王旭在回村的路上碰见小玉并把小玉带回村子,王旭带领村民们一起卖茶。莱昂和费尔南德赌博输光了钱,不听邱岩劝说,被邱岩一巴掌打醒。隔天,歹徒抢走邱岩的项链,被莱昂拼命追回。邱岩发现费尔南德资金链断截,并且在24小时后全线降价,而杨雪、阮文雄和玉珠集团则是24小时后价格战的受害者,陈江河临危不惧,让邱岩去说服阮文雄,自己开扩音说服杨雪和杨氏董事会,不让费尔南德阴谋得逞,而让大家公平竞争达到共赢。

  • 陈江河、杨雪跟阮文雄、史瑞夫进行视频会议,刚开始会议焦灼,顺利结束后,杨雪留陈江河在公司喝酒。几杯红酒下肚,杨雪积攒了多年的心痛道给陈江河听,并亲吻陈江河,试图侵占陈江河,陈江河意志坚定,夺门而出,不料,骆玉珠却大老远从义乌赶来,看见了陈江河嘴上杨雪留的吻痕,大发雷霆,场面尴尬。

  • 陈江河和骆玉珠两人的误会愈演愈烈,在杨氏集团楼下大吵一架,不欢而散,骆玉珠独自来到杨雪卧房,骆玉珠和杨雪展开充满火药味的谈话。费尔南德找人教训了莱昂,莱昂对费尔南德恨之入骨,一心想打倒费尔南德,想让陈江河降价拖垮费尔南德,陈江河则不想置别人于死地,想和阮文雄、杨雪共同竞争。茶推会上,邓涛的欺骗式营销被王旭推翻,王旭讲出了自己卖茶的真实想法,感动了骆玉珠,也得到了大众一致好评。

  • 玉珠狠狠地羞辱了杨雪一番,扬长而去了,她回去后告诉陈江河说,自己要从家里搬出去住,陈江河苦劝无果。第二天,陈江河和玉珠到了王旭的茶推会现场,见到王旭当众向大家承认主持人在台上讲的那个神乎其神的茶树故事是假的,是编出来吸引人眼球的噱头,并深情地讲述了小玉的背景故事,和自己想要帮助当地人摆脱贫困的心愿时,两人不禁带头鼓起了掌,陈江河欣慰地发现,经过此次灾区之行,王旭长大了。茶推会后,王旭带着小玉回了家,对于他想收养小玉这件事,家里人都很支持。王旭经过这一场历练成熟了许多,心中也不再对陈江河有怨言,父子两人在家里的茶室推心置腹地长谈了一番,感情又增进了许多。四方会谈的成功,多亏了邱岩说服阮文雄和史瑞夫,促成了这次合作,可以说此一役邱岩功不可没,莱昂十分欣赏她的聪明和睿智。两人正在地下停车场边走边聊时,被费尔南德给截住了,他让人狠狠地将莱昂揍了一顿,并警告了两人一番,邱岩想要报警,被莱昂拦住了。

  • 巧姑从骆天宝口中得知玉珠和陈江河一直再分居,就告诉了陈金水,陈金水很是着急,就找到了陈江河,劝他赶紧把玉珠从酒店接回来,劝完了他之后又找到酒店苦口婆心地劝玉珠回家,玉珠听话地乖乖和他回了家,陈江河西装笔挺地在门口迎接。玉珠还是不肯轻易放过陈江河,晚上说什么都不到床上去睡,陈江河便也赌气像她一样去睡沙发,结果,两人这一夜都没睡好,早上起来的时候哈欠连天。费尔南德不甘心失败,他抓住国内一家山寨的“王珠”品牌首饰里铅超标的把柄,在媒体上公开向玉珠集团发难,指称玉珠的员工工作环境不符合标准,这件事直接导致了欧盟对中国品牌产生了信任危机,将来自中国的产品标准再一次提高。

  • 阮文雄与杨雪私下签订了合作协议,由阮文雄帮助杨氏在东南亚代销产品,而杨雪则帮助阮文雄打开中国市场,可是当杨雪把这份协议拿到董事会上讨论的时候,却被董事们否决掉了。杨雪没办法,只得打电话告诉了阮文雄,阮文雄此时就在她的公司楼下,他约了杨雪到外面吃饭,把她公司里面的一些元老想要借机吞并杨氏的心思和行事方法分析给她听了,并帮她出主意对付他们,杨雪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莱昂接到陈江河召回欧洲货品的消息后,着急忙慌地乘飞机赶到了义乌,向陈江河认错道歉,想要求他改变主意。陈江河却给了他一个下马威,把他晾在会议室借口去市政府开会躲开了,这回换成莱昂忧心如焚了,可他却又无计可施。邱炎直言告诉他说,玉珠集团不会再和他合作了,因为他失掉了玉珠集团的信任,莱昂却说自己是为了她才回到这里的,请求她给自己一个和王旭公平竞争的机会,邱炎明确地拒绝了他。

  • 骆玉珠用三寸不烂之舌讲出肺腑之言,说服了卢教授启用自己的新材料。骆玉珠立了功,陈江河送茶叶、做俯卧撑讨好骆玉珠,遭骆玉珠冷眼不理,不料被王旭路过看见,气氛尴尬,陈江河哭笑不得。 莱昂虽然打败了费尔南德,但失去了玉珠集团的信任,莱昂为邱岩专程回中国负荆请罪,莱昂屡次对邱岩示好,邱岩视而不见。王旭和小玉用哑语视频聊天时,收到莱昂送给邱岩的鲜花,王旭脸色突变。

  • 骆父去上海抓出卖玉珠集团的人时,不慎发生意外从楼梯摔落下来,流血不止,心脏病突发,导致死亡。陈路痛哭,手机中最后拍到的出卖人照片是卢教授的助手。玉珠集团裁员三分之一,损失惨重。

  • 陈江河和骆玉珠冷战中。王旭组织家人准备给邱岩过生日,而这时邱岩在医院检查出头部长了肿瘤,手术很难做,为不让王旭、骆玉珠和陈江河担心,没有告诉任何人,回家后看见大家为她准备了生日聚会而感动流泪,给家人打声招呼就去找莱昂,王旭偷偷跟去。不料他看见莱昂也准备了生日惊喜给邱岩表白并抱住邱岩,王旭大怒,上前和莱昂打了起来,邱岩生气,训斥王旭,王旭不知所措。隔天邱岩就去国外读书深造,走之前委婉拒绝王旭,独自离开。

  • 陈江河和大狗在海外谈中转仓的事时,阮文雄却出现了。陈江河拒绝和阮文雄合作,突然陈江河、大狗和阮文雄同时被绑架,绑匪知道阮文雄的身份后将其放走。绑匪给骆玉珠打电话要三千万美元赎金,骆玉珠心急如焚,这才发现自家所有的财产全被陈江河抵押出去,抵押也已经到期,两头都需要巨款填补,骆玉珠只能四处找人借钱。骆玉珠终于无计可施,只好自己做人质,换陈江河出来。陈江河嘱咐大狗回国借钱,自己留下来等电话,不料陈江河的电话线路被匪徒控制,陈江河黔驴技穷。国内,抵押到期,法院强制收回房子、公司等等,迫使王旭和陈路无家可归,巨大压力压在王旭身上。

  • 骆玉珠得救了,骆玉珠从头到脚伤痕累累,虚弱地说出几个字:“我这辈子只活三个字:陈江河。”2014年,所有人都蒸蒸日上,王旭抢韩国的生意偶遇邱岩,陈路和蔡晓丹也长大了,巧姑和骆天宝做起了物流,而只有陈江河和骆玉珠在乡下搭起小木屋,每天种地,休闲快活,为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得不亦乐乎。

  • 陈路和蔡晓丹看电影,蔡晓丹给陈路准备了酱牛肉,陈路大跌眼镜,两人关系密切,而王旭因蔡晓丹父亲作风问题,不让陈路和蔡晓丹相处。王旭和陈路一言不合就争吵起来,劝架的人总是赵姐。陈路看准商机,想和蔡晓丹自己创业,虽然规模小,但两人干劲十足,兴致勃勃,不料被蔡父发现,极力反对,蔡父借要回自己的钱为由来到晓丹研究中心大闹,陈路没办法只好把钱都给蔡父,蔡晓丹大哭,两人有点心灰意冷。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公司介绍 新闻动态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爱奇艺实验室 开放平台 爱奇艺号认证 爱奇艺作者中心 帮助中心 侵权投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