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真情母子 电视剧 热度 1746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类型:家庭

导演: 刘二威 刘娟

简介: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40/共4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 该剧讲述了一场因误伤事故而引发出围绕着三个家庭产生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顾天亮和戴纯在校篮球比赛中,因为抢球发生冲突,失手误伤戴纯致其死亡,戴家沉痛悲愤纠缠顾家母子,而戴纯的叔婶利欲膨胀决计就此事大肆敲诈顾家。而顾天亮因恐惧逃到深山矿区。顾天亮在母亲的大力说服下,在去自首前在母亲的陪同下先去戴家向安倩云赔礼,在巨大悲痛中的安倩云正准备打官司为儿子讨回公道,根本不接受顾家母子的道歉,戴少林夫妇抓住时机抢先报了警,造成顾天亮在逃,他们把他抓回家的假象同时还竭力寻找出事现场的证人作为伪证,以证明顾天亮故意伤害故犯罪逃逸的证据,顾母苦苦寻找能够说明真相,为儿子减轻罪行的证据,屡次向安倩云求情,求她到法庭上证明天亮有自首动机,顾母的真情使安倩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她不顾戴家人的强烈反对,请求从宽处理天亮,辩护律师和证人也证明天亮不是故意伤人,并有潜逃自悔和自首行为,最终法院判天亮三年徒刑并负赔偿金三十万元。巨大的压力落在顾天亮母亲身上。祸不单行在失去儿子的同时安倩云的眼睛突然失明......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