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破晓 立即播放

3.2亿播放
电视剧 46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齐星

类型:悬疑剧/战争

语言:国语 年份:2017

简介: 故事发生在1930年黑势力横行的上海滩。风流警探田继叶无意中介入了一起妓女凶杀案,而犯罪嫌疑人竟是他曾抛弃的初恋女友何如是。在调查过程中,田继业逐渐挖掘出了隐藏在案件背后庞大的政治阴谋和贪腐黑幕,他曾经的...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31年,复兴社下属特务组织力行社上海行动组组长李炳君奉命赶回上海,准备抓捕代号雷公的地下党联络员。沈曼在街头书摊取情报,不料却引来了警察,幸有探长田继业为其解围。蓝香书寓女校书何如是与阿玉因刘大少发生口角,不料当夜阿玉与刘大少便双双毙命。雷公最终中弹而亡,而节外生枝出现的日本人却令田继业感到惊讶。国家内忧外患,沈孚运有意与田家结成秦晋之好。

  • 田继业雨夜醒来,他惊觉窗外闪过一个长发女子。阿玉与刘大少的死讯见报,而媒体纷纷将镜头对准了百乐门金大班许丽丽。田继业流连于夜总会,并为小翠花打抱不平。小翠花称有人跟踪她,而田继业却发现叶靖奇在偷窥自己。叶靖奇是蓝香书寓凶杀案中何如是的代理律师,他知此案并不简单,便向田继业求助。案子开庭受审,不料何如是竟搅乱公堂,而田继业却发现她就是自己的故人何静雯。

  • 何妈声称看到了怪物,田继业随之在叔叔田守诚脸上发现了惊慌的神情。田继业曾保释出阿彩,并向何静雯告白,不料却被对方咬伤。田继业与叶靖奇到蓝香书寓查案,随后他们发现一个蒙面大汉逃离现场。叶靖奇到监狱与何如是见面,对方称自己并未杀人,而当见到田继业时,何如是却陷入了狂躁。田继业到夜总会寻找小翠花,而叶靖奇却遭力行社殴打。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31年,复兴社下属特务组织力行社上海行动组组长李炳君奉命赶回上海,准备抓捕代号雷公的地下党联络员。沈曼在街头书摊取情报,不料却引来了警察,幸有探长田继业为其解围。蓝香书寓女校书何如是与阿玉因刘大少发生口角,不料当夜阿玉与刘大少便双双毙命。雷公最终中弹而亡,而节外生枝出现的日本人却令田继业感到惊讶。国家内忧外患,沈孚运有意与田家结成秦晋之好。

  • 田继业雨夜醒来,他惊觉窗外闪过一个长发女子。阿玉与刘大少的死讯见报,而媒体纷纷将镜头对准了百乐门金大班许丽丽。田继业流连于夜总会,并为小翠花打抱不平。小翠花称有人跟踪她,而田继业却发现叶靖奇在偷窥自己。叶靖奇是蓝香书寓凶杀案中何如是的代理律师,他知此案并不简单,便向田继业求助。案子开庭受审,不料何如是竟搅乱公堂,而田继业却发现她就是自己的故人何静雯。

  • 何妈声称看到了怪物,田继业随之在叔叔田守诚脸上发现了惊慌的神情。田继业曾保释出阿彩,并向何静雯告白,不料却被对方咬伤。田继业与叶靖奇到蓝香书寓查案,随后他们发现一个蒙面大汉逃离现场。叶靖奇到监狱与何如是见面,对方称自己并未杀人,而当见到田继业时,何如是却陷入了狂躁。田继业到夜总会寻找小翠花,而叶靖奇却遭力行社殴打。

  • 许丽丽最终将小翠花的藏身之处告诉了田继业,田继业找到小翠花,并因此惊闻何如是曾经堕过胎。为了生存,小翠花偷东西典当换钱,不料随之典当行老板与小翠花相继横死,蓝香书寓凶杀案线索再断。1925年,为了将一批炸药运往租界,李炳君只得求助于田继业。田继业向叔叔借车运炸药,不料遭对方出卖,李炳君因此中枪。田继业内心受到重创,而此时何静雯给他带来了温暖。

  • 田继业施计从叶靖奇口中探出真相,原来是沈曼让叶靖奇向田继业求助的。沈曼生日,她利用田继业顺利出了家门。力行社与警察局一起封锁了交通,田继业随即调转车头将沈曼送回沈府。田继业为何如是换了一间单人牢房,随后他再次查看了小翠花的尸身。赵巡长在夜总会向许丽丽提及田继业老相好的事,不料却招来了杀身之祸。刘鼎泰的律师柳宾威胁叶靖奇,蓝香书寓凶杀案出现了新的线索。

  • 田继业怀疑刘子威与刘大少之死有关,不料谷局长却出面为刘子威作证,案发时刘子威有不在场的证据。叶靖奇将小翠花之死告诉了何如是,何如是称她知道凶手是谁。有人冒充第四中山大学医学院的人来提小翠花的尸身,不料老马暗中偷梁换柱,田继业得以保住证据。田继业在赌场找到杀害赵巡长的嫌疑人,不料此人却是力行社的,而赵巡长之死也另有隐情。

  • 何如是不愿配合叶靖奇查案,她已心如死灰,田继业只得设法将其保释出去。为了筹集二十万保释金,田继业开始在上海滩四处查脏钱。许丽丽曾不幸落入黑社会之手,是田继业单枪匹马将其救出,从此许丽丽便对田继业产生了爱慕之情,无奈田继业心中另有牵挂,二人约定只当兄妹。谷局长收了稽核所所长的贿赂,不料这一切都被田继业看在眼里,田继业趁夜从谷局长办公室劫走了贿银。

  • 谷局长发现贿银被盗,便让许胖子大搜警局,无奈一无所获。叶靖奇到法院办理保释何如是的手续,不料却发现侦查申请已被撤回,何如是不但不能被保释,且开庭时间不变。力行社已经插手于书寓凶案,田继业向李炳君追问缘由,对方却无可奉告。田继业始终相信小翠花没死,他决定利用报馆炒作话题以寻线索。书寓凶案再次开庭,原告、被告双方律师激烈争辩中。

  • 在庭审上,叶靖奇措辞严谨将对手观点驳回,眼看胜利在望却发生逆转。何如是心已死,她大笑着被押着离开。谢德水遭人围殴,他向田继业求助躲过一劫。周博士的手提包被抢走,并且被打成重伤,幸亏田继业赶至将他送入医院救治。昏迷的周博士遭行刺,田继业相助再次躲过一劫。通过一番对话,田继业从李炳君处获知了重要信息。叶靖奇路边吃饭,他发现小翠花便赶紧追去。

  • 因殴打同事,田继业遭到停职的处分。叶靖奇在修道院找到小翠花,但是小翠花不愿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叶靖奇大闹修道院被法国巡捕抓走,田继业把他从巡捕房捞出。得知小翠花的事后,田继业发现力行社的人在修道院周围游荡。田继业让叶靖奇留在原地,他去搬救兵。力行社的人强行带小翠花离开,结果半道被田继业搬来的救兵拦下。田继业把小翠花藏到停尸房审讯,小翠花道出了些许案发经过。

  • 李炳君带着力行社的人来到停尸房,他强硬的要带走小翠花。工部局和巡捕房的人以小翠花是在公共租界被抓为由要带走小翠花,力行社行动再败。叶靖奇以当事人律师的身份带着田继业见了小翠花,他们从小翠花处获知了鼻烟壶藏地。田继业去狱中看望何如是,何如是言语间对他充满憎恨。田继业走后,何如是回忆起伤心的往事。

  • 何如是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她因为未婚先孕被邻居耻笑但坚定的等田继业的归来。与此同时,田继业回想了当初的逃避。在叔叔田守诚的提议下,田继业选择了到广州的司法部门去工作。书寓凶案再开庭 ,小翠花被巡捕房带到法庭作证,控方律师不但反驳小翠花证词而且怀疑小翠花身份,幸亏叶靖奇拿出无头女尸的尸检报告才将控方的怀疑驳回。猫血溅满老鸨脸,老鸨趁机装疯求自保。

  • 叶靖奇被陷害调戏女学生,继而被送入警局,幸亏田继业交了保释金将他捞出。一时间,无良律师调戏女学生的新闻铺天盖地登上各大报纸,叶靖奇百口莫辩。经过一番斡旋,谢得水用犀利的语言帮叶靖奇澄清调戏事件的真相,但是报社却遭到了打劫。李炳君强命谢得水写一篇致歉的文章发报,谢得水没有按照他交待的那样登报导致右手被砍断。意识到许丽丽有危险,田继业将许丽丽带回住处安置好。沈曼有求于田继业,田继业答应相助。

  • 田继业进入酒店佯装成服务生迷惑监视者,继而按照计划利用时间差将沈曼的朋友崔先生救出。与此同时,李炳君带人追上沈曼的车后发现中计。日军占领沈阳,上海掀起抗日热潮,民众们抵制日货。许丽丽生日这天,田继业答应到夜上海听她唱歌。亲眼见李炳君将自己救下的日本记者前川次郎抓走,田继业内心受到很大震撼。书寓凶案开庭,许丽丽上庭证实小翠花的真实身份。

  • 控方律师黔驴技穷,他们一致咬定叶靖奇那晚调戏女学生的事实,这时叶靖奇发表了一番慷慨激昂的言论。庭审结束后,叶靖奇被司法部取消律师执业资格。叶靖奇遭到帮派分子的袭击负重伤,田继业对这件事恨得怒发冲冠。田继业拿着枪逼着青帮头子说出打人者是受柳宾主使,继而以协助调查为由将柳宾抓回警局,但是柳宾被谷局长放了出去。田继业到法院办理为何如是变更律师的事,他惊知叔叔接任审判长职务。

  • 李炳君想抓沈曼却错抓了许丽丽,从此他开始注意起许丽丽。听完许丽丽描述的被抓经过,田继业意识到沈曼有危险急忙离开。沈曼处于危险中,幸亏田继业及时搭救。得知沈曼的信仰,田继业被她的行为打动。谢总编因为笔锋犀利正直地报道一些社会丑恶现象,他被力行社的人枪杀。记者采访谷局长有关谢总编之死的事,谷局长用帮派分子当替死鬼来搪塞真相,田继业则不依不饶坚持要缉拿真凶。

  • 郭子发现凶手小马的行踪,继而和田继业在老鸨的帮助下将小马抓获。比对谢总编身上的枪痕后,田继业搜出小马身上的买凶钱逼迫小马道出被柳宾收买杀人的真相。李炳君带人赶到警局要把小马带走,田继业拿出小马的笔录阻拦继而将小马收监。田继业到监狱探望何如是,何如是心态平和了许多。警局火光冲天,小马被炸死,田继业很不解为何只有小马被炸死。

  • 李炳君威逼利诱小翠花,小翠花受惊吓跳楼亡。叶靖奇为小翠花的死在报纸上发表了一些大胆的言论,李炳君含怒警告他。前川次郎一路被监视,他约见沈曼告知其日本机关正在寻找丢失的一份重要情报。田继业收到沈曼的信件,原来沈曼要离开上海让他代为照顾父亲。从夜上海出来,田继业和李炳君推心置腹的长谈立下约定。李炳君狱中探望何如是,但是他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

  • 李炳君被何如是的态度激怒,他只能悻悻离开。何如是惊知小翠花的死讯,她感到心痛不已。田继业将自己的怀疑抛出,李炳君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一个疯女人冲到田继业面前,李炳君显得紧张将疯女人塞进车中带走。李炳君带田守诚见了疯女人,田守诚意识到李炳君是在用疯女人威胁自己。律师联名签字准备代理何如是案子,但是签名的律师不是出意外就是被恐吓纷纷选择退出,叶靖奇感到沮丧。

  • 李炳君来到新娱乐报社,并威胁叶靖奇停止利用报纸口诛笔伐。李炳君再次光顾夜总会,不料却见许丽丽与一帮派头目有说有笑,李炳君争风吃醋却遭帮派围攻报复,幸有田继业为其解围。田继业到监狱探望何如是,对方已然打开心结。田继业决定迎娶何如是,却不确定自己是否还爱她。刘家派人打砸新娱乐报馆,谷局长故意拖延出警,而田继业却执意要侦办此事。

  • 新娱乐报馆在田继业家中重新开业,而这一切却在某些人的监视之中。田继业在大街上抓捕了涉嫌打砸报馆的嫌疑人,柳宾前来抗议却毫无所获。迫于舆论压力,法庭对书寓凶案进行了第二次宣判,刘家随之开始起诉叶靖奇。为了胜诉,柳宾拿钱贿赂田守诚,却遭到拒绝。叶靖奇与柳宾对簿公堂,柳宾盛名难副令田守诚颇为失望。田守诚同意捉拿叶靖奇,田继业颇为不解。

  • 为了搅乱日本人的计划,李炳君曾假扮日本浪人与其他浪人发生打斗,不幸被抓后与田中隆吉有过短暂接触。力行社调查组以通敌嫌疑为由调查李炳君,李炳君主动提供线人情况从而摆脱了嫌疑。田继业开车载着沈曼与日本共产党员前川次郎接头,不料前川次郎中弹而亡。沈曼随即将情报传给了李炳君,李炳君方知自己的团队里混入了日本特务。

  • 许丽丽到警察局逼田继业娶自己,田继业只得明言自己心中另有其人。有人将一枚炸弹送进力行社,李炳君迅速跳窗方保住性命。叶靖奇的案子开庭了,他在法庭上为自己据理力争。何如是在狱中遭监工非礼,她奋起反抗,并成功制服了监工。得知叶靖奇被抓后,何如是气愤绝食,好在最终被田继业所救。刘子威出钱贿赂李炳君,随后便开始与日本人走私钨砂。

  • 田守诚称愿帮叶靖奇保住性命,田继业随后成了叶靖奇的代理律师。关东军特使将携带情报来上海见田中隆吉,沈曼在田继业的掩护下将此事告诉了李炳君。田沈两家已为田继业与沈曼定下婚事,沈曼只得巧言拖延婚期。力行社截获了大通洋行的钨砂,不料刘子威竟再次将货偷走。田继业与沈曼在力行社的监视下顺利从火车站接走了刘师长,谈话间窗外却响起了枪声。

  • 李炳君并没抓住刘师长,而田继业却抓获了真正的内奸。李炳君向许丽丽频频送花,他向田继业道明了自己对许丽丽的真实感情。田继业将刘师长送上火车,而此时沈曼却正在与李炳君做交易。李炳君被田中隆吉等日本人抓获,幸有田继业突然出现为其解围。力行社派专人到上海抓捕沈曼,李炳君被迫前来与田继业交涉,不料二人用暗号交流后,李炳君转身枪指力行社。

  • 沈曼暂时住进了田家,而小柳却被李炳君击毙了。田守诚亲自为沈曼送来早餐,并表示反对她与田继业的婚事。李炳君带队搜查沈府,沈孚运随即打电话给田守诚,以警示沈曼迅速离开。刘子威急于收购沈氏企业,他派柳宾买通了李炳君。薛军之死使李炳君身处险境,他不得不联合警察局抓捕沈曼。郭子被孙贵出卖后,沈曼身陷包围,她自知难逃一死,便选择了从容就义。

  • 为了给沈曼报仇,田继业在李炳君的帮助下顺利刺杀了特别行动队队长以及孙贵。沈孚运在狱中被捅身亡,田守诚怒斥看守所管理混乱的消息随即见报。柳宾带着三房太太住进沈府,不料当夜便发生了火灾。为了给叶靖奇当律师,田继业正式从警局辞职。得知沈曼已死后,叶靖奇陷入悲痛。田继业首次听闻父母的恋爱故事,并获知母亲陈廖曦尚在人世。

  • 田继业与叔叔聊起家事,方知对方情深义重,田继业果断向叔叔下跪道歉。许丽丽因深夜扰民而遭投诉,幸有李炳君为其解围。刘子威暗中作梗欲对叶靖奇行凶,叶靖奇却意外逃过一劫。腾杰命令力行社社员将神秘的老讼师抓走,而李炳君却全然不知。田继业到疯人院寻找生母,却一无所获。警察局临时提审叶靖奇,叶靖奇被迫在伪造的审讯记录书上按了手印。

  • 国家内忧外患,叶靖奇案关系重大,田守诚劝田继业放弃做无罪辩护,取而代之先设法保住叶靖奇的性命。案子开庭后,田继业的辩护使叶靖奇颇为不满,最终导致休庭。田继业到狱中探望叶靖奇,他却并未明言自己的一片苦心。田继业代替叶靖奇在悔过书上签了字,叶靖奇虽然逃过一死却陷入了疯癫。何如是不幸感染猩红热,田继业不惜舍命为其吸痰,医生大惊。

  • 昏迷中的何如是道出对田继业的深情,田继业闻后感动下决心要将其保释出来。田继业向崔法官求情,崔法官趁机提出让田继业帮助自己寻找骗自己钱财的一女子。田继业到夜上海寻找骗人钱财的女子,许丽丽却因此吃醋。田继业拿着照片到警局询问是否有人见过此女子,郭子的表现非常异常。在一次抓捕偷情者的行动中,有人打伤了一名警察,田继业在警局帮忙调查是谁打的黑枪。

  • 李炳君获知继业寻找女孩的下落,他立刻带人去抓。李炳君出门碰到田继业,继而两人结伴去抓那个女孩。与此同时,郭子安排佘丽华外出躲避。在田继业的帮助下,李炳君答应帮佘丽华逃出上海。田继业凭三寸不烂之舌将崔法官欺骗,崔法官只好了结佘丽华之事。田守诚因内疚到狱中探望叶靖奇,他打算为叶靖奇做无罪辩护,并嘱托看守好好对待叶靖奇。

  • 因对田继业的行为不满,腾先生命李炳君对付田继业。李炳君为表忠心,他将有关佘丽华的事告知崔法官,崔法官得知被欺骗便举报了郭子。宪兵队的人要将郭子抓走,田继业赶至相助脱离困境。郭子冲入欲杀崔法官为佘丽华报仇,却被田继业阻拦。田继业探望何如是,却惊知何如是已经被流放的事。田继业尾随田守诚来到教会医院,他发现了曾经见过的那个疯女人。自从见了疯女人之后,田继业对她的身份充满好奇。

  • 田继业跟随警员来到警局,不料随即就被李炳君押到了警署。李炳君审讯郭子,并以佘丽华的自由与清白相威胁,郭子最终出卖了田继业。力行社已然证实田继业涉嫌帮助杀人未遂的郭子脱罪,而蓝香书寓的老板竟称自己亲眼看见田继业制造系列凶杀案。田继业正式被捕,而李炳君才是蓝香书寓凶案的真正凶手,也是他逼迫蓝香书寓的老板作了伪证。

  • 田中隆吉让李炳君找到情报后交给日方,李炳君不以为然,却被田中隆吉道破他欲置田继业于死地的阴谋。田继业被抓走,田守诚感到问题的严重性。田守诚狱中探望田继业被阻止,他深知田继业凶多吉少。政府代表劝田守诚亲自签署田继业罪行宣判的判决书,田守诚陷入痛苦的纠结中。田继业在水牢中遇到老律师,他继续追问上次老律师讲的关于他的身世的事。

  • 田继业获知了有关伯母的事,继而被告知伯母可能是自己的亲身母亲。李炳君履行承诺放出郭子与佘丽华团聚,佘丽华得知郭子出卖田继业后异常愤怒。许丽丽为田继业说话,结果引来了李炳君的嫉妒。佘丽华服毒自杀,郭子深陷痛苦中。郭子扮成医生欲杀崔法官,却被一声尖叫声吓走。崔法官病发身亡,为维护司法界的声誉,田守诚表示定性为郭子报复杀了崔法官。

  • 迫于形势复杂,田守诚以改造叶靖奇为交换条件来救田继业。老胡被老律师激怒,他将老律师击毙。李炳君让田继业交出那份秘密情报,田继业趁机开出要出狱的条件。田继业见到了田守诚,他质问父亲为何那样对待自己的母亲,这时田守诚道出妻子患病的实情以及自己被李炳君胁迫隐瞒蓝香书寓案的原因。田继业被判成死缓流放到外地,田守诚难过。田继业被流放外地后,他和何如是遭到了小人的算计。

  • 得知田继业丧命,田守诚陷入无比的痛苦中。田守诚帮叶靖奇更名重新办了律师证,并将叶靖奇留在自己家里住。力行社的人对郭子实施了抓捕,李炳君见郭子不愿与自己为伍开枪杀了他。田继业生存能力强,他带着何如是坚强的生存了下来。何如是遭到强暴,她在田继业的帮助下含怒杀了强奸者。许丽丽得知田继业去世的噩耗后情绪非常低落,李炳君醋味甚浓。在逃生途中,何如是身染重病。

  • 何如是患上严重的肺病,田继业涉险将何如是交给周博士医治。见力行社的赶至医院,田继业迅速逃离,但李炳君还是看到田继业的背影。李炳君发现老胡是腾先生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特务,他含怒离开医院去找腾先生理论。谷局长奉命带队在医院设伏,但是顾局长表现的十分懈怠。在警局昔日兄弟的帮助下,田继业劫持了老胡和李炳君。与此同时,腾先生带人包围了医院。

  • 田继业抱着赴死的决心拜托李炳君放何如是一条生路,继而加足油门开车疯狂冲向敌人翻滚入黄浦江中。田守诚得知儿子的遗愿,他违心帮助何如是获得假释。日军打到上海,何如是被叶靖奇带回自己家居住。因为战争开始,田守诚欲将妻子接回家却被告知妻子已经跳楼身亡的噩耗。落入黄浦江的田继业被一大姐救下,但是他头痛的恶疾却频繁发作。田继业用中药调理身体,他的病慢慢的好起来。

  • 田继业得知母亲跳楼的噩耗,他大闹教会医院导致精神病人都被放出。叶靖奇致电报社主编请求停止对何如是的不实报道,但是却没有奏效。刘二公子生命受到威胁,他向力行社寻求保护。叶靖奇戴着口罩警告刘二公子遭追杀,幸亏暗中的田继业相助才摆脱险境。毁容的田继业不自主的来到法院门前,他与父亲打了个照面,但是父亲没有认出他。

  • 叶靖奇如约来到四海饭庄,不料何如是却接到取消聚会的通知,她迅速赶到四海饭庄,并在力行社的监视下带走了叶靖奇。田继业拉着黄包车帮助叶靖奇夫妇撤离,却并没与他们相认。腾杰准备离开上海,李炳君随即动了杀机,并将此消息透露给了叶靖奇。腾杰在离开的途中遭遇刺杀,而杀手正是李炳君。叶靖奇在行动中不幸受伤,幸有田继业为其提供保护。

  • 刺杀未遂,李炳君必须找个人顶罪,他来到田府抓“刺猬”,不料叶靖奇却将腿伤掩饰得毫无破绽。在妇女联合会举办的化妆舞会上,田继业当众发表演讲,而叶靖奇却并不认同他的观点。力行社来到化妆舞会进行搜查,幸有田继业化解危机。叶靖奇依然对田继业心怀怨恨,何如是一气之下掌掴丈夫。“老猫”计划在田继业与叶靖奇之间施离间计,而他自己的身份却被田继业识破了……

  • 李炳君下令厚葬“老猫”,以此分裂地下党内部。田继业打电话通知叶靖奇迅速转移,李炳君到达叶靖奇律师事务所时只见到何如是一人。田继业再次来电,李炳君不免生疑,此时窗外传来枪声,何如是果断跳窗与田继业纵马而去。警察与特务突然发生枪战,李炳君意识到是腾杰在背后设局。田继业购买镇痛药时遇到许丽丽,李炳君返身抓人不料却遭到枪袭……

  • 田继业出手帮助李炳君脱离险境,却并未与他相认,李炳君则发现袭击自己的是日本特务。众人相继前来为沈孚运父女扫墓,力行社趁机在此守株待兔准备抓捕田继业,不料田继业以一敌众,力行社无功而返。何如是上街抓药不料遭特务盘查,幸有田继业暗中相助。田继业突然病发晕倒,许丽丽与何如是将其送到医院,李炳君闻讯而至,周友道医生只得将田继业藏进太平间。

  • 田继业获知何如是将神秘物件藏在了蓝香书寓,而何如是则发现自己怀孕了。警察与特务已将医院包围,田继业与何如是只得利用卫生车逃走。日本人以及力行社均盯上了蓝香书寓,而刘子威则成了蓝香书寓新的主人。田继业与叶靖奇再度重逢,二人终于化解了误会与恩怨。李炳君对许丽丽诉说心声,对方明白了他的无奈。田继业安排叶靖奇夫妇离开上海,而他则留下独自作战……

  • 田继业与李炳君相继来到蓝香书寓寻找鼻烟壶,兄弟二人坦诚相告,原来鼻烟壶中藏有日特与汉奸的名单,而当年的雨夜命案也事关于此。日本人突然而至,田继业与李炳君联手击毙了田中隆吉。为了争夺鼻烟壶,李炳君与田继业持枪相向,最终李炳君中弹而亡。田继业独自一人智斗特务,腾杰被击毙。鼻烟壶被上交后,一批日特与汉奸被抓,而田继业则牺牲在淞沪战场上。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