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爱来的刚好 立即播放

16.4亿播放
电视剧 60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王连平

类型:言情剧/偶像剧/青春剧/都市

语言:国语 年份:2017

简介: 清岺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善良开朗乐于助人,她拥有“绝对嗅觉”,凭着对气味的敏感开始了香水的研制工作。清岺梦想做好香水创造财富、回报孤儿院和社会。为了达成梦想,清岺在各种逆境中坚持前进。在追求梦想的过程中...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清岺的父亲多年前因为一场意外去世,母亲离家出走,年幼的清岺为了追回母亲不幸走失。长大后的清岺偶然救下了车祸倒地的徐奶奶,却不知徐奶奶就是她的亲奶奶。徐奶奶感谢清岺的付出,她见清岺拥有绝对嗅觉,因此将清岺认作孙女帮助她做香水。清岺四处寻找车祸肇事者,并因此认识了天朗。清岺的男朋友丁海从国外归来,他假意向清岺求婚,实则计划让清岺出钱供他读书。

  • 徐奶奶老年痴呆症发作误将天朗当成长岳,天朗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直到徐奶奶神志清楚。丁海发现了徐奶奶的病情,他决定借机骗取钱财。丁海瞒过清岺偷取了徐奶奶的银行卡,随后欺骗徐奶奶帮他取钱,幸好关键时刻徐奶奶清醒过来,这才阻止了他的计划。丁海从同事处发现了徐奶奶车祸当日的照片,他以此威胁天朗出钱。天朗知道当日开车的人是姗姗,他主动找到姗姗逼她自首。

  • 珊珊拒不承认自己撞人逃逸,她谎称自己遇见了碰瓷的恶人。珊珊在天朗的房中搜寻照片时被苏南撞见,苏南被珊珊蒙蔽答应出面解决车祸一事。苏南用钱收买清岺不成后设计诬陷,清岺毫不畏惧一心要讨个清白。天朗认定清岺是碰瓷讹诈之人,珊珊又利用与清岺的友情坐实了清岺诈骗一事。丁海装阔气吸引晴雪却不知露出马脚,他只好欺骗清岺的钱财给自己追求的女人随礼。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清岺的父亲多年前因为一场意外去世,母亲离家出走,年幼的清岺为了追回母亲不幸走失。长大后的清岺偶然救下了车祸倒地的徐奶奶,却不知徐奶奶就是她的亲奶奶。徐奶奶感谢清岺的付出,她见清岺拥有绝对嗅觉,因此将清岺认作孙女帮助她做香水。清岺四处寻找车祸肇事者,并因此认识了天朗。清岺的男朋友丁海从国外归来,他假意向清岺求婚,实则计划让清岺出钱供他读书。

  • 徐奶奶老年痴呆症发作误将天朗当成长岳,天朗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直到徐奶奶神志清楚。丁海发现了徐奶奶的病情,他决定借机骗取钱财。丁海瞒过清岺偷取了徐奶奶的银行卡,随后欺骗徐奶奶帮他取钱,幸好关键时刻徐奶奶清醒过来,这才阻止了他的计划。丁海从同事处发现了徐奶奶车祸当日的照片,他以此威胁天朗出钱。天朗知道当日开车的人是姗姗,他主动找到姗姗逼她自首。

  • 珊珊拒不承认自己撞人逃逸,她谎称自己遇见了碰瓷的恶人。珊珊在天朗的房中搜寻照片时被苏南撞见,苏南被珊珊蒙蔽答应出面解决车祸一事。苏南用钱收买清岺不成后设计诬陷,清岺毫不畏惧一心要讨个清白。天朗认定清岺是碰瓷讹诈之人,珊珊又利用与清岺的友情坐实了清岺诈骗一事。丁海装阔气吸引晴雪却不知露出马脚,他只好欺骗清岺的钱财给自己追求的女人随礼。

  • 丁海的母亲看不上清岺的身世,她狠毒的逼清岺与儿子分手。丁海利用别墅的样板间充阔气,雪晴因此取消了正泰酒店与丁海所在杂志上的合作,丁海不知是雪晴从中作梗只好向天朗求情。晴雪在与天朗的竞争中胜出担任总经理,苏南却不知情送花恭喜天朗。清岺送花时与天朗发生争执,她走后天朗突然病发被送往医院,晴雪将这一切都怪在苏南头上,苏南弄清原委后要求丽丽花店更换供货商,清岺只得向天朗示弱挽回正泰这个大客户。

  • 天朗对清岺手帕上的香味很感兴趣,他设想给酒店换上同类的香氛。天朗想要争取国际环保合作发展论坛的承办权,考察团的代表成德邀请珊珊做助理。天朗从清岺的花圃订花装扮酒店,晴雪从中作梗不惜找人闹事败坏酒店名声。段正华知晓了晴雪的作为,他直言会将酒店交给天朗继承管理。珊珊听从父亲的建议设局剥夺了天朗参与竞争的资格,她随后又示好给天朗提供帮助。

  • 天朗成功取得了国际环保合作发展论坛的承办权,他也因此建立了声望升任了总经理的职务,晴雪被夺权后十分不甘心。清岺送给珊珊的香水引起了天朗的兴趣,珊珊从中挑拨令清岺对天朗避之不及。珊珊听从晴雪的建议给清岺设下了恶毒的圈套,清岺帮珊珊送花给天朗,但对郁金香有阴影的天朗当即昏迷过去,苏南一气之下当众掌掴清岺。晴雪想要帮珊珊追求天朗,她竟说出了天朗当年遭姜妍绑架的私密。

  • 姜妍出狱后不断的跟踪天朗并给其送花,天朗闻到郁金香的味道当场发病。晴雪等人皆误会是清岺刻意谋害天朗,清岺惨被冤枉难以自证清白。晴雪通过监控发现姜妍才是送花之人,但她仍怀疑姜妍与清岺合谋准备复仇。姜妍屡次送花约天朗终于暴露了踪迹,清岺因拥有绝对嗅觉而找到姜妍却并未告诉晴雪一伙。姜妍讲述自己曾为财绑架天朗一事,她如今相约天朗只为能表达歉意。

  • 丁海在网上看到了清岺挨打的视频,他想利用此事拉拢晴雪以达到讨好正泰的目的。清岺屡次劝说天朗与姜妍见面,她甚至将天朗带到孤儿院并坦诚说出了自己的过往。姜妍准备远赴他乡开始新的生活,天朗听从清岺的劝说终是见了姜妍最后一面。姜妍讲述了自己的苦衷并诚心道歉,天朗终于释怀解开了自己的心结。天朗召开记者发布会,他直面错误就打人事件道歉。丁海失业后想另谋前程,他因为缺钱竟与母亲筹划准备骗婚清岺。

  • 天朗帮孤儿院安装了娱乐设施,他无意中听到孤儿们的愿望是去看长城,他筹划一番准备帮孤儿圆梦,珊珊从晴雪处得知了消息后将此事公之于众。清岺误会天朗利用孤儿炒作,她不问缘由厉声斥责了天朗。丁海想要筹到在商学院进修的学费,他竟向徐奶奶撒谎称清岺怀有身孕,清岺被爱蒙蔽将徐奶奶给自己筹备婚事的钱全部交给丁海。珊珊出任商学院的讲师,丁海发现了珊珊的身份后设法亲近珊珊。

  • 珊珊上课的时候险些出丑,幸好丁海及时帮她解围。珊珊借喝茶的机会揭穿了丁海的身份,并随后出言羞辱,丁海不甘受辱匆忙离开。徐奶奶带着清岺来到丁家讨要说法,丁海担心奶奶要求自己还钱决定尽快完婚。丁海与清岺正式办理了结婚手续,但是丁海母亲却以没钱为由拒办婚礼。天朗从珊珊口中知道了清岺结婚的消息,他心中愤怒不已。珊珊与丁海在清岺的介绍下见面,两人言辞间夹枪带棒火药味十足。

  • 天朗为了提升酒店品牌形象决定以香水作为突破点,为此他特意前往花圃寻找清岺帮忙,珊珊知情后暗中作梗百般阻挠。天朗寻找香水来源的消息被丁海知道,他以此威胁珊珊,珊珊为了自保将正泰酒店的商业机密交了出去。丁海拿到资料后暗中追查,他发现正泰酒店的销售部经理刘成辉竟然暗中组建了一个国际专家顾问团,专门倒卖商业机密。天朗从清岺口中知道了香水的真相,珊珊的谎言随之告破。

  • 天朗当面质问珊珊撒谎的原因,珊珊急忙致歉求谅,天朗最终原谅了她。雪晴出面取消了清岺花圃供应商的资格,天朗因此与雪晴起了争执,正华知道后将雪晴调离了酒店。雪晴在酒吧借酒消愁巧遇丁海,丁海意外捡到了雪晴丢掉的手包,包内装有酒会邀请函。丁母诬陷清岺偷包,丁海因此怒斥清岺,清岺毫不知情百口莫辩。丁海主动来到酒会现场,他这才知道雪晴竟是正华的女儿。

  • 富商云集的宴会上,雪晴为了夺权与父亲相互拆台,丁海见此状况权衡利弊后帮雪晴解了围。清岺在丁家遭到婆婆的刁难虐待,丁母嫌弃清岺的家世竟帮丁海相亲富家女。丁海相亲被清岺撞破,面对清岺的追问丁海却理直气壮不加解释。丁海因攀上段正华而得以重回杂志社,段志华也想利用丁海来清查正泰集团的内奸。丁母死性不改帮丁海另谋新欢,她甚至声称清岺假孕骗婚将徐奶奶气进了医院。

  • 丁母竭力作梗排斥清岺,丁海顺从母亲的心意与清岺离了婚。雪晴相亲不顺利时遇见了丁海,丁海趁虚而入与雪晴发生了关系。清岺遭遇婚姻变故情绪很是低落,天朗带其到海边散心。清岺为正泰做了一份天然香氛的计划书,天朗十分认可将酒店的香薰布置委托给清岺。天朗在一次次的接触中对清岺动心,他袭吻清岺测试心跳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金厂长对正泰的香氛很感兴趣,但天朗却婉拒了金厂长合作的要求。

  • 丁海让刘成辉谎报军情欺骗雪晴,导致雪晴在董事会上出丑,这时丁海再突然出现力挽狂澜,借此成功获得雪晴的信任。正华欲说服雪晴商业联姻,雪晴气愤不已当场起了争执。丽丽生下孩子后清岺前往探望,却被护士告知她也怀上了身孕,清岺闻讯欣喜不已。然而不待清岺将怀孕的事情告知丁海,丁海便不耐烦地拒绝交谈。天朗说服清岺加入化工厂做香水顾问,丁海知道后逼迫清岺放弃。

  • 徐奶奶在超市偶遇苏南,她想到了穆家的悲剧心中难以原谅苏南,苏南这才知道实验室失火的事。徐奶奶意外发现清岺脚底的伤疤,她因此怀疑清岺就是自己走失的孙女欣欣。在化工厂的开业典礼上徐奶奶再次遇到苏南,她痛斥苏南害死了长岳,并借责打她的机会拔下了苏南的头发准备进行亲子鉴定。随后徐奶奶正式提出取消花圃与正泰集团的合作,天朗听闻倍感意外,他想方设法想要改变徐奶奶的心意。

  • 雪晴对丁海动心一次次与其发生关系,但丁海与雪晴厮混的事被清岺察觉。清岺追问丁海夜不归宿的原因却遭到丁母的掌掴,清岺委屈之下说出自己已经怀有身孕。徐奶奶做亲子鉴定证实了清岺就是自己的亲孙女,她来到儿子坟前将此消息说出。清岺想终止与正泰的合作,天朗追问原委却被丁海撞见,丁海竟怀疑清岺与天朗有不正当关系。雪晴身体不适查出怀有身孕,她未婚先孕一事被苏南发现。

  • 苏南说出了雪晴怀孕一事,雪晴却准备打掉胎儿,正华以股份诱惑让雪晴有了结婚的打算。丁海机警应对通过了正华的考验,他也轻易的俘获了雪晴的芳心。清岺纠缠着要与丁海复婚,但丁海面对巨大的诱惑早已决定抛弃清岺。珊珊请求父亲帮自己去段家提亲,鞠世平拗不过女儿只好亲自前往,不料天朗却断然拒绝了婚事。珊珊得知清岺已经离婚,她担心天朗借机与清岺走到一起。

  • 丁海来段家拜访遭到天朗的痛揍,他巧言善辩化解了此次危机。天朗赶来抚慰遭遇婚变的清岺,清岺扑到天朗怀中放声痛哭。珊珊假意与清岺和好,她设局让去产检的清岺与雪晴相遇,雪晴知道了丁海已婚的事暴怒不已。丁海频耍手段挽回了雪晴的心,雪晴主动提出帮丁海遮掩有过婚史的事。清岺痴缠丁海不愿放手,丁海狠下决断准备给清岺下药打胎。

  • 丁海以美好的前景蛊惑母亲给鸭汤中下药,事到临头他又因不忍心而及时阻止清岺喝下鸭汤。清岺不忍辜负丁母的关心喝下了鸭汤,她还将多出的部分送给了天朗。雪晴误食了天朗带回的鸭汤而险些流产,因为送医及时她保住了孩子,而丁海在一旁假意关怀佯装深情。清岺因没能及时送医而不幸流产,她痛哭恳求丁海不要抛弃自己。天朗无意中知道鸭汤中有活血的药物,他对天朗的用心产生了怀疑。

  • 丁海决然抛弃痛失孩子的清岺,他为了帮自己开脱坚称天朗与清岺有染。清岺心存幻想不断的纠缠丁海,丁海无奈之下说出当初为财骗婚的事实。清岺难面对现实独自来海边发泄,天朗找到她说出了丁海下堕胎药的真相。清岺对丁海死心全心投入研发香水的工作中,经过不懈努力她终于成功制作出满意的香水。丁海求婚雪晴获得应允,他为了自己的贪念不惜入赘段家。

  • 天朗再次提出与清岺合作,清岺对此心存犹豫,徐奶奶见状特意出言劝解清岺。雪晴要举办订婚宴,她提出由清岺负责婚宴布置,天朗代替清岺答应下来。在天朗的说服下清岺决定接受雪晴的提议,然而雪晴却在婚宴布置现场频频挑刺。天朗与雪晴打赌称清岺会惊艳全场,在他的安排下清岺盛装出席了订婚宴,抢尽了雪晴的风头。雪晴心中不甘当众羞辱清岺,天朗不忍清岺受欺出面解围。

  • 雪晴因为订婚宴的事十分生气,丁海为表忠心故意在网上发帖诋毁清岺。清岺的香水通过质检允许生产,天朗知道后立即为清岺准备了浪漫的庆功宴。天朗计划添加一条生产线,苏南担心天朗受骗暗中约见清岺,在苏南的逼迫下清岺决定放弃与天朗的合作。丁海暗中作梗阻止清岺与其他厂家合作生产香水,清岺走投无路之下接到了钱老板的合作电话,但钱老板却提出要清岺缴纳巨额保证金。

  • 清岺不顾徐奶奶的阻拦拿出了巨额保证金,却随后发现钱老板携款潜逃下落不明,徐奶奶一气之下病重住院。清岺接到了法院的电话,苏南对她正式提起诉讼。丽丽向天朗求助,天朗再次邀请清岺与正泰合作。徐奶奶出面要求苏南撤诉,并谎称清岺是欣欣的朋友,苏南急忙应允。天朗帮清岺牵线让她与菲婷日化的金厂长合作,雪晴知道后满心不快,她逼迫丁海设法破坏清岺的香水生产。

  • 丁海假装与雪晴翻脸返回花圃寻找清岺,在他的苦苦哀求下清岺最终心软原谅了他。丁海坚持留在花圃帮忙,他的甜言蜜语打动了清岺。天朗陪金厂长来到花圃参观,金厂长十分满意决定与清岺签约。丁海趁人不备偷取了清岺香水的配方,并将配方泄露给了其他厂家。在香水面世的记者会上,清岺被当众指责剽窃他人产品,菲婷日化也陷入了难堪。天朗怀疑一切都是雪晴的阴谋,但雪晴并不承认。

  • 清岺跪求金厂长再给自己一次机会研制更完美的香水,天朗出面担保终于说服了金厂长。清岺对丁海仍是毫无防备,天朗只好私下安装了监控设备并设局引丁海上钩。天朗的无心之语激发了清岺的灵感,清岺的新香水终于研发成功。丁海应雪晴的要求再度潜入花圃,他往样品中偷加作料再度毁了清岺的心血。天朗掌握了丁海作恶的证据,丁海陷入恐慌苦求天朗放过自己。

  • 丁海与母亲合演了一出苦肉计,清岺心软答应不再追究丁海盗取配方一事。天朗得知清岺的决定很是不甘心,清岺反倒劝天朗要珍惜与家人的相处。丁海与雪晴举办了隆重的婚礼,但丁海为了圆谎阻止母亲出席婚礼。丁海如愿入赘段家,丁母却因腰伤被清岺送进了医院,丁海在新婚当夜悄然来到病房,清岺竟仍想挽回丁海。清岺遭拒后借酒消愁,天朗始终陪伴左右并将醉酒的清岺送回家中。

  • 丁海殷勤表现让段正华夫妇很有好感,但天朗始终不愿接受丁海的示好。徐奶奶发病后想将清岺的身世告诉苏南,丁海却误以为徐奶奶要拆穿自己的婚史。天朗向清岺示爱遭到无视,他心中失落将清岺强拥入怀中。天朗为了清岺的花圃劳心费力,雪晴却因私念指使丁海从中作梗。丁海如愿得到了股权并进入正泰工作,而丁母因思儿成疾产生幻觉,丁海却一心害怕母亲毁了自己的前程。

  • 丁母一路跟踪丁海并借机搭话,丁海设法讨好段家人生怕被母亲搅局。丁母寻得机遇进入段家做保姆,雪晴因为旧怨不断的羞辱丁母,丁海心中记恨却不能表露出来。丁海想让母亲离开段家,不料纠缠间被苏南撞见,丁海竟以感情攻势转移了苏南的注意。清岺研制的香水正式开售,她激动之下与天朗紧紧相拥,珊珊与雪晴撞见后皆是愤怒不已。雪晴诬蔑丁母偷了自己的耳钉,苏南及时找出耳钉平息了雪晴的怒火。

  • 天朗将菲婷生产的第一瓶香水作为定情信物送给清岺,并借机浪漫示爱,清岺虽然感动却仍未应允。雪晴对丁海又打又骂,丁母看不过眼出面阻拦,却因此遭到雪晴斥责。珊珊在正华面前挑拨是非,正华担心天朗自毁前程,他特地派人全天候监视天朗。丁海劝说母亲离开段家,不料就在丁母临别前却被雪晴诬陷偷窃项链,并因此被抓入警局。正华对丁海十分认可,他打算正式让丁海接触正泰核心业务。

  • 雪晴因一枚胸针误会丁海与清岺有染,她丧失理智当众对清岺大打出手。段正华来到百货商场视察,清岺不知他的身份却也热情的推销让正华很有好感。雪晴当着父亲的面提出离婚,丁海做低伏小哄得雪晴消气。天朗提出让酒店与清岺的花圃合作的议案遭到否决,天朗竟与父亲叫板要帮助清岺与别家酒店合作。苏南应正华要求约谈清岺,她以自身为例劝清岺与天朗分手。

  • 天朗知晓苏南找过清岺后闹起了离家出走,丁海夫妇则趁机在正华面前夺权。雪晴串通父亲将天朗支出国去看病,她偷出天朗房中的花圃租赁合同与欠条,并在清岺不知情的状态下将花圃收购。天朗临行之际对清岺十分不舍,他在机场当众向清岺求婚终获应允。徐奶奶担心失去花圃让清岺无所依靠,她想公布清岺的身世却遭到丁海的阻挠。徐奶奶因丁海的推搡而病发住院,珊珊则在此时挑拨清岺对天朗的信任。

  • 清岺知晓是丁海害的徐奶奶昏倒,她想报复丁海时意外知晓了苏南竟是自己的生母。丁海害怕被清岺报复遂主动向苏南坦白了婚史,苏南言辞恶毒的警告清岺远离段家人。清岺手持亲子鉴定想与苏南相认,不料苏南亲手撕毁了鉴定报告并赶走了清岺。苏南对态度恶劣的雪晴关怀备至,但她却将为自己说话的清岺推倒在地。天朗回国后发现清岺的花圃被拆,他向一众亲友打探却仍未寻得清岺的踪迹。

  • 天朗找到独自哭泣至昏厥的清岺将其送到医院,他照顾清岺和徐奶奶分身乏术只好请苏南帮忙。苏南整理清岺的物品时发现清岺是自己苦寻多年的女儿,回想起自己过往的作为让苏南悔不当初。苏南帮天朗照顾清岺以求弥补过错,但清岺却难以原谅屡次伤害自己的苏南。苏南逼天朗许下诺言,她将清岺的幸福交托到天朗手中。苏南努力修复与清岺的关系,她舍身救下险被车撞的清岺。

  • 正华追问苏南的行踪,苏南刻意隐瞒的样子引起了正华的怀疑。苏南自言自语的声音被天朗听见,天朗因此知道了苏南与清岺的关系。正华跟踪苏南撞见了她与清岺约会的场面,清岺急中生智谎称自己名叫张丽丽。正华对清岺十分赏识,在他的安排下清岺被邀加入正泰集团。天朗约清岺和苏南吃饭,碰巧撞见了雪晴和正华,雪晴当场拆穿了清岺的谎言。雪晴与清岺起了争执,纠缠之下雪晴不慎摔倒流产。

  • 正华暴怒欲起诉清岺,苏南为保护女儿以离婚做威胁逼迫正华撤诉,正华这才知道苏南是清岺的生母。正华同意让清岺当段家的女儿,却反对清岺嫁给天朗,清岺为了保护天朗只能应允。清岺含泪向天朗提出分手,天朗满心不舍苦苦挽留,但清岺早已下定决心。清岺生病在家,苏南对她悉心照料,清岺感动万分终于开始叫她妈妈。清岺正式搬入段家,雪晴对她怀恨在心百般苛责。

  • 清岺为化工厂研制出了新型香水,得到同事以及正华的好评,雪晴听闻嫉妒万分。雪晴故意为难清岺,导致清岺被咖啡烫伤,天朗对清岺的委屈视而不见。夜里雪晴趁清岺下楼时故意绊倒了她,清岺从楼梯上摔下导致失明。天朗到医院中探望清岺,清岺对他说出了自己的怀疑,原来事发当时清岺闻到了永恒香水的味道。天朗从垃圾筐内找到了被雪晴扔掉的香水,雪晴无奈只好承认是自己害了清岺。

  • 雪晴因丁海探望清岺的事情与他大吵一架,丁海无奈表示自己只是为了探口风,雪晴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他。正华担心天朗和清岺旧情复燃,他决定尽快撮合珊珊与天朗的婚事,但天朗仍旧不愿迎娶珊珊。珊珊因爱生恨决定报复,她故意在酒吧喝醉并佯装要放弃天朗,却暗中在天朗的酒杯里下了迷药。清岺在家苦等天朗一夜才等到他归来,随后清岺闻到天朗衣服上有珊珊的香水味。

  • 正华搜罗了一众青年才俊的照片帮清岺相亲,清岺顺从他的意思决心要与天朗划清界限。天朗郁郁寡欢借酒消愁,醉酒的天朗不惜下跪恳求父亲成全自己的爱情。苏南不愿女儿遭受感情的折磨,她悄然离开想要成全清岺与天朗。清岺被正华误伤却因祸得福恢复了视力,她急切希望苏南能回到自己身边。苏南留书信决定与正华离婚,正华失去爱妻后顿悟答应了天朗与清岺的婚事。

  • 清岺将婚讯告诉徐奶奶,徐奶奶却仍是处于昏迷之中没有苏醒的迹象。珊珊试图以利益诱惑正华认可自己,但正华不为所动坚持让天朗迎娶清岺。清岺终与天朗步入了婚礼的殿堂,不料珊珊突然出现曝光了自己与天朗的亲密照并声称怀有天朗的孩子。清岺从婚礼上逃走,珊珊趁机示弱恳请清岺成全自己。天朗不愿相信珊珊的言辞,但正华与清岺的不信任让他险些崩溃。

  • 天朗误会丁海对清岺不轨,他不问青红皂白与丁海厮打在一起。清岺屡遭雪晴羞辱想搬出段家,天朗与正华相继挽留使得清岺不忍离去。正华赠与股份给清岺却遭拒绝,雪晴却为此很是眼红。丁海与旧识联手从正泰的项目中谋利,他欺哄雪晴使其成为自己的助力。正华的前妻陈浣萍在雪晴的煽动下重回段家,陈浣萍想要重新坐上段家夫人的位置。珊珊借怀孕一事纠缠天朗,她向清岺示威宣示对天朗的占有权。

  • 珊珊与天朗的婚礼如期举行,不料天朗为了报复珊珊竟拒绝出席婚礼,幸得正华帮忙善后让珊珊完成了结婚仪式。洞房花烛之夜,天朗抛下珊珊彻夜陪伴在清岺身边,珊珊向浣萍诉苦,而浣萍竟看出珊珊假孕一事并打算帮其夺回天朗的心。浣萍假意关怀给清岺吃了强健身体的维生素,但清岺却因此变得精神恍惚偏激易怒。正华宣称苏南永远是段家的女主人,浣萍却不甘放弃试图以感情牌打动正华。

  • 清岺做实验时不慎引起火灾,天朗见状下令不允许清岺再靠近实验室。丁海努力说服清岺离开段家,天朗听见后与丁海起了冲突。天朗远赴西欧出差,临行前他嘱咐清岺不要离开。清岺被浣萍持续下药导致精神出现问题,她在夜里经常出现幻觉认为屋里有人,并称自己的床上有流血的玩偶。浣萍在正华面前挑拨谎称清岺身患抑郁症,并在怀孕后意外流产,正华听后更加坚信清岺的精神出了问题。

  • 浣萍将正华骗出国疗养,她趁机将清岺困在精神病院,并谎称清岺独自离开段家不知去向。丁海对雪晴母女产生了怀疑,天朗得知清岺离开后也疑心清岺受到了家人的欺辱。丁海受浣萍的威胁想要灌醉天朗,但天朗警惕颇高并未中招。丁海跟踪浣萍发现了清岺的踪迹,他配合长青做戏将清岺从疯人院救了出来。浣萍怀疑清岺的失踪与丁海有关,她搜查丁海的钱包发现了一张可疑的票据。

  • 天朗接到消息称清岺出现在养老院,他匆忙赶去寻找清岺。浣萍打探得知清岺的奶奶住在养老院,她前去探望却恶毒的宣称要毁灭清岺。清岺为了躲避浣萍等人不慎出了车祸,天朗将其送到医院后又接到了徐奶奶过世的消息。天朗追查怀疑母亲是害死徐奶奶的真凶,他心中愧疚想与珊珊离婚专注照料清岺。清岺苏醒后失去了部分记忆,她却记得丁海是自己的男友,浣萍怀疑清岺假装失忆遂让丁海前去试探。

  • 丁海配合失忆的清岺故作亲密状,浣萍安抚满心妒意的雪晴并让其借此机会试探丁海。天朗从丽丽口中得知当年车祸一事的真相,他质问珊珊未果,却意外发现母亲怂恿珊珊不能说出真相。清岺回到家后对加湿器和维生素很是排斥,正华生疑将这两样东西带去检验。浣萍故意烫伤清岺,她和珊珊联合做戏安抚来试探清岺失忆的真相。

  • 天朗心疼清岺将其拥入怀中,浣萍怒斥清岺假装失忆并对清岺大打出手,正华及时赶到制止了浣萍。正华揭露了浣萍给清岺下药一事,他将精神失常的浣萍逐出了家门。天朗得知母亲的所为难以接受,浣萍想要夺回旧爱却一败涂地甚至失去了儿女。清岺受到刺激记忆部分恢复,她记得自己与丁海已经成婚,正华为了弥补清岺甚至想撮合丁海与清岺复婚。浣萍病情发作状似疯癫,天朗前来安抚却被推倒以致心脏病发作。

  • 浣萍精神病发作陷入崩溃,幸好鞠世平及时现身将她送入精神病院接受治疗。清岺与丁海亲昵的姿态引起了雪晴的不满,她一怒之下向清岺坦白自己已经与丁海结婚,但清岺并不相信。正华以股份做诱饵劝雪晴离开丁海,雪晴对此心存犹豫。珊珊故意试探清岺的记忆,并猜测清岺并未失忆,一切只是她的报复手段。雪晴目睹清岺与丁海共处一室的场景震怒不已,她正式向丁海提出离婚。

  • 刘成辉告诉丁海称山城集团的股票即将大涨,丁海侧面向珊珊打听情况后决定趁机大赚一笔。丁海擅自挪用公款收购股票,却不知一切都在雪晴的掌握之中。次日山城集团突然宣告合作方变更,导致股票价格大跌,丁海的公款瞬间亏空。雪晴现身揭穿了丁海的阴谋,并逼迫他当天还清欠款。丁海愤怒不已推倒了清岺,清岺因头部受撞击恢复了记忆。丁海假意绑架清岺,借机骗天朗出钱弥补亏空。

  • 雪晴赶到码头阻止丁海伤害清岺,几人拉扯间清岺被推入水中,天朗目睹这一幕当场心脏病发作昏倒在地。清岺落水后被苏南救起,她想起落水前的情景误以为天朗不愿救自己。清岺决定留在渔村陪伴苏南,却不知天朗正在四处寻找她的下落。珊珊与雪晴聊天时被天朗听见,天朗这才知道珊珊并未怀孕,他愤怒不已当场提出离婚。世平为帮助女儿打压段家,他专程找到了丁海帮忙。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