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双喜盈门 立即播放

4.5亿播放
电视剧 43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韩兆

类型:言情剧/农村剧/喜剧/家庭剧

语言:国语 电视台:天津卫视 年份:2017

简介: 90后年轻人苏糖和郝誉经过两年的恋爱之后准备走进婚姻的殿堂,没想到在筹备婚礼的过程就因婆家和娘家对婚礼的不同要求而多遇波折。幸亏小两口颇为机智的将矛盾一一化解。就在他们步入婚姻之后,苏糖怀孕了,更巧合的...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郑合适向钟情已久的方美兰求婚,不料被方美兰的前小叔子曹天风给开了瓢。郑家、方家、曹家乱成了一锅粥。镇长来村里调研,村主任袁大宝汇报工作,此时于得水慌张跑来,报告刚刚发生的流血事件。方清平正幸灾乐祸,却被警察带走调查,因他涉嫌提供凶器。曹根旺夫妻赶到派出所看望儿子,才为方清平解围。袁媛在医院陪伴郑合适,得知被打原因后,吃醋离去。小姑郑晓霞埋怨郑合适太莽撞,劝他放弃方美兰。方美兰欲去探望郑合适,却其父被方清平阻止并强行将其锁在房间里。曹根旺夫妻求郑合适放过儿子曹天风。村主任袁大宝给其指点迷津,问题关键在方美兰。曹根旺夫妻无颜面对前儿媳,只得去求方清平,希望他能让女儿出面劝说郑合适,被方清平拒绝。方美兰跳窗逃跑,私下里答应了曹根旺夫妻的请求。

  • 郑合适见到美兰,不顾伤痛,腆着脸再次求婚。美兰虽感动,但断然拒绝,认为自己离过婚,配不上郑合适,担心会遭人非议。而且她知道,郑合适也过不了自己父亲那关。郑合适信誓旦旦地表态,一定会努力将爱情进行到底。二人一起回到村里,被方清平堵在村口。警告郑不要痴心妄想,为了让郑死心,他声称要去城里的婚介所给方美兰登记征婚。争论不休之时,郑合适的小姑郑晓霞赶来了。面对自己暗恋的女人,一向得理不饶人的方清平,却变得无可奈何,悻悻地拉着方美兰仓惶离去。听说哥哥被打,正在城里旅行社上班的郑飞扬欲请假回家。老板焦不满正好要去凤凰村考察,于是,郑飞扬坐着焦总的豪车回到了村里。引起方亮的误会。焦不满被凤凰山的风光吸引,流连忘返,他拿出手机不停地拍照取景,无意中拍下了方美兰美丽的身影,一见钟情,不能自拔。

  • 曹天风遭到袁媛的痛骂和暴打,而他却甘之如饴。曹根旺夫妻明白,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喜欢上了村主任的闺女。曹根旺提出去找村里的媒婆郑晓霞给儿子撮合此事,孙月花严词拒绝,她对当年曹根旺追求过郑晓霞的事一直耿耿于怀。与郑飞扬青梅竹马的方亮,见到“情敌”焦不满,非常气愤,去找郑飞扬理论,没想到郑飞扬竟然提出了分手,方亮痛苦万分,失魂落魄地离去。方亮找发小曹天风倾诉失恋之苦,曹天风替方亮抱不平。哥俩拿着改锥偷偷摸到“合适居”门口,把焦不满的豪车放了气。郑合适热情款待焦不满,二人推杯换盏,越聊越投缘。焦不满道破了凤凰山的商机。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受到启发的郑合适不停地向焦不满敬酒讨教。焦不满最终喝多了,留宿在郑飞扬的房间。方亮受到郑飞扬分手的刺激,决心去城里干一番事业,却被方清平拦下。父子之间发生激烈的争吵。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郑合适向钟情已久的方美兰求婚,不料被方美兰的前小叔子曹天风给开了瓢。郑家、方家、曹家乱成了一锅粥。镇长来村里调研,村主任袁大宝汇报工作,此时于得水慌张跑来,报告刚刚发生的流血事件。方清平正幸灾乐祸,却被警察带走调查,因他涉嫌提供凶器。曹根旺夫妻赶到派出所看望儿子,才为方清平解围。袁媛在医院陪伴郑合适,得知被打原因后,吃醋离去。小姑郑晓霞埋怨郑合适太莽撞,劝他放弃方美兰。方美兰欲去探望郑合适,却其父被方清平阻止并强行将其锁在房间里。曹根旺夫妻求郑合适放过儿子曹天风。村主任袁大宝给其指点迷津,问题关键在方美兰。曹根旺夫妻无颜面对前儿媳,只得去求方清平,希望他能让女儿出面劝说郑合适,被方清平拒绝。方美兰跳窗逃跑,私下里答应了曹根旺夫妻的请求。

  • 郑合适见到美兰,不顾伤痛,腆着脸再次求婚。美兰虽感动,但断然拒绝,认为自己离过婚,配不上郑合适,担心会遭人非议。而且她知道,郑合适也过不了自己父亲那关。郑合适信誓旦旦地表态,一定会努力将爱情进行到底。二人一起回到村里,被方清平堵在村口。警告郑不要痴心妄想,为了让郑死心,他声称要去城里的婚介所给方美兰登记征婚。争论不休之时,郑合适的小姑郑晓霞赶来了。面对自己暗恋的女人,一向得理不饶人的方清平,却变得无可奈何,悻悻地拉着方美兰仓惶离去。听说哥哥被打,正在城里旅行社上班的郑飞扬欲请假回家。老板焦不满正好要去凤凰村考察,于是,郑飞扬坐着焦总的豪车回到了村里。引起方亮的误会。焦不满被凤凰山的风光吸引,流连忘返,他拿出手机不停地拍照取景,无意中拍下了方美兰美丽的身影,一见钟情,不能自拔。

  • 曹天风遭到袁媛的痛骂和暴打,而他却甘之如饴。曹根旺夫妻明白,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喜欢上了村主任的闺女。曹根旺提出去找村里的媒婆郑晓霞给儿子撮合此事,孙月花严词拒绝,她对当年曹根旺追求过郑晓霞的事一直耿耿于怀。与郑飞扬青梅竹马的方亮,见到“情敌”焦不满,非常气愤,去找郑飞扬理论,没想到郑飞扬竟然提出了分手,方亮痛苦万分,失魂落魄地离去。方亮找发小曹天风倾诉失恋之苦,曹天风替方亮抱不平。哥俩拿着改锥偷偷摸到“合适居”门口,把焦不满的豪车放了气。郑合适热情款待焦不满,二人推杯换盏,越聊越投缘。焦不满道破了凤凰山的商机。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受到启发的郑合适不停地向焦不满敬酒讨教。焦不满最终喝多了,留宿在郑飞扬的房间。方亮受到郑飞扬分手的刺激,决心去城里干一番事业,却被方清平拦下。父子之间发生激烈的争吵。

  • 方清平得知儿子离家出走的“罪魁祸首”是郑合适的妹妹郑飞扬后,气愤不已,冲到“合适居”要找郑合适算账。众目睽睽之下,方清平上演了一出“上吊自杀”的闹剧。冲突中,方清平假装犯了心脏病,被送到了方美兰的卫生院。方清平请来了村主任袁大宝,要求为自己主持公道,严惩郑合适兄妹。袁大宝无奈让郑合适兄妹赔礼道歉,郑飞扬拒不认错,方清平得理不饶人,郑晓霞气势汹汹地赶到卫生院,抡起笤帚将装病的方清平打跑了。事后,方清平偷偷将郑晓霞约到果园,解释误会恳请郑晓霞去袁大宝家给儿子提亲。方清平以找老伴的方式试探郑晓霞的心意,郑晓霞避实就虚,委婉拒绝,方清平却并不死心认为这女人对自己并不反感。方美兰受弟弟之托,将郑合适也约到了果园,郑开玩笑地表示,“想让你弟娶我妹,你就嫁给我”。两人争论不休,撞上了方清平和郑晓霞,四人各怀心事仓惶离去。

  • 郑晓霞去村主任袁大宝家提亲,袁媛自爆心事,她的意中人竟然是郑合适,让袁大宝夫妻大感意外。性格泼辣的袁媛冲进“合适居”,埋怨郑晓霞不该乱点鸳鸯谱,又当着众多客人的面,大胆地向郑合适表达了爱意。郑合适尴尬不已。袁媛这一番表白,刺激了方美兰,伤害了曹天风,激怒了方清平,让郑合适麻烦不断。猴子和翠花跟郑合适开玩笑,被郑合适批评一番。闺蜜乐乐跟袁媛聊起求婚的事,袁媛自以为是的认为,这件事自己做的非常成功。方清平大骂郑合适不是好人,郑晓霞却不乐意了,痛斥方清平。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方老倔也无可奈何。袁大宝和媳妇教训闺女不应该这么直白,要注意形象。没想到袁媛却振振有词。整得老两口无可奈何。方清平抓住袁媛求婚事件大做文章,欲劝美兰离开郑合适,美兰口是心非的告诉父亲,自己对郑合适并无感情。

  • 郑合适找袁媛谈心,最终被逼不过,与其约定一年内他和方美兰没有结果,就考虑袁媛。在袁媛的强烈要求下,郑合适礼节性地拥抱袁媛,却被袁媛趁势亲了一口,这一幕恰巧被方美兰看到了。方美兰神情黯然地回到家里,此时,方清平刚刚接到婚介所的电话,通知其带女儿去城里相亲。婚介所内,焦不满见到了梦中情人方美兰,对父女俩殷勤备至,得到方清平的欢心。焦不满表态在凤凰山搞旅游开发,聘请方清平做公司的董事长。郑飞扬回城上班,发现方亮竟然在自己工作的旅行社做了清洁工。郑飞扬劝其离开,方亮告知,他要干出一番事业,让郑飞扬刮目相看。郑飞扬和方亮约定,在单位,二人互不相识。与此同时,郑合适将村主任袁大宝约到上山,说出了自己建设家乡开发旅游的构想。袁大宝对郑合适大加赞赏,让其尽快拿出方案。焦不满亲自开车送方清平父女回到凤凰村。在村口与郑合适不期而遇,焦不满兴奋地向郑合适介绍,方美兰是他的未婚妻,郑合适和方美兰尴尬不已。

  • 袁媛上山,巧遇了焦不满与方美兰,得知美兰交了男朋友,袁媛一头雾水。听说美兰交了男朋友,而且是城里的大老板,曹根旺夫妇非常郁闷,这两口子心里还一直在期盼着美兰能回心转意,与自己儿子破镜重圆呢。郑合适回家喝闷酒,见此情景,袁媛却满心欢喜,她调皮地提出要和郑合适喝交杯酒,方美兰来找郑合适解释,恰巧看到这一幕,更加深了她和郑合适之间的误会。方清平大摆宴席,盛情款待“新姑爷”,生怕这位“金龟婿”不满意,会计于得水得知美兰傍上了大款,匆匆赶来一探究竟,一气之下,端起酒杯非要与焦不满拼酒。两杯酒下去,焦不满被当场放倒,正当于得水得意之时,方清平提出要跟他接着拼酒,最终于得水败下阵来。第二天,酒醒后的焦不满准备回城,临行前去卫生所找美兰打招呼,却在门口遇到了自己的前妻潘阳。

  • 方清平兴冲冲地到村委会找袁大宝,提出承包凤凰山的想法。得知郑合适捷足先登,方清平怒斥郑合适窃取商业机密,并警告他别跟自己过不去。他要求袁大宝将凤凰山承包给自己,袁大宝提出公平竞争,拿方案说话。焦不满得知刚来的清洁工方亮竟然是他未来的小舅子,马上宣布聘请方亮做凤凰山开发旅游项目的顾问。焦不满安排司机接方清平进城,方清平坐着豪车在村里四处得瑟,他让司机把车开到了“合适居”门前炫耀,被郑晓霞一顿数落。方清平来到焦不满的旅行社,却发现自己儿子和郑飞扬也在这里工作,大发雷霆。郑飞扬得知焦不满竟然爱上了方美兰,当即递上了辞呈,方亮也随即提出辞职,焦不满被搞得一头雾水。为了让方清平息怒,焦不满带着他去做足疗,方清平一惊一乍闹出了不少笑话。

  • 为了讨好郑晓霞,方清平偷偷打开了自己的小金库,却被儿子方亮发现,方清平警告儿子,不许动自己的私房钱。方清平来到曹家超市,精心挑选了一辆女式电动车。孙月花问其为啥要买女式车,方清平谎称是给女儿买的。方清平兴奋的去找郑晓霞表功,却发现郑晓霞和曹根旺去果园偷偷“约会”去了。曹根旺约郑晓霞是想让其帮自己儿子曹天风提亲,二人正在为红包的事推推搡搡之时,方清平突然杀到,用手机拍下了二人亲密的行为。愤怒的郑晓霞跟方清平较起了劲,你不是想拍吗?我让你拍个够。在曹根旺的配合下,二人的动作越来越夸张,气的方清平暴跳如雷。方清平拿着“罪证”去找孙月花,得知老公有外遇,孙月花拿着棍子去找曹根旺,追得曹根旺在村里四处乱跑。郑晓霞找到方清平算账,方清平道出了自己的心声。听说方清平给自己买了电动车,郑晓霞瞬间消了火,开始讨好方清平。

  • 在方清平的再三追问下,郑晓霞承认了当年曹根旺给自己写“情书”的事实,方清平以车要挟,想要车必须烧掉那封“情书”。不得已,郑晓霞回家取出了尘封已久的“情书”,当着方清平的面,一把火烧掉了“情书”。方清平提出要求,电动车只允许郑晓霞自己开,如果借给外人,马上收回。郑晓霞满口答应,终于如愿以偿的开走了电动车。郑合适去信用社办事,找小姑借走了新车,却被方清平发现,方清平为了教训郑晓霞,用备用钥匙偷偷开走了电动车。发现电动车丢了,郑合适非常着急,他急忙报了警,警察调出监控,发现了并不神秘的作案者。方清平故作不知的去找郑晓霞借车,郑晓霞束手无策之时,警车开进了村,得知“盗车贼”是方清平,郑晓霞毫不客气的教训了他。焦不满以写策划案为由再次来到凤凰村,提出在方家借宿,方美兰坚决抵制。无奈之下,焦不满只好去郑合适家寄宿。

  • 郑飞扬觉得机会来了,她主动将自己的闺房让给焦不满居住,这一下反倒激怒了方亮。方亮埋怨郑飞扬,这是“引狼入室”。曹天风一直喜欢袁媛,这一点袁媛心知肚明。曹天风找袁媛谈心,希望袁媛能给自己一个承诺,如果郑合适跟方美兰结婚了,袁媛就得嫁给他。曹天风做梦也没想到,袁媛竟然爽快地答应了。曹天风有了盼头,自然又对袁媛殷勤起来。焦不满请方美兰陪他去后山考察,郑合适收到消息后,巧施妙计吓阻焦不满。郑合适与方美兰回忆起年少时的快乐时光。郑合适激动地抓住方美兰的手再次求婚,刚好被意识到上当受骗费劲千辛万苦赶来的焦不满看到。焦不满一紧张,摔倒在地,扭伤了脚,郑合适只得将焦不满背下山去。方美兰拿来药给焦不满揉脚,焦不满舒服地呻吟着。郑合适和郑飞扬在旁边看着,心里都不是滋味。方美兰走后,郑飞扬独自留下来,非要给焦不满揉脚。方亮受父亲方清平的派遣,前来请焦不满回去吃饭。他推开房门,正好看到郑飞扬在给焦不满揉脚,方亮与郑飞扬大吵一架,气呼呼地走了。

  • 郑合适请焦不满喝酒,酒至半酣,互相吐露心声,在追求方美兰的问题上谁也不肯让步。两个男人最终决定公平竞争。方美兰得知这一消息后哭笑不得。方清平得知焦不满住在郑家后,顿时火起,跑到郑家,不顾焦不满脚上有伤,执意将其带走。方清平态度强硬,坚持让焦不满住在方家,方美兰无奈搬去卫生院住。晚上,方美兰给郑合适打电话,说她有个想法,也许对郑合适写策划案有帮助,让郑合适来卫生院找她。郑合适欣然前往。没想到,却被路过的于得水看到了,他跑去方家告密。方清平大光其火,带着于得水和一瘸一拐的焦不满赶去卫生院“捉奸”。方美兰正在跟郑合适畅谈美好未来,突然卫生院停电了。方清平、焦不满和于得水恰好赶到,误会郑合适和方美兰故意将灯关上了,方清平三人气急败坏,争相冲上去撞门而入。郑合适和方美兰很意外,从方清平的意思里听出弦外之音后,方美兰又气又怒,将所有人赶出门外。于得水走在路上,郑合适突然现身截住他,警告他别多管闲事。于得水也觊觎方美兰,他表态要跟郑合适公平竞争,郑合适对于得水不屑一顾。

  • 捉奸的事情在村子里传的沸沸扬扬。袁媛和郑晓霞跑来质问郑合适,郑合适根本不做过多的解释,只强调他和方美兰是清白的。郑合适来村委会递交策划案,遭遇方清平的无理取闹,无功而返。猴子主动请缨,结果也铩羽而归。郑合适灵机一动,请来方清平的克星郑晓霞,将其轻松调开,然后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村委会。焦不满以脚伤为名义,想拉近和美兰的关系,却被美兰看穿,转身离去,整得很没面子。方清平气急败坏地催促焦不满抓紧完成策划案。焦不满想拿到郑合适的策划案做参考,方清平策动于得水去村委会偷取策划案。不想,他们的计划被方亮偷听到了。趁着月色,于得水偷偷溜进村委会,正当他打开文件柜,准备窃取方案的时候,突然袁媛出现在他身后。于得水任务失败,方清平和焦不满的计划落空。袁媛挟恩邀宠,要求郑合适必须献吻回报,郑合适被逼无奈,象征性地吻了袁媛的面颊,没想到,这一香艳的画面却被袁媛有预谋的用手机拍了下来,并且打印成大幅照片,镶上镜框,明目张胆地挂在她的理发店里。

  • 袁媛挟恩邀宠,要求郑合适必须献吻回报,郑合适被逼无奈,象征性地吻了袁媛的面颊,没想到,这一香艳的画面却被袁媛有预谋的用手机拍了下来,并且打印成大幅照片,镶上镜框,明目张胆地挂在她的理发店里。方美兰看到照片后,心中五味杂陈。弄明白祸起袁媛理发店里的那张照片后,郑合适生气地来到理发店,要求袁媛将惹祸的照片取下。袁媛自知无法阻挡,于是亲自动手,不情愿地将照片取下。袁大宝召开村委会,对郑合适和方清平的策划案都给予肯定,同时提出新的问题,凤凰山的承包合同在曹根旺手里,谁能拿到曹家的转让合同,谁就能承包凤凰山。郑合适和方清平分别拜访曹根旺,曹根旺的态度非常明确,谁能在第二天中午十二点之前,将五十万现金放在他面前,他就将合同转让给谁。

  • 郑合适手头只有二十多万,跟亲朋好友借了一圈,还差十五万。方美兰正好有十五万的存款,却无奈被方清平蛮横地扣押。郑飞扬逼迫方亮回家“偷钱”,方亮不得已而为之,却被狡猾的方清平发现,方清平痛打儿子,更加憎恨郑家兄妹。方美兰一心要帮助郑合适,她左思右想,最后说服自己,从焦不满处借来十五万。她兴冲冲地给郑合适送去,却因为焦不满自作多情放在钱袋里的一首情诗,引起郑合适的误会,二人不欢而散。美兰把借来的钱交给了父亲,让他替自己还给焦不满,方清平不解其意,以为借钱是美兰在考验焦不满。郑合适误会美兰与焦不满有染,痛苦的跑到山上发泄情感。小伙伴们纷纷慷慨解囊,怎奈大家底子太薄,如何也凑不够钱。正当郑合适万分失落、心灰意冷的时候,袁媛适时出现,即给予了他精神上的安慰,又给予了物质上的帮助,将十五万交到他手里,令他深受感动。

  • 焦不满拿着五十万来到凤凰村,方清平异常激动,这个未来的姑爷确实太有实力了。方清平和焦不满兴冲冲地赶到曹家交钱的时候,惊讶地发现郑合适竟然提前到了。方清平和焦不满提出加钱,郑合适据理力争,奈何焦不满财大气粗,曹根旺见利忘义,最终,郑合适黯然离去。方清平和焦不满额手相庆,与曹根旺相约,第二天一早去村委会签署转让合同。晚上,方清平和焦不满喝酒庆功,畅想未来,做着亿万富翁的美梦。另一边,郑合适承认失败,但是毕竟努力过了,虽败犹荣,与袁媛开怀畅饮。袁媛为郑合适抱不平,想出了一招釜底抽薪之计。袁媛约出曹天风,软硬兼施做着曹天风的工作。方清平和焦不满兴冲冲地来到曹家,却发现合同不见了。曹根旺断定是曹天风搞的鬼。袁媛带来曹天风要跟郑合适签转包协议,郑合适断然拒绝。曹根旺、方清平和焦不满跑来,指责郑合适怂恿曹天风偷协议。郑合适百口莫辩。

  • 方清平和焦不满终于如愿以偿,拿下了曹家手中的承包权。袁大宝让袁媛将郑合适叫到家里喝酒。袁大宝对郑合适提出承包后山的建议,原来,曹家手里掌握的只是前山的承包权,后山虽然偏僻一些,但是原始风光保存完好,而且还有仙境一般的凤凰湖,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路。袁大宝激励郑合适接受挑战,郑合适重新燃起了斗志。曹根旺教训曹天风,大骂儿子吃里扒外,曹天风委屈地表示,他做这些都是为了袁媛。曹根旺决定,为了儿子的幸福,明天就找人提亲去。郑合适开会研究承包后山的事,郑飞扬、郑晓霞和猴子议论纷纷,都不看好后山,劝郑合适放弃。郑合适不甘心,带着袁媛来到后山的凤凰湖,面对优美的自然风光,郑合适心潮澎湃,决心要接受袁大宝的挑战,承包后山。袁媛完全赞成。

  • 郑合适得知方美兰跟焦不满进了城,表面上不动声色,其实内心却翻江倒海。他决定第二天一早进城考察,郑飞扬和方亮还有袁媛纷纷要求要陪同一起进城。方亮用小恩小惠收买了饭店服务员,兴奋的骗过方清平进城了。众人在郑飞扬的带领下逐一拜访各家旅行社。郑合适对旅行社的负责人宣称,要在周日举办一次观光活动,邀请大家去参观指导。各家旅行社相互之间都有业务关系,跟焦不满非常熟稔,对郑合适的项目不置可否。方清平可不是省油的灯,在他的高压审问下,服务员杏花和淘气揭发了方亮,得知儿子跟郑合适跑了,方清平大发雷霆。趁着中午休息的间隙,郑合适跟方美兰通了电话,约好去看望方美兰。当郑合适兴冲冲地来到方美兰宿舍门外的时候,却惊讶地看到焦不满拿着玫瑰花走了进去。郑合适黯然离去。焦不满约方美兰看电影,被方美兰拒绝。

  • 郑合适来到村委会,将五十万元的承包款交给袁大宝。郑合适的决心和自信感动了袁大宝,他承诺会尽全力帮助郑合适。方清平收到消息后,认为郑合适纯属瞎胡闹。焦不满开车带着方美兰回村,将车停在“合适居”门口。郑合适看到方美兰坐在焦不满的车里,心里很吃味,但是还故意撑着面子。焦不满劝郑合适放弃开发后山的想法,邀请郑合适到他的公司去工作,待遇从优。郑合适拒绝了焦不满的好意。焦不满告诉郑合适,他也打算在凤凰村举办旅游观光会。方美兰劝郑合适听从焦不满的忠告。方美兰越劝,郑合适越来气。他告诉方美兰,开弓没有回头箭,好马不吃回头草。郑合适召开会议,研究如何应对焦不满的对台戏。大家苦思冥想,依然想不出一个好办法。郑飞扬想到一个主意,让大家正常准备,她来解决问题。

  • 参观会当天,郑合适等人在凤凰湖畔焦急地等待。方亮受焦不满指派,到路口去迎接客人。结果方亮将客人引向后山,原来,方亮已经被郑飞扬“策反”了。眼看就要进山,方清平突然杀到,将客人截回前山。计划失败。在后山苦苦等待的众人明白大势已去,无可奈何地散去。唯有郑合适在苦思对策。众旅行社老板参观了凤凰山前山美景,又在“方家小炒”吃的酒足饭饱。正当众人起身告辞,准备打道回府之时,却被郑合适率领的年青人敲锣打鼓拦住了去路。郑合适排众而出,恳请各位老板移步后山的凤凰湖。焦不满和方清平从中作梗,阻挠众人前行的脚步。郑合适用真诚打动了众老板,大家纷纷决定要跟他去后山看一看。经过一番艰难跋涉,牢骚满腹的诸位老板终于抵达了凤凰湖畔。他们被眼前美丽的自然风光惊呆了。大家众口一词,虽然风光很美,但是没有路,一切都行不通,众人失望离去。只有牛总给郑合适留下名片,让郑合适把路修好了,再去城里找她。

  • 方清平送走了焦不满,转身冲进房间要收拾“吃里扒外”的方亮,方亮在姐姐方美兰的帮助下狼狈而逃。郑飞扬得知消息后,义无反顾地收容了方亮。方亮千叮咛万嘱咐,千万别让方清平知道他在这儿。方亮夜不归宿,方清平四处寻找,偶遇于得水。于得水添油加醋的汇报他探听的小道消息,方亮藏在郑合适家。为讨好方清平,于得水自告奋勇前去郑合适家打探。毫无防备的方亮被于得水逮个正着。方清平看到方亮真的藏身郑家,怒气冲冲地闯将进来找郑合适算账,方亮见势不妙躲进了郑飞扬的房间。方清平不顾郑合适的劝阻,四处搜寻,误闯了郑晓霞的房间,此时,郑晓霞正在换睡衣。郑晓霞将方清平打出大门,一路追打方清平来到方家。袁大宝听到消息赶到现场,询问原委,方清平指责郑合适“窝藏”方亮。郑晓霞则指责方清平偷看她换衣服。方清平无从辩解,被袁大宝教训了一通。结束了这场闹剧。

  • 鞭炮声中,“凤凰山旅游开发公司”正式在方家挂牌成立。焦不满带着两个策划住进了方家,方美兰和方清平赌气,收拾行李,搬去了卫生院。方清平被焦不满捧上了董事长的宝座,焦不满自任总经理。方清平以董事长的身份召开了第一次会议,会议内容是讨论讨论招聘清洁工的问题。方清平拿着招聘启事去曹根旺的超市做广告。看到招聘启事上标注的高工资,整个凤凰村都沸腾了,纷纷前去应聘。曹根旺和媳妇去应聘,被方清平不咸不淡地拒绝。二人赌咒发誓,再也不去方家打工,看人家脸色了。在经过一番考量之后,方清平和焦不满决定录用村主任的媳妇马玉莲。郑晓霞在郑合适的鼓动下去找方清平应聘清洁工,方清平喜出望外,当即拍板定下郑晓霞。焦不满看出了眉目,极力吹捧方清平和郑晓霞是郎才女貌,把方清平哄得眉开眼笑。焦不满认为方清平已经是董事长了,身份不同以往,不应该再下厨房炒菜,需要找个厨师来坐镇“方家小炒”。方清平思来想去,只有曹根旺是最适合的人选。

  •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曹根旺去方家小炒走马上任,其实内心有着自己的想法,所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结果签合约的那一刻所有梦想全都破灭。方清平为了把郑晓霞留在身边煞费苦心,草拟合约让郑晓霞成为自己公司的清洁工。 在员工面前方清平对郑晓霞大呼小叫,而只剩他俩的情况下方清平好像老鼠见了猫,各种讨好郑晓霞。郑合适自暴自弃的方式让方美兰甘愿接受焦不满和郑合适的赌注,如果郑合适输了开办凤凰湖的旅游项目,就会离开凤凰村再也不回来。而方美兰则为了给郑合适施加压力要嫁给焦不满。郑合适为了能赢得这场比赛抵押了自己家的房子。在主任的组织下凤凰湖旅游公司热热闹闹的举办了揭牌仪式,到底凤凰湖旅游公司能走多远,又会遇到什么样的挫折,郑合适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 凤凰村几对年轻人对于爱情都有自己的想法,袁媛为了追求爱情,用转让理发店的钱入股凤凰湖旅游公司成为股东。这件事让所有的小伙伴大吃一惊。曹天风和方亮为了也成为凤凰湖旅游公司股东伤透了脑筋。最后决定依靠袁媛假结婚去骗父母手里的钱。袁媛一听曹天风和方亮是为了心爱的合适哥,义不容辞满口答应。方清平和曹根旺为了能够攀上主任这根高枝,没有多想马上拿出彩礼十五万。天底下哪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很快就东窗事发,方清平和曹根旺二人来质问袁媛,被逼无奈的情况下袁媛只好说了实话,骗钱是为了入股凤凰湖旅游公司,真是几家欢喜几家忧。

  • 几对年轻人憧憬着未来的梦想,郑合适凤凰湖旅游公司热热闹闹的召开了股东大会。焦不满苦苦冥思如何才能让方美兰喜欢上自己,眼下之际只能先讨好名义上的老丈人方清平。为了把凤凰湖旅游公司办好,必须先把通往凤凰湖的路修好,为了修路,郑合适到处碰壁。方美兰得知正合适为了修路的事情一筹莫展,私下约焦不满出来见面,方美兰的这一举动让焦不满满心欢喜,但出乎意料的是方美兰为了郑合适才约自己,而且还是为了郑合适修路的事情,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是为了方美兰焦不满满口答应帮忙。为了帮郑合适洽谈修路的事情,酒桌上洽谈不是很顺利,在郑合适提前出去结账的时候,方美兰提出喝一杯酒降价一万,就这样连喝三十杯的举动吓坏了包工头。而郑合适看到美兰为了自己喝成这样、此刻心情极为复杂。

  • 一夜未归的方美兰让焦不满和方清平匆匆赶来寻找。踏入房间的一瞬间方清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女儿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不听郑合适的解释报警处理此事。面对各种复杂的人际关系警察只好把所有人带到派出所询问,询问室里郑合适道出所有原由,但是当事人还在酒醉状态无法印证,只能期待方美兰赶快醒来。方清平打电话给郑晓霞,说郑合适欺骗美兰在城里开房,家里瞬间炸开了锅,连夜进城。曹天风怕把自己的父母吵醒偷偷把三轮车开走,曹根旺夫妇误认为家里有贼,又闹出一场闹剧。当方清平一直在指责郑合适是流氓非礼自己的女儿,没想到与此同时方美兰已经在和警察解释这个误会。

  • 村主任的姑娘袁媛和方美兰争风吃醋,一气之下跑到曹家找曹天风说下嫁给曹天风,为了印证儿子说的真假,曹家夫妇带着儿子来和袁媛对质。郑晓霞为了整郑合适对付方清平,提出要辞去清洁工的工作,这下让方清平乱了阵脚,最终双方经过协商,方清平必须写检讨书一份。方清平为了得到郑晓霞的原谅,在果园里声泪俱下的当面检讨。没想到却被会计于得水发现。颜面尽失。郑合适和小伙伴们终于迎来了城里的施工队,施工现场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修路的事情告一段落,郑合适想到为了让凤凰湖旅游变得不那么单一,将众股东聚在一起商讨如何打造特色旅游。为了搞好凤凰湖的特色旅游,郑合适提出要在村里开一家足疗店,结果这件事在于会计的嘴里变了味,被传成了有伤风化的黄色服务,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迅速在村里炸开了锅。

  • 为了帮郑合适的足疗店培训技师,方美兰提出给郑合适做足疗,没想到却让方清平碰上了,方清平怒火中烧,对郑合适大打出手,一碰洗脚水阴差阳错的泼到了村里于会计的身上。这一身脏水让于会计决心报复到处散播谣言,焦不满知道后心里很是气愤不过,于是也去找方美兰做足疗,没想到被方美兰训斥了一顿。为了搞好特色足疗店,郑合适领着袁媛到城里的足疗店挖人,差点被足疗店老板暴打一顿,最后终于解释清误会。村广场上热热闹闹的进行了一场足疗保健免费体验,几位股东各显身手邀请自己的家人前去体验,在了真正的足疗保健后,众多村民现场纷纷提出要应聘做足疗技师,风风火火的足疗技术学习就这样在村主任袁大宝的支持下展开了。当曹根旺得知作为一名足疗保健师比自己赚的还多,毅然决定辞去方家小炒的工作,这一举动让方清平束手无策,在曹根旺的一再逼迫下,方清平只好同意涨工资。

  • 凤凰山迎来了一批一批的游客,方清平在众游客面前诋毁凤凰湖的不足和危险。在路还没有修好的情况下,郑合适一次次和大家相互探讨如何搞好旅游特色项目。最终决定利用村里的丰富资源,从大棚采摘着手进行,在签完合同回村的路上和焦不满一行不期而遇,郑合适的种种项目选定举动让焦不满又高看了郑合适一眼。为了更好地把凤凰湖打造成一个名牌产品,郑合适学习品牌包装邀请方美兰拍摄形象代言人广告牌,这件事情让方清平大为震怒,一再鼓捣方美兰向郑合适索要肖像权的索赔费用。为了和郑合适一较高低,方清平也决定邀请心目中的女神郑晓霞拍摄广告牌。

  • 看到村口的广告牌,郑晓霞怒气冲冲的找方清平算账,原来方清平让摄影师把自己的照片也P了上去,变成了他和郑晓霞的亲密合影。方美兰面对会计于得水对自己的感情分析,想着焦不满对自己一幕幕的追求,心情非常复杂。村口广告牌上方清平和郑晓霞的这一张照片,引起了村里年轻人对于爱情憧憬。郑合适为了让自己可以更顺利的和方美兰结合,研究出了曲线救国的道理,为了更快的进行计划,郑合适让方美兰托焦不满给小姑郑晓霞找老伴,以敲山震虎。没想到此次计划让老奸巨猾的方清平识破了,方清平将计就计,让焦不满帮自己先介绍个老伴,欲在郑晓霞面前上演一出好戏。“戏痴”何仙姑来到凤凰村和方清平研究对策,这一消息焦不满透露给了方美兰,满心怀疑的方美兰决定回家一看真假。

  • 方清平把郑晓霞邀请到家里,和假老伴卿卿我我刺激郑晓霞,郑晓霞阴晴不定的表情拂袖而走。方清平看在眼里,乐在心里。郑晓霞闷闷不乐的回到家里。郑合适看到自己实施的计划不仅没成功,反而让姑姑大受伤害,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一时想不通的郑晓霞感觉方清平对自己变心太快,决定晚上去公司破坏方清平的好事。面对方清平和何仙姑的卿卿我我的态度,郑晓霞极力想尽一切办法搞破坏,实在无法忍受的情况下,郑晓霞再次拂袖而去,回想起方清平追去自己的一幕幕,于是决定以牙还牙利用曹根旺还击方清平。

  • 郑晓霞找到曹根旺,邀请他跟自己一起找何仙姑排练戏曲,何仙姑非常兴奋,方清平看到郑晓霞和曹根旺排练中搂搂抱抱的样子,醋意大发,从中阻扰。郑晓霞故意把曹根旺拉到家里继续刺激方清平。曹根旺的假离婚计划让方清平深受打击,急不可奈的跑到曹家超市去找孙月花,变本加厉的痛斥曹根旺变心和郑晓霞以夫妻名义生活。不知内情的孙月花跑到郑晓霞家里大打出手,结果看到了不同寻常的一幕,感到受骗的孙月花去找方清平理论,为了寻求真相方清平领着大家去找曹根旺。郑晓霞看到方清平晕头转向受了很大的委屈,有些心疼,特意去安慰方清平,相互解释清了这场闹剧。更让人没想到的是何仙姑假戏真做,真的喜欢上了方清平,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件事让焦不满有些焦头烂额。

  • 为了追求方美兰,焦不满特意买了一条钻石项链,却遭到了美兰同事冯宝宝的敲诈,为了能够顺利追求方美兰,焦不满满口答应送冯宝宝一部手机。面对心目中的女神方美兰,焦不满诚恳表白自己的心意,并誓言非方美兰不娶。郑合适生日之际,方美兰托曹天风进城买一个生日蛋糕,但阴差阳错的曹天风却把蛋糕给了袁媛。袁媛拿着蛋糕去给郑合适过生日,没想到这一幕被方美兰恰巧看到,三人相处的尴尬,让郑合适不得不抽身离开,袁媛借着酒精的作用,向美兰诉说自己对郑合适的感情。方美兰酒后赌气把送给郑合适的生日礼物“鞋”转送给了焦不满。得知自己被骗的曹天风在寻找袁媛的路上,看到了喝醉的袁媛,在心疼袁媛的同时,却听到袁媛喊着合适哥的名字。

  • 焦不满穿着方美兰送给自己的新鞋,在众人面前各种显摆,自以为方美兰对自己暗许芳心。再次找到村卫生所,才知道这双鞋不是给自己的。焦不满光着脚伤感离开,在路上偶遇了于会计,十分尴尬。经历了挫折和打击的曹天风决定报复伤害自己的袁媛,在郑合适和袁媛的面前大谈方美兰和郑合适的般配,惹得袁媛很是不快。眼看着没有游客来凤凰湖旅游,郑合适非常焦急,没想到在去旅游公司洽谈业务的时候又偶遇了焦不满捷足先登,旅游公司老板的一席话,让郑合适大吃一惊,没想到焦不满公平竞争,还安排旅游公司支持郑合适开发旅游。在焦不满的帮助下,凤凰山的游客竟然都去了凤凰湖。郑合适看着自己的游客一批批走进凤凰湖,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 为了打压对手郑合适,焦不满组织城里所有旅游公司老板商谈,想办法从郑合适手里夺回采摘园等景区资源。郑合适一心想把两家公司合并,共同发展致富。正好等来了机会。焦不满求方美兰让郑合适把采摘园资源让出来,却遭到方清平的拒绝。焦不满苦口婆心劝说方清平,方清平碍于面子,借着酒精的作用下去找郑合适谈和解,结果却因喝的太多,见面差点动起手来,险些耽误了大事。让方清平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各种喜讯登门,原来郑合适跟所有签约的客户变更了协议,允许凤凰山的游客来凤凰湖公司的景区游玩。但是作为凤凰湖的股东,小伙伴们都对郑合适这一做法表示不满,郑合适最终把自己真实的想法托盘而出。

  • 郑合适准备在凤凰湖搞一个乡村大舞台活动,苦于都是村民没有经验,于是想到了请出城里戏剧团的何仙姑。何仙姑面对一帮高低不等、层次不齐、没有表演经验的村民,发泄着心中的不满。郑合适借机想请方清平也来参加演出。却遭到了美兰的反对,美兰认为这种可能性为零。苦于没有办法,郑合适只好去求小姑郑晓霞。果不其然,方清平得知是给郑合适“抬轿子”,断言拒绝,郑晓霞一气之下,又去找了曹根旺,二人一拍即合。担心老婆吃醋,曹根旺偷偷和郑晓霞在家里排练。没想到这一幕又让方清平看到了,为了让曹根旺和郑晓霞无法一起演出,方清平再次通风报信,挑拨离间,又一出闹剧拉开了帷幕。

  • 看到老婆因为误会,真的伤了心,曹根旺感到非常内疚,他抱着老婆赔礼道歉,并得到谅解。为了扩大乡村大舞台的影响力,郑合适安排人在村里贴出了演员招聘启事。心怀鬼胎的方清平想看曹根旺的笑话,没想到从曹根旺的嘴里却得知孙月花完全支持他跟郑晓霞在一起演出。村民们对于乡村大舞台的活动积极响应,在合适居展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演员海选活动。镇上对于凤凰村的乡村大舞台活动很是支持,村主任袁大宝再次把村委会活动室让郑合适使用,郑合适去找于会计拿钥匙,却发现于会计是个多才多艺的“艺术家”,在郑合适的劝说下,于会计终于成为了乡村大舞台的艺术指导。方清平来到村委会活动室,偷偷观看众村民排练,实在无法忍受曹根旺和郑晓霞在一起又唱又跳、搂搂抱抱,他决定横刀夺回自己的真爱。

  • 面对焦不满和郑晓霞,方清平很是苦恼,不知如何解决。因为有了于会计做艺术指导,郑合适想推掉何仙姑,没想到“戏痴”何仙姑坚决不肯退出,并且跑到凤凰村找郑合适理论,得知于得水抢了自己饭碗,她在路上“劫持”了于得水。虽然冯宝宝没有完成自己交给的任务,焦不满还是决定送给他一份丰厚的礼物“手机”。合适居的翠花在父母逼婚面前实在没办法退让,于是请猴子陪着自己前去相亲,回来的路上猴子的内心起了极大的变化,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内心深处竟然一直喜欢着翠花。郑晓霞的儿子大海从部队回家探亲,方清平为了尽快和郑晓霞结合,尽全力讨好着大海。

  • 面对方清平语无伦次的谈话,大海或多或少的明白了方清平的用意。从大海嘴里郑合适知道了方清平的用意。郑合适略施小计,让大海告诉方清平,郑合适不同意这事,谁说都没用。方清平气急败的上门质问郑合适为何不同意自己的婚事。郑合适借机再次提出了凤凰山和凤凰湖旅游公司的结合。没想到焦不满却一口否决了两家公司合并的想法,方清平一看没有办法,只好派出自己饭店服务员杏花用“美人计”去勾引大海。焦不满再次找到郑合适,提出同意两家公司的合并,但是要求郑合适必须离开凤凰村,离开方美兰。猴子和翠花领了结婚证,让郑飞扬羡慕不已,方亮为了展示自己也是纯爷们,于是也回家偷出户口本和郑飞扬去领了结婚证。

  • 方清平得知方亮背着自己和郑飞扬领了结婚证,气势冲冲找到郑家教训儿子,并当众让儿子和郑飞扬马上离婚,面对父亲的强压,方亮坚决不听,气得方清平心脏病发作,晕倒送进了医院,这下可急坏了所有人。病房内,方美兰非常伤心,为了父亲的身体,她告诉郑合适,二人的婚事还是暂时放放吧,郑合适只能无奈的接受了。焦不满得知“老丈人”住院了,不分青红皂白跑到医院大哭一阵,最后没趣的被方美兰赶走。方清平的病倒让郑晓霞没了方寸,想起过去方清平对自己的一幕幕,她决定等方清平病好了,就答应嫁给他。袁媛来到医院,让方美兰和郑合适很尴尬,病房里郑合适对着方清平声泪俱下,让早已清醒的方清平暗自落下了眼泪。

  • 大海探亲结束要回部队,临走前嘱咐郑晓霞,只要您开心,我对方叔没意见。清醒过来的方清平看到郑飞扬很是别扭,郑飞扬主动给方清平道歉,而且答应按照方清平的意思,过几天就去和方亮离婚,没想到却遭到方清平委婉的阻止。方家小炒业务经理曹根旺正在积极地组织有意义的捐款活动,没想到两个服务员捐得比自己还多。通过此次生病,让方清平在对所有人的态度上有了很大的改变,脱口而出的“徒弟”更是让郑合适开心不已,但是对于郑晓霞和曹根旺一起参加乡村大舞台演出还是耿耿于怀,为了不让方清平操心,郑晓霞只好答应,自己一人独唱。无巧不成书,由于村主任袁大宝的干预,最后一个节目还是安排了郑晓霞和曹根旺一起演出。郑合适给焦不满送请柬,邀请他和员工去参加乡村大舞台,焦不满嘴上不答应,却偷偷溜到了演出现场。

  • 终于到了乡村大舞台的演出日子,方清平担心郑晓霞会“背叛”自己,偷偷给于得水打电话,得知郑晓霞又要和曹根旺一起演出。方清平非常生气,他想办法把陪护的猴子支开,偷偷跑出医院赶回家。看到舞台上热闹的演出和台下热情的观众,焦不满心里愤愤不平。正当节目进行的如火如荼的的时候,猴子慌慌张张跑来告诉郑合适,方清平在医院里不见了,这可急坏了方美兰等人。正当主持人方亮准备报幕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了父亲方清平出现在了后台,方清平走上舞台,一席深情的道白深深地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人,他如愿以偿的和心上人郑晓霞为大家精彩献唱,没想到却因过度激动,又一次晕倒在舞台上。

  • 病房里方清平对于女儿的婚事不再干预,让方美兰甚是开心。由于乡村大舞台活动大获成功,郑合适成为了东宁市的名人,马玉莲担心女儿的婚事,于是去找郑晓霞为袁媛提亲,没想到这些话被前来报喜的方美兰听个正着。感觉自己有过婚史,为了不影响郑合适的幸福,美兰声称自己要嫁给焦不满。听到这个消息,郑合适犹如当头一棒,无法接受。方清平明白女儿的心思,他委婉的告诉美兰,不应该这么做。在方清平的劝说下,郑合适和美兰终于走到了一起。民政局大厅里,焦不满看着一对对领完结婚证的新人,自己的幸福又在何方呢。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