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于成龙 立即播放

3.9亿播放
电视剧 40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吴子牛

类型:古装剧/剧情

语言:国语 电视台:央视一套 年份:2017

简介: 讲述于成龙的为官经历,再现这位“吏者之师”的感人风范,生动诠释于成龙“待民要宽、治吏当严”的为官主张,弘扬他“以民为本、勤政清廉、敢于担当”的为官精神,力求塑造一位有血有肉、铮铮铁骨、廉能并重的廉吏形...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清初多尔衮率清军入关,满族人口大量涌入北京附近,为安置满族诸王、勋臣,解决八旗官兵生计,顺治元年十二月在京畿地区大量圈占土地,史称圈地令。顺治四年,大规模的圈地已停,但仍屡禁不止。圈地后,很多农民田地被占,流离失所。山西永宁州来堡村上千亩肥沃的河滩耕地被永宁守备喀尔齐跑马圈地,掠夺一空,百姓四散逃离。未逃离的人们顷刻间家园尽失,沦为奴隶。石玉林带着妹妹石玉兰前往来堡村投靠于成龙一家。于成龙带领乡亲们智斗喀尔齐圈地,没想到乡亲们成功转移到后山的安国寺后,石玉兰却被喀尔齐的手下抓住了。

  • 为制止喀尔齐的圈地行为,也为救出被困的永宁书院先生、于成龙的岳父邢济堂和前来投奔他家的石玉兰,于成龙只身前往永宁州衙门找知州屈一鼎申告。屈一鼎百般推脱,于成龙幸得永宁州同周瑞和的声援,二人前往永宁书院营救被抓的邢济堂和石玉兰。正欲离开之时,却被喀尔齐当场抓住。喀尔齐正欲羁押于成龙等人,却遭遇来堡村乡民围堵请命,喀尔齐大为恼火。为了不连累为自己安危请命的乡民,于成龙决定以自己换取邢济堂与石玉兰的自由,喀尔齐只得同意。于成龙和周瑞和都被打入永宁守备地牢,二人性命危在旦夕。朝廷户部主事余国柱与吏部笔帖式佛伦来到安国寺,道明来意,原来是内务府大臣明珠派他们前来巡查各地圈地事宜。邢济堂将喀尔齐圈地之事写成状纸,让二位大人带回京城。虽然如此,但参奏喀尔齐没那么简单,喀尔齐是鳌拜的亲侄子,鳌拜又是顺治皇帝御前的重臣,其中牵涉甚广。

  • 余国柱与佛伦快马回京,不料顺治皇帝驾崩。先皇驾崩,新君即位,8岁的康熙帝登基,鳌拜蹿升成为四大辅臣之一。明珠严令调查鳌拜侄儿喀尔齐圈地一事暂搁。于成龙得知新皇登基,从狱中传信提醒,让岳父邢济堂找他的学生、时任内秘书院检讨的陈廷敬试一试。邢济堂告别于成龙的父母和女儿邢家媛,远赴京城。可如今鳌拜位高权重,而像陈廷敬这样品级的人,禁绝向皇上奏报任何事情,更没有上疏的权利。陈廷敬进言明珠,明珠出主意说,熊赐履在朝里仗义执言是出了名的,让陈廷敬去找熊赐履出面参劾喀尔齐。由于鳌拜妄自尊大,与康熙小皇帝之间的矛盾日益凸显。小康熙责问喀尔齐圈占民田一事,鳌拜却声称圈地是出自先皇对旗人“如恩爱养”之初衷,一时不可能完全禁绝。小康熙将此事交由刑吏两部会议。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清初多尔衮率清军入关,满族人口大量涌入北京附近,为安置满族诸王、勋臣,解决八旗官兵生计,顺治元年十二月在京畿地区大量圈占土地,史称圈地令。顺治四年,大规模的圈地已停,但仍屡禁不止。圈地后,很多农民田地被占,流离失所。山西永宁州来堡村上千亩肥沃的河滩耕地被永宁守备喀尔齐跑马圈地,掠夺一空,百姓四散逃离。未逃离的人们顷刻间家园尽失,沦为奴隶。石玉林带着妹妹石玉兰前往来堡村投靠于成龙一家。于成龙带领乡亲们智斗喀尔齐圈地,没想到乡亲们成功转移到后山的安国寺后,石玉兰却被喀尔齐的手下抓住了。

  • 为制止喀尔齐的圈地行为,也为救出被困的永宁书院先生、于成龙的岳父邢济堂和前来投奔他家的石玉兰,于成龙只身前往永宁州衙门找知州屈一鼎申告。屈一鼎百般推脱,于成龙幸得永宁州同周瑞和的声援,二人前往永宁书院营救被抓的邢济堂和石玉兰。正欲离开之时,却被喀尔齐当场抓住。喀尔齐正欲羁押于成龙等人,却遭遇来堡村乡民围堵请命,喀尔齐大为恼火。为了不连累为自己安危请命的乡民,于成龙决定以自己换取邢济堂与石玉兰的自由,喀尔齐只得同意。于成龙和周瑞和都被打入永宁守备地牢,二人性命危在旦夕。朝廷户部主事余国柱与吏部笔帖式佛伦来到安国寺,道明来意,原来是内务府大臣明珠派他们前来巡查各地圈地事宜。邢济堂将喀尔齐圈地之事写成状纸,让二位大人带回京城。虽然如此,但参奏喀尔齐没那么简单,喀尔齐是鳌拜的亲侄子,鳌拜又是顺治皇帝御前的重臣,其中牵涉甚广。

  • 余国柱与佛伦快马回京,不料顺治皇帝驾崩。先皇驾崩,新君即位,8岁的康熙帝登基,鳌拜蹿升成为四大辅臣之一。明珠严令调查鳌拜侄儿喀尔齐圈地一事暂搁。于成龙得知新皇登基,从狱中传信提醒,让岳父邢济堂找他的学生、时任内秘书院检讨的陈廷敬试一试。邢济堂告别于成龙的父母和女儿邢家媛,远赴京城。可如今鳌拜位高权重,而像陈廷敬这样品级的人,禁绝向皇上奏报任何事情,更没有上疏的权利。陈廷敬进言明珠,明珠出主意说,熊赐履在朝里仗义执言是出了名的,让陈廷敬去找熊赐履出面参劾喀尔齐。由于鳌拜妄自尊大,与康熙小皇帝之间的矛盾日益凸显。小康熙责问喀尔齐圈占民田一事,鳌拜却声称圈地是出自先皇对旗人“如恩爱养”之初衷,一时不可能完全禁绝。小康熙将此事交由刑吏两部会议。

  • 在于成龙与周瑞和即将被问斩的关键时刻,圣旨到:喀尔齐悖逆朝廷,违禁圈地,销籍去职,就地处斩!千总佛朗、把总那五,销籍为奴,流放宁古塔,永不释还!永宁知州屈一鼎,渎职不任,降二级调任!就在众人领旨谢恩之际,于成龙的父亲于时煌急火攻心,气绝身亡。新一届秋闱就要开始了,柳晋阳爱慕石玉兰,求于成龙为其说媒。与此同时,于成龙夫人邢家媛的弟弟邢家良从天津回到来堡村,也让姐姐替自己向石玉兰提亲。此时的邢家良正与天津某盐场合作盐的生意,令于成龙十分不放心。周瑞和经前事与于成龙已经成为生死之交,经圈地一案,调往山西提督学政衙门当差。周瑞和眼见秋闱在即,劝于成龙参加,于成龙决定前往省城参加科举。邢家良动了娶石玉兰的心思,虽遭家人长辈反对也心思满满,还特意回川口村将石玉兰父亲的坟墓修葺一番,令石玉兰十分感动。石玉兰与哥哥石玉林商议,石玉兰告诉妹妹,一旦走出这一步就不能回头了。

  • 于成龙拜别母亲,告别妻儿,与柳晋阳、章吉仁和石玉林结伴出发,前往省城参加科举。贡院驿馆的前厅公开写着“付银会客”,说是有高人指点,每人需付银20两,其实就是在售卖考题。于成龙找到周瑞和,让他将售卖考题之事查个清楚。周瑞和等人带着衙役去查,对方却矢口否认。没有证据,周瑞和也只能无功而返。于成龙想到了拿到证据的办法,他让柳晋阳与章吉仁专心参加考试,查找证据的事就由他一个人去办。为了取得售卖考题的证据,于成龙去找周瑞和借了30两银子,教石玉兰用“巧留指纹”之计,抓住了店小二卖考题的实际证据。于成龙拿到证据,立即要求停止考试,可周瑞和制止说,今年的秋闱恰逢康熙皇帝登基,其实是一场皇帝恩赐给全国学子的恩科,事关重大。可是于成龙更认定为国求贤不容有虚。山西巡抚白如梅公开审理泄露考题一案,揪出泄露考题的山西提督学政郝青柏一干人等。

  • 科考一案,山西提督学政郝青柏监守自盗,摘去顶戴花翎,送刑部天牢,待秋后问斩;售卖考题的掌柜和店小二流放夜郎;山西学政衙门副学政周瑞和革职为民,发回原籍,永不叙用!民人于成龙、石玉林,违例私查官案,各罚白银五两,不予追究!邢家良与石玉兰的成亲之日一片欢喜热闹,柳晋阳独自一人自怨自艾,于成龙与其喝酒劝慰。章吉仁带来好消息,朝廷颁布诏书,前朝副榜贡生皆可“挚签”后选缺任官。于成龙和章吉仁决定以副榜贡生身份赴京选缺。于成龙拜别先生前往京城,可他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一条无比凶险的漫漫长路。吏部挚签时,于成龙与章吉仁碰到了因圈地一案降级调任的屈一鼎,屈一鼎的儿子屈九万也在挚签之列。最后,章吉仁选中福建福州府,而于成龙抽到了广西罗城,那是一个顺治十六年才平息了战争的偏远烟瘴之地。

  • 来堡村,石玉林、石玉兰兄妹帮于成龙凑盘缠;于母典房卖地凑出20两银子;村里的乡亲们也都来帮忙凑钱。只有柳晋阳四处打听之后,劝于成龙别去当这个官。临行之际,不放心的柳晋阳在半路等候,随于成龙一起出发。于成龙辞别周瑞和,带着几个同乡的青年上路。年近半百的于成龙开始了他出仕为官的道路,远赴距离故乡4000多里外的广西罗城出任知县。他满怀治国理想,抛妻别子开始了他长达23年的为官生涯。初到广西,巡抚金光祖有言在先,说罗城这两年连续派来两任知县,第一任知县上任不到两天就跑了,第二任知县上任不到两个月就被人杀死在罗城县衙的大堂上。金光祖与于成龙约定,只要于成龙在罗城干满3年边俸,就上报朝廷,提拔调任于成龙到好的地方去,广西这一带任何府州县、学府衙门都可以挑。于成龙应约并承诺,自己不但不会跑、不会死,而且决不会只待3年。

  • 从巡抚衙门出来,于成龙顾不得鞍马劳顿,立即前往罗城。他半路住进九万山的客栈,第二天一早起来,却发现行李和骡车都不见了。于成龙不顾危险继续前往罗城,在山大林密、瘴疠横行的九万山中,又遇上贼匪谢永清拦路抢劫。于成龙见形势危急,嘱咐柳晋阳只要保住性命和朝廷的官印官服就行了。于成龙一行被捉,幸得游侠雷翠亭等人搭救,但官印官服还是被抢走了,同行的柱子也不治身亡。石玉兰为邢家良生下一女,邢家良却从天津来信说不回来。在罗城县城中,于成龙碰到了老乡骆老伯,因为没有官印官服,对方不肯相信于成龙的身份。空空如也的县城,残破不堪的县衙,盗匪横行,民族冲突严重,再加上于成龙又刚刚经历了九死一生,还丢了随身的官印官服无法证明身份,这让跟随而来的几个年轻人都战战兢兢,如临大敌。

  • 于成龙境况十分糟糕,当务之急,他必须找回官印官服。骆老伯的孙女骆小妹与雷翠亭相熟,劝雷翠亭将官印官服还回去,雷翠亭却说想看看这个于大人是不是个好官。于成龙从县丞胡安之口中得知,罗城变成一座空城,原是贼匪谢德昌逼迫所致。几年来,罗城一直没有县令,也无人办差,所以这里的百姓都得向谢德昌交粮纳赋。胡安之还说之前的那位知县不明不白被人杀害后,谢德昌就散布谣言,说知县是被雷翠亭所杀,雷翠亭被逼无奈,只得落草为寇。石玉林集结众衙役,准备找雷翠亭夺回官印官服。周瑞和扮作乞丐,一路跋山涉水来到罗城投奔于成龙,并要给于成龙做师爷,还很快为于成龙想到了解决罗城匪患的办法,那就是借力打力——借雷翠亭的力量剿灭贼匪谢德昌。

  • 于成龙不顾个人安危,要亲自上苗寨看望乡民,寨主骆四姐见是胡安之带路,二话不说将于成龙一行关了起来。谢德昌得知后,当即决定带人去给于成龙点颜色看看。谢德昌派人攻打苗寨,于成龙识破了谢德昌的“佯攻”之计。雷翠亭得知于成龙决心要剿灭谢德昌后,惊异于这个新任知县的勇气。当得知谢德昌的动作后,雷翠亭立马带人去攻打谢德昌的老巢古峰岭,他的真实意图乃是解苗寨之围。于成龙抓住了贼匪二当家谢永清后,胡安之却始终从中作梗,并说谢德昌不会放过于成龙。此事雷翠亭击鼓上堂,将于成龙的官印官服悉数送回。

  • 骆四姐为救于成龙蠹被谢德昌刺杀,于成龙发誓要谢德昌血债血偿。山西来堡村,石玉兰收到邢家良的休书,愤懑之下,要去罗城投奔于成龙。她叠不顾家人反对,带着襁褓中的孩子,跟随于廷翼一起上路了。于成龙亲自上山,到各村各寨发安民告示,劝所有乡民回家,同时他将抓捕谢德誓昌的任务交给了雷翠亭。经谢德昌一事,大家对于成龙都十分信任,纷纷下山回归家园。谢德昌逃至柳城县蓝大兴处。周瑞和与雷翠亭释放谢永清,随后派人跟踪谢永清以查找谢德昌。

  • 柳城县蓝大兴山庄,谢德昌拿五万两银票贿赂柳城知县屈九万。雷翠亭捉拿开黑店的夫妻莫女娃和牛三宝,经询问,二人说之所以落草为寇,是因为他们的土地被柳城县的乡绅蓝大兴霸占了。雷翠亭根据盯梢衙役汇报,得知谢德昌不仅找到蓝大兴以寻求庇护,还专程去访拜见了柳城知县屈九万。韦氏姐妹到罗城是官县衙状告有人强霸私田,她们与黑店夫妻状告的竟是同一人——蓝大兴。于廷翼带着石玉兰投奔于成龙,柳晋阳得知石玉兰被休了气不打一处来。于成龙决定受理韦氏一案,因为土地 涉及罗城与柳城两个县衙,于成龙写信让韦氏姐妹前往广西巡抚衙门找广西巡抚金光祖,金光祖得知此事,下令柳城县屈九门万协同于成龙一同查办此案。

  • 于成龙带着两方原告前往柳城县衙,宣蓝大兴上堂回话。牛三宝夫妇道明状告缘由后,蓝大兴十分爽快,当即愿将私占土地归还。可当审理到韦氏姐妹的田地时,蓝大兴却并不承认自己霸占,声称那些土地全都是自己由县衙“藩产变价”购买的,如果韦氏姐妹愿意退还当时他在购买土地的钱,他也愿意将士地让出。柳晋阳翻遍所有账簿,未找到韦氏出卖罗城土地的入账记录。周瑞和怀疑蓝大玉购买韦氏藩田的那笔银子,根本就没有入官府的账。于成龙叫雷翠亭调查那笔钱教的去处,雷翠亭报告说县丞胡安之对此事应该最为清楚。原来这是蓝大兴的权宜之权计,因为他知道当初购买藩田的银子已经被贪官贪污,更料定两个县衙和韦氏姐妹都没有能力退还银子。于成龙调查上一任罗城知县在任时的情况与他的死因。此时,蓝大兴示意谢德偏昌除掉韦氏姐妹。

  • 谢永清带人掳走了妹妹韦静女,蓝大兴见谢永清只带回了姐妹中的一个,大为不满,怒斥谢德昌将事情办砸了,并说出当年杀害罗城知县一事。在调查前任知县死因之时,于成龙锁老县丞胡安之,他根据姐姐韦采蘩所说当时胡安之向其索贿一事,断定胡安之与谢德昌、蓝大兴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收受谢德昌贿银一事,一面让周瑞和与柳晋阳突审胡安之。柳城县,有眼线看到谢德昌在蓝大兴府上,于成龙立即派人抓捕等逃走,却被雷翠亭带人抓个正着,雷翠亭解往救出被掳的韦静女。于成龙审案中,胡安之招认的供状快马递到,蓝大兴、谢德昌、胡安之等人共谋—杀人的证据确凿。谢德昌也招认曾送银票给屈九万,但关键时刻,蓝大兴却不承认曾贿赂屈九万。

  • 于成龙清楚,只凭谢德昌一个人的供词治不了屈九万的罪。而屈九万心中明白蓝大兴死罪已定,之所以不供出他,目的是让他保住其家人和财产。于成龙开审蓝大兴一案前,屈九万造访,讲了朝廷的产变价法明文规定,无论以前朝的公田、锤田,还是无人耕种的荒弃之田,任何人都不得无偿占有,官府应该按质论价卖给有意耕种之人。屈九万指出蓝大兴是花银子从宫府购买的土地,说明土地并非韦氏姐妹的私产,而是前朝遗留藩田。屈九万建议将韦氏藩田一案送报广西巡抚衙门审理。于成龙带着韦氏姐妹前往广西巡抚衙门,请金光祖大人断藩田一案。到了广西巡抚衙门后,他才得知康熙小皇帝有意实行“更名田”制,却遭鳖拜等人百般阻挠,无法在各地执行。罗城,春晓突发高烧,骆老伯诊断是出了天花,只有芨芨草或可救春晓一命。

  • 为找到芨芨草这种北方草药,骆老伯带着柳晋阳上山采药。柳晋阳在采药时被山刺扎得满身是伤,终于救了春晓。为报答柳晋阳的救命之恩,也为春晓和罗城的孩子们有书可读,石玉林和石玉兰用卖了山西老家土地的银子办了一座宣学堂。柳晋阳是秀才,可以在这所学堂里 的)教春晓和罗城的孩子们读书,康熙小皇帝亲政以来,鳌拜仍然贪恋权柄,迟迟不肯归政于皇上。康熙小皇帝苦利用“布库戏”召集一群强悍少年,智擒鳌拜。鳌拜被擒,大快人心,小皇帝迅速开始在全国实施包括“更名田’在内的一系峛薪政。于成龙用短短几年时间,将一个荒凛偏远、烟瘴肆虐、盗匪横行、民不聊生的罗城县,治理得风生水起,四乡平安。广西巡抚金光祖亲自到罗城,向于成龙宣布他被朝廷封为“卓异”的好消息。

  • 广西巡抚金光祖亲自到罗城,向于成龙宣布他被朝廷封为“卓异”的好消息。 于成龙按照康熙皇帝“更名田”的新政,以政令的形式将田地归还给老百姓。离开罗城之后,于成龙先后升任四川合州知州、湖北黄州府同知,在黄州同知任上被朝廷第二次举为“卓异”。康熙十二年,发生“三藩之乱”,刚刚升任武昌知府的于成龙迅疾率领部属进抵武昌,受命料理军需事务。就在于成龙任职期间,三藩乱军进军湖南,攻陷岳州、长沙等地。武昌府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巡抚张朝珍命令于成龙率领部属,征集乡民前往咸宁一带建造桥梁,以保证康亲王的大军能够顺利通过。造桥期间,于成龙得知土匪刘君孚手下有十万之众,为了不让吴三桂先一步招抚刘君孚,他派雷翠亭去招抚刘君孚。刘君孚为人豪爽,同意与于成龙见面,并表达了“我乃汉人,愿为汉鬼,但不能是汉贼”的意愿。

  • 吴三桂派人四处散布“委札”,谣言惑众,朝廷有十几位巡抚、提督、总兵等闻风附逆。大雨突袭,洪水冲断浮桥,于成龙作为督办造桥的知府难辞其咎,以延误军机之罪被囚。为救于成龙,巡抚张朝珍风尘仆仆地从武昌赶到咸宁,恳请康亲王留于成龙一条命。于成龙被摘去顶戴花翎,革职为民,发回原籍,永不叙用。吴三桂将委托书送到刘君孚府上,湖北黄州府同知屈振奇以“于成龙招抚的匪首刘君孚已经覆水”为由,迅速搜捕刘君孚及其家眷。准备还乡的于成龙走到半路,听闻刘君孚叛乱,立即返回麻城。他还没到麻城就听说屈振奇抓了刘君孚的家眷,已押至刑场,逼刘君孚下山投诚,而刘君孚等人东山起兵正是因为屈振奇先动手抓了其家人。刘君孚乔装准备劫法场,关键时刻,于成龙及时赶到,制止屈振奇滥杀无辜。

  • 经于成龙劝说,屈振奇暂时决定将刘君孚的家人放回。张朝珍命于成龙以湖北巡抚衙门宣抚使的身份,立刻组织乡勇平定东山之乱。张朝珍明白,在此“三藩之乱”的危急时刻 ,朝廷大军正全力进攻湖南、四川之敌,根本无暇顾及湖北的东山之乱。于成龙空有一个宣抚使的职务,并无一兵一卒,他不顾周瑞和与柳晋阳的奚落苦思办法。刘君孚的手下黄金龙与何士荣得知于成龙的所作所为,故意说于成龙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为的是把蕲黄四十八寨一同剿灭。于成龙准备亲自上东山见刘君孚,突然间院里来了一个乱匪,竟把春晓劫走了。于成龙绑住了要带人攻上东山去救春晓的柳晋阳,安顿好家人和手下,以向死之心独自上山劝降。

  • 东山匪巢,于成龙先与几位寨主斗酒,借着酒劲,他向喽啰们问起官府收“火耗”之事,众喽啰怨声载道。刘君孚被指犯了起兵造反、收受吴三桂伪札、劫持无辜之罪。刘君孚说出所谓“伪札”原因,原是吴三桂暗中秘密送于刘君孚府上,却又告知官府。于成龙自愿被缚,留在山上当人质,让雷翠亭带春晓下山。于成龙承诺,只要刘君孚肯向官府投诚,他就会向官府澄清他接受吴三桂“委札”缘由和起兵造反的真实原因。刘君孚刚要答应,却听说屈振奇的剿匪队伍正大张旗鼓赶来。受黄金龙和何士荣蛊惑,刘君孚认定屈振奇是和于成龙里应外合,于是将于成龙绑了。于成龙危在旦夕。

  • 周瑞和亲自上山寨送去通牒,刘君孚不顾黄金龙、何士荣反对,决定归顺朝廷。于成龙严令屈振奇:刘君孚已经归顺朝廷,不得枉杀其家眷,违者格杀勿论!没过多久,传来刘君孚带着家眷逃跑的消息。原来,刘君孚归顺官府乃是真心,但黄金龙和何士荣料定刘君孚如果没有“委札”,官府对他肯定不信任,于是将“委札”暗中藏匿。刘君孚跑回山寨是想找回“委札”。康亲王令于成龙官复原职,并在黄州试行编制保甲,训练乡勇。

  • 于成龙带着众乡勇上豹子岭,欲剿灭刘君孚。黄金龙和何士荣决定先抓了刘君孚,再攻击于成龙。于成龙下令佯攻,乡勇攻至东寨门,见是刘君孚的人马,即刻下令收兵。刘君孚跪向于成龙请罪,于成龙让刘君孚先回去安顿好家人。张朝珍从湖广抚标军营调了骑兵和黄州兵勇,全部归于成龙节制调遣。黄州府八县一州还需要征集五万乡勇,麻城县是剿匪重镇,仅此一县还需再征集一万乡勇。刘君孚解散了众兄弟,不愿手下兄弟再当土匪。何士荣故意让人将“委札”暗中转移到刘君孚父亲的府中。

  • 何土荣让人将委札暗中转移到刘府,而后又向屈振奇报案。屈振奇断定刘君孚反水逮捕其父,于成龙看出端倪派雷翠亭抓捕报案之人,并命令屈振奇释放刘父。屈振奇专横武断拒绝交出刘父,刘君孚兵临麻城城下,于成龙拦路劝说。关键时刻,雷翠亭劫狱救出刘父,刘君孚致歉于成龙并接受招安。 此时,黄州城已被何士荣等贼匪包围。湖北巡抚张朝珍率众兵竭力抵抗,但兵力悬殊,黄州城危在旦夕。

  • 张朝珍被何士荣等几百人围堵在河神庙里,黄州同知张三极为保护他壮烈牺牲。于成龙率清兵赶来解了黄州城之困,又采用声东击西的办法彻底平定了东山。母亲去世的噩耗传来,于成龙向张朝珍请辞回籍孝葬老母,不巧他出任福建按察使的圣旨已到。于成龙即刻赶赴福建,升任福建布政使的老友章吉仁伫立在闽江边迎接。福建百姓沿路喊冤,章吉仁却拒绝停轿引得于成龙不满。

  • 迁海令案涉案人员甚广,于成龙准备翻查相关资料,但章吉仁却让他接手后照办就是。福州监狱发生骚乱,狱卒来报,于成龙不顾章吉仁反对坚持要重审黄塘村一案。而举报黄塘村渔民违反迁海令的牛阿根也被关押在福州监狱,因为遭村民围攻,他已奄奄一息。此时,村民林老汉跪求于成龙为儿子林乐仔伸冤。于成龙发现案卷中并没有举报人牛阿根的证词, 章吉仁称牛阿根是县衙典史无需证词。

  • 关键案犯牛阿根突然中毒身亡,于成龙怀疑其中必有隐情。于成龙请求重新审理福州监狱里所有的通海案,但巡抚、总督等人纷纷阻挠。牛阿根作为官吏犯通海罪,早已成了定性的铁案,但卷宗上疑点却很多。于成龙认为只要查出牛阿根被毒死的真相,就能找出通海案的真凶。通过努力,于成龙被准许重新审理黄塘村一案。于成龙寻牛阿根狱友林乐仔问话,可林乐仔却因为怕死三缄其口。

  • 于成龙决定重审通海案,他命周瑞和下令将林乐仔单独关押。监狱长葛长天怕事情败露,他让两个狱卒尽快将林乐仔干掉。为说服康亲王,于成龙在其军帐外长跪不起。葛长天贿赂章吉仁未果,章吉仁开始怀疑他与牛阿根之死有关。于成龙在军帐前大声诵读卷宗,恼怒的康亲王将他捆绑。于成龙并未气馁,还继续劝谏康亲王,康亲王终于准许他重审所有通海案。

  • 于成龙再次提审林乐仔,但林乐仔仍是闭口不言。因为康亲王准许重审通海案,于成龙料定真凶会马上露出马脚。不久,毒害牛阿根的两狱卒潜入牢房欲杀害林乐仔,雷翠亭当场将二人逮捕。经过审问,其中一名狱卒招认受监狱长葛长天指使。葛长天拒绝承认罪行,于成龙巧施妙计,林乐仔终于拿出了牛阿根死前的口供。

  • 通海案定案,葛长天人头落地,无罪渔民喜获释放。章吉仁受连累由二品降为六品,改任吏部员外郎。于成龙虽升任福建布政使,但却深陷自责,还因此生了一场大病。康亲王率兵驻扎福建,在此期间,粮草辎重差役莝夫都需地方筹集招纳。于成龙刚上任,康亲王就谕令他征集莝夫。在于成龙的帮助下,柳晋阳和石玉兰终于修成正果,春晓也改口唤柳晋阳为爹。

  • 儿子林乐仔刚被释放半路又被官差抓走当了莝夫,家中老小无力生活,林老汉再次来向于成龙求助。于成龙发现全省的男丁数本来就少,康亲王征集莝夫无疑是雪上加霜。于成龙准备写密折上奏皇上,可周瑞和与柳晋阳都反对,他思虑再三将密折烧毁。于成龙欲求康亲王废除征用莝夫的指令,福建总督姚启圣表示反对。不顾众人反对,于成龙写书劝谏康亲王。

  • 福建总督姚启圣和巡抚吴兴祚准备举荐于成龙为“卓异”,但康亲王却认为此事需重新考虑。于成龙将户籍总人数资料分别送给总督、巡抚及康亲王,康亲王仔细阅读资料后陷入深思。于成龙未见成效,于是又自缚到康亲王府继续劝谏。因为于成龙上报的奏折符合皇上“剿抚并用,安辑百姓”的主张,康亲王有所感悟下令减免福建半数徭役、莝夫等民差。

  • 于成龙第三次获得“卓异”,康熙对他倍加重用,这让朝廷重臣明珠与佛伦感到危机。官兵将“卓异”匾额再次送到来堡村,于成龙的妻子邢佳媛因为思念丈夫泪流满面。康熙提拔于成龙为直隶巡抚,直隶府官宦众多形势复杂。周瑞和、柳晋阳虽与于成龙意见向左,但依然随他前去就职。康熙十九年,直隶久旱。灾民四处逃难,于成龙甚至用自己的口粮赈灾。

  • 于成龙抵达直隶,他当即上书请皇上赈济灾民。康熙颁布圣旨,屈九万被派往直隶会同于成龙查实情况。于成龙得知保定的皇家粮仓里存有粮食,他不顾自己安危执意私放皇粮赈济灾民。于成龙私放皇粮之事传入明珠耳中,明珠认为于成龙不但无过而且有功,还叮嘱身边人审时度势。不久,康熙盛赞于成龙为民请命。在天津做生意的邢家良不仅花钱买了二品大员的虚衔,还招摇的来拜见于成龙。

  • 邢家良扬言直隶官场上有大人物劝于成龙小心,于成龙将其轰走。于成龙发现大名知县赵履谦公开大吃大喝,派直隶的荣善秘密调查。董秉忠劝于成龙,赵履谦乃相国明珠的人,如再追查会将直隶的官宦大网捅破。赵履谦突然主动投案,于成龙审问后当堂将其释放。直隶巡抚衙门传来消息,赈灾粮全被土匪劫走了。邢家良派人将一些物品暂时存放在于成龙的后院,于成龙查看物品发现全是金银财宝。

  • 于成龙查看了邢家良的物品,便料定有人要陷害自己。明珠派章吉仁去直隶调查于成龙,幸好于成龙早就派石玉林把赃物送去京城。于成龙发现抢劫赈灾粮的土匪“马上好汉”并不存在,在董秉忠的指点下,于成龙终于抓住了事件的主谋荣善。荣善招认私吞赈灾粮,并将粮食存放在邢家良的盐库。明珠得知荣善被抓,为自保立即联名参奏荣善。于成龙处决了邢家良,随后又收到了进京面圣的圣旨。

  • 于成龙穿着新朝服进京觐见康熙皇帝,康熙称赞他乃天下清官第一,并对于成龙的清廉品质大为赞赏。于成龙递交请假回乡葬母奏疏,得到批准。起程回乡之日,皇帝传旨特简于成龙为两江总督兼兵部右侍郎、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还未出直隶官道,又传圣旨任于成龙兼兵部尚书,并特别向于成龙交代两江官员滥用“火耗”的问题。于成龙回到家乡,与小重孙相见却互不相识。

  • 于成龙回乡归葬母亲,并背着银子给乡亲们一家家还债,以答谢当年乡亲们赠送盘缠的恩情。众乡亲到来堡村村口送于成龙前往两江上任,此时明珠已对两江之事做了部署。赫里将军与江苏巡抚余国柱等大小官员去迎接于成龙,但于成龙却避而不见。于成龙拜访熊赐履,得知从“火耗”中获利的人比比皆是,两江官商勾结,而赫里将军和余国柱都是明珠的朋党并在两江的势力很大。

  • 于成龙初见大小官员,提出想见两江江湖道上的老大鱼壳一面。赫里打算替于成龙引荐鱼壳,余国柱猜测于成龙定是有备而来,赫里却不以为然。于成龙对柳晋阳屈身在自己身边当了多年书吏甚是感激,于是便任命其担任两江总督幕宾一职。于成龙贴出了抓捕鱼壳的告示但迟迟没有人敢来揭,雷翠亭为替于成龙分忧主动揭榜捉拿鱼壳。雷翠亭蹲守赫里将军府外将鱼壳围堵,欲将其捉拿归案。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